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小说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拆除违建房屋搞笑小品剧本《开不
矿务公司晚会娱乐演出搞笑小品《
公司产品质量把控题材搞笑小品《
汽车4s售后服务题材搞笑小品《休
和志愿者有关的小品,青年志愿者小
工程施工公司晚会演出感人小品剧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司法基层音乐剧剧本《司法 12-14
春节回家买票难小品,火车站 12-13
正能量的医患小品剧本(你健 12-12
有关医院年会感人情景剧剧 12-11
邮政局音乐剧,邮电局音乐剧 12-10
最新最幽默最合适年会表演 12-8
业主收楼时和交房售楼员之 12-6
银行扶贫贷款小品,金融扶贫 12-4
公司员工出国工作音乐剧剧 12-3
物流管理小品剧本,物流那些 11-30
防控禽流感小品剧本(预防禽 11-29
反应公司员工长期在外国工 11-27
急诊室医生拒收红包小品,急 11-26
关于食堂的情景剧表演,食堂 11-24
最适合企业公司年会会计财 11-22
最搞笑的相亲小品(全城热恋 11-21
中国古风舞台音乐剧剧本(还 11-19
铁路工务段两学一做小品剧 11-18
公司晚会简单小品剧本(员工 11-17
铁路行业员工年会小品剧本 11-14
适合公司企业年会的幽默小 11-12
元旦小品剧本,元旦搞笑小品 11-9
乡镇干部与村民音乐剧剧本 11-8
酒店各部门员工提高服务素 11-6
基督教搞笑小品,基督教幽默 11-5
健康管理与全科医生小品(一 11-2
创建文明卫生城市小品,创建 11-1
廉洁文化警示教育宣传小品 10-31
银行信贷小品,银行贷款小品 10-30
部队中队长小品,部队机械师 10-29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小说 > 历史小说 > 第三十六章:徐福救人
 
授权级别:授权发表与使用   作品类别:小说-历史小说   会员:戴修桥编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8/12/2 14:37:53     最新修改:2018/12/6 12:38:08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第三十六章:徐福救人
作者:戴修桥

      第三十六章

                       徐福救人

徐福从小就聪明,这一年他六岁了,正要过大年。

家家户户都在准备办年,春联那是不可缺少的第一件大事。他进学馆两三个月就能写春联了,不可置信。不过他的春联写得是别创一格。原来他念书时间太短,写不出多少字,怎么办?灵机一动,他就连写带画开来。学着别人写春联的格式,五字联,上联就以五幅画替代吧。先画一块田,五谷禾苗种得全,高是蜀黍矮是麦,地瓜红薯长下面。二幅画是粮仓,装着五谷和杂粮;三幅画筛面箩,麸皮白面两边搁;四幅画画老头,手捋胡须笑呵呵;五幅画画推车,黄金白银闪光灼。下联:大多福长好。

春联贴出去,引来许多看稀奇的村民,还七言八语地问开了。

徐福逐一解释起来道:“没有千顷地,收不了万石粮,所以要“大”;粮要多,多多益善;那长胡子老人有福有寿,无所不好。上下联对杖工整,可以说是妙联。”

“好,好,不妨也为我写一副吧。”

众人闻声看去,老者乃村里第一富豪,为富不仁的大财主吴万财。

小徐福没有推辞,众人都进了周家。转眼间就写画好了。上联:一一二三四五;下联:六七八九十十。横批画了一个小人,抱着一条鱼,手正抠着鱼鳞;画好了又写着“东西南北”四个字,“东”字少一点,“西”字多一横;

吴万财问:“上联多一和十,是何意?”

徐福笑嘻嘻地说:“一、衣;十、食同音,其意说你丰衣足食。”

吴万财又问:“那东南西北又是何意?”

徐福喋喋不休地说:“你是这十里八乡有名的大财主,威震四方,此联再好不过了.”

吴老财听到这里,高高兴兴地去了。

徐福望着他的背影,愤然道:“仔细地看看,死抠一把手,不是个东西吗?”

