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小说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缉毒警察相亲心理剧剧本(缉毒英
小区公共停车场喜剧小品剧本《
地质矿产勘查音乐剧剧本(勘探队
光伏发电行业情景舞台剧本(光明
学生小品剧本,学生搞笑小品(缉
停车风波小品,路边停车小品,物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地质矿产勘查音乐剧剧本(勘 9-23
农村社区居民个人健康档案 9-21
改进部门工作作风的音乐剧 9-19
医生和病人音乐剧剧本(不一 9-17
尊老敬老过重阳感人情景小 9-14
大学生搞笑情景剧剧本(犯错 9-12
新兵入伍搞笑小品剧本,新兵 9-10
还珠格格搞笑小品剧本,还珠 9-8
医护人员音乐剧剧本(妈妈我 9-6
关于欢迎新同学的小品,迎新 9-3
建筑公司房屋设计小品剧本 8-31
弘扬公务员正能量音乐剧剧 8-29
绿色运动才是健康养生最有 8-20
红色革命情景剧剧本(红军精 8-18
退伍老兵晚会小品,老兵退伍 8-15
最新最适合国庆节表演的教 8-12
改进工作作风整改措施音乐 8-10
医患关系音乐剧剧本(不一样 8-8
中秋节表演的节目喜剧小品 8-6
教师节晚会主题创意节目搞 8-2
小学经典优秀儿童音乐剧剧 7-31
中国革命题材音乐剧剧本(红 7-30
廉洁从教做幸福教师小品剧 7-28
医院感人情景剧剧本8人(妈 7-26
八一建军节大学生新兵入伍 7-24
关于互联网发展的情景剧剧 7-22
企业改制小品,公司转型小品 7-8
关于低头族手机危害的超搞 7-5
银行工作中的小情景剧,银行 7-3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小说 > 涉案小说 > 起死人而肉白骨:第二十九章
 
授权级别:授权发表   作品类别:小说-涉案小说   会员:戴修桥编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8/3/13 16:03:44     最新修改:2018/4/2 9:46:52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起死人而肉白骨:第二十九章
作者:戴修桥

第二十九章

            豆豆遭到绑架     父女反目为仇

诗曰:

         反己成良药,尤人动矛戈。

         一以辟众善,一以浚诸恶。

         相去霄壤别,结下不同果。

         名师育高徒,劣友滋事多。

张子仪在做张思过和豆豆晨跑上学的陪练,深深地感动着豆豆。豆豆的心太激动了,太爷爷是世界上最伟大的老人之一,他时时刻刻身为表帅,以身作则,循循善诱,承先启后,继往开来。这是中华民族的光荣传统,这是中国人自強不息的美德,信心就是力量,不屈就是顽强,坚持就是前进。

豆豆脸上流着汗,咬紧牙关,顽强地坚持着。

张思过:“还能坚持吗?”

豆豆微微笑道坚韌不拔地:“能,也请你放心吧,我豆豆願做一个自强的女人,我的决心是;在人生之路上朝着光明目标,决不后退,向前,向前,再向前。”

有古人这么说过:热闹中着一冷眼,便省许多心思;冷落处存一热心,便得许多真趣味。 

三年后;

白文俊与薄百巧正在饮酒,白文俊为薄百巧酌了一杯血红色的葡萄酒,自己也满上一杯,端起酒杯,满面春风地说:“我的百灵鸟,我们的情和爱都在酒水之中,来,干下这一杯。”

薄百巧也举起杯来,二人先碰了一下杯,便随口诵道:“摔碎瑶琴凤尾寒,世无知音我不弹,春风吹面交朋友,要处知心难上难。”

白文俊摇摇道:“百灵鸟,百灵鸟,你言之差矣,你我岂能只是朋友?”

薄百巧:“没有领取结婚证的夫妻充其量也只能算朋友。”

白文俊哈哈大笑道:“我的百灵鸟,你千百万遍地说过,千里寻知音,万里觅知己,为何今天竞说起这番话来?”

薄百巧侃侃道:“我嫁给你白总,算我百灵鸟这辈子没有白活,值,可是?”

白文俊问:“自然值,还有什么可是的呢?”

