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小说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公司企业晚会娱乐搞笑小品《产量
太阳能光伏电站小品剧本(光明使者
饭店服务员和客人之间的心理剧剧
饭店厨师音乐剧剧本(提升团队精神
年会娱乐演出搞笑小品剧本《我们
幽默搞笑演出情景剧剧本《犯错》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饭店厨师音乐剧剧本(提升团 10-20
艾滋病搞笑小品,艾滋病表演 10-19
微信QQ微博群主音乐剧剧本 10-18
11·25国际消除对妇女的暴力 10-17
知青公益性社团组织节目表 10-16
团结公司的情景剧,公司文化 10-16
大学生小品,适合大学生的小 10-15
饭堂厨师情景剧剧本(提升团 10-14
银行情景剧,银行关于服务的 10-13
关于消防安全搞笑小品,有关 10-12
新能源情景剧剧本(光明使者 10-11
中国记者节小品剧本(爱心采 10-10
扶贫小品,完整扶贫小品剧本 10-8
乡村题材农村妇女小品剧本 10-6
小学生校园自闭症儿童小品 10-3
邮政小品剧本,关于邮政的小 9-29
国庆节表演什么节目好,推荐 9-27
万圣节幽默小品(相亲故事) 9-25
地质矿产勘查音乐剧剧本(勘 9-23
农村社区居民个人健康档案 9-21
改进部门工作作风的音乐剧 9-19
医生和病人音乐剧剧本(不一 9-17
尊老敬老过重阳感人情景小 9-14
大学生搞笑情景剧剧本(犯错 9-12
新兵入伍搞笑小品剧本,新兵 9-10
还珠格格搞笑小品剧本,还珠 9-8
医护人员音乐剧剧本(妈妈我 9-6
关于欢迎新同学的小品,迎新 9-3
建筑公司房屋设计小品剧本 8-31
弘扬公务员正能量音乐剧剧 8-29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小说 > 涉案小说 > 起死人而肉白骨:第二十五章
 
授权级别:授权发表   作品类别:小说-涉案小说   会员:戴修桥编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8/3/13 7:48:35     最新修改:2018/3/30 10:54:40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起死人而肉白骨:第二十五章
作者:戴修桥

第二十五章    

           医院里强持豆豆    张子仪监护思过

说的是:

        中华起宏图,国家益见新。

        百业俱发展,形势甚喜人。

王继承和陈章在病房里来看望豆豆,陈章以事实来教育着她。

陈章:“我们辑毒大队昨天晚上接到群众的举报,端掉了一个以舞厅为幌子的吸毒场所,看那些吃了摇头丸的男女青年,他们在疯狂地摇着头,我在想他们今天在摇头,如果执迷不悟地摇下去,不太久远,就会真摇掉他们的头。”

王继承:“我已经给吸毒的人制定了两条永恒不变的方式。”

张思过:“哪两条方式?”

王继承:“第一个方式是;吸毒……成瘾……. 破产或失业…….家破人亡…….”

豆豆问:“爷爷,那第二方式呢?”

王继承:“吸毒……成瘾…... 戒毒。这里面还有两个结果;一是;决心……毅力…….成功……. 回归社会。第二个结果是,丧失毅力……失败…….复发…….回到第一个方式的结果……死亡。”

豆豆对张思过说:“我们要走笫二个方式中的第一个结果。”

张思过:“那就是:决心……毅力……成功……回归社会。”

陈子章:“再告诉你们一件亊,你所长奶奶被白总的秘书薄百巧打成重伤害住进了笫一人民医院,你三表爷爷代理所长。”

张思过和豆豆立即大哭起来:“奶奶,所长奶奶,我们要去看望奶奶。”

陈章:“你所长奶奶还正在抢救,你们还是养好你们的伤病。”

张思过和豆豆还在继续哭泣着。

王继承一再叮咛:“豆豆,你和思过都是个好孩子,一失足乃千古恨,万万不可旧病复发,对不起这个社会上所有关爱你们的人,尤其是你们自己。”

豆豆由衷地说:“谢谢爷爷,谢谢社会上所有关心我们的人。”

陈子章:“豆豆,由于我的工作,对思过关心欠缺,又缺乏母爱,谢谢你帮助了他。”

豆豆感激不已地说:“可怜天下做警察的他们的孩子,你们伟大,你们光荣,为了国家,为了别人,却顾不了自己的骨肉,我替全社会的先谢谢您们,当警察的叔叔和阿姨。”

豆豆向陈子章和陈章兄妹深深一躬,陈子章兄妹二人扶过过豆豆,他们挥手告别。

正是:

      人民警察,架海擎天。

      弊绝风清,下顿上安。

医务人员已经给张思过吊完了水,张思过却是闷闷不乐。

豆豆问:“思过,你怎么了?”

