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戏曲剧本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公司企业晚会娱乐搞笑小品《产量
太阳能光伏电站小品剧本(光明使者
饭店服务员和客人之间的心理剧剧
饭店厨师音乐剧剧本(提升团队精神
年会娱乐演出搞笑小品剧本《我们
幽默搞笑演出情景剧剧本《犯错》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饭店厨师音乐剧剧本(提升团 10-20
艾滋病搞笑小品,艾滋病表演 10-19
微信QQ微博群主音乐剧剧本 10-18
11·25国际消除对妇女的暴力 10-17
知青公益性社团组织节目表 10-16
团结公司的情景剧,公司文化 10-16
大学生小品,适合大学生的小 10-15
饭堂厨师情景剧剧本(提升团 10-14
银行情景剧,银行关于服务的 10-13
关于消防安全搞笑小品,有关 10-12
新能源情景剧剧本(光明使者 10-11
中国记者节小品剧本(爱心采 10-10
扶贫小品,完整扶贫小品剧本 10-8
乡村题材农村妇女小品剧本 10-6
小学生校园自闭症儿童小品 10-3
邮政小品剧本,关于邮政的小 9-29
国庆节表演什么节目好,推荐 9-27
万圣节幽默小品(相亲故事) 9-25
地质矿产勘查音乐剧剧本(勘 9-23
农村社区居民个人健康档案 9-21
改进部门工作作风的音乐剧 9-19
医生和病人音乐剧剧本(不一 9-17
尊老敬老过重阳感人情景小 9-14
大学生搞笑情景剧剧本(犯错 9-12
新兵入伍搞笑小品剧本,新兵 9-10
还珠格格搞笑小品剧本,还珠 9-8
医护人员音乐剧剧本(妈妈我 9-6
关于欢迎新同学的小品,迎新 9-3
建筑公司房屋设计小品剧本 8-31
弘扬公务员正能量音乐剧剧 8-29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戏曲剧本 > 越剧剧本 > 越剧 《柳永》剧本
中国国际剧本网戏曲剧本频道www.juben108.com/xiqu 中国最大的戏剧戏曲剧本创作交易门户网站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戏曲剧本-越剧剧本   会员:fanhoulai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5/11/3 10:42:48     最新修改:2015/11/3 10:42:48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越剧 《柳永》剧本
作者:越剧剧本
专业创作小品、相声、戏曲剧本。 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微信:13979226936
    越剧 《柳永》剧本

    人物表

    柳永、虫娘、酥娘、佳娘、心娘、秀香、英英、瑶卿、楚楚、梅香、兰香、竹香、柳安、宋仁宗、杨大人、太监、宫女、孙眄、绍兴师爷、侍女、东京歌妓若干。

    第一场《凤栖梧》

    〔宋仁宗天圣四年春,西元1026年。

    〔开封,平康里撷芳楼。

    〔前曲:"帘内清歌帘外箫,琼瓯绛唇新声娇。平康巷里春风夜,占断汴京第一宵。"

    〔酥娘上。

    酥   娘:虫儿!虫儿!

    〔虫娘上。

    虫   娘:(唱)蛾眉懒画髻慵修,已觉三竿日上头。只道春眠常厌厌,哪知病酒亦堪愁?

    酥   娘:虫虫……

    虫   娘:娘,你就不能小声点儿吗?柳七官人还在酣睡哩!

    酥   娘:日都上三竿了,还酣什么睡呀!虫儿!(唱)自从柳七我家留,姐妹坊间找破了头。教坊司,平康里,歌台舞榭遍访求。说是柳七没给他们写新词,生意清淡,都快关门了。听说柳七近来常在我家,今日相约找上门来了!

    虫   娘:是呀,人说凡有井水处,便有柳七词。没有了他的新词,真不知怎么办呢

    〔传来众姐妹嬉笑声。

    酥   娘:你听!说来就来了!

    虫   娘:娘,我去叫醒官人……(下)

    〔英英、心娘、瑶卿、佳娘、秀香上。

    众   人:酥娘妈妈!

    酥   娘:哎哟,小姐们个个打扮得如花似玉……是什么风把你们吹来的呀?

    英   英:哈……不是别的风,是撷芳楼暖暖的柳七风!你看这风吹得贵院啊……(唱)凤额绣帘卷得高,

    瑶   卿:(唱)兽环朱户风中摇。

    心   娘:(唱)分明是,曲常新,人长醉,

    佳   娘:(唱)不胜雨暮与花朝。

    秀   香:(唱)可怜歌管深深处,

    众   人:(唱)别院飘零叹寂寥!

    酥   娘:哈……见笑了!这柳七官人,可不是刚来东京时节,"百万呼卢,十千沽酒,千金酬一笑"的贵公子。我们可无心"藏宝"啊!

    心   娘:说得正是。如今柳七是一位"填词"的大才子,我们大家的宝。

    佳   娘:多少年了,我们一起养着他,供着他,谁也不敢专美呀!

