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聘网站编辑、软文新闻稿写手、主持人、礼仪接待服务员
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戏曲剧本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老人教导小孩不要浪粮食小品剧本
农业局小品剧本《农村好风光》
公司团队励志小品剧本《优质管理
单位联欢活动演出多人诗朗诵《使
团结抗疫感人音乐情景剧《情系武
节庆娱乐演出搞笑小品《新姑爷上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公司团队励志小品剧本《优质管理》
重阳节喜剧爆笑节目小品剧本《真情
消除贫困日脱贫小品剧本《项目脱贫
反应农村妇女素质的小品剧本《好邻
油库音乐剧剧本《我为祖国献石油》
政府对疫情影响严重的餐饮行业扶持
世界邮政日宣传小品剧本(小站大爱)
立家规传家训树家风小品剧本《我家
文明城市创建音乐剧剧本《做文明市
中秋节晚会表演超级感人小品剧本《
适合国庆表演的洪灾正能量小品剧本
关于旅游题材的搞笑小品剧本《养生
爱护牙齿小品剧本,保护牙齿搞笑小品
防汛小品剧本,洪水剧本《我是党员》
加油站音乐剧剧本《亲情加油站》
部队退伍小品剧本,部队欢送老兵退伍
抗疫情景剧剧本,新冠疫情护士情景剧
关于新冠疫情的剧本,疫苗接种情景剧
煤矿环保小品剧本《优质管理》
眼科医生音乐剧剧本(医路有你)
八一建军节节目题材小品剧本《改革
村镇党委干部作风音乐剧剧本《杜绝
教师节经典幽默相声剧本台词《最美
电力供电公司情景戏曲小品剧本《名
有关学生家长教师的小品《我要做英
笑到肚子疼的音乐剧本《有啥不一样
卫生院家庭医生签约服务情景剧剧本
农村题材的情景剧,美丽乡村建设情景
医务人员音乐剧剧本《好人好梦》
家庭矛盾小品剧本《我家有本难念的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戏曲剧本 > 京剧剧本 > 赤伶
中国国际剧本网戏曲剧本频道www.juben108.com/xiqu 中国最大的戏剧戏曲剧本创作交易门户网站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戏曲剧本-京剧剧本   会员:闻喜666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21/7/16 12:46:30     最新修改:2021/7/17 13:53:45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戏曲剧本名:《赤伶》
(原创剧本网)作者:闻喜
专业创作小品、相声、戏曲剧本。 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第一幕冤家相聚

【时间:1937年夏,周二的晚上。

【地点:北平,庆余班。

【场景:华灯初上,庆余班水牌上,“程宴之”和“程妙云”六个字发着暖黄的光。

【幕启:座无虚席的戏台前,“咿咿呀呀”的唱戏声响起。

【程宴之、程妙云缓缓而上。

【两束定点光打在程宴之、程妙云身上,二人水袖一卷,台下传来观众的吆喝声:“桃花双旦!桃花双旦!”

程宴之(感慨地)各位观众老爷,我是程宴之。

程妙云 我是程妙云。

程宴之(唱)我俩本是尊贵儿女,

家道中落四处羁旅。

程妙云(悲哀地)可怜我俩落魄至此!一门七口人,惨遭日本兵烧杀抢掠!

(唱)父母亲人接连惨死,

只留我和弟弟苟活于世。

求亲告友难有饱食,

幸得班主收养做师。

程宴之 班主张明收养我俩,传以技艺,苦练数年,这才有了如今的名气。

(合)

咱不怨这世道何等凉薄,

只叹戏子命比纸薄!

观众 桃花双旦!桃花扇!快点开场!

程妙云(欢喜地)各位莫急,今日我和弟弟反串一回,他饰演《桃花扇》李香君一角,我饰演侯方域一角儿,诸位请看!

【灯光渐亮,二人会意地一笑。

程妙云(唱)

乍暖风烟满江乡,

花里行厨携着玉缸。 

笛声吹乱客中肠, 

莫过乌衣巷,

是别姓人家新画梁。

程宴之(唱)
香梦回,

才褪红鸳被。 

重点檀唇胭脂腻,

匆匆挽个抛家髻。 

这春愁怎替,

那新词且记。

程妙云(唱)

金粉未消亡,

闻得六朝香。 

满天涯烟草断人肠, 

怕催花信紧。

风风雨雨, 

误了春光。

(合)

匆匆忘却仙模样, 

春宵花月休成谎。

良缘到手难推让,

准备着身赴高唐。 

【两人唱毕,全场喝彩。旁边有人将宝石和大洋扔上台。

【温如言上,二人吓得后退一步,扇子都掉在地上。

温如言(捡起扇子)二位,我又不是洪水猛兽,何必这么害怕呢!

(对程宴之)

呀!这位妹妹,长得好生秀气。

(唱)佳人如玉美如画,

看得我心里眼里都是花!

【台下传来一片哄笑声。

(画外音)这可是温家的大公子,每次来听戏,一掷千金哪!真有钱!

温如言(唱)一掷千金为红颜,

不料惹得红颜她心生厌!

一颦一笑让人心心念念,

富家公子也要脸面!

程宴之(夺过扇子)您要脸吗?戏还没唱完,您怎么自个儿走上来,演上戏了呢?

(画外音)不过就是个戏子,居然还敢跟温大少爷叫板,是嫌钱太多吗?

