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小说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高速公路管理局年会演出搞笑小品
铁路局年会娱乐演出小品剧本《列
网络公司年会搞笑小品《集思广益
燃气公司年会安全宣传搞笑小品《
司法调解音乐分幕剧本《司法也有
创业难小品,创业贷款小品(约定)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春节回家买票难小品,火车站 12-13
正能量的医患小品剧本(你健 12-12
有关医院年会感人情景剧剧 12-11
邮政局音乐剧,邮电局音乐剧 12-10
最新最幽默最合适年会表演 12-8
业主收楼时和交房售楼员之 12-6
银行扶贫贷款小品,金融扶贫 12-4
公司员工出国工作音乐剧剧 12-3
物流管理小品剧本,物流那些 11-30
防控禽流感小品剧本(预防禽 11-29
反应公司员工长期在外国工 11-27
急诊室医生拒收红包小品,急 11-26
关于食堂的情景剧表演,食堂 11-24
最适合企业公司年会会计财 11-22
最搞笑的相亲小品(全城热恋 11-21
中国古风舞台音乐剧剧本(还 11-19
铁路工务段两学一做小品剧 11-18
公司晚会简单小品剧本(员工 11-17
铁路行业员工年会小品剧本 11-14
适合公司企业年会的幽默小 11-12
元旦小品剧本,元旦搞笑小品 11-9
乡镇干部与村民音乐剧剧本 11-8
酒店各部门员工提高服务素 11-6
基督教搞笑小品,基督教幽默 11-5
健康管理与全科医生小品(一 11-2
创建文明卫生城市小品,创建 11-1
廉洁文化警示教育宣传小品 10-31
银行信贷小品,银行贷款小品 10-30
部队中队长小品,部队机械师 10-29
赞公司快板书,赞企业快板( 10-27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小说 > 历史小说 > 只有青山不改(第八十八章)
 
授权级别:普通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小说-历史小说   会员:笔似青锋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8/9/8 19:33:25     最新修改:2018/9/10 9:08:34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只有青山不改(第八十八章)
作者:卢星原
第八十八章



  王得仁率着大军从南昌出发后,可谓势如劈竹。两日后即攻克德安,三日后,军马就直抵九江城下,并将九江围得水泄不通。
  清镇守九江的将领乃是原关宁铁骑副总兵冷允登,此人有着万夫不当之勇,曾在山海关之战中和李自成的大顺军恶战,数次在大顺军即将攻破城池时拼死将其挡了回去,王得仁也是知晓此人。冷允登此次率着五千人马驻防九江,虽知王得仁的人马甚多,但也未将其放在眼里。
  “大帅,现金声桓的兵马兵临城下,号称有十万之众,德安被其不费吹灰之力攻克,而我城中兵马不过五千,即便算上丁壮,守城之士最多也就万四五千人。粮草虽是能支撑两月有余,可一旦久困,这九江还是万万难守。”九江知府吴士奇在城楼上看见围城的兵马旌旗蔽日,心下已是惶恐,于是对正在望着城下的冷允登说道。
  “吴大人实实过虑了。”冷允登用手指了指城下的人马,随即对吴士奇言道:
  “据本帅所知,金声桓和王得仁的人马不过一万四五,数日之内即将人马扩至十万,可见其中多为乌合之众。那湖南的何腾蛟手下不乏前明将领和闯逆余孽,拥众也是好几十万,可当恭顺王孔有德率着五万人马扫荡湖南时,还不是被打得见风而逃?岳阳、长沙及衡州都被他接连攻占,那武冈的刘承胤更是举城而降,伪帝朱由榔若不是脚快,只怕这天下已平。本帅曾在山海关率三千人马击败闯逆近两万悍贼,我关宁铁骑的战力远在孔有德的兵马之上,本帅岂有惧怕城下这班贼子的道理?”冷允登说罢此话,眼中露出一丝不屑的神情。
  “大帅万万不可轻敌!”吴士奇抹了抹额头上渗出的汗水,他此时在担忧着自家几十口家眷的身家性命。因为一旦破城,或许眼前的冷允登等可倚仗勇力冲杀出去,可自己手无缚鸡之力,手下又无兵将,自己犯得着为清廷送命么?想到这里,吴士奇对冷允登接着说道:
  “下官闻得带兵来攻的乃是金贼的臂膀王得仁。那王得仁原本闯逆手下的一员悍将,身经百战,智谋上也是了得,人呼‘王杂毛’。眼下他兵马甚多,我等还是小心为宜。”那吴士奇此时恨不得就劝冷允登开城投降,但他因惧怕其翻脸,也就只能如此说道。
  “吴大人何以长他人志气,灭自己的威风?”冷允登说着将眼一瞪:
  “贼军远来,必是疲惫不堪。本帅即刻就率手下杀出城去,亲手斩得几员贼将,也好挫挫这贼军的锐气!”说着朝身后的亲兵喊道:
  “快给本帅把那大钢刀抬来!本帅倒要看看那王杂毛的本事!”

