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视频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戏曲剧本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讲好党员故事演讲稿《情满国土》
低碳环保小品剧本,绿色环保小品《
适合公司员工年会表演的搞笑小品
进修培训相关题材搞笑小品《快乐
基建工程公司演出搞笑相声《公司
年会搞笑喜剧小品《千年等一回》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适合公司年会表演的搞笑节目小品剧
关于运动健身的音乐跳舞剧本《舞动
歌舞小品剧本《健康新生活》
退伍军人感人小品剧本,老兵退伍感人
冬至爆笑小品剧本《相遇在冬至》
元旦小品搞笑幽默剧本《唐僧师徒赚
关于足球的剧本,关于国足的小品剧本
民法典小品剧本,优秀法制剧本小品《
感人小品《相依母女》
关爱盲人感人小品剧本(我的梦想)
预防艾滋超搞笑小品剧本(关爱门诊)
消除对妇女的暴力宣传小品剧本《都
大学生找工作搞笑小品剧本(招聘人才
大学生抗疫感人小品剧本《情系武汉
关于消防安全搞笑小品,消防题材搞笑
双十一购物小品剧本《购物也疯狂》
光棍节搞笑小品剧本(美女必扰)
记者节小品剧本,访谈类小品(祖国变
古代穿越现代的情景剧剧本,年会古装
建筑公司快板剧本《过去未来》
实现伟大的中国梦快板台词《牢记使
从古代穿越到现代的爆笑音乐剧剧本
道路施工安全音乐剧剧本《安全手册
医药行业正能量小品,药企年会小品剧
长途汽车服务小品剧本《祝你平安》
公司团队励志小品剧本《优质管理》
重阳节喜剧爆笑节目小品剧本《真情
消除贫困日脱贫小品剧本《项目脱贫
反应农村妇女素质的小品剧本《好邻
油库音乐剧剧本《我为祖国献石油》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戏曲剧本 > 沪剧剧本 > 沪剧剧本(辛酉风云)
中国国际剧本网戏曲剧本频道www.juben108.com/xiqu 中国最大的戏剧戏曲剧本创作交易门户网站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戏曲剧本-沪剧剧本   会员:fanhoulai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3/5/15 15:58:50     最新修改:2013/5/15 15:58:50     来源:www.juben108.com 
戏曲剧本名:《沪剧剧本(辛酉风云)》
(原创剧本网)作者:沪剧剧本
专业创作小品、相声、戏曲剧本。 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第一场:仓皇离京

    场景:圆明园

    时间:英法联军侵入北京之际

    幕后合唱:

    英法联军逞淫威,

    京津百姓又遭灾。

    帝皇束手无办法,

    秋狩木兰哄骗谁?

    合唱声中大幕拉开,幕后人声鼎沸杀声震天。逃难民众一应人影在天幕上显示过场。肃顺和秦新疾步上场。

    顺:(紧张地)秦新,你,你刚才讲——。

    秦:英法联军攻占塘沽,杀过天津,直扑京畿来啦。

    顺:啊,胜保,也太他妈的窝囊废!这,这,这可真叫人措手不及啊!

    幕后传来一叠连声的喊声:皇上驾到!秦新迅即下场。肃顺上前迎候。

    太监列队前导,咸丰上场,如意紧随。

    顺:奴才叩见皇上。

    帝:肃六,起来,起来。在圆明园不必如此多礼。

    顺:奴才不敢。适才接得紧急军报,英法联军攻战塘沽,杀过天津,直扑京畿!

    帝:(震惊)为今之计,当如何是好?

    顺:以奴才愚见,洋鬼子一时嚣张,皇上宜避其锋芒。不如以秋狩木兰为名,前往热河行宫!

    帝:前往热河行宫?那,那京畿——。

    顺:洋鬼子既已内犯,也就只好把搁置多时议而不决的总理衙门办起来。不知皇上意下如何?臣斗胆请旨定夺。

    帝:也罢。火速传旨,秋狩木兰。(肃顺插白:奴才遵旨。)再命老七前往老六那儿颁旨——特旨令奕䜣留京办理抚局。(肃顺插白:奴才遵旨。)哦,别忘了把那几头鹿也得带往热河。

    顺:奴才明白。

    太监前导,咸丰帝下场。如意紧随着下场。肃顺恭送。秦新上场,伴随着肃顺下场。陈胜文上场。

    陈:三宫六院听着!皇上有旨秋狩木兰,赶紧收拾,准备起驾喽!

    陈胜文下场。一批宫女纷乱地上场,过场。咸丰皇后在双喜随同下上场。一批宫女尾随上场。

    后:双喜,快,快把大阿哥找来,和我一起上轿。

    双:奴才遵旨。

    双喜迅即疾步下场。皇后和其他宫女下场。懿贵妃在安德海随同下上场,圆场。

    懿:小安子,看见大阿哥了没有?

    海:回主子,大阿哥在皇后娘娘那儿,早已坐轿出发了。主子您也赶紧吧。

    懿:皇上呢?

    海:皇上和丽妃是第一拨,走得最早。

    懿唱:

    秋狩木兰避热河,

    仓皇逃遁离京都。

    皇家体制多森严,

    亲生孩儿不随母。

    (接白)那京城又怎么办呢?

