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小说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年会娱乐演出搞笑小品剧本《我们
幽默搞笑演出情景剧剧本《犯错》
国家对光伏发电的政策小品剧本(光
饭店餐饮服务话剧剧本(最美的情缘
艾滋病搞笑小品,艾滋病表演剧本《
企业公司娱乐演出搞笑小品剧本《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艾滋病搞笑小品,艾滋病表演 10-19
微信QQ微博群主音乐剧剧本 10-18
11·25国际消除对妇女的暴力 10-17
知青公益性社团组织节目表 10-16
团结公司的情景剧,公司文化 10-16
大学生小品,适合大学生的小 10-15
饭堂厨师情景剧剧本(提升团 10-14
银行情景剧,银行关于服务的 10-13
关于消防安全搞笑小品,有关 10-12
新能源情景剧剧本(光明使者 10-11
中国记者节小品剧本(爱心采 10-10
扶贫小品,完整扶贫小品剧本 10-8
乡村题材农村妇女小品剧本 10-6
小学生校园自闭症儿童小品 10-3
邮政小品剧本,关于邮政的小 9-29
国庆节表演什么节目好,推荐 9-27
万圣节幽默小品(相亲故事) 9-25
地质矿产勘查音乐剧剧本(勘 9-23
农村社区居民个人健康档案 9-21
改进部门工作作风的音乐剧 9-19
医生和病人音乐剧剧本(不一 9-17
尊老敬老过重阳感人情景小 9-14
大学生搞笑情景剧剧本(犯错 9-12
新兵入伍搞笑小品剧本,新兵 9-10
还珠格格搞笑小品剧本,还珠 9-8
医护人员音乐剧剧本(妈妈我 9-6
关于欢迎新同学的小品,迎新 9-3
建筑公司房屋设计小品剧本 8-31
弘扬公务员正能量音乐剧剧 8-29
绿色运动才是健康养生最有 8-20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小说 > 涉案小说 > 红尘梦:第二十章
 
授权级别:授权发表与使用   作品类别:小说-涉案小说   会员:戴修桥编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7/8/25 17:12:22     最新修改:2017/9/1 9:33:21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红尘梦:第二十章
作者:戴修桥

                 第二十章

         引蛇出洞巧周旋       韩月婆心劝陆云

诗曰:

       千朵红莲三尺水,一弯明月半亭风。

       南水北月无意赏,惟有国事记心中。

 

叆叇的乌云吞没了漫天的星月,于得海、钱二、陈三向山上走来。

于得海问:“老三,墓挖到底了吗?”

陈三道:“不会太深了,让他们挖吧,就等着我们去取宝。”

钱二问:“老三,下面有几个人?”

陈三:“四个。”

于得海问:“都是些什么人?”

陈三道道:“我叫来的人能有几个是好人,除了偷鸡摸狗,就是赌,他们都蹲过号子。”

于得海道:“赌?好啊,四个人正好赌啊。”

钱二问:“大哥,你要做什么?”

于得海道:“深圳的遭遇,你不会忘记了吧?我于得海要是能再见到他,一定要拜他为师,多好的老师哇!”

钱二笑了笑道:“我明白大哥的意思。”

于得海道:“知兄者还是我钱弟,你明白就好,你明白就好。”

他们钻进刺槐林里,又走了甚时,林中很深很安静他们的到来却惊飞了林子中安歇的鸟,他们继续朝前走。

闫四道:“大哥,到了。”

他们收住了脚步,只见一堆土石旁钻出一个人来,他问:“是四哥吗?”

