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视频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戏曲剧本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进修培训相关题材搞笑小品《快乐
基建工程公司演出搞笑相声《公司
年会搞笑喜剧小品《千年等一回》
公司年会娱乐演出音乐搞笑小品《
保护生态环境话剧剧本《熊大护林
服装公司年会搞笑小品剧本《公司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适合公司年会表演的搞笑节目小品剧
关于运动健身的音乐跳舞剧本《舞动
歌舞小品剧本《健康新生活》
退伍军人感人小品剧本,老兵退伍感人
冬至爆笑小品剧本《相遇在冬至》
元旦小品搞笑幽默剧本《唐僧师徒赚
关于足球的剧本,关于国足的小品剧本
民法典小品剧本,优秀法制剧本小品《
感人小品《相依母女》
关爱盲人感人小品剧本(我的梦想)
预防艾滋超搞笑小品剧本(关爱门诊)
消除对妇女的暴力宣传小品剧本《都
大学生找工作搞笑小品剧本(招聘人才
大学生抗疫感人小品剧本《情系武汉
关于消防安全搞笑小品,消防题材搞笑
双十一购物小品剧本《购物也疯狂》
光棍节搞笑小品剧本(美女必扰)
记者节小品剧本,访谈类小品(祖国变
古代穿越现代的情景剧剧本,年会古装
建筑公司快板剧本《过去未来》
实现伟大的中国梦快板台词《牢记使
从古代穿越到现代的爆笑音乐剧剧本
道路施工安全音乐剧剧本《安全手册
医药行业正能量小品,药企年会小品剧
长途汽车服务小品剧本《祝你平安》
公司团队励志小品剧本《优质管理》
重阳节喜剧爆笑节目小品剧本《真情
消除贫困日脱贫小品剧本《项目脱贫
反应农村妇女素质的小品剧本《好邻
油库音乐剧剧本《我为祖国献石油》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戏曲剧本 > 粤剧剧本 > 独幕粤剧《补镬》
中国国际剧本网戏曲剧本频道www.juben108.com/xiqu 中国最大的戏剧戏曲剧本创作交易门户网站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戏曲剧本-粤剧剧本   会员:fanhoulai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3/4/29 9:27:29     最新修改:2013/4/29 9:27:29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戏曲剧本名:《独幕粤剧《补镬》》
(原创剧本网)作者:粤剧剧本
专业创作小品、相声、戏曲剧本。 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独幕粤剧《补镬》

    原编剧:唐周 徐叔华

    改编:区志刚李燕庭余虹民

    饰演:小神鹰 苏定闲 梁青

    时间:上世纪六十年代

    地点:某农村

    人物:刘大婶,养猪能手

    刘兰英,大婶独生女

    李小聪,青年补获匠

    佈景:农家院落

    (百花亭闹酒启幕·小猪叫声介)

    刘大婶【内场白】嚟萝、嚟萝!仲叫乜野。

    (锣边相思·大婶端猪潲上·喂猪介)

    刘大婶【梆子中板】 (长序) 我叫刘大婶,人人都识我,喜事在心笑呵呵,(笑介)真喺快乐不知,时日过。我养了队里,一只好猪乸,一胎就生下,猪花十几个,只只肥头耷耳嘴噘噘,圆圆椂椂,肉多多。

    刘大婶【十字清】 (唱白)

    社员们,纷纷来我家订货。我门口阶基石,踩嘎、踩嘎、踩成一个脚印窝。只怪我,粗心大意闯了祸。打破左猪潲获,我急呀、急呀、急到我无可奈何。

    刘大婶【七字清】

    拿了饭煲当猪潲获。饭煲细小潲又多。啲猪仔整日嘈肚饿。碰跌潲桶又拱倒箩。咬烂南瓜大半个。食左白菜有十一棵。又食左一篮青豆角。

    刘大婶【直转穆瓜腔】

    调皮猪,仲追入房,咬住我,拦住我,扯我,拦我,缠我,缠到双脚好比,呀!绑住大秤砣。又错手,打破了…

    (楔白)喺喺广州买嘅、又喺镶金边嘅、画左彩凤嘅、喺我娘家嘅…

    刘大婶【接唱】妆嫁茶壶一个。

    (士工相思楔白)

