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聘网站编辑、软文新闻稿写手、主持人、礼仪接待服务员
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戏曲剧本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教师节日演出搞笑小品剧本《不收
医院医师节演出大病扶贫题材剧本
部队晚分娱乐搞笑小品剧本《第一
医师节娱乐演出搞笑小品《超级心
教育教师行业晚会演出搞笑相声剧
部队晚会演出感人小品《感谢有你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超级搞笑音乐剧剧本《新姑爷上门》
消防官兵抢险救灾小品剧本(最美消防
新农村建房安置点小品《搬迁故事》
适合公司年会演的小品,公司年终总结
以孝为主题的情景剧,关于孝的感人情
反应自然灾害的感人小品剧本《洪水
误入传销窝点小品剧本,有关传销的剧
驻村扶贫小品《为乡村振兴出份力》
关于国庆节的节目表演搞笑小品《共
适合中秋表演的超级幽默喜剧小品《
交通安全小品剧本,关于交通安全的剧
医生节娱乐演出搞笑感人小品剧本《
关于抗日战争的红色剧本,抗日题材小
部队八一建军节小品(战友情深)
关于师生的小品,师生情小品(让爱一
适合各种场合表演的超级搞笑正能量
司机驾驶员相声小品《比赛心得》
创新创业情景剧剧本《不忘初心回报
卫生室情景剧剧本《医心医意》
用气生活安全知识小品剧本《后果不
工程建筑四方验收小品剧本(样板工程
关于禁毒防艾的小品剧本《禁毒防艾
土地题材的搞笑小品,关于土地执法的
端午节超级幽默喜剧小品剧本(神粽)
适合老师表演的音乐剧剧本《青春纪
禁毒防艾音乐剧剧本《禁毒防艾从我
村级卫生室医生音乐小品剧本《医心
以金融扶贫为题材贷款贴息贫困户搞
抗击肺炎小剧本,新冠病毒小剧本《逆
金融押运保安服务公司小品《金融卫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戏曲剧本 > 地方戏剧本 > 现代戏曲<醉夕阳>
中国国际剧本网戏曲剧本频道www.juben108.com/xiqu 中国最大的戏剧戏曲剧本创作交易门户网站
 
授权级别:授权发表与使用   作品类别:戏曲剧本-地方戏剧本   会员:沉香凝露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20/7/7 16:51:47     最新修改:2020/7/8 15:16:24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戏曲剧本名:《现代戏曲<醉夕阳>》
(原创剧本网)作者:陈春
专业创作小品、相声、戏曲剧本。 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现代戏曲                

醉  夕   阳

 

时间:现代

地点:乡村

人物:何主任:女,57岁,原村妇女主任;

唐四娘:女,56岁,寡妇,农民;

王九爷:男,60岁,乡村厨子,鳏夫,农民;

陈二爹:男,60岁,何主任丈夫,农民;

松表爷:男,65岁,何主任家邻居,农民;

蒋幺嬢:女,62岁,松表爷老婆,农民;

新郎、新娘、村民甲、乙、丙、;

男女老少群众若干。

             

 序.晨练风波

 

〖幕启:乡村晒场上,何主任在招呼男女村民排队形……

(幕内合唱)  

草长莺飞春风荡,

               麦苗青来菜花黄。

               雀鸟枝头欢声唱,

               蜂蝶花蕊采蜜忙。

               热热闹闹晒场上,

               风摆杨柳染绿装。

       (众人你推我嚷都争着站第一排)

何主任:(唱) 张大嫂,王二香,

               推来推去搞啥名堂。

               不要着急不要慌,

               大家听我把话讲。

               整整齐齐站稳当,

马上就把课来上。

        (白)大家站好队形,我们有好几天没有集中练习了……

蒋幺嬢:(抢说)主任主任,上次老师教的那一段你还记不记得到哟?

何主任:还是记得到一些,你们搞忘没有?

    :(异口同声)搞忘了……

       (何主任愣住,静场三秒。众人笑……)

何主任:哎呀,还忘的理直气壮耶。

王九爷:我还记得到丁点儿(边说边比划了几个动作)

    :(众人笑着起哄,七嘴八舌)九爷,你舞的啥子哟!

