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戏曲剧本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医师节医院演出正能量搞笑小品
部队八一演出搞笑小品剧本《绝
海军部队八一演出爆笑双簧《优
医师节演出搞笑感人小品剧本《
特警部队演出小品剧本《特警故
建军节边防部队演出感人小品剧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企业改制小品,公司转型小品 7-8
关于低头族手机危害的超搞 7-5
银行工作中的小情景剧,银行 7-3
电信行业情景剧剧本(让生活 6-30
网购情景剧剧本《大数据时 6-27
宣传体检的小品,体检风波小 6-25
关于施工安全的小品,关于工 6-22
医院细菌传播预防小品剧本 6-19
最感人的爱心传递公益正能 6-16
超级感人歌舞小品剧本(小女 6-14
保险公司员工正能量小品剧 6-11
互联网音乐剧剧本《大数据 6-8
最新部队军营八一建军节搞 6-5
电信行业音乐剧剧本(让生活 6-2
关于端午节表演的超级搞笑 5-31
经典幽默三句半台词,滑稽搞 5-29
修路行业情景剧剧本《公司 5-26
廉政群口快板书台词(永远跟 5-24
金店情景剧剧本《珍奇异宝 5-20
医院题材的情景剧剧本,医患 5-17
关于父亲的小品,父亲节小品 5-15
全国助残日主题小品剧本(我 5-12
建筑企业音乐剧剧本《公司 5-10
感人母爱的小品剧本剧本(人 5-8
关于宣传十九大七一建党节 5-5
建筑行业道路施工安全小品 5-2
经典搞笑禁毒小品剧本,关于 4-27
全国爱眼日活动宣传小品剧 4-24
世界环境日主题活动小品剧 4-22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戏曲剧本 > 川剧剧本 > 李准南海亮剑
中国国际剧本网戏曲剧本频道www.juben108.com/xiqu 中国最大的戏剧戏曲剧本创作交易门户网站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戏曲剧本-川剧剧本   会员:hzh0613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6/11/6 16:55:34     最新修改:2016/11/7 8:28:03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李准南海亮剑
作者:何正华
中国国际剧本网戏曲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小品、相声、戏曲剧本。 QQ:652117037 电话:13979226936

何正华编剧原创大型川剧本

川籍将领南海英雄百年之后浮出水面

邻水李准国家功臣历史功绩舞台再现

《南海亮剑》话剧本获四川省文化厅一等奖

电影剧本获全国电影剧本评选第四名。

 

李准简介:清末川籍名将,民国著名书法家和剧作家,确立南海主权的国家功臣,其著《广东水师国防要塞图说》为我国政府百年来证明南海主权的官方文献。

李准在南海命名邻水岛和华阳岛,国家在南海命名了李准滩。

 

内容提要:中国梦主题,首次以舞台形式再现川人李准百年前亮剑南海、智扣日本军火船、引爆中国首次抵制日货运动、捕日“岛主”夺回东沙岛、巡视西沙命名邻水岛、华阳岛,一锤定音确立南海主权等重大历史事件,塑造邻水人李准和成都人王雪岑等南海英雄形象。

史实据李准自著及清宫档案,资料来自何正华著海洋出版社出版《广东水师提督李准》和《张人骏李准与南海资料汇编》二书。

作者简介:

邻水县创作办主任、李准与南海研究会会长,打造李准文化八年,海洋出版社推出70万字李准传记和李准与南海史料汇编二书(与外交部南海专家合著),央视《见证南海》、《中国南海》等纪录片专访,《华西都市报》、《深圳晚报》等整版报道其成果。

中国戏剧文学学会和四川省戏剧家协会会员,出版有剧本集,全国道德模范孝女曹于亚舞台剧本首发文化厅《戏剧家》杂志,并获中国剧协全国“孝文化”剧本评选第四名,拍摄电影院线公映;川剧本《留守姐妹花》获全省二等奖,电影拍摄中。

 

李准南海亮剑

编剧 何正华

序  幕 南海铁证现    第一场 智扣军火船

第二场 还船国耻添    第三场 东沙捕岛主  

第四场 舌战领事官    第五场 你硬他就软 

第六场 命名邻水岛    尾  声 万世李准滩

 

时  间  清末(1907—1909)  

地  点  广州

人  物  李准  39岁,邻水人,清末广东水师提督,文武兼备、大智大勇之儒将。

范连仲  青年,侍卫长,邻水人,性格勇武机智。

王禀恩  中年,成都华阳人,水师管带,博学多才文人,李准命名有“华阳岛”,国家命名有“华阳礁”。

张人骏  老年,河北丰润人,两广总督,支持李准维护主权,李准命名有“丰润岛”国家命名有“人骏滩”。

林国祥  老年,广东人,水师管带,精于海事,老成稳重,李准命名有“新会岛”。

吴敬荣  老年,水师管带,精于海事,老成稳重。

渔  姑 (阎夫人)青年。

西  泽  中年日商,侵占东沙岛改名“西泽岛”岛主,性格精明奸诈。

赖  川  中年,日本国驻广州总领事,能言善辩。

葡警官  中年,葡萄牙住澳门警官,有勇无谋。

粱  胜  老年渔民。

士兵、渔民若干。

 

序幕  南海铁证现  

时  间   1933年   地  点 天津大公报社前。

人  物   李准(老年)、范连仲(中年)、王禀恩(老年)、(以下均为青年戏剧演员)梅兰芳、荀慧生、张遏云、金少梅。

[幕在合唱中缓缓启动。

画外音   国家主席习近平指出:“南海诸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这是老祖宗留下的。”

本剧主人公广东水师提督李准,就是维护南海主权的老祖宗代表人物。

幕后合唱  南海百年镇风云,看我李准大将军;

东沙亮剑驱“岛主”,西沙一巡定乾坤!

[幕全开。范连仲上。

范连仲 (白)本人范连仲,四川邻水县;

与我主人家,同乡又同院。

曾随将军效命南海十多年,

如今还跟到他屁股后头转。

(捂嘴窃笑)大树底下好乘凉。朒朒(ga)有吃的,酒儿有喝的,我还要把将军倗(pen)到起。(迎请李准上。)

李  准 (唱) 自古海上风云变幻,惊闻南海又起波澜!

法舰将我南沙九岛来侵犯,

胡说南海属安南,

      他是宗主国,连儿带母都要占!

可笑是,日本政府也抗议——

法国侵了他主权。

倭人侵我黄山马(太平岛),鸠占雀巢已多年,

今儿个却遭法军撵得滚了蛋。

小强盗又遭大强盗撵,一个更比一个不要脸!

范连仲  想当年,将军您南海亮剑,一锤定音就定了主权。

李  准  (唱)本以为,从此灭了觊觎和贪念,

又谁知,强盗本性贪得无厌。

气得我腚子捏出水,怒发冲了冠!

[王禀恩握报纸上。

王禀恩  将军!你在《大公报》发表的《李准巡海记》,世界华文报纸竞相转载,引起国内外大反响!

[天幕上特写《李准巡海记》当年报纸原件。

[荀慧生、梅兰芳、金少梅、张遏云上,拉李准作撒娇状。

梅兰芳 (绘声绘色度方步宣统元年大清水师提督李准巡视至此!

[众人哈哈大笑。

李  准 (对梅)当年收回东沙岛,还靠这位四川老乡博学多才啊。

梅兰芳 (对二人抱拳致敬)南海英雄、国家功臣!

金少梅  老将军为我编剧的《妙峰山》,我演那黄孝女,把达官贵人些看哭了哇。

荀慧生  向将军报喜,您给我首演的京剧《真假太子》,场场爆棚。

李  准  慧生,又编有《活捉王魁》、《棒打薄情郎》、《红拂传》,还有连台戏《再生缘》十四出,给你们独家首演就是。

张遏云  老将军,京津两地梨园界当红名家,都在国民大饭店等您呢。

范连仲 (拍脑壳)哎呀,将军今天过生!

张遏云  您63华诞,小女遏云代表受将军提携的众弟子,向恩公奉上寿词:感恩鸿慈,无可报效,且待我梨园弟子,把心声略表。

金少梅 (唱) 自古道李老君长生不老,今儿个李将军寿算尤高。

想当初任提督伏波降滔,逢国变挂冠去解了战袍。

[众人鼓掌叫好。

张遏云 (唱)作书法编剧本,好词绝妙,

多少人承指点,星光闪耀,

梅兰芳 (唱)愿我老将军,宝刀未老,

再出鞘以笔代刀!

[众人叫好。

荀慧生  将军何不编剧一出,重现南海风云?

(唱)您怎样,南海设伏捕日船?

引爆反日怒火列强惊?

张遏云 (唱) 您怎样,驱日“岛主”收东沙?

西沙又将主权定?

金少梅 (唱)您怎样,不发枪炮不动兵,

逼得英舰滚出南海回英伦?

梅兰芳 (唱)一桩桩一件件,

我想看,你想听。

范连仲 (对台下)不晓得观众想不想听?

        [台下互动高呼“想看、想听”

荀慧生  将军您写,我们义演。

梅兰芳  我几次到将军府上唱堂会,如今好想再为将军唱一台,树我将军英雄气!

荀慧生  扬我将军万世名!

王禀恩  提振国人精气神!

李  准 (提起军人气质)要得嘛——我就捉刀代笔,再来一次南海亮剑!

众  人  南海亮剑——中国亮剑!

[光暗。

第一场  智扣军火船

时  间  1908年除夕夜; 地  点 九州洋海面。

人  物  李准、渔姑、范连仲、王禀恩、吴敬荣、林国祥、葡警、日商。

[幕起。月黑风高夜,急促音乐中渔姑上场张望,回身扬手;渔民和绅士,男的女的老的少的惊慌上,渔姑招呼他们下场。

[随着几声枪响,海盗群匪持枪跑步上。匪首台中站定,看崭新的枪支,群匪一个个都得意地欣赏自己的武器。

匪  首  人说走私武器是为虎作伥;我说哪倭人送来刀枪,给给老虎插上翅膀!

[众匪徒狂笑。下。

[灯光朦朦胧胧。天幕上大海画面,海浪拍岸声。隐约几艘小炮艇,可见“伏波”、“宝璧”、“广安”舷号。

[舞台一边,渔姑猫腰上场,王禀恩、吴敬荣、林国祥等紧跟其后,至舞台后方埋伏。

[范连仲小翻空翻等招式上场,至台中站定。

范连仲 (翘大拇指对观众)我家大人官才大哟——钦命从一品武将!我哇?也小不到好点,我是将军——的侍卫,带长!

  (追光上场,唱)

方与英港总督把条约签,禁入军火保平安。

却闻澳门线人来密报,走私军火“二辰丸”。

水师战舰设伏横琴岛,铺开天网捕贼船!   

[追光熄,李准隐。

[渔姑、范、王、吴、林等注视前方,焦躁不安。

王禀恩 (疑惑)未必我们的埋伏露了陷?

范连仲  莫守株待兔哦?

[说得众人更没信心了。

范连仲 (突做手势)嘘——兔儿来了!

    [灯暗,人隐去。

[灯明。天幕上隐约一商船,可见日文舷号“二辰丸”。

[和服日商带浪人出场,七手八脚开舱。王、范等突然出现,日人大惊!

吴敬荣 (大喝一声)不准卸货!

日  商 (毫不畏惧)我是商船,他国海域也可无害通过,国际惯例的有!

[范连仲被噎住,踢木箱,要开箱看。

日  商  军人的,无民事执法权!

范连仲  啥子球执法权啦惯例哟?老子懂不起那门多!

[范拔出腰刀要砍木箱,水兵跟着要动手。

[日商上前护住木箱,其他日船员也以身保护。

日  商 (大叫)中国军人违反国际公法,武力劫持外国商船!

[王招呼住范,范等水兵手足无措,局面尴尬。

[后台传来汽笛,几葡警气势汹汹上,日商如获救星。

葡警官 (傲慢地)此处是我澳门海面,卸货!

日  商  支那人的不准。

范连仲 (小声问)支那人?哪个?

王禀恩 (咬牙)倭寇骂我们是支那人、豚尾奴。

范连仲  豚尾奴?

吴敬荣  就是猪尾巴。

范连仲  猪尾巴儿?

[范摸脑后辫子,反应过来,怒不可遏。

 [范怒冲到日商面前,日商吓得指葡警官。

葡警官 (吼道)谁敢抢货?我就开枪执法!

[范到葡警面前怒目圆睁翘大拇指指自己鼻尖。

范连仲  老子!

葡警官  老子?(问日商)啥官衔?

  [日商凑近葡警官耳语,葡警哇哇大叫。

葡警官  你的,骂人?

范连仲  老子还要打你龟儿子哟!

[范边说边挽袖子,王将范拉在身后。

王禀恩 (着急地)葡澳警察借口执法,可以开枪。你我军人,不能贸然动武。

范连仲  那啷个办?