    (见猪仔食饱走散,急赶猪入栏、数猪;发现一只猪仔未入栏,赶!最后捉住。疼爱地)

    刘大婶【七字清】

    喺你带头嘈肚饿。喺你带头拱倒箩。

    刘大婶【三字清】

    食得肚圆圆,似皮球一个。好嚹乖乖地瞓觉,不准再萝嗦。(关猪介)

    刘大婶【五槌滚花】

    猪仔日日大,食潲食得多,偏在这时将潲获打破。

    刘大婶【韵白】

    哈!本想话添翻一个嘅,但喺又要花费队里七文几。想落又唔符合增产节约嘅原则。阿兰英话去请补获佬,相约在今日;哈,而家日晒屋梁勒,人仲未到嚟,我心急。

    唉!听讲话哩个俏皮女,喺外面找左个对象,姓乜、名乜、人品呀、相貌呀、职业呀、年龄呀,嘿!都瞒得我密密实实。阿兰英呀兰英,其实你唔讲呀,我都晓得!佢叫乜野……?佢叫乜野李小聪㖞,住在南朗村北。呀!佢噚日一定喺冇去叫补获佬,一定喺去左佢对象嘅屋企呀。好!等我叫佢返嚟,问明至得。

    (向内)兰英,兰英!(冇人应,向外大声叫)兰英!

    (兰英内应介:哎!)

    刘大婶【白】你啲猪菜洗成嚸咖?

    (兰英内应介:洗好嚹。)

    刘大婶【白】洗好仲唔快啲返嚟?!

    (兰英内应介:嚟嚹。)

    (猪叫介/大婶:咪嘈萝,咪嘈萝。下介)

    (入场锣鼓,刘兰英轻快上介)

    刘兰英【士工慢板】

    堤边红荔挂满枝,天上彩霞光映河,小艇载瓜又载果,桨儿惊散,戏水鹅。我与小聪同上学,去年高唱毕业歌,建设美好新农村,我俩热情,红似火。回乡劳动情意合,我生产来他补获,怎奈妈妈思想不正确,说补获哩行,都低得多。前天我妈妈,失手打破获,趁热打铁做工作,哩一个时机,勿放过。(进屋介)

    刘兰英【白】妈!(大婶上介)

    刘大婶【白】

    兰英,返嚟嚹?(英:返嚟嚹!)兰英,嚟,阿妈有啲野问嘎你。

    刘大婶【迭芙蓉】我我我,我叫你揾补获佬。

    刘兰英【楔白】我去,去左嚹。

    刘大婶【楔白】去左萝?

    刘大婶【接唱】

    去你个俏皮鬼,你莫来骗我。哼!你…你呀,你根本冇叫补获佬。

    刘大婶【楔白】你喺去……

    刘兰英【楔白】去边度呀?

    刘大婶【接唱】

    去你对象屋企打牙骹,把时光消磨。

    刘兰英【急白】

    冇呀,冇呀。妈!你唔好乱咁讲说话呀。

    刘大婶【白】

    哎吔,你睇嘎佢呀,神色唔对!兰英,你噚日到底去边度呀?

    刘兰英【白】都话去请补获匠。

    刘大婶【白】你真喺去请萝?

    刘兰英【白】真喺去请。

    刘大婶【白】喺请补获佬?!

    刘兰英【白】喺请补获匠。

    刘大婶【白】咁嚸解日晒屋梁,仲唔见人影呀?

    刘兰英【白】

    妈,你急羊野唧,到时佢就会嚟嘅嚹。

    (猪叫介/大婶叹气/出门张望介)

    刘大婶【白】

    哎呀,你听嘎,你听嘎!冇获煮猪潲呀,阿妈嚸解会唔急咖。

    刘兰英【故意介/白】妈,今日喺初几呀?

    刘大婶【白】今日喺初一萝。

    刘兰英【白】初一…?!

    呀,妈阿妈,噚日补获师傅讲:佢话初一唔嚟就十五嚟,十五唔嚟,三十一定嚟!(轻一槌介)

    刘大婶【急白】乜野话!要等咁耐咖?

