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小说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医院年会正能量搞笑小品剧本《明
银行年会娱乐搞笑小品剧本《取钱
工程建筑公司年会娱乐搞笑小品《
公司年会娱乐搞笑剧本《资深员工
公司年会搞笑小品《有房才有家》
有关团队文化的话剧,能体现团队文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铁路行业员工年会小品剧本 11-14
适合公司企业年会的幽默小 11-12
元旦小品剧本,元旦搞笑小品 11-9
乡镇干部与村民音乐剧剧本 11-8
酒店各部门员工提高服务素 11-6
基督教搞笑小品,基督教幽默 11-5
健康管理与全科医生小品(一 11-2
创建文明卫生城市小品,创建 11-1
廉洁文化警示教育宣传小品 10-31
银行信贷小品,银行贷款小品 10-30
部队中队长小品,部队机械师 10-29
赞公司快板书,赞企业快板( 10-27
最适合公司年会表演的小品 10-26
部队送退伍老兵晚会搞笑小 10-25
全国法制宣传日小品剧本(调 10-24
公司企业收款难音乐剧剧本 10-23
世界残疾人日帮助残疾大学 10-22
企业年会音乐剧剧本《有房 10-21
饭店厨师音乐剧剧本(提升团 10-20
艾滋病搞笑小品,艾滋病表演 10-19
微信QQ微博群主音乐剧剧本 10-18
11·25国际消除对妇女的暴力 10-17
知青公益性社团组织节目表 10-16
团结公司的情景剧,公司文化 10-16
大学生小品,适合大学生的小 10-15
饭堂厨师情景剧剧本(提升团 10-14
银行情景剧,银行关于服务的 10-13
关于消防安全搞笑小品,有关 10-12
新能源情景剧剧本(光明使者 10-11
中国记者节小品剧本(爱心采 10-10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小说 > 涉案小说 > 起死人而肉白骨:第二十七章
 
授权级别:授权发表   作品类别:小说-涉案小说   会员:戴修桥编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8/3/13 16:00:42     最新修改:2018/3/31 10:07:08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起死人而肉白骨:第二十七章
作者:戴修桥

第二十七章

              打掉制毒窝点     豆豆惨遭暴虐

诗曰:

          当年甲兵富胸中,冲锋陷阵创奇功。

          忧乐观乎怀天下,千秋俎豆留高名。

这还是三年前的事;

张子仪在公园晨练,见到有个可疑的青年人正在打电话。

那青年人关上手机喃喃地骂道:“都他娘的胆小鬼,屁股眼里搭戏台,三进三出的。”

那位青年人道:“和这些人打交道真烦人,走路划圈,贼心不退,走吧。”

张子仪挺身而出,拦住二人的去路,厉声道:“站住。”

二青年虎视眈眈地向张子仪看了看,不禁有些慌乱。

一个汉子问:“你有事吗?”

张子仪道:“你的货我买了。”

另一个汉子道:“我们沒有什么货,老头子,你也管得起闲亊来了,我告诉你,多言多语招难多,你这么一大把的年纪,管你十三张不少就行了。”

张子仪哈哈大笑道:“你说错了,我管了世上不平之事有好几十年了,尤其是对那些违法乱纪,作害国家,作害人民的罪犯,我更要管。”

一个汉子一声冷笑道:“老东西,如果不服你管呢?”

张子仪大义凛然地笑了笑道:“年青人我也劝你们一句,能看贼捱,别看贼吃,钱虽然是个好东西,古人云君子取财,取之有道。什么是道?那就是合法,一但为了财触犯了法律,国法如炉人似铁,再硬的汉子一但身落国法的熔炉里,定会要你肉化清烟骨化灰。小伙子,我给你们指一条活生之路,那就是投案自首,否则,你们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天网恢恢疏而无漏,这是我的金石良言。”

一个青年人道:“老东西,你想找事,不要走吃我一刀。”

这恶徒已拔出一把匕首狠狠地向张子仪的胸脯扎去,只见老人闪身让过剌来的利刃,说时迟那时快,伸手抓住那歹徒拿刀的手腕,用力握住,咬牙跺足,那汉子利刃脫手掉落在地上,绝命般地嚎叫起来,扑通跪倒在地哀求着:“爷爷饶命,爷爷饶命哇……”

另一个汉子向老人扑来,只见老人飞起一脚狠狠地踢向那贼的下腹,一声惨叫,那歹徒滚在草地上:妈呀…… 一个劲地哭喊着再也站不起身来,老人又一脚放倒这名毒贩子,韦雪已拔打了110。”

王继承绘声绘色地讲着:“公安人员立即赶到公园,从他们的身上搜出了2.4公斤海洛因,3000颗摇头丸,顺藤摸瓜又抓捕了4名毒贩子。”

豆豆拍手叫好:“太爷爷真厉害…….”

