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小说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医师节演出搞笑小品剧本《你的
医师节娱乐小品剧本《医务人员
部队历史题材演出小品剧本《红
医师节演出手术室搞笑小品剧本
部队建军节训练强军题材小品剧
医师节演出感人小品剧本《健康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企业改制小品,公司转型小品 7-8
关于低头族手机危害的超搞 7-5
银行工作中的小情景剧,银行 7-3
电信行业情景剧剧本(让生活 6-30
网购情景剧剧本《大数据时 6-27
宣传体检的小品,体检风波小 6-25
关于施工安全的小品,关于工 6-22
医院细菌传播预防小品剧本 6-19
最感人的爱心传递公益正能 6-16
超级感人歌舞小品剧本(小女 6-14
保险公司员工正能量小品剧 6-11
互联网音乐剧剧本《大数据 6-8
最新部队军营八一建军节搞 6-5
电信行业音乐剧剧本(让生活 6-2
关于端午节表演的超级搞笑 5-31
经典幽默三句半台词,滑稽搞 5-29
修路行业情景剧剧本《公司 5-26
廉政群口快板书台词(永远跟 5-24
金店情景剧剧本《珍奇异宝 5-20
医院题材的情景剧剧本,医患 5-17
关于父亲的小品,父亲节小品 5-15
全国助残日主题小品剧本(我 5-12
建筑企业音乐剧剧本《公司 5-10
感人母爱的小品剧本剧本(人 5-8
关于宣传十九大七一建党节 5-5
建筑行业道路施工安全小品 5-2
经典搞笑禁毒小品剧本,关于 4-27
全国爱眼日活动宣传小品剧 4-24
世界环境日主题活动小品剧 4-22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小说 > 农村小说 > 村路二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小说-农村小说   会员:liuchangho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7/10/28 16:44:59     最新修改:2017/10/31 9:06:38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村路二
作者:刘昌宏

二、   张有才家杀猪下井管子

    

“妈,咱家啥时候杀猪呀?”

     娟子看着云香的脸,眼巴巴的问,云香抚着女儿的头说:

  “明天,小馋猫,你爹说明天杀,就事把那井管子下上。”

  时间过得好快,一晃少文回到家里整整一个星期了。他父亲张有才决定在腊月二十七杀猪,可是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非要在这一天下放了一秋的井管子,他妻子谢芸香坚决反对,可是他就是不听,在头一天就求好了人,二十七那天一大早他就命令两个大点的儿子到大队部去求井管子。

  他,是以前没有这点空吗?不是,是因为钱少,他一个人供三个学生,一个多病的妻子,每月的工资得算计到骨髓地开销,他用什么去买井管子呢?这个月,孩子们总算放了假,总算有了余钱。昨天他上街看见有五队来的车,他就买了井管子求人家给捎到大队部,今天杀猪,怎么也得求人,他想把井管子也一起下了,也费不了多少事,也省得再求人时再破费一次。

  八点多钟,太阳出来了,淡淡地疲乏地挂在天空,好像这一冬的狂风暴雪把它也打得精疲力尽了,失去了无限的热量。芸香跟往常一样在窗户下给大花猪搔着痒,她心里好不是滋味,大花猪依旧眯着眼,扑棱着耳朵以示对主人的感谢。见它这样,芸香真想用棍子打起它让它逃命,可是这一家老小要靠它的肉过年,孩子们要靠它的肉卖几个钱交学费啊!

