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戏曲剧本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公司创业奋斗题材搞笑小品《一起
公司周庆年会搞笑娱乐相声《我要
建筑工程监理题材搞笑小品剧本《
一见钟情小品,爱情故事小品剧本(
社会科字三句半台词剧本《为你点
11·25国际消除对妇女的暴力日小品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11·25国际消除对妇女的暴力 10-17
知青公益性社团组织节目表 10-16
团结公司的情景剧,公司文化 10-16
大学生小品,适合大学生的小 10-15
饭堂厨师情景剧剧本(提升团 10-14
银行情景剧,银行关于服务的 10-13
关于消防安全搞笑小品,有关 10-12
新能源情景剧剧本(光明使者 10-11
中国记者节小品剧本(爱心采 10-10
扶贫小品,完整扶贫小品剧本 10-8
乡村题材农村妇女小品剧本 10-6
小学生校园自闭症儿童小品 10-3
邮政小品剧本,关于邮政的小 9-29
国庆节表演什么节目好,推荐 9-27
万圣节幽默小品(相亲故事) 9-25
地质矿产勘查音乐剧剧本(勘 9-23
农村社区居民个人健康档案 9-21
改进部门工作作风的音乐剧 9-19
医生和病人音乐剧剧本(不一 9-17
尊老敬老过重阳感人情景小 9-14
大学生搞笑情景剧剧本(犯错 9-12
新兵入伍搞笑小品剧本,新兵 9-10
还珠格格搞笑小品剧本,还珠 9-8
医护人员音乐剧剧本(妈妈我 9-6
关于欢迎新同学的小品,迎新 9-3
建筑公司房屋设计小品剧本 8-31
弘扬公务员正能量音乐剧剧 8-29
绿色运动才是健康养生最有 8-20
红色革命情景剧剧本(红军精 8-18
退伍老兵晚会小品,老兵退伍 8-15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戏曲剧本 > 越剧剧本 > 越剧《孔雀东南飞》唱词
中国国际剧本网戏曲剧本频道www.juben108.com/xiqu 中国最大的戏剧戏曲剧本创作交易门户网站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戏曲剧本-越剧剧本   会员:fanhoulai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5/11/3 10:51:37     最新修改:2015/11/3 10:51:37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越剧《孔雀东南飞》唱词
作者:越剧剧本
专业创作小品、相声、戏曲剧本。 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微信:13979226936
    越剧《孔雀东南飞》唱词

    编剧:南薇

    第一场   雀  喻

    (人物:姥、媪、焦仲卿、刘兰芝、小厮、小姑。时间:汉末,建安年。地点:庐江府。

    幕启。小吏焦仲卿受室的前几天,春花如锦,和风入抱。

    古诗:往昔初阳岁,谢家来贵门。

    妆奁才发了不久,转眼之间,竟又鞭炮重燃,吉期在望。

    齐唱:先拜天,再拜地,夫妻行过交拜礼。拜了祖先拜公姥,送入洞房成连理。

    媪唱:恭喜你,贺喜你,仲卿今夜娶了妻。郎有文才女有貌,就好比,一对凤凰比翼飞!

    姥:大娘!(唱)凤凰乃是鸟中王,如此过誉怕不宜!

    媪唱:如若不将凤凰拟,至少可以孔雀比!

    姥:比孔雀,只恐还是不妥!

    媪唱 :并非今日恭维你!(白)便是孔雀……(唱 )也难比,你家这对贤伉俪!

    姥:这么说,(唱)我儿今日成家业,

    媪唱:  一对孔雀共双栖!

    姥:说得好,说得好啊!

    (仲卿把新房门关了回来,欲待呼唤,卒不成词。吃了一盅酒,出汗、心跳、颤抖……)

    仲卿:(九牛二虎地)娘……娘子!

    兰芝:(略抬头,不语。复又低头)……

    仲卿:河东大娘之言,你听见了无有?(仲卿正壮胆趋前,竟又踌躇……)河东大娘说,你我如同一对孔雀……孔雀……哈,比作一对孔雀!

    (兰芝欲言还住。)

    仲卿:啊?

    兰芝:(低首)邻里歌颂之言,何必多提。

    仲卿:是啊,歌颂之言,多提无益。不如提一些旁的!娘子!你看我家的新房,不对!你看你我家的新房,摆满了你家的妆奁……不对,摆满了你我家的妆奁。唔……也不对,我家原无妆奁……

    (兰芝嫣然而笑。)

    仲卿:娘子,你笑得美也!

    (兰芝肃然而止,正襟危坐。)

    仲卿唱:  红罗帐,垂香囊,娘子端坐在中央。半遮面,浅施笑,面是红来笑也香!这衾枕四角绣鸳鸯,嫁衣纱帘十数箱。碧罗带,青丝绳,娘子的针黹世无双!顺手取过银缸照,青铜镜,照出你俏面庞!

    兰芝:喔!

    仲卿:娘子,你生得美也!

    兰芝:啊?

    仲卿:啊?

    兰芝:又说这些做什么?

    仲卿:……是啊,又说这些何苦?不如说些别的……说别的,别的,说什么呢?

    兰芝:随便说些什么吧!

    仲卿:对了……娘子……唔……唔,我一点也想不出说些什么。

    兰芝:那就不要说也罢了。

    仲卿:对了……娘子……唔……唔,你也没有什么要说吗?

    兰芝:……

    仲卿:随便说些什么吧!

    兰芝:……

    仲卿:你一点也想不出说些什么?

    兰芝:……

    仲卿:那就不要说也罢了,也罢了。

    (更漏传来,已是初更。)

    仲卿:一更天了!

    兰芝:唔?

    仲卿:唉!

    兰芝:啊?

    仲卿:没有什么,夜露深了,娘子身着绣罗单衣,保重为宜!

    兰芝:你自己也须保重玉体!

    仲卿:娘子!

    兰芝:啊?

    仲卿:我有话说了!(唱 )听说你,十三岁上能织素;十四学得裁衣裤;十五已懂弹箜篌;十六下笔作诗赋;十七与我成夫妇,偏是我供职庐江府。恨不能与卿长相顾,愿兰芝呀!你莫嫌孤寂莫嫌苦!

    兰芝:啊,仲……

    仲卿:啊……

    兰芝:……

    仲卿:你叫我什么呀?叫呀!兰芝!

    兰芝:嗯……

    仲卿:谁叫嗯呀?

    兰芝:啊……

    仲卿:我也不叫啊。我叫仲……

    兰芝:仲……

    仲卿:仲……仲……仲……仲……

    兰芝:仲……仲……仲……仲卿!

    仲卿:哎!仲卿啊!(唱)我与你结发共甘苦,贫富安危随君度。不求同生求……但求不把我辜负。

    (敲门声中,小姑引小厮上,传话。)

    小姑:哥哥,可有安置?

    仲卿:有什么事?

    小厮:相公有所不知,府里有人传话下来,大人有紧要公案,立等相商。要相公即刻就去!

    仲卿:这……

    兰芝:既有紧要公案,理当就去。

    仲卿:这般时候……

    小姑:哥哥,母亲有话,母亲说,府里既然有人传话……

    仲卿:已经知道了!

    小姑:……公案紧要,叫你早去早回!

    仲卿:回复母亲,这就去了。(对小厮)备马。兰芝,我要天明才回,你先歇息是了。

    兰芝:母亲叫你早去早回。

    仲卿:你不要等我。

    兰芝:哦……夜露已深,吃盅酒去。

    (仲卿一饮而尽,推门而去。)

    (马蹄声远……兰芝掩门少思。)

    (兰芝抚杯,一阵寒风……)

    兰芝唱 :蹄声远去风声近,莫教寒露侵他身。庐江吏,人志诚,适才他,一番话,言简意深。洞房暖,万籁静,烛摇花影,心儿里,我不知,是喜?是惊?还是温馨?

    (漏转三更。)

    齐唱:远远的,更漏声,传过三响,阵阵的,夜露寒,吹进了空房。兰芝她,懒卸妆,痴痴想……不尽惆怅入梦乡。

    (金鸡啼罢.天光大明。)

    (仲卿归家,惊醒了兰芝。)

    兰芝:你回来了?