    海:奴才打听来了——皇上下旨,让六王爷留守京畿办理抚局。

    懿:那个总理衙门到这会儿总算挂上牌子了。

    海:就是,就是。皇上老是不准这个专办洋务的衙门开张,现如今就不能再拖着啦。

    懿:你给我闭嘴!(安德海碰了一鼻子的灰,赶紧跪下)只准你带耳朵,谁让你这么不安分!

    海:奴才该死,奴才该死!

    懿:起来吧,人家都走了,咱们也得赶紧啊。

    安德海站起,点头哈腰地引领懿贵妃下场。醇亲王和景寿两人一并上场。

    景:这么说,皇上是让六弟留下来了。

    醇:也就是六哥他能办这档子事。换了别人,谁能成?

    景:七弟慎言。

    两人一起下场。

    舞台灯暗转。继续传来杀声枪炮声和难民的叫喊声。恭亲王在舞台一角隐现。

    恭唱:

    周旋洋人办抚局,

    临危受命留京都。

    上要对得起列宗与列祖,

    下要对得起斯民和斯土!

    灯光恢复。胜保带伤上场。

    胜:卑职参见王爷。

    恭:克斋少礼。

    胜:末将惶恐,愧对王爷。

    恭:八里桥一仗,你虽败犹荣。而且还受了伤,理该褒奖。况且此番败北,非战之罪。古人云,兵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你倒看看,咱们的火炮,能跟人家的比?

    胜:眼前这个局面,不知王爷意下如何?

    恭:有尔等拼死奋战,方有和谈之基础。皇上命我办理抚局,少不得只能勉力周旋!

    两人隐没。天幕上顿起熊熊大火——那是火烧圆明园!

    大幕合拢。

    第二场:热河扬波

    场景:热河行宫御书房

    时间:咸丰逃奔热河后近半年

    大幕拉开。咸丰帝在审阅奏章,不住咳嗽。如意在一旁伺候。

    咸丰帝烦躁地扔下手中的一份奏章,站起身来绕室蹀躞。如意紧随左右。忽然,咸丰帝一阵剧咳,如意赶紧拿过手帕。咸丰帝用手帕掩口,然后递给如意。如意脸上变色。

    帝:怎么啦,又是见红了?

    意:哦,不,不,奴才想来,那是皇上才刚饮下的鹿血。皇上吉祥,福寿安康!

    帝:皇上吉祥,福寿安康?哼,你们就只会说这些没用的话。快,去传懿贵妃来批本!

    意:喳。

    如意下场。

    帝唱:

    小奴才说话太荒唐,

    一个个当面来撒谎!

    常言道自病自得知,

    讲什么吉祥与安康?!

    头上连连冷汗冒,

    胸中阵阵痛难扛。

    国事病体一般样,

    本源已亏费周章。

    东南半壁糜烂甚,

    “发匪”“捻匪”遥相呼应成群结帮。

    一波未平一波起,

    夷人内犯更猖狂。

    圆明园高祖世宗亲自督造,

    连绵大火没日没夜全烧光!

    惨不忍睹不堪回首心烦燥,

    叫我这衰弱身躯怎生挽危亡?

    如意上场。

    意:懿贵妃遵旨前来批本。

    帝:速传丽妃,东暖阁伺候。

    意:喳。

    如意前导,咸丰帝下场。懿贵妃从另一侧上场。懿贵妃她走到御书桌侧旁坐下,检点批阅奏本。

    懿唱:

    代天子批答奏折费思量——,

    国事家事一齐涌心上。

    皇上他肺痨病患已多时,

    图欢乐糟蹋身子仍放荡。

    载淳儿年方六岁不懂事,

    皇后她老实贤惠难依傍。

    若是一旦,一旦大树倒,

    这祖宗家业究竟谁执掌?(拿起一份奏折)

    恭王奏请赴行在,

    敬问起居来探访。

    为什么本章上面无记号?

    却是为何不愿他前来避暑山庄?

    懿贵妃拿起奏折,走向侧幕跪下。

    懿:如意,懿贵妃有事要禀告皇上。

    咸丰帝上场。

    帝:平身。(懿贵妃起身,站立一旁)你就只管按照朕已作下的记号批答就是,又何必再来多事!

    懿:我哪儿敢!(接唱)

    上阵父子兵,

    打仗亲兄弟,

    老古话说得好——,

    其间道理有深藏。

    六爷他留守京城办抚局,

    为皇上费心积虑在前挡。

    更何况他与皇上情分厚,

    怎能拒人千里不准探望!

    帝:(震怒)你,你——你跪安吧!

    懿:(无奈遵旨)是。

    懿贵妃跪安后下场。

    帝:传肃顺!

    意:喳。

    如意下场后复又引领肃顺上场,如意下场。

    顺:奴才叩见皇上。

    咸丰帝一摆手,肃顺起立,伺立一旁。

    顺:(小心翼翼地)皇上急召奴才,有什么吩咐?

    帝:(怒气未息)懿贵妃无理!

    顺:懿贵妃恃子而骄心怀叵测,已非一日。还请皇上息怒,保重龙体才是。

    帝:保重龙体,保重龙体?!国事纷乱,家里还不太平,哼!

    顺:要求得天下太平,奴才有一句话斗胆要奏明皇上。(跪下)不过,奴才说了之后皇上要体察奴才一片忠心,奴才就是因言获罪死了也是心存感激的啊!