王雪岑  凉拌!去年英国佬儿的东方舰队闯进我南海,赖到西江,请又请不走,打又打不得,啷个办的?

范连仲 (恍然大悟)对头,凉拌!军门不动一枪一炮,不用一兵一卒,英舰队各人都乖乖滚出南海去了。

[幕落。幕前追光下,李准与英舰长严重交涉。

英舰长 (理直气壮)我商船在你西江被抢被杀,我大英帝国军舰,不得不来帮你们缉捕海盗。

李  准  我皇天后土,岂容外夷行使缉捕权?

英舰长  怪你们治安不好,盗匪猖狂,各国商船多遭抢劫,都谴兵舰来西江自保,你没见日本商船,还载军火武器来呢!(摸出手枪在手上玩)保护我的子民,是我大英帝国军人的使命。

李  准  我水师自会打击海盗。

英舰长 (嘲笑)你那几艘遭法国击沉,又捞起来的破船,也算海军?

李  准 (气得说不出话来)你!

英舰长  拿破仑说得好,中国这头狮子睡着了,连苍蝇都敢落到他脸上叫几声。哈哈哈!

[追光熄,李准隐去。

[灯复明。英舰长看英军购物。一英兵问菜贩,菜贩昂头看天,不看英兵。  一英兵选好荔枝、递钱,果贩不接。英兵又掏出钱来加上,果贩仍不接。 英军吞口水,放回荔枝。

[一英兵将沙田柚篮递商贩,商贩接过篮,将篮子翻个底朝天,在斜坡上滚下去,英兵惊叫着追沙田柚,滑倒,滚下坡。岸上商贩哈哈大笑。

[英舰长又气又无奈,英大副有气无力上。

英大副  报告司令,又有三个人昏倒!

英舰长  军医抢救!

英大副  药品早没了,淡水也没了!

英舰长 (咆哮)还在这里干什么?撤、快撤回去!

        [幕后传李准高喊:拿破仑还说过,中国一旦被惊醒,世界会为之震动!

[幕开,场景回来。王禀恩欲向前交涉,葡警荷枪实弹威胁,双方剑拔弩张,眼看就要擦枪走火。

[范连仲突然转身向上场口跑去。

范连仲 (兴奋)军门来了!

   [水师官兵回头看去,葡警和日人也跟着看。

        [李准全副武装,气宇轩昂出场。

李  准 (唱)倭人走私武器大泛滥,资助盗匪劫杀外商船,

我内剿海盗平了匪患,外退英舰保了主权。

       此刻且看二辰丸,自投罗网在眼前。

[两个着海关制服的英国人跟上场,葡警日人紧张看李准。李准直逼日商,日商后退一步。

李  准  我警告你,葡警侵我领土,我将与他开仗。

日  商 (对葡警)这里不是你的葡澳海面吗?

王禀恩  葡国租借我澳门,租借地无领海权。

范连仲 (挖苦葡警)这是国际惯例的有。

李  准  何况这里是九州洋横琴岛海面,辖属我香山县。

日  商 (摊双手我的不明白,你们双方要开仗,警告我的干活?

        [李准看日船旗杆。

李  准  唯不能在贵国国旗下开仗,你的明白?

日商人 (日商看日旗)明白、我的明白!

    [李准对吴敬荣下令。

李  准  下掉膏药旗!

[范跑上前下掉日旗,接过吴递上的广东水师军旗,飞快升起;官兵庄严看龙旗在日船上飘扬。李准对制服英人下令。

李  准  日船在我境内走私军火,危害国家安全,依律没收。拱北海关,执法!

英税官  吔斯!

[说话间,水兵有的不知不觉靠近葡警,有的靠近日商,唯独范连仲在一边若无其事走来走去。

[税官打开一个木箱,出现枪支弹药!

[警官突然拔枪,范出手擒住手腕一拧,哎哟一声手枪落下;葡警左拳朝范挥来,范闪过,打空向前扑去,范向屁股一蹬,饿狗抢屎栽倒地。

李  准 (对官兵海关查扣走私军火,谁阻挠执法,谁就是海盗!

吴敬荣 (热血喷张)缉拿海盗,就地正法!

官兵们 (吼声震天)缉拿海盗,就地正法!

[在一边憋着气的水兵提枪上膛,举枪瞄葡警。

[葡警看着这一切!葡警先是看查日货已看得目瞪口呆,又见冲他们来了,叫着“中国人霸蛮、霸蛮”,一个接一个跑下场;葡警官爬起,见一个葡警也没有了,也跑下。

葡警官  中国军人,不讲公法、不讲公法!

        [范连仲想笑,又不敢笑出声,手捂住口。

范连仲 (对观众)打退不如吓退(窃笑)。

李  准  军火入境用心险,匪党四起国民难安。连货带船扣押二辰丸!

日  商 (哀求)不、不要!我的,愿交关税的有!

李  准 (一甩手)将他一并羁押回去!

日  商 (凶相毕露)你的,摊上大事了!     

[光暗。

画外音  1908年除夕夜,李准派宝璧舰舰长、成都人王禀恩等官兵,埋伏横琴岛,捕获二辰丸,缴获步枪6000支、子弹600万发,开花炮6门,重29吨特大走私军火案震惊世界,史称“二辰丸事件”。

 

第二场 还船国耻添

时间  1908年  地点:虎门码头。

人物:李准、张人骏、范连仲、林国祥、渔姑等。

[天幕上虎门码头画面,扣着二辰丸号商船。

[甲板上堆着毛瑟步枪、子弹和小炮,日船主站在军火前,水兵持枪看押。士绅民众围观,敲锣打鼓耍狮子;渔姑手舞足蹈向渔民摆龙门阵。

  (采访)李准将军本是四川邻水人,因何来我广东?

范连仲  军门他呀,没等从娘肚子里钻出来,就和南海结了缘份。

范连仲 (做个把式)要钱不要钱,圈子要扯圆!

        [众人真又退后几步,围一个圈。

范连仲 (数板)蜀山神奇有华蓥,邻水自古多才骏。

如今更出李氏门,文臣武将父子兵。

          祖母临盆入梦境,天降铁船在家门;

生母又梦大蟹精,身披甲胄威风凛;

祖父却梦寇准公,忠臣良将取孙名。

王禀恩  我与将军父亲征庸乃同乡官友,先生字铁船,可证此说也。

范连仲  将军本是耕读传家,从小习读经史子集。十七岁那年,父亲中进士,分发南海履县令,遂举家来广东。

王禀恩 (唱)其父李铁船,爱民父母官,

勤政南海县,河源并香山;

庚子国难年,钦命矿商大臣督四川。

积劳成疾志未酬,英年早逝恨终天!

将军他承了父志遂祖愿,官运亨通通了天。

范连仲 (数板)募银千万救灾民,八省督抚争相请。

初任钱局并厘金,再兼海防善后厅。

广安水军亲手建,统领三江巡防营。

文官变成武将军,一战成名朝野惊!

南海大盗擒区新,再败巨匪李北海,

海上天子林瓜四,澳门追逃引渡擒!

[众人听得入迷。李准和张人骏、渔姑上。

张人骏  军门又立大功!我已电奏朝廷,为你请功!

李  准  谢安帅!

张人骏  倭人唯恐我中华不乱,偷卖枪支济盗匪,暗送军火助乱党,祸心藏奸!

李  准  安帅洞若观火。

(唱)近日风闻渔民传,

有浪人,将我外海孤岛占。

我已调,“广利”兵轮驻银坑,

还增兵,长扎湾仔和前山。

张人骏 (唱)葡澳当局来抗议,

扣日船侵了葡澳领海权,

又说水师不该置兵他大门前。

李  准 (唱)葡澳当局胃口大,不断扩界又占边。

我这里,出兵将他挤回去,

你那里,乘势挟葡把界勘。

张人骏 (唱)内忧外患国难时,志士正好把功业建。

军门只管放手大胆干,上面有我帮你顶着天。

[绅民向张夸赞李准,李、张笑容满面向民众示意。

差  人 (急上)朝廷急电!

张人骏 (得意地)来了。

[张人骏高兴接过电文,脸色突变。

张人骏  外务部电令,顾全中日友好大局,按日方要求,放还日船!

王禀恩 (惊)哎呀!这是为那般?

张人骏 (唱)日本巡洋舰,吾妻与和泉,

闯入南海来,直逼粤海湾,

若是答应迟,开战在眼前!

李  准  打就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范连仲  老子们是城墙上的麻雀——吓大了胆!

王禀恩  军门已下令,我等严阵以待备好战。

范连仲  随时陪他玩一玩。

李  准  安帅呀——(唱)

逢敌该亮剑,岂论弱与强,

天地多正气,民族有脊梁。

中国精神在,不丢寸土疆!

[渔姑和众渔民及士绅围上来。

张人骏  你不知道,英国东方舰队,从菲律宾开来了。

王禀恩 (气愤)南海跟他英国佬儿,八竿子打不着哇?

张人骏  更可怕的是,美国太平洋三大舰队,也朝南海逼来!

范连仲  美国龟儿这闲事,管得太宽!

张人骏 (摇头)朝廷内忧外患,只能韬光养晦、求稳偏安。

范连仲 (冲口而出)啥韬光养晦,缩头乌龟!

[李准瞪范一眼,范捂嘴退后。

张人骏 日本政府说,军门扣日船、搞展览,扫了脸面,要水师回敬他礼炮21响。

范连仲 (着急)不可呀军门——这是国家的最高礼节!

张人骏  日方还要朝廷对将军追责,更要你、要你亲到现场……

范连仲 (紧张)做啥子?

张人骏 (扭头)向日本人——(低沉缓慢)谢罪道歉!

        [李准和官兵及渔民都情绪失控。

范连仲 (怒吼)不!我们是军人,要去,就战场上见!

李  准 (低头低沉地)我堂堂水师,军威何在?(向天高亢地)我泱泱中华,国威何在呀——!

 [声音回荡,倍显悲壮。暗转。

[天幕上狂风掀起巨浪扑打海岸。

[一水兵将日旗归还,日旗手升旗,幕后21门礼炮声,日本人狂叫欢呼。

[渔民围观,渔姑和受伤渔民往前挤;果皮土块向日旗手飞去,日旗手手忙脚乱升旗。

[水师官兵遭奇耻大辱,蹲地上泪流满面,痛哭失声。

画外音  日本政府武力威逼,朝廷全部答应其无理要求,广东商会宣布为“国耻日”,引爆中国历史上第一次抵制焚烧日货运动。

[灯暗,后台虚拟火光起。

 

第三场  东沙捕“岛主” 

时间:1908年  地点:东沙岛。

人物:李准、王禀恩、范连仲、渔姑、西泽等。

[天幕:东沙岛海面全景。

[舞台上,旗杆上有太阳旗,一木牌写着“西泽岛”;边上有艘破缺的小渔船。

 [幕启。渔姑扶老渔民惊恐过场。两壮汉持木浆背退出场,浪人握武士刀追出场打斗,渔民倒地;浪人举刀正要砍下,鱼叉飞来刺中手臂。渔姑返回,另一浪人从后扑上,躲渔船后的老渔民抱住浪人腿。浪人举刀砍下,幕后一声断喝“住手!”浪人被镇住,渔姑趁机飞起一腿。

               [范连仲箭步上场,二浪人怪叫一声跑下场。

内  唱  忍将怒火压胸间,又闻倭贼要翻天!(李准上)

穿云破浪奔东沙,不擒海盗海难安。

[李准扶起渔姑,王、吴扶起渔民。

老渔民  大人,为我海南渔民做主哇!

[老渔民跪地,李准扶起,示意王禀恩拿出本子记录。

老渔民  光绪三十二年八月初二,九个浪人乘小轮上岛,第二年又来了大兵轮,几百号人,带刀带枪的,撵我们走。

渔  姑  我们打死也不走!

伤渔民  龟儿子,把我四只舢板都砍烂球了。

        [李准解下水袋递上,粱胜鞠躬接过。

李  准  倭寇做了啥,一笔笔道来,记下血债。

老渔民  我潭门镇那132个海难弟兄的尸骨,都遭他们刨出来了(哽咽)

渔  姑 (唱)自从第一艘渔船出了大洋,

南海就成了我们讨生活的粮仓;

自从第一位祖先遭遇了海难,

南海就是我们烧香跪拜的祠堂。

可恨强盗明偷暗抢,作恶多端丧尽天良!

今天找他算总账,恶人无有好下场!

        [李准等官兵怒火中烧,欲上前,一日本浪人出场。

[范想去抓人,被王禀恩制止。

范连仲  投鼠忌器,便宜了你!

浪  人  什么人的干活?擅自登我西泽岛!

吴敬荣  正要问你呢——我东沙岛,啥时变成你的了?