    仲卿:你受惊了!

    兰芝:你辛苦了!

    仲卿:你疲乏了!

    (仲卿欲饮酒,兰芝阻之;兰芝欲烫酒,仲卿阻之。)

    兰芝:你府里回来,可有上婆母房内问安?

    仲卿:天色尚早,我母亲还不致起床。

    姥:仲卿,你回来了?

    仲卿:孩儿才即回来。

    姥:既是才即回来,为何不来我处?却先至新房!

    仲卿:孩儿以为母亲尚未起身。

    姥:那里是以为我尚未起身?分明是与你成了家业,把你母亲抛在一边了!兰芝:啊,婆母!仲卿所说,却是如此。

    姥:我在这里说我儿子,新媳妇不劳多言!我还有什么不知的?!

    兰芝:是。

    仲卿:母亲不知,孩儿一回房来,兰芝便命孩儿与母亲问安。

    姥:一派胡言!兰芝她怎敢命你?

    仲卿:这……

    兰芝:婆婆……

    姥:我要问你,府里传你何事?午后前来见我!

    兰芝:送婆婆!

    仲卿:送母亲!

    仲卿:(回身)兰芝,是我害你受过了!

    兰芝:一时误解,终是难免,何必多提。

    仲卿:是呀,多提无益,不如提一些旁的!

    兰芝:你一夜未睡,还提什么旁的,不提也罢。

    仲卿:兰芝,提一句如何?

    兰芝;……你提来。

    仲卿:河东大娘说,你我如同一对孔雀!

    兰芝:又来了!

    仲卿:对了!

    兰芝:啊?

    仲卿唱:你我既经成夫妇,却无端,把良夜春宵空辜负!我仲卿,纵非知音也爱宫商,兰芝啊,你试弹一曲又如何?

    兰芝唱 :你一宵未眠……

    仲卿唱: ……又何妨?这箜篌,足可为我祛唾魔!

    (仲卿以箜篌付之,兰芝乃拨弦低弹……)

    (幕下。)

    第二场    雀  难

    (人物:姥、媪、刘兰芝、小姑。时间:经过二、三年以后,一个盛暑。)

    (幕启。熹微的晨光,透入焦家机房。姥以扇指布,顾媪而语……)

    齐唱:妒花风雨知几度,送去了,多少春朝与秋暮?仲卿他,晨昏府中忙公务,夫妻常日不相顾。兰芝是,行无偏斜勤作息,操持供奉茹辛苦。她二、三年如一日,历尽寒霜及酷暑。夜夜机织到天明,三天织就五匹布。

    姥:五匹布?三天功夫就断了五匹布!

    媪:(微微一笑)说句实在的话,像大娘这种人家,原不用抱布贸丝,三天断五匹,要算多了。

    姥:方才大娘所说,东家有好友,自称秦罗敷。她若识素,三天未知可断几匹?

    媪:说句大娘不见弃的话,若与别人比较,果是多了。要比东村罗敷,终究差得远了。

    姥:哦?那罗敷有这等才干?

    媪:那罗敷虽与我同住河东,到底非亲非眷,我何劳赞她?又何必骗你?

    姥:大娘说得也是。罗敷果然才干,每日机织,想是容貌枯萎?

    媪:大娘,非也!(唱) 那罗敷二十尚不足,及笄年华正标梅。楚楚可怜娇无限,沉鱼落雁惹人爱。

    姥:哦,那罗敷有这等容貌?

    媪唱:那罗敷非但容貌美,而且明礼知进退。

    姥:大娘说的如是。罗敷纵然美貌,尚未匹配,想是家道清寒?

    媪:大娘,非也,非也!她家富甲一郡,早就备就十里红妆,以待出阁。

    姥:哦,罗敷原来还是个富室千金!想必定是娇生惯养,不懂礼数?

    媪:大娘那里知晓,罗敷是识尊卑、懂礼数,乃是河东贤女!

    姥:哦,有这等事?究属谁家有福气的公子娶了她也!

    媪:走马王孙,倒也不少。无奈秦女罗敷不肯远嫁。

    姥:依我看,仲卿若是配她,倒是天造地设,一对璧人!

    媪:可惜仲卿已经娶了!

    姥:自从兰芝进了焦门,她进退自专,举止失检。近些日来,便仲卿也竟与往昔大大不同!

    媪:哦?

    姥:仲卿得与秦女罗敷匹配就好!

    媪:说句大娘不嫌弃的话,就你家媳妇与令郎,实不愧是一对孔雀!

    姥:娶了兰芝,是一对孔雀。若娶了河东秦女罗敷,岂非就是一对凤凰了?

    (兰芝捧纱罗,正入机房。)

    兰芝:喔……

    (兰芝返身而退,媪姥递觉。)

    姥:媳妇。

    兰芝:与婆母问安。

    姥:为何来而复去?

    兰芝:婆母与大娘说话,不敢惊扰。

    媪:你婆母与我,也无非随便说笑罢了。

    兰芝:原是如此。

    姥:如何不与河东大娘问安?

    媪:不劳,不劳。

    兰芝:与河东大娘问安。

    媪:呀!不敢,不敢。

    姥:她总是不知礼数!大娘见笑了。媳妇,如何这般时候才来机房?

    兰芝:媳妇夜来睡的迟了,因而误了织素。

    姥:似你这般,三天才断五匹布,那还了得?

    兰芝:这……

    媪:啊呀,三天断五匹,自不算少。

    姥:你不用护她,想是贪懒,我还有什么不知的?

    兰芝:媳妇身子连日不爽,实是懒惫。

    姥:如何?焦家娶你,招笑于人。可算家门不幸!

    媪:说那里话,这里告辞吧。

    姥:时间尚早。

    媪:那里还早?不早了!

    (兰芝背泣。)

    姥:还不送河东大娘出门。

    (兰芝忍泪而送。)

    媪:不劳,不劳。

    姥:送客何需东西?

    (兰芝放下纱罗。)

    姥:你口也懒得张了!

    兰芝:大娘好走,闲时请来小坐。

    媪:不敢,不敢,要来的!

    姥:那里是什么孔雀?分明是只乌鸦了!

    媪:说那里话!大娘,告辞了。

    (兰芝送大娘下。)

    姥唱:那罗敷非但容貌美,而且明礼知进退。非但明礼知进退,而且懂礼数、识尊卑。(念)东家有好女,自称秦罗敷。(唱)非但与我儿是凤凰配,而且对我也中怀……唉!(念 )焦家大不幸,乌鸦飞进门,(唱)我要从中来调仃,焦家门楣须要紧。河东大娘可托媒,重与我儿订鸳盟!

    (小姑不知什么时候,入了机房。)

    小姑:母亲,你又来调仃什么了?托媒不托媒,鸳盟不鸳盟,谁要托什么媒?我不要你去托媒!

    姥:我儿来了?你听见也罢,不许声张,娘自有算计。

    小姑:又是什么算计?我年纪还小,我不要鸳盟!我不要!我不要!

    姥:你个小孽畜,你竟歪缠到哪里去了?本来你小小年纪,订什么鸳盟?你笑死我了!

    小姑:我不要,不要你笑我!你总当我是个孩子,哄骗我来。

    姥:呀,说得好听的话,你不是个孩子?你有多大了?

    小姑:大得多了!

    姥:多大了?得惯成这个样子!娘几曾哄你来过?

    小姑:还说呢!哥哥娶过嫂嫂,家里只我一个,如何托媒?

    姥:叫你不许声张!又不记得?(唱)小小年纪不知道,娘替你哥哥另娶嫂!

    小姑:哦?

    齐唱:小姑闻言呆无语,唯有点头从母教。

    (姥示意小姑,不许声张。)

    (这时候,兰芝送客回机房。)

    兰芝:回禀婆母,那大娘已经去了。

    姥:媳妇,你身子既然不爽,及早回房将养!岂敢再劳你机织?

    兰芝:蒙婆母关怀,媳妇已是好得多了。

    姥:你倒是辛苦了!

