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聘网站编辑、软文新闻稿写手、主持人、礼仪接待服务员
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戏曲剧本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三甲医院评选小品剧本《医院评审
供电单位娱乐演出搞笑感人小品剧
退伍军人转业工作题材搞笑小品《
物业公司娱乐演出搞笑小品《我也
社会价值观相关搞笑小品剧本《回
穿越维权题材搞笑相声小品剧本《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三甲医院评选小品剧本《医院评审》
关于消防安全搞笑小品剧本(火警119
校园老师相声台词剧本《最美教师》
武汉现不明原因肺炎治疗全国战胜肺
乡镇财政所干部小品剧本(中国好干部
超级搞笑古装宫宫廷幽默小品(还珠歪
贪污受贿小品,双规小品剧本(严惩不
关于婚外情短剧本,绿帽子小品剧本《
伟大的祖国朗诵稿,伟大的祖国诗歌朗
酒店餐饮小品,酒店年会服务员小品《
三八妇女节节目小品,庆三八妇女节短
银行类爆笑小品,银行爆笑小品(快乐
政府帮助低保家庭就业改善生活脱贫
七夕创意剧本,七夕小品剧本(最佳美
国家电网变电站检修员工小品(特殊纪
最新最幽默最有教育意义的元宵节小
解决员工上访为公司困难的小品剧本
过年爆笑小品,笑死人不偿命的小品(
城轨年会表演相声剧本《与城轨共未
公司创立周年小品,庆公司成立周年小
中铁公司员工年会相声剧本《找媳妇
为了工作舍小家顾大家情景剧本(特殊
公司年会三人群口相声《三狗闹新春
改变黄脸婆形象后走上舞台成为模特
适合公司年会的小品,适合公司年会搞
办公室题材简短剧本,公司年会职场小
建筑公司年会超感人小品剧本《回家
汽车销售公司4s店快板剧本《齐心合
新年小品剧本简单的,贺新年小品剧本
公司年会有关车间生产类小品剧本《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戏曲剧本 > 地方戏剧本 > 《乐昌公主》(莆仙戏)
中国国际剧本网戏曲剧本频道www.juben108.com/xiqu 中国最大的戏剧戏曲剧本创作交易门户网站
 
授权级别:普通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戏曲剧本-地方戏剧本   会员:woxinrutie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20/1/16 16:42:48     最新修改:2020/1/18 16:38:30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戏曲剧本名:《《乐昌公主》(莆仙戏)》
(原创剧本网)作者:蔡剑英
专业创作小品、相声、戏曲剧本。 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乐昌公主(或叫《真破镜重圆》)

(根据史料编写)

 

 【剧情简介】

       隋朝大将军杨素麾军南下,势如破竹。陈国灭亡,皇帝陈叔宝和皇家血亲全部被掳。陈叔宝之妹乐昌公主与驸马徐德言被迫分离,二人分镜为半,立下破镜重圆之约。

      将军杨素恋慕公主美貌,将她抬回府中当妾,百般宠爱。公主却对驸马念念不忘,三年后终于破镜重圆,夫妻团聚。正当公主与驸马久别重逢、互诉衷肠时,将军来了…

 

【场次】

                             引  子   隋军南下

第一场   皇帝被掳

第二场   分镜为半

第三场   心留江南 

                              第四场   破镜重圆

第五场   恳请画师

第六场   夫妻团聚

第七场   慷慨舍情

第八场   重回江南

 

【人物】

乐昌公主——陈后主陈叔宝之妹。

徐德言——陈国宫廷画师,乐昌公主的夫婿。

杨  素——隋朝大将军,在本剧中的年龄约为45岁。

奶  娘——乐昌公主的贴身女仆。

陈叔宝——又称陈后主,南朝最后一个皇帝。

张丽华——陈叔宝的宠妃。

孔贵嫔——陈叔宝的宠妃。

守城官——把守长安城门的隋朝官吏。

宫女、武士、丫鬟、家丁若干。

 

引子  隋军南下 

            【幕启。内喊杀声,武士们挥刀上,杨素骑马跟随在后。

杨  素   (唱) 奉帝命,麾军南下;

                        攻州郡,犹如破竹。

          兵雄将勇直捣建康,

          定教那小小陈国今日亡。

(白)全军听着:随本将前往陈国宫廷,将陈国皇帝及皇家血亲全

  部掳回隋都,其余男丁一律斩杀莫饶。

 

武士们    得令!

杨  素   (接唱) 叱咤风云好不威风,

              战功赫赫无人能比。

              赢得“一人之下万人上”,

              待班师,须将荣华富贵享。

(挥手示意武士们跟上)走。

 

【一行人下。

——幕落——

 

第一场  皇帝被掳 

【幕启。陈国宫廷,陈叔宝左抱张丽华右揽孔贵嫔,在欣赏宫女舞

  蹈。驸马徐德言坐在一旁作画。

陈叔宝      驸马,将寡人共两位爱妃都画入《宫廷宴乐图》之中。

徐德言      德言谨遵皇兄吩咐就是。(继续画)

【音乐停,宫女下。

张丽华    (斟酒)君王请饮酒!

陈叔宝      好好好,孤饮,饮。(饮酒)

孔贵嫔    (斟酒)君王再饮酒!

陈叔宝     好好好,孤再饮,再饮。(再饮酒)

徐德言    (起身,旁白)画这样的宴乐图实在无趣,不如… 是了,待学生

                画来。(坐下画公主像)

陈叔宝      两位爱妃,亲自献歌为寡人助兴如何?

张、孔    (齐声)臣妾自当从命,不知君王爱听什么曲?

陈叔宝     寡人近日新作《玉树后庭花》和《临春乐》,两位爱妃就唱这两

                首吧。

张丽华      好,待臣妾来唱《玉树后庭花》。 (起身,边舞边唱)

               (唱) 丽宇芳林对高阁,

            新装艳质本倾城;

            映户凝娇乍不进,

           出帷含态笑相迎。

           妖姬脸似花含露,

          玉树流光照后庭;

          花开花落不长久,

          落红满地归寂中!

陈叔宝      哈哈哈,唱得好,唱得妙!

张丽华      多谢君王夸奖! (坐回)

徐德言    (起身,旁白) “花开花落不长久,落红满地归寂中。”这两句分明

                不妙,似乎有亡国之音?

武士甲    (内)坏了啊! (急上)禀万岁,隋军南下,各州郡纷纷失守,

                敌军已奔建康而来。

陈叔宝     吔,什么要紧,大惊小怪。孤知道了,明日早朝再与群臣计议良

                策。退下。

武士甲     是。 (下)

徐德言     哎呀皇兄,军情危急,不可等待明日。请立即调兵遣将,奋力迎

               敌,国或可保。

陈叔宝     危言耸听,危言耸听。

徐德言     皇兄…

陈叔宝     不必多言了。是了,听说驸马与御妹夫妻恩爱形影不离,寡人不

               便久留于你,你可回府去吧。

徐德言     这… 哦,如此德言告退了。 (叹口气,下)

孔贵嫔     君王继续作乐吧,轮到臣妾唱《临春乐》了。(撒娇态)

陈叔宝      是是是,继续作乐,快快唱来。

孔贵嫔     (起身)臣妾领旨。

  (唱) 璧月夜夜满,

            琼树朝朝新…

武士甲     (内)报报报报报!

【孔贵嫔停止歌舞,陈叔宝和张丽华起身,三人都大惊。

武士甲     (急上)禀万岁,隋军已到建康。

陈叔宝     (惊叫)啊—— 这么快就到了。

张、孔     (齐声)君王,现要如何是好?

武士乙     (急上)禀万岁,敌军已将宫廷团团围住。

【内喊杀声。

陈叔宝      哎呀!

 (唱)  隋军南下恁般急,

                            猝不及防慌了神。

张、孔     (齐声)君王!

  (齐唱) 来势汹汹敌将临,

                  速作主张莫延迟。

                 (齐白) 君王,快快想计策啊!

陈叔宝     (急得团团转)是了!

  (唱) 景阳殿后一古井,

             干涸无水可藏身。

 (白)两位爱妃,景阳殿后院的古井可以暂避一时。

张、孔     (齐声) 君王好主意!

陈叔宝      来啊,护驾往景阳殿而去!

俩武士      是。

陈叔宝      两位爱妃随孤来!

张、孔     (齐声)是。

               【一行人急下。

杨  素      (率兵上)来啊,给我仔细搜!

武士们     是。(下,押武士甲上)押走。禀将军,不见陈国皇帝踪影,只

                抓到武士一名。

杨  素       快快说来,陈叔宝现在何处?

武士甲      万岁爷同两位娘娘躲在一古井之中。

杨  素        来啊!

武士们       在。

杨  素         随他前去,将三人拉起来,押上来。

武士们       是。(推武士甲)走,前面带路。(一行人下)

               【杨素漫无目的绕场走动,看见公主画像。

杨  素       嗄,这是乜人画像? (拿起看,眼睛发亮) 哎呀,妙啊!

 (唱) 刀光剑影中见此画像,

             霎时间心生柔情万丈。

             想我杨素半生戎马,

             从未因一女怦然心动。

             谁料今日,

             见这脸庞这秀发,

             这眉这眼这梅腮,

             只觉得——

            热血沸腾涌胸膛,

            三魂已被她勾去。

(继续看画像,摇头赞叹)这世间竟有这般美貌女子,她到底是谁

 呢?…吔,不管她是谁,本将军都要寻到她,将她带回府中,日

 日看她。(陶醉状,慢慢收起画像,放入怀中)

武士们     (内)押走。(押着陈叔宝、张丽华和孔贵嫔上)禀将军,三人

                 已带到。

杨  素       来啊,将两位娘娘赶出建康。

武士们      是,押走。

张、孔     (齐声)不,哀家死也不愿离开皇宫。君王——

陈叔宝      爱妃——

【三人对泣。

杨  素        既如此,本将军就遂你二人所愿。来啊!

武士们      在。

杨  素       将二人押下,立即赐死。

武士们      是,押走。(推二妃)

张、孔     (齐声)赐死?哈哈哈…哈哈哈… (下,惨叫声)

陈叔宝      爱妃,爱妃,爱妃啊!

武士们    (上)禀将军,二人已死。

杨  素       好,将亡国之君陈叔宝押走,随本将军回朝复命。

武士们     得令!押走。(推陈叔宝)

杨  素    (欲下又停止脚步)且等,还有一事要问。(取出公主画像)陈叔

              宝,你可知这是甚乜人的画像?

陈叔宝     这… 哎呀!

(旁唱) 孤若实言来相告,

               御妹也必遭殃灾。

               倘或虚言来蒙混,

               教他识破孤命休。

               (左右为难)        

杨  素       陈叔宝,本将军问话因何不答?嗄! (剑半出鞘)

陈叔宝      这… (旁白)哎呀御妹,形势逼人,皇兄也保不住你了。

杨  素       快快说来。 (剑出鞘,剑尖指向陈叔宝)

陈叔宝      将军饶命,我说,我说。

杨  素        这画上所画何人?

陈叔宝      乃是乐昌御妹。

杨  素       哦,乐昌公主?(收剑入鞘) 公主现在何处?

陈叔宝     御妹已嫁驸马徐德言。

杨  素       徐德言?来啊,我等速即前往徐德言府中。

武士们     是,押走。(推陈叔宝下)

              【杨素追下。

——幕落——

 

第二场  分镜为半 

              【幕启。徐府,公主闺房,有桌有椅,桌上放一圆镜一发钗,椅上

                搭一绮罗。公主对镜理云鬓,奶娘一旁侍候。

乐  昌      奶娘,插上发钗。 (递发钗)

奶  娘      是。 (插发钗)

乐  昌      披上绮罗。

奶  娘      是。 (披绮罗)

乐  昌     (起身,摆各种姿势照镜子) 哈哈哈嘻!

              (唱) 明眸皓齿映镜中,

                          小小发钗添妩媚。

                          红颜霓裳,暗香盈袖。(舞动绮罗)

                         适逢佳日喜无声,

                         盛装等待驸马归。

乐  昌      奶娘,你说这发钗好看吗?

奶  娘      好看,好看,自然好看。

乐  昌      那这件新的绮罗呢?

奶  娘      这件新的绮罗也好看,更显得公主光彩照人,像仙女下凡一样。

乐  昌      你可知侬今日为何要如此盛装吗?

奶  娘      老奴不知。公主,今日是什么日子呢?

乐  昌      奶娘你真也是年老多忘事啊!

(唱) 曾记否去年今日,

            侬与驸马喜结连理。

奶  娘       想起来了,想起来了。(拍头)老奴这记性。

乐  昌      (接唱) 婚后夫妻如胶似漆,

                 情切切,意绵绵。

                              绝世容颜有人赏,

                              时时对镜不厌烦。

                             从此侬家无心事,

                             岁月犹如糖伴蜜,

                             犹如糖伴蜜。

                            今日成婚满一载,

                             盛装打扮等驸马,

                             把酒言欢齐庆祝,

                             把酒言欢齐庆祝。

奶  娘      应该庆祝,应该庆祝。

乐  昌     (接唱) 盼与驸马,

                             年年岁岁永不分。

               (白) 奶娘,将侬亲自调制的美酒端上来。

奶  娘      老奴遵命。(下,端酒上,放桌上)

乐  昌    (往门外看)驸马怎么还未转回?

奶  娘      公主,依老奴看来,你是一时不见驸马如隔三秋啊!

乐  昌       奶娘休要取笑。

徐德言     (内)报,驸马回府。

乐  昌       (喜)哦——

徐德言     (忧心忡忡上) 嗄!

  (唱) 别了皇兄,

             别了皇兄回府中;

             心事重重,

             怕见公主无忧状。 (进屋)

乐  昌      (迎上) 驸马。

徐德言      公主。(径自坐下)

乐  昌      (撒娇)驸马,你看侬今日有什么不一样吗?

徐德言      穿了一件新衣。

乐  昌        还有呢? (转一圈)

徐德言      还有?

              【奶娘示意驸马往公主头上看。

徐德言      哦,头上插了一支发钗。

乐  昌       你可知为妻今日为何要穿新衣插发钗吗?

徐德言      愚夫不知。

乐  昌       你可猜一猜。

徐德言      愚夫也猜之不出。

乐  昌      (假装生气)哼。

徐德言    (起身)公主不妨明言。

乐  昌      (哭起来)难道你忘了今日是什么日子吗?

徐德言      今日是什么日子呢?

【公主哭得更凶。

奶  娘        驸马,你的记性怎么也这么差,今日是你与公主成婚一周年的日

                 子。

徐德言       哦,是是是,学生怎么忘了呢?公主且莫哭,学生向你赔礼了!

                (躬身赔礼)

乐  昌       (破涕为笑)好啦好啦。来来来,驸马你坐着。

【徐德言坐下。

乐  昌       奶娘,斟酒过来。

奶  娘       是。 (斟酒,递给公主)

乐  昌       驸马!

              (唱) 感蒙夫君一载情,

                         亲捧美酒谢夫君。

              【徐德言起身接过。

乐  昌     (接唱) 望只望——

               与夫君——

               年年有今日,

               岁岁有今朝!

【徐德言叹口气,放下酒杯。

奶  娘       啊,啊啊啊,难得公主一番美意,驸马你因何叹气不饮呢?

徐德言      不知这良辰美景能有几时,教学生如何饮得下去呢?

乐  昌       嗄,此话怎讲?

