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设为首页  | 手机剧本网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小说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酒店服务行业搞笑小品剧本《我
搞笑娱乐小品剧本《带女朋友回
小区小品(小区故事多)
过年搞笑小品剧本《合家团圆》
网络打假喜剧小品剧本《榜上有
十分钟的搞笑话剧剧本(相亲也疯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小区小品(小区故事多) 1-13
年会创意音乐剧题材(相亲也 1-11
关于煤炭的小品(和你在一起 1-9
公司年会创意节目搞笑小品 1-6
西游记搞笑小品剧本(唐僧师 1-4
施工工地项目部年会搞笑小 1-2
以爱国为主题的小品(爱国情 12-30
关于过年的小品剧本(合家团 12-28
市场营销实训小品剧本(营销 12-26
爆笑餐厅小品台词(最美餐厅 12-24
有关产品质量的小品(品质第 12-22
施工工人民工感人小品(爱在 12-20
银行年会创意节目晚会搞笑 12-19
年会关于加油站的小品(四季 12-17
年会搞笑小品(虾国趣事) 12-16
精准扶贫工作小品题材剧本 12-15
关于美食的小品(美食之旅) 12-13
中国银行情景剧剧本《中行 12-12
催人泪下的感人小品剧本(人 12-11
户籍民警音乐小品剧本(为人 12-10
元旦晚会搞笑小品剧本(团队 12-9
年会创意音乐剧题材(唐僧师 12-8
适合公司年会的音乐剧(营销 12-7
圣诞节笑破肚皮的超级搞笑 12-6
服务类年会小品剧本(优质服 12-5
关于民族团结情景剧剧本(爱 12-3
2017年公司员工年会爆笑创 12-3
公司文艺晚会创意节目小品 12-1
新手开车搞笑小品剧本(爱车 11-30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小说 > 涉案小说 > 桃花源
 
授权级别:普通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小说-涉案小说   会员:耿建gengjian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6-9-25 9:11:26     最新修改:2016-9-25 9:29:48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桃花源
作者:耿建

引子

战国时代。楚国江南。

流放途中的楚大夫屈原率同几名从人跋涉在山岭间。他们拨开齐腰深的茅草,弓着身子深一脚浅一脚地艰难前行。屈原突然被隐藏在草丛中的石头绊个趔趄,身旁的从人忙一把扶住:“大夫,慢些!”

好容易走出茅草地,众人纷纷坐倒歇息,屈原也在从人搀扶下坐在一块石头上,不住用袖子抹去额头的热汗。

正在这时密林中突然传来一声野兽的吼叫,众人慌忙站起,惊惶四顾。

伴随又一声撼人心魄的吼叫,一只身形矫健的花豹从林中纵跃而出。它站定身子,阴冷的目光缓缓扫过屈原一行人,被它瞧到的人个个身躯抖颤面色惨白。

正紧张时,一阵格格娇笑传入众人耳中,接着便见一位少女从林中走出,她身披薜荔腰束女萝,长发及肩眉目如画,对屈原等人微微一笑,径直走到花豹身前,亲热地抚抚它的顶门,然后撮指唿哨一声,引着花豹从容而去。

慢镜头:少女一蹦一跳,丰神飘逸娇憨无邪;屈原等人呆呆注视,目眩神驰惊为天人。

眼看一人一豹没入林莽之中,屈原方回过神来,询问身旁带路的土人:这是……

土人望着少女离去的方向喃喃道:“大夫,这是传说中的山鬼,半仙之体,通灵百兽……

屈原捻须沉呤:山鬼……

 

镜头出现屈原名篇《山鬼》字幕,并伴以深厚的男声朗诵:

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带女萝。

既含睇兮又宜笑,子慕予兮善窈窕。

乘赤豹兮从文狸,辛夷车兮结桂旗。

被石兰兮带杜衡,折芳馨兮遗所思。

 

 

 

 

东北村区一座偏远的林场。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在家门口劈着柴禾。

一位背着登山包的老者由远处阔步走来。

老者走到少年面前,问:孩子,有水吗?