王继承道:“小思过有老人的言传身教……”

豆豆道:“那就惨了。”

王继承:“怎么惨了?”

豆豆长叹了一口气道:“孙悟空七十二变,一个跟头十万八千里,总也跳不出如来佛的手心。”

王继承道:“雨余观山色,景像便觉新妍,夜静听钟声,音响尤为清越。”

豆豆问:“小爷爷这是什么意思?”

王继承:“这双老少,除了思过上学去了,真是寸步不离,老人见思过有了进步乐得不可开交,早上四五点钟就将他喊起来教他武朮。”

豆豆:“这是闻鸡起舞。”

王继承道:“我那大表兄张敬业说思过早有老人传授,定能成器成材,老少二人对眼又对光,一个不嫌老,一个不嫌小,天天闹得家无宁日。”

豆豆好奇地问:“怎么家无宁日?”

王继承道:“就是每天三顿饭,那也是文武考场,谁也不能吃安心的饭,客厅就变成了校军场,一老一少,喜在一起,笑在一处,谁也离不开谁。”

豆豆感慨地说:“张思过,张思过,我真羡慕你身在福中,其乐无穷。”

王继承:“豆豆,我向你打听一件事。”

豆豆道:“爷爷,什么亊只要是我知道的,都全部告诉您。”

王继承:“你被你爸使人强持到山里几个月,具体的路线和地点你可还记的?”

豆豆想了想道:“去的时侯車窗的是拉下来,回来的时候…….”

 豆豆的回忆;

一辆小車坐着三个男人,两个年轻人,一个中年人,豆豆坐在后排座上,右边就是那个中年人,他好象是故意地用胳臂将车窗的帘子挑起一个小小的缝隙来,豆豆完全可以看到车外的一切。

豆豆向外远眺,所见之处,尽是茫茫云海,这时红日未出,而朝霞几缕,染红东方,那云海碧蓝碧蓝的,汹涌澎湃。瞬间,一束红光闪烁越来越艳,一眨眼,渐渐变大变圆,在无垠的云海衬托下,红日跃出,把万道霞光洒向四方,丛山像是穿上了金色的衣裳。

山中的路顺着山势曲曲弯弯,初行几分钟,路南侧不远是片小盆地,再行几分钟拐了急转弯路右侧有片小湖,湖水荡漾,日光照耀下通明透亮。車子沿着小湖边行驶不一会儿就到了一大片墓地,无数的坟墓,无数的小石碑……”

豆豆讲到这里,王继承大喜道:“豆豆,马上市公安分局副局长陈子章,还有辑毒大队长陈章为领队,你和杨老板要仔细地把这个情况告诉他们,你爸爸的那个避署山庄是制毒加工厂,如果能全部抓捕这伙罪犯,端掉这个制毒地下加工厂,你和杨老板就立了一大功。”

豆豆大喜道:“如果能把狐狸精抓住枪决了,我就谢天谢地了,我给带路,我不怕,就是为了禁毒牺牲了也光荣。”

“好样的,我们的小豆豆。”

陈章兄妹来到办公室.

豆豆拉住陈章的手亲切地:“陈姨…….”

 

第二天,早晨,陈章驾驶着警车豆豆坐在一旁指点着:“陈姨,向右拐,向右拐…….”

陈章按照豆豆的指点驾车向丛山中驶去.

崇山峻岭中,弯弯曲曲一条路,三辆警車在行驶着。

三辆警车开至,陈子章率领公安干警跳下警车,陈章也下了车道:“豆豆你坐在车内别现面。”

豆豆不高兴地说:“为什么?我也想去参加捕坏人。”

陈章果断地说:“不行,我们还要考虑你的安全。”

陈章拔出手枪和一众生龙活虎般的公安干警扑向这所别墅.

豆豆看到英雄的警察,尤其是陈章,英姿飒爽,从心里敬仰和佩服,赞叹地说:“我长大也当一名警察,一名女警察,冲锋陷阵多威风,多带劲。”

陈子章兄妹率领着公安干警扑向楼内,冲进毒品制造车间:“不要动…..”