    帝:肃六,快起来,有话起来讲!

    肃顺起身,再四周张望后走到咸丰帝身边。

    顺唱:

    谢皇上宽恕奴才天大罪,

    秉忠心耿耿直言方敢讲。

    李世民贞观盛世今古颂,

    唯留下身边人却有祸殃。

    唐三世之后女主代天下,

    秘记终究应验在武媚娘。

    汉刘彻洞察吕雉前车鉴,

    留子去母免得母以子贵篡夺权柄把朝纲掌!

    咸丰帝大惊。

    帝:你,你是说——。

    肃顺做了一个手势。

    帝:(软弱地)兹事体大,待朕细细想来。

    顺:那唐朝有李淳风夜观天象,本朝也还有可兴天下可亡天下——那个叶赫那拉氏的诅咒!

    帝:(更为紧张)肃六,你——。

    舞台上灯光俱灭。安德海和懿贵妃隐现。安德海在密告——只见嘴巴动听不到声音。安德海隐没。聚光打在懿贵妃身上。

    懿:肃六,你好狠毒!(接唱)

    宫廷女子好命苦——,

    母遗娇儿儿失亲娘。

    留子去母多凄惨,

    这血淋淋的惨状不忍思来不忍想!

    我为大清育龙种,

    独根苗本是我生养。

    对得起列祖列宗,

    对得起江山社稷绵延久长。

    谁说妇人欠智识,

    谁道女儿少刚强。

    人间留得娇无恙,

    明珠岂肯淹尘壤!

    大幕合拢。

    第三场:咸丰托孤

    场景:热河行宫咸丰寝殿

    时间:咸丰帝驾崩前后

    大幕拉开。咸丰帝斜躺在御榻上,如意跪在里侧伺候。咸丰帝不住咳嗽,如意起身上前再把他往上扶起。咸丰帝示意他退下,如意下场。

    帝唱;

    病骨支离瘦嶙峋,

    红痰时见往上涌。

    已临山穷水尽时,

    往事不堪回首中。(挣扎着起身)

    想当初父皇他——,

    踌躇不决选皇储,

    六弟才具更称雄。

    多亏了杜师傅——,

    商山四皓计谋运,

    他叫我,无需才略争高低,

    不忍杀生敬献孝心大道通。

    登基后,六弟他功高盖主存威胁,

    逐出军机上书房读书再用功。

    而今预备身后事,

    反复思量心怔忡。(颤颤巍巍地扑倒在茶几前)

    祖制重顾命,

    亲贵最倚重。

    多尔衮前车之鉴声犹在耳,

    太后下嫁宫闱丑闻怎放纵。

    前明朝叔父夺了侄子位,

    建文帝只落得“倾杯玉芙蓉”。

    皇家尊严最紧要,

    旁支不可乱正统。

    姜姒不佐周,

    垂帘岂能容。

    欲效法汉武帝留子去母祸根除,

    兰儿她产麟儿于那宗社终有功。

    罢罢罢,由他们层层牵制连环套,

    快传来肃顺先定顾命护真龙。

    (接白,极其低声地)如意,传肃顺。

    如意上场。

    意:他就等在外面呢,这就进来了。

    如意下场。肃顺上场后跪倒在茶几旁。

    顺:奴才叩见皇上。

    帝:事到如今,还如此多礼,又有何用?

    顺:主子在上,小的一片忠心——礼不可废。

    帝:快起来,商量大事!

    顺:(闻言心喜,立即起身,伺立一旁)皇上是要定——。

    帝:从速定下顾命大臣名单,我把大阿哥托付给你们!

    顺:皇上千万别这么说。不过,先预备下一个单子倒也好让皇上放心。

    帝:你是一个——。

    顺:谢皇上天高地厚之恩。还有——。

    帝:(吃力地一字一顿)载垣、端华、穆荫、匡源、杜翰、焦佑瀛。

    顺:(试探地)那亲贵是——,

    帝:(决断地)老七才刚成家,还不行。就是景寿了。

    顺:(喜心翻倒)喳,臣马上就去拟旨。

    帝:(乏力地)去吧。哦,叫陈胜文传旨,让皇后和懿贵妃来见我。

    顺:奴才遵旨。

    肃顺下场。

    皇后懿贵妃在幕后唱:

    惊闻皇上来召见,

    两人分别从两侧上场。

    上场后接唱:

    看来性命悬一线。

    懿贵妃要向皇后行礼,皇后摆手不必。两人一前一后跪见咸丰帝。两人又不约而同地迅速站起,相帮着把咸丰帝再扶上御榻斜靠着。然后再次跪下。

    帝唱:

    面对妻妾心沉痛,

    只怕分手五更钟。(皇后和懿贵妃同时哭喊:皇上!)

    唯恨生在帝王家,

    内忧外患难承重。

    不如民间小儿女,

    恩爱夫妻有始终。

    舍不下娇妻多贤惠,

    舍不下六岁小顽童。

    山河破碎叹今昔,

    魂飘魄散各西东。(皇后和懿贵妃再次同时哭喊:皇上!)

    (接白)我,我不行了,载淳要靠你们把他好好抚养成人。(对皇后,摸出一个蜀锦小囊)这是乾隆爷传下来的御赏玉印,给你!

