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小说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4人搞笑古装音乐小品剧本(还珠歪
情景片段舞台剧,5人励志舞台剧(提
铁路工务段两学一做小品剧本《站
公司晚会简单小品剧本(员工与班长
医院年会演出搞笑感人小品剧本《
银行年会娱乐搞笑相声《农商行趣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铁路工务段两学一做小品剧 11-18
公司晚会简单小品剧本(员工 11-17
铁路行业员工年会小品剧本 11-14
适合公司企业年会的幽默小 11-12
元旦小品剧本,元旦搞笑小品 11-9
乡镇干部与村民音乐剧剧本 11-8
酒店各部门员工提高服务素 11-6
基督教搞笑小品,基督教幽默 11-5
健康管理与全科医生小品(一 11-2
创建文明卫生城市小品,创建 11-1
廉洁文化警示教育宣传小品 10-31
银行信贷小品,银行贷款小品 10-30
部队中队长小品,部队机械师 10-29
赞公司快板书,赞企业快板( 10-27
最适合公司年会表演的小品 10-26
部队送退伍老兵晚会搞笑小 10-25
全国法制宣传日小品剧本(调 10-24
公司企业收款难音乐剧剧本 10-23
世界残疾人日帮助残疾大学 10-22
企业年会音乐剧剧本《有房 10-21
饭店厨师音乐剧剧本(提升团 10-20
艾滋病搞笑小品,艾滋病表演 10-19
微信QQ微博群主音乐剧剧本 10-18
11·25国际消除对妇女的暴力 10-17
知青公益性社团组织节目表 10-16
团结公司的情景剧,公司文化 10-16
大学生小品,适合大学生的小 10-15
饭堂厨师情景剧剧本(提升团 10-14
银行情景剧,银行关于服务的 10-13
关于消防安全搞笑小品,有关 10-12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小说 > 青春偶像小说 > 道德与情感:第四章
 
授权级别:授权发表与使用   作品类别:小说-青春偶像小说   会员:戴修桥编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7/8/23 14:03:23     最新修改:2017/8/25 8:59:22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道德与情感:第四章
作者:戴修桥

 

 

 

                       第四章

阴差阳错配鸳鸯    张铁柱韩月成夫妻

 

《关尹子》曰:

         勿轻小事,小隙沉舟;

         勿轻小物,小虫毒身;

         勿轻小人,小人贼国。

 

一个月后。

张铁梁的家,张灯结彩,鼓乐喧天,鞭炮齐鸣,贺喜的人流涌进来。“铁梁有福气哇,兰花可是地上难找的好媳妇…”

“张铁柱没有这个福气,瞎了眼的东西…”贺喜的人群中议论纷纷。

兰花在几名村妇村姑的搀扶下在门前下了彩车,张铁梁披红挂彩,喜气洋洋地,牵着兰花的手,还一边向贺喜的人们欢悦地回谢:“谢谢众位相邻,谢谢诸位高朋…”

张铁柱惆怅沮丧地坐在母亲的床前一条木凳子上,老母失声的痛苦地哭着,张铁梁家的鼓乐声,鞭炮声清晰地传到张铁柱的耳中,他不时地在哀声叹气。他取出一支烟,点燃了。大口大口地抽着。成团成团的烟雾从他的口腔中,鼻孔中喷了出来,升腾着,弥漫着,直呛得老人连声咳嗽。

这时从门外传来韩月的呼唤声:“这是张铁柱大哥的家吗?”

张母擦着脸颊上泪道:“柱子,门外有个女人在喊门叫户,你去看看。”

张铁柱惊疑地:“是她,韩月。”

张铁柱大步流星地走出屋去。张铁柱走到门外,举目看去,正是韩月,她穿红带绿,打扮地像个新娘子,推着一辆电瓶车,电瓶车把上系着一块红绸子,还挂着一张红双喜。

韩月热情地:“铁柱。”

张铁柱惊疑地:“是你,韩月妹妹。”

韩月严肃地:“你娶我吧?”

张铁柱模糊梦幻的心理觉得是那么突然,木讷地问:“娶你?”

韩月点点头道:“一切我都知道了,兰花赌气嫁给你本家的弟弟张铁梁。我韩月为什么不能赌气嫁给你张铁柱,兰花是女人,我韩月也是女人,张铁梁是个男人,你张铁柱是个什么?”