这里有七名罪犯正在毒品加工生产,突而其来的警察把他们个个吓得面如土色,失魂落魄,反抗己经是无能为力了,只好举起手来,众警察将他们铐上了双手。

豆豆无精打采地坐在车内,突然她发现了一个汉子从院墙上跳了出来,慌慌如漏网之魚,急急如丧家之犬,向山上逃窜。

豆豆看得清淸楚楚,她没有多想跳下车来.

豆豆高声呐喊:“跑了一个,跑了一个,他叫马三,他也是我爸的一个干儿子。”

陈子章和两名警察闻得豆豆的呼喊,从院内跑出来。

陈子章见豆豆奋不顾身地向山上一边追赶着,一边呼喊着:“马三往这里跑了,马三往这里跑了…….”

陈子章和他的战友们随后便追。

那马三见豆豆穷追不舍,拔岀了短枪,一手持枪一手取出手机拨打起电话:“薄老板,不,是干妈,豆豆把警察带上山来,只有我一人逃了出来,现在那个丫头片子提着我马三的名子又喊又叫 ………”

在白文俊的客厅里,薄百巧在通话,白文俊己听得清清楚楚,当他听到:“豆豆把警察带上山来,只有我一人逃了出来,现在那个丫头片子提着我马三的名子又喊又叫……..”

薄百巧咬牙切齿地说:“把她給我做了。”

白文俊腾地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厉声吼道:“你说什么?杀我女儿?”

薄百巧没有回答。

白文俊扑过来夺下薄百巧手中的手机高声吼道:“马三,你要杀我女儿,我白文俊就杀你一家子。”

白文俊用力将手机向地上摔去。

薄百巧却又沉下气来,她娇嘀嘀地说:“没有人敢动你那宝貝女儿一根毫毛,你生这么大的气做什么?”

白文俊也真的动了感情,他道:“薄百巧,我白文俊待你并不簿,你在做什么?我并不是十足的傻瓜,只恨当初,上船容易下船难,你们要我做的事我也做了,不错我发了迹,也发了财,名利双获,可是?”

薄百巧:“你自知如此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白文俊道:“草留根,人留后,我白文俊年近半百,人过中年,离花甲也没有多远,我只有豆豆这个可怜的女儿。我白文俊就是坐在金山银山上,没有人去继承,我死了,万贯的家财还不是付之东流,外姓人落去。”

薄百巧:“我也是女人,自然是女人,就必须给男人生孩子。”

白文俊苦涩地笑道:“你是一个敛财鬼,你与我几年了,也许我在有生之年你决不会为我生儿子的………”

白文俊说到这里落下一串泪水来.。

再说山中,那马三接完电话,见豆豆已经追至近前,又看到陈子章和两名警察形成三角阵形向他扑来,他就像一只穷途末路的狼,三面杀机向他袭来,突然变得凶狠起来,穷凶极恶地向豆豆开了枪,子弾飕飕带着响声,片片树叶被打落,飘飘坠地,陈子章不及多想举枪打向马三,那两名警察也开了火,马三一头栽倒在地。

为警察点赞:日月所照,梯山航海。 

太阳该落下的时候,万物与她送别,显得十分壮丽,天披着红光,光耀万丈,云霞布满半个西天。

一辆小车停下,王继承和陈章下了车,豆豆这才慢腾腾下车走到他二人的面前,道:“小爷爷,陈姨,这个家我真不想来,它在我面前哪里是家,就是一座监狱,一座坟墓。”

王继承取出一部手机道:“你爸是你法定的监护人,你必须回到他的身边去,虎恶不食子,这部手机我送给你,不管发生什么不好的情况,立即来电话。”

陈章关切地说:“你在这次辑毒行动中表现很好,近期公安局和缉毒大队要为你颀发奖状,号召全市靑少年向你学习,还有,你的安全我们会考虑的。”

豆豆谦虚地说:“谢谢,我觉得所有的人都该向警察学习,你们才是国家人民的保护神。”

他们挥手告别,王继承和陈章上车开车而去。豆豆无精打采地向自已的家走去,她推开了大门。

黄昏虽然是美丽的,在豆豆的心里,尤其是每当她走进这个豪宅,如同走上刑场这么难受。

白婶已在楼门口等待,她见豆豆来了,没有开口,只是招招手,豆豆向她面前走去。

白婶压低嗓门道:“你去哪里了?白总已是火冒三尺了。”

豆豆道:“火还是小了,哪一天能燃起冲天大火将这个毒蛇窟烧了才好。”

白婶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道:“孩子其它地方你还有没有亲人?”

