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戏曲剧本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村主任小品剧本(我的选择)
精准扶贫心理剧剧本(扶贫故事)
中秋思乡题材娱乐搞笑小品剧本
教师节廉洁题材搞笑娱乐小品剧
微信朋友圈投票点赞心理剧剧本
商场超市中秋娱乐搞笑小品剧本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退伍老兵晚会小品,老兵退伍 8-15
最新最适合国庆节表演的教 8-12
改进工作作风整改措施音乐 8-10
医患关系音乐剧剧本(不一样 8-8
中秋节表演的节目喜剧小品 8-6
教师节晚会主题创意节目搞 8-2
小学经典优秀儿童音乐剧剧 7-31
中国革命题材音乐剧剧本(红 7-30
廉洁从教做幸福教师小品剧 7-28
医院感人情景剧剧本8人(妈 7-26
八一建军节大学生新兵入伍 7-24
关于互联网发展的情景剧剧 7-22
企业改制小品,公司转型小品 7-8
关于低头族手机危害的超搞 7-5
银行工作中的小情景剧,银行 7-3
电信行业情景剧剧本(让生活 6-30
网购情景剧剧本《大数据时 6-27
宣传体检的小品,体检风波小 6-25
关于施工安全的小品,关于工 6-22
医院细菌传播预防小品剧本 6-19
最感人的爱心传递公益正能 6-16
超级感人歌舞小品剧本(小女 6-14
保险公司员工正能量小品剧 6-11
互联网音乐剧剧本《大数据 6-8
最新部队军营八一建军节搞 6-5
电信行业音乐剧剧本(让生活 6-2
关于端午节表演的超级搞笑 5-31
经典幽默三句半台词,滑稽搞 5-29
修路行业情景剧剧本《公司 5-26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戏曲剧本 > 潮剧剧本 > 潮剧剧本(后堂审子)
中国国际剧本网戏曲剧本频道www.juben108.com/xiqu 中国最大的戏剧戏曲剧本创作交易门户网站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戏曲剧本-潮剧剧本   会员:fanhoulai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5/10/27 10:51:49     最新修改:2015/10/27 10:51:49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潮剧剧本(后堂审子)
作者:潮剧
中国国际剧本网戏曲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小品、相声、戏曲剧本。 QQ:652117037 电话:13979226936
    潮剧剧本(后堂审子)

    连裕斌

    人物:

    文淑贞:盖良才之妻,青衣。

    若 云:婢女,小旦。

    盖纪纲:苏州知府,文淑贞之公爹,老生。

    王夫人:文淑贞之婆婆,老旦。

    盖良才:文淑贞之夫,小生。

    盖 诚:盖府老仆,什。

    家 将:什。

    〔文淑贞、若云内声:——“大人伸冤,大人伸冤呀!”音乐激越。

    〔幕启:苏州府后堂。

    〔苏州知府盖纪纲手捧案卷匆匆上;老家院盖诚随上。

    盖纪纲: (念)突来冤案撼门庭,

    身回后堂心战兢!

    (看状纸,念)“抱告人颜秋容,泣血托遗婴,付文淑贞姐姐,状告

    人面兽心的盖良才!……”(失措,状纸落地,旋又冷静拾起)哎呀

    呀,倒是老夫差了,天下之大,同名同姓者甚多,盖良才未必就是我

    儿,我媳文淑贞已死,这颜秋容其人与我家那有瓜葛……盖诚!

    盖 诚: 老奴在。

    盖纪纲: 适才途中拦道呼冤之人,你岂看得清楚?

    盖 诚: 这……老奴老眼昏花,未曾看清。

    盖纪纲: 抱告二女,其中岂有你家少夫人、我的媳妇文淑贞?

    盖 诚: 抱告人头顶血状,不肯抬头,依老奴看来……唉!

    盖纪纲: 为何欲言又止?

    盖 诚: 老奴实未看清。

    盖纪纲: 我来问你,月前命你回吴江故里,接公子和少夫人来苏州任所,当时

    府中可有何变故?

    盖 诚: 这……老奴初到之时,合府平安。

    盖纪纲: 后来呢?

    盖 诚: 后来么?……痛闻少夫人暴病身亡!