徐德言      公主你不知啊!

 (唱) 北隋军兵已南下,

             烽烟滚滚过江来。

             建康城池一朝危,

             生灵涂炭势难免。

             今日花好月也圆,

             明朝不知身何处。

             思及此事怅怅然,

             安有心思饮美酒?

乐  昌       哦,此事当真吗?

徐德言     安能有假?

宫  女     (急上)禀公主,大事不好了!

乐  昌      何事慌张?

宫  女      方才宫中来人急报,隋军已将皇宫洗劫一空,两位娘娘已被赐死,

               万岁爷他——

徐/乐昌    皇兄他怎样?

宫  女      万岁爷他…他被掳往隋都而去了。

乐  昌       哦—— (晕倒状)

奶  娘      公主仔细仔细!

乐  昌      皇兄!(哭)

徐德言     还有甚乜消息?

宫  女      据来人禀报,隋朝大将军杨素正领兵往咱府中而来,欲掳公主回   

                朝,男丁一律斩杀不饶。(下)

徐/乐昌    (齐声)哦—— 哎呀!

  (齐唱) 晴天霹雳一声响,

                 骤然间已是国破家将亡。

                 皇家公主将沦为囚,

                 皇家驸马将成刀下鬼。

                 劳燕被逼各自飞,

                 一死一囚情何堪?                

                 悲泪盈眶苦无计,

                 四目惘然空相对。

乐  昌       驸马!

徐德言     公主!

              【二人抱头痛哭。

奶  娘       哎呀,敌兵就要来了,哭有什么用,赶紧想办法啊!

乐  昌       奶娘说的没错,驸马,现要如何是好?

徐德言     为免公主被掳受辱,学生情愿拼尽一死。

乐  昌       不可不可,敌兵众多,驸马孤身奋战,只怕空赔一命。

奶  娘       是啊,驸马不可鲁莽。

徐德言      除了拼命之外,难道还有甚乜办法?

乐  昌        依侬之见,驸马你应速速逃出府门,或可保住性命。

徐德言      不,我徐德言堂堂七尺男儿,岂可抛下爱妻,独自逃生?

乐  昌        驸马不可固执,驸马!

  (唱) 凡事但从长远计,

              岂可纠结于眼前?

              人生路漫漫,

              且行且珍惜。

              留得一命在,

              寄望有朝再相逢。

徐德言      哦——

乐  昌       驸马若不肯逃生,必成刀下之鬼。你既成刀下之鬼,侬家岂肯眷

                恋残生?必然也自尽而死,追随夫君而去。

徐德言      不可不可,公主你切切不可轻生。

乐  昌        要侬不轻生,你须速即离开此地。

徐德言       公主——

奶  娘        驸马,公主言是有理,你快快去吧。(推驸马)

乐  昌        且慢,咱夫妻今日仓促分别,需各带一物,留待有日相见为凭。

徐德言      咱二人还有相见之日吗?

乐  昌       还有,侬相信一定还有。

 (唱) 驸马切莫心灰气丧,

             须当信天怜有情人。

             请记住,

            妾心如磐石,

                          永待夫君来。

徐德言      哦——

 (唱) 公主此言好似明灯,

             照亮我前方昏暗路。

               (夹白) 公主!

 (接唱) 公主表真情,

                学生永铭记。

                纵千山万壑艰难险阻,

                              不再见公主誓不罢休。

乐  昌        好。(将铜镜一分为半,递半面给丈夫)这半面铜镜驸马留在身

                 边。每逢上元佳节前夕,侬必差奶娘到长安街头兜售侬这半面铜

                 镜,借机寻找驸马你这半面。

徐德言      此计甚妙!

 (唱) 但愿破镜重圆日,

            是咱夫妻重聚时!  

乐  昌        是。

 (唱) 但愿破镜重圆日,

             是咱夫妻重聚时! 

【内喊杀声。

奶  娘       驸马你赶紧走吧。

徐德言     公主!

乐  昌       驸马!

              【二人再次抱头痛哭。

              【喊杀声渐紧。

乐  昌       你…速速去吧。

               【徐德言下,公主追几步,翘首远望,转身痛哭。

奶  娘       公主,这半面铜镜交给老奴保管。

乐  昌       半面铜镜——(照下脸赶忙放下,悲伤不已)

后  台      (伴唱) 曾几何时,

                              圆圆银镜照红妆,

                              是艳丽,是欢喜;

                             一朝国破镜也破,

                             剩倦容,余悲凉。

乐  昌         收起它吧。

奶  娘         是。(接过,放入怀中)

【二个武士持刀上,杨素跟在后面。三人绕场行。

武  士       禀将军,已到徐府。

杨  素       你二人外面等候。

武  士       得令。(下)

杨  素      (进)

 (旁唱) 见一佳人那边站,

                风姿绰绰倩影俏。

                果然江南出佳丽,

                画中之人更胜画。

                (白) 参见乐昌公主!

奶  娘       你是何人?乜时到此?

杨  素      鄙人隋朝大将军杨素,已进府多时了。

乐  昌      哦,你就是大名鼎鼎的杨素大将军。

杨  素      正是鄙人。

乐  昌       你来迟一步了,驸马已经逃走。

杨  素        什么?已经逃走?罢了罢了,亡国之臣,谅他也逃不出天罗地

                网。

乐  昌       本公主既已沦为俘虏,愿随大将军回朝,终身为囚。                

杨  素       鄙人安能舍得让公主你去为囚?

奶  娘       不是为囚,乃是做乜?

杨  素       乃是… 到了便知。来啊,抬轿上来。

奶  娘        抬轿?

武  士       (内应)来了。(抬轿上,放下)公主请上轿!

乐  昌        覆巢之燕,只恐无福消受。

杨  素        公主千金贵体,怎堪路途劳顿。还请上轿吧!

乐  昌        既如此,本公主恭敬不如从命了。(进轿)

【奶娘轿旁伺候。

杨  素        起轿回朝!

武  士        起轿啰! (抬轿,一行人下)

杨  素        哈哈哈…

  (唱) 将军凯旋日,

             还抱美人归。

                           喜不自胜——

                           喜不自胜难自持。

                  哈哈哈… (下)

——幕落——

 

第三场  心留江南 

【幕启。三年后,杨府,闺房,夜。乐昌公主背对观众黯然神伤。

后  台      (伴唱)  将军爱慕公主貌,

                               花轿抬回当宠妾。

                               光阴悠悠如流水,

                               故国一别已三载。                

乐  昌       (缓缓转身)嗄!

                (唱) 忆往事,倍惨凄。

                           雕栏玉砌应犹在,

                           朱颜却作他人妾。

                           想起初到隋都日,

                          将军醉酒把侬欺。

                          乐昌清白遭玷污,

                          愧对驸马欲寻死。

                          将军酒醒哀哀求,

                          涕泪横流诉衷肠。

                          情深意切实堪怜,

                          乐昌心软恨意消。

                          怎奈侬心留江南,

                          恨虽消,爱难移。

                          梦魂几度会驸马,

                          醒来意沉沉,

                          陌生繁华地,

                         不见故人影。

             (白) 分别之时,与驸马立下重聚之约。如今已过两个上元佳节,

              他因何音讯全无?莫非他逃生未成,已被隋兵杀死?不,驸马不会

               死。也许他另立家室,忘了侬家?(摇头)不,不可能,不可能。

               可能路途遥远,关卡森严,他尚未到达长安?一定是,一定是。哎

                唉!

              (接唱) 思绪纷纷恼人煞,

                             闷闷不乐数更漏。

杨  素     (上) 哈哈哈…

              (唱) 议事完毕步匆匆,

           回府急见美人面。

              (白) 公主,你还未安歇?

乐  昌      将军你回来了,将军万福!(行礼)

杨  素      何消如此多礼,快快请起。

              【公主转身面向窗外。

杨  素     (旁白)啊,啊啊啊。公主闷闷不乐,莫非是因学生回来迟了吗?

                待我问来。公主!

乐  昌       哦,将军!

杨  素      公主好似心情不佳,莫非是因学生回来迟了?

乐  昌      并非如此。

杨  素      或是因丫鬟服侍不周?

乐  昌      与丫鬟无关。

杨  素      难道是身体不适?

乐  昌      也无不适。

杨  素     (旁白)这也不是,那也不是,是为什么呢?(思考,摇头)唉!         

               (旁唱) 见公主郁郁寡欢,

              我无端又生爱怜。

(夹白)公主!

(唱) 公主且把心事言,

            学生定替你排解。

            能换公主千金一笑,

            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乐  昌      哦——  

              (旁唱) 三年来,侬对他不冷不热;

              他却是,温言暖语未曾变。 

杨  素     公主,你有甚乜心事说出来,学生也好有主意啊。

乐  昌     侬—— (欲言又止)

杨  素    说啊。每逢见到公主你愁眉不展,学生都于心不安。

乐  昌     哦——

            (接唱) 人非草木岂无情,

                          奈何妾心已有人。

                          他越发轻怜重惜表爱意,

                         侬越要若即若离语自重。

             (白) 将军不必多心,妾身安有甚乜心事?

杨  素      好啦好啦,不说也罢。时已不早,一同安歇吧。

乐  昌      将军自去安歇,侬家尚无困意,意欲独自在此赏月。

杨  素      学生陪你一同赏月吧?

乐  昌      不用了。去吧。

杨  素     (旁白)学生实在束手无策了,不妨请奶娘上来,劝她欢心。嗄,

                奶娘何在?

奶  娘     (内应)来了。(欠身)拜见将军!

杨  素      免。

奶  娘      将军呼唤,有何要事?

杨  素       公主今夜又闷闷不乐,你在此与她作伴,替她解闷,劝她欢心。  

奶  娘      老奴遵命。

杨  素     (旁白)公主有人解闷,本将军心里的苦闷又该如何排解?罢了,

               还是去书房独自饮酒,独自对画像上的公主倾诉衷肠。嗐!

              (旁唱) 公主心事谁能猜?(下)

奶  娘       送过将军。(走到公主身旁)公主,你又想起往事了。

乐  昌       奶娘,你来了。

奶  娘       是,将军吩咐老奴,今夜与公主作伴,替公主解愁。

乐  昌       嗄,皇兄不知怎样光景,驸马音讯全无,教侬如何解得开这心中

                愁烦?

奶  娘       万岁福大命大,谅也无事。

乐  昌       但愿如此。

奶  娘       驸马音讯全无,莫非已经…

乐  昌      (变色)不,奶娘休要胡言乱猜。

奶  娘       公主息怒,老奴该死。(跪下)

乐  昌       罢了,起来吧。

奶  娘       多谢公主!(起身)

乐  昌      (自言自语)上元佳节又要到了。

奶  娘      (伸手数算)哎呀,是啊,再过七、八天又是上元佳节了。

乐  昌       接下来这几日烦你再上长安街头…

奶  娘       怎么,公主还未死心,还要叫老奴去卖这半面铜镜?(从怀中取

                出铜镜)

乐  昌       正是。

奶  娘     (放回镜子)恕老奴多嘴,老奴见将军时常因公主唉声叹气,实在

               可怜。

乐  昌       奶娘此话何意?

奶  娘      老奴的意思是:要是这回再不能破镜重圆,你就好好对待将军吧…

乐  昌      不必再说了。

奶  娘      公主…

乐  昌      侬要独自在此,奶娘自去安歇吧!(面露愠色)

奶  娘      是,老奴告退。(欲下)

乐  昌      回来。

奶  娘       哦,公主还有乜事吩咐?

乐  昌       记得上街卖镜。

奶  娘       老奴晓之。(下)

乐  昌       驸马,你究竟在何方?嗄!

               (唱) 抬眼望冷月,几番追问。

           冷月无语,唯有光寒寒。

(背对观众哭)

——幕落——

 

第四场  破镜重圆 

               【幕前。

徐德言    (内) 嗄! (带假胡子上)

               (唱) 故国惨遭铁蹄踏,

           富贵转眼成云烟。

           前是驸马身,

           今日流落在街头。

           思来凄然,

           不觉泪沾襟。

 (夹白) 学生…(左右看看)学生徐德言,本乃陈国驸马,不料

  祸从天降,国破家亡。如今沦为亡国之民,想来怎不伤心?

              (接唱) 忆起三年前,

              学生匆匆逃出府。

             日躲藏,夜赶路,

             饥寒交迫,担惊受怕。

             最终病倒在路旁,

             昏昏沉沉,气若游丝。

              只道从此赴阴间,

              幸遇好人救回家。

              送汤送药整一载,

              方得保住我性命。(绕场行)

                (接唱) 病好拜辞老恩公,

                              牵挂旧约恨不能飞。

                             不料风声依旧紧,

                             隋军到处捕南人。

                             万般无奈,乔装打扮,

                             辗转二载,方到长安城。

 (夹白) 隋军仍在搜捕南人,无奈只好乔装来长安。与公主匆匆

   一别,如今已过三载,不知公主被掳往何处?光景如何?她是否

   还记得半镜重圆之约?罢了,这几日正逢上元佳节,待学生去街

   头寻找卖镜之人,看是如何。嗄!

(接唱) 时日已久远,时日已久远,

              半镜重圆约,公主犹记否?

              忐忑不安,

             上街寻找卖镜人。(下)                         

              【幕启。长安街头,人来人往。

奶  娘      (内) 卖镜吔,卖铜镜吔。

路人甲      哦,有人卖镜。家里的镜子前几天被孩子摔碎了,正好买一面回

                去使用。

路人乙      说的着,我也得买一面,送给老婆。

路人丙      我也来看看,卖的镜子什么样子。 

奶  娘       (上)卖镜吔,卖铜镜吔。

众  人      (齐声)阿婶啊,你卖镜子的人,怎么双手空空?

奶  娘       老身没拿在手上,放在这里(指指怀中)。

路人甲      哦,这样啊。你卖的镜子什么样子,拿出来看看。

奶  娘       等一下,不要站路中间,到路边来。

路人乙      老人说话没错。

               【一行人跟着奶娘到“路旁”。

奶  娘       你们这些人都是要买镜子的?

众  人       正是,正是。

奶  娘       那好,老身问你们,身上带了多少银两?

路人丙      阿婶问这么多做什么,反正身上有银两就是了,一个镜子能值多

                少钱。

众  人       是啊,是啊。

奶  娘       吔,老身这个镜子与普通镜子不一样,贵很多。

路人甲      要多少银两?

              【奶娘伸出五个手指。

路人乙      五两?

              【奶娘摇头。

路人丙     五十两?

              【奶娘仍旧摇头。

路人甲     难道要五百两?

奶  娘      正是五百两。

路人乙     什么镜子这么贵,拿出来看一下。

路人丙      是啊,拿出来给我们见识一下。

奶  娘       好,待老身取出来。(从怀中取出镜子,举到众人面前)你们看

               你们看,这个镜子是不是与普通镜子不一样?

路人甲     怎么是一个破镜子?

路人乙     只有半面?

路人丙      还敢要五百两?

路人甲      这个老人精神不太正常。

路人乙     一定是“少神”(莆田方言,“疯子”的意思)。

路人丙     “疯癫” 。不在家里带孙子,跑到街上卖破镜。

奶  娘      老身很正常,不是“少神”,也不是“疯癫”。你们有人要买吗?

路人甲      不买不买。

路人乙      买不起买不起。

路人丙      趁早走,在这里浪费时间。

 甲、乙     走走走。

              【三人下。

奶  娘      喂喂喂,你们不是说要买镜子吗?怎么都跑了?哎唉!

