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视频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招聘小品编剧
戏曲剧本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关于上课的小品,小学课堂小品《我
央企小品,央企小品剧本《以项目为
车祸保险赔付心理剧剧本《保驾护
脱贫致富案例心理剧剧本《扶贫先
铁路建设施工安全生产三句半台词
宣传国家反诈APP的小品,防诈骗宣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铁路建设施工安全生产三句半台词剧
适合幼师的小品搞笑,关于幼儿园师德
电力抢修小品剧本,供电抢修剧本(点
公司纳税人小品剧本,税务局党建工作
国企中国铁建集团公司快板剧本《过
适合国庆表演的快板台词《牢记使命
银行宣传小品,银行剧情小品《我服务
改革开放变化情景剧剧本(神奇的变化
儿童防骗安全知识普及小品,小朋友防
关于红色题材的小品,弘扬红色文化精
小学生勤俭节约小品剧本(不一样的生
乡村旅游乡村振兴小品《农村好风光
泌尿外科医生护士小品剧本《老头看
八一建军节节目小品,适合八一的小品
农村基层党员抗洪抢险小品剧本《我
奋斗励志搞笑小品剧本《幸福都是奋
林业局宣传禁止滥砍滥伐树木小品剧
校园小品剧本正能量《小小梦想家》
党群干群关系快板剧本《党群一家亲
中国56个少数民族小学生小品剧本(做
不信谣不传谣的重要性小品剧本《不
低保户拆迁小品剧本《共产党人为民
庆七一建党文艺汇演晚会节目小品剧
安全生产搞笑音乐剧剧本《取经归来
反邪教小品剧本《邪不胜正》
现场情景再现剧本《合作伙伴》
仁义礼智信小品,德孝文化小品《贺寿
扫黑除恶小品小戏台词《举报黑恶势
燃气安全主题小品,天然气安全小品剧
银行抗击肺炎疫感人小品剧本《你在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戏曲剧本 > 越剧剧本 > 越剧剧本《真假驸马》
中国国际剧本网戏曲剧本频道www.juben108.com/xiqu 中国最大的戏剧戏曲剧本创作交易门户网站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戏曲剧本-越剧剧本   会员:fanhoulai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3/5/11 10:32:03     最新修改:2013/5/11 10:32:03     来源:www.juben108.com 
戏曲剧本名:《越剧剧本《真假驸马》》
(原创剧本网)作者:罗怀臻
专业创作小品、相声、戏曲剧本。 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剧情简介

    新科状元董文伯被招为驸马後,偕同公主返乡省亲。途经绝险之阴阳岭,公主执意前往游赏,不料发生意外;驸马往救,却失足坠入山谷身亡。公主思及婆婆年迈,小叔又无一计之长,乃李代桃僵,谎称小叔董文仲坠崖,再以董文仲顶替董文伯之名,仍为驸马、并与之为挂名夫妻。

    一曰驸马府内张灯结彩大宴宾客,以为驸马老母祝寿,孰料董文伯历劫归来。董母及公主大惊,董文伯闻知详情,悲愤莫名,此时同年匡正鼓励董文伯向皇帝揭发内情,取得正名。

    金銮殿上,董母及公主为保董文伯性命,指称其系疯子。几番曲折,皇帝了然於心,惟为顾及皇室颜面,仍赐令董文伯饮鸩自尽。董母夺过饮下身亡,董文伯仍被斩首,公主亦自尽,独留董文仲疯癫痴傻、浪迹天涯以终。

    本剧历史背景以中国末明时代

    (慕启,青天白曰,水秀山明,一座山岩拔地而起,上面显赫地题著“阴阳岭“

    (舞队雀跃上场,载歌载舞。

    (幕后伴唱:状元驸马去省亲,携眷载属回京城。

    (董文伯、公主兴致勃勃地上,

    (伴唱:如屏似画好风景,一路遍撒笑语声,花花草草惹人恋,山山水水堪留连,欢欢笑笑喜心田,恩恩爱爱情意绵。

    董文伯:(唱)金殿赐婚招驸马,夫妻恩爱蜜样甜。董文侣一介寒士本贫贱,平步青云上九天。

    公   主:(接唱)雏凤儿深锁金闺十六年,全不知世间最美是自然。你听这百鸟赛歌绕山转,你看那一座秀峰隐在白云间。

    董文伯:那叫阴阳岭,乃天下奇观。

    公   主:你我何不上去游玩一番,

    董文伯:公主不知,那岭下有道万丈深渊,一旦跌落下去,有去无还!

    公   主:小心就是。

    董文伯:不可冒险,还是赶路回京吧。

    公   主:(任性地)我要去,我耍去嘛!

    董文伯:好吧,备马!

    (公主、董文伯上马,舞蹈。

    (公主马惊,收伏不住,董文伯冲上将公主拦住,自己连人带马跌下山崖。

    公   主:(唱)只觉得天昏地暗树转峰旋一来人啦!来人啦!快!快快搭救驸马!

    (舞队蜂拥而下。

    (董母、小慧寻上。

    董   母:公主,公主!出了什麽事情?驸马呢?

    公   主:婆母!

    公   主:(唱)驸马他坠落深渊人不见。

    董   母:儿啊一(唱)猛然间沉了地、坍了天,生离死别咫尺间。山高路险,叮咛再三,果然是乐极生悲大祸现。阴阳岭下乃是万丈深渊,自古以来,不知多少游人过客在此丧生!一旦跌落下去,便是尸骨难收了……儿啊……

    公   主:(始觉绝望)天哪……

    公   主:(唱)一路春风回乡里,满心欢喜返宫院。实脂望双双迎亲刊京都,谁料怨半遣生死各一边,驸马呀,你一腔抱负未实现,无辜枉死在深渊。我与你夫妻三月似胶漆,难道说命中只有百曰缘。都是我一时任性攀高险,铸成了生死错,悔恨万千。婆母啊,驸马为我遭不测,我随夫君赴黄泉。(欲纵)

    董   母:(急栏)公主!

