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小说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喜剧小品爆笑笑死人爆笑小品《
服装厂员工搞笑小品(宿舍新闻联
世界环境日主题活动小品剧本(不
关于吃饭玩手机的小品《都是手
新闻联播小品台词剧本,新闻联播
适合世界无烟日宣传表演的禁烟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世界环境日主题活动小品剧 4-22
适合世界无烟日宣传表演的 4-20
医院医生护士音乐剧剧本《 4-18
关于全面开放二胎策超喜剧 4-17
全国学生营养日宣传教育活 4-15
5.17世界电信日主题活动小 4-13
家庭和睦小品剧本,家和万事 4-11
5.12国际护士节医院门诊大 4-8
全国爱牙日搞笑音乐剧剧本 4-4
妈妈您辛苦了小品台词(人间 4-2
五四青年节爱国小品剧本(保 3-30
恶搞宫廷小品,宫廷情景剧小 3-27
银行帮助家民脱贫致富小品 3-24
六一文艺演出小品剧本,庆六 3-20
512医院护士题材正能量小品 3-14
五一国际劳动节弘扬劳模精 3-12
旅游市场物价投诉监管小品 3-9
房地产公司交楼搞笑小品(交 3-7
物流公司服务搞笑小品剧本 3-5
关于医护的剧情舞蹈,适合医 3-3
农村搞笑精准扶贫脱贫攻坚 3-1
公司改善企业员工生活小品 2-26
医院医生护士题材的情景剧 2-24
防疫流感疫苗音乐剧剧本(预 2-23
建筑公司施工现场项目部小 2-22
清明节超感人小品剧本(纪念 2-18
多人感人医院题材医患关系 2-10
关于植树节植树造林爱护森 2-1
诚信去哪儿了小品,关于诚信 1-31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小说 > 涉案小说 > 红尘梦:第十七章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小说-涉案小说   会员:戴修桥编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7/8/25 16:57:42     最新修改:2017/8/31 9:41:36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红尘梦:第十七章
作者:戴修桥

 

 

                       第十七章

         张铁柱广州取万和骨灰    和婶亡夫方回思起往事

 

人常说:

        人是一口气,神是一烛香。

        事实上就是如此。

古人有训:

        一朝之忿,忘其身以及其亲,非惑欤?

我云:

        大丈夫能屈能伸,忍得一时之气,方做得人上之人。

 

茅草山庄 白幡飘飘,出葬的队伍长长的,张姓的老少,许多亲朋好友列队在哀乐声中走出来,和婶哭天抢地,撕肠裂肚,她的儿子张铁华双手抱着父亲的骨灰盒,洒泪走在哀乐队之后,母子前行,随后便是张铁柱、张铁军、韩月、兰花、陆小云等人,他们披麻戴孝,一片哭声、一片叹气,一个凄凉悲壮的场面。和婶如疯如魔,哭天嚎闹:“张铁梁,张铁梁,张万和的死我不会放过你的,你女人去勾张铁军,你怎么该把仇安在我家男人身上,天杀的张铁梁,你不得好死哇……”

兰花、张铁军甘忍着羞辱,和婶回过头来扑向兰花,只见她泗泪磅礴,披头散发,揪住了兰花,臭骂道:“你男人欠下的债你来还,我要你偿我男人的命!”

张铁柱赶上前来,劝道:“和婶,和叔是于得海和钱二杀的,是和叔临终前亲口说的,我这儿还有和叔的录音带。”

和婶怒吼道:“兰花和张铁军不去广州,我男人不来接她,于得海能杀的了我男人吗?妖精,于得海、张铁军都是你的野男人,我今天要扒下了你的心给我男人祭祀。”

兰花咬着嘴唇,泪珠涟涟,她一声哀求道:“和婶,我的好婶子,今天我对和叔的死有责任,你要我怎么死都行,可不能这么侮辱我啊,你骂我我能忍,你不该去骂铁军,他是清白的,我向天向地向茅草山庄的人发誓,我要是和铁军有什么,让全庄的狗都来吃我,行吗,婶子?”