程宴之(唱)莫笑戏子人猖狂,

当是尔等太放荡。

都说我风流灵巧好模样,

却在这名利场中瞎穷忙!

温如言(冷笑)既知自己身在名利场中,也该拿点待客的气量出来啊!

(唱)人都说戏子无情又无义,

收花收钱还不给我口蜜!

程宴之(唱)卖戏卖艺不卖笑,

温如言(对唱)要花要钱不要脸!

程宴之(气恼)呸!你送的花,还有臭钱,我都给扔了!哼,人都说温大少爷儒雅风流,可每隔几天,便来羞辱我等一番,这可是世家气度?我可听说您的母亲也是一位戏子呢!

温如言(怔住)你……你怎么知道?

程宴之(嘲讽地)温大少爷的母亲也是戏子,真是与有荣焉啊!

【温如言听到这话,嬉笑的神色顿时收住,满脸怒气地瞪着程宴之。

【程妙云拉住弟弟,恭敬地看向温如言。

程宴之 行行行,我闭嘴就是了。

程妙云(讨好地)温大少爷,我弟弟不懂事,您家大业大的,想来也不会跟我们这种小人物一般见识。

【温如言看了一眼程妙云,呵呵一笑。

程妙云(尴尬地)温大少爷,您可别这样看着我。

温如言(嘲讽地)给你们几分颜色,到真开起染房来了!

程妙云(装作害怕地)我哪敢啊?温如言 敢不敢的,谁知道呢?我问你,我给你们送了一个星期的花,你们怎么都不收下呢?是嫌我温家的身份配不上庆余班吗?还是单单瞧不上我这个人?

【台下一片哗然,响起“啧啧啧”的感概声。

【温如言觉得脸上挂不住,言辞更加激烈。

温如言 古来三教九流,戏子是最卑贱的行业,这人呢,要有自知之明,我给你脸,你就要着。我不给你脸,你也要求着我给你脸,知道吗?

【程宴之将姐姐拉到身后,冷笑着看着温如言。

程宴之 温大少爷喜欢看桃花扇吗?

温如言(奇怪地看了程宴之一眼)自然!不然也不会来这。

程宴之 我看温大少爷也只是叶公好龙,徒慕虚名而已。温如言 你把话说清楚!

程宴之(唱)李香君身为下贱,

爱国之心天地可鉴!

追随者日夜念念,

后人爱慕只恨无缘一见。

柳如是劝夫君以死殉国,

不与懦夫走卒同为堕落!

这些人虽然下贱,但有一身气节。可知你虽然家有富贵,却腹内草莽,只是个俗人而已!

温如言(唱)气节值得几个钱?

尚不能换一套翡翠头面!

心比天高命比纸薄,我倒要看看,是你的气节厉害,还是我的拳头厉害!        

【温如言揪起程宴之的衣领,打了他一巴掌。

【程妙云松开他俩,程宴之也想还给温如言一巴掌,却被程妙云死死拉住。

程妙云 程宴之!你不要胡闹了,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温如言(松了松手腕)唱戏嘛,确实挺重要的!

【旁边传来一阵笑声,姜过上。

姜过(微笑地)温大少爷您来了,我是庆余班的管水锅,您还记得我吗?

温如言(不屑地)哦,是你呀。姜过 温大少爷,您可是咱庆余班的贵人,对了,您送了一周的花,双旦哪,他不是不领情,是觉得自己配不上您那么好的花。

【温如言倨傲地抬起头。温如言 我就说嘛,不过是个唱戏的,哪来那么大气性!

程宴之 谁稀罕?

程妙云 程宴之,你再说我真不理你了!

程宴之 不说就不说!

【姜过松了一口气,擦了把汗。

姜过(讨好地)这庆余班呀,多亏您的支持,你是贵客,当然要好好对待,要不,去后台喝杯茶水?

温如言 你可比他识趣多了!算了,本少爷也累了,就给你个面子吧,走,喝杯茶!

【姜过乐不可支地弯腰捡着台上的珠宝大洋,然后朝台下鞠了个躬。

姜过(面向观众) 各位,几天咱们就演到这里了,感谢各位的大力支持!

(画外音)什么嘛!算了算了,温家的,惹不起啊!

姜过 感谢各位的捧场!

【二程鞠躬,谢毕观众,徐徐退场,下。管水锅姜过跟着温如言离场,下。

【灯光渐渐暗下去。  

 

 

第二幕大闹戏班

【时间:前幕唱戏结束后。

【地点:戏班后台。

【场景:后台人来人往,二程坐在梳妆台前卸妆。红木桌上的西洋自鸣钟走到十二点,叫了三声。

【幕启:急促的脚步声响起,有人低声咒骂了两句“不识抬举的”。

【温如言和二程上。

【二程坐在一旁卸妆,温如言坐在一旁喝茶,仔细看这箱子上搭着的戏服,像想起了什么似的。

温如言 喂,唱戏的,过几天我祖母要过寿诞,你们给我去唱戏!

【程宴之将耳环拍在桌子上,站起身。

程宴之 姓温的,我们叫你一声少爷,也是给你脸,我虽然是抄唱戏的,也有名字,程宴之,程妙云,你能不能放尊重点?

温如言 我想说就说,用得着谁允许吗?