松表爷:九爷九爷,你舞的那几个鸭儿浮水样,怕是在吸引某些人的眼球哦。

 众:   (一起看向唐四娘)哼…….. 嗯……(点头)

唐四娘:一个一个的都不正经,找打……(扬起手假装要打

众人)

松表爷:好了好了,趁着大家都在场,我宣布……(众人安静,仔细听)下个月初十,我娶幺儿媳妇,请大家喝喜酒,我就不挨家挨户来请了哟!(众人鼓掌)还是请九爷主厨。

王九爷:好说好说,你讨媳妇……哦哦哦,说错了,是你讨幺儿媳妇,主厨算我的,没得话说。

何主任:我们把上次学的那几个动作复习一遍。五六七走,一二三四……

       (众人跟着节奏舞蹈起来,多数都忘了,边跳边笑,又相互指责对方跳错了)停!

何主任:吔,忘性硬是比我还大呢。

    :(不好意思笑着)嘿嘿嘿……

何主任:没关系,大家跟着我做一遍。五六七走,一二三四五六七八……

       (陈二爹上,发现何主任正在手把手指点王九爷)

陈二爹:(大喊一声)住手!!!

       (众人全部停住,亮相,切光)

 

第一场  夫妻沟通

       (何主任家里。舞台上有桌椅等家具。何主任在收拾准备出门,陈二爹手拿酒瓶在一旁冷眼观看。)

陈二爹:(见何要出门)站住!

       (唱)

             一大清早就在忙,

             身上整的喷喷香。

             猴子屁股菲菲红,

             油头抹得溜溜光,

             上湾下沟四处浪,

             我都替你臊得慌。

何主任:这个死老头子,猫尿水水又喝多了。又在发啥子神经?

陈二爹:啊,我就是猫尿喝多了又咋个。你看你一天做起一副马叉虫的样子,我硬是看到都要发吐,啊……(干呕动作)

何主任:酒疯子,你在打啥子干呕。我问你哟,啥子叫马叉虫?

陈二爹:马叉虫都不晓得哟,这马叉虫它就是一条不安分的虫。看嘛(比划),马—叉—虫……

何主任:(学着比划)马—叉—虫……(恍然大悟)骚!哎呀,死老头子才怪哟,你这个背时的砍脑壳的。

陈二爹:来嘛,先砍脚脚,后砍脑壳。

何主任:滚哟!

陈二爹:我跟你说,你现在退休了,没当妇女主任了,一天还跟那些老头拉拉扯扯的,像话吗像话吗?以为我不晓得。

何主任:你晓得个铲铲。(指着自己鼻子)我姓何的是什么人,上湾下沟、四面八方哪个不晓得,几十年了我又在哪个塔塔给你掉了一趴口水,(桌上一巴掌)说清楚!

陈二爹:(懵了)嗯!嗯!(回过神来)我亲眼看到你在拉王老九的手!

何主任:大庭广众之下,我教他的动作,拉了一下手又有个啥子,啊!

陈二爹:(理屈)你、你、你成天都在哪个文化大院里面搞啥子?

何主任:那是县上的文化干部下来教我们跳广场舞,是为了丰富我们的文化生活。你,你,哼!没文化真可怕!

陈二爹:我没文化!我上通天文刨亮瓦,下晓地理掏阴沟。

何主任:你是求字认成来,钢笔还要挂一排。

陈二爹:我在跟你说俄罗斯的莫斯科,你却在说河里螺丝多……

何主任:你,你,你就是个不进油盐的四季豆,只晓得吃饭拉屎的傻脓包,老顽固……

陈二爹:(抢说)骂骂骂,听惯了,耳朵都长茧巴了,不在乎这一回,你尽管骂,骂……

何主任:(一时语塞、楞了一下)你……你要明白,我骂你是在给你幸福。以前我老是骂你,那是给你的幸福太多,把你美得晕乎乎的了,让你身在福中不知福。告诉你,我现在不会轻易骂你,要你想幸福都幸福不成。哼!

       (到一旁去喘粗气)

陈二爹:哎呀!发起火来真好看,嘴巴翘起直是喘。二筒鼓起铜铃大,像个细娃(儿)在耍赖。哈哈哈!

何主任:你把老娘心口都气痛了,你还好笑。你要是喝死了,我这朵鲜花没有牛粪来滋养,咋办啊?(假哭)

陈二爹:(以为何真哭了,手脚无措)哎呀老婆我错了我错了,不哭了不哭了。老伴啊!

        (唱) 你我风雨几十年,

               谁也没把谁来嫌。

               酸甜苦辣都尝尽,

               才把家来理周全。

何主任:       想起结婚那几年,

               吃了上顿下顿悬。

               身上穿的蓝布衣,

用的草木灰来染。

               坛子里的泡咸菜,

又酸又耙莫得盐。

日子刚刚过好点,

你又在那(儿)把筋翻,

整天抱着酒罐罐,

非要把自己来喝残。

(白)一天三顿酒,喝了就打瞌睡。气死我了!