  列阵南门的领军将领乃是汤进,因攻占德安太过顺利,汤进也是未将这九江守军放在眼里。待城门开启,冷允登突然率着千余人马冲出来时,汤进还在懒散地吆喝指挥着一些个军士在那里架设几尊红夷大炮。
  关宁人马也还真是强悍,冷允登见明军少备,也就麾兵杀了过去,一时间,刀光闪处人头落,箭簇急来魂魄飞。那些个明军在突来的清军面前,一时是死伤惨重。
  汤进见清军杀至,急忙向被亲兵牵着的马匹跑去,于慌乱中一只靴子也跑掉了,但他此时顾不了许多,急忙翻身上马,紧带马缰抽出佩剑,就迎着杀来的冷允登冲了过去。
  “哎呀!”随着一声大叫,汤进感到手臂一阵发麻,他虽是用剑挡开了冷允登当头劈来的大钢刀,却深深感到了此将的功力。
  “狗日的还有些手段!”汤进心下想着,手上更是不敢怠慢分毫,于是刀剑相交,两人就在这乱军之中大战了起来,战至二三十回合,那汤进见周围明军已是四下溃散,心下也不由生出几分怯意,就在神思分去半丝之际,那冷允登的钢刀已朝着汤进的脖颈斜劈了下来。汤进见势不妙,急忙俯身一躲,那大钢刀即擦着汤进的头顶而过,只把其胯下战马的脑袋劈出了一仗开外。
  “看来俺汤进的死期到了!”“扑通”一声栽倒在地的汤进见冷允登策马举刀又朝着自己冲了过来,于是在心底嘀咕一声,撒开脚丫就往大营方向逃去。
  “小子哪里走!”冷允登晓得这逃走之人定是明军的一员大将,哪会轻易放走?于是就打马急追。
  那汤进虽是跑得比兔子还快,怎奈冷允登骑的是四蹄快马?眼见马头就嗅着了汤进的屁*股。正在这危急时刻,冷不防从斜刺里杀出一人,此人一刀就将冷允登砍向汤进的大钢刀隔住,而后大叫一声:
  “狗日的腌臜家伙,竟敢想要俺兄弟的性命!”
  “来将何名?”冷允登一把勒住马缰,横刀向来将大声问了一句。
  “嘿嘿,你狗日的缘何不认得眼见的爷爷?老子乃是大明建武侯王得仁是也!”王得仁说此话时是一脸的自得。
  “哈哈哈!”冷允登见对面之人尖嘴猴腮,身板也是干瘦,几缕黄须杂乱地栽在嘴唇上下,眼中不觉露出了几丝轻蔑:
  “沐猴而冠之人尽然也能被封公侯,看来尔残明实实无人矣!”
  “废话少说,有胆就放马过来,老子与你狗日的大战三百回合,谁走就是王八!”王得仁把手中的大刀挥了挥,喊声就犹如敲响的破锣。
  “大哥不可轻出,这孙子的手段有些了得!”已换上战马的汤进此时也提刀在手,在一旁对王得仁劝道。
  “你狗日的打不过这家伙,难不成老子也战他不下?真他娘的没出息!都给老子滚到后面去!”王得仁横着眼对汤进和众亲兵大吼了一声,然后双腿将马腹一夹,提刀直奔冷允登。
  两马相交,双刀铿然,那王得仁和冷允登就在阵前开始大战了起来。两人连战三四十回合之后,只见那王得仁已是左右躲闪,气喘嘘嘘。而冷允登则是出刀如行云流水,越战越勇。
  “老子这几日得了伤风。身子甚是无力。”王得仁举刀将冷允登砍来的大刀架住,随即对冷允登谄笑道:
  “今日就到此地。待俺老王病体痊愈后,我等再战不迟。老子到时若不能将你擒下,俺就撞死在你的马前!如此可好?”王得仁说着,也不待冷允登作答,即勒转马缰欲走。
  “狗贼言而无信,好生恼人!”冷允登随即大喝一声:
  “狗贼留命再走!”挥刀只劈向王得仁的头顶。
  “都跟老子上!”伏鞍而回的王得仁对着汤进和众亲兵暴喊一声,那些个人等闻得王得仁唤叫,也就一起打马上前,奋力将冲上前来的冷允登挡住。冷允登见王得仁人多势众,知道不能取下王得仁性命,加之也有些力乏,于是也就勒马而去,率着人马退入城中。

  “大哥今日算是丢人丢到家了。”九江城外的明军大营内,汤进对刚刚回营的吕信才小声嘀咕了一声,同时朝着正在那边给战马挠痒的王得仁看了一眼。
  “大哥今日做了王八!”汤进见吕信才只顾着脱卸衣甲,似乎对自己所说并无多大兴趣,于是又对着吕信才加了一句。
  “咋的,你说俺家嫂子偷人了?”吕信才脱*衣卸甲的手一时停住了,眼里露出的是万分惊异之色。
  “你狗日的婆姨才是偷人!”给马挠痒的王得仁见汤进凑近吕信才,就一直把耳朵留在这边,王得仁听见汤进和吕信才所说,于是大骂一声,擦着手走了过来,将手拧住汤进的耳朵骂道:
  “老子让你狗日的乱嚼舌根!”