              (念白) 卖镜场景年年似,

                             总被人骂做“少神”。

                             安知老身——

                             醉翁之意不在酒,

                             意在等待驸马爷,

                             意在等待驸马爷。

             (白) 这些人哪里知道,老身其实不是真的要卖镜,是在这里等待

              驸马爷前来啊。前两年不见驸马爷人影,不知今年他会不会来?凭

              老身想来,要来早就来了,前两年没来,今年一定也不会来。不来

              也好,让公主彻底死心,对将军好一点。将军这个人很奇怪,在别

              人面前像老虎一样,一到公主面前,立即变作羊,温柔有加。偏偏

              公主不肯领他的情,真是前世欠的。唉!(走回“路旁”,镜子放回 

              怀中,歪靠在椅子上休息,用腰间的汗巾子盖上脸) 

              【人来人往。

徐德言    (上)

               (唱) 长安街头熙熙攘攘,

           卖镜之人在何方? (绕场行)

           街头到街尾,

           形影不见愁煞人。

 (取出半面铜镜)铜镜啊铜镜,找不到另一半,咱只好相互作伴

  了。嗄!

 (接唱) 手执半镜心茫然,

                 重圆之约恐成空。

                 时过境迁不怨公主,

                 只怨造化,造化弄人。

  (苦笑)罢了,(将镜子放回怀中)不见卖镜之人,只好先寻一

   处住所,再作安排。

 (欲下)

奶  娘     (醒来)哎呀,怎么睡着了。(起身)卖镜吔,卖铜镜吔。

徐德言     嗄!卖镜之声从何而来?

             (唱) 忽闻卖镜声,转身四顾——

             (夹白) 那个不是奶娘吗?哎呀,我欢喜啊!

             (接唱) 看见奶娘,心喜难言。

              快步上前,把她呼唤。

             (拉奶娘的手)奶娘,你果真在这里。

奶  娘    (甩开手)喂喂喂,你是什么人,放尊重点。光天化日之下,胆敢

               在大街之上调戏良家妇女。

徐德言     奶娘,你误会了。难道你不认得学生?

奶  娘     (上下打量)不认识不认识,快走开。

徐德言     这… (看到胡子,笑了)是了。(掀开胡子)请奶娘仔细一观!

奶  娘    (旁白)这个人左一声“奶娘”,右一声“奶娘”,叫得这么亲热,莫非

              真是什么熟人?待老身仔细来辨认一下。(凑近看)哎呀,你是驸

              马爷!

             【徐德言示意小声点。二人左右看看无人后,方继续谈话。

徐德言    (放下胡子)正是学生。

奶  娘       你怎么… (指指胡子)

徐德言     怕隋军抓捕,故此…

奶  娘     (点头)驸马爷你总算来了,公主日日思念你。

徐德言     公主现在何处?是何光景?

奶  娘      一言难尽!驸马爷听老奴道来——

              (唱) 当初驸马逃出府,

                         公主随后被掳去。

徐德言     后来怎样?

奶  娘     (接唱) 原以为身为俘虏苦难堪,

              谁料荣华富贵不离公主?

徐德言      此话怎讲?

奶  娘      (接唱) 将军恋慕公主貌,

                               接回府中当爱妾。

徐德言      是哪个将军?

奶  娘        是杨素杨大将军。

徐德言      嗄,是他!公主她答允了吗?

奶  娘       驸马莫怨公主,沦为俘虏,身不由己啊!

徐德言      哦—— (整个人呆住)

奶  娘       驸马,驸马。坏了坏了,怎么办呢?

徐德言    (唱) 听罢此言心顿冷,

                         一场欢喜忽悲辛。

                          公主既成他人妾,

                          怎能与我续前情?

 (白) 罢了。(取出镜子)这半面铜镜留它何用?(欲摔)

奶  娘      等等等,不能冲动。(抢过来,再取出自己怀中的镜子)你看,公

               主的半面铜镜还留着,共驸马你这半面合在一起,正好破镜重圆。

徐德言    (接过)破镜虽重圆,夫妻却难重聚了。

奶  娘       吔,这话说得太早。

徐德言      侯门深似海,难道学生与公主还有相见之时?

奶  娘       这…老奴现在也不敢保证。不过公主聪明伶俐,也许她有主意。

                待老奴将这铜镜带回府,一问便知。

徐德言      如此也好。(递过铜镜)

奶  娘      (装好镜子)是了,驸马有甚乜话,可写下字条,老奴一并带回,

                交给公主。

徐德言      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罢了,待学生赋诗一首。(怀中取出

                纸笔,铺在地上)    

               (唱) 破镜重圆古今稀,

           却叹镜圆人未归。

           无复嫦娥影,空望明月辉;

           无复嫦娥影,空望明月辉。

(起身,白)诗写好了,烦请奶娘交与公主。

奶  娘      (接过)放心。哎呀,日已沉西,老奴该回府了。

徐德言      既如此,学生就此告辞。(欲下)

奶  娘        等等等,还没问驸马你住哪里?

徐德言      学生尚未寻找住处。

奶  娘       驸马不妨就到长安城东的悦来客栈去等消息。

徐德言      那好,有劳奶娘了。

奶  娘       去吧。

              【徐德言示拱手,下。

奶  娘      破镜果真重圆,遂了公主之意,不知她会多少欢喜。只可怜杨将

                军… 唉! (下)

——幕落——

 

第五场  恳请画师 

              【幕启。杨府大厅,公主走到门口张望。

乐  昌       哎唉!

              (唱) 西山掩映斜阳里,

                          楼台影动鸳鸯起。

          清风作伴香尘路,

          红颜垂泪病相思。

(叹气)嗄!

(接唱)三度差奶娘,上街卖铜镜。

              二度半镜归,今番待如何?

                              实指望今日半镜变圆镜,

                              却惊美梦再度,再度落空。

               (夹白)奶娘一早上街,不知事情如何,因何这般时分尚未转回?

                教人好不挂心!

               (接唱) 焦急万分,心神难定。

               惟求苍天——

               惟求苍天赐佳音,

              不枉侬家等待苦。

奶  娘     (内)报兮,奶娘回府。

乐  昌      快快有请。

奶  娘     (内)来了来了。(急冲冲上)

               (唱) 怀揣圆镜快步行,

          急把佳音报公主。

(进门)老奴拜见公主!

 

乐  昌      不必多礼!奶娘,事情如何?

奶  娘      公主容禀!

             (念白) 老奴到街头,高喊卖铜镜。

            人人来围观,都说要买镜。

            听得价钱后,却骂我“少神”,

            纷纷齐离去,纷纷齐离去。

乐  昌     (失望)这场景又似往年。          

奶  娘     是啊。

乐  昌     后来怎样?

奶  娘     后来无人问津,老奴不知不觉睡着了。

乐  昌     奶娘你好是糊涂,怎么睡着了?万一那时驸马正好路过,岂不与他

              失之交臂吗?

奶  娘     公主你不知,真的差点失之交臂。

乐  昌    (急问)此话怎讲?与谁失之交臂?难道驸马来了?你快快讲来,

              快快讲来!

奶  娘     公主你不要催促,你一催促,老奴就忘记讲到哪里了。

乐  昌     好好好,侬不催促。你方才说到,你睡着了,差点失之交臂。

奶  娘      没错没错,睡着了,差点失之交臂。老奴醒来,赶紧又放声

               喊:“卖镜吔,卖铜镜吔。”

乐  昌      可有人前来?

奶  娘     有有有。有一个胡子这么长(用手比划)的人走到老奴面前。

乐  昌    (扫兴)唉,又不是驸马。

奶  娘     吔,公主你错了,此人正是驸马爷。

乐  昌     奶娘休要哄侬,驸马安有那么长的胡子?

奶  娘      胡子乃是假的,为防隋军抓捕。

乐  昌      难道他真是驸马?

奶  娘      千真万确。

乐  昌      可有凭据?

奶  娘      自然。(取出铜镜)公主你看,这是什么?

乐  昌      铜镜,两面铜镜!两面重圆的铜镜!(双手颤抖接过,含泪细看,

               用手轻轻拂拭)

  (唱) 铜镜在手疑在梦中,

         百感交集泪雨滂沱。(大哭)

奶  娘      公主且莫哭,应该欢喜才是。

乐  昌      奶娘,侬不是做梦吗?

奶  娘     不是做梦。(取出驸马的诗)你看,这里还有驸马爷新作的诗。

乐  昌     哦—— (接过诗)

             (念) 破镜重圆古今稀,

         却叹镜圆人未归。

         无复嫦娥影,

         空望明月辉。

             (白) 谢天谢地!谢天谢地! (一遍又一遍看诗)

后   台   (伴唱) 啊… 啊…

            破镜重圆古今稀,

            却叹镜圆人未归。

            无复嫦娥影,

            空望明月辉。

乐  昌      果然是驸马的口气!只是这口气也太悲观了。奶娘,驸马现在何

               处,速速带侬去见他。

奶娘       哎呀不可不可,公主一旦鲁莽行事,万一被将军知道,驸马性命只

              怕危矣!

乐  昌     哦,这便如何是好?难道咫尺也成天涯,永无相见之日?

奶  娘     需想出万全之策,方可相见。

乐  昌     既如此,快快想来。

奶  娘     是是是。

             【二人想对策。

杨  素    (内)报,将军回府。

乐  昌     这… 奶娘,你先退下。

奶  娘     老奴遵命。(下)

杨  素    (上)哈哈哈…

  (唱) 今日进宫赴廷宴,

             席间意外见一人。

            却道此人他是谁,

           公主之兄陈后主。

          万岁以礼,以礼相待;

          百官笑脸,笑脸相迎。

          方明不是,不是俘虏;

          倒是隋廷一上宾。  

            (白)待本将军将这好消息告知公主,教她欢喜欢喜。公主,学生回

              来了。

乐  昌     哦,将军万福!

杨  素     公主免礼!(见公主有泪痕)啊,啊啊啊,公主脸上为何有泪痕?

              莫非公主方才哭过?

乐  昌    (掩饰)并无此事,方才有一粒沙子进入侬眼睛,故此…

杨  素      休要欺哄学生。公主啊!

  (唱)每见你伤心流泪,

            学生不免发嗟叹。

            想当初,你脸庞圆润光彩照人;

                       到如今,你娇容憔悴黯然失色。

            这教学生——

            怎不自怨太无能?(取出画像)

乐  昌      嗄,这画像将军从何而来?

杨  素      哦,当年搜查陈朝宫廷之时,学生无意之中发现这画像。

乐  昌      原来如此。

杨  素      公主你看,这画像上的你体态丰腴,美不可言。可是如今… 唉!

               都是学生无能,不能让公主开心度日,故此日渐消瘦。

乐  昌      侬家消瘦与将军无关,将军不必自责。可否将此画送还侬家?

杨  素      这…实不相瞒,此画像学生一直带在身边,不忍分离。

乐  昌      哦——(突然想起什么,点头)

   (旁唱)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灵机一动计上心头。

                 不妨求将军,

            允侬请画师,

            到府帮侬来画像,

            那时夫妻可重聚。

            (旁白) 此计甚妙!侬就依计而行。

杨  素     公主为何沉吟不语呢?

乐  昌     侬有一事相求,不知将军允否?

杨  素     哦,公主有事相求,学生喜之不及,安有不允之理?不知公主所求

              何事?

乐  昌      将军!

  (唱) 见此画像——

                        见此画像侬也爱,

杨  素      这… 罢了,既是公主喜爱,学生就忍痛割爱了。(奉上画像)

乐  昌      不,将军还请收起!

   (接唱)侬有一计可两全。

杨  素      快快讲来。

乐  昌     (接唱) 前日奶娘——

                              前日奶娘上街头,

                   偶遇一画师,

                               擅画人物像。

杨  素      公主之意呢?

乐  昌     趁侬花容尚未完全凋零,不妨请那画师到府,为侬作画一张,以作

               留念。

杨  素      哎呀,这个主意好,学生怎么没想到?

乐  昌      将军这是答允侬的恳求?

杨  素      自然,自然是。

乐  昌      多谢将军!待侬立即吩咐奶娘,出府邀请那位画师。

杨  素      公主不必如此性急。学生还有一件喜事要告知公主。

乐  昌       甚乜喜事呢?

杨  素      今日学生在廷宴上遇到公主的亲人。

乐  昌      侬家亲人?莫非是侬皇兄?

杨  素      公主猜得不错。

乐  昌      此事当真?侬皇兄他如今是何模样?

杨  素     学生已向万岁请示,上元佳节之夜,设宴请你皇兄到府与公主兄妹

              相聚,那时公主自然便知。

乐  昌      将军体谅侬家思亲之苦,侬家感激不尽。

杨  素      是了,不妨也请画师那时一同赴宴,替公主画像。

乐  昌     (大惊)哎呀不可不可,画像之事还是另定时日为好。

杨  素      吔,上元佳节,公主兄妹相聚,必然心情愉悦,面色稍好,正宜画

               像。

乐  昌      将军…

杨  素      待学生进内,即刻下帖,差人请你皇兄。邀请画师之事,只好有劳

               公主了!(下)

乐  昌      将军—— 将军—— (颓然而立)

——幕落——

 

第六场  夫妻团聚 

             【幕启。将军府大厅,大红灯笼高高挂。

家  丁     (端茶端酒上)

   (唱) 正月十五上元佳节,

              将军府内将开夜宴。

                        大红灯笼高高挂,

                        全府上下忙不停。

  (摆放好茶酒,侍立两旁)

丫  头    (端果品上)

             (唱) 家丁端茶又端酒,

                        丫鬟端果端点心。(摆放果品)

              (接唱)细察诸事已妥当,

                           请出将军共公主。

家丁/丫头  有请将军、公主!

杨素/乐昌 (内应)嗯。(齐上,公主盛装打扮)

杨  素     (唱) 为讨公主她欢心,

                         特在府中摆宴席。

                         教她兄妹叙别情,

                         另请画师来画像。

乐  昌    (唱) 忧心忡忡迎佳节,

                         因怕驸马遇皇兄。

                         奶娘虽言驸马乔装,

                         仍怕皇兄将他认出。

                         盼只盼,驸马他——

                         姗姗来迟不遇皇兄。

杨  素      公主请坐!

乐  昌      将军同坐!

              【二人坐下。

陈叔宝   (内)报兮,陈国后主陈叔宝到府!

杨  素       快请相见!

陈叔宝    (内)御妹。(上)御妹。

乐  昌     (起身)皇兄。

               【兄妹俩执手相对视。

后  台     (伴唱) 兄妹分别满千日,

                             今夜重逢泪盈盈。

陈叔宝     御——妹!

乐  昌       皇——兄!

              【二人相拥而泣。

乐  昌     (唱) 叫声皇兄五味杂陈,

                         说不清是喜还是悲。

陈叔宝    (唱) 只道此生骨肉难再见,

                           喜从天降衷心谢将军。(行礼)

杨  素      (起身)皇兄不必多礼,皇兄请坐!