陈二爹:我喝酒的目的是想把瞌睡淹死,哪晓得那背时的瞌睡它学会了游泳。

何主任:(忍不住想笑)少跟我油嘴滑舌的。成天窝在屋里胡思乱想,还把醋坛子打翻了。

陈二爹:我还不是在乎你嘛!

何主任:你这是在乎我吗?这是糟蹋我!你这样天天喝酒,不但要把身体弄坏,还要像后山的张老头......

陈二爹:是是,前段时间,后山哪个张老头就是得了忧郁症,在家里上吊自杀了。

何主任:那不是哟?

陈二爹:你看现在又没事情做,去跳广场舞你又嫌我跳得不好......

 

何主任:我跟你纠正了一下动作,是为了你跳得更好看,我们是一家人嘛,可能方法有点粗鲁,没顾忌到你的面子,哪里是嫌弃你嘛!我以后改正。

陈二爹:哦,这还差不多。田土入了股又不种庄稼,我不成天喝酒睡觉又干啥呀?

何主任:是是,土地入了股,每个月可以分红,还有养老保险,儿子媳妇还要寄一点生活费,这个日子是过得一天比一天滋润。

陈二爹:日子倒是滋润了,人也慢慢变懒了。手头没得活路做,吃了只有压床铺。

何主任:那屋当头不是还有两分地嘛!

       (唱)

            老头子,你莫急,

            听我给你出主意。

屋当头留那两分地,

天天拿给你练手艺。

    你可以挖,

    你可以犁。

    你可以栽,

    你可以移。

正二三月点胡豆,

五黄六月扳苞米。

七八九月收地瓜,

十冬腊月摘柑橘。

外搭栽几窝葱葱蒜苗做调料,

顺便种几个萝卜好炖鸡。

陈二爹:你出的啥子背时馊主意哟!

       (唱)老婆子,你硬给力,

            给我出的好主意。

            屋当头留的那两分地,

            天天拿给我练手艺。

            我可以挖,

            我可以犁。

            我也可以栽,

            我还可以移。

            还要一年分四季,

            月月安排很周密。

            不是给你冲壳子冒泡泡打飞机,

            你那点活路要不到半天就规矩。

            剩下的时间哪门来打发?

            还是只有卷到床上去。

何主任:未必然除了卷到床上就没有其他事情做啊?

陈二爹:其他啥子事情哇?哦,跑到迴龙场街上去把别人的摊摊掀了?

何主任:好了好了,说正事。

陈二爹:啥子正事?

何主任:那个王九爷,年轻的时候就死了老婆,一个人把儿子拉扯大。好不容易娶了儿媳妇儿,又跟他添了个孙女,乐得九爷走路都在笑。

陈二爹:是啊,天有不测风云,他儿子在建筑工地上打工,不遵守操作规程发生意外,当场就没气了。到后来,儿媳妇重新嫁人,把孙女也带走了。

何主任:留下王九爷孤孤单单一个人,成天在家喝烂酒,整日醉醺醺的分不清东西南北。

陈二爹:就是嘛,那又有什么办法呀!

何主任:我们把他弄到文化大院来跳广场舞呀!

陈二爹:未必然跳个广场舞就能解决问题哟?

何主任:我说你那个脑壳不开窍。

陈二爹:咋个啦?

何主任:唐四娘家的四爷不是走了两年多了嘛。这几天我看九爷对四娘还有点意思……

陈二爹:哦,你的意思是我们一起敲敲边鼓,撮合撮合?

何主任:是啊!

陈二爹:四娘的意思?

何主任:看得出唐四娘心里应该还是莫得啥,只是面子上抹不开。

陈二爹:我负责做唐四娘的思想工作,保证她把面子抹开。

何主任:这就对了嘛,你硬是饱汉不知饿汉饥哟!

陈二爹:(想一想)中秋节、中秋节,对!你看哈:在那中秋之夜,我们把他们两个约在一起赏月。你想象一下:天上月亮圆地上人团圆,那还不正好说事,呵呵,怎么样(得意)你放心,我一定当好这颗槐荫树。

何主任:你干脆改姓洋算了。

陈二爹:啊!杨啥子?

何主任:洋得很!

陈二爹:切哦!

何主任:从现在起,跟我一起到文化大院去跳广场舞。

陈二爹:从这个时候起,我天天都要跟着老婆屁股后头转,把日子过得有盐有味!嘿嘿,你笑了就不生气了哈,给我示范一下。

何主任:今天要到隔壁松老表家喝喜酒……

陈二爹:来得及,先示范一下。

       (何示范戏曲广播体操,陈故意逗何,拿起酒瓶又喝起酒来,何急了去夺酒瓶)

何主任:你一看到酒瓶瓶就想醉,硬是狗改不了吃屎。

陈二爹:你一跳起广场舞不也是醉了吗?