闫四回答道:“是我。”

那人:“墓挖到底了,是掖棺。”

于得海道:“我们下去。”

闫四打着手电筒,只见一个黑黝黝的洞口出现在他们面前。于得海道:“都下去。”

那人第一个下了洞,接着于得海二话不说也下了洞。于得海等人下到墓底,这里空间很大,足有十平方米,这里点着蜡烛,还有两盏夜光灯,墓下很是明亮,墓道的积土已经被清理的干干净净,四名墓贼正在撬敲掖棺墓门石,那档门石有大型石碑这么宽厚,撬起来很是费劲,于得海、钱二也赶来帮忙。

于得海道:“我喊一二三,大家一起用力推。”

闫四:“好。”

于得海:“一,二,三”

众等奋力推去,终于推倒了那块挡墓石,于得海道:“拿灯来。”一个盗墓贼拿过一盏夜光灯,照向墓室,室壁做工十分精细,雕刻着多钟鸟兽图,两具完好的骷髅躺在墓室里。

于得海:“钱二弟,我进去,你守在这里为我照明。”

于得海于是猫着腰进了墓室,他大喜所望道:“发财了,发财了。”

于得海先将骷髅旁的一面铜镜递给钱二,钱二又将铜镜交与陈三。

于得海从骷髅的头部寻起,一支玉枕、一对玉眼幙,一对玉鼻塞,他从口中取出一颗珠子,又在胸部寻到一枚鸡心佩,在腰部的双侧寻出两块玉璧,从双手摘下一对玉手镯,从下部取出一枚玉阴塞,最后又从双腿取出一对玉环,共计铜镜一面、宝珠一颗、玉质文物十三件,还有若干青铜器和瓷器。于得海直乐的合不拢嘴,他将这些文物装进随身携带的布袋子里,他向钱二看了看。

于得海道:“吸支烟,你再来查找第二具骷髅。”

钱二道:“好,大哥,你歇会儿,让我来。”

于得海坐在墓室前的大石板上吸着烟,钱二又进了墓室,又寻到了玉钗、玉环、一盏金灯、一只金盆、一对玉酒杯,一只金樽等三十余件文物。他将这些文物交给于得海道:“哥,一共是四十八件。”

于得海得意地:“虽然不能价值连城,最少说也能卖它四五百万。”

墓内的这帮盗墓贼无不拍手叫好道:“我们发财了,发财了……”

只见于得海将这些文物交给陈三道:“老三,老四先把它们带到上面等着,我们再找找,也许还有没看到的宝贝。”

闫四:“是,天就快半夜了,快一些。”

于得海道:“我知道。”

陈三闫四携着装有四十八件文物的布袋子攀爬出了墓室,于得海向钱二使了个眼色,钱二点点头道:“我明白了。”

于得海转过身来向那四个盗墓贼道:“你们四人听着,两人一组进入墓室,给我细细地找,也许还能找到值钱的东西。”

两个小盗墓贼未加考虑地:“好,我们进去。”

钱二拿过两盏夜光灯,一声吩咐道:“你两个给他们照明。”

那两个墓贼道:“是。”

于是两名年轻的小伙子接下了夜光灯,于得海钱二拔出刀子一人一个狠狠地向他们的后胸刺去,两声惨叫,两名青年倒地身亡,墓室里的两名青年听到惨叫刚想从墓室里钻出来,也顿时做了于得海钱二的刀下鬼。于得海将带血的利刃在死者的衣服上擦了擦,低声道:“上去把墓坑填上,也算我们给他们安了葬。”

二人向墓上攀登而去。于得海二人登上了墓坑,只见闫四惊慌地问:“大哥,他们呢?”

于得海一声笑道:“老四,你不是说他们都爱赌吗,在这里赌多安逸。”

闫四十分恐怖地:“你把他们给做了?”

钱二道:“做了,赶快埋上吧。”

于得海道:“今日飞黄腾达去,怎能顾蟾蜍?”

闫四哭丧着脸道:“二位哥哥真不仗义,他们可都是我的亲戚和朋友哇。这样吧,我走了。”

钱二问:“那文物呢?”

闫四道:“丢在那儿了。”

陈三闫四说罢扯腿分头就跑。

于得海骂道:“陈三闫四,你两个个混蛋,给我站住!”