程妙云 温大少爷,您消消气。

(唱)都说温家百年世家,

公子也该温文尔雅。

好生商量不说气话,

庆余班诸人都乐得开花!

温如言(唱)世家公子烦躁难以言说,

小小戏子莫要啰嗦这多!

(烦躁地)就算有什么事也轮不到你来管,我只问你们一句,半月后,我祖母庆生,你们来不来唱戏?

【程宴之盯着温如言看了半晌,突然“哦”了一声。

程宴之(反应过来)哦,我知道了,听人说,今天是你母亲的忌日,你母亲也是戏子,是和人私奔,丢下了你,却不料惨死。你心里气愤,就拿我们撒气,对不对?

【温如言“嗖”地起身,摔了茶杯。

温如言(生气地)你从哪里听来的?

程宴之 从哪里听来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是事实!

【温如言气得笑了,连说几声“好”,后退几步,看到箱子上的戏服,将其扯坏,又泼了一些墨水在扇子上。

【程宴之冲过去,却没来得及阻拦。

程宴之(唱)世家公子好没风度,

作甚扯坏这戏服布!

你疯了!有事就说事,干什么拿戏服出气?

【温如言盯着他看了会,突然冷笑两声。

温如言(唱)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小小戏子惯会逞能。

莫不是在戏班把共党等,

 借着戏服日日把消息更?

【程宴之被说中,又不肯承认,气得跺脚。

程宴之(唱)你莫要血口喷人!

温如言(唱)就怕戏子不肯认!

程妙云(唱)温家公子实在过分!

温如言(唱)我也不知戏子敢如此横! 

程宴之(唱)哪比少爷你心肠冷!       

【程宴之大怒,想揍温如言一顿,但被程妙云拦下。

程妙云(叹气)明日也要唱戏,戏服扯坏了,庆余班的招牌可就砸了!

程宴之 姐,你别怕,我来想办法。

程妙云 能有什么办法啊?

【程宴之冷静下来,剪去坏掉的部分戏服,用上妆的笔在上面画了许多桃花,还重新用颜料在扇子上作画。

程妙云(惊叹)呀,戏服和扇子上画桃花,你真厉害,明日一定会博得满堂彩!

程宴之 姐姐,没有啦!

【温如言十分惊讶,但不肯夸赞,又酸不溜秋地骂了几句。

温如言 什么破玩意儿!上不得台面!

【程宴之懒得理他,只顾和姐姐说话。

【姜过端着茶水点心上,见气氛尴尬,赶紧向温如言赔罪。

姜过 温大少爷,您一来,小地都蓬荜生辉了!

温如言(气笑了)别贫嘴!

【姜过看向二程,好心开解。

姜过(小声)这可是财神爷,你们别跟钱过不去啊!

程宴之 可你看他那样儿,我看了就有气!没打他都算好的了!

【程妙云把程宴之拉到一旁。

程妙云 你刚刚听温如言说没,他说我们用戏服传递消息。

程宴之 哎,他估计就随口一说。

程妙云 他虽然是随口一说,但我们确实需要传递消息啊!不如就借着寿诞,来一出声东击西?

程宴之 可行吗?

程妙云 寿诞上人多,我们可以鱼目混珠,比在戏班容易些。所以不能和他闹僵,你以后还是对他态度好点,行吗?

程宴之(不耐烦地)好吧,都是为了组织,不然我才不想理睬这纨绔子弟!

程妙云 也不必卑躬屈膝的,不然你转变太大,也会惹人怀疑。待会就说是我劝的,语气稍微好一点,也不必太好。

程宴之 姐姐,还是你想得周到。

【程宴之十分不情愿地走到温如言身旁。

程宴之(小声地)对不起,温大少爷。

温如言(皱眉)什么,我没听清。

程宴之(唱)温大少爷心胸阔,

莫把前事心里落。

温如言(唱)我这少爷心胸窄,

你又如何应付来?

程宴之(唱)那我端茶倒水赔罪,

请求你原谅这一回。

温如言(唱)看你态度还算好,

 我便不再与你闹。

【程宴之给温如言端茶倒水,温如言哼了一声,接过喝了。

温如言 那寿诞的事情?

程宴之 温大少爷都说了,我们自然会去。

【程妙云为温如言添茶,微微一笑。

温如言(得意地)这才对嘛!哈哈哈哈!

【姜过和程妙云也跟着笑了起来,三人停止笑后,又传来一阵浑厚的笑声。

【鸟居龙藏上。

温如言(惊讶地)鸟居龙藏教授!你怎么来了?

鸟居龙藏(温和地)我去你家,你祖母说你在这儿,我就来了,看来你还没忘记我这个忘年交啊!

温如言(回忆地)这怎么能忘记呢?当年我孤身一人在日本留学,差点被人害死,多亏您出手相救,不然我哪有命在这里听戏?

鸟居龙藏(摆摆手)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不必再提。

(对二程)二位的表演非常精彩,我擅自进入后台,多有得罪了。

姜过 不得罪!不得罪!

鸟居龙藏  言君,对待艺术家,还是要尊重些,我刚刚在外面都听到了,实在是有些失礼啊!

温如言(低下头)知道了教授。

程宴之(感叹地)教授,您可真厉害!