豆豆揺摇道:“外婆家远在数千里,自从妈不见了,书不捎信不传,祥细地址我也不知道,再说,外婆也老了,还不知道老人家在不在人世,奶奶,豆豆我也想通了,大不了与那狐狸精拼个你死我活。”

白婶道:“那个女人是闫王爷的外孙女,不平凡的鬼,你拼不过她,孩子,好自为之,好汉不吃眼前亏,忍字心头一把刀,退一步海阔天空,进一步万丈深渊。”

她们一同走上楼去。

白文俊仰面在沙发上想着心事,门是敞开着的,豆豆从门前走过,白文俊立即坐起身来吼道:“豆豆进耒。”

豆豆向客厅里看去, 见是只有爸爸一人在内,也就走了进去。

白文俊板着面孔问:“今天哪里去了?”

豆豆冰冷地回答:“抓坏人去了。”

白文俊哼了一声问:“谁又是坏人?”

豆豆:“凡是做违法乱纪的事又死不悔改的人都是坏人,恶人,罪人。”

白文俊怒道:“你是公安局,你是派出所,你是警察。”

豆豆坦然自若地说:“放心吧,爸,将来我一定要报考警校,做一名为囯为民除害的一名警察,这就是我唯一的志願。”

正在这时薄百巧走了进来,她满脸的怒气,勃勃的杀气.

豆豆道:“你的干儿子马三竟想开枪打死我,那是垂死挣扎,被陈思章的爸爸,还有两位警察叔叔给击毙了。我说爸你为什么总是和坏人好的死去活来?让我说正是臭味相投,同流合污, 爸,您为什么还不觉醒呢? 和狼搅和在一起,迟早要做狼的盘中餐,肚中食,不信你就走着瞧。”

薄百巧直恨地咬牙切齿,杏眼圆睜,她走上来怒冲冲地质问道:“谁是狼?今天你必须给我说清楚,否则……”

豆豆毫不示弱地:“否则你便杀人,这正是豺狼的本性,你笫一脚跨进我们家,我就怀疑你是那个大毒枭被判了死刑的岳莎莎的同胞妹妹,你是一头可怕的厉鬼,是一条毒蛇化成的美女。我爸好比商纣王,你就是那个妲妃妖女,我清楚地记得…….”

豆豆的回忆;

白婶将一杯牛奶送到豆豆的手里哄道:“豆豆是好孩子,牛奶还热着,快喝了,你妈妈会回来的,听话。”

豆豆说:“我妈妈告诉我,多喝开水能減少感冒,又能省钱。”

突然一串子如同响铃般的笑声传来:“堂堂的大企业家,亿万富翁的大老板,他的女儿也真会过穷日子。”

豆豆抬头看去,进来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瞧她那黑亮拉直的头发,瞧她那发上柔美的波纹,瞧她那可体的轻纱连衣裙,瞧她那黄金的胸针,高跟皮鞋使他的身量更显颀长苗条了。然而这一切的美似乎都只是为了衬托她那俏丽的面庞,水泉映月般的眼睛,和她那天生动人的眉线。她人进来了,剌鼻的香味也扑面而来。

豆豆的心震动了一下,这亇女人是谁?岳莎莎,身材面目,都太像了,就象一个模子倒出来的两亇产品,她们是孪生姐妹?不,年龄有异,她们是同胞姐妹,即使不是,我可以说她们必定有一定的血缘关系。

薄百巧向白婶道:“你去吧,照顾豆豆的衣食住行我来做了。“

白婶点点头转身怏怏不乐而去。

豆豆问:“姐姐,你叫什么名字,新来的,毒贩子岳莎莎是你什么人?”

薄百巧回答:“我不认识什么岳莎莎,我姓薄叫薄百巧,是你爸爸白老总新聘来的女秘书,你爸爸给了名子叫百灵鸟,你不能叫我姐姐,叫我是阿姨。”

豆豆道:“百灵鸟?百灵鸟是讨人喜爱的鸟,你不是百灵鸟,我不喊你阿姨。”

薄百巧笑了笑问:“我能是什么?”

