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设为首页
全国小品剧本大赛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小说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养殖专业户小品剧本《惠农政策
感谢医护人员小品剧本(你的选择
关心学生身体健康小品剧本《吃
孝顺家风小品剧本(爸爸妈妈谢谢
护士医学类搞笑小品(孕前检查)
医院护士节演出搞笑小品剧本《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护士医学类搞笑小品(孕前检 4-26
农村精准扶贫搞笑小品剧本 4-24
端午节幽默爆笑喜剧小品剧 4-21
银行类快板小品台词剧本(A 4-19
宣传用气安全小品剧本《后 4-17
经典搞笑禁毒小品剧本《禁 4-15
家风家教音乐剧剧本(爸爸妈 4-14
计划生育二胎音乐剧剧本(婆 4-12
电力安全生产反违章作业情 4-7
中国银行年会幽默小品剧本 4-5
包子幽默爆笑小品(相亲也疯 4-3
二人简短搞笑双簧台词《我 3-31
急诊科的医闹小品剧本《和 3-29
小学生校园小品剧本(聪明的 3-27
如何识别小产权房和商品房 3-25
青春校园励志音乐剧剧本(望 3-24
关于母亲节搞笑的小品(孝顺 3-22
五四青年节爱国运动小品剧 3-20
积极向上的校园励志搞笑情 3-17
五一劳动节晚会节目小品剧 3-15
产科护士音乐剧剧本(孕前检 3-13
歌颂新农村建设题材三句半 3-10
有关清明节的多人小品(纪念 3-9
关于植树节的搞笑小品剧本 3-7
有关基层精准扶贫的的小品 2-27
银行晚会节目音乐剧剧本《 2-24
石油公司加油站方面的年会 2-21
315征婚诈骗小品剧本《征婚 2-18
三八妇女节宣传反家暴小品 2-15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小说 > 青春偶像小说 > 大学恋情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小说-青春偶像小说   会员:huilin3975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7/1/11 21:45:04     最新修改:2017/1/12 15:26:30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大学恋情
作者:吴亚慧

大学恋情

“毛家钦…毛家钦…有你家的信…毛家钦… … ”

“李大哥,送信过来啊!”

“哎!是家钦妈呀!这是你家毛家钦的信,还是大地方寄过来的呢!”

“是吗?给我吧,李大哥… … 哎呦,还是省城寄过来的呢,家钦就在家呢!谢谢李大哥了!”

“家钦妈,客气啥!你家家钦有出息,以后你可跟着享福了!”

“哈哈~别取笑我了,李大哥,到家里喝点茶水,歇歇脚吧。。。刚好家钦爸也在家。”

“不了,大妹子,我这还有隔壁村好几家的信没送完呢!”

“行!李大哥,那我就不留你了。”

“诶!行嘞!”

邮局的乡村快递员是一份最普通不过的职业,一辆二八跨梁自行车,两个报纸信兜,每天乡镇各村的为居民们送信送报。

“家钦,家钦,快起床了!有你的信。”毛家钦的妈妈是个非常勤劳的普通农家妇女,此时,已经日上三竿。

“嗯!知道了,妈。”在自己卧室的毛家钦声音略带懒散地回应着妈妈。

“知道了,就赶快起床,太阳都晒屁股了!”易初阳妈妈催促着。

卧室内,只见毛家钦伸着懒腰,穿着花裤杈子,赤裸着上身,趿拉着夹趾凉拖,开始了自己新一天的开始。

客厅的茶几上,放着今天的信,收件人“毛家钦”三个大字赫然醒目地在牛皮纸制的封面。

“妈,哪儿来的信啊?”起床后的毛家钦慵懒地说着。

“你拆开看看啊!听送信的说是从省城寄来的。”毛家钦妈妈正在庭院中摘菜施肥,准备着午饭。

毛家钦拆开信件,只见是一张白色的折叠的纸,是师范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啊!妈!妈!你快来看!我被录取了!”毛家钦兴奋地在在客厅跳脚。

“啥事啊?家钦,至于那么高兴~”毛家钦妈妈放下手中的工具,往客厅走去。

“妈!妈!您看~~您看!我被录取了!”毛家钦还是难掩内心地兴奋。

“我看看… … 呦!儿子,你被师范大学录取了,这是你的录取通知书啊。”毛家钦妈妈清洗完手后,接过毛家钦递过来的通知书。

“是啊,妈!我被录取了!”

“儿子,你最优秀!”

“妈!我一定好好学习,不辜负您对儿子的期望。”

“好!我儿子最优秀了,看看入学是哪号,妈给你准备准备。”

“嗯!”

转眼就到了大学新生入学的时候了,毛家钦满怀激情澎湃的心情来到了位于省城的师范大学校区,这个湖南小伙子如愿以偿地考上了自己梦寐以求的大学专业,开启了自己人生中的大学生涯。

毛家钦到达校区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找到自己所在的宿舍,并且结识了自己的几个室友李峰李桓兄弟俩、娄建。毛家钦到达宿舍的时候,只有娄建一个人早早地在宿舍,“嗨,你好,我是这个宿舍的毛家钦。”

“噢,毛家钦你好,来了!我是娄建。”在宿舍床上窝靠着玩Note的娄建和毛家钦打着招呼。

“呃!娄建同学,你好!”毛家钦有些腼腆。

“哦,你住那张床吧!听说剩下的两个人是同胞兄弟,那两张床就留给他们俩吧。”娄建指着自己上铺的空床位说。

“哦,好。”毛家钦看着上面的空床位,表示同意娄建的建议。

“Hello!everone !”毛家钦和娄建正说着,门口出现一对一模一样的人,异口同声地打着招呼。

“嗨!”毛家钦把自己的行李放在娄建上铺的位置,同这对栾胞室友打着招呼。

“我叫李峰。”

“我是李桓。”栾胞兄弟分别做着自我介绍。

“哦,李峰,李桓两兄弟吧?就剩下那个上下铺了,你们两兄弟商量着将就着睡吧。”娄建从Note屏幕上移开注意力,指着剩下的两个空床位说着。

“是啊。你们两兄弟就住同一上下铺吧,我叫毛家钦。”

“我叫娄建。”

“以后,我们就是同一个宿舍的室友了,我叫李峰,我是栾胞哥哥。”

“是啊,我叫李桓,我是栾胞弟弟。希望以后我们四个能够互帮互助,有情友爱。”

“这样,无规矩不成方圆,以后咱们宿舍我——娄建作为本宿舍宿舍长,主要掌管一舍的大事小情,生活帮助。”

