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聘网站编辑、软文新闻稿写手、主持人、礼仪接待服务员
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戏曲剧本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农村民俗题材娱乐搞笑小品剧本《
妇女权益题材搞笑感人小品剧本《
品质打假题材搞笑小品剧本《Y女婿
药品类打假题材搞笑小品剧本《打
小区社区邻里题材搞笑小品剧本《
诚信打假题材搞笑小品剧本《虚假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校园老师相声台词剧本《最美教师》
武汉现不明原因肺炎治疗全国战胜肺
乡镇财政所干部小品剧本(中国好干部
超级搞笑古装宫宫廷幽默小品(还珠歪
贪污受贿小品,双规小品剧本(严惩不
关于婚外情短剧本,绿帽子小品剧本《
伟大的祖国朗诵稿,伟大的祖国诗歌朗
酒店餐饮小品,酒店年会服务员小品《
三八妇女节节目小品,庆三八妇女节短
银行类爆笑小品,银行爆笑小品(快乐
政府帮助低保家庭就业改善生活脱贫
七夕创意剧本,七夕小品剧本(最佳美
国家电网变电站检修员工小品(特殊纪
最新最幽默最有教育意义的元宵节小
解决员工上访为公司困难的小品剧本
过年爆笑小品,笑死人不偿命的小品(
城轨年会表演相声剧本《与城轨共未
公司创立周年小品,庆公司成立周年小
中铁公司员工年会相声剧本《找媳妇
为了工作舍小家顾大家情景剧本(特殊
公司年会三人群口相声《三狗闹新春
改变黄脸婆形象后走上舞台成为模特
适合公司年会的小品,适合公司年会搞
办公室题材简短剧本,公司年会职场小
建筑公司年会超感人小品剧本《回家
汽车销售公司4s店快板剧本《齐心合
新年小品剧本简单的,贺新年小品剧本
公司年会有关车间生产类小品剧本《
元旦适合演的小品剧本,元旦节目表演
灯博会公益义工故事小品剧本《幸福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戏曲剧本 > 地方戏剧本 > 《桐江雨》(莆仙戏)
中国国际剧本网戏曲剧本频道www.juben108.com/xiqu 中国最大的戏剧戏曲剧本创作交易门户网站
 
授权级别:普通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戏曲剧本-地方戏剧本   会员:woxinrutie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20/1/18 12:29:57     最新修改:2020/1/18 16:40:55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戏曲剧本名:《《桐江雨》(莆仙戏)》
(原创剧本网)作者:蔡剑英
专业创作小品、相声、戏曲剧本。 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桐江雨

(改编自同名越剧舞台剧及越剧电影《桐花泪》)

【剧情简介】

    桐江岸边的寡妇桐花与亲儿大龙和养儿二龙相依为命。钱塘贵妇金夫人派奶娘寻儿到桐江,奶娘误将大龙当作公子抢回金府。由于金夫人的娇宠以及金大伯的教唆,四年之内忠厚老实的大龙变成纨绔子弟。桐花千里迢迢寻子送子到钱塘时,贪恋富贵的大龙忌恨二龙,央求金大伯想法让自己留在金府。金大伯心怀不轨,赠送毒药给大龙,叫大龙用毒酒害死二龙。事到临头,大龙于心不忍。金大伯之子金虎看见毒酒,当作美酒一饮而尽,当场死亡。金大伯诬陷二龙害死儿子,欲逼他一起去见官。大龙良心发现,承认放毒之事是自己所为,愿与大伯一同见官。二龙哀求亲生母亲金夫人搭救大龙,金夫人拗不过儿子的眼泪,答应了儿子的请求。金大伯与大龙对簿公堂时,金夫人出力找到的卖药人当堂作证,真相终于大白。金大伯害人不成反害己,后果咎由自取。风波过后复归平静,桐花与大龙结伴回乡,二龙依依送别…

 

【场次】

      第一场   桐花教子

      第二场   夫人逢喜

      第三场   大龙被抢

      第四场   夫人教子

      第五场   桐花寻子

      第六场   大龙变坏

      第七场   二龙回家

      第八场   大伯设谋

      第九场   兄弟宴会

      第十场   对簿公堂

      结  局   母子回乡

 

【人物】

     桐  花——桐江岸边的寡妇,有一亲生儿子,后又捡到一婴孩,一起抚养

                      长大。

     大  龙——桐花的亲生儿子,出场时十二岁,后来是十六岁。

     二  龙——桐花的养子,与大龙同岁。

     金夫人——钱塘县金老二的遗孀,家财万贯,二龙的亲生母亲。

     奶  娘——金夫人家的仆人,二龙年幼时的奶娘。

     金罗汉——金家大伯,图谋金夫人的财产,反而害死了儿子金虎。

     金  虎——金罗汉的儿子,与大龙、二龙同岁。

     卖药人——卖老鼠药给金罗汉。

     知  县——钱塘县令,审理“金虎之死”一案。

     丫头、家丁、衙役若干。

 

第一场  桐花教子

            【幕启。桐江岸边,织布女桐花在简陋的家中织布。

桐  花    (唱) 桐江岸边风拂拂,

                         日夜织布梭不停。

                        丈夫不幸命早逝,

                         两手要养三口人。 (起身,到门口向外张望)

                         大龙上岸去卖鱼,

                         难为他,

                         穷人孩子早当家,

                         小小肩膀压千斤。

                        代替爹爹帮扶娘,

                        照顾阿弟无怨言。

            (夹白) 日头这么晚了,大龙去卖鱼怎么还未转回? (又向门外望

               了望)

            (接唱) 想起大龙儿——

                           桐花尝遍苦菜心也甘。

                          好苗不怕风雨淋,

                          脚下有土便生根。

                          望只望,

                          幼苗长大成苍松,

                          傲骨嶙嶙立世间。       

              【大龙手拎鱼篓子高高兴兴上,进屋。

大  龙       娘亲,孩儿回来了。

桐  花       大龙你回来了,快坐下歇歇。(接过儿子手中的鱼篓子,放到角

                落)

大  龙       哎。(坐下,掏出钱)娘亲,给,这是卖鱼的钱。

桐  花      今日怎么比往常少?

大  龙     (霍地起身) 哼,都怨那个看起来很有钱的外乡阿婶,她欺侮孩儿

               年纪小,将鱼价杀到很低。

桐  花      真是为富不仁!算了,以后不卖给她就是了。

大  龙      (点头)嗯。(再摸衣兜)是了娘亲,这里还有一包钱。 (递上

                钱包)

桐  花      (接过)这钱是哪里来的?

大  龙      (放低音量) 地上捡的,是那个外乡阿婶买鱼时掉下来的。

桐  花       捡来的东西为什么不还给人家?

大  龙       本来想追去还给她,后来再想一下,她欺侮小孩,孩儿很生气,

                因此…因此就不还给她。

桐  花       哎呀大龙儿啊,不可这样做人。

              (唱)  她杀鱼价是她错,

                           拾钱不还咱理亏。

                           快将原物还原主,

                           好言好语去赔礼。

大  龙       什么?要孩儿还给她,还要孩儿向她赔礼道歉?

桐  花       正是,快去。

大  龙       孩儿不去。

桐  花       大龙,你怎么不听话了?

              【大龙仍然赌气不去。

桐  花       大龙儿啊!

               (唱) 你爹生前常教诲,

                           莫贪便宜宁吃亏。

                           为人当学——

                           树上白花江中清流,

                           清清白白光明磊落。

大  龙        这…

桐  花        一定要记住:别人的东西,就是金山银山,也不可贪心。

大  龙        娘亲,孩儿错了。

桐  花        知错就好,快去还给人家。 (将钱包塞到儿子手中)

大  龙        嗯。娘亲,孩儿去了。

               【桐花含笑点头。大龙下。

桐  花       快去快回。

大  龙      (内应) 哎。

桐  花       二龙也该放学了,奴家赶紧去煮午饭。 (下)

               【二道幕落。

               【二龙背着书包上,满脸沮丧,低头走路。大龙从舞台另一侧上,

                 看见弟弟,高兴招呼。

大  龙        阿弟,放学了。

二  龙      (没精打采)哦。

大  龙        阿弟,今日发生什么事情,怎么这么没精神?

二  龙        唉! (赌气将胸前所挂的玉龙拿下来扔地上)

大  龙      (感到诧异,捡起玉龙) 阿弟,究竟发生什么事情,说给哥哥

                 听。

二  龙       大龙兄!

              (唱)  蓝天飘来一片云,

                           放学路上风波生。

                           同窗见我挂玉龙,

                           风言风语起议论。

                           说甚乜——

                            你我并非亲兄弟,

                            大哥不是母亲生。

大  龙       原来是这个原因。这种玩笑话,哥哥也听过。

二  龙       当真?

大  龙       当真。阿弟!

               (唱) 风言风语风吹过,

                           闲人闲话且莫信。

                           你我好比南山竹,

                           一母同胞根连根。

二  龙       既然你我是亲兄弟,为什么我去读书,你下海捕鱼上山砍柴;为

                什么我有玉龙,你没有;为什么我穿新衣服,你穿旧衣服?娘亲

                岂不是太偏心了?

大  龙      (表情严肃)阿弟!

               (唱) 阿弟休要把娘怨,

                          儿当体谅慈母心。

                          只叹爹爹去世早,

                          娘亲独自撑门庭。

                          供你读书已不易,

                          无力再供兄读书。

                          阿弟啊,

                          你是小来兄为大,

                          帮助娘亲理应当。

             (白) 阿弟,今后不许再说什么亲生不亲生的话了,娘亲听见会

              伤心。知道吗?