豆豆有几分的厌烦地:“你看过聊斋电视剧吗,你是勾引男人的狐狸精。”

薄百巧忿然道:“你这孩子好讨厌。”

薄百巧拿过一只杯子倒上开水冷冰冰地说:“开水,喝吧。”

豆豆说:“你走吧,我要白奶奶,她还会给我兑上白糖。”

薄百巧:“你要渴糖水,好,我给你兑去。”

薄百巧阴险地自言自语道:“我不是百灵鸟,我是狐狸精,是勾引男人的狐狸精,好,好就是狐狸精,不但能勾引男人还能……”

薄百巧出去了,片刻又回来了,将白色的粉沫状的东西兑进杯子里。

豆豆想起这些往事,怒不可忍,她痛斥道:“就因为我不喊你是阿姨,还叫你是狐狸精,你怀恨在心,从此便在我的饮食中投了毒品,我的同学陈思章来我家找我去放风筝……

去年的一个星期天;

陈思章兴致勃勃地手里拿着一只好看的蝴蝶风筝来到白家,他直奔豆豆的住室。一进门便高声道:“豆豆,豆豆,我们去公园放风筝去。”

豆豆正在做作业,赶忙丢下笔接过陈思章手里的风箏看了又看,赞不绝口道:“真飘亮,这是谁做的?”

陈思章回答道:“我姑妈,她叫陈章,公安大学毕业,现在分配在缉毒大队工作,一个月前捕抓两名毒贩子负了伤,还荣立了一个三等功。”

豆豆:“你家尽岀英雄。”

陈思章:“你们家呢?”

豆豆:“尽出狐狸精。”

这时百灵鸟走进室来,她已把二少年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强抑着愤怒的心情向陈思章看去。他四方稍长的脸白白净净,端端正正,额头大而圆,显岀天资十分聪慧,浓眉大眼睛,黑黒的,亮亮的,口阔鼻直,那五观生得是那么正规,真可说是英俊的标准少年。

薄百巧假惺惺地微笑着走了过来问:“你是?”

豆豆没有好气地说:“我的好朋友,好同学陈思章,他们家是专抓坏人的,特别是毒贩子,见一个抓一个,碰到一个死一个,哎,你们家不捉妖降怪?如果有孙悟空的本领那就好了,狐狸精,白骨精就不能在光天化日下害人了。”

薄百巧也许是听得习惯了没有说什么便出去了,片刻拿了一塑料盘的巧克力,笑盈盈地:“小同学,请吃巧克力。”

陈思章有礼貌地:“谢谢阿姨。”

豆豆接过来抓了一大把塞到陈思章的手里道:“思章,吃,不吃白不吃。”

陈思章和豆豆吃起巧克力来.

薄百巧问:“好吃吗?”

陈思章:“好吃。”

薄百巧道:“自然你喜欢我就每天要豆豆給你带去。”

豆豆白了百灵鸟一眼道:“你终天是把说空话当饭吃。”

薄百巧道:“决不食言,决不食言。”

就这样,薄百巧每天在豆豆的书包里总是放上一包巧克力。

豆豆回想到这里又气又恨,指着薄百巧的鼻子骂道:“你这个臭狐狸精,害得我好苦哇,直到戒毒所我才想明白,你在我开水和白糖里做了手脚,你又在我和陈思章所吃的巧克力里下了毒品,就使我与陈思章都染上毒瘾,狼子野心何其毒也。”

薄百巧气急败坏地跳了起来,她吼道:“你血口愤人,那个陈思章他的妈妈就是个毒贩子,他妈妈虽然事发坐了大獄,谁能保他家不和毒枭藉断丝连,说不定是他陈思章供你毒品,不要迷信他们是公安世家,警察家养奸藏盗又有何出奇,百见不魚鲜,司空见惯。”

豆豆与薄百巧的矛盾已到了白热化,针锋相对地爭吵起来。

豆豆已是怒不可竭,一声骂道:“卑鄙无耻,无赖小人,你不要脸,我爸爸比你的父亲年龄还要大,你为什么要嫁给他?因为他有钱,你只知道钱,钱,钱比你的命还要重要,可怜的贪钱鬼。”

豆豆一口唾沬向薄百巧的脸上吐出,那唾沫顺着她的脸颊往下流。

这下子可把薄百巧怒恼得不得了,她发疯了,恼羞成怒,一声大吼:“小丫头片子,你欺人太甚,我饶不了你。”

薄百巧穷凶极恶地向豆豆扑来。

豆豆临危不惧迊了上来,怒道:“小狐狸精就依靠着你的油头粉面来勾引男人,今天我要给撕成八辨,看哪个不要脸的男人还要你。”

于是二人就交起手来,豆豆首先抓住了薄百巧的长发而死死揪住,二人倒在地上,翻滚着,对骂着,而不堪入耳。”

白婶正在厨房忙碌着,她系着白色的围裙,在细细地切着菜,不禁自艾自叹着:“无娘的孩子谁可怜?”