“娄宿舍长,那你说以后咱们宿舍怎么治理啊?”李峰说。

“我说了,无规矩不成方圆,既然咱们宿舍成员都到齐了,我就来说说咱们宿舍的规矩,作为室友,我们有权利尊重每一位室友的私生活以及正常生活,人身安危。首先,每一位成员将自己的联系方式都到我这里留一下,每位室友必须洗脚、洁面后才能上床睡觉,保持室内整洁,养成良好的生活作息习惯是每个人人生重要的一步;其次,本宿舍不接受带异性进来,有女朋友的就别打在宿舍过夜的主意了;最后,最重要的一点,每周咱们宿舍必须全体室友AA制出去吃一顿,以达到联络室友感情为目的。”娄建将自己的Note放在床上,一本正经地说着,而其他三人也就很认真的听着。

“全体新生请注意!全体新生请注意!下午6点,在学校礼堂参加开学典礼!下午6点,在学校礼堂参加开学典礼!”此时,学校的大喇叭广播响起了全校性质的通知。

开学典礼是由校主席会的学哥学姐们专门为新生举办的联谊会性质的校内活动。开学典礼上,学哥学姐们一个个穿着礼服、形象绅士而时尚,很多学社也会趁此活动在校园内大招学员,例如灵异社,专门研究超自然现象和灵体;美食社,专门研究植物食材的烹饪价值和药用生活价值;时尚达人社,专门收集时下上流社会最时尚最流行的元素;民族青春社,是专门为校内的少数民族校友成立的,主要展现少数民族的风情和热情。

李峰和李桓兄弟俩来到开学典礼现场后,就跑到了美食社,眼巴巴地看着很多烹饪植物和食物在面前挑衅自己的味觉;而毛家钦则在现场闲逛着,偶尔看看舞台上热辣炫舞地学姐们、绅士幽默地学哥们一早为典礼准备的节目。

“接下来,欢迎我们的新生代表舞蹈节目《额吉》,由我们来自著名德令哈市的蒙古姑娘——陈宇表演!掌声欢迎!”舞台上,主持人报着节目。

“美丽的蒙古,我的家… … 我们的额吉最爱他… … ”来自蒙古独特地马头琴伴奏歌曲响彻在整个礼堂,只见舞台上出现一个女孩,身穿蒙古族民族特色礼服,在舞台的中央,摇曳地舞姿,带有独特地民族异域风情,深深地将毛家钦这位土生土长地湖南小伙吸引了。一曲很快就结束了,短短地几分钟,却让毛家钦奠基了他此后人生的转折。

“各位同学们,各位校友们,让我们再一次将热烈的掌声送给我们美丽地德令哈姑娘——陈宇!谢谢!谢谢你的表演!接下来,让我们继续欣赏民族歌曲《最炫民族风》,欢迎我们的演唱者凌苓!”主持人还在继续播报着节目单,但是此时的毛家钦已经无心去听,他的注意力都被美丽的德令哈姑娘吸引住了。

毛家钦跟随着陈宇来到了后台,只见后台还有很多等待着上台的演员们,“快快快!下一个就是你们了,群舞的,赶紧化妆,赶紧准备啊!”“哎呀!谁看见我的口红了!”“下一个节目谁的?下一个节目谁的?”后台紧锣密鼓地准备着台上的节目,根本也没有人在意到突然出现的毛家钦。在后台化妆间,毛家钦找到了刚刚下了节目地陈宇正在角落里的一个化妆台卸妆,“你是干嘛的?”从化妆镜中看到毛家钦的陈宇率先发问。

“哦,你好,我叫毛家钦,刚刚看到你表演的节目,就、就跟着进来了。”毛家钦被质问立马有些腼腆。

“哦,同学你好,这里是后台,没有节目的都不允许进来的哦。”陈宇一边说手边卸妆的动作一点也没有停下。

“哦,我只是过来,看看你。”毛家钦腼腆中略带羞涩得说。

“看我?我们认识吗?”陈宇说着已经将脸上的舞台妆卸了一大半。

“是啊,我是新生毛家钦,我们可以认识吗?”

“哦,好啊。毛家钦,你在外面等我一会儿吧,我把台服换下来。”

“哦,好的。你快些,我在外面等你。”毛家钦离开了后台化妆间,在礼堂外的门口等待约定好的陈宇。

“嗨!毛家钦。”换下台服的陈宇从礼堂走出来,向毛家钦打着招呼。

毛家钦听到身后有人喊自己的名字,回头一看,只见一个身穿粉色锦缎绣团金线金莲花及踝中长袍,中间一条嫩绿色宽腰带与整个长袍相呼应,脚穿坡跟粉色绸缎面凉鞋的女孩子向自己走来。

“哎!陈宇。”毛家钦从惊艳中回过神来,应着陈宇。

“走吧,我们一起去吃饭怎么样?”陈宇笑靥如花,甜美的笑容在白净的脸上突显出两个小酒窝。

“好,我请客,你喜欢吃什么?”毛家钦也很大方的说。

“我知道这附近有一家湖南特色菜餐厅,要不我们去那儿吃吧?”陈宇建议着,显然胸有成竹的样子。

“行!就去那儿了!”毛家钦也是个爽快的人。

“走!”两个人商量好后,就往校园外走去,拦了一辆出租车,载着两人到达想要去的目的地。

“你刚刚跳的舞真好看。”毛家钦衷心地说。

“是吗?只不过是在家乡经常跳的一段舞而已啦。”陈宇动听的嗓音再配合修长的身材,更让毛家钦坚信这个女孩太气质。

“你是哪个系的?”

“我美术系的,你呢?”

两人聊着天,车已经到达目的地了,毛家钦抢着付了车钱,两人下了车。

就这样,毛家钦和陈宇两个人在开学典礼上的相识,一直成为两个人最美好最纯洁的友谊,但是,只有毛家钦自己心里清楚,早在刚刚认识陈宇以后,他就在心底爱上了这个充满异域风情甜美可爱的民族女孩,转眼间,一个学期就快过去了,毛家钦的宿舍在宿舍长娄建地监管治理下,井井有条,是整个男生宿舍地榜样宿舍。

陈宇也因为开学典礼出色的节目演出而成为学校民族青春社的社长,经常会带领社友在学校主席会的领导中编排一些民族舞蹈、民族特色节目等。

“任时光匆匆流去~我只在乎你~心甘情愿感染你的气息~人生几何~”随着手机铃声的响起,毛家钦抓起旁边的手机按了接听键。

“喂?妈!”毛家钦合着双眼慵懒地说。

“喂,儿子啊,还没起床啊?你们学校快放假了吧?”电话另一端传来毛家钦妈妈慈祥的母性声音。

“嗯,妈,快了!怎么了?您有事啊?”