  “大哥快快松手,小弟的耳朵可快掉了!”汤进待王得仁放开手,用手揉了揉通红的耳朵嘀咕道:
  “大哥恁的心狠手毒,许做还不许人说,汤某今日非得让吕兄弟给评评理!”说罢此话,那汤进一把拉过吕信才愤然嚷道:
  “今日你汤哥正在城下之时,那守城清军主将冷允登突然率军杀出。这家伙端的有些本事。汤哥与他连战数十回合也不能取胜。俺见周围兵将溃散,也不想恋战,正在回马之际,却不料被其砍翻战马,害得老子赤脚而奔!”
  “就在你狗日的即将送命之时,是老子救了你小子的狗命!”王得仁打断了汤进的话语。
  “你狗日的非但不谢老子的救命之恩,还在这里糟鄙老子!”王得仁骂着,就坐到了一块石头上面,随即跷起二郎腿,轻抖起来。
  “你等说了半天,俺却是越来越听不懂了。”吕信才将卸下的衣甲往亲兵怀里一甩,然后对汤进催道:
  “你就说说大哥如何做的王八吧!”
  “大哥的德行你还不知?”汤进用眼斜看了一下在一旁得瑟的王得仁,眨巴了一下眼睛,诡笑着对吕信才接着说道:
  “大哥拦住冷允登后,即对其发下大话,说是要和他大战三百回合,谁走就是王八!”
  “如此说来,定是大哥败于那冷允登之手,来了个率先开溜。”吕信才已是猜到下文,于是转脸看着王得仁说道:
  “大哥尽说那不着边际的大话,也不怕落得他人和部下耻笑,真是丢丑!”说着伸手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嘟哝道:
  “我等命苦,竟然摊上了这么的一个大哥!还是回军帐睡觉安逸。”
  “你狗日的们晓得个毬毛!”王得仁的一声恨骂把正欲走去的吕信才给震在了原地。
  “老子就是要让那冷允登轻视于我!”王得仁见汤进和吕信才欲听下文,乃接着说道:
  “那冷允登的武艺至多和老子是个平手,就是高于老子,老子也不是怕死之人!你等狗日的难道也不知晓?!”王得仁说着站起身来,神情肃严地对汤进和吕信才说道:
  “那冷允登原本是关宁铁骑的一员悍将,老子端的敬重于他!你等狗日的想想,若是我等强攻九江,自会折损不少兄弟。何况昔日在山海关之战中,就是皇上率着精兵也没有攻下他据守的关隘。”说到这里,王得仁想起来李自成,也想起那惨烈的山海关之战,想起了正是由于山海关之败而导致清军入关以致这一路蹉跎走来,不觉低头抽泣不止。
  “原来大哥是诈败于他?小弟实该掌嘴!”汤进见王得仁不能禁悲,也是伤感上来,连忙上前对王得仁加以劝慰。
  “既是那冷允登了得,难不成这九江城我等就不攻了?”吕信才说着,有些懊恼地蹲在了地上。
  “老子说了不攻了么?”王得仁抹了抹腮上的泪水,乃接着说道:
  “老子只说不宜强攻!这九江乃我大军东进或北取的要冲之地,岂能放任不管?老子今日阵前示弱,就是为了生擒那冷允登!你等狗日的想,若能擒下冷允登,这九江城的守军必军心涣散,届时招降这班关宁人马亦有可能。这事若成,老子们将会平添数千能战军马,如此东下安庆和南京也就多了几成胜算!”
  “嘿嘿,原来大哥早有妙计在胸,小弟还一直以为大哥是在犯傻呢!”汤进搓着手笑问道:
  “大哥还是说说如何擒下冷允登的妙策吧!”
