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聘网站编辑、软文新闻稿写手、主持人、礼仪接待服务员
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戏曲剧本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党员干部反腐题材搞笑小品剧本《
党庆演出党员先进性题材搞笑小品
建筑工地施工安全教育搞笑小品《
校园如何防病防疫情小品剧本《默
关于职场新人的小品,初入职场小品
金融押运保安服务公司小品《金融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金融押运保安服务公司小品《金融卫
关于安全方面的小品,关于安全题材的
宣传党建题材搞笑小品剧本《我奋斗
营养素营销推销业务员搞笑小品剧本
招商公司音乐诗诵读(不忘初心继往开
部队爆笑军人军营搞笑励志四人小品
校园后勤部门小品剧本《默默奉献》
三甲医院评选小品剧本《医院评审》
关于消防安全搞笑小品剧本(火警119
校园老师相声台词剧本《最美教师》
武汉现不明原因肺炎治疗全国战胜肺
乡镇财政所干部小品剧本(中国好干部
超级搞笑古装宫宫廷幽默小品(还珠歪
贪污受贿小品,双规小品剧本(严惩不
关于婚外情短剧本,绿帽子小品剧本《
伟大的祖国朗诵稿,伟大的祖国诗歌朗
酒店餐饮小品,酒店年会服务员小品《
三八妇女节节目小品,庆三八妇女节短
银行类爆笑小品,银行爆笑小品(快乐
政府帮助低保家庭就业改善生活脱贫
七夕创意剧本,七夕小品剧本(最佳美
国家电网变电站检修员工小品(特殊纪
最新最幽默最有教育意义的元宵节小
解决员工上访为公司困难的小品剧本
过年爆笑小品,笑死人不偿命的小品(
城轨年会表演相声剧本《与城轨共未
公司创立周年小品,庆公司成立周年小
中铁公司员工年会相声剧本《找媳妇
为了工作舍小家顾大家情景剧本(特殊
公司年会三人群口相声《三狗闹新春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戏曲剧本 > 地方戏剧本 > 三跪妻
中国国际剧本网戏曲剧本频道www.juben108.com/xiqu 中国最大的戏剧戏曲剧本创作交易门户网站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戏曲剧本-地方戏剧本   会员:山高水长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9/3/11 15:28:50     最新修改:2019/3/12 9:13:00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戏曲剧本名:《三跪妻》
(原创剧本网)作者:段会正
专业创作小品、相声、戏曲剧本。 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三  跪  妻(修改版·正文)

第一场  到家

时间:一九四九年初春的某日傍晚

地点:村庄

[幕启。初春的时节,田野里的冰雪在悄然地融化,溪流由小变大,在潺潺的声响中汇入江河与湖泊。迎春花在春的催促下绽放出朵朵的鲜艳。虽然还有些春寒料峭,但柳枝依然在春意中嬉笑。(音乐愉悦)

姚淑绢(在后台,喜悦)白:锦轩哥,快来呀!

[姚淑绢满怀喜悦地拉着闵锦轩的手上。

姚淑绢唱:(欣喜)一路走来一路喜

          春风抚柳传情意

天赐良缘遇真情

昨日喜结并莲蒂

他为闵门医世家

我名淑绢姚家女

轻歌曼舞新娘子

跟随夫君走亲戚

闵锦轩唱:(愉悦)冬去春来满喜色

          太阳撒下红绫罗

新娘子貌美如花蕊

          青竹沙沙唱赞歌

          黄道吉日饮同卺

欢声笑语一路乐

二人合唱:满怀欣喜回家转

          说说笑笑到家园

[二人说笑着走到了自家门前。“嘣!嘣!嘣!”闵锦轩用手敲门。

轩白:(高兴)爹——!开门,俺们回来了!

[闵家朴、叶彩云满面喜色地上。

闵家朴唱:(兴奋)昨日儿子把亲成

叶彩云唱:(欢喜)一家团圆乐融融

[二老都忙着去开门。小夫妻进了门。

闵锦轩唱:(喜悦)拜罢亲戚走进院

姚淑绢唱:(微笑)先来到双亲面前问声安

(同声)小夫妻白:爹,娘,可好?

二老白:(爽朗)哈哈!呵呵!好!好!好!

叶彩云白:(疼爱)绢儿,累了罢?饿了罢?

姚淑绢白:(羞赧)只要和锦轩哥在一起就不累、不饿!

闵家朴白:(开朗)走!走!你娘正好把饭做好了

[娘拉着儿媳的手,新娘子挽着新郎的胳膊齐下。

 

第二场  离别

时间:接上一场的傍晚

地点:同上一场

(音乐嘈杂而紧张)

画外音:国军抓壮丁了!……

[幕启。日暮之时,宁静的村庄被一阵阵嘈杂的声响打破了,叫喊声、哭丧声、放枪声,还有那鸡鸣狗叫的响彻一片。

[一群人颤抖、踉跄地快步上,又胆怯、惊恐地跑下。

[国军连长席汉彪(手握手枪)大摇大摆地带领着众兵丁(端着步枪)押着一帮年轻的男子上。

席汉彪白:(愠怒)共军进攻气汹汹,我国军打仗太稀松。阵地防守人不上峰命我抓百姓。

[席汉彪一挥手。

席汉彪白:(汹巴巴)走,都磨蹭啥了!

众丁(严厉、吆喝)白:走!

[众人下。

[闵家人上(皆惊疑)。

闵家朴白:(惊疑)哎?这街上怎么乱哄哄的呢?

画外音:“啪”!“啪”!

叶彩云白:(急促)轩儿,赶快去把大门关上

[轩正要去关门……,席汉彪率兵丁上。

一兵丁白:连长,这里还有一家呢

彪(汹巴巴)白:闯进去!

[席带兵丁闯入闵家大院。

闵家朴白:(嗔怒)你们私闯民宅,这是要干什么?