    兰芝:媳妇岂容贪懒。

    姥:若不贪懒,三天定有十匹可断!

    兰芝:这……

    姥:这是焦家大幸啊!媳妇,焦家虽非簪缨世家,也是书香门第!你丈夫仲卿,现为庐江府吏。官职虽微,颜面攸关。至于你家,虽非大富,也是小康。两家门楣,都是要紧。你看你身上,竟是穿些什么?

    兰芝:婆母!

    姥:我原知你俭朴,人家当你清寒!

    兰芝:媳妇遵婆母吩咐,少刻改过就是。

    姥唱:檽栎庸才好读书,蒲柳姿质能妆扮。这秉性与教养改也难,你可知,乌鸦怎能同凤凰攀?

    齐唱 : 闻听此言吃一惊,婆母说话刺在心!兰芝她,一时禁不住眼泪涌,不敢吞泣哭出声!

    姥:好生在此织素!我在上房小坐,仲卿回家,命来见我。

    (婆婆说毕,自去上房歇息。)

    小姑唱 :嫂嫂……

    (她未及诉说,已先自哭泣。_

    兰芝:呀,你哭什么?

    小姑唱: 你不要声张,我说你听。

    兰芝:你说……

    小姑:(略一顿歇)唱:娘要从中来调仃,焦家门楣须要紧。河东大娘可托媒,娘要重与哥哥订鸳盟。

    (兰芝惊愕地坐在一侧,看着小姑凝噎。)

    兰芝:你……说什么?

    小姑:嫂嫂,你不要难过!

    兰芝:你在说什么?

    小姑:嫂嫂,不要着急!

    兰芝:你说什么?

    小姑:嫂嫂,不要哭!

    兰芝:我不哭,你快说!我不着急,你说,我不会难过,说……说呀……

    小姑:嫂嫂……

    (姑嫂俩人相抱,终于忍不住一起哀号……)

    兰芝:是真的?

    小姑:真的。

    兰芝:真的?唱:重与你哥哥订鸳盟?

    (姥声自门外飘来……)

    姥:媳妇!

    兰芝:哎!

    姥:我那参汤,你可捧来。

    兰芝:是。

    (兰芝要取,小姑迎上。)

    小姑:嫂嫂,让我替你去送!你眼睛红肿……

    (兰芝颔首。小姑行数步,兰芝蓦地心神不宁……)

    兰芝:不,还是让我去送。

    (她们争让之中,不意参汤泼地,碗盏尽裂,乃相与惊恐。)

    (姥闻声出现,兰芝在捡视碎片……)

    小姑:参汤被……

    姥:我还有什么不知的?!

    (小姑竟哭出了声……

    灯暗·幕下

    第三场    雀  离

    (人物:焦仲卿、刘兰芝、姥、小姑。)

    (幕启:这个晚上。)

    (就在兰芝背人吞泣的时候……仲卿他回来了。)

    (机房内鸦雀无声,只闻低泣……_

    仲卿:兰芝!

    (兰芝微震。)

    仲卿:我,我回来了。

    兰芝:一路上可好?

    仲卿:好,家中也好?

    兰芝:……好!

    仲卿:今日衙里公案繁忙,天明须去。

    兰芝:是这般辛劳……

    仲卿:你也辛劳。

    兰芝:我……我懒得紧,辛苦甚来?

    仲卿:兰芝,你……

    兰芝:(拭泪)回房歇息了吧。

    仲卿:我与你说话……

    兰芝:坐了说吧。

    仲卿:兰芝,看你……

    兰芝:你不要说了,与婆母请安去罢。

    仲卿:我就来同你说话。

    (仲卿惶惶,急去上房。)

    齐唱: 娘要从中来调仃,重与哥哥订鸳盟。

    (兰芝含泪,沉思凝望……)

    (仲卿重来机房,嗒然若丧。)

    兰芝:你来了?

    仲卿:……

    兰芝:有话随时可讲,天明有事,回房歇息要紧。

    仲卿:兰芝,你……是委曲了!

    兰芝:……

    仲卿:所以你哭?

    兰芝:……

    仲卿:母亲打你了?

    兰芝:原是我不好。

    仲卿:你是好的!

    兰芝:不。

    仲卿:兰芝……

    兰芝:不。

    仲卿:我全都知道!

    兰芝:不,不,你难道能说婆母不好?

    仲卿:你是好的,是我不好。

    兰芝:仲卿,你……不用说了。

    仲卿:究属为些什么?她竟要……要叫……

    兰芝:没有什么。

    仲卿:兰芝,你何苦瞒我?

    兰芝:你何苦要问!

    仲卿:我不愿让你委曲!

    兰芝:你又不能为我庇护。

    仲卿:你放心!

    兰芝:你怎敢?

    仲卿:我……

    兰芝:仲卿,……你好自为之……不要为我伤神。

    仲卿:兰芝,你好好与我明说,我母亲说了些什么话了,怎的就有此变?

    兰芝:我不能说。

    仲卿:你我夫妻,说又何妨?

    兰芝:自古说,疏不间亲。

    仲卿:兰芝,我偏要你说!你,你怎敢不说?

    兰芝:……天呀!

    (兰芝大哭,仲卿失措。)

    仲卿:兰芝,好兰芝!我不是说你,我几曾说过你来?我和你,结发同枕席,黄泉共为友!你有什么话,不能与我说?我有什么事,即要如此说?好兰芝……

    兰芝:仲卿,我与你说,莫为我伤神。

    仲卿:是,我知道。

    兰芝唱:与你结发整三年,夫妻常日不相见。

    仲卿:是我公案忙碌。

    兰芝唱: 夜夜机织鸡鸣起,朝暮侍奉不敢闲。

    仲卿:原是勤俭!

    兰芝唱: 三天只能断五匹布……

    仲卿:五匹自是不少。

    兰芝唱: 婆母有意来相嫌。

    仲卿:却是何苦来?

    兰芝唱: 她嫌我,自专由,无礼节,容貌丑,学问浅。

    仲卿:那里说起?

    兰芝唱: 秉性粗鄙教养少,焦家门楣失体面。

    仲卿:母亲你,好不知足!

    兰芝唱:焦家媳妇实难做,我兰芝,徒留你家反招厌。仲卿呀,你不如,趁此去对婆母告,将我遣归莫爱怜。仲卿呀,你休伤神,自去言,婆母定然露欢颜!

    仲卿:兰芝,你何出此言呀?(唱)你我结发整三年,恨夫妻常日不相见。我知你,夜夜机织鸡鸣起,朝暮侍奉不贪闲。三天能断五匹布,母亲怎好来相嫌?你几曾,自专由,无礼节?容貌丑,学问浅?这秉性教养也无亏,焦家何尚失体面?焦家媳妇唯你做,你可知,左邻右舍人称羡?兰芝呀,我就要,趁此去对婆母告,将你宽恕勤爱怜!兰芝呀,你休伤神,我去言,婆母定然露欢颜。

    兰芝唱: 婆母城府在胸间,你何必,徒然招得烦恼添。

    仲卿唱: 母亲谅想无大变!

    兰芝唱: 你母命难违怎拖延?

    仲卿唱: 我定要,哀求母亲留下你!

    兰芝:仲卿!(唱) 仲卿呀,婆母是,主意已定不能免!

    仲卿:兰芝,我怎能舍得下你来!

    兰芝:仲卿,哦,天呐!

    仲卿:兰芝,你不要哭呀!

    (仲卿也哭了。

    (二人背身痛哭失声,忽闻母亲呼唤……

    姥:仲卿,仲卿!

    (兰芝避过。姥已抚小姑进门。

    仲卿:母亲!

    姥:媳妇何在?

    仲卿:她才即回房,少刻就来。

    姥:我还有什么不知的!她分明欺我不在,回房躲懒,怎么还是才即?你也哄我?

    仲卿:母亲不知,适才还与孩儿在此说话的。

    姥:哦,她竟说我些什么?

    仲卿:嗯,她,她并没有说过什么。

    姥:如何?我就知你哄我!好不肖的东西!与你成了家业,却将为娘忘了!