浪  人  笑话,这里从来就没见过支那人。
[范连仲想起“支那人”是骂人的,一把抓住浪人衣领。浪人往后想挣脱;王禀恩示意放下,范松手,暗中一推,浪人倒地,又鲤鱼打挺站起。

李  准   去,告诉你的主子,李大人说,这里是中国南海!
[浪人转身,却见几浪人簇拥着和服打扮的西泽出场,手拿图纸,大大咧咧问浪人。

西  泽  他们,什么的干活?

浪  人 (说错)李大人说,这里是中国南海!

西  泽  李大人?(骂浪人)你的八格牙路!

浪  人 (对李准)我们岛主,西泽吉次大人。

渔  姑 (咬牙切齿)就是他!

[李准对王禀恩耳语,王上前。

王禀恩  (抱拳) 请问西泽先生,啥时发现“西泽岛”的?

西  (唱)商船路过南海湾,

发现无主荒岛我喜心间。

             租了军舰护商船,开创大业建云盘。

想当初,水土不服遭天谴,

看如今,资源开发规模现。

李  准  (不屑) 这荒岛,有啥开发的哟?

西   你的,商业头脑的没有!

(唱)你怎知,鸟粪最是优质肥,

更有那,珊瑚玳瑁海龟蛋……

军人只晓舞刀剑,商人才懂赚大钱。

西  (得意忘形)岛上值钱的宝贝,大大的有哇!

[李准示意,范上前。

范连仲 (突然厉喝)西泽!你偷占我海岛,盗采我资源,该当何罪?

[西泽一惊!又镇定下来,举图纸。

西  泽  你们的岛?自己看吧!

[西泽丢过图纸,范接过递吴,吴与王展开一看, 愣住?

        [李准接过一看,也一愣。

李  准  帕拉塔斯?

林国祥  这是英文名,就是我们的东沙岛。

李  准 (反应过来)不对!这是英国海军部绘制的。(对王)拿我国海图来。

[王和吴站着不动,摇头,表情尴尬。

李  准 (惊讶)我海疆万里,竟无图可考?

[王点头,西泽窥见大笑,李准气得把图丢向大海。

西  泽 (进一步)此岛本就属我日本。

王禀恩  “岛主”偏居东海一隅,怎么南海也成你们的了?

范连仲  他日本龟儿,不分东西南北,通吃啊!

西  泽 (理直气壮)台湾是我殖民地,这里挨着台澎,连儿带母,不都是我的?

[李准被噎住。西泽看厂房上日旗狂笑起来,浪人跟着笑。

[李准再也控制不住,爆发出军人的本性。

李  准  跟老子!(指高处)把他龟儿子膏药旗,扯下来!

[范箭步上,扯下日旗丢一边;西泽捡日旗。

范连仲 (看木牌)啥子卵岛主?

[范带水兵抱木桩往后扳,西泽丢下日旗护招牌;范扳倒木桩后退,压得西泽一坐蹾。范爬起拍拍手,自嘲掩饰尴尬。

范连仲  妈哟,拔出萝卜带出泥。

李  准 (下令)工厂、货物全部查封!

西  泽 (坐地不起)我要向日本政府,告你们!

范连仲 (对士兵)把狗日的“岛主”,带走!

西  泽 (抓狂)你扣押二辰丸已闯下大祸,这回又看你啷个收场?

[灯暗。

第四场  舌战领事官

时间:1908年  地点:总督府大堂

人物: 李准、张人骏、西泽、赖川、渔姑

[舞台后方一案,前面两边各两椅及茶凳。张人骏坐大案后,翻着报纸。

            [场后呼:李军门到!

[李准着军服手拿报纸急上,王禀恩抱叠书跟着。

张人骏  李军门、王管带,坐。(下堂并坐)

张人骏  恶人先告状,日本政府又照会外务部

李  准  这回他龟儿还有啥子话说?

张人骏  抗议你——

差  人 (急上)日本国驻广州总领事,赖川求见!

[日领事上,身后跟西泽,边走边发火,与差人相撞,跌坐在地,摸眼镜,西泽狼狈扶起。

张人骏 (唱)我先摸他底牌,且看他如何交待?

赖  川 (唱)我要下他蹩脚棋,无理说出有理来。

赖  川  我帝国政府抗议,广东水师,擅闯我岛屿!

张人骏 (装没听懂)啊?我水师跑到你日本去了?

赖  川  不是到我日本,是到你们南海。

张人骏  我没听错吧?赖川先生说——到我们南海?

赖  川  说错了,不是你们南海,是我们南海……

西  泽  我们是东海——东南西北还是莫搞错了哦!

赖  川  你的,各人说!

西  泽 (鞠躬)我的日本商人、西泽岛岛主的有。李准,他证据的没有,野蛮的有!(痛心疾首)把我西泽岛的牌子,给砸了!

赖  川 (严肃地)我帝国政府认为,李准下我日本国旗,违反国际公法;砸场子扣日商,举动野蛮,近乎海盗!

西  泽 (跟上)岂止近乎?就是海盗!

张人骏 (礼貌地)西泽先生,你说的“海盗”,是这位吗?

        [李准放下掩面的报纸,站起来,威风凛凛。

        [西泽这才注意到李准,一惊,忙鞠躬,退赖川身后。

赖  川 (唱)有政府,给你撑腰壮胆量,

你不必,做贼心虚露熊样。

西  泽 (站出来)西泽岛,我在日本国注了册命了名的!

  (唱)看国际惯例,先占为王,

经本国注册,合法循章。

张人骏 (冷笑)偷将别国海岛在你国改名换姓?日本有这样的法规?

[张、李、王哈哈大笑。

[赖川尴尬地装没听懂,西泽误以为赖川真没听懂,忙提醒。

西  泽  他的挖苦你,你的不明白?

赖  川 (气又不打一处来)我外交官的,还要你教我?八格牙鲁(混蛋)!

赖  川 (唱)自我明治天皇,举国发愤图强;

不问一身艰难,帝国国策在上:

开拓万里波涛,布国威于四方!

(对李准)全世界都知道我日本人发现了诸多荒岛,《华盛顿邮报》和《洛杉矶时报》,都报道了西泽岛主的开发创举。

王禀恩  领事先生,美国报纸还说了些啥吧?

  (惊)说啥子?

王禀恩 《华盛顿邮报》和《洛杉矶时报》说,日本军舰开进东沙岛,有重要的战略图谋!

李  准  侵略扩张,这就是你们的布国威于四方?

  川  我政府要求,中方必须出示二百年前官方志书,载明该岛归何官何营管辖,方可为凭!

[张人骏拿起一书,西泽接过给赖川,看封面,不屑丢下。

张人骏  英国海军部编印之《中国海总图》,里面有我南海诸岛。

赖  川 (讥笑)怎么?大清隶属英国,主权要靠他们来证?

        [张人骏被噎住。

[王雪岑将两本书递李准,李准隔空向赖川和西泽抛去,二人大惊!一本落赖川一侧,一本落西泽一侧,二人偷瞟书。

赖  川  (问西泽)《更路簿》?什么的干活?

西  泽  渔民手抄本,写着南海打渔的路程和方位。

李  准  祖宗海岂止千年,更路簿铁证如山!

[赖川拿起面前这本厚的,摸出放大镜,审视封面。

赖  川  《海国闻见录》?

[王雪岑上前夺回书,递张人骏,张摇头晃脑读。

张人骏  东沙者,在万山之东,隶属潮州府惠来县管辖……

李  准  著作者陈伦炯,乾隆年间水师提督、台湾镇总兵!

[天幕上播放清版《海国闻见录》和手抄本《更路簿》照片。

赖  川 (转守为攻)我方开发整三年,

不知贵国躲在哪里玩?

西  泽 (唱)等到生米煮成饭,才来端锅又砸碗。

睁一只眼闭只眼,默认许可就是弃权。

赖  川 (唱)放任纵容不作为,失职就该把责任担!

[张人骏一时无以反驳;李准已摸完底牌,突然变色。

李  准 (拍桌厉喝)西泽!

    [西泽和赖川一惊!

李  准 (唱)方才你已不打自招,

弹丸之地偏居一隅心比天还高,

不走正道不择手段周边国家四处来骚搞。

看我地大物博出产多丰饶,

鸡鸣狗盗强取豪夺啥子都想捞。

甲午赔款二亿两白银喂不饱,

庚子年再次打劫你又抢又要,

蕞尔小国从此肥上加了膘。

一口吞下琉球国,朝鲜安南通吃掉,

割我台澎钓鱼岛。

一桩桩劣迹斑斑,一件件罪恶滔滔!

赖  川  钓鱼岛?不,尖阁列岛,它和西泽岛一样,是我福冈人古贺君发现的。

张人骏 (唱)哥伦布发现新大陆,新大陆就归哥伦布?

赖  川 (唱)岛主申请过内务部,将该岛划入我版图。

张人骏 (唱)请问你们外务省,怎样回答内务部?

[赖川张口想答,又闭上,难堪;西泽又误为没听懂。

王禀恩  听好了——你们外务卿,复函内务省:此岛近清国之境,且早已命名钓鱼岛,窃以为,建立国标开发诸事,可留待他日。

张人骏  你们还知道做贼心虚?

        [李、张、王大笑,赖川和西泽尴尬。

李  准  我前明将军戚继光,就以钓鱼岛作防线,扫除倭患,保了东海平安!

张人骏  就连你们仙台人林子平,在《琉球国全图》中,也说钓鱼岛是中国的!

        [赖川和西泽语塞了。

李  准  你们人心不足蛇吞象,又想霸占我南海!

西  泽  (对赖川)他们在岛上,并没找出中国人的证据来。

李  准 (招手)睁大你的狗眼看——人证、物证、血证,铁证如山!

        [渔姑和老渔民上,西泽傻了眼。

老渔民  南海是我祖宗海,我就是证据!(撩开衣服露出伤痕斑斑)

渔  姑  把我祖先建的妈祖庙拆了,把我们存的伙食烧了,还挖祖坟毁尸灭迹!

老渔民  可怜我潭门镇历代132个海难弟兄,死了都得不到安宁哪!(跪拜磕头,李准上前扶起)

渔  姑 (唱)拆我妈祖庙,挖我先祖坟。

砸我渔船和小艇,赶我渔民多暴行!

衣冠禽兽多兽行,国仇家恨数不清,

血债要用血来偿,世世代代记在心!      

李  准 (喝道)西泽!你这些罪行,怎么不向你的领事官报告?

[西泽做贼心虚,赖川哑口无言。

     [张人骏走近赖川,压低声音显出沉重压力。

张人骏  本督身为封疆大吏,守土有责!领事先生你说呢?

    [赖川无语,低下头。

     [李准见火候已到,踱向西泽指着鼻尖。

李  准  我是军人,对你这种海盗行径——

     [李准拧住西泽衣领,一手拔出剑锋向西泽眼前一划,西泽头一缩,闭上眼,双腿瘫软。

赖  川 (惊慌对张)他这是什么的干活?

      [张人骏想制止李准,王禀恩向张示意, 张又冷眼旁观。

      [西泽挣脱倒在赖川身上,赖川推开西泽,西泽坐地上,李准居高临下。

李  准 (掷地有声)你!是要逼我亮剑吧!

西  泽 (摇头摆手)不不不……

   [西泽爬到赖川跟前求救。

赖  川 (对张)我驻京公使,正和你们外务部谈判,我们,再谈谈,谈谈?

[张不答,作老谋深算状,看李准。赖川又到李准前。

李  准 (转过身去)谈判是上帝的事。

赖  川 (琢磨着)上帝的事?

李  准 (猛转身)军人要做的——是把侵犯主权的海盗,送到上帝哪里去!

赖  川  (转身吼西泽)你的撤回日本,等候处理!(赖川乘势拉西泽到一边去)。

赖  川 (小声)你不知道,这次北京的态度,变了!

赖  川  美国报纸说,如果这次北京政府,不能旗帜鲜明地宣告主权,将被民众看作胆小无能。

西  泽  难怪不怕我们了。难道我的西泽岛,就交给李准了?

赖  川 (没好气地)难道,你还想等下酒菜的不成?(叹气)这次东沙岛事件,又成国际新闻了!

西  泽  (纠正)是西泽岛,西泽岛事件。

赖  川  管它东沙岛西泽岛,反正又丢我帝国的脸了!

王禀恩  (揶揄)领事先生,你们的,商量好了的有?

        [赖川和西泽回过神来。 

赖  川  你们不作为,才助长西泽投入巨大,得赔偿损失。

西  泽  我投了白银25万两,你们得赔。

赖  川  甲午战争你们不就赔款了吗?

[张人骏气得一时说不出话来,李准却出乎意料地答应了。

李  准  说的有理。我们评估一下,收购你的基础设施。

        [张人骏疑惑?赖川惊喜,西泽鞠躬致谢。

李  准  当然啰,顺便也评估评估,你盗取我资源三年,所值几何?

        [西泽还没高兴完,又愣住了。

王禀恩 (揶揄)岛上值钱的宝贝,大大的有哇!