    盖纪纲: 何谓痛闻?难道你未亲眼见过?

    盖 诚: 只听公子诉说!

    盖纪纲: 这……少夫人死前身染何病?

    盖 诚: 少夫人身体健壮,未见有疾,那夜三更……

    盖纪纲: 为何吞吞吐吐?

    盖 诚: 那夜三更,少夫人一如往常……

    盖纪纲: 住口!夜静更阑,少夫人身处深闺,你何以知其无疾?

    盖 诚: 这……。

    盖纪纲: 还不从实说来!

    盖 诚: 唉!事到如今,不得不说,老爷听道:

    (唱或念)老奴奉命返吴江,

    偏逢飞祸莅门墙。

    那日南阳来二客,

    一主一仆女扮男。

    面如桃花人憔悴,

    自称秋容本姓颜……。

    盖纪纲: 怎说,来人女扮男装,主人名字就叫颜秋容么?

    盖 诚: 正是!

    盖纪纲: 后来如何?快讲!

    盖 诚: 听道!

    公子命我阻来客,

    秋容主仆闯书房。

    公子一见心神乱,

    命我送银逐红颜。

    我取银回来书房锁,

    房中二女哭声喧。

    一声啼哭一声骂,

    声声痛骂薄悻郎……

    盖纪纲: 哎咋!(忽然想起,从案卷中抽出一封书信,念)“南阳一别,朝夕

    相思,忆兰闺之恩爱,常伤心而泪滴,于今事与愿违,连理难期,今

    生已矣,待偿愿于来世,附去白银百两,望卿好自力之、珍重珍重!

    ”这,这分明是畜生手笔,颜秋容是畜生弃妇无疑了,可恼,可恼!

    后来呢?

    盖 诚: (续念,越来越紧)

    公子命盖虎,

    纵火烧书房,

    老奴得凶讯,

    奔报闺中人,

    淑贞文夫人,

    急忙逃出房,

    救出两主婢,

    时正三更阑,

    翌晨忽报说,

    文氏暴病亡?

    盖纪纲: (一把将他抓住)所言岂是实情?

    盖 诚: 并无半点虚言!

    盖纪纲: 如此说来,畜生作奸犯科属实,这,这将如何是好?……盖诚,速传

    抱告人后堂相见。

    盖 诚: 是!(欲下)

    盖纪纲: 慢!只传文氏淑贞。(坐下看状纸)

    盖 诚: 是!(出门)来,抱告人进见!

    文淑贞: (内声)来——(唱)

    含冤饮恨告亲夫……

    (若云手抱婴儿,引文淑贞上)

    盖 诚: 慢,老爷只传文氏淑贞。

    文淑贞: 啊!(接唱)

    未知府尊意何如?

    公堂不见后堂见,

    若 云: (唱) 只恐存心欲徇私。

    文淑贞: 禽兽恩义绝,天理不可欺,知府如枉法,何称盖青天?若云义婢,你

    把婴儿给我(接过婴儿)

    若 云: 只是……少夫人要面对公爹,只恐……

    文淑贞: 秋容姐姐含冤而死,文淑贞也死里逃生,沉冤不雪,愧对冤魂遗婴,

    义婢不必耽心。

    若 云: 难得少夫人高义,我家小姐死也瞑目了,婢子且退,时间当助少夫人

    一臂之力。

    文淑贞: 义婢请便,(对盖诚)引进。

    盖 诚: 少……少妇人这里来(同进)禀,抱告人到。

    文淑贞: 大人伸冤……!(背面跪下)

    盖纪纲: 你是何人?

    文淑贞: 抱告人文淑贞。

    盖纪纲: 告的是……?

    文淑贞: 盖良才先淫后弃,逼妻丧命!

    盖纪纲: 住口!岂不闻天下三不告:民不告官,子不告父,─不告夫。你控告

    亲夫,该当何罪?

    文淑贞: 冤妇该当何罪,任凭大人发落,这盖良才呀却要告得!

    盖纪纲: 哎咋!文氏,血状所告,岂是实情?