张思过长吁短叹道:“要是有妈在该多好,我负了伤住了院,她会寸步不离地守在医院里,爷爷奶奶看了看交了住院费就走了,瞧爷爷那个态度就是老军阀,对我除了严厉的批评,就没有一句心痛话。”

豆豆道:“那是恨铁不成钢。”

张思过:“陪我去楼下医院的花园里走走去?”

豆豆::“好,我扶着你去。”

豆豆扶着张思过走出了病房。

医院的小花园;

淡淡的密云在天际中流淌着,没有一点风丝,豆豆扶着张思过来到医院的小花园里,这里沒有幽林凉月下听琴的感觉,也没有观花赏竹闻鸟啼的兴趣,说是花园只不过一大片草地而己。园中间有个亭子,亭子里有几条青石登,亭后有几棵老榆蒼槐。豆豆扶着张思过走是这个小亭子,坐了下来,他们的心情都不好。

豆豆喟然长叹道:“思过,你虽然妈妈不在你的身边,可是你知道你母亲还在这个人间,相见虽然为期漫长而又遥远,不管是如何漫长和遥远,总还是有期可待,我那妈却杳杳无踪,飘渺而相见无期,此时此刻我的身边一个亲人也没有,我爸是个从孤儿院被抱养的孤儿,据说那爷爷奶奶还没有等到爸爸长大成人就相继地死去,还有的人谣讲原来的爷爷是个毒贩子,解放初期被政府镇压了。”

豆豆说到这里潸然泪下,又继续说下去:“你有爷爷,奶奶,爸,姑妈,三表爷爷,还有更多的亲人在关心你。我呢?虽然还有个爸爸,可是他早就变了,因为他有了钱,就象一棵树,它长高了,枝叶也茂盛了,却引来了远方的鸟,这些鸟个个是别有用心,叵心莫测。她们对我看作是多余的,争富夺贵的绊脚石,不知在哪一天,我就成为她的牺牲品。人常说宁要讨饭的娘,不要做官或发财的爹,事实上也是如此,我何常不这么想呢。”

张思过也有几分的同情和怜悯,他道:“古人也曾说过;炎凉之态,富贵更甚于贫贱;妒忌之心,骨肉尤狠于外人。此处若不当以冷肠,御以平气,鮮不日坐烦恼中矣。”

豆豆道:“我也明白这个道理,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孩子又能奈何呢?只能信天由命吧。”

张思过信誓旦旦地说:“必要时我可以帮你。”

豆豆苦涩地说:“我就領情了。”

张思过又说:“你家的保姆不是也打来了电话,说你爸中风住进了医院,你该去看看他。”

豆豆多忧多愁的脸上没有一丝笑容,她只是点点头。

 正是:性燥心粗者,一事无成;心和气平者,百福自集。

第一人民医院;

豆豆没精打彩地走向这座庞大的医院,这里的人熙熙攘攘,人声鼎沸。

豆豆走下电梯在大楼的走道上向前去,她看到了709病房,她推门而进去。

豆豆进了病房,她举目看去,爸爸的病床左右有几个人在殷勤地护理着。

豆豆走到病床前道:“爸,人都说有钱人的门前孝子多,看来一点不假,数天前,在风雨的桥下,有两个人要伤害我,后来才听说…….”

白文俊吼道:“你听说了什么?”

豆豆:“你徒儿的徒儿,不管怎么说也是你的孝子贤孙。”

白文俊故作态道:“世界上只有你才是我唯一的亲人,我还不是为了你,才…….”

豆豆一声冷笑道;“你说错了,你好比一片大森林,什么样的鸟都飞来了,有鹰也有雀,还有所谓的百灵鸟,更有丑乌鸦,树下有狼有虎,也还有狐狸精。”

白文俊己听得不奈烦了,厉声道:“豆豆,你吸毒了没有?”

豆豆道:“吸了。”

白文俊咆哮道:“你没有吸毒,这是陈子章,陈章,王继承的恶毒陷害,你必须这么说,我已经对他们三人进行起诉。”

豆豆一声冷笑道:“爸,你愚蠢至极,只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已的腳、吸毒不是你承认于否,逃得过化验吗?”