画中字,画中意;洋洋乎,盈耳哉。

 

闲言少叙,书归正传。

徐福还有韩众卢生二人陪同,三人骑着他们的坐骥出了门,游山玩水可能是他的嗜好。这一日他信马由缰来到一条大河畔,景色怡人。

徐福高声歌曰:

       “客路青山外,行马绿水前。

         潮平两岸阔,碧浪送舟船……”

徐福正行在乐处,赏在兴处,抬头看来到一个小树林边,隐隐约约听得林子里有啼哭之声。仔细听去还是一个男人的哭声,哭得很悲伤。

韩众:“大哥,林子里好像有人在哭。”

卢生听了听也道:“听哭声还是个男人。”

徐福的心声: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这个痛哭的男人一定有为难之事,况且还在这荒郊野外的树林中大放悲声,别是去断头路上的人?我周老七生来就是爱管闲事的一个人,这个事我得管。

徐福主意拿定,他跳下马来到小树林旁的一棵小树上拴好马就往林子里走去。大树小树密密麻麻,粗树细树挤挤拥拥,榆树槐树杂杂乱乱,风摇叶响,多鸟乱语。他朝着哭声摸索着走去,突然那哭声断了。

徐福心中猜疑那啼哭之人走了?不可能吧,要走务必往林子外有路的这一方向。

徐福自言自语道:“焉难说他寻断见了?我更得去寻找他,搭救于他。”

徐福只要他认定的事,就有不遗不弃、义无反顾之决心,不到黄河不死心,这就是徐福的个性。所以徐福继续向林子的深处寻找下去,不好。

徐福看见了,一棵弯槐树上吊着一个人,原来这啼哭之人悬树自杀,岂能见死不救?

徐福向那树下跑去,韩众卢生二人也徒步来到了树下。

徐福:“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二弟三弟快快救人。”

卢生用力两只胳膊抱住这汉子,韩众取出防身短剑将上吊的绳子斩断,再把他仰面平放在地上。也好,这汉子刚刚吊上去,说施救的及时,不一会儿他还过气来。

徐福道:“我看你二十上下岁,也生的眉清目秀,一个八宝男人为什么要寻短见,起了轻生之意?”

那汉子哭道:“谢谢你救了我,你救我只一时却不能救我一世,这个世道真是暗无天日,天无日光,世无真理,冤枉死我了。”

那汉子说到这里又情不自禁的大哭起来,真是痛不欲生。

徐福道:“我见你面带伤痕,为何被刑?你又有何冤枉能不能说于我听听?”

那汉子泪道:“说于你听又有何用?”

徐福笑了笑道:“你不能这么说,凡世上之物,一砖一瓦,一石一木都有它的有用之处,虽然人的能力有大小,物无绝对的废物,人无绝对的废人。我就是无力相助,也许你能给你出个主意,想个办法来。”

这汉子道:“恩公,不是我小看了你,我这个忙你帮不了,虽然我家主人不是国公王候,封疆大吏,却是回乡养老的太守级别的闲职大人,有生杀予夺的权力,家有良田万亩,财大气粗,手下豢养一群打手,就是府县大人也不敢小视于他。”

徐福问:“自然他是你的主人,又身居显赫地位,是你不自量力给他过不去,还是他恃强凌弱于你过不去?”

那汉子道:“我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于他过不去,岂不是老鼠斗猫,羔羊戏虎?”

徐福道:“说来还是你家主人乃不矜君子,为主不仁,淫威于奴婢。”

那汉子道:“说起我家主人待民仁慈,待其奴仆也很宽容。”

徐福道:“如此讲来错在你的身上了,好逸恶劳,贪婪作盗,或者是不服管教,忤作非为。”

那汉子又哭泣起来道:“我一听到作盗二字就心惊胆战。”

徐福道:“是不是说到你的要害之处,点到你的命门穴上去了?”

那汉子一声大哭道:“这这就是我的冤枉之处哇。”

徐福道:“说来我听听。”

那汉子道:“你自然要打破砂锅问到底,我就说于你听听吧。”

 

这汉子姓鲍名恩,在这一带也是旺族人家,住离此地十里鲍家庄。其父鲍博学二十余岁中举,在某县做了十多年县令,鲍县令做官清正廉洁,两袖清风,因为上司的一个官司,他的儿子光天化日之下抢劫民女,还至死两条无辜的人命,鲍大人铁面无私,不畏强权,为民伸张正义,判处上司的儿子死刑,也执行了死刑。

那上司怀恨在心,多次栽赃陷害,最终将鲍县令贬官回乡。不几年恼羞成疾,一命呜呼哀哉。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家中又连失三场大火。

夜暮之中有的人对鲍家纵起火来那烈火无情,直烧得鲍家墙倒屋塌,成了一片废墟。

鲍恩不得不含泪辍学离开了学堂。

两间茅草屋,家景非常清贫,鲍恩一身布衣,其母也是衣衫褴褛。

鲍恩:“娘,儿子我无能,您老受苦了。”

老妇人一声长叹道:“正逢时乖命蹇,也怪不得我儿,穷鸟入怀,又能奈何呢?”