席汉彪白:(霸道)把这小子给我抓起来,带走!

[两兵丁上去就扭住了闵锦轩。

闵锦轩白:(抵抗)我又没有犯什么王法,你们凭什么要抓我!

席汉彪白:(自傲)你们都给我听好了!--(唱)

          我国军剿共匪战事正酣

          今日里征兵役保民平安

          长官手谕我这里有

          我看谁敢来阻拦

          定叫他下去见罗阎

闵家朴白:(愤恨)呸!--(唱)

贪婪成性似豺狼

          祸国殃民的大匪帮

          榨取穷人血汗财

          抢夺百姓米和粮

          仗势欺人抓壮丁

          天理难容必遭殃

席汉彪唱:(懊恼)什么豺狼大匪帮

          再骂一声就开枪

[席欲掏枪,叶彩云急忙上前跪地拉住席求饶。

叶彩云白:(求饶)老总,军爷,您消消气!……(接唱)

老总您消消气来放下手

          我给您下跪磕响头

          孩儿是俺的独生子

          老头子一时也发愁

          还望您发发慈悲宽宏宥

[姚淑绢跪。

姚淑绢白:(乞求)老总,您就发发慈悲吧!我也给您下跪了

叶彩云白:(乞求)老总,您就行行好吧!

席汉彪白:(假惺惺)看在你们两个可怜的女人的份上,好!老头,我可以饶你一命。(傲气)但是,这人?我是必须要带走的!--(狡黠地一笑)你们放心吧,打完仗就回来了。带走!

叶彩云白:(着急)绢儿呐,快把烙成的菜饼和衣服都拿来

[姚淑绢下。

席汉彪白:(专横)你们两个押着他,我去看看其他的

[席下。留下两个兵丁押着闵锦轩,二老后面跟着。(音乐苍凉)

闵锦轩唱:(痛心)老百姓盼望着红旗飘扬

          哪知道黎明前遭此祸殃

叶彩云唱:(悲伤)全村人哭喊声响彻云苍

          滴滴泪汇成了呜咽的海江

闵家朴白:(哀怜)儿啊!战场上子弹可不长眼呀,你千万可要小心、谨慎,要处处保护好自己,爱惜生命。咱可不能为虎作伥啊!

叶彩云唱:(凄婉)可怜儿刚把新婚成

              就绑到炮火连天乱兵营

              为娘我不由得胆战心惊

              还有那好儿媳空房孤影

--(接下)白:(哭诉)轩儿,记着夜寒潮湿要加盖衣被, 宿营途中要提防蛇虫。咱是穷苦人家,到军营莫要偷懒,多帮助他人,在外边莫要逞性,遇事要灵活善变。

闵锦轩白:(悲伤)爹娘啊!

[儿子双膝跪地给二老连连磕头。二老忙扶起儿子。

闵锦轩唱:(哀伤)劝爹娘莫流泪心情放宽

          您们的话我铭记心间

          团结友爱扶危困

          我不图钱财不图官

          劝爹娘保重身体多康键

          免得孩儿常挂牵

          抽出空来就写信

          打完仗了便回还

[姚淑绢上。

姚淑绢白:(痛悲)锦轩哥——!

闵锦轩白:(痛悲)淑绢啊——!

[小夫妻拥抱着痛哭流涕。轩擦了泪颤抖着朝向妻子单膝跪下,绢忙扶起。

姚淑绢唱:(悲伤)我的夫还请您连忙站起

          为妻我怎受得如此大礼

          这样来折煞了仁信之义

          还让我满腹哀伤愈愁凄

          一直来您待我如宾有礼

          羞得我满面愧色无主意

          一直来您对我温柔体帖

          羞得我投怀抱相偎相依

后台伴唱:(凄凉)风沙沙来泪汪汪

          星辰滞动诉衷肠

          天苍苍来地茫茫

          寒春泠月摧花殇

          路漫漫来途惶惶

          双目挂满雪和霜

姚淑绢(接)唱:千言万语塞胸膛

          纷乱如麻怎可讲

          双眼红肿泪流干

          还要劝君莫悲伤

[姚淑绢给丈夫围上了围巾,又披上了棉大衣。

姚淑绢白:(深情)夫君啊!——(接唱)

          我把枕巾撕两半

          期盼日后再现见

          一半陪在您身边

          一半常挂窗灵前

          等您回还再共枕

夫妻恩爱同缠绵

家中之事您莫牵挂

为妻我年轻全包揽

闵锦轩白:(悲痛)贤妻啊!你我虽说已经拜堂,但新婚生活却短暂。此去生死难料,我一旦死于战场之上,你就改嫁另寻郎吧!

姚淑绢白:(痛哭)我的夫君啊--(唱)

          这忧虑我已想仔细

          上天可鉴咱情义

          包裹里有你的缟素衣

          衣上写了我和你

          一旦如果遭不测

          我裹你尸首归故里

你和我,我与你

生可以分,死不能离

若上天堂你带我

若下地狱我随你

奈何桥上去相会

共话今生的幸福语

孟婆汤药咱不喝

咱还要再续——

今生的情缘来世的义

阎罗惩戒我顶着

要打就打你的妻

闵锦轩白:(恸悲而大呼)妻啊——!贤妻啊——!苍天啊——!

[席汉彪与众人(有兵丁、壮丁、家属)又出。

席汉彪白:(厌烦)该走了!该上车了,上车了!

兵丁:(吼斥)走!上车

闵锦轩白:(惨烈)爹——!娘——!绢子——!

[兵丁们强行将锦轩与家人拆开。

二老白:(凄惨)儿子!儿子!……

姚淑绢白:(撕心裂肺)锦轩哥!锦轩哥!……

[壮丁与家属在纷乱地叫喊中被分开。壮丁们被推上车。卡车开走了,留下一片哀嚎的哭叫声。幕落。

 

第三场  负伤

时间:临近大陆解放的夏季某日,白天

地点:战场上

(音乐聒噪而急促)

画外多个声音:杀——!冲啊——!