“噢,没啥事,妈就是想你了,一学期了,妈不给你打通电话,你也不知道给妈打一通电话。”

“我挺好的,妈。”

“妈知道你挺好的,妈跟你说,你以前的同学霍刚,现在在咱们这当副镇长嘞!前两天开这个小车上家找你来了,可出息着呢!”毛家钦妈妈在电话里絮叨着家里与毛家钦有关的事。

“您说什么?镇长?霍刚不是当兵去了吗?”这一消息绝对成了毛家钦生活中爆炸性的新闻。

“是啊,这不人家霍刚入伍征兵回来了,转业就当上了副镇长,主要是,人家当上了副镇长还没忘了你这个上学时一起玩的同学。”

“哦,行,我知道了,妈,我不在家,刚好您和爸有什么事,可以找霍刚帮衬着你们点,等我回去我再找他请他。”

“诶,行!你们同学感情好就行!妈就是跟你说声,你知道了就行了,没别的事,妈就先挂了,记得什么时候回来提前联系家里,我让你爸接你去。”

“行,妈!”

电话收了线,毛家钦嘟囔了一句“好小子,都当官了”,然后穿好衣服,叠好被子,洗漱完就离开了宿舍,路上路过校公告栏,围着很多同学在看什么,毛家钦挤进去一看,原来是今年的校优秀生成绩排名以及奖学金的公布,赫然“毛家钦”三个大字出现在公告栏第一位,奖学金20000元。

毛家钦看完这些,心情没有任何波澜,从棉袄兜里掏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喂,妈,我再有一个礼拜就能回去了。”寒暄了两句,挂掉了电话,毛家钦往青春民族社走去。

大学生涯其实是很悠闲的,一个学期就在放松中过去了,毛家钦以全校成绩第一的优异表现拿到了学校发放的奖学金,让本来就期待儿子的毛家钦家庭更增添了一份喜悦。

“你小子行啊!上个学比我这个镇长挣得还多!”霍刚在办公室里接待了毛家钦。

“那是自然,倒是你啊,当了官,比我这学生挣钱的机会不更多啊!”毛家钦坐在沙发上说。

这时,从门口进来一位胖脑肥肠地男人,“喝什么好茶哪!”

“诶,钱正你来的正好,你那个猪场的批文预计今年年底就能下来了,你作为咱们镇民支持国家畜牧业,我这个镇长绝对支持你!”霍刚看到进来的胖脑肥肠男人说。

“郑钱正,怎么还这么胖啊?有减肥茶,喝不?”毛家钦看到进来的男人不禁调侃道。

“我这不来了吗?什么茶都行,减肥茶最好。”郑钱正笑得合不拢嘴与这两位同学调侃着。

“你可别小看他,过了年,咱们就得叫人家是郑厂长了。”霍刚也笑的说。

“霍刚,我还得多谢你了,你办事我放心,审批就是快!”郑钱正说。

“咱们同学多少年了,就冲咱们一起玩到大的交情,你的事还不就是我的事。”霍刚说。

“你们这官场的事,我这个学生可真不懂 啊!”毛家钦看着两人客气来客气去地,不禁发声。

“就咱这大学生,刚刚在学校还赚了20000元奖学金回来呢!”霍刚笑着跟郑钱正说。

“嚯,可以啊家钦,上学还能赚钱,走!吃饭去咱们,你请客。”郑钱正气势磅礴地说,有一种不吃垮你不叫胖子的气概。

“行!这话我爱听,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就饿得慌!走,霍刚咱们吃饭去。”毛家钦说。

“行,要不叫上她俩一起吧。。。 。。。 ”霍刚建议说。

“随便,反正咱们不缺筷子啊!”毛家钦一副东家做主的气概之势。

“行,我联系她俩。”霍刚说,紧接着拨起了电话,“喂,含笑,叫上霖霖一起吃饭去,豪门庭院,毛家钦做东。”

“呦呵,小子回来了!怎么?发横财了?豪门庭院那么高档的地方。”

“有钱,你就来吧!”霍刚说。

“诶,老师病了,刚好小西也在这儿,要不要一起去啊?”电话那头含笑说。

“豪门庭院,不见不散。”

“行,我给霖霖打电话,收拾收拾马上就去。”

挂掉了电话,原本三个人的中餐变成了七人豪门宴,但是,咱们的毛家钦有钱!其实呢,吃到最后几个人都喝高了,这顿饭最后还是霍刚签的单。

“来来来,咱们干一个啊!”毛家钦还在邀酒,“为我们的同学友情干杯!为我们的友谊干杯!为我们的成功干杯!”

“我支持!”郑钱正也是喝得醉醺醺。

“还喝?再喝都回不去家了。”燕霖霖训着几个人酒鬼,自从初中毕业后,燕霖霖就辍学放弃了高等教育,在广东一家公司打工,这次是回家过年。

“干!我也支持你们!”作为含笑男朋友以及所有人老师的双重身份,林春也一起起着哄。

“你还支持他们干!你看看他们都喝成什么样了?还为人师表呢!”含笑温柔地数落着自己老师男朋友。

“为人师表怎么了?为人师表也是男人啊!”含章的老师男朋友林春借着酒意辩解着。

“我同意。”一直不爱言语地郭小西说话了,并率先将端起的酒杯一干为净。

“小西,当时在学校的时候,老师我就没看错你,你去医学院培训的事,老师我支持你!”说完,林春也一口将杯中酒干了。

其余的几个人也都陆续地将杯中酒干了个干净。

“含笑,好不容易咱们同学一聚,既然他们都干了,我也没什么理由不干,祝你和老师白头偕老,我也干了!”说完,燕霖霖一昂脖喝光了手中杯的酒。

“好吧,既然你们都干了,我也不能不干。”含笑酒杯说。

“笑笑,你不能喝酒。。。对身体不好。 ”含笑的老师男朋友林春劝着含笑,但是,说到嘴边的话还是晚了,含笑已经一昂头喝光了杯中酒。

这顿饭的结果就是,所有人都喝了个淋漓尽致,酩酊大醉。

当毛家钦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睡在一家小旅馆的单人床上,房间是二人间,另一张床上酣睡着郑钱正。