薄百巧道:“今天我就开门见山的说吧,物质决定精神,的确,爱情与面包,绝大多数的人会选面包,沒有坚实可靠的物质基础,谈再多的情也只是雾里看花,水中望月,也只是南柯一梦罢了。我虽然不全是为了财,当你食不饱肚,衣不裹体,也许根本不可能存在坚牢的爱情。”

白文俊惊讶地说:“我不是个穷光蛋,是腰缠万贯的的大老板,固定资产就有两个亿。”

薄百巧轻轻地摇着头,眼里顿时充满了泪花,她说起话来也低调了,有几分的凄凉,她道:“我知道你不是一个穷人,亿万富翁。可是我呢?不久的将来就是一个叫花子,一文钱也没有的乞丐。”

白文俊还是笑着说:“怎么会呢,你的是你的,我的还是你的。”

薄百巧却撒起娇来:“别再骗我了,我虽然不是一个聪明人,更不是一个实足的傻瓜。只有你合法的妻子才能享受你的财产。我是你的玩物,当被男人玩腻了的野女人,就是一盆洗脚水,无人怜惜的泼在地上,让日光和土壤去渗漏,去蒸发掉。”

白文俊又一声大笑道:“百灵鸟,百巧鸟,言下之意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薄百巧如愿以偿道:“你自然明白就好,我们必须去领取结婚证。”

白文俊毫不犹豫地说:“好,我们去领取结婚证。”

薄百巧:“我们现在就去。”

正在这时白婶走进了客厅道:“白总,豆豆刚刚来了电话。”

白文俊问:“谁接的?”

白婶:“我接的。”

薄百巧:“你哪里来的电话?”

白婶淡然一笑道:“儿子寄来了一部手机。”

薄百巧不可置信地笑了笑:“一个打工婆也有手机?”

白婶反口相讥道:“是啊,十年河东转河西,别笑穷人穿破衣,媳妇也能熬成婆,就拿你薄小姐来说吧,一个秘书却一步登天做上了贵夫人。”

薄百巧愀然作色道:“你,你?”

白文俊道:“豆豆何时回来?”

白婶:“什么时侯回来她没有说。”

白文俊问:“说些什么?”

白婶:“豆豆考上了公安大学。”

白婶说后,转身而去。白文俊却默黙地站在那里,有喜忧交加的感觉,更为不高兴的还是薄百巧,她暗暗作恨,但又无法表现出来,怏怏不乐地走去。

天空涂抹了一片暗紫色的彩霞,轻薄的西斜的阳光照在大街上,薄百巧如孤魂野鬼,漫无目的地在街边溜达着,一辆警車从她身边驶过,她抬头看去,是个派出所,那车驶进派出所去。这时薄百巧却喜上心来,于是她向这个派出所的面前走去。这时正从派出所走出一名警察。

只见那警察,二十六七岁,身高一米八多,熊腰虎背,面方大耳,鼻直口阔,浓眉大眼,给人有正义澶然之感觉。

薄百巧紧走几步迎上前耒道:“是洪副所长,我正要求你为我办件事。”

洪如火,某派出所副所长

洪如火收住了脚步热情道:“原来是白夫人,有何赐教,请讲。”

薄百巧道:“洪副所长你是白总的老乡,人常说近了臭,远了香,在大运河边,一个县一个乡的人到处都是,出了省,见到一个县的人都觉得亲,如果出了国,中国人见了中国人,就是见到亲人, 洪副所长你说是不是?”

洪如火道:“人在他乡思故里,都是这个心情。”

薄百巧:“今天晚上我请你跳舞,”

洪如火:“跳舞?我不会。”

薄百巧”;“打牌。”

洪如火笑了笑道:“秀才不懂博,我连牌脸都不认识,如何上场子与别人赌钱?再说我还是一名警察,赌博违反纪律,我不能去砸自己的饭碗。”

薄百巧:“跳舞你不会,打牌你不通,看来喝酒也不行了?”

洪如火:“不错,在上班时必须遵守戒酒令。”

薄百巧有些不耐烦地说:“当警察的吃饭不犯纪也不犯法吧?”

薄百巧说罢转身欲去,回头道:“晚上听我的电话。”

薄百巧走远了,洪如火走到一侧少有行人之处他取出手机打岀去一个电话。

 

数日后

炎炎的太阳,高悬在世界的当空,红的光照射在公路上,这是一条高速公路,崭新的路,映着日光,油亮生彩,路两旁的树,路的上下行的分隔带,那里种着花,五颜六色,象是千万幅油彩图画,连在一起,长长的,无穷无尽的展现在中华大地上。

两辆豪华的小车,一前一后,紧紧地追随着,行驶在公路上。

薄百巧和洪如火并肩坐在一起,他们低声交谈着。

洪如火:“白夫人,你派去的人对豆豆的行踪掌握的如何?”