       (二人大笑,何拉起陈、陈跟着何舞起来。慕内合唱)      酒醉醉肝伤,

                  情醉醉心房。

                  春风醉叶绿,

                  秋风醉花黄。

                  风问叶花几回醉,

                  醉了朝霞醉夕阳。

 (二人正在欢喜……

(内  喊:何主任、陈二爹,走啊,喝喜酒去。)

何主任:来了来了。

陈二爹:喝喜酒,走……

         二人下,切光)

 

 

 

 

 

 

 

 

 

 

 

第二场  礼金被盗

〖幕启  松表爷在送客人,舞台上人群三三两两在道别……

        (幕内合唱)

               人逢喜事精神爽,

               红烛映窗分外光。

               欢欢喜喜拜天地,

               一对新人效鸳鸯。

松表爷:(音乐声中)各位慢走,没照顾周到的地方请原谅哈哈哈…….

       (唱)  嘿嘿!

               这件大事搞稳当,

               今晚一定睡得香。

        哈哈哈……

          (新郎新娘上)

  :爸,我们回县城去了。

  :爸

松表爷:哎!你们就那么忙吗?新婚怎么也该在家里住一晚上。

  :爸,说好了的,我们只是回家办一个答谢宴,吃了饭我们也到坟上把老祖宗祭拜了,时候不早了就该回去了。

松表爷:住一晚上不行吗?昨晚你妈就把床铺好了。

  :那屋里一直都没住人,怎么睡呀?

松表爷:你从小不是睡那个屋子长大的哟,怎么现在就不能睡了?

  :(对新郎)我在那边等你。(下)

  :爸,不是不能睡,我是说那间屋子这几年一直都没住人。哎呀,不说了,时候不早了,走了。(向内喊)妈,我们走了。

蒋幺嬢:(忙跑出来)幺儿幺儿,莫忙走,妈还跟你们收拾了一点东西,有花生、核桃、大枣……咦,人呢?

松表爷:算了算了,放在那儿我下酒。

蒋幺嬢:你一天就是晓得酒酒酒!

松表爷:人家嫌弃你那屋子里有霉臭味,住不下,有啥法!

蒋幺嬢:(叹气)唉!(一屁股坐在凳子上)

松表爷:坐到做啥子,去把礼金拿出来清点一下,好去信用社存了。

蒋幺嬢:都是你收的礼,放在哪儿的?

松表爷:枕头下面。

       (蒋幺嬢下,松表爷坐在椅子上抽水烟……)

蒋幺嬢:(在内说)没有哇,你究竟是放在枕头里面还是枕头下面的?

松表爷:(愣了一下)哦,枕头里面。

蒋幺嬢:(边上边说)没得,你究竟放在哪儿的?

松表爷:死老婆子你莫吓我哈!

蒋幺嬢:我吓你老铲铲,真的没有!

松表爷:丢了?(一屁股坐在地上)

蒋幺嬢:你莫吓我哈(把松拉起来),再想一下放在哪里的。

松表爷:我是放在枕头下面的(蒋幺嬢指着松),哦不是,是枕头里面,你再去找一找,多找几个地方。

       (蒋又下)(松惊,唱)

               哎呀没对头

                没对头啊,

(向着内喊)何主任何主任过来一下哟!

何主任:(上唱)啥子事?

松表爷:       出事了,

何主任:       出啥事了?

松表爷:       出大事了。

               哎呀呀!出大事了。

何主任:       松老表,你傻撮撮,

               睁起眼睛打胡乱说。

               幺儿媳妇的酒把你醉晕了,

               谨防婆娘出来给你几皮砣。

松表爷:       何主任,我哪敢乱说,

               脑壳清醒没有傻撮撮。

               娶儿媳收的礼行钱,

               一分不剩全部丢脱。

何主任:啊!奇了怪了。

       (蒋幺嬢上)

松表爷:找到没有?

蒋幺嬢:(生气地)没有!!!

何主任:有好多?

松表爷:我没细数,我们沟头现在有人在家的就十三四户,差不多每一家送的一百元,有两三家送五十的,就一千多一点。

何主任:你放在哪儿的?

松表爷:我用塑料袋包了几层,裹得好好的,放在枕头下面,哦不,是枕头里面。

何主任:你确定是枕头里面?

松表爷:(肯定地)嗯、嗯……千真万确。

蒋幺嬢:我把枕头下面、枕头里面、罩子通杆、坛坛罐罐、床脚下面……凡是能够藏东西的地方都找了,都没得!

