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小说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5人银行搞笑歌舞小品剧本(我的
红军抗日战争话剧剧本(红军精神
小区邻里关系正能量感人小品剧
诗朗诵(科学发展观)
医师节演出感人搞笑小品剧本《
关于精准扶贫对象条件和扶贫资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关于互联网发展的情景剧剧 7-22
企业改制小品,公司转型小品 7-8
关于低头族手机危害的超搞 7-5
银行工作中的小情景剧,银行 7-3
电信行业情景剧剧本(让生活 6-30
网购情景剧剧本《大数据时 6-27
宣传体检的小品,体检风波小 6-25
关于施工安全的小品,关于工 6-22
医院细菌传播预防小品剧本 6-19
最感人的爱心传递公益正能 6-16
超级感人歌舞小品剧本(小女 6-14
保险公司员工正能量小品剧 6-11
互联网音乐剧剧本《大数据 6-8
最新部队军营八一建军节搞 6-5
电信行业音乐剧剧本(让生活 6-2
关于端午节表演的超级搞笑 5-31
经典幽默三句半台词,滑稽搞 5-29
修路行业情景剧剧本《公司 5-26
廉政群口快板书台词(永远跟 5-24
金店情景剧剧本《珍奇异宝 5-20
医院题材的情景剧剧本,医患 5-17
关于父亲的小品,父亲节小品 5-15
全国助残日主题小品剧本(我 5-12
建筑企业音乐剧剧本《公司 5-10
感人母爱的小品剧本剧本(人 5-8
关于宣传十九大七一建党节 5-5
建筑行业道路施工安全小品 5-2
经典搞笑禁毒小品剧本,关于 4-27
全国爱眼日活动宣传小品剧 4-24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小说 > 农村小说 > 魂断茅草山:第三十三章
 
授权级别:授权发表   作品类别:小说-农村小说   会员:戴修桥编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8/3/9 8:58:12     最新修改:2018/3/20 11:25:07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魂断茅草山:第三十三章
作者:戴修桥

第三十三章

              张铁柱智斗文物贩   韩月劝说矛盾夫妻

毛主席诗句:

正是神都有事时,又来南国踏芳枝。

青松怒向苍天发,败叶纷随碧水驰。

夕阳西下,晚霞灿烂,陈三、闫四正骑着自行车往前走,突然吴二骑着摩托车飞的一般驶来,吴二行驶到了陈三闫四的近前,转头看去,他急忙刹住车,惊喜道:“原来是陈三闫四二位兄弟,发财了!”

闫四不高兴地说:“发财?哪路发财?心比天高命比纸薄,有发财的心没有发财的命。”

吴二向陈三看了看,又向路上前前后后看了几眼,静悄悄,了无行人,这才又诈又吓地:“闫四,不是当哥的说你,你现在是通缉的罪犯。”

闫四道:“扯淡,谁在通缉我,我已被派出所传唤了三次,无事了。”

吴二嘿嘿一声冷笑道:“无事,上次的事完了,这次呢?”

闫四问:“什么上次下次的?你别瞎说,我是一身的清白,挖了几个破墓,搞几个破钱也都交给了派出所。”

吴二狡黠地说:“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四十八件文物你都独吞了?”

闫四惊慌失措地:“你,你怎么知道的?”

吴二劝说道:“兄弟,大哥我劝你一句,多年的兄弟千万不能伤了和气!”

闫四忿恨地说:“是他们太狠了,我的四个小兄弟都被活埋在墓坑里,他们不是人,就是两条毒蛇,这样的朋友我不交结他,决心同他划地绝交!”

吴二道:“他们也是走投无路啊。”

陈三问:“现在他们哪里去了?”

吴二道:“不知道。”

阎四冷笑道:“不知道?你骗谁,你没见过他们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吴二道:“我还是三天前在郑州火车站看到的他们。”

阎四不可置信地说:“郑州火车站?”

吴二道:“他们走了,临走的时候对我说,你们是小弟,要你做事留点后路。”

阎四:“他们走了? ”

吴二自圆其说道:“他们不走,落到公安局手里还有活路吗?我告诉你闫四,广州的文物贩子最近要来,别忘了,钱到手了分给他们一些。”

阎四气愤至极地骂道:“不得好死的狗东西,太狠了,可怜我那四个小兄弟。”

阎四说到这里流下眼泪来。

吴二笑了笑道:“还动起真格的了?”

阎四擦了擦眼泪,问:“好,吴二哥,广州的宝贩子来了,通知我,卖了钱,惨死的那四位小兄弟每人一百万,剩余的就是我们三人的,平均分,绝不会留一个子儿给他们的,那些龟孙儿不是人!”

吴二道:“好,听我的消息,在哪里见面?”