二  龙      嗯。

大  龙      来,把玉龙重新挂上。

二  龙       且等。(抢过玉龙挂到大龙脖子上)

大  龙       阿弟,你这是什么意思?

二  龙       大龙兄,从今以后,这块玉龙咱二人轮流戴,一人戴一日,你看

                 好吗?

大  龙       不好不好,哥哥天天上山下海,万一丢了怎么办?还是阿弟你一

                 个人戴吧。 (欲取下)

二  龙        哼,哥哥不戴,我就不跟你好了。

大  龙        好啦好啦,哥哥戴就是了。

二  龙        哥哥戴上玉龙真好看。

大  龙        嘿嘿。

二  龙        嘿嘿。

大  龙        是了,哥哥要去江边还人东西,你先回家去吧,免得娘亲担心。

二  龙        嗯,那我走了。

大  龙        去吧,路上小心。

二  龙         知道。

               【二人不同方向下。

二  龙      (回头)哥哥你早点回来陪我玩。

大  龙       (也回头) 哎。

                【二人挥手道别,下。

                【二道幕启。奶娘上,低头找东西。

奶  娘        唉!

                (唱) 夫人命我寻公子,

                            船过桐江暂停留。

                           上岸买得鲜鲫鱼,

                           贪了便宜暗欢喜。

                           谁知贪小反失大,

                           遗落钱包无处寻。

             (白) 买鱼的时候明明还看见钱包,如今到处寻不见,掉到哪里了

               呢? (四处找) 急死人了!

大  龙     (拿钱包上) 阿婶,你是不是在找这…(举起手中的钱包)

奶  娘       正是正是。哎呀,你哪里捡的?

大  龙       方才卖鱼的地方。你当面点一下。(递过钱包)

奶  娘      (打开钱包看了看)没错没错。多谢了!

大  龙       不用不用。 (欲走)

奶  娘     (瞥见大龙胸前的玉龙)小孩等一下。

大  龙       阿婶还有乜事?

奶  娘       小孩,你这块玉龙真好看,是哪里来的?

大  龙       我家自己的。

奶  娘       你今年几岁?

大  龙      十二岁。

奶  娘     (若有所思)十二岁。你家住何处?

大  龙       哎呀,你问这么多干什么?                       

奶  娘       哦,你是拾金不昧的好孩子,阿婶要去感谢你父母。

大  龙      不用不用。我爹爹早就去世了,我娘亲说人家的东西就应该还给人

               家,没什么好感谢的。 (欲下)

奶  娘      你娘亲名叫什么?

大  龙     (回头) 名叫桐花,就是桐花树的桐花。

奶  娘      你不是你娘亲亲生的吧?

大  龙     (气愤转身) 哼,乡里人说我不是我娘亲亲生的,你这个外乡人怎

               么也这样乱说?哼! (大踏步下)

奶  娘      吔—— (自言自语) 身上有玉龙,也是十二岁,不是他娘亲亲生

                的。哎呀,他一定就是我家夫人十二年前丢失的少公子。我得赶

                 紧回府,将这喜讯报与夫人知道。 (小跑下)                           

——幕落——

第二场  夫人逢喜

【幕启。金夫人府邸,客厅景,金碧辉煌。金夫人背对观众站着想

心事,突然绕客厅快走一圈。

金夫人    哎唉!

              (唱) 华堂辉煌耀人眼,

                          我不喜反忧为哪般?

                          想起那一年——

                          天下大乱动刀兵,

                          仓皇逃生到荒野。

                          婴儿暂放草丛中,

                          谁知从此无影踪。

                          不知娇儿在何方,

                          生死不明十二春。 (哭)

                          老爷伤怀染重病,

                           临终之时屡叮咛。

                           他要我一定寻到亲生儿,

                           他要我万贯家财传子孙。

                           他撒手人寰倒轻松,

                           撇下千斤重担压我肩。

                           三叔几番逼改嫁,

                           大伯觊觎我财产。

                           我费尽心机护门庭,

                           盼只盼——

                          早日寻到亲生儿,

                           移交这把金钥匙, (掏出金钥匙)

                           断绝叔伯贪念头,

                           断绝叔伯贪念头。

一丫头    (上) 禀夫人,金大伯带金虎公子过府来了。

金夫人    (大惊,忙藏起金钥匙,皱眉)今日他又来做什么,为什么还带金

                虎过来? (摇摇头)请他们进来吧。 (坐下)

丫  头       是。有请金大伯、金虎公子!

金罗汉      来了。 (拉金虎上)

              (念白)  一计不成再生一计,

                              不信男人斗不过女流。

               (白)虎儿,阿爹在家教你说的话还记得吗?

金  虎       记得记得,嘴巴甜一点,将阿婶喊作“娘亲”。

金罗汉      虎儿真聪明。

金  虎       阿爹,为什么要叫虎儿喊阿婶作“娘亲”?

金罗汉      虎儿你看,阿婶的房子大不大?

金  虎       很大,比咱家的房子大很多。

金罗汉      阿婶屋里的东西高不高档?

金  虎       高档,肯定很值钱。

金罗汉      没错。只要你嘴巴甜一点,喊她“娘亲”,以后这房子、这屋里的东

                西统统都是你的。

金  虎       阿爹你说真的?

金罗汉      阿爹哪里会骗你?

金  虎       那好,那我今日一定得学会嘴甜一点。阿爹,走。

              【父子俩进屋。

金夫人    (起身笑脸相迎)哎呀,大伯今日有空来。快请坐!

              【金罗汉落座。

金罗汉      虎儿也来了。几日不见,又长高了。

金  虎       嘿嘿。(傻笑)

              【金夫人落座。

金罗汉     虎儿,还不快快行礼?

金  虎       哦,虎儿拜见阿婶。

金罗汉     (用严厉的眼神盯住儿子) 哼——

金  虎      (恍然大悟) 哦—— 说错了说错了,重来重来。虎儿拜见娘亲!

金夫人     (起身) 嗄,为何如此称呼?

金  虎        是我阿爹教我这样称呼的。

金夫人      大伯,这是什么意思?

               【金虎径自起来,站到父亲身旁。

金罗汉       弟媳啊! (起身)

               (唱) 一笔写不出两个金,

                           一墙隔不开兄弟情。

                           可怜我侄儿影踪无,

                           你有财无子实堪怜。

                           长此以往非良策,

                          老来有谁可依赖?

金夫人       有什么办法呢,只能过一日算一日,老了再打算。

金罗汉        吔,不能如此得过且过。办法嘛,我倒有一个。

金夫人        哦,大伯有办法,不妨说来听听。

金罗汉        弟媳你听来。

                (唱) 我膝下,

                            金豹金虎儿一双。

                            愿将虎儿他过继,

                           晨昏定省侍奉你。

                           从此三弟必死心,

                           不敢上门找是非。

                           你财丁兴旺享晚年,

                           财丁兴旺享晚年。

金夫人        这…

                (旁唱) 大伯本是一狐狸,

                               却为何,

                              今日善心大发作?

                (思考,夹白) 是了。

                (接唱) 送子定是谋财产,

                               我须咬牙不领情。     

                (微微一笑)不可不可,大伯!

                (唱) 官人临终细叮嘱,

                            定要我,

                            寻子回府继家业。

                            妾身不敢违夫意,

                           大海捞针也要寻。               

金  虎       怎么,还要再找?找这么多年了都没看见人影,我看阿弟早就死

                了。

金夫人     (手指金虎) 你…

金罗汉     (骂儿子) 放肆!你把阿爹教你的话都忘记了?

金  虎       我…

金罗汉     (转向金夫人)虎儿不会说话,请弟媳息怒!

                (唱) 你寻子寻了十多载,

                            已经尽力良心无亏。

                            我忍痛割爱把子送,

                            全然是顾念兄弟情。

                            你何必固执己见,

                            拒绝我一番好意。

金夫人       大伯的好心我心领了!不过…

                (唱) 过继之事非小可,

                           独自做主我不敢。

                          恳请大伯缓几日,

                          容我共吾兄商量。

金罗汉      (旁唱) 这女人耍心机,

                                也是狐狸一只。

                                分明是缓兵之计,

                                难道我会上她当? (冷笑)

金夫人      (旁唱) 大伯他阵阵冷笑我心惊。

                                倘若他不允我又当如何? (急得团团转)

金  虎         阿爹,你二人怎么都不说话?

金罗汉       哦,哦哦哦,弟媳,你方才是说,让我再等几日,你回娘家与你

                  兄弟去商量一下,是不是?

金夫人       正是。大伯你看如何?

金罗汉        哼,你这是拖延之计,难道我看不出来?

金夫人      (胆怯) 这…

金罗汉       闲话休要再提。今日你必须在这张纸条(取出纸条)上按手印,

                  虎儿明日就过到你府中来。虎儿,印章拿出来。

金  虎        是。(取出印章,亲昵拉金夫人)娘亲,快点按手印啊。

金夫人      (不耐烦地甩开金虎的手) 不,我不能。

金罗汉       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按不按? (步步紧逼)

金夫人       不,我不能按。 (步步后退)

奶  娘       (内) 夫人,夫人。 (上)

               【金罗汉父子气恼,收起纸条和印章。

金夫人      (大喜) 是奶娘回来了。奶娘,可曾打听到我儿消息?

奶  娘        恭喜夫人,贺喜夫人,少公子有下落了。

金夫人       此话当真?    

奶  娘        千真万确。

金夫人       哦——

金罗汉       什么?侄儿找到了?

