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代写代发新闻稿软文 | 招聘求职 |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代写企业年会小品剧本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重点推荐剧本
手机综合症小品剧本,手机综合症
关爱老年人健康进社区小品剧本
十九大歌颂党的朗诵稿四人(三严
建筑工地情景小品,城市建设者剧
发展教育题材搞笑小品剧本《扩
低头族小品剧本,关于低头族小品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建筑行业安全生产情景剧剧 10-16
医院手术部位感染细菌情景 10-14
万圣节情景小故事,万圣节搞 10-12
重阳节敬老的搞笑小品,九九 10-9
校园励志感人小品,校园青春 10-7
互联网+超级搞笑古装小品剧 9-29
弘扬社会正能量音乐剧剧本 9-26
关于即将毕业的小品,校园毕 9-23
国庆中秋晚会搞笑幽默喜剧 9-21
30分钟半小时内扶贫音乐剧 9-18
面试小品,应聘面试搞笑小品 9-14
改革强军为主题的小品,部队 9-11
公安基层派出所警员小品(警 9-8
关于信用卡音乐剧本《信用 9-5
赞扬国家好的国庆小品,国庆 9-2
企业三句半,企业三句半台词 8-31
中秋超搞笑小品,适合中秋节 8-30
教师节班主任廉洁小品剧本 8-28
银行营销理财幽默喜剧小品 8-24
银行信用卡音乐剧剧本《信 8-21
创建和谐家园小品剧本(大声 8-18
公司年会音乐剧,年会音乐剧 8-16
老兵退伍晚会小品剧本,新兵 8-14
公司管理员小品剧本(生日祝 8-11
公司年会音乐剧剧本,年会音 8-9
银行情景模拟音乐剧剧本(财 8-7
小康生活音乐快板词(越来越 8-4
大学正能量情景剧剧本,校园 8-2
小学生音乐剧剧本《世上只 7-31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影视资讯 > 动漫资讯 > 温床
 
授权级别:授权发表   作品类别:影视资讯-动漫资讯   会员:fanhoulai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09/10/8 20:08:56     最新修改:2010/3/24 18:01:04     来源:本站原创 
温床
作者:剧本网
中国国际剧本网新闻频道www.juben108.com/yingshixinwen专业代写代发各类新闻稿、软文。 QQ:719251535
温床
(一)
  菁托了盘子走出阳台上简陋的厨房,盘子里是金黄的煎蛋,那颜色仿佛镀了金却又软的可爱,她满意的笑靥充满了圆圆的脸。
  她将盘子放在小矮桌上,又回头去料理煮在锅里的粥。17寸的旧彩电正咿咿呀呀的唱着歌,她弄完了粥便回到房里坐了,这只是一个单间房,向阳,多了个阳台,因此房租比起背阳的一面多收了十块钱,但可以拿它来做厨房。房里只有一张双人床放在东北角,有一张书桌靠阳台放着,一张小矮桌放在床边,床不高完全可以当凳子用了,桌子上放着两碗米饭,一盘青菜,还有刚端出来的煎蛋,菁褪掉拖鞋靠在叠的方方正正的被子上调着电视机的频道,因一个颇为滑稽的小品而大笑着,手机毫不客气的叫了起来。
  “菁,我今天有事,要开会呢,晚点回去。不用等我吃饭了。”
  “知道了。”她愉快的答应着:“那我自己先吃了,饭给你留在锅里,我还要去人才市场去看看。“
  (二)
  夜色悄无声息的笼罩下来,马路上的路灯渐次亮了起来,菁拖了疲倦的身子往回走,一阵风吹过来,有些冷,她挎紧了包拢紧了双肩,低着头往回走,一边还想着人才市场的人潮。现在想找个工作越来越难了。
  “徐菁。”一声轻轻的呼唤打断了她的思维。
  她抬起头,看到一个约莫二十二三岁的男人站在她的面前,她有些迷茫的眼神现出惊奇来,“曹……”
  “曹子华。”她与他同时叫出来。
  “你怎么到这来了。”菁问。
  “来找你呢。”
  “找我,不会吧!有什么事吧?”