闫四怎会顾得了这些呢,拼命地向山下跑去,于得海钱二随后便追赶,天黑林密,到处都是坑坑坎坎,最后只抓住了陈三。闫四已跑得无影无踪。那儿去追呢?于得海一屁股坐在地上,叹道:“惨淡的经营,一切都完了,都完了。”

他猛地站了起来,揪住了已经失魂落魄的陈三,一声吼道:“我杀了你。”

陈三哭道:”哥哥饶命,哥哥饶命……”

钱二坐在于得海的身旁道:“朋友,这就是你我常常落月屋梁怀念的朋友,臭狗屁!”

于得海道:“二弟,还是你我跟师学艺没有出师,在狠字上还欠了点火候。”

钱二埋怨道:“陈三闫四是我们结拜金兰的好友,仁兄弟,杀了他的同伙人还要杀他,你狠不下心来吗?”

于得海道:“说来说去,哎,别说了,无毒不丈夫,你我都难做个丈夫。”

钱二苦涩地:“狠,你我也够狠的了,四个,一下子杀了四个,他们四个人也许没有一个成了家,都是二十里外岁。”

于得海道:“当先如果有今天的狠心,能有今天吗?”

钱二道:“大哥,我怕了。”

于得海问:“你我连死都不怕,还怕什么?”

钱二道:“怕你。”

于得海问:“怕我做什么?”

钱二道:“你说你心太狠…”

于得海道:“要是真的狠下心来再杀了阎四,还会让他拐走全部的文物啊?”

钱二道:“要是在墓下,杀了阎四,这些价值连城文物就都是你的了,还有我还有陈三?”

于得海道:“老二,你是什么意思?”

钱二道:“要是你再杀了我钱二和陈三,这些宝物不就是你一个人的了吗?”

于得海尴尬地:“二弟,你想到哪里去了?”

钱二道:“大哥,能让我不想吗?”

于得海道:“好,好,不杀陈三,你说这事怎么办吧?”

正是:

      饿狗争食拼得是命,都是狗性,

      恶贼争财拼得也是命,都是贼性。

 

这几个恶贼也在计划着。

钱二道:“不杀陈三,才能找到闫四,夺回那四十八件文物。”

于得海点点头。

钱二道:“你必须听我的。”

于得海问:“你有何锦囊妙计?”

钱二道:“闫四带来的人都死了,他不能不害怕,死者的亲属向他要人,他必然想把文物出手,早一天离开家乡,远走高飞这是必然的,只有陈三才能找到他,他们是姑生舅养表兄弟。”

于得海:“好,好。”

钱二:“闫四和陈三的关系最好,可是他们二人不认识文物贩子,那些东西在他们手里卖不出去,必然会四处寻宝贩子。”

于得海道:“据我了解八岔路的吴二现在正在做贩宝的生意。”

钱二道:“什么吴二吴三和他陈三还有闫四从不来往,再说那个吴二也吃不动价值四五百万的文物。”

于得海:“说的也是,也许吴二会联系大手的宝贩子。”

钱二道:“我有一个主意,能不能打电话去广州,请广州的文物贩子,我于吴二也是仁兄弟,我要吴二去接头,再由陈三引阎四前来交易。”

于得海道:“我拿赝品骗了蛮子,他们还能来吗?”

钱二道:“在利益的驱使下,他能来,再向他保证,弥补他们的损失。”

于得海道:“你我都是被通缉的人,不好和蛮子接头,再说,那吴二能靠得住吗?”

钱二道:“吴二也和我也拜过把子,三年前我和他在新疆杀过人,我还帮他埋了那个女人的尸体。”

于得海问:“埋了那个女人的尸体,哪个女人?”

钱二道:“那个女人是浙江人,跟他合伙做服装生意,吴二说他是河南人姓李名新,他知道那个女人有钱,一个人不能下手,才请我帮他忙,一下子从她身上得到了三十万,他送给我十万,我可以以此要挟他,他不敢跟我尥蹶子。”

于得海道:“很好,能做文章,能做一篇很好的文章。”

钱二道:“电话通知吴二,也就说闫四身上有四十八件文物,要广州蛮子和他接上头,一旦引闫四上钩再电话通知你我。”

于得海道:“此计尚好,可是你我去何处藏身?”