兰花双膝跪在和婶的面前,直哭的泣不成声,和婶更是火上浇油扑了过来,伸过双手,穷凶极恶的一手扯住兰花的头发,一手捏住兰花的喉咙,怒骂道:“你这个小贱人,还我男人的命来!”

兰花没料到和婶竟来这一手,完全处于被动的位置,她倒在地上,和婶似乎有发泄不完的邪火,死死地揪住了兰花,张铁柱一看,他也动起火来,伸手扯住了和婶,厉声质问道:“你想干什么?”

和婶嚷道:“总得有人来偿张万和的命吧。”

张铁柱道:“和婶,你放过他们,要偿命,我张铁柱来偿,行吗?”

韩月站了出来,高声否认道:“你凭什么要替人家去偿命?我不干,我不答应,这命不该俺去还!”

陆小云冷冷笑道:“嫂子,你说对了,事情有因有果,因谁谁去偿命。”

和婶丢下了兰花,扬起脸来,道:“好,说的好,什么事都有因,有果,有果,哈哈……”

张铁柱道:“和婶,你的话是什么意思?”

和婶怒道:“什么意思?张铁柱,你和叔是因为你死的。”

张铁柱道:“因我而死?”

和婶狰狞地咆哮着:“就是因你而死,你被于得海钱二活埋在墓坑里,当时你和叔不敢去救你,那帮坏蛋还会把你和叔一块推下墓去,他回到家找到铁军,还有我一块上山救了你的命。”

张铁柱道:“和婶,剩下的我替你说,于得海、钱二就去杀人灭口,和叔身亡与我有直接的关系,是吧,侄儿谢谢我的和叔和您们的救命之恩。”

 

派出所所长办公室内,张铁柱向孟所长汇报了案情,他们面对面的坐在办公桌前。

孟所长道:“案情没有出于我们的意料,正是于家三兄弟和钱二干的,至于魏修申还没有充足的理由和证据去抓捕他,县局也只能给他定个渎职之过,革职。”

张铁柱问:“下一步怎么办?”

孟所长道:“上报县局,通缉于得海和钱二,再进一步询问你和婶,还有张铁军,查出墓中丢失的文物。”

张铁柱道:“那就由所里出面询问吧,我回避。”

孟所长点点头道:“同意你的意见。”

 

和婶愁伤悲地坐在住室里,泪珠滚滚,她怀中抱着张万和的遗像,睹物思人,痛心疾首地哭道:“万和,我对不起你,你活着的时候,我是多么的对不起你啊,不见雕鞍不思骏马,你走了,我是多么的想念你,想忘也忘不了,你活着的时候,我看着你窝囊,不顺眼,哪眼看你哪眼够,你走了,我怎么回想起来,你是那么好,那么老实,就是一条肯出力气的老牛。”

和婶的眼泪一滴滴、一串串的掉落在张万和的遗像上。 和婶想起了张万和活着的时候一些难忘的往事来,尤其是认识了于家三兄弟的这些年,如此情景历历在目,仿佛发生在昨天。

张万和喜气洋洋的走了过来,他看到门口有几个妇女正在说笑,便神神秘秘地:“华子他妈,华子他妈。”

和婶没好气地:“我还没死呢,你叫什么魂?”

张万和拍了拍口袋道:“你回来呀。”

村妇甲道:“和嫂,回去吧,和子要向你报账呢,刷刷的票子得入柜,有和子这样的男人该多好啊。”

村妇乙道:“男人是挣钱的手,女人是盛钱的斗。”

和婶撇嘴道:“除了能打几块石头,还有什么用,不向你家的老四,出了一趟门,五千六千的交给你。”

村妇乙道:“一个泥水匠,也不是挣大钱的手。”

张万和走到屋里,倒了一碗开水,咕噜噜地喝下肚去,和婶也走进屋来。张万和板起面孔道:“给我买酒去,三块五的兰陵我不喝。”

和婶直冲冲地瞪了张万和一眼,高声道:“拿来!”

