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戏曲剧本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妇产科医生情景剧(妈妈我为你骄
优秀标兵小品,部队老战友小品(
供电局客服题材话剧剧本(营业厅
建军节活动演出小品剧本《新兵
部队八一送别题材小品剧本(班长
供电局营业厅窗口服务人员和客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医院细菌传播预防小品剧本 6-19
最感人的爱心传递公益正能 6-16
超级感人歌舞小品剧本(小女 6-14
保险公司员工正能量小品剧 6-11
互联网音乐剧剧本《大数据 6-8
最新部队军营八一建军节搞 6-5
电信行业音乐剧剧本(让生活 6-2
关于端午节表演的超级搞笑 5-31
经典幽默三句半台词,滑稽搞 5-29
修路行业情景剧剧本《公司 5-26
廉政群口快板书台词(永远跟 5-24
金店情景剧剧本《珍奇异宝 5-20
医院题材的情景剧剧本,医患 5-17
关于父亲的小品,父亲节小品 5-15
全国助残日主题小品剧本(我 5-12
建筑企业音乐剧剧本《公司 5-10
感人母爱的小品剧本剧本(人 5-8
关于宣传十九大七一建党节 5-5
建筑行业道路施工安全小品 5-2
经典搞笑禁毒小品剧本,关于 4-27
全国爱眼日活动宣传小品剧 4-24
世界环境日主题活动小品剧 4-22
适合世界无烟日宣传表演的 4-20
医院医生护士音乐剧剧本《 4-18
关于全面开放二胎策超喜剧 4-17
全国学生营养日宣传教育活 4-15
5.17世界电信日主题活动小 4-13
家庭和睦小品剧本,家和万事 4-11
5.12国际护士节医院门诊大 4-8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戏曲剧本 > 梆子剧本 > 上党梆子剧本《三关排宴》
中国国际剧本网戏曲剧本频道www.juben108.com/xiqu 中国最大的戏剧戏曲剧本创作交易门户网站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戏曲剧本-梆子剧本   会员:fanhoulai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4/3/15 15:22:34     最新修改:2014/3/15 15:22:34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上党梆子剧本《三关排宴》
作者:梆子剧本
中国国际剧本网戏曲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小品、相声、戏曲剧本。 QQ:652117037 电话:13979226936
    上党梆子《三关排宴》剧本

    第一场  联络

    (焦光普带辽兵甲、乙抬礼品上)

    焦光普(唱):

    肖银宗打败仗情愿和好,

    到三关践盟约刻日离朝。

    她聘我焦光普来作先导,

    趁此时回故国喜上眉梢。

    远望着帅宇旗三关已到,

    [随辽兵绕场一周,下马]

    递手本拜元帅太君年高。

    (白)小鞑郎!

    辽兵甲:有!

    焦光普:上前传递手本。

    辽兵甲:是!谁在?(宋中军上)

    中 军:何事?

    辽兵甲:辽邦使臣焦光普,奉了国主之命,押送贡礼到此。还要面见你家元帅,安排会盟之事。这是手本,要你往里传禀。

    中军:(很吃力地听完,搔头)巴答巴答说了一大堆,怎么连一句也听它不懂?(看远处的贡礼,又看辽兵手里拿着的手本,误认为婚帖,点头会意)

    噢,是了,这两国界上,百姓们常有彼此通婚之事,想是辽邦哪个地方官员,聘下了宋朝百姓之女,来下聘礼,也是有的。(向辽兵甲)嗳!你们这些士兵可真不会办事!你家主人聘的是谁家姑娘?你们既来送礼,就该认得个门户,为何拿着婚书庚帖,往帅帐来投?

    辽兵甲:(很吃力地听完)都说了些什么呀?(转向焦光普)大人,我不懂南朝人的话呀!

    焦光普:(盯辽兵甲一眼,接过手本)站过去!(走向中军)中军大人请了!

    中 军:还礼了,有何事见教?

    焦光普:咱家是辽邦使臣焦光普,奉了国主之命,押送贡礼到此。还要求见元帅安排会盟之事。这是手本,请中军大人给我传禀传禀!

    中 军:原来如此,你这南朝话儿说得(举姆指)真利落呀!

    焦光普:咱家本来就是南朝人嘛!

    中 军:(鄙弃地夺过手本)拿过来!(背面自语)南朝人为什么给辽邦办事呢?(进门)有请太君、元帅!(宗保、桂英、太君、排风相继上)佘太君何事?

    中 军:有个辽邦使臣押送贡礼到来,还要求见元帅安排会盟之事,有手本在此!(递手本给宗保)

    杨宗保(看手本,注意重看)焦光普!

    余太君:(凑近同看)焦光普?(中军也注意)此人当年已同你八姑回朝,为何又到辽邦去了?

    杨宗保:禀祖母!他当年回来之后,我父又命他重往辽邦京都开设酒店,随时打探敌营动静。此番却不知他如何讨得肖银宗这份差使。

    佘太君:原来如此!(向中军)快快请他进来!

    中 军:是!(自语)这是个有来历的。(出门,向焦光普)有请焦、焦、焦先生!

    焦光普:(背面窃喜,自语)我又成了“先生”了! (向中军拱手)有劳了!

    中 军:(向二辽兵)二位请在客帐待茶! (二宋兵接贡礼引二辽兵从右方下。中军暗下。焦光普进门,宗保、桂英起立。)

    焦光普:小侄焦光普叩见太君老伯母。

    佘太君:快快请起来!(焦光普起)

    杨宗保:小侄拜见焦叔父!(与桂英同揖,欲拜。)

    焦光普:(拱手相阻)啊呀元帅,末将不敢当呀!

    佘太君:一同坐了!(三人同坐)

    焦光普:小侄身在外邦,一向未曾问安,伯母好?

    佘太君:有劳贤侄关怀,老身倒也罢了。光普!焦光普伯母!

    佘太君:你在辽邦不过开了个小小酒店,如何讨得那肖后这份差使?