  大花哼哼着躺稳了,有才伸手猛地抓住它的一条腿,大花刚要挣扎,随即它的那几条腿也分别被杀猪的王三,帮忙的英子哥哥李强,李富,还有英子的父亲李凤山给按住。它的四条腿被绑上,仰面朝天地大叫着被抬到桌子上,王三扎着围裙,提着一把明晃晃的尖刀走过来,狠命地刺进大花的胸膛。大花尖叫一声再也不动了。只见那鲜红鲜红的热血顺着王三抽出的尖刀流出来,流进那早已经准备好的大盆里,鲜血冒着热气被有才用高粱杆狠命地搅着。

  “英子,你说这王三心多狠,一刀就给大花杀了。”

  芸香躲进外屋对正在烧火的英子说着流出泪来。英子笑着劝慰她:

  “婶,别难过了,都不狠,咱们就别想吃肉了。”

  其实,英子的心里也很难受,因为大花的身上也有她的汗水啊!平时,她帮着多病的婆婆割菜、端食,喂饱它之后,又和婆婆一块给它搔痒,亲热地与婆婆唠嗑,大花身上凝结着她和婆婆的多少情谊啊!

  “爹,井管子放哪儿呀?”

  少文和学文抬着井管子气喘吁吁地走回来,有才赶紧往那边一指说:

  “就放在那吧,一会儿就下。”

  兄弟俩放下井管子走进屋,芸香看着满头大汗的两个儿子,心疼地给这个递毛巾,给那个端水,不住地说:

  “累坏了吧?快坐下歇会儿吧。”

  少文和学文刚刚坐下,连一杯水还没喝完,外面又传来有才的喊声,芸香跑到外面对他说:

  “你急啥呀?让孩子喝口水,喘口气呀。”

  “没事妈,我们不累,都大小伙子了干点活怕什么。”

  外屋的烟和气冲进芸香的喉咙,呛得她一连串的咳起来,英子赶紧把云香扶进屋里,少文和学文安慰着母亲,抹一把脸上的汗水走出去。

  “少文,学文,来,你大爷儿他们杀猪,咱们下井管子。”

  “你等会儿吧,等俺们把猪抬进屋里好帮你。”

  “不用了,你们整你们的,俺们先下着。”

  英子哥哥李强见有才忙着下井管子,担心他下不好急忙阻拦,有才有些不明其意地回答:

  “不用等了,你们先整你们的,俺们先下着。”

  “你不先等会儿,等他们把猪抬进屋里帮你,你自己能下好吗?”

  芸香见有才不听劝,跑出来阻止他,有才一听这话一下子火了,他对着芸香吼起来:

  “咋就下不好呢?老娘们家家的竟瞎呲呲,你能下好你下。”

  “叔,你先把井管子用水滤滤,看别有漏的地方,下去就白下了!”

  英子走到有才面前轻声细语地小声提醒有才,没想到有才小眼睛一瞪,狠狠地审达英子说:

  “啥漏漏的,小孩子家这大过年的,一点好话也不会说。去干你的活吧。”

  英子的脸腾地一下子涨红了,她的唇动了动,泪水一下子涌到了眼圈,可是她什么也没说,低头走回来不再言语。芸香实在看不下去了,她气得咬牙切齿,大大的眼睛像瞪裂了似的。

  “瞅你那死样,好话?啥是好话呀?那告诉你的不是好话呀?好赖不知的玩意。走,英子,咱们进屋,不希得管他那破事,他爱咋整咋整吧。”

  芸香拉起英子就走,英子含在眼里的泪水一下子流了出来。少文看着英子,又看看父亲,无可无奈地垂下了头,学文却瞪着有才,气得直喘粗气。有才并没察觉,他依旧催促着两个儿子。

  “下,快点,像傻子似的在那瞅啥呀?”

  少文和学文没有动,有才见两个儿子站在那无动于衷,恨不能一口吞了他们,瞪起眼睛吼叫着。少文抬起头胆怯地说:

  “爹,还是滤滤吧,保险点好,这冰天雪地的土又不好整。”

  “滤啥滤,不滤。就这么下,别听风就是雨的。”

  “那上不来水,我看咋整?”

  学文拧着疙瘩眉愤愤地质问有才,有才简直气疯了。他对着学文大吼:

  “咋整,你说咋整?我自己整。

  兄弟俩见父亲火了,只好抬起井管子往井里下。井管子刚刚下到井里,有才就催促儿子们往下推石头和土,少文和学文一声不吭,恨恨地推着土,他们把满腹的怨气都发泄到它们身上。这时,大花猪早已经被抬进屋里退的身无一毛,它光溜溜的又被抬到外面的桌子上。李强放下猪,一抬头,见有才爷三个已经往井里填土了。急忙跑过来问:

  “管子滤没滤呀?”

