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小说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交警题材微电影剧本《英雄本色》
公司周年庆年会相声剧本,公司年会
女人结婚房子太重要了搞笑小品《
银行年会娱乐搞笑小品《争优》
医院年会体检题材娱乐搞笑小品《
社区村干部年会娱乐小品《暗访村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中国古风舞台音乐剧剧本(还 11-19
铁路工务段两学一做小品剧 11-18
公司晚会简单小品剧本(员工 11-17
铁路行业员工年会小品剧本 11-14
适合公司企业年会的幽默小 11-12
元旦小品剧本,元旦搞笑小品 11-9
乡镇干部与村民音乐剧剧本 11-8
酒店各部门员工提高服务素 11-6
基督教搞笑小品,基督教幽默 11-5
健康管理与全科医生小品(一 11-2
创建文明卫生城市小品,创建 11-1
廉洁文化警示教育宣传小品 10-31
银行信贷小品,银行贷款小品 10-30
部队中队长小品,部队机械师 10-29
赞公司快板书,赞企业快板( 10-27
最适合公司年会表演的小品 10-26
部队送退伍老兵晚会搞笑小 10-25
全国法制宣传日小品剧本(调 10-24
公司企业收款难音乐剧剧本 10-23
世界残疾人日帮助残疾大学 10-22
企业年会音乐剧剧本《有房 10-21
饭店厨师音乐剧剧本(提升团 10-20
艾滋病搞笑小品,艾滋病表演 10-19
微信QQ微博群主音乐剧剧本 10-18
11·25国际消除对妇女的暴力 10-17
知青公益性社团组织节目表 10-16
团结公司的情景剧,公司文化 10-16
大学生小品,适合大学生的小 10-15
饭堂厨师情景剧剧本(提升团 10-14
银行情景剧,银行关于服务的 10-13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小说 > 历史小说 > 只有青山不改(第七十八章)
 
授权级别:普通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小说-历史小说   会员:笔似青锋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8/4/19 21:09:03     最新修改:2018/4/20 9:34:40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只有青山不改(第七十八章)
作者:卢星原
第七十八章



  何滕蛟在击败孔有德的攻城清军后,也是不敢久守衡州,当夜就乘清军初败之际,率着人马从南门杀出,虽是遇到清军拦截,幸而赵印选等将神勇,一番厮杀过后,还是冲了出来,好在人马折损也是不多。
  何滕蛟的人马杀出衡州后一路南行,过祁阳,经永州,直至东安的白牙方才安顿下人马。
  “督师大人,黄朝宣果然被孔有德处死,大人可谓妙计。”在何滕蛟的大营之内,书案旁的学政周大启见何滕蛟看罢一封书信端起茶盅,觉得此时何腾蛟已闲了下来,于是从旁说道。因为在撤出衡州之日,周大启已在城墙上看到清军将黄朝宣的人头传示示众。
  “那黄朝宣原本该死!可惜的是因他作乱使我等丢了衡州。”说此话时,何腾蛟面上并无多少欣喜之色。因为毕竟衡州乃通往湘南和广西的要地,失去之后,整个抗清大局不容乐观。
  “黄朝宣降清之事,据肖将军禀报,乃是他和袁琪共议,不过依下官之见,黄朝宣虽屡次不遵将令,但其意乃为保存实力和畏惧清军,这降清的主意只怕是受袁琪鼓捣,这袁琪可是不能放过。”周大启不知袁琪下落,他可不愿让这家伙走脱。
  “那家伙本督师已令肖戈将其问斩了!”在清军那日退出北门后,那袁琪就欲乘乱出城,但被早就留心的肖戈率兵拿下,何腾蛟也不审问,即刻就下令将其斩了。何腾蛟之所以这快就急着处死袁琪,就是不想因袁琪的招供牵扯出黄朝宣手下的其他将领,因为在衡州城内,黄朝宣的兵马占有大半,何腾蛟可不想因此激起兵变。
  “现今我大明如黄朝宣这等不听号令的统兵大将实实太多,而今黄朝宣丧命,下官想他等或许会有所收敛。”周大启想着今后这些个骄兵悍将在调动上会较前方便,于是对着何滕蛟不无欣喜地说道。
  “呵呵。”何滕蛟闻言苦笑了一声,随即将手中的书信递于周大启:
  “这黄朝宣不听号令,尚不曾效那董卓曹操!”
  周大启接过书信看毕,面露惊异之色地对着何滕蛟说道:
  “这刘承胤原本就骄悍无礼,如今竟致挟天子以令?!此人不除,吾皇危矣!”
