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小说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医师节感人小品剧本《家庭医生
部队八一演出搞笑小品剧本《机
部队演出小品剧本《革命英雄》
医师节医院演出正能量搞笑小品
部队八一演出搞笑小品剧本《绝
海军部队八一演出爆笑双簧《优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企业改制小品,公司转型小品 7-8
关于低头族手机危害的超搞 7-5
银行工作中的小情景剧,银行 7-3
电信行业情景剧剧本(让生活 6-30
网购情景剧剧本《大数据时 6-27
宣传体检的小品,体检风波小 6-25
关于施工安全的小品,关于工 6-22
医院细菌传播预防小品剧本 6-19
最感人的爱心传递公益正能 6-16
超级感人歌舞小品剧本(小女 6-14
保险公司员工正能量小品剧 6-11
互联网音乐剧剧本《大数据 6-8
最新部队军营八一建军节搞 6-5
电信行业音乐剧剧本(让生活 6-2
关于端午节表演的超级搞笑 5-31
经典幽默三句半台词,滑稽搞 5-29
修路行业情景剧剧本《公司 5-26
廉政群口快板书台词(永远跟 5-24
金店情景剧剧本《珍奇异宝 5-20
医院题材的情景剧剧本,医患 5-17
关于父亲的小品,父亲节小品 5-15
全国助残日主题小品剧本(我 5-12
建筑企业音乐剧剧本《公司 5-10
感人母爱的小品剧本剧本(人 5-8
关于宣传十九大七一建党节 5-5
建筑行业道路施工安全小品 5-2
经典搞笑禁毒小品剧本,关于 4-27
全国爱眼日活动宣传小品剧 4-24
世界环境日主题活动小品剧 4-22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小说 > 涉案小说 > 红尘梦:第十六章
 
授权级别:授权发表与使用   作品类别:小说-涉案小说   会员:戴修桥编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7/8/25 16:29:15     最新修改:2017/8/31 9:37:27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红尘梦:第十六章
作者:戴修桥

                 第十六章

 

          张兰花在张铁梁面前洒泪   陆小云大伯哥面前丢丑

诗曰:

         前程深不测,变幻若浮云。

         半步行之错,能惹祸及身。

张铁梁咬牙切齿地:“我张铁梁是个不能生育的骡子,你怀上了野种别来敲诈我,我娶你已经整整六年,这么多年没怀上,你一走你就怀孕了,这正是野种。”

兰花两只眼里全是泪,她还是哀求着:“梁子,这是医院的诊断证明,它没有错,我已经怀孕一百四五十天了,你才走三个多月。”

张铁梁咆哮道:“我根本就没你这个女人,我得去找和叔!”

徐明他懵然地站在那里,惮惮地喘着虚气:“你们这是……”

兰花取出结婚证,哭道:“你这位弟弟,看看,这是我们的结婚证哇。”

徐明接过结婚证,看了看道:“是啊,张铁梁、兰花。”

张铁梁像发疯似的夺过结婚证,把它撕碎,撒在地上,高声斥道:“这是假的!”

兰花跪爬在地上,哭着捡起被撕碎的结婚证,失声哭道:“我和梁子就是合法的夫妻,我怀得就是你的孩子,这是我和梁子的结婚证……”

徐明看到兰花如此模样,深有同情,他走到张铁梁的面前激情地问:“梁子哥,你?”

张铁梁道:“徐明兄弟,我怎么了?”

徐明懵然地问:“梁子哥,我是在说你,是正经的,你这么做,那是忘恩负义,是陈世美,嫂子几千里来到广州,苦口婆心的求你,你也该知足了,我徐明,从来没把我的身世讲给你听,我也是结过婚的人。”

张铁梁道:“你也结过婚?”

徐明道:“我结过婚,还是我当兵的时候,我没有考上军校,复员回家,我的老婆就跟和她一同做生意的男人跑了,我徐明能有个这样真心爱你的女人做老婆,我也就满足了,真的满足了。”

徐明说到这里,双眼湿润了,他伸手去搀扶兰花:“嫂子,你起来吧。”

兰花挣脱了徐明的手,双膝还是跪在张铁梁的面前,哀求着:“梁子,你打我吧,你打吧。”

张铁梁冰冷地:“我打你,我凭什么打你?”

