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小说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医院各部门年会分幕搞笑舞台剧剧
银行大型晚会娱乐演出剧本《中行
保险公司年会娱乐搞笑小品《卖保
汽车公司年会娱乐演出剧本《品质
关于公司申请商标的心理剧剧本(感
房地产投资题材娱乐搞笑小品台词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邮政局音乐剧,邮电局音乐剧 12-10
最新最幽默最合适年会表演 12-8
业主收楼时和交房售楼员之 12-6
银行扶贫贷款小品,金融扶贫 12-4
公司员工出国工作音乐剧剧 12-3
物流管理小品剧本,物流那些 11-30
防控禽流感小品剧本(预防禽 11-29
反应公司员工长期在外国工 11-27
急诊室医生拒收红包小品,急 11-26
关于食堂的情景剧表演,食堂 11-24
最适合企业公司年会会计财 11-22
最搞笑的相亲小品(全城热恋 11-21
中国古风舞台音乐剧剧本(还 11-19
铁路工务段两学一做小品剧 11-18
公司晚会简单小品剧本(员工 11-17
铁路行业员工年会小品剧本 11-14
适合公司企业年会的幽默小 11-12
元旦小品剧本,元旦搞笑小品 11-9
乡镇干部与村民音乐剧剧本 11-8
酒店各部门员工提高服务素 11-6
基督教搞笑小品,基督教幽默 11-5
健康管理与全科医生小品(一 11-2
创建文明卫生城市小品,创建 11-1
廉洁文化警示教育宣传小品 10-31
银行信贷小品,银行贷款小品 10-30
部队中队长小品,部队机械师 10-29
赞公司快板书,赞企业快板( 10-27
最适合公司年会表演的小品 10-26
部队送退伍老兵晚会搞笑小 10-25
全国法制宣传日小品剧本(调 10-24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小说 > 农村小说 > 魂断茅草山:第十六章
 
授权级别:授权发表   作品类别:小说-农村小说   会员:戴修桥编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8/3/8 9:36:14     最新修改:2018/3/13 8:18:20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魂断茅草山:第十六章
作者:戴修桥

第十六章

           张铁柱心有苦衷   和婶又制造谎言   

诗曰:

         雨气凝云结成泪,月光映水照雄心。

         正邪自古同冰炭,浩然之气豪杰身。

韩月冲进病房,大声道:“不能,梁子的双手还没有结疤,我不让他出院,钱,我和柱子扛着。就是以后也不要梁子过问,谁要俺是当哥的,当嫂子的。”

张铁梁这才开了腔,他内疚的:“韩月嫂子,老嫂比母亲,你待我情如亲娘。”

韩月大声斥道:“梁子,你,你胡扯什么。”

张铁梁哭泣道:“嫂子,你胜过兰花千倍万倍,你是东出的太阳,她,还不如夜天的鬼火。我的嫂子,答应我吧,若是你走在我梁子的前边,我披麻戴孝,向孝子一样送您入土,我的嫂子哇。”

韩月痛心地:“梁子,我的兄弟,是你哥告发了你,没收了你五万块钱,嫂子喂猪,喂羊一定还你,你嫂子是个孺弱女子,可是,我眼里可揉不了沙子,你柱子哥做对了,他欠的债我去还,行吗,我的弟弟,小叔子,你答应我,行吗?”

韩月哭了,她的泪点点滴滴,从她的脸滚滚而下。

张铁梁挣扎着坐了起来, 恳求着说:“军子,我不几日便可以出院,你回去将我的身份证给我拿来,哥算是拜托了。”

兰花还是跪在地上,她听到张铁梁要他的身份证,猛然站起身来,惊恐道:“梁子,你不能走哇,这个家不能没有你。”

张铁柱往病床前的那个凳子上坐下身来,他皱着眉头,向张铁梁低声地问道:“梁子,你太固执了,也好,你蹲在茅草山也太久了,应当出去看看外边的世界,这是什么年代了,如果你还是蒙昧辑屡,人不老眼光却老了,会掉队的。”

张铁梁道:“柱子哥,茅草山上的死人墓,我挖了不少,见那一具具骷髅躺在厚厚的土中,他们是活人的见证,也许他们活着的时候,是轰轰烈烈叱诧风云的英雄人物。人死了,气化春风肉化泥,只因带去地下一件两件陪葬品,却被今天的人当作财富,把他们挖出来,忘记了他们是我们的祖先,暴晒天日,东几根肋骨,西一根大腿,被踩在脚下,现在我才觉得……”

张铁军问:“你觉得?”