    小姑:娘,哥哥忘你,你何苦生什么计较?娶什么嫂嫂?

    仲卿:妹呀,你竟是说的什么话也?

    姥:你休得将她吓坏了!

    仲卿:是。

    姥:谁叫你胡缠来?

    小姑:我又不是说着嫂嫂……

    姥:叫你不许啰唣,没好分晓!仲卿!

    (仲卿若有所悟……呆思不答。

    姥:仲卿!

    (仲卿惊觉应之。

    姥:仲卿,看你神气沮丧,心绪烦躁,自己还须珍重为要!

    仲卿:孩儿没有什么。妹呀,我问你,方才你不是说着嫂嫂,却是说谁?

    小姑:(暗示)娘……

    姥:你妹年幼无知,你逼她怎的?

    仲卿:孩儿怎敢逼她?妹既年幼无知,母亲定知!

    姥:我如何不知?说与你也罢了。不许声张,娘自与你作主!

    仲卿:是。

    姥唱: 你可知,河东有个贤女子?秦氏罗敷题为字。才貌富豪称三绝,一城男女尽皆知。怎如我家刘兰芝,布衣荆钗粉不施。那兰芝,行事任性无顾忌,不受拘束自作主!你一宵未眠她弹箜篌,我庭前训子她乱插嘴,把我的,参汤泼地碗打碎,人前背后唤你名字!调唆得,你无规矩,少约制,眼睛中,看不到为娘,只有她兰芝!

    仲卿:普天之下,谁无过错?何况人无千日好,不可如此嫌弃兰芝。

    姥:是呀!(唱)  檽栎庸才好读书!

    仲卿:母亲说得是。

    姥唱: 蒲柳姿质能妆扮。

    仲卿:母亲明白也!

    姥唱: 这秉性与教养,最是难改!

    仲卿:母亲何出此言?

    姥唱: 你可知,乌鸦怎能同凤凰攀?

    仲卿:母亲,谁是乌鸦?

    姥:(念)焦家大不幸,乌鸦飞进门。

    仲卿:但不知,这凤凰又是谁?

    姥:(念)河东有好女,自称秦罗敷。

    仲卿:母亲,此言差矣!(唱)说什么,乌鸦比不上凤凰美,你把孩儿比何来?凤凰自有凤凰对,

    乌鸦只好乌鸦配!

    姥唱:娘要从中来安排,焦家门楣岂容败?河东大娘可托媒,重与我儿再匹配!

    仲卿唱: 孩儿原有兰芝在,怎能又去月老挽?连累兰芝终身苦,贻误别人也不该。

    姥唱: 兰芝遣她把家回,如何会把罗敷害?

    仲卿唱: 兰芝平日无过犯,不应遣她回家内。

    姥唱: 就说她犯下七出罪,叫她归去她敢不归?

    仲卿:啊,使不得也!(唱)并非孩儿违背母,伏望娘亲休发怒!秦氏罗敷自有夫,仲卿原有兰芝妇。你若把兰芝退回府,儿情愿,终老不再结丝萝!

    姥:仲卿,你好放肆也!(唱) 出言吐语将我忤,何敢当面把兰芝助!怪不得,兰芝眼里娘已无,我,我,我,再不能同她光阴度!你与我,当面对她去告诉,限她天明就回府!

    (向小姑白)你去将她唤来!

    小姑:不,娘!(唱) 那一次,打翻参汤……原是我!

    姥:你……

    仲卿:原来是你,你,你好……(一时之怒,用掌掴了小姑。)(唱 ) 都是你无端惹下祸!

    姥:仲卿,大胆!

    (姥狠狠地掴了仲卿一掌,仲卿默默跪在地上。)

    小姑:哥哥!

    姥唱: 你要打她先打娘!

    仲卿:母亲息怒,孩儿一时糊涂,孩儿该死!

    姥:兰芝与我,早就绝了恩义!你若执意不退兰芝,娘也不来勉强与你,只是为娘再不能与她日常相处,我来让她就是!

    仲卿、小姑:(同时)不,母亲,不可如此!

    姥:(带哭地)我让她就是!

    齐唱: 满腹的委曲向谁诉?进退两难母亲呼……

    仲卿:母亲!

    小姑:娘!

    (姥竟痛哭流涕。

    仲卿:母亲,休再悲啼,保重身子要紧。孩儿,孩儿……(唱)一切听从娘吩咐!

    姥:这才是娘的好儿子。女儿,把兰芝唤来!

    (兰芝跚跚而来,深深一揖。

    兰芝:婆母呼唤兰芝,有何教训?

    姥:我几曾呼唤过你?是你丈夫仲卿……

    兰芝:仲卿,唤我吗?

    姥:唔?妇唤夫名,就是不敬!仲卿!

    仲卿:是,是呀,是为不敬……你要千万留神。

    兰芝:相公唤我何事?

    仲卿:母亲……

    姥:你就同她实说了吧!

    仲卿:是,兰芝,婆母觉得你待她不好……你实是待她不好。待我虽然……当然尽心,也还不好……小姑不好……哦,待小姑不好……

    兰芝:兰芝那里不好,婆母、相公但管训告,下次改过是了。

    仲卿:改过就好!母亲?

    姥:她能改得过吗?

    仲卿:想来能够改掉。

    姥:你怎便知道?

    仲卿:孩儿原是不知,兰芝,你能改得过吗?

    兰芝:媳妇尽心竭力,改过自新。

    仲卿:尽心竭力改过才是!……母亲!

    姥:我看未必!

    仲卿:未必,母亲看你未必。

    姥:你看如何?

    仲卿:孩儿当然如此看。

    姥:快快同她说明!

    仲卿:是。兰芝,我就要同你说明了……我要说了,说了……你听了也不用难受,难受也无用。原是自己不好,就在天明……天明……我想,我想你……你能否回转娘家?

    姥:仲卿将你休了!

    小姑:哥哥……

    (小姑扑在仲卿怀里抽噎。

    仲卿:(带哭)你哭什么……(抽泣了)

    (姥亦黯然伤神,以袖拭泪。

    兰芝:相公,兰芝没有过犯,并无差错,怎便见休?

    仲卿:兰芝原是不错!

    姥:(紧接)为何休你?你有七出之罪!

    兰芝:望婆母明示,兰芝回去,母兄动问,也有个回对。

    姥:说得也是。你听了,你上不事公姥,下不敬丈夫,邻里不睦,姑嫂不和,懒于操作,慵于梳洗!我母子为你疏隔,他兄妹为你争执,无礼节,自专由,尖嘴嚼舌,惹事生非,德言容工,四德俱丧!再有一件,自入焦门,二、三年间,子嗣不生。常言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绝了焦家香烟,今日休你,岂谓无名?

    兰芝:容媳妇辩白是非……

    姥:焦家无你这个媳妇,不劳辩白。仲卿,你速速写就休书,天明付她带去。女儿,去把纸笔与你哥哥。

    (小姑应着自去。仲卿夫妇凄然相对……

    姥:天明就在俄顷。你若还有言语,趁此说与仲卿。不然,便整顿行奁,但等天明,及早回门。

    (小姑拿来纸笔,放于案头。

    姥:女儿,随娘回房小憩。

    小姑:是。

    (小姑扶母亲,缓缓回房。

    仲卿:送母亲!

    兰芝:送婆母!

    仲卿唱: 好兰芝,我无法,我岂愿执笔休书下!我的心意你领略,种种全是……娘逼迫!少时东方发了白,你且暂时还了家。但等我衙里公事罢,婆母跟前哀告她。不久当还归,定然无变化,这是我的知心话!知心话,不虚假,兰芝妻,你千万记取莫忘却!

    兰芝唱:记得那年春花发,谢别高堂到君家。事奉公姥勤作息,进退应答不敢差。才貌丑,妆奁坏,当初何必遣媒妁?纵然我,德言容工尽丧亡,也未曾,把你焦氏门风败!我婚三年无生养,这早夜供奉恩也大。含辛茹苦竟遭驱遣,今世谅难再回家。如今我也无别话,我把妆奁全留下。箱帘六七十,珞璎并珠花,虽然是人已贱,物亦鄙,你重娶新人,自有新陪嫁。此物不足迎后人,聊供驱遣莫忘却!