    刘兰英【夸张地/白】

    鲠喺啦,人的补获师傅呀,忙得氹氹转。今日又到樟村,明日又到洗村,后日到李村,大后日……

    刘大婶【白】哎呀,我怕佢飞得上天!

    刘兰英【白】

    佢飞唔飞上天,就喺佢嘅事,总然之轮到我的屋企,就喺月底。

    刘大婶【白】

    嘎!哎呀傻女呀。咁嚸解当时,你唔拖佢返嚟呀?

    刘兰英【白】

    嘎!嚸呀嚸呀?要我拖……,阿妈,咁嚸好意思呀?

    刘大婶【白】哼!

    乜野唔好意思呀?拖个补获佬返嚟补获,喺正大光明嘅事,又唔喺叫你拖女婿,你呀真喺封建脑筋!

    刘兰英【试探地/白】封建脑筋…?!

    阿妈,如果我的屋企有个会补获嘅,咁你话几好呀!

    刘大婶【白】仲使讲,就喺可惜冇。

    刘兰英【白】

    咁……咁你老人家,可以揾个会补获嘅做女婿呀。

    刘大婶【白】嘎!羊野话?你话羊野话?

    刘兰英【白】

    我话呀,你老人家,可以揾个会补获嘅做女婿呀。

    刘大婶【白】唓!

    嚸解要揾个补获嘅嚟做女婿呀?个获烂左,揾佢返嚟补嘎就差唔多,揾个补获佬嚟女婿㖞,我怕佢想烂心肝。

    刘兰英【白】

    妈,照你咁样讲,世间嘅补获佬,就唔使娶老婆嘅啦?!

    刘大婶【白】哎呀!

    人的娶唔娶老婆关你乜野事呀!俗语讲得好,“养女莫嫁补获汉,黑口黑面似玄坛”。

    刘兰英【白】

    妈,不过,我又听到有人喺咁讲啵!佢话:“你莫看轻补获汉,佢为大家流黑汗,张家拉来李家嗌,一副家罉都抢烂”。

    刘大婶【旁白】

    哎呀,你睇佢,将个补获嘅捧上天。唉!唔通佢个李小聪,喺个补获佬?(作稍思状)哎呀,唔想唔似,越想越似呀。

    (对兰英)唉!兰英呀!

    刘大婶【减字芙蓉】

    婚姻本喺大事情,你找对象应看准。若然嫁个补获佬,会误了你终身。

    刘兰英【接唱】

    行行职业都光荣,补获这行也要紧。老眼光睇新事物,阿妈真喺旧脑筋。

    刘大婶【接唱】哎呀!

    乜野光荣唔光荣,补获名声喺低一等。佢屋角檐前到处踎,一面墨黒尽灰尘。

    刘兰英【三字清】

    满面灰尘,有乜要紧。补获也是,为人民。

    刘兰英【七字清】

    干革命不分贵和贱。没有补获,也不行。(腔)

    刘大婶【白】

    兰英,到底你嗰个李小聪,喺搞乜野嘅?喺唔喺个补获佬?嘎!

    刘兰英【白】唔喺!唔喺!

    刘大婶【白】当真唔喺!

    刘兰英【白】当真唔喺!

    刘大婶【白】果然唔喺!

    刘兰英【白】果然唔喺!

    唔喺就唔喺啦!妈,嚸解你咁唔相信人嘅唧!

    刘大婶【白】好萝好萝!

    唔喺,唔喺!唔喺就好萝。兰英呀,阿妈就喺唔放心,我怕你选错对象呀。拿,好似你咁嘅高中毕业生,乜野爱人唔好选呀?呢,你应该揾返个:有文化嘅、有技术嘅、职业好嘅、有前途嘅、贡献大……

    刘兰英【白】妈!你试又嚟勒。

    刘大婶【白】好,阿妈唔讲萝,阿唔讲萝。

    刘兰英【自语/白】嚸解佢咁耐都唔嚟嘅呢?

    刘大婶【白】哎!

