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小说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老兵退伍依依不舍心理剧剧本(班
供电局员工年会小品剧本(营业厅
军旅题材部队班长退伍小品剧本
催泪感人老人小品剧本(营业厅的
关于施工安全的小品,关于工地安
消防部队节日活动演出小品剧本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关于施工安全的小品,关于工 6-22
医院细菌传播预防小品剧本 6-19
最感人的爱心传递公益正能 6-16
超级感人歌舞小品剧本(小女 6-14
保险公司员工正能量小品剧 6-11
互联网音乐剧剧本《大数据 6-8
最新部队军营八一建军节搞 6-5
电信行业音乐剧剧本(让生活 6-2
关于端午节表演的超级搞笑 5-31
经典幽默三句半台词,滑稽搞 5-29
修路行业情景剧剧本《公司 5-26
廉政群口快板书台词(永远跟 5-24
金店情景剧剧本《珍奇异宝 5-20
医院题材的情景剧剧本,医患 5-17
关于父亲的小品,父亲节小品 5-15
全国助残日主题小品剧本(我 5-12
建筑企业音乐剧剧本《公司 5-10
感人母爱的小品剧本剧本(人 5-8
关于宣传十九大七一建党节 5-5
建筑行业道路施工安全小品 5-2
经典搞笑禁毒小品剧本,关于 4-27
全国爱眼日活动宣传小品剧 4-24
世界环境日主题活动小品剧 4-22
适合世界无烟日宣传表演的 4-20
医院医生护士音乐剧剧本《 4-18
关于全面开放二胎策超喜剧 4-17
全国学生营养日宣传教育活 4-15
5.17世界电信日主题活动小 4-13
家庭和睦小品剧本,家和万事 4-11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小说 > 其他小说 > 山乡织梦人:第三十章
 
授权级别:授权发表   作品类别:小说-其他小说   会员:戴修桥编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8/3/12 7:45:58     最新修改:2018/3/25 9:27:21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山乡织梦人:第三十章
作者:戴修桥

第三十章

 三去古城又受挫      戚家兄弟虐二童

几句讽刺:

        筲八盛,容三升,没有祀品怎能行?

        土地庙前不烧香,就是小鬼也不容。

 

我失望地望着镇政府的办公楼,在他的面前那么高,拔地冲天,他扶着双拐站在楼下又是那么的渺小,眼里湿润了,那是泪水,他咬着牙没有流出来,可是他的视线模糊了,在他的面前产生了幻影。镇政府象是云霄的宫殿,又像是神话中的神刹,云雾飘飘,虚无缥缈。我站在楼下,扫目看去,院子里多辆小车,不计其数的摩托车,电瓶车,自行车都走了,空旷旷的真成了人去楼空,院也空了,唯剩下老刘书记和那几名来访的群众,皆表现出失落的表情。

我感叹地:“见官难,难见官,见官如同上青天,在古城镇真乃不假,令百姓寒酸。”

我诧异地上了手摇车,吃力地摇出镇政府。

七天之后,又是一个星期一。我又摇着残车来到古城镇政府的大院内,他坐在残车上,耐心地等待着,不时地抬头向楼上张望着,点名的官员们散会了,一阵喧哗,人流滚滚涌下楼,他这才下了残车,拄着拐杖步向楼梯口,终于等来了戚光耀。

“戚助理。”老戴大声地呼喊着

戚光耀在嘈杂的人群中轻率地向老戴看了一眼着:“又来了?”

我问:“镇政府签字了没有?”

戚光耀:“领导说了,这个字不能签。”

我道:“在村介绍信上,写个情况属实,盖个公章,这又有何难处?”

戚光耀唐突道:“是何道理,我不清楚,从今以后你不要再来找我了。”

我有些气愤了道:“你是民政助理,我是一等伤残军人,又是军属,不找你又去找谁呢?”

戚光耀冰冷地说:“你想找谁就找谁,有你的权利。”

戚光耀冰冷地哼了一声,大踏步地走开了,我望着渐渐远去的戚光耀,谓然长叹,他站在那儿良久,最后还是下定了决心爬上楼去。他拄着拐艰难地爬上二楼,已是气喘吁吁,他上了二楼站在楼梯口向二楼的两端看了看,东侧是书记等办公室,西侧便是镇长副镇长等办公室,便向东道走去,刚走过第一个办公室门口,就从室内传出一声喝斥声:“站住。”

我收住脚步,这时从室内冲出一个人来,劈头又道:“幸亏你是一条腿,不然的话你能上天。”

我已是气忿交加,但还是忍耐了,道:“我想见见书记。”

那人嗤之以鼻“一个镇四五万人都要见书记,书记能忙得了吗?”