少年答:有,您跟我来。

少年走进院子,压了几下压井,一股清泉由井嘴喷溅而出。老者将水壶接满,笑眯眯地说:孩子,谢谢你呀。

少年一边劈柴一边和坐在木墩上喝水的老者聊天。

少年:爷爷,您从哪儿来?

老者:南方,远着呢。孩子,跟你打听个事儿,飞虎山离这儿还有多远?

少年指指左边的山岭:那就是飞虎山。

老者:听说在飞虎山发现了一个与世隔绝的村庄,是真的吗?

少年摇摇头:没听说过。

 

屋子里少年一家和老者围坐在炕桌周围,桌上摆满了炒木耳炖蘑菇一应土产。

少年父亲给老者斟了一杯酒,说:什么与世隔绝的屯子,您是在网上看到的吧?现在网上净是这种瞎编乱造的东西。

老人:我这人别看岁数大了,就喜欢探险猎奇。找到当然好,找不到就当去山里耍了。

少年母亲:您在我家歇一晚,明早让孩子领您进山。

 

清晨的阳光透过树梢洒落在林间小道上,少年与老者一前一后缓步而行。

少年突然攀上一棵高大的松树,下来时手里抓着几颗状如宝塔的东西。他将东西递给老者:这是松塔,可好吃了。

老者含笑接过,在少年指点下扒出松塔中的松子放入口中细细品味。

少年在前面走着,突然脚下踩到什么东西,捡起一看,是一个边沿破损的陶瓷缸子。老者接过缸子仔细摩挲:果然有人在这儿居住。

两人继续向前走,耳畔听到一阵呼噜呼噜声。再行几步,前面现出一片宽阔地,几顶黄绿色的帆布帐篷错落其间,十几名衣衫褴褛的男子或立或坐,捧着粗碗吃得正香。

帆布帐篷内,老者和少年席地而坐,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坐在他们对面侃侃而谈:都是那些跑这儿旅游的小年轻起的哄,他们撞见我们,也没搞清到底咋回事,就到网上去瞎咧咧。其实我们都是山外的农民,农闲被人雇到林区采松塔,挣点儿零花钱。与世隔绝的村庄?可真能扯!

 

夕阳西下,少年家的院子中央支起一口铁锅,锅里用盐水烀着松塔。锅下的木柴烧得噼啪作响,火苗红艳艳的光芒在每个人脸上跳跃。

少年双手托着下巴问老者:爷爷,你为什么要找与世隔绝的村庄呀?

老者用木棍拨拨锅下的木柴,目光投向了远方……

 

 

马店村,西南某省一个偏僻的村庄。画面下方显示字幕:1975年。

小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一身草绿色旧军装的方晓梅领着一群孩子站在村口,不住向远处张望。

一辆马车冒雨驰来。方晓梅忙迎上去向赶车的袁野招呼:连着下了好几天雨,大家都怕你不来了。

袁野勒住马:上车。

方晓梅跳上车,袁野一甩鞭梢,马车向村里驶去。孩子们一边在车前车后乱跑一边欢呼:“看电影喽!”

 

村中央的打谷场上,高高吊起的幕布上正放映着电影《闪闪的红星》:潘冬子和宋大爹坐着木排顺江而下,与此同时扬声器传出高亢激昂的歌声:小小竹排江中游,巍巍青山两岸走……

幕布下面的村人和知青或披着雨衣或打着伞,一个个看得津津有味。

袁野站在“哒哒”作响的放映机后面,专注地观察着放映情况。方晓梅在旁边帮袁野打伞,目光不时飘向袁野英俊的面庞。

一双白袜子黑布鞋的脚站在袁野身后,镜头上扬,是一个身材苗条俊俏异常的年轻姑娘。

袁野觉察到身后有人,回头笑笑,姑娘也报以一笑。

方晓梅回过头来,望着那姑娘:桃花,有事吗?