“诶?这是哪儿啊?”毛家钦锤着自己重如千斤的头,看了看另一张床还在酣睡如猪的郑钱正,开始翻找自己的手机。找到手机后,翻开通讯录,找到霍刚的名字,拨出去,电话接通了,正在等待接听… … “嘟… 嘟…嘟”

“喂?家钦,怎么了?”手机另一头响起霍刚的声音。

“什么情况?我怎么和郑钱正在一起?你去哪儿了?”毛家钦满肚子的酒精此时都换成了疑问。

“噢,你们现在所在的是燕霖霖的表姐开的一家小旅馆,先睡着吧!我一会儿就过去。”霍刚说。

“靠!喝断片了!郑钱正我俩咋进来的?”毛家钦还在说着,手机那头已经挂断了,“靠!挂得还挺快。”

挂掉电话后的毛家钦,看了看还在酣睡的郑钱正,想了想,刚才电话中,霍刚说一会儿过来,于是,就放下了手机,起身准备去卫生间洗漱上厕所,“卧靠,衣服被谁扒了?幸亏还剩条裤衩子给我。”就这样,洗漱完,毛家钦穿好衣服,就等着霍刚来了。

此时天已经黑了,墙上的时钟指针已经指向8点的位置,‘这个死霍刚,说了一会儿来,这都几个小时了。’毛家钦心想着,再看看郑钱正,还睡呢,还别说,这个郑钱正睡着的样子还真的像猪八戒呢!

“钱正,钱正,醒醒,醒醒。”等不耐烦的毛家钦准备将郑钱正叫醒,一起离开小旅馆,再去找霍刚。

“嗯?接着喝啊!”郑钱正似睡似醒间说着梦话。

“别喝了!喝断片了。。。快醒醒,猪场快要被酒灌塌了!”

“啊?什么?什么?”最终,郑钱正还是被自己的事业唤醒,醒醒酒,洗漱完后,正准备和毛家钦离开小旅馆,霍刚就来了。

“这么久才过来?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毛家钦看到姗姗来迟的霍刚说。

“是啊,霍刚,你怎么过来了,我和家钦正准备离开这儿呢!”郑钱正不明就里。

“哦,家钦给我打电话我就过来了,旅馆的钱我付过了,咱们随时都能走,霖霖给我来电话说,晚上接着聚,换场子了,歌舞飞扬,就等咱们过去呢!”霍刚说。

“呦呵!霖霖还给咱换场子了,走着咱们。”郑钱正听后喜不自胜。

这时,毛家钦的手机响起了,“喂?霖霖”

“家钦,霍刚到了吗?”

“哦,霍刚、郑钱正我们三个在一起呢!”

“你们三个赶紧过来吧!我们都在歌舞飞扬豪华包间,等着你们呢!含笑、林春老师、小西,都在呢!赶快过来啊!”说完,挂掉了电话。

“霖霖,打电话,叫咱们三个都过去呢!歌舞飞扬豪华包间。”毛家钦说。

“那就赶紧过去吧!”郑钱正憨憨地说。

“我开车过来的,从这儿到歌舞飞扬,十分钟就到。”霍刚说。

三个人离开了燕霖霖的表姐开的‘到家情’旅馆,跟随着霍刚上了一辆黑色捷达车。正如霍刚所说的,从车子行驶到到达目的地,仅仅用了十分钟。“哧!”霍刚一脚刹车将车停在了路边的黄色车位线内。

下车,锁车,三人器宇轩昂地走进镇上消费最高的KTV娱乐歌舞飞扬,在那个年代,歌舞飞扬的装修和装潢绝对比得上大城市的三星级水准。

“I have a pen,I have an apple,en ! applepen; I have a pen, I have a pineapple,en ! pineapplepen.applepen,pineapplepen,en!pen pineapple apple pen !”还没走进包房,就听到含笑温柔略带调皮可爱的声音在唱这首英文歌PPAP《笔菠萝苹果笔》。

霍刚三人推门进了包间,只见包间内几个人已经嗨翻天了,含笑站在中间的茶几上,唱着歌。

“嗨,这老师的女朋友就是不一样,这首英文歌唱得我都文盲了。”进门后的郑钱正拿起另外一只闲着的话筒调侃着茶几上边唱边跳的含笑,这时,已经唱完这首歌的含笑,顺手抄起一个苹果仍向郑钱正,刚好被郑钱正接个正着,拿在嘴边咬一口,然后窝在沙发上笑眼看着含笑。

“没有承诺~却被你抓的更紧~没有了你我的世界雨下不停~我付出一生的时间~想要忘记你~但是回忆回忆回忆~从我心里跳出来拥抱你~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我的寂寞逃不过你的眼睛~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你让我越来越不相信自己~”林春接过含笑的话筒唱着下一曲。

“肥正,你再调侃我,我就肥炖了你过年。。。”含笑举着小粉拳坐在林春的旁边警告着郑钱正,而刚好这样的警告,小粉拳被正在唱歌的林春握在大手掌中,摩擦溺爱。

哈哈哈哈,一旁的燕霖霖、郭小西、霍刚、郑钱正几个人都已经开怀大笑,显然场子被郑钱正和含笑的调侃嬉闹搞热了起来,再加上一个爱情至上的林春,整个画面充满违和感。

毛家钦和霍刚无暇加入他们的嬉闹中,坐在点歌台前挑选着自己喜爱的歌曲,只见毛家钦点了一首《过火》、霍刚则点了一首《大约在冬季》,歌单的前面还有一首粤语歌曲《喜欢你》,显然是燕霖霖点的。

毛家钦和霍刚两人点完歌后就坐在沙发上等着,郑钱正则在一旁啃着苹果,含笑显得极为兴奋,林春一边唱着,一边手舞足蹈;很快,一首歌就结束了,燕霖霖拿过郑钱正手里的话筒,当《喜欢你》的旋律响起,几个人都不由得屏住呼吸,洗耳恭听燕霖霖的演唱。

“细雨带风湿透黄昏的街道… … 喜欢你… 那可爱面容… 挽手说梦话… 像昨天… 你共我… … ”燕霖霖一开口,标准婉耳的粤语让所有人都震撼燕霖霖的粤语学得那么纯正。

“好听!我也来点一首”郑钱正率先带头为燕霖霖鼓掌喝彩,并走到点歌台前,挑选自己的歌曲,“你们喜欢听什么?哥可是中华大曲库。”