    焦光谱:老太君,老伯母!此番辽邦兵败,君臣上下闷闷不乐。命我到宫门送酒与他们消愁解闷。那日我正到宫门,有一侍儿对我言道:“国舅爷传你人宫问话。”侄儿我一听此言,只当是泄露了什么机关,吓得出了一头冷汗,战战兢兢随着那侍儿去见肖天佐,那肖天佐问道:“你是焦光普!”“是!”“为何不抬起头来?”“草木之人不敢仰面朝见。”“恕你无罪!”“小店主多谢了!”是我抬头一看,见那肖天佐面无怒色,我的心儿就放下了一半。那一肖天佐又缓缓言道:“焦光普,我的焦掌柜!你在我京都开设酒店,我辽邦人士待你如何?”我说:“承你们多年照顾,小店开得十分兴隆。”他又言道:“既知感恩,就该报德!”我说:“以后多送好酒报答大恩就是。”“咦!不是那样报法!你是南朝人,惯讲南朝话。吾有心借你的口才,到在南朝办一宗大事,你可愿去?”当时侄儿我听了此话,一时摸不着头脑,不敢贸然答应。我说:“小店主我是个草木之人,不晓什么朝廷大事,也称不起有何口才。不过会说几句南朝话儿。有何吩咐请讲当面——讲出口来,小店主我办得了的自然不敢辞劳;办不了的还望别请高明,小店主改日报效罢了!”那一肖天佐见我半推半就,这才向我言道:“焦掌柜有所不知,如今辽宋两国议和,国主要到三关宋营赴会,特命你押送贡礼一份,先期两日到在三关,去见那杨元帅,安排吾国人马食宿之事。你可愿去?”侄儿在外日久,回朝心切,闻听此言,心中暗喜。我说:“小店主别的大事办它不来,若说铺设帐篷,安插炉灶,是我们这穷店主干惯了的营生,小店主我情愿就此报效。”“好!既然愿去,详情可与行营总管商量。吾今赐你兵士两名,快马一匹,明日起程,速往三关去做安排。国主大驾随后就到!”侄儿我听了此话,别了那肖天佐,见了他的行营总管,问了详情,领了礼物。次日早起跨了坐马,押着礼物,我就直奔三关来也!

    (唱)十余载离故里归心似箭,

    跨上了千里马一直正南。

    不怕它荒草地风沙扑面,

    心有事我只管快马加鞭。

    穿云峰过雪岭山高路远,

    (白)老伯母!

    且喜得今日里得见慈颜!

    佘太君 贤侄!

    (唱)光普儿你果有忠心赤胆,

    十余载羁辽邦不忘中原。

    (背唱)猛想起四郎儿无耻反叛,

    降辽寇招驸马不肯回还。

    见旁人想自己方寸已乱,(重尾)

    我只得且忍泪强作笑颜。

    (宗保与桂英背商)

    杨宗保:(唱)老祖母讲话间神色大变,

    恐想起四伯父暗自心酸。

    穆桂英:(唱)咱二人上前去婉言相劝,

    劝祖母到后帐暂把神安。

    杨宗保:祖母!

    (唱)年迈人见不得乍寒乍暖,

    穆桂英:祖母!,

    (唱)我搀你到后帐换换衣衫。

    佘太君:不用!

    (唱)话说在兴头上有点气喘,

    这也是平常事莫把心担。

    (向焦光普)贤侄!

    (唱)你既与肖银宗来打前站,

    还有那正经话未曾开端。

    (白)光普,我来问你,那肖银宗到咱三关践盟,可有多少人员随行?

    焦光普:卫士千余名,臣僚数十位。

    佘太君:肖银宗呀肖银宗!你也可太多心了。我大宋乃礼义之邦,岂能暗害与你?我若和你一般见识,也给你排一个“双龙大会”,你那千余名卫士又中何用?(向焦光普)光普,想那辽邦将士和我大宋将士到在一处,倘有什么口角相争,不说他不仁,还说咱不义。依老身之见,要你到在关外寻觅个柴水方便之处,老身着人为他们安排宿营之事。等你见了那肖银宗,就说:“三关杨元帅言道,一来城池狭小,二来两国言语不通,双方将士到在一处恐有不便”,要他们的人马在关外扎营。

    焦光普:伯母所见甚高,小侄记下了。(佘太君点头)老伯母,那肖银宗送来一份贡礼。(袖内取出礼单)这是礼单,请老伯母过目。

    佘太君:(接住礼单,审视两次)辽邦哪个文臣写得这一笔好字?

    焦光普:老伯母,想是四——(忽然有所踌躇)四——似乎写得很好。(宗保、桂英、排风都似有所悟)。

    佘太君:(一怔)你可知是谁写的?(焦光普巡视每个人的神情,排风示意阻止。佘太君顺着焦光普的眼神回头看,发现排风神态。)你这丫头!(以手抚排风,又向焦光普)不用往下讲了。想是那四郎畜生写的,你说是呀不是?

    焦光普:我猜也是四哥写的!

    佘太君:你怎知道?

    焦光普:那肖银宗对四哥十分宠爱,闻听人说辽邦向咱宋朝来的公文,都出于四哥一人之手。

    佘太君:这样说来,那肖银宗对这畜生是十分信任的了。

    焦光普:信任便信任,只是和咱宋朝排兵打仗,可不要他出马。

    佘太君:可见她对那投降之人还不是十分相信。(又向焦光普)光普,我再问你,肖银宗此番到咱三关赴宴,四郎畜生他来呀不来?

    焦光普:老伯母,我想他要来!

    佘太君:你怎知道?

    焦光普:那肖银宗离朝,一定要带桃花公主随行。桃花公主要来,怎么会不和四哥一同来呢?

    佘太君:(寻思,若有所得,点头)这就是了!(转向宗保)宗保!

    杨宗保:祖母。

    佘太君:自古礼尚往来,不可怠慢,人家既有礼物送来,要你准备一份礼物回他。就请你焦叔父带去。

    杨宗保:孙儿记下了。

    佘太君:打发你焦叔父到馆驿安歇。

    杨宗保:遵命!焦叔父随我来!(宗保、桂英、焦光普同下)

    杨排风:老太君,那位焦爷是个什么人呀?

    佘太君:你还记得你六爷帐下那一焦赞吗?

    杨排风:记得,我还和他比过棍子哩!

    佘太君:他是焦赞的堂弟,名叫焦光普。

    杨排风:他那张嘴可真能说!

    佘太君:倒算得个说家。排风,方才人家讲话,讲到你四爷头上,你为何背地阻拦?