兰花脸上流满泪道:“因为你是我的男人,我做妻子的犯了错就该打。”

张铁梁哈哈大笑道:“别再纠缠了,你回去吧,于得海、张铁军可都在等着你。”

兰花委屈地:“张铁军,你,你,你误会他了,你冤枉了他,他是你的弟弟哇!”

张铁梁揪然作色道:“自然是我的弟弟,哼,他不配,朋友妻不可欺,更何况是亲堂弟,他能这么做,禽兽不如!”

兰花含着泪问:“你如何才能留下我,原谅我?”

张铁梁斩钉截铁地说:“还是那句话,除非你在我面前亲手杀了于得海!”

兰花站起身来,重重地点点头,道:“好,你答应我了,我……”

兰花转身离去,她凌乱的脚步,踉踉跄跄地向楼下走去。

正是:

       善恶随人作,祸福自己招;

       只因自有错,甘受别人孬。

 

兰花坐在列车上,紧闭着双目,串串泪珠在她那张痛苦的脸上流淌着,张铁军坐在对面叹着气。车轮滚滚,山山水水在从眼前呼啸而过。

 

一民警正在值班,桌子上的电话响了,他拿起了电话:“嗯,张万和在广州被杀…当时没有死,在临死前说杀他的是于得海、钱二,尚未抓捕,仍在潜逃,好,好,立即通知亲属前往广州,领取张万和的骨灰。”

这位民警接完电话,立即离开了值班室。值班民警将疾步走进所长办公室,孟所长、刘指导员、张铁柱正在议事。值班民警道:“所长,县局电话通知,张万和在广州被杀害,凶手是于得海和钱二,凶犯已经潜逃,通知张万和的亲属前往广州领取张万和的骨灰。”

张铁柱一头栽倒在地一声大哭:“和叔,我的和叔哇……”

孟所长急忙搀扶起张铁柱,劝道:“铁柱,铁柱,节哀节哀。”

刘指导员也痛心地说:“也是在我们的意料之中,这次盗墓、袭警就是他们干的。”

孟所长沉思了良久道:“铁柱同志,暂不通知张万和的家属,你是张万和的侄子,你马上去广州,代表他的家属领取他的骨灰。”

张铁柱泪道:“为什么?”

孟所长道:“张万和只有一个儿子,正在省城读大学,于得海、钱二杀了张万和,没料到张万和当时没有死,警方才知道他们是杀人凶手,他们还会再回本地,古墓、文物、钱财就是勾死鬼,他们不会不来受死的!”

刘指导员道:“所长,您分析的有道理。”

孟所长道:“铁柱,所里再派一个民警和你一起,明天起程。我现在就向局汇报,还有,你们到了广州再了解一下案情。”

张铁柱道:“是!”

孟所长道:“刘指导员,你就和铁柱一起去广州吧。”

刘指导员道:“是。”

 

张铁军独坐在卫生所里闷闷不乐,陆小云走了进来,两人目光冷视着。陆小云没好气地问:“这几天哪去了?”

张铁军冷漠地:“上天入地你管得了吗?”

陆小云怒道:“我管不了你,兰花可还没有离婚呢,梁子哥来了电话,我问你兰花一个人能去得了广州吗?你们这双狗男女,都是不要脸的货,也只有你能和她拧在一起,这是臭味相投。”

张铁军回讥道:“你好,你贵,你香,当今皇上都要纳你进宫还不行吗,滚,你给我滚!”

陆小云一声冷笑道:“我是来给你报喜的,梁子哥已经答应要把离婚协议书寄回来了,还要请我做他离婚的委托人。过几天我收到就送给你们,快了,你们不用再偷偷摸摸的,可以从地下转到地上了,打游击、搞地下工作,多不是个味,呸!”

这是陆小云的一番谎言是故意恐吓张铁军的,陆小云转身出了卫生所,张铁军望着陆小云的背影,他痛心地:“张铁梁啊,张铁梁,兰花嫂对你是一片真心那,你竟然这么狠心!”

