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小说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医师节演出搞笑小品剧本《你的
医师节娱乐小品剧本《医务人员
部队历史题材演出小品剧本《红
医师节演出手术室搞笑小品剧本
部队建军节训练强军题材小品剧
医师节演出感人小品剧本《健康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企业改制小品,公司转型小品 7-8
关于低头族手机危害的超搞 7-5
银行工作中的小情景剧,银行 7-3
电信行业情景剧剧本(让生活 6-30
网购情景剧剧本《大数据时 6-27
宣传体检的小品,体检风波小 6-25
关于施工安全的小品,关于工 6-22
医院细菌传播预防小品剧本 6-19
最感人的爱心传递公益正能 6-16
超级感人歌舞小品剧本(小女 6-14
保险公司员工正能量小品剧 6-11
互联网音乐剧剧本《大数据 6-8
最新部队军营八一建军节搞 6-5
电信行业音乐剧剧本(让生活 6-2
关于端午节表演的超级搞笑 5-31
经典幽默三句半台词,滑稽搞 5-29
修路行业情景剧剧本《公司 5-26
廉政群口快板书台词(永远跟 5-24
金店情景剧剧本《珍奇异宝 5-20
医院题材的情景剧剧本,医患 5-17
关于父亲的小品,父亲节小品 5-15
全国助残日主题小品剧本(我 5-12
建筑企业音乐剧剧本《公司 5-10
感人母爱的小品剧本剧本(人 5-8
关于宣传十九大七一建党节 5-5
建筑行业道路施工安全小品 5-2
经典搞笑禁毒小品剧本,关于 4-27
全国爱眼日活动宣传小品剧 4-24
世界环境日主题活动小品剧 4-22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小说 > 涉案小说 > 红尘梦(修改本)第五十四章
 
授权级别:授权发表   作品类别:小说-涉案小说   会员:戴修桥编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7/9/15 8:31:53     最新修改:2017/9/18 8:55:27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红尘梦(修改本)第五十四章
作者:戴修桥

 第五十四章

 

        张万和广州丧命      铁军兰花下广州

诗曰:

          船漏漏满锅漏干, 灯吹吹灭火吹烧。

          事了了事事不了, 难逃逃难难难逃。

 

于是这次大搜山的行动就展开了,兴师动众,大战三天三夜,计擒获一百二十四名盗墓贼,搜缴了七百余件文物,对首犯主犯给予不同程度的法律制裁,对初犯、从犯给予了思想教育,经领导批准,在符合政策原则的情况下,给予适当的罚款,缓解了所中的经济危机,发放了联防队员一年的工资,又奖励了一部分立功人员,还有张铁柱及三名受伤人员的医疗费。

 

再说韩月拉着一平车的萝卜,从庄内走到了卫生所的门前,张铁军已站在了门前张望了许久。

张铁军热情地:“韩月嫂子,赶集卖萝卜?”

韩月答道:“嗯。”

韩月停下脚步来关切地:“铁军,嫂子我要好好的批评你,你应当向小云检讨,并且还要解释清楚,我想劝你们复婚,主要是为了孩子。”

张铁军道:“嫂子,你的好意我领了,哎,柱子哥还没回家?”

韩月道:“他自从干了这个警察,哪还有这个家,大果、二果都快不认识他了,半个月了,连个电话也没来。”

张铁军问:“家里安了电话?”

韩月道:“是我卖白菜的钱才安了电话。”

张铁军道:“还不是为了和柱子哥说说话吗?能送我几个萝卜吗?”

韩月道:“自己拿吧。”

张铁军一边说着话,手里已经做了小动作,他用大号针头刺破了车轮的带子,一连刺破了好几处,张铁军又故意磨蹭着。

张铁军道:“嫂子,你车子跑气了。”

韩月走到车轮这边,着急的:“真的,这可怎么办?新带子怎么就漏气了呢?”

张铁军道:“你回家取工具,我帮你补。”

韩月问:“你会补车子?”