薄百巧;“那个张思过与豆豆今天要去探监。”

洪如火问:“消息可靠吗?”

薄百巧自信地说:“准确无误,万无一失。”

洪如火:“你太自信了。”

薄百巧;“我的信息来源于三方面,一,我派去的人在那座城市也有关系,其中一个关系的弟弟与张思过和豆豆是同班同学,又住在一条街上,关糸也很好,约他们就是在今天去钧魚,张思过和豆豆亲口说的要去女监探母。”

洪如火:“这些人都是你用钱收买的雇佣品,笫二个信息呢?”

薄百巧:“我们家那个保姆和白总是同姓又是一个县的同乡,与豆豆情深义重,常常有电话往来,她们都是在夜间通话,我在她的房间安置了窃听器,昨日夜里她们也通了电话,豆豆说,今天八点钟要和张思过去探监。为了准确起见,我向该监打了询问电话,今天是探监日。”

洪如火冷笑道:“白夫人是干侦探的料。”

薄百巧心里非常惬意,她说到这里发出一串格格的笑声. 洪如火抬起头向車窗外看去。

放眼原野,真让人心旷神怡,远处一座座峻峭的高山,千姿万态,在缥渺的云烟中忽远忽近,若即若离,近处是一马平川的田野,田野里禾苗青靑……

这两辆豪华的小车进入了这座城市,城景依旧,车流如洪水,行驶至十字街头,一辆越野车发出一连串的鸣嘀,然后那辆越野车缓缓向右拐去,这两辆車也随之拐去。

正是:良贾深藏如虚,君子有盛教如无。

 

张思过和豆豆从女监的接视大厅走了出来,张思过的脸上虽然还有未干的泪痕,但表情上还很快慰。

豆豆道:“你妈妈我那姨一听到你考上了公安大学,高兴的不得了,可怜天下父母亲心哇,我那妈还不知道是否还活在人间。”

张思过:“我妈妈心情特别好,她说她已经创造了三个减刑的机会,两次舍已救人,一次勇敢和越獄犯人搏斗,还负了伤,年年被评为先进, 我们大学毕业的时侯妈也就出了。”

豆豆:“冷姨是个坚强的母亲,她说她有自新自强的勇气,因为有你这么一个孝子,每月一次来看望她,所以才激发起她对生活热爱和不息不弃的信心。”

二人说说讲讲走上了女监大门前的公路.

“白豆豆,站住。”

二人闻得有人呼唤,抬头看去,面前有位警察。

豆豆问:“叔叔,你有事吗?”

洪如火笑容可掬地说:“我是你户口所在地派出所的民警,受你爸爸和你继母的委托,前来与你商讨你的生活,监护等事宜,这是我的执法证件。”

洪如火把一本执法证递到豆豆的手里,看了看,张思过走了过来,没有去接那小本子,不屑一顾地说:“如今做假证的遍地开花,比比皆是,此类的小广告星罗棋布。”

洪如火问:“你是谁?”

张思过道:“在下姓张名思过。”

洪如火笑道:“陈思章可是你?”

张思过道:“这是我的曾用名。”

洪如火:“老局长陈敬章的孙子,现任局长陈子章的儿子,缉毒大队长陈章的侄子。”

张思过:“我爸爸提局长了,你是?”

洪如火:“你爸爸的部下,春城派出所副所长洪如火。”

张思过信口开河地说:“你是洪如火?白如雪又是何人?”

洪如火脸上掳过几丝苦笑:“她是我妈。”

张思过:“叔叔,对不起,对不起,我说得是玩笑话。”

洪如火:“你开得是玩笑,我说得都是认真的,上车我们谈谈。”

豆豆吃惊地说:“我们不能跟你走。”

洪如火道:“无人要你走,只是上车谈谈。”

豆豆上了车,张思过也要上车,被洪如火拦住道:“这是豆豆的家事,属于个人隐私,你就上那辆越野车吧。”

张思过虽然心有多虑,还是登上了那辆越野车。

豆豆上了车,还没有多看,车门已经关上车子立即啟动了,突然一声冷笑道:“我的千金大小姐,你虽然不承认我,我薄百巧可是你名正言顺的继母,不信你看看,这是我和你爸爸白文俊的结婚证。”

薄百巧将结婚证在豆豆的面前摇晃了几下。

豆豆这才看清楚,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薄百巧,自己却被两名彪形大汉夹在后排座上。

豆豆勃然大怒道:“薄百巧,你想做什么?”

