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小说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光伏发电行业情景舞台剧本(光明
学生小品剧本,学生搞笑小品(缉
停车风波小品,路边停车小品,物
老人节民政局关爱慰问题材搞笑
缉毒警察小品剧本(缉毒英雄)
反应车位紧张停车难争车位小品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农村社区居民个人健康档案 9-21
改进部门工作作风的音乐剧 9-19
医生和病人音乐剧剧本(不一 9-17
尊老敬老过重阳感人情景小 9-14
大学生搞笑情景剧剧本(犯错 9-12
新兵入伍搞笑小品剧本,新兵 9-10
还珠格格搞笑小品剧本,还珠 9-8
医护人员音乐剧剧本(妈妈我 9-6
关于欢迎新同学的小品,迎新 9-3
建筑公司房屋设计小品剧本 8-31
弘扬公务员正能量音乐剧剧 8-29
绿色运动才是健康养生最有 8-20
红色革命情景剧剧本(红军精 8-18
退伍老兵晚会小品,老兵退伍 8-15
最新最适合国庆节表演的教 8-12
改进工作作风整改措施音乐 8-10
医患关系音乐剧剧本(不一样 8-8
中秋节表演的节目喜剧小品 8-6
教师节晚会主题创意节目搞 8-2
小学经典优秀儿童音乐剧剧 7-31
中国革命题材音乐剧剧本(红 7-30
廉洁从教做幸福教师小品剧 7-28
医院感人情景剧剧本8人(妈 7-26
八一建军节大学生新兵入伍 7-24
关于互联网发展的情景剧剧 7-22
企业改制小品,公司转型小品 7-8
关于低头族手机危害的超搞 7-5
银行工作中的小情景剧,银行 7-3
电信行业情景剧剧本(让生活 6-30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小说 > 涉案小说 > 起死人而肉白骨:第二十八章
 
授权级别:授权发表   作品类别:小说-涉案小说   会员:戴修桥编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8/3/13 16:02:29     最新修改:2018/3/31 10:08:29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起死人而肉白骨:第二十八章
作者:戴修桥

第二十八章 

              豆豆离家出走     子仪亦然收留

说得是:

        地大物博大中国,山川平原与湖泊。

        名山胜水和净土,恶人少来好人多。

白婶与豆豆在说着家常。

白婶细声慢语地:“我那养父母收养了我,后来安徽年成坏,带着我逃荒要饭到了山东,我那老养父就当了八路军,后来战死战场,我爹有个老战友,也就是我后来的又一个养父,他是大运河边的人,我与养母从此就迁居了大运河畔,后来那养父又牺牲在缉毒的战场上。

 白婶起初所说的乃实情,下面的话便是谎言。

白婶又道:“我们那里是交通条件差,因此经济落后,我有一双儿女,全靠着我出外打工,儿女也很爭气,都考上了大学。我原打算等他们毕业我就回家了,他们还有考研。”

豆豆:“他们也太过分了,人心不足蛇吞象。”

白婶道:“孩子,你说得不对,人往高处走,水朝低处流,儿子研究生也毕业了,女儿也考上研究生,再有一年也就毕业了。”

豆豆:“奶奶,您明年?”

白婶:“我明年就回家了,虽然不能说是苦去甜来,也该安渡晚年了。”

豆豆哭了,抱住白婶道:“奶奶,您走把我带走吧,这里狐狸精不容我。”

白婶也叹起气来道:“你这个处境就是生在皇宫里也毫不幸福,我答应你把你带走,奶奶还不满六十岁,我想还不算老,能把你带大成人,可是你目前的处境是岌岌可危,马三不仅是你爸爸的干儿子,还是薄百巧的亲表弟。”

豆豆道:“什么亲表弟,别信薄百巧她这一套,没有一句是真的,都是一帮乌合之众。”

白婶想了想问:“豆豆,你那叫陈思章的同学?”

