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原创小品剧本大赛
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小说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禁毒宣传题材相声剧本《禁毒宣传
党庆国庆演出干部廉政搞笑小品《
婚宴酒店服务宣传题材搞笑小品《
以珍惜美好生活为主题的小品(致富
子女帮父母找对象搞笑小品剧本(双
禁止滥办酒席的小品,滥办酒席小品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禁止滥办酒席的小品,滥办酒 5-14
一个充爱心满正能量的小品 5-13
银行营销案例情景剧,银行产 5-11
最新最感人的母亲节小品剧 5-9
农历五月初五端午节喜剧小 5-8
有关学校后勤的情景剧剧本 5-5
医院感人舞台情景剧表演剧 4-24
宣传银行的小品剧本,银行营 4-21
乡镇扶贫办主任扶贫干部小 4-18
有关校园不良现象的小品剧 4-17
适合银行行庆快板词,适合银 4-16
学校校园后勤音乐剧剧本《 4-16
搞笑校园小品剧本,校园搞笑 4-15
婆媳之间小品台词,婆媳关系 4-13
7月7日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 4-10
与建党建国有关的小品(老享 4-8
6月26日国际禁毒日小品剧本 4-4
校园欺凌相关小品剧本,拒绝 4-3
校园欺凌小品,校园欺凌小品 4-3
党员干部救灾感人音乐剧剧 4-2
6月25日全国土地日小品剧本 4-1
寺院寺庙小品,祈福消灾法会 3-30
有关改革开放的小品,改革开 3-29
红色题材小品,红色主题小品 3-29
发生在小区装修影响居民的 3-28
公务员题材诗朗诵,公务员朗 3-27
妇产科医生超感人小剧本品 3-26
关于家风的情景剧剧本,关于 3-25
6月6日全国爱眼日小品剧本 3-23
6月5日世界环境日正能量小 3-22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小说 > 历史小说 > 徐福传(修改本)第二章
 
授权级别:授权发表与使用   作品类别:小说-历史小说   会员:戴修桥编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9/3/14 7:33:49     最新修改:2019/3/15 9:13:52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徐福传(修改本)第二章
作者:戴修桥

 第二章

                         绑架徐福

诗曰:

             风物凄凄雨不收, 寒来不迟霜又复。

            时局如云遮日月,丈夫有志也踌躇。        

            大海航行少舵手,狂风暴雨难行舟。

            豪杰无惧定方向,人间亦自有丹丘。

黑夜中的徐家,慈娘在哭,徐猛在叹,屋里再也没有其他声响。显得有几分苍凉,还有几分的恐怖。

最后还是慈娘开了口:“他爹,福儿的失踪,我就感觉到不正常。”

徐猛:“微而显,志而晦,婉而成章,尽而不污,惩恶而劝善,非圣人谁能修之。”

慈娘道:“你们读书人说话总是斯斯文文,丢了儿子比家里失火还紧急,有话明说,我才明白。”

徐猛:“少不了俞霸海,是他绑架了我的儿子。”

慈娘更是着急道:“少不了俞霸海,是他绑架了我的儿子,我儿身落虎口,凶多吉少,难有好处,怕是一命休也。”

徐猛:“他若杀我一子,我便杀他居家满门。”

慈娘:“即使你杀了他全家,我儿子不是也没有了吗?”

徐猛虽然心里非常焦急,在入情入理地推想着。

徐猛:“我再分析,福儿眼下还不至于丢命。”

慈娘:“既然我福儿还没有惨遭杀害,你得救他才是。”

正在这时有扣门之声。

徐猛:“要价的来了,你去开门。”

慈娘开门去了。

慈娘心神不定地走出屋,穿过院庭来到大门前,见门缝中塞着一小块白绢,慈娘取下,再开门看去,空荡荡的,黑黢黢的,渺无人影,只得返回屋去。

慈娘回返房内,道:“只有鬼才这么做,留下这块白绢就不见了踪影。”