    仲卿:兰芝!

    齐唱:兰芝研墨泪如雨,仲卿痴对却无语。香茗一盏情无限,死别生离惟欷歔!

    兰芝:相公珍重修书,兰芝回房整顿去了。

    仲卿:……

    (兰芝凄然而去。仲卿伏案大泣。

    仲卿若有所思……(独唱)我与你结发共甘苦,贫富安危随君度。不求同生求同死,但求不把我辜负。

    (雄鸡一声长啼,仲卿从恍惚中惊觉。)

    (姥出,见仲卿未写休书,怒甚。)

    仲卿:母亲,念在兰芝早晚侍奉……

    姥:兰芝与我早就绝了恩义,你若执意不退兰芝,娘也不来勉强于你!只是为娘,再不能与她日常相处了!我来让她,也就是了!

    (姥下。

    齐唱:忽闻天外一声啼,万千愁绪刺心肺。血泪浓墨浑不辨,笔底龙蛇重难提。兰芝严妆犹如昔,仪态容华世所稀!

    (兰芝浓妆,一如新妇,冉冉莅至……)

    兰芝:相公,兰芝这里拜别了。

    (兰芝盈盈拜下,仲卿大悲……)

    仲卿:兰芝,你要珍重……好自为之,莫为我伤神。

    兰芝:我知道……你自己珍重了……好自为之……莫为我伤神……

    仲卿:我知道。

    兰芝:写好休书了?

    仲卿:写好休书了。

    兰芝:付与兰芝,带在身边。

    仲卿:不看也罢。这上面,都是你看不得的……

    兰芝:我要拜别婆母。

    仲卿:兰芝,少待一刻,时光尚早。

    兰芝:天已亮了。

    仲卿:我还有话想说……

    兰芝:你还有公务在身,不说也罢。

    仲卿:是呀,不如提一些紧要的。

    兰芝:你提来。

    仲卿:……你叫我说些什么才好?

    兰芝:你随便说些紧要的话吧!

    仲卿:兰芝,你整顿好了?

    兰芝:我……(点头不答)。

    仲卿:纵有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兰芝……

    (在这时候,小姑来了。)

    小姑:哥哥,母亲叫你就去。

    (仲卿既退,小姑益悲。

    小姑:嫂嫂……

    (她伏在兰芝怀中,纵声大哭。)

    兰芝:事已至此,哭有何益?我要拜辞婆母。

    小姑:  唱  嫂嫂呀,种种全怪我鲁莽,连累你嫂嫂遭了殃!嫂嫂呀,你平日待我无限好,叫我永记不能忘。日后母亲回心转,嫂嫂呀,我求你,你要及早回家将我望!

    兰芝:妹妹呀!唱  且不管,嫂嫂回来不回来,嫂嫂有话你记心上。婆母年迈你要勤照顾,你哥哥起居你提防。

    嫂嫂在家嫂承当,嫂嫂不在要妹支撑!

    (姥与仲卿来了。)

    兰芝:兰芝拜别婆母。

    姥:从此你已非焦家媳妇,不拜也罢。天色已明,及早还家。

    兰芝:  唱 兰芝生在穷僻乡,秉性粗野行放荡。虽然家道称小康,可惜父母教无方。因此就,文才浅陋懒梳妆,德言容工尽丧亡。既无知,礼也荒,有辱焦家旧门墙。如今兰芝离府往,实是焦家鸿福广。愿婆母不以兰芝念,另娶凤凰慰高堂!

    兰芝:兰芝拜别了!

    姥:去吧。

    兰芝:兰芝拜别相公!

    仲卿:兰芝,兰芝,去吧,你去吧!

    兰芝:妹妹,你嫂……兰芝去了。

    (小姑抽泣,背身。)

    姥:车子早已备好,候你多时了。

    兰芝:是。

    (兰芝才走了数步,小姑大呼。)

    小姑:嫂嫂……

    姥:小孩子,好不懂事!她不再是你嫂嫂了!

    兰芝:妹妹!

    小姑:呀!(哭了)。

    姥:儿呀,这般哭哭啼啼,岂非不祥?是否多嫌为娘尚在人世?要哭死为娘?还是怎的?回来!

    (兰芝忍泪而去,小姑怏怏而回。)

    小姑:哥哥,你是这样负心!你是这样无义!

    仲卿:母亲,容孩儿相送兰芝一程?

    姥:仲卿,你好无算计!

    仲卿:母亲,儿与兰芝夫妻一场!

    姥:还提夫妻?兰芝已犯七出之罪,遣归府第。你若送她,置为娘于何地?

    仲卿:这……母亲,可否……

    姥:你还要多言?好不肖的东西!

    (姥起身竟入,叹息以泣。)

    小姑:哥哥,你只会骂我,只会伤心,你不趁这时送她,还等什么时候才送她?此刻嫂嫂谅未走远……

    仲卿:是呀,可是母亲问起……

    小姑:我就说,你府里去了。

    仲卿:对了,我原是要到府里去的。

    小姑:去吧!

    仲卿:去也,去也!来人,与我带马!

    暗·幕下

    第四场  雀  盟

    (人物:焦仲卿、刘兰芝、御者。)

    齐唱:催马加鞭……

    (马叫嚣力嘶……)

    齐唱: ……追兰芝……

    (车辚辚,马萧萧,轮蹄织成一片喧嚣。)

    仲卿:兰芝,车儿慢行,仲卿来了

    (傍华山,临清池,登古道……)

    (骄阳似火,烈炎熏人,蝉声起伏,蒲石依绕。)

    (仲卿隔车呼叫。)

    仲卿:兰芝妻,仲卿在此!

    (兰芝揭帷惊现。)

    兰芝:你还来则甚?

    仲卿:特地赶来送你一程。

    兰芝:既然到了这里,不劳相送。

    仲卿:呀,兰芝,我还有话,要与你细说!

    兰芝:都休了我了,还说什么?

    仲卿:啊,兰芝,你我夫妻……

    兰芝:兰芝已非焦家媳妇,不是你的妻了!

    仲卿:啊,贤妻!

    兰芝:你的贤妻不在这里!你自往河东去寻!御者,推动车儿,我赶路要紧。

    (御者应诺,推车欲行。)

    仲卿:呀,兰芝,你且少待!御者,请略等片刻。我衷心感谢!好兰芝,无论你忘却仲卿也好,怒恨仲卿也好,二、三年来,你我苦乐相共,生死相从!今日休你,原非得已。如今分别,却在俄顷。你就不念我母亲,你就不念我妹妹,你就不念我仲卿也罢了,也罢了!兰芝你,千不念,万不念,只念我在这暑天大伏,长途跋涉,背了母亲,偷偷送你!兰芝,你就让我送一程,你就听我说几句,兰芝!那里便耽误了你?那里便辱没了你?好兰芝!你,你道如何?

    兰芝:仲卿,你何须如此!并非兰芝不要你送,也非兰芝不让你说,兰芝既已下堂,送也无益,说又何苦!若被母亲知悉,反是不美。暑天大伏,此处不宜久留,及早离此为是!

    仲卿:兰芝,仲卿实有千言万语,说与你听!

    兰芝:恕兰芝不能从命了!

    仲卿:你婆母知我在府里公干,怎便知晓?

    兰芝:御者!推车赶路!

    仲卿:兰芝,还请慢走!

    兰芝:御者!听见没有?推车赶路!

    仲卿:御者,请再候片刻!兰芝!

    兰芝:御者,你自推车赶路便了。

    仲卿:御者……

    御者:相公,请闪过,不能久待了!

    (御者推车迳行,仲卿频频呼兰芝……遽而昏绝在地……))

    仲卿:  唱  兰芝妻,慢行走!

    兰芝:仲卿,兰芝没有走!回来了!兰芝在这里!在你身边!

    仲卿:兰芝,你来了就好!唱:我有话向你诉原由。昨夜也曾为你苦哀求,我是无法将你休!