    皇后双手接过:给皇上谢恩!

    帝:你再把我这个同道堂印给兰儿!(掏出来递给皇后)

    皇后接过,递给懿贵妃。

    懿贵妃接过:给皇上磕头!

    帝:我还有一句话——你要敬重皇后。

    懿:遵旨,臣妾一定铭记在心。

    帝:你先下去吧。

    懿贵妃起身下场。咸丰帝示意皇后检点四周。皇后起身巡视一周后再次跪在御榻前。

    帝:(拿出一道密旨)这道密旨,你需收藏好了。若日后懿贵妃她心怀叵测恃子而骄胆敢对你不敬,你即刻召集大臣出示我这道密旨立即制裁!

    皇后接过藏好,哭喊着“皇上”扑在咸丰帝怀里。片刻后,皇后抬头发觉咸丰帝又昏厥了过去,赶紧站起身来向幕后大叫起来。

    后:快来人哪。

    如意陈胜文肃顺和其他一众太监等疾步上场。

    顺:快,快传御医!

    陈胜文急奔下场。如意引领皇后下场。在下场时皇后频频回首。

    一众太监叫喊起来:皇上!

    顺:快传大阿哥来见皇上,快!

    舞台灯暗转。懿贵妃隐现。

    懿:敬事房首领太监听着——刚才皇上召见皇后和我,亲赐两方玉印,皇后得的是乾隆爷的‘御赏’印,我得的是皇上的‘同道堂’印。记档!

    懿贵妃隐没。幕后传来一片哭喊声。

    大幕合拢。

    第四场:肃顺弄权

    场景:热河行宫东暖阁

    时间:紧接上场/顾命大臣执政后不久

    大幕拉开,二道幕前。母后皇太后和肃顺在场上。

    顺:臣受顾命,恭请母后皇太后节哀顺变。臣等誓死忠心辅弼幼主,效忠太后。

    后:肃顺,你是大行皇帝素来信赖之人。我来问你,懿贵太妃的封号怎么办?

    顺:按本朝家法,懿贵太妃母以子贵,该当尊封为圣母皇太后。待皇上明日在大行皇帝大殓之前当着王公大臣御口亲封。

    后:那就依议吧。

    双喜上场前导母后皇太后下场。肃顺恭送,然后从另一个方向下场。二道幕升起。

    慈禧太后上场。安德海尾随。

    懿唱:

    两宫并尊不同日,

    肃顺蓄意嫡庶分。

    回想当时设毒计,

    勾起心头多少恨!

    (接白)小安子,快去通报!

    安:(对幕内)双喜,圣母皇太后来喽。

    双喜前导,母后皇太后上场。

    安/双:(同时)叩见母后/圣母皇太后。

    后/懿:(同时)罢了,你们都下去吧。

    安德海双喜分头下场。

    后:妹妹,就照你说的我已吩咐下去,传六额附来见。到时候,你给多招呼着点。

    懿:姐姐放心就是。

    陈胜文上场。

    陈:禀报两位太后,六额附等着召见。

    后:去吧,叫他进来就是。

    陈:喳。

    陈胜文下场。景寿上场。

    景:奴才叩见两位太后。

    后:六额附起来吧。下回在内廷召见,都是自家人不必如此多礼。

    景:奴才不敢越礼。今日太后召见,不知有何吩咐?

    后: 就是想问问你,你们这班顾命大臣对于今处理政务这个章程有何说法啊。

    景:两位太后看折子盖印章,以奴才之见,甚为紧要。

    后:那么,另外七位呢?

    景:奴才不敢说。

    懿:六额附,撇开君臣之义,就当是姑丈内侄,待说无妨。

    景:他们,他们,他们都说顾命大臣辅弼幼主,不能听命于太后。请太后看折子,纯属多余。

    懿唱:(拍案而起)

    自古君臣分天地,

    权柄岂能来下移。

    祖宗家法定礼仪,

    皇帝亲裁这才是大道理!

    (接白)皇帝的身份在这儿摆着。不管皇帝年纪大小,要皇帝说了才算。(接唱)

    想当年,康熙爷八岁即位有辅政,

    到成年亲政之后——六额附我来问你,

    那鳌拜他怎么的!

    景:(胆战心惊地)圣母皇太后是说康熙爷亲政之后,那辅政大臣?

    懿:是啊,我问你那鳌拜他——。

    景:啊呀——,(不由得一阵哆嗦)(接唱)

    康熙爷亲政后掌权柄,

    鳌拜他,他人头就落地!

    太后哪——奴才才具不咋地,

    惟有一片忠心来报先帝。

    于今孤掌也难鸣,

    叫我怎样去一对七!

    懿唱:

    六额附不必太着急,

    你就是细察旁观他们有什么鬼心计。

    何用出面去纷争,

    只带耳朵往心里记。

    景:请两位太后放心,这完全是景寿力所能及之事。

    后:是啊,胳膊不能朝外拐。

    景:眼下就有一事启奏两位太后——。

    后:何事?

    景唱:

    董元醇发动垂帘上奏本,

    顾命大臣准备要痛批!

    后:知道了。你下去吧。

    景:奴才告退。

    景寿下场。

    懿:姐姐——,(接唱)

    谁料想六额附他烂泥上墙扶不起,

    肃顺看中他这个亲贵就是此用意!