钱二道:“住墓室。”

于得海道:“要吴二上山为我们送食品和饮料?”

钱二道:“他不敢不送,吴二还去过那女人的家,只要我告发了他,他也就活不了了。”

于得海担忧地:“要是吴二杀人灭口在食品和饮料里下毒如何是好?”

钱二道:“见不到文物他不会杀人的,不过我们有备无患留心防备也就是了,我想不能太胆小了。”

于得海:“好,就这么办。不过墓室里也不太安全,最好要吴二为我们安排其他的藏身之处。”

 

张铁柱和刘指导员确实是太累了,倒在床上就呼呼地睡了,正在这时门开了,张铁梁领着文物贩子走了进来,张铁柱和刘指导员一骨碌的爬了起来。

张铁梁道:“朱老板,这两位就是我从茅草山带来的。”

文物贩子:“这样吧,我们就来个快刀斩乱麻,一刀两断,两刀三截,我看看货再议价。”

张铁柱和刘指导员穿上了衣服下了床。

张铁柱问:“你是朱老板?”

文物贩子道:“对,我姓朱,货在哪里?正在这时四名汉子冲进房间,四个恶徒喊道:“把文物交出来,我们是公安局的!”

张铁梁看了一眼,嘿嘿道:“又是你们四个?”

这四个恶徒向张铁梁看了一看:“你?”

张铁梁厉声道:“忘了数月前,你们四个拦路打劫一个叫刘荣华的老板。”

这四个人听到这里可吓破了胆,夺路要走,张铁柱已经先拦下去路,一声怒喝道:“不要动!”

四名恶徒战战兢兢退回房间,面面相觑。刘指导员也持枪在手,义正言辞地:“我们才是真正的公安人员,你,朱老板,必须老实交代问题,你在茅草山买了多少文物?又有多少茅草山的人来广州买了多少文物?”

文物贩子望着刘指导员不再做声。

刘指导员:“姓朱的,我们已经掌握了你贩卖国家文物的充分证据,可以把你押往江苏,接受法律的严厉制裁!”

文物贩子大嚷大叫道:“我可是正当的生意人,所作所为都是合法的。”

刘指导员:“合法?我问你,你倒卖国家保护的出土文物,如秦朝的铜鼎你卖给了外国人,和卖国贼有什么不一样的?就是这一条就可以叛你五六年!”

文物贩子不服气地:“你们地方的于得海竟然用赝品骗我四十万。”

张铁梁接替了张铁柱来看守房门,他走道文物贩子的面前厉声斥道:“于得海?你见过于得海?”

文物贩子道:“见过。”

张铁柱问:“什么时候?”

文物贩子想了一下道:“一个月以前。”

张铁柱问:“你可接待了他?”

文物贩子道:“吃了一场酒,做了一场交易,就是那一次他拿魇品骗了我四十万。”

张铁柱道:“好,你看看这个。”

张铁柱转过身从床头柜中取出一个公文包,从公文包内取出一张逮捕令,他将这张逮捕令亮到文物贩子面前,道:“你好好看看。”

文物贩子抬了头举目看去,惊道:“逮捕令,是逮捕杀人犯于得海的逮捕证。”

刘指导员道:“你又犯了包庇罪。”

文物贩子哭嚷道:“不,不,不知不召罪,我冤啊,我冤啊。”

张铁柱严肃地说:“你不冤,一点不冤,是你亲口说的你一个月前见过于得海,还陪他一起吃过饭,又做过一桩生意,这不是包庇是什么?”

文物贩子辩驳道:“那时候我不知道他杀了人,是真的,我说的都是真的。”

刘指导员:“我们对于得海实行跟踪抓捕,只查到了你这儿就无影无踪,我问你的话,你要好好回答。”

文物贩子胆怯地:“是,是。”

刘指导员问:“于得海从你这儿走了之后,你有没有再见过他?”