徐猛接过白绢,绢上有字,写得明白:带上十年前海主签字画押的合同去海神庙换回你的儿子,过了子时不侯,明日寅时海边收尸。

慈娘心神不定地走出屋,穿过院庭来到大门前,见门缝中塞着一小块白绢,慈娘取下,再开门看去,空荡荡的,黑黢黢的,渺无人影,只得返回屋去。

慈娘回返房内,道:“只有鬼才这么做,留下这块白绢就不见了踪影。”

徐猛接过白绢,绢上有字,写得明白:带上十年前海主签字画押的合同去海神庙换回你的儿子,过了子时不侯,明日寅时海边收尸。

慈娘听后大惊失色,叫苦不迭,道:“其中有诈,你万万不能去。”

徐猛道:“我若畏首畏尾,我儿身其余几?”

慈娘不再劝阻,徐猛顿足捶胸,咬牙切齿,没有犹豫,临行吩咐道:“用心看守门户。”

慈娘目中含泪道:“他爹,小心驶得万年船,千万不要大意。”

徐猛急急而去。

夜,无声无响的夜。

天幕上无边无际的轻云在缓慢地移动,月亮时而被遮住,时而又露了出来,夜风唳唳,好凄凉孤寂的夜。

忽明忽暗的月光下,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没有一个伴行的人,惟有扑面的风,徐猛大步流星地行走在这条小路上。

徐家埠离东海小城数里。

徐猛来到东海小城,足不停留走到一处高墙大院的大门前。

徐猛怒冲冲地来到俞府的大门前,但见那漆黑的大门,紧紧地关闭着。

徐猛便扣起门来:嘭、嘭、嘭.......

徐猛叫起门来:“有人吗?有人吗?........”

徐猛尽管如何叫喊,始终没有人应答。

徐猛是多么的无奈,他只好离开了俞府。

慈娘回返房内,道:“只有鬼才这么做,留下这块白绢就不见了踪影。”

徐猛接过白绢,绢上有字,写得明白:带上七年前海主签字画押的合同去海神庙换回你的儿子,过了子时不侯,明日寅时海边收尸。

徐猛看了绢上之字,心中辗转思量,是小人在我背后捅刀子。为救儿子,是虎口,是狼窝也得去闯。

徐猛:“好,我去海神庙。”

徐猛离开了俞府,疾如风和赶往海神庙。

海岸边一座小小的海神庙,庙宇不大,如土地小庙一般,没有庙院,也没有庙殿庙堂,半间小屋,内设海神像一尊,神像前有一石雕香炉,近前便一目了然。

徐猛就小庙转了一周,什么也没有。

徐猛愤然道:“俞霸海你目无余子,竟敢戏弄于我,我饶不了你。”

徐猛怏怏不乐而去。

 

清冷的月色照满大地,带着寒意的夜风迎面吹来,徐猛表现的多么悲凉、抑郁,他心灰意冷,举步维艰,从来没有的伤感向他袭来,其中更是有一股不可化解的愤怒。

他没有回家,漫无目的地走去。

徐猛的心声:子生而母危,镪积而盗窥,何喜非忧也?贫可以节用,病可以保身,何忧非喜有?儿子丢了,生死未卜,何处寻找?一筹莫展。

徐猛胡思乱想起来。

此时此刻,就像身居一条无楫无浆无帆的独木舟上,在浪激如山倾的大海里而无助无援.....

徐猛就这样折腾了一夜,天明了。

徐猛来到海边,苍海无际,愤怒的海浪拍打着沙滩,从海中卷上来哪怕是一段枯木,一团腐草,徐猛也要看个究竟。

徐猛他不是在观海,是在寻物。

他在沙滩上走了很远很远。太阳越升越高,他也累了,一屁股坐在沙滩上,他泪眼张望着疯狂般的大海,再抬头仰望着天上飞来的片片乌云,还有那成群结队的海鸥,它们在叫,又好像在哭。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无禁的凄凉、和惆怅......