    董文仲:(喊上)哥哥一一(唱)一步来迟难相见,从此生死两重天,恨不能替兄而死换兄还,恨不能扳倒高山填平渊。

    董   母:哭一声文伯我的儿啊——

    公   主:哭一声文伯我的夫啊——

    董   母:(接唱)母子相依十八年。

    公   主:(接唱)我与你恩受夫妻仅三月,

    董文仲:(唱)我与你挛生兄弟情义绵。

    三人:(合唱)令曰你一命身亡归西去——

    董   母:(接唱)风烛残年度曰艰。

    公   主:(接唱)撤下我独守空房受煎熬,

    董文仲:(接唱)撇下我形只影单谁悯怜,

    (伴唱)怎麽办,怎麽办?折了大梁,倒了靠山。

    公   主:母亲……

    董文仲:(声泪俱下)哥哥……多少年来,我与母亲吃辛受苦,供你读书,实指望一朝名标金榜,一家人也有个依靠。没有想到这十几年的辛劳,顷刻就化作泡影了

    公   主:都是我一时任性,不听劝阻,文伯他为我而死,我怎能对得起你们一家……

    董   母:但愿公主回宫以后,不耍忘了夫妻一场……文仲,掉转车头,我们回乡下去吧。

    董文仲:母亲,如今嫂嫂己经是我们的人了,为什麽还耍分开,嫂嫂,你跟我俏一道回去吧,我哥哥死了,还有我呢,就是再苦再累,也不会让你受委屈的呀!

    董   母:公主乃金枝玉叶,岂可屈居乡间,小慧,吩咐下去,整顿车马,送公主回宫。

    小   慧:是。

    董   母:儿啊,拜上大礼,向你家嫂嫂道声珍一重!

    董文仲:嫂嫂……(哽塞)

    (公主泣不成声,举步蹒跚。

    (伴唱:心欲碎,肝欲裂,死别生离,情难舍,意难却,牵牵连连。

    公   主:(唱)一步迈出三回盼,心似刀绞泪如泉。白发婆母风前站,一生辛劳成枉然。我凄凉岁月咎自取,她孤儿寡母怎延年?撇不下呀剪不断,这一笔心债重如山!

    董文仲:嫂嫂,你不能走啊1(唱)自从你到我家来,一家人欢声笑语喜开怀。你待我亲同手足情意厚,你教我读书习礼施教诲。原以为一家相聚共富贵,嫂嫂!求你莫再回宫闱。

    (公主猛然回首,细细打量,

    (伴唱:为什麽心事沉沉,为什麽辗转不宁。他那里悬崖撒手猝然去,我这里难舍难分两亲人。

    公   主:(蓦然下脆)婆母呵!我虽是皇家之女,但既嫁与董家,便是董家之媳,天长曰久,荣辱与共!

    董   母:公主这是何意?

    公   主:(唱)文伯十载寒窗苦,婆母二弟倍艰辛。眼见得苦尽甘临祸横生,我岂能袖手旁观独自行。婆母啊,儿媳理当尽全孝,报答亡夫在董门。

    董   母:多蒙公主不弃,只是我董家原本清贫,如今文伯一死,门庭愈发冷落,实在不忍公主受此委!

    公   主:儿意已定,婆母不要推辞,小慧,吩咐下去,启轿回宫。

    董   母:驸马已死,我们岂能久居京中?

    公   主:儿自有打算。二弟,请将便装脱下,换上驸马官袍。

    董文仲:嫂嫂,这是何意,

    公   主:速请更衣,不要多间,小慧,你领二公子上轿。

    小   慧:是。

    公   主:(关照)放下轿帘!

    (小慧、董文仲不解地下。

    公   主:来人,沿途报丧,二公子董文仲坠崖崭亡一

    董   母:公主,这……

    公   主:母亲!(唱)李代桃僵难辨分,且保荣禄与门庭。文仲他曰后可纳妾,儿媳我愿担夫妻名。

    董   母:不,老身半世孤寡,深知守节之苦,公主不可感情用事,误了终生!

    公   主:儿意巳决,(跪)求母亲恩允!

    董   母:(亦脆)公主!文伯儿死后有知,当感恩于九泉之下!

    公   主:驸马……

    董   母:儿啊……

    (公主、董母凭崖悲悼,紧相依偎。

    (伴唱:孪生兄弟难辨认,真真假假谁能看得清?兄长名份兄弟顶,驸马还是董家人,可怜公主用心苦,算尽了机关操碎了心。

    (字幕,三年后。

    (董府寿堂。舞队簇拥董母上。

    (暮后伴唱;红烛烧,喜乐闹,拜寿礼,献寿桃。各部官员都来到,宴厅饮酒醉方了。再到堂上把加官跳,老夫人寿比南山高。

    董文仲:(内)公主,请。

    (董文仲偕公主上。

    公   主:驸马,婆母喜添新寿,你我夫妻也当拜上大礼。

    董   母:贤媳身怀有孕,不拜也罢。

    公   主:人之孝道,理当要拜。

    董文:仲对,要拜,要拜!哈哈……(唱)厅里堂上笑声嚷,老母祝寿心花放,董文仲诗书未曾读几行,平空做起状元郎。百宫敬我为驸马,皇上称我是东床,若不是公主示范我摹仿,早就坍台露了相。如今是三年学成个书生样,寿堂上,红袍乌纱喜洋洋。

    董   母:(唱)堂前喜闻笑语声,厅里宾客庆寿辰,荣华富贵享不尽,来年又添小孙孙。

    (幕内“给老夫人敬酒。

    董   母:就来,就来!哈哈……

    (公主、董文仲挽董母下

    (匡正上。

    匡   正:(唱)外任三年精吏治,辗转提升调回京。三年未谋驸马面,今曰再续同科情。想当初他意气风发怀抱负,却不料宫中一眠三冬春。

    (内报,刑部尚书匡正匡大人到!

    (公主拉董文仲迎上。

    董文仲:谁呀!大惊小怪的?

    公   主:(悄声)刑部匡大人,你的同科榜眼老朋友!

    董文仲:(彬彬有礼)老同科驾到,有失远迎,望乞恕罪!

    匡   正:岂敢,岂敢,三年不见,真怕你不认了呢1

    董文仲:那里话,我岂能忘了你方大人!

    匡   正:什麽?

    公   主:匡大人。

    董文仲:(一拍额头)对、对、对,汪大人!

    公   主:驸马,你酒吃多了,明明是匡大人,你怎麽又叫起汪大人了!

    董文仲:嗳,我不是叫得匡大人嘛!你怎麽听成什麽汪大人,方大人啦,难道匡止匡大人我还认不出吗?匡大人,你说是也不是?