文物贩子摇摇头道:“没有。”

刘指导员问:“可曾打过电话联系过?”

文物贩子回答道:“也没有。”

张铁柱故作气愤之状,拍桌怒道:“我看你是不愿意和我们配合,还是带回我地公安局里,慢慢的审。”

正在这时文物贩子身上的手机响了,他想去接但又恐慌的眼神看了看张铁柱和刘指导员。

张铁柱道:“还没有剥夺你的人身自由,你可以接电话。”

文物贩子这才战战兢兢地取出手机接起电话:“喂,你是谁?…于得海?你是于得海?”

文物贩子好像吓掉了魂似得,他的手颤抖了,拿在手上的手机掉落在地上。张铁柱捡起手机,手机里还是于得海正在呼叫着:“朱先生,朱先生,我 是于得海,我是于得海……”

张铁柱关上了手机,他向刘指导员看了看,道:“指导员,于得海和文物贩子果然还有联系。”

文物贩子心胆俱裂,吓得瘫倒在地,如哭如泣地:“同志,政府,请您相信我,这一个月来,这是他第一次跟我联系,这是巧合哇,完全是巧合。”

张铁柱道:“但愿你说的都是实话,这样吧,你马上和他通话,按我们的意思和他交谈,不可以说出我们来了广州。”

刘指导员道:“你站起来,和我靠近点,我教你和他说话,你看着我手中的本子上,写什么你就说什么,听到了没有?”

文物贩子连声地:“听人穿鼻,由你指挥。”

张铁柱手中的手机又响了,文物贩子又接过来:“嗯,你是谁,你是于得海?……”

   正是:

        事有急之者,宽之或自明,毋躁以其忿;

人有操之不从者,纵之或自化,毋躁切以益其顽。

话说张铁梁守着那四个恶徒,张铁柱监视文物贩子。刘指导员一手拿着笔一手拿着个本子,并且仔细地监听着他手里的电话。文物贩子哪敢大意,小心翼翼、提心吊胆地一边和对方交谈,一边目不转睛的盯着刘指导员手里的本子。

文物贩子道:“你是于得海,你太不仗义了,竟然用赝品诈骗了老子四十万,四十万……怎么办?你要全部补偿我?……”

文物贩子向刘指导员的本子上看去,问“怎么补偿,现在你在那儿?”

文物贩子高声地问:“你怎么补偿,你人现在在哪里?……又有一批珍品铜器、金器、玉器,还有宝珠…一共四十八件,你现在在老家了?”

文物贩子又向刘指导员的本子看去,一字不差地:“是从何处出土的文物?茅草山,好,那就请你马上来广州,……不?……去你的地方,怎么见你?你说哇……见你不太方便,不太方便也得见你,”

于得海在电话里道:“先与一个叫吴二的见面。”

文物贩子问:“钱二呢?钱二也在哪里?什么时候见面?”

于得海道:“本月五号,在火车站,吴二接你,街头暗号是,他右手拿着一本画报,左手一份报纸,扬子晚报,脖子上挂着一部手机,带着粉红色的太阳镜……”

文物贩子问:“他的相貌体征是什么样的?”

于得海道:“三十来岁,一米七的个头,稍黑,留着小平头,小耳朵,说话有些口吃。”

文物贩子道:“好,好。”

文物贩子打完电话,张铁柱已经做了通话记录。

张铁柱道:“朱先生,请你记住,这是你立功赎罪的时候,协助我们对于得海钱二的抓捕,对今后的审理也会有所帮助的。”

 

兰花腆着肚子,正坐在床沿上发呆,自言自语道:“梁子,我的梁子,就算我是个错,当时我也是无可奈何啊,我就快要生了,打了七八遍的电话你也不接,就这么恨我吗?梁子哇……”

兰花泪花滚滚,她哭道:“有心要我妈来帮帮我,老人家恨我又气我,她不来我怎么办那!求张铁军,在茅草山也只有求铁军了。”

 

陆小云正在梳头洗脸,她听到了叫门声,传来了韩月的呼喊:“小云妹妹,小云妹妹,小云妹妹……”

陆小云喜出望外,道:“是韩月大嫂。”

陆小云走出屋,前去开门。陆小云高高兴兴地走出院子,热情地:“嫂子,来啦,来啦。”

陆小云疾步小跑地开了门,热情地:“快屋里坐,屋里坐,今天中午我不许你走啊。”

韩月笑道:“管我的饭?”