薄百巧作态道:“接我的宝贝女儿回家,过去妈我有对不起女儿的地方,从此以后,妈我和你爸爸用心补偿。你已经不小了,还是寄人篱下,过着游鹤野雁般的生活,社会的舆论我与你爸爸难当哇,人口如山,压得你爸爸和我抬不起头直不起腰。孩子回家吧,算我求你了,豆豆焉难说还要我向你下跪吗。”

薄百巧说到这里装腔作势,演戏般地挤出几滴泪花来。

豆豆一声冷笑道:“黄鼠狼给鸡拜年,能安好心吗?收起你的鬼把戏吧,快停车,我要下车。”

薄百巧:“我是奉你爸爸之命来接你的,你不能下车。”

豆豆厉声道:“再不停车我要报警了。”

薄百巧也变了脸谱怒声吼道:“你这丫头也太过分了,没有个规矩,不成方圆,我好话说了千千万,你给我较什么劲?。”

豆豆取出手机却被左右两个大汉死死地摁住,并将她的手机夺了过去。豆豆欲要呼救,这两名恶徒已用一块布巾塞到她的口中。

张思过刚刚上车,还没有横过眼来就被車上两名汉子牢牢地控制住了,先夺下手机,然后用一条尼龙绳捆上了手脚,一块毛巾塞上了嘴,车子飞一般地驶着。

狡猾的薄百巧没有立即返回,由越野车引进一个院子里,直到下午六点后才离开这座城市。

高速公路的路基高出地平面许多,路面上行驶的各种机动车辆,各行其道,相不干挠,如穿梭一般,两辆小车风弛电掣从城的方向驶来。

洪如火一言不语地坐在车内,他倚在车窗下鸟瞰着车外旷莽的夏影。

黄昏,空中飘飘荡荡几片乳白色的游云,疾风带着黄沙到处乱吹,車窗的有机玻琍偶沾几片飞尘,车外的大地上累累的坟,弯弯的路,枝枝桠桠的树,高高低低的楼舍与房屋,还有片片的池,条条的河,这一切都一闪而过,禺尔还有几只追风穿云的鸟在飞翔着。突然快要落去的太阳被大山隐住,一片淸幽,一片朦胧,处处是岩石与巨木的幢幢黑影,给人一份说不清的震慑与肃穆的感觉,风在林中穿梭,风在谷中尖啸。

洪如火回过头来对司机说:“靠边停车。”

司机停下車来,洪如火下了車.

洪如火下了车,站在車后,片刻后面两辆車相继停下,薄百巧也走下車前道:“离城有多远了?”

洪如火:“一百公里,白夫人为什么不立即返回?”

薄百巧:“为了安全起见。”

洪如火:“这乃是非之地,还是早走早安全。”

薄百巧:“早走?我们的身后可有眼睛?还有光天化日之下这个张思过如何处理?”

洪如火:“处理?你们不能杀人。”

薄百巧淡淡一笑道:“我可没有想去杀人,我的洪副所长,你想到吗?我们只能在中途把这两姓儿丢下,大白天他可以拦車追赶我们,还者拦车求借手机报警,到省城收费站就有三四处,警察一出动,量我等生翹也难逃,只有天黑了下来,这个地带荒山野岭,也常常发生过拦路杀人越货的恶性案件。过往的车辆不但稀少,就是这小子想拦车,绝对没有司机敢停车,况且夜间拦车十分危险,这小子也不是一个憨孩。”

洪如火称赞道:“好聪明的白夫人,自然如此,就快把那亇叫张思过的小子放掉,手脚要轻一些,我去方便。”

洪如火向远处走去,十分钟后才返回。

正是:老虎头上扑苍蝇怎的?落得做好好先生。

两名汉子从越野车上将张思过拽了下来,松了绑,从路栏上将他推下公路. 这行人立即上了车,疾风般的驶去,一会儿就无影无踪了.