豆豆:“他去另一座城市,他太爷爷那上学去了。”

白婶:“孩子,弄不好你会有杀身之祸,我告诉你,对任何人都不要说,薄百巧她们是贩毒制毒集团,这些人心怀叵测,心毒手狠,不可不妨。”

豆豆:“我去投靠张思过,奶奶您?”

白婶:“奶奶我只要离开这里一定去接你,孩子晚走不如早走,这乃虎穴龙潭,逃生去吧。”

豆豆:“奶奶……”

白白婶轻轻地推开豆豆安慰道:“孩子挺起腰来,这里我有三百块钱,你拿着。‘

豆豆推辞道:“奶奶,这是您的血汗钱,我不能要。”

白婶道:“我告诉你,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人走能走活,树动多动死,我帮不了你,还有人能帮你。”

白婶把钱塞到豆豆的手里,又紧抱住豆豆哭在一起.

豆豆有了它就像陷身茫茫的大海,驶来一艘救生船,她立即离开了这条河向一条大公路方向跑去。

白奶奶在豆豆的心里,就是救世主,就是菩萨,老人,伟大的老人,一辈子也忘不了您。

 正是:当与益德并驱争先,犹未及髯之绝伦逸群也。

天黑了,虽然四处都是街灯,还是灰蒙蒙的,豆豆出现在街头,她向前方走去,很快地又消失在茫茫的夜幕中。

长途汽车站;   

豆豆在侯车室苦苦地坐了一夜,第二日早晨,她上了车。

多忧多愁的豆豆乘坐一辆长途汽车,离开了这座城市,车内坐着许多男女老少,形态不一的顾客,别人有说有笑,唯有豆豆坐在座位上流着清泪。正是多人欢乐一人愁,车子开出去很久了,车上的人也许是疲惫了,说话声低了也少了,还有的人打起了瞌睡,豆豆也收往了眼泪,她透过車窗向外看去。

空中的云河千姿百态,看上去好像是一幅幅静止的定型的画面。

豆豆她闭上眼睛一会儿,再睁眼看去。

那些云又变幻着另外的一种图案,似腾飞的龙,又象展翹的凤……

豆豆的眼睛看久了,也疲倦了,转过脸来,干脆什么也不看,把头伏在前座的靠背上睡了……

一阵噪杂声惊醒了豆豆,她醒了,抬头看去,車上所有的人都在纷纷下车。

司机也在吆喝着:“终点站到了,终点站到了……”

豆豆也急忙下了車.

站里停靠着许多客运汽车,下車的人流走动,一片噪杂,一片喧哗,豆豆夹杂在人流中来到站外。豆豆来到这座陌生的城市,陌生的面孔,就连这里的口音也是那么陌生。站前是个不大的广场,那里例队停着一大队出租车,一辆辆很有次序地载客而去。

豆豆取出手机打起了电话:“王爷爷,我是豆豆,我已经来到了张思过的这座城市……请爷爷放心,我不会乱跑的,好,好,我马上去第一中学找张思过,爷爷您今天夜里也要来,为什么?您不放心,好,谢谢小爷爷,好谢谢爷爷……”

豆豆激动地哭了……

最后豆豆还是走向一辆出租车,司机是个年轻的女子,豆豆道:“去第一中学。”

豆豆坐上出租车向市区开去. 豆豆坐在车内向市区看去。

这是一座宏伟繁华的绿色园林城市,巍然雄居在祖国的大地上,一条条宽阔的街道,街两旁是一排排高耸的楼群,一家家店铺鳞次栉比,街旁路边那些绦化带,虽然是秋,还有许多秋天的花在开放。新型城市是多么漂亮。车水马龙如潮如水,车辆行人,各行其道,车过菜市街前,那里的人更多,携筐提篮熙来攘往,自行车,电动车,摩托车掺杂其中,有时还显得道路堵塞,机动车在鸣嘀叫道,整个城市的景象,表现得太平盛世而又恬适的欣欣向荣的情调。

第一中学的大门前。

这座中学座落在城区,校门楼宽大高耸甚是气壮,校门是崭新的电控推拉门,封闭式教育,大门紧闭,保安门卫居其位在守护着。

一辆出租车开来在校门的一侧停下,女司机和蔼地:“第一中学到了,小妹妹,请下车。”

豆豆下了车问:“多少钱?”