    还得要六爷来出面,

    方能够不怕他们七对一。

    后:可是,那是先帝定下的顾命八大臣啊。

    懿:这事儿咱们姐妹俩再从长计议。

    陈胜文上场。

    陈:禀两位太后,有一个折子在这儿。

    懿:递上来!

    陈胜文递上折子,慈安太后接过后马上就转给慈禧太后。陈胜文下场。

    懿:(接过折子一看之下怒不可抑)太放肆了!姐姐,你来看——,(接唱)

    董元醇发动垂帘上奏本,

    到如今却成了妖言乱朝政。

    顾命辅弼竟敢盗用皇帝名义,

    痛斥太后便是那先帝托孤的八大臣!

    殊属非是,何心是诚,

    亦毋庸议,必治重罪,

    上谕条文,字字句句来责问。

    天底下哪有如此的不孝孽子,

    这样的军机大臣?!

    (接白)反了,反了,简直就是反了!

    后:(担心地)妹妹,那你说这道上谕——。

    懿:他们竟敢如此行事,这道上谕岂能颁发。姐姐,咱们绝不能用印!

    后:咱们不用印,自然就不颁发。

    懿:这道上谕就让它淹了!

    后:淹了?!

    懿:就是留中不发!

    后:哦,留中不发。

    二道幕下。陈胜文急奔上场。

    陈:(对幕后)陈胜文有急事启奏母后皇太后!

    慈安太后在双喜前导下上场。

    陈:启奏母后皇太后——顾命大臣把发下去的上谕和奏折都搁着不看,这,这——这可怎么办啊。

    后:(紧张得身躯晃动,双喜赶紧扶住)啊?!

    大幕合拢。

    第五场:太后密谋

    场景:热河行宫西暖阁

    时间:上场后没几天

    大幕拉开。慈禧太后独自一人在场上。她抚摸着手中的同道堂玉印,正在沉思。

    懿:贵为太后,圣母皇太后,以天下养的太后,还是个二十七岁的太后!(接唱)

    深宫寂寂无聊赖,

    心绪滚滚思潮翻。

    声声催漏夜不眠,

    独自怎耐五更寒。

    世间惟有女子苦,

    受人宠爱又作贱。

    三寸金莲任把玩,

    汉家女儿更凄惨。

    说什么女子小人最难养,

    道什么头发长就见识短。

    凭什么祖宗家法不能改,

    为什么手捧玉印遭轻慢。

    大行皇帝他驾崩才几时,

    顾命大臣便犯上又作乱。

    肃顺他留子去母未得逞,

    如今是撂下摊子来发难。

    人心浮动惶惶然,

    这关门搁车叫我如何办——如何办。

    定定心神推窗望,

    透透闷气莫自叹。

    哪怕肃顺来刁难,

    哪怕前路万重山。

    眼前手头无力量,

    忍辱负重度艰难。

    向前看,咬牙关;

    这心字头上一把刀——,

    小不忍何能把大任担!

    但等秋凉时机到,

    扈从梓宫京城返,

    看肃顺你还能猖獗到何时,

    定要收拾热河乱臣贼子这一班!(远处鸡鸣声传来)

    东方发白天欲晓,

    与姐姐共同商议闯难关。

    慈禧太后向下场门走去。正好对面碰到上场的慈安太后。

    两人同时开口:姐姐/妹妹——。

    两人停步后同时继续:你先说。

    后:妹妹,我想了一夜,有句老古话你我今天的身份倒用得着。

    懿:姐姐要说的可是“忍辱负重”?

    后:正是。啊呀,我们姐妹俩可是想到一块儿去了。

    懿:那就叫陈胜文把那道皇帝痛斥太后的上谕发下去吧。

    后:我们现在弄不过他们,就这么办吧。

    懿:姐姐,你看我们姐儿俩简直就是被他们软禁了——我倒有个主意。(慈禧太后凑上前去对着慈安太后耳语。)

    后:好!妹妹,就照你的办。

    慈安太后和慈禧太后两人一前一后下场。

    双喜哭喊着上场。

    喜:母后皇太后,母后皇太后啊!

    慈安太后上场。

    后:怎么啦?双喜?!

    喜:(双膝跪倒)启禀太后,安德海他,他——哎呀,我实在说不出口!太后啊,你若不给我做主,我可不想活啦!

    后:快起来,起来!我身边的人,谁敢这么放肆!陈胜文,快传小安子!(亲自把双喜扶起。)

    陈胜文在幕内答应:喳!快去看,小安子在哪里,给我把他抓来!

    后:来人哪,快,再去把西边的请过来——。

    幕内答应:是,有请圣母皇太后!

    慈禧太后上场。

    懿:姐姐,怎么回事?

    后:你来看,你来看看,小安子居然敢调戏我身边的双喜!还说啥要和前明朝一样太监宫女搞什么对食——,(双喜哭得更响,又一头跪在慈禧太后面前。)妹妹,他是你的人,你就看着办吧。

    懿:(满面怒容)简直是要反了! 双喜,你受了委屈,有我替你做主!