“吹吧。”燕霖霖笑着讽刺调侃着郑钱正。

“我吹什么?就是嘛!我就唱一首《我的未来不是梦》吧。”已经挑选完歌曲的郑钱正又回到了沙发上等待。

“怎么忍心怪你犯了错,是我给你自由过了火,让你更寂寞才会陷入感情漩涡,”毛家钦唱得动情竟让他响起了一别数天的陈宇,他在想,陈宇这个时候是否已经回到她位于北方的家乡?陈宇有没有想他?一别几天,连个电话和短信息也没有,是不是陈宇根本就没爱上他?陈宇的家乡将会是怎样的生活呢?来自北方的少数民族姑娘,充满着异域风情,充满着一种迷人的吸引人的气质。正想着,旁边的燕霖霖推了推自己,“哎!毛家钦,想什么呢?想得都出了神,歌词都错过几句没唱了。”

“啊?噢噢噢噢~是否对你承诺了太多~还是我原本给的就不够~你始终有千万种理由

~我一直都跟随你的感受~让你疯 让你去放纵~以为你 有天会感动… … ”毛家钦唱完了这首歌,紧接着就是霍刚点的《大约在冬季》

“轻轻的我将离开你~请将眼角的泪拭去~”霍刚充满磁性的声音响起在整个包间内。

“刚子这是要去哪儿啊!眼泪婆娑的还?哈哈哈哈~”含笑忍不住从燕霖霖手中拿过另一个话筒调侃道。

“别闹,我要去精忠报国。”霍刚趁着歌曲间歇,回应着含笑的调侃。

“哈哈哈哈”

“哈哈”

博得几个人一阵欢笑,“那我就点一首《那么爱你为什么》,我和笑笑一起合唱”林春说道。

“好!”毛家钦起哄道。

“诶?我说毛家钦,刚才你想什么呢?”燕霖霖看向毛家钦问道。

“没什么… ”毛家钦掩饰道。

“还不愿说是吧?!”燕霖霖的手段还是狠戾的。

“是啊,家钦,有心事?说出来,大家可以商量嘛”这时,刚好霍刚也唱完了,也加入了逼问战队。

“我的未来不是梦~”郑钱正开始鬼哭狼嚎起来。

“一看家钦的症状就是典型的相思病。”一直坐在角落里安静地郭小西说道。

“相思病?哈哈哈哈”燕霖霖无情地嘲笑着毛家钦。

“别笑,别笑,你没恋爱过吗?恋爱的人都会得一种叫做相思的病。”郭小西其实一直都很暗恋燕霖霖,只不过性格使然,让他变成了一个燕霖霖众多追求者的无名护花者。

“哈哈~你真逗~”此时,燕霖霖已经笑得停不下来。

“霖霖,什么事那么开心?”一直和林春你侬我侬的含笑被燕霖霖吸引。

“哈哈~没什么~毛家钦恋爱~相思~哈哈~”燕霖霖已经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嗯?哈哈~家钦恋爱了?”含笑也跟着燕霖霖一起笑。

“我说你们两个女生,有什么好笑的吗?”毛家钦说。

“哈哈~家钦你恋爱了?”含笑问道。

“是什么样的女生能够让我们的家钦得一种叫做相思的病呢?”燕霖霖也调侃着毛家钦。

“说了,你们也不知道。”毛家钦被问的有些脸红。

“噗~”霍刚一口饮料啤酒喷在了前方茶几上,“家钦,你真~恋爱了?”

“我的未来不是梦~我认真的过每一分钟~我的未来不是梦~我的心跟着希望在动~”郑钱正还在咆哮着这首代表他梦想,向梦想宣言的歌。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你们很奇怪诶?恋爱很好笑吗?”毛家钦一副无奈你们逆了天的表情。

“不好笑,不好笑,快说来听听,是什么样的女孩子俘获了我们毛家大公子的芳心。”还是霍刚说话有水准。

“我们是好奇,是啊~说来听听。”此时,含笑已经不跟着燕霖霖起哄地笑,恢复回自己温柔可人的性格。

“她是个很漂亮很漂亮的女孩子,来自北方,是个能歌善舞的蒙古姑娘”毛家钦似是喃喃自语地回忆着与陈宇初次相识的悸动。

“哇哦!还是来自Mongal国的异域民族女孩哦,毛家钦你很有眼光哦。”含笑说道。

“郭小西,你不点首歌吗?”燕霖霖扭过头对角落里的郭小西说道。

“好啊,《突然的自我》。”说着,郭小西走向点歌台。

这时,郑钱正也已经唱完了自己的歌,转头看着几个人的状况,“你们笑什么呢?”

“家钦恋爱了。”霍刚平静的说道。

“什么?恋爱了?刚恋的?”郑钱正一脸状况外的模样。

“哈哈~是啊,刚恋的。断背山两兄弟。”燕霖霖忍不住笑着调侃着几个人。

“去,别闹,人家纯爷们。”霍刚反驳着燕霖霖。

“哈哈哈哈。”把郑钱正惹得一阵笑,抓起茶几上一瓶啤酒,一屁股坐在燕霖霖旁边。

“家钦恋爱了,大学同学,北方蒙古国美女。”含笑温柔地解释着刚刚发生的状况。

“行啊,家钦,什么时候带回来,咱们看看。”郑钱正搞清楚什么情况后,和毛家钦说。

“八字没一撇的事,带什么带。”毛家钦被几个人调侃地内心很无语。

“你不会还没表白吧?”霍刚说。

“是啊,没有表白。”毛家钦如实的说。

“说说,哥们儿姐妹儿几个给你参谋参谋,出出点子。”郑钱正说。

“她叫陈宇,是我在学校开学典礼上认识的,来自北方青海省德令哈的蒙古族姑娘,有着漂亮的面庞、甜美的笑容、可爱的气质、修长的身材、动听的嗓音。。。这一个学期我们都一直在一起,像是恋人但是更像是好朋友。”毛家钦如实的说。

“德令哈可是个好地方。”林春说。

“你没表白吗?”霍刚说。

“我没表白,不知道怎么开口。”毛家钦说。

“德令哈,我也听说过,听说是个旅游名城呢,那里有很多古迹遗址。”霍刚说。

“嗯嗯嗯,我也很想认识这位来自异域他国的姑娘。”含笑抱着林春的一只胳膊撒娇道,林春爱溺地抚摸着含笑的头。

“毛家钦,要不你今年去德令哈过年得了,反正早晚都是蒙古家族的姑爷了。”燕霖霖一针见血的说着。

“离开你是傻是对是错~是看破是软弱~这结果是爱是恨或者是什么~如果是种解脱~怎么会还有眷恋在我心窝~”随着旋律地伴奏,含笑温柔甜美地嗓音开始唱起她和林春共同合唱的《那么爱你为什么》。

“诶,要不咱们今年完全可以趁着寒假假期一起去陈宇家做客嘛!德令哈可是旅游的好地方。”霍刚很赞成燕霖霖的观点,既然早晚的事,何不今年就去了呢?!