女司机:“十五元。”

豆豆付了钱很有礼貌地:“谢谢。”

女司机:“再见。”

豆豆:“再见。”

那出租车开去,豆豆向校大门走去。说来也巧,放学的铃声响了,电控门徐徐而开,

片刻,从校内黑麻麻地,五颜六色地涌来放学的学生,如泄闸的洪水扑向大门。豆豆只好退向大门的一侧,睁大眼睛,全神贯注地向滾滾的人流看去,她想呐喊,那众人的脚步声,你一言他一语,嗡嗡如沉雷滚动,就是她声嘶力竭再大的呼唤也会被泯灭,被压下,她不管把眼睛睁得多么大,这么多的人,这么多的生疏面孔,真让豆豆作起难来,要想找到这么多的人中的一个,好比大海捞针。不一会儿便把眼睛看花了,越看越模糊了,人流渐稀,大股的洪流已经过去,豆豆不禁失望了……

“豆豆,豆豆……”那轻脆而又熟悉的呼唤传耒,豆豆擦了擦眼晴看去,是張思过.

豆豆喜出望外,顾不得这么多的眼睛在看着她,她急步穿过几个人向张思过跑去,也许是委屈,他泪流满面,一声哭道:“思过……”

张思过笑呵呵地:“豆豆,你一路风尘,我太爷爷已经备宴为你接风洗尘。”

豆豆惊讶地问:“你太爷爷怎么会知道我来了?”

张思过:“是小爷爷来了电话,说你来了,还有,小爷爷为了不影响戒毒所的工作,要连夜赶来。”

豆豆感激地:“太让小爷爷废心了,再说我还是一个孩子,也用不上备宴为我接风洗尘。”

张思过:“我太爷爷说,来的都是客,是客人岂能慢待。”

豆豆问:“到太爷爷家有多远?”

张思过:“两站路不到两公里。”

豆豆又问:“你买月票?还是骑电瓶车?”

张思过:“买什么月票。”

豆豆:“你住校?”

张思过:“住什么校,是跑步,跑读生, 安步当车,每天往返四趟,太爷爷每天早上陪跑,下午还跑步来接我。”

豆豆:“太爷爷还年轻?”

张思过:“你说这话太爷爷高兴,老人家最怕别人说他老,抗日战爭的时侯,他正年轻。”

豆豆;“说来太爷爷八十多岁了,了不起啊。”

张思过牵起豆豆的手:“你来了还是老规矩,跑。”

这是一座地区市,十分热闹繁华,车水马龙,充满着勃勃的生机。为了不影响交通,张思过在前领跑,豆豆紧跟随后。

豆豆问:“两公里,往返是四公里,你不迟到吗?”

张思过:“一开始总是迟到,太爷爷坚持不懈地为我领跑,我能泄气吗,现在是时间还绰绰有余?每到节假日就带着我去烈士陵园瞻仰革命先烈,纪念馆里阅览英雄亊迹,接受红色教育,或者去乡下或工厂参加劳动。这是太爷爷对我特殊的培养教育方式,太好了,大见成效。现在,我不仅锻炼身体,而且也增强了意志。将来一定能成为德智体全面发展的革命人才。我的学习成绩已是校年级组名列前茅,全市中学生长跑比赛我乃第一名。”

豆豆感慨地说:“什么是幸福,你张思过才是幸福的孩子,那太爷爷真了不起。”

张思过侃侃道:“我那太爷爷,他在我面前,就是一颗参天大树,我就是太爷爷这棵大树下的一棵小草。太爷爷喜欢看书,看报纸,凡是进步的书籍,他都爱看。太爷爷的知识非常渊博,他还酷爱书法,写出来的字龙飞凤舞。老太爷爷还特别高兴给后人讲故事,他的故事很多很多,包罗万象,有历史故事,有革命战争回忆录,都很生动感人。”

豆豆道:“你那德高望重的太爷爷能给你讲故事,我也非常喜欢听故事,我没有那个福分,自从没有妈妈,再也没有人给我讲故事了。”

张思过:“太爷爷还给我讲林则徐和王景岐的故事。”

豆豆:“林则徐虎门焚烧鸦片,那个王景何许人也?是不是董存端,黄继光,雷锋的战友?”