程妙云 教授可不是一般人啊。

【程宴之指了指温如言。

鸟居龙藏(唱)方才闹剧皆误会,

想必言君很懊悔。

程宴之(唱)教授实在太客气,

请受我这一虚礼。

【程宴之微微躬身,鸟居龙藏也鞠了一躬。

鸟居龙藏  我十分爱慕中国戏曲,只恨不能日日前来。对了,我有一套戏服和桃花扇,想送给二位。

程妙云(震惊)初次见面,这太贵重了!

程宴之(唱)我很喜欢,但无功不受禄,您还是收回去吧。

温如言 既然给你,你就收着,哪来那么多规矩!

鸟居龙藏  言君的意思,是你们值得这戏服和桃花扇,还请收下吧。

姜过 那就多谢教授了!

二程(感激地)多谢教授了。

鸟居龙藏  我也不能逗留太久,就走了。

温如言 教授,我送送您。

鸟居龙藏  好。

【温如言下,二程卸妆完毕,下。姜过抬着箱子,二程跟在后面,下。

 

 

第三幕恭请贺寿

【时间:前幕两天后的一个中午。

【地点:温如言家的花园。

【场景:绿色的草坪上,摆放着西洋桌椅,桌子上摆放着三层茶点。

【幕启:仆人端起咖啡,放到桌子上。

【温如言和祖母温然上。

祖母(生气)都说了,你这个脾气要改一改,居然去大闹戏班!

温如言(委屈)不就是个戏子吗?我可是温家的大少爷,能拿我怎么样啊!

【温然戳了戳他的额头,温如言呼痛。

温如言 痛痛痛!

温然(唱)百年世家自有风度,

莫学戏子朝朝暮暮。

若是你这般糊涂,

商界名流笑你不清不楚。

和戏子吵闹起来,说出去多少商界名流要笑你,丢的是温家的脸知道吗?

温如言(唱)祖母莫要真动气,

孙儿自有真礼仪。

只怪戏子牙尖嘴利,

惹得我屡屡着急!

我当时也没想那么多,就是想给你请来二程,好好地贺寿嘛!他们不肯,我就……哎!

温然(唱)祖母年老心不老,

各项事务要操劳。

乖乖吾孙心很好,

进退有度更是宝。

温如言(唱)孙儿此番已知错,

日后不会再堕落。

温然 你也别哄我,我知道,你父亲是被日本人杀死的,你脸上虽然不表现,可是心里是恨的。

温如言 我没有!

温然(叹气)如今我老了,温以后还是要靠你来发扬的。你看现在日本人进驻北平,不停地打击实体企业,温家的生意也不好做了。你这般败坏温家名声,岂不是给了那些人可乘之机,又要在报纸上乱说一气?

温如言 好了,祖母,我以后会注意的。您也别太担心,你一定能长命百十岁!温家……温家也一定不会倒的!

温然 说不准呢,如今这局势是越来越动荡,日本人争夺码头所有权,实体企业一家接一家倒闭,北平有好些大腕都已经搬走了。

温如言 哎,祖母你不要想那么多了,呀,就好好想想你的八十大寿要怎么过!

温然 你呀!

【温然捏了捏温如言的鼻子。

温然 对了,日本的中臣由我司令,你要记得请他来,不然到时候他他知道我们没请他,脸面上过不去,也不好办。

温如言 日本人也要请吗?

温然 现在局势复杂,能不得罪人就不得罪八千。

温如言 好,一切都听祖母的!

温然 我要午睡了,你等会去下请柬吧。

温如言 嗯。

【温如言扶着温然下。

 

 

第四幕贺寿入牢

【时间:前幕半月后,上午。

【地点:温如言家。

【场景:寿诞上觥筹交错,寿桃、蛋糕和甜点应有尽有,路两边拉着“祝贺温然老夫人八十大寿”的横幅。

【幕启:人们你一句我一句地祝贺温然老夫人“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程宴之、程妙云、温然和众位嘉宾上。

【二程在台下,小声密语。

程宴之 终于等到寿诞这天了,等唱完戏,人群混乱,我就潜入后花园,将情报交给组织。

程妙云 好,等会我掩护你,就说你身体不舒服,下去休息了。

【二程正说着话,见温然老夫人来了,立即笑脸相迎。

程妙云 恭祝老夫人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啊!

程宴之 恭祝老夫人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温然 二位可真是会说话,前些日我那不成器的孙子多有得罪,可别放在心上。

程妙云 怎么会呢?令公子只是玩笑,我们不会当真的。

温然 那就好,今日可要辛苦了。

程妙云 应该的。

【温然塞给二程一个大红包,二程收下,谢过温然,然后离开,准备上台。

【中臣由我上,看见温然,也过来打声招呼。

中臣由我  老夫人,多日不见,还是这般精神!

温然 几日不见,司令看起来更年轻了,是有什么好事吗?

中臣由我  前些日子抓捕了一批共产党,当然高兴了,不过还没问出情报……

温然 司令能抓到人,已经很能干啦!

中臣由我 哈哈哈哈哈,今日演唱的是哪一出啊?

温然 贵妃醉酒。

中臣由我:那我可要好好看看!

【二程看见中臣由我,不由得有些紧张,听见他谈论共产党,心里更加慌乱,对视一眼。

【戏幕开场,程宴之并未演唱《贵妃醉酒》,而是唱成了《霸王别姬》。

程宴之 如今势孤力弱,坚守不战,四处求援。倘若救兵到来,我军恐难取胜。为此,须派一能人诈降项羽,诱他出战。为臣在九里山设下十面埋伏,项羽可灭也!