忽然陆小云又走回了卫生所。

张铁军问:“你又回来做什么?”

陆小云热辣辣地说:“帮人要帮到底,我想从广州邮东西少说也得十天八天的,我陆小云就是个热心肠,我去广州,一来看看梁子。二来把你昼思夜想的那件东西给你取来,圆了你的梦,不管怎么说,我们还生过一个孩子,不做夫妻做个朋友,我不久也是你的嫂子了。”

张铁军怒不可遏地吼道:“陆小云,看你这个熊样子,惺惺作态,你太缺德了,是在欺负兰花嫂子!”

陆小云一声冷笑道:“张铁军,我陆小云还能怕你吗?兰花有你护驾,我也非孤军作战,我死也不会离开茅草山庄的。”

陆小云觉得似乎她胜了,洋洋得意地离开了卫生所,直气的张铁军摩拳擦掌。陆小云从卫生所走了出来,当她走到庄中的十字路口,和婶正与几名妇女呱呱的说着,和婶也看到了陆小云,便指桑骂槐道:“我说,能买当庄的牛,就不能买当庄的鸡,牛是栓着的,鸡可是散着的。”

妇女甲问:“这怎么说?”

和婶绘声绘色地说:“大妹子,人常说狗记千、猫记万,小鸡能记一里半,狗和猫的记性可好了,你把它带到再远的地方去,只要让它看到路,准能自己回来,鸡呢,它也有记性,不信你去你家逮来只老母鸡到了俺家,只要松开手,它还会自己跑回去,因为你家里还有只大公鸡,它可太想那只大公鸡了,这就是贱,贱,不值钱的东西。”

陆小云听在耳里,气在心中,实在憋不住,她收住了脚步向和婶走过去,杏眼圆瞪,厉声问道:“和婶,你说是谁贱?”

和婶也不甘示弱地:“我说是鸡,十块钱能买只鸡,十块钱可买不到一头牛、一匹马,连一条老草驴都买不到。”

陆小云怒道:“你正是一条不吃人粮食的老草驴!”

和婶迎了上来,恼羞成怒地:“小女人,你敢骂我?”

陆小云气扑扑地责问道:“和婶,你好,和叔哪里去了,被你扫地赶出门了,听别人说去东北捡破烂了,你整天瞎话连篇,村子里哪个不烦你?”

和婶不服气地:“谁烦我,他也是瞎烦,没有良心的东西,我帮了你,你不报答我,还说我的坏话!”

陆小云道:“是的,庄上人都说,谁听了你的话,谁两口子就得离婚,我算服了你了。”

正在这时张铁柱骑着自行车过来,他下了车,和和气气地问:“和婶,小云又拌嘴啦?”

陆小云还想发作,却被张铁柱制止住:“和婶回家吧!”

和婶白了张铁柱一眼,冷冷的说道:“又是来逮我的吧,张家出人物了,你要是能做个县长,张姓就没人能过了。”

和婶说罢扬长而去,张铁柱望着还在唠唠叨叨、骂骂咧咧的和婶的背影,心里又说不出难过。

陆小云道:“柱子哥,韩月嫂说我三个晚上,我明白,你和嫂子都是好人,可是我陆小云咽不下这口气,当年兰花和你订婚,众所周知,他硬要嫁给梁子哥,还不是赌气吗?与你赌的这一局,谁管输还是赢。今天我也是拼出去了,去广州找梁子。”

张铁柱问:“找梁子?”

陆小云道:“我活是你张家的人,死是张家的鬼,梁子不要我,我就死在广州,不管怎么说,哥,柱子哥,我是张家的媳妇,你张家人还要给我收尸。”

陆小云说到这里哭着扭头而去。

张铁柱痛心地:“小云,小云…”

陆小云转过脸来,以哀求地眼神看着张铁柱,由衷地:“柱子哥,做弟媳的求你了。”

一阵疾风吹来,扬起了地上的草屑,浑浊的天空淌来一大片一大片的乌云,张铁柱站在那里木讷了,怀着一颗酸痛的心,最后他还是推着自行车赶上了陆小云“小云,小云。”

陆小云站住了,唏嘘地:“哥……”

张铁柱道:“那么大的广州哇。”

陆小云道:“我有他的号码。”

张铁柱问:“你有梁子的电话?”

