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小说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公司创业奋斗题材搞笑小品《一起
公司周庆年会搞笑娱乐相声《我要
建筑工程监理题材搞笑小品剧本《
一见钟情小品,爱情故事小品剧本(
社会科字三句半台词剧本《为你点
11·25国际消除对妇女的暴力日小品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11·25国际消除对妇女的暴力 10-17
知青公益性社团组织节目表 10-16
团结公司的情景剧,公司文化 10-16
大学生小品,适合大学生的小 10-15
饭堂厨师情景剧剧本(提升团 10-14
银行情景剧,银行关于服务的 10-13
关于消防安全搞笑小品,有关 10-12
新能源情景剧剧本(光明使者 10-11
中国记者节小品剧本(爱心采 10-10
扶贫小品,完整扶贫小品剧本 10-8
乡村题材农村妇女小品剧本 10-6
小学生校园自闭症儿童小品 10-3
邮政小品剧本,关于邮政的小 9-29
国庆节表演什么节目好,推荐 9-27
万圣节幽默小品(相亲故事) 9-25
地质矿产勘查音乐剧剧本(勘 9-23
农村社区居民个人健康档案 9-21
改进部门工作作风的音乐剧 9-19
医生和病人音乐剧剧本(不一 9-17
尊老敬老过重阳感人情景小 9-14
大学生搞笑情景剧剧本(犯错 9-12
新兵入伍搞笑小品剧本,新兵 9-10
还珠格格搞笑小品剧本,还珠 9-8
医护人员音乐剧剧本(妈妈我 9-6
关于欢迎新同学的小品,迎新 9-3
建筑公司房屋设计小品剧本 8-31
弘扬公务员正能量音乐剧剧 8-29
绿色运动才是健康养生最有 8-20
红色革命情景剧剧本(红军精 8-18
退伍老兵晚会小品,老兵退伍 8-15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小说 > 农村小说 > 魂断茅草山:第三十四章
 
授权级别:授权发表   作品类别:小说-农村小说   会员:戴修桥编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8/3/9 8:59:42     最新修改:2018/3/20 11:26:10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魂断茅草山:第三十四章
作者:戴修桥

第三十四章

             陈三代替贼接头   陈父要严管逆子

人常说:

贼有妙计,智胜君子。

终于他们来到了自己县的火车站,车站的出口处涌出下车的人流,一片噪声,一片喧哗,接客的个体司机杂在人流中,吆喊着:“有去古城的吗?有去城关的吗?有去长途汽车站的吗?……”

拉客住宿的男女也涌了上来:“同志,师傅,住旅社,住旅社…”  

张铁柱一行人走在人群中,他们左支右绌偶的应付着接客的司机等人,快步向车站门前的广场走去,最后到了广场的南端,一大片池塘的边缘收住了脚步。

张铁柱向刘指导员道:“指导员,我们请示一下所长,请求他的指示。”

刘指导员道:“好。”

张铁柱取出手机拨起了孟所长的电话:“喂,是孟所长吗?我是张铁柱,我们已经回来了,是回所还是…好,好。”

张铁柱打完了电话向刘指导员道:“所长指示,我们暂不能回所,去住招待所,并传达了局领导的指示,立即要文物商人与于得海他们取得联系。”

刘指导员道:“好,执行吧,那张铁梁呢?”

张铁梁一直都在沉郁之中,他无精打采地:“我在这儿,你……”

刘指导员道:“你也与我们一起去招待所,防止走漏了消息。”

张铁梁没有言语,只是顺从地点点头,于是他们离开了广场,

夜很深了,街灯依然很明亮。张铁柱一行住进了招待所,洗漱完毕,便坐在一起交谈着,唯有张铁梁偃身躺在最里边靠着墙壁默不作声,过了一会便往后墙的一张床上躺下,拉起被子蒙头睡了,这些人没有理会他便议起事来。

张铁柱道:“明天就是五号,是和于得海见面的日子。”

刘指导员道:“要朱老板用他的手机和于得海联系,告诉他们他已经来到了县城,不要告诉他住在什么地方,要他明天上午八点钟到火车站广场南端的池塘边见面。”

文物贩子:“是是。”

张铁柱:“现在就请朱老板和于得海通电话。”

文物贩子取出手机拨起电话,电话通了,传来于得海的问话:“喂,你是谁?”