    匡   正:啊?是啊,几啊,驸马好像是没有叫错啊,不过,纵是一附叫错了,也没有什麽大惊小怪的呀!

    董文仲:怎讲?

    匡   正:贵人多忘事嘛!

    董文仲:哈哈。。。。。匡大人,请到前厅饮酒。

    匡   正:(隐隐不乐)请"(径自下)

    董文仲:(拭汗)好险呵!

    (公主对其介绍,董文仲连连点头,同下。

    (幕内:拜寿,猜拳声此起彼伏,小慧上,

    小   慧:(唱)今曰里宾朋满座酒肉香,寿烛溢油笑声扬。猛然间想起大公子,他孤魂冷落在它乡。大公子死了,倒给我们留下了荣华富贵,三年来,只要一想起他,就仿佛欠了一笔债似的。(接唱)愧不在他生前多伺奉,勤洗笔砚进茶汤。(抽泣)我是怎麽了,今天是老夫人的喜曰,我怎麽能哭哭啼啼的呢!这些事,原是不得已的。(拭泪下)

    (董文伯衣衫褴楼,怯生生地向前打探著,较之三年前,显得憔悴苍老。

    (幕后伴唱:董文伯死了三年整,阴里还阳又复生。状元已改当年貌,驸马是否旧时人。

    董文伯(唱)只缘此身陷深谷,虽生犹死几度春。大难未死获天光,一路正名无人信。莫非是衣烂形销难辨认,莫非是前缘难断的一幽魂。眼前犹似旧庭院,院主不知易何人。

    家   院:(喝上)什麽人在此探头探脑?

    董文伯:请问此处可是驸马的住宅?

    家   院:(爱理不理地)嗯!

    董文伯:可是前科状元的寓所,

    家   院:(讨厌地)明知故间!(欲走)

    董文伯:如此说来,府中住的便是我的家眷了?真是万想不到,皇上还保留著我的爵禄。(兴奋起来)真是谢天谢地!

    家   院:什麽!你的家眷?臭叫化子,我看你是在说疯话!

    董文伯:疯话,我是府中的主人啊7

    家   院:什麽?这个臭叫化子,越说越不象话了,看我不教训你!(打)

    小   慧:(上)门前何人打闹!

    家   院:慧姑娘,一个讨饭的叫花子,不耍理他(下)

    小   慧:原来是个落魄书生,不耍紧吧,起来,快快赶路去吧!

    董文伯:等等!莫非你也认不出我了吗?

    小   慧:(回身打量,有点发楞)你是?

    董文伯:你不是公主的贴身丫头小慧吗,怎麽,连自家的主人也不认识了!

    小   慧:你是?

    董文伯:我是状元驸马董文伯呀!

    小   慧:怎麽,你没有摔死?

    董文伯:摔死还能回来吗!

    小   慧:哎呀,果然是大公子,真楚人间奇迹呀!大公子,多有得罪,快快随我进府,老夫人……(下)

    (董母、公主被小慧拉上。

    小   慧:公主、老夫人,你们看是谁回来了?

    董   母:(不介意地)谁呀?

    董文伯:(跪步向前)母亲一孩儿回来了!

    董   母:(努力辨认)你,文伯儿……你没有死?

    董文伯:母亲!(唱)那一曰跌入死谷未丧命,倒悬枯藤侥幸生。醒来时遍体麟伤周身疼,满目白骨阴森森。

    董   母:你是怎麽活下来得呢!

    董文伯:(接唱)饮山泉,嚼卓根,掏山扒洞求生存。逃出地狱把县衙寻,糊涂官竟将我当作疯颠关入夫牢三年整。母亲不要难过,儿不是活著回来了吗!夫人,你怎麽认不出我,想必是这副样子把你吓坏了。喏、喏、喏、你看这对玉镯,如今又成一双了!

    (公主痛苦欲厥,董母茫然若呆,

    董文伯:(爱抚著公主)我知道你心里很难过,如今总箅又团圆了。

    (幕内宾客的哄笑声骤响,仿佛带著嘲弄的意味。

    公   主:天哪!

    (幕后伴唱:是前缘?是神话,庆团圆,惊惊喜喜驸马家。是灾星?是冤家?看他们何以自处,怎生将主意拿?

    董   母:(神情呆滞)这究竟是怎麽一回事呢?(唱)文伯他死里逃生多欢喜,怎忍把别后离情来表达?儿啊儿,你既然得了功名,招了驸马,就不该去死啊!既是死了,叉回来做什麽呢?

    董文伯:(焦急地)母亲!你说的是什麽话呀,公主,到底是怎麽一回事,你说,你快说!

    公   主:驸马,你在牢狱中度过了三年,世上的事情你都不知道,许多事,一刻半刻讲不清楚,你且歇息一宵,有事明曰再讲吧。

    董文伯:莫非有什麽事情瞒著我,文仲怎麽不见,他在那里?

    董   母:他正在宴厅里应酬。

    董文伯:为什麽不来见我?我去找他。

    公   主:(突然栏住)你不能去!

    董文伯:奇怪,一路之上,世人将我看作疯子,回得家来,一个个却又吞吞吐吐,难道我挣扎回来,反倒有什麽不妥之处了!

    董   母:儿啊,不耍胡乱猜疑,看你衣衫褴褛,怎麽好去会客哩?依母亲吩咐,先到后花园歇息一宵,有何事情,明曰再讲,  董文伯:(不大情愿地)母亲!

    公   主:小慧,领驸马到后花园去!

    (董文伯无奈地随小慧下。

    公   主:母亲……儿原是权宜之计,没有想到……(说不下去)

    董   母:儿啊,你看宴堂之上宾朋满座,人来人往,切不能家丑外扬。依娘看来,当务之急是要避人耳目,千万,千万!

    (幕内董文仲的声音。。公主、公主,来敬酒吧,

    董   母:儿啊,去,去敬……酒吧!

    (公主含泪下。

    董   母:(唱)原以为新肉已将旧伤补,谁知他死去三年又回来。事到如今难更改,别离重逢皆可哀。倘若真假重颠倒,只怕是露了破绽耍招欺君罪。木已成舟,泼水难收,何不让他兄弟二人就此颠倒,变换名讳。兄称弟,弟称兄,府里文伯是一家之主,外面,还由文仲周旋,儿啊,不是为娘偏心,事到如今,实出无奈,也只好如此了!儿啊……

    (内:给老夫人敬酒啊!

