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小说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医师节演出搞笑小品剧本《你的
医师节娱乐小品剧本《医务人员
部队历史题材演出小品剧本《红
医师节演出手术室搞笑小品剧本
部队建军节训练强军题材小品剧
医师节演出感人小品剧本《健康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企业改制小品,公司转型小品 7-8
关于低头族手机危害的超搞 7-5
银行工作中的小情景剧,银行 7-3
电信行业情景剧剧本(让生活 6-30
网购情景剧剧本《大数据时 6-27
宣传体检的小品,体检风波小 6-25
关于施工安全的小品,关于工 6-22
医院细菌传播预防小品剧本 6-19
最感人的爱心传递公益正能 6-16
超级感人歌舞小品剧本(小女 6-14
保险公司员工正能量小品剧 6-11
互联网音乐剧剧本《大数据 6-8
最新部队军营八一建军节搞 6-5
电信行业音乐剧剧本(让生活 6-2
关于端午节表演的超级搞笑 5-31
经典幽默三句半台词,滑稽搞 5-29
修路行业情景剧剧本《公司 5-26
廉政群口快板书台词(永远跟 5-24
金店情景剧剧本《珍奇异宝 5-20
医院题材的情景剧剧本,医患 5-17
关于父亲的小品,父亲节小品 5-15
全国助残日主题小品剧本(我 5-12
建筑企业音乐剧剧本《公司 5-10
感人母爱的小品剧本剧本(人 5-8
关于宣传十九大七一建党节 5-5
建筑行业道路施工安全小品 5-2
经典搞笑禁毒小品剧本,关于 4-27
全国爱眼日活动宣传小品剧 4-24
世界环境日主题活动小品剧 4-22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小说 > 历史小说 > 只有青山不改(第七十二章)
 
授权级别:普通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小说-历史小说   会员:笔似青锋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8/1/11 9:07:06     最新修改:2018/1/12 6:58:58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只有青山不改(第七十二章)
作者:卢星原
第七十二章



  清顺治四年四月,由于两年前清军在江阴和嘉定的大屠杀而趋于安定的江南正酝酿着一场风暴。
  事情的起因源于钱谦益被清廷投入大牢。
  钱谦益自打在南京降清后,于当年秋天北上入京,接受了清廷翰林院主事的官职,主持明史的充实修撰。顺治三年六月钱谦益称疾乞归,返回南京,携妻柳如是返常州乡下居住。
  时有钱谦益昔日好友黄毓祺举义师起兵舟山海上,意图光复常州。那黄毓祺曾随阎应元据江阴反清,江阴被破后侥幸逃出性命。当黄毓祺率着义师船队到达常州附近的海面时,钱谦益、柳如是曾上船犒师。不料船队在前往崇明时,适飓风大作,船只大多被摧毁,人马也散失大半。黄毓祺只得率着残兵奔往常熟、泰州,最后被清军凤阳巡抚陈之龙所擒。
  陈之龙从被擒军士口中得知钱谦益曾资助义军不少银两,于是派人将钱谦益抓入大牢,羁囚于南京狱中。
  清廷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那曾屈膝投降的钱谦益会参与反清之事,于是就把大狱兴起,将和义师有着往来的人士纷纷投牢审问,同时也将怀疑的目光扫向了降清的官员,只搞得风声鹤唳,人心惶惶。
  松江提督吴胜兆原本就和清江宁巡抚土国宝存有芥蒂,在吴胜兆平定太湖吴易的义军后,招降了不少吴易的旧部,人马达到数万之众,原为吴易的不少部属也得到了重用,这些都引起了坐镇南京洪承畴的猜忌。
  这日,吴胜兆刚刚从校场回府,还未换好便装,便见偏将戴之俊合着吴著快步走了进来。
  “也不通禀一声,就敢擅闯进来?”吴胜兆对着两人就是一阵呵斥。
  “只因末将事急,故而鲁莽,还望大帅恕罪!”那戴之俊说着就是一拱手。
  “既有急事,那就快说!”说罢,吴胜兆就于那太师椅上坐定。
  “末将自投顺大帅后甚得大帅重用,在下自是感激。原本想在大帅鞍前马后效命,奈何将大祸临头!本想不辞而去,但因大帅对我等大恩,所以还是前来知会一声!”戴之俊说话之时,已是满脸怒气。
  “哪有祸事可来?”吴胜兆虽是嘴里这么说着,心里却在暗暗猜度:这戴之俊和吴著原是吴易帐下将领,在如今的情形下有些担忧也是正常。
  “末将闻得那洪承畴因钱谦益一案,正从南京派出人马,前来捉拿我等,大帅亦在勘问之列。我等此时不走,只怕到时想走也是不能。”
  “怎会有如此之事?”吴胜兆晃着脑袋有些不信。
  “这个还真不假。”一旁的吴著上前小声说道:
  “在下的二哥就在江宁的督府中供事,说是我等原为水寇,如今还和残明的张名振及沈廷扬有着勾连。大帅重用我等领军,论罪最轻也是胡乱用人,若是问出大帅和前明还有来往,只怕会杀头问斩。”
  吴胜兆闻得此言,心里已是七上八下,想着自己原本就是明军将领投顺过来,清廷是否信任确实是个未知之数。那在绍兴城下投清的方国安即使率着近十万人马过来,还不是被博洛砍了脑袋?