    兰英,你促徛喺度做乜野呀?仲唔快啲去催嘎佢。

    刘兰英【白】

    好,我去催,我去催!(欲下回头介)

    刘大婶【白】唉!

    兰英,你又试返转头做乜野呀?

    刘兰英【白】

    妈呀,我返嚟梳嘎个头,换翻件衫呀嘛。

    刘大婶【白】哎呀!

    梳乜野头,换乜野衫?又唔喺去相睇对象。

    刘兰英【白】妈!

    你睇,我而家咁样出去呀,邋遢死啦!如果喺咁呀,人的实会话:“你的快嚟睇呀,快嚟睇呀,哩个呀,就喺刘大婶教出嚟嘅好女儿嚹”!

    刘大婶【白】

    哎呀,好萝好萝好萝!咪吱哩喳拿萝,要换就快去换萝! (兰英下介)睇你哩个俏皮女呀…… (笑下介)

    李小聪【喊叫/白】补获!

    (大撞点,李小聪挑补获担上)

    李小聪【长句二流】

    田园披彩绿,到处唱新歌,我支援农业心似红炉火,肩挑风箱越岭,又过河。(合)

    补获哩一行,虽是小手艺,但螺丝虽小用处大,只要群众称心,我何惜咙喉喊破。(上)

    (喊叫白:补获!)

    李小聪【快打慢二流】

    一副家罉穿南北。(士)

    人人见我笑呵呵。(尺)

    担挑挑满阶级情。(合)

    李小聪【合尺花】落雨翻风无间阻。(上)

    李小聪【喊叫/白】

    补获,有烂获快啲拧出嚟补啦!

    刘兰英【西皮连序/边唱边上介】

    喊叫声声听到真,分明佢口音。笑颜开,喜在心,我喜在心。我整衣衫,笑吟吟,急步出门行。(出门见小聪介)小聪!

    李小聪【白】兰英!

    刘兰英【近前轻声/白】

    小聪!嚸解你而家先至嚟嘅?

    李小聪【白】因为我的补获组开会呀!

    刘兰英【白】真喺急死人嚹!

    李小聪【白】我而家立即入去补。

    (走近担挑,兰英拦介)

    刘兰英【白】咪住!

    李小聪【白】嚸解呀?

    刘兰英【白】

    我阿妈,而家仲喺睇唔起补获嘅呢。

    李小聪【白】哦!

    佢老人家,有啲旧观点,我的要耐心说服呀。

    刘兰英【秃白榄】

    你又唔知到,我道理讲左几箩,佢当作喺耳边风,不瞅又不睬。趁今日喺个机会,帮助佢认识过来。

    李小聪【楔白】你有乜野办法帮佢改呢?

    刘兰英【楔白】

    办法,我已想出嚟勒:等一阵我阿妈,睇唔起补获嘅,你就故意唔帮佢补获。走啦!

    李小聪【白榄】走?!哎,唔得。

    哩个办法行唔通,对支援农业有障碍。佢虽然睇唔起补获,我为佢补获亦应该呀。

    刘兰英【白】

    小聪,我睇只有咁样,先使佢认识到:“如果冇补获嘅,就唔得”。

    李小聪【白】

    咁都好。我等阵见到你阿妈,咁我嚸样称呼呀?

    刘兰英【白】就叫伯母。

    李小聪【白】哦,叫外母!

    刘兰英【白】

    哎,唔得唔得!小聪呀,暂时叫住刘大婶先喇!

    李小聪【白】好,我暂叫刘大婶!

    刘兰英【白】小聪呀,叫啦!

    李小聪【喊叫/白】

    补获!补铜煲、锑煲、锅杂(搪瓷)、面盘、铁水桶。

    刘兰英【白】小聪呀,大声啲嗌呀!

    李小聪【白】大声呀?(喊叫)

    补获,有烂获快啲拧出嚟补啦!

    刘兰英【白】妈呀,补获师傅嚟嚹!

    (刘大婶急出门,兰英迎介)

    刘大婶【白】

    补获师傅嚟嚹,喺边度呀?(高兴地迎上)补获师傅…

    (突见小聪是年轻人,仄槌/愕然介)哼,喺个后生仔㖞。后生仔呀,乜你…会补获嘅羊?