    董   母:走……敬酒去一(唱)还须得打起精神强咽泪。(下)

    (匡正闷闷不乐踱步上。

    匡   正:(唱)叹人生,太炎凉,昔曰友情转眼忘。酒冷情淡心不畅,百思不解离宴堂。这也真叫人奇怪了,我与董文伯刚刚分别三载,怎麽竟如此健忘哩!(唱)想当初京城赴试初相见,惰如手足同温华章一篇篇。金榜双双得高中,携手面君上金殿。驸马府同举金樽抒宏愿,我与他开怀畅饮豪惰添。他二弟丧生山崖我也曾来吊唁,却为何推托不相见。三年来几次晋京几番访,见面难似上青天。今曰虽然得相见,却见他容貌依旧气概变,为什麽眉宇间少了灵秀气,为什麽言谈举止失检点。为什麽反是公主煞费心,上下左右巧周旋。(似有所闻)嗯?喜庆之曰,后花园哪来个男子的叹息之声!(有所见)公主不在堂上敷衍,却为何神色慌张,步履忙乱,急匆匆往后花园而来?思索)看起来府中定有非常事,待我暗中察看释疑嫌。(隐下)

    (伴唱:满堂宾客皆寻醉,谁知此时主人心。亲惟怨谁谁是谁(呀)唉;尴尬人又逢尴尬人。

    (后花园。

    (董文伯叹息上。

    董文伯:(唱)堂上喧闹一阵阵,寂寥后院冷清清。一轮冰月独寒我,团团疑云脂边生,心衰弱力单薄一身疾病,却为何亲人重逢难叙离别情。为什麽母亲言辞含混脸上布愁云,为什麽公主欢笑声里却闻啜泣声,为什麽堂前难见文仲面,分明其中有隐情。满心欢喜回家来,关在后院锁上门。人前不许我露面,驸马府藏起驸马君。疑、疑、疑,闷、闷、闷,我好似一个多余的人。

    公   主:(唱)急切去将驸马会,(上)走至近前步难捱。多少话儿鲠在喉,待要说时口难开,战战兢兢把文伯见,只见他形容惟悴体力衰。三年来,尝尽牢狱万般苦,未曾开口心已碎。(试探地)驸马……

    董文伯:是你?你为何哭哭啼啼?家中究竟出了什麽事,你讲嘛!

    公   主:(矛盾地)我……

    董文伯:嗨,真把人急死了!

    公   主:驸马,我讲!我一万万未曾料到,你还会活著回来……

    董文伯:(引起不快)我也万万没有想到,九死一生挣扎回来,一家人竟对我如此冷落!

    公   主:(欲言又止)驸马……

    董文伯:公主,莫非有什麽难言之隐?讲嘛,又有何妨,

    公   主:驸马有所不知,只因你掉下悬崖,大家都当作你死了,再不会回来,所以让二弟文仲冒用你的名讳,做了状元驸马!

    董文伯:什麽?冒用我的名讳做了驸马,难道这状元驸马竟可以冒名顶替吗?

    公   主:驸马!(唱)那一曰阴阳岭上贪风景,累你落崖险丧生,只说是自古岭下无还者,我是海恨交加痛碎心。思婆母嘘寒问暖少依靠,忧二弟无财无官无功名。为保董家门庭在,李代桃僵一计生,对外假扮是夫妻,府内仍以叔嫂分。想不到真真假假俱是难,我……

    董文伯:怎麽?

    公   主:(接唱)百般无奈都为著董氏家人。

    董文伯:为了门庭,竟冒此天大风险;万一露了破绽,岂不因弄虚作假而贻笑天下?荒唐,荒唐!

    公   主:事到如今,还求驸马体谅我一片苦心!

    董文伯:(想憩)你也用心良苦!(唱)公主啊,多亏你煞费苦心巧安排,周全了我一家的荣禄与富贵。难为你婆母面前常抚慰,难为你领带小弟尽心怀。难为你假扮夫妻冒名讳,难为你尽心尽意的女裙钗。

    公   主:(情不自禁)驸马……(扑向他)

    董文伯:(亦觉感概)阴阳岭一别,恍如隔世,想不到还有今天!公主,你还记得三年前,也是令天一

    (伴舞伴唱:一根红绳两头牵,夫妻完婚在金殿,新婚燕尔多和好,君吟诗词妻弄弦。黄昏漫步闲庭院,清晨梨园荡秋千,但愿从此常厮守,恩恩爱爱共百年,共百年

    (董文伯、公主紧紧拥抱,沉漫在幸福之中。

    (突然,公主推开董文伯,惊恐地闪向一边,董文伯一下楞住了。

    (伴唱:无奈何,姻缘浅,良辰美景一时间。(舞队下)

    董文伯:怎麽,你?

    公   主:(矛盾地)不,不能!

    董文伯:莫非你我也要做一对假夫妻麽,

    公   主:我……已经身怀有孕了!

    董文伯:(大惊)啊!

    公   主:(紧张地)驸马!

    董文伯:你们果然做出了**的事情!假夫妻……说得好听!

    公   主:驸马,你听我讲啊……(拉住他)

    董文伯:你身为皇家公主,不尊礼法,不知羞耻,你还有何脸面见我!(一把推倒)我不要听,不耍听!

    公   主:(双膝跪地)驸马,夫哇……(唱)你百般羞辱我无怨,也求你容妻把满腹衷情对君言。原只想场面夫妻暂周旋,谁料及假戏做出真戏来。驸马呀你通情达理明万事,体谅我年纪轻轻也需情爱。待婆母百依百顺尽孝心,待二弟苦口婆心勤教诲。只说是就此相安度时曰,万不料你重又生还回家来。我与你夫妻虽三月,我与他恩爱已三载。夫哇夫,你满腹才华文章好,还可以再取功名重婚配。如今是定局已被人认可,求你就此屈用弟名讳。对外文仲充兄长,家中仍尊你为贵。驸马呀,生前负君君垂怜,容待我做牛做马报效泉台。(伏地哀求)

    董文伯:(唱)晴天霹雳将我震,万把钢刀刺我心,道不出是哀还是悲,说不出是怨还是恨,辱我者,是我同胞所生的亲兄弟!欺我者,是我牵心挂肠的老母亲,叛我者,是我曰思夜想的结发妻,害我者,都是我相敬相爱的自家人。结发妻子叫嫂嫂,孪生兄弟称兄尊。我挣扎回来图什麽?如今是死不算死,生不算生,天地呀,你包罗众生育万吻,为什麽独独不容我一人,事到如今,怨你又有什麽用呢,当初,我怎麽不摔死了呢,

    公   主:驸马一(拥抱痛哭)

    (匡正上,不慎弄出声响,急避。

    (公主、董文伯警惕,小慧上。

    小   慧:公主,老夫人请你去送客。

    (公主犹豫。

    董文伯:你去吧。

    (公主依依不舍地下,小慧随下。

    董文伯:(唱)一刹时分不出苦辣酸辛,愈恩量愈觉得寒心伤情。

    匡   正:(唱)触目惊心驸马府,傲出欺天大事情,难怪是三年未谋驸马面,原是个冒名顶替的假贵人。啊,驸马!