[幕启。烈日下,火光冲天,尘土飞扬,枪炮声、嘶杀声震耳欲聋,血腥的气息弥漫了整个战场。……闵锦轩、姬玉萍穿着白大卦背着药箱,汗流浃背而紧张地跟随着国军的士兵们与解放军的战士们相向快步穿梭地上。(双方士兵们端枪持旗)

画外音白:炮声隆隆震天响,摧枯拉朽燃红光。浪涛汹涌潮声尽,大江南北换新装。

闵锦轩唱:(伤感)国民党发动内战民遭殃

          一个个生命枪下亡

          早日盼得烽火止

          天下太平我回家乡

          (紧张)哪却知炮火声声响

          我只好枪林弹雨穿行忙

          全心投入救伤兵

          只为了挽救性命报天良

          紧拉着玉萍向前往

——(接下)白:(紧急)姬护士,低下头,快走!

姬玉萍白:(哀愁)唉!我原是医学院校普通的一名女学生,正在校读书呢,可是,偏偏遇上国共两党剑拔怒张地打起仗来。那一日来了一群国民党的军官和士兵,诱骗我们入伍当兵,到了军营才明白上当入了火坑。--(唱)

          (恐)到这里听见炮火声

          犹如惊雷炸天空

          顿时摊到身颤抖

          又悯伤兵血腥腥

          (驰)自从来了闵医生

          我才能放下心来露喜容

          闵医生,他呀!(害羞)

          医术高,手艺精

          为人和善品行正

          好身材,俊貌容

          害得我梦寐以求苦苦钟情

[突然,一士兵中弹倒地。闵医生紧急上前。

闵锦轩白:(急促)姬护士——!快给我递些纱布

姬玉萍白:(慌忙)好,这就来!

[姬望着一炮弹飞过,猛将闵医生与那士兵推开。那炮弹落地,响起。姬玉萍昏倒在地,腿上流出了鲜红的血。

闵锦轩白:(疾呼)姬护士——!姬玉萍——!

[士兵们也一起大声呼喊着姬护士。闵对姬又是拍打摇晃,又是人工呼吸。尔后,闵背起姬就快步跑下,士兵们也紧跟着。幕落。

 

第四场  枪决

时间:国军撤离大陆的前夜

地点:某国军临时战地医院

[幕启。半轮的寒月孤独地高悬在苍茫的夜空,无奈地撒下些稀疏的朦胧的光。林间,临时的战地医院的四周的火把袅袅地燃烧着,发出歹毒的光。火把旁边的宪兵们一个个肃穆而立,犹如一蹲蹲罗刹。……闵锦轩小心翼翼地扶着姬玉萍,姬一瘸一拐地在练习着走路。(音乐舒缓……)

闵锦轩白:(平和)好,好!慢一点!就这样,一直坚持下去,很快就会好了。

[姬玉萍擦了擦脸上的汗,时不时地看看这身边的暖男。闵扶她坐下。

闵锦轩白:(微笑)姬护士,你先坐下,我给你沏些茶去

[闵下。

姬玉萍唱:(舒缓)月光朦胧秋风寒

闵医生陪伴我倍感温暖

数月来为伤兵憔悴难奈

这些日总算是心情放宽

我看他精神疲惫人消瘦

定为我遭受了不少困难

[姬玉萍面露凄容。忽然跳动双眼,显出喜色。白:哎——!(接唱)

我以后只要与他把亲成

所有的恩情我来还

[闵端着茶杯上。给玉萍递上茶。

闵锦轩白:(和蔼)姬护士,你请喝茶。--小心烫!

[姬情意绵绵地看着闵锦轩微笑,而闵则无奈地扭过头去。

[集合号响起。

画外男音:所有的人都到院子里集合了!

[宪兵们荷枪实弹地举着火把,步伐一致地走上,并站立两旁。席汉彪上来后就急促地催使着慢腾腾过来集合的人们。医务人员和各样负伤的士兵露出惊异的表情。上。

席汉彪白:(严厉)所有的都站好了!站好了!现在我宣布上峰的命令。所有的负伤人员一会儿脱下军装换上老百姓的衣服就可以解散回家了!但是,所有的医务人员要打包整理好我们所有的医疗器械、药品及个人用品,听侯调遣!

[轻伤的士兵们高兴地下去了。

一重伤兵白:长官,我们这些不能动的重伤员咋办?你们就不管了?

[重伤兵们纷纷讨理要说法。

席汉彪白:(恼怒)你们不是一直嚷着想回家吗?军响不都发给你们了吗?你们就好自为知吧!

闵锦轩白:(叫嚷)长官,我们还要到哪里去?我们怎么就不能回家?我们也要回家!

[众医护人员也跟着附合嚷嚷着。

席汉彪白:(急躁)嚷什么!嚷什么!这是上峰的命令。至于往哪里去,这不是你们该打听的事,你们只有服从命令的义务。我特别提醒一下各位,今天谁要敢违抗,就地枪决!解散!

[席和他的宪兵们就像驱赶牛羊驱赶着这些穿白大卦的人们,一同下。

[医务室内灯光昏暗。闵锦轩失魂落魄地踉跄地上。

闵锦轩白:(焦急)我刚刚听到命令下达,心神不宁,乱如丛麻。天天盼望战事停息,如今停了,却还是回不了家啊!这可怎么办呀?

[闵锦轩开始在屋里不停地来回踱步,双手也在不停地摩搓着。

闵锦轩白:(坚定)不!我要走!我要逃走!我要逃出这群魔鬼的魔掌。

[闵锦轩来到门口,向四周看了看,没人,就轻轻地关上了门,背上一个小包裹溜着墙根悄悄地走下。

[席汉彪带领宪兵们快速地上。

席汉彪白:(急躁)大家都出来!出来!出来!

