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原创小品剧本大赛
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小说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禁毒宣传题材相声剧本《禁毒宣传
党庆国庆演出干部廉政搞笑小品《
婚宴酒店服务宣传题材搞笑小品《
以珍惜美好生活为主题的小品(致富
子女帮父母找对象搞笑小品剧本(双
禁止滥办酒席的小品,滥办酒席小品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禁止滥办酒席的小品,滥办酒 5-14
一个充爱心满正能量的小品 5-13
银行营销案例情景剧,银行产 5-11
最新最感人的母亲节小品剧 5-9
农历五月初五端午节喜剧小 5-8
有关学校后勤的情景剧剧本 5-5
医院感人舞台情景剧表演剧 4-24
宣传银行的小品剧本,银行营 4-21
乡镇扶贫办主任扶贫干部小 4-18
有关校园不良现象的小品剧 4-17
适合银行行庆快板词,适合银 4-16
学校校园后勤音乐剧剧本《 4-16
搞笑校园小品剧本,校园搞笑 4-15
婆媳之间小品台词,婆媳关系 4-13
7月7日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 4-10
与建党建国有关的小品(老享 4-8
6月26日国际禁毒日小品剧本 4-4
校园欺凌相关小品剧本,拒绝 4-3
校园欺凌小品,校园欺凌小品 4-3
党员干部救灾感人音乐剧剧 4-2
6月25日全国土地日小品剧本 4-1
寺院寺庙小品,祈福消灾法会 3-30
有关改革开放的小品,改革开 3-29
红色题材小品,红色主题小品 3-29
发生在小区装修影响居民的 3-28
公务员题材诗朗诵,公务员朗 3-27
妇产科医生超感人小剧本品 3-26
关于家风的情景剧剧本,关于 3-25
6月6日全国爱眼日小品剧本 3-23
6月5日世界环境日正能量小 3-22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小说 > 历史小说 > 徐福传(修改本)第四章
 
授权级别:授权发表与使用   作品类别:小说-历史小说   会员:戴修桥编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9/3/14 18:52:45     最新修改:2019/3/15 9:17:00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徐福传(修改本)第四章
作者:戴修桥

 第四章

                      东海寻父

诗曰:

         意静不随流水转,心闲还笑白云飞。

         文人墨客笔起处,真真假假莫询追。

         书上故事如流水,流水流去谁见洄。

         字里行间若白云,白云飞去无时归。

         看到妙处博一笑,茶余饭后聚一堆。

         别问书写真与假,没有读者枉费墨。

                    摘自本人小说《一统江山》文中

说来也巧,就在当天,徐谘在外学艺多年也回来了,还带来了他两个生死弟兄,也是出类拔萃的好汉,一个叫张信,一个叫王奇。眼前的情景真乃晴天霹雳,徐谘看着好好的一个家已成了废墟,好好的娘被活活烧死。

秋风唳唳,客雁南迁,留下了一阵又一阵的哀鸣,徐谘痛不欲生怀着悲痛的心情筑起一座黄土坟。

墓碑文:先妣徐氏慈娘之墓

徐谘看此光景,顿足捶胸,大放悲声。

徐谘大放悲声:“娘哇,娘,痛杀儿了……”

张信、王奇、二人怒发冲冠,怒不可遏。

徐谘、张信、王奇飞身上马欲报仇雪恨。

徐谘说罢,带领张信、王奇飞马而去。

   徐谘说罢,带领张信、王奇飞马而去。

徐谘、张信、王奇马抵俞府门,家丁刚要询问,人头已经落地。

三人高声怒吼:“俞家山 ,俞百、俞千、俞万还命来。”

三人下马杀进府去。

徐谘、张信、王奇三刃闪着寒光,有谁人敢挡,见一个,杀一个,从客厅杀到堂楼,从堂楼杀到左右厢房,尤其是俞百,欲图对擂,那是蚍蜉撼树而不堪一击,被徐谘砍有数十剑。俞家山 、邬娇娘伏尸庭前,从里到外没有找到俞千和俞万。

徐谘:“我记得俞家山有五个儿子,我爹摔死了俞一,抬花轿累死了俞十,刚才杀死了俞百,俞千、俞万两贼却逃过了这一劫。”

最后一把火,偌大的俞府一片火光冲天。

徐谘洒泪离开了金山,一行人远走高飞而去。

正是:

            慈母归天去,荒郊枯草飞,

            参差心已碎,迢递叹斜晖。

            三厥尤痛深,伤感意如灰。

 

            情终可追远,潸然泪沾衣。

 

再说徐福。

大海,无风三尺浪,有风浪更激。那浪前涌后推,怒起海面,徐福的独木舟,就像脱弦的箭,乘风破浪,浪头就像一座一座又一座小山头压向独木舟。

徐猛看到了一个又一个桅杆,一片又一片船帆。

徐猛高声呐喊:“乡亲们台风要来了,乡亲们台风要来了,赶快回港啊……”

徐猛看到许许多多的船帆就像一朵朵菊花向他涌来,向他怒放。

徐猛高喊道:“台风来了,你们快快地回港,你们的父母,你们的老婆孩子在海岸边等着你们。”