  周大启所说的刘承胤,原本是南京的一泼皮无赖,早年读过几天私塾,从军后因征讨荒蛮之地立有军功擢升至副总兵。清兵南下后,何腾蛟统领楚中兵马,令其为总兵,镇守武冈。清军攻打桂林时,刘承胤率五千人马,名为迎驾,实则是将永历帝朱由榔挟持到了武冈。
  刘承胤虽是一介武夫,却也晓得玩弄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把戏。他先是要朱由榔封自己为武冈侯,不久又胁迫群臣上书,大颂其功德,逼迫朱由榔加封自己为兴国公上柱国。至此,那刘承胤日益骄横跋扈,作为皇上的朱由榔也被他视为无物。
  “末大不掉!这刘承胤心存悖逆,此次皇上密诏传我入朝除之,实乃万不得已之策。”说此话时,何滕蛟眼中流露出对皇上的担忧:
  “除刘乃机密之事,不得轻易使他人知晓。可本督师手下缺兵少将,而刘承胤手下有两万余众,其部将蒋虎、孙华、聂鸣、张大胜及陈友龙皆有万夫不当之勇。此次入朝,何某也只能见机而行了。”说罢,何滕蛟深深叹了一口气。
  “那刘承胤曾为督师部下多年,对督师大人也是尊敬。大人入朝,那刘承胤必不为备,下官想,此事成功还是有着几分胜算。”周大启倒是知晓刘承胤的一些底细,那刘承胤对何滕蛟说话必自谦门生,周大启对除刘之事还有着几分乐观。
  “但愿如此。”此时的何滕蛟已在想着除却了刘承胤后,其部下将由谁来统御的问题了。“赵印选久经战阵,忠事朝廷,以赵代刘,应是不错。”何腾蛟脑海中猛地闪出赵印选,这员悍将忠心耿耿,由他接掌刘承胤的大军应是再合适不过了。
  “督师大人何时启程?”周大启的发问把何滕蛟的思绪给拉了回来。
  “皇上传召,何某何敢耽搁?本督师即刻动身!”何滕蛟随即对着帐外喊道:
  “来人啊!”
  随着喊声,一员亲兵赶紧进来跪地问道:
  “督师大人有何吩咐?”
  “尔速速传令赵将军,让其点集五百人马,随本督师即刻前去奉天。”

  刘承胤此人可没有周大启所认为的那么简单。
  刘承胤闻得何滕蛟即将入朝的消息后,不是想着如何接待这位昔日的上司,而是起了杀心。
  刘承胤起心杀何倒不是因为知晓朱由榔的密诏之事,而是忌惮何滕蛟的威望。刘承胤想要将朱由榔完全变成傀儡,这何滕蛟不能说不是横在面前的一道障碍。
  “本公平日多忙于军务,朝廷内外也是事事需本公拿些主意,端的是疲惫不堪。”走在上山的小道上的刘承胤长舒了一口气,而后对着紧随其后的戴敏孙华和聂鸣说道:
  “想不到这云山竟有如此景致!”
  “国公日理万机,平时哪得闲暇?”戴敏赶紧随声附和。这戴敏乃是刘承胤倚重的谋士,举人出身,此时见刘承胤谈及云山景色,乃接着道:
  “此山古树参天,峰回路转,柳暗伴着花明。听鸟语,啼声悦耳,闻花香,清馨入肺。珍禽异兽,结队成群,斜阳古道,幽静徜徉。实实就是一熏风解愠之地也!”
  “哈哈哈!”刘承胤闻言大笑道:
  “读书人就是啰嗦!本公对此山的感觉就是一个好,先生却文绉绉地说了一大堆。先生既是好说,那就给本公谈谈此山吧。”
  “下官也是略知一二。”那戴敏随即用手指向远处的山峰:
  “这云山原有峰七十三座,景色各异,绝不相同。一日太上老君云游至此,逐一数之后曰:‘若去一峰,则合地煞之数。’遂拔一峰置于靖州,这峰即今日靖州的飞山也!”戴敏见刘承胤听得仔细,乃接着道:“我等沿此径上得山去,可见一亭楼,亭额上高题:‘腾风奔云’四个鎏金大字,据说乃宋末元初的全真道长李道纯亲书,故此楼得名‘风云楼’!此山乃绝好修仙之所,现是道家之六十九福地也!”
  “本公倒是没有想到此山就是那福地洞天,哈哈哈,今日我等就尽兴一游!”刘承胤随即回头对着孙华问道:
  “你可是知会蒋虎完事后来此禀报?”