张铁军道:“会,上学的时候,柱子哥、梁子哥的自行车坏了都是我给修的。”

韩月道:“军子,真是多才多艺。”

张铁军催促道:“嫂子,不早了,你快回去取工具,橡皮、胶水、锉我都有,你回去拿个气筒子来就行了。还有,我想和你一块去赶集,顺便再去孩子的姥姥家一趟,孩子在他姥姥家,我过去看看孩子。”

韩月道:“好,应该去看看孩子,我回家拿气筒。”

韩月匆匆回家去了,张铁军将已经用童衣包好的文物拿出来,掩藏在萝卜底下,然后修起车来。

正是:

     贼有妙计,智胜君子。

点石化为金,人心犹未足。

 

两名联防队员坐在桥栏上,一名队员接着电话:“是队长,重点是张家人,尤其是和婶,今天是个集日,发现他们的车辆或者是各种能包裹文物的都必须检查,是,不过还没有发现任何目标。”

正在这时,韩月拉着一车萝卜过来,两名队员低声的议论着:“是嫂子。”

“那就放行吧。”

韩月拉车上了小桥,两名队员热情的起身打招呼:“嫂子啊,您这是赶集卖萝卜的。”

韩月停下车来,笑容可掬:“二位小弟,有事吗?”

队员甲低声问:“嫂子,那个和婶可去赶集?”

韩月道:“她集集到,我可不跟她一路走,祸从口出,她有说不完的是非,不过我看这几天好像有心事。”

队员乙道:“队长回来了。”

韩月问:“他在哪里?”

队员甲道:“这是军事秘密,不可泄露。”

韩月笑道:“两个鬼东西。”

三人哈哈笑了一阵子,韩月吃力的拉着平车,这是一个山坡,正在这时张铁军骑着自行车而来。

张铁军从后面赶来,喊道:“嫂子,嫂子。”

韩月停下车来回头看去,只见张铁军下了自行车。

韩月问:“铁军,你不是说给孩子送衣服吗,怎么车上空空的?”

张铁军道:“我不怕丢人吗?”

韩月道:“给自己的孩子送衣服怎么丢人了?”

张铁军道:“我们不是离婚了吗,让别人看见还不说我没有志气?”

韩月愤然作色地:“志气,志气,你们都为这口气去赌吧,两口子过日子,首先不要各人赌各人的气,要互相理解,大事要问清楚,消除猜疑,小事要让步,夫妻,什么是夫妻,那是两个人的心能栓在一起才是夫妻。”

张铁军道:“嫂子,你是茅草山庄公认的贤妻良母,妇女都像你就好了,就没有人离婚了。”

韩月道:“凡事不能都怨女人,当男人的也要去尊重妻子,常言说两好搁一好,你是帮助兰花度过这个关口,为什么不约陆小云和你一同去解劝她?一个大男人夜里和一个丈夫不在家,又无他人作陪和这种女人在一起,是让人生疑心的,何况兰花她名声也不太干净。”

张铁军道:“我和兰花都冤啊,哪庙没有冤死鬼。”

韩月道:“别说了,我明天去陆小云的娘家,替你向她们说清楚。”

张铁军感激地:“还是嫂子好,这样吧,你推自行车,我把你的萝卜车子拉过山坡,我就分路了,正好是去陆小云娘家的路口。”

韩月接过张铁军的自行车,叮咛道:“见到你的岳父母话要好说,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你能做到吗?”

张铁军拉着车子回头答道:“能,一定能。”

他们说着讲着顺着弯弯的小道上了高梁子,那儿有个丁字岔路口,他们停下了车。

张铁军:“嫂子,孩子的衣服在你萝卜底下。”

韩月撇着嘴道:“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张铁军从萝卜底下取出那个包袱。

韩月问:“什么东西这么重?”