张铁柱道:“也是个男人。”

韩月道:“女人嫁给男人,男人娶女人天经地义,动手吧。”

张铁柱问:“怎么动手?”

韩月道:“我知道你没有准备,我们一生一世唯一的一次喜事总不能不放鞭炮。”

张铁柱摇摇头道:“鞭炮,哪来的鞭炮?”

韩月指了指车货架上一个鼓鼓的蛇皮袋子道:“满满的一袋子,你把它取出来,挑得高高和张铁梁比一比,谁家的鞭炮炸得响。让茅草山的人都能听到了张铁柱娶妻的鞭炮声。”

正是:

心中存有慈祥的念头,可以形成天地间温暖平和的气息;

心地保持纯洁清白,可以留给后世百代美好的名声。

就是说;

一念慈祥,可以酝酿两间和气;寸心洁白,可以昭垂百代清芬。

书接上回话说韩月扎稳了电瓶车,便去货架上去取那个蛇皮袋子,张铁柱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

韩月催促道:“铁柱,你怎么不动呢?”

张铁柱这才开了口,他的表情很沉重,他道:“韩月妹妹,这乃婚姻大事,非同儿戏,你怎能不加思索,就这么办了。”

韩月心情顿时冷落了,她道:“铁柱哥,我自然这么做,是想通了的,义无反顾的,岂难说你不答应我们的婚事,你没有看中我?你不同意?”

张铁柱郑重地说:“韩月妹,你理解错了,我怎能看不中你的,你是…….”

韩月不解的问:“我是?“

张铁柱道:“好女人。“

韩月道:“自然我在你心中是个好女人,你要娶妻就应当去娶一个好女人。”

张铁柱由衷地:“我怕…”

韩月问:“你怕什么?”

张铁柱道:“我怕我不配。”

韩月问:“你怎么不配?”

张铁柱坦诚地说:“我的条件很差,家庭虽然不是蓬牖屋椽,绳床瓦灶……”

韩月急道:“铁柱,你别说了,因为我,你才失掉了兰花,我不能面对着你的痛苦而不顾,我要面对着自己的良心。况且,我爱你,我爱你,你在我的心里是人世上我所发现的第一个好男人。我嫁给你很乐意,心满意足。”

张铁柱感慨不已地:“韩月……”

韩月推心置腹地说:“我嫁给你,还是那句老话,在林子里的那句老话,不图你高官厚禄,荣华富贵,只图你的人品,人性,人格,你能做我的好男人吗?”

张铁柱问:“什么样才算是个好男人?”

韩月道:“知荣知耻,知勤知俭,不坏良心,尊法守纪,安守本分,靠着双手挣饭吃的男人就是一个好男人。你能做得到吗?”

张铁柱坚定地:“能,我能做到,我一定能够做到。”

韩月目中噙着眼泪道:“你能做到就好,我别无他求。便是心满意足。我也向你承诺。”

张铁柱问:“什么承诺?”

韩月信心十足地说:“做你的好女人,贤惠的女人,你还要答应我一个要求。”

张铁柱问:“什么要求?”

韩月道:“人朝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人不怕穷,就怕无志,更怕失志,你要和张铁梁比个上下,我和兰花比个高低。”

张铁柱问:“什么为上,什么为下,什么为高,什么为低?”

韩月道:“知勤知俭,肯学能干,关爱你的亲人就为上,否则便是下。我做你的妻子,守其妇道,能在茅草山被人看得起,有个好口碑便为高,我再送你四句话;

       传家二字耕与读,防家二字盗与奸.。

       倾家二字淫与赌,守家二字勒与俭。

 

张铁柱激动了,情由衷肠,连声道:“我记住了,你也能做到,我们都能做到。”

韩月一头趴在张铁柱的怀,哭道:“铁柱,我如愿以偿,我真不想欠下你的良心债,情感债。”

张铁柱激情地:“韩月,你我都是自乐此,古人道,乐天知命,故不忧也,相信我们会做一对好夫妻。”

韩月道:“我们愿做好夫妻,白头到老,儿孙满堂,长命百岁。”

张铁柱:“我们结婚?”

韩月道:“领了结婚证才是合法的夫妻。”

张铁柱道:“你说的对,我们先放了鞭炮,我骑上电瓶车,带着你去镇民政所领取结婚证,回家再进洞房,行吗?”