  “国公吩咐之事末将安敢马虎?末将已是让蒋虎在办完差事后径直上山。”孙华知道事关重大,于是连忙上前作答。
  “若此甚好!”随即刘承胤面露喜色地对着众人道:“我等紧上几步,就可登上那风云楼,本公现时就想登上那城楼观山景。哈哈哈!”
  刘承胤之所以心情大好,就是因为已探知何滕蛟今日前来武冈觐见朱由榔。在得知这一消息后,刘承胤派出麾下勇将蒋虎率着一千精兵在何滕蛟的来路上设下埋伏。他要取了何滕蛟的性命。
  “此处端的云雾缭绕,林籁泉韵,满是仙家之气!”刘承胤在风云楼坐定后,望着这远山近水,满目葱绿,端起茶盅轻呷一口,一股清香顿时沁心入肺:
  “若不是社稷倾危,百姓涂炭,承胤还真想在此长林丰草,养性修仙,穿一袭道袍在这云崖之上吐纳真气。”
  “国公即便想要偷闲,皇上也必定不允。现朝中大事皇上还不是均倚仗着国公处置?若是下官在此修道,倒是不会被他人惦记。”戴敏知道刘承胤只是说笑而已,于是也在一旁掺和道。
  就在刘承胤和众人谈笑之际,就见一亲兵急匆匆地上得山来。那亲兵进楼见刘承胤等人正在兴头之上,于是有些踌躇不决。
  “敢是蒋虎有信报来,还不快讲!”刘承胤见亲兵神色有异,心里不觉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于是朝着亲兵吼问道。
  “蒋将军传报,国公交办之事没有办妥。”那亲兵闻声赶紧跪地禀道。
  “完全就是一吃饭费食,穿衣费布的家伙!”刘承胤虽是有着预感,但此时还是有些恼羞成怒:
  “这家伙现在何处?!”
  “蒋将军就在山腰之处,他说无脸面见国公。”
  “让他速速前来面见本公!”望着起身离去的亲兵,刘承胤转过头来对戴敏等人说道:
  “本公真是所托非人!蒋虎坏我大事,简直该斩!”
  “末将有负国公,罪该万死!”那蒋虎进来,就一头跪倒在地,朝着刘承胤磕头不止。
  “本公对尔是如此信任,尔却坏我大事!”刘承胤随即咬牙切齿地呼一声:
  “来人啊!速速将此人推出去斩了!”
  “且慢!”戴敏见几个亲兵推着蒋虎就欲出去,连忙站起制止道:
  “蒋将军跟随国公多年,屡立战功,若是不问端倪而斩,只怕寒了将士之心!下官以为国公还是问清缘由再行处置为宜。”
  “尔究竟如何让那何腾蛟走去?快说!”刘承胤见戴敏说得有理,于是使个眼色,让亲兵将蒋虎推了回来。
  “末将杀出之时,却不料那何腾蛟所率人马竟有两千余人,那随扈的赵印选也是神勇,末将与他连斗五十余合也还拿他不下。末将人马较之少去太多,故被他等杀败。”蒋虎所说倒不全是实情,其实何腾蛟的人马只有五百,但赵印选确实骁勇,赵印选硬是率着人马将蒋虎的手下杀得是所剩无几。
  “那何滕蛟现往何处?”刘承胤此时担忧何滕蛟会进入武冈觐见朱由榔,因为虽说武冈的军马大部是刘承胤的手下,但此时自己远在离武冈城内四五十里外的云山,一旦有变,说不定自己就回不去了。
  “何滕蛟退回白牙去了。”蒋虎这说的是句实话。何滕蛟见有兵设伏,已料定是刘承胤所为,想着若是继续前行去往武冈,那刘承胤还会在城内设法谋害,于是在杀败蒋虎后,也就沿来路返回了。
  “如今国公已和那何滕蛟撕破脸皮,我等现今咋办?”一旁的戴敏见刘承胤的脸色稍许和缓了一些,但想着何滕蛟说不定会调兵前来攻打,于是不无担忧地问道。
  “这倒不会。”刘承胤想着截杀何滕蛟乃偷偷摸摸之事,即便何滕蛟料定是自己所为,但因没有实证,也就不敢擅自兴兵讨伐,何况朱由榔这位皇上还在自己手上,何滕蛟不免投鼠忌器。
  “只要皇上还在我等这里,那何滕蛟翻不起大浪。哈哈哈!”说到这里,刘承胤将眼一瞪,对着蒋虎喝道:
  “还不快快滚了下去!”
