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小说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5人银行搞笑歌舞小品剧本(我的
红军抗日战争话剧剧本(红军精神
小区邻里关系正能量感人小品剧
诗朗诵(科学发展观)
医师节演出感人搞笑小品剧本《
关于精准扶贫对象条件和扶贫资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关于互联网发展的情景剧剧 7-22
企业改制小品,公司转型小品 7-8
关于低头族手机危害的超搞 7-5
银行工作中的小情景剧,银行 7-3
电信行业情景剧剧本(让生活 6-30
网购情景剧剧本《大数据时 6-27
宣传体检的小品,体检风波小 6-25
关于施工安全的小品,关于工 6-22
医院细菌传播预防小品剧本 6-19
最感人的爱心传递公益正能 6-16
超级感人歌舞小品剧本(小女 6-14
保险公司员工正能量小品剧 6-11
互联网音乐剧剧本《大数据 6-8
最新部队军营八一建军节搞 6-5
电信行业音乐剧剧本(让生活 6-2
关于端午节表演的超级搞笑 5-31
经典幽默三句半台词,滑稽搞 5-29
修路行业情景剧剧本《公司 5-26
廉政群口快板书台词(永远跟 5-24
金店情景剧剧本《珍奇异宝 5-20
医院题材的情景剧剧本,医患 5-17
关于父亲的小品,父亲节小品 5-15
全国助残日主题小品剧本(我 5-12
建筑企业音乐剧剧本《公司 5-10
感人母爱的小品剧本剧本(人 5-8
关于宣传十九大七一建党节 5-5
建筑行业道路施工安全小品 5-2
经典搞笑禁毒小品剧本,关于 4-27
全国爱眼日活动宣传小品剧 4-24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小说 > 农村小说 > 魂断茅草山:第三十二章
 
授权级别:授权发表   作品类别:小说-农村小说   会员:戴修桥编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8/3/9 8:56:20     最新修改:2018/3/20 11:24:36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魂断茅草山:第三十二章
作者:戴修桥

第三十二章

              三姐妹化矛盾为玉帛     盗墓贼又在蠢蠢欲动

说的是:

      凄凄秋风送寒凉, 亡命天涯欲断肠。

       举步维艰多惊惶,欲无路,不知何地是归乡。

     韩月继续说起往事......

     只见张铁柱身手是那么的麻利,如鹤立鸡群,几个狠狠的招数便将三名歹徒打的个落花流水,尿屎屁流,三名歹徒仓皇逃命。韩月看看自己已经是衣裙不整,满面的羞愧,无地容身,张铁柱将我从地上扶起,我突然扑向张铁柱的怀里放声大哭,哭的是那么悲痛那么伤情:“张大哥,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如果没有你,我不仅要丧失女人的贞洁,也许连命也保不住,我求求你,张大哥…”

张铁柱道:“韩妹妹,你松手,你快松手,让别人看见多不好意思。”

我抬起头,泪水流淌着,目中充满了渴望与哀求,哭泣地:“哥,你不答应我,我死也不会松手的。”

张铁柱问:“韩妹妹,你有什么要求?只要我张铁柱能做到的,一定答应你。”

我泪道:“你是一个八宝男子汉,我的身体……这个世界上只有两个人知道我还是纯真的处女,一个是你,那一个就是我韩月,我求你把你买来的这辆电动车送给我,一定要答应我,张大哥。”

张铁柱摇摇头道:“那是送给我未婚妻的聘礼。”

我还在纠缠着他说:“都是生米,也都是凉水,为了我这个不幸的女人,我求求你再做一次牺牲吧?”

张铁柱只是摇头,他没有回答。 张铁柱没有答应我,他是为了他的未婚妻而拒绝了我,我跪在他的面前求他为我保密,不能报案,愿认作兄妹,当我二人走出山林来道小路上,两辆电动车都被钱二他们这三个贼子顺手牵羊骑走了,无巧不成书,就碰上了妹妹你的到来,从此你就误解了他张铁柱。”

我又道:“不久,有人为我提亲,我一进家门就看到一辆难忘的熟悉的电动车,我无意或有意的走到电动车近前看看道:“上海产大天麦科特…”

我从车把中取出一张发票,发票上写着张铁柱的名字,于是她走到于得水的面前,严肃认真地:“你姓什么,叫什么名字?”