    董文伯:你是?

    匡   正:不认识了?

    董文伯:哦,匡仁兄!你……

    匡   正:想不到堂堂状元驸马,落到这步田地,

    董文伯:惭愧!

    匡   正:贤弟有何打算?

    董文伯:这……匡仁兄!(唱)占我功名非外姓,辱我欺我皆亲人,一朝反目成冤仇,自相残伤怎忍心?

    匡   正:贤弟差矣!(唱)守己乃是人本份,纲常秩序须分明。身家功名非儿戏。岂可礼让赠他人。贤弟想想,你在这个家中算个什麽,是丈夫还是兄弟,是生者还是死人,你想过没有?

    董文伯:这……依仁兄之意?

    匡   正:真是真,假是假,为人在世,总要名正言颗,正大光明。

    董文伯:只是我董家世代清白,万一张扬出去,如何是好!

    匡   正:弄虚作假,偷梁换柱,焉不知是欺辱了圣上?

    董文伯:这……

    匡   正:贤弟再若蒙骗下去,只怕连你的清白也保不住了!想我匡正,乃执法之人,总不能明知欺君而不闻不问吧!

    董文伯:嗳呀,这……

    匡   正:你且随我回府,待我上疏万岁,辨明真假。

    董文伯:仁兄且慢上疏,容我三恩。

    匡   正:礼法无私,你还犹豫什麽?走吧!

    (匡正拉董文伯下、小慧唤上。

    小   慧:大公子,大公子!驸马!唉呀不好,驸马不见了!

    (追下)

    (舞队挑灯笼上,且舞且唱。打起灯笼四处奔,大街小巷细找寻。驸马出了驸马府,急坏了公主老夫人。

    公   主:(唱)驸马悄然走,令人心耽忧。四处差人去寻访,只闻更声应钟搂,我这里痛心疾首心愧疚,老人家长嘘短叹泪难收。听帘内文仲沉睡正香甜,怎知道家中大难将临头。几番欲将真情透,几番话又咽下喉,他性情单纯人忠厚,只怕是大波大澜难经受。

    (伴舞伴唱:中秋佳节人团圆,咫尺亲人难聚首。

    公   主:(唱)文伯呀,你今在何处,是否安睡,是否忘忧?

    (伴舞伴唱:是否安睡,是否忘忧一

    公   主:(唱)可知我牵心挂肠,百虑千愁?

    (伴舞伴唱:牵心徒肠,愁、愁、愁、一

    (又一表云演区。董文伯愁眉不展,辗转沉吟。

    董文伯:(唱)困锁小搂如囚禁,匡仁兄执意为我正名份。一发牵动及全身,是安是危难测定?

    (伴舞伴唱:难测定,再思忖,千钧一发莫轻心。

    (更鼓响。

    董文伯:(唱)猛听樵缕起更声,倍觉寂寥夜深沉。惨淡明月映照我,翘首仰天思亲人。亲人哪,你在邮里,可知情?

    公   主:(唱)耳边似闻叹息声,声声搅动我的心,莫非是文伯将我怨?莫非是文伯将我嗔?

    董文伯:(唱)育我成人是母亲,兄弟助我求功名,公主待我情义厚,夫妻三月恩爱深。我岂能亲人反目图私愤?我岂能忘了情义忘了恩?

    (伴舞伴唱:难舍又难弃,难离又难分。

    董文伯:(唱)母亲呵,你可知儿想什麽?

    (又一表演区,董母遥对明月,独自垂泪。

    董   母:(接唱)母亲思儿正心疼,书香门第多清贫,我丈夫应试未中病死在京城。孪生兄弟年三岁,我含辛茹苦扯成人。原以为望子成龙耀门庭,谁料想好景不长祸又生。半世守节知寂苦,怎忍儿媳再伴孤灯。也怪我贪恋虚荣失谨慎,到如今死者难生,生者难做人。文伯出走无音讯,五内如焚痛娘心。求儿莫将为娘恨一

    董文伯:不恨、不,眼,母亲一(接唱)谁能料,儿死以后又重生。

    (伴舞伴唱:肝断肠,痛苦深,百般滋味涌上心,千言万语难出唇。

    董   母:(唱)心似潮涌难平静一

    董文伯:(接唱)公主啊,悔不该出言吐语伤你心,

    公   主:(唱)只怪我,弄巧成拙失谨慎,害得你,劫后余生难做人。

    董文伯:(唱)生死聚散难料定,

    董   母:(接唱)谁能未卜知来生,

    (伴舞伴唱:说什麽怨,道什麽恨,说什麽怨,道什麽恨一

    (董文侣、公主、董母遥相呼应,四颅寻觅。

    (伴舞伴唱:啊一夫妻恩爱,骨肉情深,各在一方心相印。

    董母董文伯公   主:(重唱)声声唤亲人,唤亲人一

    (公主、董母分别下,匡正上。

    匡   正:贤弟,想得怎麽详了?

    董文伯:骨肉之情,焉能不顾?

    匡   正:情是水,礼是火,水火怎相容?

    董文伯:情是水,礼是乳,水乳应交溶。

    匡   正:亲可舍,情可弃,君王不可欺。

    董文伯:情有可原,也是迫不得已呀!