[姬玉萍与众人皆惊鄂着上。

席汉彪白:(气恼)现在有人想逃跑被我们的宪兵给抓住了。把闵锦轩这个不知好歹的家伙给我拉出来!

[闵锦轩被两个宪兵架着胳膊拉了上来,放下。

席汉彪白:(恼怒)我说过谁要违抗了军令,那就要枪毙!现在我就要给大家一个真实的警示!

[闵锦轩艰难地站起来。

闵锦轩白:(悲壮)爹——!娘——!姚淑绢——!我对不起您们,今天要永别了!

[闵医生双膝下跪。

闵锦轩唱:(伤心)为儿我下跪向苍穹

          愧对爹娘把儿生

          爹娘生儿为防老

          如今孩儿命先行

爹娘盼儿传子孙

如今闵家断香囱

爹娘望儿耀门楣

如今我黄梁美梦一场空

贤妻啊!

人生道路多曲弯

为夫我梦回萦绕到窗前

贤妻啊!

不管我们离多远

我依然能感到你的温暖

贤妻啊!

不管岁月多久远

我等你奈何桥上来相见

闵锦轩白:(苍凉)贤妻啊!今日永别拜天地,我先到地府等着你。

[姬护士突然丢下拐杖,一瘸一拐地跑到了前面,连忙下跪,痛声哭泣。

姬玉萍白:(哀嚎)长官,我求你了,你别枪毙他,好吗?他是个好人,他救治了很多的伤员!他是因为太思念他的家人了,他……

闵锦轩白:(愤怒)姬护士,你起来,别求他们了!他们都是些独裁者的军阀!仗打完了,国军战败了,为什么不让我们回家?为什么?跟着他们,我受够了!受够了!来吧,你不是要枪毙吗?那就枪毙我好了!

席汉彪白:(恼怒)好,既然你不识抬举,那今天我就成全你!把他给我绑了!

[宪兵捆绑了闵锦轩。

姬玉萍白:(悲痛乞求)不要!不要!……

[姬护士哭喊着欲上去拉闵医生。

席汉彪白:(气恼)来啊,把这个小丫头先抬上车去。

[两个宪兵过来把姬架走了。席掏出手枪

画外男音:团座——!枪下留人——!

[席的副官拿着电话快速地跑上。

席汉彪白:(疑惑)陈副官,你为什么要阻止我执行军法?

陈白:团座,不是我,是刘参谋长,给,他叫您接电话哩!

[汉彪接过电话。

画外男音:汉彪啊,你叫宪兵把闵锦轩押到我这里来。这小子治好了我太太多年的头疼病。她听说你要枪毙他,死活都不愿意,现在正跟我闹腾哩,我也是没办法啊!

席汉彪白:(肃穆)是!参座,遵照您的执行!

[席放下电话,又把枪装进了匣子里,走到闵的跟前,指着闵的鼻子。

席汉彪白:(气愤)今天算你小子走了狗屎运!

[席挥了挥手。

席汉彪白:(无奈)你两个把他押到刘参谋长那里去。

[两宪兵上来押着闵下。

陈副官白:大家都散了吧!

[众人低头不语地徐徐而下。

席汉彪白:(埋汰)难怪国军净吃败仗,这他妈的是什么军法!

[席甩手而下。落幕。

 

第五场  分娩

时间:解放初的秋日下午

地点:乡野村庄

[幕启。秋高气爽,叶红菊黄,参差相间,一缕凉爽的清风徐徐地扫着落叶。(音乐质朴中有些紧张)——曾云豹贼头贼脑地快速跑上,左顾右盼着。

曾云豹白:(慌张)我撸罗弟兄占山岗,把持山道劫财粮,逍遥自在正开怀,谁知共党剿我帮。对手打仗太凶猛,众丁四散皆投降,我急促慌忙逃下山,躲过一劫避锋芒。

画外男音:站住——!“啪——!”

曾云豹白:(慌乱)哎呀,不好!我还得逃啊!

[曾云豹急忙跑下。孟青川快步跑上。

孟青川唱:(高亢)高举红旗风飘扬

          一心跟着共产党

          穷苦人家翻了身

          剿匪反霸斗豪强

          孟青川我一路往前赶

          追逃土匪下山岗

——(接下)白:(正气凛然)今天,我们一举摧毁了多年盘踞在虎口崖上的土匪,为百姓们扫除了一大祸害。小喽罗们都已投降,只有土匪头子曾云豹还在前方逃窜,现在我要努力追上他,捉拿归案。……站住!哪里走!

[孟青川与曾云豹各持手枪你追我赶地相互射击。……曾云豹被击毙,孟青川也身负重伤,流血不止,昏迷着倒在路上。

[姚淑绢挺着孕肚,背着竹篓上。

姚淑绢唱:(凄凉)夫君已走数月天

          我茶饭不思寝无眠

          想着那炮火冲云霄

唯恐夫君血衣染

我心惊胆战似油煎

满面泪水哭苍天

——(接下)白:(平和)哪曾想,闵锦轩早已给了我重生的希望,让我怀了闵家的骨肉。我这才渐止内心的忧伤,把对夫君的思念深深地埋在心房,与闵家二老相濡以沫,共持家业。如今我腹中的宝宝已近产期。在家里公爹、婆婆也不让我干活。这不,闲来没事,趁今儿天气晴朗,我就背起竹篓出来转转,顺便挖些野菜,以补家用。

[姚淑绢继续往前走,猛然看见倒下的孟青川,惊愕,尔后快步走上去,先检验了孟的气息与伤势。

姚淑绢白:(惊喜)他还活着,应抓紧救治。可是我这挺个大肚子?

[淑绢站起、搓手、踱步。……她忽然眼睛一亮

——(接下)白:(微笑)哎,有了!

