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视频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招聘小品编剧
戏曲剧本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关于上课的小品,小学课堂小品《我
央企小品,央企小品剧本《以项目为
车祸保险赔付心理剧剧本《保驾护
脱贫致富案例心理剧剧本《扶贫先
铁路建设施工安全生产三句半台词
宣传国家反诈APP的小品,防诈骗宣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铁路建设施工安全生产三句半台词剧
适合幼师的小品搞笑,关于幼儿园师德
电力抢修小品剧本,供电抢修剧本(点
公司纳税人小品剧本,税务局党建工作
国企中国铁建集团公司快板剧本《过
适合国庆表演的快板台词《牢记使命
银行宣传小品,银行剧情小品《我服务
改革开放变化情景剧剧本(神奇的变化
儿童防骗安全知识普及小品,小朋友防
关于红色题材的小品,弘扬红色文化精
小学生勤俭节约小品剧本(不一样的生
乡村旅游乡村振兴小品《农村好风光
泌尿外科医生护士小品剧本《老头看
八一建军节节目小品,适合八一的小品
农村基层党员抗洪抢险小品剧本《我
奋斗励志搞笑小品剧本《幸福都是奋
林业局宣传禁止滥砍滥伐树木小品剧
校园小品剧本正能量《小小梦想家》
党群干群关系快板剧本《党群一家亲
中国56个少数民族小学生小品剧本(做
不信谣不传谣的重要性小品剧本《不
低保户拆迁小品剧本《共产党人为民
庆七一建党文艺汇演晚会节目小品剧
安全生产搞笑音乐剧剧本《取经归来
反邪教小品剧本《邪不胜正》
现场情景再现剧本《合作伙伴》
仁义礼智信小品,德孝文化小品《贺寿
扫黑除恶小品小戏台词《举报黑恶势
燃气安全主题小品,天然气安全小品剧
银行抗击肺炎疫感人小品剧本《你在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戏曲剧本 > 越剧剧本 > 越剧《五女拜寿》剧本
中国国际剧本网戏曲剧本频道www.juben108.com/xiqu 中国最大的戏剧戏曲剧本创作交易门户网站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戏曲剧本-越剧剧本   会员:fanhoulai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5/11/3 10:46:11     最新修改:2015/11/3 10:46:11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戏曲剧本名:《越剧《五女拜寿》剧本》
(原创剧本网)作者:越剧剧本
专业创作小品、相声、戏曲剧本。 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越剧《五女拜寿》剧本

    第一场 拜寿堂老母偏心

    时间:明嘉靖年间某日 地点:杨府寿堂

    合:牡丹竞放笑春风,喜满华堂寿烛红。白首齐眉庆偕老,五女争来拜寿翁。

    (数家院忙碌地布置寿堂,杨继康携夫人上,随伺翠云)

    杨继康:一生谨慎立朝堂

    杨夫人:夫荣妻贵寿而康

    杨继康:疏远严嵩思告老

    杨夫人:还乡安度好时光

    老家院(白):老爷——禀老爷夫人,扬州/苏州大小姐大姑爷,二小姐、二姑爷;杭州四小姐四姑爷、五小姐五姑爷带来各式各样寿礼,一齐给你拜寿来了!

    杨继康(白):快快有请

    老家院(白):老爷吩咐,有请各位小姐姑爷

    (喜乐声中,四对儿女携婢女捧礼物上)

    众女、婿(白):岳父、岳母/爹爹母亲 小婿/孩儿大礼拜祝寿诞

    杨继康、夫人(白):贤婿女儿起来

    众女、婿(白):多谢岳父、岳母/爹爹母亲

    杨继康(白):众位贤婿女儿路上辛苦了

    众:哈哈哈~

    俞志云:白玉如意献岳丈,如意吉祥祝寿长。接手谕/ 知有告老还乡意,愿奉养/ 如同孝敬亲爹娘。常言道/ 长婿当作半子靠,迎二老/ 安居姑苏寿而康。

    杨夫人(白):大姑爷不愧是尚书公子,孝心可嘉。

    杨继康(白):是啊

    双桃:爹爹母亲,赤金寿星笑口开,寿比南山景云辉。你女婿件件都听我,爹娘啊/ 养老要到我家来。

    丁大富: 贤妻说/ 报答双亲宠和爱,为尽孝/ 虎丘山下造楼台。

    杨夫人(白):二姑爷是,扬州/苏州首富,老爷看,这赤金寿星真象你啊。

    杨继康(白):哈哈

    陈文新:献上这/ 玲珑珊瑚福临门,爹爹说/ 亲家本是同窗友,湖山有幸迎知音。

    陈文华:呈上了/ 翡翠宝瓶万寿春,母亲说/ 天下风光西湖好,颐养天年可长生。

    四香、五凤:爹爹、母亲!爹娘呀,公婆临别细叮咛,还请二老到杭城,姐妹晨昏来侍奉,百依百顺孝双亲。

    杨继康(白):陈亲家教子有方,真不愧相国后代啊

    杨夫人(白):是啊,这两对小夫妻真讨人喜欢

    双桃(白):啊,爹爹母亲,扬州/苏州花园数丁家又大又漂亮,你一定要到我家来养老

    丁大富(白):对、对,岳母,你一定要道我家来啊

    俞志云(白):长婿如同长子,理应请二老到我家来

    众儿女(白):岳父、岳母/爹爹母亲 到我家来~到我家来~

    杨继康(白):好了,不要争了,你们都有孝心,待我告老后再做商议,你们到花厅用茶去吧

    众儿女(白):是

    双桃(白):母亲,母亲,你最喜欢我,你若是不到我家来,女儿不依

    杨夫人(白):真是把你宠坏了

    杨夫人:四个女儿好孝心,更难得/ 个个女婿似儿亲。

    杨继康:堂前花开有五朵,可惜是/ 义女三春未来临。

    杨夫人(白):我四个亲女儿够了

    杨继康(白):你啊

    家院(白):禀老爷夫人,三姑爷三小姐拜寿来了

    杨夫人(白):带来什么寿礼?

    家院(白):一双空手

    杨夫人(白):这个领养的野丫头,嫁了个穷书生流落天涯,她来做甚?

    杨继康(白):嗳,夫人啊,既来拜寿,可算知礼么,吩咐他们进来

    家院(白):三姑爷三小姐,老爷叫你们进来

    (三春与邹应龙上)

    三春(白):官人请

    邹应龙(白):娘子请,你我一同上前拜寿

    三、邹(齐白):岳父、岳母/爹爹母亲 小婿/孩儿大礼拜祝寿诞

    杨继康(白):贤婿女儿,起来起来

    杨夫人(白):罢了罢了

    翠云(白):三小姐好

    杨继康(白):你们夫妻从哪里而来,这一向家境可好啊

    邹应龙:想先父两袖清风一身清,蒙岳父践约成婚配千金,数年来草堂授课南京郊,娘子她针线助我读书文,叹去岁/ 赴考名落孙山外,空辜负/ 立志报国一片心。是娘子/ 屈指算来寿期到,因此上/ 双双拜寿到府门。

    杨继康(白):却也难为你们了

    杨夫人(白):拜寿、拜寿,一双空手,成何体统?

    三春:爹爹母亲啊,与官人/ 专程拜寿心意诚,空手而来有内情。女儿我/ 夜夜千针与万针, 为爹娘/ 寿鞋两双早绣成。只道是/ 千里来把鹅毛送,礼薄情重奉严尊。谁知晓/ 昨夜郊外投宿店,可恨窃贼盗衣银。身无分文缓步走,一路安慰我官人。只要人到心意到,定能得父母原谅两三分。

    杨继康(白):原来如此,看来你们夫妻空腹而行,未曾用餐

    邹应龙(白):不妨事

    杨夫人(白):不用说了,翠云

    翠云(白):夫人

    杨夫人(白):你陪他们到厨房里去吃

    翠云(白):夫人,即可就要开席了,让三姑爷三小姐一道吃吧

    杨夫人(白):多嘴!好吧,让厨娘好菜好饭看待

    翠云(白):是,三姑爷三小姐随我来

    (翠及三春夫妻同下)

    杨继康(白):夫人,为何不让他们一同宴会啊

    杨夫人(白):算啦,他们上不了台盘。哦,来呀,吩咐奏乐开宴。

    众家院(白):是!奏乐开宴

    (众女、婿上,拜,白:爹爹母亲,走啊)

    杨继康(白):哈哈哈~

    (众同下,元芳落后)

    翠云(白):大小姐

    元芳(白):翠云啊,听说三妹来了,三妹夫也来了

    翠云(白):大小姐,老夫人让三小姐三姑爷到厨房吃饭了

    俞志云(白):快走啊

    (同下。后台传众声:祝岳父寿比南山,福如东海,岳父请,请啊~)

    春兰(白):小姐你看

    元芳(白):这不是三妹三妹夫吗?