    匡   正:贤弟!(唱)说什麽事出无奈不得已,分明托词将罪避。母不该,荣华富贵将心迷,弟不该,窃名盗嫂把兄欺,妻不该,兄长死了嫁小弟,都不该,行骗世人丧伦理。荣辱生死何足惜,忠孝节义不可移。实不相瞒,我已连夜上疏万岁,明曰早朝,万岁定要钦审此案。

    董文伯:也罢!想我董文伯别无所图,只求世人承认于我,我还是我自已!

    匡   正:贤弟放心,想你一家乃是皇亲,万岁总会念及手足,妥善处置的。

    (内:“圣旨下“!

    匡   正:接旨!

    (董文伯惶惶不安,下。

    (伴唱:真假驸马立了案,驸马府中耍翻船,

    (传令声此起彼伏,公主慌乱地上。

    (幕后伴唱:驸马府前传令声,一声更比一声紧。公主嫁了两驸马。皇家从此落骂名,哈哈……

    公   主:(唱)阴森森,朝庭王法如山沉,冷冰冰,伦理面前何言情。战兢兢,手足无措,泪纷纷,喋血芳心。

    (公主疲惫不堪,茫然如呆。

    (内:失节、**、诓世,欺君……

    公   主:不、不、不!(唱)谁不恋山和水景色秀美,惟不恋情与爱夫唱妇随。有多少贞女节妇受册封,有多少幽思哀怨陇中埋。我不要凄戚终生竖牌坊,我只愿两情依依常伴陪。人之常情谁无有,我有何错有何罪?问天问地扪心自问,只怨这无情无义的礼与规。

    董   母:(上)儿呵,外面是什麽声音,

    公   主:想必是文伯告了我,万岁发下金牌,耍我们一家上殿听审!

    董   母:文伯儿,你怎麽能如此狠心!

    公   主:定是匡正看出破绽,逼迫而成。

    董   母:儿啊,如今家事夕卜扬,各节不保,我们还有何颜立于人世!

    公   主:文伯呀文伯,你只想著自己名正言顺,就没有恕到一旦正过名来,我一家如何做人,万岁他如何称君!你呀你,太莽撞了!

    董   母:儿啊,你要患个办法掩饰下去呀!

    公   主:(神情惨然)哈哈哈……想不到当今皇上的千金变成万人耻笑的淫妇了。。。嘻,嘻,嘻……

    董   母:儿啊,你莫非疯了吗?……

    公   主:(喃喃地)疯……疯?疯……(忽有所悟)(唱)山重水复天地暗,猛然透出一线天,为保全家免灾祸,指认文伯为疯颠。(变得异常冷静)

    公   主:母亲,儿没有疯,是文伯他疯啦!

    董   母:他怎麽疯了?

    公   主:他若不疯,怎会状告亲人,

    董   母:(不解其意)他……

    公   主:母亲啊!事到如今,唯有认定他是疯子!

    董   母:为什麽?

    公   主:疯人言语,自不足信,疯人犯罪,亦可免刑。如此,董家名节可保,文伯他也可以疯避罪!

    董   母:这……只怕文伯不肯答应,万一争执起未,如何是好?

    公   主:全家咬定,且度难关,曰后再做道理。(唱)只要他兄弟两人得保全,金殿上那顾得风风险险。

    董   母:事到如今,只得如此。

    公   主:我将文仲唤来。(下)

    董   母:(唱)一面是亲生骨肉遭离分,一面是贤媳儿孙绕膝行。手心手背皆连心,要保兄弟两亲生,金殿之上不认子,儿啊,体谅母亲一片心,

    (文仲随公主上。

    董文仲:母亲,家中出事了?

    董   母:儿啊,你兄长董文伯回来了!

    董文仲:我兄长死了三年了,怎麽还会回来呢!

    公   主:他没有摔死,真摸回来了。

    董文仲:你也来骗我!

    公   主:绝非戏言!

    董文仲:真的?(欣喜)我兄长没有摔死?他在哪里,他在那里?兄长,兄长!这下可好了,我这个状元驸马总算可以交还了,好,好,省得我整天提心吊胆地!(忽然警觉)你们在说什麽?我哥哥回来了?他没有摔死?他没有摔死?(唱)一声兄长回家转,欢喜悲伤两相掺,原以为人死不能再复还,因此才叔嫂暗把红绳牵。到如今三年恩爱成非份姻缘,对兄长如何言讲?我悔恨羞惭!

    董   母:儿啊,你兄长将我们告了!

    董文仲:啊!

    董   母:为保全家,娘要你反告于他,

    董文仲:反告?

    董   母:告他冒名驸马。

    董文仲:他原是真驸马,没有冒名呀?

    董   母:你才是真驸马,他是……是疯子!

    董文仲:疯子?嫂嫂,为什麽要这样?

    公   主:若是承认他,我们便是犯了**欺君之罪呀!欺君之罪是耍招来灭族之灾的!

    董文仲:难道要我加害兄长?

    董文仲:疯颠之人,不假其罪,这是朝庭的王法。

    (喝令声骤起。

    董文仲:(唱)耳听公差声声嚷,眼前母亲催上堂。情难舍,心爱的嫂嫂离我去,理难容,孪生兄长被我谤。道出真话命难保,说了假话丧天良。我该怎麽办,我该如何讲?左难右难两傍徨。

    董   母:(好言抚慰)上了金殿多加小心。当讲则讲,不当讲的不要乱讲。

    董文仲:当讲?不当讲……

    公   主:走吧。

    董文仲:不!我不去,不去,不去!不去一(奔下)

    公   主:小慧、小慧!快去把二公子找回来!母亲,到了殿上,千万不可惊慌失措。

    (内,圣旨下

    (公主、董母紧相偎倚。

    (金銮殿。

    (幕后伴唱:辉惶宫殿金灿灿,真龙天子势威严。真假驸马待揭晓,金口玉言一皇帝宣!、

    (伴唱:宣、宣、宣一

    (匡正、公主、董母上,三呼万岁,

    公   主:(扑上去)母后,你耍为儿作主哇!

    皇   后:儿啊,你乃金枝玉叶,难道还怕谁不成?(瞪匡正一眼)

    皇   帝:清平世界,朗朗乾坤,朝野无事,万民相安,从何生出驸马一案?  匡   正:臣岂敢无事生非!

    皇   帝:我倒耍看看这个驸马是什麽模样!宣!宣董文伯上殿!

    董文伯:(内唱)又听得吾皇万岁一声宣,(上)仿佛是昔曰恩宠又重现。万岁呀,欺君瞒上非本愿。对君王,臣子不敢不真言。吾皇万岁!皇后千岁!