韩月羞羞惭惭,深深地点点头。张铁柱松开手取来一根长长的竹竿,韩月将一长串子的鞭炮系在竹竿的顶端,然后点燃了鞭炮,啪啪啪……一连串的炸炮声,久久不息,惊动了村民。

“是谁家在放鞭炮?是柱子家?”

“神经病,梁子结婚,他凑什么热闹。患红眼病也不是这个时候。”

“多好的媳妇他丢了,能不后悔吗?”

“他柱子算是买不到后悔药…”

 ……村民议论纷纷,说咸道淡……

正是:

      心地上无风涛,随在皆青山绿树;

      性天中有化育,触处见魚跃鸢飞。

 

这时张铁柱骑着电瓶车带着韩月而来,张铁柱满面春风向街上的村民高声道:“大爷大娘,叔叔婶婶,兄弟姐妹们,准备去我家吃喜糖。”

人们惊讶了,张铁柱也刹住了车,众人不约而同地向这对新人投来目光,这时张万和拢上前来问:“柱子,她是谁?”

张铁柱嬉笑道:“和子叔,你没在梁子家管事?”

张万和语重心长道:“我听到了你们家的鞭炮声,怕你想不通。”

张铁柱哈哈笑道:“想不通,自杀,笑话吗?”

张万和问:“我问你,柱子,你车子上的这位姑娘?”

张铁柱道:“她,你的侄媳妇,姓韩名月。可是好良民呐。”

张万和板着面孔道:“你这孩子,别拿人家的姑娘开玩笑。”

张铁柱道:“我说的是真的。韩月快叫大叔,张万和大叔。”

韩月下了车,走到张万和的面前,彬彬有礼,翩翩鞠躬,大大方方地:“大叔,侄媳妇韩月给你施礼了。”

张万和懵然地:“啊,是真的?”

韩月甜蜜蜜地:“大叔,是真的,我和铁柱去镇民政所领结婚证。”

张万和频频点头,啧啧称羡道:“好哇,好侄媳妇哇,茅草山过去只长茅草,共产党来,改革开放了,树也长大长高了,一天引来两只凤凰,两只凤凰哇。”

一位白发老人拄着拐向韩月走来,拭目而视,赞不绝口:“多么俊的闺女,传说九条仙女是张玉皇的女儿,都说天下美女都生在我们张家,孩子,你姓什么?”

张铁柱道:“韩月,快喊二奶奶。”

韩月走到老人的面前,先是鞠了一个躬,便亲亲热热地:“奶奶,谢谢您老人家的夸奖,孙媳妇娘家姓韩。从今天起我就是您张家的人了。”

老人哈哈笑道:“孙媳妇,真会说话,村里的人都说梁子的命好,娶了一个好女人,让我说柱子俺这孙子比梁子命还要好。”

老人边说边走了过来,拉住了韩月的手,又道:“我家老头子和你公祖父,梁子的爷爷是同胞弟兄,我们都是近门子。”

张铁柱笑而言道:“二奶奶,天不早了,我和您孙媳妇去镇领结婚证,回来一定去请您老人家去我家喝杯喜酒。”

老人道:“好,好,好。”

张铁柱回过头向张万和道:“和叔,你可不能偏心眼噢。”

张万和道:“柱子,你和梁子都是我的叔伯侄子,一个半斤一个八两,我一定会把一碗水端平的。”

张铁柱道:“现在是十两的秤。”

张万和改口道:“对,对,一个半斤,一个五两。”

张铁柱道:“万和叔,话可是您说的,梁子的喜事是你一手主办的,我的这栋喜事你也得问哇。”

张万和道:“好,好,不过?”

张铁柱问:“大叔,不过什么?”

张万和道:“农村办喜事,三天前就开始张罗了。卖菜,杀猪,宰羊,埋锅支灶,请厨师。可是你戏已经唱了,如何去搭戏台子。”

张铁柱道:“大叔,您是天下事都难不倒的人,你就酌量着办吧。使人接请我的姑舅姨表,老房亲戚朋友不是都在梁子家吗,帮忙的人等,原套人马不动拉过来就是了。”

张万和摇摇头道:“听你说的多轻松,鱼呢肉呢,宴席怎么办?”