徐猛怒吼道:“苍天呐苍天,我徐猛对天无欺,对地无诈,对人无讹,问心无愧,为什么这般待我?不公道,不公道哇——”

慈娘抱着双膝坐在门塹上,似睡非睡,突然她听到了一个熟悉的鸟叫声。

慈娘大喜:“福儿回来了,福儿回来了......”

慈娘站了起来,四处观看,更大声呼喊着,一声更比一声响,一声更比一声高。

慈娘(大声):“福儿,福儿,我的福儿——”

鸟在慈娘的头上空飞来飞去,又发出一阵惶恐的鸣叫,如哭如泣。

慈娘道:“你是我福儿的爱鸟,他们父子懂的鸟语,我不懂哇。如果你能听懂我的话,福儿平安,你就唱三声,福儿有凶险你就哭叫三声。”

那鸟点了三下头,果然悲悲戚戚哭叫了数声。

慈娘惊慌失措又道:“鸟儿,你可知道你小主人身在何处?”

那鸟又点了三个头。

慈娘再道:“鸟儿,你可引我去寻找你的小主人?”

鸟儿飞起,慈娘毫不犹豫跟随那鸟出离了家门。

那鸟缓缓而飞,慈娘在地上紧紧追赶,涉过几条小河,越过几条小沟,来到了荒郊野外,这里都是白花花的荒野。最后来到一片坟地。

日光淡淡,盐沙莽莽,劲风搅起尘如雾,白沙扬起散似烟。

那鸟收翅立在一块墓碑上,叫出一串鸟歌。慈娘虽然疲惫不堪,还是四下寻找起来。她发现在乱墓群中有一个装着东西的布袋子,她不敢怠慢急步前去,解开布袋,原来是福儿。

慈娘又惊又喜,扯下徐福口中的麻布,倒出徐福,福儿哭了,慈娘也放声大哭。母子抱头痛哭,二人四目泪如梭,千行万行泪似雨。

太阳越升越高,乌云片片遮住了它,不一会,一绺日光撕开云缝,顽强的光辉洒向这昏昏沉沉的大地。:

徐福的口技真是妙不可言,引来不同的鸟,叫声婉转,鸣声如歌。突然有人来,惊走了叫唱在兴处的鸟。

徐福还没有来得及看个究竟,就扑上来两名恶丁,一阵绳捆索绑,再想喊叫,嘴里被塞上了麻布。

一个恶丁碰落了挂在树叉上的鸟笼子,摔破了鸟笼子,那鸟腾翅飞到了树上。二恶丁扛起装着徐福的布袋子,急急走出小树林,那鸟尾随飞去。

二恶丁扛着装着徐福的布袋子来到墓地。

恶丁甲:“到了,主人选择这里极佳甚好,绝对没有人能找到这里。”

恶丁乙:“我家主人算得上心狠手辣,吃人不吐骨头,这个小屁孩一刀结果了性命,挖个深深的坑埋了就了事,这多痛快。偏要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恶丁甲:“你知道他是何人的儿子,徐猛,一拳能打死一只虎,你杀了他一个儿子,你家一人也休想活,或轻或重主人明白。我家主人轻而易举不敢捋虎须,只是以人质换去他十年前一张契约。”

二恶丁放下装着徐福的布口袋,扬长而去。

慈娘告诉徐福百灵鸟报信的全部经过:

慈娘抱着双膝坐在门塹上,似睡非睡,突然她听到了一个熟悉的鸟叫声。

慈娘大喜:“福儿回来了,福儿回来了......”

慈娘站了起来,四处观看,一声更比一声响,一声更比一声高,她喊了起来:“福儿,福儿,我的福儿——”

鸟在慈娘的头上空飞来飞去,又发出一阵惶恐的鸣叫,如哭如泣。

慈娘道:“你是我福儿的爱鸟,他们父子懂的鸟语,我不懂。如果你能听懂我的话,福儿平安,你就唱三声,福儿有凶险你就哭叫三声。”

那鸟点了三下头,果然悲悲戚戚哭叫了说声。

慈娘惊慌失措又道:“鸟儿,你可知道你小主人身在何处?”