桃花:我看看人家是怎么放电影的。

方晓梅一扬下巴:这可是技术活儿,难着呢。

袁野:没那么玄乎。好干,谁都能学会。

 

村广播室。方晓梅领着袁野推门进来。

方晓梅一边收拾床铺一边讲:我和队长说,人家大老远跑来给咱放电影,住的地方不能委屈了人家。这不,队长就把你安排在这儿了。

袁野感激地:谢谢你了。

方晓梅含情脉脉地望着袁野:别扯那些没用的,以后多来给我们放几场电影是正经。她从口袋里掏出两枚煮鸡蛋放在桌上:给你当夜宵。说完向袁野嫣然一笑,闪身出房。

 

雨依旧下个不停,听着窗外的雨声袁野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门外突然响起两下敲门声。袁野抬头问:谁呀?

外面女声答:是我,桃花。

袁野连忙穿好衣服下地开门。门外果然站着桃花,秀发由于沾了雨水稍显凌乱,却更增妩媚。

袁野目光充满询问:你……

桃花:袁同志,我想跟你商量个事儿。

袁野:进来说吧。

袁野拉亮电灯,两人对面而坐。

桃花:我想请你到我们村子放场电影。

袁野:你不是这村人?

桃花:我是桃林村的。

袁野:桃林村?咱公社好像没这村吧。

桃花:我们属另一公社。

袁野:啊,是这样。按规定我们放电影不能跨公社的。

桃花漂亮的大眼睛里都是恳求:我们村子太偏僻,从来没有放映员到我们那儿放过电影。乡亲们可想看呢。

袁野望望桃花,一抿嘴唇:行,我去。

 

第二天早晨袁野正忙着把机器搬上马车,方晓梅走过来:袁野,听说你要去桃花的村子放电影?

袁野一边干活一边答:嗯。

方晓梅:你别跟她去。这个桃花来路挺神秘的,她说她也是知青,到我们知青点来看同学,可我们这儿压根就没她说的那个人。

袁野对她的话并不在意:我都跟人家说好了。

方晓梅嘟着嘴不高兴地走开了。

 

一群男知青簇拥着桃花走过来。

桃花笑着说:这几天打扰你们了。

一名男知青:大家都是知青,客气啥?以后有功夫了就到我们这儿玩。

桃花坐上马车,袁野向人们招了招手,喝声:驾!马车启程上路。

方晓梅见马车走远了男知青们还在痴痴地望着,嗔道:瞧你们那傻样儿,魂都被人家勾走了!

一名男知青:自己心里不痛快,别拿我们撒气。

方晓梅:你咋知道我心里不痛快?

男知青:谁不知道你暗恋人家袁野,现在你一定特怕比你温柔比你漂亮的桃花把袁野抢走。

方晓梅嗔怒地挥拳追打男知青。男知青一边躲闪一边继续逗她:你马上去追还来得及,不然袁野可真成桃花的了。

方晓梅停止追打,若有所思地望向马车远去的方向。

 

 

车轮粼粼马蹄嗒嗒,望着雨后初晴的旖旎风光,桃花哼起了昨天电影里的歌曲:小小竹排江中游,巍巍青山两岸走……

袁野笑着打断她:你唱的调儿不对,应该这样唱,小小竹排江中游,巍巍青山两岸走……

桃花称赞:你唱得真好。

袁野:我放一遍电影听一回,都听了不下几十回了,当然会唱。其实这首歌是男声独唱,不适合你们姑娘家。

桃花:这两天我在知青点听她们唱,深夜花园里,四处静悄悄,树叶也不再沙沙响……你知道这首歌吗?

袁野:啊,那是苏联歌曲《莫斯科郊外的晚上》。你原来在城里没听过它?