    兰芝:兰芝什么都懂了!

    仲卿:  唱 兰芝呀,我纵有言语千万句,在家中,要想吐露难开口。兰芝呀,我特地赶来送别你,你却是,执意要行不肯留!

    兰芝:  唱  自古道,糟糠之妻不下堂,为什么,兰芝无辜遭夫休?你明知兰芝无过犯,为什么,你惧怕母亲不开口?婆媳恩义已断绝,夫妻情份也无有。你和我今宵离别后,我和你,此生永不再聚首那个要你来送别?谁人要你诉原由?你自去,另攀名门淑女求,我兰芝,无福与你结鸾俦!

    仲卿:  唱  你我夫妻情份厚,千秋万代永不朽!说什么,另配高门成佳偶,雀巢岂容来斑鸠?我与你,结发共枕席,黄泉共为友,仲卿怎忍将你丢?兰芝呀,暂还家,莫担忧,无论如何须等侯!侯我衙中归家转,哀求母亲把你收。兰芝呀,倘若此事不成就,我仲卿,拼将一死来相酬!

    兰芝:  唱  仲卿呀,你无须为我作马牛,覆水重收不能够!

    仲卿:  唱  兰芝呀,凡事全有我承受,娘亲与你无大仇!

    兰芝:  唱  你娘亲心肠我看透,此番遂了她机谋!如今木已成了舟,你何苦还把罗网投?

    仲卿:  唱  我母子害你蒙了羞,你姑嫂情份还依旧。兰芝你,不念目前念当初,你但念,婆母年老妹年幼。兰芝兰芝依从否?依从回家将我守!

    兰芝:不!不!

    仲卿:兰芝!

    兰芝:  唱 我和你,前世未修共白首,纵然婚配不长久!

    仲卿:不,兰芝,不!

    兰芝:  唱  并非兰芝将你负,仲卿呀,自有人来奉箕帚。(白)仲卿,前途珍重,好自为之。兰芝不能久留,兰芝去了。

    仲卿:兰芝,你真就是铁石心肠?

    兰芝:恕兰芝是铁石心肠!

    仲卿:你,就这样去了?

    兰芝:恕兰芝就这样的去了!

    仲卿:再无相见之日了?

    兰芝:(泣不成声)再无……

    仲卿:既然如此,仲卿别无他求。你慢走一步,仲卿送别了……

    (仲卿跌跪于地,兰芝大惊……

    兰芝:仲卿你……唱  我和你,生同枕席死同穴,

    (兰芝亦号哭,跌跪在地。)

    兰芝:啊,仲卿,夫呀……唱  我兰芝,终生不离你左右!

    仲卿:你不知,我自从遭此变卦,这一夜之间,五衷俱焚,早就准备一死啊!

    兰芝:  唱仲卿不要性命捐,你叫我,又是感激又心酸。非是兰芝将你怨,我恨你,懦弱成性无决断。是非曲直未尝管,逆来顺受不反叛!兰芝原是无过犯,这一纸休书……这一纸休书何以堪!留我在家你不敢,临行不能送我回家园。你莫怪,兰芝心肠不肯软,仲卿呀,兰芝心中似箭穿!只要你心如铁石坚,兰芝如同蒲苇般!那磐石倘不随风转蒲苇自当永牵缠!

    仲卿:我如磐石,决无变卦!你你蒲苇,恐有长短……

    兰芝:你是磐石,别无变化。我比蒲苇,焉有长短?

    齐唱   盟山誓海告苍穹,泪眼相对却难从! 何时再温鸳鸯梦,叮咛不厌语重重……焦郎留步莫远送……

    ——幕下——

    第五场   雀  归

    (人物:兄、丞、五郎、使女、刘兰芝、娘。)

    (碧天如洗,月明如画,兰芝将及故居。)

    齐唱:一天暑气未消散,密云深处响郁雷。兰芝含屈归故居……

    (黄昏。兰芝独回家门,伫立空庭,环顾里外,阗无人影。)

    (她百无聊赖,万感交集,不胜伤情。)

    齐唱:禁不住,肠断心碎,悲从中来。

    兰芝:  唱 见空庭人静……唉!……思绪更乱!母兄相问我怎回对?若是说明休弃……

    (她急忙掩住了口,又复环视了一遍……)……说明被休事,怕只怕,哥哥发怒娘伤怀!大郎生性暴如雷,娘亲闻悉体更衰。倘若不将真情谈,今番独回又何为?娘啊娘,难啊难,好叫我,难诉、难忍、难瞒、难哄、难进退。娘亲责怪我承担,哥哥若问罪又如何办?婆婆嫌我将我休,仲卿岂能再受灾?思前想后难坏了我……(白)天,天呐!求求你……唱  速将雷火电光,把我化成灰!

    (一个使女步出后堂。她无意中瞥见了姑娘,惊呆了半晌,连忙含笑迎上。)

    使女:姑娘,怎么这时会来?吃过东西不曾?姑爷何在?

    兰芝:他……我……母亲安否?

    使女:老夫人才去房内。

    兰芝:刚睡?

    使女:对,我去通禀!

    兰芝:慢,既已睡了,就不要再去惊忧。哥哥可好?

    使女:大官人在前堂宴客,本郡太守的五公子也在座,可要婢子前去禀告?

    兰芝:……就,不必了!

    使女:姑娘,你乏了?路上……

    兰芝:路上倒不觉辛劳……是啊,我确是乏了!

    使女:姑娘珍重才好。姑娘这次回家,住几多日子?

    兰芝:这……未定。

    使女:应该多住些日子!

    兰芝:是要多住些日子。

    使女:这才好!就怕过不了几天,姑爷就来拿你接走了。

    兰芝:仲卿来接我……他会来接吗?

    使女:姑娘,每次回家,姑爷总是过不了两天,便来接你回去了。

    兰芝:这回他不会……不会这么快来接我了!

    使女:这才好。这才……姑娘,你同姑爷不会……婢子不会说话,不会争执吧?

    兰芝:我与仲卿怎会争执?

    使女:这才好。那这回姑爷什么时候来接姑娘?

    兰芝:这会吗?他什么时候才能来接我呵?

    (她垂泪了。)

    使女:姑娘,你在哭?

    兰芝:哦!没有

    使女:不,你哭了。

    兰芝:哭了吗?

    使女:哭了,看,这不是眼泪?姑娘你怎么了?是出了什么事了?

    兰芝:出……了……事?出了事!我……被休弃了!

    (如同一个迅雷,劈在使女身上一般,她张口结舌……)

    使女:喔……

    (猛地奔向前堂。)

    兰芝:呀!唱  婢女慌张奔前堂,定将缘由告大郎。哥哥华堂方宴客,怎能够,贻人笑谈广传扬。细思量,这婢子,平日行事不莽撞,(白)唉,事已至此,还顾忌什么?唱 一任它,飞短流长掀风浪!

    (果然,大郎的咆哮,从前面传到……)

    兄:唱 平白无端掀风浪……

    (使女眼看大郎怒火中烧,立即意识到有场祸事来了。她又焦急又懊恼,复跑到兰芝身边,求援乞饶。)

    使女:姑娘,姑娘!

    兰芝:怎样?

    使女:大郎……是小婢一时鲁莽,说明了姑娘回家真相。唱 大郎他,他,他,他怒火万丈,只怕要起祸殃!

    兰芝:谁叫你不加思考,就去禀报?

    (兰芝说犹未了,其兄已接踵而至。)

    兰芝:哥哥。

    兄:兰芝,怎么夜晚到此?

    (这时,大郎的两个朋友:太守公子五郎和丞,也都跟踪而至。见此情状,便上前规劝不止。)

    五郎:令妹贤名,谁人不知?凡事须要三思,切莫造次,陡使令妹伤感,岂非节外生枝?

    兄:这般打扮,未必无事!

    丞:夜色已迟,他们兄妹叙话,你我不如告辞!

    兄:改日再叙,请。

    五郎:请!

    丞:请!

    (他们看了这对兄妹一眼,相率而退。)

    兄:妹夫未来?