    英   英:既是如此,请他出来。

    酥   娘:不瞒大家,他呀,还在睡梦中哩!

    英   英:那我们代劳了。姐妹们,把他……抬出来!

    酥   娘:这……

    众   人:是!

    [柳永内声:"来了也!"内唱:"笙歌宴罗绮丛尤红带翠,醺醺酒恋恋意醒来还醉……"

    〔虫娘扶柳永上。

    柳   永:(接唱)好一阵莺燕声聒噪人耳,旧知交新时友裙衩相继……

    众   人:哼!

    柳   永:(接唱)失迎迓稍简慢耆卿有愧,请海涵可奈何花萦酒系。

    (欲拜不支,虫娘扶之)

    秀   香:柳七,你、你这狠心短命的……(唱)暖酥消,腻云蝉,终日厌厌倦梳裹。恨薄情,一去不回头,消息经年无一个。

    众   人:(唱)悔当初,不曾把你雕鞍锁,镇相追随莫抛躲。蛮笺象管教诗文,针线闲拈伴你坐。

    〔众又爱又恨又怜地拉扯住柳永。

    虫   娘:官人!(唱)都道你艺高才足词中魁,字字珠玑肠九回。姐妹们一受品题声价倍,全赖你换羽移宫大笔挥。

    英   英:虫儿,你可说得太对了!岂不闻不愿穿绫罗,愿依柳七哥……

    佳   娘:不愿君王召,只愿柳七叫。

    心   娘:不愿千黄金,愿中柳七心。

    众   人:不愿神仙见,愿识柳七面!

    柳   永:虫娘,纸笔伺候!(唱)紫毫彤管薛涛笺,笔未下,眼里已潸然。流落京畿近十载,萍踪浪迹在坊间。科场不幸词人幸,我和女乐命相连。是她们,怜我捧我养活我,浅斟低唱成就我,蕙性兰心激荡了我……一幕幕,怎不沸腾在笔端?(时凝思,时疾书,唱)这《柳腰轻》,英英妙舞腰肢软,《昼夜乐》,秀香声貌称双全。《木兰花》,有四阙,佳娘,心娘,酥娘,虫娘……(接唱)才艺绝,舞茵歌扇两萦牵。俏瑶卿,诗书惯,赠卿一曲《凤衔环》……

    〔众人拿着各自新词,喜不自胜。

    柳   永:(接唱)乘兴再写《凤栖梧》……

    众   人:《凤栖梧》?

    柳   永:(接唱)亦教那,人间儿女,百年千载永流传!

    (将词稿给虫娘)

    〔虫娘准备歌唱,众人各执乐器,柳永执檀板,英英、佳娘执扇舞。

    虫   娘:(唱《凤栖梧》)"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里,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众人沉醉其中。

    〔忽传来叫声:"七公子!七公子!"

    柳   永:啊,七公子?好熟悉的乡音啊!难道是……柳安?

    〔梅香引柳安上。

    梅   香:柳七官人,这位少年满口八闽音,说是从千里外建州府崇安县赶来找你的……

    柳   永:柳安!

    柳   安:七公子!

    〔酥娘示意,众人下。

    柳   安:七公子,你叫我找得好苦啊!(唱)武夷山下到京畿,千里路,柳安是一把眼泪和鼻涕。好不容易摸着了北……老爷说你在京城居无定所,要找就要到秦楼楚馆、舞榭勾栏去找---(唱)我是大海捞针捞到你!七公子,你老人家倒不错呀,有这么多的漂亮女人扎堆儿陪你,难怪你10年都不回家!哈……

    柳   永:柳安,你话多了。

    柳   安:奴才该死!奴才这次来不为别的,只为带少夫人一封书……

    柳   永:夫人一封书?(念)"……是故养子必教,教子不严,严则不勤,勤则必成。学,则庶人之子为公卿;不学,则公卿之子为庶人……"啊呀,此乃我弱冠时作文!

    柳   安:少夫人说,这是你亲手写的,你可不能忘了呀!

    柳   永:(又阅)又附我一词!(念)"……御炉香袅,临轩亲试。对天颜咫尺,定然魁甲登高第。待恁时、等着回来报喜……"啊呀,夫人千里寄书,分明是激励我明年春闱,不能或缺!

    柳   安:七公子!全家都希望你,出人头地,光宗耀祖啊!

    柳   永:(唱)吾家万里东瓯外,人物溪山秀出群。伯叔父兄皆进士,昆仲惟我不逢辰。灯下十年亦苦读,两回雁塔名不存。我呀!(唱)非无报国凌云志,为报国竟无门。我亦思,继父祖,荫妻子、报明君。却赢得,盛世为浪子,风月场中薄幸人。今日一书如棒喝,绞得我,天人交战万绪纷……

    柳   安:七公子,这就有点儿对了!

    〔虫娘上。

    柳   永:虫虫,你……

    虫   娘:我……都听见了!从今天起,你就在这里杜门谢客,专心读书!