张思过:“都不是,他是国际禁烟日首倡者,他利用外交官身份,在国际舞台上为中国的禁烟亊业做出重要贡献。这个故事太爷爷还没有讲完,太爷爷总是这么说,要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豆豆:“我这个不速之客来了,不知道你太爷爷还讲不讲故亊?”

张思过:“你放心,我太爷爷是个老革命,他特别有修养,平易近人,不会慢待你的,一定会收留你,还会给你讲故事的。”

豆豆:“但愿如此了。”

他们边说边顺着大街的边缘奔跑着.

张思过牵着累得满头大汗,上气不接下气的豆豆来到大门前,只见老人笑的面如菊花,在鼓着掌,赞不绝口道:“欢迎远道而来的豆豆,缉毒小功臣。”

张思过向豆豆介绍道:“豆豆,这就是太爷爷。”

豆豆气喘吁吁地来到老人面前深深地鞠了一躬道:“太爷爷,您好。”

张子仪扶起豆豆道:“你是一个勇敢的孩子,你的情况我那外甥继承电话中说得很清楚,你当地政府正在为你报功。”

这时韦雪也走了岀来道:“你就是豆豆?”

张思过道:“她是太奶奶。”

豆豆又向韦雪鞠躬道:“太奶奶您好。”

    韦雪笑着说:“欢迎缉毒小英雄远道而来。”

   韦雪牵着豆豆的手向院內走去。

张子仪与韦雪甚是热情将豆豆请入客厅。

张子仪道:“豆豆不要见外,思过还要上学,中午吃些便饭,菜我都买好了,晚上我亲自做厨,为小英雄接风洗尘。”

豆豆道:“太爷爷,太奶奶,要我受宠若惊,我的到来打扰了老人家。”

韦雪十分高兴地说:“真是聪明懂事的孩子,我这辈子没有女儿,也没有个孙女。”

张思过嚷道:“豆豆是我的同学,又是同年,是兄妹,她要是做太奶奶的孙女,岂不长了我一辈子,那我该叫她是小姑妈,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韦雪呵呵笑道:“好,好,你这孩子就是斤斤计较,豆豆做我的重孙女还不行吗?”

张思过大喜道:“这回好了,豆豆就是我的亲妹妹了。”

客厅里一片喜气洋洋的欢笑声。

古人云:此心常看得圆满,天下自无缺陷之世界;此心常放得宽平,天下自无险侧之人情。 

白文俊的客厅里;

昨天,薄百巧见白婶带走了豆豆,便往地平上仰身睡下,佯装起死狗来,白文俊急忙将她抱在怀里,疾声呼唤:“百灵鸟,百灵鸟,我的百灵鸟……”

真睡的一呼便醒,佯睡的百唤不应, 薄百巧乃无病呻吟,哪怕你在她的耳旁响上一百个响雷,也惊不醒她。”

白文俊拨打了120急救电话, 片刻楼下传来120的长鸣,几名医务人员急至,用担架将薄百巧抬岀客厅,白文俊表现地如丧考妣,是那么难受,那么悲痛……

白文俊几乎哭出声来:“我的宝贝,我的心肝,我的百灵鸟……”

白文俊跟着担架跑出耒,站在一旁的白婶大有恶心的表情。

 正是:乍看去是个螓首蛾眉、桃腮樱口的绝代美人。再仔细看去,哪里是人,却是一个披着羊皮的狼,正是化成美女的一条毒蛇。

 

张子仪的客厅里;    

吃完饭张子仪,做在沙发上的张子仪,左有张思过,右有豆豆,挤坐在一条大沙发上,张敬业也高兴万分道:“我爸给我认了一个宝贝孙女儿,我马上给在部队的儿子,媳妇他们打电话,他们有女儿了。”

直乐得张子仪笑不合囗,坐在另一个沙发上的韦雪笑得前张后仰,真是欢笑一堂。

刘军秀一边收拾粲具一边道:“这么好的孩子哪里找,真是天上掉来个林黛玉。”

各人有各人的心事,张思过已经是迫不及待了:“太爷爷,您的故事也该开始了,我就等了二十四个小时了,王景岐一生中到底做了哪些事迹?”