    俞志云(白):快走,快来啊

    第二场 闹柴房姐妹绝情

    时间:接上场数日后 地点:杨府后院厅堂

    (后台传来喝酒声。请呀——)

    (三春做针线,邹应龙读书,翠云端茶上)

    翠云:可恨世道不公正,只重衣衫不重人,这几天,贵婿吃尽团圆酒,冷落了贤德小姐穷郎君,夫人偏心太势利,老爷糊涂不过问,三小姐补做寿鞋多辛苦,翠云我理该关心来照应

    翠云(白):三姑爷三小姐,请用茶

    三春(白):多谢翠云

    (翠云看三春针线:呀绣得真好看,后台传来喝酒声。来呀——) (此句舞台版无>)

    翠云(白):一样女婿,两样看待!三姑爷,三小姐,委屈你们了。他们住在楼房,吃在厅堂,你们住在厅堂,吃在厨房。

    三春:啊,不要这样说。翠云!花树同园不同根,我与那/ 姐妹并非一母生。想当年/ 生父惨遭严嵩害,救孤女/ 多亏叔父杨继盛。爹爹收我螟蛉女,没齿难忘养育恩。

    归来拜寿无孝敬,娘亲见责也该应。儿婿不是外来人,你看他/ 陋室不废读书文。

    翠云(白):三姑爷,你听见了没有

    邹应龙(白):听见什么?

    翠云(白):你们住在这里——

    邹应龙(白):翠云,来,你看这书本上说,陋巷箪瓢,饔飧不继,回也不改其乐

    翠云(白):嘻~你文绉绉的,我可听不懂

    邹应龙(白):翠云,是说圣人弟子名叫颜回,住的破房子,用的破篮子,经常饿肚子,可是他有书读,照样十分快乐。我这里有你翠云照顾,胜国颜回十倍哟,十倍哟~哈哈哈哈~

    翠云(白):这双寿鞋已经做好了

    三春(白):翠云你来看,这是我给母亲绣的花样

    翠云(白):真好看

    (夏莲磕着瓜子经过,听见说话声,停)

    夏莲(白):姐妹们,快来快来!喔哟快来!去看看这个穷姑爷什么样子

    春、秋冬三婢:哎,对,去看,去看看

    (春夏秋冬四丫头上,偷听,探头,笑)

    夏莲(白):穷姑爷书雾腾腾,酸溜溜的。喔哟,衣衫褴褛,面黄肌瘦,小姐不象,象丫头,姑爷不象么,象猴头。

    (众笑:哈~)

    翠云(白):你、你胡说些什么!

    夏莲(白):我说什么,你管不着!

    翠云(白):你不要狗眼看人低,你们把三姑爷当什么样人看待!

    夏莲(白):姑爷?姑爷么见得多了!哎,春兰,你的姑爷是什么人啊?

    春兰(白):我家姑爷堂堂尚书公子,状元种子

    秋菊(白):我家姑爷是前朝宰相孙子,杭州才子

    冬梅(白):我家姑爷也是宰相孙子,江南名士

    夏莲(白):我的姑爷,扬州/苏州首富,有财有势。脚盆嵌玛瑙,檀香劈柴烧,山珍海味吃不了,拿去喂狗喂猫。

    翠云(白):我们三姑爷,可不象那种绣花枕头一包草。三姑爷学问好、心肠好、骨气好,时来运转,必中状元!

    夏莲(白):他中状元?你挖掉我双眼睛!

    翠云(白):你敢打赌?

    夏莲(白):打赌?打赌就打赌!

    (两婢三击掌打赌)

    夏莲(白):你看中这叫化状元,给他做小老婆好了

    (众笑,翠打夏)

    夏莲(白):你打人?你打人?哎呀,气死人了,贱人,你打!

    (夏欲打翠,众拉,三春出)

    三春(白):好了好了,不要吵了。夏莲,我二姐把你宠坏了,如此出言势利,肆意漫骂太没有规矩了。

    夏莲(白):哼

    (夏低头无言,另三婢走,呼夏:嘘~夏忿忿下)

    三春(白):翠云妹,何必与她一般见识,官人有我照应,你只管先伺候老夫人去吧。翠云妹,你受委屈了。

    翠云(白):三小姐,是你们受委屈了。你们、你们还是回去吧。

    (翠下)

    三春:翠云仗义受了气,含泪劝我把家离。不怪小婢心势利,多留只怕惹是非。

    (白):官人

    邹应龙(白):娘子

    三春(白):你可曾听到门外婢女吵架?

    邹应龙(白):婢女吵架与我何干哪

    三春:你啊,吵架本为嘲笑你,气坏了翠云欲悲啼。

    邹应龙:娘子啊/ 大人不计小人过,荷花出水有高低。夸我不足喜/,骂我不生气,燕雀安知鸿鹄志,何必与/ 婢女之言辨是非?

    三春:官人啊/ 婢言虽可不睬理,人多口杂要受欺。随郎君/ 不畏天涯风霜苦,怎不想/ 及早抽身万里飞!

    邹应龙:我的好娘子啊,并非我寄食岳家少志气,决不愿在人檐下把头低,都只为久仰叔父杨继盛,他恨那严嵩老贼把君欺,我本想寿堂面献除奸计,谁知他奉旨南巡出京畿,老岳父惧怕严嵩欲告老,欲提醒难保不受虎狼欺,卑人暂时不想走,只希望得与忠良相会期

    邹应龙(白):恩,娘子。卑人并不想寄食岳家,只为敬仰继盛叔父,他痛恨严嵩专权,早有除奸之意。等他回京,面献除奸之计,便回南京。

    三春(白):官人,你立志为民除害,为我报杀父之仇,妾身无不依从。

    (双桃夫妻忿忿上)

    双桃(白):三春、三春,你给我出来

    三春(白):二姐、二姐夫也来了。请里面坐

    双桃(白):哼,里面一股穷酸气,我们不愿进去

    丁大富(白):哼,里面一股穷酸气,我们不愿进去。上等人不进下等之房!

    三春(白):那么有什么事?

    双桃(白):我问你,我的贴身丫头,你为什么骂她,你为什么打她?

    丁大富(白):你这是老虎头上蚤痒,真真岂有此理!

    三春(白):二姐,你可知道刚才夏莲在这门外骂些什么?她跟何人吵架?是谁没有规矩?

    双桃(白):算了,我全不知道!

    (唱):打狗也要看主人面,谁敢欺负小夏莲?丁府丫头不低贱,官绅见了陪笑脸。看你一身穷酸气,摆什么小姐架子在人前!

    丁大富:赫赫扬州/苏州丁百万,侍女娇贵胜天仙!谁敢轻易来得罪,绳捆索绑挨皮鞭。

    今朝对你还客气,我看你/ 夫妻不值半文钱

    三春(白):二姐、姐夫,都来娘家做客,还当以礼相待,岂能以富欺贫,说话不讲道理?

    双夫妻(白):谁不讲理?谁不讲理?

    (邹应龙出)

    邹应龙(白):哎呀娘子,这种人不可理喻,何必睬他

    双夫妻(白):啊——哼!

    双桃(白):没这么便当,我们进去!

    邹应龙(白):且慢。你们一身珠光宝气,禁不住这房中穷酸之气,何必进来!

    (拉三春进屋,关门,双夫妻呆立)

    双桃(白):你——这——啊——这——气死我了!走!告诉母亲去!

