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小说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年会娱乐演出搞笑小品剧本《我们
幽默搞笑演出情景剧剧本《犯错》
国家对光伏发电的政策小品剧本(光
饭店餐饮服务话剧剧本(最美的情缘
艾滋病搞笑小品,艾滋病表演剧本《
企业公司娱乐演出搞笑小品剧本《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艾滋病搞笑小品,艾滋病表演 10-19
微信QQ微博群主音乐剧剧本 10-18
11·25国际消除对妇女的暴力 10-17
知青公益性社团组织节目表 10-16
团结公司的情景剧,公司文化 10-16
大学生小品,适合大学生的小 10-15
饭堂厨师情景剧剧本(提升团 10-14
银行情景剧,银行关于服务的 10-13
关于消防安全搞笑小品,有关 10-12
新能源情景剧剧本(光明使者 10-11
中国记者节小品剧本(爱心采 10-10
扶贫小品,完整扶贫小品剧本 10-8
乡村题材农村妇女小品剧本 10-6
小学生校园自闭症儿童小品 10-3
邮政小品剧本,关于邮政的小 9-29
国庆节表演什么节目好,推荐 9-27
万圣节幽默小品(相亲故事) 9-25
地质矿产勘查音乐剧剧本(勘 9-23
农村社区居民个人健康档案 9-21
改进部门工作作风的音乐剧 9-19
医生和病人音乐剧剧本(不一 9-17
尊老敬老过重阳感人情景小 9-14
大学生搞笑情景剧剧本(犯错 9-12
新兵入伍搞笑小品剧本,新兵 9-10
还珠格格搞笑小品剧本,还珠 9-8
医护人员音乐剧剧本(妈妈我 9-6
关于欢迎新同学的小品,迎新 9-3
建筑公司房屋设计小品剧本 8-31
弘扬公务员正能量音乐剧剧 8-29
绿色运动才是健康养生最有 8-20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小说 > 农村小说 > 村路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小说-农村小说   会员:liuchangho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7/10/28 16:19:46     最新修改:2017/10/30 9:00:02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村路
作者:刘昌宏

                                       一       接 站

一九八二年一个寒冷的冬日。天,苍茫高远,乌云遮挡着太阳的半边脸,雪像米糁子一样悄悄的落着,打得行人睁不开眼睛。

  不知什么时候太阳完全不见了,风骤然猛烈地刮起来。米糁子雪变成了破棉絮一样的雪片,雪片随着呼啸的寒风狂舞,漫无目的地落到山上、树上、路上,还有小镇车站的站台上。

  客车还没有进站,街上的行人很少,即使偶尔看见几个也便倏地钻进商店里,饭馆里,或是临街人家的房子里。站台上根本没有来往的行人,只有几棵光秃秃的老柳树,摇晃着守卫着小小的站台。

  小站东边黑亮的铁轨上出现一点红,这红点被风雪拥着向小站奔来,红点逐渐扩大,原来这是一位头戴红围巾,身穿红大衣的姑娘。姑娘在雪地里疾走,趟起一股股雪浪。不多时,她来到小站的站台上,在一棵光秃秃的老柳树下停下来。

  寒风抓住雪片暴怒地怒吼着、摔打着,抽在红衣姑娘的身上、头上、脸上。她却像什么也没发生似的,仍一动不动地极目向东边的铁轨远处遥望。

  一会儿的工夫,雪停了,太阳又露出了半边脸。

  呜,呜......

  一列客车喷着浓浓的白烟,懒洋洋地停在小镇车站的站台车上。红衣姑娘闪身迎了上去,闪动着双眸寻找着。

  第五节车门打开了,下车的人中走出一位细高个,刀条脸,头戴狗皮帽子的学生模样的年轻人,红衣姑娘赶紧迎上去。

  “少文,把行李递给我。”

  “英子,你来了,冻坏了吧?”

  年轻人惊喜的跳下车,看着英子冻得血红的脸心疼地问。英子对少文笑笑,脸上露出一对甜甜的酒窝。

  一对年轻人亲热地笑着离开了小站。穿过铁路,走过一块空地,来到了宽阔的东辽河面前,河面被厚厚的银白的雪覆盖着,只有那边通往河对岸人家的路口,踩出一条弯曲的小路。忽然间,走在前面的英子停下来,她若有所思地侧回身用手指着河面对少文说:

  “你看那河冻死了,河里的小鱼也冻死了!”

  少文先是放眼看着这条雪白的东辽河,然后,把肩上的行李放下,细细的看英子,他忽然意思到英子的话中有话,言语中暗含着她无法言表的心事,于是,他沉思了一下说:

  “很快就要融化了,春天马上就到了,它们谁也没有死,都在睡觉呢!”