于得水回答道:“姓于,名于得水。”

我便问:“你的朋友可叫张铁柱?”

于得水摇摇头道:“不认识。”

我很是气愤道:“你不认识张铁柱?”

我拿起墙边的一把铁锨向于得水打去,怒不可遏,高声骂道:“姓于的,你抢了我哥的车,这车是我哥的,你滚,你给我滚。”  

 夜深人静,韩月不能入睡,我思前想后,最后下定了决心明天一定去茅草山庄给张哥送电动车去。我驱车来到了茅草山庄,有数名男女青年从村中走了出来,我拦住了他们,礼貌的问:“请问张铁柱住在哪里?”

男青年向我看了看道:“你找张铁柱?”

我回答道:“是的,我要找他。”

另一男青年:“张铁柱害病了。”

我大惊地问:“害的什么病?”

和婶幸灾乐祸地说:“相思病,他的女人兰花嫁给他的近门弟弟张铁梁,他又恼又气,支持不住,倒下了。”

青年们一阵哈哈大笑。

和婶又说:“明天就是兰花嫁给张铁梁的喜日,张铁柱能不哭吗?有人说不见棺材不落泪,张铁柱是不见花轿不落泪。”

我把车子扎在路旁,席地而坐,心潮澎湃,辗转不安。心里是什么感受:

茅草山下一条路,曲曲弯弯走了几辈的人,茅草漫漫掩人足,茅草漫漫掩人足,

走不直的羊肠路,心里不平总是屈。庄里一条拐了坝子的河,有着铁柱红瓦屋?

漫天的乌云不下雨,心里有愧哭不出。拆散你的好姻缘,本当恩爱反做仇。

   哥哥啊,好人品,我那哥哥好品行,都说好人有好报,我恨苍天理不公。

   男人的泪为谁流?只因未到伤心处。我爱哥哥心已久,我爱哥哥心永恒。

   漫天的乌云不下雨,心里有愧哭不出,哥哥眼泪我去擦,我为哥哥擦泪痕。

 

韩月继续讲着:“我泪如雨下,失声痛哭:“张铁柱,张铁柱,是我韩月给你掘下这口苦井,我,我韩月一定要填满这口苦井。”

韩月讲出了她痛苦的一番经历,兰花瞪大了眼睛,她哭了:“韩月嫂,我真冤枉了他张铁柱,原来是我错了,是我错了。”

陆小云道:“话不说不明,木不钻不透,原来韩月嫂和铁柱哥的婚姻还是一段动人的故事。”

兰花道:“我今天也不后悔,常言道,是婚姻棒打不散,不是婚姻巧说不成,我赌气求媒嫁给张铁梁,就是想气死他张铁柱,后来我做的一切说来要我惭愧,要我脸红,嫂,你该打我骂我一顿,我才好受,又是你和小云妹妹救了我母子的命,我该如何去谢你们呢?”

兰花说到这里羞愧难言,眼泪痛流。

韩月道:“小云,你也冤枉了兰花。”

陆小云问:“我又如何冤枉了她?”

韩月道:“于得海强暴了兰花,梁子想不通就在茅草山上点火自焚,被送到了市人民医院抢救,住了二十几天的院,兰花得知梁子出院,特意办了一桌酒菜,结果梁子走了,兰花已经自杀过一次,你柱子哥担心兰花在寻短见,才去卫生所安排铁军看守她,那儿有一桌酒菜,也是为了消磨时间,所以才与兰花吃酒,嫂子小叔子吃杯酒,又有何奇怪的呢,就怪碰上了那个和婶。”

古人云:把握未定,宜绝迹尘嚣,使此心不见可欲而不乱,以澄吾静体;操持既坚,又当混迹风尘,使此心见可欲而亦不乱,以养吾圆机。

 