陈叔宝     将军、御妹同坐。

              【三人就座。

乐  昌       将军,皇兄已到,吩咐家丁斟酒开宴吧。

杨  素       吔,画师尚未来到,还是再等片时。

陈叔宝    (惊问)画师?甚乜画师?莫非…

乐  昌       哦,奶娘前日在街上遇到一个老画师,小妹一时兴起,求将军请

                他到府,为小妹画像一张。

陈叔宝     原来如此。       

乐  昌       将军,画师也许有事耽误了,还是即刻开宴吧。

杨  素       也好,听凭公主主意就是。家丁,斟酒侍候!丫鬟,传歌舞上

                来。

家丁/丫头  是。

                【家丁、丫头各遵命而行。丫头下,歌舞上。

杨  素        皇兄请酒!

陈叔宝       将军、御妹同饮。(一饮而尽)好酒,好酒!

杨  素         哈哈哈,皇兄再饮!

陈叔宝       再饮再饮。(一杯又一杯,眼睛发直看美人)

乐  昌      (起身)哎唉!

    (旁唱) 见皇兄——

                   乐不思蜀狂饮酒,

                              垂涎欲滴看美人。

                             不雅之态令侬羞,羞——

                  羞在脸面急在心头。

              (拉起哥哥)皇兄啊!

              (唱)皇兄难道忘旧事,

                         难道不为如今愁?

                        你曾经贵为人君,

                        沦为人臣宜自重。

                       切莫贪杯还贪色,

                       失了仪态落笑柄。

陈叔宝      吔,御妹此言差矣!

              (唱) 人生在世图甚乜,

                         酒色二字最堪乐。

                        今朝有酒今朝醉,

                        明日愁来明日忧。

                        管它仪态不仪态,

                        管它笑柄不笑柄。

乐  昌      皇兄你…

陈叔宝     御妹不必再说了,还是饮酒看美人要紧。(拿酒杯)将军请!

杨  素      请!

              【陈叔宝到歌舞阵中。

陈叔宝    美人,陪孤饮一杯。不要跑,来啊,来啊。

乐  昌     真真气煞侬也!歌舞退下,退下!

杨  素     是是是,歌舞退下。

             【歌舞下。

陈叔宝     哎呀,美人,孤的美人啊! (酒醉状)

乐  昌      将军,皇兄醉了,吩咐家丁扶他进内安歇。

杨  素      好。家丁,扶他进内安歇。

家  丁      是。

陈叔宝    孤的美人啊! (被家丁搀下)

乐  昌      嗐!

杨  素     (起身)公主切莫因令兄之事烦恼。是了,画师因何还未到来?

乐  昌      是啊,也该来了。

徐德言     报,画师到。

杨  素       哦,快快有请!(坐下,请公主入座)

              【乐昌不知所措,坐立不安。

奶  娘      (内) 画师,打这路来。

徐德言     (内) 哦。

                【奶娘上,徐德言背着画具跟在后面。

徐德言       嗄!

              (唱) 本叹夫妻咫尺永天涯,

                          谁料柳暗花明忽逢村。

                          受邀来到将军府,

                          将见爱妻战兢兢。

                          获知皇兄也被邀,

                          有意迁延免见他。

奶  娘    (故意大声说)画师啊,老身方才吩咐的话记住了吗?

徐德言     学生谨记在心,在将军、公主面前,不敢造次。

奶  娘      记住就好。已到花厅,先上前拜见将军。

徐德言     好。拜见将军!

杨  素      画师免礼。

奶  娘     再到这边参见公主!

徐德言     哦。参见公主!

乐  昌     (起身)免!

              【二人对视良久。奶娘咳嗽一声,二人连忙避开,心事重重。

后  台    (伴唱) 想道一声“别来无恙”,

                            话到口边又咽下。

                            将军在眼前,

                            笑啼俱不敢。         

                            此时方知做人难,

                            方知做人难。

              【公主坐下。

杨  素      画师请坐!

              【奶娘示意徐德言赶紧答话。

徐德言     哦哦哦,谢座!(放下画具,坐下)

杨  素       奶娘,为画师斟酒。

奶  娘       是。(斟酒、递酒)画师请用酒!

徐德言     谢将军!(饮酒,递回酒杯)

杨  素       公主,可即刻画像否?

乐  昌      (起身) 这…

              (旁唱) 将军他安知——

                             画像并非侬本意,

                            意在独自会驸马。

                            奈何将军在眼前,

                            一时无计急煞侬。(思忖)

            (夹白) 哎唉!

             (接唱) 机不可失时难再,

                           一旦错过悔莫及。

                          须教将军暂离开,

                          旧时爱侣方可诉衷肠。      

杨  素    (起身)公主,你因何不发一言呢?学生方才问你,可即刻画像

               否?

              【徐德言也起身。

乐  昌      可即刻画像,只是…

杨  素      只是甚乜?

乐  昌      只是侬家画像之时,不喜旁人在侧。

杨  素      哦,原来如此。无妨无妨,学生立即离开便是。

乐  昌      多谢将军谅情!

杨  素     吔,夫妻之间,这区区小事何足挂齿?(欲下又转回)画师,公主

              倩影不容马虎,一定得仔细画。

徐德言     将军放心,在下自当尽力而为。

杨  素       嗯。奶娘,你也走,免得打扰画师作画。

奶  娘      奶娘遵命。

徐/乐昌   (齐声)送过将军。

             【杨素和奶娘下。

             【徐德言和公主看看左右无人后,快步走近对方,欲语还休。

后  台    (伴唱) 棒打鸳鸯再相逢,

                            千言万语从何说?

                            欲语还休,欲语还休,

                            唯有泪千行。

徐/乐昌    (齐声)公主/驸马…

徐/乐昌    (齐声)你先说。

徐德言      请公主先说。

乐  昌        驸马因何如今才到,教侬等得好苦。

徐德言       嗄!一言难尽!离开家门之后,不幸染病,隋军又在到处搜捕南

                 人,左躲右避,故此如今方到。              

乐  昌        驸马你受苦了!难怪如此苍老。

徐德言     (讥笑)公主倒是依旧光艳如初,想必过得称心如意?

乐  昌     (苦笑)光艳如初?称心如意?

徐德言      公主何故如此发笑?

乐  昌       嗄!

              (唱) 以泪洗脸君不见,

                          肝肠寸断君不知。

                          侬家平素懒梳妆,     

                         今日着意施粉黛,

                        你可知——

                         此举乃是为了谁?

徐德言     “女为悦己者容”,莫非公主是为了我?

乐  昌      (接唱)正是为了,为了冤家你。

徐德言      哦——

              (唱) 听罢此言又喜又悔又羞愧,

                          喜公主初心不改矢志不渝,

                          悔学生不该怀妒意乱猜疑,

                          羞愧我如今落魄相形见绌。

乐  昌      驸马休出此言,侬家才应相形见绌。

徐德言    此话怎讲?

乐  昌      嗄!

             (唱)侬家已成将军妾,

                       未能守贞愧难当。     

                       重见君面心已知足,

                       求驸马莫将侬看轻,

                       从今以后将侬忘,

                       重择佳偶伴余生。

徐德言     公主此言差矣!

             (唱) 公主休要乱胡言,

                        公主休要乱胡言,

                        学生怎能把你忘?

                        又怎能另与她人度时光?

                       今日重见公主面,

                       学生也不枉此生。

                       只愿寻得一空门,

                       青灯古佛了残生。

乐  昌       哦,驸——马!

徐德言     公——主!

              【二人抱头痛哭。

杨  素     (上)这么久了,不知公主的像画好没有?(看见上面一幕)嗄!

               你是何人?(拔剑逼近徐德言)

              【徐德言和公主紧紧拉着手,步步后退,脸有惧色。

——幕落——

 

第七场  慷慨舍情 

             【幕启。杨府后花园,杨素烦躁地走来走去。

杨  素     唉,真真气煞我也!

            (唱) 讨好公主请来画师,

                       却引狼入室蒙羞辱。

                       因蒙羞辱,心中激起——

                      千层波,万层浪,翻江倒海。

                      若不杀奸人,

                      难消心头恨,恨,恨。

              (白)来啊,押上。

家  丁    (内应)是,押走。(推着徐德言和公主上)跪下。

            【徐德言和公主双双跪下。

杨  素     糊涂!谁叫你绑上公主?还不快快替她松绑?

家  丁     是是是。(解开公主的绳索)

杨  素      公主请起!

乐  昌    (起身)求将军也吩咐家丁,替他(指徐德言)松绑。

杨  素     我且问你,他是谁?

乐  昌      他…

徐德言     公主,你不能说。

杨  素      好,不让公主说,你自己说,你是何人?

徐德言     既已被捕,听凭将军自便。我是何人,将军不知也罢。

杨  素      嗄!你—— (拔剑刺向徐德言)

乐  昌      将军!(跪下,用身挡住,哀求)求将军剑下留情!

              【杨素并不收回剑。

乐  昌      将军若要杀他,不如先将侬杀死。

杨  素      哦——

             (唱) 见公主不惜自身替他求情,

                         不由我满腔妒火腾腾燃烧。

             (夹白)好,你既求死,学生就成全你。(欲刺公主又不忍)哎

              呀!

            (旁唱) 本将杀人从不眨眼,

                            面对公主偏难下手?

                            分明今日是她负我,

                            为何我,为何我心还爱她?

后  台     (伴唱) 啊… 啊…

                            问苍天,问苍天,

                            究竟情为何物?

                            情为何物?

杨  素       罢了。(插剑入鞘)你二人都起来吧。

徐/乐昌    (起身)多谢将军不杀之恩!

杨  素     (对徐德言)可以告诉我,你到底是谁了吗? 

徐德言     既蒙将军如此恩待,学生自然以实相告。在下陈国宫廷画师,驸

               马徐德言便是。

杨  素      陈国宫廷画师?驸马徐德言?也就是说,你是公主的夫婿?

徐德言     正是。(摘下胡须)

杨  素       哦——(上下打量徐德言)你… 我再问你,你如何得知公主下

                落?如何与她取得联系?

徐德言      说来话长。将军!

              (唱) 将军听我禀详情,

          三年前,

          我与公主曾有约——

杨  素       有约?什么约呢?

徐德言    (接唱) 我与公主曾有约,

                              各自保存半面镜。

杨  素      半面镜?

乐  昌      是啊!

              (接唱) 上元前夕差奶娘,

                             长安街头卖半镜。

                             实为等待另半镜,

                             以期破镜能重圆。

徐德言     (接唱) 今日破镜终重圆,

                              恩爱夫妻也重逢。

                              心已知足无他求,

                              但将公主托将军!                

乐  昌        驸马——

徐德言      公主——

【二人相拥。

杨  素       哦—— 哎呀!

              (旁唱) 听罢破镜重圆事,

                            七尺男儿也落泪。

                            他二人情深似海,

                            可感天,可感地。

                           原非画师羞辱我,

                          是我杨素横刀夺他爱。

               (旁白)不如将公主归还他?不,不能!不舍得放手,不舍得放手

                啊!只是——

              (接唱) 若因我私情,

                              拆散他二人,

                              我岂不成千古罪人?

                              公主岂不怀恨于我?

              (旁白)罢了,大丈夫岂能夺人所爱?

              (接唱) 狠下心来还公主,

                             成全破镜重圆情。       

乐  昌      求将军放走驸马,侬家情愿陪伴将军左右。

杨  素      不!(用很大的劲缓缓说)你二人都走吧。

乐  昌      你说甚乜?

杨  素      我说你二人远走高飞去吧!

家  丁      将军…

杨  素      送他二人出府门,由他们自便去吧。

家  丁       是。(转向徐德言和乐昌)两位随小的来。

徐/乐昌   (跪谢)将军成全之恩,我夫妇永世难忘!(起身,跟着家丁下)

杨  素        走了,都走了。(哭笑)哈哈哈… 哈哈哈…

陈叔宝     (急上)坏了,坏了。

               (唱) 醒来闻听御妹事,

                          惊我冷汗流一身。

                          三步并作两步走,

                          前来探看事如何。

              (白)人呢?怎么这么安静?

杨  素       你到此做乜?

陈叔宝     将军,我御妹和…另一个人呢?

杨  素      走了,都走了。

陈叔宝      都走了?怎么,你将两个人都放走了?

杨  素       都放走了,让他们远走高飞去吧。

陈叔宝      将军,不是我说你,你实在太慷慨、太大方了。凭我看,现在去

                追回御妹还来得及…

杨  素      (吼叫)退下!

陈叔宝      好好好,我退下,退下。没见过这么慷慨这么大方的人,娶到手

                 的老婆还肯还给人家。唉!(下)

杨  素       慷慨?大方?说得不错,学生果然太慷慨、太大方了。我错了,

               错了。唉!

             (唱)  忽觉怒气填胸,

          怨己太过慷慨大方。

                          公主一走空落落,

                          一走空落落。

后  台     (伴唱) 倩影已不见,

                             柔情何所寄?

                             倩影已不见,

                             柔情何所寄?

杨  素     (取出画像)难道我余生只好对这画像倾诉衷肠了吗?不,不一

               样,不一样。我好后悔,我要去追回公主。(收回画像,跑下)公

               主——

——幕落——

 

第八场  重回江南 

              【幕启。长安城门口,守城官打着哈欠上。

守城官     这上元之夜,大街小巷张灯结彩,人人都去赏灯看“闹热”,咱还得

               在这里守城门。你们说,赚一口饭吃容易吗?嗐!(伸懒腰,打哈

               欠)怎么一直打哈欠?(左右看看)这时候应该没人出入城门,待

                我进去酒吃几杯提提神了再出来。说得着,这就去。(下)

徐/乐昌   (内)哎呀!(上)

              (唱) 一夜之间心若波浪,

                         跌宕起伏惊魂未定。(绕场)

                         意外之喜忽降临,

                         分飞劳燕重成双。

                        一路疾奔往城门,

                        期盼早日回江南。

                         重筑爱巢远纷扰,

                         布衣芒屩度余生。

乐  昌      驸马你看,城门到了。

徐德言    为何不见看守城门之人?也好。公主,咱二人速速出城而去,免得

               节外生枝。

乐  昌       好。

              【二人欲走。守城官上,叫住他们。

守城官     喂喂喂,站住,站住。你们是什么人?

乐  昌       这位公差,我们二人乃是夫妻。

守城官     夫妻?这么晚出城做乜?

徐德言      有事急需出城一趟。

守城官      什么事情?

徐/乐昌    (齐声)这…

守城官    (旁白)这两个人吞吞吐吐,其中一定有隐情。朝廷有命,凡是南

                人,一律不准放出城。我看这个男的很像南人,先抓起来再说。

乐  昌       求公差放我们出城。

守城官      阿妹啊,不是我不肯放。上头交代,凡是可疑之人,一律不准放

                 出城。因此,二位对不起了。

徐/乐昌     (齐声)你要做乜?

守城官       等下你们就知道。(向内喊)喂,来两个武士。

武  士      (内应)来了。爷,何事?

守城官      将这两个人关起来。

徐/乐昌    (齐声)啊—— (二人面面相觑)

武  士       是,押走。(欲绑二人)

奶  娘       (内)且住了。(上)且住了。

徐/乐昌    (齐声)奶娘,你也来了。

奶  娘        是啊,听说将军放走你们两人,老奴着急啊,赶紧追出来,老奴

                  要跟你们走。

守城官       喂,这个老货,你方才说的是哪一个将军?

奶  娘        老身说出来,恐怕你会被惊到。

守城官       这么厉害?说来听听。

奶  娘       就是杨素杨大将军。

武  士       大胆!竟敢直呼将军大名?