陈三道:“你找到我就行了。”

他们分了手,分道扬镳,阎四回过头看了看一股尘烟和远去的吴二对陈三说:“于得海钱二走了。”

陈三道:“也许是吴二他们下的圈套,千万别钻进他们的圈套里。”

一群飞鸟从头上飞过,一团团乌云从远方涌来。阎四叹了口气道:“三哥,让我再想想吧。”

陈三道:“利害相连,人常说无妄想钱,黄病三年,钱乃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为了钱死了多少英雄好汉,从今天起,我金盆洗手,痛改前非了,不干了。”

阎四痛苦地说:“我今天头疼的都快炸了。”

陈三道:“老四,去我家住几天吧?”

阎四道:“于得海钱二知道了,找到你家怎么办?”

陈三道:“不然我把你送到一个亲戚家住几天?”

闫四:“好。”二人骑着自行车匆匆而去。

正是:穷鸟入怀心烦恼,不知何处有路行?

 

吴二后院两间破旧的草房里,点着一只蜡烛,烛火淡淡,窗子用布帘子严严实实的遮盖着,于得海钱二如同囚犯一般一声不响地耷头索脑,半躺半坐在一张破床上,门外稍有点风吹草动,二人便轻手轻脚的洞察着所能发生的动变,手里握住利刀,门开了,吴二走进屋。

于得海警觉地问:“谁?”

吴二道:“是我。”

于得海问:“吴哥你回来啦?”

吴二道:“回来了。”

钱二问:“二哥,见到我那表哥没有?”

吴二道:“见到了,信也交给他了。”

钱二问:“有何反映?”

吴二道:“于无声处,看不出他有何态度,只是说广州来人要及时的通知他。”

于得海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戚国放能对一百万不动心吗?一定是垂涎三尺,蠢蠢欲动。”

吴二道:“我还看到了陈三和闫四二人。”

于得海霍地从床上跳了下来,两只贼眼透着凶光,他问:“在哪里?”

吴二道:“路上。”

于得海问:“你跟他们说了些什么?”

吴二道:“我说见到了你和钱二。”

于得海大惊失色道:“二哥,你想借陈三和闫四之手害我和钱二?”

吴二哈哈大笑道:“于得海,于得海,都说你是条汉子,其实?胆小如鼠的怕死鬼。”

钱二道:“那小子靠不住,若是知道我二人的藏身之处,投案自首,会主动立功赎罪的。”

于得海道:“他一定能做的出来,他是属三国的魏延,头后有反骨。”

吴二神秘地说:“你二人真是鸡毛经不了大风吹,陈三闫四二人是两名鲁夫,岂能是我吴老二的对手,三言两语我就稳住了他们。”

于得海问:“怎么稳住的?”

吴二道:“我说你们已经走了,我是在郑州见的你们,又告诉他们广州的宝贩子要来了。”

于得海拍手道:“说得好,说得好。”

吴二道:“他二人要我广州来了人立即通知他。”

于得海道:“二哥,我有一计能把宝物夺回来。”

钱二问“何计策?”

于得海道:“明日你去通知陈三,就说广州的宝贩子来了,今夜十二点来你家交易,我和钱二于中途将他们二人杀了,夺回宝物。”

吴二问:“尸体往哪里送?”

于得海道:“带两条麻袋,装上石头连同尸体扔到大河里去。”

吴二道:“好,我去。”

吴二只是嘴里答应,却站在那里动也不动。

钱二催促道:“二哥,去哇。”

吴二道:“二位兄弟,说实话,我心里直打鼓。”

于得海问:“你害怕?”

吴二道:“不是害怕,是十分的害怕。”

于得海哈哈大笑道:“你怕,你怕,钱二把你在新疆杀人的事情给抖了出来。”

吴二后退了几步,胆裂心惊的:“新疆杀人?”

于得海冷笑道:“是啊,那可是犯了杀人的罪啊!”

吴二嚷道:“他钱二也逃脱不了干系。”

于得海问:“一个人能掉几回脑袋?我和钱二杀了几个人不都是一死吗?共产党没有诛九族的法律,告诉你身上虱子多了反而不痒痒了。”

钱二道:“二哥,不怨我钱二无情,实属无奈啊!”

于得海道:“做了这件事,四五百万就到手了,跟我们一起走吧?”

吴二沮丧地:“你们也太狠了!”

于得海道:“狠?狠的好哇,你杀人的时候不是也狠吗?”

吴二仰面一声长叹道:“是啊,不狠,刀子能插到活人胸脯里吗?”