金夫人      (唱) 一道喜讯从天降,

                             云开雾散喜欲狂。

                             谢天谢地谢祖宗,

                             不枉我,

                              苦撑苦熬十二载。

金罗汉        奶娘,你没认错人吧?是不是误将烂铜认作黄金?

奶  娘         不,绝对没错,有玉龙为证。

金夫人       玉龙乃是我陪嫁之物,错不了,错不了。

金  虎         阿爹,咱们回家吧,空欢喜一场。

金罗汉       也好。(旁白) 哼,我金罗汉决不就此罢休。(恼火地拉了一下

                  儿子) 虎儿,走。

金  虎         是。

                【二人悻悻下。

金夫人        奶娘,你在何处找到吾儿?

奶  娘         那一天,我坐船到桐江… 夫人,吔—— (附耳低语)

金夫人        有劳奶娘了!

奶  娘         夫人客气了。

金夫人        奶娘,即刻带领家丁前往桐江,迎接少公子回府。

奶  娘         是,夫人。 (欲下)

金夫人       且等。我这里还有一块玉龙,(取出玉龙)双龙合璧可作凭证,

                  不怕他养母不肯承认,你带上吧。

奶  娘        是。 (收起玉龙)

金夫人       还有,这是一百两银票,请交给他养母,作为补偿。(递银票)

奶  娘        是。 (收银票,欲下)

金夫人       回来。

奶  娘        夫人还有乜事?

金夫人      (压低声音)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

奶  娘         夫人请吩咐!

金夫人        奶娘!

                (唱) 常言道,

                           多门富亲多条路,

                           添家穷亲添笔债。

                           接上公子即刻回,

                            切莫留下联络址。

奶  娘         奶娘晓之。

金夫人        快快去吧。

奶  娘         是。 (下)

金夫人       吾儿要回来了,我得赶紧去吩咐丫头,上好的房间收拾一间。

                (下)

——幕落——

第三场  大龙被抢

                  【幕前。大龙送二龙上学。

大  龙         阿弟,走快点。

二  龙       (愁眉苦脸) 唉!

大  龙        阿弟,你因何唉声叹气呢?

二  龙        大龙兄,自从那日你说起那个奇怪的外乡阿婶,娘亲就收起玉

                 龙,好似有心事。莫非你当真是…

大  龙       阿弟,你又来了。哥哥不是说过,不许你再说这样的话了吗?

二  龙       我是怕哥哥要离开我,就没有人爱我照顾我了。

大  龙       吔,哥哥就是到天上做了神仙,也不会忘记你,一定将最好吃的

                仙桃仙果带回来给你吃。

二  龙       真的?

大  龙       哥哥什么时候骗过你?

二  龙       一齐“拉勾”?

大  龙       好,来。

二  人     (拉勾)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呵呵呵…

大  龙       阿弟,快上学去吧。

二  龙       嗯,走。 (跑下)

大  龙       阿弟等一下,过桥小心点。

二  龙      (内) 哎。

              【大龙追下。

              【幕启,桐花在家织布,桌上放着一匹织好的布。

桐  花      (唱) 手拿梭子停又织,(线断了)

          断了线儿乱了心。

           掏出玉龙仔细看,

           眼前犹现旧时景。

           小小婴儿草中卧,

           胸挂玉龙惹人爱。

           桐花心软抱回乡,

           取名二龙苦养育。

            不是亲生胜亲生,

            其乐融融一家人。(起身)

            忽来外乡女,

            问话太蹊跷。

            莫非她,已认出玉龙?

            莫非她,是二龙亲人?

            一团疑云压心底,

 

            我日夜提防难安宁。

奶  娘     (带两个家丁上) 就是这家,你们两个暂避一边。

家  丁       是。 (下)

奶  娘     (敲门) 桐花大嫂在家吗?

桐  花     (警觉,收起玉龙)你是何人?来此乜事?

奶  娘       桐花大嫂请开门,容我进屋再说。

              【桐花满脸狐疑开了门,奶娘进屋。

奶  娘       桐花大嫂。

桐  花       你是…

奶  娘       实不相瞒,我是来找我家少公子的,我是他的奶娘。

桐  花      (大惊,假装镇定)什么少公子?你家少公子怎么会跑到我家?

奶  娘       桐花大嫂你不必隐瞒了。我且问你:“十二年前,你是不是捡到一

               个婴儿?”

桐  花      我…

奶  娘       婴儿胸前挂有一块玉龙。

桐  花      玉龙?

奶  娘       是啊,那是我家夫人陪嫁之物。

桐  花       不,空口无凭,教我如何相信?

奶  娘       我这里还有一块,双龙合璧,可作凭证。(取出玉龙) 请大嫂一

                观!

              【桐花接过,取出自己所藏的那块,仔细比较两块玉龙,双手颤抖

                不止。 

桐  花       哎呀!

              (唱) 怕甚乜,来甚乜。

        看来此事并非假,

        桐花不禁慌了神。

       十二载含辛茹苦养,

 

        怎舍得忍痛把爱割? 

奶  娘      桐花大嫂,你该相信了吧?

桐  花      不,孩子是我养大的,孩子是我的。

奶  娘     大嫂,你不舍得将孩子还给我家夫人,这也是情理之中。不过,终

               归还是要还。你放心,我家夫人自有补偿。(取出银票)这是一百

               两银子…

桐  花      不,我不要银子,我只要孩子。(兀自坐到织机前织布) 

奶  娘       这… (思索片刻,改变策略) 大嫂!

              (唱) 感蒙大嫂好良心,

         夫人托我谢恩情。           

        求大嫂好事做到底,

        早还公子见亲母。

        夫人她思儿成病,

        卧床不起气息奄。

        大嫂若将公子还,

        也算救她一条命。

桐  花      (停止织布,起身) 哦——

                (旁唱) 听此言,动我心,

              天下母亲怜母亲。

              夫人失子十二载,

              伤心欲绝可想象。

              我不该——

              只顾自己不顾人。

              树高千丈叶落归根,

              二龙理应及早送还。

奶  娘      桐花大嫂,考虑好了没?

桐  花      我理应将你家少公子送还夫人。

奶  娘      这样好,这样很好。(看看天色) 时已不早,少公子怎么还未转

                回?我们还要赶路呢。

桐  花      怎么,今日就要接走吗?

奶  娘      是啊,我家夫人重病在身,少公子若是去迟了,只怕…

桐  花      哦,既如此,你稍待片时,我去去就来。 (转身拿起桌上的布

               匹)

奶  娘      大嫂,你要去哪里?

桐  花      我去给孩子东西买一点。

奶  娘      那好,你去吧,我等一会儿。

              【桐花急下。

奶  娘      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来啊!

家  丁     (内) 来了。 (上)奶娘,有何吩咐?

奶  娘      少公子一回来,汝等将他抢上马车,挥鞭赶马即刻离开此地。

家  丁      知道了。

大龙/二龙  (拉着手上)娘亲,娘亲。 (进屋)

奶  娘     (吩咐家丁) 少公子回来了,汝等即刻动手。

家  丁       是。

 二  龙       大龙兄,他们是谁?

大  龙      (认出奶娘) 是你!

奶  娘       参见少公子!

大  龙       谁是你家少公子?你认错人了。

奶  娘       没认错,没认错。家丁,还不快快动手。

家  丁       是哪个?

奶  娘       方才与我说话的这个。

家  丁       知道了。 少公子,请吧!

大  龙       你们要干什么?

家  丁       我等是奉夫人之命,前来接少公子回府去享福的。

大  龙       我不去,我不去。

家  丁      (上前抓住大龙)这么傻的孩子,不去享福要在这里受苦。

大  龙      放下我,放下我。

二  龙     (用头顶家丁)不许抢走大龙兄。

              【家丁反手推倒二龙,拉着大龙急下。奶娘放下一百两银票,跟着

                下。

大  龙     (边走边喊) 阿弟,阿弟——

二  龙     (爬起来) 大龙兄,大龙兄—— (追下)

桐  花     (手捧一双新鞋上)           

               (唱) 一匹麻布织半月,

         低价贱卖换银两。

         买来一双新布鞋,

         作为薄礼赠二龙。

               (进屋) 人呢? (发现桌上的银票,拿起,急急走到门口)奶

                 娘,奶娘——

               【二龙哭着上。

桐  花       二龙,你因何如此?你哥哥呢?

二  龙       娘亲,大龙兄他——

桐  花      大龙怎样了?

二  龙      几个陌生人将大龙兄抢走了。

桐  花     (惊恐)啊——(扔下银票,追出去) 大龙,大龙—— (下)

              【二龙捡起银票,仍旧哭个不停。

              【桐花步履蹒跚上,泪流满面,目光呆滞。

二  龙     (忙上前搀扶)娘亲。

              【二人默默进屋,慢慢下。

              【这期间——

后  台      (伴唱) 啊… 啊…

                              可怜天下为母心,

             母失亲儿心破碎。

             耳边犹闻笑语声,

             一片寂静恍如梦,

             恍如梦。

灯暗。

——幕落——

第四场  夫人教子

             【幕启。金夫人府邸,金夫人在客厅焦急地走来走去,两个丫头站

一旁不敢作声。

 

金夫人      怎么这么晚了还没接回来?

奶  娘      (内) 报兮,少公子回府。

金夫人      哎呀,我儿回来了。女婢,快快随本夫人出门迎接。

丫  头       是。

                【三人出客厅门。

金夫人      我儿在哪里,我儿在哪里?

大  龙      (内)我要回去,我要回去。

              【奶娘上,俩家丁抓住大龙跟在后面。

大  龙       放下我,放下我。

金夫人     (皱眉)奶娘,过来一下。

奶  娘        夫人。

金夫人      他就是少公子?