我解释道:“同志,我也不是常来打扰书记。”

那人生硬地:“下去,下去。”

我反问道:“见一下镇书记是不是还要滚丁板?”

那人火爆地:“你这个人头脑有病,我说不能见就是不能见,你给我走开。”

我解释道:“同志,我是一等伤残军人。”

那人嘲弄的冷笑道:“伤残军人,这个不值钱,不是年头啦。”

我反口问道:“什么年头伤残军人才能值钱?”

那人:“在应跛子的眼里你们值大钱,在什么好人盛春天的眼里也许还能值张饼钱,在……”

我反问道:“在你的眼里呢?”

那人:“在我的眼里,是没人理的,滚。”

我恼羞成怒举起手中的拐棍抵向那人质问道:“你问你,你是镇长还是书记。”

那人伸手来我夺手中的拐杖,他被重重地摔倒在地,那人高声发喊:“来人,将这个无赖给我托出去,他妨碍公务。”

我大怒道:“我妨碍公务,帽子还小了,如果在文革时就是阶级敌人,三反分子。”

“慢”一个干部模样的人来到我的身边,这时从另外几个办公室走出几个人来,齐声问:“杨副镇长,他是干什么的?”

杨副镇长:“这是一等伤残军人老戴同志,扶下楼去。”

我被人扶起,再用目光寻找拦截于他的那人已是无影无踪,正要发作,杨副镇长道:“老戴,你是个老同志,是有觉悟的,我是负责接访的副镇长,去楼下什么问题我来解决。”

杨副镇长引着我走下二楼,来到楼下,杨副镇长用手机打了一阵子电话后道:“你的问题我转于薛副书记处理,今天不巧的事他去县开会了。”

我不耐烦地问:“什么时候回来?”

杨副镇长皮笑肉不笑地说:“反正是今天回不来了,这样吧,我将他的手机号写于你,你走路不方便,电话联系吧。”

杨副镇长顺手取出比火柴稍大点的纸片写上号码,我接下看去13921784788,我木纳了。

我站在办公室楼下,心中惶惶,眼前又出现一个幻影。

镇政府办公大楼放射着耀眼的光璨,老戴擦了眼,盯睛看去,原来是一座金龙宝殿,戚满堂穿着龙袍,端坐在龙位宝座上,杨副镇长,薛副书记,戚光耀还有许多文武百官披蟒袍,系玉带正朝拜皇驾,齐呼:“吾皇万岁,万万岁。”

戚满堂:“众爱卿免礼平身,滴水檐下是何人在喧哗?”

戚光耀撩袍端带,俯伏金阶道:“回皇叔万岁,那是一等伤残军人戴跛子,家中失火将其母烧死,家产房屋皆焚,尚有老父亲及其全家无存宿之处,前来乞讨皇恩赐些恩惠,重建家园。”

戚满堂龙颜大怒道:“如今是天下太平,马放南山,刀枪入库,还要这些人又有何用?”

杨副镇长:“请陛下发落。”

戚满堂想了想道:“特一等伤残军人尽是断胳膊少腿的,白食朕的皇粮,来人给我拿下推外斩首。”

戚光耀扑向前来:“是,遵旨——”

我大惊失色一头栽到在地,叫苦不迭:“万岁,饶命,万岁饶命哇——”

老戴又惊又怕,栽到在地,他吃力地站立起来,他流泪了,愤然道:“见一下镇党委书记竟是如此之难,难,难,真乃是官府实难进,宫门似海深。”

他脚步凌乱,惘怅万分走到手摇车旁,又回头向镇政府大楼看了几眼,甚有寒栗之感,也有几分的恐怖,他上了手摇车,再一次摇出这个大院。

又是一个星期过去了,老戴再一次摇着残车进了古城镇政府大院,他抬头向楼上看去,一切如旧只是多了几辆小车,车旁有好几个好像是城里人,围在一个挺着发福的肚子,那个壮年男子身边,他们在晃悠着,低估着,气氛显得有些紧张,我自语着:“今天没有点名?”