张万和滑稽地笑了笑道:“我怕拿出来把你给吓死。”

和婶又白了张万和一眼,哼了一声,转身欲走,张万和伸手扯住了和婶的衣袖低声道:“华子他妈,华子上大学的钱你不用愁了,我分了钱。”

张万和说罢从怀中取出一打现金,笑盈盈地:“给你,一万块。”

和婶差点跳了起来,喜出望外地把钱接过来,爱不释手地数着:“一万,真的是一万。”

张万和道:“别数了,没动封。”

和婶又以贪婪的眼神看了看张万和。

张万和道:“看我做什么?这回我真的没吃私。”

和婶道:“华他爸,明天就给华子寄去。”

张万和问:“寄多少?”

和婶道:“五千。”

张万和摇摇头道:“太少了,寄一万。”

和婶问:“都寄去?”

张万和道:“都寄去!”

和婶又问:“不留几个?你看我也该买几件衣服了。”

张万和傲然地:“还有呢。”

张万和说着笑着又从怀里取出了一个没动封的一万元现金,和婶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急忙接下。

张万和得意地:“还有一万。”

和婶双手接下,她把钱捏在她手里,生怕它飞了。张万和神兮兮地道:“还有一万。”

和婶一连接下了五万块人民币,她乐的美滋滋的,手舞足蹈,眉开眼笑地说:“我一定给你买一瓶洋河大曲。”

张万和道:“你说成子能有多傻,李雨就是一个出力的命,分给他的钱,他连一分也不要。”

和婶道:“他不要不是一件好事吗?”

张万和道:“他是我的侄子。”

和婶说:“侄子又怎样?”

张万和道:“他爹死得早,我从心里疼爱他,只是……”

和婶道:“他能不能出我们的坏?”

张万和摇摇头道:“不见得吧!成子是个真诚道孩子”

和婶:“人心隔肚皮,他张铁成最听张铁柱的,柱子是警察,将来要是坏事也一定会坏在他们二人身上。”

 

夕阳西下,下地的村民都陆续回转家来,张万和抗着农具,一身泥土刚走到大门前,和婶迎了出来,催促道:“饭菜都盛在桌子上了,快吃,于得河在等你上山。”

张万和不乐意地:“上山,上山,那个墓我不想再挖了。”

和婶立即变了脸色,道:“为什么?墓你不想挖你想做什么?挖的都是票子,于家三兄弟来了,可给俺家带来了财运,三次就分了七八万。”

张万和忧心忡忡地说:“我担心。”

和婶愀然作色道:“你敢不去?”

张万和呢喃道:“常在水边转,早晚要湿鞋的,我担心再这样挖下去,会坐大牢的。”

和婶道:“坐牢也不要怕,只要不杀头,我给你送牢饭去,还不行吗?”

张万和以胆怯的眼光看了妻子,和婶却又变了脸孔,和颜悦色地:“华他爸,再去干一次,干一次也许还能挖到好东西,再分个三五万的。”

张万和低声道:“人心不足蛇吞象,一次又是一次,我真的不想干了。”

和婶哄着骗着道:“去吧,桌上我给你买了肉买了酒,分了钱,我再大大的犒赏你。”

张万和无可奈何地说:“吃了饭我便上山,不过只能一次,这是最后的一次。”

和婶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

和婶还在梦中,就被喊门声叫醒:“开门,开门,开门……”

和婶从被窝里钻了出来,侧耳听到“开门,快开门……”

和婶大吃一惊,口中叫苦道:“不好,万和,万和出事了。”

和婶惊慌失措的穿上了衣服。和婶又惊又怕的走出了家门,她开了门,两名公安人员站在门前。和婶有气无力地:“同志,你们,你们?”

公安人员道:“你是张万和的家属吗?”