无数的渔民呐喊着:“谢谢徐大侠,谢谢徐大侠……”

正在这时,风大作,浪更急,排山倒海,铺天盖地压来。

徐猛定睛看去,百尺水头上站立着一个蓬头垢面的怪物,形如魔鬼,手里抖着一个白色的布袋,在叱咤风云疾步而来。

徐猛:“是风神,为了乡亲们我必须挡住它。”

徐猛奋不顾身驾舟冲向那风神。

风神哈哈大笑道:“凡胎肉体也想拦我,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风神发起威来,其势如海云交怒,惊海动天扑向徐猛。

徐猛高声说道:“人怕尿屎而污,神惧鲜血而玷。今日我要以我的鲜血打退你这风神。”

徐猛驾舟奋力驶近风神,拔剑割下自己的人头,抛向风神。这时一条巨龙破浪而出,一声龙吟扑向风神,风神望风而逃……

那龙摇头摆尾向东方飞去。   

渔船靠岸了,哭声也传到岸上。

渔民的哭声:“徐大侠,徐大侠……”

岸上的老人、妇女、孩子也大放悲声:“徐大侠,徐大侠……”

天低云暗,天在哭,乌云密布,海在哭,惊涛连天,人在哭,奔走相告。

民众:“徐大侠,您是我们的心,您是我们的神……”

无数的百姓向大海的方向跪下:“徐老爷,我们要年年来祭拜你你啊……”

有诗为赞:

                       海气凝云结成泪,月光映水照雄心。

                      山颓木坏万民哀,风虎云龙豪杰身。

 

不久徐福和韩众也回到了久别的家乡。

徐福在母亲的坟前痛不欲生,韩众在一旁也在伤心流泪。

可怜人:

                       昊天罔极痛,母亡儿伤心。

                       生身恩未酬,割肠难释惜。

                   碧落无处寻,月落屋梁凄。

                   刻木事亲泪,顿足向谁恨?

三个月后,徐福、韩众亲自动手,还有邻人的帮助,新房建成。

徐福新家的耳房中,正中赫然一座佛龛。其中供奉三座牌位:皋陶、伯益、若木。徐福上前点着三柱香,祭拜毕。开始祷告:“各位先祖,六十世孙徐福学艺下山,功未立,孝未报,孙百思不得其法,望列祖列宗显灵,指点则个……”

 祭拜完成。徐福从佛龛下书箱取出《山海经》夜读:“东海之外大壑,少昊之国。少昊孺帝颛顼于此,弃其琴瑟。有甘山者,甘水出焉,生甘渊。大荒东南隅有,名皮母地丘。东海之外,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大言,日月所出。”……

 

这一日,徐福和韩众二人在计议着。

徐福:“父亲失踪在大海,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我必须下还去寻找。”

韩众:“我们没有船,怎么能下海?”

徐福:“南山有树,那山是俞家的,俞家人死的死,逃的逃,山就无主了,我们何不上山伐木,打造船只。”

韩众:“你我都不是木工,怎好造船?”

徐福说:“我徐人从先祖那继承了可贵的优良传统,是我们徐人创造了住房,结束了洞人和树人的生活,是我徐人发明了水利技术,也告别了“逐水而居”生活方式,没有水灌溉就没有粮米,当我们“左牵黄、右擎苍”驯养和利用动物时,不要忘记是古徐国提供了“驯鸟兽”的技术。”

韩众:“你们徐人太聪明了,没有你的先人“驯鸟兽”我们骑的马,耕田使用的牛,都还是能害人的野兽,狗亦然是狼,猪是野猪,羊是野羊,鸡是野鸡,鸭是野鸭。”

韩众:“说起来你徐人太伟大了,我们生活的每一天都离不开你徐人的发明和创造,可以说是你们创造了人类生活,创造了现实的社会。”

徐福:“是我们徐人创造了音乐,曾经的“双管制”编钟阵容;当我们身居华堂时,也不要忘记我徐人“高技派”建筑技术。”

韩众:“说来哥哥也通做木的技术?”

徐福:“我六岁的时候就跟爹学技术,铸铁,做木全在掌握之中。”

兄弟二人来到南山,徐福、韩众伐木。

徐福、韩众又把木材运到海边,二人又打造船,还一边叙着闲话。

徐福:“二弟,我们兄弟六人在老蒙山结拜,又同师学艺六年,只有二弟张良有叛逆师命被逐出师门。卢、侯、石三个弟弟,脚底无线,不知漂流到什么地方去了。”

韩众:“山不转水转,水不转云转,云不转人转,我们还会见面的。他们有可能去咸阳了,那里.....”

徐福:“那个地方不但是天子脚下,三牲鱼腊,还是一个龙争虎斗的是非之地。”

韩众:“尽管这样,必定天下英雄云集谋取功名和事业的皇城,我兄弟们拜师学艺为得什么?还不是能鹰扬虎视,建功立业,而赢得封妻荫子,出人头地。”

徐福道:“今自始皇成一统,仍然是政以贿成,而刑放于宠。”

韩众:“这是后来之事,且不先议,计划一下出海寻找伯父的遗骸,何不趁春天风小,图早不图迟。”

徐福:“贤弟所言极是。”

韩众道:“大哥,大船按照你的图纸规划,我兄弟二人苦干六十余天,已经打造完毕。”

徐风:“明日下海。”

 

大海茫茫,波浪滔天,海雾蒙蒙,海风荡荡,群群海鸟冲云破雾,一条大船正在下海。

徐福、韩众、上了大船,又聘请了两名水手。

那船起航了,在晨雾海浪中缓缓离岸。

风狂浪激,那船在风头浪尖中航行。

韩众:“这海还有没有边际?哥哥,是海大还是天大?”