    兰芝:哥哥,说来话长!

    兄:话长也须说!

    兰芝:这是休书!

    兄:休了?

    兰芝:休了。

    兄:休了?你,你,你好!唱  焦家庭前将你弃,刘氏门中那有你!嫁出门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我问你,你有何面目回家里?

    兰芝:哥哥……

    兄: 唱 这里无有你哥哥,我的妹妹早归西!

    (兰芝娘循声出视,使女在一旁扶持。)

    娘: 唱  兰芝,焦家不要你为妻?

    兰芝:娘……

    (兰芝朴入娘怀,竟被打在地上。娘复抱着兰芝,大悲。)

    娘: 唱 你这贱人不争气!为娘是,十三岁教你来织机,十四岁教你学裁衣,十五学把箜篌弹,十六进退知礼仪,十七作了焦家妇,指望你,白首到老永相依。今番有何不端事,不迎你,独自归宁回家里?只怪我,平素过于宠爱你,到今天,我看你,有何面目来向娘提?

    兰芝:娘呀……唱  女儿实在无罪过……

    兄:没有罪过,焉能休你?你休要欺娘年老,欺我粗鲁!

    娘:大郎说得是!唱 没有罪过怎便出妻?

    兰芝:  唱  可怜我,有口难辨是与非,在焦家,婆媳已然失恩义。到娘家,同胞手足不护仳,亲生的母女犹相疑!何怪他人更猜忌?天,天,我呼天来天不理!看起来,西江水尽羞难洗……

    (白)娘呀,恕女儿不孝,无从说起。你权当无我这个女儿,只是女儿实无过错,请娘亲安心!女儿拜别了!

    (兰芝一头撞去,被兄眼快抱住,拉回。娘急扑在兰芝身上,痛哭流涕。)

    娘:兰芝,你如何出此下策?怎能出此下策?为娘那里信不过你,你何苦这般?

    兄:妹妹,便是哥哥,也几曾不认你来?我是酒吃多了,气糊涂了!

    娘:苦命的儿呀……

    兰芝:娘,娘呀!唱   女儿我,生也平常死亦微!

    兄: 唱  兰芝自小知书又达理,无端出妻是何意?我与你,焦家门上去评理……

    兰芝:  唱   你连累仲卿不相宜!

    兄:唉!

    ——灯暗·幕——

    第六场  雀  变

    (人物:媪、娘、兄、丞、使女、刘兰芝。

    齐唱   流光逝水天复天,转眼复又变秋天。

    (时间:秋天。)

    (幕启。故居中来了河东大娘,她惋惜地、愤慨地与兰芝娘说话。

    媪:秋天了,秋天了!唉!唱  这秋天眼看就要去兰芝不该在家居

    娘:原是如此,她总说……唱  仲卿临行有言语,今番定然受了愚。

    媪: 唱  仲卿天性多犹豫,娘亲有命怎抗拒?大娘呀,焦家倘难再团聚,你何不,另行婚配名门许?

    娘:    唱   一时惟恐无……

    媪:    唱    这样的小姐那里去娶?

    娘:蒙大娘关怀,怎奈兰芝与仲卿结下誓愿,执意不肯再嫁。

    媪:也罢了。我也无非为她不平。她既执意如此,怎好相强?大娘好好宽慰兰芝。就此别过了!

    娘:恕不远送,改日须来小坐。

    媪:自当来的。

    (媪出。兄引五郎等上。

    兄:来,来,来,这是我母亲。

    丞:小侄与伯母问安!

    娘:少礼,少礼。

    兄:娘啊,你往日总说,孩儿粗鲁成性,不事正经。今日大是不同,孩儿大大的做了件正经事!

    娘:哦?你做了甚事?

    兄:提起此事……

    丞:乃是……

    兄:让我来说,……乃是一件喜事!

    娘:喜事?

    (兰芝上,隐身屏后。)

    兄:娘呀!唱  五郎他,一心仰慕兰芝妹,定要与妹配成双。

    丞:唱  五郎他,上次登府见令媛,朝暮思量将我央。太守门第高,才貌也相当,焦家已变心,别求鸾凤又何妨!

    兄: 唱  所以孩儿已答应,问声娘亲怎么样?

    (兰芝出。)

    兰芝:唱 哥呀,妹与焦郎曾结誓,望求哥哥莫相强。

    兄:唱 妹子作事不自量,府吏那得比五郎?嫁五郎,荣华富贵唯你享,何苦守那薄倖郎?!

    兰芝:唱 府吏那得及五郎?荣华富贵无福享!还请兄长劝五郎,另访千金配鸾凰。

    兄:妹呀,你太过也!唱  这一纸休书如何讲?薄倖郎何曾将你访?你在焦家从夫婿,你到刘家要从兄长!久居娘家成何样?我岂能终生将你养?

    丞:刘兄,此事还是从长计议,千万不要操之过急!令妹眷念旧情,足见贤良,不可责怪。

    兄:大丈夫一言既定,焉能反悔?我妹子是许定了!许定了!我陪你衙里走走。

    (兄和丞,相偕步出堂去。)

    娘:儿呀,你哥哥说的甚是,你当顺从才好。唱 大郎他,本性耿直你素知详,言虽莽撞,也是为儿设想。更何况,五郎人品尚贤良,太守门第,谁不尊仰?儿啊儿,你守焦郎,日子等了如许长,便负约再婚,也无愧心上。

    儿好好想,细蹉商,莫负了,为娘与兄长的苦心肠。

    兰芝:唱 娘呀娘,你莫悲伤,女儿是,但凭母兄作主张。

    娘:儿呀,你依从的好也。又是上灯时候了,五郎却是不坏、婚期一定,便须出阁。你要速作嫁衣准备才是!

    兰芝:是!

    娘:为娘歇息去了!儿呀,不要自苦了!(下)。

    兰芝:娘自去便了。

    齐唱:仲卿呀,我早等晚等天天等,今日之变你可知情?

    兰芝:仲卿呀,仲卿!今日之变,乃母兄所逼。兰芝岂肯违约?决心一死相殉!呀!仲卿……

    使女:姑娘。

    兰芝:哦,你……

    使女:姑娘,裁衣啊?

    兰芝:放着吧。

    使女:是。

    (使女放着自去。兰芝又哭,哭未终,使女又至。)

    使女:姑娘,上灯了。

    兰芝:放着吧。

    使女:是。

    兰芝:你自去便了,不用侍侯。

    使女:姑娘,你要啼哭吗?

    兰芝:你……我想哭,是的,我想啼哭!

    使女:不要哭。

    兰芝:怎么?

    使女:夫人尚未睡熟,听得姑娘哭声,又要悲伤。

    兰芝:兰芝,兰芝!你真的生死不能,哭笑不成了!

    使女:姑娘,你看!唱  夜色苍茫已深沉,对面相见难相认。这院旁有个小角门,这时候,门外料想无人行。我这里,开了门,掌了灯,你那里,脚步放轻莫出声。我在门边将你等,你出门外哭一阵。哭一阵,就快仃,千万不可太伤心!

    兰芝:想不到,你待我……唱  这般关心!

    ——灯暗·幕下——

    第七场   雀  会

    (人物:使女、刘兰芝、焦仲卿。)

    齐唱:自别后,盼焦郎,消息沉沉日月长。空负誓愿盟金石,何期世事不可量!仲卿呀,你怎不来?你在何方?

    却缘何,你至今不来将我望?

    (月光、蹄声、人面、灯影……)

    使女:姑娘,这里有人来了,回家去吧!姑娘,你哭得乏了,身体也要紧!

    兰芝:你又哄我?你说过,这个时候,这里是没有人来的。

    使女:谁又骗你来?你听这马声,不是有人来了?

    兰芝:那里又来马声?

    使女:姑娘,你听!

    兰芝:啊呀!

    使女:啊?

    兰芝:这马声,我听得出的!

    使女:听出马声了?我原不曾哄你。

    兰芝:不是的……

    使女:怎么?

    兰芝:我听得出这马声呢!

    使女:姑娘,是说?