    李小聪【清歌】

    不会补获我不来,补得唔好你拆招牌呀!

    刘大婶【楔白】

    哎吔,真喺有趣咯,仲会唱歌嚟答话添。

    李小聪【清歌】

    而今日子天天好,我心头快活歌仔成箩。

    刘大婶【楔白】

    心头快活就爱唱歌…对!唉,后生哥呀,你姓乜野咖?

    李小聪【清歌】

    十八子就喺我姓,桃花同我一起报春来。

    刘大婶【沉吟/白】

    十八子、桃李同报春…?!十八子喺李,桃李争春…唉!后生哥呀,你鲠喺姓陈李张黄何嗰个“李”。

    李小聪【白】正喺姓李。

    刘大婶【白】咁你叫李乜野呀?

    李小聪【口快快地/白】我叫李小…

    (兰英诈咳急止,大婶追问“小乜野”介)

    李小聪【急中生智介/白】小名叫做满仔呀。

    (兰英、大婶等松一口气)

    刘大婶【白】喺哩,你读过书未呀?

    李小聪【白】读过,高中毕业!

    刘大婶【三脚凳】乜野话?!

    你喺高中毕业生?

    李小聪【接唱】

    我并毋欺骗你。难道大婶你不相信?

    刘大婶【接唱】我相信?!

    佢向我吹牛皮。佢一定喺懒读书,才做补获仔。若然有学问,就应该大有作为。

    刘大婶【滚花】后生哥呀,咁嚸解…

    你唔去考大学,甘愿学补获哩一门手艺。

    李小聪【白】

    响应党号召,支援农业第一线!

    刘大婶【白】哎吔,同我兰英讲嘅一样。

    李小聪【口快快地/白】本来就喺一样!

    刘大婶【白】羊野话?(追问介)

    李小聪【支吾/白】

    我话…喺,搞乜野劳动都喺一样…。大婶,你老人家喺咪要补获呀。

    刘大婶【白】

    喺呀喺呀!我想补翻只猪潲大获。唉!都怪我一时粗心大意,哩几日饿到啲猪仔哕哕叫。

    (小聪正与兰英低语,心不在焉地)

    李小聪【白】哦,瓜瓜叫!

    刘大婶【白】

    咁我用个饭煲皧嚟煮猪潲啦,搞到人都唔能够依时食。

    李小聪【白】一齐食呀。

    刘大婶【白】

    兰英呀,入去帮阿妈攞只获出嚟啦。

    (兰英应介/大婶对小聪/白)

    拿,你等嘎先,我入去攞只获出嚟呀嘎。

    (小聪开炉/大婶兰英抬获上)

    刘大婶【白】拿师傅仔,拿你同我睇嘎只获啦。

    李小聪【白】哦,大婶呀,你哩只获烂左哩一度。

    刘大婶【白】喺萝,要同我补好啲至得啵。

    李小聪【白】得勒,我同外母补获…

    刘大婶【白】羊野话?羊野话?(追问介)

    李小聪【发现露出马脚,支吾/白】

    哦…我话上次同我外母补获补得好好,哩次同你老人家补呀,一定要补得好嘅。

    刘大婶【白】

    唔,要补好啲至好嘎。师傅仔呀,你补呢只获头,要几多钱呀?

    李小聪【白】嘎!就三毫子啦。

    刘大婶【白】

    三毫呀!好啦好啦,三毫就三毫啦。喂,最紧要补好啲,嘎。

    李小聪【白】得嚹!

    刘大婶【发现小聪的书/白】

    咦,真喺睇唔出啵,过村补获仲带埋本书添呀嘎。哩本喺羊野书嚟咖。

    李小聪【白】《雷锋日记》呀!

    刘大婶【白】

    《雷锋日记》?!哦,喺呀,而家人人都向雷锋学习。你而家就唔好学住嚹,你最紧要快啲同我补好只获,我等住煮潲咖。

    李小聪【白】

    大婶呀,你喺咪想快啲呀?如果想快嘅,最好揾个人帮嘎我手。

    刘大婶【白】做羊野呀?