    丁大富(白):对!告诉丈母娘去

    (双夫妻下)

    第三场 受株链乐极生悲

    时间:接上场后一日 地点:杨府后厅、花园、厅堂(舞台版无后厅、花园景)

    (厅堂上,双桃夫妻向杨夫人及俞志云等告状,众人做私语状,三春夫妻捧寿鞋,与众姐妹等进)

    三春、邹应龙(白):女儿/女婿拜见母亲/岳母

    杨夫人(白):你们手捧何物?

    三春(白):是我为爹爹母亲补做的寿鞋,略表寸心。

    杨夫人(白):哦

    双桃(白):哎呀母亲,这种鞋子,在我们扬州府中,只配给下等人穿用

    杨夫人(白):拿下去赏于门公夫妇

    夏莲(白):是

    (夏取鞋下,脸做不屑表情)

    杨夫人(白):三春,本念你夫妻穷途落魄,好意收留府内,你怎敢得罪贵客,还不当面赔礼!

    三春:母亲,婢女嘲骂少家规,二姐护短理不该,此事翠云可作证,万望母亲做主裁

    双桃:母亲,分明嫌你错责怪,偏心糊涂不明白

    丁大富:有意挑衅不赔罪,小婿告辞把家归

    杨夫人(白):坐下!由我做主!

    三春(白):母亲

    杨夫人(白):贱人,你敢嫌我错怪?

    三春(白):女儿没有

    杨夫人(白):你敢嫌我偏心?

    三春(白):女儿——不敢

    杨夫人(白):若不赔礼,便为不孝,休想留在府中!

    杨夫人(白):三春,本念你夫妻穷途落魄,好意收留府内,你怎敢得罪贵客,还不当面赔礼!

    三春(白):母亲,婢女嘲骂生事,原是二姐护短,万望母亲问过翠云便知

    双桃(白):哎呀母亲,分明嫌你偏心错怪!

    丁大富(白):若不赔礼,小婿告辞!

    杨夫人(白):贤婿坐下!由我做主!

    杨夫人(白):三春,你敢嫌我偏心错怪?

    三春(白):女儿不敢,母亲,这是我为爹爹母亲补做的寿鞋——

    双桃(白):哼,这种鞋子,在我们扬州府中,只配给下等人穿用

    杨夫人(白):拿下去赏于门公夫妇

    (夏取鞋下,脸做不屑表情)

    杨夫人(白):若不赔礼,便为不孝,休想留在府中!

    邹应龙:岳母啊—— 我夫妻/ 一片诚心祝寿诞,都只为/ 抚育之恩难忘怀,有道是/ 富而无骄贫无谄,并不想/ 攀龙附凤上门来。三春她/ 做鞋一夜未合眼,尽孝礼/ 拜别不用岳母催。 但等见过岳父面,呈上书信便离开。

    杨夫人:穷鬼说话太傲慢,一股怒火上心来。你们要走赶快走,何必再等老爷回。永世不见忤逆女,从此一刀两分开。

    (杨夫人掷信拂袖下,众女、婿随下,元芳落后)

    三春(白):母亲——

    元芳(白):母亲~母亲~母亲~(做劝解状,三春夫妇转身走,元追出至花园)

    元芳(白):三妹

    三春(白):大姐

    元芳:三妹、三妹夫啊,母亲盛怒难劝解,委屈贤妹受责备,你们来时逢盗窃,囊中空空怎安排,还请二位稍等待,我的到房中取银来

    三春(白):不——

    (元芳欲下,俞志云上)

    俞志云(白):你要做什么?

    元芳(白):官人,三妹夫妻身无分文,取些盘缠银子与她

    俞志云(白):父为子纲,夫为妻纲,怎不与我商量

    三春(白):大姐——

    元芳(白):如此官人,你看可好?

    俞志云(白):我看使不得,娘子,你好不糊涂!岳母大人逐走不孝之人,怎敢违抗母命,接济银两!走!

    (俞拉元芳下,夏莲得意地从三春夫妻面前走过)

    邹应龙(白):娘子,我们还是回南京去吧

    元芳(白):三妹、三妹夫,委屈你们了,只是你们囊中空空——待为姐回房中取来盘缠银子再走不迟

    三夫妻(白):大姐——

    俞志云(白):恩,怎不与我商量!

    元芳(白):官人

    俞志云(白):娘子,好不糊涂啊!怎敢违抗母命,接济银两!回去!

    三春(白):大姐,真的不用了

    元芳(白):三妹、三妹夫——

    俞志云(白):回去!

    (三夫妻转身走,元芳无奈走,翠云捧包裹上)

    翠云:三小姐!三姑爷!我害苦了你们啊…… 送别小姐泪难忍,种种是我惹祸根。是我得罪势利女,连累了小姐姑爷横遭辱骂逐出门。望小姐/ 不嫌婢女衣衫旧,这里边/ 有我积蓄十两银。临别依依情难诉,略表翠云一片心。

    三春(白):翠云妹,我、我怎好生受于你?

    翠云(白):三小姐,你就收下了吧(跪呈)

    三春(白):翠云!(二女拥抱)

    三春:接过赠银心酸痛,主婢胜过母女情。

    邹应龙:多谢翠云情义好,他年重逢报深恩。

    邹应龙(白):翠云,书信一封,请交岳父

    翠云(白):是

    (三夫妇走)

    翠云(白):三小姐、三姑爷,你们准备到哪里安身?

    邹应龙(白):在南京郊外有几间槽坊,尽可安心读书。翠云,我们走了

    翠云(白):免得旁人议论,随我去走边门

    (邹下,三春依依回望,与翠同下,杨继康急匆匆上)

    杨继康:下朝堂/ 心惊肉跳/ 魂魄消,(自花园至大门入厅堂)大祸临头/ 怎开交?(跌坐椅中,夫人、众女、婿上)夫人、夫人,大事不好了——杨继盛/ 回京上本奏当朝,他竟想/ 扳倒严嵩不怕引火自身烧。(众惊) 老严嵩/ 装腔作势把忠心表,引得那/ 万岁大怒气冲霄。大骂继盛谎奏本,当庭拿问下天牢。严相咬牙恨入骨,堂弟今番命难逃。(众惊、害怕状) 两班文武谁敢保?吓得我/ 目瞪口呆心如绞。怕只怕/ 难免宦海风波险,遭株连/ 杨氏亲族受煎熬。

    杨夫人(白):啊老爷,这如何是好?(俞志云欲走,先推双桃,双桃推丁大富)

    双桃(白):喔,爹爹母亲,扬州/苏州家中有急事,我们要回去了

    丁大富(白):小婿告辞了

    (双夫妻急下,夏莲跟下)

    夏莲(白):住下去要倒灶!

    俞志云(白):岳父若是早与严相交好,也不会如此。岳父也太没有远见了。哦,告辞!(拖妻走,元芳不舍)

    元芳(白):爹爹母亲——女儿如何舍得——

    杨夫妇(白):孩儿——

    俞志云(对二陈白):你们,四妹夫、五妹夫,还不快走!

    陈文华(白):岳父家有难,怎能一走了之?

    俞志云(对文新白):两位妹夫,你父处世谨慎有道是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常言道覆巢之下岂有完卵,(此句电影版中无)还是快走的好!(拖元芳急走)

    陈文新(对华白):弟弟,我们还是走吧

    二陈(白):岳父——

    四香五凤(白):爹爹母亲——

    杨继康(白):你们都回去吧!咳!不要连累你们,你们回去吧

    陈文华(白):岳父——岳父——

    杨继康(白):走吧——去吧,你们都去吧

    (婿施礼下,四、五女依依下)

    杨夫人:儿啊!啊呀老爷呀!刚才还是乐融融,顷刻之间一场空。女儿个个离娘走,大难到来各西东。啊呀老爷哎!啊各西东啊。

    杨继康:啊哎夫人啊,啼啼哭哭有何用?不如趁早整箱笼。帮忙可叫三春女,后院还有邹应龙。

    杨夫人(白):这个不孝之人,顶撞于我,被我赶走了

    杨继康(白):啊——你——

    翠云(白):老爷、老爷,这是三姑爷留下的书信

    (杨看信)

    杨夫人(白):敢是他骂我?

    杨继康(白):不——不可小看应龙,他说人不伤虎,虎必伤人,劝我暗住继盛除奸,哎呀如今来不及了

    (钦差上)

    钦差(白):杨继康接驾听旨!圣旨下!