兰花气的咬牙切齿道:“我和柱子的分手也是她一手造成的。”

韩月道:“她,又是她。”

兰花后悔地说:“我上了她的当了。”

兰花也说起那难忘的往事,六年前……

兰花又恨又气骑着自行车来到了茅草山下,她下了车坐地痛哭,忿然道:“张铁柱,张铁柱,你不是人,我待你这个家,待你的母亲,我出尽了力气,出力流汗,得到的是什么?是你带着野女人钻山林,我容不了你,我兰花的眼里掺不下沙子。”

正在这时和婶拎着竹篮子向这里走来,她看到了坐在一旁痛哭的兰花,便走向前,亲切地:“这不是兰花吗?”

兰花抬起头向和婶看了看,以十分委屈的心情,一声哭道:“和婶,我的和婶……”

和婶:“你是怎么了,是柱子惹你生气了?”

兰花泪如雨下,忿恨道:“他张铁柱不是人,我恨不能扒他的皮,抽他的筋,也不能解我心头之恨!”

和婶:“柱子又怎么了?他欺负你了?”

兰花哭道:“他带野女人钻树林子。”

和婶问:“真的?”

兰花道:“我亲手捉住了他。”

和婶怒道:“这孩子,真是昧了做人的良心。”

兰花痛不欲生地哭着说:“我死了也不能嫁给这个人面兽心的畜生!”

和婶:“是啊,这样招花惹草的男人怎么管,我说他要是学坏了就管不了喽。

正是:

         君子而诈善,无异小人之肆恶;

                 君子而改节,不及小人之自新。

话说兰花哭哭啼啼地向和婶诉着:“和婶,要我怎么办呢?娘家庄里连三岁的小孩都知道我许亲于茅草山庄的张家,张铁柱他在害我,杀我,我不如一死为安。”

和婶别有用心地说:“兰花,你是个好姑娘,还愁嫁不出去吗?兰花,你千万不能做蠢事,什么死呀,我听了不高兴。”

兰花哭道:“和婶,我想不通,我太想不通了。”

和婶笑了笑道:“想不通,你就别去想,想以后的路,辞了灵山就没有庙了?非得在一棵树上吊死啊,死心眼!”

兰花痛心之极地问:“要我怎么办呢?和婶。”

和婶心中暗暗高兴,她想起不久前因为几句瞎话惹得张万和向那人下跪,好个无老无少的张铁柱,说我什么?是什么老不正经,煽风点火,惹是生非……好吧,老娘我就露一手给你看看。不认这个邪,我要你烧香黑半截,不给你点颜色看看,就不知道老娘是开染坊的。

于是和婶假惺惺地蹲下身来,表现出同情和靠近,关切地:“兰花,是婶子的一句劝,我问你,天下就一个张铁柱是个男人,别的男的就不是男人了?要是摊在我身上,好马不吃回头草,他张铁柱有错在先,对不起,反正是饺子未破,馅子也没淌,又没结婚,我还在茅草山庄找,在你张家门子里找,非气死你不可。”

兰花摇摇头道:“这么做?”

和婶道:“三国演义的电视你没看过吗?诸葛亮三气周瑜,周瑜是那种的人物都能被活活的气死。”

兰花无可奈何地问:“在张家找谁?”

和婶夸夸其谈起来,道:“我们张家的男人,一个比一个棒,一个比一个强,铁梁、铁军怎么样?”

兰花十分为难地:“和婶,他们都是近门,都是堂兄弟,能下这么个心吗?”