豆豆说罢转身欲去。

白文俊厉声喝斥道:“哪里去?”

豆豆毅然地:“去戒毒所。”

白文俊一声冷笑道:“哪里也不能去。”

豆豆夺路欲去,扑上来两个年轻人将豆豆不废气力而制服在地。

白文俊吩咐道:“一不许伤害于她,二不露声色送到那个地方去,只有如此才能救下我心爱的百灵鸟。”

一名歹徒立即把病房的门紧紧关闭上。

白文俊令手下人将豆豆强持病房推进了洗手间,捂上她的嘴而叫唤不得。这时白婶推开房门走了进来,她看到这里发生的一切,非常气愤道:“人常说虎恶不食子,狼毒不吃女,白老板,豆豆可是你的亲生女儿。”

白文俊气呼呼地说:“白嫂,你是我花钱雇来的佣人,对我家的事只能看,不能问,不能讲,更无权去说三道四,品头论足。如果你不守规矩,你就走人。”

白婶再也不敢言语了,只好将拿来的汤饭准备盛在碗里让白文俊吃下。

白文俊道:“你把它放下回去吧,这里有人就不需要你来了,去吧。”

白婶迟疑地:“燉好的人参老母鸡汤,别让凉了。”

一个汉子走来伸手接过白婶手中东西,不耐烦地说:“走吧,走吧,别再啰嗦了。”

白婶向那人看去,他,二十四五岁,身高有一米八以上,甚是粗胖,紫里发青的枷子脸,大光头,大而尖的鼻子,脖子就象一头肥猪,还有一个特别的特征,他的左手少了一个小手指头。白婶向他看了几眼,便匆匆地离开了病房。

 正是:

         闭口深藏舌,安身处处牢。

         不逞之罪徒,卜昼卜夜劳。

再说戒毒所;

门被推开,张思过百无聊赖地独坐在病床上,心不在焉地看着一本书,他听到了脚步声,抬头看去,见是王继承,便道:“是三爷爷。”

王继承问:“豆豆呢?该她服药了。”

张思过甚是焦虑地说:“去第一人民医院看望她爸爸去了,她说中午十二点一定赶回来,现在就下午四点了,也该回来了?爷爷你真认真,戒毒所里有几百名染毒病人,你还每天三次来这里为豆豆送药,您才是活着的张思德,雷锋和王杰。”

王继承郑重地说:“古人云,小处不渗漏,暗处不欺隐,末路不怠荒,才是个真英雄。如果你干工作不勤恳,不认真,不爱业敬岗,这遗那漏,本职工作就做不好,你还做什么英雄?干一行爱一行,干一行就要干好这一行,才不耻一个真男儿。”

张思过笑了道:“我的三爷爷将来必成英雄。”

王继承呵呵笑道:“做不做英雄我不计较,不虚度年华,不浪费光阴,不遭塌自已的人生,这才是我的人生观。”

张思过道:“爷爷说得对,爷爷说得对。”

王继承取出药来放在张思过的床头柜上吩咐道:“等豆豆回来,要她立即把药服下,恨病吃药,少服或漏服,会影响治疗效果的。”

张思过道:“放心吧,我一定会监督豆豆她按时按剂服的。”

王继承:“好,再見。”

王继承与张思过告别, 王继承走出了病房。

 正是:冰雪净聪明,雷霆走精锐。

王继承仍然坐在办公室办着公事,一名工作人员进来道:“王所长,该下班了,你不能天天在熬夜,身体可是革命的本钱。”

王继承说:“还有两名今天下午入院的吸毒人员,其中一个毒瘾重度较为严重,服下药去毫不见效,我给他加了剂量,因此,夜十二点再观察观察。”

工作人员:“今天是我的夜班,我多注意一下就行了,所长,你一个星期没有回家了。”

王继承:“谢谢你的关心,小李同志,我们戒毒的工作人员任重道远哇,我们面对着的不只是一个吸毒人员,这是整个社会,代表着我们的政府的责任,救一个人就是救了一个家,我不能走,我放心不下哇。”

工作人员很受感激道:“天下吸毒人,为什么不可怜我们戒毒人的心呢?”