  “没什么事,咱们高中的老同学了,又一个城市上大学,没想到来往这么少,现在都毕业了所以来找你套个近乎。”
  “去,谁信你的鬼话,有什么尽管说吧。”
  曹子华伸手理了理乱乱的头发,“我就想你了,你不知道我上高中的时候喜欢你。”
  “你喜欢我。”菁笑的弯下腰去。“尽开玩笑,你是不是无聊到极点了,还没吃饭呢吧!走吧!我请你吃饭。”
  “好,那我可不客气了。”曹子华舔了舔嘴唇做了一个贪婪的表情。
  “呵呵,走吧!”菁拉起他走了不远前面有个小面馆就走了进去。
  “吃什么,你尽管点吧!”菁指着菜单,曹子华点了两个菜又问菁喝酒吗。
  “来瓶啤酒吧!”菁笑着点头说。
  曹子华掏出香烟来摇了摇说:“不介意吧!”菁做了个随便的表情,曹子华点了烟微微皱起了眉头。
  “这是怎么了,玩这么酷。”菁觉得他像个忧郁的老人。
  “哎,人生尽是不如意。”他叹了口气吐了个烟圈,啤酒送了来,他先替菁倒了满满的一杯,又给自己倒满了。菁不等他说话端起杯子来笑着说:“来,为你的忧愁干杯。”
  曹子华刚刚放下杯子,菁又拿了酒瓶来替他倒酒,他再去看菁的杯子早空了,于是挑起大拇指晃了晃。菁笑着说:“怎么着,还怕我奉陪不了。”
  曹子华吐着烟摇头说:“我以前总以为女生干什么都不行,比不了男生,而且我认为男生就应该什么都行。我现在才发现我这种想法全不对。”
  “不会吧!怎么就这点小事就让你发这么大感慨。”
  曹子华摇头说:“当然不是因为今天,而是这么个真理我以前毫没认识到吧了。我是综合分析了我以往的所作所为而最终得出我现在的结论,我失败的原因。”
  菁愕然,实在不知道曹子华具体指的是什么。
  “还记得赵璐吗?”曹子华又喝了一杯酒问。
  “记得,我明白了你所说的失败的原因了,原来是指这件事,她现在在哪”
  “不知道,自从上了大学一共通了一次电话,我连她上哪个学校都不知道。”
  菁做了惊讶的表情,她确实很惊讶。
  “我问她,她不肯说。”
  “那么多同学都知道,你不会问啊!”
  曹子华苦笑:“我又不想知道。仿佛这是一个谜,我反而更容易接受,她是那种很自立的人,做什么事情都有自己的一套方法,所以我们合不来,我希望她能按照我给她选择好的路走。”
  “真看不出来,你居然这么大男子主义,我突然想起茅盾小说里确有你这么个形象,是什么呢?”她一时想不起来。
  曹子画已接连喝了三瓶酒,又向服务员要酒了。
  “我想起来了,是《创造》当中的君实。”菁像发现新大陆似的,但仔细想想又不像。
  曹子华笑了笑,点的饭菜陆续上来。菁一边吃一边问:“我还是不明白,你怎么会跑到这来了。”
  “我找工作啊,在人才市场,转了一个下午没合适的,也不想回去这么早就在街上转悠,看着像你,叫了一声,没想到真的是你,还白让我捡了一顿饭,嘿嘿。”
  “哎,我还以为你真的来找我的呢。原来不是。”
  “你现在做什么工作?”曹子华从碗上抬起头问。
  “无业游民,你知道我刚从那出来的?”
  曹子华摇头。
  “我也是从人才市场出来的。”
  曹子华大笑(他已经差不多灌下去4瓶啤酒了),“怎么样?”