奶  娘       正是。

金夫人      没认错?

奶  娘       没错,就是在他身上发现玉龙。

金夫人     怎么这么土气?

奶  娘       吔,常言道:“喝哪里的水像哪里的人。”他自小在山村长大,难免

                像山村的孩子言语粗野。

金夫人      哦。我可怜的儿啊,你受苦了!(抱住大龙痛哭一阵) 来,乖,

                 随为娘进客厅。

              (爱怜地拉着儿子进了客厅)

               【其他人跟着进。

金夫人      女婢,替公子更衣。

丫  头       是。

              【一丫头下,取新衣服上,两人一起帮大龙换上。

奶  娘      哎哟,换上新衣服,整个人都精神起来。

金夫人     (满意点头) 嗯,果然不一样,这才像我儿。家丁,从今以后,

                 好好服侍公子,若有不周之处,小心家法伺候。

家  丁       是,是。

奶  娘       公子,叫“娘亲”啊。

丫  头      是啊公子,叫一声“娘亲”吧。

大  龙       我…

家  丁      公子,叫啊,叫啊。

            【金夫人神情期待。

大  龙      我不叫。

金夫人     你…

奶  娘      夫人息怒,少公子刚刚回来,还不能忘记他的养母,故此叫不出

               来。

金夫人     说的也是,我应该让他适应一段时间再说。儿啊,走这么远的

                路,肚子饿了吧?

大  龙       哼。

金夫人      女婢,随我下去,好吃的东西煮一碗给公子(作)点心。

丫  头       是。

                【金夫人领着丫头下。

                【大龙负气走来走去,家丁跟在他身后团团转。

家  丁       公子,公子。

大  龙      (不耐烦) 哎呀,你们跟这么近干什么,干什么?走开,走开。

              【家丁面面相觑。

奶  娘       汝等退下吧。

家  丁       是。 (下)

奶  娘      少公子,这里比乡下怎样?

大  龙      哼! (转身坐到椅子上)

奶  娘      少公子,富贵人家,坐要有坐相。

              【大龙愤愤起身,胡乱卷起衣袖。

奶  娘     (拦阻) 哎呀少公子,富贵人家不比乡下,穿衣服有穿衣服的

               规矩。  

大  龙     (吼叫)走开!

               (唱) 你这阿婶太讨厌,

         啰哩啰嗦惹人烦。

         这不让做那也不让,

 

         富贵人家甚乜了不起。

奶  娘      好好好,你不要生气,我走开,我走开。 (摇摇头,下)  

大  龙      嗄!

             (唱) 眼前好似梦一场,

        好似梦一场。

        我本山里生来江边长,

        却来到这高楼金玉堂。

        站不自在坐不自在,

        一身新装更不自在。

一丫头     (端一碗点心上)少公子,请吃点心。

大  龙       我不吃。

丫  头      夫人吩咐,一定要吃。

大  龙      哎呀,说不吃就不吃。 (坐下)

丫  头      少公子啊!

              (唱) 碗中莲汤甜滋滋,

        夫人爱子一片情。

        公子若不领此情,

        夫人怪罪非小可。

       求公子可怜奴婢,

       吃下这碗莲子汤。 (跪下)

大  龙     (起身欲扶) 哎呀,你怎么跪下了?快快起来。

丫  头      你不肯吃,奴婢就不能起来。

大  龙      你起来,我吃,我吃就是了。 (接过碗)

丫  头      多谢公子! (起身)

              【大龙刚要吃,想起家不免伤心流泪。

丫  头       公子,你为何伤心流泪呢?

大  龙       我想起我娘亲共我阿弟,不知家中现在如何? 嗄!

                (唱) 心随杏枝出高墙,

          想念娘亲共细弟。

           娘亲啊,

           大龙被抢离桐江,

          母子天涯各一方。

          不知娘亲流了多少泪,

          不知娘亲心里多少痛。

          谁人帮您把水挑?

          谁砍柴?谁捕鱼?

          月夜织布谁相伴?

         生病谁人送汤药?

         阿弟啊,

         雨天泥地路难行,

         谁人送你上学堂?  (哭,闻鸟叫声,把碗给丫头)

        拜托飞鸟传音讯,

        盼娘亲——

        早来接我回山乡。 (啜泣)

丫  头     (唱) 公子两眼泪汪汪,

                         小婢不免也感伤。

              (白) 公子,不必悲伤,来日亲人一定会相见。

大  龙      嗯。

丫  头      趁热吃吧。

大  龙      你先吃一口,我再吃。

丫  头      这是公子吃的,奴婢不能吃。

             【金虎上,刚要进门,看到两人在推让,忙躲到门外偷听。

大  龙      为什么我能吃你不能吃?

丫  头       哎呀,反正奴婢就是不能吃。

大  龙       你要是不吃,我也不吃。

丫  头       这…

大  龙       来,吃一口吧。 (舀一勺送到丫头嘴边)

金  虎     (跳进屋)哈哈,堂堂富家公子,喂丫头吃东西。大家快来看啊,

                阿婶阿爹快出来看啊——

              【家丁、丫头纷纷上,金夫人、金罗汉随后也上。

金罗汉     虎儿,你喊阿爹出来看什么?

金  虎       方才他(指大龙)舀一勺东西喂她(指丫头),正好被我看到

                了。

金夫人     (怒目注视丫头)贱婢你好是大胆! (甩一巴掌)

丫  头      (跪下) 夫人饶命!

金夫人     来啊。

家  丁      在。

金夫人     将贱婢拖下去重重打。

家  丁      是,走。 (拖走丫头)

丫  头      夫人,夫人。

大  龙      夫人。 (欲求情)

             【金夫人不理。舞台内传出棒打声。

丫  头    (内) 哎哟,哎哟!         

             【大龙急得直哭,边哭边放下碗。金罗汉父子在一旁冷笑。 

金夫人     你们听好了:以后谁敢乱了上下规矩,休怪本夫人手下无情。

丫头们     奴婢不敢。

金夫人     退下。

丫头们     是。 (下)

金夫人     儿啊,不哭了,以后不许这样,知不知道?

大  龙     (转身不理)哼!

金夫人      哎呀儿啊!

              (唱) 劝儿教儿费苦心,

        为何良言难入耳?

        你本富家少公子,

        为甚乜尊卑贵贱全不分?

        你可知有人视你眼中钉,

        说为娘冒认黄铜充真金。

        儿若不改卑贱相,

        更添话柄与他人。

大  龙     哼!

            (唱) 有错也是孩儿错,

       不问就打理不该。

       丫鬟体弱哪堪打,

       做人应有恻隐心。

金夫人    (接唱) 我儿既有恻隐心,

             为何不将娘怜悯?

             可怜我——

             受了他人多少气,

             笑口强把苦泪吞。

             幸喜我儿回家转,

              为娘方觉有指望,

              指望你,

              长成栋梁撑门庭。

              儿若不听为娘言,

              为娘日后靠谁人? (哭)

大  龙      这… 母…母亲,孩儿错了。

金夫人     我儿,我亲生的儿啊。 (抱住大龙,流下喜悦的泪水)

金罗汉     弟媳,侄儿在乡下长大,缺乏教养,尊卑不分,我做大伯的,理

               应负起责任。今后让他共虎儿、豹儿一起在我府中读书,弟媳你看

               如何?

金夫人     这…

金  虎      我不与这个乡巴佬一起读书。

大  龙      你敢骂人?

金  虎      骂你又怎样?乡巴佬、贱骨头。 (推了大龙几下)

金夫人     吔—— (欲阻止)

金罗汉     吔,小孩子玩耍,大人不用管。

大  龙     (一手抓住金虎的衣领,另一手掐住金虎的脖子)你敢骂我!你再

               骂试试看!

金罗汉     吔吔吔,快放手,快放手,不能玩笑的。 (拉开大龙)

金  虎      阿爹。 (哭)

金夫人     大伯,我同意让我儿共虎儿、豹儿一起读书。

金罗汉    (没好气)先告辞了。虎儿,走。(拉走儿子)

金夫人      哈哈哈… 儿啊,方才真教为娘高兴,往后就应该这样做人。

大  龙       啊?

金夫人     儿啊!

              (唱) 马善被人骑,

        人善被人欺。

        儿要处处强过人,

        天塌下来娘来顶。

        要吃要用把口动,

        为娘件件都依从。

        儿要替娘争口气,

        望儿长大成强龙。

大  龙      哦。

金夫人    儿啊,你今日远道奔波一天,随为娘进去安歇吧。

大  龙      是,母亲。

             【金夫人拉着儿子下,满脸慈爱。

——幕落——

第五场  桐花寻子

             【幕启。桐花家,桐花背对观众无声哭泣。二龙端一碗鱼汤上。

二  龙      娘亲,这两日您粒米未进,孩儿特地煮一碗鱼汤,给您补补身体。

桐  花     (转身,精神恍惚) 鱼汤?哪里来的鱼汤?

二  龙      是孩儿亲自捕的鱼,亲自煮的鱼汤。大龙兄走了,打鱼砍柴的事应

               该由孩儿来做。

桐  花      我的好孩儿。

二  龙      娘亲,趁热吃吧。

桐  花      好。(接过碗)

              (唱) 一碗鱼汤捧在手,

         睹物思人泪又流。

         大龙啊,你今在何方?