我下了残车,取下拐杖向楼下的传达室走去。老刘书记已经坐在条椅上已和一个干部在激烈的辩驳着。老刘书记义正词严地:“薛副书记,你是古城镇的一张铁嘴,我说不过你。”

薛副书记正在卖弄他的官样文章,喋喋不休地说:“国家的方针,每个地方都有每个地方的实行情况,我们是在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什么是特色,就是根据本地区的实际吗,古城不能按照市县财政局,人事局的规定执行退休工资制。”

老刘书记问:“说来你们就不执行市,县两级,人事局、财政局的相关文件了,你们岂难说是独立镇书记是皇帝,镇长是宰相,你们是天官、尚书、总兵,古城镇这个镇子几时改成独立国。”

我向这位谈吐诙谐薛副书记看了看,那个薛副书记也看到了我的到来,准备结束他和老刘书记的谈话:“老同志就谈到这里吧,我的意见就代表着镇党委,镇政府,对你这个问题就这么处理,不能按照市、县、人事局、财政局的文件执行,以上不作更正,你如果有意见可以提,到哪里提都可以,只要别出国,投敌叛国,再想领这部分工资就更难了。”

老刘书记怒忿之极地:“薛,薛书记,你,你。”

薛副书记立身欲走。

老戴迎上前来道:“薛副书记,我叫,”

薛副书记不耐烦地说:“别说了,你的问题是自然灾害,不是刑事案件,因此你就自行解决,要求救济,你要镇民政助理带你去县民政局。”

老戴问:“带我去县民政局,他能去吗?”

薛副书记道:“这就看你和戚光耀的关系了。”

正是:自余驴鸣犬吠,聒耳而已。

正在这时从院里传来吵闹声,十分激烈,还有人高喊着:“打死人喽,打死人喽……”

传达室的人纷纷走出室去。院子里已打成一团,乱成一锅粥,一名青年十分勇,手持狼牙棒,上下飞舞如入无人之境,他的对手已被打得血肉迸飞,有的手上脸上都流出血。

我十分吃惊地:“看这位好汉要是在战场上,一定会荣立特等功的,他是谁,如此英勇无比,好一员猛将。”

围观的人低声道:“戚书记的小车司机。”

我道:“不久他要搬家。”

老刘书记:“主有多大,奴就有多大,王爷家养的狗就能生吃个状元,也不知他能搬到什么地方,千万别搬到我白山去。”

我又道:“老书记,三字经里有这么一句话,择邻处,他若搬到白山,你白山的老百姓连夜都得逃离家园。”

一个围观的群众:“要把他送到伊拉克,老美非得撤兵不可。”

被打的人吼叫着:“古城镇不讲理,少我们的钱不给还打人呐……”

戚满堂,张继臣才下了楼,气盛怒道:“通知派出所,将这群打砸抢的匪徒给我抓起来。”

一辆警车开来,在院子里停下,车门开了跳下公安干警,戚国放带着一副墨黑色的眼镜向还要叫嚷的受伤者走来,一声吼道:“你嚷个什么?”

受伤人:“古城镇政府欠我们的钱,不该暗示他的司机手持凶器苦打我们。”

戚国放:“凶器,什么凶器?”

受伤人:“狼牙棒。”

戚国放:“狼牙棒在那里?”

受伤人:“在这辆小车里。”

这时一名三十余岁的汉子,白白胖胖高个子大块头,向这辆小车走来,他伸手推开这几名企图取证的受伤人,一声喝道:“滚开。”

他跳上车驾车而去,这几名伤者不知所措地:“凶器——”

戚国放:“走吧。”

受伤人:“你们好哇,官官相护,我们和你们拼了。”

“拼了,古城镇的地面你能打得赢吗?”几名受伤者抬头看去,数名社会的痞子,有的黄头发,有的手腕上胸前还刺着纹身围了过来。

受伤人:“你们想做什么?”