  “没滤,用不着,新买的能漏吗?不能漏,没事,就这么地。”

  有才一边往井里扔土,一边自信地应着。李强是一个心灵手巧的聪明人,看要是想让有才改变主意已经不可能了,便转身回到杀猪场地帮着忙活去了。

  张有才却领着两个儿子,把一块块石头,一锹锹泥土很快的扔进井里,很快的他们就把井填了一大半。这时,大花猪也被刨了腹,李强正翻着他的肠子,李凤山倒着他的肚子,王三正挥舞着明晃晃的斧头卸着它的肉。英子一声不响地烧着火,锅里的热水一次次烧热,一次次的被舀出去,再加上凉水。英子大把大把的往灶坑里加着柴禾,火是越烧越旺,可是,锅里的水却是越来越凉,最后,竟连一点热气也不冒了。王三卸完肉进屋来洗手,一摸水不热,便半开玩笑地咧着大嘴嚷起来。

  “快烧,快烧,你这火咋烧的?也跟不上趟啊!”

  “水是热的,才让他们舀出去,刚填的凉水。”

  “英子,来,我烧会儿,看是不是灰多了。”

  芸香听见王三的嚷声,一边咳着,一边放下挑米的盆,从东屋里出来对英子说。英子心里好不滋味,她看看芸香,用火棍搅搅灶坑再一次的分辨说:

  “才填的凉水,婶,没有灰,是我二哥刚把热水舀出去,才填的凉的,你快进屋吧,这有烟。”

  “啊,我寻思......,咳、咳、咳,我寻思灰多呢!”

  芸香被烟呛得又咳起来,她捂着前胸,弯着腰扶着锅台咳一阵子,然后,直起腰走进屋里。英子撅着身子烧火,她想再把火弄旺一些。忽然,她心里一酸,眼泪一下子大滴大滴地流出来,她急忙用手去擦,谁知泪水却像断了线的珠子,一个劲地往下滚,怎么也擦不干。

  “呀,英子,你咋哭了呢?”

  王三抽一支烟后,又从屋里出来舀水,他准备去帮李强他们翻肠子,见英子流着泪便又大大咧咧嬉笑着问。他以为英子是被烟呛的,所以,才半开玩笑地说。英子辩解着:

  “没咋地。烟,烟呛的。”

  “不是吧?是想妈了吧?小老丫,这么一会儿没看见妈就哭鼻子了?真叫人笑话!”

  该死的王三不分大小总是爱胡说八道的开玩笑,他根本也体会不到英子现在的心情,英子听他这么一说,泪水更止不住了,她尽力的擦着,掩饰着,一边苦笑着。这时,张有才这边已经填满了井,他对这边大喊:

  “李强啊,你来帮我按井头吧,让少文去帮着翻肠子。”

  “好了。”

  李强痛快的答应着走过来,少文端起盆进屋舀水,他见英子满脸泪痕,心疼地问:

  “英子,你怎么了?”

  “没咋的。”

  英子委屈地翘翘嘴角,美丽的鼻翅扇动着。少文苦笑着轻声劝英子:

  “英子,我爹就那脾气,你别往心里去。”

  “少文,快点端水来,等着用水呢!”

  英子父亲李凤山在外面叫着少文,少文不敢迟延,端起水就往外走,迎面正遇上王三,他依旧大咧咧的和少文开起玩笑来。

  “快点,少文,好好干,一会儿我赏你个大肠头吃!”