  “你狗日的真的想听?”王得仁眨巴着眼睛,见汤进和吕信才都凑了过来,于是诡笑着小声说道:
  “只须如此如此……”
  “哈哈哈!”汤进和吕信才同时发出了爽笑,那吕信才更是笑得跌脚,他回头对着汤进猛踢一脚道:
  “我等兄弟今后可千万要提防着大哥,不然俺们兴许都会被他卖了!”
  “真正是放着狗屁!”王得仁一把拎住汤进的耳朵笑道:
  “老子肯定会将你等狗日的卖了,而不是兴许!”说着对身后的几个亲兵喝喊一声:
  “给老子们整几个好菜送到大帐!”

  围住九江城的明军在太阳刚刚露头之际就开始了向城墙的炮轰。不过由于明军的红夷大炮不多,这轰击对坚固的城墙并没有造成多大损伤。
  “这明军恁的有些奇怪,缘何只轰不攻?”清九江知府吴士奇在城楼见明军的人马都只是齐聚在离城边一里之外列阵而并没有攻城的意思,不觉面带狐疑地向一旁也在了望的冷允登说道。
  “他等还敢攻么?王得仁这贼将原本闯逆部下,曾在山海关败于本帅,昨日亦被本帅杀得大败,故此时他等只敢用炮轰城。”冷允登说到这里,又望了望城下的明军,然后对吴士奇说道:
  “本帅所虑只是这红夷大炮。若是王得仁将南昌的数十尊红夷大炮尽数调来,倒叫本帅有些担忧。”
  “若是那般,我等如何是好?”吴士奇见冷允登也有软肋,不由对前景感到不寒而栗。
  “吴大人不必担心!”冷允登眼神中露出一份自信:
  “本帅这就率着军马杀出城去,首先将城下的几尊大炮给损毁掉并顺势杀败明军,若彼胆寒,自会引兵退去。”说到此地,冷允登即对着身后的几员偏将一努嘴,随即率着一干人等走下城楼。

  城门一开,冷允登一马当先,率着千余人马即朝着明军猛冲过去。那些个明军一看清军杀出,也迎着清军冲了过来,顿时双方人马绞杀在了一起。这关宁人马确是战力强悍,明军虽是人多,但片刻之后明军即开始四散逃走。冷允登也不追赶,只是指挥着军士要将那几尊红夷大炮拖入城中。
  正在此时,突然一股明军杀到,为首大将正是王得仁。那冷允登一见,提刀策马直奔过来。
  “贼将休得猖狂!你家爷爷今日确是不会放你走去!”王得仁大喝一声,随即举刀迎了上前,两人你来我往一连战有三四十回合后,王得仁的刀法已是凌乱,急忙中将刀把冷允登的来刀架住,大汗淋漓地对冷允登说道:
  “今天算是你他娘的走运,老子现今腹中鼓噪,想要拉稀,待明日再取你的性命不迟!”说罢就一勒马缰,转身便走。
  “不知羞耻的狗贼,休得找那托词!”冷允登见王得仁败走,心想若能阵斩这涎皮搭脸的敌军主帅,定能大败这围城的明军,于是大喝一声,提刀打马就朝着王得仁追去。
  王得仁见冷允登追来,心中不由暗喜,但仍假作慌不择路之态,直往明军阵中逃去,那些个明军见主帅败回,也是一哄而散,撒开脚丫往后狂奔。
  “哈哈哈,这简直就是一班乌合之众!”追在后面的冷允登见明军溃散,那王得仁身边几无护卫,更是鼓起一股神力,誓要将王得仁擒杀。
  正追之际,突然前面的王得仁猛地马前失蹄,将王得仁一把甩了下来,手中的大刀也飞出了四五丈。
  “这狗贼也是命里该绝!”冷允登见王得仁落马,心中不禁狂喜,策马就朝滚翻在地的王得仁冲了过来,不料就在将到之际,冷允登突感身子猛地一沉,眼前原本的平地突然变成了一个陷马坑,冷允登顿时连人带马落入了坑中!
  “快快给老子将此人绑了!”翻身站起的王得仁拍了拍满身的尘土,冲着那原本溃逃的将士高喊了一声,那些个将士闻得叫声,于是纷纷嘻嘻哈哈地折返回来,将冷允登从坑中拉起捆作如粽子一般。
  “嘿嘿,老子真是运背!老子费力挖下八个大坑,竟然只是用上一个!”王得仁说着翻身上马,接过小校递过的大刀,然后对着一班军校令道:
  “将此人押往大帐!”随即一勒马缰打马而去。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小说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小说频道(www.juben108.com/xiaoshuo)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