这里是群山起伏的地带,高速公路从这狭长的山谷中通过,张思过滚到路边的干涸沟里,虽然手脚麻木,他还是腾地站了起来,扯出嘴里的布巾,向四处观望着。这里的山,有的如笋出,有的若倒悬,有的像刀切,近处这里少有土,不长树木,只有片片野草却很干瘦,远处才是林也是森,山也高,就是没有人烟。

张思过愤然地骂道:“什么人在绑架了豆豆,一群猪狗不如的绑匪,我的手机也被他们搜去了,我这样抓紧时间报警,才能救出豆豆。哪里去报警呢?只有找到有人的地方才能有通讯工具,上公路拦車,天已黑了,这里是荒山野岭,过往的車辆也很少,也没有人想停车,况且自身也不安全。”

张思过想到这里,他沿着公路向前奔跑而去.

天渐渐黑下, 阵阵风从地上刮起,头上乌云乱飞, 天昏云暗,黑色的夜幕笼罩了大山, 他跑着, 跤倒了爬起来继续在跑,

此时此刻的张思过, 他感觉到从来没有的孤独和恐怖向他袭来,他更觉得可怕。西天那片残月在大山的深处时隐时现,夜也越来越深。

这时的张思过他好像一叶孤舟飘泊到没有人烟的荒岛,几只茔火虫飞过,又好像无数只野狼在他的四处出现,还眨着凶恶的眼,林中的鸟啼,谷中的兽吼,好吓人,令他胆战心惊。说不定有什么更凶猃的野兽随时随地的向他扑来,张着血盆大口,将他一下子吞噬。

张思过真想哭,他又想我就十八岁了,必须坚强起来。

这里并不是清风明月,原来是山阴道上藏杀机。

 

张子仪的客厅。

张子仪和韦雪将饭莱早已备好,只待张思过和豆豆回来吃饭,老人不时地向墙上的电子钟看着。

张子仪自言自语道:“就六点了,还不回来?”

韦雪也猜疑不已地说:“每次探监都是中午十二点前就回家了,打他们的手机吗?”

张子仪开始担心起来:“打了几十遍都是关机。”

这时张创业和刘军秀也走进客厅。

张创业向父亲如实回报着:“我査过探监登记表,上午十一点三十五分,思过与豆豆就离开了女监,我调取了女监大门前的监控,十一点四十七分,张思过和豆豆被一个身穿警服的中年男子,带上了车,张思过上了一辆越野车,豆豆上的是辆白色的奔驶,他们的车牌都是省城的牌照,我也向省交通厅车辆管理处电话询问,全是假的。”

张子仪惊凌凌地打了一个寒颤,道:“不好,创业,你立即报警,两个孩子有危险。”

张创业:“是。”

正在这时坐机电话响了,韦雪接起电话:“嗯,你是谁?”

对方电话中回答:“我是谁并不重要,您可是张子仪张老前辈吗?”

韦雪电话道:“正是,张思过是我们的重孙,他现在在哪里?去省城一百公里,整整是一百公里的高速公路下,没有危险。”

当张子仪接过电话:“嗯,嗯…….”

对方已经挂了.

张创业大惊失色道:“不好,那里是荒山野岭。”

张子仪当机立断道:“立即和公安局联系,再马上调车,火速前去营救。”

张创业:“是。”

张创业立即把车调好,停在门前,车门打开,刘军秀将张子仪扶上车,韦雪也要上車,被刘军秀劝下:“妈,您就别去了。”

韦雪泪道:“两个孩子的安全,我乃命悬一线。”

张创业也道:“110也派出了两辆警车,还有多名警察,妈这两天您还感冒。”

韦雪不甘情願地下了車,张创业驾车而去。”

正是:骨肉至亲,息息相关。 

张思过在拼命地奔跑着,山中的乌鸣,如泣如哭,他不禁毛骨悚然,他迎面看见有一串车灯向他照来,宏亮的扩音喇叭的呼叫声传耒:“张思过,张思过……”

张思过听到这里,把一切置之度外,他翻过公路拦杆,冲上路中心,高声大喊:“太爷爷,太爷爷……”

张思过冲上公路,高声疾呼:“我是张思过,我是张思过……”

車子停下了,张创业第一个跳下车来,紧走几步,抱住张思过,感慨万千,痛心地:“思过……”

张思过抱着张创业哭道:“爷爷,我的大爷爷。”

张子仪和刘军秀也下了车。

张子仪问:“过儿,豆豆呢?”