张铁梁惭愧地说:“我们哪里是人呢,太可怜了,据说把这些文物卖给文物贩子,文物贩子又倒卖给外国人。”

张铁柱语重心长道:“是啊,为了钱财出卖祖先,出卖文明,卖土卖地卖权力,出卖做中国人的良心。能不是犯罪吗?兄弟,我们都该清醒了,清醒了吧,我的好兄弟。”

西边的红日渐渐坠下,飘来万道的余晖。映出五颜六色的晚霞,张铁梁心情还是那么惆怅,举止还是颓废和沮丧,他一步步走上山来,他走走停停,脸上的神态,表现出是多么的悲哀和凄凉。他站在山麓上,向生他养他的茅草山庄看去,心里倍加伤怀痛楚。

茅草山下一条路,曲曲弯弯走了几辈的人

茅草漫漫淹人足,茅草漫漫淹人足。

走不直的羊肠路,诉不尽的心里屈。

庄里有条拐子坝子的河,有我铁梁几间屋。

满天的乌云不下雨 ,眼里有泪哭不出。

我那妻子心太毒 ,我那妻子心太毒 。

一天天 , 一夜夜,一朝一夕一暮暮 ,

抹不完的那记忆,诉不完的那苦楚。

还是那条羊肠路,还是那间红瓦屋,

我那妻子心太毒,我那妻子心太毒 。

满天的乌云不下雨,眼里有泪哭不出,

我那妻子心太毒,我那妻子心太毒。

块块乌云涌来,西霞尽了,张铁梁深情地向茅草山庄看了又看,咬咬牙,愤然道:“我张铁梁平生好高骛远,可今天是那么可怜,生乃下尘,哪有脸面再回我那茅草山庄。”

他转过身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走去。天黑了,他的身影也小了,也模糊了,最后也消逝了。

 

韩月向村头走来,张铁柱正站在村头张望。

韩月喊道:“铁柱,铁柱,梁子呢?”

张铁柱道:“我和他一块从县城上的车,到了镇上我得回派出所报到,要他在街上等我,等我出来,就找不到了。”

韩月埋怨道:“柱子,柱子好糊涂哇,出了这些事,梁子心里能好受吗,爱面子,哼,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张铁柱道:“我再回去找他。”

韩月道:“他要铁军来家取他的身份证,那天在医院你也说要他去外边看看外边的世界,这不是火上浇油吗?”

张铁柱道:“我说得不是没有道理。”

韩月道:“什么道理?”

张铁柱道:“梁子是个争强好胜的人,带了绿帽子,是男人最不光彩的事,要是我,也得……”

韩月道:“你没带过?”

张铁柱道:“我,你胡说,我何时戴过?”

韩月掩口笑了,低声道:“兰花是你的六年的未婚妻,转眼嫁给了你的堂弟张铁梁,你心里能是个滋味吗,酸甜苦辣涩,尤其是个酸。”

张铁柱笑了笑:“还不是你救了我的命,说真的,当时我真有死的念头。”

韩月道:“柱子,梁子一定走了。你怎么去追,交通这么方便。”

张铁柱道:“他能哪里呢?”

韩月道:“去大城市打工,凭着他一双多才多艺的手,饿不了他,只是……”

张铁柱问:“只是个什么?”

韩月道:“兰花也知道梁子要出院,中午我在庄上,听到快嘴婆,我们那和婶,又在说些乱七八糟的,还被我劝了几句。”

张铁柱道:“那和婶是张鼓风机的嘴,说些什么?”