程妙云(小声)糟了!

【中臣由我一拍桌子,大喝一声。

中臣由我(唱)日本司令中臣由我在此,

尔等难道有猫腻?

到处张望不在意,

难道与共党谋奸计?

莫不成……你们是共党,所以看到我害怕?这才唱错了曲目?

程妙云(唱)司令大人太威严,

见了难免生忌惮。

程宴之(唱)不是故意唱错曲,

也不是故意把众人愚。

程妙云 司令大人见谅,这几日准备寿诞,太过疲惫,所以失误了。

中臣由我在二程身边走了一圈,二程停下。

中臣由我 是吗?听人说你们的父母是被日本人杀死的,会不会记恨日本人呢?

程宴之(压抑地)当然……不会!

中臣由我 也许是因为记恨,所以勾结共党,想要传递消息?

程妙云 瞧您说的,我们就是一唱戏的,哪敢哪?

中臣由我 等我查探一番,就知道你们敢不敢了。

(对手下)来人!现场的每个人都要搜身,如果发现和共产党有关的东西,就地枪毙!

【温如言觉得日本人太嚣张了,想要出言维护。

温如言 司令……

中臣由我(不耐烦)什么事?

温然 下去!

(对中臣由我微笑)没什么事,就是问您需不要帮忙。

中臣由我 不需要。

【中臣由我在一旁盘查,温然小声劝解温言。

温然 不要和日本人作对,不然温家没有好下场。

温如言 可他们太过分了,这里是温家,是中国,不是日本啊!

温然 赶紧给我闭嘴,不然我就不认你这个孙子了。

温如言(暗恨却不得不忍耐)祖母……好,我不说了。

【中臣由我盘问一圈,并未发现任何不妥,让手下抓住二程,押下去,二程下。

中臣由我(转为笑脸,面向来宾)如今地下党活跃得很,这两位指不定就是他们的人,所以带回去细细查问。各位,请自便吧。

(画外音)这样啊,刚刚吓死了我了!

【中臣由我走到温然面前,向温然道歉。

中臣由我  如今共产党实在猖獗,我也是没办法,老夫人不要见怪啊。

温然 司令办事,自有道理,我不会在意的。

中臣由我  那就好。

【中臣由我带着日本兵,下。

【温如言生气地跑进屋子,祖母跟过去,下。

 

 

第五幕险象迭生

【时间:前幕三日后,下午。

【地点:日本军牢房。

【场景:牢房阴暗潮湿,墙面斑驳掉灰,地上还有干涸的血迹。

【幕启:有人用蹩脚的中国话问道:“还不肯招认吗?往死里打!”

【温如言、程宴之、程妙云和牢头上。

温言递给牢头几枚大洋。

牢头(数着大洋)快点!

温如言(不满地)催什么催!

【牢头打开牢门,温如言进去。二程看到温如言来了,很是吃惊。

程宴之 你怎么来了?

【温如言看见他们满身的血污,脸上还有好几道鞭子印记,十分愧疚,沉吟半晌终于开口。

温如言 对不起,如果不是我逼你们贺寿,你们也不会入狱。

程妙云(吃惊地看了眼温如言) 这不怪你,日本人多疑,也没法子的事。

温如言 姜过来找我,求我救你们出去,可是我找了很多人,他们都害怕跟日本人结仇……哎,纵然我温家百年世家,也没有办法啊!

【程宴之从未看过这样的温如言,不由得有些感动。

程宴之(唱)感君大义牢中探,

我等不想你为难。

温如言(唱)(生气)你这是什么话?我温如言虽然纨绔,但也不至于害怕日本人到这个地步!

(唱)今日知戏子高义,

往昔不该屡怀疑。

有心为你把帮手觅,

无奈其他人皆为利!

【温如言的眼睛红了,一拳头捶在墙上。

温如言 你们的母亲是被日本人杀的,我的父亲……也是死在日本人手下啊!你们恨日本人,我也恨啊!

程妙云(吃惊)什么?温少,你……

程宴之(恨恨地)哎,日本人真不是东西!

温如言(转过身)其实我挺佩服你们的,敢和日本人叫板,但我不能。如果有什么能帮到你的地方,我一定帮!

【二程互看一眼。

程妙云 温少,我们不知道能不能出去,庆余班可能也会被我们连累。我身上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只有一块表,你帮我拿去城西的当铺,找一个瘦高个儿当了,把钱交给班主张明。

程宴之(愣了下,赶紧附和)是啊,班主养我们一场不容易,你就帮我们这个忙吧。

温如言 钱的事,我会处理的,温家还养得起一个戏班子。

程妙云 不,温大少爷,你的钱是你的,我们的心意是我们的,请你一定要按照我说的,拿去当了,求求你了!

程宴之 是啊,就算我们死了,也会感念你的恩情。

温如言 好,我就帮你们这个忙,从此我们就是朋友了。

程宴之 朋友?

温如言 怎么,你还瞧不起我啊?

程宴之 不敢不敢!

程妙云 表的事情就拜托你了!