    杨排风:一提到四爷你就要生气,我怕惹你老人家生气呀!

    佘太君 你真是我的好丫头(以手抚之,排风跪,太君抚罢,挥之使起)排风,你家四爷若来赴宴,你猜他还回辽邦不回?

    杨排风 我想他还要回去!

    佘太君 怎样见得?

    杨排风 他和那桃花公主怎么离得开呀!

    佘太君:猜得有理!(起立,自语)杨延辉,小畜生!老身要打搅你的好梦了!

    (唱)十余载皇驸马南柯之梦!

    此一番管教你转眼成空。

    我杨家保大宋满门忠勇,

    岂容你小畜生叛国求荣?(同下)

    第二场  坐宫

    [起三更。

    杨延辉 (内唱)朝罢王下殿来心烦意乱,(上)

    在宫中陪公主辗转难眠。

    辽邦兵屡败后不能再战,

    为议和肖国主要赴三关。

    她命我随御驾同临盛宴,

    怕只怕露真情我心似油煎。(过)

    (白)本宫杨延辉,十余年前,投降辽邦,改名木易,被招为东床驸马。今日辽邦兵败,三关议和,国主命我随驾前往。宋营之中,我母太君代主践盟,侄儿宗保执掌帅印,到了那里倘被道破真情,如何是好?唉!

    (唱)肖国主她对我十分宠信,

    作一个皇驸马快活如神。

    倘若是到三关显形露影,

    我是她仇家子她怎能宽容?(过)

    (白)想我与桃花公主乃是恩爱夫妻,我若对她先把真情讲了,求她在国

    主面前与我周旋婉转,定能逢凶化吉也。

    (唱)贤公主她与我情深义重,

    祸临头还要她保我安宁。

    欺瞒了十余载今夕告禀,

    又怕她心恼怒翻脸无情。

    [桃花上。

    桃 花 唉!驸马,更深夜静,还不安眠,在这里嘟囔什么呀?

    杨延辉 多谢公主关照,公主先去安眠,本宫随后就到。

    桃 花 驸马,我看你这个劲儿,一定是有什么心事哩。

    杨延辉 啊呀公主!

    桃 花 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杨延辉 本宫并无它意,公主休得过虑。

    桃花 唉,驸马!

    (唱)老母后她要你随驾赴宴,

    左托辞右推委不肯向前。

    回宫来又熬到更深夜半,

    独自言独自语疯疯癫癫。

    咱既是好夫妻休要瞒俺,

    有什么心里话剖腹畅谈!

    杨延辉 (唱)贤公主看透我心事一片,

    试试她肯不肯替我周旋!

    (白)公主!

    (唱)到明天随母后三关赴宴,

    怕的是塌天祸就到眼前。

    望只望贤公主搭救与俺!(过)

    桃花随着母后前去赴会,能有什么大祸呀?(向延辉)驸马,你纵有塌天大祸,想我母后乃是一国之主,只要咱家一说,管保无事,要你快讲!

    杨延辉 公主!

    桃 花 说呀!

    杨延辉 唉!(欲言又止)

    (唱)道真情就如上刀山。(打四更)

    (白)呀!

    (唱)猛听樵楼起四点,

    霎时五鼓要赴三关。

    (白)唉!公主!

    (唱)虽说咱夫妻恩不浅,

    有一宗心事未敢言。

    你可知本宫是哪一个?

    桃 花 闷了半夜。怎么才闷出这么一句话来?谁不知道你是木易驸马呀!

    杨延辉 唉!公主!

    (唱)那是我改名换姓将你瞒。

    木易并非我的真名姓,

    桃 花 啊?你是哪个?

    杨延辉 (唱)我本是……

    桃 花 哪个?

    杨延辉 (唱)……杨继业老将第四男。

    桃 花 啊!你是南朝杨家后代?

    杨延辉 公主宽恕!公主宽恕!

    桃 花 啊呀!

    (唱)听此言气得我浑身打战,(坐,切)

    (白)杨四郎!四将军!强盗!

    (唱)强盗做事胆包天!

    杨延辉 啊呀公主!

    (唱)非是俺故意把你瞒,

    怕露真情起祸端。

    天明要往三关地,

    万般无奈才明言。

    桃花 你胡说!

    (唱)再休巧言将人骗,

    谁知你打什么鬼算盘?

    将豺狼养在深宫院,

    陪伴自己十余年。

    (白)杨四郎,你来!(拖杨延辉)

    (唱)你随我去把母后见!(杨延辉跪下)

    杨延辉 (唱)万望公主且容宽!(送)

    (白)啊呀公主,想你我十余载恩爱夫妻,本宫有错,该打该骂,任凭公主所为,千万禀不得母后。倘若禀知母后,母后一怒之下将我斩首,那还了得?

    桃 花 吾国与你杨家原是世代冤仇,你今隐姓埋名,潜伏宫中,来做奸细,你……还想活呀?

    杨延辉啊呀公主!本宫虽是杨家后代,自被辽国招为驸马,上对母后忠心报效,十余年来始终如一。你我夫妻形影不离,可曾见本宫为南朝通过一信?献过一策?请公主不要冤枉好人呀!(连连叩首)

    (唱)公主一向多明鉴,

    何愁不能辨忠奸?

    十余载夫妻常相伴,

    还望公主数流年!

    桃 花 唉!

    (唱)我见他磕头如捣蒜,

    战战兢兢好可怜。

    不向母后将他献,

    他总是仇家一儿男。(过)

    十余载言行我亲眼见,

    他果然不曾作过奸。

    若禀母后将他斩,

    一夜夫妻百岁缘。(过。起五更)

    (白)我的冤家,你起来吧呀!

    (唱)你好比糖糕撒上胡椒面,

    辣不辣来甜不甜!(送)

    杨延辉 多谢公主宽恕!(桃花听见有人,急掩杨口,宫女上)

    宫 女 国主起驾,有请驸马、公主。

    桃 花 知晓了。(宫女下)

    杨延辉 公主,此番到在三关,倘有不测,还望你与本宫周旋婉转!

    桃 花 驸马,此番到在三关,倘被道破真情,母后驾前有咱家一面承担。只是还有一事,教咱家不得不虑。

    杨延辉 公主所虑何事?