    文淑贞: 不敢虚言。

    盖纪纲: 据状中所说,那颜秋容无媒苟合,实也礼节有亏。

    文淑贞: 秋容姐姐遇人不淑,命实可悲,盖良才始乱后弃,还图杀人灭口,更

    是禽兽所为!

    盖纪纲: 盖良才何以始乱后弃,逼命秋容,有何凭证?

    文淑贞: 大人容禀!(唱)

    盖良才游学到南阳

    花园邂逅女娇娘。

    甜言蜜语将她骗,

    山盟海誓渡陈仓。

    岁月推移心多变,

    良才倦游欲回乡。

    临别时誓言旦旦:

    待回府禀告高堂。

    时约春花放、

    花轿到门前。

    一别云山隔,

    音讯渺茫茫。

    谁料到薄悻无义,

    娶新妇抛弃红颜。

    可怜她望穿秋水,

    等不到喜讯到南阳。

    又只恨珠胎暗结,

    不得已私奔吴江。

    盖良才一见色变,

    起歹心火烧书房。

    两主婢命在倾刻,

    文淑贞夜半救伊人。

    盖纪纲: (唱) 颜秋容既已遇救,

    因什么命丧阴乡?

    你既然有心解难,

    又为何抱告夫郎?

    文淑贞: (唱) 颜秋容本已脱险,

    焉识道禽兽疯狂。

    率家丁后面追杀,

    操屠刀欲诛善良!

    盖纪纲: 颜秋容莫非就被那……那盖良才所杀?

    文淑贞: 虽非被杀仍死于非命,文淑贞劝阻行凶,更遭毒手!

    盖纪纲: 你为何遭害,又因何不死?

    文淑贞: 那禽兽追杀秋容至江边,我阻他行凶,暗放秋容逃去,那禽兽竟迁怒

    于我,将我抛下吴江!

    盖纪纲: 哎咋!后来呢?

    文淑贞: (接唱)文淑贞幸遇渔伯救,

    圣母庙再遇女红妆,

    可怜她临终产子,

    命如丝,泪如雨,奄奄待亡

    咬破指头写血状,

    命绝神前恨绵绵,

    临终遗言只一句:

    “且抱遗婴告豺狼!”

    伏望大人秉公断,

    惩奸除恶雪沉冤。

    (将婴儿托起,婴儿啼哭)

    盖纪纲: 抱过婴儿

    盖 诚: 是。(呈婴)

    盖纪纲: 啊!(细看,唱)

    接过婴儿仔细看,

    秀眉大眼高鼻梁。

    父精母血结孽债,

    果与畜生貌相同。

    状告亲夫字字血,

    句句和泪写奇冤。

    伤天害理事确凿,

    杀妻人证在眼前,

    遗婴告父千古恨,

    父审亲儿恨更长,

    可悲,可恼!

    今日之事难呀难!

    文淑贞,

    文淑贞: 冤妇在。

    盖纪纲: 贤媳妇!

    文淑贞: 公……公祖大人,冤情如天,望求公理,冤妇未敢言私,望大人恕罪

    。

    盖纪纲: 哎咋!贤媳妇呀(唱)

    贤媳妇你休执意,

    听为公细说官司,

    畜生纵然犯律法,

    须念他本是你的夫婿我的儿,

    公堂若欲秉公断,

    劣子死罪定难辞,

    那时节,

    堂上老迈(我)我无凭倚,

    闺中少妇(你)何所依?

    文淑贞: 大人!

    (唱) 谁不思五代同堂全家福,

    谁不望夫妻偕老到百年?

    怎奈禽兽自作孽,

    纵火烧弱女,

    临江溺发妻,

    豺狼怎为伴,

    奸徒不可儿。

    贱妾自认命、

    不望百年期,

    大人职掌黄堂印,

    苏州一府望青天,

    大人更须三思忖,

    切莫护得儿来欺了天!

    盖纪纲: 这…你可起来。

    文淑贞: 大人若不明断,冤妇长跪不起。

    盖纪纲: 媳妇,本府自当明断,你且下去,等候传见。

    文淑贞: 是(起立)

    盖纪纲: 盖诚,你可带她后面歇息,并传畜生来见,拿家法上来!