张思过痛苦地道:“豆豆被一个叫洪如火的省城春城派岀所副所长给带走了。”

张子仪:“岂有此理,这也不符合办案的合法程序。”

张创业:“如果是正当办案绝对不能将思过抛弃在荒山野岭之处,其中定有蹊跷,可以说是一种绑架犯罪行为。”

张子仪:“要110的同志们与军秀回去,我们立即赶往省城追查那个洪如火,查寻豆豆的下落。”

张创业:“好。”

 正是:情知原有真真在,千呼万唤由心来。

 

两辆车开至白文俊的大门前,门开了,车驶进院子.

车驶进院内停下,众打手及薄百巧下了車.

薄百巧一声吩咐:“将这个丫头带上楼去。”

两名大汉将豆豆托下车来,取下绑绳,扯出口中的布巾。

豆豆破口大骂:“薄百巧你这个狐狸精,这条毒蛇,你不得好死。”

两名恶徒将豆豆拉拉扯扯托上楼去。

白文俊坐在沙发上,眼饧耳热,心里不是个滋味,这时豆豆的一串骂声传来:“薄百巧,你是个臭破鞋,大毒虫,我就是死了变成鬼也放不过你这个毒女人……”

豆豆披头散发被推进客厅.

白文俊厉声啂道:“给我住口。”

豆豆一边用手理了理脸上散乱的长发,一边冷言冷语道:“三年了,我还是没有逃出你们的魔掌,是暗杀还是凌迟?你们如何来惨害我,我死无遗憾,张思过,他太爷爷,韦太奶奶,创业大爷爷,刘奶奶他们在我的心目中,是人类伟大的典范,对我恩深似海,情重如山,你们为什么要加害于他们的张思过?”

薄百巧:“他张思过没有人伤他一根毫毛。”

豆豆:“他在哪里?”

薄百巧没有回答。

白文俊强抑着情绪道:“就因为你我父女分别了三年,所以……”

豆豆:“所以要结果我的生命,豺狼就是豺狼,它怎么会有菩萨的心肠?先除去我妈,再灭掉我,那个狐狸精也好高枕无忧来独亨这个家业,其实你们过想了,我有双手,我有头脑,我连做梦也没有想来继承你的财产,我清楚的知道,你这亿万富翁乃财不仁,产不义,多是不法之资,总有一天人民要向你清算的。”

白文俊勃然大怒道:“我行乃光明磊落,做乃遵纪守法。”

豆豆一声冷笑道:“好个光明磊落?好个遵纪守法?”

白文俊恼羞成怒跳了起来,咆哮道:“大胆,你给我跪下。”

豆豆毅然地站在白文俊和薄百巧的面前毫不屈服,眼睛红红的,就像铁匠的熔炉那样往外冒着火苗,她怒声质问:“我凭什么跪你?”

白文俊:“因为你是我的女儿。”

豆豆昂起头来道:“虽然你是我的父亲,你也应当扪心自问,你可尽到了做父亲的责任,因为你没有做到,所以你就没有这个资格要我向你下跪,做不到。古人有这么一句话,君不正臣投外帮,父不正子去他乡。”

白文俊脸色煞白,同时他这双眼睛变暗,突然闪烁一下,又变得漆黑,接着燃起了不可遏制的怒火,他更变的疯狂了,连声道:“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豆豆也豁出去了,她义正词严地:“当初,我妈和你靠卖菜,摆水果滩,一起过着艰苦的日子,于你风雨同舟,一直为你出谋划策,开始你做工程当小工头,妈为你卸水泥,搬砖……后来你发达了,却招来了一个又一个狐狸精,你被它们的鬼画狐迷得你神魂颠倒,我那可怜的妈从此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只见白文俊穷凶极恶地抓起桌上一只玻璃烟灰缸狠狠地向豆豆上打去,一声惨叫豆豆倒下,头上的血流如注……

薄百巧看到里心中暗喜,脸上泛起得意的笑容走出了客厅。

这时白婶跑进来,从地上抱住人事不知的豆豆连声呼唤:“豆豆,豆豆……”

白婶连喊数声,豆豆无能回答,白婶站了起来冷眼看了白文俊一眼道:“白总,白老板,我在你家好几年,我也该走了,有句话憋在我的心里,还是说出来吧。”

白文俊也表现地无可奈何,他道:“我姓白你也姓白,都是大运河边长大的,我一直把你当作姐姐看待。”

正是:

         鱼网之设, 鸿则罹其中;

         螳螂之贪,雀又乘其后。

         机里藏机,变外生变,

         智巧何足恃哉!

  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章分解。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小说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小说频道(www.juben108.com/xiaoshuo)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