张铁军掩饰道:“还给孩子买了两个玩具。”

韩月道:“现在的孩子,光是玩具谁家没有一大堆,大果、二果一个要枪一个要车。”

张铁军道:“嫂子,我走了。”

韩月叮咛着:“记住,要说好话,做不好,看我和你柱子哥饶不了你。”

张铁军连声道:“是,是。”

他们各奔西东,分道扬镳而去。

 

张铁军带着一副太阳镜,衣冠楚楚,提着一个大提包,兰花亦是一身鲜艳的服装夹杂在上车的人流中,从检票口进了车站。车站内一辆火车长鸣,徐徐开进站里,缓缓停靠在站台,他们登上了火车。

 

改革开放的集镇上,甚是热闹繁华,各种货摊商品,应有尽有,呈现出新时代发展的气息和生机,也表现了政通人和,农村人的新面貌,全新地走上富裕的等等景象。张铁柱在街上走过,他看到农产品市场上,韩月正在卖萝卜。

“好大,好大的萝卜,给我五斤。”

“给我十斤。”

韩月和颜悦色的做着买卖,张铁柱走到了近前。

张铁柱道:“韩月。”

韩月开起了玩笑:“你要几斤?”

张铁柱道:“剩的也不多了,最多不过五十斤,这样吧,贡献一点爱心,送给我们所食堂吧?”

韩月慷慨地说:“可以。”

张铁柱替韩月收了摊位,并拉起车子向街外而去,他们走出集市,来到了街头,这里的人也稀少了。

张铁柱低声问:“我问你,和叔走了,你可知道原因呢?”

韩月道:“还不是和婶在家里刮起了暴力风,不给和叔吃喝,不让进房子,和叔被赶到菜园子的小屋里住半个月了,我真替和叔担忧,要了这么一个祸星,这何年何月是个头啊?”

张铁柱忧心忡忡地说:“和叔也是过四十的人了,能去哪里呢?你能从和婶从表情和眼神上看是否有什么变化吗?”

韩月道:“是有一些变化,不怎么出门了,喜鹊的嗓子一下没有了,哑巴了。”

张铁柱道:“到底还是二十年的夫妻,韩月,这几天和婶没有出家,兰花,她?”

韩月道:“陆小云因为她和铁军离了婚,对她是个刺激,我想兰花不会去嫁给铁军,那陆小云可铁了心了,一定嫁给张铁梁,这是什么事啊?简直乱了套。”

张铁柱道:“他们要离婚这是他们的权利,谁敢去干扰?”

韩月道:“铁军今天去他老丈人家了,还给他的孩子带了几件衣裳。”

张铁柱警觉的追问:“你看到的?”

韩月道:“铁军要面子,还把他的衣服藏在我的萝卜底下,到了岔路口还拿出来。”

张铁柱问:“就是几件衣服?”

韩月道:“包成个疙瘩,看上去有好几斤,我问他几件衣服怎么这么重,他说是给孩子带的玩具。”

张铁柱又问:“什么玩具?”

韩月道:“包在衣服里,我哪能看清。”

张铁柱收住了脚步,思忖着:“是今天的事?”

韩月点点头,张铁柱果断地:“你把萝卜送到所里食堂,我去张铁军他老丈人家一趟。”

韩月掩口笑道:“铁军走老丈人家,就是离了婚也情有可原,你去,花轿后面跟个老和尚,算是做什么?”

张铁柱果断地说:“这是公务,放心吧,我不会要你吃醋的。”

韩月风趣地:“不揍你爬出陆家,算你张铁柱走了好运。”

他们就此分手。

正是:

      仔细看网破鱼去,有必要亡羊补牢。

 

再说张铁梁正陪着张万和面对面的坐在桌前,一边喝着酒一边聊着。

张铁梁道:“和叔,我说去酒馆,你不去……”

张万和道:“挣钱是那么容易的吗?你不是也搞了一桌子的菜。”

张铁梁问:“柱子哥、韩月嫂一家可好?”

张万和点点头:“好,好,都好。”

张铁梁又问:“那军子和小云他们可好?”

张万和板着脸,浓浓的阴影在他的脸上泛起,他没有回答。

张铁梁道:“叔,他们的事能是真的?”