李  准  还请安帅安排税务司,帮西泽先生的大忙。

张人骏 (也调侃起来)公平原则乃万国公法,这个忙,本督该帮。

西  泽 (摆手)不、不要帮忙!

        [李准跨到台边,对赖川和西泽。

李  准  你们的,过来看。

        [赖川和西泽到台边。

李  准  你们不是想中国的领土吗?只要他们答应就好办。

        [二人往台下伸长脑壳看。

[观众席一人带头观众高呼:倭寇滚出中国去!       

        [二人缩回脑袋,赖川受了羞辱,扇西泽耳光。

赖  川  你的蠢猪一条,死了死了的有!

        [李准、张人骏、王禀恩哈哈大笑。

        [灯暗。

第五场  你硬他就软

时间:1909年   地点:虎门水师驻地。

人物:李准、范、张、王、渔姑、西泽。

[天幕上三艘军舰,有“伏波”“琛航”“广金”字号。

[舞台上码头布置,官兵抬设备扛吊牌,来往忙碌。渔姑哼渔歌与老渔民提着鸡鸭上,指挥渔民上下场,有的抬麻袋、有的吆喝牛羊。

[军哨响起官兵集合。范迎李准和张人骏上。张向林、吴授《海警厅》牌;李准向王等授《黄埔水师学堂》牌。水兵从军官接过牌。

林国祥  按大帅指示,购英国遭风损之邮船,现已修好,改为练兵运兵船。

王禀恩  请大人命名。

[二兵端纸笔砚小条案上,李准挥毫;王、林拿起至台前。

众  人 (异口同声)广——海——舰!

王禀恩 (对张)安帅,将军心里装着我广东之海呀!

李  准  新设海警船,若遇外船来犯,虚则以武逼退,实则真枪真炮。

张人骏 (心照不宣)此招规避乱动军舰之嫌,只能意会不可言传也。

李  准  安帅,东沙岛啷个处理?扣押的日船军火到底啷个办?朝廷最后的态度,是硬还是软?

[张正要回答,忽闻场内呼:日本国驻广州总领事赖川求见!

[张人骏李准等惊讶?日领事上场,向张李鞠躬,揩汗。

[张人骏李准对看一眼。

赖  川  广东爆发排斥日货运动,已蔓延各地,连香港都焚烧起日货来了,我驻京公使日前已发最严重照会,强烈广东政府要求弹压,否则一切后果,惟你们是问!

[张人骏和李准惊疑?

赖  川  我昨日也问责贵督,李提督至今未得惩办?

[范连仲愤怒上前直视赖川。

赖  川  鄙人奉命,今天特来宣布……

范连仲 (愤怒地)你要宣布什么!

众  将 (都逼拢来)说,宣布什么!

赖  川 (对张)我驻京公使,今已宣布收回照会。

[李张暗松一口气,众人都退后一步。

赖  川 (对李)我政府还决定,取消惩办李准将军的要求。

[西泽对李准深鞠躬,李和张露出不易察觉的得意。

赖  川  总督先生、李将军,(悻悻的)鄙人的,明天就要回国了。

张人骏  另有重用了?

赖  川 (苦笑)重用?内阁都集体辞职了!

[赖川再次向张、李及众人鞠躬。

赖  川 (自叹)有李准这样的人,中国,不可欺呀!(下)    

张人骏 (如释重负)朝廷这回呀——难得的挺直了一回腰杆。

王禀恩  报纸满天飞,民怨一大街,朝廷不可不顾呀。

李  准  (感叹)不能再失民心啦。

张人骏  知道吗,这次朝廷强硬,还有一个原因。(张拿出报纸,王接过)

王禀恩  (读报)英美两国知道二辰丸事件和东沙岛真相后,突然倒戈——英国幸灾乐祸、美国落井下石!

李  准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张人骏 (读报)《泰晤士报》说,中国用抵制日货的经济武器打击日本。日本商界和民众,不满政府庇护邦人西泽引发中国抵制日货,致本国经济遭受重创,在野党藉以倾其内阁,集体辞职。

范连仲 (幸灾乐祸地)哦豁——政府都垮杆了!

张人骏  恃强凌弱,欺软怕硬;只服打到,外强中干! 

李  准  他强你就弱,你硬他就软;输赢须看正与邪,强弱只在一念间。

王禀恩 (对李准)这下军门可以松口气了。

范连仲  就是!军门在外东奔西忙,回到府里半夜都在抠脑壳。

张人骏 (拉住李准手)国家多事之秋,军门还任重道远哪!

        [场外传来急促的马嘶声,差人跑步上场。

差  人  外务部急电!

[张人骏接过展开看,李准等人紧张地注视。

张人骏 (气)法国驻安南总督茹尔内照会,称西南沙群岛全部是安南的。

范连仲 (冲口而出)放他妈的屁!

[李准瞪范一眼,范低头退后。

张人骏 (皱起眉)问题是,法国找出了证据——安南宫廷1838年绘制的《大南详图》,就标有这些岛屿,百年前的嘉隆皇帝,又派员在西南沙各岛立了界碑。

林国祥 (问王)我们不是说,有很多资料都显示,南海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

王禀恩  这个不容置疑,汉代以来就有记载。

范连仲  啊哈——安南拼爹,老子们拼爷!

王禀恩  可这些记载,多为民间资料,我们还缺少摆得上桌面的官方文件哪。

张人骏  从前朝开始的禁海国策,也给了他国可乘之机,造成南海这块唐僧肉,哪个都想来吃一口。

李  准 (指渔姑和老渔民)据渔民风闻,英军舰多次到西沙测量,德国探险队也来过。

范连仲  防不胜防,啷个办?

李  准  先下手为强,防患于未然!

张人骏  来个一锤定音,一劳永逸?

二  人 (异口同声)巡视南海,确立主权!

王林吴  英雄所见略同啊!

张人骏 (唱)巡视壮举史无前,前所未有多风险;

成则一锤定乾坤,败则有去无回还!

李  准 (唱)安帅伯乐将我荐,水陆提督一肩担!

弃文从武图报国,且将忠肝换义胆。

打渔哪顾风浪险,行船何惧有险滩?

莫让孤岛成孤儿,要保祖宗之海代代传。

 

第六场  命名邻水岛

时间:1909年5月  地点:西沙群岛。

人物:李准、范、王、林、吴、渔姑,士兵若干。

[天幕上西沙群岛远景画面。

[舞台有船头“伏波”、“琛航”、“广金”字样,有椰子树和珊瑚石。

[渔姑劈叉跳过场,水兵筋斗过场,范连仲上。

    天清清,海蓝蓝,

看海天一色云飞浪卷。

李  准 (上)驾伏波,驭长风,

听惊涛骇浪,看穿云破澜。

[李准率官兵出场,渔姑接应,作搏风击浪群舞动作。

李  准 (唱)眼前是,风平浪静艳阳天,千帆耕海渔歌远;

且莫忘,台风无常常变天,海患难防防未然。      

吴敬荣  昨晚好险——差点就触礁搁浅!

林国祥  南海密布暗礁与险滩,行船全靠胆略和经验!

  [李准率官兵作发现岛屿、下船、登岛等动作;作终于到达目的地后的揩汗、解衣、松口气等动作。王禀恩解下牛皮水袋递李准,又缩回看,拍水袋,倒不出水。

[突然一兵倒下休克!李准等人欲滴水抢救,却无水。

王禀恩 (忧虑地)在海口加的淡水,没得了。

李  准 (神色严峻)这是要命的大事!

王禀恩 (失望地)前面三个岛,都没挖出淡水来。

李  准  继续挖,挖地三尺!

范连仲 (自言自语)周围都是海水,啷个挖得出淡水嘛?难道真要有去无回?

李  准  吴敬荣,你带石木二匠建房、竖杆、刻石勒碑。

李  准  林国祥,你带测绘生测量各岛绘图,我要编著《广东水师国防要塞图说》。

李  准  范连仲,把山羊黄牛、还有鸡鸭猫狗,放到树林去。

范连仲  放生?不是杀来吃的?

李  准  西泽不是说,东沙岛上找不到中国人的痕迹吗?我要让世界看到,南海岛上,连畜牲都有清国特色。

范连仲 (惊叫)那边有房子!

渔  姑  海神庙。

李  准  去找古人留下的宝贝。

一  兵 (跑来)发现石屋一座。

李  准 (惊讶)还有啥?

一  兵  椰树上刻有文字,只认到1880,其它的字像蛐蟮爬的,个都认球不到。

李  准  外国人果然来过。

 [范连仲和渔姑回来。

范连仲 (失望)宝贝没得啥,只有破缸和烂瓦。 

(欣赏铜币)这个小钱有点用,拿给幺儿踢毽子耍。

李  准 (夺过)这是娃儿耍的东西?无价之宝!

范连仲 (嘟囔)大人想发财想疯了?

王禀恩 (兴奋上)报告军门,挖出淡水井了!

        [王从鼓鼓的水袋里倒水在小碗,递李准,李准尝一口,再一饮而尽。

李  准 (大喜)甘泉也!快让大家喝饱喝够!

        [众人高兴地传递着水袋喝,争抢声和欢笑声。

王禀恩  依将军之意,此岛就名甘泉岛?

李  准  甘泉岛!来西沙的渔人,不忧无淡水了,天佑大德!

李  准 (一挥手)舰队加满水,继续巡视!    

        [暗转,人隐退;灯复明。

[李准率官兵上场,作登岛动作,台中站定。

林国祥  这个岛叫林岛,因椰子树多而得名。

渔  姑  我们叫它猫岛。

李  准  因渔民带猫上岛以避鼠而得名?

渔  姑 (笑)将军反应神速。

范连仲 (抠脑壳)脑壳是比我这个好用些。

王禀恩  本岛西名“唔地埃伦”。

李  准 (打断)凡西名者,全部废除!

林国祥 (对王吴)本岛乃西沙最大者也,理应以将军籍贯名之。

范连仲 (附和)要得要得!我们家乡四川邻水。

林王吴  好,邻水岛。

王禀恩 (对范)考考你,这样命名有何深意?

范连仲 (举大拇指)各位命官好出大名哪!

王禀恩  非也、非也!(范连仲又抠脑壳)

林国祥  我们东沙亮剑,让全世界都晓得——东沙岛属我中国!

吴敬荣  可看看英、德等国出的海图上,南海岛名多为外国人命名。

范连仲  各人的娃儿,遭别个取了名字?

李  准  现在我们就要把外国岛名,丢到太平洋去!

范连仲  难怪用军舰命名了伏波、琛航、广金三岛。

李  准  让我水师军舰,锚在南海护岛礁!

范连仲  还以岛上物产命名了甘泉岛和珊瑚岛!

王禀恩  现在又用朝廷命官之籍贯命名。

范连仲 (对李准)王夫子是华阳人,下个岛就要命名华阳岛啰?

        [李准点头。

范连仲 (兴奋)好哇,邻水岛、华阳岛!南海有我们四川两个岛!

李  准  要让外国佬看名字就知道,海是中国的海,岛是我中国岛!

范连仲  看哪个舅子还好意思来争!

王禀恩 (感慨)这可是我国有史以来对南海首次官方命名哪!

吴敬荣  军门,碑已刻好。

[大家顺着吴的手看去,一珊瑚石上新刻着邻水岛三个大字。

范连仲 (激动地)我们邻水扬名立万啦!(高呼)邻——水——岛!

[大家又跟着吴的手看去,另外一石上也有字。

王林吴 (高声)大清宣统元年 广东水师提督李准 巡阅至此!

        [天幕上特写李准亲笔记载“邻水岛”、“李准巡阅至此”史料。

李  准  鸣炮升旗!

[场内传来礼炮21响,黄龙旗和水师军旗在杉杆上升起!

[李准率众人行军礼。

李  准 (张开手臂)南海主权,永属中华!

众  人 (振臂高呼)南海主权,永属中华!

        [呼声在海天之间回荡。

 

                          万世李准滩

地  点  邻水岛上。     

[天幕上依次播放南海“李准滩” 画面叠加李准著《国防要塞图说》封面原件特写、三沙市政府成立画面、地名碑及《三沙设市记》碑文中“清末李准率师巡航  踏勘诸岛宣我主张”。

幕后唱  邻水岛铸千秋证,李准滩留万世名!

国家功臣今犹在,南海主权第一人!