张铁柱道:“宴席就免了。我也不收礼,亲戚朋友来了,吸几支香烟,吃几块喜糖,移风易俗。我张铁柱在茅草山就带个头,做个表率,大家都不浪费。”

张万和沉着脸,不悦地:“虚与委蛇,哎,到这个时候,我也只能这么操办了,无所适从,你能随便,我也能马虎。你就去镇领结婚证吧。”

张铁柱道:“那就先谢谢大叔了。”

韩月道:“谢谢大叔,谢谢大叔。”

韩月,张铁柱上了电动车,和村民告辞,驾车向村外驶去。

张铁柱,韩月骑着电动车行驶在路上,蓝天白云,秋风和日。

天黑日沉了,夜幕降临。张铁柱韩月送走前来贺喜的人们。张铁柱,韩月:“谢谢……”

贺喜的人们走来,他们已是疲惫不堪。张铁柱的喜房内亮着灯,整个房间除了墙上那张双喜,没有别样更新。床上还是那床褪色的旧军被。张铁柱,内疚抱歉交加地说:“韩月,我这就委屈了你,此时此刻使我想起了……”

韩月问:“是不是你想起白毛女的电影?”

张铁柱笑道:“韩月,韩月,心照不宣,唯我与你。我真的想起了白毛女电影,半间草房做新房。”

韩月欢欣地笑道:“铁柱,尽管我们的这桩喜事办的仓促和草率,却让我终生不能遗忘,它的实现又是那么不容易。”

张铁柱道:“神差鬼使,阴差阳错。”

韩月道:“你说得对,就是神差鬼使,阴差阳错。”

张铁柱:“韩月,我问你,以后,我们有孩子,如果问爸,妈,谁是你们的红娘,谁是你们的媒人。”

韩月道:“好回答。”

张铁柱问:“好回答?”

韩月点点头道:“好回答,太好回答了。”

张铁柱问:“是谁?”

韩月道:“是贼。”

张铁柱吃惊地:“是贼?”

韩月道:“是贼。”

张铁柱哈哈大笑道:“我们的媒人是贼,是贼。不过我们的孩子又问我们,我不太好回答,也无言解释。”

韩月问:“他们怎么问?”

张铁柱道:“爸,妈,你们为什么要贼做你们的婚姻介绍人,那不成了与贼同伍。(张铁柱摇摇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也许他们还会怀疑我和你也是贼。最少也是和贼打得火热的不太好的人。”

韩月没有表情地笑了笑道:“没有贼也就没有我们的相识。我们的结合。”

张铁柱道:“说来,我们还要谢谢贼。”

韩月道:“铁柱,你可能认为我韩月是个无皮无脸的女人,是何人又让我下定了这个决心。自行投向你的门前,是贼,是贼人。步步将我逼到你的怀里。”

韩月说着,说着,她哭了。语韵也酸痛起来,两行晶莹的泪珠从她的脸上滚滚而下。她又道:“铁柱,你坐下。”

张铁柱和韩月坐在床沿上。

韩月道:“铁柱,你我买电动车的时候,扒子手对我实行扒窃未遂,我遇到了你,后来贼人在山林中对我施以强暴,在我生死的关头,又是你挺身而出救了我。我求你……见你真是坐怀不乱的君子。为此我更加敬重于你。并求你为我的名节不可外言。当兰花的出现,对你又是那个态度,你宁可自受其辱,为了我仍是讳而不言。我韩月是人,有心有肺的人,那时候你在我的心中是那么俨然高大。我敬服,可以说是五体投地。”

张铁柱道:“韩月,别再说他了。”

韩月道:“铁柱这都是我的真心话,可瞒爹娘,不可向你隐瞒半句。我哭不敢出声地回到家,半个月后有人说媒提亲来到俺的家,爹娘也就答应了。

 

韩月的家 ,媒婆在韩家正以娓娓动听的言语和韩月的父母亲一个劲地夸赞着,“大哥,大嫂,我说得这个小伙,论人才,论人品,十里挑一,身高一米七八,人生的白白净净,高鼻亮眼,那一表人才,真是没得说的,走在姑娘面前,哪个不远去多看几眼。”

韩母道:“俺家月儿?”