    李小聪【白】拉风箱!

    刘兰英【白】拉风箱,我最会拉——

    刘大婶【白】

    哎吔,睇嘎你呀,拉唔喺拉萝,又我最会拉——

    (兰英帮忙,小聪生火,见大婶在旁,想法支开介)

    刘兰英【白】妈呀,你徛喺度做羊野呀?

    刘大婶【白】我呀,喺度睇嘎萝!

    刘兰英【白】

    妈呀,你仲唔冲壶茶畀过师傅仔饮。

    刘大婶【白】

    呀,喺啵嘎!好好好,师傅仔呀,等我去煲滚水,冲碗马蹄粉畀你食嘎。

    李小聪【白】大婶,唔好咁客气嚹。

    刘大婶【白】

    唔紧要!不过,你最紧要同我补好啲就得勒。

    拿,我去嚹。

    刘兰英【白】

    小聪呀,你听到嘛,阿妈话冲马蹄粉嚟招待你呀。

    李小聪【白】得勒,唔好讲咁多,我的郁手啦。

    (俩人相视一笑,开始工作介)

    刘兰英【西皮连序下句】

    手拉风箱呼呼响,火炉烧得红旺旺。

    李小聪【接唱】

    女婿补获来,外母不知详。

    刘兰英【接唱】

    操作要留意,当心手烧伤。

    李小聪【接唱】纵然烧伤不紧要,

    刘兰英【接唱】只怕我亲娘,难改旧思想。

    李小聪【浪里白】

    行船莫怕滩,跑马莫怕山。

    帮助你亲娘,换上新思想。

    刘兰英【接唱】风箱扯得呼呼响,

    李小聪【接唱】炉火烧得更红旺。

    刘兰英【接唱】我用力拉动,

    李小聪【接唱】我用心来补。

    刘兰英【接唱】拉呀拉,

    李小聪【接唱】补呀补。

    刘兰英【接唱】拉呀拉,

    李小聪【接唱】补呀补。

    英  聪【合唱】

    小聪(兰英)好同志,教育我(你)亲娘,改变旧思想。

    刘大婶【西皮连序下句/边唱边上】

    听见风箱呼呼响,火炉闪闪光。这位后生哥,生得好模样,诚实又伶俐,随身带文章。

    (叹腔)只可惜无志气,入错补获哩一行!

    刘大婶【白】师傅仔呀,只获补成嚸呀。

    李小聪【白】补好左一大半嚹。

    刘大婶【白】等我睇嘎你嘅巧手艺。

    李小聪【白】好呀,请大婶指教!

    刘大婶【白】(上前看介)

    哈,真喺睇唔出啵,年纪轻,手艺老,破获头,补得好。

    刘兰英【白】鲠喺啦,人的喺家传手艺呀嘛。

    刘大婶【白】你又嚸知呢?

    李小聪【见兰英支吾/白】

    喺我嚿先同佢讲嘅。大婶,你睇你只烂获补得好唔好呀?

    刘大婶【韵白】嘿!

    功夫无花假,唔喺大婶把你夸,年纪轻轻好手艺,将来一定喺个补获……

    刘兰英【韵白】专家!

    李小聪【韵白】手艺粗糙未到家。

    刘大婶【韵白】

    唔喺大婶吹牛把口夸,我头髪虽花眼不花,一眼看出人好丑,一眼能数五十只猪花。

    李小聪【韵白】

    大婶本领夸啦啦,可惜有人眼力差,沉香当烂柴,龙驹当瘦马。

    刘大婶【白】喺边个呀?

    李小聪【白】喺我外母。

    刘大婶【白】嘎!哈哈…

    哩点我就睇唔出嚟勒,乜原来你结左婚嘅拿。

    李小聪【急白】

    未呀未呀,大婶,你唔好乱讲呀,我的下定决心:要、晚、婚。

    刘大婶【白】

    哦,而家喺谈紧恋爱喺嘛。嘿!好后生!唉,喺呢,咁你嗰个外母又睇唔中你呀?