  英子看看少文,在心中说:但愿如此!她提起兜继续往前走去,少文扛起行李跟在她的后面。

  乌云又聚集起来,而且越聚越密,雪又悄悄地下起来。风更猛烈地怒吼着,撕扯着还未落地的雪片,雪片在狂风中摇晃着,伸出手极力去抓一个依靠。

  “又下雪了,咱们得快走了。”

  少文看一眼心事重重的英子郑重的说。英子垂下头小声问:

  “少文,明年放寒假还用我来接你吗?”

  “明年,英子,你糊涂了,明年我就高中毕业了。”

  “那你不考学了?”

  “啊,英子,你是说这个呀,我考啊,咋不考呢?我要是考上了,你还得来接我呀,你要不来接我,我就站在这一动不动的冻死。”

  “去你的,别胡说八道的。”

  英子得到了满意的答案,心情放松了许多。可是这时天却阴沉的越加厉害起来,寒风呼啸着更残暴地随意摔打着雪片,雪片被它从这棵树抛到那棵树,从这片地甩到那片地,又从这个山头摔到那个山头。疯狂的寒风裹着这对年轻人,伸出大手想把他们举起摔碎。可是它试了又试,终于没能举动。

  “英子,来靠我这边走。”

  少文和英子上了大路,少文见英子冻得嘴唇发紫,便用一只手扶着肩上的行李,一只手揽过英子。英子忽然感到了一股暖流,她感激的看一眼少文说:

  “少文,你真好。”

  “现在才感觉到?傻丫头,别胡思乱想行吗?”

  少文顺势到英子脸上亲了一口,英子甜甜的笑了。

  沉默,两个人沉浸在爱神的怀抱中,互相拥着抗击着严寒,忘却了阴沉的天,狂暴的风,还有冰冷的雪。可是,当英子看见少文扶行李的手在晃动时,她知道少文很冷,忽然灵机一动说:

  “少文,咱俩比谁走得快呀?”

  “来吧,先让你走。”

  少文爽快地答应着,英子又补充一句说:

  “不许耍赖呀,谁赖谁是小狗。”

  “行,行,行。”

  说话间,两个人分开,各自做好准备,迈动双腿飞快地朝前走去。这场面简直像奥运会上的竞走比赛,刚开始他们不分上下。可少文毕竟是读书人,不多时,他就让英子落下了两三步,他尽力去追,可是,越追落下的越远。于是,少文提心吊胆的看着英子,见她仍大步往前走着,就蹑手蹑脚地跑起来。英子用眼睛的余光看到少文在跑,轻轻一笑没作声,她在心里骂道:这个小狗又耍赖。少文还以为人家英子没发现呢,又快跑几步追到英子的前边,这下可把英子惹恼了,她大嚷起来:

  “癞皮狗,癞皮狗,说好了不许跑,你还跑,跑谁和你比呀?不干了,不干了。那么大的大豆腐说话不算话,真叫人家笑话。”

  “那你也跑哇?”

  “咱不跑,咱是人不是狗。”

英子气得直喘粗气,少文脸一红,见英子生气了,便不知所措的傻乎乎地嘿嘿的笑起来,并一边笑一边问英子说: 

“英子,还冷吗?”

“我可是汗流浃背了,你这招可真管用。”

          “管什么用啊?你竟耍赖。”

  少文放下行李后索性一屁股坐在行李上,想用话语使英子消气,英子无可奈何地摇着头用手指着他。忽然间,身后传出几声清脆的鞭响,随即,一个浑浊的声音喊道

  “是少文回来了,快上车吧。”

  一辆马车停在两人中间,车上跳下一个身材矮胖,脖子短短的,大头大脸的一个老头儿,他一边和他们打着招呼,一边拉住马的纲绳。

  “吁,吁----”

  “你干啥来了?大叔。”

  “啊,我去站里买点东西,你来接少文啊,英子。”

  英子抢先和老头儿说话,老头儿乐呵呵地回答。老头儿姓唐,因为个子矮小,身体又胖的圆圆的,村里人都叫他糖球子。他车上有许多大包小包的,还坐着一位头戴棉帽,身穿蓝色棉大衣十六七岁的小姑娘,少文笑着招呼她。

  “玉兰也来了?”

  “嗯,我爹让我来帮着看车,你放假了少文哥?”

  玉兰回答少问的话时,狠狠地看了父亲一眼,她心中好像对父亲有老大的怨气,可她还是热情地招呼他们上车。

  “英子姐,少文哥,你们快上车吧,坐上车能快点,少挨点冻。”

  “对,快上车,能快点到家,少挨点冻。”

  糖球子听女儿这么一说,也赶紧招呼他们。少文和英子上了车,马儿又飞快地跑起来,少文看着糖球子的背影问:

  “大叔,今年你家收成怎样?”