何主任:以前也经常听你们俩在家里找钱,你肯定是放在哪儿又忘了。

松表爷:以前不知道放哪儿了,终归家里就我们俩个人,过几天又找到了。今天我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记得,是放在枕头里面的。

蒋幺嬢:反正我都找遍了,都没有。

松表爷:那就是有人偷了!何主任,虽说是你现在退下来没当主任了,大家有事还是习惯找你,你要跟我做主呀!

何主任:莫乱说哟。你的钱是放在里屋的,酒席是摆在外面院坝里的,也没有外人进你里屋去,哪个能够拿到你的钱。

蒋幺嬢:啊!!!只有……只有……

松表爷:哪个?

何主任:哪个?

蒋幺嬢:只有厨子王老九进去拿了鸡蛋来烧蛋花汤。

松表爷:只有他一个人进去了的,那就是他偷了的。

何主任:这话不能随便说呀!常言道:捉贼要拿赃,没有证据不能乱说!

松表爷:这个赃来怎么拿,那钱上又没有写我的名字,就是拿到赃了也无法证明是我的,哎呀,我才倒霉哟!

       (唱)   娶儿媳喜气洋洋,

                丢礼钱我心好伤。

                忙前后汗湿衣裳,

                泼冷水雨打冰霜。

蒋幺嬢:(大哭)那个偷我钱的人哟,你要遭天杀呀,老天爷会劈了你!

松表爷:(接唱)哪个狠心的偷我们钱的死瘟伤,

哎呀呀,我的钱泡汤!(切光)

 

 

 

 

 

 

 

 

 

 

 

 

 

 

 

 

 

 

 

 

第三场  山村阴影

(幕启   晒场大树下,人们聚在一起交头接耳

         (幕内合唱)

                 喜门人家添忧伤,

宁静山村起波浪。

                 往日丽景蒙阴影,

                 九爷恐怕要遭秧。

村民甲:你们晓得不,松表爷家里的礼钱被偷了。听说是(耳语)嘿嘿,没有看出来,九爷还是那样的人哟。

村民乙:就是,平时看到人模人样的,没想到背后还有这么一手。

陈二爹:你们莫乱说,无凭无据的,莫在那儿听见风就是雨。

村民丙:也说不定,听说只有他进了里屋去的,不是他又是谁呀!

唐四娘:你们乱说话,不怕烂嘴巴。

村民甲:吔,四娘,你咋个就那么肯定不是九爷啊,好像你最了解九爷哈。

村民乙:你现在跟他还不是一家人呢,就在那儿帮干忙了。

唐四娘:大路不平旁人铲,我就是相信九爷又哪门!懒得跟你们扯烂筋。

村民丙:嘘……..来了,来了。

       (九爷上)

村民甲:九爷来了,我们没说你哈,你肯定不会去偷他老松家的钱嘛。

王九爷:老子不为五斗米折腰。

村民乙:嗯,给你六斗米就行。

王九爷:滚!!!

        (众人有的做怪脸,有的吐舌头,陈二爹招呼众人下。唐四娘留下……

       (唱)   老九清白一辈子,

                从来不吃嗟来食。

                如今摊上这种事,

                霉得就像冬瓜皮。

         唉!

唐四娘:(唱)   九爷千万不要急,

                金贵自己的身体。

                你平时善良随和笑咪咪,

                这就叫做——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王九爷:四娘啊,你是晓得我的哈。

唐四娘:老九啊,就是全世界的人不明白你,我都相信你,你是什么样的人我最清楚。

王九爷:只要四娘你明白就行,其他不重要。

唐四娘:九爷啊:

        (唱)  自己日子过安逸,

                不跟他们和稀泥。

                有朝一日事情终究会见底,

                他们自己烂嘴皮。

王九爷:有道理,老天自有公道。

         (内喊:走起!)

         (松表爷、蒋幺嬢手里各拿一炷香上。)

         (松表爷、蒋幺嬢、王九爷和唐四娘在舞台上走三穿花)

蒋幺嬢: (唱)那个偷我钱的人,

松表爷:       喝凉水他要遭梗死。

王九爷:       哪个偷了你的钱,

               吃了饭他要窝秋痢打摆子。

蒋幺嬢:       那个偷我钱的人,

松表爷:       走夜路鬼要剥他的皮。

王九爷:       哪个偷了你的钱,

走出门就要遭雷劈。

蒋幺嬢:       那个偷我钱的人,

松表爷:       窝屎他要滚到粪坑里头去喂蛆。

王九爷:       哪个偷了你的钱

               喝了清水都要放臭狗屁。

蒋幺嬢:       那个偷我钱的人,

松表爷:       滚下山岩他要把命毙。

王九爷:       哎呀呀!这样冤枉人你们伤天理!