  “还好,感觉有个秘书的工作还不错,下个星期去面试。”
  曹子华刚吃了面,迫不及待的咽下去说:“那就好啊!总比我强吧!我总是搞不明白,像那些公司招管理员,都要强调工作经验,你说我刚毕业哪有什么经验,都要有经验的那经验该从何而来呢?不明白。”
  菁刚想说什么,电话响了起来,她向曹子华打了个手势跑出去接电话。曹子华一个人一边吃着一边喝着,过了两分钟菁回来了。
  “谁打电话,男朋友?”他有些狡黠的问。
  菁点了点头,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个微笑来。
  曹子华连连说:“真看不出来,什么时间让我见见。”
  刚说到这,菁的电话又响了起来。曹子华张大了嘴巴不再说话做了个极其夸张的动作。
  菁又走出去接电话,等她回来曹子华已经吃完了,正喝着茶呢,曹子华刚要说话,菁便抢着说:“是我妈打来的,我弟弟老是跳厂,现在找不着工作,我妈想让他到我着来给他找个工作,真是看的起我的能耐。”曹子华只是听着没有说话。
  菁看他已经吃完,自己也没心情再吃下去便结了帐,曹子华向她告辞,互留了电话,曹子华打上车走了。
  (三)
  天色并不好,淡淡的阳光透过窗子打在窗前的小桌上,他正俯着身子写着东西,冷不防一双小手从后面将他拦腰抱住,他感到那圆圆的脸正贴在他的背上,细细的发梢搔着他的脖子。
  他停了笔,回过头,那双手却放开了他从又钻回被窝里去了。她慵懒的问:“还没写完呢?”
  他点了点头,锁了眉头:“不好写,我都黔驴技穷了,不得不……”他转着眼珠盯着懒在床上的菁,菁笑起来,两个浅浅的酒涡愈家好看。
  菁坐到桌前去看他未写完的工作计划,他,李纪成,菁的男朋友,比菁低一届。菁看了计划,挥笔改了几处又补写了几条扬了扬笔“写好了, 不管好不好,我敢保证比你的好。”
  纪成从后面环抱了她,在她耳边吹气,菁感到痒痒的推开他有钻回被窝里去了。
  “这个星期五我弟弟要来。”她皱着眉头说。
  纪成盯着她“你自己的工作还难保证呢,怎么给他找工作,他不是还老跳厂吗?我们随便给他找一个也不见得他会满意,可是好工作哪会轮到他,麻烦,麻烦。”
  菁也微觉生气:“我有什么办法,我妈让他过来,你以为我想啊。”她说完用被子蒙了头不再理纪成。
  纪成温柔的坐到床边说:“先不要着急,到时候再说吧!好了,我后两节还有课呢,我都忘了。”
  “那你快去吧!”菁露出头来,微笑挂在她的脸上。
  他俯下身子在菁额头上吻了一下,拿起桌上的计划匆匆的走了。
  (四)
  已经十点钟了,曹子华才从他那乱的像猪窝的床上醒来,瞪大了眼睛看着窗外,肚子咕咕的叫起来,他摸了摸衣兜,一共翻出十余块钱来,胡乱的穿起衣服出去吃早餐,又顺手打了个电话问家里汇来了钱没有,结果是已经汇来了,他颇有些负罪感,自己已经毕业三个月了还要向家里要钱。
  他回到小屋里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纸条来,盯着上面的电话号码,不知道是否该打过去,这天已经距他和菁在一起吃饭有五天了,三天前,他突然心血来潮问了几个同学终于要到了赵璐的电话,但这几天都不敢去打通它。
  他疲倦的看了看躺在角落里的手机,已经停机十几天了,没有余钱去交话费,不管怎么样钱是汇来了,他找出银行卡决定先去取钱顺便交上话费,这一切做完回来的时候已经一点了。
  他又重新拿起那个电话号码,终于下了决心打,电话的另一端唱着无聊的情歌却没人来接,曹子华有些失望又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过了约莫五分钟,电话响了起来,是赵璐打来的,曹子华紧张的接通了。
  “喂,请问你是谁啊?”
  “是我,曹子华(他考虑过的,报上全名不至让人起什么误会)。”
  “是你啊,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我还以为你忘了我呢。”
  “没有,哪能呢。”
  “你现在在那呢?”
  “……”
  曹子华躺在床上回味着刚才的通话,一共才五分钟说的全是客套话,没有一句重点,他开始无情的压下心头微微泛起的希望。
  “她确是一个自立的人。”他喃喃的说。
  (五)
  星期五的天气很好,中午一点,纪成和菁接到了菁的弟弟志强,他今年十八岁,略显稚嫩的脸上透着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
  “姐夫。”他向纪成叫着,纪成微微皱了皱眉答应了,菁脸红了起来。“姐夫,给我找什么工作啊?”