    喜:谢圣母皇太后。

    双喜起身,站到慈安太后身后擦泪。陈胜文带着一批太监把安德海提溜了上来。安德海一头跪倒。

    懿:好你个小安子!你可是越来越出息啦!今儿个不好好收拾你,你眼里还有谁!连得母后皇太后身边的人你都敢欺负——,(接唱)

    狗奴才贼胆包天岂可恕,

    快把他活活打死以儆效尤!

    陈:这小安子到底伺候过太后您多年——。(转头看慈安太后。)

    后:妹妹,依我之见,既然有总管太监说情,小安子他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把他撵回京城,罚他在‘打扫处’当差就是。

    海:谢母后皇太后恩典。小安子下次再也不敢了。(磕了个头,站起来准备跟着陈胜文走。)

    懿:慢着!不能这么便宜了他!

    安德海又赶紧爬到慈禧太后跟前:主子饶了小安子吧!

    懿:给我拖下去掌嘴二十!完事了就叫他滚,再也别叫我看见他!

    海:哎幺,小安子我,我——。

    陈:还磨蹭什么啊,谢恩吧!

    海:奴才谢主子恩典。

    众太监上前一把拉起安德海,拖下场去。幕后传来掌嘴和数数以及安德海的惨叫声音。

    慈安太后在前,慈禧太后在后,双喜止住啼哭尾随下场。

    大幕合拢。(其时正好数完二十,安德海再次惨叫。)

    第六场:恭王奠灵

    场景:热河梓宫停灵大殿/烟波致爽殿

    时间:上场后不久

    大幕拉开。二道幕前。肃顺上场。

    顺:哼,一个女人还想跟我斗心眼?!门也没有——顾命大臣这一搁车,她不就没辙了!

    秦新上场。

    秦:报!恭亲王前来热河祭奠!

    顺:(甩袖)呵,又来了一个!给我小心伺候着!

    肃顺前行,秦新尾随下场。二道幕升起。

    恭亲王幕后唱:

    急如星火赴行在——,

    恭亲王上场,圆场后直扑灵前。

    恭唱:

    一路之上,衣不解带,马不停蹄,

    披星戴月,顾不得夜凉风袭——。(圆场毕)

    先帝,我的先帝(啊)!

    入殿门,步丹樨,(跪倒蹉步向前)

    阵阵心酸忆往事,

    寸寸肠断哭先帝!

    手足情,君臣义,

    生死恩怨,委屈失意,

    都付与这,这,这,发自肺腑一声恸,

    赶到灵前来拜祭!

    奕䜣和兄长您虽不同母胜同母,

    还有谁比得上我俩就是亲兄弟!

    书房攻读桌椅并,

    长街试马缰绳齐。

    老爷子钦赐刀和枪,

    上阵全凭亲兄弟。

    “宝锷宣威”兄显威,

    “棣华协力”弟尽力。

    却不料小人落井来下石,

    谗言连连生嫌隙。

    才具成把柄,

    无端有猜疑。

    贬回上书房,

    罢职出军机。

    起复承办抚局事,

    洋人内犯到京畿。

    圆明园一场大火,

    烧得祖宗基业多惨凄!

    到如今撒手尘寰,

    千呼万唤您不起——,

    抛下了九万里版图,

    丢下了爱新觉罗一个年方六岁的小皇帝!

    (接白)我的先帝啊——!

    肃顺和陈胜文上场。

    陈:奉懿旨!

    恭亲王起身,准备接旨。

    顺:(抢在中间,对陈胜文)拿旨来看!

    陈:乃是母后皇太后口谕——皇太后召见恭亲王。

    恭:遵旨。(回头对肃顺)不过,太后向例不召见外臣,这恐怕不太合适吧。

    肃顺欲开口以加阻拦,被陈胜文抢答在先。

    陈:王爷,母后皇太后只是想问问京里和宫中的情形。哦,还有,圣母皇太后也想问问方家园娘家的近况。

    恭:那就禀报吧。

    恭亲王整理衣袍。肃顺无奈只得下场。

    陈:启奏两位太后,恭亲王晋见。

    场景换作烟波致爽殿。慈安太后慈禧太后一前一后一起上场。

    恭亲王大踏步上场。

    恭:臣奕䜣叩见母后皇太后圣母皇太后金安。

    后:六爷请起来吧。自家人,又是内宫,不用多礼。

    懿:陈胜文,你下去吧,给我看着点儿。

    陈:喳。奴才明白。

    陈胜文下场。

    恭亲王慈禧太后慈安太后三人背唱轮唱对唱。

    恭/懿/后唱:

    我看她/他——,

    恭唱:

    双目精光它闪闪亮,

    懿唱:

    难怪先帝他要提防。

    后唱:

    龙行虎步传言不虚妄,

    懿/恭/后唱:

    还需要——,

    恭唱:

    小心试探,

    懿唱:

    百般笼络,

    后唱:

    开诚布公,

    后/恭/懿唱:把大事相商!(三人互相对面)

    后唱:

    问六爷,京中一切可安康?

    恭唱:

    有赖太后洪福——都吉祥。

    懿唱:

    小安子想必已把密旨来送上,

    恭唱:

    安德海施行苦肉计一路顺当。

    后唱:

    不知道六爷你可曾明了?

    懿唱:

    岂能容肃顺他继续猖狂!