徐福:“天无际,海有边。”

韩众:“天阔任鸟飞,海阔任鱼跃。哥哥不是鸟,我韩众也不是鱼。”

徐福:“此时此刻,感觉到一个人在这茫茫的大海里是这么渺小,如微尘一般。我那老父亲,赍志没地,长怀不已。”

韩众:“伯父在哪一片海?哪个岛屿遇的难?”

徐福:“据被救的渔民讲,那岛叫风神岛,那山叫风神山。”

韩众:“我们已经飘游了七天七夜,也登了十数座岛屿,且毫无收获。”

徐福向海面上看了看,只见无数的海鸟在追涛逐浪捕鱼,凡有收获者都向一个方向飞去,同样也有从那个方向飞来许许多多的鸟来此觅猎。

徐福:“我们跟着鸟飞的方向定能找到一座大的岛屿。”

韩众:“有何根据?”

徐福:“现在正是海鸟的孵化期。”

韩众感叹地:“引申触类,潜濨暗长,老鸟哺幼,一样辛忙。”

徐福道:“吹皱一池春水,只为干卿惹忙来,先人为后人,代代相传,会心有处不在远。”

二人会意地笑了起来。

碧海广阔,一望无垠。

航船扬帆,乘风破浪。

在茫茫的海面上出现了一座岛屿。

起初,只看到那岛屿清虚虚的轮廓。大船缓缓靠近,那岛屿也渐渐清晰起来。那岛屿原来是群山起伏,山头白云飞,半山雾如裙,山根树成林。万鸟鸣成潮,唯独不见人。

水手们一齐努力,大船靠上了滩头。

好大好大的岛屿,别有天地,同样风光。

徐福一行人下了船,留下水手,便登上岛去。

二人上了岛屿,只见这岛屿有峰有林,林中有鸟,乱鸟鸣叫,却还有条上山小路。

韩众:“有路就有人走,什么人在这野岛上出行?是渔民,还是采药人。”

徐福道:“我也是第一次来到这里,是人是鬼,还是神?全然不知。”

韩众说:“不近庐山,不知庐山真面目。”

徐福:“我们上山。”

徐福、韩众剑不离手,小心翼翼地走上山来。

这条小路,弯弯曲曲,如蛇奔蚯行留下的痕迹一般延伸到山里。

韩众:“伊于胡底,我越走越觉得心慌意乱。”

徐福:“我打听了被我父亲救下的渔民说,风神靠得是手里的装风神袋,风神看家之宝就是他掖下的装风神袋。若夺取下他的风袋,风神的手段就锐减平常,你我就能克敌制胜。”

徐福:“如何夺取风神的装风神袋?”

韩众:“只有接近了风神,才有盗取装风神袋的机会,风神一定是藏身在风神洞中。”

徐福:“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韩众:“这条路可能就是去风神洞的必经之道。”

徐福:“二弟,你看。”

徐福和韩众迂回到洞口外,这洞也许是天然石窟,在岛山的深处,洞外树密成林,洞口朝阳,洞上有字:风神洞。

徐福说:“我二人,一人入洞盗宝,一人看守洞门。”

韩众道:“入洞做盗?这是美差,哥哥去吧。”

徐福笑了笑道:“我先祖不仁而不为,不德而不做。天命有德,五服五章哉;天讨有罪,五刑五用哉;政事懋懋哉,就是没有一个盗字。”

韩众:“兵者,诡道也,三十六计中而借刀杀人、趁火打劫、浑水摸鱼、偷梁换柱、上屋抽梯等等,其中不是就有偷梁换柱这一计谋计吗?”

徐福:“这些能运用在军事上,而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如果运用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于是诚信、仁道便成了迂腐。”

韩众道:“是的偷鸡摸狗的勾搭哥哥没有做过,你是知道的,在学艺的六年里,我因为偷梨盗桃,师父没有少罚过我,说起偷字我韩众是拿手好戏,轻车熟路。”

徐福笑了笑道:“你乃白猿转世,又一个金眼毛遂,偷字你在行,兄弟你去吧。”

韩众接过便轻步入洞。

洞隆如厅堂,洞壁鬼斧神工雕凿多种花草虫鸟,栩栩如生,似乎也有人工撰写书联,入石三分,笔力强劲,腾龙走蛇。

韩众运用轻功,捷轻如燕蝶飞,足轻如鸿毛飘走进石洞,

洞尽处有一石榻,鼾音如雷。

韩众走近一看,石榻是睡着一个身魁如熊,头大如斗,赤面獠牙,髯如钢针,口大如箕,形如恶鬼,他就是风神。

韩众心中怎不害怕,即使有机能盘马弯弓,如此恶魔谁敢斩?