    皇   帝:抬起头来!(颇感兴趣地)看模样,倒有些乱真。(忽然脸一沉)大胆刁民,因何弄虚作假,冒名欺君?你是从何而来,居何用心?从实讲来,不得有半句虚谎!

    董文伯:这……(左右顾吩,似有难色)请陛下屏退左右。

    皇   帝:既然生出事来,又怕什麽?

    匡   正:此事关系重大,不宜当众张扬。

    皇   帝:哈哈……匡爱卿一向做事精明,怎麽弄出这等荒唐事情?朕若遮遮盖盖,倒像是真有其事啦!朕倒不信,自家的女婿还会看错了!(对董文伯)讲!

    董文伯:君耍臣讲。臣不得不讲,讲了出来,还望陛下不要降罪于我一家。

    皇   帝:讲吧。

    董文伯:陛下,我就是三年前落难朱死的董文伯呀!

    皇   帝:胡说!坠崖丧命的乃是二公子董文仲。

    董文伯:只因公主怜惜叔婆,不忍离敬,故而颠倒生死,李代桃僵。

    皇   帝:皇家千金,岂会做出**的事情!

    董文伯:正因事关礼法,才隐瞒至今。陛下,事已至此,还望知情谅情。

    皇   后:儿啊,驸马现在那里?

    公   主:抱病在床。

    皇   帝:老夫人,他可是你的儿子?

    董   母:不,不是。

    皇   帝:儿啊,他难道会是驸马?

    公   主:不是,我不认识他,他是……疯子!

    董文伯:(大惊)啊?母亲,公主!你们这是何意呀?一切不幸自有我文伯担了,你们为什麽反倒不认于我?为什麽耍说我是疯子?母亲,为什麽?

    董   母:(盯著他,一语双关)你若不是疯子,怎麽敢在金殿上胡言乱语?难道不知这是犯了欺君之罪吗?

    董文伯:不,我没有疯!万岁、母后,我是驸马。我没有欺君!

    皇   帝:你说你是驸马,有何凭证?

    董文伯:好,我讲,我讲,三年前,陛下为何招董文伯为婿?

    皇   帝:我看他才貌过人……

    董文伯:为试才华,皇上当堂出题,不知吴否还记得?

    皇   帝:这……

    董文伯:皇上记不起来,董文伯却是铭志不忘!那一曰,红曰东升,金光遍地,也是在这金殿之土,当著满朝文武,皇上令人摆好纸砚……

    皇   帝:我以"忠信"为题……

    董文伯:不出三刻,臣将文章奉上,皇上阅毕,当即宣召……

    皇   帝:召你为驸马!(大惊,掩口)

    董文伯:哦,对了,完婚之时,母后你也曾摘下玉镯一对,要我与公主以镯为志,白头偕老,难道也忘了吗?

    皇   后:(亦失色)啊!

    (皇帝突然离座,背剪著手,紧紧盯著董母和公主,二人恐慌地闪避著,皇后则在紧张地思索。

    皇   帝:(勃然大怒)来人!

    皇   后:慢!(急步走近皇帝)啊,万岁,他哪是什麽驸马,分明是一个疯子嘛!

    皇   帝:(不解地)嗯?

    皇   后:(努力暗示)万岁怎可听任一个疯子,当著天下之人败坏女儿的名节?他若真是驸马,那麽,我皇家的尊严岂不丧失殆尽啦?

    皇   帝:(猛悟)这一(唱)掩失态,忙镇定,莫教天下遗笑柄。驸马易人已三载,错把黄铜认做金。事到如今难纠正,皇家出了**人,公主一朝成淫妇,寡人如何称圣君?幸喜得皇宫家丑未外扬,急忙忙收拾起保住名声。哈哈……朕岂能将疯子当作驸马?匡爱卿,你可是朕的心腹之臣哟?你再用心看看,究竞是驸马还是疯子!

    匡   正:这……(唱)眼前事,费疑猜,万岁他为何错勘真与伪?(咀嚼著)疯子。(忽有所悟)疯一子!对!他是疯子,是疯子!人世间那有什麽忠和信?可笑我自作聪明招是非。哈哈……

    董文伯:(慌张地)匡仁兄,你笑什麽?

    匡   正:想不到我堂堂刑部尚书,居然被一个疯子骗了!

    董文伯:(大惊)你……苦苦逼我讲出实情,如今又当著万岁胡言乱语,你……究居何用心?

    匡   正:(一语双关)公主说你某疯子,董老夫人说你是疯子,万岁也认定了你是疯子,你……为什麽不是疯子呢?

    董文伯:不,不!我不是疯子,不是疯子!不是疯子呀!(四处求援)你们说,我不是,不是!公一主,念在你我夫妻份上,你与我做个证人,我不是疯子,没有欺君,没有欺君呀!

    公   主:(唱)眼前亲夫声声唤,求妻为他做证明。我若当众将他认,真假驸马罪非轻。我若不为他做证,父皇是否会杀人?看起来父皇母后俱察隐,强遮盖想必是顾念董氏手足情。将势就势且推诿,狠心不认结发人。

    公   主:你一是疯子!(打耳光)

    (殿上齐喝:疯子!疯子!疯子……

    董文伯:(惊恐万状)啊……

    小   慧:(突上)不一,他不是疯子,是驸马!公主,老夫人,大公子千辛万苦挣扎回来,你们为什麽不认他呢!

    公   主:(暗示)小慧!

    皇   后:不许胡说!

    小   慧:大公子,你说,你是谁!

    董文伯:(嗫嚅著)我是……是……谁?

    小   慧:你是驸马,你说呀?你是!

    皇   帝:(恼羞成怒)放肆!

    皇   后:拉下去!

    (小慧被拉下,旋即传来一声惨叫。董文伯惊倒在地,少顷,嘿哈大笑,手舞足蹈,形似疯狂。

    董文伯:醒……了,醒——了!(唱)一声惨叫始惊心,直到此刻梦方醒。多少年冷窗寒灯度春秋,到头来人情灵性全消尽。亲人们用尽苦心周全我,我却是懵里懵懂不知情。且抛开伦理秩序与忠信,将疯就疯保住我一家性命。哈哈……我不是董文伯,不是驸马,我也不是我!我是……是疯子,我是疯子……(疯颠欲下)

    皇   帝:(突然)慢!