    恭唱:

    顾命大臣乃是先帝遗旨定——,

    懿唱:

    难道说就无法整顿纪纲?!

    恭唱:

    诸事体大且容臣细细想——,

    懿唱:(对慈安太后)

    姐姐你可曾有印象,

    大行皇帝他时常讲——,

    六爷赛似同母生,

    兄弟情谊不寻常。

    宝锷宣威手与足,

    棣华协力刀和枪。(慈安太后插白:是啊,是啊!)

    先帝他留下遗憾事,

    都被肃六再三再四来阻挡。

    六爷他办理抚局不容易,

    我们姐儿俩要替先帝来补偿——,

    (接白)我想即刻颁旨,就是作为大行皇帝的遗言,恭亲王世袭罔替,成为铁帽子王!

    后:对啊,就该这么办!

    恭:臣实无功,怎敢当此殊恩。还请两位太后收回成命。

    后:那——。

    懿唱:

    六爷你居功不自傲,

    就暂且留着这个铁帽子王!

    待等扶柩回京都,

    再给你论功来加赏——。

    这祖制可能有变通,

    请六爷你还需细思量,

    到皇帝成年一定撤帘把政还,

    姐姐和我只不过先替他看奏章。

    外面诸事还得靠他亲叔父,

    你这位才德具备的恭亲王!

    恭背唱:

    她步步来紧逼,

    她抛出诱饵香。

    她图穷匕首现,

    她垂帘急忙忙。

    我若回绝她,

    两败便俱伤。

    若是回军机,

    从新执朝纲;

    才智得施展,

    也是报皇上。(背白:也罢!再次面对两位太后)

    待奕䜣回转京都和三朝元老共相商,

    在之前务必不能打草惊蛇小心谨防!

    懿:这我们姐儿俩心里有数。只是,六爷你此番一去——。

    后:是啊,你一走,我们姐儿俩怎么办啊?

    恭:请两位太后放心。热河军机章京中,我有人安插。宫内联络,就由我那七弟福晋来出入宫闱——。

    后:对啊,我们怎么就没有想到呢?大行皇帝和七爷由兄弟而成连襟,他的福晋就是妹妹你的亲妹妹!

    懿:六爷才具果真不凡!

    恭:臣即便告退。

    大幕合拢。

    第七场:两宫回銮

    场景:自热河行宫回銮途中

    时间:两宫动身回銮之时

    大幕拉开。肃顺在秦新前导下上场。可见秦新他已换了一身夜行衣,看不清面目。

    顺:一定要小心行事!

    秦:小的理会得,为报答老爷哪怕肝脑涂地在所不辞!

    顺:这不成功——,

    秦:便成仁!

    顺:我知道你的忠诚,放心去吧。

    秦新下场。醇亲王和景寿上场。

    景:七弟,你此番和肃中堂一起护送梓宫回转京都,责任不轻啊。

    醇:那是太后旨意,吩咐下来让我嘛——历练历练。

    肃顺踏上一步。

    顺:肃顺见过六额附七王爷。

    景寿和醇亲王同时:啊,中堂少礼。

    醇:懿旨奉派,我这回可是紧跟着你啦。

    景:肃中堂乃大行皇帝最为倚重之人,由你来护送梓宫极为妥善。啊,就此别过,我还得去请两宫太后銮驾启程。咱们京城见!

    醇亲王和肃顺同时:京城见!

    三人分头下场。慈禧太后上场。

    懿唱:

    热河秋色来天地,

    玉垒浮云变古今。

    今日回銮离承德,

    但见雨过天放晴。

    来时大行年而立,

    返程皇帝六岁零。

    儿子幼小怎理事,

    若不垂帘难为情。

    历朝历代千秋史,

    奸臣篡位夺权柄。

    欲把政局来掀翻,

    六爷出谋策划定。

    也亏胞妹七福晋,

    出入宫闱传音讯。

    惩治叛逆把三朝元老全礼请,

    必将那乱臣贼子一网来打尽!

    眼看这君临天下步步近,

    还需要格外小心外松内紧!

    慈安太后上场。

    后:啊呀,妹妹,两副銮驾都准备好了,六额附已经等候在那里,咱们赶紧吧。

    懿:哦,姐姐,你前头带着皇帝坐第一辆轿子,我就在后面第二辆。

    后:行啊,那我就去了。

    慈安太后下场。

    懿:陈胜文哪里?

    陈胜文应声上场。

    陈:圣母皇太后有何旨意?

    懿:你速去安排,随便找个宫女来替我紧随着母后皇太后坐那第二辆轿子。

    陈:(一惊)这,这——,

    懿:这下面是什么啊?

    陈:奴才斗胆,回太后,这可不合体制啊。

    懿:什么体制不体制的?肃顺年前还把那个什么骚狐狸曹寡妇弄进宫里来呢。你只管去办就是。哦,你得谨慎了,一点都别透露风声!连母后皇太后那里都不必去禀报。

    陈:奴才理会得。以奴才之见,得让那宫女她也该当大妆装扮——奴才说得可对?

    懿:陈胜文,算你聪明!快去准备吧。

    陈:谢太后夸奖。

    陈胜文前导,慈禧太后下场。

    迅即,太监宫女列队上场圆场过场。天幕上显现好几顶轿子络绎不绝地过场。

    突然幕后传来好多人的呼喊:有刺客!抓刺客啊!