陆小云点点头道:“嗯。”

张铁柱道:“能不能告诉我?”

陆小云又是点点头道:“能。”

正是:

      因事相争,焉知非我之不是,须平心暗想。

      只为斗气,管是对我之不对,须扪心自问。

 

张铁柱的心情乱如飘絮走进了家门,韩月正在收拾家务,她看到了张铁柱,什么话没说就哭了起来。

张铁柱道:“果他妈,你怎么了?”

韩月道:“你出了这么大的事我怕啊!”

张铁柱道:“我不是还活着吗,别担心,我…”

韩月:“我能不担心吗?老百姓爱你们,坏人可是恨你们。”

张铁柱道:“这很正常,就是矛和盾的道理。”

韩月担心地说:“当老百姓不管发生什么事都想到你们警察时我很高兴,这是信赖,是荣誉,作为警察的妻子我很自豪,也不冤枉我做一个女人,可是坏人太恨你们了。”

张铁柱笑了笑道:“能不恨吗?他们犯了法,当警察的就必然会去抓他,送他去法院判他的刑,有的还会被送上断头台,人民要坐这个天下,要这个天下太平,要老百姓安居乐业,做警察的任重道远,就得去和坏人拼杀,还能不流血不牺牲吗?自古道杀敌一万自损三千的说法。”

韩月感叹地说:“这是你们做男人的志愿,也是事业。”

张铁柱道:“女警察,公安战线上的女英雄也是很多的。”

韩月道:“这辈子,我只能给警察当妻子了,警察下辈子再当吧。”

二人说到这里哈哈大笑,笑的是那么开心,那么有滋有味。

张铁柱道:“给我把衣服洗一洗,我要出差。”

韩月问:“出什么差?”

张铁柱道:“你我是恩爱夫妻,生活上是无所不说,可是工作上还是要保密的。”

韩月多情地推了一把张铁柱,捂嘴笑道:“行,我的大官人,军事秘密不可泄露,我懂,快脱衣服。”

正是:

      而今世事多惊悸,黄叶飞来怕打头。

 

再说陆小云正在收拾行囊,她把旅行路途上的用品都装进了一个旅行包里,这才走到电话旁,她正欲拨打电话,思量了良久,自言自语道:“不能先告诉他,他知道我要去广州,躲起来,那么大的广州我哪里找他,还不是大海捞针。”

陆小云放下电话,背起旅行包离开了家门。南去的列车,轰轰隆隆向前开去,陆小云坐在车厢内,向车窗外看去,黑黢黢的,路过了城市,那里一片灯火,扯天连地一片明,出了城市,又是什么也看不见,远处的灯,天上的星,浑然一体,车上的旅客很多,有的低语,有的依座而眠,陆小云她不和任何人搭讪,只是闭目在想着她的心事。就这样几十个小时的旅行,终于来到了广州,她下了火车,又打的来到了张铁梁所在的公司。

陆小云自我壮着胆向大门走来,两名保安上前拦住了她。保安甲问:“你找谁?”

陆小云回答道:“张铁梁。”

保安乙问:“你来找张铁梁,张铁梁是你什么人?”

陆小云道:“是我男人。”

保安甲疑惑地:“他是你男人?”

陆小云道:“是的,他是我的男人。”

保安二人向陆小云怀疑的看了看。

陆小云问:“看我做什么?”

保安甲问:“我问你张铁梁能有几个老婆?”

陆小云道:“一个。”

保安甲摇摇头道:“不对吧?”

陆小云问:“怎么不对?哦,是两个。”

保安乙自我笑了笑道:“梁子哥的艳福不浅那,两个,看你们两个都是大美女。”

陆小云道:“我是他现在后老婆,以前的哪一个,已经死了。”

保安乙问:“什么时候死的?”