鲍恩:“儿我虽然读得了一些书,也经过了乡考,将来三鼎甲、进士,那是可望不可即,当个小吏还是能考上的。眼下还有老母您,总不能把嘴空着等着去考官,岂不是守株待兔,大考之年还有些日子,生活之被迫才不得不去十多里外的孔家楼的孔府应聘,做他孔府的管账先生,这家老爷姓孔名义。”

鲍恩寄人篱下轮为奴仆,为了生活,为了赡养母亲,只能委曲求全。他也懂得这个道理,食人之谷米,当为人辛劳,享人之薪水,当为人操勤。所以他做起事来兢兢业业,任劳任怨,也深得主人的信任和好感。主人不仅广有田地,还有数盘商铺,经济往来,钱财出进也很繁多,日清月结,做起帐目来,也非常繁琐,所以他常常忙到深更半夜。

这一日夜,鲍恩做完当月的账目,已经是樵楼鼓打三更,甚是疲惫,准备安寝,却得小解。于是他收拾好账目,掩上门向后院的厕所走去。

突然锣声狂鸣,一个人影从他面前跑过。再听:“抓贼,抓贼…….”

数名看家护院的家丁手持棍棒一阵乱喊向这里追来,鲍恩再看从他面前跑过的那人,机灵如猴,快如燕飞,动作十分敏捷。似蜻蜓点水,又似旱地拔葱,来到墙下,纵身跳上丈外高的高墙,黑影一闪,便杳无踪迹。

鲍恩暗暗称赞:“好身手,好身手,乃飞檐走壁大侠也。”

那贼人跳去,家丁们扑了空,只得清点失物,报于老爷。

孔义听得家丁的回报:“原来这贼盗走他的一件心爱之物貂皮袄,还有太太的金银首饰和数件玉器,都是上称的物品,价值匪簿……”

孔义传下话来:“必须严查。”

看家护院的家丁又将案情祥细地向孔义作了汇报,分析那贼并非流窜作案,所被盗物件只有熟悉內情的人才可轻而易举的得手,又结合这一年来发生了十多次失盗,那贼乃轻车熟路,人常说传底不露真,露真才是传底人。可以认定那贼是內鬼,贼就在窝子里。孔府人员复杂,男佣女婢家有数十人,能是何人所为?孔义和管家进行一一排队,分析来分析去仍是一潭浑水。

家丁们说:“追赶贼人时在后院见到了帐房先生鲍恩。”

孔义摇摇头道:“他是一个读书人能做贼作盗吗?暂不动他,记住,时时刻刻都要给我看好他,他能再一,也能再二,还能再三,府里案发十多起,真的是他定不会就此收手。”

第二日,鲍恩想起夜半他正去后院小解,贼人从他面前逃过……

月光可见那贼动作如此敏捷,身手不凡,常人所不及。他身穿夜行衣,还戴着面纱遮盖着嘴脸,无法辨认。这人是谁呢?

鲍恩已经进府一年多,府內的人基本都认识,没有确凿的把握岂敢望风捕影,枉自对号入座。自恨羽毛短,不可过天飞,明哲保身,但求无过。既不能口角春风,也不要娓言冤害了好人。

正在这时,府內的更夫叫董大来到了帐房。

鲍恩道:“董大哥有事吗?”

董大道:“鲍弟,我妻子病了来预支十天的工钱。”

鲍恩不但管账,大钱却不管,小钱上的花用,佣人的工钱都由他来发放。预支十天八天的工钱这个权利还是有的。董大言其妻生病要预支十天的工钱乃情理之中,鲍恩没有犹豫就办理了。

鲍恩正在熟睡觉,冲来几名家丁不由分说将他捆绑起来。

鲍恩(大惊):“你们做什么?凭什么绑我?”

几名家丁推推搡搡押到马棚里。

孔义脸色铁青,一声令道:“给我吊起来。”

几名家丁就把鲍恩如捆猪一样吊了起来,鲍恩叫苦不迭道:“老爷何故拿我?”