  “你急什么,还没找好呢,先回家在说。”菁颇有些不高兴的说。
  三个人回到菁的住处,志强将背包往床上一扔,甩掉了鞋子就仰面朝天躺在了床上。
  “姐,我饿了。”
  “走,去吃饭吧。”纪成对菁说,菁点了点头,便领了志强去吃饭。
  “来,我敬姐姐,姐夫一杯。”志强端起酒杯,“以后我还得靠你们呢。”说着先喝完了。纪成和菁也把酒喝了。
  “志强,人要学会自强,我和你姐姐自己还找不到好工作呢,工作不好找,你在南方也有两三年了,也该知道。”
  “我知道,那不是那边连个亲人都没有吗。逢年过节的就我一个人孤零零的,所以我妈让我来找姐姐,顺便替她看看姐夫。你们放心吧,找个工作我一定好好干,绝对不捣蛋。”
  菁红了脸说:“你胡说些什么呢,工作过两天就找到了,你先在这住两天,不过可不能乱跑。”
  “知道。”志强使劲点了点头,菁感到他还算听话,最起码除了叫纪成做姐夫外并没说其他的,但最终也在菁的逼迫下改叫纪成做大哥。
  志强就住在菁的隔壁,由于纪成学校有事因此这几天都在学校宿舍住,因此晚上只菁一个人,她做好了饭叫志强来吃,同时告戒志强不要乱动人家的东西,因为把是菁本班的一个同学租的房子,现在已经找到了工作,房子还不到期,便把钥匙交给了菁,还有她的东西并未带走。
  志强一边吃一边称赞:“姐,没想到现在你比妈做的饭都好吃,我看姐夫可是享福了,这次他可得给我找个好点的工作。要不就便宜他了。”
  “你怎么还叫姐夫,以后再这么叫我就不管你了。”
  “保证,我保证以后不这么叫,不过这么叫不是更亲吗?反正你早晚得嫁给他,不早晚得这么叫吗?”
  “那可不见得,我万一不嫁给他呢。”菁无意的说出来,可她却不曾这么想过,似乎那万分之一的可能从来没存在过。
  两天以后,纪成经人介绍给志强找了一份食品厂的工作,志强扁了扁嘴没说什么就去了,但只干了十余天便不满意跑了回来,这时菁已通过了面试上了十几天班了,因为公司离这比较远,另外公司也有职工宿舍,还不错,因此菁就住在公司,那间房子只纪成一个人住,志强跑回来的时候,纪成正在写东西。
  “你怎么回来了?”纪成疑惑的问。
  “去,那鬼地方不是人呆的地,一月工资就那么点,每天还要加班,姐夫(平时他和纪成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仍旧这么叫,纪成并没提出过反对),我不干了,你再帮我找一个好点的吧!”
  “好好的,怎么就说不干就不干了呢。”纪成随口答到。
  “怎么好好的,你去干两天就知道了,你肯定也干不下去。”
  纪成停下笔看着志强:“志强,我早就说过工作不好找,你自己也说要好好干不捣蛋,现在才几天,你姐现在在上班,一个月才回来一次,我也快要去实习去了,学校工作又忙,你别再添乱了,你还是先回去干着,好歹干一个月把工资领了,等你姐回来再说。”
  “我……”志强有些犹豫的说出一个字来。
  “快点回去吧,是不是没钱了?”纪成问他,说着就去掏钱包。
  “不,不是,姐夫,我回不去了,我和领班吵架了,他把钱已经发给我了。”
  “啊!”这对于纪成真是一个大惊讶了,他很快平静下来说:“你先住在这,这件事别让你姐知道,我再帮你找找,你吃过饭了吧?”