陆小云道:“死了三四年了。”

两名保安哈哈大笑。

陆小云惊讶地:“你们笑什么?”

保安甲道:“我们能不笑吗?”

陆小云道:“那说说你们笑的道理吧。”

保安乙道:“上个星期也来了一个女的,也是生的漂漂亮亮,她说她是张铁梁的妻子。”

陆小云大惊道:“那是个冒牌货。”

两名保安又是哈哈大笑,直笑的陆小云涨红了脸,嚷道:“你们笑什么?小蛮子。”

保安甲道:“小侉子,我送你去见梁子哥,认了你可别喜,不认也别恼。上天来的那个……”

陆小云问:“梁子待她可?”

保安甲道:就算没有挨揍,哭着,跪着,求着,那个张铁梁,人人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在他身上,那是擀面杖吹火,一窍不通。”

陆小云听了心花怒放道:“还是我的男人有素质。”

陆小云随着保安向院子内走去,那名保安将陆小云引过楼的走道,来到了张铁梁的住室,敲了房门,房门急开“是和叔吗?”

张铁梁喜出望外的走到门前,他向门外看去,失意地:“和叔,我的和叔,你能去哪儿啊?我知道你是一个倔强的人,非要我给你找活干,我不止一次对你讲,俺爹死的早,我把你当做亲爹养,你的儿子小华,我给他供全部的学费,不是当你的面寄了一万块吗,叔哇,你争气不该在侄子面前争啊,我的叔哇……”

张铁梁泣不成声,泪如雨下地:“叔,我和徐明开了车找了您整整七天,您说您老糊涂,你才四十二岁啊。”

陆小云似乎有些委屈地:“梁子,你哭你叔,你就不能看我一眼吗?”

张铁梁拭泪看去,惊恐地:“是,小云,军子的媳妇。”

陆小云道:“哥,军子在我心里已经死了。”

张铁梁道:“小云,别说那些晦气的话。军子是我弟弟,堂弟,他无理欺负了你,你找柱子哥和我去摆平,揍他,他还得给我老老实实地跪在哪里,不,柱子哥是警察,讲法律,要军子写检讨,下保证,妹妹,我敢保证一定帮你。”

陆小云道:“你能保证个什么?”

张铁梁道:“家庭暴力也是犯罪,柱子哥比我清楚。”

陆小云道:“俺就在这里说话。”

张铁梁笑道:“小云妹妹,请,请。”

保安不解地:“不是说?”

陆小云铿锵地:“说了,我是张铁梁现在的老婆。”

张铁梁惊惧地:“小云,你…”

陆小云道:“我是认真的,也是现实的。”

张铁梁苦丧地:“我的天呐,别再耍我张铁梁了。”

那名保安道:“梁子哥,愿你隔婚幸福,是啊,新婚不如隔婚。”

陆小云道:“什么是隔婚?”

保安打趣地:“新婚是刚结婚,隔婚是分别了一段时间的夫妻,那是如狼似虎。”

张铁梁怒道:“小李,你给我滚!”

保安笑嘻嘻地:“明天买几斤苹果前来祝贺。”

 

再说张铁柱和刘指导员登上了南下的列车,二人寻了座,他们面对面的交谈着。

张铁柱道:“刘指,我没法相信事情一个接一个地出现在我的面前。”

刘指导员道:“铁柱,你我是兄弟,无话不说,当警察的,尤其是自己的亲人犯了罪或是出了事,我们都是受烟火有亲情的人,一时接受不了是正常的。”

张铁柱呢喃道:“能不接受吗?不接受也得接受。”

刘指导员道:“铁柱,我的兄弟哇,茅草山自从出现有人盗墓,就给茅草山的人带来了灾难,现在茅草山庄的青年人、壮年、妇女他们成群结队地去南京、北京去全国各地所谓的卖宝,到底能有几件是从墓里挖出来的啊!是民间搜集,从市场上买来的赝品去招摇撞骗,每天从茅草山庄开往城市的班车坐的都是些什么人,一色的宝贩子。”