那鸟又点了三个头。

慈娘再道:“鸟儿,你可引我去寻找你的小主人?”

鸟儿飞起,慈娘毫不犹豫跟随那鸟出离了家门。

慈娘想到这里,感慨地:“儿哇,是鸟儿救了你。”

慈娘抱着儿子失声痛哭,慈娘与徐福母子痛哭了甚时,那徐福又与鸟对话片刻,那鸟飞到徐福的手上,人鸟亲昵了一回。

徐福说:“谢谢你,小百灵。”

慈娘:“是这百灵鸟救了你,我们回去吧,你爹还在四面八方地寻找你。”

再说徐猛无精打采地走回家来,门关闭着。

徐猛推开大门走了进去。

徐猛:“慈娘、慈娘......”

徐猛喊了数声没有答应,他大为惊慌道:“不好,女人心窄量小,可别再生意外?”

徐猛推房门而进。

徐猛三步并作两步来到房内,人去房空,徐猛叫苦不迭。

徐猛咬牙切齿地:“俞霸海,俞霸海,你祸害我家破人亡,我岂能容你?该死的俞霸海,你言浑行浊,人面兽心,我徐猛要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不杀你我誓不为人。”

徐猛从墙上摘下宝剑后一阵风地离家而去。

徐猛怒气冲天来到鱼行,这里正在做收购鱼虾类的交易,俞霸海带领几名渔丁在呼三叫五,徐猛怒冲冲地闯来了。

徐猛伸手将俞霸海扯下,怒道:“俞霸海,我的儿子身在何处?平安无事地交还与我,便冰消瓦解,否则,我便取你的狗命。”

俞霸海故作态道:“徐大侠,你我井水不犯河水,你却无故要我归还你的儿子,咄咄怪事要我如堕云雾中。”

徐猛更是勃然大怒亮出一块白绢来,追问道:“这绢上之字可是出于你之手?”

徐猛怒发伸手将俞霸海扯下,怒道:“俞霸海,我的儿子身在何处?平安无事地交还与我,便冰消瓦解,否则,我便取你的狗命。”

俞霸海故作态道:“徐大侠,你我井水不犯河水,你却无故要我归还你的儿子,咄咄怪事要我如堕云雾中。”

徐猛更是勃然大怒亮出一块白绢来,追问道:“这绢上之字可是出于你之手?”

俞霸海:“这白绢,这白绢上的字于我俞霸海毫无关系,有话明说明了,你这番模样?我岂不成了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徐猛:“你死猪不怕热水烫,好,我就把这白绢从何处而说于你听听。”

今天夜里。

慈娘在哭,徐猛在叹,屋里再也没有其他声响。

最后还是慈娘开了口:“他爹,福儿的失踪,我就感觉到不正常。”

徐猛:“微而显,志而晦,婉而成章,尽而不污,惩恶而劝善,非圣人谁能修之。”

慈娘道:“你们读书人说话总是斯斯文文,丢了儿子比家里失火还紧急,有话明说,我才明白。”

徐猛:“少不了俞霸海,是他绑架了我的儿子。”

慈娘更是着急道:“我儿身落虎口,凶多吉少,难有好处,怕是一命休也。”

徐猛:“他若杀我一子,我便杀他居家满门。我再分析,福儿眼下还不至于丢命。”

慈娘:“既然我福儿还没有惨遭杀害,你得救他才是。”

正在这时有扣门之声。

徐猛:“要价的来了,你去开门。”

慈娘开门去。

慈娘心神不定地走出屋,穿过院庭来到大门前,见门缝中塞着一小块白绢,慈娘取下,再开门看去,空荡荡的,黑黢黢的,渺无人影,只得返回屋去。

慈内回返房内,道:“只有鬼才这么做,留下这块白绢就不见了踪影。”