桃花掩饰:我是本地的土知青,不像你们大城市的洋知青见多识广。

袁野:好,我教你。深夜花园里,四处静悄悄,树叶也不再沙沙响。夜色多么好,令人心神往,在这迷人的晚上……

桃花跟着他轻轻哼唱。

马车驶上山区的盘山公路。两人连推带拽帮助马匹将车拉上一段陡坡,袁野擦着汗问:还有多远?

桃花:快到了。

再向前走便进入了一片桃树林中,林中的道路越来越窄,最后只有一条凹凸不平的羊肠小路让马车勉强通行。

最后马车来到了一堵笔直的悬崖下,桃花指指上面:我们村就在悬崖顶上。

袁野惊异地仰头向上望:悬崖顶上?

桃花抓住一根顺崖而下的藤条用力扯了扯,很快上面放下一具绳梯,接着顺着绳梯爬下来几名年轻妇女。桃花吩咐她们:把车上的机器搬回村,把马照料好。

袁野随着桃花攀上绳梯,一点点向上爬去。爬到中途他向下一望,只觉一阵头晕目眩。前面的桃花看见了,笑着说:一直向上爬,别往下看。

终于接近崖顶,先已登顶的桃花伸手将袁野拉了上去。袁野举目四顾,但见样式古朴的房舍高低错落,鸡鸣犬吠炊烟袅袅,竟是好一派田园风光。

桃花领着袁野向村里走去。一路所见的妇女女童无不瞪大了眼睛看稀奇似的打量袁野。

袁野奇怪地问桃花:你们村子怎么不见男的?

桃花:公社修水利,男人都被抽调到工地去了。

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跑过来,一头扎进桃花怀里:姑姑,你出去这几天把我想死了!

她仰头望了望袁野:我该叫你叔叔,还是叫你姑父?

桃花面色绯红,一巴掌拍在小姑娘屁股上:小孩子别瞎说!

小姑娘嬉笑着跑开了。

桃花告诉袁野:她是我侄女桃叶,可调皮了。

一位举止干练的中年妇女含笑迎上来。

桃花给袁野介绍:这是我们村的妇女主任桃枝。

又向桃枝介绍袁野:这是来给咱们放电影的袁同志。

桃枝热情地和袁野握手:袁同志,欢迎欢迎。

 

月亮升起来,袁野架好幕布和机器,放的依旧是《闪闪的红星》。

这村子果然是第一次放电影,好多女人孩子凑到幕布前摸来摸去,嘴里念叨:这人都藏在哪儿了?看此情景袁野和桃花相视而笑。

电影放到一半,袁野对身旁的桃花说:你看着机器,我上趟厕所。

桃花手指一个方向:厕所在那儿。

袁野从厕所出来,经过一棵大树,见树枝上趴着一个孩子,眼睛朝向幕布的方向正瞧得入神。

袁野招呼:到跟前去看吧,这么远能看清楚吗?

孩子一回头,袁野看到竟是一张猴子样的毛脸!他受惊不小,不由惊叫出声。

桃花和几名妇女闻声跑过来:袁同志,怎么了?

袁野惊魂未定:我……好像看到一只猴子。

桃花和妇女们交换了一下眼神。桃花说:我们这儿的山里是有好多猴子。你没事吧?

袁野:没事。

 

清晨。袁野和桃花并肩漫步在桃林村的石板路上。

桃花:昨晚睡得还好吧?

袁野:山里夜静,空气又好,我一觉睡到天亮,梦也没做一个。

桃花一笑:我们去田野走走?

袁野:好。

两人出了村子,袁野放眼望去,才明白自己正处身于一片高山草甸之上。村人精心布局,一块块农田果园杂处于树林草场之间,眼看硕果盈枝稻花飘香,又是一个丰收的年景。

一团黄烟追风逐电般驰来,袁野见来者竟是一只体型硕大的花豹,不禁面露惧色。

桃花:别怕,它是我的好朋友。

花豹奔到桃花面前,亲热地用脑袋在桃花腿上蹭来蹭去。

桃花:它叫小花,乖着呢。

袁野和桃花在田野上漫步叙话,花豹小狗一样在他们身边奔来跑去。

走到草甸边缘,桃花指着对面的峰顶提议:咱们去那边逛逛?