张铁柱忿然道:“这些人走遍中国去行骗,可怜那些瞎了眼的文物收藏爱好者,大把大把的票子被茅草山庄的人骗来了,的确有一部分人发了财。”

刘华道:“他们正是诈骗在犯罪。”

张铁柱道:“可是他们有了钱却为富不仁,神气的不得了,好像是考了个头名状元,村里的人都不认识了。有的在城里买了楼房,有的养了二奶。尤其是赌起博来,真是挥金如土,据说他们一个春节就输了七八十万,有了钱,随心所欲,吃喝嫖赌。”

刘华道:“因为那钱是骗来的,来得太容易了。”

张铁柱道:“传说过去茅草山曾经出了个毛老道 为这一带老百姓做了许许多多的好事善事,现在可出了一帮的宝贩子,他们都是诈骗犯罪。”

刘指导员道:“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好鸟有名的鸟能有几只?”  

张铁柱道:“这是茅草山人的罪过,不过,山东出响马,有闲也有余。”

他们经过几十个小时的旅行到了广州,下了车匆匆忙忙打的去了广州某区公安局,来到有关科室的办公室,刘指导员和张铁柱在这里受到了该局同行的接待。这里的工作人员将他们带到广州市殡葬馆 。张铁柱泪珠滚滚双手捧着张万和的骨灰盒走了出来,刘指导员随在身后,他们走出了殡葬馆。

正是:

       因争得是一分财,可能惹来十分的祸害;

       能让得是一分利,可能换来十分的欢喜。

 

张铁梁、陆小云进了住室,陆小云放下了旅行包,张铁梁为其倒了一杯热水,热情地:“弟媳妇,你什么时候来的广州?”

陆小云道:“今天早上。”

张铁梁问:“你来广州……”

陆小云坦荡地说:“找你。”

张铁梁道:“找我?”

陆小云侃侃而谈:“我不是早就在电话里说出了我的心思,梁子,像你这样的男人,兰花真侮辱了你的名声,她和张铁军都不是个东西,我和和婶逮个正着,所以我才和张铁军离了婚,这是我的离婚证。”

陆小云从口袋里取出了离婚证,塞到张铁梁的手里,张铁梁无心手里的这份离婚证,忧心、忿恨、恼火各种心情一齐向他扑来,他将手中的离婚证放在了面前的桌子上,取出一支香烟点燃,大口大口的吸着,他那双没有泪只有怨和怒的眼里,从深处透出一股杀气,他扔下手中半截烟茬,拿起桌上盛着茶水的缸子,狠狠地摔在地上,缸子碎了,茶水溅在陆小云的脚上,陆小云以狡黠的眼神,看着激动的张铁梁。

张铁梁怒声吼道:“兰花,兰花,你太让我失望了,我要杀了你,还怕污了我这双手,张铁军,张铁军你也不是个东西。”

陆小云煽风点火起来,道:“能穿朋友衣,不占朋友妻。何况是自家兄弟,他就不是个东西,猪狗不如的禽兽!”

张铁梁望了一眼陆小云,恸然伤情地摇摇头。

陆小云道:“梁子哥,梁子,我看清了他们不是人的嘴脸,才和他离了婚。”

张铁梁道:“你们离了婚,我管不着,我张铁梁没有这个兄弟。”

陆小云继续道:“他们在十天前,还一同以夫妻的名义在外泡了一个星期。”

张铁梁若有所思地:“一个星期前到了我这儿,装的很可怜的样子,还说……”

陆小云问:“还说什么?”

张铁梁道:“说她怀孕了,我就更气了。”

陆小云挑拨地:“是真的吗?不可能哇,茅草山庄的人谁不说她是母骡子,跟你结婚六年了,你看她怀过孕吗?”

张铁梁摇摇头:“没有。”

陆小云想了想,道:“哥,不,是梁子,难道说是你的问题,有问题也不怕,这就说明了,兰花,她怀的不是于得海的孩子就是张铁军的。”

张铁梁道:“也有可能吧。”

陆小云道:“我和张铁军离婚,是离婚不离家,我那儿子就六岁了,我没有给张铁军,什么伯父、爸,放心吧,他会孝顺我们的,一定会养你和我老的。”

张铁梁庄重而又严肃地:“你给我住口!你在说些什么?”