    柳   永:(又复风流故态)虫娘,你……你莫非要伴读?啊哈……(唱)残灯下,芙蓉面,消魂红袖把香添。但恐花心共柳眼,禁不住游丝缠与牵。

    虫   娘:你、你想得美!(唱)要叫你焚膏继昝不停读……你若懈怠呀,我……(接唱)效一个,毁容剔目李亚仙!

    柳   永:虫娘!

    第二场《鹤冲天》

    〔越年春。教坊,金銮殿。

    〔太监内声:"万岁爷起驾!"

    〔宋仁宗上,太监随上。

    宋仁宗:(唱)太仓日富中邦最,宣室夜思前席对。盛世求贤追汉唐,千钟应向琼林醉。

    〔教坊司奏乐声。

    太   监:启万岁,已到教坊!

    宋仁宗:宣教坊司。

    太   监:宣教坊司!

    〔教坊司杨大人上。

    杨大人:万岁!

    宋仁宗:平身。

    杨大人:谢万岁!万岁,为何圣驾亲临教坊?

    宋仁宗:今日新科进士殿试,设琼林宴,教坊席间所奏何曲,事关乐教,朕甚关切。

    杨大人:有曲目在此,万岁御览!

    宋仁宗:(阅)范仲淹《苏幕遮》,"碧云天,黄花地",起句不凡呀!晏殊《浣溪沙》,"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苦心经营,不露凿痕,佳句!宋祁《玉楼春》,欧阳修《蝶恋花》……都是本朝大臣佳作,可有民间才人的?

    杨大人:有,钱塘林逋《长相思》,闽北柳三变……

    宋仁宗:柳三变?朕曾读其《长寿乐》、《玉楼春》《玉兰花慢》,颂承平盛世,变短调为长调,本朝无出其右。只是其写秦楼楚馆,浮艳虚美,不足为训也……

    杨大人:万岁,此回选的是《鹤冲天》……

    宋仁宗:《鹤冲天》?且读来供朕一听。

    杨大人:是!(念)"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明代暂遗贤,如何向?"

    宋仁宗:是个屡试不第的举子。

    杨大人:"未遂风云便,如何论得丧。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

    〔幕内唱:"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晌。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宋仁宗:惜哉惜哉!词乃高妙,然失之于偏激!

    杨大人:啊,臣有不察之罪!

    宋仁宗:本朝不以言入罪,况乃一词。暂不琼林宴上唱,无使进士轻薄也。

    杨大人:万岁圣裁!

    宋仁宗:权当戏言,卿自主罢了。

    杨大人:臣岂敢。

    太   监:陛下,当殿试了!起驾!

    〔内山呼万岁。

    〔众隐去。

    柳永上。

    柳   永:(唱)春深仙苑御炉香,身到尧阶对圣皇。但愿得,天颜笑,泥金书,报故乡。也不负,荆妻万里殷殷语,灯下伴读窈窕娘。

    〔太监上。

    太   监:皇帝有旨,今科待榜进士70名,按排名进殿受皇上亲试,现第五十九名,柳三变!

    柳   永:臣在。

    太   监:随我来。

    〔景现金銮殿。宋仁宗,太监,宫女等在场上。

    〔内山呼万岁。

    柳   永:臣柳三变跪请圣安!

    宋仁宗:平身。

    柳   永:谢万岁!

    宋仁宗:卿得非填词之柳三变?

    柳   永:微臣名三变,字耆卿,建州府崇安县五夫里人氏。

    宋仁宗:啊,是地武夷山水,冠绝天下。"乡人皆嗜学,太守复工文",亦人文荟萃之邦也。卿果得其灵气,生得风姿俊雅,一表人才!

    柳   永:臣岂敢?臣谨以陋质,愧对天颜。

    宋仁宗:哈哈……卿过谦了。卿乃"才子词人,白衣卿相"也。

    柳   永:臣惶恐。启万岁,因屡试不中,一时激愤,望万岁恕罪!

    宋仁宗:何罪之有?卿"风流事,平生畅",天性也;"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率性也。真填词奇才也!

    柳   永:若论填词,臣不及范希文、欧阳永叔诸大人远矣。

    宋仁宗:朕看未必。何况范、欧写不出"针线闲拈伴伊坐"、"鸳鸯绣被翻红浪"诸般"传世名句"……朕劝你,从此白衣为卿相,把浮名,换了浅斟与低唱!

    柳   永:万岁!这……(语塞)

    宋仁宗:卿既不求富贵,奈何富贵求之?且去花前月下填词吧!

    〔金銮殿与宋仁宗隐去。

    柳   永:公公,这么说,我又落榜了?