王继承心情沉重地说:“他们不可怜我们,我们却时时刻刻在可怜着他们,这些我们就别说了,不願意去死的人,我们就去救他,义无反顾。走,去病房看看去。”

王继承与那名工作人员走出了办公室。

天才刚刚放亮,住院大楼依然很安静,王继承已经来到楼下,他向电梯处走去,由于还没有到上班的时间,电梯间没有开门,他只好攀登着楼梯向上走去,二楼,三楼,四楼,最后他来到了七楼,他推开了病房门。”

王继承走进病房,原来陈子章在守护着儿子张思过。

陈子章急忙站了起来道:“是表叔,天这么早,你来?”

王继承:“昨天豆豆一天没有服药,她也没有回戒毒所,我放心不下,她是我的病人啊。子章,你来陪陪儿子,好哇,你们父子早就该多多勾通,多给他一份爱心,就多增添一份感情,人非草木岂能无情?”

张思过道:“豆豆没有回到这个医院。”

王继承:“这孩子可能在笫一人民医院,陪她爸爸了?”

张思过还有些担心地说:“豆豆她会会又出亊了?”

陈子章:“今天开庭。”

王继承以无所谓的心情说:“昨天我就接到了通知,白文俊对我和陈章起诉,说是我和陈章绑驾了他的女儿豆豆,真乃无稽之谈。我是一名缉毒人员,不管他是何人,或男或女,或老或少,或穷或富,不管是寻常百姓,或是职高位显的重要官员,是外国人或是中国人,只要他在我辖区吸毒,就是闯了我的禁区,一视同仁,先是耐心说服,然后便強制性给予戒毒。我王继承干得就是这份工作,脚正不怕鞋子歪。”

张思过问:“爷爷,白文俊凭什么要起诉您和姑姑?”

王继承:“其目的主要为薄百巧和几名枉法分子解脫罪责。”

陈子章:“豆豆如果失踪,这个案子就会变得扑朔迷离,对薄百巧等人的量刑也就起到了干扰,必须找到豆豆。”

张思过:“戒毒所是国家法定的保护单位,薄百巧有组织地以武力冲击戒毒所,还打伤了所长奶奶,致成伤害,第一条大罪就是危害国家安全罪,第二条以暴力致人重伤害,二罪并判,判她个十年八年的,冤枉不了她。”

陈子章赞叹地说:“好小子,真不愧为执法世家之子弟,儿子,你说这个绰号百巧鸟的女人能不能判她死刑?”

张思过想了想道:“死刑?完全不可能,一是末造成国家和人民生命财产等重大损失,二是没有造成严重扰乱社会序绪,国家安全等大恶大罪。再说还没有足够的罪证来判她死刑。”

王继承:“说得对,如果豆豆揭发她薄百巧诱骟豆豆吸毒,并供给豆豆毒品,然后公安机关对薄百巧进行审讯追查,在涉毒问题上打开缺囗,顺藤摸瓜,她如果是个大毒枭,判她个死刑也完全可能。”

陈子章:“找不到豆豆就拿不到薄百巧相关材料。”

王继承:“豆豆已经服用了我的戒得胶囊一个疗程,只要转移到其它戒毒单位或大型医院,进行住院治疗,完全可以康复。到时候豆豆再出现我们面前,我们也就无话可说了,组织上还会追究我和陈章相应的责任。”

陈子章:“白文俊,白文俊,狡猾的老狐狸,他的小美人又逃过了这一劫。”

正是:

       诪张为幻迷惑人,自绝于法祸国民。

        初一逃去有十五,恶有恶报定有时。

天边的颜色是矇昽的,淡紫色的,没有一个地方是暗沉的,法庭这个在人心中最亨有公平的和威严的圣地,在阳光普照下,更是灿烂辉煌。

数日后,王继承从容不迫地向法庭走来,他原来是一个军人,有素质的军人。每一步几乎都是75公分,目光平视,步伐有力,甩手阔步,雄纠纠气昂昂,心情却表现地十分平静,充满着不屈不挠,常人所不及的境地。

法庭庄严而又肃穆,主审法官上书记员等等各居各位。尤其是那位主审法官,他是位体面的人物,一身法官的服装穿在身上合体而又端庄生威,他那张面孔也表现的是那么严肃和自尊,给人有不言而自威,肃然而起敬的感觉。

王继承来到被吿席的位子上端端坐下,他向原吿席位看去,还是空的,只有代理席上坐着两位律师。一老一少两个男人,老的有五十余岁,高高的个头,上身略微微前倾,不肥不瘦,头发有些花白,额头上有几道皱纹,戴一副老花眼镜,他却生着一副鹰鼻,脸皮白白的,给人有险恶狡妰的感觉。年青的这位律师,他的身材既不高大魁梧,又不怎么精干,稍微有点胖,穿衣却很讲究,每粒扣子都扣得规规矩矩的,连领囗那儿的钩也钩得结结实实,嘴唇薄薄的,给人有囗刀舌剑之感觉。

主审法官一声宣布:“开庭。”

整个法庭没有任何人旁听,诺大的一个庭空荡荡,连同两名法警这里只有八个人。

主审法官:“原告。”

老年律师道:“我们二代理人全权代理.”