和婶道:“别怕,有和婶,凭我三寸不烂之舌,定能说的美国打苏联。”

兰花苦涩地道:“和婶,你别再……戏耍我了。”

和婶呵呵笑道:“放心吧,兰花,你做我的侄媳做定了,凭老娘的手段,马到成功、水到渠成,你先去我家,所有的事,我一手承包了。”

正是:痴心所欲行,任凭头脑发热,不寻其实,犹缘木求鱼,却行求前。

张铁梁正在自己的院子里练功,和婶开了大门走到他的身旁,张铁梁收住了动作道:“和婶,你来了。”

和婶道:“河南少林寺学了三年没有白学,我在院子外面就听到呼呼声。”

张铁梁笑道:“和婶,你没有抬头看天,刚才是过了两架飞机,有一架是林彪坐的三叉机,那一架是……”

和婶不悦地:“你们这些孩子,总是拿老婶当猴耍,张铁柱说我是什么老不正经,我真是老了吗?四十刚刚过。”

张铁梁道:“柱子哥怎会说你?我没有听到,要我说你是老不尊重,因为你是长辈。”

和婶道:“不说这个,不说这个。”

张铁梁问:“和婶,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我听了一个相声,这个人说他的上嘴能扩天,下嘴能盖地,让我说,比起我们家婶子他还差得远哩,她老人家的一张嘴,能把天上的星星吞到肚子里,你说神不神,天下人都跪着求她,才留下了太阳和月亮。”

和婶仍是一板三眼地说:“铁梁,你说你铁柱哥该挨揍,我看该狠狠的揍。”

张铁梁板起面孔:“揍柱子哥,你是想祸起萧墙要我们老张家大战,还是想血洗茅草山庄?这可是老婶子的拿手好戏。”

和婶道:“我还想爆发第三次世界战争。”

张铁梁咧嘴笑道:“和婶,都说你有恐茅草山庄不乱,大有炸平茅草山庄之势,真是名不虚传,名不虚传那。”

和婶也板起面孔,吼道:“没老没少的东西,我是来说正经事的,你铁柱哥和兰花分手了。”

张铁梁频频摇头道:“他两个郎才女貌,天生地设的一对,绝对不会分手的。”

和婶道:“起先我也不相信,铁柱不该又带一个女人钻树林被兰花逮着个正着。”

张铁梁更是不信地摇头晃脑道:“和婶别瞎说了,柱子哥会濡染了这种恶劣的道德?我和他光腚为孩的好兄弟,了解他,我最了解他,他绝对不是那种人,是造谣,是中伤,是诽谤。”

和婶道:“梁子,你别激动,兰花还在我家痛哭着呢,真伤心,他张铁柱真不是个东西。”

张铁梁赞叹地说:“像兰花这样的姑娘,谁要是娶了她,真是做了八辈子的好事积下的德,能文能武,知书达理,持家有方,又有一颗善良的心。”

和婶这才神兮兮地说:“这样吧,你要是不信随我去看看。”

张铁梁道:“好,我去。”

和婶得意的和张铁梁走出院子。和婶抢步进了家,她推了推还在床上流泪的兰花,轻声道:“兰花,兰花,快起来,张铁梁相亲来了,快起来,快起来。”

兰花大惊地:“和婶你说什么,乱弹琴。”

和婶唬着脸道:“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事实就在面前,你听我的,错不了。”

兰花下身起了床,她一面理着蓬乱的头发,向明间走去,正迎着张铁梁走进屋来。张铁梁向兰花看了看,掩口笑道:“还真的哭了,哭的眼都肿了,今天我张铁梁做回家庭法官,兰花你是原告,如实诉来,我柱子哥是怎么欺负你的?我一定给你做主,严惩不赦。”

兰花向张铁梁厌恶的看了一眼,失意地说:“你是来耍嘴皮子的?”

和婶迫不及待地说:“兰花你就说说吧,柱子那个畜生造孽,真是太伤人心了!”

张铁梁还是不可置信地说:“兰花,和婶,我那柱子哥勾引别的女人钻树林子是真的吗?”

兰花伤心的点点头,唏嘘地痛撒热泪,只见张铁梁怫然色变,差点跳了起来道:“真是画人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我错看了他,兰花你放心,我梁子去打断他的两条腿,你一定嫁给他,我张铁梁养活你们夫妻。”

和婶哈哈笑道:“梁子,你是个傻子。”

梁子道:“我傻,我怎么傻了?”