        (唐四娘劝阻王九爷,大家停住,九爷气极……)

王九爷:(怒吼)九爷我粉身碎骨不得怕,要留清白在人间!老子今天颇着这条老命不要,跟他们拼了。

       (唐四娘死死拉住九爷)

蒋幺嬢:四娘,你有没有点觉悟,还跟这种人在一起哟!

王九爷:你……(指着松、蒋要去拼了,唐四娘拉住)

松表爷、蒋幺嬢:哼!!!转身下

唐四娘:九爷你千万不要去接话,你不理踩他们说明你没做那事心里不虚,你去跟他们理论,他们以为你心虚了理屈了呢。

王九爷:我就是气不过他们这么欺负人。

唐四娘:九爷用不着跟他们一般见识,你在这个沟里面做了那么多好事。那几年生活困难,遇上红白喜事,你帮好多人家做厨都没有收人家的工钱,哪家哪户没有受过你的恩惠。

王九爷:那又怎么样,现在还不是跟着乱说。

唐四娘:人活世上,做的再好都有人不满意,哪个背后无人说哟。常言道,身正不怕影子歪,莫气了。走,我陪你赶场去,过两天就是中秋节了,还是去买点糍粑、月饼好过节哟。

          (下,切光)

 

 

 

 

 

 

 

 

 

 

 

 

 

 

 

 

 

 

 

 

 

第四场  中秋保媒

(幕启   中秋夜   月光清透如水般轻洒在晒场上,合唱音乐声中唐四娘上   

                   (慕内合唱)

                  八月十五月儿圆,

                  月饼香来糍粑甜。

                  中秋夜里桂花酒,

                  盈盈飘香到庭前。

唐四娘:          十五月圆人不圆,

                  寂寞相随影孤单。

                  风住橙香花已尽,

                  夜伴青灯难入眠。

                  想想曾经四哥在,

                  日子过得好悠闲。

                  太阳东升出门去,

                  夫唱妇随把活干。

                  圆土角、抹田边、四哥帮我把衣袖挽,

打苕沟、垒土坎、我挖土来四哥挑担。

                  四哥和我齐努力,

                  干活再累心也欢。

                  金乌西坠鸟归林,

                  夫妻双双把家还。

                  收鸡鸭、煮夜饭、哥拉风箱我把柴添,

                  听蛙鸣、夜露凉、四哥为我把风遮掩。

                  平淡日子平静过,

                  喝口凉水心也甜。

                  哪知四哥撒手去,

                  撇下四娘泪流干。

(合唱)  悲切切半路夫妻缘分浅,

意惶惶不知出路在哪边。

唐四娘:          说好夫妻共白头,

四哥不该把我骗。

这样活起没意思,

                  四哥你说咋个办?

       (四娘泪流满面,到大树下坐着。何主任上)

何主任:(向内喊)老陈,你搞快点嘛。

陈二爹:(内应)来了来了(上)

何主任:你这个人硬是烧香摸沟子(屁股)搞惯了起手,一辈子都是个皮打鼓。

陈二爹:江山易改秉性难移,我就是这么个人,你又不是现在才晓得。

何主任:你看天上的月亮好大好圆哦!我们是来找四娘和九爷赏月的,就要快点嘛。

陈二爹:(看月亮发现唐四娘)

哎呀!那不是四娘吗?四娘,我们正说来找你。

       (唐四娘起身)

唐四娘:找我做啥子?

陈二爹:找你赏月。

唐四娘:我不是正在赏月吗?

陈二爹:一个人赏什么月嘛。

唐四娘:我就是一个人,不一个人赏月也莫得办法呀。

陈二爹:有办法有办法的。

唐四娘:有啥子办法呀?

陈二爹:嗯……嗯……

(转身看何)

何主任:(笑对陈)你说呀你说呀!平时在家里跟我磨嘴巴皮,说得河翻水涨的,会说的很哒。哪门一说到正事,就开不起腔了。

陈二爹:嘿嘿,嘿嘿,你说你说。

唐四娘:你们究竟要说啥哟?

何主任:四娘,是这样的。你看哈这天上月亮圆,地上人团圆,你和九爷俩个都是孤孤单单的,干脆你们俩就组合成一家人,也团团圆圆的,如何呀?