陆小云道:“我,我说的都是心里话啊!”

张铁梁严肃地说:“陆小云,我再告诉你,我张铁梁是人不是狗,不能自己拉过了屎又回头去吃的狗,我不会不做人事的!”

陆小云道:“张铁军欺负了你啊!”

张铁梁道:“是的,夺妻之恨,是他欺负了我,话说回来,他不仁,我不能不义,狗咬了人一口,人能回去再咬狗一口吗?不能吧。”

陆小云理直气壮地说:“能,你不能生咬他一口,就不能把它杀了?剥了皮,上锅煮,哪个人不吃狗肉,你说呢?”

张铁梁道:“这是比喻。”

陆小云道:“以眼还眼,以牙还牙,我陆小云又是哪点不好,就有一条做不来兰花那些事,我是正当地和你谈恋爱,你在我眼里比张铁军强。”

张铁梁仍是耐心地解劝着:“小云,兰花当年是柱子哥的未婚妻,后来兰花发现了柱子哥和一个女人钻树林,就是现在的嫂子韩月,我一听气坏了,吃着碗里的还想着锅里的,什么东西,就替兰花打抱不平,那时的兰花多好哇,柱子哥当兵在外,家中老母是兰花服侍了六年,茅草山庄的人谁不敬重,所以兰花求媒人登了我的门,后来也许是良心发现,这么做对不起自己的堂兄。”

陆小云道:“张铁军就能对得起你了?那时的兰花是柱子哥的未婚妻,未婚妻,是没结婚,不算妻子,可是现在他是在欺负你,兰花是你合法的妻子。”

张铁梁道:“我懂,兰花和柱子哥虽然没有结婚可是订了婚,我恨柱子哥,不该做出对不起兰花的事,可后来,看韩月嫂子是个多么正规的女人,柱子哥也不是那样的人,一直是个迷,长期存在我的脑子里,这就不说了,我答应娶兰花主要是替张家的人还兰花的债,没有过门的妻子,背着我那伯母去看病,累死累活地干着家里田里的活,首先是柱子哥对不起兰花,我要报复他,伸张正义。”

陆小红沾沾自喜地:“是啊,你就是个热肠子。”

张铁梁痛心地说:“我结婚的那天,心里又害怕,怕什么,怕人指责我做的不是人事,我怕见柱子哥,整整三年,三年,我都躲着走,还是柱子哥先找到我,作了解释,我那三年,心里能有多难过啊。”

陆小云道:“兰花为了赌口气,和你结婚,这也是你们张家祖坟风水,兰花硬来夺我的男人,我就不能去夺她的男人吗?天理循环是一个道理人活着争的就是这口气。”

张铁梁解释道:“陆小云,不管你和兰花发生了什么,不能把我张铁梁搅在一起,我虽然没有和她离婚,可是她在我心里已经死了,所以她来我也没认她。”

陆小云大喜:“梁子,你做的对,正是一个男人的气概,今天我来找你,就是向你表明,你妻子兰花夺了我的男人,我就夺她的男人,答应我吧,梁子,什么时候离婚,我已经答应张铁军,来为他取你和兰花的离婚的协议书的。”

张铁梁的目光渺茫,眼前好像有了云团,他揉了揉,咬咬牙道:“我和兰花一定会离婚的的,但和你……我办不到。”

陆小云道:“办不到也得办,这是兰花欠我的债。”

张铁梁道:“陆小云,张三欠债要李四还,你太不讲理了。”

陆小云扑了上来,双手抱住张铁梁,眼中流泪坚定地:“梁子,你不答应我,我就死在你的面前。”

张铁梁正气凛然地说:“小云,我不能答应你哇,你是我的弟媳,我是你的堂伯哥。”

门突然开了,张铁柱出现在面前。

   正是: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此戒疏于虚者;