    太监:落啦!我看你呀,倒是风骚骨、乞丐命。女孩子喜欢,皇帝不欣赏。你呀,压根儿就不是当官的料!还是照圣上旨意,且去填词吧!(下)

    柳   永:公公……(凄然、无奈、自嘲地)哈哈……我……没落榜,我没落榜呀!(唱)金銮殿上旨如山,皇帝老儿亲口颁。我是那,货真价实、不虚不滥、铁打铜铸、天下第一的……奉旨填词柳三变!哈哈……(跌倒

    第三场《雨霖铃》

    〔同年秋。

    〔京城都门外,江边,帐篷下。

    〔前曲:"离却神京落魄地,断鸿声远浮云蔽。千秋一曲《雨霖铃》,肠断生离死别际。"

    〔柳安、梅香上。

    梅   香:柳安,柳七官人与虫娘快到了,咱们快把帐篷酒具安排好。

    柳   安:晓得。七公子离京"干谒",来送行的定然不少。咱七公子呀,自皇上临榜黜落,他干脆就来个奉旨填词柳三变,越发放得开。这相好一多,应付不来,欠的风流债也多!

    梅   香:不过呀,他对虫娘姐姐倒是情有独钟。"堪人属意,最是虫虫"、"天上人间,惟有两心同"……

    柳   安:我看他写给别人的,也差不多!

    梅   香:那都是春风一度,怎比得我们虫娘姐姐!(唱)就算那,红裙列十队,咱虫娘姐---(接唱)山海盟,谁人能代替?

    柳   安:好好好,就算千好万好,终究也得走也得跑!(唱)到时节,车马催人去哪得分心来应你?

    众   人:(唱)世间情,说什么生死以?到头该弃且轻弃!哎,来了来了!

    〔幕内唱《雨霖铃》:"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

    〔歌声中,柳永、虫娘上,进帐篷。梅香伺候。

    虫   娘:官人呀!(唱)昨宵里,恁和衣睡,今宵里,又恁和衣睡。中夜后,还惊起,霜天冷,风细细。空展转,再寻思,到头云雨梦难继。江南此去隔烟波,寸心万绪何从寄?纵然是彼此空有相怜意,终然未有相怜计!到长亭请君莫停浊酒杯,杯中尽是愁滋味!

    柳   永:(尽杯,唱)对满眼秋风落叶狂飞絮,酒三杯临歧更识愁滋味。无奈何榜落尧阶干谒去,我也是数尽寒更夜不寐。想柳七十年漂泊在神京,撷芳楼洞房与你初相遇。曾庆幸占尽人间娇与媚,从今后画堂绣阁长相聚。赴秋闱愧对裙衩劝读功,赖虫娘终始不离亦不弃。几度想抛却征辔伴虫娘,又争奈思量万种去成计。我柳七身处江湖心庙堂,非无那齐家报国青云志。虫娘呀,系我一生心,负你千行泪!

    〔幕内接唱《雨霖铃》:"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歌声中,秀香、佳娘、心娘、酥娘、瑶娘、英英等上。众人送柳永、柳安到江边,依依不舍。

    虫   娘:官人!(唱)余晖掩映片云孤,此去江南人事殊。问一声今宵酒醒在何处?再相逢,两情依旧无?

    众   人:(唱)问一声今宵酒醒在何处?再相逢,两情依旧无?

    柳   永:(唱)词客天涯语已孤,扁舟一楫入烟湖。《雨霖铃》伴青衫泪,留得诸卿湿绣襦。

    〔幕内接唱《雨霖铃》:"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美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歌声中,柳永、柳安下。众人送别……

    柳永《雨霖铃》歌曲

    第四场《望海潮》

    〔宋仁宗明道二年,西元1033年。

    〔杭州。西湖畔,太守孙眄官邸。

    〔孙眄与绍兴师爷上。

    孙   眄:(唱)铃斋无讼宴游频,座上罗绮簇缙绅。

    师   爷:(唱)敢问今宵翠袖里,谁为侑酒清歌人?

    孙   眄:哈,你岂不知"天上念奴羞,掌中飞燕妒"?老夫独听一人唱也。

    师   爷:还是……楚楚?

    孙   眄:你说还有谁呢?

    师   爷:老爷,夫人不打破醋酝子?

    孙   眄:她自游湖去了。何况,朝廷管得紧,官妓止于侑酒献歌,不得侍寝,朝中重臣尚且畏惧,何况我辈?夫人她知道我是心有余而胆不足也。(与师爷相视一笑)

    〔侍女上,排酒席,坐,对饮。

    〔楚楚抱琵琶上。

    楚   楚:(唱)绮堂筵会潜悲凉,急管繁弦每自伤。苦恨相逢词客晚,琵琶为唱《早梅芳》。(跪拜)给大人请安!

    孙   眄:哈……楚楚,我已经说过了,你就不用跪拜了。

    楚   楚:贱妾不敢。

    孙   眄:你起来就座。

    楚   楚:谢大人!

    孙   眄:师爷,楚楚量大,先敬她三大杯!

    师   爷:是。来,敬你三大杯!

    楚   楚:谢酒!(饮)

    孙   眄:楚楚,今夜所唱何曲?