文物贩子道:“我,我是朱老板,我已经来到了贵地。”

于得海问:“朱老板,你住在什么地方?”

张铁柱向文物贩子示意,文物贩子道:“住在什么地方你不要打听,就请明天上午八点钟在火车站广场南端的池塘边柳树下见面,现金吗,当然带来了,还是老规矩,先看货,然后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文物贩子打完电话,张铁柱和刘指导员在旁边也听的清清楚楚。

刘指导员道:“铁柱同志,立即向孟所长汇报。”

张铁柱道:“好。”张铁柱便拨起了电话。

清晨的车站广场,阳光温柔,东风摇曳着池塘边的几棵垂柳,文物贩子向这里走来,不远的地方停着一辆小车,一个年轻的司机和一个修理工模样的中年男人正在修车,车上还坐着一个戴着黑色墨镜的男人在睨目沉睡,文物贩子漫不经心的走过,向池塘边的柳树走去,他来到树下,树下有几尊石鼓凳子,他取出随身带来的黑色皮包,从中取出几张报纸,铺在石鼓凳子上面,便坐了下来,他吸起香烟。这时,陈三拿着几张报纸从候车室的方向走了过来,他边走边窥视着四周,尤其是这辆小车更为注意,最后他的目光还是停在文物贩子的身上。他向文物贩子慢慢的靠拢,双方目光结合了,文物贩子看到陈三手中的扬子晚报,他咳嗽了几声。

    还是陈三先开的口,道:“请问先生可是从广州来的?”

文物贩子点点头道:“您是于先生派来的吴先生?”

陈三道:“我不姓吴,我姓陈。”

文物贩子迟疑地:“你姓陈?”

陈三道:“于先生不便来见你,吴先生又生了病,也是于先生于得海的意思,要我来接你,朱老板,走吧。”

文物贩子问:“去哪里?”

陈三道:“谈谈我们的生意。”

文物贩子问:“和你谈?”

陈三道:“实话告诉你吧,货不在于得海的手里。”

文物贩子问:“货在谁的手里?”

陈三道:“货在我的一个朋友手里。”

文物贩子问:“为什么不要他本人来见我?”

陈三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可以去你住的旅社吗?”

文物贩子摇摇头道:“你们太没有诚意了。”

陈三解释道:“不是没有诚意,于得海这个人太靠不住了,我受吴二的委托前来见你,那四十八件文物不在于得海的手里。”

文物贩子又问:“在吴二的手里?”

陈三道:“也不在吴二的手里。”

文物贩子道:“看来是场骗局。”

陈三道:“朱老板,请您不要误会。”

文物贩子道:“我明白了,看来你们都是些你哄我骗,贫嘴薄舌的小人,我是白跑一趟了,好吧,请问先生尊姓大名,也许以后还能做个朋友。”

陈三诚挚地:“我姓陈名三,说句心里话,我早就把名利看做是秋风过耳,我父母一生中生了我兄弟三人,两个哥哥没几岁就夭折了,我不能再去为了钱财去作恶犯罪了,自从见了于得海,我是真的害怕了。”

文物贩子问:“你怕于得海?”

陈三道:“于得海心太狠毒了,为了独吞文物,他害了和他一起盗墓的同伙,吴二也想抛开于得海,多分一些红利,可是我的那个朋友…我就不说了。”

文物贩子问:“为什么不说了?”

陈三想了想道:“朱老板,您最好不要和于得海、钱二见面,他们手里除了有几把杀人的钢刀,其他的什么都没有,你如果相信我,明天晚上去茅草山和我那个朋友见面,做好这次交易。”

文物贩子问:“去茅草山?”

陈三拿出一张纸道:“这是我和我朋友的电话。”

文物贩子接过这张纸道:“好吧,明天见。”

陈三匆匆而去。

正是:鱼目混珠乱假真,冷语冰人最伤心。

 

旅社的客房里 ,孟所长、刘指导员、张铁柱在交谈着。

孟所长道:“为什么于得海不使吴二去和文物贩子见面,只是让陈三去见文物贩子?”