[姚淑绢速速而下。

[闵家二老急促地上,闵老爹一边走一边埋怨着老伴。

闵家朴白:(着急)老婆子,我让你好好看着儿媳,你怎么看的呀?你啊!

叶彩云白:(疑惑)老头子,刚才她还在家里,这一转眼就不见她去哪儿了?会不会有啥事到谁家串门去了?

闵家朴白:(焦急)那快找吧!绢儿——!淑绢——!

[二老呼唤着姚淑绢下。……二老又急促着上。

闵家朴唱:(焦虑)全村角落都找遍

          就是不见儿媳面

叶彩云唱:(慌张)她究竟会到哪里去

          心急火燎傻瞪眼

叶彩云白:(疑惑)老头子,你说她不会想咱儿子想得去寻短见了吧?

闵家朴白:(反感)呸!呸!呸!你怎么净往那歪处想呢?

[淑绢在二老焦急的呼唤中气喘嘘嘘地上。婆婆连忙上前掺着儿媳。

叶彩云白:(焦急)儿啊!你去哪里了?急煞我和你爹了!

姚淑绢白:(气喘嘘嘘)爹!娘!快!快!后山那边,有一位小战士在与土匪的交战中身负重伤,流血过多导致昏迷了,快救救他吧!

闵家朴白:(惊异)孩儿啊,你到后山做什么?

姚淑绢白:(轻拍着胸口)爹,我想去挖些野菜来,可惜还没挖呢就……。

闵家朴白:(怜悯)好儿媳啊!你为何总把他人想在前面,自己的却落在后边。你现在已经不是你一个人了,要多考虑腹中的小心肝呀!

叶彩云白:(劝慰)是啊,绢子,你爹说得对啊!

姚淑绢白:(执拗)爹!你还是赶快叫来乡亲们快点去吧!

闵家朴白:(无奈)儿啊,好!好!好!你先跟你娘回家,我这就招呼乡亲们去救人。乡亲们——!快去救人啦——!……

[闵家朴下。婆婆搀着儿媳在慢慢地走。闵书忠慌张地上。

闵书忠白:(气喘嘘嘘)嫂子,绢儿啊!我跟你们说个好消息。

叶彩云白:(着急)兄弟,快说,什么好消息?

闵书忠白:(缓了缓气)我在上王庄办事的时候,听说国共两党的仗都打完了。你们家锦轩平安无事,只是可惜被国民党军逼迫着去了台湾,并且听说……

姚淑绢白:(焦急)听说什么?您快说啊叔!

闵书忠白:(吞吐)并且听说他身边有个护士非常喜欢他,还舍生救他而自己负伤呢!

[婆媳俩愣了。姚淑绢突然捂着自己的肚子忍受难奈。

姚淑绢白:(难奈)哎呀!娘,不好了!我的肚子……怕是宝宝要生了!

[彩云与书忠惊愕着用力斜扶住淑绢。

闵书忠白:(焦急)快来人啊——!

叶彩云白:(焦急)快来人啊——!我媳妇要生了!

姚淑绢白:(痛苦而欣喜)闵锦轩,我想你呀--!我要给你生宝宝啦--!

[众乡亲齐上把姚抬走。

叶彩云白:(祈求)愿上天保佑我媳妇顺利生产,也保佑好人都一生平安!

[叶下。落幕。

 

第六场  劳改

时间:文革初期的冬季某天

地点:劳改场

[幕启。数九寒冬,大雪纷飞,四处茫茫。无垠的原野在雪霜的朦胧中沉睡了。枝叶与草丛在风雪的威逼利诱下,变成了俘虏、囚徒。唯有那条苍老的河流喘着气息还在与严寒搏斗。(音乐的低沉中有些傲慢)

画外广播音:……高举文化大革命的伟大旗帜!打倒所有的走资派!扫除一切牛鬼蛇神!造反有理!伟大的红卫兵万岁!……

[孟青川背着军绿包上。

孟青川唱:(喜悦)大雪纷飞洒满天

红梅傲霜争相艳

披风戴雪翩翩舞

信步走来我孟青川

登上山坡四周望

忆起往事心中甜

——(接下)白:(感慨)想当初我清剿山匪昏倒在路边的时候,是闵家大嫂姚淑绢拖着重孕冒着生死的危险把信息送到了村庄里,是父老乡亲们齐心协力救援了我,是闵大伯精湛的医术救治了我,是闵大娘日夜操劳照顾了我。那真情义薄云天,那恩德壮若泰山。又因我是个孤儿,便拜认闵家门前为义子,终生尽孝。二老待我如亲生,全家和睦乐融融。我趁着今天有空闲,再回家中道平安。思念亲人快步走,雪花伴我归家园。

[闵家二老、闵思盼慌张、踉跄地上。

闵家朴唱:(苍凉)原野茫茫漫无边

闵思盼唱:(哀叹)千里冰封三九天

叶彩云唱:(忧伤)天昏地暗不识途

闵家朴唱:(紧张)急促慌忙往前赶

叶彩云唱:(恐惶)越急越慌路越险

闵家朴唱:(恐惶)互搀互扶互簸颠

闵思盼唱:(凄愁)坎坷不平路面滑

叶彩云唱:(凄婉)寒风刺骨却满身是汗

闵家朴唱:(哀怨)我背着包袱气喘喘

闵思盼唱:(哀怨)我抱着菜篮腿也软

叶彩云唱:(坚定)我拼出老命把路赶

          免得儿媳她受饥寒

闵思盼白:(安抚)爷爷、奶奶,小心路滑,慢点!慢点!

[叶彩云突然跌倒在地。

闵家朴白:(担惊)老婆子?

闵思盼白:奶奶,我来搀扶你!

[爷孙二人扶着叶站起

孟青川白:(吃惊)哎呀!这不是义父、义母吗?怎还有闵思盼啊?爹、娘,我正要回家里呢,你们这是要去哪里呀?