【温如言觉得奇怪,但还是点点头,离开了,下。

【半日后,鸟居龙藏上。

牢头(打开房门)你们可以出去了。【二程奇怪地看着牢头,仿佛他说了什么梦话一般。看到迎接他们的鸟居龙藏教授后,好像才明白了怎么回事。程宴之(跑过去)教授!程妙云 教授,这到底怎么回事?我们怎么被放出来了?鸟居龙藏(唱)言君四方仗义疏财,

我有宝物四处发卖。

二人齐心协力不敢言败,

这才救你二位出来!

不过,最重要的,是你们在狱中,但是情报还是走漏了,这足以说明不是你们,所以司令就放人了。

程宴之(唱)温大公子可有事?

鸟居龙藏(唱)活蹦乱跳能做事。

程妙云 这次可多亏温如言和教授了!弟弟,以后你可得对温少好点!

程宴之 只要他不招我,我绝对不惹他!

【三人笑着,走出牢房,下。

(画外音)日本兵报告:“情报已泄露!”紧接着是一阵愤怒的“八嘎呀路”。

 

 

第六幕狼烟北平

【时间:1927年7月26日,晚上。

【地点:庆余班戏台处。

【场景:几声枪响惊醒了午睡的小儿,远处传来几声婴儿的啼哭。庆余班戏台处满目狼藉,桌椅板凳倒了一地。

【幕启:有人喊着“日本人来了”,也有人喊着“救命啊”。

【中臣由我、程宴之和程妙云上。

【四个日本兵举着刺刀跟在中臣由我身后,中臣由我仔细打量着二程。

中臣由我(皮笑肉不笑地)如今北平局势日益严峻,日军将要占领北平,二位还是识时务的好,给我乖乖唱一出桃花扇。否则我就不敢保证,这枪会不会以不听我使唤,打错人了。

程宴之(被刺激到了,指着中臣由我)卑鄙!这是中国,不是日本!你以为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吗?

【一日本兵刺刀指着程宴之“哇啦哇啦”地叫着,程宴之丝毫不退,中臣由我示意日本兵把刺刀放下。

中臣由我(微笑)日本是个美丽发达的国家。

程宴之 那你为何要来中国,好好呆在日本不好吗?

中臣由我(嗤笑一声)不是日本,也会是其他的国家,你为什么这么生气呢?

程宴之 你这是歪理!侵略者就是侵略者,不管是谁,都是侵略者!

中臣由我 真是可爱的青年啊!

(唱)中国落后才会被人欺负,

八国联军已夺取它幸福。

程宴之(唱)强词夺理一把好手,

只待来日地狱鬼把你扣!

中臣由我 如今多少人虎视眈眈中国?

(唱)多我日本大国一个不多,

少我帝国铁蹄一个不少!

程宴之(唱)豺狼之心皇天后土可见,

卑鄙嘴脸我看猪狗都嫌。

中臣由我 弱肉强食本是生存法则,

识时务者便给我把腰折!

某日本兵 识相的,赶紧低头,不然司令心情不好了,可不要后悔!

程宴之(唱)中华儿女护国从来无悔,

谁敢侵略必定有去无回!

程宴之(愤怒地)中国人都是有血性的,即便是戏子,也绝不会向日本人低头!

中臣由我(不怒反笑)好一个有去无回!那今天我们看看谁有去无回!

程妙云(把程宴之拉到身后)司令,我弟弟还小,您大人有大量,不要跟他一般见识。

【中臣由我递给日本兵一个眼神,日本兵把程妙云拉过来。

程妙云(大喊)放开我!

【程宴之扑上去,被中臣由我一脚踹到在地。

【班主张明上,他吓得颤抖不止,紧紧抱住程宴之,不让他扑上去。

张明(哆嗦着腿)不要脑袋发热啊!气节值几个钱啊?我要是要气节,这庆余班早就饿死了!

【程宴之听了浑身发抖,连连指着班主,说着说着就落下泪来。

程宴之 班主,我们唱的那么多戏,难道都是假的吗?屈原爱国,跳江而死。苏武出使,数年不归。文天祥爱国,不计生死。这些英雄故事,都是你从小教给我的啊!

张明(摇头)你怎么倔得跟头牛似的,时势造英雄,如今时势变了,英雄自然也要变啊!

【张明抱住中臣由我的腿,苦苦哀求。

张明(低声下气地)司令大人啊,庆余班对皇军可是忠心耿耿的啊,您不要因为这两个人,就迁怒到我们身上啊!

【中臣由我摸了摸张明的头。

中臣由我 乖,舔干净我的鞋子,我就饶了其他人。

程宴之(尖叫)不要!班主!

【张明谄媚地一笑,低下头,舔干净了中臣由我的鞋子。

中臣由我 哈哈哈哈哈,滚吧!

【张明连连哈腰,连滚带爬,退到一旁。

中臣由我 宴之君,我只是要你唱个戏,你怎么就是不肯呢?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到底肯不肯!

【中臣由我睁大眼睛,居高临下地盯着程宴之,程宴之抬头,喷了中臣由我一脸唾沫。

程宴之(得意地)哈哈哈哈,不唱!

【中臣由我冷笑一声,日本兵掏出刺刀,就要向程宴之刺去,程妙云大喊不要,挣脱束缚,护在弟弟身前,被刺刀刺穿心脏,流血倒下。

程宴之(惊愕地)姐!

【程妙云捂着被刺的地方,拼着最后一口气交代后事。

程妙云(虚弱地)宴之,你一定要活下去,哪怕是给日本人唱戏,也要活着!活着,才有希望……

程宴之(痛哭流涕)姐!不要!不要死!