画外音  1908至1909年,李准收复东沙、巡视西沙两大国家行动,被国际社会广泛公认,从而确立了我南海主权,连法国总理兼外长白里安也承认:“由于中国政府自1909年已确立自己的主权,我们现在对这些岛屿提出要求是不可能的”;李准著《广东水师国防要塞图说》,至今成为我国证明南海主权的重要文献。

为纪念南海英雄、国家功臣李准,1947年和1983年,中国两朝政府都将南沙一片海域命名为“李准滩”;2012年,国家在李准命名的“邻水岛”即今天的永兴岛设三沙市,地名碑刻上李准大名,名垂青史。

 [在合唱和画外音中,李准与张、王、林、吴、范等水师官兵,和渔姑老渔民等作议论闲谈、指点等礼节性表演,最后一一亮相、谢幕。

                                          ——剧终

    

何正华20161年10月

于李准与南海研究会

 

注:2009年初稿李准电视剧本并川剧本发表中国剧本网

2012年初稿李准电影剧本获重庆杯全国电影剧本评选第四名                              

2103年编剧李准话剧本,15年获四川省文化厅一等奖

2016年4月至中秋新版川剧本,10月30日修改

 

作者联系:何正华13330622722  邮箱734789053QQ@sina.com

 

邻府办发〔2016〕111号《关于支持戏曲传承发展的实施意见》

将邻水何正华编剧原创大型川剧本

川籍将领南海英雄百年之后浮出水面

邻水李准国家功臣历史功绩舞台再现

 

南海主权第一人李准

   

 

李准与南海研究会

二零一六中秋.四川邻水

 

 

 

《南海亮剑》话剧本获四川省文化厅一等奖

电影剧本获全国电影剧本评选第四名。

 

李准简介:清末川籍名将,民国著名书法家和剧作家,确立南海主权的国家功臣,其著《广东水师国防要塞图说》为我国政府百年来证明南海主权的官方文献。

李准在南海命名邻水岛和华阳岛,国家在南海命名了李准滩。

 

李准著南海主权国家证据          香港天后宫李准先人之神位

 

内容提要:中国梦主题,首次以舞台形式再现川人李准百年前亮剑南海、智扣日本军火船、引爆中国首次抵制日货运动、捕日“岛主”夺回东沙岛、巡视西沙命名邻水岛、华阳岛,一锤定音确立南海主权等重大历史事件,塑造邻水人李准和成都人王雪岑等南海英雄形象。

史实据李准自著及清宫档案,资料来自何正华著海洋出版社出版《广东水师提督李准》和《张人骏李准与南海资料汇编》二书。

作者简介:

邻水县创作办主任、李准与南海研究会会长,打造李准文化八年,海洋出版社推出70万字李准传记和李准与南海史料汇编二书(与外交部南海专家合著),央视《见证南海》、《中国南海》等纪录片专访,《华西都市报》、《深圳晚报》等整版报道其成果。

中国戏剧文学学会和四川省戏剧家协会会员,出版有剧本集,全国道德模范孝女曹于亚舞台剧本首发文化厅《戏剧家》杂志,并获中国剧协全国“孝文化”剧本评选第四名,拍摄电影院线公映;川剧本《留守姐妹花》获全省二等奖,电影拍摄中。

 

 

李准南海亮剑

编剧 何正华

序  幕 南海铁证现    第一场 智扣军火船

第二场 还船国耻添    第三场 东沙捕岛主  

第四场 舌战领事官    第五场 你硬他就软 

第六场 命名邻水岛    尾  声 万世李准滩

 

时  间  清末(1907—1909)  

地  点  广州

人  物  李准  39岁,邻水人,清末广东水师提督,文武兼备、大智大勇之儒将。

范连仲  青年,侍卫长,邻水人,性格勇武机智。

王禀恩  中年,成都华阳人,水师管带,博学多才文人,李准命名有“华阳岛”,国家命名有“华阳礁”。

张人骏  老年,河北丰润人,两广总督,支持李准维护主权,李准命名有“丰润岛”国家命名有“人骏滩”。

林国祥  老年,广东人,水师管带,精于海事,老成稳重,李准命名有“新会岛”。

吴敬荣  老年,水师管带,精于海事,老成稳重。

渔  姑 (阎夫人)青年。

西  泽  中年日商,侵占东沙岛改名“西泽岛”岛主,性格精明奸诈。

赖  川  中年,日本国驻广州总领事,能言善辩。

葡警官  中年,葡萄牙住澳门警官,有勇无谋。

粱  胜  老年渔民。

士兵、渔民若干。

 

序幕  南海铁证现  

时  间   1933年   地  点 天津大公报社前。

人  物   李准(老年)、范连仲(中年)、王禀恩(老年)、(以下均为青年戏剧演员)梅兰芳、荀慧生、张遏云、金少梅。

[幕在合唱中缓缓启动。

画外音   国家主席习近平指出:“南海诸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这是老祖宗留下的。”

本剧主人公广东水师提督李准,就是维护南海主权的老祖宗代表人物。

幕后合唱  南海百年镇风云,看我李准大将军;

东沙亮剑驱“岛主”,西沙一巡定乾坤!

[幕全开。范连仲上。

范连仲 (白)本人范连仲,四川邻水县;

与我主人家,同乡又同院。

曾随将军效命南海十多年,

如今还跟到他屁股后头转。

(捂嘴窃笑)大树底下好乘凉。朒朒(ga)有吃的,酒儿有喝的,我还要把将军倗(pen)到起。(迎请李准上。)

李  准 (唱) 自古海上风云变幻,惊闻南海又起波澜!

法舰将我南沙九岛来侵犯,

胡说南海属安南,

      他是宗主国,连儿带母都要占!

可笑是,日本政府也抗议——

法国侵了他主权。

倭人侵我黄山马(太平岛),鸠占雀巢已多年,

今儿个却遭法军撵得滚了蛋。

小强盗又遭大强盗撵,一个更比一个不要脸!

范连仲  想当年,将军您南海亮剑,一锤定音就定了主权。

李  准  (唱)本以为,从此灭了觊觎和贪念,

又谁知,强盗本性贪得无厌。

气得我腚子捏出水,怒发冲了冠!

[王禀恩握报纸上。

王禀恩  将军!你在《大公报》发表的《李准巡海记》,世界华文报纸竞相转载,引起国内外大反响!

[天幕上特写《李准巡海记》当年报纸原件。

[荀慧生、梅兰芳、金少梅、张遏云上,拉李准作撒娇状。

梅兰芳 (绘声绘色度方步宣统元年大清水师提督李准巡视至此!

[众人哈哈大笑。

李  准 (对梅)当年收回东沙岛,还靠这位四川老乡博学多才啊。

梅兰芳 (对二人抱拳致敬)南海英雄、国家功臣!

金少梅  老将军为我编剧的《妙峰山》,我演那黄孝女,把达官贵人些看哭了哇。

荀慧生  向将军报喜,您给我首演的京剧《真假太子》,场场爆棚。

李  准  慧生,又编有《活捉王魁》、《棒打薄情郎》、《红拂传》,还有连台戏《再生缘》十四出,给你们独家首演就是。

张遏云  老将军,京津两地梨园界当红名家,都在国民大饭店等您呢。

范连仲 (拍脑壳)哎呀,将军今天过生!

张遏云  您63华诞,小女遏云代表受将军提携的众弟子,向恩公奉上寿词:感恩鸿慈,无可报效,且待我梨园弟子,把心声略表。

金少梅 (唱) 自古道李老君长生不老,今儿个李将军寿算尤高。

想当初任提督伏波降滔,逢国变挂冠去解了战袍。

[众人鼓掌叫好。

张遏云 (唱)作书法编剧本,好词绝妙,

多少人承指点,星光闪耀,

梅兰芳 (唱)愿我老将军,宝刀未老,

再出鞘以笔代刀!

[众人叫好。

荀慧生  将军何不编剧一出,重现南海风云?

(唱)您怎样,南海设伏捕日船?

引爆反日怒火列强惊?

张遏云 (唱) 您怎样,驱日“岛主”收东沙?

西沙又将主权定?

       

编剧李准46岁纳妾17岁名伶阎夫人(饰王宝钏)  1933年《国闻周报》原版

李准巡海至港,英督迎于皇后码头

金少梅 (唱)您怎样,不发枪炮不动兵,

逼得英舰滚出南海回英伦?

梅兰芳 (唱)一桩桩一件件,

我想看,你想听。

范连仲 (对台下)不晓得观众想不想听?

        [台下互动高呼“想看、想听”

荀慧生  将军您写,我们义演。

梅兰芳  我几次到将军府上唱堂会,如今好想再为将军唱一台,树我将军英雄气!

荀慧生  扬我将军万世名!

王禀恩  提振国人精气神!

李  准 (提起军人气质)要得嘛——我就捉刀代笔,再来一次南海亮剑!

众  人  南海亮剑——中国亮剑!

[光暗。

 

何正华藏李准20年代编孝道戏曲本 ,以老家门前之官斗山为笔名

第一场  智扣军火船

时  间  1908年除夕夜; 地  点 九州洋海面。

人  物  李准、渔姑、范连仲、王禀恩、吴敬荣、林国祥、葡警、日商。

[幕起。月黑风高夜,急促音乐中渔姑上场张望,回身扬手;渔民和绅士,男的女的老的少的惊慌上,渔姑招呼他们下场。

[随着几声枪响,海盗群匪持枪跑步上。匪首台中站定,看崭新的枪支,群匪一个个都得意地欣赏自己的武器。

匪  首  人说走私武器是为虎作伥;我说哪倭人送来刀枪,给给老虎插上翅膀!

[众匪徒狂笑。下。

[灯光朦朦胧胧。天幕上大海画面,海浪拍岸声。隐约几艘小炮艇,可见“伏波”、“宝璧”、“广安”舷号。

[舞台一边,渔姑猫腰上场,王禀恩、吴敬荣、林国祥等紧跟其后,至舞台后方埋伏。

[范连仲小翻空翻等招式上场,至台中站定。

范连仲 (翘大拇指对观众)我家大人官才大哟——钦命从一品武将!我哇?也小不到好点,我是将军——的侍卫,带长!

  (追光上场,唱)

方与英港总督把条约签,禁入军火保平安。

却闻澳门线人来密报,走私军火“二辰丸”。

水师战舰设伏横琴岛,铺开天网捕贼船!   

[追光熄,李准隐。

[渔姑、范、王、吴、林等注视前方,焦躁不安。

王禀恩 (疑惑)未必我们的埋伏露了陷?

范连仲  莫守株待兔哦?

[说得众人更没信心了。

范连仲 (突做手势)嘘——兔儿来了!

    [灯暗,人隐去。

[灯明。天幕上隐约一商船,可见日文舷号“二辰丸”。

[和服日商带浪人出场,七手八脚开舱。王、范等突然出现,日人大惊!

吴敬荣 (大喝一声)不准卸货!

《南海亮剑》剧本获四川省文化厅一等奖(2015年11月)

川剧本《南海亮剑》著作权证书

日  商 (毫不畏惧)我是商船,他国海域也可无害通过,国际惯例的有!

[范连仲被噎住,踢木箱,要开箱看。

日  商  军人的,无民事执法权!

范连仲  啥子球执法权啦惯例哟?老子懂不起那门多!

[范拔出腰刀要砍木箱,水兵跟着要动手。

[日商上前护住木箱,其他日船员也以身保护。

日  商 (大叫)中国军人违反国际公法,武力劫持外国商船!

[王招呼住范,范等水兵手足无措,局面尴尬。

[后台传来汽笛,几葡警气势汹汹上,日商如获救星。

葡警官 (傲慢地)此处是我澳门海面,卸货!

日  商  支那人的不准。

范连仲 (小声问)支那人?哪个?

王禀恩 (咬牙)倭寇骂我们是支那人、豚尾奴。

范连仲  豚尾奴?

吴敬荣  就是猪尾巴。

范连仲  猪尾巴儿?

[范摸脑后辫子,反应过来,怒不可遏。

 [范怒冲到日商面前,日商吓得指葡警官。

葡警官 (吼道)谁敢抢货?我就开枪执法!

[范到葡警面前怒目圆睁翘大拇指指自己鼻尖。

范连仲  老子!

葡警官  老子?(问日商)啥官衔?

  [日商凑近葡警官耳语,葡警哇哇大叫。

葡警官  你的,骂人?

范连仲  老子还要打你龟儿子哟!

[范边说边挽袖子,王将范拉在身后。

王禀恩 (着急地)葡澳警察借口执法,可以开枪。你我军人,不能贸然动武。

范连仲  那啷个办?

王雪岑  凉拌!去年英国佬儿的东方舰队闯进我南海,赖到西江,请又请不走,打又打不得,啷个办的?

范连仲 (恍然大悟)对头,凉拌!军门不动一枪一炮,不用一兵一卒,英舰队各人都乖乖滚出南海去了。

[幕落。幕前追光下,李准与英舰长严重交涉。

英舰长 (理直气壮)我商船在你西江被抢被杀,我大英帝国军舰,不得不来帮你们缉捕海盗。

李  准  我皇天后土,岂容外夷行使缉捕权?

英舰长  怪你们治安不好,盗匪猖狂,各国商船多遭抢劫,都谴兵舰来西江自保,你没见日本商船,还载军火武器来呢!(摸出手枪在手上玩)保护我的子民,是我大英帝国军人的使命。

李  准  我水师自会打击海盗。

英舰长 (嘲笑)你那几艘遭法国击沉,又捞起来的破船,也算海军?