    桃 花 万一露了真情,你可和你家老母相认吗?

    杨延辉 露了真情,推托不过,自然要认。

    桃 花 倘若你家老母要你回往南朝,你该怎样?

    杨延辉 公主不必过虑,本宫在此深得母后信任,又与公主多恩多爱,哪有再回南朝之理?

    桃 花 万一推托不过呢?

    杨延辉 如今两国就要议和,万一推脱不过,母子相认——也不过是一门亲戚罢了。

    桃 花 好一门路途遥远的亲戚呀!母后起驾,你我更衣去者。

    [同下。

    第三场  赴 会

    [四辽兵、肖天佐、韩昌、二宫女、杨延辉、桃花、司舆者、肖银宗先后上。

    肖银宗 众卿,此番议和,好不烦闷人也!

    肖天佐 国主,胜败乃军家之常,无须烦闷!

    [内白:“焦光普接驾!”

    韩 昌 禀国主,焦光普接驾!

    肖银宗 住辇!(焦光普上)

    焦光普 参见国主!

    肖银宗 免参!

    焦光普 多谢!

    肖银宗 命你出使三关,事儿怎样?

    焦光普 上禀国主:南朝佘太君替那宋王将贡礼收下,又着小店主带来一份回礼。有礼单在此,国主一观!

    肖银宗 (接,看,点头)罢了!南朝人总还是通情达理的。

    肖天佐 (向焦)命你安排食宿之事,你可办妥?

    焦光普上禀国舅爷,小店主与那杨元帅谈起此事,那杨元帅言道:“一来城池狭小,二来两国言语不通,双方将士到在一处,恐有不便。请辽邦将士在关外扎营。”

    韩 昌 咄!好你焦光普!竟敢与南朝串通一起蒙胧国主!国主御驾亲临三关,随

    行将士如何离得?你,你,你……

    焦光普慢,慢,慢!韩元帅不必动气!小店主我也是这样说来!我说:“国主御驾亲临,如何离得随行将士?”那一杨元帅言道:“贵使有所不知:我大宋幅员广大,邻国众多;失礼于辽邦,就是失礼于天下,此事非但本帅所不为,也是我皇上所不许的呀。”

    肖天佐 话虽如此,想这两国相交,谁能担保无事?

    焦光普小店主我也是那样讲来。那杨元帅又道:“我大宋乃礼义之邦,绝不为此背信越礼之事!倘若本帅不守信义,想这三关乃是我帅帐所在之地,兵如兵山,将如将海,贵国的千余名卫士,在这千军万马之中,又如何能保无事?”

    肖银宗

    肖天佐 (均惊愕)这……

    韩 昌

    韩 昌 那杨宗保尽是大话吓人!南朝既然兵多将广,为何不敢放我随行将士人关?启禀母后,依儿臣看来,南朝必有歹意!

    焦光普上禀国主、韩元帅:小店主我也是那样说来。我说:“三关既是杨元帅帅帐所在之地,兵如兵山,将如将海,让辽邦千余名卫士人关又怕着什么?杨元帅何不给他们这一片小小容身之地?”

    韩 昌 他又怎讲?

    焦光普他说:“三关城池虽小,也并非再容不得千余人马,只是双方将士到在一处,万一因为言语不通,惹起事端,惊吓了你家国主,失礼于辽邦,宋王怪下罪来,本帅我也在不便之处呀!”

    肖银宗 众卿,你们大家看来,还是去者好,不去者好?

    焦光普 (背)咦!她不想去了!(向银宗)上禀国主,小店主又曾向那杨元帅言道:“不让辽邦卫士进关,倘若国主见疑,不来赴会,不是又和议不成了吗?”

    肖天佐 他又怎讲?

    焦光普他说:“贵使为何如此多疑?我大宋与辽邦相交已是年深日久,战也不只一次,和也并非一遭,每在我大宋国土之内议和,我大宋可曾有过失礼之处吗?”我说:“小差官我是初次奉命,过去之事一字不晓!”他说: “贵 使既是初次奉命,自然不晓前情;要你回去奏明你家国主,你家国主自会知道!”

    肖银宗 这……倒是不曾有过失礼之处!

    肖银宗 韩昌 倒也不曾有过失礼之处!

    肖银宗 驸马,你意如何?

    杨延辉 母后,深入虎穴,不得不虑。依儿臣之见,着一心腹大将留在关外率领随行将士,倘有意外,也好相机而行。

    肖银宗 驸马言之有理,你们哪个当此重任?

    杨延辉 儿臣不才,愿效此劳。

    肖天佐 国主,驸马乃随驾重臣,边关赴宴如何离得?

    杨延辉 国舅爷,俺木易率兵关外有何不可?

    韩 昌 住了!我看你推三阻四不愿赴宴,定是别有它意?

    杨延辉 你道俺有何意?

    桃 花 喼!咱家驸马忠心报国,韩元帅为何介意?母后,还是让驸马率兵关外

    才是!

    焦光普 (背)哈哈!“他”又不去了!(向银宗)上禀国主:小店主见那杨元帅不肯让辽邦将士人关,只得到在关外,寻了个柴水方便之处,一一安排停妥。此处虽属南朝地界,可是与辽邦边防将士宿营之处,相隔不过一箭之地,那里的边防将士都属二国舅统领,四——杨延辉啊!你“四”着什么?

    焦光普可你忙着什么?那里的边防战士,都属二国舅统领,四平八稳,万无一失。依小店主之见,驸马是国主近臣,又系南朝人士,既通语言,又晓地理,此番人关还是去者为妙。

    桃 花 喼!大胆焦光普!你是何等人,竟敢议论我们皇家之事?

    肖银宗 皇儿不要怪他!他虽是个小小店主,可也言之有理!驸马还是人关保驾罢了!(杨延辉、桃花表示丧气)焦光普!

    焦光普 在!

    肖银宗 要你头前说与那杨令婆、杨宗保,就说孤王随后就到!

    焦光普 领旨!(背笑)(杨延辉、桃花表示恨他多口)

    [焦光普下。

    肖银宗 韩元帅!

    韩 昌 在!

    肖银宗 要你说与随行将士就在关外扎营,与二国舅兵马暗中相连!