媒婆道:“你家月儿,正能和他般配,真可说是郎才女貌。天生的一对,地生的一双,他还是城里人哇。”

韩父道:“妹妹,如今的小伙子也不能去衣貌取人。”

媒婆侃侃道:“对,对,大哥说的对,我再说他的本事,大的很呢。跑广州,去深圳,做的都是大生意。十万八万,根本看不上眼。”

韩父道:“朝中的官多做不尽,天下的钱多赚不了,也还得讲个生财之道吧。”

媒婆道:“大哥说的有理……”

韩母道:“那就约个日子,来俺家和月儿见个面。”

媒婆满口答应道:“见个面,见个面,也得让你当爹娘的看看吗。那就三天以后吧。”

三天后,韩月在棉花地整枝拿叉,不声不响地劳作着,红日煴空,微风吹拂着大地。广阔的平原,茂盛的林木和庄稼却遮住了人们的视野。

“月儿,月儿”

韩月听得有人在呼唤他,她抬起头看去却是母亲,韩月从棉花地向地头走去。

韩月道:“娘”

韩母走到近前道:“月儿,快回家去。”

韩月问:“天还早哇,有什么事吗?”

韩母生气地:“两天前,我就给你说了。”

韩月明知故问道:“什么事?”

韩母有些气愤道:“死丫头,真会忘事。今天有人要来俺家和你相亲。”

韩月冷漠地:“娘,什么年代了,找对象谁还靠什么媒婆。”

韩母唬着脸道:“天上无云不下雨,地上无媒不成亲,我们是老诚的人家。”

韩月生硬地说:“我不去。”

韩母怒道:“你敢。”

韩月在母亲的胁迫下不得不同母亲走出棉花地。韩月母女回到了家门,推门而进,院子中停着一辆上海大天AB麦科特型电动车,这时于得水笑容满面地和媒婆从屋内迎了出来。韩母客套地:“大妹妹,要你久等了。”

媒婆哈哈大笑道:“月儿,姨我给你带来了小伙,你看看,在大韩庄可以说是顶呱呱的吧。”

这个小伙子他叫于得水,取香烟在手,热情地向韩母走来道:“姨,请抽烟。”

韩母惬意歉然地:“屋里说话。我不会用烟。”

韩月的目光没有半点注视到于得水,却投向这辆电瓶车上。冷漠的问:“这车你是从哪里买的,多少钱?”

于得水道:“是朋友送给我的,我不知道是什么价格。”

韩月无表情地笑了笑道:“你的朋友真大方,真慷慨能将三四千元的电动车送给你。你们的交情算是不薄。”

于得水侃侃而言:“我的那些朋友,都是大款,是我生意场上的搭档,手里有了钱才敢去大方,去慷慨。你看可好,送给你。”

韩月向电动车走去,她触景生情,喃喃道:“麦科特,上海大天AB型。”

于得水跟了上来道:“这是名牌,去看看,会骑自行车的就能骑电动车。”

韩月用手轻轻地抚摸着这辆电动车,无意中从车把中取出了一张发票,她视着这张发票,“张铁柱”三个字出现在他的面前张铁柱,韩月甚是吃惊地问:“嗯,我问你,你姓什么,叫什么名字?”

正是:

      以君子之心莫度小人,见小人不轨岂能放任。

 

韩月质问起于得水,于得水回答道:“于得水。”

韩月又问:“你的朋友可叫张铁柱?”

于得水摇摇头,韩月继续追问着:“你可认识一个名叫张铁柱的人?”

于得水又是摇摇头。韩月的情绪激动了,再问:“你不认识张铁柱,你可认识叫钱二的那个人?”

要问韩月如何知道抢劫她的贼子名叫钱二,那还是韩月遭遇伤害,张铁柱见义勇为,从陈三的口中知道的,当时张铁柱又说于韩月。

于得水不假思索地回答道:“认识,认识,他是我的朋友,车子就是他送的。”

韩月咬着牙一声吼道:“钱二,他是贼,你,你给我滚———”韩月说着便去墙边伸手抄起一把铁锨奋力向于得水打去。

媒婆急了眼,前来阻拦嚷道:“婚姻不成,看不上他,也不该去打人呐。”

韩母怒道:“月,月儿,你,你气死为娘了。”

韩父听到门外的吵闹声疾步出屋,嚷道:“给我住手!”

韩月哪里听得进去半句,奋举铁锨向于得水打去。怒不可遏,高声骂道:“姓于的,你和狼虎为群,你抢了我哥的车,这车是我哥的。”

韩父:“你哥?你哪的哥,只有一个弟弟还在军营里。”

韩月二目噙泪如凶神一般,手中操着铁锨,厉声斥道:“姓于的,你滚,你给我快滚!”