唐四娘:(不好意思)算了算了,都一把岁数的人了,哪个还说这些呀。

陈二爹:四娘,你是不是在计较松老表家丢钱的事情哟。你要相信九爷……

唐四娘:不是不是,我绝对相信九爷的人品。

陈二爹:那你在顾虑什么呀?

唐世娘:(苦笑)现在儿大女成人的了,给他们丢不起这个脸哟。

何主任:四娘呀!(唱)

四爷走了快三年,

                    丢你一人守孤单。

                    三病两痛无人管,

                    跌倒损伤没人搀。

                    养儿养女好辛苦,

                    儿女病了心难安。

                    春来患了百日咳,

                    找寻偏方把药煎。

                    夏热怕有蚊虫咬,

                    扇儿摇得手腕酸。

                    秋日暑去天转凉,

                    冷穿热脱把心担。

                    寒冬腊月雪纷纷,

                    怕儿受冻心牵连。

                    病来儿痛娘心碎,

                    病去儿安娘心欢。

                    春夏秋冬四季过,

                    寒来暑往不停闲。

                    如今儿大女成人,

                    本该享福把身安。

                    哪知四爷撒手去,

                    留你一人守孤单。

                    社会在发展,

                    人要往前看。

                    撸起袖子找快乐,

                    少年夫妻老来伴。

(四娘边听边流泪)

 陈二爹:四娘,别犹豫了,人生就这么几十年,莫想得那么多活得那么累。

何主任:你看现在,那些县上的镇上的村上的干部,白天黑夜都在我们村里搞扶贫攻坚,又跟我们办起农民夜校。我们这些人年龄大了,做不了啥子大事,我们自己把自己的日子过安逸,这既响应了党的号召,又跟儿女减少负担,我们也来个自我精神扶贫!

陈二爹:对,自我精神扶贫!四娘怎么样?

唐四娘:这个(不好意思)

陈二爹:四娘,你点个头。(唐不好意思点头)这就对了。(对何炫耀)怎么样,通了吧! 

何主任:(哭笑不得)你……好好好,是你做通的。老陈你去把九爷找来。

陈二爹:不,我是跟你打了包票要做通四娘的思想工作,把四娘的面子抹开。你去找九爷,我还跟四娘摆谈摆谈。

何主任:好嘛好嘛,你们慢慢摆,我去找九爷。

(何下。九爷上,看见陈和唐在一起,犹豫了一下,躲在一旁)

陈二爹:四娘,一个人的日子真的好孤单啊,应该有个人陪你,这个事情就这么定了哈。

唐四娘:好嘛。我们干脆走一走。

陈二爹:要得(二人边说边下)

王九爷:吔!!!(吃醋)陈老二,没想到你还有这一手耶!你一天守到甑子吃饱饭还嫌不够哦。哼!我就要看一下,你们两个今晚黑老究竟要搞些啥子板眼儿出来。

(跟下,陈和唐又从下马门后平台出来,九爷跟上偷听)

陈二爹:四娘,这哈有人跟你作伴,陪你聊天,你就不会那么寂寞了哟。你放心,儿女的工作我来做。

        (四娘点头,又跟陈一起从上马门平台后下去)

王九爷:啥子啊,有人作伴,有人聊天,不得寂寞。哎哎哎!还有没有点王法,还要不要脸哟!哼,陈老二你等到起。(快步撵下)

王九爷:(幕内嚷嚷)逮到了逮到了!

(拉着陈二爹上,唐四娘跟在后面),嘿,这哈拿跟我逮到了。

唐四娘:(拉九爷)你在做啥,我叫你放手。

王九爷:还问我在做啥?他这个有妇之夫,骚扰勾引良家妇女,让我逮了个正着。(指着陈二爹)说!哪门办?

陈二爹:不是的九爷,你看今晚是中秋,我想四娘一个人寂寞……

王九爷:哦,她寂寞你就来陪她……

陈二爹:哪里是我来陪她嘛……

王九爷:吔,我亲眼所见,亲手所抓,你还要狡辩。你、你、你……平时你老婆跳个广场舞,你都醋坛子打翻了,没想到背后才是这门回事哟……

陈二爹:我、我、我,(说不清楚)唉……

(何主任上)

何主任:你们在吵啥子?

王九爷:何主任,你来的正好(指着陈、唐)他们他们……说不出口哟,唉!(蹲在一旁)。

何主任:(明白九爷吃醋)有啥说不出口的,未必然九爷你还不好意思哟。我叫老陈陪着四娘,我到你家里去找你来跟四娘一起赏月,没想到你都来了呢!

王九爷:(指着陈、何)你们???

何主任:九爷,我和老陈已经把四娘的思想工作做通了,答应跟你(做了一个手势)比翼双飞!