         求你答应娘一声。(哭)

二  龙     娘亲,您且莫哭。孩儿早就听人说过,大龙兄是别人家的孩子,早

              晚都要还给人家。

桐  花     不,大龙是我亲生的儿子,他们抢错人了。

二  龙     抢错人了?娘亲,此话怎讲?

桐  花     是啊。儿啊,事到如今,为娘也不再瞒你了。(将鱼汤放桌上)

二  龙      娘亲,您有什么事瞒着孩儿?

桐  花    二龙儿啊!

            (唱) 儿你本非娘亲生,

       襁褓之时遗草中。

       为娘抱回当亲儿,

       取名二龙养育大。

二  龙      哦——

             (唱) 听罢此言如雷轰顶,

                       一转眼亲母变养母,

                       一转眼亲儿变养儿,

                       欲要相信却难相信。

              (白) 娘亲,这不是真的,这一定不是真的。您待孩儿这么好,孩

               儿一定是您亲生的,一定是您亲生的。

桐  花      儿啊,娘亲没骗你。

二  龙      孩儿不信,孩儿不相信。(哭)

桐  花      也怪你母亲派来的人不告而别,连姓名地址都不留下。(顿一下)

               是了,儿啊,待为娘带你四处去打听打听,早日将你送到你亲生母

                亲身边,也好早日将你大龙兄接回家来。

二  龙     (连连摇手) 不,不。娘亲,孩儿不去,孩儿不到那会抢人的人家

               去。

桐  花      儿啊!

二  龙      娘亲。

             【二人抱头痛哭。

桐  花    (自己擦下泪,又替儿子擦) 儿啊,娘知道你舍不得共为娘分开,

              但你也应该替你亲生母亲着想,想她失子之痛,想她盼子之心…

二  龙      哦——

桐  花      儿啊,咱一齐去收拾行装,明日一早就启程去打探消息。

二  龙      孩儿谨遵娘亲严命。

              【二人下,灯暗。二道幕落。

              【灯又亮。四年后,二龙背着包裹搀着桐花上,二人风尘仆仆走走

               歇歇。

后  台     (伴唱) 啊… 啊…

             光阴匆匆似流水,

                             秋去冬来整四载。

             桐花踏上天涯路,

             寻儿白了青丝发,

             白了青丝发。

                  【一阵风雪,桐花站立不稳。

二  龙       娘亲仔细仔细。

桐  花       哦—— 嗄!

             (唱) 追思往事泪涟涟,

                         背井离乡寻亲儿。

                         跋山,涉水,

                         跋山涉水历艰辛。

                        眼见到了钱塘境,

                        大龙他仍是——

                        风筝断线无音讯。 (顿一下)

                        多亏二龙存孝道,

                        一路相伴慰娘心。

二  龙       娘亲,您今早一口粥都没吃,孩儿到前面点心买一点过来给您充

                饥。 (欲下)

桐  花      不必了。儿啊,咱们盘缠所剩不多,还是节俭点好。

二  龙     (从包裹中掏出一百两银票) 娘亲,这里不是还有一张一百两的银

               票?

桐  花       这张银票不能动用,快快收起。

二  龙       哦,孩儿收起就是。

桐  花       儿啊,咱一齐慢慢再行。

二  龙       是。

              【二人下。

——幕落——

第六场  大龙变坏

后  台     (伴唱) 一边是慈母情深循循善诱,

                              一边是夫人娇宠大伯教唆。

                              人生变幻太匆匆,

                              短短四载两样人。                 

              【幕前。大龙醉醺醺上,金罗汉紧随其后,一脸坏笑。

大  龙       好酒,好酒,哈哈哈…

             (唱) 读书只是做样子,  

                         为讨母亲她欢心,

                         多拿银两任我用,

                          赌博喝酒样样好。

                         人生短短几十秋,

                         尽情享乐趁今时,

                         享乐趁今时。

              (白) 好酒,好酒,哈哈哈… 阿伯,哪里还有好玩的地方,带我

                去玩。

金罗汉      好玩的地方倒是有一处,只是你现在醉成这样…

大  龙      不要紧不要紧,我没醉,我还很清醒。你说的好玩地方在哪里?

金罗汉     你当真想去?

大  龙       附近的地方都玩腻了,侄儿当真想到远一点真正好玩的地方去玩

                一次。

金罗汉      既如此,你听阿伯讲来。那地方嘛!

              (唱) 美女如云乱人眼,

                         风流人士都向往。

                        不到那人间天堂,

                        枉在人世走此遭。

大  龙       哎呀妙啊!

              (唱) 大龙已到二八龄,

                         所见女子貌平庸。

                        未曾见识真美人,

                        心中怅怅有所失。                  

                        阿伯一番撩拨话,

                        教人心痒实难禁。

               (白) 阿伯,你现在就带我去。走。 (拉伯父欲下)

金罗汉      且慢,我的话还没说完。

大  龙        阿伯,你还有什么话?

金罗汉       带你去没问题,只是去那个地方需要这个… (做了个搓手指数钱

                 的动作)

大  龙        嗐,以为什么重要的的事情,小意思,小意思。阿伯你再借给

                 我,咱们先去玩,回去后我向母亲要,连赌博输的钱一起还给你

                 就是了。

金罗汉       吔,那个地方是高消费,阿伯没那么多钱借你。

大  龙        啊,要多少钱?

               【金罗汉伸出五个手指头。

大  龙        五十两?

金罗汉       呵,五十两?五十两送小费都不够。

大  龙        啊,难道还是五百两?

               【金罗汉点点头,大龙倒吸一口凉气。

金罗汉      怎样,还敢不敢去?

大  龙       哼,我大龙有什么不敢的。阿伯,你替我想想办法,我今日一定

                要去那里玩一趟。

金罗汉      不愧是我的侄儿,有胆量。走,我帮你借“利”(指高利债)去。

大  龙       阿伯真好!

金罗汉      哈哈哈…

               【二人下。

               【幕启。金夫人府邸,金夫人气呼呼走来走去,奶娘小心翼翼侍立

                 一旁。

金夫人     (往门外张望) 一整天人影都看不见。奶娘——

奶  娘       夫人。

金夫人      你去看龙儿有在大伯家没有。

奶  娘       是。 (下)

金夫人     (摇头) 哎唉!

                (唱) 龙儿回府整四载,

                           转眼之间长成人。

                           妾身犹记老爷语,

                            欲要托付金钥匙,

                            却为何,

                            心中隐隐不安妥。

                            龙儿他挥金如土,

                            万贯家财半败尽。

                            原指望他成栋梁我有靠,

                            却不料已变纨绔寒我心。

                             悔不该,

                             初来之时太娇宠,

                             太娇宠。

奶  娘     (急上)

              (唱) 闻知公子去青楼,

                         急急回府报夫人。

               (白) 夫人。

金夫人      奶娘你回来了,龙儿在不在大伯家?

奶  娘       禀夫人,公子不在大伯家。

金夫人      那跑哪里去?这个时候也该回来了。

奶  娘       听金虎少爷说,公子他今日去…

金夫人      去哪里了?

奶  娘       夫人,吔。 (附耳低语)

金夫人      啊—— 这还得了,这还得了,真是气死我了。

               【大龙上,听见母亲发怒的声音,不敢进屋。

金夫人      奶娘,速即吩咐家丁,将公子绑回府。

奶  娘        是。 (欲下)

大  龙      (怯怯进屋) 不用了,我回来了。

金夫人      你还知道回来。说,你今日去哪里了?

大  龙       我没去哪里,我在阿伯家玩。

金夫人      还要撒谎是不是?还以为我不知道是不是?

大  龙        这…

                (旁唱) 见母亲雷霆大怒,

               莫非她已知详情?

               待我来察言观色,

               无奈之时吐真情。

金夫人       你说还是不说?

大  龙        我不是说了嘛,我在阿伯家玩,不信你去问金虎。

金夫人       好… 好… 你还嘴硬。奶娘,去唤金虎过来对质。

奶  娘        是,夫人。 (欲下)

大  龙        坏了坏了。 (忙阻止)奶娘你不要去了,我说就是了。

金夫人       那好,说,今日去了哪里?

大  龙      (吞吞吐吐) 我… 我今日… 去了… 去了丽春院。

金夫人       你… 你果然去了那地方?

大  龙        是阿伯带我去的。

金夫人       啐!

                (唱) 骂声逆子太不肖,

                            好事不学坏学尽。

                            好一似,

                            脱缰野马难约束——

                 (白) 奶娘,取家法过来。

奶  娘        是。 (下,取家法上)

金夫人      逆子,跪下。

大  龙        跪下就跪下。

金夫人      (接唱)看我今日打死你。 (欲打)

大  龙        你打吧,打死了,就当作再丢一次。

金夫人       哦——

               (唱) 龙儿一语提醒我,    

                           往事历历犹在目。

                          想当初,

                         失儿之痛不堪言,

                         思儿盼儿眼欲穿。

                         终盼得,

                        盼得龙儿回府来,

                        为娘心喜几欲狂。

                        爱他怜他都不及,

                         怎忍下手将他打?

大  龙       母亲,孩儿以后再也不敢了,求母亲饶我这一回吧。

奶  娘       是啊夫人,公子年幼无知,您就饶他这一回吧。

金夫人     (悲痛) 罢了,你起来吧。

大  龙       多谢母亲! (起身)母亲,以后孩儿再也不惹母亲生气了。

金夫人      这才是我的好龙儿。

大  龙        不过啊…

金夫人      不过甚乜?

大  龙       不过孩儿这次出去玩,花了一点钱,是向阿伯借的,母亲您帮我

                 还一下,我就再也不去阿伯家了。

金夫人      多少钱?