    楚   楚:大人,就唱一曲《早梅芳》。

    孙   眄:好,好。

    楚楚(唱《早梅芳》)"自从破虏征蛮,峻陟枢庭贵。铃斋少讼,宴馆多欢,未周星,便恐皇家,图任勋贤,又作登庸计。"

    孙   眄:哈哈,唱得好,词也写得好!

    师   爷:这是首投献词。大人,这铃斋少讼,政清刑简,如此今般,写的是大人你呀!皇家要拔擢大人,我看也是不久的事。好词好词!

    孙   眄:有点儿意思,有点儿意思……哎,作词者是谁?

    楚   楚:大人!(唱)他锦心绣口蕙兰质,写尽人间绝妙词。他……

    孙   眄:他到底是谁?

    楚   楚:(唱)那"杨柳岸晓风残月",天下何人能不知?

    孙   眄:啊!是那个奉旨填词柳三变!为何不来见我?

    楚   楚:因尊府门禁甚严,几回不得其入……

    孙   眄:他现在何处?

    楚楚就在府门外。

    孙   眄:原来你们……筹划好的?哈哈,有请!有请!

    师   爷:请柳七来见!

    〔柳永上。

    柳   永:(唱)羁旅江南六载行,西湖烟柳最关情。犹闻太守爱词赋,且借佳人莺燕声。(递手板)柳七叩见郡守大人!

    孙   眄:(看手板)"奉旨填词柳三变"……哈哈,皇上不经意的一句话,你倒是受用无穷呀!

    柳   永:大人,君无戏言也。

    孙   眄:也是,也是。先生请坐。

    柳   永:谢座。

    孙   眄:给先生斟酒来。来,干!(对饮)柳先生,敢问到杭州已有几时?观感如何?

    柳   永:已盘桓半年。杭州人间天堂,郡守治绩功德,声播东南,小生感慨良多!因此有感而发,才有《早梅芳》之作。

    孙   眄:荷蒙夸奖,不胜赧颜。先生何不再留下一词,使杭州千秋不朽?

    柳   永:但恐才有不逮,有辱名城。

    楚   楚:官人……

    柳   永:如此,不才献丑了!(进纸笔,提笔沉思,写,唱)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

    〔众喝采,助唱。

    柳   永:(接唱)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重湖叠清嘉……

    (再沉思,疾书毕,交与楚楚)

    楚   楚:(接唱)"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

    〔众喝采,助唱。

    楚   楚:(接唱)"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钓叟莲娃。千骑拥高牙,乘醉听箫鼓,吟赏烟霞。异日图将好景,归去凤池夸。"

    孙   眄:哈哈,好词,好词!将这画成美图,敬献圣上,也是好主意!柳先生!(唱)三秋桂子费神思,十里荷花不世词。楚楚,你看呢?

    楚   楚:大人!(唱)但恐那千古才人齐搁笔,美景在前不敢题!

    孙   眄:哈哈……柳先生,看来你这个宝,我可要收藏了……(唱)本郡爱才海内知,怎叫你,奉旨填词珠宝遗?从今后,吾坐明堂你在侧,吾出府门你紧随。鼎食钟鸣衣锦绣,富贵荣华聊可期!

    柳   永:(喜极)啊!(唱)漂泊多年未展眉,空留羁旅断肠词。今日明公一席话,书生苦旱遇云霓!深深拜谢贤太守,参天大树,容我飘零栖一枝!

    孙   眄:哈哈,孟子曰,得天下英才而育之,人生一乐也!

    师   爷:(旁唱)看他感恩泪欲垂,不禁师爷起妒思。刀笔多年受宠信,岂任毁于一小词?对了,适才那句"破虏征蛮",后来又一句"千骑拥高牙"莫非……哈……(接唱)莫非他错把孙眄作孙沔?且待我仔细勘磨解窦疑!大人,刚才那首妙词,莫非调寄《望海潮》?

    柳   永:是《望海潮》,赠孙沔大人。

    孙   眄:(从楚楚手中拿过,读)"调寄《望海潮》,赠杭州太守孙沔"……孙沔?

    师   爷:啊,大人,孙沔不就是前任太守吗?孙沔武将出身,这"千骑拥高牙"与《早梅芳》之"破虏征蛮",分明就是写他,与大人无干也!

    孙   眄:(脸色骤变)狗奴才,你也出尔反尔的!

    师   爷:这……

    孙   眄:可恼呀可恼!(唱)本欲捉刀写颂辞,却为宿敌作谈资。这般才子有何用?只合酒余人笑痴。柳七,既赠孙沔,何求孙眄?他现在蜀中,何故到杭州投献?

    柳   永:啊啊,难道大人不是……孙……沔?

    师   爷:大人正是孙眄。然此眄不是彼沔。此眄双眼炯炯有神,彼沔双眼泪汪汪,退休了!

    柳   永:(唱)棒喝声声瞠目对,一字之差好梦吹!