韩月道:“她说……”

村中招风大树下,和婶正于树下与几名老年妇人谈笑着,只见和婶喷痰吐沫,说起话来滔滔不绝。讲到兴处,手舞足蹈,这时兰花骑着自行车匆匆而过。

和婶正在话语飞扬:“你们看见吗,兰花的车子上的又是鱼又是肉,好烟好酒,一都都,一包包,梁子今天要出院了。”

一中妇女向兰花看去,她连脸也没转,擦影而过。

和婶道:“她就是一天给梁子磕三遍头,也劳而无用。今天夜里不死也得脱下一层皮。给男人戴绿帽子能不挨揍吗?”

妇人甲道:“兰花这孩子烧了半辈的香,不该换了魂去砸庙骂神仙。”

妇人乙道:“从今天起她算是头上顶着个大酒坛子,罪(醉)算是来了。”

和婶道滔滔不绝地说:“人无利心,谁肯早起?个个不贪,那得人使?”

妇人甲:“人无廉耻,百事可为。”

和婶又道:“还有一件事,都是俺张家的好事,柱子今天也回来了,他当了官,在县公安局还训练三个月的特警,可成了张家大大的老爷。”

妇人丙问:“你听谁说的?”

和婶道:“和子说的,是真的。看韩月多神气。兰花和韩月比了多少年,从此就算是一败涂地,别再想斗过人家了,兰花她是心比天高命如纸薄。韩月属王三姐住寒窑,苦去甜来。”

妇人甲道:“人比人,气死人。”

和婶道:“是的,命中当无莫强求,她就是个挨揍的命,今天晚上才是……”

妇人乙道:“今天晚上?”

和婶道:“一轮明月照九州,有人欢乐有人愁。”

韩月也正好从此路过,她收住了脚步向和婶走来,和婶和几名妇人向韩月看看,尤其是和婶,无可奈何地:“我,我没说什么呀,更没说你的坏话。”

韩月白了和婶一眼道:“和婶多少瞎话都出于你口,你是婶婆,我不愿去说你斥你,只是劝你几句。张家人再多有你一个,我敢说,没有一个男人不离婚,没有一个女人不上吊,你能闭上你的嘴吗。我的婶婶,我真为和叔心痛,是作了几辈子的孽,才讨你做老婆。”

和婶面红耳赤,无言相对,韩月转身而去。

正是:

      国之妖孽,贪官污吏。

      家之妖孽,逆子恶媳。

韩月向张铁柱叙说了一番,天渐渐地黑了,村子里亮起了灯火。

张铁柱痛心地说:“和叔一辈子也没少打过架,摊上了又有何法呢?”

韩月说:“古人道;事之不期然而然者,往往不一而足。我还担心一件事……”

张铁柱问:“什么事?”

韩月担心地说:“梁子不辞而去,兰花能接受得了吗。她从出事就两次自杀,第一次就是当天她悬梁上吊,要不是绳子断了,还不是命丧梁下,第二次便是喝了农药,也好,那药是二三乳剂,毒性小,被铁军给救了。”

张铁柱道:“我也想到这里,只是……”

韩月问:“只是个什么?”

张铁柱道:“梁子出了这样事,恼羞成怒而离家出走,成了野鹤孤雁,也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回来,这个家也许是浮家泛宅,沦落进风雨飘摇之中,何能眼看着这个家而支离破碎呢?真要我这个做哥哥的担心,责无旁贷的站出来帮他们一把,有以上那些事,我又是大伯哥,怎好去她家,你和她也是五行相克,也无法去劝劝她。”

韩月道:“那也不能见死不救,俺两口子是那种人吗?”

张铁柱为难了,道:“那怎么办?”