  王三这个粗野汉子,胡子拉擦的就是这么个没大没小的人,村里人谁拿他也没有办法,少文只对他笑笑并不言语。

  这边的猪肠子翻得热气腾腾,那边的井头也马上就安好了,李强一边拧着最后一个螺丝,一边叫英子:

  “英子,舀点水来,引引看看。”

  “好了。”

  英子答应着舀一盆热气腾腾的水端出来,热水冒着白白的蒸气,笼罩着英子被火烤得通红的脸,和那稍稍红肿的大眼睛,一张丰满的瓜子脸,呈现出粉红色,好似出水的芙蓉一般。蒸气挡住了影子的视线,她用力扇动着长长的睫毛,想透过雾气看清前面的路,可是她脚下一滑,险些摔倒。

  “慢点,看冰。”

  少文吓得高喊,英子回过头欣慰的对他一笑,少文禁不住在心里轻声赞叹:英子,可真美呀!英子把水递给哥哥李强,李强把水慢慢的倒进井里。

  咕噜、咕噜、咕噜......

  水,慢慢的往井下走,有才嘎吱嘎吱地使劲压着,一盆水全倒进去了,不见一滴水引上来。人们都停下手中的活计屏息凝视着那个井头。芸香吃惊地瞪大眼睛看着,不停地在心中默默的祈祷着快些出水,一边她又在心中恨有才这个犟种,干嘛不听大家的劝告把井管子滤滤呢!可是,有才却满不在乎,他看看英子手中的盆对学文说:

  “水太少,去,你用捅拎一桶来。”

  “嗯。”

  学文痛快的答应着,飞快地跑回屋里拎水,他多么希望他拎来的这桶水能起作用啊!能引上来许多水呀!从此,家里再也不用为吃水发愁了。这小土水井实在太愁人了,冬天,冻得冰厚厚的,每天打水都得用棍子先把冰砸开,然后,才能打上来水。夏天,一连雨天又被水淹没,脏水浑水全进了井里,混混的实在难喝。学文带着期盼把打来的一桶热水递给父亲,有才把热气腾腾的一桶水全倒进井管子里,还是一滴水也没引上来。学文有些失望,在场的人都惊异的看着那个井,谁也不开口。王三实在忍不住了,他手托着猪肠子咧着大嘴,抖动着满脸的胡须大声的说出了有才最不愿意听的话。

  “完了,完了。这么多水倒进去都没引上来,肯定是管子漏气了。”

  有才听到这话气得直发抖,他拧着眉问王三。

  “你咋知道完了呢?你看见有漏的地方了?”

  “我倒是没看见,可那咋不出水呢?”

  “不出水就是漏啊?还兴许没按好呢!”

  “那你就卸下来重按。”

  “重按就重按。”

  张有才实在不愿意相信那井管子有毛病,他被王三的话一刺激,拿起板子就卸井头,李凤山咧着大嘴无可奈何地瞪着王三说:

  “看、看、看,火了不是,你总是多嘴,真拿你没办法!”

  “这老张,毛驴子脾气一上来可真够呛,让他拧下来看看,不是这的毛病,我看他还咋整。”

  王三压低声音对李凤山说,李凤山无可奈何的看着王三不知说什么好。大家都只顾看井,谁也没注意芸香在屋里咳的透不过气来,小娟子两只小手冻得通红,她跑进屋里找妈妈暖手,一看妈妈咳的厉害,急忙伸出小手给芸香捶背,她一边捶一边妈妈、妈妈的惊呼着。芸香好不容易吐出了堵在喉咙里的那口痰,她艰难地喘息着问娟子:

  “娟子,你爹又和谁吵吵呢?井出水了吗?”

  “谁知道他和王三吵吵啥呢?井还没出水呢。”

  娟子瞪大眼睛看着妈妈回答,芸香长叹一声说:

  “唉,这可咋整呀?这冰天雪地的,那点土还不都冻在里头了,娟子,你说你爹真没法整啊,就是不听劝啊,你妈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啊!”

  “妈、妈,你别生气,别生气,我再去看看,现在出水没。你别着急。”

  娟子转身就跑,她险些撞到英子的怀里。英子躲过娟子,拿起一把柴禾往灶坑里送,耳谷间又传来云香屋里的埋怨声。

  “你说这个死老头子,让他滤滤,他就不滤,你说他就像中邪了似的偏不听,这好不容易刨起那点留了一春带八夏的土,你说这都填里了,这还咋往出抠呀,这冰天雪地的!”