韩众心中害怕,还是强打精神小心翼翼地靠近风神从掖下解下装风神袋,急忙返回。

韩众心有余悸来到洞外。

韩众:“好恫吓人的风神,他要是醒了,真能把我当小鱼小虾,不用口嚼就生吞了。”

徐福:“装风神袋取来了?”

韩众拿出装风神袋,徐福看了看,一个尺余长的雪白色的丝袋。

徐福:“师父说此宝必须放进裤裆里,有了臊臭味,风神就收不回去了。”

韩众:“哥哥你真能糟蹋神仙。”

二人急急忙忙走下山来。

徐福、韩众回到停船的沙滩,分别采薪做饭。

韩众劝说徐福道:“哥哥,风神醒来一定报复,就看他那这一副块头,你我都不是他的对手。还不如潜进洞去,一剑结果他的性命就了事了。”

徐福:“偷袭于他,我不能赞同。”

韩众:“为什么?”

徐福:“自然他是风神,不是凡身,不可能杀死他,即使你杀死他,我也不能杀他,我要向他讨要我父的遗体。”

正在这时,从山上传来惊雷般的呐喊之声。

徐福等人看去,只见风神十分凶煞手提开山大斧恶狠狠地杀下山来。

徐福抄枪、韩众持刀在手迎上前来。

风神怒气昂昂地:“何地来的凡夫俗子,践踏了我的神山洞福,还盗走了我的装风神袋。真乃胆大包天,我拿到你们定要尔等粉身碎骨。”

徐福道:“孽神,我与你有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不要走,还我父亲的命来。”

只见那风神鼓起肚子,张开大嘴,喷出一股黑风直扑向徐福。再看徐福、韩众,还有两名水手似秋风卷起的几片树叶,飘飘荡荡起在半空。                         

那风神吹起一阵风,直吹得山摇地动,乱石飞滚。徐福、韩众还有两名水手一同吹起。有的落在草丛里,韩众落在浅水里。那风吹了一阵子就不吹了,韩众才涉水上岸,两名水手也狼狈不堪地爬出草丛,就是不见徐福。

韩众惊慌失措地四下寻找,却不见其踪影。

韩众气急败坏地呼喊起来:“哥哥,哥哥......”

此时此刻,韩众痛不欲生,坐在沙滩上失声痛哭,山上的风吼,海里的浪哮,吞噬了韩众的哭声。

正在这时,韩众听得有人作歌:

“ 云荼灿烂海风寒,万里波涛船行难。

               一样明月两世界,一层地狱一层天。”                

韩众一听,喜出望外:“是师父。”

海面上浪涛汹涌澎拜,无数的海鸟搅得海面上十分不宁。天大地小,在这里除了海就是海,茫茫大海中的一个小岛,就像一粒沙子,与大海相比,显得是如此的渺小。

一叶轻舟向海岸边驶来,鬼谷子一边摇橹一边高歌。

韩众疾步来到海边倒身叩拜:“师父,师父您老人家怎会来到这里?”

鬼谷子下了轻舟,道:“人常说儿行千里母担忧,做师父的也是如此。此岛名风神岛,此山名风神山,顾名思义,就是风神盘踞之地。风雨雷电四大恶神,风神乃四恶之首,他喜怒无常,作恶多端,能毁人类,能毁天下,为师我若不来助你,一万个徐福,一万个韩众,定死无疑。”

那轻舟已经靠岸,两名水手也来到水边。

鬼谷子:“把徐福抬上去,我要救他。”

韩众这才看到徐福躺在轻舟,面黄如蜡,二目紧闭。

韩众失声大哭:“哥哥,哥哥。”

鬼谷子道:“他还没有死,我要不救他,早就沉入海底了。”

韩众和水手们把昏死的徐福抬到沙滩上,仰面放下。

鬼谷子双手按压徐福的胸脯,又口对口地进行人工呼吸。徐福吐出多口海水,才睁开紧闭的双眼,他苏醒了。

正是:

                       人间私语,天闻若雷,暗室亏心,神目如电。

                    坏事做尽,必有报应,天理不容,天恨人怨。

鬼谷子双手按压徐福的胸脯,又口对口地进行人工呼吸。徐福吐出多口海水,才睁开紧闭的双眼,他苏醒了。

韩众大喜:“哥哥,哥哥你醒了,是师父救了你。”

徐福少气无力地:“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鬼谷子:“徐福,你把风神的装风神袋先有师父我保管。那风神回洞再去寻找他的宝贝了,这回才能确定是你们盗走了他的装风神袋,他不会善自罢休的。还有,风神没有装风神袋就作不了法,他肚中只有三口三味真风,以用了一口,还有两口,不要害怕,来,我这里有面避风旗,可防他的神风。”

徐福接过,韩众也从身是取出装风神袋交给了鬼谷子。

鬼谷子从腋下解下他的药葫芦,倒出三粒药丸给徐福喂下。

鬼谷子:“徐福,你很快就能恢复原气,我暂不现面,伺机而擒他。”

鬼谷子说罢,暂且离去。

 