  “嗯,还行,凑乎着过。”

  糖球子眯起眼睛吆喝一声“驾”,慢条斯理地回答着。他抹了一把胡须上的霜,美滋滋地在空中甩了个响鞭。

  “呀,那你家一年能剩好几千吧?”

  少文看着糖球子的神态惊喜地问。糖球子大大的脑袋摇得拨浪鼓似的说:

  “剩不了多少,去了地垫钱,再去了一年的花销,能剩个千八百的就挺好啦!”

  “一千也剩不上,能剩一元,哈爹?”

  “这小丫头,说啥呢?竟叫你哥哥姐姐笑话,真傻!”

  坐在车上一直听两个人唠嗑的玉兰似笑非笑地看着父亲插嘴说,糖球子扭回身嗔怪地看着女儿说她一句。玉兰却气得一股脑吐出心中的怨气。

  “剩一千,苞米你卖一万五,我妈卖两口三百多斤的大猪,你还把咱家的小白脸牛卖了,那都不是钱啊?买双皮鞋都不给买,还说布的软乎,哼,就是抠。”

  少文和英子瞪大眼睛听着玉兰把话说完,都担心糖球子会发火,没想到他不但没有发火,还把手中的鞭举得更高,依旧乐呵呵,悠哉悠哉地摇晃着,连头也没回。两个人不约而同地笑了。

  “这几年可比以前好过多了,是不?叔。”

  少文屏住笑打破沉寂,糖球子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似的兴奋地说:

  “那赶是的了,可比前些年强多了,你说这前些年,这大锅饭给你吃的,家家是吃没吃,烧没烧,累得人困马乏,可把人坑稀了!现在你再看看,家家是柴禾满垛,粮食满仓,鸡蛋鸭蛋随便造。还是现在好哇!”

  糖球子说着笑着,心里甭提多美了,他的大鞭子不住的摇动着,好像有说不尽的高兴事。

  忽然,一股寒风夹杂着雪片扑到少文的脸上,他垂下头不再做声了。

马车转过一道山弯,眼前来到了一条长长的大山岗下,少文兴奋不已,他在心中暗想:翻过这道山岗就可以到家了。这时,糖球子跳下车,紧紧地吆喝着马。

“驾,驾,驾。”

  “咱们也下去吧,上坡,马拉不动。”

  “没事,你们坐着吧,能上去。”

  英子见马走得很吃力拉一下少文说,玉兰却赶紧阻拦,少文对糖球子说:

  “大叔,你停一下,俺们下去走一会儿。”

  “那也行,走走暖和暖和。”

  糖球子心疼地看看自己的两匹大红马,点头应和着。岗上的雪被来往的车辆压成了冰,英子脚下一滑险些摔倒,少文和玉兰同时扶住了她。

  “小心点,看脚下。”

  少文轻声提醒英子,英子吓得脸通红。

  “这道,才败家呢!溜滑。快了,咱们上去岗就到家了。”

  糖球子摇着鞭大骂着,好像谁都不知道似的告诉着。少文附和着,心早已经飞到了家中,飞到了母亲身边。

  马,艰难地拉着车,一步一滑地终于爬到了岗顶上,岗顶上的风刺人骨髓,抽得人睁不开眼睛,脸上的肉像刀割的一样痛。可是,少文仍然伸长脖子竭尽所能的向山下的家望去。

  他先是看到一排排雪白的屋顶,然后,他看到了一座座房子。终于,他看到了自己的家,那三间土瓦房,两间土仓房,还有那石头墙、篱笆门。忽然,他看见自家门前好像有人站着,他眯起略近视的眼睛细看,啊,原来是母亲,她一手悟着前胸,一手遮着额头,伸直那弯曲的身子正往这边望。寒风扯着她的衣服,吹乱了她的头发,雪花落到她瘦弱的头上满是洁白。

  “妈,快回去,天冷----”

  少文的心猛地抽搐起来,他一下子喊出声来,泪水随着喊声涌到眼圈。糖球子抽一下马大声说:

  “顶风,听不见。唉,儿行千里母担忧,当老人的都这样,那天我和你妈唠嗑,她还念叨你呢,说你懂事,节省,怕你吃不饱。唉,他自己的病,她可一点也没想着呢!”

  糖球子万般感慨,少文的泪水顺着脸颊大滴大滴的流出来。风吹动着他头上的狗皮帽子,呛得他喘不过气来,可是他仍朝母亲的方向望着,在心里不住的大喊:

  “妈,我回来了,天冷,你快进屋吧!”