  (六)
  曹子华逐渐与赵璐通电话多了起来,但总是些客套的话,赵璐已经在一家公司人事部坐稳了位子,只盼着高升呢,她听说曹子华还未找到工作,有次半开玩笑的说让曹子华到她的公司工作,曹子华认为这是奇耻大辱,而且他赵璐的电话中听出她似乎在和她的顶头上司在谈恋爱,他一怒之下删掉了赵璐的电话,决定不再和她联系,后来却也颇为后悔。
  转眼他又闲了十几天,这一天晚上,同班的陈升打电话说他们公司有个空缺,他可以去试试,曹子华开始颇不以为然,因为陈升做的工作以及他所说的那个空缺都是最基层的工作,他打心里看不起。想想自己好歹也是名牌大学的本科毕业生,怎么就不 找到一个好一点的工作呢(这个好的程度不知被他无形中提高了多少档次)。但想想这么多天来只出不进,钱也不多,最终决定去看看。
  公司看了他的简历很快决定录用了他,他的工作是每天把报纸及信件分发下去,偶尔帮经理开开车(他暑假的时候学过开车并领了驾照)。曹子华还比较满意,至少可以跟经理直接接触,无疑对以后高升有希望,但这个公司小的可怜,看来是没什么前途的。
  由于工作是陈升帮忙介绍的照例要请他一顿饭的,表示谢意。曹子华突然想起了菁来,不如趁此机会回请菁,另外他还有个目的,在学校的时候他不只一次的说过他以前的女朋友,更说那时有好多人追他,恰好菁可以做个见证。
  他拨了菁的电话,菁刚好下班,算算两家公司离的并不远,就应了约。
  (七)
  纪成照例给菁打了电话,过两天菁休假回来。纪成躺在床上思索过几天就要去实习了,他自己已经找好了岗位,他本来打算继续考研,但想先增加一定的工作经验也是很有必要的,再加上在实习期间既可以有所收入也不会耽误学习。他正思索着自己的计划,电话响了起来,是个陌生号,纪成接通。
  “喂,请问你是李纪成吗?”
  “是,您是?”
  “我是某某厂的,徐志强和人打架,把人打伤了,现在正在医院呢。”
  “什么?”这让纪成大为吃惊,几天前,他才帮志强找了一家塑钢厂的工作,怎么又出了这样的事呢,他问明了医院的名字地址,拿了钱匆匆打了车赶到医院,志强跑的没了影子,人伤的倒不严重,只须住两天院,对方也并不索赔,纪成付了医药费回到住处,发现志强正蹲在房门口。
  “姐夫。”他声音有些打颤。
  纪成应了一声打开门让他进去。
  “志强,你怎么回事,怎么又和人打架,你要出手再重一点怎么办?”他对这件事情很恼火,但也尽量用平常的口气同志强讲话。
  “姐夫,我知道是我不对。”
  “好了,大道理我不跟你讲了,总之出了这样的事你是不能再待在这了,我和你姐都管不了你,我明天送你去车站。”
  志强本来极害怕,听纪成这么说也就放心了。第二天早上,纪成送志强离开。他才算松了一口气。
  第二天菁回来,两个人都很高兴,菁便问起志强,纪成将事情如实的说了,菁颇不高兴的说:“你也不问问怎么回事,为什么打架就赔钱,我妈把他交给我,出了这样的事情你也不告诉我一声,你让他一个人回去,万一出什么事你让我怎么办。”
  纪成本来对志强的事已经十分恼火,只是忍着没有发作,现在自己把所有的事情都揽了下来居然还要菁来教训。
  “是我不对行了吧!”他丢下这么一句话便匆匆的去了学校。
  菁本来很高兴没想到回来面对这样的情况,她赶紧往家打电话,还没等她说话,母亲就向她问起志强的事,显然志强还没到家,从这里到家只有半天的路程,怎么昨天早上走的现在还没到家。
  她又拨通了志强的电话。
  “菁,怎么了?”电话那端传来纪成依然温柔的声音。
  “怎么了,你说,我弟弟没回家,你说你把他送那了?”
  “没回家?”纪成一时有些头晕,“先别急,我马上回去。”
  事情并不因纪成气喘吁吁的跑回来有所改观,纪成也是毫无办法,菁坐在床上一言不发,纪成在屋里来回不停的踱步。“菁。”他低声唤,菁似乎陷入了沉思,并没有听到。纪成拿出了手机开始拨号。菁猛的看着他问:“你干什么?要往我家打电话吗?”纪成点了点头说:“这件事还是让伯母知道的好。”
  菁用冰冷的眼光看着纪成:“以前发生的事,你都能一个人做出决定,根本不用和我商量,现在呢?你想让我妈也担心吗?你的主张呢?都那去了,告诉我妈,有用吗?”