张铁柱道:“于得海不会轻易的露面这是必然的,让陈三去见文物贩子,其中另有文章,可能是吴二的投石问路。”

刘指导员道:“那个吴二也是个在案的危险分子。”

张铁柱道:“我分析于得海和钱二可能藏在吴二的家中,或者被吴二藏在他的亲朋好友那里。”

孟所长点点头,道:“铁柱,你分析的是有道理的,还有陈三向文物贩子所言讲的那四十八件文物不在于得海手里,在他的一个朋友手里,他的这个朋友能是谁呢?”

张铁柱肯定的说:“陈三和闫四的感情特别要好,他们又是亲表兄弟。”

孟所长胸有成竹地:“看来于得海、吴二和陈三闫四之间的矛盾很深,好,看来我们暗中护送文物贩子去茅草山和陈三闫四交易,实行抓捕通过审讯,也许能挖出于得海和钱二,还有马上要文物贩子和于得海联系,并把将要和陈三闫四在茅草山交易的消息透漏给他。”

张铁柱:“我明白所长的意图,是引蛇出洞。”

正在这时文物贩子从隔壁匆匆走了进来,神秘地:“所长同志、指导员还有张同志,于得海来电话了。”

孟所长大喜道:“快与他通话,就说马上要与他见面。”

文物贩子道:“是。”

文物贩子接起了电话:“喂,你是于先生于得海,你现在在哪里?我要和你直接见面…怎么?你不方便,吴二要和我见面?在什么地方?城南大桥,手里拿着扬子晚报,明天上午九点。”

文物贩子关上了电话。孟所长笑容可掬地:“谢谢你,朱老板,对我们工作的支持和配合,放心吧,我们会保证你的人身安全,明天上午九点,你就放心地和于得海见面。”

文物贩子表示着:“争取政府的宽大,我应当这么做。”

张铁柱道:“朱老板休息去吧。”

文物贩子道:“好。”

文物贩子走出了这间客房。

孟所长道:“我向县局请示,并且请求警力支援。”

正是:

      设下牢笼捉虎豹,掘下陷阱逮豺狼。

 

再说吴二的家,后院的两间破旧的偏房里,于得海躺在一张木床上,突然他的手机响了,于得海拿起手机,睡在对面床上的钱二制止道:“于哥,你的手机关上吧。”

于得海迟疑地:“关上?”

钱二道:“我听人讲,只要你的电话一响,公安局、电信局会使用什么卫星定位,会准确的查出你存身的方位,误差只在一千米之内。”

于得海问:“能这么神吗?”

钱二道:“电影,电视你没看过,黑道上的人都用的是公用电话。”

于得海压低嗓门道:“老二,我有个感觉,吴二靠不住。”

钱二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他一旦找到闫四或许会把我们一脚踢开。”

于得海吼道:“他若敢,我就杀他个满门绝户。”

钱二道:“是啊,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你我已经走到这步田地,乃是穷途末路了。”

于得海想了想道:“吴二在没和广州文物贩子交易之前是不会把我们杀了的,天无绝人之路,也许事情的结果没有我们想象的这么坏。”

钱二道:“明天,吴二再次和文物贩子见面。”

于得海道:“这小子,不能再使陈三去了,必须亲自和文物贩子见面,必须弄清楚那个姓朱的住在哪个旅社,必要时……”

钱二道:“杀了他,夺走他的现金,我们就远走高飞,亡命天涯,逃命而去。”

于得海道:“我也是这么打算的,闫四和那四十八件文物不一定能找到。”

钱二道:“好,就这么干吧,此地不可久留。”

正是:

     山穷水尽,水尽山穷,路是自己走绝了,怪不得别人;

     自取灭亡,自掘坟墓,死亡自己选定了,恨不得别人。

 

一座高架桥,横跨大河的南北两岸,桥面上车水马龙,陈三出现在大桥上,他提心吊胆的走在人行道上,他已发现了文物贩子,便陇上前去,轻声道:“朱老板,朱先生。”

文物贩子依身在桥栏上,目视河面,听到陈三的呼唤,回过头来道:“怎么又是你?陈先生。”

陈三道:“原定于今天晚上在茅草山和我朋友见面的,那个吴二昨天晚上他又找到我的家里,这些家伙都是亡命之徒,杀人不眨眼的魔鬼,我只好按他们的意思再和你见面。”

文物贩子问:“文物带来了吗?”