张子仪端起面前茶几上的杯子喝了几囗茶水,又用手抺了抺下巴。

韦雪道:“开锣了。”

张子仪:“怎么开锣了?”

韦雪:“戏台上的老规矩,先是开了一阵子锣,然后跑龙套的再闹一阵子,才能有好戏。”

张子仪道:“三句话不离本行,省文化厅副厅长吗,文艺宣传属你管。”

韦雪:“这是哪年的事,二十年前就离休了,你别在东拉葫芦西扯瓢的尽卖关子,孩子们早就等得不耐烦了。”

豆豆双手端起面前茶几上的杯子道:“太爷爷喝茶。”

张子仪接过杯子喝了几口,又用手抹了抹下巴道:“明天是双休日,孩子不上学,还有王继承,陈子章,陈章还在路上,我给你们讲个通宵。”

张思过大喜道:“谢谢太爷爷。”

张子仪:“我首先问一问你们,世界禁毒日是哪一天?”

张思过摇摇头道:“不知道。”

张子仪:“是6月26日,首创者就是王景岐……”

张子仪就把故事讲开了.......

王景岐,号流星.1882年出生,福建闽县,(今福州市)市人。

王景岐出生时,正值洋务运动如火如荼之时。因晩清军政重臣,洋务运动干将,闽淅总督左宗棠的努力,福州成为中国新式造船企业的发源地,是中国第一个引入西方技朮和海军人才的摇篮。王景岐的父亲王福昌毕业于马尾船政学堂,被选派法国留学。岀身于这样的家庭,聪明好学的王景岐,自幼树立了出国求学的志向。

王景岐出现在异国他乡,法国的巴黎街头。

1900年王景岐远赴法国研习政治,三年后回国任京汉铁路秘书,1908年再赴法国入巴黎政治大学攻读政治学,兼任清政府驻法使馆翻译。1911年入英囯牛津大学专攻国际法,1912年获得博士学位回国任北京政府农林部编纂。不久转任外交部主亊,后任秘书处秘书。

法国驻华大使馆举行招待会,出席其招待会的有许多国家驻华使节,王景岐也参加了这个招待会。

法国大使竟在招待会上恶意地攻击和谩骂:“……中国为娼妓,人人可得而妻也……”

王景岐听后勃然大怒,严肃地指出:“我国适逢鼎革,正图富强,可计日待也,尔不思将来引为良友以相助乎?”

王景岐说罢忿然离去,法大使甚是尴尬……”

1921年8月2日,王景岐被北京政府委为中国驻比利时全权公使,开始了人生新旅程。

张子仪继续讲下去:“当时,中国进步青年在海外纷纷组织共产主义团体,他利用外交官的身份,为中国在欧州的进步青年和革命人士撑起了一个保护伞。1923年6月16日,王景岐与旅欧共产主义青年团代表在法国里昂商定,该团周恩来,任卓宣,李富春,聂荣臻,蔡畅等八十余人均加入国民党,从而迈出了国共合作的步伐。

1928年7月24日,南京国民政府委任驻比利时公使王景岐等为中国出席国联大会代表。11月又委派他出席国联雅片会议全权代表,充任国际联盟禁烟顾问委员会委负,万国红十字会代表。

1929年1月25日,国际联盟禁烟顾问委员会开会,讨论荷兰鹿特丹那尔登工厂贩卖毒品事件。

瑞士代表辨称:“毒品来源虽然在瑞士,但责任不应全由瑞士承担……”