张万和惭愧地说:“什么事?那都是我家那个老祸星给害的,她是个什么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活活地拆散了他们那个家,哪有那些事,连鬼也不信。”

张铁梁道:“别人不信,我信,那个下贱的女人,水性杨花。”

张万和道:“天下最坏的女人都比你婶强,听说军子和兰花也要来广州。”

张万和、张铁梁又喝了一杯酒,张铁梁问道:“他们来做什么?”

张万和含蓄地:“找你。”

张铁梁一声冷笑道:“一不少吃,二不少穿,夜夜做新娘,来找我做什么?这个秽名四播的女人,我是不会见她的。”

 

劲风扬起路上的尘土,如烟如雾。张铁柱骑着自行车在风尘中行进着。张铁柱自言自语道:“张铁军根本就没去他老丈人家,难道说文物在他手上?”

张铁柱急急忙忙地回到派出所,进了所长办公室  张铁柱向孟所长做着汇报:“韩月的车子竟毁在张铁军的卫生所门前,定有蹊跷,据我分析他瞒着韩月将文物藏在了萝卜底下,躲过了村头两名队员的盘查,在途中他又取出这个包裹,韩月问他几件衣服怎么这么重,他说是几件玩具,他根本没去陆小云的娘家,他为什么说谎?”

孟所长问:“你分析的不是不可能。”

张铁柱道:“我躺在医院里没有想到,回到了现场我就有了新发现,我出事的时候是夜里凌晨2点,一个人想挖开墓室到采石塘的通路,绝对办不到,足有十立方土石,虽然居高临下,一个人没有帮手一定做不到。”

孟所长问:“依你所见必然要有人做帮手。”

张铁柱道:“是张铁军做了帮手,并且他也参与了盗走文物。”

孟所长道:“张万和出走的时候,我们又没有布控,为什么他不带走文物?”

张铁柱道:“万和叔当时心情很乱,戚国放、钱二还有于家三兄弟也许向他们讨要这些文物,甚至于杀人灭口,因为这是袭警,活埋了四个人,再说万和叔是个粗人,识字不多,他也不敢带走这些贵重的文物。”

孟所长点点头道:“分析的很有道理,张铁柱同志马上对张铁军进行查访。”

张铁柱道:“好,我马上去茅草山庄。”

 

张铁柱骑着自行车欲要离开茅草山庄,他徘徊着一会,下了自行车,取出手机拨起了电话:“嗯,是孟所长吗?张铁军和兰花不在庄上,把和婶带去派出所,好……”

他犹豫了一会,终于下定了决心,他骑上自行车又返回庄来,他径直的走到张万和的家。张铁柱扎起自行车,敲响了张万和的大门:“和婶,和婶,开开门……”

张铁柱喊了半天的门,门开了,和婶疑神疑鬼地把门开了。

和婶道:“是柱子。”

张铁柱十分严肃地:“和婶,派出所的孟所长有话要问你,请你跟我走一趟派出所。”和婶没有回答转身欲回,张铁柱急忙拦住了她要关门的手,将门推开道:“和婶,你必

须跟我去派出所!”

和婶转过身来,张口便骂:“没良心的东西,我要是不去呢?”

张铁柱微笑了道:“和婶,你必须去。”

和婶怒道:“没有我,没有你和叔,你早就变成鬼了。”

张铁柱道:“你越是这么说,你越是要去派出所,我知道您是我的婶母,老辈子,我是奉孟所长的指示来请您的。”

和婶吼道:“孟所长又没救你的命,我虽是你所厌烦的人,却没有害你的命。”

和婶冷不防地关上了大门,骂骂咧咧地走进了院子:“狗东西,是个人物了,你也能来逮我,除非去坟里把你死去的娘一起捆走……”

张铁柱道:“和婶,和婶……”

张铁柱站在门外,尽管他如何的拍门的喊叫,再也没见和婶露面,无可奈何,只得再次拨起电话:“孟所长,和婶不去派出所…好,我守着!”