    盖 诚: 是,少……少妇人,这里来。

    (盖诚引文淑贞下)

    (盖良才上。

    盖良才: (念) 闲来无事心思乱,

    爹爹呼唤为何情?

    叩见爹爹。

    盖纪纲: 何人到此?

    盖良才: 孩儿良才,叩见爹爹。

    盖纪纲: (拍案而起,打了良才一记巴掌)畜生!

    (唱) 一见畜生怒火生,

    为非作歹罪重重,

    婴儿带血告亲父、

    看我亲父罪亲生!

    盖诚何在?

    盖 诚: 来了!(上、呈家法)

    盖纪纲: (唱)我手执家法将你打——(科不尽)

    盖良才: 不可,不可呀。

    〔王夫人急上。

    王夫人: (截住法杖,接唱)

    毒打孩儿为何情?

    盖纪纲: 你可问他,吴江府内,书房因何烧毁?

    王夫人: 这……

    盖良才: 孩儿挑灯夜读,不慎灯倒火焚,早已禀告爹爹。

    盖纪纲: 畜生还敢借词搪塞,我再问你,文氏媳妇,因何致死?

    盖良才: 孩儿也已禀过,文氏半夜中痰,不幸暴卒。

    盖纪纲: 畜生死到临头,还敢狡辩,你可抬头看看、文氏何在?

    文淑贞: 来——(上)

    盖良才: 哎呀鬼,鬼呀!

    王夫人: (上前)你,你当真是我媳妇文淑贞?

    文淑贞: 正是冤妇文淑贞。

    王夫人: 良才言道,媳妇不幸身亡,为婆痛不欲生,未知媳妇……

    文淑贞: 冤妇我,劝人从善遭坠江,留得此身告豺狼!

    王夫人: 这……这是何说?难道畜生他……

    盖纪纲: 畜生所作所为,尽在这血状之中,你可看来。(交血状)

    王夫人: (细看)哎咋!(唱)

    见血状,不由人胆颤心惊,

    可恨畜生胡乱行。

    你不思,劝读诗书图上进,

    为非作歹,坏了礼教、辱了门庭

    (对盖诚)速传家将将他缚,

    家法严惩不容情!

    盖 诚: 领命!(欲下)

    盖良才: 且慢!事到如今,必须明言,双亲呀爹娘,(念)

    文淑贞不守妇道,

    偕奸夫半夜逃亡,

    儿为保家门声誉,

    骗说是暴病身亡。

    王夫人: 胡说(念)

    贤媳妇遵礼端庄,

    尽妇道三纲五常,

    明是你为非作歹,

    还敢来胡说乱言?!

    盖 诚: 是呀!(念)少夫人挺身解难,

    怎说得因好逃亡?

    好心人未得好报,

    老奴我也知细详。

    文淑贞: (念) 禽兽恶行绝人性,

    含血喷人图狡辩。

    望大人秉公执法,

    颜秋容冤情如天!

    盖纪纲: 畜生,还有何言可辩?

    盖良才: 爹爹不可听她一面之辞,颜秋容是谁,孩儿并不认识。

    盖纪纲: 畜生,还敢狡辩?

    盖良才: 爹爹,孩儿实是冤枉!

    盖纪纲: (抛书信)这是你的亲笔信,你先乱后弃,尽写其中,难道还是假的

    ?

    盖良才: (见来信,一怔)哎咋!(唱)

    这书信证物落人手,

    纵火沉江有证人,

    认罪伏法难活命。

    罢!

    箭已离弦回头难!

    这封书信,明是人仿我手迹,畜意诬害于我,何足为凭!(撕碎)

    众 人: 哎咋!

    文淑贞: 禽兽毁灭物证,难灭人证一群,这婴儿是秋容所生,是你亲儿,难道

    也不足为凭么?

    王夫人: (接过一看)相貌正与畜生一样,正是畜生所生。

    盖良才: (抢过婴儿)何来异乡杂种,枉作人证,见鬼去吧!(猛力往地上一

    摔,婴儿哀哭几声而逝)

    众 人: 哎咋!

    (唱) 后堂中风云变色,

    血泊之下躺婴儿,

    畜生悬崖偏纵马,

    罪上加罪罪如天!