陈三道:“怎么会把文物带到这个地方来呢?朱老板,于得海有命案在身,也是两手空空,吴二只是跑龙套的角色,见不见他都不必要,你还是离开县城去茅草山,早日离开这个地方吧,我说的都是实诚话。”

文物贩子道:“陈先生,你绕开于得海做下这笔生意,有恐日后于得海不会放过你和你的朋友吧?我想还是见见于得海为好。”

陈三道:“于得海?他吴二知道他的踪迹,朱先生还是我们做这个交易吧,我们日后和于得海发生了什么,你就别管了,在适当的时候我们会向公安局报案的,抓了这个杀人犯。”

“现在就可以报案!”陈三闻声转过头去,张铁柱已站在他的身后。

张铁柱在大运河的桥上已经等侯多时了,他望着大运河触景生情,低声咏道:

         “运河漕道碧水流,千载风浪万重舟。

        隐隐一线贯南北,立坐桥头情难收。

        未见当年渔翁面,飞驾快艇巧戏鸥。

        又听游人轻歌起,妙似桃源度春秋。”

 

孟所长、张铁柱正在审讯陈三。

孟所长严厉地:“陈三,我问你的话,你要老老实实的回答,争取宽大的处理,否则对你来说是没有好处的。”

陈三沮丧地:“是。”

孟所长审问道:“你受何人指使两次和广州文物贩子见面?”

陈三坐在审讯室桌前的椅子上:“是…是…”

张铁柱面有愠色地:“陈三,于得海可被你窝藏?你知不知道于得海犯的是什么罪?杀人犯,你犯了窝藏罪。”

陈三唏嘘了一口凉气,他害怕了,马上解释道:“我没有窝藏于得海,是吴二指派我与文物贩子见面的。”

孟所长问:“那四十八件文物可在你的手里?”

陈三道:“在闫四的手里。”

孟所长又问:“那四十八件文物可是在茅草山盗来的?你参与盗墓了吗?”

陈三道:“是闫四和他的四个同村青年在茅草山盗挖了一个大古墓,后来于得海钱二上了山,进入了古墓,杀了四名同伙,闫四带着四十八件文物逃出了古墓。”

孟所长大惊道:“于得海他们又杀了四条人命?那四具尸体呢?”

陈三道:“他们都埋在古墓里。”

张铁柱怒道:“该死的于得海钱二,罪恶累累,一定要早日将他们抓捕,绳之以法。”

孟所长责问道:“于得海现在在什么地方?”

陈三道:“不知道,只是吴二多次去找我,告诉我于得海太凶残了,要我找到闫四把这四十八件文物卖出去,不和于得海他们分赃。”

孟所长问:“那闫四呢?”

陈三道:“闫四害怕于得海钱二的追杀,藏在他亲戚的家里,不敢露面,只是要我去找文物贩子,早日卖掉文物,就远走高飞,永不与于得海他们见面。”

孟所长问:“怎样能找到于得海?”

陈三道:“电话联系。”

孟所长道:“好,现在就和闫四通话,不要说你在派出所,将他连同四十八件文物引到茅草山下指定的地点,晚上八点钟与你见面。”

陈三道:“是。”

张铁柱从桌上取出手机道:“这是你的手机,陈三,这也是你自首立功的时机。”

陈三道:“我明白。”

陈三接过手机,拨起了电话:“喂,是表弟闫四吗?…”

正是:

       水流花谢两无情,送尽凄凉到古城。

      十字路口迎风站,今事未卜问死生。

晚风习习,秋草凄凄,陈三独自一人走在回家的路上,他心里很乱,神情惆怅,愤愤地骂道:“钱二、吴二还有于得海,都是你们害苦了我,我一定跳下你们这条贼船,我是我爹妈唯一的儿子,爹妈不能没有我,我也不能丢下我的爹妈,钱算什么东西,还是自自在在地活着。”

陈三迈着沉重的脚步向前走去,最后,他下定了决心道:“我还是劝劝我的表弟向政府自首,一定协助政府抓住于得海和钱二。”

陈三走到自己的家门,他推开了虚掩的大门,走了进去,随手又将大门关上,这时吴二骑着摩托车气急败坏的来到了陈三的家门口,他下了车,将车子停好,便前去敲门,门开了,陈三走出家门,劈头就问:“吴二哥,你?”