    韩 昌 遵旨!孩子们!要你们就在关外扎营,与二国舅兵马暗中相连!(众

    应)

    肖银宗 国舅、驸马、韩元帅,要你们小心保驾来!

    (唱)两国兴兵一局棋,

    一着高来一着低,

    为社稷议和三关地,

    虎离深山防人欺;

    酒席宴前加仔细,

    时刻保驾莫远离,

    孩子们与孤把驾起,(除肖银宗和司辇宫人外,余人下) 但愿得平安无事回!(同下)

    第四场  排 宴

    (宋兵、宋将、中军、杨宗保、穆桂英、杨排风引佘太君上。

    辽兵、宫女、肖天佐、韩昌、杨延辉、桃花引肖银宗上)

    佘太君:国主上关来了?

    肖银宗:老太君出关来了?

    佘太君:国主你好?

    肖银宗:太君你好?

    佘太君、肖银宗:好呀!哈……

    余太君:国主请来头行!

    肖银宗:还是老太君头行!

    佘太君:国主到来是客,理应头行!

    肖银宗:老太君,你我并行了吧?

    佘太君:并行不恭!

    肖银宗:恭的!

    余太君:恭的?

    肖银宗:恭的!(同笑)好呀,哈!……

    佘太君:国主既然不肯,宗保、桂英照客!

    杨宗保:穆桂英 遵命!

    (吹牌子,过场。辽兵先下。佘太君伴肖银宗,穆桂英伴桃花下。杨宗保让众辽将、肖天佐、韩昌下,杨延辉惶恐地掩面下。

    杨宗保下,宋兵下)

    (中军上)

    中 军:令出!执事人等听命!(内应)太君元帅正在大帐与辽邦国主议和,要你们小心准备筵席,议和完毕即刻开筵!

    (内应)(下)

    (二道幕开,宋兵、侍儿摆筵过场。中军上查看毕)

    中 军:禀太君,筵齐!

    佘太君:(内白)国主,列位请了!

    (辽宋两方主从人等应上筵者同上)

    佘太君:宗保、桂英拜见国主!(宗保、桂英拜肖银宗)

    肖银宗:驸马、皇儿拜过老太君!(延辉、桃花拜佘太君,太君、排风注视延辉,延辉掩面。)

    侍 女:宴齐!

    佘太君:请!

    肖银宗:请!

    (女主女宾分别就座)

    余太君:列位将军请在宴上。宗保奉陪。

    杨宗保:遵命!列位将军请!

    众辽将:请!(宋将、中军引众辽将下,杨宗保下。)

    佘太君:国主,请酒!

    (唱)一自从匈奴国兴兵犯汉,

    数不尽刀兵劫历代相沿。

    今日里咱两国罢兵息战,

    肖国主可称得女中英贤!

    肖银宗:太君!

    (唱)老太君见识广智谋深远,

    悉韬略晓礼义名不虚传。

    从今后守信义各不相犯,

    息干戈庆升平放马归田。

    佘太君:国主高见!

    肖银宗:过奖了!

    佘太君:侍儿!

    (唱)侍儿看过莲花盏,

    敬祝国主玉体安。

    议和之事已如愿,

    有一桩往事愿商谈。

    肖银宗:(唱)接过太君莲花盏,

    背转脸来祭苍天。

    (白)太君!

    (唱)有何心事讲当面,

    请赐教益启愚顽。

    佘太君:国主驾前大臣,有系我们南朝人氏,他等对国主如何?

    肖银宗:老太君,孤虽不才,颇晓以德化人,天下贤才尚不相弃。

    佘太君:有一驸马名叫木易,此人对国主如何?

    肖银宗:木易驸马他也是你们南朝人氏,归降我邦,为孤忠心报效,屡建奇功,果算个多才之士!

    佘太君:(苦笑)哼!……(杨延辉上偷听)请问国主,他因何流落贵邦,被招为东床驸马?

    肖银宗:老太君,那是当年双龙大会,金沙滩鏖战,被我国所擒,当时就要杀他。是他跪在尘埃苦苦求生,言说他南朝父母兄弟妻室一无所有,愿为孤终身效劳。孤看他少年英俊,不肯伤害他的性命,并将他招为东床驸马。

    佘太君:你可知他的家乡住处,真名实姓?

    肖银宗:他也是你们晋阳人氏,姓木名易。

    佘太君:国主,你受骗了!

    肖银宗:孤怎样受骗了?

    佘太君:此人失落贵邦之时,家中父母兄弟妻室俱有,至今尚有老母在堂,娇妻在室,侄儿侄媳当大宋要职,并非姓木名易呀!

    肖银宗:这样说来,他系何人?还望太君当面赐教!

    佘太君:国主!

    (唱)他用巧言将你骗,

    瞒哄国主十余年。

    要知他的真名姓……

    肖银宗:他是哪个?

    佘太君:国主!

    (唱)他本是杨延辉我的儿男!(送)

    肖银宗:怎么?他是你的儿子?

    佘太君:是我四郎儿子!

    肖银宗:他当真是你四郎儿子?

    佘太君:怎能瞒哄国主!(杨延辉下)

    肖银宗:(大吃一惊)桃花,驸马到底姓杨姓木,还不从实讲来!

    桃 花:母后啊!

    (唱)驸马他本是杨家后,

    老太君讲的是实情。

    肖银宗:既有此事何不早讲?

    桃 花:母后!

    (唱)十余年来隐名姓!

    起程赴宴才讲明。(送)

    肖银宗:说什么从前不晓,看起来你们是通通作弊。真乃气煞——孤也!(杨延辉上)

    桃 花:母后醒来!母后醒来!

    佘太君:四郎,我把你这不忠不孝的畜生哪!

    杨延辉:母亲宽恕!(跪向太君)

    桃 花:母后!母后!(向延辉)驸马,我把你这个忘恩负义之人哪!(杨延辉转向肖银宗)

    佘太君:四郎!(杨延辉转向佘太君)

    桃 花:驸马!

    佘太君:四郎!(杨延辉两边应声,最后下决心站在肖银宗身旁。太君气极)

    肖银宗:(唱)想当年只怨孤将人错认!

    桃 花:母后!母后!(肖银宗不语)国舅爷!韩元帅,你们都快来呀!(肖天佐、韩昌、杨宗保上。)

    众辽将:公主为何惊慌?