    楚   楚:(唱)怨你糊涂竟似斯,不分眄沔怪阿谁?大人,柳七果是为你所题,只是一时糊涂……

    孙   眄:官场如战场,一厘之差,失之千里。且去"孙沔"吧!退席!(忿忿下)

    楚   楚:大人!(追下)

    柳   永:楚楚!

    师   爷:柳七!(念)如此雕虫小技,只该哄骗歌妓。要到衙门混混,有些不合时宜!你呀,拍马屁拍到了骡子的**儿上啦!哈哈……(下)

    柳   永:咳!(唱)太息一声泪欲出,投献新词受此辱。荷花桂子称高才,眄沔不分我白目。看起来,干谒六年路到头……只是呀,那楚楚动人,动人楚楚……罢、罢了……(接唱)剩水残山不可逐。渺渺神京一望遥,断梗飘蓬归去速!

    第五场《少年游》

    〔宋仁宗景佑元年,西元1034年。

    〔开封,平康里撷芳楼。

    〔幕内唱《少年游》:"一生赢得是凄凉。追前事,暗心伤。好天良夜,深屏香被,争忍便相忘?"

    〔歌声中,虫娘上,聆听。

    虫   娘:(接唱)"王孙动是经年去,贪迷恋,有何长?万种千般……"

    〔酥娘上。

    虫   娘:(接唱)"把伊情分,颠倒尽猜量。"

    〔内声:"虫娘,虫虫心肝!你怎么一听到柳七词,就像丢了魂似的?快来陪我……"

    酥   娘:虫儿,快去快去!不然公子要生气的!

    虫   娘:娘,我、我定一会儿神再去……

    酥   娘:虫儿,咱这行当呀!(唱)旧欢前事不须记,送往迎来留啥意?莫再念叨柳书生,也免得,门前冷落无生计!

    (推虫娘入内,同下)

    〔柳永、柳安上。

    柳   永:(唱)都门久别重来到,帝里风光更曼妙。虽然是上林莺啭竞繁华,我却爱香尘巷陌觅芳草。秦楼彩凤与朝云,曾掷千金买一笑……

    柳   安:公子,撷芳楼到了!

    柳   永:啊,到了?(接唱)忆及前盟尽感怀,楼前伫立无言告。但不知人面桃花何处去?一时百感入怀抱……柳安,你且通报一声。

    柳   安:是。梅香,梅香……

    〔兰香上。

    兰   香:谁找梅香啊?

    柳   安:是我。梅香是我姐们儿。

    兰   香:哈,你姐们儿不在了!

    柳   安:她到哪里去了?

    兰   香:3年前,她嫁人了。

    柳   安:她嫁人了?哎呀,她,怎么可以嫁人呢?

    兰   香:你说,她怎么不可以嫁人呢?

    柳   安:好了,好了,那我问你,酥娘、虫娘在吗?

    兰   香:在的。

    柳   安:在就好了。请你告诉她们,柳七官人到!

    兰   香:啊,就是写词的那位柳七?太好了!奶奶,奶奶,柳七官人到……

    (边报边下)

    〔酥娘上。

    酥   娘:柳七官人!你们爷儿俩来了,可让我们想得好苦啊!来,请进,请上楼去!

    柳   永:谢酥娘。(随酥娘入内)

    酥   娘:请坐。兰香,上茶。

    〔兰香应声上。

    酥   娘:柳七官人,别来无恙?

    柳   永:差强人意也。

    酥   娘:那好那好。哎呀,官人远行6年,无日不让人念叨。你在江南写的词,像《望海潮》、《八声甘州》、《少年游》、《双声子》……传遍南北,我们虫娘可是从不离口……

    柳   永:啊,触目伤怀,尽成感旧,也是聊表离别寸肠也。酥娘,虫娘……如今安在?

    酥   娘:哈哈,在在。你说她不在,(话中有话)我们撷芳楼靠什么?虫儿虫儿!柳七官人……回来啦!

    〔虫娘内应:"啊啊!"内唱:"新醪不禁是余酲……"上。

    虫   娘:(接唱)一声柳七教心惊!不用抬头乍见影,肠成结,泪先盈。谁人解得千般结,分得清,他薄幸?我背盟?

    柳   永:(唱)乍一瞥惊鸿百啭林间莺,再定省恍然不是旧时朋?她泪痕杂酒痕,犹未醒,则为何重逢反教怯生生?

    〔内声:"奶奶,安公子驾到!"

    酥   娘:柳七官人,你与虫儿好好叙叙旧,我失陪了!(拉柳安下)

    柳   永:虫虫!

    虫   娘:(如闻炸雷)官人!

    〔二人紧紧相拥……

    柳   永:(猛然一颤,欲松手)虫……

    虫   娘:官人!(拥得更紧,不肯放)

    柳   永:(轻轻挣脱)咳!