主审法官:“被告。”

王继承:“到。”

主审法官:“另一名被告。”

王继承:“去外省押解犯人了,我给带来了请假条。”

主审法官:“有没有代理人?”

王继承:“不需要。”

主审法官:“现在开庭,是否同意庭前调解?”

王继承:“我现在声明,戒毒所有数百名毒瘾病人,所长因伤住院治疗,我不但代理所长之职,还是唯一的医疗专家,我不能擅离职守,我必须马上返回戒毒所。请法官要理解,这是一项特殊的工作。我的职责就是戒毒,只要在我所能管辖区,不管是任何人,也不管他是官是民,只要我发现了他吸了毒,染上了毒瘾,我便对他采取一切手段,强制他戒毒,动员说服去,或抓去,这是特权,这个特权是谁给的,法定的。因此,不管谁对我和我的缉毒工作人员进行诉讼,我们定会正确对待。同志们;我们多少缉毒人因为这项工作,去流血,去牺牲,却无惧无悔,最好你们要多给我们一份理解。谢谢,谢谢。”

王继承离座走出法庭。

王继承开着车来到戒毒所,门卫把电控门开了,王继承问:“今天又来了几个毒瘾病人?”

门卫:“又来了三个,两男一女,王专家,就等来会诊了。”

王继承一声长叹道:“毒云遮苍天,何时能驱尽毒云见红日呐,还我大好的河山,还我无毒的家园,不被毒气所污染。”

王继承将车开到楼前急忙停下,他跳下車大步流星地向楼上奔去。

王继承匆匆忙忙在穿工作服,这时手机响了,王继承接起了电话:“是爸,三舅和三舅母都来了,都来看望我大嫂,谢谢二位老人,今天去大表哥陈敬章家,这是一个特殊的聚会,我很忙你们不要等我,我忙完所里的事一定赶到…….”

王继承喃喃又道:“今天不到夜十点,别想下班,这就是工作......”

 

白文俊坐在客厅,他正在打电话:“我今天上午出的院,谢谢老弟的关心,只要豆豆这条防线能够严防死守,司法机关不从毒品上开刀,薄百巧的刑期就不会太长,好,好,我老白忘不了你老弟……”

白文俊接完电话,他来到窗前,拉开窗帘,向楼外看去,情不自禁地说:“我的百灵鸟,你入獄一个多月了,你太狂妄自大了,严莉能是你打得人吗?一个公安厅副厅长,省城的一个市委副书记,他们的儿媳,都是身经百战的大功臣,还有她严莉,她的丈夫是位少将副军长,幸亏只断了四根胁骨……”

一阵风吹来,白文俊心中伤憷难控,还是落下了眼泪,情不自禁地:

          “望君烟水阔,挥手泪沾巾.

          飞鸟没何处,青山空向人。

          长江一帆远,落日五湖春。

          谁见汀州上,相思愁白苹。”

 

陈敬章的客厅里济济一堂,灯光明亮,王孝义,张子静,张子仪,韦雪坐在首位,他们都是八十多岁的高龄老人。王孝义高高的身材,虽然没有当年那么强壮,腰杆还没有弯,坐在那儿依然挺得直直的,发如银霜,虽然胡子不长,却象许多银钉栽在他的下巴上,不胖的脸上嵌着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显得特别有精神。张子仪虽然也有些衰老,眼睛旁出现了多条魚尾纹,仍是脸有采,眼有神,从不咳嗽,正表现出夕阳红的风釆。张子静和韦静也是神采奕奕,精神焕发,还留下当年的几分英姿。严莉虽然在他们面前还是个小辈子,小他们二十余岁,由于这次负伤,刚刚出院,身体还很虚弱,脸色苍白,精神却很好,于华文明在作陪着,陈敬章、陈子章,陈章依次排坐,就数张思过最活跃在跑上跑下地张望着。

陈章:“思过这小子?”

陈子章:“他有他的心事,在盼望着一个人。”

陈章:“他的王兄。”

张子仪:“没有老少,简直是乱了套了,是表爷爷。”

这时门外有小车的鸣嘀声.