袁野以为她在说笑,答道:除非咱们长了翅膀。

桃花一笑,撮指打了个响亮的口哨。哨声在天空久久回荡,很快天际出现两个黑点,黑点越来越大,最后袁野看清是两只巨雕。

巨雕在他们跟前落下。桃花对袁野说:你学着我做。接着张开双臂抱住巨雕颈项,身子趴在它的背上。

袁野有些犹豫,桃花鼓励他:上来吧,没事儿。

袁野壮胆学着桃花的样子也伏在另一只巨雕背上。

桃花又打了声口哨,两只巨雕腾空而起,带着他们向对面山峰滑翔而去。

巨雕安全着陆,两人从雕背上下来。袁野见这面的山顶虽不如桃林村广大,但奇山怪石亦别有风味,尤为难得是这里居然有一方地造天成的天池,池水清洌异常,水下的游鱼卵石清晰可见。

桃花:这是我们村子的天然浴场,下去洗一下吧。

袁野有些扭捏:咱们俩?

桃花一笑:我们村子的规矩,男人在西边,女人在东边。你在这边洗吧,我到东边去。

待桃花走远,袁野褪去长衣长裤,只余一条短裤,纵身跃入了水中。他搓洗了一会儿身体,偷眼望向东边,见桃花娇美的身影在水面上若隐若现,正在酣畅地游泳戏水。

轻风徐来,天池的水面荡起一圈圈涟漪。袁野和桃花坐在岸边的石头上歇息。

桃花理着尚还湿漉漉的头发,说:我从没去过大城市,你能不能给我讲讲,大城市是个什么样子?

袁野:大城市有公园、游乐场、电影院——不像咱们这样露天放电影,而是大家一起在屋里看,刮风下雨都不怕。

桃花神往地:真想去看看……

 

 

袁野和桃花回到桃花村,袁野走进自己住的屋子,见桃枝和一个姑娘正坐在椅子上等他。而那姑娘竟然是方晓梅。

看他进来,方晓梅高兴地从椅子上站起来:袁野!

袁野吃惊地:方晓梅,你怎么来了?

方晓梅瞧瞧尾随袁野进来的桃花:我不放心你,跟着车辙印一直追到悬崖底下。我大声喊你的名字,就有人顺着绳梯下来,把我接到了村里。

桃枝:来到我们这儿都是客。桃花,找个条件好点儿的房子安排晓梅姑娘住下。

桃花:好。

 

袁野和方晓梅正一同在袁野房间吃早饭,桃枝和桃花走了进来。

桃枝笑着问:怎么样?饭菜还可口吧?

袁野:挺好的。大姐,这两天多承你关照,我还要到别的村子放电影,吃完饭就走了。

桃枝:忙啥?我来就是跟你们说,今天是中秋,晚上我们村照例要祭月,祭完月还要对歌跳舞,可有意思了。听大姐的,你们多留一天,看过这场热闹再走。

方晓梅感兴趣地:那么多节目!

她碰碰袁野胳膊:不然咱们就再留一天?

桃花也劝:袁同志,留下吧。

袁野看看桃花,点了点头。

 

桃花村的街巷里,方晓梅一边走一边好奇地东张西望。

小姑娘桃叶怀抱着一只小动物迎面走来。方晓梅感兴趣地端详了一下小动物,说:这只小猫长得真逗人。伸手便去抚摸小动物的脑门。

桃叶将身子一躲:这不是小猫,是小老虎!