守城官     真是胆大包天!都抓起来。

武  士       是。(又要动手)

杨  素      (内)哼—— 谁敢动手?(威风凛凛上,剑半出鞘,逼近守城官

                和武士)

三  人      (跪下,齐声)小的该死,将军饶命!

杨  素      还不快滚!

三  人      是是是。(起身,抹汗,跑下)

杨  素      公主你受惊了!

乐  昌      多谢将军解围!

奶  娘       将军,您怎么也追出来?

乐  昌       是啊,不知将军到此,是何来意?

杨  素       这… 哎呀!

               (旁唱) 我分明欲追公主回,

                              触她美目来意顿消。

               (夹白)公主!

               (唱) 我来欲挽留,

                            挽留徐驸马。

徐德言      挽留学生做乜呢?

杨  素      (接唱) 待我奏明万岁爷,

                              求他赐你一官职。

                              既可展你平生抱负,

                              也可重享荣华富贵。

徐/乐昌    (齐声)不可不可,将军!

                (齐唱)  我(侬)与公主(驸马)心意决,

                                重回江南船为家。

                                远离繁华同甘苦,

                                与世无争享平淡。

杨  素      (失望)哦,既然公主、驸马心意已决,学生也就不便强留。

徐/乐昌   (齐声)将军大恩无以为报,请再受我夫妇一拜!

杨  素      不必多礼,你三人去吧。

三  人       如此告辞了。(欲下)

杨  素      且等。(取出一个腰牌)路上若遇隋军盘问,可出示这个腰牌,无

               人敢再刁难。

三  人      多谢将军!(公主收起腰牌)

杨  素      去——吧。

             【三人谢了又谢,方下。

             【杨素紧追几步后站立不动,目送远去的公主,背影孤单…

后  台    (伴唱) 世人都传破镜重圆情,

                             将军之苦可有几人知?

                              可有几人传?

——幕落——

 

(全剧终)

 

 乐昌公主(或叫《真破镜重圆》)

(根据史料编写)

【剧情简介】

隋朝大将军杨素麾军南下,势如破竹。陈国灭亡,皇帝陈叔宝和皇家血亲全部被掳。陈叔宝之妹乐昌公主与驸马徐德言被迫分离,二人分镜为半,立下破镜重圆之约。

将军杨素恋慕公主美貌,将她抬回府中当妾,百般宠爱。公主却对驸马念念不忘,三年后终于破镜重圆,夫妻团聚。正当公主与驸马久别重逢、互诉衷肠时,将军来了…

 

【场次】

引  子   隋军南下

第一场   皇帝被掳

第二场   分镜为半

第三场   心留江南 

第四场   破镜重圆

第五场   恳请画师

第六场   夫妻团聚

第七场   慷慨舍情

第八场   重回江南

 

【人物】

乐昌公主——陈后主陈叔宝之妹。

徐德言——陈国宫廷画师,乐昌公主的夫婿。

杨  素——隋朝大将军,在本剧中的年龄约为45岁。

奶  娘——乐昌公主的贴身女仆。

陈叔宝——又称陈后主,南朝最后一个皇帝。

张丽华——陈叔宝的宠妃。

孔贵嫔——陈叔宝的宠妃。

守城官——把守长安城门的隋朝官吏。

宫女、武士、丫鬟、家丁若干。

 

引子  隋军南下 

【幕启。内喊杀声,武士们挥刀上,杨素骑马跟随在后。

杨  素   (唱) 奉帝命,麾军南下;

                攻州郡,犹如破竹。

                兵雄将勇直捣建康,

                定教那小小陈国今日亡。

         (白)全军听着:随本将前往陈国宫廷,将陈国皇帝及皇家血亲全部掳回隋都,其余男丁一律斩杀莫饶。

武士们    得令!

杨  素   (接唱) 叱咤风云好不威风,

                  战功赫赫无人能比。

                  赢得“一人之下万人上”,

                  待班师,须将荣华富贵享。

(挥手示意武士们跟上)走。

【一行人下。

——幕落——

 

第一场  皇帝被掳 

【幕启。陈国宫廷,陈叔宝左抱张丽华右揽孔贵嫔,在欣赏宫女舞蹈。驸马徐德

言坐在一旁作画。

陈叔宝    驸马,将寡人共两位爱妃都画入《宫廷宴乐图》之中。

徐德言    德言谨遵皇兄吩咐就是。(继续画)

【音乐停,宫女下。

张丽华   (斟酒)君王请饮酒!

陈叔宝    好好好,孤饮,饮。(饮酒)

孔贵嫔   (斟酒)君王再饮酒!

陈叔宝    好好好,孤再饮,再饮。(再饮酒)

徐德言   (起身,旁白)画这样的宴乐图实在无趣,不如… 是了,待学生画来。(坐下画公主像)

陈叔宝    两位爱妃,亲自献歌为寡人助兴如何?

张、孔   (齐声)臣妾自当从命,不知君王爱听什么曲?

陈叔宝    寡人近日新作《玉树后庭花》和《临春乐》,两位爱妃就唱这两首吧。

张丽华    好,待臣妾来唱《玉树后庭花》。 (起身,边舞边唱)

         (唱) 丽宇芳林对高阁,

新装艳质本倾城;

映户凝娇乍不进,

出帷含态笑相迎。

妖姬脸似花含露,

玉树流光照后庭;

花开花落不长久,

落红满地归寂中!

陈叔宝    哈哈哈,唱得好,唱得妙!

张丽华    多谢君王夸奖! (坐回)

徐德言   (起身,旁白) “花开花落不长久,落红满地归寂中。”这两句分明不妙,似乎有亡国之音?

武士甲   (内)坏了啊! (急上)禀万岁,隋军南下,各州郡纷纷失守,敌军已奔建康而来。

陈叔宝    吔,什么要紧,大惊小怪。孤知道了,明日早朝再与群臣计议良策。退下。

武士甲    是。 (下)

徐德言    哎呀皇兄,军情危急,不可等待明日。请立即调兵遣将,奋力迎敌,国或可保。

陈叔宝    危言耸听,危言耸听。

徐德言    皇兄…

陈叔宝    不必多言了。是了,听说驸马与御妹夫妻恩爱形影不离,寡人不便久留于你,你可回府去吧。

徐德言    这… 哦,如此德言告退了。 (叹口气,下)

孔贵嫔    君王继续作乐吧,轮到臣妾唱《临春乐》了。(撒娇态)

陈叔宝    是是是,继续作乐,快快唱来。

孔贵嫔   (起身)臣妾领旨。

         (唱)璧月夜夜满,

               琼树朝朝新…

武士甲   (内)报报报报报!

【孔贵嫔停止歌舞,陈叔宝和张丽华起身,三人都大惊。

武士甲   (急上)禀万岁,隋军已到建康。

陈叔宝   (惊叫)啊—— 这么快就到了。

张、孔   (齐声)君王,现要如何是好?

武士乙   (急上)禀万岁,敌军已将宫廷团团围住。

【内喊杀声。

陈叔宝    哎呀!

         (唱)隋军南下恁般急,

               猝不及防慌了神。

张、孔   (齐声)君王!

         (齐唱) 来势汹汹敌将临,

                  速作主张莫延迟。

         (齐白) 君王,快快想计策啊!

陈叔宝   (急得团团转)是了!

         (唱)景阳殿后一古井,

               干涸无水可藏身。

         (白)两位爱妃,景阳殿后院的古井可以暂避一时。

张、孔   (齐声) 君王好主意!

陈叔宝    来啊,护驾往景阳殿而去!

俩武士    是。

陈叔宝    两位爱妃随孤来!

张、孔   (齐声)是。

【一行人急下。

杨  素   (率兵上)来啊,给我仔细搜!

武士们    是。(下,押武士甲上)押走。禀将军,不见陈国皇帝踪影,只抓到武士一名。

杨  素    快快说来,陈叔宝现在何处?

武士甲    万岁爷同两位娘娘躲在一古井之中。

杨  素    来啊!

武士们    在。

杨  素    随他前去,将三人拉起来,押上来。

武士们    是。(推武士甲)走,前面带路。(一行人下)

【杨素漫无目的绕场走动,看见公主画像。

杨  素    嗄,这是乜人画像? (拿起看,眼睛发亮) 哎呀,妙啊!

         (唱)刀光剑影中见此画像,

               霎时间心生柔情万丈。

               想我杨素半生戎马,

               从未因一女怦然心动。

               谁料今日,

               见这脸庞这秀发,

               这眉这眼这梅腮,

               只觉得——

热血沸腾涌胸膛,

三魂已被她勾去。

(继续看画像,摇头赞叹)这世间竟有这般美貌女子,她到底是谁呢?…吔,不管她是谁,本将军都要寻到她,将她带回府中,日日看她。(陶醉状,慢慢收起画像,放入怀中)

武士们   (内)押走。(押着陈叔宝、张丽华和孔贵嫔上)禀将军,三人已带到。

杨  素    来啊,将两位娘娘赶出建康。

武士们    是,押走。

张、孔   (齐声)不,哀家死也不愿离开皇宫。君王——

陈叔宝    爱妃——

【三人对泣。

杨  素    既如此,本将军就遂你二人所愿。来啊!

武士们    在。

杨  素    将二人押下,立即赐死。

武士们    是,押走。(推二妃)

张、孔   (齐声)赐死?哈哈哈…哈哈哈… (下,惨叫声)

陈叔宝    爱妃,爱妃,爱妃啊!

武士们   (上)禀将军,二人已死。

杨  素    好,将亡国之君陈叔宝押走,随本将军回朝复命。

武士们    得令!押走。(推陈叔宝)

杨  素   (欲下又停止脚步)且等,还有一事要问。(取出公主画像)陈叔宝,你可知这是甚乜人的画像?

陈叔宝    这… 哎呀!

         (旁唱)孤若实言来相告,

                 御妹也必遭殃灾。

                 倘或虚言来蒙混,

                 教他识破孤命休。

(左右为难)        

杨  素    陈叔宝,本将军问话因何不答?嗄! (剑半出鞘)

陈叔宝    这… (旁白)哎呀御妹,形势逼人,皇兄也保不住你了。

杨  素    快快说来。 (剑出鞘,剑尖指向陈叔宝)

陈叔宝    将军饶命,我说,我说。

杨  素    这画上所画何人?

陈叔宝    乃是乐昌御妹。

杨  素    哦,乐昌公主?(收剑入鞘) 公主现在何处?

陈叔宝    御妹已嫁驸马徐德言。

杨  素    徐德言?来啊,我等速即前往徐德言府中。

武士们    是,押走。(推陈叔宝下)

【杨素追下。

——幕落——

 

第二场  分镜为半 

【幕启。徐府,公主闺房,有桌有椅,桌上放一圆镜一发钗,椅上搭一绮罗。公主对镜理云鬓,奶娘一旁侍候。

乐  昌    奶娘,插上发钗。 (递发钗)

奶  娘    是。 (插发钗)

乐  昌    披上绮罗。

奶  娘    是。 (披绮罗)

乐  昌   (起身,摆各种姿势照镜子) 哈哈哈嘻!

         (唱)明眸皓齿映镜中,

               小小发钗添妩媚。

               红颜霓裳,暗香盈袖。(舞动绮罗)

               适逢佳日喜无声,

盛装等待驸马归。

乐  昌    奶娘,你说这发钗好看吗?

奶  娘    好看,好看,自然好看。

乐  昌    那这件新的绮罗呢?

奶  娘    这件新的绮罗也好看,更显得公主光彩照人,像仙女下凡一样。

乐  昌    你可知侬今日为何要如此盛装吗?

奶  娘    老奴不知。公主,今日是什么日子呢?

乐  昌    奶娘你真也是年老多忘事啊!

         (唱)曾记否去年今日,

               侬与驸马喜结连理。

奶  娘    想起来了,想起来了。(拍头)老奴这记性。

乐  昌   (接唱)婚后夫妻如胶似漆,

                 情切切,意绵绵。

                 绝世容颜有人赏,

                 时时对镜不厌烦。

从此侬家无心事,

岁月犹如糖伴蜜,

犹如糖伴蜜。

                 今日成婚满一载,

                 盛装打扮等驸马,

                 把酒言欢齐庆祝,

                 把酒言欢齐庆祝。

奶  娘    应该庆祝,应该庆祝。

乐  昌   (接唱)盼与驸马,

年年岁岁永不分。

(白)奶娘,将侬亲自调制的美酒端上来。

奶  娘    老奴遵命。(下,端酒上,放桌上)

乐  昌   (往门外看)驸马怎么还未转回?

奶  娘    公主,依老奴看来,你是一时不见驸马如隔三秋啊!

乐  昌    奶娘休要取笑。

徐德言   (内)报,驸马回府。

乐  昌   (喜)哦——

徐德言   (忧心忡忡上) 嗄!

         (唱) 别了皇兄,

别了皇兄回府中;

                心事重重,

                怕见公主无忧状。 (进屋)

乐  昌   (迎上) 驸马。

徐德言    公主。(径自坐下)

乐  昌   (撒娇)驸马,你看侬今日有什么不一样吗?

徐德言    穿了一件新衣。

乐  昌    还有呢? (转一圈)

徐德言    还有?

【奶娘示意驸马往公主头上看。

徐德言    哦,头上插了一支发钗。

乐  昌    你可知为妻今日为何要穿新衣插发钗吗?

徐德言    愚夫不知。

乐  昌    你可猜一猜。

徐德言    愚夫也猜之不出。

乐  昌   (假装生气)哼。

徐德言   (起身)公主不妨明言。

乐  昌   (哭起来)难道你忘了今日是什么日子吗?

徐德言    今日是什么日子呢?

【公主哭得更凶。

奶  娘    驸马,你的记性怎么也这么差,今日是你与公主成婚一周年的日子。

徐德言    哦,是是是,学生怎么忘了呢?公主且莫哭,学生向你赔礼了! (躬身赔礼)

乐  昌   (破涕为笑)好啦好啦。来来来,驸马你坐着。

【徐德言坐下。

乐  昌    奶娘,斟酒过来。

奶  娘    是。 (斟酒,递给公主)

乐  昌    驸马!

(唱) 感蒙夫君一载情,

亲捧美酒谢夫君。

【徐德言起身接过。

乐  昌   (接唱) 望只望——

与夫君——

                  年年有今日,

岁岁有今朝!

【徐德言叹口气,放下酒杯。

奶  娘    啊,啊啊啊,难得公主一番美意,驸马你因何叹气不饮呢?

徐德言    不知这良辰美景能有几时,教学生如何饮得下去呢?

乐  昌    嗄,此话怎讲?

徐德言    公主你不知啊!

         (唱)北隋军兵已南下,

               烽烟滚滚过江来。

               建康城池一朝危,

               生灵涂炭势难免。

               今日花好月也圆,

               明朝不知身何处。

               思及此事怅怅然,

               安有心思饮美酒?

乐  昌    哦,此事当真吗?

徐德言    安能有假?

宫  女   (急上)禀公主,大事不好了!

乐  昌    何事慌张?

宫  女    方才宫中来人急报,隋军已将皇宫洗劫一空,两位娘娘已被赐死,万岁爷他——

徐/乐昌   皇兄他怎样?

宫  女    万岁爷他…他被掳往隋都而去了。

乐  昌    哦—— (晕倒状)

奶  娘    公主仔细仔细!

乐  昌    皇兄!(哭)

徐德言    还有甚乜消息?