    公   主:父皇,既是疯子就饶他不死吧!

    董   母:万岁,你就放了他吧1(急忙催促)疯子,抉走,快走呀!

    匡   正:(用力推他)快走!

    皇   帝:站住!(绕若董文伯)你是疯子?

    董文伯:(点头)

    皇   帝:不是驸马啦?

    董文伯:(摇摇头)

    皇   帝:也不是状元董文伯?

    董文伯:(摇头)

    皇   帝:(突然变色)既然不是,却为何要玷辱公主,冒名皇亲?

    董文伯:我……我是疯子呀!

    皇   帝:嘿嘿……疯得好!来,朕赐你御酒一杯!喝了它,你就清醒了,朕也就放心了!

    (公主、董母、匡正口呼“万岁"同时跪下,皇后也似觉不忍,轻轻触了皇帝一下。

    皇   帝:怎麽,莫非你们真得与疯子有什麽爪葛吗,

    董文伯:万岁,我可是讲了实情。

    皇   帝:不错。

    董文伯:我不是驸马。

    皇   帝:不是!

    董文伯:我是疯子。

    皇   帝:是疯子!

    董文伯:难道万岁连个疯子都不能放过!

    皇   帝:哈哈……你一个疯颠之人浪迹四方,岂不坏了皇家名声!

    董文伯:万岁明白,我是有心成全的。

    皇   帝:何不成全到底?

    董文伯:这……

    皇   帝:喝吧,喝下去我们才放心,你也可以解脱了!

    董文伯:好,我喝,我……

    (董文伯举杯欲饮、公主、董母冲上阻栏。

    公   主:驸马!

    董   母:儿啊,是为娘害了你呀!(唱)原以为指儿为疯保儿命,不料想杀人凶手反倒是娘亲。心痛难忍肝肠断,白发人送别黑发人,儿啊……

    (董文伯急以手势制止,皇帝背转身体,佯若不见。

    董文伯:老……人……家!(唱)可怜天下父母心,疼儿恨儿总是情。娘为儿寂寞守寡十七春,娘把儿一寸一寸扯成人。恨只恨,老母鬓发白如银,儿不能尽孝膝下报娘恩,娘啊娘,生死已被天注定,孩儿哪能怨娘亲。千拜娘,万拜娘,千拜万拜老母亲。儿身虽死无遗恨,只愿亲人享太平。万望娘,多保重,莫伤心,少愁烦,常欢欣,长命百岁享高龄,儿虽死九泉也放心。(跪向公主)

    公   主:(唱)我好悔呀,我好恨,结发妻害死了结发夫君。驸马呀,你十载寒窗搏功名,三年牢狱拼死生。命运偏与你做对,你是世间不幸人。都怪我一时任性酿成灾,害得你死里逃生难做人。为报亡夫弄真假,反倒连累一家人。多少心机都用尽,到头来,事败露,难收绳,家披人亡大祸临,我痛断肝肠恨碎心。从今後再难听驸马窗前多情话,再难闻合家欢聚说笑声。夫哇夫,你为何泪水如泉涌?为何不责骂几句负心人?我恨哪!恨此身错生皇家门。恨自古礼法不通情,恨人世从来欠公道,恨君王动辄便杀生。大错铸成千古恨,望求你,死后容我葬同坟。

    董文伯:(唱)公主啊,莫悔恨,莫泪涟,情爱绵绵谁不恋,你有怨,我有怨,各有苦衷在心田。我今遗恨黄泉赂,愿卿自珍莫挂牵。高堂老母悲白发,拜卿赡养颐天年。二弟文仲才识浅,劳卿道理常指点。是非曲折既明了,搬出皇宫去田园,夫妻同耕种,恩爱过百年,来年平安得贵子,替我亲一亲,抱一抱,捧到坟前见一面,我纵死九泉也心甜。

    (董文伯绕场一周,深深揖别。

    董文伯:你们保重了……

    (董文伯捧杯欲喝,公主猛然夺过,董母见状,抢过喝下,毒性发作,董母欲倒,公主、董文伯急扶。

    董   母:(抱住董文伯)文伯一儿……(死去)

    董文伯:母亲——

    皇   帝:快将疯子架下去,斩!

    (董文伯哭喊著被架下,公主神情痴呆。

    皇   后:快将公主搀扶下去!

    (公主下,皇后随下。

    匡   正:(高举乌纱)陛下,臣有负君望,恳求革职还乡!

    皇   帝:匡大人体察君意,深明大礼,怎可背君而去,远离朝庭?

    匡   正:臣迂腐无知,实难当此重任,请万岁恩准!

    (不待皇帝应允,匡正放下纱帽,迳自离去。

    (董文仲突然跌跌撞撞喊上。

    董文仲:刀下留人!(唱)闻听兄长要赴刑,肝胆欲裂心如焚。急急忙忙闯金殿,万岁面前叙真情。万岁!我不是驸马,也不曾中过状元,我是——

    (三通斩鼓。

    董文仲:哥哥——(昏厥)

    皇   帝:快将驸马搀扶下去!

    (董文仲扶下。

    (空旷的舞台上,只剩下皇帝一人。他孤伶伶地惶恐四顾,气喘嘘嘘。

    皇   帝:来人!来人哪一唱!跳!要热闹!耍热闹一一

    (舞队蜂拥而上,狂歌乱舞。皇帝渐趋平静,下。

    (舞台上歌舞炽烈。

    (蓦地,一侧推出公主尸体。

    (停滞一整个舞台凝固了。

    (天幕缓缓升起,平台上,横躺著董母、董文伯、小慧三具死尸。

    董文仲:披头散发,游荡在尸体中间,嘴里嘻嘻地笑著一一他疯了。

    (缓缓起舞,似在凭吊。

    (匡正青巾素袍,深揖于地。

    (幕后伴唱:一场大祸终难避,徒费了真真假假用心机。为什麽满台好人尽惨死,留下这难结难了的是非题。

    (暮缓缓闭。

    剧终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专门为各演员、艺术团、演艺公司、政府部门、单位活动、企业庆典、公司年会提供创作各种小品、相声、话剧、舞台剧、戏曲、音乐剧、情景剧、快板、三句半、哑剧、双簧剧本。联系电话:18022171126 联系QQ:652117037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专业代写戏曲剧本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备案号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