    〔虫娘见状,一时呆住。

    柳   永:(旁唱)花飞花谢听秋声,怨我六年羁旅行。她眼角眉梢尽幽怨,我沧海曾经岂不明。此时无语可相对,我但得破涕为欢说重逢。

    虫   娘:(唱)说是重逢,但恐不重逢,道是有情,但恐已无情!造化弄人躲不得,令色巧言辩不能。为何他沉默若无事,笑容相对反温馨?

    柳   永:虫娘!我这次回来,是为应试。我已改名柳永,想圣上怜我今是昨非,不会再临轩黜落吧?你说呢?

    虫   娘:这……天可怜见,官人这回……一定金榜题名!

    柳   永:谢虫娘金言!

    虫   娘:难道官人不想对我留几句话吗?

    柳   永:来,你喝杯清茶,听我给你讲个故事!

    虫   娘:我不喝茶,我要喝……酒!兰香,拿酒来!

    〔兰香拿酒上,复下。

    虫   娘:你讲……什么故事?

    柳   永:我讲个八仙的故事。

    虫   娘:八仙?

    柳   永:是呀,八仙。

    虫   娘:有趣吗?

    柳   永:蛮有趣。

    虫   娘:好,你讲,我听。

    柳   永:话说何仙姑独居在仙机岩,曹国舅来访。忽然吕洞宾也驾云而来,国舅对仙姑说,今洞宾来,见吾与仙姑同坐,恐见疑,奈何……

    虫   娘:哈哈,神仙也与人间同理哩。仙姑怎么说?

    柳   永:仙姑说,有何难,你化为丹,我吞之,不就完了。

    虫   娘:是呀,神仙就是有办法。

    柳   永:洞宾刚坐下,汉钟离和蓝采和又来了,这下轮到仙姑急了,她对洞宾说,快把我化成丹吞下,以免师长看见。刚吞下仙姑,钟离、采和已到。采和问,为何独坐于此?洞宾说路过稍息。采和说,无戏我也。你腹中有仙姑,何不使见我?仙姑果出……

    虫   娘:完了?

    柳   永:未完,有趣的在后头哩!

    虫   娘:你讲呀,我在听。

    柳   永:这时,汉钟离对蓝采和说,你只道洞宾腹中有仙姑,不知仙姑腹中……

    虫   娘:(浑然不觉,略带天真地)说呀,这仙姑腹中怎么样?

    柳   永:这……(旁唱)八仙故事藏机锋,说出我心何太横!水泼马前收何计,怎化危困于无形?

    虫   娘:官人,你说,这仙姑腹中,怎样了?

    柳   永:我也忘了。我有急事……先走一步……(下)

    虫   娘:哎,官人!这仙姑腹中……仙姑腹中……(又饮一口酒,忽闻内声"虫娘",悟)另有一人!另有一人!

    (酒喷出,失声痛哭,下)

    〔幕内唱《少年游》:"参差烟树灞陵桥,风物尽前朝。衰杨古柳,几经攀折,憔悴楚宫腰……"

    虫   娘:(接唱《少年游》)"夕阳闲淡秋光老,离思满蘅臬。一曲阳关,断肠声尽,独自凭兰桡。"

    《少年游·参差烟树灞陵桥》柳永

    第六场《八声甘州》

    〔宋仁宗皇佑五年,西元1053年。距前场20年,时柳永66岁。

    〔开封,柳永居所。

    〔柳安上。

    柳   安:嗨!没有官,想做官,脑壳削尖尖;考了官,混了官,如此,这般,说来也不堪!我家老爷呀,自从20年前,改了名,上了榜,外派睦州,做了团练使推官,管盐;又到华阴,做了县令,管山;管盐管山,不黩不贪,本该进京城,好歹做京官。谁知又是写词祝皇上圣诞,不小心犯了讳,拖着不办。后来圣上怜他年老,研究研究,给了个屯田员外郎,管田。小小从六品,有个名,没个权。名宦拘检,从此花街柳巷……不敢;营妓佐酒……厌烦!前年杭州那个旧相好楚楚脱了乐籍来陪他,虫娘们也三不五时来照看。风烛残年,也算是呀……(唱)虽然是再没风流词客样,却有些风情已减老徐娘。写几首不咸不淡风流曲,交与那,剩水残山映夕阳!

    〔虫娘、竹香上。

    虫   娘:柳安!

    柳   安:虫娘来了!她是谁呀?

    虫   娘:她是竹香,刚来的。

    柳   安:菊香也嫁人了?梅香兰香菊香都嫁人了,这竹香也快了。人家都换了几班,就我柳安算几朝元老?就是回不了老家崇安!

    虫   娘:柳安,你又伤感了。我问你,柳七官人近日可好?

    柳   安:不大好。常咳嗽,还带血,已经好几天没起来……

    虫   娘:可曾吃药?

    柳   安:吃倒吃过了,不见起色呀!