宫  女    据来人禀报,隋朝大将军杨素正领兵往咱府中而来,欲掳公主回朝,男丁一律斩杀不饶。(下)

徐/乐昌  (齐声)哦—— 哎呀!

         (齐唱)晴天霹雳一声响,

                 骤然间已是国破家将亡。

                 皇家公主将沦为囚,

                 皇家驸马将成刀下鬼。

劳燕被逼各自飞,

一死一囚情何堪?                

                 悲泪盈眶苦无计,

                 四目惘然空相对。

乐  昌    驸马!

徐德言    公主!

【二人抱头痛哭。

奶  娘    哎呀,敌兵就要来了,哭有什么用,赶紧想办法啊!

乐  昌    奶娘说的没错,驸马,现要如何是好?

徐德言    为免公主被掳受辱,学生情愿拼尽一死。

乐  昌    不可不可,敌兵众多,驸马孤身奋战,只怕空赔一命。

奶  娘    是啊,驸马不可鲁莽。

徐德言    除了拼命之外,难道还有甚乜办法?

乐  昌    依侬之见,驸马你应速速逃出府门,或可保住性命。

徐德言    不,我徐德言堂堂七尺男儿,岂可抛下爱妻,独自逃生?

乐  昌    驸马不可固执,驸马!

         (唱)凡事但从长远计,

               岂可纠结于眼前?

               人生路漫漫,

               且行且珍惜。

               留得一命在,

               寄望有朝再相逢。

徐德言    哦——

乐  昌    驸马若不肯逃生,必成刀下之鬼。你既成刀下之鬼,侬家岂肯眷恋残生?必然也自尽而死,追随夫君而去。

徐德言    不可不可,公主你切切不可轻生。

乐  昌    要侬不轻生,你须速即离开此地。

徐德言    公主——

奶  娘    驸马,公主言是有理,你快快去吧。(推驸马)

乐  昌    且慢,咱夫妻今日仓促分别,需各带一物,留待有日相见为凭。

徐德言    咱二人还有相见之日吗?

乐  昌    还有,侬相信一定还有。

         (唱)驸马切莫心灰气丧,

               须当信天怜有情人。

请记住,

妾心如磐石,

永待夫君来。

徐德言    哦——

         (唱)公主此言好似明灯,

               照亮我前方昏暗路。

         (夹白)公主!

         (接唱)公主表真情,

                 学生永铭记。

                 纵千山万壑艰难险阻,

                 不再见公主誓不罢休。

乐  昌    好。(将铜镜一分为半,递半面给丈夫)这半面铜镜驸马留在身边。每逢上元佳节前夕,侬必差奶娘到长安街头兜售侬这半面铜镜,借机寻找驸马你这半面。

徐德言    此计甚妙!

         (唱)但愿破镜重圆日,

是咱夫妻重聚时!  

乐  昌    是。

         (唱)但愿破镜重圆日,

是咱夫妻重聚时! 

【内喊杀声。

奶  娘    驸马你赶紧走吧。

徐德言    公主!

乐  昌    驸马!

【二人再次抱头痛哭。

【喊杀声渐紧。

乐  昌    你…速速去吧。

【徐德言下,公主追几步,翘首远望,转身痛哭。

奶  娘    公主,这半面铜镜交给老奴保管。

乐  昌    半面铜镜——(照下脸赶忙放下,悲伤不已)

后  台   (伴唱)曾几何时,

                 圆圆银镜照红妆,

                 是艳丽,是欢喜;

                一朝国破镜也破,

                剩倦容,余悲凉。

乐  昌    收起它吧。

奶  娘    是。(接过,放入怀中)

【二个武士持刀上,杨素跟在后面。三人绕场行。

武  士    禀将军,已到徐府。

杨  素    你二人外面等候。

武  士    得令。(下)

杨  素   (进)

         (旁唱)见一佳人那边站,

                 风姿绰绰倩影俏。

                 果然江南出佳丽,

                 画中之人更胜画。

         (白)参见乐昌公主!

奶  娘    你是何人?乜时到此?

杨  素    鄙人隋朝大将军杨素,已进府多时了。

乐  昌    哦,你就是大名鼎鼎的杨素大将军。

杨  素    正是鄙人。

乐  昌    你来迟一步了,驸马已经逃走。

杨  素    什么?已经逃走?罢了罢了,亡国之臣,谅他也逃不出天罗地网。

乐  昌    本公主既已沦为俘虏,愿随大将军回朝,终身为囚。                

杨  素    鄙人安能舍得让公主你去为囚?

奶  娘    不是为囚,乃是做乜?

杨  素    乃是… 到了便知。来啊,抬轿上来。

奶  娘    抬轿?

武  士   (内应)来了。(抬轿上,放下)公主请上轿!

乐  昌    覆巢之燕,只恐无福消受。

杨  素    公主千金贵体,怎堪路途劳顿。还请上轿吧!

乐  昌    既如此,本公主恭敬不如从命了。(进轿)

【奶娘轿旁伺候。

杨  素    起轿回朝!

武  士    起轿啰! (抬轿,一行人下)

杨  素    哈哈哈…

         (唱)将军凯旋日,

               还抱美人归。

               喜不自胜——

               喜不自胜难自持。

          哈哈哈… (下)

——幕落——

 

第三场  心留江南 

【幕启。三年后,杨府,闺房,夜。乐昌公主背对观众黯然神伤。

后  台   (伴唱)将军爱慕公主貌,

                 花轿抬回当宠妾。

光阴悠悠如流水,

                 故国一别已三载。                

乐  昌   (缓缓转身)嗄!

         (唱)忆往事,倍惨凄。

               雕栏玉砌应犹在,

               朱颜却作他人妾。

想起初到隋都日,

将军醉酒把侬欺。

乐昌清白遭玷污,

愧对驸马欲寻死。

将军酒醒哀哀求,

涕泪横流诉衷肠。

情深意切实堪怜,

乐昌心软恨意消。

怎奈侬心留江南,

               恨虽消,爱难移。

               梦魂几度会驸马,

               醒来意沉沉,

               陌生繁华地,

不见故人影。

         (白) 分别之时,与驸马立下重聚之约。如今已过两个上元佳节,他因何音讯全无?莫非他逃生未成,已被隋兵杀死?不,驸马不会死。也许他另立家室,忘了侬家?(摇头)不,不可能,不可能。可能路途遥远,关卡森严,他尚未到达长安?一定是,一定是。哎唉!

         (接唱)思绪纷纷恼人煞,

                 闷闷不乐数更漏。

杨  素   (上) 哈哈哈…

         (唱)议事完毕步匆匆,

回府急见美人面。

         (白)公主,你还未安歇?

乐  昌    将军你回来了,将军万福!(行礼)

杨  素    何消如此多礼,快快请起。

【公主转身面向窗外。

杨  素   (旁白)啊,啊啊啊。公主闷闷不乐,莫非是因学生回来迟了吗?待我问来。公主!

乐  昌    哦,将军!

杨  素    公主好似心情不佳,莫非是因学生回来迟了?

乐  昌    并非如此。

杨  素    或是因丫鬟服侍不周?

乐  昌    与丫鬟无关。

杨  素    难道是身体不适?

乐  昌    也无不适。

杨  素   (旁白)这也不是,那也不是,是为什么呢?(思考,摇头)唉!

         (旁唱)见公主郁郁寡欢,

                 我无端又生爱怜。

         (夹白)公主!

         (唱)公主且把心事言,

               学生定替你排解。

               能换公主千金一笑,

               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乐  昌    哦——

         (旁唱)三年来,侬对他不冷不热;

                 他却是,温言暖语未曾变。

杨  素    公主,你有甚乜心事说出来,学生也好有主意啊。

乐  昌    侬—— (欲言又止)

杨  素    说啊。每逢见到公主你愁眉不展,学生都于心不安。

乐  昌    哦——        

(接唱)人非草木岂无情,

                  奈何妾心已有人。

他越发轻怜重惜表爱意,

侬越要若即若离语自重。

         (白) 将军不必多心,妾身安有甚乜心事?

杨  素    好啦好啦,不说也罢。时已不早,一同安歇吧。

乐  昌    将军自去安歇,侬家尚无困意,意欲独自在此赏月。

杨  素    学生陪你一同赏月吧?

乐  昌    不用了。去吧。

杨  素   (旁白)学生实在束手无策了,不妨请奶娘上来,劝她欢心。嗄,奶娘何在?

奶  娘   (内应)来了。(欠身)拜见将军!

杨  素    免。

奶  娘    将军呼唤,有何要事?

杨  素    公主今夜又闷闷不乐,你在此与她作伴,替她解闷,劝她欢心。  

奶  娘    老奴遵命。

杨  素   (旁白)公主有人解闷,本将军心里的苦闷又该如何排解?罢了,还是去书房独自饮酒,独自对画像上的公主倾诉衷肠。嗐!

         (旁唱) 公主心事谁能猜?(下)

奶  娘    送过将军。(走到公主身旁)公主,你又想起往事了。

乐  昌    奶娘,你来了。

奶  娘    是,将军吩咐老奴,今夜与公主作伴,替公主解愁。

乐  昌    嗄,皇兄不知怎样光景,驸马音讯全无,教侬如何解得开这心中愁烦?

奶  娘    万岁福大命大,谅也无事。

乐  昌    但愿如此。

奶  娘    驸马音讯全无,莫非已经…

乐  昌   (变色)不,奶娘休要胡言乱猜。

奶  娘    公主息怒,老奴该死。(跪下)

乐  昌    罢了,起来吧。

奶  娘    多谢公主!(起身)

乐  昌   (自言自语)上元佳节又要到了。

奶  娘   (伸手数算)哎呀,是啊,再过七、八天又是上元佳节了。

乐  昌    接下来这几日烦你再上长安街头…

奶  娘    怎么,公主还未死心,还要叫老奴去卖这半面铜镜?(从怀中取出铜镜)

乐  昌    正是。

奶  娘   (放回镜子)恕老奴多嘴,老奴见将军时常因公主唉声叹气,实在可怜。

乐  昌    奶娘此话何意?

奶  娘    老奴的意思是:要是这回再不能破镜重圆,你就好好对待将军吧…

乐  昌    不必再说了。

奶  娘    公主…

乐  昌    侬要独自在此,奶娘自去安歇吧!(面露愠色)

奶  娘    是,老奴告退。(欲下)

乐  昌    回来。

奶  娘    哦,公主还有乜事吩咐?

乐  昌    记得上街卖镜。

奶  娘    老奴晓之。(下)

乐  昌    驸马,你究竟在何方?嗄!

         (唱)抬眼望冷月,几番追问。

               冷月无语,唯有光寒寒。

(背对观众哭)

——幕落——

 

第四场  破镜重圆 

【幕前。

徐德言  (内)嗄! (带假胡子上)

        (唱)故国惨遭铁蹄踏,

              富贵转眼成云烟。

              前是驸马身,

              今日流落在街头。

              思来凄然,

              不觉泪沾襟。

(夹白)学生…(左右看看)学生徐德言,本乃陈国驸马,不料祸从天降,国破家亡。如今沦为亡国之民,想来怎不伤心?

(接唱) 忆起三年前,

  学生匆匆逃出府。

  日躲藏,夜赶路,

  饥寒交迫,担惊受怕。

  最终病倒在路旁,

  昏昏沉沉,气若游丝。

  只道从此赴阴间,

  幸遇好人救回家。

送汤送药整一载,

方得保住我性命。(绕场行)

(接唱) 病好拜辞老恩公,

         牵挂旧约恨不能飞。

         不料风声依旧紧,

         隋军到处捕南人。

         万般无奈,乔装打扮,

         辗转二载,方到长安城。

(夹白) 隋军仍在搜捕南人,无奈只好乔装来长安。与公主匆匆一别,如今已过三载,不知公主被掳往何处?光景如何?她是否还记得半镜重圆之约?罢了,这几日正逢上元佳节,待学生去街头寻找卖镜之人,看是如何。嗄!

(接唱) 时日已久远,时日已久远,

         半镜重圆约,公主犹记否?

         忐忑不安,

上街寻找卖镜人。(下)                         

【幕启。长安街头,人来人往。

奶  娘   (内) 卖镜吔,卖铜镜吔。

路人甲    哦,有人卖镜。家里的镜子前几天被孩子摔碎了,正好买一面回去使用。

路人乙    说的着,我也得买一面,送给老婆。

路人丙    我也来看看,卖的镜子什么样子。 

奶  娘   (上)卖镜吔,卖铜镜吔。

众  人   (齐声)阿婶啊,你卖镜子的人,怎么双手空空?

奶  娘    老身没拿在手上,放在这里(指指怀中)。

路人甲    哦,这样啊。你卖的镜子什么样子,拿出来看看。

奶  娘    等一下,不要站路中间,到路边来。

路人乙    老人说话没错。

【一行人跟着奶娘到“路旁”。

奶  娘    你们这些人都是要买镜子的?

众  人    正是,正是。

奶  娘    那好,老身问你们,身上带了多少银两?

路人丙    阿婶问这么多做什么,反正身上有银两就是了,一个镜子能值多少钱。

众  人    是啊,是啊。

奶  娘    吔,老身这个镜子与普通镜子不一样,贵很多。

路人甲    要多少银两?

【奶娘伸出五个手指。

路人乙    五两?

【奶娘摇头。

路人丙    五十两?

【奶娘仍旧摇头。

路人甲    难道要五百两?

奶  娘    正是五百两。

路人乙    什么镜子这么贵,拿出来看一下。

路人丙    是啊,拿出来给我们见识一下。

奶  娘    好,待老身取出来。(从怀中取出镜子,举到众人面前)你们看你们看,这个镜子是不是与普通镜子不一样?

路人甲    怎么是一个破镜子?

路人乙    只有半面?

路人丙    还敢要五百两?

路人甲    这个老人精神不太正常。

路人乙    一定是“少神”(莆田方言,“疯子”的意思)。

路人丙   “疯癫” 。不在家里带孙子,跑到街上卖破镜。

奶  娘    老身很正常,不是“少神”,也不是“疯癫”。你们有人要买吗?

路人甲    不买不买。

路人乙    买不起买不起。

路人丙    趁早走,在这里浪费时间。

甲、乙    走走走。

【三人下。

奶  娘    喂喂喂,你们不是说要买镜子吗?怎么都跑了?哎唉!

         (念白)卖镜场景年年似,

                 总被人骂做“少神”。

                 安知老身——

醉翁之意不在酒,

                 意在等待驸马爷,

意在等待驸马爷。

         (白) 这些人哪里知道,老身其实不是真的要卖镜,是在这里等待驸马爷前来啊。前两年不见驸马爷人影,不知今年他会不会来?凭老身想来,要来早就来了,前两年没来,今年一定也不会来。不来也好,让公主彻底死心,对将军好一点。将军这个人很奇怪,在别人面前像老虎一样,一到公主面前,立即变作羊,温柔有加。偏偏公主不肯领他的情,真是前世欠的。唉!(走回“路旁”,镜子放回怀中,歪靠在椅子上休息,用腰间的汗巾子盖上脸) 

【人来人往。

徐德言   (上)

         (唱)长安街头熙熙攘攘,

               卖镜之人在何方? (绕场行)

               街头到街尾,

               形影不见愁煞人。

         (取出半面铜镜)铜镜啊铜镜,找不到另一半,咱只好相互作伴了。嗄!