于得海道:“后路,要想后路啊,只怪当初不该去爱财,不该去害命。”

正是:

      悔前容易悔后难,断头台上才知全。

      就是后悔时已晚,无人为你说可怜。

 

    兰花抱着儿子正在哺乳,陆小云忙里忙外的为兰花做着家务,韩月坐在兰花的身旁,正在和张铁梁通着电话:“喂,是铁梁兄弟吗?我,你韩月嫂子,梁子,你连我的话都不相信吗?兰花是无辜的,是受害者,你作为她的丈夫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妻子,受到了伤害,你没有责任吗?比如说,日本鬼子侵略中国,强暴了多少中国妇女,按照你张铁梁的逻辑,这些受害的妇女都有罪了?混蛋的逻辑,回来吧,就是离婚,也应当去民政所或者是法院面对一次兰花,什么?你说什么?……除非兰花当着你的面亲手杀了于得海,张铁梁,你混蛋,你太混蛋了,连你亲生的儿子也不认,不是个东西!”

韩月放下电话气的说不出话来。

兰花道:“嫂,你放心,他张铁梁要和我离婚,我同意,我要带着儿子在茅草山庄响当当的做人。”

陆小云道:“兰花嫂又说气话了,梁子哥回来,我们堂妯娌三人好好和他理论,说好了便罢,说不好,连同张铁军,我们来个杨门女将造他们的反,把他们扫地赶出家门去,韩月嫂子不是也做了B超了,是个男孩,我们带着我们的儿子,死也不出张家的门,等儿子长大了,就要他们永远不认这个爹!”

兰花高兴地说:“好,妹妹说的对,我现在终于想通了,做寡妇就不能生活了?励精图治,将大有为,靠勤劳靠双手靠智慧过上好日子,把儿子培养起来,一定有希望。”

韩月道:“你们说的不错,我当嫂子的有责任要梁子、军子回心转意,我们能有一个圆圆满满的家庭不是更好吗?”

兰花道:“好,当然好了。”

陆小云愤然道:“张家的男人不可宠,不可贯,你给他鼻子,他就要眼,给他眼,他还要起脸来,什么东西!”

韩月笑了,语重心长地说:“妹妹,女人生了个男人的性格。”

陆小云道:“我们三个人都是五十步笑百步。”

兰花煞有介事的说:“我们三个人才都是同样的德行,愿死不服输,什么时候都争这口气。”

韩月道:“有志气的女人也不一定不是个好事。”

正在这是电话响了,陆小云拿起电话:“喂,你是谁?张铁梁,要我韩月嫂说话…不行,我、韩月嫂、兰花都在你家,喂孩子,我们三人成立一个张家妇女协会,我是会长,韩月嫂、兰花嫂是会员,什么话都得向我请示报告,你有什么请求先向我申请,我不签字不能办,我说梁子哥,当弟媳的不是说你不好,你太小气,太自私,太不能理解别人了,我敢保证,你再不悬崖勒马,我可以肯定你们的儿子和你一样的鼻子,脸,连笑都一样的德行,性格也必然一个样,今天你不回来认他,等张铁梁的儿子长大了,你也老了,你再想回来,那就难了……能有多难?对你说,梁子哥,难于上青天。”

韩月走了过来接过电话道:“我说几句。”

正是:

        别梦渐解人间事,蒸食哀梨亦自奇。

        楚囚对泣空肠断,鸡骨支床那时迟。

再说身在广州的张铁梁接过电话,愁眉苦脸地坐在那思忖,自言自语着:“陆小云的性情我知道,泼泼辣辣的响炮筒子,她的话我可信可不信,韩月嫂可是一个老成持重的人,她的话我信,我一百个信,一千一万个信,她从来不去骂任何人,今天她骂了我,还是破天荒,六年来我头一回听到,她骂我你太混蛋了,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不认,不是个东西。”

张铁梁想着回味着,不禁流下眼泪来,他双手捂着脸,泪水从他的指缝里流了出来,正在这时张铁柱和刘指导员走进室来,刘指导员见他二人有话要说又走了出去。张铁柱看着正在流泪的张铁梁,冷漠地:“梁子,我昨晚劝你说你,你到了半夜总该给我一句话吧,兰花是不坏的女人,铁军是我让他去守着兰花的,于得海是个什么样的人,是你引狼入室,能怪罪她吗?她上吊过,绳子断了,没有死成,也喝过农药,是军子救了她。你出院了,她专意为你买酒买菜,就因为那是错吗,和婶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她唯恐天下不乱,又制造了铁军和小云离婚,激起了陆小云的强烈复仇感来广州找你,你细心想一想,我张铁柱和你韩月嫂所说的话,尤其对自己的堂弟不是坏心。”