印度代表发言为其袒护:“不以瑞士为惟一或大罪人……”

王景岐立即发言痛斥:“曰本及欧州有殖民地之各国,不肯放弃不平等条约,致令中国不能杜绝鸦片私运,铲除毒品害,英日是毒害中国人民的罪魁祸首……”

张思过与豆豆全神贯注地听张老人绘声绘色地讲着王景岐的故事。

张子仪继续讲演着:“1928年11月11日,王景岐支持夫人在比利时发起成立了海外拒毒后援会。12月26日,在国际联盟禁毒顾问委员会会议召开前,他又专门致电;中华民国拒毒会和各啇会,公开呼吁在虎门销烟旧址,为禁毒民族英雄林则徐铸象立碑、倡议全社会,开展纪念活动。并建议以1929年6月3日虎门销烟70周年纪念曰为契机,设立“6;26” 禁毒日凝聚民心,共除鸦片外害。”

豆豆感慨地说:“王景岐老先生是国际禁烟日的首倡者,那王继承小爷爷发明戒得良药,二王可以相提并论,共享光荣形象的美誉,乃禁毒二英雄,同样被写入禁毒史册中,普写出光辉的篇章。”

正是:已知英烈生光辉,更觉先辈心独苦。

张子仪道:“豆豆,太爷爷我要问你一个问题,要如实地回答我,可以吗?”

豆豆毫不犹豫地说:“太爷爷,您问吧,豆豆我一定会实话实说。”

张子仪:“好孩子,你和思过吸过毒,是怎么吸的毒,毒品又是怎么得来的?”

张思过插言道:“豆豆,毒品是什么个模样?”

豆豆道:“毒品是黑的还是白的,我连见过也没有见过。”

张子仪:“自然没有见过毒品,又是怎么吸得毒?”

豆豆道:“我可以断定是我爸的女秘书薄百巧搞得鬼,我染上了毒瘾,因为我喜欢喝开水兑白糖。”

张思过:“我吃了你天天给我带来的巧克力,那时我对你带来的巧克力,视如珍宝,现在想起来,真是觉得十分蹊跷。”

豆豆:“那些巧克力也全是那个狐狸精供给的。”

张子仪:“鬼就出现那个女人的身上,可以说她就是魔鬼的付体,她不仅是狐狸精,还是一条毒蛇。”

张思过:“豆豆是生活在蛇窟里,处境十分危险,我求求太爷爷收留豆豆吧?”

张子仪:“王继承他们来了再作决定。”

正在这时门外响起了一阵車鸣声.

“小爷爷来了。”

豆豆和张思过兴高采烈地向外跑去。

张思过和豆豆跑出客厅,跑向大门外,外面天很黑,四面有隐隐约约的灯光,仿佛是一抹橙黄色的雾,半个月亮斜挂在西边的天上,好像一瓣桔子。地上就染上一层淡淡的雪青色,看来以为是降了霜。

一辆小车停在大门前,王继承,陈子章,陈章已下了车。

张思过一头扑到王继承的怀里,甜蜜蜜地:“小爷爷,我好想你哇。”

王继承抱起张思过道:“彼富我仁,彼爵我义,君子故不为君相所牢笼。”

张思过对答如流道:“人定胜天,志一动气,君子亦不受造物之陶铸。”

豆豆却拉住陈章的手咿咿地哭了起来.

陈章抚着豆豆的头安慰道:“豆豆是个好孩子,勇敢的中学生,我和你陈叔来代表我们公安分局和缉毒大队前来慰问我们的小英雄,再征求一下你的意见。”

豆豆急忙道:“陈姨,我不想回去,我那家根本没有温暖,更没有亲情,就是蛇窟狼窝,我还小不想让她们折磨死。”

陈子章道:“豆豆,我们采听你的意见。”

豆豆:“我已下定了决心,留在这里跟思过一起上学。”

王继承道:“人不怕穷,更不要怕困难,最怕得是没有志气。”

他们向院内走去。

王继承他们进了客厅,首先与张子仪,韦雪见礼……

王继承:“舅父舅母二老好。”

陈子章和陈章也道:“三爷爷,三奶奶您们好吧?”