孔义怒道:“你无视家规,擅离职守,帐房今夜失盗,丢失大钱五百吊,可是你监守自盗?还有贼人盗了老爷的貂皮袄还有太太的金银首饰和玉器可是你为?”

鲍恩急忙辩解道:“老爷,我乃读书之人岂能做出偷盗之事,小人冤枉。”

孔义咬牙切齿地:“抓贼之时你却在后院,半夜三更你去后院何为?”

鲍恩道:“厕所在后院,我去厕所小便,实属巧合。”

孔义咆哮道:“人是苦虫,不打不招,给我狠狠地打。”

这些家丁如狼似虎,数根皮鞭向鲍恩抽去,可怜,鲍恩不一时就被打的皮开肉绽,鲜血迸流.

鲍恩哭喊:“饶命,老爷饶命…..”

孔义怒不可遏,他不下令,家丁们不敢住手,鞭起如蛇飞,鞭落裂皮肉,鲍恩被打得死去活来。

家丁道:“老爷他昏过去了。”

孔义坐在一旁面目狰狞地:“用凉水泼醒,继续用刑,直到他招认为止。”

家丁继续挥鞭,鲍恩怎肯招认这不白之冤?

家丁再报:“老爷,不能再打了。”

孔义吼道:“再打又如何?”

家丁道:“不管怎么说这是一条人命。”

孔义这才哼了一声道:“好个硬汉子,放下来,明日再作理会。”

鲍恩被弃在马棚里一日一夜才苏醒过来。

孔义发下话来:“三日內还清帐房所丢失的五百吊大钱,否则押送县衙问罪。”

 

鲍恩向徐福泪诉了冤情。

徐福思量了片刻后道:“鲍恩,人常说为人不干亏心事,不怕半夜鬼敲门,还又说脚正不怕鞋子歪。只要你心明如镜,我愿意为你洗雪冤枉。”

鲍恩还是不可置信地摇摇头道:“难哇,揆情度理,你帮不了我。”

徐福微微笑道:“你且不可以貌取人,我自然说帮助于你,就有帮助你的能力。”

鲍恩仍然是半信半疑地:“你是?”

韩众道:“青年人放心吧,别看他身穿布衣,也休要问他是何人,自然说帮你,决不是口吐诳言。”

徐福:“明白的说,我也是个读书人,又是一个爱打抱不平的人。我姓徐名福。”

卢生:“你小子算是遇上了好人了。”

鲍恩扑通跪倒在地,热泪盈眶口称:“徐老爷,我有眼不识泰山,求求靑天大老爷救我,就是我再生的爹娘。”

徐福道:“起来吧,你且回家,三日后听我的消息。”

鲍恩又向徐福磕头感谢,二人离开小树林,就树林外分手。

 

徐福、韩众、卢生三人来到孔府,在府门外三人下了马,对门丁言讲:“赣榆金山的徐福来访。”

门丁不敢怠慢向府内跑去。

孔义在客厅里正在吃茶,家丁来报:“老爷,有钦差大臣徐福徐大人来访。”

孔义(诧异):“徐福徐大人来访,他可是找事的主,他在哪里?”

家丁:“还有两个大汉,在府门外候话。”

孔义道:“徐福,此人名气却不小,有不可小觑的威风,尤其是他才高八斗,一身的正气,深入浅出,绵里藏针,能说善辩,做事而刁钻古怪的一个奇人,名满天下的大善人。不管怎么说,一正压三邪。所以他徐福在大秦那是叱咤风云的人物。老百姓敬他,贪官污吏和强梁而闻风丧胆。好,快快迎接。”

孔义走出客厅。

孔义亲自迎至大门前,以礼相见。

孔义:“徐福能来寒舍乃蓬荜生辉,请。”

徐福:“孔爷名镇鲁南,特来拜望…….”

孔义:“徐人请!”

徐福:“孔爷请!”……..

三请两邀来到客厅。

先茶后酒,盛宴招待,酒席筵前,推杯换盏,气氛祥和,开怀畅饮。

孔义道:“徐大人能光临寒舍乃蓬荜生辉。”

徐福道:“老前辈不可如此称呼,您年长我三十有余,岂能不分老少,枉自称大而损徳折寿。”

孔义道:“徐大人威名如雷贯耳,才高八斗,腹有书山,肚有文海,明见万里,世人敬仰,我孔某不才,能与同茶共酒乃三生有幸。”

徐福道:“孔老先生,你乃一方的首富,田广地宽,乃富贵有余。我却观你面有忧愁之色,还有何事不顺心的呢?”