韩月道:“你去找张铁军和陆小云。”

张铁柱道:“对,我去找他们两口子。”

正是:

      莫奈何,

      三字丧却多少品行不为过,三字昧却多少良心该无妨,

      三字失却多少事机与关头,为何不把“莫”字换为“可”

张铁柱走进了卫生所,张铁军神采飞扬的坐在他新购置的紫铜色的木质卧椅上,口里哼出别人听不来是什么歌词的俚歌,两条腿在颤抖着,打着节奏,他的心里美滋滋的,脸上堆满着笑容,真乃是美哉乐哉。

张铁柱道:“铁军。”

张铁军这才仰头向张铁军看去,急忙坐了起来,热情地:“柱子哥,是你,小弟祝贺你荣升了。”

张铁柱严肃地:“哪来的这么多的油腔滑调。”

张铁柱边说边拉过诊桌旁的一把椅子,紧靠着桌子和张铁军面对面地坐着,他抽出两只香烟,扔一支于张铁军。张铁军接过看了看烟杆上的字,漫不经心地:“哥,你工作了又有了工资还是吸这个?”

张铁柱道:“香梅,二元的。就算我张铁柱吸的最高档的。比起白纸卷算是又上了一个台阶。”

张铁军炫鬻的:“不怕掉架子,吸我的红塔山。”

张铁军从桌上取出一包红塔山香烟,抽了一支给张铁柱,自己也抽了一支,含在嘴上,又取出一支较为高级的镀着亮光的打火机,打出火,先给张铁柱点了火,自己也引燃了香烟,吸起烟来。”

张铁柱猛吸一口,咽了下去,这才笑呵呵地:“算是过个年。”

张铁军受宠若惊地:“哥,别削磨我了。”

张铁柱问:“得外财了?”

张铁军愣了一下神,笑道:“天赐颜回一锭金,外财不发命穷人。我,我那得外财,朋友送的。”

张铁柱道:“一包烟十二元,如鸟斯草,可不是你我低收入所追求的,还是以勤以俭为本哇,这些我就不说了,你梁子哥走了。”

张铁军无足轻重地:“这也是我的意料之中,人言可畏,短时间在茅草山庄能抬起头吗?”

张铁柱道:“军子,这不仅是张姓人的不幸,也是茅草山庄人的晦气。梁子走了,我是牵肠挂肚。那兰花也是无辜的。梁子这么一走,她是否能想不开,会出些事来。”

张铁军哈哈笑道:“哥,我的柱子哥,把心放到肚子里去吧。她兰花不会有事的。”

张铁柱不可置信地摇摇道:“军子,你,我,梁子不仅是你和我的堂兄弟,还是从小到大最知心,最要好的知己伙伴。梁子有了不幸,你不该视若罔闻,漠不关心呢。”

张铁军恳切地:“哥,她不会出事的。”

张铁柱道:“岂难说她兰花的脸皮就这么厚?”

张铁军漫不经心地说:“柱子哥,我了解兰花嫂子。”

张铁柱道:“不,你一定去她家劝劝她,我还有事。”

张铁柱站起身来,欲去。

张铁军道:“好,好,我去还不行吗?”

张铁柱道:“这才是自家兄弟。”

正是:

      妙药难医冤孽病,横财不富命穷人。

      命中只有八合米,走尽天下不满升。

张铁军向兰花的家走来,他走到大门前,扣起门来,并轻声呐喊:“兰花嫂,兰花嫂子,开门,开门。”

正在这时一道手电筒的光亮向这儿射来。张铁军问:“谁?”

和婶回答道:“我,和婶。”

张铁军问:“和婶,你这么晚又去哪里。看看有没有新闻采访。明天在茅草山电视台,好做早间新闻报道。”

和婶不悦意地:“军子,你这孩子说的是什么话,讽刺挖苦我?”