为首的痞子一声冷笑:“我们想要你们滚。”

这些痞子们将受伤人推推攘攘轰出古城镇政府的大院子。

老刘书记忿恨地:“原来是黑白相通祸害百姓。”

我仰面长叹道:“这就是古城镇政府的真目的,老刘叔走吧。”

老刘书记:“看清楚了吗,这里根本没有老百姓说话的地方。”

我长吁短叹道:“可惜了,党的这片土地上,也可惜了,古城人民对共产党长期的信任,老刘书记俺们走吧,你的事,我的事,全做是秋风过耳,就是有点委屈也就让他是铁锁沉江吧。”

我说到这里,他流出痛楚的热泪,再看看老刘书记也是老泪纵横。

我戴哭道:“我不相信,古城人民就是因为有了你们这几个赃官能怀疑了我们的党?党是光荣的,伟大的,决不允许任何 去污染我们党。”

老刘书记愤然道:“侄子,走吧,戚张不倒永远不来古城镇。”

我上了手摇车,老刘书记却为我推起了残车向院外走去。

正是:

       包拯千古死去人,懔懔恒如有神魂。

       贪官恹恹仍不死,但恐噉尽天下民。

 

当天夜里我又得一梦,他再一次来到古城镇政府的大门前,向灰尘笼罩的古城政府大楼看去。楼是那么的高,直插云霄,楼门前的楼梯坍塌了,这些官员们推云驾雾上了楼,从楼门里流淌着烟和白雾,楼门前那几块门牌,红色的古城镇委员会的牌子被一团黑雾盖了,古城人民政府的木牌子上的字迹模糊了,慢慢地什么也看不见了,突然从楼门前出现一条鸿沟,这沟越来越宽,也越来越深,从无底的沟下冒出一股黑气,弥漫着,翻滚着,我和老刘书记还有千千万万人民百姓在鸿沟的这边张望着,那所大楼是那么的遥远而可望不可及,再低头看看脚下,鸿沟里恶水奔腾,黑浪翻滚,无限的瘴气直往上冲。

我失声哭道:“是谁挖下这条沟,拉远了党和人民政府与人民的距离?”

我摇着残车向院外而去,老刘书记伤痛地说:“据说戚满堂要调到民政局当局长,张继臣去土地局任局长,尤其是派出所那个戚国放,百姓无不骂他是小日本,也快调进了县公安局任治安大队长,真是朝中有人好做官。”

我问道:“他们朝中的人是谁?”

老刘书记:“县委常务副县长郭四放是戚满堂的亲表哥,他不是你大红山的人吗?张继臣是郭副县长的妹婿,戚国放是戚满堂的同胞弟,戚光耀又是戚满堂的亲侄儿,他们都是一颗藤上的葫芦,能不互相关照吗。”

我道:“这些我是清楚的,他们是从我们大红山走出的几个败类,可怜的大红山出英雄好汉也出孬种赖蛋,鱼龙混杂,可恼可恨哇。”

社会的现实让我明白了这么一个道理,如今是网络社会,多么亲密的一条线牵连的连带关系,朝中无人难做官,只要有人就会飞黄腾达直步青云。”

正是:琐尾流离情可叹,潜滋暗长腐败官。

那天夜里我又做了一个恶梦,他被恶狗咬的遍身鱗伤,人醒了梦也去了......

我非常失望地再次离开大红山村,乡村土路弯弯曲曲,小石头铺砌的路面,多经车轮的碾轧,坑坑洼洼,坎坷不平,他吃力的摇着残车,颠波在石头路上,他的脑海里想了许多,不禁失声苦笑了笑,自言自语道:“我真乃失志忘记了几年前,我曾的罪过镇长书记两位大人,所以今天我求着他们的时候,能不报复我吗?”

这是十多年前的一天,我又回想起另一个痛心的回忆:

戚满堂和张继臣乘坐两辆小车驰进大红山村,他们进了村部,双代店的门前逗留着许多村民“狼进村了,不知大红山村又能遭什么殃?”一个村民忿然地说着。

有一村民:“老日书记,老美镇长他们来不是集资就是派款,再不然……”

一个半大的孩子唱到:“书记镇长是流氓,他比日本还猖狂,夜夜当新郎,村村都有丈母娘。”

我的一个儿子,还有邻居的一个孩子引着两只小狗从那边跑来。

车停了,车门开了,戚国放带着一副黑色的太阳镜,他第一个跳下车来,恶狠狠地向孩子们走去。二小兄弟害怕了,转身欲逃,那个戚国放一个箭步追了过去,伸双手掐住二童的脖子揪至车前厉声审问道:“你骂谁的?没教养的狗东西。”