闵家朴白:(伤心)唉!青川呐——!这不是文化大革命开始了嘛,那些造反派们却诬陷你锦轩哥是反革命潜逃犯,并说我全家都是反革命分子,要抓我去游街、批斗、劳改。

闵思盼白:(愤恨)我爷爷与他们评理气得吐血晕倒,所以我娘才挺身而出,顶替我爷爷受批受罚,现在被关进公社的车马院里劳改呢

孟青川白:(恼怒)好恼!爹、娘。走,咱找他们说理去!

[孟欲拉着二老走,却被闵家朴止住。

闵家朴白:(哀叹)儿啊,——(唱)

天下大雪风起浪

草木葱葱也枯黄

——(接下)白:这是形势,没办法啊!咱们还是先去看看你淑绢嫂子吧

孟青川白:(无奈)唉!那行吧!娘,来,我背着您

叶彩云白:(凄婉)不用了川儿,有你扶着我就好多了

[青川搀扶着老太太,四人同下。

[姚淑绢端着筛子上。马在槽边吃着草料。

姚淑绢唱:(哀伤)遥望原野雪飞扬

手端饲草马槽旁

风泊渔舟泣悲声

          血泪凝冰心中藏

我盼夫君十七年

          水中捞月空荡荡

          大雁往返多少遍

          感叹何日能还乡

——(接下)白:(痛心疾首)老天啊!上辈子我犯了什么罪,为何要夺走我身边的情郎

[思盼跑上前,连忙放下菜篮,娘俩拥抱着痛哭。

闵思盼白:(悲恸)妈——!

[姚擦着儿子的眼泪。孟与闵家二老连忙地上。全家人相见痛哭。

叶彩云白:(哽咽)儿媳啊!我闵家让你受苦了!

孟青川白:(哽咽)嫂子,你……!(悲痛得欲言难出)

闵家朴白:(哀婉)绢儿啊!我闵家现在就是个无底洞,你再受苦难也填不满了。我们欠你的太多,已经还不起了!

叶彩云白:(凄凉)儿啊!上天都不可怜你遭的难,你说你这样苦熬着,图个啥呀!俺劝你还是再嫁个好人家吧。

姚淑绢白:(伤感)爹——!娘——!万万不可呀——!--(唱)

          听到二老违心讲

          不由我淑绢哭断肠

          这方水土养育我

          仁义常在情更长

          你二老待我亲生女

          厚恩永记我心上

          狗儿还不嫌穷家院

          儿媳怎能弃爹娘

眼看盼儿长成人

          我怎舍和睦一家再嫁郎

闵家朴白:(安慰)绢儿啊,咱不说那些伤心事了。来,赶紧把这大衣穿上。这是你娘缝制的

闵思盼白:(面露喜色)妈!这儿有爷爷给你熬的米粥,热腾腾的,赶紧喝吧!还有窝头和咸菜呢!

孟青川白:(猛然想起)哦!嫂子,我回来带了些糕点和饼干,你也留下些吧!

姚淑绢白:(婉谢)不,青川,你还是拿到家里,让咱爹咱娘吃吧!

叶彩云白:(抚慰)绢,你就都留下吧!你要不留下,我就哭得更伤心了!

[一家人为此相互谦让。

画外音:哎——!姚淑绢——!马喂得怎么样了——?

[姚淑绢擦了擦泪水,强忍心痛,面变笑意

姚淑绢白:(绵延)都喂好了——!

画外音:那你抓紧到公社里来——!上边来人了——!要对你政审呢——!

姚淑绢白:(绵延)好——!知道了——!一会儿就去——!

闵家朴白:(生气)这怎么又政审呢?爹陪你一块去

[青川和思盼也争着要陪姚一块去。

姚淑绢白:(和气)爹、娘,没事的,你们都回去吧,这些我都习惯了

[大家帮姚收拾了东西。说着话下去了。落幕。

 

第七场  归乡

时间:农历一九八七年七月七日上午

地点:归乡路上

[幕启。炎日高照,白云飘飘。茶园盘绕,竹林如涛。荷花出浴,亭立骨傲。桨声荡起,渔家歌谣。……闵锦轩轻松地走上。(音乐愉快)

闵锦轩唱:(兴奋)拨云见日放光芒

          碧空蓝天亮堂堂

满怀心喜归故土

两眼不停四处望

改革开放变化大

处处生机闹嚷嚷

三步并做两步走

回家团聚笑声扬

(深情)三十八载别故里

久旱甘霖泪汪汪

三十八载居台湾

半夜时常哭爹娘

三十八载隔海望

岁月流逝白发苍

——(接下)白:(深情)一粒禾谷,一枚茶片,一滴泪水万千地感叹;一把黄土,一块石岩,一幕记忆连串起情缘;一泓清泉,一座高山,一个梦想坚定着信念。

后台伴唱:(深情)乡村的草屋与桑园

          寄托着游子的情感

祖国的大海和高山

连接着游子的心愿

爹娘的白发与乡音

牵动着游子的血脉

相思的忧伤和笑颜

紧帖着游子的心玄

[湘少莹欢喜地拉着她的表哥上。闵跃鑫虽跟着,却生气地擦拭着稚嫩的脸上的汗珠。

湘少莹白:(小奶腔)外公,咱们要去什么地方呀?

闵锦轩白:(亲切)咱们要去你外公的老家啊!

湘少莹白:那里有大海吗?

闵锦轩白:(喜爱)没有,但是,村边有条清澈的小河,河里有很多很多的小鱼呀!

闵跃鑫白:(小生气)爷爷,今天是什么日子啊?这么热的天!

闵锦轩白:(开心)今天是七夕节啊!到了晚上,牛郎织女就会在天上相会了

闵跃鑫白:(转怒为喜)那他们一定很开心?