  “那你等将逃向何处?现今可是满清的天下。”吴胜兆想着,若能有落脚之地,自己或许可以前往,因为一旦自己被下入大牢,那土国宝还不是想着法子让自己屈打成招。
  “明人不说暗话。”戴之俊随即说道:
  “我等实实与那鲁王监国帐下的定西侯张名振有些来往,不过就是贩卖一些粮草和布匹换些银两。而今势急,我等一些兄弟俱打算前去投靠,就和这清虏作对到底,若不将这鞑子驱走,哪里又能平稳安身?”
  “而今清虏势大,反清还不是自寻死路?”吴胜兆对戴之俊和吴著的打算并不感冒。
  “大帅所言差矣!”吴著略停片刻,接着朗声说道:
  “清虏势大只是表象。现江南各地虽是清军满地,却都是一些原明降军。博洛已率着杜尔德等满蒙旗兵回到北方去了,而原明降军大都因钱谦益一案已闹得人人自危,若有人振臂一呼,必得八方呼应!汉人有亿万之兆,而清虏只有区区百万,以百人敌一人,安有不胜之理?”
  “你说的还真是有些道理。”吴胜兆说罢长叹一声:
  “若是有人举兵反清,本帅还真想起兵呼应,免得受那清虏欺凌!”吴胜兆此时不禁想起博洛到松江阅兵时自己受辱之事。
  “大帅即可做那惊天动地之人!”吴著随即走至吴胜兆面前,目光中透出一股光亮:
  “大帅麾下现有精兵过万,若举兵反清,末将愿代大帅前往舟山联络肃虏侯黄斌卿大军,戴将军亦可去为大帅接洽定西侯张名振和浙直水师的沈廷扬与张煌言,届时合兵一处,先取苏州,后攻江宁。不等攻取江宁,天下必群起而仿效大帅。如此一来,清虏想要救火已是不及,这大明也就中兴有望了!大帅作为首义功臣,定当封公封王而名垂青史!”说罢此话,那吴著就将眼看定吴胜兆,只等着他的回音了。
  “罢了!这清虏逼人太甚,实实就是逼人造反!”那吴胜兆说着从太师椅上站起:
  “你二人现急急前往舟山与黄斌卿等人接洽商议,然后速回将布置诸事告知本帅!”
  “末将领令!”戴之俊和吴著两人对着吴胜兆一拱手,随即急急地去了。
  吴胜兆看着离去的两人,不觉在心中暗暗叹道:
  “想不到如今本帅也会被逼上梁山啊!”