    桃 花:我家母后昏倒了!

    众辽将:领我去见!(同进门)国主醒来!

    肖银宗:(吐血、昏倒、复苏)

    (唱)把一个仇家子招为皇亲,

    在深宫养猛虎改名变姓。(离座,逼视延辉)

    (延辉低头退缩,又看太君,太君亦怒,遂默然下跪)

    肖银宗:(唱)孤知人知面不知他的心!(过)

    众辽将:国主,这是为何?

    肖银宗:众卿!

    (唱)那木易他本是杨家后代,(过)

    女辽将:啊!木易是杨家后代?(肖银宗点头)此话从何讲起÷

    肖银宗:(唱)余太君酒席间道出真情。(过)

    众辽将:怎么?此话是佘太君讲的?

    肖银宗:正是!

    韩 昌:大胆木易,竟敢欺瞒国主,依儿臣之见,就该……

    肖天佐:(挡)住!事已至此,不可鲁莽。桃花,你家驸马是杨家后代,你可晓也不晓?

    桃 花:国舅爷!

    (唱)十余载他不曾通过名姓,

    临起程那一晚向儿讲明。

    肖银宗:就该责他见孤请罪。

    桃 花:母后!

    (唱)儿当时要同他入宫奏禀,

    他那里跪在地苦苦求情。

    他说他对母后忠心耿耿,

    与南朝并无有一息私通。

    禀明了怕母后一时恼怒,

    辨不清忠和奸斩首施行。

    肖银宗:(唱)桃花女一番话也还可信,

    势到此也只好相机而行。

    (白)太君!

    (唱)回头来把太君一言奉请,

    且不提当年事单讲如今。

    (白)老太君,我邦驸马既是令郎,你我两家便是儿女亲戚,可也算得一喜!

    佘太君:哈……本主官高攀上国主你这门亲戚,可也算得三生有幸。只是这一畜生欺瞒国主,玷辱公主,罪在不赦!还望国主依法惩处,勿以本主官为念。

    肖银宗:木易罪孽深重,怎奈他系令郎,孤也只好罢了!

    佘太君:国主既然不肯,本主官代你雪恨。四郎,畜生!你竟敢欺瞒国主,玷辱公主,罪该万死!宗保!

    杨宗保:有!

    佘太君:吩咐校尉将四郎推出斩首!

    桃花:慢来!慢来!(跪向佘太君)啊呀,老太君,老婆母,看在你儿妻面上饶恕了他吧!(太君不语)啊呀母后,快与驸马讲个人情吧!(肖银宗万般无奈地挥手令桃花站起)

    肖银宗:老太君暂息雷霆之怒,听孤一言奉告。令郎纵有不赦之罪,如今木已成舟,你若一怒将他斩首,一来他还未报你那养育之恩,二来孤皇儿失去丈夫。唉!还望太君看在我母女面上吗……(示意桃花下跪)

    佘太君:啊呀,公主快快请起。四郎,上前谢过国主、公主与儿讲情!

    杨延辉:是!是!多谢母后、公主讲情!

    桃 花:不用谢了,谢过你家老母亲去吧!

    杨延辉:是!儿谢母亲不斩之恩!

    佘太君:唉!非是为娘不斩,多亏国主、公主与儿讲情,暂且恕饶,与娘站过一边! (杨延辉站到佘太君身旁,肖银宗母女惊)国主,本主官有句不敬之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肖银宗:老太君有何贵语,请讲当面。

    佘太君:我有心带着小儿回往南朝,埋葬他父兄尸骨。国主你可依从吗?

    桃 花:啊呀母后啊!

    肖天佐:老太君,自从令郎到在我国十有余载,我家国主不曾错待于他。你今将他带回南朝,岂能再回我邦?

    肖银宗:老太君,你莫非别有它意?

    佘太君:国主,这畜生不忠不孝无恩无义,你何必对他如此器重?

    肖银宗:老太君,令郎在孤驾前忠孝两全,又与小女恩深义重,为何以种种罪名责怪与他!

    佘太君:国主,本主官实不相瞒,我将畜生不忠、不孝、不义之事奉告一番,国主可爱听吗?

    桃 花:老婆母,过去之事,还提它做甚!

    肖银宗:(摇手止桃花)太君请讲!

    佘太君:国主,列位!

    (唱)一不忠背宋王罪比山重,

    二不孝违母命灭绝天伦,

    三不义抛结发又把妻聘,

    弃国土忘根本怎能为人?(送)

    肖银宗:老太君,自古道:“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令郎感孤薄德,情愿报效,此乃人之常情,老太君请勿介意。

    佘太君:国主,你待他恩重如山,像这偷生之辈,倘遇国乱之年,命他出马,再要被人擒去,招为东床驸马,贪图享乐,岂不又把国主、公主待他的好意,白白给枉费了吗?

    (唱)这也是为父母缺少教训

    家不幸出了这不肖子孙。

    降辽邦他愿把国主孝敬

    怎保他到后来不降旁人?

    我讲这肺腑言国主思忖,

    休留这无廉耻他……不义畜生!

    肖银宗:(唱)听此言倒叫我心灰意冷,

    这等人怎能保再无二心?

    倒不如做人情放他归宋,(过)

    桃 花:母后,驸马十余年来忠心报效,并未见有半点歹意呀!

    肖银宗:放不得也!

    (唱)孤皇儿她讲的也是真情。

    趁此时再试试他的禀性……

    (白)木易!

    杨延辉:母后!

    肖银宗:驸马!

    杨延辉:国主!

    肖银宗:(唱)或在南或在北凭你的良心

    杨延辉:(唱)儿情愿对母后终身侍奉,

    佘太君:(怒视延辉)啊!(延辉吃惊)

    杨延辉:(唱)也不敢违母命灭了天伦。

    辽邦义南朝恩我报之不尽,

    此番去三两月定回辽营。

    肖银宗:(背唱)暗骂声小木易良心丧尽,

    遇烈火才知他不是真金。

    到南朝他去把仇人孝敬,

    纵回来该把他怎样看承?

    桃 花:驸马!

    (唱)在宫院你说是亲戚相认,

    到如今看起来尽是哄人!

    杨延辉:(唱)贤公主你不必苦苦追问,

    俺不久返北国但请放心。

    桃 花:(唱)逢着你无义人一言难尽,

    (白)也罢!