  纪成鄂然放下电话柔声说:“菁,是我不好,你也不要只着急啊,我们再想想办法好不好。”
  “办法?你说有什么办法。现在怎么去找?”纪成一时也说不出话来。是啊!怎么去找,他坐到床边抓着自己的头发。
  眼看着太阳就要下山了,一天的功夫两个人就这么待在小屋之中,纪成直起身子:“菁,我们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还是先去吃点东西再想办法。”
  菁不回答。
  纪成一个人走下楼去,过了一会抱了一大包东西回来。菁看了看他,突然觉得自己太过分了,但……,这件事情终究还是要怪他的,纪成站在菁的面前看着她。菁也感觉到饿了终于拿起个面包吃,纪成脸上才舒展了些。
  吃过晚饭,菁一言不发去睡,纪成一个人坐在桌前,怎么办?他始终也理不出一个清晰的思路。只能去登寻人启示了。他走到床前,低下头轻轻的看菁,她呼吸匀称,看来是睡着了。
  正在这时候电话响了起来。
  “姐夫是我啊。”电话另一端传来志强的声音,这一声仿佛是救命的声音。
  “志强,你现在在哪里?”纪成大声的问,菁也从床上坐了起来。
  “姐夫,我在半路上下了车去找一个朋友,结果没找着,我现在一分钱也没有,回不了家了。”
  “说,你现在在什么地方?”菁已抢过了电话。
  “姐。”志强叫了一声。
  “你快说啊,你想急死我啊。”
  ……
  纪成要一个人去接志强回家,菁对他不理睬,已经拿了东西要去车站,纪成只好在后面跟着她。
  菁决定亲自送志强回家,她仍不理睬纪成。纪成也颇有些生气独自一个人回了学校。他想不出自己究竟有什么过错,明明是志强不对,他决定不再顺着菁的小姐脾气。但几天过去了菁始终连个电话也不打来,他终于忍不住打了电话。
  “喂。”电话另一端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纪成心头一动,居然忘了说话。
  “喂,说话啊!”电话另一端催促着。
  “我找徐菁。”
  “你是她男朋友?我是她同学曹子华,我们没见过,她刚出去了,现在不在。”
  “恩。”纪成机械的回答着。
  “有什么事吗?”
  “没有,就说我给她打过电话了,谢谢。”纪成默默的挂断了电话。
  (八)
  曹子华抽着香烟,喝着茶,菁从洗手间回来坐下,他指了指菁的手机:“你男朋友刚打电话过来。”
  “不用理他,刚说到哪了,接着说。”菁把电话装进衣兜,饶有兴趣的说。
  “对,刚说到上次过年老同学聚会……”他开始滔滔不绝的诉说起来。
  第二天早晨。
  纪成躺在床上望着窗台上的一盆花,花虽然并不茂盛,但在隆冬的北方并不是它可以生长的时季。它现在无忧无虑的生长在这里,是因为它有一张温床,这张温床给了它足够的温度和水分。但,两片微黄的叶子落在花盆里,这温床又何尝不滋生细菌呢,它们侵蚀着花的生命,吞食着它的美丽,但这种侵蚀始终是弱小的,无力的,它不能阻止甚至根本就不会影响到那花的生长,在阳光下的花依然灿烂生长着。
  他默默的打理着行装,明天就要离开学校去实习了,地点是家乡县城的一所高中。昨天天气预报说今天会下大雪。眼下天却晴的很好。难道天气真的如此无常,会突然转阴竟尔起大风雪吗。
  下午却真的阴起天来,大块大块铅一样的云聚集在一起。第二天早晨醒来,果然下了一场大雪,天虽然没晴起来,但却很光亮。纪成提了箱子出了门,他决定不和菁联系。
  他挤在火车站买票,突然有人拍了他一下,他回过头,后面的人并不认识,是一个高个子男生。他有些疑惑的看了他一眼又回过头去。突然又有人拍了他一下,他有些气愤的或过头去,迎接他的却是菁那可爱的圆圆的笑脸。
  “菁。”他惊喜的叫出声来。
  菁拉起他就往外走,他也忘记了要去买票,菁拉着他走出人群掏出两张车票向他摇了摇说:“是去这吧,没买错吧!”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新闻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您还在为公司的活动、庆典想不出好的节目而烦恼吗?您还在为即将到来的宣传、演出、比赛没有好的剧本而发愁吗??那么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是您最好的选择,这里有上千人的专业编剧创作队伍为您量身策划各种小品、相声、话剧、舞台剧、快板、三句半、音乐剧、情景剧、哑剧、二人转 、戏曲、双簧、诗诵读、演讲稿等各种剧本,联系电话:13979226936 联系QQ:652117037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微电影剧本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QQ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