    (杨夫妻、翠云跪)

    钦差(白):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杨继盛诬告严嵩丞相,罪大恶极,本当九族全诛,念杨继康平日忠厚谨慎,从宽发落,即日起削职为民,抄没家产,逐出京都!(校为尉摘杨乌纱)接旨!

    (钦差交旨下)

    翠云(白):夫人——(扶夫人起)老爷——(扶老爷起)

    杨继康(白):夫人——

    杨夫人(白):老爷——

    杨继康(白):如今只剩下你我两条老命,一无所有

    杨夫人(白):我们只好的扬州/苏州投靠女儿女婿了

    杨继康(白):只是路途遥远,无人照应哪如何去得

    杨夫人(白):老爷——

    翠云(白):老爷、夫人!孤女翠云,承蒙收留十载,如今老爷有难,翠云理应照应,生死相随

    杨夫妻(白):翠云——

    第四场 忤逆女负心欺亲

    时间:接上场数月后 地点:扬州/苏州丁府

    伴:落难人/ 远投亲/ 寂寞孤舟, 转眼间/ 已初夏/ 绿满虎丘。

    (此段舞台版无,镜头从二老出门-孤舟-虎丘-丁大富匆匆入家门)

    丁大富(白):夫人、夫人,岳父岳母到扬州/苏州来了

    双桃(白):来了,现在哪里?

    丁大富(白):在大姐家,刚才我到大姐夫府中,大姐夫到南京去了,我在厅堂门口一张,只见大姐陪着岳父岳母,好不亲热!

    双桃(白):我爹爹母亲什么打扮?

    丁大富(白):穿着员外夫人衣衫,里外一身新

    双桃(白):看来我爹爹没有问罪,乃是告老还乡,你为什么不接我爹爹母亲回府?

    丁大富(白):嘿~没有夫人做主,我不敢啊

    双桃(白):哎呀,你真笨,唉,单是我母亲便有十万/三十万两私房银子

    丁大富(白):十万/三十万银子!

    双桃(白):十万/三十万银子,岂能让大姐独吞,夏莲,快随我去把爹爹母亲接回来!快吩咐家丁们备轿前往尚书府!

    夏莲(白):是。喂,家丁们听咚,小姐吩咐,备轿去尚书府。

    丁大富(白):去做什么?

    双桃(白):接爹爹母亲到我们丁府来丁大富(白):哦,夫人想得周到,我陪你一同前去(丁为双披衣,二人往外走,俞志云入见,摇头)

    (二人向外走,撞见俞志云)

    俞志云(白):二妹到哪里去?

    双桃(白):大姐夫你从哪里而来?

    俞志云(白):哦,我从南京刚回来

    双桃(白):可有到家?

    俞志云(白):没有到家

    双桃(白):你没有到家,那我到哪里去,暂时不告诉你

    (双对丁摇手,与夏莲下)

    俞志云(白):二妹夫,二妹她到哪里去啊?

    丁大富(白):夫人不说,我也不能说的

    俞志云(白):不说也罢(笑)

    丁大富(白):请

    俞志云(白):愚兄南京回来,特来商量大事。

    丁大富(白):大姐夫请讲

    俞志云:二妹夫啊,愚兄我/为求官职到南京,闻听得/严相巡守江南城,他要把/杨继盛亲友来查问

    丁大富(白):那你我两家会不会出事情啊?

    俞志云:幸喜我/打通关节严府门,严相国/招贤纳士收义子,只消你/孝敬义父万两银,趋吉避凶泰山靠,保管你,扬州城中有财有势第一人

    丁大富:钱能通神愁变喜,人要发财舍血本,银子万两小意思,不知如何去孝敬

    俞志云(白):此事包在愚兄身上!不过,我手头不便,你给我五千两,你我同拜义父,共享荣华富贵。

    丁大富(白):嘿~只是此事我还要与夫人商量

    俞志云(白):你呀!二妹乖巧,绝无不允之理。这份拜谒义父的书贴,我马上与你代笔

    丁大富(白):大姐夫一肚子墨水,拜托、拜托,你我一同到书房去

    丁、俞(白):请——

    (二人下)

    俞志云(白):愚兄求官南京,闻得严相巡守江南,他要把杨继盛的亲友一一查问

    丁大富(白):那你我两家会不会出事情啊?

    俞志云(白):哦,幸喜愚兄打通关节,得知严相广收义子,你我若能孝敬严相一万两银子,便可拜作义父

    丁大富(白):这个?唉!钱能通神,这点血本值得花

    俞志云(白):对,这封拜问义父的书贴,我马上与你代笔

    丁大富(白):好!大姐夫一肚子墨水,拜托、拜托,请

    (二人下)

    (夏莲指挥丫头布置房间,双桃接父母入"电影版")

    夏莲(白):老爷夫人,走好

    (双桃与杨夫妇、翠云上)

    双桃(白):爹爹母亲请上座,待女儿大礼参拜

    杨夫妇(白):女儿好孝心,一旁坐下

    双桃(白):谢爹爹母亲,来呀,你给老爷老夫人准备香汤沐浴,更换绫罗衣衫,你给老爷老夫人收拾卧房,熏香叠被

    二丫头(白):是

    双桃(白):嗳,诸事停当以后,吩咐厨房准备山珍海味,为老爷夫人在荷花厅设下酒宴

    杨夫人(白):好女儿,不必铺张了

    杨继康(白):是啊,亲身父母,不是外人

    夏莲(白):哎呀!老爷夫人,二小姐想念二位老人家,哭得来是眼泪嗒嗒滴,哎呀,真罪过(向双使眼色)

    双桃:爹爹母亲啊—— 数月来/ 思念双亲珠泪抛,儿懊悔/ 听从你女婿往家跑。爹爹为官多清正,圣明天子全知道,从未得罪严相国,吉人天相大祸消。喜接爹娘来养老,花园清静画楼高。参汤燕窝由你吃,绫罗衣衫由你挑。若在家中嫌气闷,儿伴你瘦西湖/西园湖里画舫摇。爹娘呀/ 女儿为了尽孝道,可怜我/ 焚香拜天心常焦。啊呀爹娘哎——

    杨夫人(白):我的好女儿

    夏莲(白):老夫人小姐,团团圆圆的,勿要哭了

    双桃(白):对、对、对,夏莲,叫家丁们到尚书府大姐家中把老爷夫人的箱笼物件行李包裹统统搬到这里来

    夏莲(白):是

    杨继康(白):慢

    双桃(白):爹爹还有什么吩咐?

    杨继康(白):儿啊,为父如今一无所有,哪里来的物件箱笼哟

    双桃(白):爹爹此话怎讲?

    杨继康:唉,数十载/小心为官成梦幻,可悲我/一座冰楼筑沙滩,你叔父/除奸不成反遭害,恨严嵩/屈斩忠良逞凶残,虽然我/留得老命免一死,只落得/削职为民抄没家产度日难,小翠云/仗义陪伴同赶路,变卖尽/随身饰物旧衣衫,到扬州/两手空空无所有(双桃在一边做悔恨状),老年人/受尽风霜历尽难

    杨夫人:女儿呀,尚书府相会你大姐泪涟连,元芳她,为二老换上新衣衫,不枉我,自幼对你最宠爱,到你家,春风满屋满心欢,双桃啊,为娘依你来住下,母女相依不孤单

    双桃:懊悔我/ 自搬砖头压脚背,不问情由找麻烦。姐妹原来有五个,怎甘心/ 独做傻瓜独负担。

    丫头(白):夫人,禀老爷夫人,一切都准备好了

    双桃(白):滚!

    杨继康(白):双桃,何故发怒?

    双桃(白):这班贱人不听使唤,真叫人生气。你们坐坐,我去去就来

    (与夏莲下,夏莲在门外偷听)

    翠云(白):老爷夫人,你们看到了没有?

    杨夫妻:看到什么?

    翠云(白):二小姐一听老爷的真心话,脸色就变了。

    杨夫人(白):呵呵~翠云,你二小姐从小就是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

    翠云(白):夫人,我看二小姐没有大小姐厚道,我去请大小姐来再做商议

    (出,遇夏莲拦路)

    夏莲(白):慢 翠云(白):夏莲,你要做什么?