    (唱)咱夫妻同去同归一路行!

    杨延辉:(唱)好便好只恐怕母后不准!

    桃 花:驸马你放心吧!

    (唱)与驸马紧相随我才放心。(送)

    (白)禀母后,儿随驸马到南朝去吧!

    肖银宗:啊!儿要随同驸马到南朝去吗?

    桃 花:儿与他是同去同来的啊!

    肖银宗:驸马此去他是回不来了!

    桃 花:就怕他回不来孩儿我才要去。有儿一去,他就不敢不来!

    肖银宗:他来与不来,尽在于他罢了!

    桃 花:啊呀母后!儿与驸马誓同生死,任凭赴汤蹈火,要死也与他死在一处!

    肖银宗:你与他誓同生死吗? (看桃花,又看四郎,反复数次。看太君,考虑,点头)要你上前问问那佘太君,看她容你去,不容你去!

    桃 花:(向太君)老太君,(跪)老婆母!(辽方众人气极)儿要随同你儿到南朝去,你老人家是叫去哩,还是不叫去哩?

    佘太君:(略,—寻思,温然一笑)公主请起来!(桃花起)公主,你晓得嫁夫随夫,老身岂能不容公主前去?只恐你家母后不允!只恐你家母后不允呀!

    桃 花:罢!罢!罢!这就好了!(向肖银宗)禀母后,老太君容儿前去!

    肖银宗:(出乎意外地一怔,看太君,恨之入骨。目光徐徐转向桃花,语气低沉)我儿你当真要去?

    桃 花:当真要去!

    肖银宗:(忽然)凭你一人深入南朝国土,如何还能回来?

    桃 花:(见银宗怒,低头)母后,还有驸马他哩!

    肖银宗:他吗……他是佘太君的儿子,杨元帅的伯父,南朝还有他的前妻,哪有再回辽邦之理?你既然与他誓同生死,孤王也不难为与你。你同他……去、了、吧! (偏坐,低头)

    (唱)自家女儿心摇动,

    还望旁人尽什么忠!

    孤王要你终何用?

    任你南北与西东!

    桃 花:(倒退几步,神痴气馁)

    (唱)为驸马又惹得母后动气,(过)

    韩 昌:(向桃花)快快去吧!再不要惹国主伤心了!

    桃 花:(唱)倒叫我桃花女心冷如灰!

    往日里对母后说一不二,

    到如今只落得人人笑痴。(过)

    杨延辉:公主!想这临别伤心,也是人情之常。还请公主宽怀, 随本宫去了就是!

    桃 花:(突然怒向延辉)杨四郎!你的好梦到头了!

    (唱)想当年只怪我错打主意,

    被你这忤逆人鬼话所迷。

    你说你对母后忠心不二,

    你说你在南朝无靠无依。

    十余载天地恩抛到海底,

    回南朝投靠你慈母娇妻。

    害得我老母后将我抛弃,

    又惹得众朝臣个个生疑。

    我桃花也曾是英名盖世,

    岂与你负心汉比翼齐飞?

    (转向银宗)母后!

    (唱)老母后请恕儿不孝之罪,(叩拜)

    (转向四郎,怒逼之)杨四郎!

    (唱)请享你天伦乐恕不奉陪!(跑下碰死)

    肖天佐、韩昌:禀国主,桃花碰死!

    肖银宗:桃花,啊呀儿呀!

    (唱)一见桃花把命尽,

    哭断肝肠痛碎心,

    满面掉下伤心泪,

    (向杨延辉)孤为你绝了这条根!

    佘太君:国主!

    (唱)贤公主秉性刚只把命尽,

    纵然是一身死万古留名。

    这都怨不肖子一人招引,

    愿国主保玉体莫过伤心。

    来,将公主尸体用白绫裹了,送下关去!

    内应:“是厂

    肖银宗:孤要告辞!

    佘太君:宗保,排队相送!

    杨宗保:遵命!

    肖银宗:桃花!娇儿!

    肖天佐、韩昌:起驾!(同下,复上,辽兵上)

    佘太君:送国主!(肖银宗还礼,佘太君、穆桂英同下。)

    杨延辉:(跪)木易送母后!

    肖银宗:木易!驸马!

    焦光普:国主,小臣跟随驸马如何!

    肖银宗:尽在于你!桃花!

    肖天佐、韩昌:起驾!(辽方人士同下。杨延辉绝望地目视辽方)

    杨宗保:请四伯父回关。(杨延辉无奈地随宗保同下。)

    第五场  责子

    (接第四场音乐——大开门。太君、排风、杨延辉、宗保、桂英、焦光普相继上。太君正中落坐,排风侍立。余人同揖太君。按长幼列侍左右。乐止)

    佘太君:光普!

    焦光普:在!

    佘太君:你多年身居外邦,为国宣劳,今日回朝,算得个有功之人。老身明日回朝奏明情由,好与你讨个官职。

    焦光普:尽在伯母!

    佘太君:(看四郎,四郎低头)四郎!

    杨延辉:在!

    佘太君:你可知罪?

    杨延辉:儿我知罪!

    佘太君:罪在何处?

    杨延辉:这……不忠不孝!

    佘太君:畜生呀,畜生!(四郎跪)是你叛国求荣,认敌作母,国法家规,皆所不容,如今虽是母子重逢,唉!老身也顾不得你了呀!(拭泪)桂英!(桂英应)要你吩咐准备公文一件,囚车一辆,将你四伯父解往京都!

    穆桂英:这……(不知如何是好)

    佘太君:快去!

    穆桂英:(略迟疑)遵命!(愕然下)

    杨延辉:母亲:啊呀老娘!儿纵有不赦之罪,还望母亲看在母子分上,容儿一时!

    佘太君:你说这母子之情吗?唉!(起立)

    (念诗)虎斗龙争数十秋,

    七郎八虎一无留。

    眼前重见亲生子,

    反惹老身满面羞!

    (唱)提起来母子情令人难受,

    众儿郎一个个血染荒丘。

    只剩下这一个亲生骨肉,

    十余载分南北转恩成仇。

    看起来有你在不如无有,

    有你在叫老身气塞咽喉!(过,坐下)

    杨延辉:娘呀!