张子仪和韦雪皆大欢喜道:“好,都好,都好。”

张敬业与刘军秀己将酒菜备好从厨房端上桌来。

王继承道:“大表哥是你亲自下的厨?”

张敬业笑着说:“你大表嫂是干教育行的,两少一淡难能下饭。”

张思过:“大爷爷,什么两少一淡?”

张敬业:“一是油少,二是辣椒少,舍不得放盐。”

刘军秀:“您们这些当兵出身的人,口味重,吃起辣椒不要命。”

张敬业哈哈笑道:“毛主席说不会吃辣椒的就不会革命。”

刘军秀:“毛主席何时说过这句话,我查遍了毛泽东迭集一至六卷,就是查不出这句话来。”

张敬业:“这是毛主席对军人说的,你又没有当过兵,当然就不知道了。”

刘军秀道:“君不见高阳酒徒起草中,长揖山东隆准公。”

王继承道:“大表嫂,你听我说,我与表兄是吾高阳酒徒,非儒人也。”

客厅里一片笑声.

正是:情随事迁,感慨系之矣。

 

白婶在自已的小屋里走坐不安,哀声叹气,自言自语着:“豆豆是个苦孩子,人海茫茫,又没有出过门,哪里又能是她的家呢?我知道戒毒所的电话,也许能打听到孩子的准确消息。”

她向客厅走去.她向王继承打去了电话。

是的,你想人非草木,一个优秀的公安干警,一位善良的母亲,对豆豆深受毒害的女孩能不关心吗?

张子仪和王继承,陈子章等正在饮酒交谈,王继承的手机响了,王继承接起了电话:“嗯,你是白婶,白文俊的保姆……”

王继承:“豆豆你的电话。”

豆豆接过王继承的手机,她对着手机一声哭道:“是奶奶,我谢谢奶奶,我已经到了太爷爷的家,找到了我的同学张思过……奶奶您放心,这位太爷爷是位德高望重的老人,他准备收留我……我会懂事的,一定不会让老人生气,我爸爸,您别再说他了,他现在丢得是头魂,不久他还会连命也会丢掉,他冲上了野鬼能不家败人亡吗?”

豆豆接完电话将手机交还于王继承道:“谢谢爷爷。”

王继承:“白文俊连他的保姆还不如。”

张子仪道:“豆豆,你爸爸正是一个声华之习胜,不是个好士子,名位之念重不是个好臣士。连自己亲生的骨肉如此而漠不关心,算什么人父,如此断义绝情哪有做父亲的资格。”

王继承语重心长地说:“豆豆你要面对现实,性燥心粗者,一事无成,心和气平者,百福自集。”

豆豆擦了擦眼泪,昂起头坚强地说:“小爷爷,豆豆我记住了。” 

东边的天空火红火红的,霞光落在撒满露珠的路边风景树带上,一排排银杏树虽然不是那么高大,枝叶却是茂盛,每一片树叶上都挂着珠光宝气,分外迷人。早上的城市亦然显现出雄伟的风度,高楼大厦,商行店铺,尤其是洁淨的大街让人觉得壮丽和豪气。

张子仪穿着一身洁白的长裤袿,足登白色运动鞋,他奔跑的姿态特别到位,不松不弘,不紧不慢,他那银丝般的长发伴同奔跑的节奏在颤动着,给人有飘然腾空之感觉。他跑在前边,张思过跟跑在其后,不时地再拉豆豆一把。老人虽然没有言语,偶尔向身后看看,有计划地減速和提速,矩离稍有拉大,老人也不言一声,只是原地踏步跑,给两个孩子树立起追赶的目标。

正是:

       横逆困穷,是锻炼豪杰的一副炉锤。

       能受其锻炼,则身心交益;

       不受其锻炼,则身心交损。

  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章分解。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小说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小说频道(www.juben108.com/xiaoshuo)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