徐猛接过白绢,绢上有字,写得明白:带上十年前海主签字画押的合同去海神庙换回你的儿子,过了子时不侯,明日寅时海边收尸。

 

徐猛言讲一番,所在的渔民无不愤恨而谴责。

渔民甲:“恶莫大于伤害别人的儿女。”

渔民乙:“暗箭伤人乃卑鄙无耻。”

渔民丙:“如此龌龊小人也。”

渔民丁:“人做天看,不得好死。”

俞霸海在众人谴责中还是摇头晃脑道:“无稽之谈,无稽之谈。我问你徐猛,徐大侠,这白绢是你亲眼看到是我写的,或者是亲手抓到我俞霸海送到你家的,这白绢上的字又有何凭据说是我写的,天下会写字的人也不止我俞霸海一人。”

徐猛怒不可遏举起宝剑就要杀俞霸海。

徐猛(怒吼):“俞霸海,拿命来——”

慈娘找到了儿子,又疼又喜,母子抱头大哭了一回。

慈娘道:“你爹四处在寻找于你,他一但上了脾气,就是九牛也拉不回来,别节外生枝再惹出祸乱来。”

徐福:“娘,我们回家。”

母子二人走在回家的沙滩上,这是一条野外小径,路边无花无草,光秃秃的。

这里都是盐碱沙尘,海风吹拂,白沙乱滚。太阳出来了,越升越高,它把光辉投到盐碱的沙滩上,还有些耀眼。

徐福跟随在母亲的身旁,手里捧着他心爱的百灵鸟,人鸟共鸣。

徐福情不自禁咏道:

“沙滩一路鸟啼空,地上无草云头轻。

何时能唤青帝回,不毛之地万花明。”

慈娘与儿子徐福回到家来,见大门敞开。

慈娘道:“你爹回来了。”

徐福呼唤着跑向家去。

徐福:“爹,爹,我平安无事回来了......”

徐福跑到家一看,房门也还是敞开着,母子二人进了屋,屋内冷清清的。

徐福:“娘,爹没有回来。”

慈娘:“我走的时候房门和大门都是关闭着的,你爹一定回来过。”

慈娘向后墙看去,大吃一惊道:“不好,你爹一定去找俞霸海索命了,他的宝剑不见了。”

徐福道:“听我爹说,当年我徐家先祖徐偃王以“仁待天下,宁失其国,不扰其民”虽然俞霸海有害我之心,其罪不及夺国之恨,不当杀他。”

慈娘:“我儿说得对,你爹也曾经对我说;徐处得地中,文德为治。俞霸海虽然无德待我徐家,尽管如此,我们老徐家也还要不可失德去待他。得忍且忍,这个忍字,也在我们徐家先祖所造字之中。”

徐福:“娘,你说怎么办?”

慈娘道:“得饶人处且饶人,冤家宜解不宜结。”

徐福:“娘的话儿明白了:“恨里由来更生害,复仇时也还要退一步,留仇人醒悟;败后或反成功,故拂心处,暂且放手。”

慈娘:“我儿同娘一起去鱼行,免得这场厮杀。”

徐福:“更是人命关天,我爹曾经对我说,是俺徐家先祖首创了法律,法律上就有:杀人偿命这一条,还有知法犯法,罪加一等。”

于是徐福母子急急走出家门。

俞霸海仍在死扛硬赖,徐猛已经按压不住心头的怒气,一脚将俞霸海踢翻在地,又用一只脚狠狠踏住他的胸脯,抽出雪亮的宝剑,逼对其咽喉。

徐猛厉声吼道:“俞霸海拿命来。”

俞霸海直吓得魂飞魄散望着闪着寒光的宝剑向他逼来,他哭喊着:“徐大侠,徐老爷饶命——”