    慈安太后慈禧太后和双喜陈胜文,以及部分太监宫女等上场。

    陈:启禀两宫太后,刺客已服毒自裁。

    懿:究竟是什么人?

    陈:刺客毁容,一时辨别不清。

    后:还好,还好,——总算是有惊无险。真是的,亏得妹妹你没有坐那第二辆轿子。

    懿:皇帝呢?受惊了没有?

    后:梓宫启程,连日忙碌,幸好他早睡着了。

    懿:那就好。姐姐——,(接唱)

    满天乌云已散尽,

    后:妹妹——,(接唱)

    姐妹双双返帝京。

    陈胜文前导,场上一干人等依次下场。

    大幕合拢。

    第八场:垂帘同治

    场景:养心殿

    时间:两宫回京之时

    大幕拉开。 二道幕前。胜保率清兵上场。

    胜唱:

    回銮一路多顺畅,

    奉命伴驾来护航。

    先帝对我恩遇重,

    恼恨肃顺逆窬彰。

    醇王紧随梓宫走,

    六爷再把军机掌。

    文武合璧开新局,

    三朝元老齐颂扬。

    (接白)恭亲王在京城早有布置,贾筠翁周祖培等阁老一致赞同——皇太后亲理大政,另简近支亲王辅政!如此一来,必蒙圣眷,哈哈哈哈!

    胜保率清兵下场。二道幕升起。安德海上场。

    海:恭请圣母皇太后!

    慈禧太后在太监宫女簇拥下上场。

    懿唱:

    风水轮转天地新,

    銮驾抬进紫禁城。

    遥想那蓬岛瑶台畅胸襟,

    只可叹四十景点化灰尘。

    先帝恩宠雨露频,

    犹记天地一家春。

    育下麟儿继大统,

    今日垂帘把大权掌稳。

    恍若隔世细思忖,

    还需得笼络六爷让他来输诚!

    (接白)小安子,快去请东边的啊。

    海:主子,不用去请了。您看,母后皇太后她来了——。

    慈安太后在双喜陪同下上场。太监宫女从新排班,安德海和双喜归班分别站在前列。

    后:妹妹,总算到家了。这大局——?

    懿:已获密报,肃顺拿获。

    后:六爷呢,那章程——?

    懿:就按六爷的意思,待会儿姐姐就宣旨吧。

    恭亲王醇亲王带着几个太监把肃顺押上场来。

    恭/醇:臣叩见两宫皇太后。

    后/懿:平身。

    肃顺傲然站立不愿跪下,两个身手矫健的太监一把提溜起来,再一脚迫使他跪下。

    懿:肃六,你也有今日!姐姐,宣旨吧。

    后:载垣、端华、肃顺着即解任,景寿、穆荫、匡源、杜翰、焦佑瀛,着即退出军机处,派恭亲王会同六部九卿将伊等应得之咎分别轻重按律秉公具奏。

    顺:(挣扎着站起)好你个叔嫂狼狈为奸!兰儿啊兰儿,你这条毒蛇!大行皇帝,我冤哪——爱新觉罗的江山社稷眼看就要败在叶赫那拉氏手里了啊!

    懿:大胆放肆!还不快给我拉下去,菜市口问斩!

    太监把肃顺拖下场去。

    懿:七爷这回护送梓宫,再加上捉拿肃顺,真的是历练出来了!

    醇:臣理当效力。

    懿:姐姐,我看就把肃顺原先的神机营交给七爷得了。

    后:行啊。

    醇:谢两宫皇太后。

    后:还有六爷——,

    懿:姐姐,(接唱)

    六爷运筹最辛苦,

    理当酬劳加殊恩。

    上回提及世袭事,

    铁帽子王本是应得的名分。

    军机首辅他称尊,

    赞襄辅保来议政。

    后:对啊,那就叫军机章京写旨吧——恭亲王世袭罔替,晋为议政王。

    恭:臣肝脑涂地以谢君恩。

    醇:还有,启禀太后——今上的年号,不能再用“祺祥”了!

    懿:对啊,那是肃顺的年号,断不可用!

    恭:本来“祺祥”二字文义不顺——祺就是祥,祺祥连用似嫌重复。臣等已拟定“同治”二字,恭请两宫皇太后定夺。

    后:“同治”好!两宫同治!

    懿:君臣同治!

    恭:上下一心,同臻郅治!

    后:那就举行垂帘大典吧!

    陈:同治元年,皇上登极,太后垂帘!

    一道宽宽的帘子在天幕前垂下。帘子前面是皇帝御座。

    两宫皇太后分两侧走向那垂下的帘子背后。

    恭:恭请皇上!

    一叠连声的“恭请皇上!”从幕后传来。

    太监列队而出。

    幕后合唱:

    推翻祖制风云动,

    太后垂帘获全胜。

    同道同治真难得,

    同治同道实难能!

    合唱声中大幕合拢。

    剧终。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专门为各演员、艺术团、演艺公司、政府部门、单位活动、企业庆典、公司年会提供创作各种小品、相声、话剧、舞台剧、戏曲、音乐剧、情景剧、快板、三句半、哑剧、双簧剧本。联系电话:18022171126 联系QQ:652117037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专业代写戏曲剧本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备案号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