于得水哼了一声,不示软地:“别你娘的咋咋呼呼,看外表是只温顺的羊,其实是只凶恶的母老虎,并不是什么好东西,好,好,我于得水八辈子讨不上老婆也不要你个风流鬼。”

于得水前去推车被韩月拦住,喝道:“慢,车子不是你的。”

于得水白了韩月一眼道:“你,匪夷所思,太过分了吧。买卖不成人情在。你自然不答应我和你的婚事,为何耍赖我的电动车?”

韩月吼道:“电动车是我哥的,被贼人盗去,这是个赃车。好吧。我们去派出所,你交出盗车的贼首钱二。”

于得水恐怖不已地说:“车子,我不要了。”

韩月吼道:“也许我还不答应。”

于得水不软不硬地:“车子我不要了,还不行吗?”

韩月怒道:“你给我交出钱二来。”

于得水怒道:“你是谁,你凭什么要我交出钱二。”

于得水放浪形骸地走出韩家,媒婆却想大喊大闹,扯着嗓门叫啧着:“姓韩的,凭什么赖姓于的电动车?”

韩月目中凝着泪,一步步逼向媒婆,情出于怀地:“姨,我韩月对不起,不管你是何动机为了我的婚事,是费心了,我韩月谢谢你,可是?”

媒婆说:“话不说不明,木不钻不透,到底这车子?”

韩月解释道:“姨,这车子是张铁柱的。他购车的发票塞在车把,后来,他被歹人打了劫,今天我能甘愿知道他是贼,他是黑社会,再嫁给他吗。我可以断定他和那姓于的,不是好人。”

媒婆直气的跺脚捶胸道:“我,我,船头掉泪为得何(河)呢?”

韩月道:“大姨,请你走吧。”

正是:

      千里有缘能相会,对面无缘不相逢。

媒婆面上无光,怏怏不乐地走出韩家,于德水也溜之大吉。韩月推起电动车,欲要走出家门,被韩母拦住,忿恨地:“月,娘生你这个闺女,气死我了。”

韩月道:“娘,女儿我坐得直,行得正,没有丢老娘的脸。”

韩母唉声叹气道:“你,你,月儿,娘我……”

韩月道:“女儿也是无奈中的无奈,还有,娘,我问你,我明明知道,给我介绍的那个人是罪犯,他杀过人,或者贩过毒,放过火,犯有大罪,我也不能为了父母的一时脸面,把我的终生给赔上。”

韩母道:“车子是他朋友送的,就是坏,也坏在他的朋友身上。”

韩月道:“您说错了,能和狼睡在一个窝里,也不是一个好东西。”

韩母哭了,老泪横流,她为难地:“月,娘一辈子只生下你和你弟小奎,我和你爹快到一辈子从未做一丁点坏了良心的事。你别气死了我。”

韩月道:“娘,女儿我没有气你,可是,我的眼里可揉不了沙子哇。”

韩母怆然泪下,她哭咽地:“女儿哇,你要去哪里?”

韩月道:“娘,茅草山庄有位大哥,名叫张铁柱,他是好人,因为女儿,他的电动车才被贼人抢去,我要为他送去,才能了了女儿的一件心病。”

韩月推起电动车向门外走去。韩父气得颤颤抖抖,哀求地喊道:“月儿别给爹丢脸哇,爹今年五十八岁,丢不起这张老脸哇。”

韩月没有搭理,推着电动车走出家门。

一个人的高尚品德是他一生事业,婚姻的基础,掌握一个人首先人格是关键,不可以同恶人同流合污,衡量一个人,必须把握道德关。

韩月骑着电动车,在乡间的土公路上狂驰着,车轮下荡起团团的尘烟。路两旁的杨柳树擦肩而过。韩月驱车来到了茅草山,山下古老的村庄,不太整齐的民舍,一排排,一行行,街上的人陆陆续续。韩月在街头下了车。有数名男女青年从村中走出。韩月拦住了他们,礼貌地:“请问,张铁柱住在哪里?”

男青年甲向韩月看了看道“你找张铁柱?”

韩月回答道:“是的,我要找他。”

又一名男青年油腔滑调地:“张铁柱害病了。”

韩月大惊:“什么病?”

这名男青年道:“相思病,他的女人兰花要嫁给他近门的弟弟张铁梁,他又恼又气,支持不住了,倒下了。”

韩月惊讶地:“兰花和他吹了?”