和婶摇摇头道:“强摘的瓜不甜,张铁柱说了……”

张铁梁问:“他说什么了?”

和婶无中生有地:“他说一定找一个胜得过兰花的,活活气死兰花。”

张铁梁咆哮如雷,怒不可遏地:“兰花就不能找一个胜得过他张铁柱的男人?我就不相信了世上除了他就没有第二个真男人好男人了,太自私,太放纵了。”

和婶继续煽风点火道:“世上两条腿的牛买不到,两条腿的男人还不多的是吗。”

张铁梁道:“那就看兰花有没有这个志气。”

兰花斩钉截铁地说:“有,有,我兰花一定有这个志气的。”

兰花讲述了这段难忘的经历,韩月道:“我自乐此,不为疲倦,原来是那个和婶,是她这样促成了你和梁子的婚姻。”

兰花道:“嫂子,梁子就是梁山上的李逵,起初是油盐不进,话再说回来就是一块铁,大火烧久了也得熔化,经过和婶一连三个晚上,他终于下定决心和我结婚,他就是为了打抱不平,气死张铁柱。”

正是:

      舌尖点起无名火,龙争虎斗起风波。

韩月道:“兰花,你嫂子在生死关头是柱子见义勇为救了我,当我求他的时候,他拒绝了我,没有忘记你,那个时候我从心里知道他是个不能忘情的人,当你背叛了他,我对柱子是同情也是义愤,才下定了决心这么做的。”

兰花苦涩地笑道:“嫂子,以上的事怨我无志糊涂,柱子哥你一定要爱他疼他,行吗?”

韩月道:“今天你能说出这些话来,我有些不明白.”

兰花问:“怎么不明白?”

韩月道:“过去,你恨他,要剥他的皮,抽他的筋。”

兰花一声长叹道:“过去怪我有眼无珠,柱子这事我就不说了,也还不知道有没有下辈子。”

韩月哈哈笑道:“下辈子,我还和你争。”

韩月兰花二人笑了,韩月笑的是那么爽朗,而兰花笑的是那么苦酸。陆小云这才憋住了一肚子的气嚷道:“你们疙瘩解开了,我怎么办?”

韩月道:“你怎么了?”

陆小云面红耳赤地:“一个弟媳找到大伯哥,硬缠着要他陪我上床。”

兰花大惊地:“陪你吗?他……”

陆小云嚷道:“什么坐怀不乱,他张铁梁我恨不能杀了他。”

兰花这才吁了一声道:“小云妹妹,嫂子我代他向你赔罪了。”

陆小云嚷道:“赔罪,赔罪,你怕你的男人陪了别的女人,你为什么要背叛你的男人我哥张铁梁?”

兰花无奈地:“妹妹,请你理解,都怪我屈服于强暴之下。”

韩月道:“别说了,我姐妹三人同去广州,我看他张铁梁有多大的能耐。”

陆小云道:“你们都说开了,互不相欺,也互不侵犯,我呢,我的军子呢?兰花,你也该还给我了吧?”

兰花目中噙着泪道:“张铁军说过这么一句话,老嫂比母,欺嫂就是欺母。”

陆小云大喜若望地问:“真的?我那男人可不是一根冰棒,谁爱舔上一口就舔一口,谁爱咂上一口谁就咂一口。”

兰花道:“小云,不许你侮辱我和铁军的人格,他和我在你们夫妻面前都做到了,根本没有出格的一点一滴的事情。”

陆小云不但没有介意,反而大喜道:“谢天谢地,谢谢我的兰花嫂子。”

兰花问:“为何要谢我?”

陆小云支吾起来:“因为,因为……”

韩月白了她几眼道:“因为什么?”

陆小云笑着道:“因为我们三个人都是不该挨揍的女人。”

陆小云笑的是那么开心,她又说:“兰花嫂,跟你借个东西。”

兰花问:“借什么东西?”

陆小云道:“借你的手机用一用。”

兰花问:“给谁打电话?”

陆小云道:“给军子打,商量复婚的事。”

兰花道:“复婚?”