和婶:“是,我是。”

公安人员:“张万和盗墓已经被抓到了派出所,他在派出所承认了他分到了出卖文物的五万块,你们寄给你们上大学的儿子的五千元,所有的现金由你保管,你带上赃款和我们一起去趟派出所。”

和婶惘然若失的站在门外,脸色也变得十分难看。

公安人员道:“别磨蹭了,同我们一起走吧。”

正是:

      利者人之所同嗜,害者人之所同畏。

利为害影,岂不知避。

      贪小利而忘大害,犹痼疾难治。

         

和婶走进派出所的审讯室,她看到蹲在那儿的于家兄弟、张万和、张铁梁,个个表现都是那么狼狈、无精打采。

孟所长一声喊道:“张万和。”

张万和道:“有。”

孟所长道:“你的态度很好,又上交了大部分的赃款,被你花用的六千元就定个还款计划吧?”

张万和道:“柱子,张铁柱不是替我上交了吗?”

孟所长道:“自然张警官代你交了全部的赃款,你就回去吧,念你是个本分人,下不为例!”

张万和连声道:“谢谢所长,谢谢政府。”

孟所长:“你更应当谢谢你的侄子,保证再不去盗墓。”

张万和陪着笑脸道:“一定,一定。”

孟所长:“走吧。”

张万和与妻子离开了审讯室,走出了派出所,张万和这才释下了心中的恐惧,仍然心有余悸地:“我还怕非坐牢不可呢!”

和婶:“所长说的张警官是?”

张万和:“柱子。”

和婶疑神疑鬼地:“糟了,糟了。”

张万和:“就是柱子带人上山去逮我们的。”

和婶咬牙切齿地:“狗东西,六亲不认……”

 

天是那么黑,夜是那么静,张万和、张铁军拼命的挖着土石,和婶也在奋力地铲着土,墓室打开了,张万和第一个钻了进去,张铁军也随后钻进了墓穴,将张铁柱和三名联防队员拖了出来,张铁军用手摸了摸张铁柱的鼻子和嘴,又摸了摸他们的胸口,兴奋地:“我的柱子哥,你还活着,哥,柱子哥…”

张万和制止道:“军子,别喊,柱子是地下闷得,一会儿能醒过来,再看看他们三个人。”

和婶:“不是说墓室里有宝么,何不趁他们还没醒过来,我们取宝而走?谁也甭想查出来!”

张万和又钻进墓中,取出了一樽铜鼎和一面七寸铜镜.......

张万和出殡时的时候,和婶凶恶地揪住了兰花,死死地把兰花摁在地上,

张铁柱伸手扯开了和婶,厉声质问道:“你想干什么?”和婶哭声怒道:“总得有人来偿张万和的命吧。”

张铁柱软硬兼施道:“和婶,你放过他们,要偿命,我张铁柱来偿,行吗?”

韩月站了出来,高声否认道:“你凭什么要替人家去偿命?我不干,我不答应,这命不该俺去还!”

陆小红冷冷笑道:“嫂子,你说对了,事情有因有果,因谁谁去偿命。”

和婶丢下了兰花,扬起脸来,咬牙切齿道:“好,说的好,什么事都有因,有果,有果,哈哈…”

 

夜深人静的时候,躺在床上的和婶思前想后,越想心里越是乱,越想心里越是痛。自言自语道:“多亏魏修申暗里传话,他们在派出所里只承认了张铁柱知道的那次分到的五万块,要不然所有的钱都得一分不剩地交给了派出所。”

窗外传来了鸡鸣声,和婶还是未能安眠咬牙切齿地说:“万和,你是死在张铁柱的手里,此仇不可不报啊。”

 

秋风吹起了山坡上的茅草,发出刺耳的呼啸,和婶坐在墓前,如痴如颠,她脸上挂着一串串的眼泪,是那么的凄凉、悲伤。

和婶心中一首悲惨伤情的歌:

            茅草山上一条路,曲曲弯弯走了几辈子的人,

            茅草漫漫掩人足,茅草漫漫掩人足,

            走不直的羊肠路,诉不尽的心里屈。

            山上埋着丈夫的一座坟,女人塌天怎不愁?