风神在洞中苦苦地寻找着,没有找到他的装风神袋,勃然大怒,拿起他的兵器,三百斤开山神斧,直气得他咬牙切齿。

风神:“何处来的凡胎俗子,胆大包天竟敢盗我装风神袋,我定要他死无葬身之地。”

风神怒不可遏走出他的山洞。

风神手挥开山斧,咆哮如雷又扑下山来。

徐福、韩众严阵以待,风神杀来。

风神:“尔是何人?踏我仙洞,盗我装风神袋。”

徐福:“你是我杀父的仇恶,我姓徐名福,前来向你讨还血债,不要走,拿命来。”

徐福挺枪去刺风神,风神举斧相迎。

人神大战,直杀得天摇地动。

风神又从口中喷吐神风,徐福取旗摇了几下,那风倾间而息。

徐福大战风神三天三夜,有时韩众挥刀助战。

徐福愈战愈勇,风神力疲难能招架。

风神:“战你不过,走了。”

风神虚晃一斧败下阵来。

徐福一声吆喝:“孽神不要走,交出我父的遗体来。”

徐福挺枪便追。

徐福追杀风神,步步紧逼,穷追紧赶。山左 、 山后 、山左、山右的几个不同的厮杀场面。

徐福向风神追去,风神慌慌如丧家之犬,急急如漏网之鱼,只顾逃命,不时地回头向后看去,一声叹道:“大事去矣……。”

徐福穷追不舍,高声呐喊:“孽神哪里走。”

一条山涧拦住风神的去路,风神停下了脚步,徐福追至。

徐福:“风神你的末日到了。”

风神:“徐福,你全无放生之德。”

徐福义然地:“我的父亲被你刮走,杀父之仇如何能不报?”

风神道:“我想起来了......

 

    风更狂,浪更激,排山倒海,铺天盖地压来。

徐猛定睛看去,百尺水头上站立着一个形如魔鬼,手里抖着一个白色的布袋,在叱咤风云扑涌而来。

徐猛:“是风神,为了乡亲们我必须挡住它。”

徐猛奋不顾身驾舟冲向那风神。

风神哈哈大笑道:“小小凡人,凡胎肉体休想拦我,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风神发起威来,其势如海云交怒,惊海动天扑向徐猛。

徐猛的心声:人怕尿屎而污,神惧鲜血而玷。

徐猛驾舟奋力驶近风神,拔剑割下自己的人头,抛向风神。这时一条巨龙破浪而出,一声龙吟扑向风神,风神望风而逃.......

那龙摇头摆尾向东方飞去,最后化身成一座岛屿,你父的灵魂化作一个钓鱼翁每逢初一和十五便背东面西在岛上钓鱼,因此那岛便名为钓鱼岛。

 

徐福:“说来钓鱼岛是我父化身?

风神:“你父化身一条蛟龙,救下了百名打鱼的渔民后就向远海飞去,最后身化一座岛屿,神魂化作一个钓鱼老人,每逢月亮圆的时候就来岛是钓鱼,常常面向西方一面钓鱼,一边眺望他的家乡,因此那小岛名:钓鱼岛。”

一位神风潇洒的老人面西而坐在小岛之峰在钓鱼。

风神:“我还时常路过拜访过他,因为他在我的心目中就是位英雄,你父总是口中念念有词:“不知今夕是何夕,催促日出近中原......”

 

风神说到这里道:“原来你是那个为救渔民,阻拦了我的去路,我只刮翻了你父的独木舟,是他不惜牺牲他自己的生命,割下他的人头的徐猛的儿子,他虽然是与我作对,他的精神可贵,可颂可歌。”

徐福高声道:“孽神,你为什么总要兴风作浪祸害我们渔民,你掀翻了多少条渔船,你害了多少渔民的生命?罄竹难书,你就是罪魁祸首,血债累累,不要走,吃我一剑。”

徐福愤然举剑向风神劈去。

风神架住徐福的剑,哀求道:“徐福,徐福,大海从古至今都是我风神的领地,你父徐猛的人化成一条蛟龙与我大战,多亏有水神相助才打败于他。”

徐福泪道:“他是我生身之父,风水二神,我与你有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拿命来。”

风神哀求道:“我是神,你是人,大海一不能耕二不能种,于你何干?算我求你了,放我一命,永世不忘。”

徐福道:“你杀我父,我岂能不杀你。”

徐福说吧,持剑又向风神刺去,二人在河边大战,风神不敢恋战,取出一物向徐福放去,徐福闪身躲过,那暗器落空,风神又逃去,徐福怒气冲天,摇剑而追去。

风神逃进森林中,徐福也追到林中,苦苦追寻却不见风神的影子。

徐福又寻找了良久,只好向树林外追去。

风神手提开神斧逃出墨松林,气喘吁吁向前逃去,酷日如火,异常炎热,直热的风神汗流满面,张口气喘。

风神用衣衫不时的擦着汗,啧啧骂道:“如此炎热,天地如蒸茏一般,我的风袋又被徐福夺去,没有风,渴死我了,渴死我了。”

风神向四周看了看,摇摇头,自言自语道:“无村无店,又无水源,天那,真得要亡我风神不成。”