    李小聪【白】外母呀,大婶!(大婶随口应介)

    李小聪【七字清】

    外母嫌我当补获匠。开口闭口说我入错行。话我黒口黒面似玄坛一样。长年累月踎在屋旁。劝她女儿另找对象。大婶你说应不应当。

    刘大婶【接唱】

    难怪你外母有咁嘅思想。似你聪明能干手艺强。

    刘大婶【滚花】

    嚸解七十二行你唔挑,为何要当补获匠?

    李小聪【白】

    羊野话?!原来你老人家,又同埋我外母思想一样咖?你只烂获,我唔同你补嚹。

    刘大婶【白】

    羊野话羊野话,唔补萝,哎吔,咁嚸得咖。

    刘大婶【爽二簧】

    你补得唔三唔四,我亦无,用场。

    李小聪【接唱】

    请你另找高明,我要收炉,不干。

    刘大婶【接唱】

    何以收炉不补,为了,哪桩。

    李小聪【接唱】

    你看不起我哩一行,我看不起你的,思想。

    刘大婶【接唱】

    你年轻脾气大,凡事要好好,商量。

    李小聪【唱序】没有什么好商量。

    李小聪【 白 】

    你嫌我补获无出息,你揾个有出息啦。

    刘兰英【故意打猪叫/白】

    妈阿妈,啲猪仔饿到哕哕叫嚹。

    刘大婶【手足无措地/白】

    哎吔…哎吔师傅仔呀师傅仔,有道为人为到底,补获要补齐呀嘛,咁嚸能够补到一半又唔补嘅呢。

    李小聪【白】

    你嘅思想唔改变,我就唔补!

    刘兰英【白】

    妈阿妈,啲猪饿瘦左,队里就会受损失嘅嚹。

    阿妈,咁嚸样呀?!

    刘大婶【焦急地/白】

    哎吔兰英,你帮阿妈手,劝嘎佢啦。

    刘兰英【白】

    我去?!又好!喂,补获仔,你咪以为你了不起啵,你终日在“屋檐角下踎,满面尽灰尘”,难怪你外母睇唔中你,我都睇唔起你呀。冇你补获我的一样能够煮猪潲,我阿妈一样能够受表扬。走啦走啦!

    (大婶在旁听见更急介)

    李小聪【白】我走!

    刘大婶【白】

    唔好走住,咪走住咪走住,有事好好商量呀。

    李小聪【白】我要走!

    刘大婶【急拦介/白】唔走得!(恼火地)

    好!唔补就罢就。哼!学得尐咁多本领唧,就响度虾人萝啵喺嘛?我问嘎你呀,你学习过…《为人民服务》未呀?仲带住本《雷锋日记》,喺度装模作样!你呀,你对集体养猪事业嚸睇法呀?你呀,你逢年过节,想唔想食猪肉呀?

    李小聪【白】哼,嚸解我会唔想食猪肉呀?

    刘大婶【白】

    哦,乜你都想食猪肉嘅羊?咁我再问嘎你勒,你既然想食猪肉,咁又使唔使养猪呀?

    李小聪【白】当然要啦。

    刘大婶【白】咁既然要养猪,咁使唔使煮潲呀?

    李小聪【白】当然要煮潲!

    刘大婶【白】既然要煮潲,咁使唔使获头呀?

    李小聪【白】当然要嘛!

    刘大婶【白】

    既然要获头,咁个获头烂左,使唔使人嚟补呀?(质问介)嘎,讲啦,讲啦,嚸解唔出声呀?补获仔!你喺学校读书嘅时候,嗰啲老师喺嚸样教你咖?

    刘兰英【白】

    喺呀,你老师嚸样教你咖:“对于哩种错误嘅思想,就喺要斗争”!

    刘大婶【以为女儿帮自己/白】

    对勒!好似你哩种咁嘅服务态度,逢年过节你就唔配食肉,你呀,只配食骨头!

    李小聪【白】

    好!逢年过节我就食骨头。不过,我想问嘎大婶你一句,你老人家为乜野事干会得到表扬呢?

    刘大婶【白】凭我养猪养得好唧。

    李小聪【白】

    咁我再问你勒,你养猪要唔要煮潲呀?

    刘大婶【白】当然要煮潲勒。

    李小聪【白】咁煮潲又要唔要获呢?