陈二爹:就是嘛!

王九爷:(尴尬)啊!!!嘿嘿,嘿嘿……

唐四娘:就晓得傻笑,还不快谢谢他们!

何主任:不谢了不谢了!我顺便把沟里的人都叫来了,大家一起赏月!(向内)他们来了。

(音乐声中众人有的端水果,有的提橙香,有的拿酒瓶,有的端月饼上)

  :(众人欢呼,音乐起)吃月饼啰、赏月啰……

        (众人把唐四娘和王九爷推到一起舞蹈,松老表和蒋幺嬢表现很别扭、不和谐)

        (幕内合唱)八月十五月儿圆,

                    月饼香来糍粑甜。

                    中秋夜里桂花酒,

                    盈盈飘香到庭前。

(切光)

 

 

 

第五场  水落石出

(音乐声中松表爷上,走几步又回过头向里面喊……)

松表爷:紧到挨啥子,快点出来哟。

蒋幺嬢:(手里抱着一对大红枕头畏畏缩缩慢慢上)

        老松,你这个傻脓包!

(唱)你的脑壳有点方,

      逮住个人就乱汪汪。

      我自己没长脑壳还跟着你帮腔,

      点柱香蜡把神装。

      这下子拿来哪门整,

老脸都拿给你丢光。

(白)你去,我不去!(转身往回走)

松表爷:(一把抓住,拉回到舞台中央)哎呀,干啥嘞,一起去!

蒋幺嬢:都怪你,自己把娶儿媳收的礼钱用塑料袋包的好好的,放在床底下的抽水管子里面,今早上去抽水又找出来了,还说放在枕头里面的。害得我也跟着你一起去冤枉九爷,还烧香磕头去咒人家。你、你、狗吃你的记性了。

松表爷:哎呀哎呀,那天人多事情杂,我脑壳都忙晕了,就搞忘了,我错了嘛。

蒋幺嬢:你牙巴才错了。(把枕头塞进松怀里)今天的喜酒你去吃,我才没得那个脸去。(转身往回走)

松表爷:(大吼一声)站到!!!(蒋停住,转过身来)我说你今天硬还来劲了。你还不是经常把钱藏这儿藏那儿的,有时候自己也不知道藏哪儿去了。

蒋幺嬢:我、我、我(语塞…..)

松表爷:好了好了,今天九爷和四娘办喜事,我们一起去贺喜,当着全村人的面把事情说清楚,跟九爷赔礼道歉。常言道伸手不打笑脸人,九爷是个明白人,相信他不会为难我们的。

蒋幺嬢:也是哈,其实九爷是多好的一个人。十年前你的爹过世了,九爷跟我们做了厨,家里穷连工钱都没给九爷……

松表爷:哪里是没给九爷,是九爷主动提出不收。

蒋幺嬢:就是就是。我们不该怀疑九爷,今后遇事不能冲动。

松表爷:对,不能冲动。幺儿唱的歌里面有一句词儿叫什么呀……

蒋幺嬢:叫、叫,叫冲动是魔鬼!

松表爷:对!冲动是魔鬼。

蒋幺嬢:走,我们去跟九爷认错,请九爷骂这个冲动魔鬼!哈哈哈…….(俩人同时笑,下,切光)

 

尾声.花好月圆

       (喜乐起,众乡亲三三两两、高高兴兴地上,嘴里叫着:来了来了。

        (合唱)      

                   宁静乡村喜气洋洋,

                   风和日丽人心舒畅。

                   莲开并帝同心喜结,

                   喜天喜地喜山喜水喜鸳鸯。

(松表爷与众男人簇拥着身配红花的九爷从上马门上,众女人与蒋幺嬢簇拥着头戴红花的唐四娘从下马门上)

何主任:一拜天地(松表爷和蒋幺嬢扶着九爷和四娘配合着做动作),二拜高堂,夫妻对拜,送入洞房!

村民甲:(玩笑)天长地久,百世其昌!

村民乙:(玩笑)早生贵子,金玉满堂!

        (众人哈哈大笑,欢天喜地。合唱音乐中,大家舞蹈……)

                          重阳时节秋色朗,

                                                   山花盛开遍地黄。

                                                   金风送爽香气荡,

                                                   如画乡村醉夕阳。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专门为各演员、艺术团、演艺公司、政府部门、单位活动、企业庆典、公司年会提供创作各种小品、相声、话剧、舞台剧、戏曲、音乐剧、情景剧、快板、三句半、哑剧、双簧剧本。联系电话:18022171126 联系QQ:819391276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专业代写戏曲剧本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备案号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