风神又艰难地向前急急走去,最后他爬上一座小山。

风神十分疲惫他站在小山之颠向山下看去,山那边有片平原,绿茵茵地生长着许多庄稼。

风神:“自有庄田,必须有水灌溉,也许能寻口水喝。”

风神大喜,向山下走去。

山包下又是一小块平地,风神走向平原,隐隐约约看到一座茅庵。

风神更是喜不胜喜,他道:“庄田中的茅庵,庄田中的茅庵,必是看瓜守菜的,定有看守人在,有人必然有食用之物。”

风神疾步向那茅庵走去。

一片瓜地,满园的西瓜,瓜藤青翠,十分喜人,风神真是垂涎三尺,他三步并作两步向瓜园走去,抬头看茅庵有个遮阳的柴棚,棚下坐着一位老者,但见他——

但见得:

发盘抓鬃鬓如霜,云分霭霭目有光。

面如重枣红光透,长髯飘飘仙气藏。

神风仙骨甚端重,紧束丝绦布衣裳,

足穿麻鞋爬山虎,一簿黄卷放眼旁。

风神低声道:“好个老叟多神气,我已落泊到了如此地步,放着许多的瓜我怎么能不吃,老者若不允我,我就一斧将他给劈了。”

忽听得那老者一声高叱:“何人在此鬼鬼崇崇,想吃瓜不成,如果未有银子,可向老夫讨要,却想起小人的主意,真是不懂理数,势图欺我老叟无力不成?”

风神听得老叟这么一说,心中暗想。

风神的心声:老头说的不错,人到矮檐下不得不低头。

于是风神走到那老者的面前,鞠躬施礼道:“老伯在上,晚生乃过路之人,天气如此炎热,口干舌苦,身上零钱不便,万望老伯施舍一些瓜于我吃,日后再来一定酬谢。”

那老者笑道:“不拘大礼,此话好说,何人不出外,想要吃瓜,只管摘去。”

风神谢过老者的美意,走到瓜前地,来到一个光滑,黑亮,透明的西瓜面前弯腰摘下,回返棚下,席地而坐着将西瓜用手一拍,裂为两半,通红如血的瓜肉,黑亮的瓜籽,血红血红的瓜汁,如泉水一般流出,风神迫不急待地吃起瓜来,清甜满口从风神的两嘴流淌着瓜汁。

一阵风声,徐福挺枪扑来,杀向风神,风神大惊丢下手中的西瓜就地捡斧,只见那老者哈哈大笑。

风神:“你笑其何事?”

老者用手一指,高声骂道:“孽畜,哪里去,还不束手就擒,等待何时?”

风神举斧向老者便劈,便觉得腹中有栋东西,从嘴里伸出来,用手一摸是一条铁链,这一端系在他的腹内,另一端牵在老者的手上,再看那老者摇身一晃,原来是鬼谷子。

风神丢下手中的开山斧摘下宝剑,去斩那铁链,竟无痕迹,再举剑去杀鬼谷子,鬼谷子用力去抖动那铁链,直疼得风神如揪心般,满地乱滚,鬼谷子再抖动几下,风神几乎要疼死而去,只得哭喊:“仙人爷爷饶命,仙人爷爷饶命……。”

鬼谷子捋髯笑道:

“欲施巧计擒风神,方显手段称高强,

任你奸诈  通鬼穹,难解心中神法网。”

徐福来到棚下,急忙于鬼谷子见礼。

徐福:“多谢师父助我擒了风神。”

鬼谷子道:“风神,本神从中说和可好?”

凤神道:“我也知道冤家宜解不宜结,我接受条件。”

鬼谷子:“你手中的开山斧是我徒儿的战利品归我徒儿徐福使用。”

风神:“我允之。”

鬼谷子:“你风神山还有一匹追风宝马,馈送于我徒儿。”

风神还有不忍舍的心情,无奈之下还是答应了:“允之。”

鬼谷子:“还有一个重要条件,日后徐福要三次出海东渡,你必须避之,”

风神道:“有个标记才好。”

鬼谷子道:“船上插旗,旗有徐字,还有徐氏图腾,你便避之。”

至今船有插旗之传统,乃徐氏之发明。

风神:“允之。”

徐福:“我还有一个条件。”

风神:“请讲。”

徐福:“还我父之遗体。”

风神:“这一条我难能答应。”

徐福问:“何又难能答应。”

风神:“鬼谷子大仙,我要讨回我的装风神袋。”

鬼谷子道:“装风神袋平白无故岂能给你。”

风神表现出十分难堪的表情来。

风神:“鬼谷子,装风神袋是我立身之宝,你岂能占为己有。”

鬼谷子:“给你换上一件东西。”

风神:“换什么东西?”

鬼谷子:“航海图。”

风神无可奈何地:“鬼谷子,鬼谷子,为了你徒弟,你真会算计我,航海图,好,好,给你。”

风神取出三尺见方的一块白錦,道:“拿去吧。”

徐福:“何物?”

鬼谷子:“你看看就知道了。”

徐福接过而视,道:“东海的航海图,要它?”

鬼谷子:“日后你必有大用,你的大皇帝也大有用处。”

徐福大喜道:“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鬼谷子:“风神,今天你还要做个人情。”

风神:“何人情?”