孔义道:“山僧不解数甲子,一叶落知天下秋。只知道徐打扰学博渊深,知天文晓地理,通周易,学会奇门遁,来人不用问,真乃名不虚传。好眼力,好眼力,察言观色道能看出我的心病来,更要老夫我油然起敬,佩服,佩服。”

徐福笑了笑道:“谢谢老先生的夸奖。”

卢生道:“孔老先生,我大哥还精通文王的阴阳八卦,不妨就给您算上一卦。”

韩众道:“别算了,大哥一进府门说什么了?”

卢生道:“我要点破就怕老先生不爱听。”

孔义哈哈大笑道:“说来无妨我爱听,我爱听。”

卢生道:“大哥刚刚一只脚踏进你的府门就说贼气太重。”

只见孔义把脸一沉道:“贼气太重,所言极是,所言极是。”

徐福道:“我乃信口开河岂能认真。”

卢生道:“我大哥上通玉皇大帝,下通十大闫君,与判官还有私下往来。”

韩众道:“行行有弊,处处有私,天上地下和人间哪里不藏奸,这也就是天理,信不信由你,哪个衙门无冤判,哪庙里没有屈死鬼,孔先生您说呢?”

孔义道:“说得不错,庙庙都有屈死鬼。”

徐福道:“是的,我无事不登三宝殿,今日来孔府,一不是会客二不是访友。”

孔义问:“徐福乃不速之客不请自来,肯定是有大事,且不知?”

先茶后酒,盛宴招待,酒席筵前,推杯换盏,气氛祥和,开怀畅饮。

卢生道:“大哥刚刚一只脚踏进你的府门就说贼气太重。”

只见孔义把脸一沉道:“贼气太重,所言极是,所言极是。”

徐福道:“我乃信口开河岂能认真。”

卢生道:“我大哥上通玉皇大帝,下通十大闫君,与判官还有私下往来。”

韩众道:“行行有弊,处处有私,天上地下和人间哪里不藏奸,这也就是天理,信不信由你,哪个衙门无冤判,哪庙里没有屈死鬼,孔先生您说呢?”

孔义道:“说得不错,庙庙都有屈死鬼。”

徐福道:“是的,我无事不登三宝殿,今日来孔府,一不是会客二不是访友。”

孔义问:“徐福乃不速之客不请自来,肯定是有大事,且不知?”

徐福道:“不瞒孔来先生我今夜赴约去阴曹地府与判官饮酒,听得有一冤鬼在哭嚎,问判官才知道,那冤鬼姓鲍名恩是你府的帐房先生,被你冤陷于小树林上了吊,三魂渺渺哭下阴曹地府。”

孔义大惊失色道:“此话当真?”

徐福道:“我若是信口雌黄,怎么能知道一个鲍恩是你家的帐房先生。我听得他哭得悲悲戚戚,还是一个孝子,却放心不下,家有老母无人赡养,哭死哭活,伤感人心,催人泪下。我才央求判官说通闫王,把鲍恩的冤魂带回阳间。”

孔义面有疚愧之色,感叹地说:“是我冤陷了他,釀成大错,惭愧,惭愧。”

卢生道:“孔老先生,唯善则生明,唯恶则生耻。今天你冤害了好人,一损其名誉,二险些断送了他的性命,务必赔偿他的损失。”

徐福道:“馋夫毁士,如寸云蔽日,不久自明;你已经明白了你的错,能善改也仍做好人。”

孔义道:“明日我亲自去鲍家负荆请罪,再允他这么一个条件,从今以后供给他母子的所有的生活充足的衣食,包送鲍恩读书的全部经费。”

徐福道:“我就替鲍恩谢谢孔先生。”

孔义问:“徐福,我家的贼气又如何消退?”

徐福道:“付过耳来……”

正是:

                   教人教心有密诀,无的放矢唱醉歌.

                  正中下怀尤重要,对症医病好下药。

                  说得痴汉如梦醒,顾影无如才知觉,

                  执迷不悟龙钟死,殆得高人感化多。

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章分解。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小说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小说频道(www.juben108.com/xiaoshuo)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