张铁柱站在门外一筹莫展的吸着烟,等待着。

一辆警车开进派出所的院子里,两名民警将气急败坏的和婶推下警车,向楼上带去,张铁柱才慢腾腾地将自行车从警车上搬下来,喃喃自语道:“古时候有人杀妻求将,我张铁柱为了破案竟将自己的婶母押到派出所……”

正是:

      亲情顾不顾?左难右难;

      公而能忘私,是甜是酸?

 

再说张铁军和兰花下了火车,匆匆地从广场上走过,他们走出广场的路边立交桥下招招手,一辆出租车停下,车门开了,他们上了车,那车向室内驶去。

第二天晚上,他们住进了一家旅社。兰花独自一个房间,脸上大有痛苦的表情,她几次走到洗脸处呕吐,真是翻肠倒肚,这时门开了,张铁军走了进来着急地:“兰花嫂子,兰花嫂子,你怎么了?”

兰花强忍着痛苦道:“八成是坐车累的,在车上不也是晕吐了几次吗。”

张铁军道:“文物已经出手了,钱存在银行里,变成了折子,计一百万,三一三剩一,你、我、和叔每人三十三万,那一万做我们的路费吧,再从中给你四千元好吗?”

兰花道:“这折子在我们老家也能取出钱来吗?”

张铁军道:“能,这折子全国都能取,别忘了密码,我这儿没有和叔的身份证,是用我的身份证存的,只是密码不同。”

张铁军将一个折子和四千元现金交给兰花,又道:“兰花嫂子,我们还去不去梁子哥那见见他们?”

兰花没有立即回答,她闭目思考了良久苦涩地说:“你回你的房间休息吧,让我想想再说。”

张铁军走出了房间,又随手关上了房门。兰花独坐在房间,自言自语道:“我来的时候,就吐了十多天,什么也不想吃,吃了就吐,我对妈说,她说我像是怀孕了,天哪,要是怀上了于得海和那个戚国放的孩子,要我如何是好呢?他们只有一次,我和梁子是六年的夫妻,难道说我真的怀上了贼种,可是妈说,她就是过门八年才怀的我,不,我明天去医院检查一下,要真的不是梁子的,我就一头钻到火车底下,我兰花决不能生个贼子来。”

兰花想到这里,不禁潸然泪下。

正是:

      地也好,墒也好,人种五谷我种草,

      秋来到,人打粮,且问我如何是好?

 

再说派出所所长办公室 孟所长、刘指导员和张铁柱正在商讨案情。

孟所长道:“张万和的老婆只是说他们救了张铁柱和联防队员的命,关于文物,矢口否认,真是花岗岩的脑子,顽而不化。”

刘指导员道:“张万和到哪里去了,她也是一问三摇头。”

孟所长道:“局领导指示,二十四小时内必须放人。”

刘指导员道:“那就执行吧。”

再说戚国放坐在椅子上吸着烟,突然手机响了:“是,表弟,于得海要和我通话…好…于得海,广州的文物贩子来电话了,有人冒充你的老婆和你的内弟卖了两件文物,一面铜镜,还有 一只铜鼎。”

戚国放愤然道:“半夜糊元宝,白替鬼忙。”

他又拨起了电话:“表弟,你们也到了广州。再告诉你们一件事,张铁柱他们没有死,看来只要你们不落网,我参与的事也就无人指证,还有那个张万和,能不能是他去了广州卖了古物,独吞了这笔款子,不能留他,你们手里还有几件东西,多数是赝品,赝品也带去。我考虑那个张万和也可能去广州,防范于未燃之中,留个神找到张万和,把他做了,我们才能平安无事,了不起定我个渎职之过,你们都是脚底无线,无处去寻找你们,常言道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正是:

孽钱归孽路,是如此来,是如此去。

        贼人生贼性,是如此活,是如此死。

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章分解。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小说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小说频道(www.juben108.com/xiaoshuo)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