张铁军笑道:“和婶,我们村里的人都说,和婶你是人才,是做电视主持人的材料,如果我们茅草山有了电视台,主持人非大婶你莫属。”

和婶有些火气地:“你和叔自从蹲了一天的派出所,却蹲出了酒瘾了。过去是个十天一瓶。现在却是三天一瓶,天这么晚,非要我去为他买酒,哼,路过这儿却碰上鬼了。”

张铁军仍是用言语刺衅着她,又道:“和叔胆子太大了,未给你洗脚,却要你来给他买酒。让我说,我那和叔当上村长啦。”

和婶怒道:“呸,别拿老娘当猴耍。”

和婶气扑扑地走开了,张铁军自笑了一回,又扣起门来,这时从院内传来兰花的问话:“是梁子,好,好,我把菜都做好了,就等你来喝酒。”

张铁军高声道:“不是梁子,是梁子的弟弟。”

门开了,兰花腰里还系着围裙,她向张铁军的身后又搜索地看了看,失意地:“梁子呢,他……?”

张铁军道:“梁子哥,他走了。”

兰花失声哭泣起来。

张铁军劝道:“兰花嫂,别难过,他,我那梁子哥不会出事,是柱子哥要我来劝劝你。”

兰花抽泣着,问:“张铁柱?”

张铁军点点头道:“是柱子哥要我来解劝解劝你。”

兰花问:“他知道梁子的去向?”

张铁军道:“也不知道,他也很着急。”

兰花失声地哭道:“梁子,梁子,都是我害了你。”

张铁军道:“嫂子,请节哀,你放心,梁子哥不会有事,别担心。”

兰花哭道:“我能不担心吗?他身上又没有多少钱,天宽路远,又去哪里呢,梁子,梁子你真不要我了,不要这个家吗?于得海,于得海我只有亲手杀了你,当着梁子面杀了你这个畜牲,梁子才能饶恕我。”

张铁军和蔼地:“嫂子,回屋里去吧,我送你回屋。”

他们向院内走去,兰花随手又关上了大门,兰花仍在唏嘘地抽搭着。张铁军跟随着兰花走进他的堂屋,只见屋中央放置着一张餐桌,桌上摆着丰盛的一桌酒菜。

张铁军感慨地:“梁子哥,梁子哥,负心汉。”

兰花道:“军子,我也想了,你梁子哥是条汉子,他说过的话从来就没有轻易地改变过,能实现了他的诺言,也许……”

张铁军道:“别想的太复杂了,你要杀于得海办得到吗?于得海是个什么,江洋大盗。在茅草山除了柱子哥,梁子哥能胜了他,一般的人,不说是女人,就说男人也没有几个能打得过他的。”

兰花愤然道:“是他毁了我们夫妻的感情,梁子的要求哇,我办不到他不容我哇。”

张铁军呢喃道:“杀人偿命,你又何必呢?”

兰花又道:“那么……”

张铁军道:“你要在茅草山第一个盖上楼房,也许……”

兰花道:“这桌菜?”

张铁军道:“嫂子,我行使的是柱子哥的命令,陪你喝两盅。”

兰花道:“好,你要不来,也许我,硬是钢刀软是绳。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人要一张脸,树要一层皮。”

张铁军道:“听我的话,错不了,茅草山挖墓已成风了。我们认识广州文物贩子。好好干,花一些水子钱,干起贩卖文物,前途广阔,有利可图,盖楼,你盖,我也盖。”

兰花化悲为喜道:“好,喝酒。”

张铁军高兴地:“喝酒。”

二人落座,便饮用起酒来,兰花还是痛苦在心,只能是强忍着。

正是:

     举杯消愁愁更愁,能叫少年愁白头。

这且不说,再说和婶受到了张铁军的奚落,揣着一肚的火,骂骂咧咧地打着手电筒向前走着。她来到张铁军的大门前,收住了脚步。

和婶自言自语着:“兰花这个女人就是一堆臭屎,只要有屎最能招来打赃的苍蝇。小妖精,招野男人的小妖精。军子这个贼羔子,他是嗅着臭味去的。好,我去找陆小云去。一定能逮个正着。”

正是:

      舌尖点起无名火,能叫江河水倒流。

      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章分解。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小说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小说频道(www.juben108.com/xiaoshuo)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