  其实,戴之俊和吴著所说的并不全是真话。
  自吴易败亡后,太湖的义师一时也就陷入群龙无首,加之吴胜兆的大军连荡接湖地清剿,在万般无奈之际,戴和吴等一些吴易的部将只得率着残军投降了吴胜兆。但这些个投降人马原就和其他义军有着联系,而今虽是降清,却也暗中贩卖些军资,出卖一些机密。更有人降清乃为势所迫,时时在寻找机会再度发难。而戴之俊和吴著就是这等在寻找机会的人。
  坐镇江南的洪承畴闻得吴胜兆军中有人与鲁王监国的人马暗通款曲,确实派出官员和人马前来松江查实究办。戴吴二人闻得风声,于是就夸大其词鼓动吴胜兆起兵造反。令他们未曾想到的是,事情的进展竟是如此的顺利。
  戴之俊和吴著离开吴胜兆府上后,就分头前往黄斌卿和张名振的义军大营,那张名振听说吴胜兆准备起事,心下不由大喜地向天祝道:
  “若能在江南对清虏发难,则大事可成矣!”随即也不禀报鲁王监国,就令人铸下“平江将军”银印一颗并写下书信一封交予戴之俊道:
  “黄斌卿已写来书信约定起兵日期,我等数路大军将乘舟于四月十五夜或十六凌晨抵达松江。尔回禀吴大帅做好起事准备,并派人前来迎接。现暂封吴大帅为平吴伯,攻下苏州之后,还有公侯之封。”
  戴之俊走后,那张名振随即四下联络,调集军马,准备舟船。四月十二这日,各路人马已是齐集舟山海面,舰船连绵数里,旌旗猎猎,士气高昂。
  “今日晴空万里,视野开阔,微风鼓浪,实实利于我舟船行进。”站在船头的张名振对在一侧的总督浙直水师的户部左侍郎沈廷扬不无自得地说道。
  “大帅所说极是。”沈廷扬此时也是心情大好:
  “此次进兵松江,各路人马足有三四万众,待和吴胜兆合兵,攻下苏州犹如探囊取物。洪承畴虽是据着南京,可军马也是不多。若我等乘胜猛攻,旬日之内拿下应该不是难事。”
  “若能顺利攻下南京,我等将知会湖南的何滕蛟和湖广的堵胤锡,让他等从西向江西进兵,我等从东北攻向九江和南昌。我想在大兵压境之下,那金声桓恐怕也会反水。”张名振已在为后面的事情在做着谋划了。
  “哈哈哈!”沈廷扬闻得此言,不由大笑着说道:
  “江西自是不难克复。江西若下,浙江、福建和两广的清军将被拦腰隔阻而成孤军。曹存性王之刚和李成栋不定也会随声附和,届时我大明的半壁江山也就光复。可见大明中兴有望了!”
  “眼下情势虽好,可还是有些隐忧啊!”张名振的面色变得有些晴雨不定。
  “大帅还在担心什么?”沈廷扬见张名振似有难言之隐,于是近前问道。
  “我等保着鲁王,而何滕蛟和堵胤锡却听命于桂王。肃虏侯黄斌卿原本奉着隆武,唐王薨逝后犹是摇摆不定,此次能和我等合兵进攻松江也是我好话相求方才派出部分兵马相随。我担心有一日会豆萁相煎。”
  “大帅所说之事沈某亦有些担忧。” 沈廷扬随之叹了一口气:
  “若是同室操戈自相残杀,只会使亲痛仇快。若监国和桂王能在大位之事上和气相商,我等臣子也就好办得多。”
  “唉,本帅看来只能做好当下了。”说罢此话,张名振往远近各处都看了看,随即说道:
  “吉时已到,我看就启航吧。”
  可世事难料,就在张名振和沈廷扬等对攻下南京十分乐观之际,一场飓风正在形成,而正是这场飓风改变了许多人的命运,也改变了历史。

  吴胜兆接到戴之俊和吴著的回报后,心中不觉大喜。想着目下江南清军不多,即便仅靠自己之力,攻占松江和拿下苏州也是易如反掌,而今张名振沈廷扬和张煌言又率着几万人马前来相助,攻占南京也不会太难。“据守南京的精锐只有巴山统领的两千满兵,其余尽是降军降将,这可是有好戏看了!”想到此地,吴胜兆唤过亲兵:
  “速速传令下去,松江所有文武官员人等,今晚子时均到提督府议事。”
  待亲兵下去后,吴胜兆对戴之俊和吴著叮嘱道:
  “今晚举事,端的非同小可。你二人即刻安排心腹下属,在子时前悄然埋伏于提督府内听我号令!”
  “末将谨遵大帅将令!”戴吴两人朝着吴胜兆一拱手,随即转身急急而去。
  还未到得子时,除吴胜兆外,那一班文武官员已是到齐,于是便在一起交头接耳地议论,纷纷猜度着如此夜深之时,那吴胜兆有何重要事情要议。
  “吴大帅到!”随着当值军校的一声高叫,就见吴胜兆披着大氅,一身甲胄的走进了大厅并径直坐上了帅椅。
  “此时请各位前来,实实是有要事相商!”坐定后的吴胜兆用带着寒气的目光向众人扫视了一眼,然后朗声说道:
  “本帅原本大明将领,因顾及部下而降于满清。降清之后也是恪守职责,在征战中自是立下不少功劳。”吴胜兆见众人面露惊疑之色,乃接着说道:
  “可清廷对我等降将并不放心。昔日方国安无过问斩,现今又以钱谦益一案为由大兴牢狱,实实就是要将我等逼向死路!”