鬼谷子:“你的开山神斧,还有你的千里追风宝马。”

风神:“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送你,送你是了。”

鬼谷子收回他的栓心锁链,神风远去。

鬼谷子又对徐福道:“好了,好了,往日你手中斧乃凡铁凡人打造,风神的这柄斧,取材于神铁,天上老君亲手铸造,还有这匹马,能翻山越岭,能追涛踏浪,你们可以回家了,你们六兄弟只有张良不在,你们要为秦始皇好好的做番事业。”

韩众:“师父,我们一起走吧?”

鬼谷子:“不,为师还要去济州探视一个朋友。”

徐福:“师父要去济州探友?”

鬼谷子:“海内外都有我的朋友。”

徐福、韩众和两名水手驾船返航,船上多了一匹宝马,徐福的宝斧爱不释手,还抱着它睡觉。

一路风浪无阻,东风扬帆.......

数天后。

大船在码头靠岸,徐福一行人下了船,徐福还从船上牵下“千里追风驹”手提开山斧。

 

徐福的新家徐福、韩众在用饭。

韩众:“赣榆的米好香哇。”

徐福:“说起米来我道想起一件事来。”

韩众:“哥哥说来听听。”

徐福:“说不如干,这正是插秧的时节,我们明天我们插秧去。”

韩众:“插什么秧?”

    徐福:“明天带你去实习实习。”

第二日,山下有一块面积不大的水田,水是山上的溪流,也是徐福开渠引下来的水。

徐福和韩众在插秧。

韩众:“从古至今我没有见过水稻还有插秧的。”

徐福:“我徐人之祖创造了种稻之技术,那是不需要插秧的,产量不高,经过插秧可提高产量十倍。”

韩众:“哥哥你是何时发明的?”

徐福:“说来话长了,那还是我出家学艺的前三年,我才十二岁......”

小徐福在牧羊,三只小羊在吃草,他在练鸟语。

婉转的鸟语引来多只鸟飞上飞下在鸣叫。

三只羊来到父亲开垦的稻田里,吃了一片稻苗。徐福非常害怕,他立即駆赶开他的羊。

徐福:“爹非揍我不可.....”

徐福又是踌躇又是害怕。

徐福突然灵机一动就下了水田,他从其他的稻苗分出一部分,插在被羊吃掉的土地上。

迎来了收割的季节。

徐猛仔细地端详着稻田,小徐福在一旁不敢言语。

徐猛:“好奇怪,为什么这片长得这么好,稻穗又大,颗粒又饱满。”

韩众道:“说来插秧又是哥哥一大发明,鸟人的后人就是聪明。”

徐福:“什么鸟之后人只是传说。”

徐福、韩众二人一边插秧一边在闲聊着。

韩众:“哥哥,昨天我听到一个传言,说得稀奇古怪。”

徐福:“二弟,什么稀奇古怪的传说,说来我听听。”

韩众:“说的是花果山最近出了一个怪物,身长丈余,高有数持,全身上下如火,四条腿又粗又壮,有毛有鬃,目如铜铃,血盆大口,力大无穷。说来很吓人的,见人就咬又踢,却不吃人。有了它,却无人敢上山。”

徐福说:“那是只野兽,我徐家有祖传的训兽之术,不妨去看看是什么野兽,若能降服于它,也算是为民除害了。”

韩众:“好,我就知道哥哥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我陪哥哥一起去,算是个帮手吧。”

东风扑面,阳光明媚,徐福、韩众兄弟二人同骥而奔向花果山。

徐福来到花果山算是旧地重游,韩众可是第一次来到这里,这里的山山水水,草草木木太美了,美不胜收。

韩众看到这里,心旷神怡,拍手叫好,高声诵道:

晴日当空,春风熙熙,山清水秀,鸟语花香。

一重天地,别样风光。

湛蓝太空飘祥云,五彩缤纷霞光放。

又见金色天鹅飞,群群白鹤翔远方。

鹿跑獐奔羊咩咩,孔雀展屏芳草旁。

花前蝴蝶飞,坡上行巨蟒。

老猿摘桃攀大树,你呼它喊不住腔。

眼前风弄花,絮落如蝶半空扬。

山水窈窕如画卷,崖前飞瀑映眼亮。

青山年不老,松柏岁月长。

徐福、韩众跳下马来,把马栓在一棵树上,兄弟二人信步走去。

正在观赏这里的美景,尤其是韩众,赞不绝口,突然间一阵狂飙骤起,犹如狼嚎虎啸。

徐福、韩众大惊,正欲寻找避风的地处,一声长嚣,从那风头落来一头怪物,似龙非龙,似马非马,浑身生光,血盆阔口,目如铜铃,牙赛钢刀,面目十分狰狞可惧,向他扑来。

徐福见那怪兽摇头摆尾猛扑过来,不敢怠慢,于是,抖擞精神,迎上前去,好一场人兽大战,拼死相斗。

一人一兽斗有多时,那兽不敌欲走。徐福探左手抓住那兽的长鬃,纵身跳到它的背上,抡起右拳狠狠地打在他的肋骨上。那兽疼痛难奈,张开血盆大口,一声长嘶,奔跑如飞,多次故失前蹄,妄图把徐福甩下身来。  