【程妙云瞳孔发散,眉头紧皱,唇角流出鲜血。

程妙云(唱)你看城枕着江水滔滔,

鹦鹉洲阔,

黄鹤楼高,

鸡犬寂寥,

人烟惨淡,

市井萧条。

都只把豺狼喂饱,

好江城画破图抛。

满耳呼号,

鼙鼓声雄,

铁马嘶骄。

【程妙云看着衣架上挂着的戏服,微笑着死去,程宴之如同野兽一般地痛哭起来。

程宴之(死盯着中臣由我)畜生,我要杀了你!

【程宴之想要挣脱,却被日本兵牢牢抓住。

【中臣由我抓过张明,脸上露出志得意满的笑容。

中臣由我(语气阴森地)班主,如果宴之君不给我唱戏,那庆余班的人,也别想活了哦。

【中臣由我将张明扔到程宴之脚下,张明爬过去,抱住程宴之的腿。

张明(恳求地)宴之啊,你姐姐已经死了,但你还有庆余班啊,我好歹从小将你养大,你小时候发高烧,我花了那么多钱,连养老的钱都掏出来了。你是个孝顺孩子,可不能没良心啊!

程宴之(回忆地)班主,我知道的,可是……

张明(趁热打铁,流下两滴眼泪)我知道你心里苦,但是你姐姐也要你好好活着,你就给日本人唱回戏吧,我求求你了!你不能让庆余班的人,都给你陪葬啊!

【张明不住地额头,头上渗出鲜血。

【程宴之露出痛苦的表情。

程宴之(思虑再三)好,我给你唱戏,还不成吗?

中臣由我(得意地)早这样不就好了吗,你姐姐也不用死了。放开他吧。

【日本兵松开程宴之,他扑到姐姐的尸体上。

程宴之(悲痛地)姐姐,是我不好,对不起。

【中臣由我十分满意,下。程宴之抱着姐姐的尸体,张明跟在他身后,同下。

 

 

第七幕血溅戏班

【时间:1927年7月29日,上午。

【地点:庆余班戏台处。

【场景:北平街头,人们仓皇逃窜,日本人将庆余班戏台围了个水泄不通。

【幕启:幕后伴唱:

眼看他楼塌了,

这青苔碧瓦堆,

俺曾睡风流觉,

将五十年兴亡看饱……

【程宴之穿着一身华丽的戏服,缓缓而上,中臣由我带着一群日本兵上,坐下看戏。

中臣由我(微笑地)宴之君这副扮相可真好看啊,你是我见过最好看的戏子了,今天的表演可别让我失望啊。

程宴之(装作恭敬地)当然,司令大人的吩咐,我一定遵从。

【程宴之水袖起舞,扮的是李香君,唱的却是苏昆生的词,完全勾住了中臣由我的注意力。

程宴之(唱)俺曾见金陵玉殿莺啼晓,

秦淮水榭花开早,

谁知道容易冰消,

眼看他起朱楼,

眼看他宴宾客,

眼看他楼塌了,

这青苔碧瓦堆,

俺曾睡风流觉,

将五十年兴亡看饱,

那乌衣巷不姓王,

莫愁湖鬼夜哭,

凤凰台栖枭鸟,

残山梦最真,

旧境丢难掉,

不信这舆图换稿

诌一套哀江南,

放悲声唱到老。

中臣由我(尽力压制愤怒)你以为我不知桃花扇吗?这明明是苏昆生的词,不是李香君,宴之君,你作何解释啊?

【程宴之冷哼一声,吐了口唾沫,喷到中臣由我的脸上。

中臣由我(一拍桌子)好个不识抬举的戏子!八嘎呀路!

程宴之(咬牙切齿地)小日本鬼子,夺我河山,杀我亲姐,此仇不共戴天。我是这世间最卑贱的戏子,但我也要让你看看,这戏子能做多大的事!

【戏台周围起了火,浓烟四起。

中臣由我  你不想活了?真是螳臂当车,不自量力!来人!给我毙了他!

【火势越来越大,门窗紧闭,一群日本兵跑过来。

某日本兵(焦急地)司令,火势太大了,还是赶紧撤退吧,不然我们都会被烧死的!

中臣由我  不行……咳咳咳!此子不除,又不能为我所用,必为大患!

【浓烟越来越多,中臣由我看不清四周,胡乱地开了几枪。

某日本兵(着急地)司令,快走!火势这么大,程宴之一定会被烧死的,不必脏了您的手!

中臣由我  便宜他了!

【手下拉着中臣由我离开,破窗而出,下。

【温如言上,从后台钻出,拉走程宴之。

温如言(东张西望)宴之,快跟我走!我们离开北平!

【程宴之后退几步,冲着空无一人的台下,大喊大叫。

程宴之(一声凄厉的哭唤)不!我不走!我要他们给我姐姐陪葬!

【温如言无奈地摇头,打晕了程宴之,将他拖走,二人下。

【灯暗。数秒后灯复微光,幽暗明灭,昏昏惨惨。

 

 

尾声赤伶惊梦

【时间:1937年7月29日,中午。

【地点:程妙云的墓碑前。

【场景:荒地野坟中,立着一块墓碑,上面刻着“吾姐程妙云之墓”七个字。

【幕启:幽黑的天幕映出惨白的“1937年7月29日,日军占领北平”。

【程宴之、温如言上。两束定点光分别打在程宴之和温如言身上,程宴之穿着戏服,跪在墓碑前,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

程宴之(神色凄惶地)姐姐,没了你,戏班散了,家也散了,如今我该怎么办啊?