  “大帅此话差矣!”人班中闪出松江府海防同知杨之易,这杨之易乃著名谏官杨涟之子,这杨涟在天启年间,因弹劾阉宦魏忠贤获罪,最后惨死狱中。崇祯初,杨涟冤案平反,赠太子太保、兵部尚书,谥号“忠烈”。
  “那方国安表面归顺,暗中却是招兵买马,与鲁王朱以海亦是藕断丝连。如此心存反意之人,朝廷岂能不究?钱谦益携妻犒劳反贼,下狱勘问也是遵着律法。若大帅冰壶秋月,那牢狱又怎会找上门来?”杨之易见吴胜兆面色变白,但仍是把话说完。
  “看来杨同知着实向着那清虏!”戴之俊说着走上前来:
  “眼下洪承畴派出的人马就在来松江的路上。若是对大帅不疑,何不事先知会一声?如此之事扬大人又作何解释?”
  “且不说戴将军所说是否真有其事,即便真是洪大人派来人等查办,也是因我军中尚有人与那贼匪勾连!”杨之易从心里就鄙夷原吴易的一班手下,加之也闻听到一些这班人等还在贩卖军资给各地义军的消息,于是就将话说得半明半透。
  “杨大人老父乃为大明忠烈,想不到竟然生出一个甘为异族奴才的儿子!”一旁的吴著听罢杨之易所言,不由对着杨之易呛了一声。
  “父忠于明我忠于清复何憾焉?”杨之易接着说道:
  “常言道:‘识时务者为俊杰’,现大明气数已尽,以清代明乃是天意!戴吴两位将军心怀悖逆,妖言惑众,吴大帅万万不可不问就里而沦为他人工具!”
  “依下官看,大帅此时应将这意欲谋反的两个贼子拿下,也好在洪大人面前有个交代!” 理刑推官方重朗此时也从班中走出,朝着吴胜兆拱手说道。他此时完全没有注意到那吴胜兆的脸色已由白变青,牙关也是咬紧。
  “来人啊!”随着吴胜兆的一声断喝,就见副将李魁率着十多位兵将从外面冲进了大厅。
  “给本帅将杨之易和方重朗两人拿下!”
  闻得吴胜兆此令,那些兵将随即一拥而上,把杨、方二人给捆了个结结实实。
  “好你个吴胜兆!”被绑缚住的杨之易对着吴胜兆大骂道:
  “尔竟敢谋逆作乱?简直就是螳臂挡车!不日天兵到此,尔定是死无葬身之地!”
  “哈哈哈!”吴胜兆仰天大笑数声乃接着道:
  “如今清虏看似势大,实实就是土龙刍狗!那鞑子自进北京之后,屠我百姓,杀我官员,强令剃发更是乱我纲常伦理,其罪擢发难数!我等汉人岂肯披发左衽任外族欺凌?”说到此地,吴胜兆缓缓走下帅椅,来到低头不语的中军副将詹世勋和督标中军高永义面前,伸出手来在詹世勋的肩上拍了拍:
  “我等原在高大帅手下为将,高大帅待我等不薄。正是因为清虏和那老贼许定国的算计才使得高大帅殒命睢州。每每忆及此事,常令本帅咬牙切齿!今本帅起兵反清,还需你等能同舟共济!”
  提到高杰,那詹世勋和高永义也不禁有些伤感上来,于是对着吴胜兆拱手道:
  “末将愿听大帅号令!”
  “好!”吴胜兆随即转过身子对着众人道:
  “本帅已和鲁王监国手下的张名振和张煌言及肃虏侯黄斌卿约定,其水师大军定于今晚或明晨抵达松江,合兵后即攻打苏州。那苏州守军人马不过两千,尽是些降兵降将。攻下苏州后即行攻打南京,那南京的精锐只有巴山的两千余旗兵,攻下料也不难!詹世勋,高永义!”
  “末将在!”
  “你等二人速速领本部军马前往松江海边接应张名振等水师大军,会师后即刻攻向苏州,同时派快马报知本帅!”
  “末将领令!”
  “其余将领皆即时回营,做好拔营准备!”
  “我等领大帅将令!”众将领拱手朝着吴胜兆齐声说道。
  “将这两个贼子押往辕门,将其斩首祭旗!”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小说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小说频道(www.juben108.com/xiaoshuo)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