         (接唱)手执半镜心茫然,

                 重圆之约恐成空。

                 时过境迁不怨公主,

                 只怨造化,造化弄人。

         (苦笑)罢了,(将镜子放回怀中)不见卖镜之人,只好先寻一处住所,再作安排。

(欲下)

奶  娘   (醒来)哎呀,怎么睡着了。(起身)卖镜吔,卖铜镜吔。

徐德言    嗄!卖镜之声从何而来?

         (唱) 忽闻卖镜声,转身四顾——

         (夹白)那个不是奶娘吗?哎呀,我欢喜啊!

         (接唱)看见奶娘,心喜难言。

                 快步上前,把她呼唤。

         (拉奶娘的手)奶娘,你果真在这里。

奶  娘   (甩开手)喂喂喂,你是什么人,放尊重点。光天化日之下,胆敢在大街之上调戏良家妇女。

徐德言    奶娘,你误会了。难道你不认得学生?

奶  娘   (上下打量)不认识不认识,快走开。

徐德言    这… (看到胡子,笑了)是了。(掀开胡子)请奶娘仔细一观!

奶  娘   (旁白)这个人左一声“奶娘”,右一声“奶娘”,叫得这么亲热,莫非真是什么熟人?待老身仔细来辨认一下。(凑近看)哎呀,你是驸马爷!

【徐德言示意小声点。二人左右看看无人后,方继续谈话。

徐德言   (放下胡子)正是学生。

奶  娘    你怎么… (指指胡子)

徐德言    怕隋军抓捕,故此…

奶  娘   (点头)驸马爷你总算来了,公主日日思念你。

徐德言    公主现在何处?是何光景?

奶  娘    一言难尽!驸马爷听老奴道来——

         (唱)当初驸马逃出府,

               公主随后被掳去。

徐德言    后来怎样?

奶  娘   (接唱)原以为身为俘虏苦难堪,

                 谁料荣华富贵不离公主?

徐德言    此话怎讲?

奶  娘   (接唱)将军恋慕公主貌,

                 接回府中当爱妾。

徐德言    是哪个将军?

奶  娘    是杨素杨大将军。

徐德言    嗄,是他!公主她答允了吗?

奶  娘    驸马莫怨公主,沦为俘虏,身不由己啊!

徐德言    哦—— (整个人呆住)

奶  娘    驸马,驸马。坏了坏了,怎么办呢?

徐德言   (唱) 听罢此言心顿冷,

一场欢喜忽悲辛。

                公主既成他人妾,

                怎能与我续前情?

         (白) 罢了。(取出镜子)这半面铜镜留它何用?(欲摔)

奶  娘    等等等,不能冲动。(抢过来,再取出自己怀中的镜子)你看,公主的半面铜镜还留着,共驸马你这半面合在一起,正好破镜重圆。

徐德言   (接过)破镜虽重圆,夫妻却难重聚了。

奶  娘    吔,这话说得太早。

徐德言    侯门深似海,难道学生与公主还有相见之时?

奶  娘    这…老奴现在也不敢保证。不过公主聪明伶俐,也许她有主意。待老奴将这铜镜带回府,一问便知。

徐德言    如此也好。(递过铜镜)

奶  娘   (装好镜子)是了,驸马有甚乜话,可写下字条,老奴一并带回,交给公主。

徐德言    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罢了,待学生赋诗一首。(怀中取出纸笔,铺在地上)    

         (唱)破镜重圆古今稀,

               却叹镜圆人未归。

               无复嫦娥影,空望明月辉;

               无复嫦娥影,空望明月辉。

         (起身,白)诗写好了,烦请奶娘交与公主。

奶  娘   (接过)放心。哎呀,日已沉西,老奴该回府了。

徐德言    既如此,学生就此告辞。(欲下)

奶  娘    等等等,还没问驸马你住哪里?

徐德言    学生尚未寻找住处。

奶  娘    驸马不妨就到长安城东的悦来客栈去等消息。

徐德言    那好,有劳奶娘了。

奶  娘    去吧。

【徐德言示拱手,下。

奶  娘    破镜果真重圆,遂了公主之意,不知她会多少欢喜。只可怜杨将军… 唉! (下)

——幕落——

 

第五场  恳请画师 

【幕启。杨府大厅,公主走到门口张望。

乐  昌    哎唉!

         (唱)西山掩映斜阳里,

               楼台影动鸳鸯起。

               清风作伴香尘路,

               红颜垂泪病相思。

         (叹气)嗄!

         (接唱)三度差奶娘,上街卖铜镜。

二度半镜归,今番待如何?

                 实指望今日半镜变圆镜,

                 却惊美梦再度,再度落空。

         (夹白)奶娘一早上街,不知事情如何,因何这般时分尚未转回?教人好不挂心!

         (接唱)焦急万分,心神难定。

                 惟求苍天——

                 惟求苍天赐佳音,

                 不枉侬家等待苦。

奶  娘   (内)报兮,奶娘回府。

乐  昌    快快有请。

奶  娘   (内)来了来了。(急冲冲上)

         (唱)怀揣圆镜快步行,

               急把佳音报公主。

         (进门)老奴拜见公主!

乐  昌    不必多礼!奶娘,事情如何?

奶  娘    公主容禀!

         (念白)老奴到街头,高喊卖铜镜。

                 人人来围观,都说要买镜。

                 听得价钱后,却骂我“少神”,

                 纷纷齐离去,纷纷齐离去。

乐  昌   (失望)这场景又似往年。

奶  娘    是啊。

乐  昌    后来怎样?

奶  娘    后来无人问津,老奴不知不觉睡着了。

乐  昌    奶娘你好是糊涂,怎么睡着了?万一那时驸马正好路过,岂不与他失之交臂吗?

奶  娘    公主你不知,真的差点失之交臂。

乐  昌   (急问)此话怎讲?与谁失之交臂?难道驸马来了?你快快讲来,快快讲来!

奶  娘    公主你不要催促,你一催促,老奴就忘记讲到哪里了。

乐  昌    好好好,侬不催促。你方才说到,你睡着了,差点失之交臂。

奶  娘    没错没错,睡着了,差点失之交臂。老奴醒来,赶紧又放声喊:“卖镜吔,卖铜镜吔。”

乐  昌    可有人前来?

奶  娘    有有有。有一个胡子这么长(用手比划)的人走到老奴面前。

乐  昌   (扫兴)唉,又不是驸马。

奶  娘    吔,公主你错了,此人正是驸马爷。

乐  昌    奶娘休要哄侬,驸马安有那么长的胡子?

奶  娘    胡子乃是假的,为防隋军抓捕。

乐  昌    难道他真是驸马?

奶  娘    千真万确。

乐  昌    可有凭据?

奶  娘    自然。(取出铜镜)公主你看,这是什么?

乐  昌    铜镜,两面铜镜!两面重圆的铜镜!(双手颤抖接过,含泪细看,用手轻轻拂拭)

  (唱)铜镜在手疑在梦中,

               百感交集泪雨滂沱。(大哭)

奶  娘    公主且莫哭,应该欢喜才是。

乐  昌    奶娘,侬不是做梦吗?

奶  娘    不是做梦。(取出驸马的诗)你看,这里还有驸马爷新作的诗。

乐  昌    哦—— (接过诗)

  (念) 破镜重圆古今稀,

                却叹镜圆人未归。

                无复嫦娥影,

                空望明月辉。

         (白) 谢天谢地!谢天谢地! (一遍又一遍看诗)

后  台   (伴唱) 啊… 啊…

           破镜重圆古今稀,

                  却叹镜圆人未归。

                  无复嫦娥影,

                  空望明月辉。

乐  昌    果然是驸马的口气!只是这口气也太悲观了。奶娘,驸马现在何处,速速带侬去见他。

奶  娘    哎呀不可不可,公主一旦鲁莽行事,万一被将军知道,驸马性命只怕危矣!

乐  昌    哦,这便如何是好?难道咫尺也成天涯,永无相见之日?

奶  娘    需想出万全之策,方可相见。

乐  昌    既如此,快快想来。

奶  娘    是是是。

【二人想对策。

杨  素   (内)报,将军回府。

乐  昌    这… 奶娘,你先退下。

奶  娘    老奴遵命。(下)

杨  素   (上)哈哈哈…

  (唱)今日进宫赴廷宴,

        席间意外见一人。

        却道此人他是谁,

        公主之兄陈后主。

        万岁以礼,以礼相待;

        百官笑脸,笑脸相迎。

        方明不是,不是俘虏;

        倒是隋廷一上宾。  

         (白)待本将军将这好消息告知公主,教她欢喜欢喜。公主,学生回来了。

乐  昌    哦,将军万福!

杨  素    公主免礼!(见公主有泪痕)啊,啊啊啊,公主脸上为何有泪痕?莫非公主方才哭过?

乐  昌   (掩饰)并无此事,方才有一粒沙子进入侬眼睛,故此…

杨  素    休要欺哄学生。公主啊!

  (唱)每见你伤心流泪,

        学生不免发嗟叹。

        想当初,你脸庞圆润光彩照人;

到如今,你娇容憔悴黯然失色。

        这教学生——

怎不自怨太无能?(取出画像)

乐  昌    嗄,这画像将军从何而来?

杨  素    哦,当年搜查陈朝宫廷之时,学生无意之中发现这画像。

乐  昌    原来如此。

杨  素    公主你看,这画像上的你体态丰腴,美不可言。可是如今… 唉!都是学生无能,不能让公主开心度日,故此日渐消瘦。

乐  昌    侬家消瘦与将军无关,将军不必自责。可否将此画送还侬家?

杨  素    这…实不相瞒,此画像学生一直带在身边,不忍分离。

乐  昌    哦——(突然想起什么,点头)

  (旁唱)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灵机一动计上心头。

           不妨求将军,

                  允侬请画师,

到府帮侬来画像,

那时夫妻可重聚。

         (旁白) 此计甚妙!侬就依计而行。

杨  素    公主为何沉吟不语呢?

乐  昌    侬有一事相求,不知将军允否?

杨  素    哦,公主有事相求,学生喜之不及,安有不允之理?不知公主所求何事?

乐  昌    将军!

  (唱)见此画像——

见此画像侬也爱,

杨  素    这… 罢了,既是公主喜爱,学生就忍痛割爱了。(奉上画像)

乐  昌    不,将军还请收起!

  (接唱)侬有一计可两全。

杨  素    快快讲来。

乐  昌   (接唱)前日奶娘——

前日奶娘上街头,

          偶遇一画师,

                 擅画人物像。

杨  素    公主之意呢?

乐  昌    趁侬花容尚未完全凋零,不妨请那画师到府,为侬作画一张,以作留念。

杨  素    哎呀,这个主意好,学生怎么没想到?

乐  昌    将军这是答允侬的恳求?

杨  素    自然,自然是。

乐  昌    多谢将军!待侬立即吩咐奶娘,出府邀请那位画师。

杨  素    公主不必如此性急。学生还有一件喜事要告知公主。

乐  昌    甚乜喜事呢?

杨  素    今日学生在廷宴上遇到公主的亲人。

乐  昌    侬家亲人?莫非是侬皇兄?

杨  素    公主猜得不错。

乐  昌    此事当真?侬皇兄他如今是何模样?

杨  素    学生已向万岁请示,上元佳节之夜,设宴请你皇兄到府与公主兄妹相聚,那时公主自然便知。

乐  昌    将军体谅侬家思亲之苦,侬家感激不尽。

杨  素    是了,不妨也请画师那时一同赴宴,替公主画像。

乐  昌   (大惊)哎呀不可不可,画像之事还是另定时日为好。

杨  素    吔,上元佳节,公主兄妹相聚,必然心情愉悦,面色稍好,正宜画像。

乐  昌    将军…

杨  素    待学生进内,即刻下帖,差人请你皇兄。邀请画师之事,只好有劳公主了!(下)

乐  昌    将军—— 将军—— (颓然而立)

——幕落——

 

第六场  夫妻团聚 

【幕启。将军府大厅,大红灯笼高高挂。

家  丁  (端茶端酒上)

 (唱)正月十五上元佳节,

       将军府内将开夜宴。

              大红灯笼高高挂,

              全府上下忙不停。

  (摆放好茶酒,侍立两旁)

丫  头   (端果品上)

  (唱)家丁端茶又端酒,

               丫鬟端果端点心。(摆放果品)

         (接唱)细察诸事已妥当,

                 请出将军共公主。

家丁/丫头  有请将军、公主!

杨素/乐昌 (内应)嗯。(齐上,公主盛装打扮)

杨  素   (唱)为讨公主她欢心,

               特在府中摆宴席。

教她兄妹叙别情,

另请画师来画像。

乐  昌   (唱)忧心忡忡迎佳节,

               因怕驸马遇皇兄。

               奶娘虽言驸马乔装,

               仍怕皇兄将他认出。

               盼只盼,驸马他——

               姗姗来迟不遇皇兄。

杨  素    公主请坐!

乐  昌    将军同坐!

【二人坐下。

陈叔宝   (内)报兮,陈国后主陈叔宝到府!

杨  素    快请相见!

陈叔宝   (内)御妹。(上)御妹。

乐  昌   (起身)皇兄。

【兄妹俩执手相对视。

后  台   (伴唱)兄妹分别满千日,

                 今夜重逢泪盈盈。

陈叔宝    御——妹!

乐  昌    皇——兄!

【二人相拥而泣。

乐  昌   (唱)叫声皇兄五味杂陈,

说不清是喜还是悲。

陈叔宝   (唱)只道此生骨肉难再见,

               喜从天降衷心谢将军。(行礼)

杨  素   (起身)皇兄不必多礼,皇兄请坐!

陈叔宝    将军、御妹同坐。

【三人就座。

乐  昌    将军,皇兄已到,吩咐家丁斟酒开宴吧。

杨  素    吔,画师尚未来到,还是再等片时。

陈叔宝   (惊问)画师?甚乜画师?莫非…

乐  昌    哦,奶娘前日在街上遇到一个老画师,小妹一时兴起,求将军请他到府,为小妹画像一张。

陈叔宝    原来如此。       

乐  昌    将军,画师也许有事耽误了,还是即刻开宴吧。

杨  素    也好,听凭公主主意就是。家丁,斟酒侍候!丫鬟,传歌舞上来。

家丁/丫头  是。

【家丁、丫头各遵命而行。丫头下,歌舞上。

杨  素    皇兄请酒!

陈叔宝    将军、御妹同饮。(一饮而尽)好酒,好酒!

杨  素    哈哈哈,皇兄再饮!

陈叔宝    再饮再饮。(一杯又一杯,眼睛发直看美人)

乐  昌   (起身)哎唉!

(旁唱)见皇兄——

乐不思蜀狂饮酒,

                 垂涎欲滴看美人。

                不雅之态令侬羞,羞——

羞在脸面急在心头。

         (拉起哥哥)皇兄啊!

(唱)皇兄难道忘旧事,

      难道不为如今愁?

你曾经贵为人君,

     沦为人臣宜自重。

     切莫贪杯还贪色,

     失了仪态落笑柄。

陈叔宝    吔,御妹此言差矣!

(唱)人生在世图甚乜,

               酒色二字最堪乐。

     今朝有酒今朝醉,

     明日愁来明日忧。

     管它仪态不仪态,

     管它笑柄不笑柄。

乐  昌    皇兄你…

陈叔宝    御妹不必再说了,还是饮酒看美人要紧。(拿酒杯)将军请!

杨  素    请!