    文淑贞: (抱起婴儿,悲愤地唱)

    血淋漓、断气丝,

    天也愤、地亦悲,

    天愤地悲哭婴儿。

    婴儿!

    可怜你生时不识父,

    你娘奄奄毕命时,

    今日里,

    见得生父如狼虎,

    人间狼虎噬亲儿。

    苍天!

    苍天有情且睁眼,

    请看府衙陈婴尸。

    盖纪纲: 哎咋!(唱)

    畜生作恶不可救,

    文氏呼号情伤悲。

    传令家将将他缚——

    (两家将应声“喳”上,缚住盖良才)

    盖纪纲: 升堂——

    王夫人: 慢!(对盖诚、家将等)你等且下。

    : 是!(下)

    王夫人: 老爷呀!(唱)

    公堂论法难论情,

    逆子罪大怎存生,

    落得亲父判亲子,

    欲待留情难留情。

    盖良才: 爹爹!(上前跪下)(唱)

    孩儿纵不肖,

    盖氏只单丁,

    良才一死何足惜,

    一门香火难继承?

    王夫人: 老爷!(唱)

    家规从严治逆子,

    何忍公堂判亲生?

    王法无亲原是假,

    有几个官儿照章行?

    老爷呀

    狼虎虽恶不伤子,

    得谅情时须谅情。

    文淑贞: 大人伸冤,伸冤呀!

    盖纪纲: 哎咋!(唱)

    这一边呼冤声声,

    那一边哀声求情,

    激得人,

    进不得来退不能,

    可怜我为官称刚正,

    盖门世代秉忠贞,

    恨畜生疯狂任性,

    全不顾国法家声。

    畜生!

    离家时我敦敦嘱咐,

    只望你劝书史、学圣贤,

    立志向上、苦读寒窗。

    谁知你,

    丧品行,绝人性,

    夫人呀,

    天网恢恢自报应,

    王法昭昭难逆行!

    王夫人: 如此说来,畜生该刑?

    盖纪纲: 该刑!

    王夫人: 该斩?

    盖纪纲: 该斩!

    王夫人: 难道别无他策?

    盖纪纲: 除非是……(唱)

    那系铃人儿(指文)愿解铃!

    王夫人: 媳妇呀!(唱)

    恨只恨造物不仁,

    怨只怨天意冥冥。

    今日里恩仇交织,

    想必是结怨前生,

    盖氏一门悲欢聚散。

    全仗媳妇一举为凭,

    想媳妇自归盖门,

    老身夫妇待如亲生,

    二老子今两鬓白,

    贤媳妇,正值青春妙龄。

    怎忍见,

    老迈晚景凄清,

    媳妇独守孤灯……

    文淑贞: (动情而泣)婆婆!

    王夫人: 媳妇呀!(唱)

    吴江畔畜生作孽,

    害媳妇死里逃生。

    按家规决不轻饶,

    开龛门把他仗刑。

    颜秋容含冤丧命,

    都只为畜生薄幸,

    待老身清醮三日,

    求菩萨超度亡灵。

    坟碑上刻上盖家妇,

    命畜生三年守墓坟前负荆。

    媳妇呀,

    人间惨情数孤寡,

    网开一面合家安宁。

    望媳妇三思三想,

    三思三想而后行。

    文淑贞: (唱) 婆婆伤心一席话,

    一席话说尽骨肉情,

    是亲是仇?是恩是怨?

    柔肠寸断魂散心惊……

    啊,

    耳边厢似听秋容姐姐仰天哭,

    怀抱婴儿哀哀鸣,

    泪眼不忍见冤鬼,

    把定心神对亡灵!

    夫人呀!

    贱妾承恩恩未报,

    二命沉冤冤未平,

    大人执法应论法,

    夫人说情莫徇情,

    家人有罪不究罪。

    天不平来地不平。

    且待公案明断后。

    贱妾文淑贞,

    服侍二老回门庭,

    盖纪纲: (同唱)媳妇鸣冤求公理,

    王夫人: (同上)

    义正词严道理明,

    欲将畜生来正法……

    盖良才: 爹娘赦罪、赦罪呀。

    盖纪纲: (接唱)盖门香火谁继承?