    (唱)自从我兄弟们幽州分手,

    兄的兄弟的弟尸骨难收。

    不孝儿总还是杨门之后,

    求老娘高高手把儿收留。

    佘太君:畜生!

    (唱)小畜生算什么杨门之后,

    我杨家忠烈名岂容你丢。

    (垛板)想当年那辽邦设下虎口,

    你弟兄去赴会大战幽州。

    你兄长一个个命丧敌手,

    不成功已成仁壮烈千秋。

    惟有你小畜生投降肖后,

    配了她桃花女得意悠游,

    十余年来事敌寇,

    直到今日不肯休,

    还将银宗称母后,

    老身叫你懒回头。

    畜生你算杨门后,

    你教我杨家羞不羞?

    得新豢忘故主不如猪狗,

    还忘想返辽邦与虎为俦。

    我大宋锦江山天阔地厚,

    也无处容你这无耻的下流!

    杨延辉:啊呀娘呀! (欲起牵太君衣,太君拂袖,延辉重跌倒。排风、宗保扶太君下。焦光普随之欲下)

    杨延辉:(唱)叫一声焦贤弟快把我救,

    你替我到后帐去把情求。

    (白)啊呀贤弟!你看我家老娘恼我太重,要把我打人囚车解往京都。贤弟就该到在后帐,劝我老娘回心转意才是!

    焦光普:唉,四哥呀!

    (唱)老伯母一番话风雨不漏,

    想当年你就是大理不周。

    千不该万不该投降敌寇,

    到如今只落得覆水难收。(送)

    杨延辉:啊呀贤弟!为兄的底细别人不知,你还不晓,为兄当年是被那桃花公主亲手擒拿,招赘与她,也是万般无奈呀!

    焦光普:唉!四哥呀!

    (唱)老令公遭围困不能逃走,

    碰死在李陵碑宁死不投。

    为大将舍不得抛头断首,

    当年间你还要闯什么幽州?(送)

    杨延辉:啊呀贤弟,这只怨为兄一时糊涂,后来常有回朝之意,只可恨宫庭内外,人多眼杂,不敢贸然行事。还望贤弟将此心情向我老娘讲明,请她体谅才是!

    焦光普:唉!四哥呀!

    (唱)分明是恋桃花不肯逃走,

    说什么皇宫院人多眼稠。

    要腰牌要令箭随时都有,

    想回朝何愁你不得自由?(送)

    杨延辉:贤弟,照你这样说来,为兄没有半点好处,这个人情你是不肯替为兄求的了?

    焦光普:唉!四哥呀!

    (唱)自己事自己知不要强口,

    想求情你就得认错低头。

    叫四哥你且在这里等侯,

    待为弟到后帐替你哀求。

    (背唱)依我看不成功十有八九,

    多不过还只有二分想头。

    不管它成不成且去走走,

    自然是成了好不成也罢休!(人内)

    杨延辉:天呀!

    (唱)施一礼叫皇天(跪)暗中保佑,

    保佑我老母亲将我收留!(起)

    怕只怕囚车到逼我就走!(过)

    (绕场,每绕一周往里看一次,凡三次)

    (唱)也不知焦贤弟他怎样哀求!(送)(站到帐门外低声地)焦贤弟!焦贤弟!

    (排风从后帐走出)

    杨排风:四爷,不要叫了,你让老太君歇歇吧!

    杨延辉:老太君怎么……

    杨排风:睡着哩!

    杨延辉:那位焦爷呢?

    杨排风:等着哩!

    杨延辉:太君几时才能起来?

    杨排风:四爷,这我可就不知道了。

    杨延辉:啊呀排风姐!你看囚车一到,马上就要把我解走,请你行个方便,把太君叫醒,让那位焦爷替我求个人情吧!

    杨排风:四爷,我实对你说吧!那位焦爷求情,太君不准;太君又怨你不识进退,也不让那位焦爷再出来见你了!

    杨延辉:(大吃一惊,呆若木鸡,良久)呜呀天呀!实想老娘不过一时恼我太重,不料竟是如此绝情,难道我杨延辉竟成了不赦之囚了吗?

    杨排风:四爷呀!

    (唱)只因你说了个杨门之后,

    倒惹得老太君老泪横流。(转垛板)

    自从你在幽州失落敌手,

    老太君就为你日夜担忧。

    只盼你有一日逃出虎口,

    回到了天波府重新聚头。

    到后来听得你投降肖后,

    气得她老人家大骂不休。

    每逢着亲友们将你问候,

    老太君就觉得气塞咽喉。

    来议和她早把主意拿就,

    要讨你回朝来依法追究。(转流水)

    老太君主意定不好转扭,

    劝四爷再无须苦苦哀求。

    真要是老太君把你宽宥,(又转垛板)

    回杨府我还是替你发愁。

    全家人禀忠心扬眉昂首,

    你算个什么人混在里头。

    手下人也不愿把你侍候,

    对外人又不便让你出头。

    像这样活下去将将就就,

    也不过是一个无期长囚。

    劝四爷你还是思前想后,

    老太君她怎好把你收留?(唱毕少停,下)

    杨延辉:(唱)老母亲她不愿把我宽宥,

    小排风一番话讲出情由。

    (白)娘啊!

    (唱)你把儿原当作连心之肉,

    只可恨不孝儿不肯回头。

    看起来我竟是无路可走,(过。思想异常矛盾,看见架上武器,下了决心,抽出剑来)也罢!

    (唱)不如我一身死万事皆休!(下)

    (穆桂英上,看右方惊)

    穆桂英:有请祖母!(太君 排风、宗保、焦光普同上。)禀祖母:我家四伯父自

    刎了。(所有人同看右方)

    佘太君:四郎!你死了?你死了好!哈哈!(转低)哈哈!(怆然)哈!……(以袖掩面,宗保、桂英、排风、光普均搀扶)宗保,吩咐将你四伯父尸首收殓掩埋。

    杨宗保:遵命!

    (全剧终)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专门为各演员、艺术团、演艺公司、政府部门、单位活动、企业庆典、公司年会提供创作各种小品、相声、话剧、舞台剧、戏曲、音乐剧、情景剧、快板、三句半、哑剧、双簧剧本。联系电话:18022171126 联系QQ:819391276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专业代写戏曲剧本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