            漫天的乌云下大雨,眼泪流干放声哭,

            我的丈夫死的苦,我的丈夫死的苦。

            万千恨、万千愁,半路夫妻未白头,

            撇下为妻我孤独,何年何月能到头?

            大仇未报恨难休。心碎肠断泪交流,

           我的丈夫死的苦,我的丈夫死的苦,

           漫天乌云下大雨。眼泪流干放声哭,

          我的丈夫死的苦,我的丈夫死的苦。

 

和婶越哭越痛,可以说是痛不欲生。西天的太阳渐渐的沉落了,山风更大了,茅草的呼啸声更猛了,愁郁伤悲的和婶站了起来,又一声哭道:“和子,你活着的时候,为妻对不起你,我对不起你,我明天还来看你,天天来看你,真的,我说的都是真的。”

和婶走了几步,又回过头,她擦了几把眼泪,咬咬牙不哭了,以安慰的口气道:“万和,别怕,别愁,儿子又回去读书了,你挣的钱我都交给了他的舅舅,给存起来了,过几天,我安排了家里的事,我就来陪你了 ,和子,我的好男人,放心,你放心的睡吧,睡吧,我过几天就来陪你了,来陪你……”

一阵狂风吹来,揭走了和婶头上的孝巾,它随风升空而去,和婶抬头望着半空飘飘而去的孝巾,嘿嘿一声苦笑道:“和子,我知道你有灵,你最放不下的就是我,就是我。”

和婶六神无主、如昏如迷,嘴里咕噜着,谁也听不到她说什么,她脚步凌乱,一步一步走下山来。

正是:

     使心用心,反害自身。

 

兰花躺在病床上,张铁军正为她输液。

兰花道:“铁军,身正不怕影子斜,我想通了,只要我从心里对的起梁子,不怕他谁在说谁在讲。”

张铁军道:“兰花嫂,等你病好了,我送你去广州,我向梁子哥剖心表白,我们是清白的,让他收下你,原谅你。”

兰花道:“这些就别说了,派出所传你去,都问了些什么?”

张铁军道:“就是与和婶和叔救柱子哥的那一番经过。”

兰花问:“问起那几件文物了吗?”

张铁军道:“和叔的那一份,我交给了和婶,和叔死了,只要我、你、和婶不说,谁能知道,为了和婶,还有上大学的华子,打掉我满嘴牙我都不会承认的。”

兰花道:“听说和婶神智已经崩溃了?”

张铁军道:“这几天不吃不喝,这样下去恐怕熬不出来啊。”

兰花喟然长叹道:“人呀,像和婶,和叔活着的时候,她打骂他就像对付个孩子,其实心里最疼最爱的还是和叔。”

张铁军道:“他们结婚的时候,和婶比和叔大三岁,和叔十七和婶二十,在和婶的眼里,和叔哪是男人,就是小弟弟,不过管和叔管的有点过分。”

兰花道:“不过分,我细细地想一想,和叔身上穿的,口里吃的,得比一般人好,和婶不爱干活,那是和叔惯得,因为和叔有力气又能干,哪一回和婶下田当的都是监工,工具还没拿到手,他都给夺下来了,不让她干。”

张铁军道:“和婶是茅草山庄出了名的祸事精,那是她没有文化,头脑简单,无事寻欢的恶作剧。”

兰花冥想着:“她……”

张铁军道:“梁子哥对你的忿恨,在你发生了这等事情,越是恨你他越是爱你,自己的宝贝,自己的珍品。”

兰花痛心道:“怎么是宝贝,珍品,我要是他心里的宝贝,珍品,他能舍得不要了吗?”

张铁军道:“正是如此,兰花嫂,你想想,扫地的时候那些无用的东西都当做垃圾被扫地出门了,丢下它毫不可惜,你见几个人把贵重的、心爱的、值钱的东西扔出来了吗?就比如钱。”

兰花问:“又和钱相比?”