方晓梅一惊:小老虎?连忙倒退两步。

桃叶见她害怕的样子觉得有趣,故意将小老虎放在地上,笑着说:咬她,去咬她。

小老虎踩着碎步向方晓梅跑去,吓得她转身就跑。方晓梅慌不择路,见路边有栋古色古香的院落,忙一头钻了进去。

方晓梅见小老虎没有跟进来,松了口气。她四下打量,见整个院子一间正厅两间厦屋,雕栏画栋古柏森森,一派质朴庄严之象。

桃叶抱着小老虎气喘吁吁地跑进来:这是我们村的祀堂,不许外人进来,快出去!

方晓梅:出去就出去,有什么了不起!又回头环顾了一眼祀堂才跨出门去。

 

一轮皎洁的明月高挂天际,一张摆满瓜果的祭桌摆放在场地中央,村人依次跪拜祈福。

祭月结束,桃枝走到袁野跟前笑着说:对歌该是男女对唱,现在全村就你一个男子,村里的姑娘都在这儿,你想和谁唱就挑谁。

袁野的目光扫向身披薜荔腰束女萝的姑娘们,最后停留在了桃花身上。

姑娘们嬉笑着将桃花推到袁野面前。桃花向袁野嫣然一笑,轻启朱唇唱道:

我的心上人坐在我身旁,

偷偷看着我不声响。

我想开口讲,

不知怎么讲,

多少话儿记在心上。

我想开口讲,

不知怎么讲,

多少话儿记在心上。

姑娘们催促袁野:对啊,对啊!

袁野含笑唱道:

长夜快过去天色蒙蒙亮,

衷心祝福你好姑娘,

但愿从今后,

你我永不忘,

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但愿从今后,

你我永不忘,

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人群外的方晓梅瞧瞧袁野又看看桃花,满脸妒意。

 

对完歌桃花和姑娘们又拉着袁野环绕篝火跳起了舞蹈,袁野笨拙地学着她们的舞步纵情欢舞。

 

袁野余兴未尽地哼着歌回到自己屋子,刚要推门,门自己开了,方晓梅一脸怒容地站在门口:你怎么才回来?

屋子里方晓梅面容严肃地说:袁野,你不觉得这个桃林村很有问题吗?

袁野:什么问题?

方晓梅:第一,村里人说她们村的男人都修水利去了,可青壮年上工地,老弱病残也上工地?村里不会连一个老头儿和小男孩也没有吧。第二,现在上点年纪的女人都是从旧社会过来的,应该裹着小脚,可这村的女人不管老少全是大脚。还有最重要的一点,这么大村子居然没有党团组织,却有一个作为封建余孽的祠堂!

袁野回想在村里的所见所闻,点点头:确实挺奇怪的……

方晓梅:根据种种迹象我大胆推测,这个桃林村很可能是个隐藏在深山老林里的特务窝点,村里所有女人都是经过化妆的女特务!

袁野惊异:女特务?不会吧。

方晓梅:什么不会?同志,千万不能阶级斗争!

袁野:那咱们怎么办?

方晓梅:马上离开这里,向组织报告!

见袁野犹豫,方晓梅生气地说:你是被桃花那美女蛇迷住心窍了吧?趁她们不提防赶快走,晚了就走不脱了!

 

村边的悬崖上,袁野甩下绳梯,和方晓梅一前一后下了悬崖。

 

袁野屋前不远处的一棵树下,桃枝对桃花说:火候到了,你去吧。

桃花低头绞着手指。

桃枝:你把他带到村里来,不就为了这个?快点吧。

桃花慢腾腾地走到袁野屋前,正欲敲门,却发现门是虚掩着的。她推开门向里一看,回身向树下的桃枝喊道:姐,他偷偷走了!

 

一间四壁摆满线装书的屋子里,一位老者正秉烛夜读。桃枝急匆匆闯进来,报道:族长,不好了,袁野和方晓梅跑了!

族长抬起头来,竟是一张毛发遍布的猴脸:一定要把他们追回来!