                【大龙伸出五个手指头。

金夫人       五十两?

大  龙      (摇头) 五百两。

金夫人      什么?五百两?! (眼睛一黑,差点倒下)

奶  娘      (搀住)夫人仔细仔细。

               【大龙摊摊手,不知所措。

               【灯暗。

——幕落——

第七场  二龙回家

               【幕启。钱塘郊外,两个家丁抬着金夫人的轿子上,奶娘随轿伺

                 候。

金夫人     (唱) 烧香归来眉心展,

                           师父之言如醍醐。

                           老爷生前积阴德,

                           后世子孙必昌盛。

                          龙儿终究年尚幼,

                          妾身仍须存期盼。

                【绕场行。

二  龙       (搀着桐花上)娘亲,咱一齐慢慢再行。

桐  花        儿你受苦了。

                【二龙微笑摇头。母子俩绕场行,迎面碰上金夫人的轿子。二龙

                看到奶娘,一愣。

二  龙       娘亲,这个人好像有点面熟。

              【桐花抬头看看奶娘,仔细辨认后,兴奋地上前握住奶娘的手。

桐  花       是你!谢天谢地,我终于找到你了。

奶  娘     (假装)我不认识你,快走开,我家夫人的轿子要过去。

桐  花       容我与你家夫人说话。

奶  娘       我家夫人没空跟人说话,走开走开。

二  龙       你…

              【桐花向儿子摆摆手。

金夫人      奶娘,你与何人说话,为何停步不前?

奶  娘       禀夫人,有两个人在这里挡道。

金夫人      竟有此事?迈住轿。

轿  夫        是,迈住轿。

金夫人     (下轿后,冷冷问话)汝等乃是何人,因何在此挡道?

桐  花        夫人,我乃是桐江岸边的桐花啊。

金夫人      桐江岸边?桐花?

桐  花       嗯。我来找我儿大龙。

金夫人      大龙是本夫人的儿子,你不见也罢。

桐  花        不,大龙乃是我桐花亲生的儿子,四年前奶娘抢错了。

金夫人      (大惊) 啊—— 奶娘,这是为何?

奶  娘        夫人,您不要听她胡言乱语,奴才明明看见大龙身上挂有玉龙。

桐  花        玉龙原是二龙所戴,只因兄弟情深,故此那段时间二人轮流佩

                 戴。(取出玉龙)两块玉龙在此,桐花原物奉还。

金夫人     (接过)果有此事?

桐  花        二龙,快快上前拜见你亲生母亲。

               【二龙看了看金夫人,转身抓住桐花的手,怯怯不敢上前。

金夫人     (收起玉龙,打量二龙)

                (旁唱) 一旁仔细暗观察,

              不禁由疑转为信。

              英俊少年貌堂堂,

               酷似老爷年少时。

               体态神情无两样,

               额头开阔显富贵,

               气宇轩昂风度翩,

               日后定可成栋梁。

               真正是——

               龙生龙来凤生凤,

               这才是金家血脉。

桐  花       二龙,快快上前拜见你亲生母亲。 (轻推二龙)

二  龙     (害羞) 拜见母亲!

金夫人      我儿免礼,我儿免礼! (扶起儿子)

奶  娘       夫人,天色不早,该回府了。

金夫人     是是是,得赶紧回府,让丫头伺候我儿沐浴更衣,祭拜祖宗。儿

                 啊,随母亲一同坐轿回府。

二  龙        那我娘亲呢?

金夫人       这…

桐  花        二龙,娘亲走路习惯了,你陪你母亲坐轿就好。

二  龙        娘亲,孩儿陪你一同走路。

桐  花        不能如此,你快快去陪你母亲,听话。

金夫人      儿啊,快上轿来。 (拉儿子一同上轿) 家丁,起轿。

家  丁       是。

               【一行人依次下。灯暗。

               【灯又亮。桐花背对观众黯然神伤,良久方转身。

桐  花        哎唉!

                (唱) 二龙随母离开我,           

           依依之情催人泪。    

                            主奴居处隔院落,

                            相见一面难上难。 (摇头)

                            大龙误进富贵家,

                            桐花暗暗心忧愁。      

           但愿他,

           老实本分似当年。

二  龙     (内)娘亲,娘亲。

桐  花      我好像听到二龙的声音?

             (唱) 三日不见思念深,

        待我循声去寻他。 (下)

二  龙     (上)娘亲,娘亲。(摊摊手) 哎唉!

               (唱) 华堂听厌恭维话,

          独自来到花园里。

          亲母百般宠爱儿,

          母子之间却拘束。  

          想念养母性温柔,

          二龙与她无隔阂。

          三日久似三冬春,

          不见养母心挂牵。

          高门大户院落多,

          不知娘亲在何方?

               (白) 娘亲,娘亲。

              【桐花和金夫人从舞台两侧同时上,桐花刚要应声,金夫人已先回

               答,桐花只得暂避一旁。

金夫人     龙儿,你在呼唤为娘吗?

二  龙       我… (行礼)见过母亲。

金夫人     龙儿,我的好龙儿。

                (唱) 过去你,一颗明珠落尘埃;

           喜今朝,洗尽污泥闪毫光。

            风华正茂知礼仪,

            亲朋邻里齐夸赞。

            今日在家宴宾客,

            快随为娘回客厅。

二  龙        母亲啊!

                (唱) 儿有心事难放下,           

          时刻思念我养母。

          不知她栖身何处,

          不知她可否安康?

金夫人        哦——

 

(旁唱) 龙儿他,

                开口闭口他养母,

                妾身不免生妒忌。

 (强笑,白)儿啊!

 (唱) 知恩图报自是德,

            为娘不会亏待她。

            只待大龙回府来,

            定当厚礼酬谢她, 

             送她母子早回乡,

             送她母子早回乡。

二  龙      啊—— 哎呀不可不可,母亲!
 
              (唱) 钱江源头在桐江,

         儿有今日靠养母。

         她将那连心乳汁养育我,

         亲生儿野菜熬汤充饥肠;

         她让我背起书包上学堂,

         亲生儿砍柴挑水撒渔网。

         她教儿——

         做人要学村前柳,

         甘为路人送荫凉。

         她教儿——

          双脚要走清白路,

          高山流水心坦荡。

           她是桐江甘露雨,

           浇灌孩儿长成人。

           养母恩情深似海,

            金山银山难回报。

           求母亲,求母亲——

           留她长在府中住,

           孩儿一并孝双亲。

             【二龙苦苦哀求金夫人,金夫人只是摆手。
 
桐  花    (旁唱) 听罢二龙一番话,

            桐花暗自喜在心。

            喜他心中有养母,

            桐花再也无他求。

二  龙     (还在哀求) 母亲,您答应孩儿,答应孩儿吧!
 
金夫人     你真是… 唉!
 
桐  花      桐花见过夫人。
 
二  龙    (见到养母,大喜) 啊,娘亲,你来了。
 
桐  花     (慈爱)二龙。
 
金夫人     大嫂,您辛苦养育龙儿十六年,此恩此德本夫人无以为报,只有
 
                赠些银两,聊表谢意。
 
               【二龙不悦。
 
桐  花       不,夫人!
 
               (唱) 龙儿困居在山乡,

          布衣粗粮度时光。

          照料不周心有愧,

          桐花安敢图报恩。

          当年留下一百两,

          一文不差都奉还。 (还银票)

 
金夫人      这…
 
桐  花      (接唱) 盼只盼,

             尽早见到大龙面,

             母子结伴同回乡。

                (白) 夫人,大龙去了哪里?为甚乜还未转回?
 
金夫人      大嫂,你且莫急。几日前他共王府公子结伴去打猎,我已派人去
 
                寻找,今日也该回来了。
 
桐  花       哦。夫人,不知大龙如今是何模样?
 
金夫人     大嫂,你就放心吧。他啊,书也读了,人也高了,恐怕见了面,
 
                你会认不出来。
 
桐  花       哦。
 
金夫人     这样吧,龙儿——
 
二  龙      母亲。
 
金夫人     你陪你养母先到客厅稍待片刻,我去看大龙回来没有。
 
二  龙      是。娘亲,请!
 
桐  花      哦。
 
              【母子下。
 
金夫人    (自言自语) 这个浪子,肯定又跑哪里去做坏事。
 
大  龙      (上) 母亲,母亲,我回来了。
 
金夫人      你还知道回来。
 
大  龙       母亲,今日府中有点奇怪,丫头、家丁见到孩儿都不理不睬,这
     
                是为何呢?
 
金夫人      大龙,以后你不能再叫我“母亲”了。
 
大  龙       母亲,这是为什么?为什么?
 
金夫人      大龙!
 
                (唱) 桐花坞中来贵客,

           你亲生母亲来寻你。

大  龙       我亲生母亲?

金夫人     是啊。

                (接唱) 当年领你回金府,

              今日方知领错人。

大  龙        领错人?

金夫人      是,我亲生儿子二龙回来了。

大  龙       二龙也来了?

金夫人      (点头) 从今后,咱们——

                 (接唱) 路归路来桥归桥,

               你回桐江陪亲母。

大  龙       哦——

          (唱) 梦中忽闻惊雷响,

                 平静水潭翻巨浪。    

                 心中想娘娘不来,   

                 忘了亲娘她偏来。

                忆起山中千般苦    

                 实不甘愿回山乡。    

                 心中只把二龙恨,

                 他来享福我遭殃。

金夫人     大龙你也不必伤心。咱们毕竟母子一场,你回乡时,我自当为你

               准备一些盘缠。

大  龙     (歇斯底里) 不,我不要盘缠,我不回乡,我不回乡。 (跑下)

金夫人     哈哈哈,不回乡?哈哈哈… (下)

——幕落——

第八场  大伯设谋

              【幕启。金罗汉家,金罗汉捂着衣兜鬼鬼祟祟上。

金罗汉      嘿嘿!