陆小云道:“不但管饭,我还想请你喝两盅。”

韩月惊喜地:“长本事了,还学会喝酒了,我可没有盛酒的家伙。”

陆小云道:“还不是让张铁军给逼得吗?一个人在家多寂寞。”

韩月道:“我可只听说过有逼上梁山的说法,被逼的喝酒可是头一回啊。”

陆小云道:“嫂子,进屋去,我可想让你天天来陪我。”

韩月道:“我可没有这个福分,家里的猪羊鸡鸭,地里的庄稼,看你柱子哥整天忙得屁股着火,我今天是来找你陪我去趟镇医院。”

陆小云道:“小妹从命,不过,你是哪里不舒服?”

韩月道:“我想去妇产科检查检查。”

陆小云大喜道:“嫂子你有啦?”

韩月点点头低声道:“你柱子哥刚刚当上联防队长的时候,为了配合他的工作,我流了一次产,自从果儿死了,才又发了准生证,我感觉好像是吧。”

陆小云高兴的像个孩子,她差点跳了起来,拍手道:“嫂子有了,嫂子有了!”

韩月急忙制止道:“小云,小云注意点影响。”

陆小云道:“影响,什么影响,做女人就要生孩子,人之常情吗!”

韩月笑笑地指着小云的鼻子笑了笑道:“永远是个丫头,什么时候才能真正做个媳妇呢?”

陆小云耍娇地:“老嫂比母嘛,在你的面前就是个丫头,永远是个不懂事的丫头。”

韩月风趣地说:“什么时候才能懂事?”

陆小云道:“你得教我嘛,我都听你的。”

韩月道:“听我的就好。”

陆小云道:“嫂子,我陪你去医院,老天可得保佑,保佑我的大嫂可得生个儿子,生个白白胖胖的儿子。”

韩月掩笑道:“二十好几岁的人了,人妻人母,总是那么任性。”

陆小云道:“韩月嫂,我去把门锁上就走。”

陆小云去锁上房门,高高兴兴的来到韩月的身边道:“嫂子,俺们走吧!”

韩月道:“小云妹妹,俺们走,你骑上三轮车好吗?”

陆小云道:“好,我带着你。”

韩月、陆小云走出院子,陆小云又锁上大门,推着三轮车,二人便离开了家门。

 

兰花坐在床沿上,甚有痛苦的表情,她连续拨打了数遍手机,一直没有人接听,气愤不已地:“张铁军,张铁军又到哪里去了?怎么不开机,这可怎么办呐?”

兰花此时此刻更想起远方的丈夫,难中盼亲人,只有亲人才能解救我脱离苦难,可是眼前却没有一个亲人,这时候才真正感觉到,我缺少了什么?也许并不是钱那么重要。最后还是先考虑眼前吧,她又想了想道:“儿子奔生娘奔死,我得自己去镇医院了。”

于是她收拾一番,将早已做好的襁褓和几件童衣装进一个包内,她挺着个大肚子走出了家门。兰花一手捂着肚子,一步一声呻吟地走在茅草山的小路,劲风吹来,青青的茅草发出了刷刷的声鸣,兰花痛苦的抬头望着天上的白云,她哭道:“梁子,狠心的梁子!”

兰花心中痛苦心酸的歌:

  茅草山下一条路,曲曲弯弯走了几辈的人,

  茅草漫漫掩人足,茅草漫漫掩人足,

  走不直的羊肠路,诉不尽的心里屈,

  盼望远方声声叹,孤身女人怎不愁?