 

袁野和方晓梅在桃树林里艰难跋涉,方晓梅停下脚步:我走不动了,歇会儿吧。

一阵杂沓的脚步声从后面传来,两人回头一看,一群满脸长毛的人追了上来。

方晓梅惊叫:桃林村怎么还有野人!

袁野拉起她就跑。跑出几十步,方晓梅就跄跄踉踉地跑不动了。

袁野见追兵愈来愈近,一把将方晓梅推进一丛茂草里:你在这儿藏着,我去引开他们。

袁野在树林里大步奔逃,却没提防脚下一截朽木,登时被绊了个跟头。后面的野人们一拥而上将他按在地上。

 

 

桃林村族长的书房。袁野神情忐忑地坐在椅子上。

族长走进书房,和蔼地说:小伙子,你受惊了。

袁野:你们是人还是鬼怪?打算把我怎么样?

族长笑着指指书架:看到我的藏书了吧,鬼怪会这么喜欢读书?放心吧,我们和你一样也是人,只是稍微有一点儿特别。

袁野:特别?

族长:对。小伙子,你愿意听听我们的故事吗?

袁野点点头。

族长:很久很久以前,在中原大地上生活着好多部族,其中有一个部族因为喜欢在住所附近广植桃树,所以被称作桃林族。

画面:一位桃林族妇女抱着全身是毛的婴儿,同样满脸长毛的婴儿父亲含笑过来逗弄婴儿,一家三口甜蜜温馨。

画外音:桃林族的的男人长相有点怪异,他们从一出生就遍体生毛,奇怪的是族里的女人却很正常。

画面:前面画面中的桃林族一家三口走在路上,一位外族母亲领着七八岁的儿子迎面走来。小男孩停下脚步好奇地打量桃林族男人,母亲将他拉到一边,低声说:没看见他们那怪样子吗?离他们远点儿。桃林族夫妻尴尬地目送外族母子走远。

画外音:因为男人的长相,周围部族的人背地里传说桃林族是妖孽,会给其他部族带来祸事,都不愿与他们交往。

鸦群在天空盘旋嘶鸣,地面到处是来不及收敛的尸体,一些亲属跪在尸身前哭泣。一个巫师向人们声嘶力竭地叫嚷:这场灾难是桃林族带来的,只有杀光他们才能消除瘟疫!

外族战士冲进桃林族的村落大砍大杀,无数桃林族人躺倒在血泊里。

残存的桃林族人向远方迁徙,疲惫地走过草原和荒漠。

桃林族人被一支彪悍的游牧部族驱赶,,看到他们落荒而逃,追兵们勒马狂笑。

桃林族人走进人迹罕至的莽莽群山。

议事厅里,桃林族的老人们围坐在一起。一名老人:咱们人数太少,又不能与外族通婚,新出生的孩子好多都有残疾,这不是个办法呀。

另一名老人:这样下去部族可就灭亡了。

众老人齐声慨叹。

一名长须老人:我有一个主意,咱们让族里年轻漂亮的姑娘走出去,把外面的小伙子引进村,等姑娘有了身孕,再把小伙子送走。

一老人不安地:这……合适吗?

长须老人:不这么做,还有别的出路吗?

众老人一片沉默。

 

族长从书架上取下一个卷轴,递给袁野:小伙子,你看这是什么?

袁野展开卷轴,原来是一幅古画。他仔细端详,只见画上画的是一位身披薜荔腰束女萝的女子,坐在水潭边顾影自怜,一只花豹温驯地卧在一旁。画侧题字:山鬼图。

袁野纳闷地:这画的明明是你们桃林族的姑娘,怎么叫山鬼?

族长:外面的人一直对我们心存误解。我们善于驯养野兽,女子出门为了安全往往带着虎豹。外面人见了觉得神奇,便把她们称为山鬼。至于像我这样满身是毛的男人,就被叫做野人了。

袁野:小伙子被引到村里,你们就不怕他们出去后把你们的事宣扬出去?