闵锦轩白:(幸福)是。……(唱)

喜鹊飞去筑桥栏

          牛郎织女会今天

          期盼相见姚淑绢

          我嘭嘭心跳好温暖

轩白:鑫鑫、莹莹,走,我带你们到前面去看风景

[三人下。姬玉萍背着包但心怀疑虑着上,她一脸愁眉末展的样子,并不停地来回徘徊。

姬玉萍白:(焦虑)见面之后我该怎么讲呢?这可怎么办呢?      

[闵园园背着包,拉着旅行箱喜悦上。

闵园园白:(疑惑)哎?我妈妈看上去怎么愁眉苦脸的呢?我上去问一下。妈妈,你这是怎么了?

姬玉萍白:(忧愁)我能不愁吗!咱们对老家您那位阿姨的为人处事都不了解,只听你爸一面之词,能行吗?

闵园园白:(劝慰)妈——!您就放下疑虑吧。我爸爸对你怎么样,您还不知道吗?他从来没有欺骗过您,这回也不会隐瞒什么的。您就相信我爸好了。

姬玉萍白:(肯切)不!你们不会理解的。您阿姨三十八年来苦熬着活寡,为的是什么?不就是想得到你们的父亲吗?况且您的父亲也一直挂念着她。您父亲半夜惊醒时,就独自地走出家门,对着夜空放声痛哭地呼喊着她;每逢佳节之际,他就矗立在相思树旁为她久久地祈祷啊。

闵园园白:(劝慰)妈,没事的。我阿姨身边无儿女,爸爸一定会顾大局的。况且,哪个看到我们会不喜欢?即使旧情难于分舍,那也是人之常情啊!

[闵芊芊欢喜地上。

闵芊芊白:(愉悦)奶奶——!你看到了吗?有只蝴蝶一直跟着我们呢!对,对,对!就是前方那只。哎呀!它又追我爷爷去了

闵园园白:(微笑)妈,你看,孩子们到了乡下,什么都好奇!

姬玉萍白:(怒气未消)芊芊,叫一下你爸,让他走快点!你爷爷走得都看不见了

闵芊芊白:(扭过头喊)爸——!奶奶让你走快点!

[三人下。闵团聚拎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快步上。

闵团聚白:(着急)妈——!等等我——!

[闵团聚下。

[闵锦轩上。

闵锦轩唱:(喜悦)满怀欣喜回家中

          村庄变得好陌生

残垣草房皆不见

琉璃红瓦现高层

(疑虑)忽听到一阵哭丧声

不由我抬头看分明

白幡房前空中飘

大门口挂满白丝绫

——(接下)白:(先疑后恐)这怎么会在我家的门口呢?……哎呀,不好!大家都赶快走,家里像出了什么大事了

[玉萍率孩子们速上。同时,孟青川也迎面而上。双方相互打量。

孟青川白:(客气)请问诸位,您们是……?

闵锦轩白:(疑惑)请问老乡,您是……?我怎么没见过您呀?我家这是怎么了?怎么办起丧事来了?

孟青川白:(惊异)你家?先生,这家人我们相识相处将近三十八年了,包括这村里的乡亲们,我都认识啊!可是你、你们?我一个都不认识啊。你说这是你家,我去问问我侄子闵思盼。(吆喝)思盼,你出来一下,咱们家来客人了,可是我不认识啊!

[闵思盼穿着孝衣上。

闵思盼白:(疲惫)叔叔,什么事?

孟青川白:(不解)思盼,这位先生说这个家也是他家,你认识他吗?

[闵思盼和孟青川都仔细地打量着这远方的客人。

孟青川白:(舒缓)请问诸位,是从哪儿来的?

闵芊芊白:(理直气壮)我们是从台湾来的,这是我爷爷闵锦轩。我们是回来探亲的。

[青川与思盼这时才幡然醒悟地愣怔了。闵锦轩赶紧从口袋里拿出当年姚淑绢送给他的那半截鸳鸯枕巾。

闵锦轩白:(激动)这是当年我从家出走时,我贤妻姚淑绢送给我的信物。

[闵思盼也连忙掏出了他母亲交给他的相认信物——另半截鸳鸯枕巾。两半枕巾对上了。

闵思盼白:(嚎啕大哭)娘啊——!我爹回来了,而您却走了!

[闵思盼转过身去恸哭着慢慢走下。闵锦轩却呆怔着。

闵锦轩白:(哆嗦)兄弟,那我父母亲呢?

孟青川白:(哭丧)二老早些年就过世了。

闵锦轩白 :(先抑郁,后大哭)你说我父母早已过世了。如今绢子她…她…她也——!爸、妈、绢子,我…我…我闵锦轩回来晚了!

[闵锦轩哭喊着跑下。众人也跟着下。落幕。

 

第八场  祭奠 

时间:同上一场

地点:闵家灵堂

[幕启。(音乐凄凉)灵堂的四周挂满白绫,在烈日的照耀下犹为显得凄婉。一幕白帐瀑布而下,一个硕大的黑色的“奠”字贴在账幕的中央,下面的两旁摆满各式各样的花圈。账幕的前面摆着一张八仙桌,两支白蜡矗立在桌前的两角,徐徐地燃烧着。桌上摆满了各式的祭品。祭鼎中插满了祀香,青烟袅袅。闵思盼的妻子萧秋梅穿戴孝服,双膝并跪,她一边痛声哭泣一边不停地往火盆里撒着冥钱。她后边的儿女们则一样满脸泪涕。闵思盼扶着香案慢慢地转过身来。

闵思盼唱:(痛悲)声声痛,痛声声

          再叫几句妈妈声

          闵思盼撕心裂肺上灵堂

          不由得泪如雨下悲声痛

          险峰恶滩已跨越

          前途一片好光明

          幸福的生活您不过

          偏去见昏庸的罗刹星

          我的娘啊娘

[姬玉萍搀扶着颤悠悠的闵锦轩上。后边跟着他们的儿女子孙。思盼的妻儿们皆惊异地打量着远方来的陌生者。

闵锦轩白:(痛哭)淑绢啊!我的贤妻啊!你怎么不等我回来你就走啊!