    夏莲(白):当初你这个贱人,仗着老夫人宠容于你,你打我一巴掌,我忍气吞声,今天你东家失势了,这一巴掌,我要打还

    杨夫妇(白):夏莲,你敢!

    夏莲(白):为什么不敢?(打翠)

    杨夫妇、翠(白):你——(夏下)

    翠云(白):老爷,翠云被打是小,只怕你们这住不得了,我去请大小姐来接你们回去

    杨夫妇(白):翠云!(翠下)

    杨继康(白):夫人,看来翠云之言有理

    杨夫人(白):老爷,丫头不好,与小姐有什么相干!

    (双桃、夏莲上)

    杨继康(白):儿啊,为父腹中饥了,蒙你在荷花厅设宴,快陪为父赴宴去吧

    双桃(白):哎呀爹爹,此事不巧了

    杨继康(白):怎说不巧?

    双桃(白):你女婿说,今天约了扬州城里的富商巨贾在荷花厅请客吃酒

    杨继康(白):哎,那也无妨嘛,不在荷花厅,可以另外设宴

    杨夫人(白):双桃,是啊,自己爹娘,不是外人,随便哪里都可以用膳么

    双桃(白):哎呀!母亲说得对,自己爹娘,不是外人,随便哪里都可以用膳,夏莲——

    夏莲(白):有

    双桃(白):快陪老爷夫人到厨房去吃饭

    杨夫妇:什么?

    夏莲(白):两位老人家饿坏了,到厨房去吃饭吧

    杨夫人(白):你-你-

    杨继康(白):哈哈哈哈~夫人,女儿如此孝顺,我倒要尝尝这个味道!来!(拉夫人下)

    双桃:不是双桃硬心肠,过分优待要弄僵,赖在这里不肯走,往后叫我怎收场,不问情由找麻烦。姐妹原来有五个,,怎甘心/ 独做傻瓜独负担。

    (元芳与翠云上)

    元芳(白):二妹,二妹,爹爹母亲呢?

    双桃(白):到厨房吃饭去了

    元芳(白):什么?到厨房吃饭?你——你——

    (杨夫妻入)

    翠云(白):老爷夫人

    元芳(白):爹爹母亲——

    杨夫妇(白):元芳——

    元芳(白):你们受委屈了

    杨夫人:冷菜冷饭咽不下,一阵心痛绞乱麻。千般溺爱万般宠,宠养逆女虐待妈。她把爹娘当作一对老叫化,皇天有眼雷打她。

    杨继康:我把双桃贱人骂,不由为父恨咬牙。快与我/ 陪罪认错来跪下,要不然/ 告你忤逆到官衙。

    (两女婿闻声入)

    杨继康(白):你给我跪下、跪下——(欲打,丁拉开)

    丁大富:你敢——要告忤逆你去告,我只消一张状纸到官衙。只说你/ 上门来敲诈,天大官司我不怕!

    杨夫人(白):你们——

    元芳(白):爹爹母亲,随女儿回去吧

    俞志云(白):不许走!好大的胆子。没有得到我同意,怎敢收留他们!

    元芳(白):官人,他们是我的亲生父母啊

    俞志云(白):在家从父,你可以听他,出嫁从夫,你就得听我,不要理他们,你给我回去

    元芳(白):官人——

    俞志云(白):快回去!

    (元芳跪)

    元芳:啊官人啊——痛断肝肠忙下跪,哀求官人发慈悲。哪个不是爹娘养,怎把双亲轻抛开? 可怜我/ 父母受了奸臣害,削职为民远道来。一路受尽风霜苦,风烛残年病体衰。但愿留在我家内,长伴膝下不离开。官人许我行孝道,大恩大德记胸怀。官人啊/ 倘若不肯依允我, 为妻我/ 跪死地上不起来。

    俞志云(白):唉,起来,听我说话

    元芳(白):官人——

    俞志云:起来!你怎能/ 颠倒黑白胡乱讲,严相国/ 本是当朝大忠良。杨继盛/ 十恶不赦谎奏本,他才是/ 奸臣没有好下场。你父亲/ 削职为民身有罪,我若是/ 收留于他遭祸殃。可知我/ 要拜严相做义父,到来朝/ 飞黄腾达为栋梁。允许你/ 回家取银五十两,送他们/ 作为盘缠走他乡。

    丁大富(白):对,我也出五十两银子。可酸仁尽义至了

    俞志云(白):好娘子不用回家去取,二妹借我一用

    丁大富(白):这——

    双桃(白):夏莲,给我爹爹母亲去取一百两银子,再家两套衣服

    夏莲(白):什么衣服

    双桃(白):我大姐夫家给什么新衣服,我丁府也给什么新衣服

    杨继康(白):慢!不用了!嘿嘿嘿嘿~夫人,把衣服脱下来(脱衣,走)

    元芳(白):爹爹母亲——(哭着追出)

    俞志云(白):娘子——(跟出)

    元芳(白):爹爹母亲,这叫儿如何是好——

    杨继康(白):儿啊,这等忠奸不辩,认贼作父的东西,为父一点也不要

    俞志云(白):住口!罪官还要骂人。快与我回去(拉元)

    杨夫妇(白):儿啊

    元芳(白):爹爹母亲——

    杨继康(白):儿啊,天无绝人之路,他日定能相见,儿啊,你回去吧

    俞志云(白):贱人,与我走(拉元,打一掌)

    杨夫妇(白):儿啊~

    第五场 懦亲家关门逐客

    时间:接上场后一月余 地点:杭州陈府厅堂、花园(舞台版无花园景)

    伴:忍饥寒/ 赴杭城/ 投亲靠友,

    亲家公/ 得风声/ 心似煎油。

    (此段伴唱舞台版无,电影中以二老远行画面,接西湖一画舫,陈松年下,入厅堂。)

    陈松年:陈松年/心似火燎回家走,惊闻得/严相亲信到杭州,俞志云下书多讥刺,警告我,窝藏罪官祸临头

    陈松年(白):快来人啊,将两位公子叫出来

    丫头(白):是,老爷吩咐,有请二位公子。

    (二陈上)

    二陈:爹爹回来了

    陈松年(白):儿啊,为父不在家中,可有客人到来

    陈文新:爹爹容禀,晚傍晚风雨骤,丁禀报客来投,孩儿忙到大门口,只见一对老人满面愁。面黄肌瘦衣破旧,身湿透雨淋头,伴只有翠云女,原来是/ 岳父岳母到杭州。

    陈松年(白):果然是他,他讲些什么

    陈文华:爹爹,父开言泪双流,生枉把富贵求,海风波多险礁,心谨慎也沉舟,职为民本无罪,什么抄没家产全没收。最可恨岳父到杨州找女婿,一个个/认贼作父不知羞。

    陈松年(白):禁声!你们看看此信

    (二陈看信)

    陈文新(白):这是大姐夫俞志云的书信

    陈松年(白):俞志云奉严相使命来到杭州,下书警告我,收留罪官便为同党。 快让你岳父悄悄出门去吧。

    陈文华(白):爹爹,岳父是你亲家,同窗好友,为何薄情撵走啊

    陈松年(白):住口,你们懂什么!

    陈松年:为的是认贼做父一句话,婿反目结冤仇,让你岳父悄悄出门去,祥之人怎能留

    陈文华:他是你要好亲家同窗友,情撵走为何由

    陈松年(白):大胆,你-你-跪下

    (新跪下,拉华同跪。四香、五凤、陈夫人上)

    陈夫人(白):喔唷老头子啊,侬游普陀山回来啦

    陈松年(白):回来了

    (四香、五凤见二陈跪地,暗示陈夫人)

    陈夫人(白):咦,你们跪在这里作啥?

    (四香、五凤、陈夫人上)

    陈夫人(白):哟老头子啊,侬游山回来啦

    陈文新(白):爹爹为孩儿收留岳父岳母在生气呢大发雷霆

    陈夫人(白):哦?

    陈文华(白):母亲,爹爹要将岳父岳母逐出府门

    陈夫人(白):哎呀,侬——

    四、五(白):请婆婆做主!