老戴的儿子乳名叫大壮,今年7岁,邻居的孩子叫大明,今年5岁,二童都长的虎头虎脑的,天真活泼,一个读小学一年级,一个上学前班。

大壮还口骂道:“你戚国放才真是个狗东西,出了名的大流氓,上中学时就被开除了,你狗仗人势,郭四放是你表哥,戚满堂和你是一个娘生的犊子,你是走后门进的假货,伪劣产品,真脏了公安人的脸,还不知道你们是不是大红山人养的。”

戚国放恼羞成怒便拳打脚踢起二童,二童高声哭骂,惊动了许多村民前来围观,个个怒形于色,但敢怒不敢言,陈光辉和老戴也是同村,十多年的志愿兵,刚刚退伍,他却忍无可忍地冲向前来,怒道:“戚国放,孩子,他们还是一个孩子,法律是不允许你这么做的。”

戚满堂向陈光辉鄙视了一眼,冷笑道:“大晴天,什么时候爬出来你这个王八蛋?给我滚开。”

陈光辉勃然大怒道:“戚国放,少要发你的淫威,你再敢骂我……”

戚国放发声大笑道:“骂你?我还要揍你。”

戚国放说到这里挥拳向陈光辉的面部打去,陈光辉不躲不闪,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陈光辉一个扫堂腿,戚国放倒身睡在地上,围攻的群众哄然大笑。

戚满堂,张计臣下了车传令道:“把两个小东西带往派出所,审问审问是谁教得骂人的歌。”

从另一辆车上冲出几名联防队员如狼似虎,不由分说,在一片哭声,愤怒的谴责声中将二少年拖上车去。一股尘烟,这几辆小车慢慢地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

有诗为恨:

           一股怒气透云宵,断送形象人嘲笑。

如此霸道民难安,铁打国法水中飘。

戚国放令人将二少年押到派出所的审讯室,先是一顿拳打脚踢,给个下马威,这才历行审问:“老实地回答我,那个退伍兵叫什么名字?”

大壮哭着说:“陈光辉。”

戚国放厉声道:“骂人的歌是不是他教的?”

大明斩钉截铁地说:“不是光辉叔教的,他才回来一个月,去年我们都会唱了。”

戚国放道:“你说就是陈光辉教的,马上就放你们回家。”

大壮怒道:“你血口喷人,你冤枉好人。”

恼羞成怒的戚国放柏着桌子怒吼道:“拖出去,先教他爬树,再给他洗洗冷水澡,最后还要他做做游戏顺手牵羊。”

顾名思义,这乃非法刑法,爬树:用绳子吊着双足的踝关节处,倒挂在单杠上。洗冷水澡:脱去衣服,刚从井中打上来的冷水成桶从头泼下。什么又为顺手牵羊?这乃登峰造极的法西斯,卑鄙,下流,狠毒的犯罪行为,便是用细细的绳索系着男性的生殖器,由人牵着去奔跑。可怜二童哭声,泪水也换不来任何人的同情和恻隐,绝命般的哭声传出派出所的高墙。

有诗为叹:

          滔滔江河滚滚流,少年痛哭破嗓喉。

声声句句都是血,诉向苍天喊冤仇。

盛春天专程来看望一位患了病的烈属骑着自行车从门前路过,院子里二少爷哭嚷着惊动了他,他跳下自行车自言自语道:“听哭声是两个孩子,孩子能犯什么法。”

“救命哇——救命哇——”

盛春天扎下自行车向院内走去。盛春天到派出所的院子里,见到戚国放正肆虐着戴大壮,乔大兵在地上翻滚着哭着,臭骂着:“戚国放你是狗日的,是混进派出所的坏蛋。”

戚国放飞起了一脚向大壮踢去,一声惨叫,大壮晕死过去。

“哥,救命哇——”

大明抱住大壮号啕大哭“哥,哥哥——”

盛春天三步并作两步冲了过去一声怒道“给我住手——”

戚国放向盛春天看了看,冷笑道“是你?管到派出所里来了?”

盛春天义正词严地:“你我都是喝大红山的井水长大的,不管怎么说你也是大红山的人,这孩子犯了什么法?”

戚国放:“你,好人盛春天,大红山出了你这个人物,好啊,告诉你吧,我不尿你这一壶。”

盛春天:“好人不敢当,可是一个遵纪守法的人,你凭什么苦打两名少年,谁给你的权利?”