李  准 (气得说不出话来)你!

英舰长  拿破仑说得好,中国这头狮子睡着了,连苍蝇都敢落到他脸上叫几声。哈哈哈!

[追光熄,李准隐去。

[灯复明。英舰长看英军购物。一英兵问菜贩,菜贩昂头看天,不看英兵。  一英兵选好荔枝、递钱,果贩不接。英兵又掏出钱来加上,果贩仍不接。 英军吞口水,放回荔枝。

[一英兵将沙田柚篮递商贩,商贩接过篮,将篮子翻个底朝天,在斜坡上滚下去,英兵惊叫着追沙田柚,滑倒,滚下坡。岸上商贩哈哈大笑。

[英舰长又气又无奈,英大副有气无力上。

英大副  报告司令,又有三个人昏倒!

英舰长  军医抢救!

英大副  药品早没了,淡水也没了!

英舰长 (咆哮)还在这里干什么?撤、快撤回去!

        [幕后传李准高喊:拿破仑还说过,中国一旦被惊醒,世界会为之震动!

[幕开,场景回来。王禀恩欲向前交涉,葡警荷枪实弹威胁,双方剑拔弩张,眼看就要擦枪走火。

[范连仲突然转身向上场口跑去。

范连仲 (兴奋)军门来了!

   [水师官兵回头看去,葡警和日人也跟着看。

        [李准全副武装,气宇轩昂出场。

李  准 (唱)倭人走私武器大泛滥,资助盗匪劫杀外商船,

我内剿海盗平了匪患,外退英舰保了主权。

       此刻且看二辰丸,自投罗网在眼前。

[两个着海关制服的英国人跟上场,葡警日人紧张看李准。李准直逼日商,日商后退一步。

李  准  我警告你,葡警侵我领土,我将与他开仗。

日  商 (对葡警)这里不是你的葡澳海面吗?

王禀恩  葡国租借我澳门,租借地无领海权。

范连仲 (挖苦葡警)这是国际惯例的有。

李  准  何况这里是九州洋横琴岛海面,辖属我香山县。

日  商 (摊双手我的不明白,你们双方要开仗,警告我的干活?

        [李准看日船旗杆。

李  准  唯不能在贵国国旗下开仗,你的明白?

日商人 (日商看日旗)明白、我的明白!

    [李准对吴敬荣下令。

李  准  下掉膏药旗!

[范跑上前下掉日旗,接过吴递上的广东水师军旗,飞快升起;官兵庄严看龙旗在日船上飘扬。李准对制服英人下令。

李  准  日船在我境内走私军火,危害国家安全,依律没收。拱北海关,执法!

英税官  吔斯!

[说话间,水兵有的不知不觉靠近葡警,有的靠近日商,唯独范连仲在一边若无其事走来走去。

[税官打开一个木箱,出现枪支弹药!

[警官突然拔枪,范出手擒住手腕一拧,哎哟一声手枪落下;葡警左拳朝范挥来,范闪过,打空向前扑去,范向屁股一蹬,饿狗抢屎栽倒地。

李  准 (对官兵海关查扣走私军火,谁阻挠执法,谁就是海盗!

吴敬荣 (热血喷张)缉拿海盗,就地正法!

官兵们 (吼声震天)缉拿海盗,就地正法!

[在一边憋着气的水兵提枪上膛,举枪瞄葡警。

[葡警看着这一切!葡警先是看查日货已看得目瞪口呆,又见冲他们来了,叫着“中国人霸蛮、霸蛮”,一个接一个跑下场;葡警官爬起,见一个葡警也没有了,也跑下。

葡警官  中国军人,不讲公法、不讲公法!

        [范连仲想笑,又不敢笑出声,手捂住口。

范连仲 (对观众)打退不如吓退(窃笑)。

李  准  军火入境用心险,匪党四起国民难安。连货带船扣押二辰丸!

日  商 (哀求)不、不要!我的,愿交关税的有!

李  准 (一甩手)将他一并羁押回去!

日  商 (凶相毕露)你的,摊上大事了!     

[光暗。

画外音  1908年除夕夜,李准派宝璧舰舰长、成都人王禀恩等官兵,埋伏横琴岛,捕获二辰丸,缴获步枪6000支、子弹600万发,开花炮6门,重29吨特大走私军火案震惊世界,史称“二辰丸事件”。

 

第二场 还船国耻添

时间  1908年  地点:虎门码头。

人物:李准、张人骏、范连仲、林国祥、渔姑等。

[天幕上虎门码头画面,扣着二辰丸号商船。

[甲板上堆着毛瑟步枪、子弹和小炮,日船主站在军火前,水兵持枪看押。士绅民众围观,敲锣打鼓耍狮子;渔姑手舞足蹈向渔民摆龙门阵。

  (采访)李准将军本是四川邻水人,因何来我广东?

范连仲  军门他呀,没等从娘肚子里钻出来,就和南海结了缘份。

范连仲 (做个把式)要钱不要钱,圈子要扯圆!

        [众人真又退后几步,围一个圈。

范连仲 (数板)蜀山神奇有华蓥,邻水自古多才骏。

如今更出李氏门,文臣武将父子兵。

          祖母临盆入梦境,天降铁船在家门;

生母又梦大蟹精,身披甲胄威风凛;

祖父却梦寇准公,忠臣良将取孙名。

王禀恩  我与将军父亲征庸乃同乡官友,先生字铁船,可证此说也。

范连仲  将军本是耕读传家,从小习读经史子集。十七岁那年,父亲中进士,分发南海履县令,遂举家来广东。

王禀恩 (唱)其父李铁船,爱民父母官,

勤政南海县,河源并香山;

庚子国难年,钦命矿商大臣督四川。

积劳成疾志未酬,英年早逝恨终天!

将军他承了父志遂祖愿,官运亨通通了天。

范连仲 (数板)募银千万救灾民,八省督抚争相请。

初任钱局并厘金,再兼海防善后厅。

广安水军亲手建,统领三江巡防营。

文官变成武将军,一战成名朝野惊!

南海大盗擒区新,再败巨匪李北海,

海上天子林瓜四,澳门追逃引渡擒!

[众人听得入迷。李准和张人骏、渔姑上。

张人骏  军门又立大功!我已电奏朝廷,为你请功!

李  准  谢安帅!

张人骏  倭人唯恐我中华不乱,偷卖枪支济盗匪,暗送军火助乱党,祸心藏奸!

李  准  安帅洞若观火。

(唱)近日风闻渔民传,

有浪人,将我外海孤岛占。

我已调,“广利”兵轮驻银坑,

还增兵,长扎湾仔和前山。

张人骏 (唱)葡澳当局来抗议,

扣日船侵了葡澳领海权,

又说水师不该置兵他大门前。

李  准 (唱)葡澳当局胃口大,不断扩界又占边。

我这里,出兵将他挤回去,

你那里,乘势挟葡把界勘。

张人骏 (唱)内忧外患国难时,志士正好把功业建。

军门只管放手大胆干,上面有我帮你顶着天。

[绅民向张夸赞李准,李、张笑容满面向民众示意。

差  人 (急上)朝廷急电!

张人骏 (得意地)来了。

[张人骏高兴接过电文,脸色突变。

张人骏  外务部电令,顾全中日友好大局,按日方要求,放还日船!

王禀恩 (惊)哎呀!这是为那般?

张人骏 (唱)日本巡洋舰,吾妻与和泉,

闯入南海来,直逼粤海湾,

若是答应迟,开战在眼前!

李  准  打就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范连仲  老子们是城墙上的麻雀——吓大了胆!

王禀恩  军门已下令,我等严阵以待备好战。

范连仲  随时陪他玩一玩。

李  准  安帅呀——(唱)

逢敌该亮剑,岂论弱与强,

天地多正气,民族有脊梁。

中国精神在,不丢寸土疆!

[渔姑和众渔民及士绅围上来。

张人骏  你不知道,英国东方舰队,从菲律宾开来了。

王禀恩 (气愤)南海跟他英国佬儿,八竿子打不着哇?

张人骏  更可怕的是,美国太平洋三大舰队,也朝南海逼来!

范连仲  美国龟儿这闲事,管得太宽!

张人骏 (摇头)朝廷内忧外患,只能韬光养晦、求稳偏安。

范连仲 (冲口而出)啥韬光养晦,缩头乌龟!

[李准瞪范一眼,范捂嘴退后。

张人骏 日本政府说,军门扣日船、搞展览,扫了脸面,要水师回敬他礼炮21响。

范连仲 (着急)不可呀军门——这是国家的最高礼节!

张人骏  日方还要朝廷对将军追责,更要你、要你亲到现场……

范连仲 (紧张)做啥子?

张人骏 (扭头)向日本人——(低沉缓慢)谢罪道歉!

        [李准和官兵及渔民都情绪失控。

范连仲 (怒吼)不!我们是军人,要去,就战场上见!

李  准 (低头低沉地)我堂堂水师,军威何在?(向天高亢地)我泱泱中华,国威何在呀——!

 [声音回荡,倍显悲壮。暗转。

[天幕上狂风掀起巨浪扑打海岸。

[一水兵将日旗归还,日旗手升旗,幕后21门礼炮声,日本人狂叫欢呼。

[渔民围观,渔姑和受伤渔民往前挤;果皮土块向日旗手飞去,日旗手手忙脚乱升旗。

[水师官兵遭奇耻大辱,蹲地上泪流满面,痛哭失声。

画外音  日本政府武力威逼,朝廷全部答应其无理要求,广东商会宣布为“国耻日”,引爆中国历史上第一次抵制焚烧日货运动。

[灯暗,后台虚拟火光起。

 

第三场  东沙捕“岛主” 

时间:1908年  地点:东沙岛。

人物:李准、王禀恩、范连仲、渔姑、西泽等。

[天幕:东沙岛海面全景。

[舞台上,旗杆上有太阳旗,一木牌写着“西泽岛”;边上有艘破缺的小渔船。

 [幕启。渔姑扶老渔民惊恐过场。两壮汉持木浆背退出场,浪人握武士刀追出场打斗,渔民倒地;浪人举刀正要砍下,鱼叉飞来刺中手臂。渔姑返回,另一浪人从后扑上,躲渔船后的老渔民抱住浪人腿。浪人举刀砍下,幕后一声断喝“住手!”浪人被镇住,渔姑趁机飞起一腿。

               [范连仲箭步上场,二浪人怪叫一声跑下场。

内  唱  忍将怒火压胸间,又闻倭贼要翻天!(李准上)

穿云破浪奔东沙,不擒海盗海难安。

[李准扶起渔姑,王、吴扶起渔民。

老渔民  大人,为我海南渔民做主哇!

[老渔民跪地,李准扶起,示意王禀恩拿出本子记录。

老渔民  光绪三十二年八月初二,九个浪人乘小轮上岛,第二年又来了大兵轮,几百号人,带刀带枪的,撵我们走。

渔  姑  我们打死也不走!

伤渔民  龟儿子,把我四只舢板都砍烂球了。

        [李准解下水袋递上,粱胜鞠躬接过。

李  准  倭寇做了啥,一笔笔道来,记下血债。

老渔民  我潭门镇那132个海难弟兄的尸骨,都遭他们刨出来了(哽咽)

渔  姑 (唱)自从第一艘渔船出了大洋,

南海就成了我们讨生活的粮仓;

自从第一位祖先遭遇了海难,

南海就是我们烧香跪拜的祠堂。

可恨强盗明偷暗抢,作恶多端丧尽天良!

今天找他算总账,恶人无有好下场!

        [李准等官兵怒火中烧,欲上前,一日本浪人出场。

[范想去抓人,被王禀恩制止。

范连仲  投鼠忌器,便宜了你!

浪  人  什么人的干活?擅自登我西泽岛!

吴敬荣  正要问你呢——我东沙岛,啥时变成你的了?

浪  人  笑话,这里从来就没见过支那人。
[范连仲想起“支那人”是骂人的,一把抓住浪人衣领。浪人往后想挣脱;王禀恩示意放下,范松手,暗中一推,浪人倒地,又鲤鱼打挺站起。

李  准   去,告诉你的主子,李大人说,这里是中国南海!
[浪人转身,却见几浪人簇拥着和服打扮的西泽出场,手拿图纸,大大咧咧问浪人。

西  泽  他们,什么的干活?

浪  人 (说错)李大人说,这里是中国南海!

西  泽  李大人?(骂浪人)你的八格牙路!

浪  人 (对李准)我们岛主,西泽吉次大人。

渔  姑 (咬牙切齿)就是他!

[李准对王禀恩耳语,王上前。

王禀恩  (抱拳) 请问西泽先生,啥时发现“西泽岛”的?

西  (唱)商船路过南海湾,

发现无主荒岛我喜心间。

             租了军舰护商船,开创大业建云盘。

想当初,水土不服遭天谴,

看如今,资源开发规模现。

李  准  (不屑) 这荒岛,有啥开发的哟?