    王夫人: (同上)

    若将畜生来宽赦,

    何计说服文淑贞……?

    王夫人: 罢罢罢!(唱)

    不忍忠良一脉断,

    只为存根求谅情。

    仰天含泪告先祖——

    盖府历代英灵,

    请随我双膝跪下,

    求媳妇法外超生!

    媳妇,老身与你跪下了!

    文淑贞: 哎咦!(唱)

    白发跪尘埃,

    折煞文淑贞。

    人生非草木,

    铁石也动情。

    婆婆!(扶起)

    王夫人: 媳妇!

    〔鼓声大作,若云内声:“大人伸冤,大人伸冤呀!”哎喳!

    众 人: (唱) 堂鼓声声,

    石破天惊……

    文淑贞: (唱) 义婢助我力,

    惊醒文淑贞。

    〔盖诚急上

    盖纪纲: (唱) 何人击堂鼓?

    所为何事情?

    盖 诚: (唱) 若云来告状,

    良才杀妻荆?

    盖纪纲: (唱) 若云何许人,

    焉知此中情?

    文淑贞: (唱) 秋容贴身婢,

    案中活证明。

    王夫人: (唱) 媳妇快劝说,

    收状莫作声。

    文淑贞: (唱) 薄纸难包火,

    案发满城惊!

    盖纪纲: (唱) 我若不准告,

    她将怎施行?

    盖 诚: (唱) 上京告御状,

    沥血奏圣明!

    文淑贞: (唱) 状告苏州府,

    徇私护亲生。

    王夫人: (唱) 满门遭连累,

    盖纪纲: (唱) 枉我为官清,

    文淑贞: (唱) 禽兽作恶,

    王夫人: (唱) 祸延门庭!

    盖纪纲: (唱) 那时节,

    王夫人: (唱) 小畜生,

    文淑贞: (唱) 保不住,

    盖 诚: (唱) 救不能!

    盖纪纲: (唱) 合家人,

    众 人: (唱) 惨重重……!

    (鼓声雷动,若云在内,文淑贞在外同声喊:“大人伸冤!”)

    盖纪纲: 罢罢罢!(接唱)

    吩咐升堂判亲生!(下)

    盖 诚: 领命!呔,老爷有命,带原告被告,升堂伺候!

    家 将: (上)领命啊!(架盖良才下,文淑贞随下)

    〔后台女声唱——

    步艰难、挽不还,

    心已碎,神也伤。

    可怜慈母泪,

    滴滴断柔肠!

    (随着音乐节奏,王夫人颠颠扑扑,步步向前……突然,后台一声号

    喝:“收监啊——!”王夫人昏倒。

    (在悠悠怨怨的音乐声中,若云扶着文淑贞失魂丧魄地上。

    文淑贞: 啊!(扶起王夫人,轻声哀叫:“婆婆,婆婆!”安其坐下)

    王夫人: (醒转)你,你是何人?

    文淑贞: 媳妇文淑贞。

    王夫人: 既已恩尽义绝,你又回来则甚?

    文淑贞: (跪下)媳妇承恩未报,只为腹中块肉,乃是盖门血脉,如蒙公婆不

    弃,媳妇当尽儿媳之职,奉侍公婆终年,倘得上天庇佑,产下男儿,

    当养其长,教其成,使盖门香火,万世不衰!

    王夫人: 怎说,媳妇已经怀孕,愿守孤苦、克尽妇道,为盖门存嗣么?

    文淑贞: 正是。

    王夫人: 贤媳妇!(扶起她)只是苦了你了!

    文淑贞: 婆婆!(相抱而泣)

    〔后台女声唱——

    亡夫丧子恨同悲,

    婆媳相抱泪沾衣。

    寒梅偏喜傲霜雪,

    且将希望寄春归。

    ——幕徐下。剧终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专门为各演员、艺术团、演艺公司、政府部门、单位活动、企业庆典、公司年会提供创作各种小品、相声、话剧、舞台剧、戏曲、音乐剧、情景剧、快板、三句半、哑剧、双簧剧本。联系电话:18022171126 联系QQ:819391276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专业代写戏曲剧本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