“啊,常伯伯,救救我哥哇”大明哭着抱住盛春天的一条腿。

盛春天:“你?”

大明哭道:“我认识您,您也是俺大红山的人,他姓戴,他爸是伤残军人。”

盛春天大为震惊地:“是你和大壮。”

大明哭得更痛了。

盛春天:“你们做了什么事?”

大明说:“我和大壮哥养了两条狗,放狗玩的。”

盛春天:“放狗玩又犯了什么法?咬伤人啦?”

大明道:“村里的孩子都会唱流氓书记妻满堂妾满屋的歌。”

盛春天道:“我明白了,不过,你们也太不文明了,对人不敬。”

大壮醒来愤然哭道:“他们能这么做,为什么我们又不能唱呢?”

盛春天严肃地斥道:“孩子们还小,折磨成这个样子,你们要承担后果。”

戚国放吼了一声:“什么后果?”

盛春天怒道:“暴虐少年,法庭去见吧。”

盛春天抱起大壮,拉着大明的手走出派出所的大院子。

   这时我摇着残车向卫生院赶去:“盛科长,盛科长。”

   盛春天收住了脚步回头看去:“你,老戴。”

 我高声怒吼着:“我儿子要有好歹,我和戚满堂,戚国放,张继臣拼了。”

 盛春天厉声道:“老戴兄弟,你是个法盲,就是孩子没有了,也只能依靠法律,我的同志,相信群众,相信党,戚满堂,张继臣是古城镇书记和镇长,又有什么了不起,戚国放也只不过是个民警,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我劝你还是拿起法律的武器来维护你和你儿子的合法权利,一定能够讨到一个公道。”

我只好不再吼骂了:“那?”

盛春天:“也只能让国法党纪与他们去较量。”

我点点头道:“是,盛科长,我听你的。”

盛春天:“先去抢救孩子。”

他们一同离开了古城派出所。

正是:

      谁知心眼乱,看朱忽成碧。

      本是一匹狼,穿着袈裟衣。

数十天之后,我摇着残车向县人民法院而去,刚走到法院的门前被杨副镇长拦住了去路。

杨副镇长:“我是古城镇副镇长,我姓杨,我受镇党委、镇政府领导的委托想与你谈谈。”

我道:“还有半个小时就要开庭了。”

杨副镇长:“你是否愿调解?”

我问:“怎么调解?”

杨副镇长:“老戴同志,不管怎么说书记镇长是在职的领导干部,你家的孩子不该去谩骂他们。”

老戴道:“说真的戚满堂真脏了大红山人的形象,他不该变得怎么败坏。"

杨副镇长将我叫到法院的大门外,棉里藏针地说:“老戴,你如果同意调解,这是你最好的选择,否则,你就考虑吧,胳膊能拧过大腿吗?再说你们都是一个村庄的人,还是让一步为好。退一步海阔天空,这是我对你的奉劝,听不听由你。”

老戴坚持着说:“两个孩子一个7岁,一个5岁,对两个少年施以酷刑,暴力催惨,又不犯法吗?”

杨副镇长:“所以我才要向你提出调解。”

老戴问:“怎么调解?”

杨副镇长:“你撤回起诉,对你儿子的医疗费用全额由镇负责。”

老戴想起这些往事,真是撕肚破肠,走着想着不禁他失声哭了,自言自语道:“我真不长记性。”

一阵劲风迎面吹来,路两旁的杨柳刚刚吐绿,翠嫩的枝条被摇拽的刷刷作响,老戴吃力的向前摇去,摇去,他的脸上渗出汗来,他突然一声笑道:“共产党得江山坐天下靠的是人民百姓,他是鱼,人民是水,天下没有离开水的鱼还能够活着,共产党,我的党哇,您千万不要丢下拥护你,爱戴你的人民,戚满堂张继臣能代表共产党吗?”

老戴不停的摇摇头自言自语道:“他们绝对代表不了共产党,我们的党也绝对忘不了人民。”

正是:

琵琶数根弦,昨日弦音寒,松风阵阵冷,今又续从弹。

一场桃花雨,草荣花又艳,思起秋时霜,寄感弦音间。

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章分解。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小说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小说频道(www.juben108.com/xiaoshuo)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