“我赞成。”郑钱正举起手说。

“我也不想在家过年,德令哈或许是个好去处。。。”燕霖霖也如实地说着。

“家钦,怎么样?我订几张大年初五的票,你跟你那个德令哈同学陈宇商量商量呢。”霍刚说。

“这样,合适吗?”毛家钦还有些犹豫。

“有什么不合适?相互之间多多交流,感情的增进也有助于你表白啊。”霍刚显然比他们大几岁,在处理事情上就显得成熟很多。

“我也赞成,在咱们家这块呆快20年了,我还没去过北方呢。”一向不爱言语的郭小西也赞成。

“你们商量什么呢?”唱完一曲的含笑赶快参与到话题中。

“我们商量着一起去德令哈旅游呢,你和林春老师去不去啊?”燕霖霖说。

“是那么Mongal国女孩的家乡吗?去去,我和大春老师也去。”含笑说。

“那好,就这么定了,和陈宇沟通的事情就交给家钦,我负责订票。”霍刚安排的井井有条,几个人就这样商定好了,大年正月的冬季德令哈之游。

当一众人离开歌舞飞扬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钟了,今年的湖南是个暖冬,还没有看到飘散的雪花,霍刚则担负起了将几个人安全护送到家的任务,同学相聚就到此结束了,距离过年还有倒计时两天。

 “家钦,去德令哈的火车票我已经订好了,大年初四的火车,7张票,早上9点的火车,别忘了。这两天你同学那儿你敲定。”大年三十的夜晚,家人都在电视机前看春节联欢晚会,在伴随着“噼里啪啦”地鞭炮声中,霍刚的电话将家钦换了另外一个‘频道’。

“行了,知道了。你通知到其他五个人吧,我还没联系陈宇呢,我一会儿联系她跟她说吧。”毛家钦回应着电话那头的霍刚。

“行,别忘了,初四早上的车票,早点起,我接你们去。”霍刚说完挂掉了电话。

毛家钦挂掉电话后,还在心里盘算着怎么和陈宇说呢,这回合适了,霍刚票都已经订好了,看来是一定以及肯定去的了,那不妨就直接和陈宇说,我们几个同学去她们德令哈旅游,刚好可以见到她。盘算到这里,毛家钦有了勇气拨通了陈宇的电话。

“嘟~嘟~嘟~嘟~”电话正在拨通中,但是随着等待音一声声的响起,毛家钦的心里就越来越紧张。

“喂?他塞努。”电话接通了,传来陈宇甜美而动听的声音。

“你好,是陈宇吗?我是毛家钦啊。”毛家钦说。

“哦,是毛家钦啊,你有什么事吗?”陈宇得知电话是毛家钦拨过来的,表示有些惊讶。

“也没什么事,这不过年了吗?我打电话问候问候你,诶?你刚刚说说的蒙语吗?”毛家钦想起电话刚刚接通时候陈宇说了一句自己没听明白的话。

“哦,你是说‘他塞努’?他塞努是我们蒙语你好的意思,不知道是你打过来的电话,所以,在家乡习惯的就说了家乡的语言。”陈宇解释道。

“哦,没什么,蒙语也很好听。用蒙语‘过年好’怎么说?”毛家钦成了现教版学生。

“赛音西讷乐步。”

“赛因西讷乐步。”毛家钦学着陈宇的发音,“是这样,陈宇,我有几个特别要好的初中同学,我们一起商议好了,今年正月去你所在的德令哈旅游,这不?我们对当地的民俗风情都不太了解,很希望你能替我们做向导。票都买好了,年初四早上的票,预计年初五中午我们就到达德令哈火车站了。”毛家钦如实的把事情和陈宇说。

“是这样啊,既然你们都已经做了决定,那我作为东道之主,也确实应该好好地迎接招待你们。”陈宇婉耳动听的声音从电话那一头传来,对于毛家钦来说,简直就是天籁之音。

“这么说,陈宇你答应了?好,我们年初五到了联系你。”毛家钦喜不自胜。

“家钦,家钦啊,你在和谁说话?快点吃年夜饭了。”客厅传来毛家钦妈妈的声音。

“哦,知道了,妈,我在和同学打电话呢,马上就过去了。”毛家钦回应着妈妈,接着对电话那头的陈宇说道,“陈宇,那咱们就这么说定了。赛音西讷乐步。”

“赛因吉雅图”

“赛因吉雅图又是什么?”

“好运。”

“好运。”

“拜拜。”

“拜拜,初五见。”

双方挂断了电话,毛家钦来到客厅,此时,客厅的年夜饭已经开始了。

“爸、妈,跟您说个事。”毛家钦在饭桌前找个座位坐下。

“啥事儿啊,儿子。”毛家钦妈妈说。

“我和霍刚还有其他几个初中同学商量好了,准备过完年去青海省海西州旅游,票都买好了,初四就走。”毛家钦端起面前的饭,一边吃一边说。

“啥?去哪儿?青海省?远不远?”毛家钦妈妈说。

“你放心吧,妈,出门有火车,再说,我们就是玩几天就回来了。”毛家钦安抚着一辈子都未离开过这个镇子的妈妈。

“他说去,就让他去吧,又不是什么小孩子了,过了年也是大小伙子了。”毛家钦爸爸发言。

“行,你爸同意你去,就去吧。”毛家钦妈妈看了看家钦爸爸后,和毛家钦说,并且为毛家钦的碗里添了菜。

“谢谢妈。”毛家钦西里呼噜地往嘴里扒拉着饭,他觉得这顿饭比往年都格外的香。

     大年初一,按照毛家钦家乡的习俗,要吃饺子,放鞭炮,吃过饺子后,小辈人要到长辈家拜年讨喜,大概一天都是这样过的。

     大年初二,婆媳家的媳妇就要回娘家,携夫牵子回娘家讨吉祥,联络感情,毛家钦也不例外,和爸爸妈妈一起去了位于另一个镇子的姥姥家。

     大年初三,是个足不出户,吃饺子,看春节联欢晚会重播的日子。

大年初四,一大早,霍刚就在毛家钦的家门口按响了汽车喇叭,毛家钦的妈妈出门去迎接,这么多年,家里还从来没来过开汽车的有钱亲戚呢!