忽然听得有人高呼:“剑下留人。”                    

徐猛在要剑斩俞霸海,千钧一发,慈娘和徐福来到近前。

慈娘道:“夫君,狗咬人一口,人不能再咬狗一口。”

徐福道:“爹爹,我回来了,自然娘说了,我们是人它是狗,不于狗去计较。机息时,便有月到风来,不必苦海人生。”

徐猛:“我儿所言极是,我就饶过你这条狗。”

徐猛是一个头脑思维敏捷,多思细虑的一个人,他不但自己在日常生活中能谨小慎微,明刑弼教于妻子儿女。

徐猛曾经把《怒之忍》写成条幅挂在后墙,以儆家人。

                                  怒之忍

                          怒起无名火,情行贼之气。

                          怒在心中生,炸肝又裂肺。

                          若焰之不扑,燎原之可畏。

                          事因不忍处,一时乱思维。

                          杀人是暴行,怒后空自悔。

                          怒气剧炎火,焚和徒伤悲。

                          触来勿与竞,事后心才碎。

                          怒大害国家,怒小则害己。

徐猛看到儿子徐福毫发无损来到面前,得饶人处且饶人,就放了吓得失魂落魄的俞霸海,抱头鼠窜去了。

徐家三口人回到家,虽然有惊无险,还是一时难释恐慌的心态。

徐猛把徐福揽抱在怀里。

徐猛(伤感地):“儿哇,这是爹我第一次慌张而乱了方寸。”

慈娘说:“儿子要是真的丢了,娘也就不活了。”

慈娘说到这里,扑簌簌的眼泪流了下来。

银屏上被慈娘一张带泪的脸而占满。

徐福安慰着娘说:“娘,别难过,儿不是好好得吗。儿虽然有此一劫,也长了一些知识。栖守道德者,寂寞一时;依阿权势者,凄凉万古。达人观物外之物,思身后之身,宁受一时之寂寞,毋取万古之凄凉。”

徐猛:“我儿说得对,能忍一时之忍,可免一生之祸,思身后之身,宁忍一时之愤怒,毋取全家之凄凉。”

慈娘:“福儿有知识,长大了。”

徐福:“儿子我是长大了,却少有知识,我想寻师学艺。”

徐福:“福儿你还小。”

徐福:“哥哥多大出门学艺,我就多大去学艺。”

徐猛:“你哥哥是15岁出的门,那你就等15岁吧。”

徐福:“好,我就等着15岁。”

字幕:光阴如箭,日月如梭,又过了三年。

徐福等来了15岁。

 

红尘滚滚,古道漫漫,嘹唳的雁声从天末飘来,给秋叶乱舞,黄草枯萎的秋天增添了几度的凄凉感。

徐福独自一人奔波在古道上,觉得怅惘凄切。而抱有满腹惆怅的徐福愁望云山,更会感到前路茫茫,黯然神伤。

十五岁的徐福,他已经离家几个月了。风来吹落头上帽,卜昼卜夜行艰难。不惧辛艰求教育,不知何处是仙山?

十分疲惫的徐福,灰头土脸,衣服、鞋子都破了,形如乞丐,举步维艰地向前走去。

徐福正往前走,突然看到路旁仰面朝天睡着一个青年男子。

徐福走到近前,留神看去,此人眉清目秀,书生的模样。但他面有病色,二目紧闭,昏昏沉沉。

徐福关切地连呼叫数声:“你这兄弟醒醒,兄弟醒醒......”

那人还是纹风不动,一言不应。徐福有些着急。他急忙放下药篓子,取出几根银针,在这青年身上不同的穴位扎去,片刻那青年醒来。

那年轻人千感万谢,道:“谢谢恩公搭救”

徐福道:“举手之劳何足挂齿。请问你这位兄弟为何孤身一人,病卧荒郊?”