    虫   娘:(唱)闻此话,知不祥,大限到来泪沾裳。可叹暮云已渐杳,油燃穷尽灯无光!竹香,咱们看老爷去。

    竹   香:是。

    〔众人隐去。

    〔幕内唱《八声甘州》:"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惟有长江水,无语东流……"

    〔歌声中,楚楚、虫娘搀扶柳永上。柳安、竹香随上。

    柳   永:(聆听歌唱,坐,感慨地)这首《八声甘州》,是我羁旅之时,在长江边所作。一晃二十多年了……

    楚   楚:人说柳词俚俗,我看这首《八声甘州》,就很有唐人气象,可谓情景兼到,骨韵俱高。

    虫   娘:官人的词,俗能遍之勾栏瓦舍,雅能登大雅之堂,它们总要百年千年,永远传唱下去!

    柳   永:哈哈……未必,未必也。士大夫莫不斥之矣!到这时候,就不必再夸我、宠我了。哎,刚才我在病榻上,好像听见下雨声,你们扶我,到庭院中看看秋雨后景色!

    楚   楚:官人,你刚喝了药汤,怕再受凉,就免了吧!

    柳   永:趁此时精神稍好,还是走走。

    虫   娘:既是如此,官人披上斗蓬吧。

    柳   永:(唱)晚秋天,一霎微雨洒庭轩,菊萧疏,井梧零落惹残烟。望长空,飞云黯淡夕阳下,蝉悲吟,残花衰草正喧喧。

    虫   娘:(唱)官人呀,当年临水复登山,贱妾我,撷芳楼上泪潺潺。

    楚   楚:(唱)杭州城,一曲歌后行踪杳,好教我,凄然惆怅望江关。

    众   人:(唱)驱驱行役难回首,蜗角功名一梦残!

    柳   永:想起来,我对不起你们,对不起姐妹们,也对不起我的家人……我好像,对不起所有的人……

    虫   娘:官人切莫这样说,这叫我们如何担当得起?

    楚   楚:是所有的人都要感谢你,你给人间留下了多少美词妙句!

    柳   永:不,不也!我一生……(唱)思绵绵,恨绵绵,哪堪屈指想当年。贪恋帝里风光好,我也曾,朝耽醇酒暮寻欢。结识狂朋与怪侣,红楼绮陌竞留连。赢得了笔下轻浮入另册,青楼薄幸名狂狷。谁知晓,蜗角利名长羁绊,身在江湖心不甘。我也曾,写颂词,去投献,干谒豪门路八千;我也曾,几回榜落孙山后,廿载奔波求一官。到头来,未立德,未立功,又何曾立一言?我柳永算是什么?算个什么?哈哈……什么也不是!我呀……(接唱)只是个……风月场中孟浪子,来作诗余一异端。名利场中失意客,误入利名纷扰间。回首平生追往事,真个是,惨淡愁云尽汗颜!(咳嗽)

    虫娘官人……(扶柳永入内,坐)

    〔内声:"教坊司杨大人到!"

    柳   安:老爷,教坊司杨大人到!

    柳   永:啊?好久未曾交往,今日何事找我?柳安,迎他进来。

    柳   安:是!(下,引教坊司杨大人复上)

    杨大人:柳大人!

    柳   永:杨大人!

    杨大人:柳大人,久违了!

    柳   永:恕我病久,未能起迎。大人何事造访?

    杨大人:柳大人!前日南极星现,天下承平之吉兆也!圣上大喜,命天下才人应制,我是特来报喜的!

    柳   永:哈哈,大人,秋霁佳气,老人星出,难道大人你忘了柳永已应制多次?

    杨大人大人,这次大人应制,可是圣上钦点。

    柳   永:贱臣不才,每次都惹龙颜不悦,心存戚戚焉。

    杨大人:哈哈,足见今上宽厚仁慈,惜才爱才……

    柳   永:只是这次,柳某不敢……况且久病,气息奄奄,但恐不能"奉旨填词"矣。

    杨大人:这……难道大人吝词至此,不愿讴歌这太平盛世?

    柳   永:(平静但坚定地)内有近虑远忧,何谓盛世?外有强敌边患,何来太平?再说,这又与我何干?与我何干?

    杨大人:你……

    柳   永:人之将死,其言亦善!大人且去,我要休……息了……

    众   人:官人!老爷!

    〔光暗,一切隐去。

    〔幕内接唱《八声甘州》:"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邈,归思难收。叹年来踪迹,何事苦淹留?想佳人,妆楼颙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争知我,倚阑干处,正恁凝愁。"

    〔歌声中,清明时节,乐游原上,柳永坟边。所有歌妓,有关人等,祭奠一代词人,伟大的歌者。

    ---剧终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专门为各演员、艺术团、演艺公司、政府部门、单位活动、企业庆典、公司年会提供创作各种小品、相声、话剧、舞台剧、戏曲、音乐剧、情景剧、快板、三句半、哑剧、双簧剧本。联系电话:18022171126 联系QQ:819391276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专业代写戏曲剧本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