孟青川白:(悲伤)思盼,如今你父亲回来了!你怎么不理不问啊?你不是一直想念你父亲吗?你快过来搀扶着,劝劝他!

[闵锦轩摆手谢绝原谅。

孟青川白:(哀婉)哥呀,闵思盼是你离家十个月后出生的。那个是他的媳妇萧秋梅,那两个孩子是你的孙子瑞海和孙女瑞雪。你看看,这一切都是我嫂嫂的功劳啊!

[秋梅领着孩子们一一拜过长辈。思盼则一言不发,神情冷漠地走向案桌,伏案大哭。

闵思盼白:(悲痛)母亲啊!孩儿一时犯了难,不知怎样说是好。敬请您老多多指点,让我把心中苦水吐尽完。——(唱)  

          从我记事那一天

          全家盼父把家还

          爷爷孤影望溪水

风染青丝雪霜寒

奶奶三更缝儿衣

吟唱童谣泪涟涟

          母亲夜半梦夫君

哭声远扬百花残

孩儿年年把父盼

天长日久人心寒

——(接下)白:(悲苍)爹爹呀!您久居台湾,您怎知我们是怎么过来的啊!三年自然灾害时期,人们饿得鼓肚寡肠。是爷爷和母亲进到深山,才采得少许的食物。我母亲总是把稠的送给祖亲和孩儿我,留给自己的则是稀汤寡水。文改时期,全家人又因您遭受株连,诬陷您为反革命的潜逃犯,老母亲也因此天天遭受游街、批斗,并长期被关进公社里的车马院里劳动改造,受尽了难以想象的身心折磨!

孟青川白:(苍凉)思盼,你莫要再讲了,讲得叔叔满心凄凉

闵锦轩白:(颤抖)兄弟,你让他继续说,我能承受得了

闵思盼白:(哀婉)改革开放了,家家富裕了。可是爷爷奶奶因为太过思念于您而先后身染重病,卧床不起。是娘亲端茶倒水忙不停,是娘亲鞍前马后身不离。爹爹啊!——(唱)

祖亲染病月有余

也未尝亲生儿子水一滴

祖亲含恨离世去

还不见亲生儿子披孝衣

多亏了青川叔叔来替您

他替您三更半夜去寻医

他替您床前尽孝感人涕

他替您披麻戴孝出殡葬

他替您照顾家庭尽全力

我的爹爹啊

自从祖亲过世去

母亲少喜多忧郁

天天怨恨海峡宽

两岸情缘拆分离

心结不开埋隐患

天长日久她添病疾

遥望苍穹血丝泪

怒睁双目止气息

我可怜的娘啊

[众人大哭,嚎声一片。闵锦轩悲切地踉跄地走到灵前。

闵锦轩唱:(痛哭)听得孩儿表真言

不由我心惊又胆颤

慢悠悠走到堂中央

失声痛哭泪涌泉

花甲人跪地祭亡灵

拍打香案告苍天

[闵锦轩痛哭着跪下。

哭一声爹爹命凄苦

再叫一声娘可怜

爹娘把儿来娇惯

临终了儿却不能伴床前

爹娘把儿养成人

儿却让您们受磨难

爹娘帮儿成家业

为儿的却不能戴孝到坟前

          痛心疾首抬头看

          我的贤妻姚淑绢

          拿出信物托在手

          半片枕巾沉甸甸

          一对鸳鸯遭拆散

          阴阳两隔难相见

          牛郎还能会织女

          王母也悯夫妻缘

海峡两岸同根生

为何要割断情丝连

我的贤妻啊!

姬玉萍白:(伤心)锦轩,姐姐已走,你可不要气坏自己的身体啊!

[这时,灵堂外面阴云密布,狂风大作,电闪雷鸣,瞬间大雨倾盆而下。人人惊悚。

画外音:锦轩儿,你到台湾为啥就不能给爹爹捎个信啊——!孩儿啊,为娘好想念你啊——!夫君啊,绢子会在奈何桥上一直等你的——!

闵锦轩唱:(恸悲)乌云滚滚浪涛翻

          大风狂作尘飞天

          电闪雷鸣啸长空

          暴雨倾泄万河川

          淑绢呐!

          你的一生历经苦难

          你就随便哭啊随便喊

          任凭你狂风怒声吼

          任凭你暴雨雷电闪

天昏地暗无知觉

头晕目眩飘云间

一股热血向上涌

淑绢唤我同上天

[“哇”地一声,闵锦轩口吐鲜血,倒地而亡。姬玉萍查验了气息。众人上前,大声呼唤着,哭喊着。

姬玉萍白:(急促)老头子,你醒醒,你不能死啊!你怎么不和我说一声就走呢!

闵思盼白:(急促)爸——!爸——!……

[人们在风雨交加中嚎啕大哭。二道幕落下。

[二道幕开启。雨过天晴,一道七色的彩虹射在湛蓝的天空。闵跃鑫、湘少莹遥望着蓝天。

闵跃鑫白:(喜悦)妹妹,天晴了。看!那边有一道七色的彩虹

湘少莹白:(喜悦)哥哥,那彩虹好美丽啊!哥哥,要是能在海峡上架起这么一座七彩的大桥,该多好啊!两岸的人相互来往该多方便啊!

[大幕落下。   

全剧终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专门为各演员、艺术团、演艺公司、政府部门、单位活动、企业庆典、公司年会提供创作各种小品、相声、话剧、舞台剧、戏曲、音乐剧、情景剧、快板、三句半、哑剧、双簧剧本。联系电话:18022171126 联系QQ:819391276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专业代写戏曲剧本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备案号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