通过交谈,徐福知道了,他叫张良。

字幕:出身于贵族世家,祖父张开地,连任战国时韩国三朝的宰相。父亲张平,亦继任韩国二朝的宰相。至张良时代,韩国已逐渐衰落。韩国的灭亡,使张良失去了继承父亲事业的机会,丧失了显赫荣耀的地位,故他心存亡国亡家之恨,并把这种仇恨集中于一点——反秦。

张良道:“请问恩公,尊姓大名,家住何处,又为何年纪轻轻离乡背井,形单影孤来到这里?”

徐福道:“我乃徐氏,子爵,赢姓,皋陶之后也。皋陶生伯益,伯益传禹有功,封其子若木徐,自若木至偃王诞三十二世,为周所灭。周又封其子宗为徐子,宗十一世孙章禹鲁召公30年,为吴所灭。子孙以国为氏。又其族出于赢氏十四姓之一也。徐氏总堂号之所以叫做“东海堂”或者“东海郡”,是因为徐氏一族“来自东海,去之东海,我姓徐名福,又名徐氏,字君房。”。

张良:“原来恩公乃徐人之后,名门望族,你们的徐文化乃炎黄文化之祖。”

徐福:“名不虚传,我父亲正在整理徐先文化和撰写徐后文化,悠久而又精湛,完全可以领跑我们大民族文化的传承和光大。”

张良:“徐兄。”

徐福:“请问张兄年庚几何?”

张良:“在下虚长一十四岁。”

徐福:“我长你一岁,我兄你弟也,却不知张弟何处发财?”

张良苦涩地笑了笑道:“发财?说起发财二字,我平生于财无缘,自幼父母双亡,流浪四方,浪迹江湖,苦不堪言。”

徐福道:“我于弟一见如故,你乃血气方刚的男儿,光明磊落的好汉,顶天立地的英雄,行侠仗义的豪杰,仁人的君子,足已做我的楷模,如不嫌弃,你我结拜为生死弟兄可否?”

张良大喜道:“我见兄有凛凛的威风,昂昂的志气,堂堂的人品,气度轩然,乃出类拔萃的人物,日后必有出息,自然你有这番美意,效仿先人,好吧,何不摆下香案,花前月下我们便义结金兰,生死与共,福祸同当,不能同日生,但能同日死,海誓山盟,义无反顾。”

二人说好便好,便堆土为炉,插草为香,双双跪下,向天地许下鸿愿。

二人宣誓:“皇天厚土,我二人结拜为异姓兄弟,生死与共,同舟共济,不愿同日生,但愿同日死,若生二心,天诛地灭。”

原来二人志同道合,寻山拜师学艺,于是二人结伴而行。

二人不辞劳苦,爬山涉水,这一日来到了蒙山。那蒙山,苍山入云,群峰披雾,墨松如海,翠柳如葱。

徐福、张良二人来到山下。

徐福道:“贤弟,人常说,上山觅道寻樵夫,入海问径问渔人。盲目而行岂不是缘木求鱼,暴虎冯河。”

张良:“哥哥所言极是。”

一座大山的脚下,山崖如壁,崖下有溪,溪水宗宗,依山旁水有一草舍,有房有栏,栏外还有不大一块园圃,有一老者在那里种菜。

张良道:“那里有人在种菜。”

徐福举目看去,那老人仙风道骨,面如古月,二目如炬,髯似白银,真乃鹤发童颜,举如神,动若仙。

徐福走近,扫地弯腰深深一躬,道:“请问老公公,此山是何山,山中可有洞,洞中可有仙?”

那老叟向徐福、张良二人看了看道:“山是蒙山,山上有洞,洞中有仙,你二人可是上山学艺?听我良言相劝,从哪里来还是再回哪里去。”

徐福问:“老公公言下何意?”

老叟:“多年不断总是有人问道上山学艺,一百人有九十九个原路返回。”

张良再问:“为什么?”

老叟:“仙人鬼谷子收徒是有考究的,他有十不收。”

徐福:“有何十不收?”