    兰芝:是的!他的马!

    使女:他?

    兰芝:他,他来了!

    使女:焦家姑爷?

    仲卿:内唱   催马加鞭会兰芝!

    (仲卿奔近兰芝。)

    仲卿:果是兰芝!

    兰芝:仲卿,仲卿啊!唱:你因何今日才来此?

    仲卿:今日来此,尚不算迟!

    兰芝:我天天盼着你来!

    仲卿:知道!你天天都在盼我至此!

    使女:婢子与姑爷问安!

    仲卿:不要再叫我姑爷!你的姑爷,现在太守衙门!

    兰芝:仲卿,我是母兄相逼。

    仲卿:我知道,你是母兄相逼!依从了不曾?

    兰芝:依,依从了。

    仲卿:依从了!我知道依从了!

    兰芝:我天天盼着你来!

    仲卿:知道,你天天都在盼我!知道,原是我负了你!你怎知我今日会来?夜深人静,在此则甚?

    使女:姑娘到此,原是胸中闷忧,在家不便啼哭,故而……

    仲卿:兰芝,不要再啼哭了!

    兰芝:仲卿,婆母她,可曾……

    仲卿:兰芝,记得前次,你我结下重誓!谁知你母兄相逼,我又因循来迟,以致磐石如旧,而蒲苇却是长短一时!青山,依然常青;逝水,仍旧长逝!如今你已另行许字,另行许字,另行许字……好兰芝,愿你莫为我念,莫为我思,再休记同生共死!我求你……唱:莫为前盟添愁思,我和你从此永相辞!

    兰芝:仲卿……

    仲卿:  唱  我有何面目见兰芝?我也曾,苦苦哀求千百次!怎奈是,母亲不肯将你恕,我仲卿枉为一男子!

    兰芝:  唱  我含辛茹苦盼你至,那里知,你要我背盟断情丝!仲卿啊,我不是,想攀高枝,慕权势,我是母兄相逼才违初志!

    仲卿:仲卿怎能怪你!

    兰芝:  唱  母兄说,欲回焦门既无时,又岂能在娘家长久住!娘说道,先嫁得府吏,后嫁太守子,贵贱如同天地似。哥说道,出嫁女中道还家门,处置就该听兄作主。理直怎容我自任专,可怜我,欲待应对恨无词!

    仲卿:  唱 好兰芝,你满腔苦衷我尽知,这都怪,仲卿无能,始将祸招致。我不该,娘亲嫌恶不护持;我不该,逆来顺受,不敢越雷池;我不该,背了心意写休书;我不该,连累你,含愧独居苦相思!兰芝妻啊,你是度日如年,生如死,

    兰芝:  唱 仲卿夫啊!我知你,也求得苦,想得痴!

    仲卿:  唱 我受苦,咎由自取悔亦迟,你衔恨,却是无辜蒙羞耻!

    兰芝:  唱 你自来孝顺,性又诚挚,怎敢造次语放肆?婆母不肯将我恕,你徒费唇舌也难自主!娘有偏私你是无法指,你心底的凄苦,也如刀刺!

    仲卿:  唱  好兰芝,我有一言难启齿,我衷心贺你,从此栖高枝。从此卿当日向贵,吾自向,黄泉碧落觅归处。无奈生人作死别,亲情如纸命如斯!

    兰芝:  唱  仲卿莫提违盟事,我和你,生死同心当共逝!我明知,你我再难重团聚,也明知,你今生不会再婚娶!因此我,无意贪生恋人世,允亲原图死相俟!半年来跚跚君来迟,只以为,生时难会,须坟前吊视!

    今夕相见是天赐!(白)仲卿,你我结发同枕席,黄泉共为友。生既是同命,死亦当共事。(唱)愿与你,重重誓!

    ——灯暗·幕下——

    第八场   雀  亡

    (人物:小厮、焦仲卿、姥、小姑。)

    (时间:隆冬。)

    齐唱: 断枝连理泣寒风,折翼鸳鸯各西东。今夕新妇入青庐……

    (五郎迎娶兰芝过场。)

    昔日故人,昔日故人恨无穷!

    (幕启。)

    (姥一诉连声呼寻仲卿。门开处,小厮闯入。  )

    小厮:相公,相公!

    (仲卿捧素五匹,呆立无状……)

    小厮:好了,寻着了!相公原在房里!

    姥:仲卿,仲卿!你叫娘寻得苦也!唱 :方才听你妹子诉,说你与兰芝曾见过。说什么,但等兰芝重配夫,你要陪她黄泉赴?

    仲卿:唱 并非儿故作不良计,你就当孩儿早亡故!

    姥:唱 仲卿你,不要富贵要媳妇,母子还比夫妻疏?

    (白)是了!唱 东家贤女秦罗敷,

    仲卿:唱 儿说过,终老不再结丝萝!

    姥:仲卿,为娘言尽於此,你还是执意不从?难道我这个老命,还比你珍惜不成?仲卿,为娘千方百计,也无非为你!你怎么就一点不知?我还有什么不知的?分明是有了兰芝,弃了为娘!你既要死,为娘又无法拦你,你死也须让我先死!

    仲卿:娘,儿主意已定,恕我不孝了!

    姥:仲卿,你好狠的心肠!

    仲卿:娘,你的心肠未尚不狠!

    姥:仲卿,你的天良何在?

    仲卿:娘,儿的天良,早就被娘逼死了!

    姥:仲卿……(姥急,跪了)。

    仲卿:娘!

    姥:娘的命苦!

    仲卿:不用如此,儿万事由娘作主!

    姥:娘这就去,倘河东大娘不肯为媒,娘便死在她家!……你千万放心,在家等我……来人,小心侍侯相公!看守门户!

    (小厮应之。姥自去了。仲卿闭了房门。)

    仲卿  :唱 人去楼空空寂寂,旧日恩情情切切!忆往昔,往昔夫妻甜如蜜;忆往昔,往昔夫妻如胶漆!谁知晴空起霹雳;谁知无端生嫌隙!可叹老母苦相逼,可怜夫妻苦悲泣!一纸休书成永别,两行热泪肝肠裂。到今夕,今夕人儿已难觅;到今夕,今夕唯有空陈迹!兰芝织就布五匹,布儿呀,兰芝已去你可知悉?她与我,生同枕席死同穴,你为何千丝万缕、万缕千丝,不把我兰芝系?我与兰芝重盟誓,相约人离心不离。似闻她母兄逼嫁急,似见她,倚门盼我去迎接……是呀!今日是她重婚期,是我害,含冤受屈的贤德妻!生前孔雀东南飞,死后孔雀共双栖!

    (隐去一隅,出现青庐。)

    (果然,刘兰芝穿着新娘嫁衣,不胜凄怆地从青庐中悄悄走出……)

    兰芝:  唱  满天寒霜冰雪飞,拼得个红鸾星殒、玉碎珠沉共枕席!举身奔赴清池侧,望着这,一泓清水泪难抑!

    遥唤仲卿……

    齐唱  ……仲卿啊……

    兰芝:  唱 我先行……天长地久情不灭!

    齐唱:拼得个,红鸾星殒、玉碎珠沉共枕席,天长地久情不灭!

    (兰芝跳入清池。)

    (是在仲卿房外庭院。)

    仲卿:兰芝妻!唱: 磐石蒲苇愿可期,我与兰芝永相依。兰芝妻你莫惊怕,仲卿今夕来接你!

    (仲卿以兰芝留下的布帛,行至庭,心自卦东南枝上……)

    齐唱 :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两地共相思,徘徊惜分飞。海誓山盟志难移,只求孔雀双比翼!

    (姥凝视枯枝,憔悴神丧……)

    (小姑一旁伏地而哭……)

    ——幕下——

    ( 剧终 )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专门为各演员、艺术团、演艺公司、政府部门、单位活动、企业庆典、公司年会提供创作各种小品、相声、话剧、舞台剧、戏曲、音乐剧、情景剧、快板、三句半、哑剧、双簧剧本。联系电话:18022171126 联系QQ:819391276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专业代写戏曲剧本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