西   你的,商业头脑的没有!

(唱)你怎知,鸟粪最是优质肥,

更有那,珊瑚玳瑁海龟蛋……

军人只晓舞刀剑,商人才懂赚大钱。

西  (得意忘形)岛上值钱的宝贝,大大的有哇!

[李准示意,范上前。

范连仲 (突然厉喝)西泽!你偷占我海岛,盗采我资源,该当何罪?

[西泽一惊!又镇定下来,举图纸。

西  泽  你们的岛?自己看吧!

[西泽丢过图纸,范接过递吴,吴与王展开一看, 愣住?

        [李准接过一看,也一愣。

李  准  帕拉塔斯?

林国祥  这是英文名,就是我们的东沙岛。

李  准 (反应过来)不对!这是英国海军部绘制的。(对王)拿我国海图来。

[王和吴站着不动,摇头,表情尴尬。

李  准 (惊讶)我海疆万里,竟无图可考?

[王点头,西泽窥见大笑,李准气得把图丢向大海。

西  泽 (进一步)此岛本就属我日本。

王禀恩  “岛主”偏居东海一隅,怎么南海也成你们的了?

范连仲  他日本龟儿,不分东西南北,通吃啊!

西  泽 (理直气壮)台湾是我殖民地,这里挨着台澎,连儿带母,不都是我的?

[李准被噎住。西泽看厂房上日旗狂笑起来,浪人跟着笑。

[李准再也控制不住,爆发出军人的本性。

李  准  跟老子!(指高处)把他龟儿子膏药旗,扯下来!

[范箭步上,扯下日旗丢一边;西泽捡日旗。

范连仲 (看木牌)啥子卵岛主?

[范带水兵抱木桩往后扳,西泽丢下日旗护招牌;范扳倒木桩后退,压得西泽一坐蹾。范爬起拍拍手,自嘲掩饰尴尬。

范连仲  妈哟,拔出萝卜带出泥。

李  准 (下令)工厂、货物全部查封!

西  泽 (坐地不起)我要向日本政府,告你们!

范连仲 (对士兵)把狗日的“岛主”,带走!

西  泽 (抓狂)你扣押二辰丸已闯下大祸,这回又看你啷个收场?

[灯暗。

第四场  舌战领事官

时间:1908年  地点:总督府大堂

人物: 李准、张人骏、西泽、赖川、渔姑

[舞台后方一案,前面两边各两椅及茶凳。张人骏坐大案后,翻着报纸。

            [场后呼:李军门到!

[李准着军服手拿报纸急上,王禀恩抱叠书跟着。

张人骏  李军门、王管带,坐。(下堂并坐)

张人骏  恶人先告状,日本政府又照会外务部

李  准  这回他龟儿还有啥子话说?

张人骏  抗议你——

差  人 (急上)日本国驻广州总领事,赖川求见!

[日领事上,身后跟西泽,边走边发火,与差人相撞,跌坐在地,摸眼镜,西泽狼狈扶起。

张人骏 (唱)我先摸他底牌,且看他如何交待?

赖  川 (唱)我要下他蹩脚棋,无理说出有理来。

赖  川  我帝国政府抗议,广东水师,擅闯我岛屿!

张人骏 (装没听懂)啊?我水师跑到你日本去了?

赖  川  不是到我日本,是到你们南海。

张人骏  我没听错吧?赖川先生说——到我们南海?

赖  川  说错了,不是你们南海,是我们南海……

西  泽  我们是东海——东南西北还是莫搞错了哦!

赖  川  你的,各人说!

西  泽 (鞠躬)我的日本商人、西泽岛岛主的有。李准,他证据的没有,野蛮的有!(痛心疾首)把我西泽岛的牌子,给砸了!

赖  川 (严肃地)我帝国政府认为,李准下我日本国旗,违反国际公法;砸场子扣日商,举动野蛮,近乎海盗!

西  泽 (跟上)岂止近乎?就是海盗!

张人骏 (礼貌地)西泽先生,你说的“海盗”,是这位吗?

        [李准放下掩面的报纸,站起来,威风凛凛。

        [西泽这才注意到李准,一惊,忙鞠躬,退赖川身后。

赖  川 (唱)有政府,给你撑腰壮胆量,

你不必,做贼心虚露熊样。

西  泽 (站出来)西泽岛,我在日本国注了册命了名的!

  (唱)看国际惯例,先占为王,

经本国注册,合法循章。

张人骏 (冷笑)偷将别国海岛在你国改名换姓?日本有这样的法规?

[张、李、王哈哈大笑。

[赖川尴尬地装没听懂,西泽误以为赖川真没听懂,忙提醒。

西  泽  他的挖苦你,你的不明白?

赖  川 (气又不打一处来)我外交官的,还要你教我?八格牙鲁(混蛋)!

赖  川 (唱)自我明治天皇,举国发愤图强;

不问一身艰难,帝国国策在上:

开拓万里波涛,布国威于四方!

(对李准)全世界都知道我日本人发现了诸多荒岛,《华盛顿邮报》和《洛杉矶时报》,都报道了西泽岛主的开发创举。

王禀恩  领事先生,美国报纸还说了些啥吧?

  (惊)说啥子?

王禀恩 《华盛顿邮报》和《洛杉矶时报》说,日本军舰开进东沙岛,有重要的战略图谋!

李  准  侵略扩张,这就是你们的布国威于四方?

  川  我政府要求,中方必须出示二百年前官方志书,载明该岛归何官何营管辖,方可为凭!

[张人骏拿起一书,西泽接过给赖川,看封面,不屑丢下。

张人骏  英国海军部编印之《中国海总图》,里面有我南海诸岛。

赖  川 (讥笑)怎么?大清隶属英国,主权要靠他们来证?

        [张人骏被噎住。

[王雪岑将两本书递李准,李准隔空向赖川和西泽抛去,二人大惊!一本落赖川一侧,一本落西泽一侧,二人偷瞟书。

赖  川  (问西泽)《更路簿》?什么的干活?

西  泽  渔民手抄本,写着南海打渔的路程和方位。

李  准  祖宗海岂止千年,更路簿铁证如山!

[赖川拿起面前这本厚的,摸出放大镜,审视封面。

赖  川  《海国闻见录》?

[王雪岑上前夺回书,递张人骏,张摇头晃脑读。

张人骏  东沙者,在万山之东,隶属潮州府惠来县管辖……

李  准  著作者陈伦炯,乾隆年间水师提督、台湾镇总兵!

[天幕上播放清版《海国闻见录》和手抄本《更路簿》照片。

赖  川 (转守为攻)我方开发整三年,

不知贵国躲在哪里玩?

西  泽 (唱)等到生米煮成饭,才来端锅又砸碗。

睁一只眼闭只眼,默认许可就是弃权。

赖  川 (唱)放任纵容不作为,失职就该把责任担!

[张人骏一时无以反驳;李准已摸完底牌,突然变色。

李  准 (拍桌厉喝)西泽!

    [西泽和赖川一惊!

李  准 (唱)方才你已不打自招,

弹丸之地偏居一隅心比天还高,

不走正道不择手段周边国家四处来骚搞。

看我地大物博出产多丰饶,

鸡鸣狗盗强取豪夺啥子都想捞。

甲午赔款二亿两白银喂不饱,

庚子年再次打劫你又抢又要,

蕞尔小国从此肥上加了膘。

一口吞下琉球国,朝鲜安南通吃掉,

割我台澎钓鱼岛。

一桩桩劣迹斑斑,一件件罪恶滔滔!

赖  川  钓鱼岛?不,尖阁列岛,它和西泽岛一样,是我福冈人古贺君发现的。

张人骏 (唱)哥伦布发现新大陆,新大陆就归哥伦布?

赖  川 (唱)岛主申请过内务部,将该岛划入我版图。

张人骏 (唱)请问你们外务省,怎样回答内务部?

[赖川张口想答,又闭上,难堪;西泽又误为没听懂。

王禀恩  听好了——你们外务卿,复函内务省:此岛近清国之境,且早已命名钓鱼岛,窃以为,建立国标开发诸事,可留待他日。

张人骏  你们还知道做贼心虚?

        [李、张、王大笑,赖川和西泽尴尬。

李  准  我前明将军戚继光,就以钓鱼岛作防线,扫除倭患,保了东海平安!

张人骏  就连你们仙台人林子平,在《琉球国全图》中,也说钓鱼岛是中国的!

        [赖川和西泽语塞了。

李  准  你们人心不足蛇吞象,又想霸占我南海!

西  泽  (对赖川)他们在岛上,并没找出中国人的证据来。

李  准 (招手)睁大你的狗眼看——人证、物证、血证,铁证如山!

        [渔姑和老渔民上,西泽傻了眼。

老渔民  南海是我祖宗海,我就是证据!(撩开衣服露出伤痕斑斑)

渔  姑  把我祖先建的妈祖庙拆了,把我们存的伙食烧了,还挖祖坟毁尸灭迹!

老渔民  可怜我潭门镇历代132个海难弟兄,死了都得不到安宁哪!(跪拜磕头,李准上前扶起)

渔  姑 (唱)拆我妈祖庙,挖我先祖坟。

砸我渔船和小艇,赶我渔民多暴行!

衣冠禽兽多兽行,国仇家恨数不清,

血债要用血来偿,世世代代记在心!      

李  准 (喝道)西泽!你这些罪行,怎么不向你的领事官报告?

[西泽做贼心虚,赖川哑口无言。

     [张人骏走近赖川,压低声音显出沉重压力。

张人骏  本督身为封疆大吏,守土有责!领事先生你说呢?

    [赖川无语,低下头。

     [李准见火候已到,踱向西泽指着鼻尖。

李  准  我是军人,对你这种海盗行径——

     [李准拧住西泽衣领,一手拔出剑锋向西泽眼前一划,西泽头一缩,闭上眼,双腿瘫软。

赖  川 (惊慌对张)他这是什么的干活?

      [张人骏想制止李准,王禀恩向张示意, 张又冷眼旁观。

      [西泽挣脱倒在赖川身上,赖川推开西泽,西泽坐地上,李准居高临下。

李  准 (掷地有声)你!是要逼我亮剑吧!

西  泽 (摇头摆手)不不不……

   [西泽爬到赖川跟前求救。

赖  川 (对张)我驻京公使,正和你们外务部谈判,我们,再谈谈,谈谈?

[张不答,作老谋深算状,看李准。赖川又到李准前。

李  准 (转过身去)谈判是上帝的事。

赖  川 (琢磨着)上帝的事?

李  准 (猛转身)军人要做的——是把侵犯主权的海盗,送到上帝哪里去!

赖  川  (转身吼西泽)你的撤回日本,等候处理!(赖川乘势拉西泽到一边去)。

赖  川 (小声)你不知道,这次北京的态度,变了!

赖  川  美国报纸说,如果这次北京政府,不能旗帜鲜明地宣告主权,将被民众看作胆小无能。

西  泽  难怪不怕我们了。难道我的西泽岛,就交给李准了?

赖  川 (没好气地)难道,你还想等下酒菜的不成?(叹气)这次东沙岛事件,又成国际新闻了!

西  泽  (纠正)是西泽岛,西泽岛事件。

赖  川  管它东沙岛西泽岛,反正又丢我帝国的脸了!

王禀恩  (揶揄)领事先生,你们的,商量好了的有?

        [赖川和西泽回过神来。 

赖  川  你们不作为,才助长西泽投入巨大,得赔偿损失。

西  泽  我投了白银25万两,你们得赔。

赖  川  甲午战争你们不就赔款了吗?

[张人骏气得一时说不出话来,李准却出乎意料地答应了。

李  准  说的有理。我们评估一下,收购你的基础设施。

        [张人骏疑惑?赖川惊喜,西泽鞠躬致谢。

李  准  当然啰,顺便也评估评估,你盗取我资源三年,所值几何?

        [西泽还没高兴完,又愣住了。

王禀恩 (揶揄)岛上值钱的宝贝,大大的有哇!

李  准  还请安帅安排税务司,帮西泽先生的大忙。

张人骏 (也调侃起来)公平原则乃万国公法,这个忙,本督该帮。

西  泽 (摆手)不、不要帮忙!

        [李准跨到台边,对赖川和西泽。

李  准  你们的,过来看。

        [赖川和西泽到台边。

李  准  你们不是想中国的领土吗?只要他们答应就好办。

        [二人往台下伸长脑壳看。

[观众席一人带头观众高呼:倭寇滚出中国去!       

        [二人缩回脑袋,赖川受了羞辱,扇西泽耳光。

赖  川  你的蠢猪一条,死了死了的有!