宁受人之欺,毋逆人之诈,此警惕于察者。精明而浑厚矣。

张万和正是缺乏这方面的头脑,成了牺牲品。

陆小云紧紧地抱着张铁梁,张铁梁一时又挣脱不开,着急地:“小云,小云,你呀听我说,兰花欺负了你,这是她道义上的败坏,怪就怪我张铁梁无能,教妻无方,可是我又有什么办法呢?你,弟媳,千万不可一时糊涂而丧失做人的气质那,我们真的这么做了,成何体统,让人耻笑辱骂。”

陆小云坚定地说:“骂就让他们骂吧,梁子,我是真心的,我会比兰花更好的服侍你。”

张铁梁仍劝着:“小云,你不能这样做,你会后悔的,军子错了,怨他一时糊涂,我和柱子哥一定会教训他的,让他和你重归于好,我向你保证行吗?我马上回去,我去请柱子哥和韩月嫂子,还不行吗?”

门开了,张铁柱走进来,他道:“不用找了,我来了。”

张铁梁抬头看去,又羞又燥地:“小云,小云快撒手,柱子哥来了,柱子哥来了。”

陆小云是面里背外,根本没有看到张铁柱的到来,哪肯相信,恳求道:“你不答应我,我就死也不撒手,你陪我上床,我要你陪我上床,兰花欠我的债我一定要讨还!”

张铁柱把张万和的骨灰盒放在桌子上,心情甚是沉痛地说:“小云,你就别逼梁子了。”

陆小云吓出汗来,急忙松开手来回头看去,真是无地自容,她又羞又屈的哭了。

张铁梁向张铁柱怯生生地看着:“哥,柱子哥,你来了,桌子上是什么?”

张铁柱泪道:“是骨灰盒,和叔的骨灰盒。”

张铁梁大惊失色道:“和叔?他怎么会?”

张铁柱忿然道:“和叔被于得海和钱二杀死了。”

张铁梁痛心疾首地跪扑到桌前,双手抱住了张万和的骨灰盒,恸然大哭:“叔啊,我的叔啊…”

陆小云也惊呆了,赶忙地问:“柱子哥,这是真的吗?”

张铁柱道:“现实就是现实。”

陆小云顿首大哭:“叔啊,叔啊,你死的太惨了,我的叔哇…”

张铁梁突然跳了起来,怒声吼道:“哥,我要亲手杀死于得海、钱二,为我和叔报仇 !”

张铁柱道:“他们两个人仍在潜逃。”

刘指导员这才走了进来,他道:“请放心,杀人罪手绝不会长久地逍遥法外,一定会受到法律的严惩。”

张铁柱道:“小云,你马上跟我回去,梁子不是还没有离婚吗,你们的事我也听的差不多了,我希望你们一定要合法的处理你们的事情,一切都不可以一时冲动去犯法。”

张铁梁执拗地说:“我不愿意见她!”

张铁柱道:“你也不能逃避啊。”

张铁梁道:“按理说,和叔被害,我应该回茅草山庄,可是和叔是投奔我来的,我无颜去见和婶,去见张姓老少,还有茅草山的父老。”

张铁柱道:“你是你老板的员工,可以不回去,还有,和婶是一个蛮不讲理的人,也许她会和你作无理的纠缠,我想为了避免矛盾的恶化,你就忍痛别回去了,躲过这场风波吧。”

张铁梁道:“我想回去和兰花离婚。”

张铁柱道:“离婚这是你的权利,不过,你必须想清楚,婚姻可不是儿戏。”

张铁梁从桌上的几本书内取出写着字的一页纸道:“这份离婚协议书我在两个月前就已经写好了,柱子哥,求你为我办理。”

张铁柱摇头道:“我不愿做你授权委托人。”

陆小云道:“我愿做你的委托人。”

张铁柱还摇头道:“也不合法,更不合情,因为表面看,你是以第三者的身份出现的。”

陆小云惊讶地:“我成了第三者,岂有此理?”

陆小云从张铁梁的手里夺下了这份协议书。

正是: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

      你若是水,水性杨花人格狼藉。

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章分解。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小说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小说频道(www.juben108.com/xiaoshuo)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