陆小云点点头,道:“是,复婚。”

韩月道:“都快三十岁了,还是小孩,当嫂嫂的一定为你们庆贺。”

陆小云道:“还不知道那个混蛋有没有回心转意?”

韩月说:“工作我去做,两位妹妹,我们都是张家的媳妇,对我们这个大家庭来说,女人们是团结的关键,常言道,家有贤妻少惹横事,和叔这个家破了,和婶是个祸根,他们还有一个儿子正在读大学,我们应该帮他重新撑起这个家,我韩月向你们保证,不能因为和婶杀了我两个女儿,把仇记在我们那小弟的身上,再说和婶也死了,冤家易结不易解,我也想通了。”

兰花感激之极,含泪道:“嫂子,你真是我们的好嫂子,我们不仅是堂妯娌,更是好姐妹。”

韩月右手握住兰花的一只手,伸出左手握住陆小云的一只手,她们六只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她们含着泪花都激动的笑了,笑的是那么开心,那么由衷。

正是:

打开心结如开锁,送去严冬好迎春。

 

陈三和闫四在一家酒馆的小楼上饮着酒,从他们二人颓废的表情上可见他们喝的是愁酒,每饮一杯酒下肚都是味如嚼腊。

闫四道:“三哥,你我虽然是钱二于得海拜把子兄弟……”

陈三忿然道:“什么仁兄弟,狗臭屁,他们两个哪是人?心狠手辣,他们活埋张铁柱和三名联防队员时我就感觉到,他们正是不要命的亡命徒。想起来真叫我后怕,心有余悸,当我被迫往墓里填第一铣土,就好像埋的不是张铁柱而是我自己,所以我看到了于得河、张万和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我也就住了手,我只往墓里填了一铣的土。”

闫四痛心地说:“我只铲了三锨。”

陈三道:“我铲一铣你铲三锨,也是在犯罪,到时候少不了判我们的刑。”

闫四愤然道:“牛放,尤其那个韩阿三,他们太狠了,那四个小弟兄也被他们埋到了墓底,我真想不通,为了钱竟然连杀数命,我拐走了文物,我是对他们的报复。”

陈三又喝了一杯酒道:“这哪里是盗墓,就是自掘坟墓。”

闫四道:“于得海、钱二是不会放过我的。”

陈三道:“只有让公安局把他们抓了,你才能保下命来。”

闫四道:“我也想去投案自首,就是怕再去蹲那大狱。”

陈三道:“你我都不是主犯,人是他们埋的,性质和情节比他们轻,法院不会判我们死刑的,如果协助政府抓了钱二和于得海,这是立功表现,还会减刑的。”

闫四犹豫道:“可是我舍不得这些文物,少说也能卖四五百万,四五百万够吃几辈子的了。”

陈三继续劝道:“老四,别糊涂,眼下你的处境比我还危险,警方要抓你,于得海和钱二要杀你,他们能让你安生吗?”

闫四痛苦的思忖着,反反复复的考虑着,最后下定决心,道:“我投案自首,不过不能去公安局。”

陈三问:“为什么?”

闫四道:“牛放在公安局有关系,万一投错了门,消息传到牛放的耳朵里,他们时时刻刻在电话联系着,再通知于得海和钱二,必然会远逃他乡,浪迹天涯,案子没有结,我只能在监狱里无限期的熬着,何年何月能有出狱之日?”

陈三道:“说得对,说得对,于得海和钱二万一再逃了,脚底无线,这么大的中国,抓他们还不是海底捞针。”

闫四道:“我去找张铁柱和孟所长,我相信他们两个,既然要做就做的干净利索,去找张铁柱孟所长也不能明目张胆的去,我想…”

陈三道:“做贼不妙不如睡觉,你别想了,今天晚上去茅草山庄,去张铁柱家里投案自首。”

正是:

      人吃五谷杂粮哪有不噎噎咽咽,

      人要走路过桥哪有不磕磕绊绊。

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章分解。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小说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小说频道(www.juben108.com/xiaoshuo)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