一人一兽斗有多时,那兽不敌欲走。徐福探左手抓住那兽的长鬃,纵身跳到它的背上,抡起右拳狠狠地打在他的肋骨上。那兽疼痛难奈,张开血盆大口,一声长嘶,奔跑如飞,多次故失前蹄,妄图把徐福甩下身来。

可是精通训兽术的徐福却死死地粘在身上,那兽狂奔了良久,又被徐福打了几拳,便服服帖帖站在那里颤抖着。

韩众仔细一看,大喜道:“原来是匹宝马。”

韩众又骑驭了一回,那马被完全驯服。

徐福:“二弟,这匹宝马就归你了。”

韩众:“美中不足就是没有鞍韂,好马配好鞍,去何处置具好鞍韂呢?”

 

   夕阳西下,晚霞五彩缤纷。

徐福、韩众兄弟二人神采奕奕,欢天喜地,一人一骥下了山。

韩众自从有了宝马,到处去购鞍,总是达不到他满意。

韩众骑着幨马心灰意冷,空手而归。正走着,听得天上响起了雷声,接着就下起雨来,那雨越下越大。

韩众自言自语道:“淋湿了我的衣裳不要紧,别淋了我的马,找个地方避雨去。”

韩众抬头一看,前面有一座山,山前有一座庙。于是韩众催马而去。来到庙前,那庙门正好也没有关闭,韩众下了马,在房檐前不潲雨的地方避起雨来。

正在这时来了一个老和尚,他向韩众看了看,便把目光集中在这匹马的身上。

老和尚赞不绝口道:“好马,好马,真是一匹好马。”

韩众听了老和尚夸奖他的马,他也很高兴。

韩众:“老师傅,你说这马好在那里?”

老和尚道:“这马乃日能行一千,夜能行八百的千里良驹,独超众类莫之与京。”

韩众:“谢谢老师父的夸奖。”

老和尚:“红花配绿叶,你这匹好马就好比一朵鲜艳的花却没有水灵灵的绿叶相配趁,这花便大煞风景,有些不堪入目了。”

韩众:“就因为我购置不到理想的鞍韂,心里也有些着急。”

老和尚:“老衲看你一表人才有几分英雄的气概,可能也是缘分吧,我有一副好鞍韂,就馈送于你。”

韩众:“您要馈送我鞍韂?”

老和尚:“英雄爱英雄,惺惺惜惺惺,老衲也曾经在鲁国做过大将军,秦始皇兵吞六国,敌众我寡,我奋力突围,大战三天三夜,我的战马三处中箭,我活了,我的爱马死了。我把它掩埋了,却没有舍下这副鞍韂。”

老和尚说到这里流下泪来。

韩众急忙施礼。

韩众:“老前辈,原来您也是当年叱咤风云的英雄,晚辈这旁有礼。”

老和尚:“莫要如此大礼,我还有一心爱之物一同馈送于你。”

韩众把马栓好就同老和尚走进庙去。

   韩众同老和尚走进庙,老和尚取出鞍韂,还有一杆镔铁枪。

   老和尚:“这杆镔铁枪重二百斤,不知小英雄可能使得动。”

韩众试了试,非常得心应手,急忙推金山倒玉柱,磕头跪拜。

 

徐福、韩众兄弟二人回到家来,整了几个小菜,一壶小酒,一边饮酒,一边在推心置腹地交谈着。

徐福:“谁肯甘寂寞,居处遍苍苔。”

韩众:“最是不堪回首处,九泉烟冷树苍苍。”

徐福道:“虎不离山乃因别无肥山沃水,龙不离潭乃不识苍海之途,今日国家刚刚统一,秦始皇在收拾破碎的金瓯,正是用人之际,凡大丈夫理所应当勇敢地挺胸而出,英雄拍袖整乾坤,大展宏图,时不可失机不再来。”

韩众道:“哥哥说的对,有志之士不可永持一片安宁之心,怎可深山空到老,岂不糟蹋了一身的武艺。”

徐福一声长叹道:“可惜哇,我虽然身居山林,茅茨不剪,采椽不斫,千万不能投错人,或者说是为虎作伥,助纣为虐,岂不惭愧。”

韩众道:“我听哥哥的,令行禁止,绝不会走上错路的。”

徐福:“二弟呀,我是这么想,一双父母都走了,家兄来了又走,脚底无线,我也不好去找他了。如此这般生活,靠乡邻资助,岂不是寄人篱下。三弟、四弟他们据说都去了咸阳,那里也许有英雄有用武之地,是男儿敢四海为家。”

韩众:“好,去咸阳碰碰运气,也许时来运转。”

徐福:“不怕人不知,就怕无本事,今天你有枪有马,还怕没有用武之地。”

正是:

           劳苦是同根,苦中容万辛。

           人在尘埃上,也有登天心。

           求荣不为耻,乐天知命矣。

           苦读能求知,苦作求翻身。

           勾践苦尝胆,日后复为君。

           人生不得志,鱼馁可腐尸。

           树立吃苦志,冬去定有春。

          苦中有财富,为何君不忍。

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章分解。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小说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小说频道(www.juben108.com/xiaoshuo)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备案号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