“谁啊?… … 呦,是霍镇长啊,快,屋里坐。”毛家钦妈妈招呼着霍刚。

“家钦家婶子,不客气了,我是来找家钦的,他应该和您说了,我们今天去旅游的事儿吧。”霍刚从驾驶室里出来,和家钦妈妈说。

“哦,行,我给你叫他去。”家钦妈妈转身进了院门,往屋里走去,边走边叫着“家钦,家钦,霍刚霍镇长来找你了。”

“行了,知道了,妈。让他等我两分钟,我马上就好。”家钦从里屋嚷着。

“行,要不霍镇长进屋里喝点茶,等会儿家钦。”家钦妈妈停住脚步,转身对站在院门口的霍刚说。

“不了,家钦家婶子,我就在这儿等家钦吧,您忙您的吧。”霍刚说。

“行,那我就不客气了。我先忙去了,你跟家钦聊吧。”家钦妈妈说。

“诶。”霍刚倚靠在车门,觉着有些冷,就又钻进了车内,大约两三分钟的时间,家钦就收拾好了。

“妈,我去了。有事情打电话。”毛家钦和妈妈告着别。

“行,路上注意安全。”毛家钦妈妈说。

一行七人坐上了驶向青海省德令哈市的火车,开启了长达30个小时的火车旅途。燕霖霖和含笑两个女生买了很多的好吃的,有零食、有充饥的面包、泡面、火腿肠、杂志等;郑钱正带了扑克牌,邀请几个人一起玩斗地主,总之,整个旅途很轻松愉快!

“前方到达城市德令哈市,距离到站还有10分钟,请下车的旅客,带好自己的行李,小孩,以及贵重物品。”列车内响起了乘务员的声音,将几个人从酣睡中拯救。

“喂,快醒醒你们,马上到站了。”含笑被乘务员的报站惊醒,唤着几个人一起醒来。

“啊?这就到了?”郑钱正揉着惺忪的睡眼。

“哇哦,好大的雪。”燕霖霖睁开眼看向窗外,往上拉了拉盖在自己身上的棉袄,皑皑白雪封盖着德令哈附近的大地。

“额,这就到了。”毛家钦说。

“我们简单收拾收拾,一会儿就往门口走吧。。。”霍刚说。

德令哈的世界此时已经完全不像它的蒙古名字那样视为‘金色的世界’了,到处都是皑皑的白雪,冰封了大地,含笑、燕霖霖两个人不禁将自己身上的过冬装备包裹得再严实一些。

“毛家钦~”不远处的陈宇率先看到了来自南方的朋友,几个人听到喊声,下意识地回头看向声音发出的方向,只见一个身穿动物皮草坎肩、头戴皮草帽子的姑娘,在一辆吉普车旁边向他们招手。

“这就是我同学了,我们过去。”毛家钦召唤着其他几个人,七个人前后不一的走向不远处的吉普车。

“嗨,陈宇。”毛家钦同样热情地向陈宇打着招呼。

“先上车,看看我给你们安排的住的地方。”陈宇笑逐颜开地说。

几个人上了吉普车,虽然有点挤,但是从霍刚的捷达车就开始挤,已经挤习惯了,驾驶室坐着一位身穿传统蒙古服的中老年人。

“这是我的父亲乌塔瓦塔,你们可以称他为乌塔伯父。”陈宇热情的做着介绍。

“他那日塞努。”陈宇的父亲从后视镜往后看了看,说道。

“我的父亲在像你们问好。”陈宇做着翻译。

“伯父好。”“伯父”“乌塔伯父好”“伯父好”“乌塔伯父好”“伯父好”“伯父好“乌塔伯父好”几个人都彬彬有礼的向陈宇的父亲问好。

陈宇安排的地方有三个房间,含笑和林春一个房间,燕霖霖和陈宇一个房间,郑钱正、霍刚一个房间,毛家钦、郭小西一个房间,安顿好了以后,八个人就开始准备晚饭了,陈宇建议一起做一顿丰盛的晚餐。

几个人马上分工明确,有去附近超市采购食材的,有去厨房准备晚餐的,有在客厅看电视的。就这样,几个年龄相仿的年青人很快因为一顿晚餐而熟络起来,而陈宇的父亲乌塔瓦塔将他们送至住处就离开了。

到达德令哈的第二天,八个人就按照陈宇一早制定好的旅游路线开始观光属于德令哈的独特风貌。

德令哈市内,是几个人的首选旅游地点,因为挨不住临近边境地高原式寒冷,含笑和燕霖霖也在到达德令哈的当天,采购了当地的御寒佳品,皮草大衣、皮草帽子、皮草靴子等,并且也为每个男士都买了皮草坎肩和皮草大衣棉靴子,甚是暖和。

位于德令哈市区的巴音河,有德令哈“母亲河”之称,养育着世代居住在这里的各族人民,皑皑白雪和零下20℃的寒冷,早已将巴音河冰封,含笑显然很兴奋,拉着林春奔跑着要到巴音河冰面去滑冰。

紫金山天文台、外星人遗址位于德令哈市40公里外的白公山附近,依照陈宇说,下了大学,白公山肯定是进不去的了,所以,我们就开车去白公山附近的景点。霍刚在部队曾经练习过驾照,所以,霍刚替代了陈宇的父亲乌塔瓦塔成为驾驶员,吉普车成了他们去位于德令哈市40公里外的交通工具。

顺着盘山公路,一个多小时就到达了紫金山天文台,天文台主要配备有口径20厘米的折反射望远镜和口径60厘米的反光望远镜以及一些小型的仪器,该天文台始建于1934年。1937年,日军侵略南京,大批的天文工作者携带望远镜及主要部件逃离,剩下的仪器设备就全部遭到了破坏,建国后,逐渐恢复。而我们的天文工作者也在天文学星象上获得了重大发现和重要成就,紫金山天文台主要藏有古代一部分重要的天文仪器。

“我国的天文科研工作者真是伟大!”含笑由衷地赞叹。

林春宠溺地爱抚着含笑的肩胛,说道:“这还不算什么,咱们国家的天文工作者们还在创新研究,研究宇宙,研究天象,研究星体,并且已经编算出专属我们国家的《天文年历》。”