               (唱) 可恨弟媳不识相,

                           我恼羞成怒暗报复。

                           四年来,

                           我用尽心机,心机用尽。

                           终把大龙变浪子,

                           府中金银搬我家。

                          窃喜大功将告成,

                          谁料又来个二龙。

                          能辨是非有主见,

                          绝非大龙同类人。

                          前功尽弃岂甘休?

                          前功尽弃岂甘休?

             (白) 自从二弟去世之后,我金罗汉无时无刻不在想计(谋),意

                欲将他家家产搬到我家。大龙被我骗得团团转,三天两日向那个

                寡妇要钱送到我手里。眼见大功就要高成,不料又来一个二龙,

                听说他才是真正的侄儿。看他那样子就不好骗,我必须设法除掉

                他,好让大龙继续送钱给我花。哼!

               (接唱) 为图大事心要狠,

               管他是亲或是戚。

                               两龙相争必一伤,

                               看我来导一场戏。

大  龙      (哭上) 阿伯,阿伯你帮我想个办法。(跪到金罗汉脚下)

金罗汉      啊,啊啊啊,大龙贤侄你这是为何呢?

大  龙       我阿弟二龙来了。母亲说他才是她的亲生儿子,她准备送我回

                乡。

金罗汉     哦,原来是为了此事。你如何打算? (起身,扶起大龙)

大  龙      阿伯你帮我想个办法。平时我什么都是听你的,我把家中的金银宝

               贝偷偷拿出来,都送到你这里来。只要你帮我想个办法,让我留下

                来,我以后还是什么都听你的。

金罗汉     你不愿回乡?

大  龙      死也不愿。

金罗汉     你既然如此决心,我倒是有一个办法,就怕你没有胆量去做。

大  龙       阿伯,你快快说来,就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要去做。

金罗汉     有你这句话,那就好了。(掏出老鼠药)这是一包老鼠药,吔

                 —— (附耳低语)

大  龙     (惊得瞪大眼睛)啊,你叫我去害…

金罗汉      怎样,敢不敢?

               【大龙连连摆手。

金罗汉      不敢做,哼,你就回山乡去吧,穿破衣,吃凉饭,去捕鱼,被人

                 欺侮… 留你阿弟二龙在这里穿金戴银,享受富贵。你仔细想想。

大  龙        这… 唉!

               (唱) 富贵后怎耐贫贱?

                          千错万错老天错。

                           一池难容两条龙,

                          有他无我有我无他。

              (白) 阿伯,把药拿来。

金罗汉      想清楚了?

大  龙       想清楚了。

金罗汉      绝不后悔?

大  龙       绝不后悔。

金罗汉     那好,药在这里。 (伸出手)

              【大龙接过药。二人摆造型,相视狞笑。

——幕落——

第九场  兄弟宴会

【幕启。金夫人家后花园,大龙大摆酒席宴请二龙。往酒壶中放老

 鼠药时,他几次迟疑,最后还是咬咬牙,放了进去,双手摇匀。

二  龙     (内) 大龙兄,大龙兄。

大  龙      二龙来了,我千万不可露出蛛丝马迹。 (坐下)

二  龙     (上)

              (唱) 久盼不见兄回府,

                         忽闻他——

                        花园设宴邀请我。

                        急忙忙来到花园,

                        兴冲冲与兄相会。

               (白)大龙兄。

大  龙      (起身,欣喜) 二龙,你来了。

              【二人互相打量。

二  龙     (深情) 大龙兄!

              (唱) 与兄分别四载余,

                          朝也思来暮也想。

                          几番梦里见兄面,

                         醒来失望泪湿枕。          

                         忘不了,长兄代父爱护我;

                         忘不了,兄你受苦我享福。

                        兄你恩情弟牢记,

                        时时惦念报答兄。

                         今日富贵临弟身,

                         弟当留兄同享福。          

大  龙      哦——

             (旁唱) 他那里句句诉真情,

                             我不由愧疚涌心头。

二  龙     (看到酒壶,拿起)大龙兄,你是不是要请我饮酒?来来来,今日

               高兴,我自当开怀畅饮。 (欲倒酒)

大  龙    (急急抢过酒壶) 不,且等。哎呀!

             (旁唱) 事到临头却犹豫,

                            欲害二龙心不忍。

二  龙      这也奇啊!

             (旁唱) 兄他神色慌张张,

                             莫非乜事心中藏?

             (白) 大龙兄,你为何自言自语?莫非有甚乜心事?

大  龙      没没没,哥哥今日欢喜。来来来,我敬你一杯。(倒酒)

二  龙      你敬我?

大  龙       嗯。来,阿弟,干了这杯酒。

二  龙     (接过酒) 大哥,你还记得吗?小时候娘亲不许咱兄弟喝酒。有一

               次,你偷买一瓶酒回家喝了一杯,也让我喝一杯。后来咱俩都吐

                了,被娘亲知道,娘亲伤心不已,一直流泪。大哥,你还记得这

                 件事吗?

大  龙      (不敢直视二龙) 哦,记得,记得。

二  龙       可是今日不同,大哥一片心意,这杯酒我一定要饮下,娘亲应该

                也不会责怪于我。多谢大哥! (欲饮酒)

大  龙       且慢。

二  龙       大哥还有乜事?

大  龙       你先把酒放下。

二  龙       这是为何呢?

大  龙       哎呀,叫你放下就放下。

二  龙       这… (端也不是,放也不是)

桐  花      (内) 大龙——

大  龙       娘亲怎么也来了?

二  龙       哦,是我派人告诉她,说大哥你回来了。 (放下酒杯)

大  龙       你… 唉!

桐  花      (上) 大龙——

二  龙      (忙走上前)娘亲你来了。

桐  花      (答应二龙)嗯。(抱住大龙)大龙儿啊!

               【大龙呆立不动。

桐  花       大龙,让娘亲好好看看。儿啊!(又抱住儿子流泪)

               【二龙陪着流泪。

桐  花       儿啊,这几年来,你在府中过得好吗?

              【大龙点头。

桐  花       有没有思念娘亲?

大  龙       我…

桐  花       今日见到娘亲,你欢喜吗?

大  龙       这…

二  龙       娘亲,大哥他一定是太高兴了,因此话都说不出来。大哥,请娘

                亲一同入座吧。

大  龙        哦,是是是,请娘亲一同入座。

                【母子仨入座,相对无言。

二  龙      (起身) 娘亲,今日咱一家团圆,孩儿共大哥敬您一杯。 (递

                 酒)

大  龙        啊,快放下。

二  龙       大哥,娘亲她半生辛苦,对咱兄弟二人恩重如山,咱理应敬她一

                杯。 (又递酒)

大  龙     (霍地起身) 休得自作主张,快快放下。

二  龙      (困惑) 这…

桐  花     (缓缓起身)怎么,为娘连一杯酒都无福消受吗?

大  龙       不不不,娘亲,这酒… 你可能喝不习惯。

桐  花       今日高兴,无论如何都要饮下此酒。(欲饮)

大  龙       哎呀娘亲,您饮之不得啊。

桐  花       这是为何呢?

大  龙       这…

金夫人     (内)龙儿,龙儿。

桐  花       二龙,你母亲喊你,去吧。

二  龙        是,娘亲。(转向大龙)大哥,你陪娘亲好好说话,我去去就

                 来。

大  龙       哦。

              【二龙下。

桐  花       大龙,你且过来。

大  龙      (挪到母亲身旁,眼神躲闪)娘亲。

桐  花       头抬起来,眼睛看着为娘。

              【大龙头低得更低了。

桐  花       既是为娘饮之不得,你饮下。

大  龙      (惊得猛抬头) 啊——

桐  花       我命你饮下此酒。

大  龙       不不不,孩儿也不能饮。

桐  花       你我都不能饮,谁能饮?

大  龙       这…

桐  花       说,谁能饮? (眼睛逼视儿子)

大  龙      (步步后退,跪下) 娘亲,孩儿错了,孩儿错了。是阿伯叫我请

                 二龙喝酒,这酒中…

桐  花       这酒中怎样?

大  龙       这酒中放了老鼠药。

桐  花        啊,逆子你… (扇一巴掌)你竟敢做这伤天害理之事!

大  龙        孩儿知错了,请娘亲饶恕孩儿! (趴在地上哭)

桐  花       天哪!

                (唱) 大龙本是好根苗,

                           孝顺娘亲爱细弟。

                           他是桐花心上宝,

                           谁知宝贝忽被抢。

                           可怜我,

                           风里雨里把他寻,

                           睡里梦里常唤他。

                          老天不负有心人,

                          今日母子终重逢。

                          谁料见面已不识,

                         老实本分丢无踪。

                          天啊天——

                          是谁害我好根苗?

                          是谁害我好根苗? (痛哭)

大  龙     (起身) 娘亲。

桐  花       你是谁?

大  龙      我是大龙啊。

桐  花      不,你不是我家大龙,我家大龙不是你这样。我家大龙在哪里?大

               龙,我的好孩儿,你在哪里? (哭笑)哈哈哈… 哈哈哈… (下)

大  龙       娘亲,娘亲。 (追下)

金  虎      (上) 大龙,大龙。(拿起酒壶)呵,在这里偷喝酒。人呢?不

                管他,我把这壶中的酒偷偷喝完再说。(仰脖喝酒,啧啧称赞)

                 好酒,真真好酒。

二  龙      (上) 金虎兄你在这里。你看见我娘亲共大哥了吗?