  忽然间,少文好像想起了什么,他猛地扯下母亲给他缝的狗皮帽子,高高的举过头顶,拼命地朝母亲摇着,摇着......,风吹乱了他的头发。

  下坡,马自然走的快了许多,云香看见了马车上的儿子,快步走过来迎接。马车进了村子,少文的狗皮帽子依然举着,当他看见疾步走过来接他的瘦弱的母亲时,他便不顾一切地跳下车向母亲奔去。

  “妈,天冷,快回去,咱们快回家。”

  “少文,你可回来了,妈都想你了。”

  “妈,我知道了,咱快回家!”

  少文拉着母亲,用身子为她挡着寒风。恐怕母亲着凉,急忙把母亲扶到屋里。赶紧为母亲脱鞋,把母亲推到炕头,用小被给母亲盖上脚。

  “妈,快上炕,地下冷。”

  糖球子把车停在少文家门口的大柳树下,他接过英子扛起的行李,大声小气的说:

  “你说这云香啊,想儿子想得这样,这大冷的天你出来接啥,这体格还不好。”

  他穿过外地走进屋里咕咚一下把行李扔到炕上,少文赶紧缩回了去接的手,云香看着糖球子十分感激地说:

  “唐大哥,谢谢你把孩子们拉回来。”

  “这话说哪儿去了?这乡里乡亲的捎个脚这算啥呀!”

  扔下这一句他扭头就走了,英子和玉兰把两个兜放到缝纫机上,云香赶紧招呼玉兰:

  “玉兰呀,快上炕暖和暖和,冻坏了吧?”

  “不用了,婶,我还得赶紧回去跟我爹卸车呢。”

  “噢,对了,少文,英子,你们也快去帮往下拿拿东西。”

  “不用了,婶,你快让他们暖和暖和吧,这点东西一会儿就卸完,他们都冻坏了!”

  玉兰说着走出张家,少文和英子跟着来到唐家。唐家也是三间坯瓦房,他家的院墙是石头砌的,墙帽是用泥插得,墙帽上插着苕条编的拦。唐家的大门是铁的,两扇。大门的墙垛子是砖砌的,红红的,很显眼。

  “咋这么晚才回来呢?饭坐在锅里都凉了。”

  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从屋里传出来,跟着一位中等身材,黑黑胖胖的五十多岁的中年妇女走出来,她是玉兰的妈徐桂芬。当她看见少文时惊讶的说:

  “呀,这不是少文吗?咋遇上你们了呢?快进屋,英子,快进屋吧。”

  徐桂芬一边亲热地招呼,一边往屋里拎东西,少文和英子提着东西走进唐家。唐家的里屋门敞着,只见箱子盖上有一台十四寸的黑白电视正演着《西游记》,炕梢带被褥套的柜子里,整整齐齐装满了被褥,炕上铺着红绿花的炕革,崭新的,少文看一眼英子,英子明白少文眼神中传达给他的意思是在说唐家比我们富裕,她轻轻地拉了少文一下大声对徐桂芬说:

  “婶,这鱼放哪儿呀?”

  “就放锅台上吧,一会儿我再收拾,你们快进屋暖和暖和吧。”

  “不了,我婶还在家等着呢,你忙吧,婶。”

  英子放下鱼,拉起少文往回走,玉兰赶紧挽留,糖球子也一边往西边的马棚里牵马一边说:

  “待会儿呗,都到家了,忙啥?”

  “快进屋坐会儿,不忙。”

  “不了,你们忙吧,等有空我们再来玩。”

  “不呆了,有空串门去叔。”

  少文和英子回应着,牵着手走出唐家。他们刚出唐家的大门,只见少文的小妹、二弟、三弟不知从谁家玩耍,这时都跑了过来,大声喊着:“大哥......大哥.....”,迎上来。

  “哥,你回来了。”

  “哥,你啥时候回来的呀?”

  “哥,你看见妈了吗?”

  扎着两条辫子八岁的小妹娟子先扑到少问的腿上,少文把他抱在怀里,然后,又拉住十二岁的三弟继文的手,又笑着看着二弟学文回答:

  “看见妈了,学文,我先到的家,是妈让我们帮唐大叔家卸卸车。”

  “哥,你咋才放假呢?我们早都放假了,妈都想你了,你冷了吧,我给你捂捂脸,暖和暖和。”

  娟子抢着提出一大串的问题,同时伸出小手去给少文捂脸,继文有些生气地对娟子说:

  “娟子,别闹,下来自己走,哥累了。”

  “没事,继文,哥不累。”

兄妹几个谈笑着往家里走去 。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小说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小说频道(www.juben108.com/xiaoshuo)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