外星人遗址同样令人感到惊讶不已,不得不惊呼大自然的瑰丽和历史的遗迹。外星人遗址在当地非常有名,位于巴音河上托素湖的不远处山上的岩洞周围,其实说是外星人遗址,但是看不出有外星人的生存遗迹,只是,有一些类似于巧夺天工人类不可能完成的例如镶嵌在岩石内壁的铁管,毛家钦心想,早在干将莫邪的时期,人类就已经开始运用铁技术,所以,岩石壁内的铁管对于毛家钦来说,不足为奇。

外星人遗址是陈宇安排的一天中最后一个旅游景点了,原本以为他们会很惊奇,但是,毛家钦的分析,让陈宇不得不从心里认可毛家钦全校第一,并不是浪得虚名的。

根据陈宇提供的第二天的旅游计划,几个人商量了,决定直接去往景点所在地天峻县过夜,反正有车就是方便,商定好后,吉普车开始开往天峻县的方向,半路上加了油,就一路向目的地飞速行驶。

四个小时的驾驶,一行八人来到了藏族生活区天峻县城内已经是晚上7、8点钟,首先,是先要找到落脚住宿的地儿,90年代的天峻县生活还是与外界刚刚接轨的水平,招待所是唯一的落脚点,索性还是有的。

几个人分别开了四间房,吃过饭后,香香的酥油茶带着藏民特有的热情,没有太多过多的语言,八个人就各自回房间休息了,一觉睡到大天亮,太阳很耀眼地迎接着他们在天峻县的一日游。

洗漱、吃早饭,几个人和谐到像是一家人,出发的时候是早上7点钟。

天峻石经寺、天峻石林、卢山岩画、鲁芒洞、二郎洞,足足将天峻县绕了一个圆圈。

回到招待所,已经是晚上7点钟了,几个人累得不行,互相问候了,就各自回了各自的房间。毛家钦来到霍刚的房间,“家钦,你怎么来了?”霍刚问道,开了一天的车,又走了一天的路,霍刚也现出乏态。

“明天就是陈宇安排的旅游计划最后一站了,也就一个景点。我在想,咱们来这么一趟到底是为了什么?”毛家钦被这两天满满地行程安排,也着实累了一回。

“你说为什么?”霍刚说。

“我刚开始还知道是为什么,到现在我已经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了,明天游玩最后一个景点,人家也就将咱们一行收拾打包扔上火车,回家了。可是,总觉着空落落的。”毛家钦说。

“那你还想干啥?”郑钱正插嘴说,这两天把他也累得够呛。

“对啊!咱们的目的是来表白的啊,旅游只是个借口嘛!”霍刚恍然大悟道。

“可是,怎么表白吗?”毛家钦说。

“你这几天,就没有机会吗?”霍刚说。

“要不,你直接跟她说,你喜欢她,让她做你的女朋友,反正咱们都来了。”郑钱正说。

“那怎么好意思?这么突兀的说出口,万一人家不愿意,新的学期开学了我们怎么相处?如果被拒,到时候连普通朋友都没得做了。”毛家钦说。

“有道理。看来,这个表白,咱们还得策划策划。”霍刚若有所思的说。

“你们俩策划吧,我先洗洗睡了,累死了。”郑钱正说着,拿着浴袍进了卫生间。

“哎,家钦你看这样行不行… … ”霍刚想了想一本正经的走到毛家钦跟前耳语道。

“行!就这么定了。”毛家钦听后,高兴地肯定道。

贝壳梁位于德令哈的都兰县,是由贝壳和含有盐碱成分的泥沙凝结在一起,层层叠叠,堆积成山,说是山,其实是诗人写意的一种夸张;人们觉着,蜿蜒绵长的贝壳堆积,更像是脊梁,古海的脊梁,与柴达木盆地相互呼应形成堤坝;渐渐地,人们就将这里叫成贝壳梁了。

“你们第一次来我们海西州,对我们这儿的历史文化不了解,其实,如果暑假的时候,都兰县是我们德令哈最美丽的地方。”陈宇兴奋地说着。

“可以啊。”燕霖霖附和着陈宇,这几天她一直和陈宇一个房间,几天的相处,也让燕霖霖喜欢上了这个有着甜美的笑容,动听的嗓音,活泼的性格的蒙古族姑娘。

“好啊,好啊,今年夏天还让毛家钦带我们一起来。到时候,我们能骑着马驰骋在草原上。”含笑也显得非常兴奋,原本挽着林春的胳膊,说到动情的地方,不禁手舞足蹈模仿着骑马的绕套马杆的动作。

“可以哦,毛家钦。”陈宇看着毛家钦说道,目光深情,很期待约定的夏季还一起到德令哈的表情。

“好啊,夏天再说吧。”毛家钦腼腆地说。

“哎呀!其实,我们这次来得匆忙,本来就是毛家钦来向你表白的。”含笑嘴快地挑破了那层窗户纸。

“表白?”陈宇听着含笑说,不解地看向毛家钦。

“呃,呃,别听含笑胡说。”毛家钦顿时感觉脸红到了脖子根。

“什么我就瞎说嘛!本来就是。。。”含笑说。

“是啊,本来家钦还准备了,表白仪式,没想到被含笑说穿了,既然,都说开了,咱们也都是成年人了,何不谈谈呢?”霍刚在中间打着圆场,含笑吐了吐舌头。

“你能做毛家钦的女朋友吗?”燕霖霖很直接的说,让毛家钦更是无地自容了,“其实,毛家钦从开学典礼上就对你一见钟情了,只不过一直没有勇气表白而已。”

陈宇看向毛家钦,“真的吗?”

“嗯。其实.. . 我也想问问你,是否愿意成为我的女朋友。”原本和霍刚商量好的在饮料瓶上用文的方式表白,现在也变成了另外一种方式,毛家钦还是如实地表达自己的内心。

“你兜这么大圈子,又是旅游又是问候过年的,其实是表白这件事吗?”陈宇说道。

“是啊。”毛家钦说。

“那么很好,毛家钦,你听好了,我陈宇愿意成为你的女朋友。”蒙古姑娘的直爽和率真令所有人都惊讶得合不拢嘴。

“谢谢你,陈宇。”毛家钦说。

就这样,一行八人游玩完贝壳梁高高兴兴地回德令哈,收获了爱情的毛家钦情不自禁地笑容满面,整个氛围充满和谐,含笑也瞬间和陈宇熟络起来,聊美容、聊时尚,含笑最后还邀请陈宇也可以到湖南去游玩。

最后,一行七人在收获了爱情,收获了友谊,收获了陈宇送的家乡特产野牦牛干、酥油茶、奶干等,订了初十的返程票,踏上了归途。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小说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小说频道(www.juben108.com/xiaoshuo)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QQ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