        [李准、张人骏、王禀恩哈哈大笑。

        [灯暗。

第五场  你硬他就软

时间:1909年   地点:虎门水师驻地。

人物:李准、范、张、王、渔姑、西泽。

[天幕上三艘军舰,有“伏波”“琛航”“广金”字号。

[舞台上码头布置,官兵抬设备扛吊牌,来往忙碌。渔姑哼渔歌与老渔民提着鸡鸭上,指挥渔民上下场,有的抬麻袋、有的吆喝牛羊。

[军哨响起官兵集合。范迎李准和张人骏上。张向林、吴授《海警厅》牌;李准向王等授《黄埔水师学堂》牌。水兵从军官接过牌。

林国祥  按大帅指示,购英国遭风损之邮船,现已修好,改为练兵运兵船。

王禀恩  请大人命名。

[二兵端纸笔砚小条案上,李准挥毫;王、林拿起至台前。

众  人 (异口同声)广——海——舰!

王禀恩 (对张)安帅,将军心里装着我广东之海呀!

李  准  新设海警船,若遇外船来犯,虚则以武逼退,实则真枪真炮。

张人骏 (心照不宣)此招规避乱动军舰之嫌,只能意会不可言传也。

李  准  安帅,东沙岛啷个处理?扣押的日船军火到底啷个办?朝廷最后的态度,是硬还是软?

[张正要回答,忽闻场内呼:日本国驻广州总领事赖川求见!

[张人骏李准等惊讶?日领事上场,向张李鞠躬,揩汗。

[张人骏李准对看一眼。

赖  川  广东爆发排斥日货运动,已蔓延各地,连香港都焚烧起日货来了,我驻京公使日前已发最严重照会,强烈广东政府要求弹压,否则一切后果,惟你们是问!

[张人骏和李准惊疑?

赖  川  我昨日也问责贵督,李提督至今未得惩办?

[范连仲愤怒上前直视赖川。

赖  川  鄙人奉命,今天特来宣布……

范连仲 (愤怒地)你要宣布什么!

众  将 (都逼拢来)说,宣布什么!

赖  川 (对张)我驻京公使,今已宣布收回照会。

[李张暗松一口气,众人都退后一步。

赖  川 (对李)我政府还决定,取消惩办李准将军的要求。

[西泽对李准深鞠躬,李和张露出不易察觉的得意。

赖  川  总督先生、李将军,(悻悻的)鄙人的,明天就要回国了。

张人骏  另有重用了?

赖  川 (苦笑)重用?内阁都集体辞职了!

[赖川再次向张、李及众人鞠躬。

赖  川 (自叹)有李准这样的人,中国,不可欺呀!(下)    

张人骏 (如释重负)朝廷这回呀——难得的挺直了一回腰杆。

王禀恩  报纸满天飞,民怨一大街,朝廷不可不顾呀。

李  准  (感叹)不能再失民心啦。

张人骏  知道吗,这次朝廷强硬,还有一个原因。(张拿出报纸,王接过)

王禀恩  (读报)英美两国知道二辰丸事件和东沙岛真相后,突然倒戈——英国幸灾乐祸、美国落井下石!

李  准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张人骏 (读报)《泰晤士报》说,中国用抵制日货的经济武器打击日本。日本商界和民众,不满政府庇护邦人西泽引发中国抵制日货,致本国经济遭受重创,在野党藉以倾其内阁,集体辞职。

范连仲 (幸灾乐祸地)哦豁——政府都垮杆了!

张人骏  恃强凌弱,欺软怕硬;只服打到,外强中干! 

李  准  他强你就弱,你硬他就软;输赢须看正与邪,强弱只在一念间。

王禀恩 (对李准)这下军门可以松口气了。

范连仲  就是!军门在外东奔西忙,回到府里半夜都在抠脑壳。

张人骏 (拉住李准手)国家多事之秋,军门还任重道远哪!

        [场外传来急促的马嘶声,差人跑步上场。

差  人  外务部急电!

[张人骏接过展开看,李准等人紧张地注视。

张人骏 (气)法国驻安南总督茹尔内照会,称西南沙群岛全部是安南的。

范连仲 (冲口而出)放他妈的屁!

[李准瞪范一眼,范低头退后。

张人骏 (皱起眉)问题是,法国找出了证据——安南宫廷1838年绘制的《大南详图》,就标有这些岛屿,百年前的嘉隆皇帝,又派员在西南沙各岛立了界碑。

林国祥 (问王)我们不是说,有很多资料都显示,南海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

王禀恩  这个不容置疑,汉代以来就有记载。

范连仲  啊哈——安南拼爹,老子们拼爷!

王禀恩  可这些记载,多为民间资料,我们还缺少摆得上桌面的官方文件哪。

张人骏  从前朝开始的禁海国策,也给了他国可乘之机,造成南海这块唐僧肉,哪个都想来吃一口。

李  准 (指渔姑和老渔民)据渔民风闻,英军舰多次到西沙测量,德国探险队也来过。

范连仲  防不胜防,啷个办?

李  准  先下手为强,防患于未然!

张人骏  来个一锤定音,一劳永逸?

二  人 (异口同声)巡视南海,确立主权!

王林吴  英雄所见略同啊!

张人骏 (唱)巡视壮举史无前,前所未有多风险;

成则一锤定乾坤,败则有去无回还!

李  准 (唱)安帅伯乐将我荐,水陆提督一肩担!

弃文从武图报国,且将忠肝换义胆。

打渔哪顾风浪险,行船何惧有险滩?

莫让孤岛成孤儿,要保祖宗之海代代传。

 

第六场  命名邻水岛

时间:1909年5月  地点:西沙群岛。

人物:李准、范、王、林、吴、渔姑,士兵若干。

[天幕上西沙群岛远景画面。

[舞台有船头“伏波”、“琛航”、“广金”字样,有椰子树和珊瑚石。

[渔姑劈叉跳过场,水兵筋斗过场,范连仲上。

    天清清,海蓝蓝,

看海天一色云飞浪卷。

李  准 (上)驾伏波,驭长风,

听惊涛骇浪,看穿云破澜。

[李准率官兵出场,渔姑接应,作搏风击浪群舞动作。

李  准 (唱)眼前是,风平浪静艳阳天,千帆耕海渔歌远;

且莫忘,台风无常常变天,海患难防防未然。      

吴敬荣  昨晚好险——差点就触礁搁浅!

林国祥  南海密布暗礁与险滩,行船全靠胆略和经验!

  [李准率官兵作发现岛屿、下船、登岛等动作;作终于到达目的地后的揩汗、解衣、松口气等动作。王禀恩解下牛皮水袋递李准,又缩回看,拍水袋,倒不出水。

[突然一兵倒下休克!李准等人欲滴水抢救,却无水。

王禀恩 (忧虑地)在海口加的淡水,没得了。

李  准 (神色严峻)这是要命的大事!

王禀恩 (失望地)前面三个岛,都没挖出淡水来。

李  准  继续挖,挖地三尺!

范连仲 (自言自语)周围都是海水,啷个挖得出淡水嘛?难道真要有去无回?

李  准  吴敬荣,你带石木二匠建房、竖杆、刻石勒碑。

李  准  林国祥,你带测绘生测量各岛绘图,我要编著《广东水师国防要塞图说》。

李  准  范连仲,把山羊黄牛、还有鸡鸭猫狗,放到树林去。

范连仲  放生?不是杀来吃的?

李  准  西泽不是说,东沙岛上找不到中国人的痕迹吗?我要让世界看到,南海岛上,连畜牲都有清国特色。

范连仲 (惊叫)那边有房子!

渔  姑  海神庙。

李  准  去找古人留下的宝贝。

一  兵 (跑来)发现石屋一座。

李  准 (惊讶)还有啥?

一  兵  椰树上刻有文字,只认到1880,其它的字像蛐蟮爬的,个都认球不到。

李  准  外国人果然来过。

 [范连仲和渔姑回来。

范连仲 (失望)宝贝没得啥,只有破缸和烂瓦。 

(欣赏铜币)这个小钱有点用,拿给幺儿踢毽子耍。

李  准 (夺过)这是娃儿耍的东西?无价之宝!

范连仲 (嘟囔)大人想发财想疯了?

王禀恩 (兴奋上)报告军门,挖出淡水井了!

        [王从鼓鼓的水袋里倒水在小碗,递李准,李准尝一口,再一饮而尽。

李  准 (大喜)甘泉也!快让大家喝饱喝够!

        [众人高兴地传递着水袋喝,争抢声和欢笑声。

王禀恩  依将军之意,此岛就名甘泉岛?

李  准  甘泉岛!来西沙的渔人,不忧无淡水了,天佑大德!

李  准 (一挥手)舰队加满水,继续巡视!    

        [暗转,人隐退;灯复明。

[李准率官兵上场,作登岛动作,台中站定。

林国祥  这个岛叫林岛,因椰子树多而得名。

渔  姑  我们叫它猫岛。

李  准  因渔民带猫上岛以避鼠而得名?

渔  姑 (笑)将军反应神速。

范连仲 (抠脑壳)脑壳是比我这个好用些。

王禀恩  本岛西名“唔地埃伦”。

李  准 (打断)凡西名者,全部废除!

林国祥 (对王吴)本岛乃西沙最大者也,理应以将军籍贯名之。

范连仲 (附和)要得要得!我们家乡四川邻水。

林王吴  好,邻水岛。

王禀恩 (对范)考考你,这样命名有何深意?

范连仲 (举大拇指)各位命官好出大名哪!

王禀恩  非也、非也!(范连仲又抠脑壳)

林国祥  我们东沙亮剑,让全世界都晓得——东沙岛属我中国!

吴敬荣  可看看英、德等国出的海图上,南海岛名多为外国人命名。

范连仲  各人的娃儿,遭别个取了名字?

李  准  现在我们就要把外国岛名,丢到太平洋去!

范连仲  难怪用军舰命名了伏波、琛航、广金三岛。

李  准  让我水师军舰,锚在南海护岛礁!

范连仲  还以岛上物产命名了甘泉岛和珊瑚岛!

王禀恩  现在又用朝廷命官之籍贯命名。

范连仲 (对李准)王夫子是华阳人,下个岛就要命名华阳岛啰?

        [李准点头。

范连仲 (兴奋)好哇,邻水岛、华阳岛!南海有我们四川两个岛!

李  准  要让外国佬看名字就知道,海是中国的海,岛是我中国岛!

范连仲  看哪个舅子还好意思来争!

王禀恩 (感慨)这可是我国有史以来对南海首次官方命名哪!

吴敬荣  军门,碑已刻好。

[大家顺着吴的手看去,一珊瑚石上新刻着邻水岛三个大字。

范连仲 (激动地)我们邻水扬名立万啦!(高呼)邻——水——岛!

[大家又跟着吴的手看去,另外一石上也有字。

王林吴 (高声)大清宣统元年 广东水师提督李准 巡阅至此!

        [天幕上特写李准亲笔记载“邻水岛”、“李准巡阅至此”史料。

李  准  鸣炮升旗!

[场内传来礼炮21响,黄龙旗和水师军旗在杉杆上升起!

[李准率众人行军礼。

李  准 (张开手臂)南海主权,永属中华!

众  人 (振臂高呼)南海主权,永属中华!

        [呼声在海天之间回荡。

 

                          万世李准滩

地  点  邻水岛上。     

[天幕上依次播放南海“李准滩” 画面叠加李准著《国防要塞图说》封面原件特写、三沙市政府成立画面、地名碑及《三沙设市记》碑文中“清末李准率师巡航  踏勘诸岛宣我主张”。

幕后唱  邻水岛铸千秋证,李准滩留万世名!

国家功臣今犹在,南海主权第一人!

画外音  1908至1909年,李准收复东沙、巡视西沙两大国家行动,被国际社会广泛公认,从而确立了我南海主权,连法国总理兼外长白里安也承认:“由于中国政府自1909年已确立自己的主权,我们现在对这些岛屿提出要求是不可能的”;李准著《广东水师国防要塞图说》,至今成为我国证明南海主权的重要文献。

为纪念南海英雄、国家功臣李准,1947年和1983年,中国两朝政府都将南沙一片海域命名为“李准滩”;2012年,国家在李准命名的“邻水岛”即今天的永兴岛设三沙市,地名碑刻上李准大名,名垂青史。

 [在合唱和画外音中,李准与张、王、林、吴、范等水师官兵,和渔姑老渔民等作议论闲谈、指点等礼节性表演,最后一一亮相、谢幕。

                                          ——剧终

    

何正华20161年10月

于李准与南海研究会

 

注:2009年初稿李准电视剧本并川剧本发表中国剧本网

2012年初稿李准电影剧本获重庆杯全国电影剧本评选第四名                              

2103年编剧李准话剧本,15年获四川省文化厅一等奖

2016年4月至中秋新版川剧本,10月30日修改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专门为各演员、艺术团、演艺公司、政府部门、单位活动、企业庆典、公司年会提供创作各种小品、相声、话剧、舞台剧、戏曲、音乐剧、情景剧、快板、三句半、哑剧、双簧剧本。联系电话:18022171126 联系QQ:819391276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专业代写戏曲剧本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