  漫天的乌云要下雨,眼泪痛流放声哭,

我那丈夫几时回?望穿秋水心更愁,

一天天,一夜夜,一朝一夕一幕幕,

盼了日落盼日出,只盼丈夫早回头,

眼泪流干心盼碎,天天盼来夜夜求,

只求鸿雁去传书,日落月出春和秋,

漫天的乌云要下雨,眼泪痛流放声哭,

我的丈夫心太毒,我的丈夫心太毒。

 

成群成群的鸟雀飞过,留下的是凄凉的啼鸣,无情的秋风掀起满山的茅草在翻滚,风在呼,草在吟,兰花也只有一点气力在哭,在盼,在求,她绝望了,痛哭地绝望了,痛心疾首,声声哭道:“梁子,梁子,你该回来了,你该回来了。”

她慢慢的倒身草地,痛不可忍地在哭喊着,风更大了,落起小雨,点点滴滴洒在草地上,洒在兰花的身上,兰花绝望了,彻底的绝望了。

正是:

      只怨当先失之交臂,才身落个哭救无援。

 

再说陆小云推着三轮车走在庄中的街道上,催促道:“嫂子,上车。”

韩月道:“庄上的人看了多不好意思。”

陆小云道:“你是孕妇。”

韩月腼腆地说:“别瞎说,也许……”

陆小云滑稽地:“上车吧,大嫂,我是在心疼我的小侄子。”

韩月掩口笑了笑道:“好,好,我上车。”

韩月上了三轮车,陆小云骑上车向村外走去。

茅草山的羊肠小路旁  兰花在茅草中痛哭的哭着、喊着、叹着,陆小云骑着车子,韩月坐在上面,她们向这里走过来。

韩月道:“妹妹下雨了,甭去了。”

陆小云道:“雾毛小雨下不大,还是去吧。”

她们说着讲着,突然陆小云看到草丛里的兰花,她惊道:“韩月嫂,草丛里有个人,还是个女的。”

韩月向草丛中看去,道:“这个人病了。”

她们来到兰花的近前,仔细地看去,兰花脸色蜡黄又苍白,下部已经被血染红。

韩月下了车道:“是兰花。”

陆小云的脸上表现出幸灾乐祸的微笑,低声道:“就是她。”

韩月道:“她要分娩了,快,送她去医院。”

陆小云还有些犹豫和迟钝。

韩月吼道:“救命,这是两条命,快,小云,把车子调过来。”

陆小云只好下了车把车调过来,韩月疾步上前,连声呼道:“兰花,兰花,兰花——”

兰花从痛苦中睁开眼,见是韩月,有些胆怯和怀疑地:“是,是你?”

韩月道:“我是你嫂子,韩月,小云快把你梁子嫂抬到车上,快呀!”

韩月抱起兰花的上半身子,陆小云抬着两条腿,将兰花抬到车上,韩月脱下她的外衣为兰花擦去脸上的雨水和汗水,然后将衣服垫在兰花的身下,就抢过三轮车把,催促道:“小云,你拥着!”

陆小云:“嗯。”

韩月蹬起三轮车奋力的向前骑去。小雨如织,到处都淋得湿漉漉的,不大的乡镇医院,病人并不多,韩月头上的汗水和雨水交织着,身上都是湿的,她骑着三轮车急急的行进在路上,陆小云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一手捂着忐忑乱跳的胸脯,她差点栽倒在地,手里紧扶着三轮车,说不出一句话来。

韩月急促地呼唤着:“医生…医生快来救,快来救命啊!……”

从急救室里跑出几名男女医生和护士,纷纷问道:“什么病?什么病?”

韩月上气不接下气地:“她要分娩了,要生孩子了……”

医生甲:“快,快送她去妇产科!”

正是:

      只见锦上添花,未闻雪里送炭。

      更多的是下井投石,真心实意帮助人的能有几?

 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章分解。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小说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小说频道(www.juben108.com/xiaoshuo)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