张铁军道:“一毛钱的硬币丢了,让人拣去那无所谓,如果是一万元、十万元,一百万元甚至更多的钱被人偷去,心里能好受吗?”

兰花笑了,像是得到了极大的安慰。

张铁军又道:“梁子哥不是将你逐出家门,而是自己离开了家,把这个家交给了你,那是无奈,那是激愤,那是不舍,那是恨铁不成钢,那是恨你不能给他留个脸,我想时间长了,消消气,他还是会回到你身边的。”

兰花若有所思道:“是啊,我和梁子之间就是这层薄薄的纸,捅破了它,我们和好还是有很大希望的。”

张铁军连声道:“有希望。”

兰花信心十足地:“有希望就好,经你这么一说,我的这颗快要死的心又活了,有个盼头也就有个希望。”

兰花得到了一丝安慰,她拔下针头来。

张铁军惊道:“嫂子,还没输完呢。”

兰花道:“我得的是心病,你给医好了。”

兰花坐起身来,想了想道:“军子弟,你学李玉和,我学江姐,都给他个宁死不招。”

张铁军道:“放心吧,柱子哥不可靠,千万不可向他说实话。”

兰花道:“我心里比你更明白,放心吧,我永远不会说的。”

兰花离开了卫生所。

正是:

      身病易治,心病难医。

 

一个城乡的结合处,稀疏的车辆,寥寥的行人,公路下的一颗水杉树下,站着个人,他正在低声的打着电话:“是表弟,你们干得好,张万和死了,也就了了我们的一块心病,不过,还有张万和那个老婆、兰花,尤其是那个张铁军,也许他们略知一二,你们一定走的远远地不要露面,我的事你放心,我花了十来万元上下打点,亏不尽我的表哥郭四放,总算保住了这身警服,现在在看守所上班,你有事打这个电话,这个号是你和我专用。”

他就是魏修申,他打过电话吸着烟走上了公路,慢慢腾腾的走着。

 

派出所所长的办公室内,孟所长、刘指导员正在商量着案情。

孟所长道:“县局已经在网上实行了通缉,于家三兄弟、钱二不会长久地逍遥法外的,他们绝不会放下盗墓和贩卖文物的,因为金钱诱惑着他们铤而走险,来自投罗网。”

张铁柱道:“我去找过张铁军两次,他矢口否认和兰花接触过文物贩子。”

刘指导员道:“那两件文物,铁柱你是亲眼目睹的,可是我们后来掘墓的时候,那些文物却不翼而飞,是张万和盗走了那几件文物应该是没有任何疑问的,他去广州,不言而喻,肯定是去卖宝的。”

张铁柱道:“我几次和张铁梁通电话,他说他认为和叔去找文物贩子是不可能的,因为和叔不是做生意的料,是不是于得海、钱二又夺走了那几件宝?”

孟所长道:“也有可能,张铁军、兰花呢?”

张铁柱道:“张铁军和兰花有这个能力,可是他们又为什么不和和叔同行一道呢?铁军只承认是去送兰花到张铁梁那。”

刘指导员道:“为什么只有兰花一个人去见她的丈夫?”

张铁柱道:“人言可畏,和婶已经把他们说的人鬼都不是,也许铁军是怕铁梁,铁梁是一个撞倒山的李逵。”

孟所长道:“这样吧,对茅草山、茅草山庄所有挖过宝的人实行暗中布控,引鸟觅食,再撒下网来捕捉这几只恶鹰。”

刘指导员道:“也只有这条路可行了。”

正是:

受人之恩,虽深不报,怨则浅亦报之;

闻人之恶,虽隐不疑,善则显亦疑之;

此刻之极,薄之尤也,宜切戒之。

和婶就是典型的这类人物,如此刻薄冷酷,她的极端伤害了他人,也最终彻底毁了自己,在那愁云惨雾中走向不归之路。

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章分解。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小说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小说频道(www.juben108.com/xiaoshuo)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