张铁梁还是一言不发地沉默着。

张铁柱仍是苦口婆心地说:“兵书三卷桥边授,忍字百篇家内藏。这是一首隐字对联,含蓄巧妙的谜底是个张字,第一句说的是西汉张良忍辱为黄石公捡鞋子,结果黄石公送给他《太公兵法》,张良就运用太公良策辅佐刘邦取天下,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第二句是我们张姓的堂号,我们张姓的堂号是百忍堂,我们张姓的先人万事能忍,齿刚则折,舌柔则存。柔必胜刚,弱必胜强。好斗必伤,好勇必亡。百行之本,忍之为上。能忍耻者安,能忍辱者存,能忍辱者,必能立天下大事。”

张铁梁抬起头,泪眼望着站在面前的张铁柱,由衷地:“哥,你和嫂都是好人,我信,我信得过你们,我跟着你回去,兰花生了,是个男孩。”

张铁柱道:“好啊,说明了张家的香火旺,子丁盛,你更该回去。”

张铁梁道:“柱子哥,我是个咬铁嚼钢的男人,如果兰花生的是野种贼种,我立即和她离婚。”

张铁柱问:“要是你的骨血呢?”

张铁梁道:“我一切都忍了也认了。”

张铁柱大喜道:“说对了,兰花被你遗弃了这些日子,是怎么样过的,度日如年,我真是同情她又可怜她。”

张铁梁问:“哥,什么时候走,说实话,当我在茅草山燃茅自焚,那时的心里有多难受,男人流血不流泪,我的眼泪流了出来,心里……”

张铁柱同情地说:“是的,男人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我理解你。”

张铁梁痛心地:“我从茅草山走到火车站,虽然只是三十五公里,我一步一流泪,那是整整一夜,恋土难移,我的心比刀割还要难受。我扒上货车,那时我真感觉到我在人间是多余的,我能去橘子园偷橘子充饥,我太恨了,恨兰花,当兰花找到广州,一夜夫妻白日恩,我们是六年的情肠,我没有认她,她跪在我的面前求我,我对她说,只有她当着我的面杀了于得海,我才会认你。”

张铁柱问:“办不到,于得海会武术,又是个穷凶极恶的亡命徒,能轻易被一个纤弱女子杀了吗?”

张铁梁道:“我也知道她办不到,其实我人在广州,心一直挂着茅草山庄,归心似箭,就是无颜面对茅草山庄的父老。”

张铁柱道:“什么话也别说了,你向你的老总请一个月的假,下午三点的车,同我们一起回去。”

张铁梁道:“好。”

张铁柱语重心长地又说:“梁子,当哥的身为老张家这辈人的老大,我有责任去关爱、帮助或者说是教育你们,记住我一句话,做个遵纪守法的人,做个有益于社会、人民的人,不管是做件大事还是做件小事,千万不要伤害他人。自强、自律、自重、自劳而食度过自己的人生。”

张铁梁道:“哥,我记住你这句话。”

张铁柱道:“好,对兰花也不能恶意的伤害她。”

张铁柱、刘指导员、张铁梁和文物贩子还有一名助手走进了火车站。张铁柱见文物贩子大有懊丧的表情,便低声道:“先生不要怕,我们一定会保证你的安全,也是你争取宽大处理的一次重大立功的机会。”

文物贩子担忧地问:“于得海是个心狠手辣、手段极其残暴的家伙,况且还有几条人命在身,正是一个亡命之徒。”

刘指导员道:“相信我们吧,你的安全我们一定负责。”

张铁柱道:“我们是经过你地公安部门的同意下,才采取这次的行动,请你不要想的太多太复杂,一定要配合我们的行动。”

文物贩子道:“我们一定积极配合,争取宽大处理。”

北去的列车,轰轰隆隆、风驰电掣的向前开去,车上的灯连成一片像一条长长的火龙,冲破夜雾,车轮滚滚,永往直前。刘指导员、张铁柱和两名文物贩子正在座位上迷迷糊糊地入睡了,只有张铁梁一个人心潮澎湃,难安难眠,他吁了一口气,扪心自问:柱子哥逼着我劝着我跟他回去,到了茅草山庄,我又如何面对茅草山庄的父老,我真没有这个勇气去面对他们,绿头乌龟,我受不了,我在电话里答应韩月嫂,兰花生的不是我的孩子,我就离婚。列车向前开去,车厢随着运行的列车在轻轻的摇晃着,张铁梁想着没完没了的心事,他的心非常的悲哀,表现在他那张满脸郁愁的表情,他连声叹气,不时揉着双眼,感叹地:“柱子哥,韩月嫂,你们才是真正的夫妻,才是好人。”

张铁梁二目流出几滴伤情的泪珠。

正是:

用心计较般般错,退步思量事事宽。

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章分解。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小说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小说频道(www.juben108.com/xiaoshuo)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