  “末将谢国公饶过小的罪过!”闻得刘承胤此话,蒋虎赶紧爬起身子退了出去。
  蒋虎离去之后,刘承胤长叹了一口气对着戴敏道:
  “原想着除去何滕蛟乃一易事,不料天意留何,我等所做竟成担雪塞井,只是徒劳!”
  “国公不必过于烦心。来日方长,只有我等留有心眼,何滕蛟逃过今天,也逃不过明日!”戴敏倒是会排解宽慰。
  “本公上山之时,左眼皮老是跳个不停,想不到竟然应验在此事上,实实可恼!”刘承胤还是心有不甘。
  “报!”随着一声喊叫,一员亲兵急匆匆地进得门来,随即跪地禀道:
  “国公爷府里家人来报,老夫人今晨不慎摔倒,现已痰血堵胸。夫人要国公爷速速回府。”
  “什么,竟然有此等事情发生?”此时刘承胤不觉心慌意乱起来,想着老母早晨在自己出府时还好好的,如今却命悬一线,于是暴怒道:
  “若是不能救过老母,老子定要把那几个侍奉在旁的丫鬟都给砍了!”
  “还不快快备轿?!国公爷即刻下山!”戴敏朝着几个呆站在一旁的亲兵吼道。

  刘承胤虽说奸诈使坏,但却是一个至孝之人。当刘承胤惶急火燎地赶回府中时,已过未时。虽是没有吃过午膳,但刘承胤也顾不得腹中饥饿,径直就来到老母堂中问候。
  “胤儿回了。”刘老夫人倚靠在床上,旁边两个丫鬟侍候着,正在喝着参汤,看气色还是不错,说话声音也显得中气很足。
  “母亲大人如何竟至摔倒?实实吓煞儿子了!”刘承胤见其母并无大碍,乃把一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为母何曾摔倒?为母只怕你要摔得个半死了!”
  “母亲大人何来此话?儿子还请母亲大人明示。”刘承胤见母亲面露愠色,心下不觉有些惶恐,于是低着头小声问道。
  “尔竟敢昧着良心做下歹事,难道你就不怕气死为娘,遭那雷劈报应?!”刘母此时声色俱厉,支起身子用手指着刘承胤大声呵斥道。
  “儿子惹母亲大人生气,儿子死罪!”刘承胤见母亲动怒,于是赶紧跪了下来磕头请罪。
  “何督师乃我大明大忠之臣,昔日也曾擢拔于你,如今你官做大了,贵至国公之位,原本应和众位大臣协心辅佐皇上以图匡复大明江山,即便与之有隙,也应阋墙御侮。不料你却起心做那蔑伦悖理同室操戈之事!尔欲加害何督师,难不成不怕遭万世唾骂?!”
  “儿子并没有做下亏心之事,还望母亲大人明察。”刘母的骂声让刘承胤浑身一惊,他不知道母亲是如何知晓了此事,但当下只有硬扛,他不相信母亲会拿到这出口入耳的实据。
  “呸!大胆逆子,你的媳妇难道会诬告与你?”刘母对着刘承胤猛啐一口,随即翻身下床取过床边的龙头拐杖,将其顿地说道:
  “你昨晚唤那蒋虎到厅堂鬼鬼祟祟,你媳妇亲耳听见你等所说,原本当下就要报于我知,无奈三更半夜我已歇息。若是何督师有个三长两短,为娘定不饶你!”
  刘承胤万万没有想到昨夜所议密事竟然被枕边之人听去,不由在心底恨骂一声:“这个贱人!”但他也知晓母亲对其挟持天子令诸侯的做法十分不满,这属垣有耳之事未必不是老母让夫人所为。想到此地,刘承胤心思一动,在地对刘母连叩三头流泪道:
  “儿子受那戴敏蛊惑,说是何腾蛟原本儿子上司,而今孩儿爵至国公,官拜太师,那何腾蛟只不过受封定兴伯,其定然心中不服且会对孩儿不利。昨日听说何腾蛟将要入朝,故派下伏兵拦阻。昨夜儿子想起母亲大人平日教诲,已是翻然醒悟,今晨儿子一早即拦下蒋虎,何督师自是安然无恙。”
  “哼哼!尔总算还有一点良心!”刘母说着缓缓躺回了床上。
  “而今清虏直奔湘南而来,其势正焰。你须把心思用在如何抗击清军之上,你可万万不能丢了我刘家九宗七祖的脸面!”说到此地,刘母即将双眼阖上,再也不发一语。
  “母亲大人请歇息,儿子告退。”见母亲睡意上来,刘承胤连忙伏地磕了一个响头,随后轻手轻脚地站立起来,躬身退出了房间。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小说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小说频道(www.juben108.com/xiaoshuo)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