张思过喜出望外地跑进来:“小爷爷来了,小爷爷来了。”

王孝义:“是不是还要打炮相迎?”

张子仪道:“姐夫,你言之差矣,我这三外甥是继承老辈共产党人的衣钵,保持着优良的军人作风,有忘我的工作精神可喜可贺哇。”

众人笑了……

张思过又跑下楼去。

张思过一口气跑下楼,还没有开口,王继承就发了话:“思过,今天这个场合你一定要注意,别开口王兄,闭口师父,想起来才是爷爷。”

张思过:“这是我与你的事情,你怕?”

王继承:“我那三舅,你的三太爷爷可厉害了,好人见他喜,恶人见他仇,罪人见他尿裤子。”

张思过:“小爷爷。”

王继承:“嗯。”

二人说说笑笑,携手拢肩上楼上走耒。

王继承和张思过上了二楼,客厅就在二楼,刚上二楼就听到客厅里传出一阵阵的欢声笑语。张思过扯了一下王继承的衣襟道:“小爷爷,先别进去听听他们在说什么。”

王继承:“为什么?”

张思过:“这是一个特别空前的家庭聚会,弄不好我那爸陈子章要向四位老辈子递交文书,我有些害怕。”

王继承:“什么文书。”

张思过:“弹劾我吸毒呗。”

于是二人轻移脚向客厅的窗下走来.

王孝义,张子仪两对老夫妻还有陈敬章一家子,他们畅所欲言在谈论着,气氛十分祥和。

陈子章突然道:“三爷爷,孙子我十分惭愧,说起来我是严重失职,我愧对组织,也愧对老辈子,妻子吸毒贩毒,儿子还是个少年也步其后尘吸了毒,我无颜面对社会。”

张子仪怒道:“把这个小王八犊子交给我,看他还敢碰一下毒品,我就……”

韦雪:“你?”

张子仪:“老子就斩断了他的手。”

韦雪:“那是军阀作风。”

王继承已走进了客厅道:“三舅,斩手?暂时还不能这样做,我们对吸毒人员的戒毒政策是说服批评教育,惩前毖后,治病救人。”

韦雪道:“还是继承说得对。”

王继承:“陋习好改志为鉴,顽症难治心作医,还得靠人人提高认识,认识毒品的害处,自觉得与毒品划清戒线,从自己的思想意识的深处,脫离毒品的枷桎,跳出毒海,才能谈毒色变,自觉地去戒毒。”

在宴席中,统一了意见,张思过离省城随张子仪而去,在他妈妈服刑的那座城市去继续上学,改变环境,从客观条件上远隔毒品。

 正是:惩于羹者而吹齑兮,何不变此之志也?

 

一辆小车开至白家,停在院内,豆豆下了车,他一句话没有说便向楼上走去。

在她的心里这个家对她来说,也许就是一个坟墓。这里的人,个个张牙舞爪,面目狰狞,就是魔鬼,也只有白奶奶和我一样生活在魔窟里,白奶奶您只是为点工钱,却如此忍气吞声,奶奶来,我苦您也苦,您苦苦在穷字上,我苦苦是无奈,只能是父母选择我,我却无权去选择父母。

豆豆的住室在二楼,她走到自已的房间,一股怒气从她的心中涌起。她走到窗前,推开多日未从打开的窗户,她无心去擦拭窗台上那厚厚的尘土,一阵风吹来,尘烟卷在她的脸上,她更加气愤,终于她心中最后一道理智的防线被冲破了,她疯狂地摔砸着东西,想用尽她所有的力气来化解她心中所有仇恨。一时间室内一片狼藉,衣服,书籍,生活用品撤满室内的地面上。

这时白婶走进室来,一面忙着收拾着,一边关切地说:“豆豆,你走了两个多月,到哪里去了?”

豆豆道:“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三面环山,一面临水,有一片别墅,把我送到那里,天天除了吊水就是吃药,好象于世隔绝,我向那里的人打听,也无人告诉我。白奶奶,我有一个同学,名叫陈思章可来我家找过我?”

白婶问:“那是什么个地方?又是谁在控制了你?”

豆豆道:“那天,他们将我强持上了车……”

正是:

           更深星下看银河,一斗阑干月儿斜。

           有人正啼春去半, 恨怨常来愁人家。

 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章分解。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小说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小说频道(www.juben108.com/xiaoshuo)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