  芸香气得一边说,一边捶着胸膛,英子赶紧推开门进屋劝解说:

  “婶,别生气啦,别说这些了,都已经这样了,再埋怨他也没有用了,不行就等来年天暖和了再说。你说这井不出水,我叔他也着急啊,可是,他也没有办法呀!”

  芸香听了英子的话,平静了一些,她不停地喘息着,英子又回到外屋烧火。这时的院子里,一群人围着一个井,娟子看不见井到底出没出水,就一个劲的往里挤,好像她能让井出水似的,挤着挤着她脚下一滑一下子扑到有才的怀里,有才见是女儿娟子,气得扬手就给她一巴掌大骂道:

  “去,给我滚那边去,养活你们这群废物。”

  这突如其来的一掌打得小娟懵头懵脑,她哇的一声大哭起来,有才举起手又要打,李强拦住有才,有才气愤的对着小娟大骂:

  “嚎,你嚎啥?这大过年你嚎啥丧,再嚎我就打死你。”

  “叔,你和小孩子生啥气呀?快干咱的活吧。”

  李强拦住有才,少文抱起小妹娟子就往屋里跑,有才总算没追上去,他气得一边按井头,一边大骂:

  “妈来个臭逼的,咋不卡呗一下都瘟死呢,要这些玩意一点用也没有。”

  芸香气得直发抖,见少文把哭得泪人似的女儿放在炕上,她心疼极了,娟子一头扑到母亲的怀里抽泣起来,芸香气得眼睛瞪得老大好半天才说出话来。

  “这老鬼,自己把活干坏了,还埋怨别人,你说这又打孩子干啥?”

  “妈,你别生气啦,这么多人,多让人家笑话呀!”

  少文急忙劝阻芸香,芸香气得牙咬的咯咯直响,她看着儿子泪水顺着瘦瘦的脸颊流出来。

  井,无论怎么想尽办法,就是一滴水也不出。有才忽然想起英子劝他的话,不禁在心中骂道:这臭嘴,都是她说的。暗暗地他对英子有了几分反感和想法,觉着她有些不祥之兆,于是,他气急败坏的对着儿子们吼:

  “快,拿锹给我挖,给我往上翻土。”

  少文看父亲一眼皱一下眉头,低下头不再言语,拿起锹准备挖土。学文瞪着父亲咕噜着说:

  “你不是说不用俺们管吗?”

  方头方脸浓黑的眉毛长条眼睛的学文,矮墩墩胖乎乎的,从外表上看起来他笨头笨脑,可是他一举一动之间都满是滑稽,他不折不扣的继承了有才的犟脾气,却增添了永远不服输的向上的精神,他倔强而刚强,自尊心相当的强,不允许别人小看一点,哪怕是父母也是一样。他从不怕强者,大一点的孩子要是欺负他,他宁肯吃亏,也要拼命撕打。他正直而不折,从不欺负弱者,总是给弱者以帮助。可他最大的弱点是爱较真爱讲理,哪怕是父母,他也不另外。现在他的那股劲又上来了,有才一听他质问自己更火了,对着他大吼:

  “你快点给我挖,听见没?”

  有才对学文大吼着,学文垂着头一动不动,少文急得低声叫学文:

  “学文,你......”

  “你爱挖你挖,我就是不挖。让滤一滤就说不用,这回倒好。”

  学文扔下锹转身想走,有才抢步上去抡起手中的锹朝他劈去。

  “学文快跑。”

  李强看事不好,大喊着告诉学文,用手托住有才劈下来的锹。学文回转身怒视着父亲,他反而一动也不动了,大声对有才说:

  “你打吧,打死我你那井就出水了”

  “二弟,你干什么?还不快走。”

  少文拉住学文往前推。屋里的芸香听见外面的吵嚷声放下娟子,慌忙走出来,她看见三四个人正拉着像雄狮一样咆哮的有才,又见儿子学文犯了犟劲吓得惊慌失措,这时,气急败坏的张有才大骂:

  “你个小兔崽子,今天我非打死你不可,我看你挖不挖?”