女青年甲幸灾乐祸地说:“张铁柱没有这个命,要张铁梁,叫花子摔倒了捡到一块狗头金。”

女青年乙道:“明天就是兰花嫁张铁梁的喜日,张铁柱能不哭吗。有人说不见棺材不掉泪。张铁柱却是不见花轿不掉泪。”

男青年道:“是啊,多年的未婚妻吹了,嫁给别人他不恼,兰花真有意思 ,求人非得嫁到茅草山,非姓张的人家她不嫁,她是…”

女青年甲道:“她是在刺张铁柱的眼。”

女青年乙感叹地说:“这回张铁柱在茅草山算是丢尽了人。让我说……”

女青年乙问:“你说什么?”

这时走来一位中年妇女,她幸灾乐祸地说:“拔根什么毛上吊死了吧,省得丢人现眼。”

“哈哈……”

这群男女谈笑非非,可急坏了韩月,她吼道:“太不公道了,兰花,兰花,你过分,你太欺负人了。”

那位中年妇女用讽刺的口味道:“半路上杀了一个程咬金,你是谁?又给张铁柱打什么不平。我告诉你吧,张铁柱快到死的境地了,谁也为他争不回来这个面子,除非……”

韩月问:“除非什么?”

那位村妇道:“一个长得超得过兰花,求上门来,在明天嫁给张铁柱。”

韩月又问:“除此以外,别无良药?”

男青年甲问:“大姐你?”

韩月道:“我认识张铁柱,我也了解他的为人处世?只是……”

那位村妇抢口道道:“要说为人处世,张铁柱别无说处,可是他明天酸甜苦辣涩的五味瓶一齐向他倒来,我们还会担心他…….?”

韩月忧心忡忡地:“担心个什么?”

那位村妇在茅草山村也是个名人,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女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煽风点火,搬弄是非的好手,张万和的妻子,无人知道她是何氏之女,和嫂,和婶,和家媳妇就是她的姓名,张万和在茅草山村辈位比较高,水长船也高,因此和婶也便是她的名号,她又喋喋不休地演讲起来:“硬是个钢刀,软是绳,影影绰绰去跳井。够张铁柱去寻死得了。混蛋,太混蛋了……”

这几名男女青年扬长而去,韩月,木讷了,失神了。她推着电动车站在陌生的街头。苦苦地思索着,一阵强劲的风向她吹来,她有些颤抖了。最后还是咬咬牙,她挺住了身子。掉转车头,坚定地:“张铁柱,张铁柱,你因为我才丢掉了兰花的这颗大门牙,我韩月甘愿为你补上。”

这几名男女青年边走边回头地看着韩月。

男青年甲:“这个女子,好漂亮,比兰花高过一头哇。”

男青年乙:“是柱子的什么亲戚?”

和嫂笑嘻嘻地说:“看她心事重重,从她的眼睛里,我可以看出她的心思来。”

女青年乙:“能看出个什么来?”

和婶:“好像对柱子哥有点意思……”

韩月上了电动车,向村外驰去。

正是:

      风俗日趋于奢淫,靡所底止,安得有敦古朴之君子,力挽江河;

      人心日丧其廉耻,渐至消亡,安得有讲名节之大人,光争日月。

韩月眼泪飘飘驾车向前驰去,进了大街,她抬头看去,东西大街,十字街口,坐北朝南,有一新服装店,店面上醒目地写着:新婚服装。韩月将电动车扎在门外,抬步走进这家商店。女售货员热情地:“大姐,你好,想买……?”

韩月道:“我想买嫁衣。”

女售货员问:”你的对象呢?”

韩月苦涩地:“他……他没有来。”

女售货员道:“没有来,也好,我替你挑,保证让你满意。”

韩月道:“好,谢谢你。”

女售货员道:“量体裁衣,不过,我不知道你要什么颜色的。”

韩月:“嫁衣,以红色为主。”

女售货员介绍道:“有深红色的嫁衣,也有淡红色,有桃红色的,也有血红色的,不知大姐要挑哪个颜色的。”

韩月想了想道:“我就挑深红色的嫁衣。粉红色的婚纱……”

女售货员连声道:“好,好。”

韩月又来到鞭炮店将装了满满一蛇皮口袋的鞭炮,由一名售货员帮着抬出商店。

韩月十分疲惫地推着电动车走进了家门,韩母从屋里走了出来,劈头就问:“你走了大半天,做什么去了?你的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娘?”

又道说:

       是婚姻棒打不散,不是婚姻巧说不成。

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着分解。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小说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小说频道(www.juben108.com/xiaoshuo)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