金  虎       没看见。

二  龙       去哪里了呢?

金  虎      (腹痛)哎哟,哎——哟。

二  龙       金虎兄,你这是为何?

金  虎       这酒中有毒…

二  龙       啊——

金  虎      (地上打滚)哎哟,哎——哟。

二  龙       大事不好了,出人命了啊!

              【金罗汉、金夫人闻声上。

金罗汉      虎儿,虎儿。(抱住儿子)

金  虎      (虚弱)阿——爹。(头一歪,死了)

金罗汉     (痛哭) 虎——儿。

金夫人      龙儿,这是为何呢?

二  龙       金虎兄喝了那壶中的酒,那酒中有毒。

金夫人      啊——

金罗汉    (起身抓住二龙的衣领) 你这个哪里来的野种,竟敢下毒害死我

                儿。我定叫你一命抵一命。

二  龙        冤枉,冤枉啊!

金罗汉      走,一齐见官去。

金夫人      龙儿,龙儿。

二  龙        母亲,孩儿冤枉啊!

金罗汉      有冤到公堂上去说,走。 (推二龙)

大  龙      (内)且慢,且——慢。

              【桐花和大龙上。

二  龙       娘亲,大哥。

大  龙      (对金罗汉)放下二龙,将我带走,这酒中的毒是我下的。

夫人/二龙   啊——

金罗汉      那好,我只要一命抵一命。 (推开二龙,拉住大龙)

大  龙     (对二龙) 阿弟,大哥错了,你骂我吧。

二  龙       不,这其中必有缘故。

金罗汉      废话少说,走。 (推大龙下)

二  龙      (对桐花)娘亲,您知道这其中是何缘故吗?

桐  花      大龙忌恨你“夺”了他的富贵,哀求金大伯帮他留在金府。金大伯撺

                掇他用毒酒害死你,毒药是金大伯亲手给他的。

二  龙       哦,原来如此。(转向金夫人)母亲,您救救我大哥吧!

金夫人     哼,他差点把你害死,还要我去救他。休想!

二  龙     (跪下哀求) 母亲,母亲啊!

              (唱) 大哥他一时糊涂闯大祸,

                          求母亲大人大量饶恕他。

                           当思想——

         不幸之中存万幸,

         毫发未损孩儿我,

         仍可晨昏定省侍母亲。

         天下母亲怜母亲,

         大哥若有三长两短,

         可怜娘亲何所依?

          母亲啊,母亲啊,

          孩儿磕头求母亲,

          发发慈悲救大哥,

          也算报答娘亲养我恩。

金夫人      哦——

 

                (唱) 见龙儿跪在地上哀哀求,

                            我不由气消心也软。

               (白) 龙儿,你起来,母亲答应你就是了。

二  龙      (起身) 如此多谢母亲!

桐  花       桐花多谢夫人!

金夫人      不必多礼。

二  龙      (对金夫人) 母亲,您您要如何搭救大龙兄呢?

金夫人      龙儿,吔—— (附耳低语)

二  龙        娘亲。(向桐花低语)

金夫人      事不宜迟,咱们立即行动。

桐花/龙儿   是。

                 【三人摆造型。

——幕落——

第十场  对簿公堂

             【幕启。钱塘知县坐在公堂上,衙役持刀肃立两旁。

知  县      来啊,传告状之人。

衙役甲      是,传告状之人。

金罗汉     (内) 来了。(上,跪下)哎呀青天大老爷,替小民做主吔。

知  县       嗄,堂下跪者何人?有何冤屈尽管说来,本官自然替你做主。

金罗汉       大人容禀!

               (唱) 小民姓金名罗汉。

知  县       哦,金罗汉。

金罗汉      是。

               (接唱) 生有一子名金虎,

                              侄儿大龙请饮酒,

                              不料酒中下毒药,

                             可怜吾儿命呜呼。

知  县       竟有此事?

金罗汉      是啊,求大人为我儿伸冤吔。

知  县       你先起来。

金罗汉      谢大人!

知  县       来啊,传被告大龙。

衙役乙       是,传被告大龙。

衙役丙      (内)押走。(押着大龙上)

大  龙         哎呀!

                 (唱) 公堂之上阴森森,

                            未然上前脚已软。

                           思及往事后悔迟,

                           事到如今泪涟涟。                              

                 (跪下,白) 小民大龙见过青天大老爷。

知  县        嗄,大龙。

大  龙       大人。

知  县       我且问你,你用毒酒毒死金虎,此事当真?

大  龙       禀大人,酒中之毒确是小民所下,但金虎之死却是意料之外。

知  县       此话怎讲?

大  龙      小民无知,听信金罗汉撺掇之言,欲用毒酒害死阿弟二龙。事到临

               头,于心不忍。不料金虎看到酒壶,将酒饮尽,故此…

知  县      我再问你,你为何要害死你阿弟二龙呢?

大  龙      说来话长,容我写来。

知  县       好,写来。纸笔侍候。

衙役甲     是。 (递上纸笔)

              【大龙一挥而就,递回。

知  县     (读毕)原来如此。嗄,金罗汉。

金罗汉     大人。

知  县      听大龙所叙,毒药乃是你所赠。故此,金虎之死实为你咎由自取。

金罗汉     哎呀冤枉啊,求大人明察。

知  县       大龙,你说毒药是金罗汉所赠,何人为证?

大  龙       并无旁人作证。

金罗汉      既无证人,他就是满口胡言,藐视公堂。

知  县       大胆大龙,你竟敢藐视公堂。来啊,将他押下监禁,来日行刑。

衙  役       是,押走。

金夫人     (内)且慢,且慢。

                【金夫人、桐花、二龙上。

三  人      (齐声) 小民叩见县官大人。

知  县       汝等乃是何人?

金夫人     妾身乃是大龙养母。

桐  花      民妇是大龙生母。

二  龙     小民是他阿弟二龙。

知  县      汝等来此做乜?

三  人    (齐声)我等来此为大龙作证,毒药实为金罗汉所赠。

金罗汉     哎呀大人,空口岂可为凭,明明是前来扰乱公堂。

金夫人     大伯你不必着急。若无证人,我等也不敢前来。

金罗汉     证人?证人何在?

金夫人     在外面等候。

知  县       汝等先起来。

三  人        谢大人。(金夫人、桐花、二龙起身,退到一旁)

知  县       来啊,传证人。衙  役    传证人。

卖药人     (上) 小民叩见县官大人。

               【金罗汉见到此人,大惊。         

知  县       你是何人?凭什么作证?

卖药人     禀大人,小民是卖药之人。金罗汉曾经到我店中,说家中老鼠众

                多,向我买药回去灭鼠。小的办事谨慎,特叫他签下保证书,保

                证不可用药去害人,才把药卖给他。这是他的保证书。(取出)

知  县       呈上。

卖药人     是。(起身,呈上,退到一旁)

知  县     (读毕) 金罗汉,你还有何言可辩?

金罗汉     大人,我家虎儿不能白白死啊。

知  县       哼,你害人不成反害己,咎由自取。来啊!

衙  役       在。

知  县       将金罗汉押下,重重责打四十棍,然后赶出公堂。

衙  役       是,押走。

               【金罗汉垂头丧气下。

 知  县      大龙。

大  龙       大人。

知  县      你虽无杀人之实,却有杀人之心,本该严加惩罚。本官念你年纪尚

                幼,且属初犯,不再追责于你。

大  龙      谢大人。

知  县     退堂。

众  人     谢大人。

            【灯暗。

——幕落——

局  母子回乡

              【幕启。钱塘郊外,大龙背着包裹,搀着桐花上。

后  台     (伴唱) 阴霾散尽天放晴,

                              母子结伴回山乡。

                              雀儿唧唧叫欢欢,

                             似喜浪子终回头。

大  龙       娘亲,慢走。

桐  花       嗯。

二  龙     (内)娘亲,大龙兄,留步留步。

大  龙      娘亲,是阿弟的声音。

二  龙    (上)娘亲,大龙兄。

桐  花      二龙,你怎么又追出来?

二  龙      娘亲,孩儿不舍得您和大哥离开,你们再住几天,再住几天吧。

              (哭)

桐  花      二龙,我的好孩儿。

              (唱) 十六载日夜相伴,

         一朝分开心何忍?

         母子一场缘分在,

         儿你孝心娘永记。

         望你回府伴亲娘,

         她正倚门盼你归。

大  龙      是啊,阿弟,听娘亲的话,回去吧。

二  龙      哦—— 那好。大龙兄,娘亲以后就交给你了。

              【桐花听了,背过脸拭泪。

大  龙      大哥晓之,回去吧。

二  龙     (点头)嗯。娘亲,大哥,二龙去了。

桐花/大龙 (依依不舍)去吧。

                【二龙欲下又转回。

二  龙      (跪下)娘亲,大龙兄。

桐花/大龙 (扶起)去吧。

                 【二龙含泪下。大龙重新搀住母亲,往相反方向慢慢下。

后  台       (伴唱) 世有桐花洁白无瑕,

                                开在山间香飘万里,

                                 香飘万里。

——幕落——

(全剧终)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专门为各演员、艺术团、演艺公司、政府部门、单位活动、企业庆典、公司年会提供创作各种小品、相声、话剧、舞台剧、戏曲、音乐剧、情景剧、快板、三句半、哑剧、双簧剧本。联系电话:18022171126 联系QQ:819391276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专业代写戏曲剧本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备案号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