这时她听到客厅里一片吵骂和激烈的撕打声.

“你就是一个该死的狐狸精。”

“我饶不了你这个小祸星……”

这是豆豆的啼哭声…….

“今天就是有你无我,有我无你…..”

“我饶不了你……..”

“我和你拼了……”

白婶不在多想丟下菜刀跑出厨房.

白婶跑到客厅,只见白文俊喘着粗气无声地坐在沙发上,大囗大口地吸着烟,豆豆和薄百巧还在地上撕打着,豆豆还是个孩子,渐渐败了,落了下风,被薄百巧扳倒在身下,无情的手打向豆豆。

豆豆绝命般地哭嚎着:“妈呀,我的妈妈呀,您在哪里?救命呐……”

豆豆的悲哀,豆豆的哭泣, 豆豆的求救声,是那么凄凄惨惨戚戚,摧人泪下。

白婶扑了过去,奋不顾身抱住了薄百巧的手,厉声道:“薄百巧你也是个女人,将来也还要生孩子,你能保你能老死吗?要是你生你养的孩子又有了后妈,要是也讨一个你这样心肠的女人做后妈,再去虐待你的儿女,你的儿女也受到了如此伤害。那时侯,你死了也许什么也看不见,那要天下人可怜哇,我告诉你,什么样的女人她心最毒?丧心病狂地去折磨不是她生的孩子,这样的女人心毒如蛇,天地不容,她不得好死。”

    善良的老人说到这里,她哭得更由衷,更动情,并厉声道:“薄百巧,老板叫你是什么百灵鸟,百灵鸟不但长的美而且是个善良的鸟,你不配,你是只吃人的恶鹰,要打打我吧,我这个从千里农村来的老婆子,要不是老板也姓白,一笔写不出两个白字来,我不会在白家当了三四年的保姆。再说豆豆是白姓的孩子,我也姓白,有责任站在白姓公道的立场上来保护这个孩子,我也是一个母亲,看到受肆虐的孩子,即使是与我毫无关系,这是母性的本能,我要保护她。好吧,我骨头硬抗得住打,我真想不通,你是人还是妖?”

薄百巧不得不停下手来,她跳了起来,声嘶力竭地咆哮道:“你算什么东西也敢说三道四,给我滾。”

白婶怒道:“薄百巧,你的嘴给我擦干净些,我是来打工的,靠出力赚钱,这是共产党的天下,我不是奴,也不是婢,我是一个公民,有我的人格和人权,白老板,白文俊,把帳结了,我走人,豆豆我带走,通过政府,我再苦也能养活她的命, 放心吧,我这个乡下的农村人,除了没有钱,人味,人格,人性都比你们好上一百倍,白老板,虎恶不食子,你不是虎?是人哇。”

豆豆爬起来,一头扎到白婶的怀里放声大哭:“奶奶,奶奶,我跟你走,去农村,去山区,我要离开这个蛇窟狼窝……”

白婶哭得泪如滂薄,她紧紧地抱着豆豆道:“我也看清楚了,幸福,溫暖,和眭的家庭并不在乎多有钱多有钱,钱虽然多了,哪怕是财高北斗,金银坠断了楼板,少了亲情,一样悲哀,一样凄凉,一样还有痛苦。”

白文俊这才站起身来,少气无力地说:“姐,因为你也姓白,我才苦苦留你,用心良苦,还是为了豆豆,我谢谢你行吗?”

白文俊说到这里,他流泪了。

薄百巧仍是怒火冲天地说:“走着瞧吧……”

薄百巧气急败坏地走出了客厅。

白文俊泪道:“姐姐你忙去吧,全作什么事也没发生。”

白婶无奈地走了出去. 豆豆也随在老人的身后一同去了。

白婶带着豆豆回到了厨房,白婶一边做着菜一边对豆豆说:“孩子,奶奶我还没有出世爹就死了,听养父母说他是一个大烟鬼子,就是一个吸毒鬼,在吃奶的时侯就没有娘了,不过我那娘更不是个好人,她是一个大毒枭,杀了我的爷爷奶奶,还有伯父伯娘。”

豆豆惊讶地:“她好狠毒哇,奶奶,您是怎么活过来的?”

正是:

         天昏地迷几十春,命若黄连甘难寻。

         家破人亡泪如雨,万恶毒品害死人。

 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章分解。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小说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小说频道(www.juben108.com/xiaoshuo)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