  “不挖,打死也不挖。你就打吧。”

  “学文,还不快走,你要气死妈呀?”

  芸香脸气得蜡黄,刚要叫有才,见少文怎么也推不走学文,便声音凄惨地喊着儿子。跑到儿子面前用尽全力推学文一把,学文听到母亲凄惨的喊声,看见母亲瘦弱的身体,泪水一下子扑簌簌的流下来,他对着芸香声泪俱下的说:

  “妈,我走了---”

  学文看芸香一眼,撒腿跑了出去。芸香的心总算放下了,她看儿子已经跑远,就回过身抖动着声音对有才大喊:

  “张有才,你想干什么?你们放开他,让他打,我看他今天能不能把俺们娘们都打死。咳、咳、咳......”

  一股寒风钻进芸香的喉管,她又剧烈的咳起来,这剧烈的咳让她透不过气来,她的脸被憋的蜡黄,又由蜡黄变成了铁青,又由铁青渐渐地浮上了一片潮红,她的胸膛疼痛的无法忍受,她弯着的腰再也支持不下去了,一下子跪到地上。在一旁一直为云香捶背的英子吓得脸色雪白,少文想背起她,她却摆手不叫他动她,少文只好蹲下来帮着捶背。芸香经过一阵子剧烈的咳后,跪在地下,终于吐出了堵在胸中的那口痰。

  “婶,快进屋吧。”

  “妈,咱们进屋。”

  英子唤着芸香,少文背起母亲就往屋里跑。张有才一见芸香气成这样,站在那也不再言语了。说实话他真的有些傻了。大家见有才不再吼叫了,都各自干自己的活去了。张有才蹲在井旁低着头吸着旱烟,寒风吹动着他凌乱的头发,冻得他不时的流出鼻涕。云香半倒在被和枕头上闭着眼睛,她双目紧闭,瘦削的脸上一点血丝也没有。少文手里端着一杯热水疾呼着:

  “妈,妈,妈你睁开眼睛喝口水。”

  英子为芸香掐着虎口穴,玉兰的母亲徐桂芬为芸香按着人中穴,小娟扑到芸香身上吓得哭着叫着。好半天,云香终于又从死里逃了回来,她终于又呼出了一口气,随着这口气的呼出,两行热泪从芸香那未张开的眼帘中滚了下来。徐桂芬长出了一口气说:

  “唉,可算过来了!没事了,芸香,你这体格这么不好你说你生那么大气干啥?这老张三呀,可也真没法整!”

  “嫂子,我这命不好啊!”

  芸香说出这一句放声大哭出来,少文赶紧阻止:

  “妈,你别难过,我爹就那脾气,一会儿就好了!你别哭,别哭。”

  “让她哭吧,哭出来就好了,让她心里痛快痛快,没事少文,你不让她哭,憋心里就更不好了!”

  徐桂芬对少文说,少文疑惑的看看英子,英子点点头,少文这才不再言语。芸香放声地哭出来,好一会儿,她才平静下来,徐桂芬劝着:

  “芸香啊,你可千万别动气伤心啊,你这身体受不了啊,再说了,你看这帮孩子都还小啊!你可千万要保重身体呀!”

  “是啊,嫂子,我就愁这帮孩子没长大呀,要不你说我有啥可留恋的呀?”

  “妈,你千万别难过了,我爹就那脾气,快喝点水吧。”

  少文把水递给芸香,顺势给芸香擦着泪水,徐桂芬见云香平静了许多起身回家去了。英子和少文要她送,她说什么也没让,按上门走了。云香喝了口水,叹口气,无力地摇摇头不再言语。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小说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小说频道(www.juben108.com/xiaoshuo)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