    陈夫人(白):勿要急,勿要急,有我,啊——

    陈松年(白):夫人,这件事非同小可啊

    陈夫人(白):啥个大事体啊——哦,起来起来(叫二子起)

    喜得亲家远道而来,文华,去请亲家公亲家母出来喝杯团圆酒。

    陈夫人(白):文新、文华,喜得亲家远道而来,去请亲家公亲家母出来喝杯团圆酒。

    陈文华/二陈(白):是——

    陈松年(白):大胆!

    陈夫人(白):喔唷老爷,侬做啥吓我一跳啦。

    陈松年(白):哎呀夫人,你可知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杨继康乃是不祥之人,岂可轻易留在家中

    陈夫人(白):啥?哦,亲家上门,不祥之人,留他不得逐出府门。哎呀呀,老爷,侬此番游普驼山,太不善心来。

    陈松年(白):何以见得

    陈夫人(白):良心跌落,被野狗吃掉了

    陈松年(白):你——哎呀气死我了

    陈夫人(白):老爷——

    (唱):老爷说话不中听,怎骂亲家不祥人?当初是你同窗友,同年为官廿余春。常来常往常相近,双双儿女配成婚。有情有义有缘份,杨家陈家一家人。如今亲家遭灾星,千里迢迢找上门。只要人穷志不短,皇帝也有草鞋亲。留下亲家我作主,侬怪儿子为何因老爷侬要仔细忖,老爷说话不中听,怎骂亲家不祥人? 切莫做/ 六亲不认的势利人。

    众儿女(白):爹爹,切莫把爹爹母亲/岳父岳母逐走啊

    (杨夫妇上)

    陈松年(白):哎呀夫人啊 (唱):不是老夫心太狠,步错难保引火自烧身,客便成窝藏罪,罪严相要灭满门

    陈夫人(白):什么?这——老爷——

    四香、五凤(白):爹爹——

    杨继康(白):不要求了!

    儿女(白):爹爹——岳父——

    陈夫人(白):亲家——

    杨继康(白):想不到千里奔波,到处碰壁

    陈夫人(白):真是苦死亲家哉!哎——老头子啊,难道没有办法可想?

    儿女(白):求爹爹/公爹想个办法吧(此句舞台版无)

    陈松年(白):办法?办法倒是有一个,亲家的大女婿已拜严相国为义父,我陪亲家前去找他,求他想想办法。向严相赔罪认错,准亲家留我家中

    杨继康(白):慢!我决不去求那个认贼做父衣冠禽兽俞志云!陈年兄,告辞了!

    (与夫人转身欲走,众儿女哭跪:爹爹——岳父——)

    杨继康:女儿啊…… 小夫妻/ 双双对对跪地上,忍不住/ 泪眼模糊话凄凉,在朝堂/ 我不伤虎无大志,却难避/ 恶虎伤人遭祸殃,可悲我/ 骨气没有继盛硬,甘忍让/ 保身保命保门墙。 想不到/ 势去财尽人倒运,哪来得/ 乐叙天伦享安康。尝够了/ 人间苦味枉奔走,到如今/ 忍无可忍把心横,恨恶婿/ 认贼做父黑心肠,恨严嵩/ 横行当朝害忠良,我怎能/ 低头下拜无廉耻,我怎能/ 趋炎附势求原谅。叫夫人与翠云打起精神往外走,

    (杨夫妇走,陈夫人转身入内)

    众儿女(白):爹爹母亲/岳父岳母—— (哭头):啊——爹爹母亲啊——

    杨继康: 儿啊,小女儿/ 哀声哭得我心惨伤,纵然有/ 千言万语何必再言讲,生离死别铁心肠。

    (拉夫人、翠云走,儿女欲送,陈松年阻止)

    陈松年(白):站住!不能相送!给奸党看见要生是非咯!

    (陈夫人捧银上)

    陈夫人(白):亲家——亲家——

    陈松年(白):夫人做甚——

    陈夫人(白):三百两银子给亲家做盘缠,亲家呢?

    四香五凤(白):爹爹母亲已经走了

    陈夫人(白):啊!你个死老头子!

    第六场 走绝路苦尽甜来

    时间:接上场数月后 地点:南京郊外邹家庄草堂、城隍庙

    伴:南京郊/ 邹家庄/ 雪盖草堂,

    思郎君/ 去赴考/ 音讯渺茫。

    (此段舞台版无,电影镜头由南京郊拉至草房中三春近景。邹士龙发现翠云,救)

    杨三春: 朔风阵阵叩柴门,大雪层层压屋顶。草堂寂寂多惆怅,愁绪缕缕挂在心。思夫君立志赴试上京城,却为何秋去冬来无音讯。念双亲蒙冤漂泊去何方,盼只盼苍天保佑身康宁。

    邹士龙(白):嫂嫂开门,嫂嫂开门!

    杨三春(白):啊,二弟来了。

    邹士龙(白):嫂嫂,这里白米一斗,纹银二两,请收下了。

    杨三春(白):二弟教书收入微薄,为嫂怎好受你。

    邹士龙(白):长嫂为娘,理当孝敬。

    杨三春(白):嗳,你哥哥上京赴考,为何不见回来,二弟,你要与为嫂打听消息。

    邹士龙(白):嫂嫂,我大哥志大才高,必有出头之日,待小弟上街打听京报消息,便来告诉嫂嫂。

    杨三春(白):有劳二弟。

    翠 云: 冰冻路滑雪花飞,落难异乡心惨凄。寒风扑面阵阵起,刺透我身上单薄衣。庙廊下白发二老苦寒饥,没奈何含羞乞讨到村里。可叹那人情薄如一张纸,翠云我伤心不在路边啼。

    想当初寿堂尽欢多孝女,都说道半子情深有靠依。却不料千里投亲亲不认,恰似那孤禽难觅一枝栖。四顾茫茫眼昏花,晃悠悠不觉天旋地转移。

    邹士龙(白):姑娘醒醒,姑娘醒醒。嫂嫂开门,嫂嫂快开门!。

    邹士龙(白):姑娘!姑娘!

    杨三春(白):二弟,姜汤烧好就拿来。啊!二弟,你快去拿姜汤来。

    (三春走向翠云)

    翠 云(白):老爷,夫人……

    杨三春(白):啊!是翠云!翠云,翠云,老爷夫人在哪里?

    翠 云(白):在,在城隍庙……

    杨三春(白):这……二弟,你给她吃,好好照顾她,为嫂去去就来。

    邹士龙(白):嗳。嫂嫂,嫂嫂……她怎么去了?这叫我怎么办?姑娘你喝姜汤,姑娘请喝姜汤,姑娘请喝姜汤!

    翠 云: 啊!你!你是谁?这是什么地方?!

    邹士龙: 姑娘,姑娘啊——请姑娘,放心喝下这暖肚汤,这里是,南京城外邹家庄。只为我,兄长赶考无音讯,奉嫂命,打听京报上街坊。半路上,见你昏昏倒在地,怎禁得,冰雪满地朔风狂。看左右,无人经过相救你,顾不得男女之间有大防。这草房是我嫂嫂一人住,救你来与她作伴也无妨。姑娘啊,不知你何故落了难?不知你漂泊去何方?城隍庙里何人在?

    让你独行为哪桩?可愿与我仔细讲,不要悲伤泪汪汪。姑娘一定身寒冷,你只管,披上我嫂嫂旧衣裳。

    翠 云:闻言感激暗窥望,堪敬书生少年郎。走尽了,人间坎坷不平路,看透了,世态炎凉恨满腔。

    邹士龙: 姑娘受了何人害,含冤报屈走他乡?

    翠 云: 翠云不为自身恨,只为奸贼害忠良。老爷削职为民后,亲友不认受美凄凉。四个女儿不供养,垂老流落在异乡。小婢乞讨奉二老,冒着寒风忍饥肠。昏迷若无恩公救,只怕一命赴汪洋。

    翠 云:闻言感激暗窥望,堪敬书生少年郎。小婢不为自身恨,为只为,世态炎凉恨满腔。 想当初,寿堂尽欢多孝女都说道,半子情深有靠依,不料,千里投亲亲不认,似那,孤禽难觅一枝栖,廊下白发二老苦寒饥,没奈何含羞乞讨到村里。四顾茫茫眼昏花,寻不到三春小姐心惨凄

    邹士龙: 可敬姑娘明大义,请把你老爷姓名说端详。

    翠 云: 提起老爷有名望,他就是户部侍郎杨继康。

    邹士龙(白):杨继康乃是我嫂嫂的父亲……

    邹士龙(白):你、你可是翠云姑娘?嫂嫂把你想坏了!