老叟:“不仁、不义、不忠、不孝、不悌、不贤、不洁、不恭、不勤、不俭而拒收。”

张良道:“察言观色岂能看出十个不字来?”

老叟:“我还少说两个不字来。”

张良:“还有两个不字?”

老叟:“不衡不睿者拒收,当年孙膑孙伯陵也是鬼谷子的徒弟,没有一个恒心睿智做不了他的弟子的。人人都有自知之明,只有勉精厉操,晨兴夜寐,不遑宁处的学子才能收之,学如不及,犹恐失之。”

张良道:“老公公,我二人只求问道而已。”

老叟:“好,好,年轻人,你们看那三面有峰,正西方最高的那峰便是仙人洞,一路十八盘,登到最高处,有一山坳,仙人洞府就在此处,趁日头还早,速去快回,天色要是晚了,路就不好走了,悬崖峭壁,一旦失了脚,万丈深渊陷落崖下即粉身碎骨了。”

徐福还想再问,老叟不耐烦起来:“去吧,去吧,都想学艺,成才者万不抽一,九牛一毛矣。”

徐福、张良二人怏怏不乐地只好离去。

徐福、张良二人来到山下。

徐福:“看这老者仙风道骨,好像是仙人。”

张良:“仙人何需种菜,哥哥来,别把黄铜看成金,走吧,走吧。”

徐福:“我有个直觉,这老者非是凡人。”

张良:“你就拜他为师学种菜。”

二人虽然心中都在猜疑,还在继续上山。

一条上山的羊肠小道,弯弯曲曲绕崖蜿蜒,古树参天,松柏成林,处处有鸟鸣,坡上芳草翠。

徐福、张良一步步攀上山来。

张良:“那老头说了这么多的费话有意思吗?”

徐福:“那老人是好人,指路不明,如暗箭伤人。念影无惭,屋漏不愧。”

张良:“不忮不求,明达之用心。”

徐福笑了笑道:“你我兄弟今天是鶺鸰在原,不可妄以计较,胸怀要雄厚,有大山之重,稳如磐石;有沧海之阔,海纳百川。”

张良向天空指了指道:“哥哥,你看那空中飞得看是鹰?”

徐福抬头看去,空中果然有两只飞翔的鹰。

徐福:“腻指何意?”

张良:“那鹰能冲云破雾,我弟兄二人若比那鹰,雄鹰展翅恨天低,今日有英雄气,何时能还凌云志。”

徐福:“贤弟,你志在何方?”

张良:“杀了秦始皇,还我韩国。”

徐福道:“你事必躬亲,一心分裂中原。贤弟呀贤弟,居卑而后知登高之为危,处晦而后知向明之太露,守静而后知好动之过劳,养默而后知多言之为躁。”

二人说说讲讲向前走去,越往前走,道路越是崎岖。

在大山的怀下,果然有一巨大的洞府,仙人去处,别有天地。大门紧闭,静悄无人。

徐福、张良气喘吁吁地来到洞门前。

张良:“哥哥,我累了,你去扣门吧。”

徐福轻移脚步来到洞门前轻轻地扣起门来,甚时,那门只开了一个缝儿,一个童子从门缝中探出脑袋来。

徐福施礼道:“仙童烦你贵言,向仙人禀报一声,就言有琅玡郡东海小城人徐福及韩人张良前来拜师学艺。”

那童子道:“回去吧,回去吧,师父已去南海会友去了。”

徐福:“仙师几时能回?”

童子:“少说一百日,多就遥遥无期了。”

徐福欲再问,那门就已经关闭了,再扣没有任何回应。

就在这时狂风暴雨来了,那风吹得地动山摇,那雨倾盆而降,那电有裂天之威,那雷有劈山之力。

   正是:

                   天秋月不满,能有几时圆?

                   世上人万万,几人是婵娟?

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章分解。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小说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小说频道(www.juben108.com/xiaoshuo)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备案号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