【陈叔宝到歌舞阵中。

陈叔宝    美人,陪孤饮一杯。不要跑,来啊,来啊。

乐  昌    真真气煞侬也!歌舞退下,退下!

杨  素    是是是,歌舞退下。

【歌舞下。

陈叔宝    哎呀,美人,孤的美人啊! (酒醉状)

乐  昌    将军,皇兄醉了,吩咐家丁扶他进内安歇。

杨  素    好。家丁,扶他进内安歇。

家  丁    是。

陈叔宝    孤的美人啊! (被家丁搀下)

乐  昌    嗐!

杨  素   (起身)公主切莫因令兄之事烦恼。是了,画师因何还未到来?

乐  昌    是啊,也该来了。

徐德言    报,画师到。

杨  素    哦,快快有请!(坐下,请公主入座)

【乐昌不知所措,坐立不安。

奶  娘   (内) 画师,打这路来。

徐德言   (内) 哦。

【奶娘上,徐德言背着画具跟在后面。

徐德言    嗄!

(唱)本叹夫妻咫尺永天涯,

      谁料柳暗花明忽逢村。

      受邀来到将军府,

      将见爱妻战兢兢。

      获知皇兄也被邀,

      有意迁延免见他。

奶  娘   (故意大声说)画师啊,老身方才吩咐的话记住了吗?

徐德言    学生谨记在心,在将军、公主面前,不敢造次。

奶  娘    记住就好。已到花厅,先上前拜见将军。

徐德言    好。拜见将军!

杨  素    画师免礼。

奶  娘    再到这边参见公主!

徐德言    哦。参见公主!

乐  昌   (起身)免!

【二人对视良久。奶娘咳嗽一声,二人连忙避开,心事重重。

后  台  (伴唱)想道一声“别来无恙”,

       话到口边又咽下。

       将军在眼前,

笑啼俱不敢。         

       此时方知做人难,

方知做人难。

【公主坐下。

杨  素    画师请坐!

【奶娘示意徐德言赶紧答话。

徐德言    哦哦哦,谢座!(放下画具,坐下)

杨  素    奶娘,为画师斟酒。

奶  娘    是。(斟酒、递酒)画师请用酒!

徐德言    谢将军!(饮酒,递回酒杯)

杨  素    公主,可即刻画像否?

乐  昌   (起身)这…

(旁唱)将军他安知——

        画像并非侬本意,

意在独自会驸马。

奈何将军在眼前,

一时无计急煞侬。(思忖)

(夹白) 哎唉!

 (接唱) 机不可失时难再,

          一旦错过悔莫及。

          须教将军暂离开,

          旧时爱侣方可诉衷肠。      

杨  素   (起身)公主,你因何不发一言呢?学生方才问你,可即刻画像否?

【徐德言也起身。

乐  昌    可即刻画像,只是…

杨  素    只是甚乜?

乐  昌    只是侬家画像之时,不喜旁人在侧。

杨  素    哦,原来如此。无妨无妨,学生立即离开便是。

乐  昌    多谢将军谅情!

杨  素    吔,夫妻之间,这区区小事何足挂齿?(欲下又转回)画师,公主倩影不容马虎,一定得仔细画。

徐德言    将军放心,在下自当尽力而为。

杨  素    嗯。奶娘,你也走,免得打扰画师作画。

奶  娘    奶娘遵命。

徐/乐昌  (齐声)送过将军。

【杨素和奶娘下。

【徐德言和公主看看左右无人后,快步走近对方,欲语还休。

后  台   (伴唱)棒打鸳鸯再相逢,

                 千言万语从何说?

                 欲语还休,欲语还休,

                 唯有泪千行。

徐/乐昌  (齐声)公主/驸马…

徐/乐昌  (齐声)你先说。

徐德言    请公主先说。

乐  昌    驸马因何如今才到,教侬等得好苦。

徐德言    嗄!一言难尽!离开家门之后,不幸染病,隋军又在到处搜捕南人,左躲右避,故此如今方到。              

乐  昌    驸马你受苦了!难怪如此苍老。

徐德言   (讥笑)公主倒是依旧光艳如初,想必过得称心如意?

乐  昌   (苦笑)光艳如初?称心如意?

徐德言    公主何故如此发笑?

乐  昌    嗄!

(唱)以泪洗脸君不见,

      肝肠寸断君不知。

      侬家平素懒梳妆,     

今日着意施粉黛,

你可知——

      此举乃是为了谁?

徐德言   “女为悦己者容”,莫非公主是为了我?

乐  昌   (接唱)正是为了,为了冤家你。

徐德言    哦——

(唱)听罢此言又喜又悔又羞愧,

      喜公主初心不改矢志不渝,

      悔学生不该怀妒意乱猜疑,

羞愧我如今落魄相形见绌。

乐  昌    驸马休出此言,侬家才应相形见绌。

徐德言    此话怎讲?

乐  昌    嗄!

(唱)侬家已成将军妾,

未能守贞愧难当。     

      重见君面心已知足,

求驸马莫将侬看轻,

               从今以后将侬忘,

      重择佳偶伴余生。

徐德言    公主此言差矣!

(唱)公主休要乱胡言,

公主休要乱胡言,

学生怎能把你忘?

又怎能另与她人度时光?

今日重见公主面,

学生也不枉此生。

只愿寻得一空门,

青灯古佛了残生。

乐  昌    哦,驸——马!

徐德言    公——主!

【二人抱头痛哭。

杨  素   (上)这么久了,不知公主的像画好没有?(看见上面一幕)嗄!你是何人?(拔剑逼近徐德言)

【徐德言和公主紧紧拉着手,步步后退,脸有惧色。

——幕落——

 

第七场  慷慨舍情 

【幕启。杨府后花园,杨素烦躁地走来走去。

杨  素    唉,真真气煞我也!

(唱)讨好公主请来画师,

      却引狼入室蒙羞辱。

      因蒙羞辱,心中激起——

      千层波,万层浪,翻江倒海。

      若不杀奸人,

      难消心头恨,恨,恨。

(白)来啊,押上。

家  丁   (内应)是,押走。(推着徐德言和公主上)跪下。

【徐德言和公主双双跪下。

杨  素    糊涂!谁叫你绑上公主?还不快快替她松绑?

家  丁    是是是。(解开公主的绳索)

杨  素    公主请起!

乐  昌   (起身)求将军也吩咐家丁,替他(指徐德言)松绑。

杨  素    我且问你,他是谁?

乐  昌    他…

徐德言    公主,你不能说。

杨  素    好,不让公主说,你自己说,你是何人?

徐德言    既已被捕,听凭将军自便。我是何人,将军不知也罢。

杨  素    嗄!你—— (拔剑刺向徐德言)

乐  昌    将军!(跪下,用身挡住,哀求)求将军剑下留情!

【杨素并不收回剑。

乐  昌    将军若要杀他,不如先将侬杀死。

杨  素    哦——

(唱)见公主不惜自身替他求情,

      不由我满腔妒火腾腾燃烧。

         (夹白)好,你既求死,学生就成全你。(欲刺公主又不忍)哎呀!

(旁唱)本将杀人从不眨眼,

        面对公主偏难下手?

        分明今日是她负我,

为何我,为何我心还爱她?

后  台   (伴唱)啊… 啊…

                 问苍天,问苍天,

                 究竟情为何物?

                 情为何物?

杨  素    罢了。(插剑入鞘)你二人都起来吧。

徐/乐昌   (起身)多谢将军不杀之恩!

杨  素   (对徐德言)可以告诉我,你到底是谁了吗? 

徐德言    既蒙将军如此恩待,学生自然以实相告。在下陈国宫廷画师,驸马徐德言便是。

杨  素    陈国宫廷画师?驸马徐德言?也就是说,你是公主的夫婿?

徐德言    正是。(摘下胡须)

杨  素    哦——(上下打量徐德言)你… 我再问你,你如何得知公主下落?如何与她取得联系?

徐德言    说来话长。将军!

(唱)将军听我禀详情,

               三年前,

我与公主曾有约——

杨  素    有约?什么约呢?

徐德言   (接唱) 我与公主曾有约,

各自保存半面镜。

杨  素    半面镜?

乐  昌    是啊!

(接唱)上元前夕差奶娘,

                 长安街头卖半镜。

                 实为等待另半镜,

                 以期破镜能重圆。

徐德言   (接唱)今日破镜终重圆,

                 恩爱夫妻也重逢。

                 心已知足无他求,

                 但将公主托将军!                

乐  昌    驸马——

徐德言    公主——

【二人相拥。

杨  素    哦—— 哎呀!

(旁唱)听罢破镜重圆事,

        七尺男儿也落泪。

        他二人情深似海,

        可感天,可感地。

        原非画师羞辱我,

        是我杨素横刀夺他爱。

         (旁白)不如将公主归还他?不,不能!不舍得放手,不舍得放手啊!只是——

(接唱)若因我私情,

拆散他二人,

        我岂不成千古罪人?

        公主岂不怀恨于我?

(旁白)罢了,大丈夫岂能夺人所爱?

(接唱)狠下心来还公主,

成全破镜重圆情。       

乐  昌    求将军放走驸马,侬家情愿陪伴将军左右。

杨  素    不!(用很大的劲缓缓说)你二人都走吧。

乐  昌    你说甚乜?

杨  素    我说你二人远走高飞去吧!

家  丁    将军…

杨  素    送他二人出府门,由他们自便去吧。

家  丁    是。(转向徐德言和乐昌)两位随小的来。

徐/乐昌   (跪谢)将军成全之恩,我夫妇永世难忘!(起身,跟着家丁下)

杨  素    走了,都走了。(哭笑)哈哈哈… 哈哈哈…

陈叔宝   (急上)坏了,坏了。

(唱)醒来闻听御妹事,

      惊我冷汗流一身。

      三步并作两步走,

      前来探看事如何。

         (白)人呢?怎么这么安静?

杨  素    你到此做乜?

陈叔宝    将军,我御妹和…另一个人呢?

杨  素    走了,都走了。

陈叔宝    都走了?怎么,你将两个人都放走了?

杨  素    都放走了,让他们远走高飞去吧。

陈叔宝    将军,不是我说你,你实在太慷慨、太大方了。凭我看,现在去追回御妹还来得及…

杨  素   (吼叫)退下!

陈叔宝    好好好,我退下,退下。没见过这么慷慨这么大方的人,娶到手的老婆还肯还给人家。唉!(下)

杨  素    慷慨?大方?说得不错,学生果然太慷慨、太大方了。我错了,错了。唉!

(唱) 忽觉怒气填胸,

                怨己太过慷慨大方。

                公主一走空落落,

                一走空落落。

后  台   (伴唱)倩影已不见,

                 柔情何所寄?

                 倩影已不见,

                 柔情何所寄?

杨  素   (取出画像)难道我余生只好对这画像倾诉衷肠了吗?不,不一样,不一样。我好后悔,我要去追回公主。(收回画像,跑下)公主——

——幕落——

 

第八场  重回江南 

【幕启。长安城门口,守城官打着哈欠上。

守城官    这上元之夜,大街小巷张灯结彩,人人都去赏灯看“闹热”,咱还得在这里守城门。你们说,赚一口饭吃容易吗?嗐!(伸懒腰,打哈欠)怎么一直打哈欠?(左右看看)这时候应该没人出入城门,待我进去酒吃几杯提提神了再出来。说得着,这就去。(下)

徐/乐昌  (内)哎呀!(上)

(唱)一夜之间心若波浪,

               跌宕起伏惊魂未定。(绕场)

               意外之喜忽降临,

      分飞劳燕重成双。

               一路疾奔往城门,

               期盼早日回江南。

               重筑爱巢远纷扰,

               布衣芒屩度余生。

乐  昌    驸马你看,城门到了。

徐德言    为何不见看守城门之人?也好。公主,咱二人速速出城而去,免得节外生枝。

乐  昌    好。

【二人欲走。守城官上,叫住他们。

守城官    喂喂喂,站住,站住。你们是什么人?

乐  昌    这位公差,我们二人乃是夫妻。

守城官    夫妻?这么晚出城做乜?

徐德言    有事急需出城一趟。

守城官    什么事情?

徐/乐昌   (齐声)这…

守城官   (旁白)这两个人吞吞吐吐,其中一定有隐情。朝廷有命,凡是南人,一律不准放出城。我看这个男的很像南人,先抓起来再说。

乐  昌    求公差放我们出城。

守城官    阿妹啊,不是我不肯放。上头交代,凡是可疑之人,一律不准放出城。因此,二位对不起了。

徐/乐昌   (齐声)你要做乜?

守城官    等下你们就知道。(向内喊)喂,来两个武士。

武  士   (内应)来了。爷,何事?

守城官    将这两个人关起来。

徐/乐昌   (齐声)啊—— (二人面面相觑)

武  士    是,押走。(欲绑二人)

奶  娘   (内)且住了。(上)且住了。

徐/乐昌   (齐声)奶娘,你也来了。

奶  娘    是啊,听说将军放走你们两人,老奴着急啊,赶紧追出来,老奴要跟你们走。

守城官    喂,这个老货,你方才说的是哪一个将军?

奶  娘    老身说出来,恐怕你会被惊到。

守城官    这么厉害?说来听听。

奶  娘    就是杨素杨大将军。

武  士    大胆!竟敢直呼将军大名?

守城官    真是胆大包天!都抓起来。

武  士    是。(又要动手)

杨  素   (内)哼—— 谁敢动手?(威风凛凛上,剑半出鞘,逼近守城官和武士)

三  人   (跪下,齐声)小的该死,将军饶命!

杨  素    还不快滚!

三  人    是是是。(起身,抹汗,跑下)

杨  素    公主你受惊了!

乐  昌    多谢将军解围!

奶  娘    将军,您怎么也追出来?

乐  昌    是啊,不知将军到此,是何来意?

杨  素    这… 哎呀!

(旁唱)我分明欲追公主回,

                 触她美目来意顿消。

         (夹白)公主!

(唱)我来欲挽留,

      挽留徐驸马。

徐德言   挽留学生做乜呢?

杨  素  (接唱)待我奏明万岁爷,

                求他赐你一官职。

                既可展你平生抱负,

                也可重享荣华富贵。

徐/乐昌  (齐声)不可不可,将军!

(齐唱) 我(侬)与公主(驸马)心意决,

                  重回江南船为家。

                  远离繁华同甘苦,

                  与世无争享平淡。

杨  素   (失望)哦,既然公主、驸马心意已决,学生也就不便强留。

徐/乐昌  (齐声)将军大恩无以为报,请再受我夫妇一拜!

杨  素    不必多礼,你三人去吧。

三  人    如此告辞了。(欲下)

杨  素    且等。(取出一个腰牌)路上若遇隋军盘问,可出示这个腰牌,无人敢再刁难。

三  人    多谢将军!(公主收起腰牌)

杨  素    去——吧。

【三人谢了又谢,方下。

【杨素紧追几步后站立不动,目送远去的公主,背影孤单…

后  台   (伴唱)世人都传破镜重圆情,

                 将军之苦可有几人知?

                 可有几人传?

——幕落——

 (全剧终)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专门为各演员、艺术团、演艺公司、政府部门、单位活动、企业庆典、公司年会提供创作各种小品、相声、话剧、舞台剧、戏曲、音乐剧、情景剧、快板、三句半、哑剧、双簧剧本。联系电话:18022171126 联系QQ:819391276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专业代写戏曲剧本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备案号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