    翠 云(白):你嫂嫂是谁?

    邹士龙(白):兄长邹应龙,嫂嫂杨三春!

    翠 云(白):啊,三小姐,三小姐……

    邹士龙(白):姑娘……姑娘……我还是扶她到嫂嫂房中去睡一会。

    (杨夫妇在雪地蹒跚)

    杨继康(白):翠云……翠云……

    杨夫人(白):翠云……翠云……

    杨继康(白):夫人……夫人我们到那里去看看吧,夫人小心了。

    杨夫人(白):老爷……翠云她,她她她不知去向了。老爷……天寒地冻……路已走绝……你我不如一死!

    杨继康(白):夫人,不!我冤恨未伸,恶人未除……我还不想死呢!

    (唱):天寒地冻冻不死落难人,我心中还有一点暖火温。好翠云,乞讨走村去寻问,

    南京城外……一线希望遇三春。

    杨夫人 哎!一个个亲生女儿靠不住,怎去找,被我逐走的不孝人。你痴心妄想有何用,罢罢罢,投河一死了残生。

    杨继康(白):夫人,夫人,不!

    杨夫人(白):老爷!

    (三春上)

    杨三春(白):爹爹,母亲……

    杨继康、杨夫人(白):谁?好象是三春!三春来了,三春在哪里啊?!三春……

    杨三春(白):爹爹……

    杨继康(白):我儿……

    杨三春(白):爹爹……

    杨继康(白):儿啊……

    杨三春(白):母亲……

    杨夫人(白):你?……我……

    杨三春(白):母亲,我是你女儿三春啊!娘!女儿不孝,不知爹娘落难受苦,来迟了,亲娘!

    夫人(白):我的亲女儿……

    杨三春(白):娘,怨女儿不知爹爹母亲在城隍庙落难受苦。

    杨继康(白):多亏翠云大义相伴,如今不知她到哪里去了?

    杨三春(白):翠云就在我家,请爹爹母亲进去住下。娘!翠云……翠云……

    翠云(白):老爷!

    杨三春(白):翠云!手挽翠云无限情,多谢你大义好良心。相伴爹娘同苦难,你比亲妹还要亲。

    杨夫人:人比人来心比心,三春翠云胜亲人。满面羞惭自悔恨,手挽三春和翠云。只有你俩真孝顺,真孝顺,思前想后泪纷纷。

    杨三春(白):娘!

    邹士龙(白):快来暖暖身子。

    杨三春(白):二弟,快晋见了过我爹爹母亲。

    邹士龙(白):侄儿邹士龙拜见杨家伯父伯母。

    杨继康、杨夫人(白):少礼。

    翠云(白):翠云昏倒在雪地里,多亏恩公相救。

    杨三春(白):娘!

    杨继康、杨夫人(白):呵,多谢恩公!

    邹士龙(白):嫂嫂,饭已烧好了,请伯父伯母用膳去吧!

    杨三春(白):爹爹母亲,请!

    邹应龙:来到故乡心沸腾,邹应龙一路私访到南京,民情行来不进金陵府,至家中相会我妻杨三春

    (白):三春开门,三春开门。娘子!

    杨三春(白):啊呀,官人你回来了。

    邹应龙(白):娘子!

    杨三春: 官人!面对郎君喜盈盈,书生还是旧衣巾。官人啊秋闱赴试数月整,天天盼你转家门。不得功名不要紧,夫妻相守过光阴。

    邹应龙: 娘子不要小看我,料我不得上青云。

    杨三春: 难道官人登科第,为何蓝衫未脱身。

    邹应龙: 若说登科非容易,当朝专权大奸臣。哪个题名金榜后,要做严嵩小门生,不当门生无官做,投靠严嵩把官升。

    杨三春: 官人说出内情话,为妻明白八九分。只因官人骨气硬,不做严嵩小门生。得罪老贼排斥你,因此你无官回来一身轻。

    邹应龙(白):娘子不要小看我,娘子你来看

    杨三春(白):官人,这金印?(杨继康从内出)

    邹应龙(白):娘子,此番赴试,金榜题名,状元及第,做了七省巡按。娘子,你来看!

    杨三春: 双手捧起黄金印,笑在眉头喜在心。转念一想生疑问,为何你前言后语理不明。

    邹应龙(白):哦,怎见得?

    杨三春: 你说道不当门生无官做,投靠严嵩把官升。料你不把严嵩靠, 哪来金印到你身?

    杨继康(白):问得好,你,你这是何?

    邹应龙(白):娘子,此番赴试,金榜题名,状元及第,严相国收我为门生,做了七省巡按。

    杨三春(白):你?你投靠那严嵩老贼了?官人,你怎能不忠不孝、亲仇不分?

    杨继康(白):说得好!儿啊,想不到你也是个口是心非趋炎附势之人

    邹应龙(白):啊,原来是岳父岳母驾到,小婿大礼参拜。

    杨继康(白):不用,不用。你速速回答三春的问话。

    邹应龙(白):岳父,为了得到这颗金印,小婿是去拜严嵩做了门生,只因为……

    杨继康(白): 住口!想不到代我也是个口是心非趋炎附势之人!

    杨三春(白): 冤家,你怎能不忠不孝,亲仇不分。

    邹应龙(白):娘子……

    杨继康(白):老夫决不与认贼做父之人为伴

    杨三春(白):你,你若要夫妻到老,这金印立即与我抛掉!

    邹应龙(白):哎!娘子!啊呀,慢来。

    杨三春(白):爹爹!

    杨继康(白):为父决不与认贼作父之人为伴,不要哭!

    翠 云(白):夫人,我们走吧。

    杨三春(白):三春愿与爹娘同行。

    邹士龙(白):对,我也要走。

    邹应龙(白):且慢!请岳父听小婿倾心奉禀。

    杨继康(白):你——讲!

    邹应龙:岳父啊!莫将小婿来错怪,细听应龙吐心怀。那严嵩祸国殃民把君迷,多少个忠臣良将惨遭害。岳父你蒙冤飘泊无家归,继盛叔横遭屈斩更可哀。应龙我早已立下除奸志,决不把一片丹心化成灰。想朝廷开科取士为治国,那严嵩妄图网罗众贤才。不入虎穴怎除害,为除害将计就计巧安排。登门虽把相国拜,且与老贼常往来。施妙计我曾狠把严嵩打。…

    邹应龙(白):严嵩祸国殃民,多少忠良受害,应龙我立志除奸,丹心不变

    (唱):岳父啊,婿我,登门虽把相国拜,的是深入虎穴除大害,除害周旋老贼且忍耐,保我七省巡按出京来,路上微服私访查奸党,握严贼滔天罪,一死上殿奏本谏万岁,一个青史名标,为国除奸,为民除害,方称我胸怀。

    杨继康、杨三春(白):你把严嵩打了?

    邹应龙(白):打了!

    杨继康(白):啊呀,打得好!

    杨三春(白):官人……

    杨夫人(白):老爷!

    杨继康(白):夫人!倒是老夫一时性急,错怪贤婿了。

    翠 云(白):三姑爷!

    邹应龙(白):啊,翠云,多亏你照顾二老。

    邹士龙(白):兄长!(翠云发现与士龙靠得太拢而羞)

    众(白): 哈哈哈哈………

    第七场 重团圆玉石分明

    时间:三年后 地点:杨府厅堂

    合 唱 风风雨雨三长载,严冬过后绽春蕾。 忠良昭雪奸佞倒,又喜华堂牡丹开。

    (俞志云悄上,见元芳行礼)

    俞志云(白):娘子,娘子先来一步,恕卑人来迟了

    杨元芳(白):认贼做父的衣冠禽兽,谁是你的娘子!