温如言(扶住他的肩膀)你从北平逃出来这些天,粒米未进。我想姐姐在地下,也不想看到你这般伤心啊!

【程宴之撇开温如言的手。

程宴之(愤怒自责地)都是我!都是我!要不是为了我,姐姐也不会死!

(唱)可怜姐姐一生为国,

却落得临死受磋磨。

温如言(唱)日本过错非你错,

谁能料到起起落落?

(不忍地)哎,你别这么说,若是你姐姐看到了,该多伤心啊!

【程宴之低头,看着身上的戏服,突然像疯了一般将戏服脱了,扔在地上。

温如言(吃惊地)你干什么?这可是你最喜爱的戏服啊!

程宴之(悲伤地)什么戏服?哈哈哈哈哈!这戏唱不起来啦!

【程宴之站起来,大笑几声,步履踉跄,没站稳跌坐在地上。

程宴之 如今日本人攻进北平,什么都没有了,都没有了。

【程宴之哭得晕厥过去,温如言拿出一个水杯,喂他一点水喝,程宴之慢慢转醒。

程宴之(悲哀至极,又笑又哭)组织的人都被抓了,我也联络不上他们。姐姐,我对不起你啊!

温如言(深感感动)对不起,以前我看轻戏子,是多么狭隘啊!你比我这个公子哥,更有骨气!

程宴之 可我只是个卑微的戏子,我的骨气,什么用都没有啊!

温如言 你别这么说,要不是你们托我传递的消息,北平现在死的人更多。你姐姐是为了国家,为了人民而死,她的死重于泰山,会被人民铭记的!

【温如言跪在墓前,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

程宴之(惊讶地)温大少爷,你……你知道那块表是给共产党的了?

温如言(坚定地)早就知道了,以前我是顶瞧不起戏子,如今我很佩服你们,能够为了这个国家,付出自己的生命,这一点,已经比许许多多的人高贵了!

程宴之(羞愧地)温大少爷,您别这么说,我们受不起……

温如言(握住程宴之的手)我说你受得起就受得起!你姐姐也是一样!我温如言,除了跪过祖母外,还没跪过其他的人,你姐姐就是一个!

程宴之(流泪)如果姐姐知道,温少爷这么做,一定很感谢你,可惜,她看不到了,如果,活下来的是姐姐,而不是我,那该多好啊!

温如言(激动地)你要知道,我们的敌人是日本人!是日本人杀了我们的同胞,杀了你姐姐!

我想,如果是你姐姐,她也会为你悲伤,但悲伤过后,她会振作起来,而不是只知道哭,她会为你,为这个国家报仇!

【程宴之沉默不语,温柔地摸着姐姐的墓碑,站起来。

程宴之(唱)你看中原豺虎乱如麻,

都窥伺龙楼凤阙帝王家,

正腾腾杀气,

这军粮又早缺乏。

【温如言双眼含泪,站起身来

温如言(唱)同生死共患难相依为命,

你们待香君就好比自己的亲生。

我一生受折磨吞声饮恨,

我必定拼万死把恨海填平。

温如言(慷慨激昂地)宴之,你下定决心了吗?要不要和我一起坐船逃走去南京?那里有很多的共产党,我们或许可以联络到组织。

【程宴之将戏服叠放整齐,放在墓前。

程宴之  乱世浮萍忍看烽火燃山河,

(唱)位卑未敢忘忧国,

哪怕无人知我。

温如言  好一个无人知我!

【程宴之看着远方,神色哀恸。灯光渐亮。

程宴之 走吧。

【灯光暗,二人齐下。

【灯光渐亮。

【地点:南京某处茶馆。

【场景:茶馆里有人磕着瓜子,有人喝茶,有人正在小声议论。

【幕启:一胖一瘦女人上。

胖女人(惋惜地)诶,你听说没有,前两天来了个庆余班,唱的戏极好!可惜走了,哎!

瘦女人(害怕地看了看四周)哎,你快别说了!中臣由我司令到处缉拿姓程的,他哪里还敢出来唱戏哦?

胖女人(眼睛睁大)也是,我听说啊,姓程的加入共产党了……

【瘦女人捂住胖女人的嘴。

瘦女人(惶恐地)快别说了,不想活了啊你?

【瘦女人拉着胖女人离开,路过街边,看到一个穿桃花戏服的乞丐,衣服已经很破了,瘦得手上看不见一点肉,瘦女人给了他一块大洋,和胖女人匆匆离开。乞丐看着女人离去的方向,幽幽唱了一句:无人知我啊……

【幕后伴唱:

乱世浮萍忍看烽火燃山河,

位卑未敢忘忧国,

哪怕无人知我……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专门为各演员、艺术团、演艺公司、政府部门、单位活动、企业庆典、公司年会提供创作各种小品、相声、话剧、舞台剧、戏曲、音乐剧、情景剧、快板、三句半、哑剧、双簧剧本。联系电话:18022171126 联系QQ:819391276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专业代写戏曲剧本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备案号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