吴二诡黠地:“大半天,我给你打电话总是关机,不然就是无人接听,你哪去了?”

陈三不悦地:“吴二哥,你就别来找我了!”

吴二道:“怎么,金盆洗手,不干了?”

陈三道:“吴二哥,闫四我也不知道他的藏身之地,没有文物,空着手去见文物贩子,有什么意思?”

吴二道:“老三,你换魂了?只要好好劝你的表弟闫四,那四十八件文物少说也得卖上三百两百万的,我,还有闫四和你,一辈子吃香的喝辣的不成问题。”

陈三道:“于得海、钱二?都是杀人的魔鬼。”

吴二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吴二压低嗓门)文物一旦出手,我们就拿着钱远走高飞。”

陈三道:“那我爹妈呢?那两个杀人的魔鬼能放过他们吗?”

吴二一声冷笑道:“公安局已经在全国发了通缉令,这里他们不敢久留,也许他们躲不了几天就会落网的。”

陈三问:“于得海落到公安局的手里,还不会招出那四十八件文物在闫四的手里,你、我还有闫四,公安局不是照样全国通缉吗?”

吴二想了想道:“你说的也有道理。”

正在这时,陈三的父亲,陈老汉气扑扑的走出家门,他向吴二冷目看了一眼,便向儿子破口骂道:“三呀,三呀,你真没记性,是个狗脑子,一年到头,你进了多少次派出所,孟所长,指导员,张警官苦口婆心地劝你回头,你就是好人的话你听不进去,那些坏小子我不许你再和他来往。”

吴二向老人看了看,扭头上了摩托车,扫兴而去。这时陈三的手机响了,他接起了手机:“喂,是孟所长,好,好,我马上就和闫四联系,如果吴二再和我联系,不要拒绝,好,好,不管发生了什么事,都要及时的向派出所汇报,是,是,一定汇报。”

站在一旁的父亲火冒三丈的吼道:“你和谁在打电话?”

陈三道:“一个朋友。”

只见老汉伸手揪过儿子的衣领,怒骂道:“狗东西,不许你再和他们来往,你再不去痛改前非能对得起孟所长、刘指导员和张警官吗?”

老人不容分说将陈三拽进院子里,又随手把门关上。陈三的父亲将陈三推推嚷嚷着,嘴里不停的骂骂叨叨地:“跟着好人学好事,跟着坏人做贼,狗东西,你要是再不改,只能去做大狱……”

陈三央求着:“爸,我改还不行吗?”

陈父吼道:“我就看着你不要和那些狗东西来往!”

陈父将陈三推进屋子里,陈三的母亲眼望着他们父子俩,哀声叹气的说:“三呀,我的儿啊,娘的一辈子好苦啊,你的两个哥哥没有成人就死了,我的眼差点哭瞎,满园的枣子树只有你一颗枣子,盼着你能红。”

陈三和父亲面对面坐着,陈三支吾地:“娘,我没有闯祸啊。”

陈父怒道:“你没闯祸,派出所三天两次的传你,唤你,我和你娘都没脸见人了!从今天起,我就豁出这条老命看紧你,不许你再离家半步!”

陈三倔强地:“我们家又不是监狱!”

陈父火了,霍地站了起来,朝儿子扑去,挥起巴掌,啪就是一记耳光,陈三捂着脸呜呜地哭了,陈父抄起一条板凳咬牙切齿地骂道:“驴射的,我砸死你,我砸死你,省的留下你再祸害天下。”

陈母哭着抱起陈父哀求道:“他爸,别打了……”

陈母夺下陈父手中的板凳,陈父怒目望了妻子大吵大嚷道:“一个管着一个护着,好,好,他去蹲大牢,你就去探监吧,从今天起,我就再也不问了,我要问就是王八蛋!”

陈父怒冲冲地走出了屋子,随手锁了房门。

陈母无奈地:“你怎么把门给锁上了?”

陈父在门外怒道:“你就陪着他蹲家牢吧,省的去麻烦政府了。”

一阵脚步声,陈父走远了。陈母老泪纵横地抱着 ,又恨又疼地哭道:“儿啊,娘就算求你了,学好吧,我的儿哇——”

正是:

      父老奔驰无孝子,要知贤母看儿衣。

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章。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小说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小说频道(www.juben108.com/xiaoshuo)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