    俞志云(白):哎呀娘子,如今严嵩已死,我被革职,幸喜仍是杨侍郎的女婿。今日一来与娘子破镜重圆,二来拜祝岳母六十大寿。

    (杨夫妇上)

    杨继康(白):恩?何恩在此喧哗?

    俞志云(白):岳父岳母在上,小婿恭祝千秋,大礼参拜

    杨夫人(白):你-你还有脸来见我?

    俞志云(白):娘子,请你美言几句,就说卑人得罪二老,事过后悔,今日特爱登门谢罪。

    杨元芳(白):哼谁听你的花言巧语,出去——

    家丁(白):禀老爷夫人,三小姐三姑爷拜寿来了

    杨夫妇(白):快快有请

    (三春夫妻上)

    邹应龙:除严党,去奸邪,万民同喜

    执法令,整朝纲,顾盼雄飞

    回府见,岳父母,躬身施礼

    杨夫妇:贤婿女儿少礼,一旁坐下

    杨元芳(白):三妹、三妹夫,我苦啊

    邹应龙:见大姐,哭悲啼,令人惨凄

    邹应龙(白):俞志云,你的所做所为情理难容

    杨继康(白):将这个无情无义少廉鲜耻之徒赶了出去,永远不许上门。

    杨元芳:好一位足智多媒邹应龙,斗倒了十恶大罪老严嵩。我妹夫刑部尚书上奏本,老爹爹发还家产圣恩隆。今日里母亲六轶庆大寿,蒙三妹接我苦命到京中。狠心贼当年嫌我罪官女,赶走我带发修行心悲痛。

    老家人(白):禀大小姐,大姑爷上门拜寿来了。

    杨元芳(白):啊,无耻之徒有什么脸上门,让他走!

    俞志云(白):娘子哪里,娘子哪里?娘子先来一步,恕卑人来迟了

    杨元芳(白):认贼做父的衣冠禽兽,谁是你的娘子!

    俞志云:娘子、娘子啊—— 认贼做父是假意,趋吉避凶合时宜,朝树倒猢狲散,严嵩父子命归西,戈一击揭罪状,我今革职改前非,还是杨侍郎的大女婿,尚书是我连襟好兄弟,娘子破镜重圆续前情,着你拜祝岳母寿诞期

    杨继康(白):恩?何恩在此喧哗?

    俞志云(白):岳父岳母在上,小婿恭祝千秋,大礼参拜

    杨夫人(白):你-你还有脸来见我?

    俞志云(白):娘子,请你美言几句,就说卑人得罪二老,事过后悔,今日特爱登门谢罪。

    杨元芳(白):哼谁听你的花言巧语,出去——

    家丁(白):三姑爷三小姐到

    (三春夫妻上)

    邹应龙:除严党,去奸邪,万民同喜

    执法令,整朝纲,顾盼雄飞

    回府见,岳父母,躬身施礼

    杨夫妇:贤婿女儿少礼,一旁坐下

    杨元芳(白):三妹、三妹夫,我苦啊

    邹应龙:见大姐,哭悲啼,令人惨凄

    邹应龙(白):大姐,有什么话,你说吧

    杨元芳:三妹、三妹夫啊,好恨/认贼做父不忠不孝不义人,逐走我二老爹娘剥衣巾,打得我遍体鳞伤多残忍,把我赶出府去落庵门,无情无义无人性,心狗肺不是人,颜无耻来纠缠

    妹夫啊,求你重办这衣冠禽兽俞志云

    邹应龙(白):俞志云,你的所做所为情理难容

    俞志云 (白): 大人,还望看在亲戚面上,多多恕罪

    杨继康(白):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来人啊!

    家 丁(白):在!

    杨继康(白):将这个无情无义少廉鲜耻之徒赶了出去,永远不许上门。

    家 丁(白):是!

    俞志云(白):岳父……娘子……

    杨继康(白):赶了出去!

    (陈松年一家到,杨夫妇出接)

    老家人(白):禀老爷、夫人,杭州陈老爷全家到府。

    杨继康、杨夫人(白):有请!

    老家人(白):是。有请!

    陈松年、陈夫人(白):亲家!

    杨继康、杨夫人(白):亲家到来,有失远迎。

    陈文新、陈文华(白):拜见岳父岳母!

    杨四香、杨五凤(白):拜见爹爹母亲!

    杨继康、杨夫人(白):贤婿女儿起来!

    陈文新、陈文华(白):谢岳父岳母!

    杨四香、杨五凤(白):谢爹爹母亲!

    杨元芳、邹应龙、杨三春(白):拜见伯父伯母!

    陈松年、陈夫人(白):状元公,不敢啊不敢。

    杨继康(白):陈亲家请坐。不如亲家到来何事啊?

    陈松年(白):专程为亲家拜寿!

    杨继康(白):老朽当年飘零四方,无人收留,今日亲家特来拜寿,啊呀呀,使我好不惭愧!

    陈夫人(白):亲家公,亲家母,我家老头子是没有面孔来拜寿,今朝是我硬拉伊来赔礼道歉的。

    陈松年(白):哎,老朽当年畏惧奸党,冷淡了二位亲家,多多有罪。

    杨继康(白):看在亲家母的份上,不怪啊不怪。

    杨夫人(白):是啊,你我还是要好亲家。

    陈夫人(白):应当要好,应当要好。嘿嘿嘿嘿……

    杨继康(白):哦,请两位亲家先到花厅用茶去。

    (双桃追夏莲上)

    夏 莲(白):救命啊!救命……

    杨继康、杨夫人(白):啊,是你,做什么?

    杨双桃(白):我要挖她一双眼睛!

    夏 莲(白):救命!……

    杨夫人(白):贱人,住手!

    杨双桃(白):啊呀母亲!

    (唱): 贱婢势利太猖狂,讽刺我应龙妹夫郎。说什么若是穷鬼中状元,情愿挖她眼一双,

    我要为三妹夫妻出口气,定要她有眼无珠不见光。

    杨夫人:一见贱人怒火旺,怎敢到此闹寿堂。可恶贱人,怎敢吵闹寿堂!

    丁大富(白):不不不,我们是来向岳母大人拜寿。

    杨夫人(白):谁是你的岳母!

    杨双桃(白):母亲……

    杨夫人(白):谁是你的母亲!

    杨双桃(白):啊,哎呀爹爹,我是你的亲生女儿,我是你的亲生女儿……

    杨继康(白):贱人,谁是你的父亲,你给我走!

    杨夫人(白):滚!

    杨双桃(白):我不走,五个女儿拜寿,为什么偏偏逐走我?你们不认我女儿,我死也不走,我死也不走……

    杨继康、杨夫人(白):真是气死我了!

    家 丁(白):新姑爷、新姑爷回府。

    杨继康、杨夫人(白):啊,一对新人来了,快快有请!

    邹士龙: 题名进士上金榜,洞房花烛喜成双。洞房花烛喜成双,今日双双上寿堂。

    翠 云: 感激爹娘认义女,今日双双上寿堂。感激爹娘认义女,祝愿双亲永安康。

    邹士龙: 手挽娘子去拜寿,

    翠 云: 祝愿双亲永安康。

    邹士龙: 岳父岳母在上小婿大礼祝拜千秋!

    翠 云: 爹爹母亲在上女儿大礼祝拜千秋!

    杨继康、杨夫人(白):贤婿女儿起来!

    邹士龙: 谢岳父岳母!

    翠 云: 谢爹爹母亲!

    杨夫人(白):儿啊!贱人你来看看,我有这个孝顺妇女儿胜你百倍!

    杨双桃(白):啊呀,羞死我了,羞死我了!

    丁大富(白):啊,夫人,夫人……

    翠 云(白):母亲,不要生气了。

    杨继康(白):对,来啊,吩咐奏乐设筵。

    家 丁(白):是。奏乐设筵。

    合唱: 岁寒方知松柏健,患难相守品德全。寿堂重叙天伦乐,情深和睦笑开颜。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专门为各演员、艺术团、演艺公司、政府部门、单位活动、企业庆典、公司年会提供创作各种小品、相声、话剧、舞台剧、戏曲、音乐剧、情景剧、快板、三句半、哑剧、双簧剧本。联系电话:18022171126 联系QQ:652117037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专业代写戏曲剧本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备案号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