    刘大婶【白】鲠喺要获啦。

    李小聪【白】

    既然要获,咁只获烂左,又要唔要人补呀?

    刘大婶【白】哎吔,鲠喺要人补啦。

    李小聪【白】要啦嘛?

    刘大婶【白】要定啦!

    李小聪【白】

    大婶,如果人人都似你咁,睇唔起补获嘅人,嗰阵时,边个愿意学补获呢?拿,你今日只获烂左,又边个同你补呀?

    (追问介)你讲呀?!你讲落去啦,嚸解你老人家又唔出声呢?

    刘兰英【白】妈,你冇道理嚹。

    李小聪【士工慢板】大婶!

    革命工作是整体,好比一部大机器,你养猪要我来补获,我补获还须,靠炼铁。钢铁工人神通广,也要吃饭和穿衣,吃饭离不了农民,穿衣又要,靠纺织。

    李小聪【直转七字清】

    七十二行都重要。彼此相靠不能离。

    刘大婶【白榄】唉…对、对!

    搅左大半天,还喺我唔对。劳动我分贵贱,不辨是和非。

    (不好意思介)

    师傅仔呀你莫怪,有理我服输。只怪我学习少,所以错误思想未清除。

    李小聪【白榄】

    只要你认识过嚟,烂获帮你补到满意。

    刘大婶【白榄】

    兰英呀,你快去冲马蹄粉啦。(介)沙糖要落多啲呀。

    刘兰英【白】知到嚹!(笑下介)

    刘大婶【白】

    师傅仔呀,等我攞啲烟出嚟畀你食嘎。

    李小聪【白】

    大婶,唔使嚹,我唔会食烟咖。(双关地)唔使咁客气勒,我的就喺一家人。

    刘大婶【白】对!一家人。等我嚟帮你拉风箱。

    李小聪【白】唔使嚹唔使嚹!

    刘大婶【白】

    唔紧要唔紧要,我嚟我嚟。师傅仔,仲唔快啲补起嚟。

    李小聪【减字芙蓉】好!

    烧熔铁水补获头,小聪心中暗欢喜。

    刘大婶【接唱】

    我拉风箱炉更旺,师傅仔补获汗淋漓。

    李小聪【吊芙蓉】螺丝虽小用处大,

    刘大婶【接唱】莫把补获来看低。

    刘兰英【接唱】补获哩行重要不重要?

    刘大婶【接唱】重要!哩行缺少成问题。

    刘兰英【三字清】有什么问题?

    刘大婶【接唱】会饿坏猪仔。

    李小聪【接唱】破获补好了!

    刘兰英【接唱】快煮潲喂猪。(腔收)

    刘大婶【楔白】睇嘎,哎吔,真喺补得唔错呀。

    婶  英【合唱百花亭闹酒】

    好功夫,技巧老到,补得光滑、牢固。破获再返新,多亏有小师傅。

    刘大婶【白】嘿!真喺补得唔错呀。

    师傅仔呀,嚿先你唔喺话,你嗰个外母又喺睇唔你补获嘅?依我睇呀,你再去同佢补多两只获,把嚿先同我讲嘅说话,再同佢讲一次,我包保佢一定会通。

    李小聪【白】

    大婶呀,我外母思想,已经通左嚹。

    刘大婶【白】羊野话,通左萝?几时通咖。

    李小聪【白】喺我嚿先同佢讲通嘅!

    刘大婶【怀疑地/白】嘎!你鲠喺……

    李小聪【白】我就喺李小聪!

    刘大婶【白】嘎!

    哎吔,兰英,你个俏皮女,你的究竟做嘅喺乜野戏咖!

    英  聪【科反/白】我的喺做粤剧《补获》!

    刘大婶【恍然/白】哎吔!

    剧终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专门为各演员、艺术团、演艺公司、政府部门、单位活动、企业庆典、公司年会提供创作各种小品、相声、话剧、舞台剧、戏曲、音乐剧、情景剧、快板、三句半、哑剧、双簧剧本。联系电话:18022171126 联系QQ:652117037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专业代写戏曲剧本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备案号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