族长:我们的祖先传下来一种神奇的配方,小伙子离开前我们会把配方加在他的饭食里,他就把我们这里的一切都统统忘掉了。

袁野:哦,是这样。

 

袁野原来住的屋子。桃花端着托盘来给袁野送饭,她低垂着头把饭菜摆在桌上,转身欲走。

袁野抓住她的胳膊:你们族长把什么都跟我说了,我不怪你。

桃花眼圈一红:你真能原谅我?

袁野:我想问你件事,如果不是为部族繁衍后代,你还喜欢我吗?

桃花点了点头,袁野忘情地将她揽入怀中。

良久,桃花开口:你知道我在村里是做什么的?

袁野好奇地:做什么?

桃花调皮地一眨眼:跟我来。

袁野跟随桃花走进一间大屋,只见一排排木架上摆满了花盆,盆里栽种着各色奇花异草,姹紫嫣红美不胜收。

桃花:我从小就喜欢侍弄花儿草儿的,族长就让我管理村里的花房。

袁野由衷地:真不错,在外面这工作应该叫园艺师。

桃花:可惜这里的花品种不多。我真想多去一些地方见识更多的花草,可是族长从不让我走太远。

袁野:你们村的男人也常下山吗?

桃花摇头:他们出去不是被看成怪物就是被当作野人。村里好多男人一辈子都没离开过村子。

袁野沉默半晌,说:你带我去见族长,我有重要的事跟他们说。

 

密林里方晓梅艰难地觅路而行,一边走一边念诵领袖语录: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下定决心……

 

族长书房。袁野对族长侃侃而谈:现在是新社会,人们不会再像以往那样歧视你们,而是把你们当作在旧社会受苦受难的兄弟姐妹关心你们,帮助你们!我上学时学过生物学,你们这种男人全身长毛的现象应该是一种病,一种只有男性成员发病的遗传病。现在医学很发达,一定能把你们的病治好!

族长疑虑地问:你说的是真的?出去后大家不会把我们当成怪物?

袁野:我会把你们的情况汇报给政府。你们完全可以被视为新发现的少数民族,国家对少数民族优待得很,一定会妥善安置你们!说话的时候袁野慷慨激昂双目放光。

 

 

马店村大队部。村干部正在开会,方晓梅被一名女知青搀扶着走了进来,叫道:队长,我和袁野发现了一个特务窝点!

生产队长:什么?特务窝点?

方晓梅:对,那些特务阴险狡诈,还有一群野人作帮凶。袁野被他们抓住了,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您快派人去救他吧!

生产队长命令一旁的民兵连长:赶快集合队伍,出发去救袁野!

 

方晓梅被人搀扶着在前领路,民兵们提着步枪穿行在夜色中。民兵连长不住催促:快,快!

 

晨曦中的桃林村处于一片节日的气氛中,女人们忙着整理衣物,男人们收拾农具,孩子们欢天喜地乱叫乱嚷:下山喽!下山喽!

族长和桃花陪着袁野沿街走来。经过一家门口,见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正在帮母亲捆扎衣物。

桃花指着男孩笑着对袁野说:还认识这个孩子不?他就是你刚来那天晚上看到的小猴子。

袁野:趴在树上看电影的那个?喜爱地抚了抚孩子的头顶。

男孩忽闪着大眼睛问袁野:叔叔,是不是我们下山后就能经常看电影了?

袁野:没错。不仅能经常看电影,还可以到县城逛商店,逛市场,买许许多多好吃好玩的东西。

男孩扭头问族长:爷爷,是真的吗?

族长笑着点了点头。

男孩可爱的毛脸笑靥如花:太好了!

 

三人经过桃花哥哥家门口,桃叶看见桃花,撒娇地喊叫:姑姑,快来帮我收拾东西!”

桃花对族长和袁野 :那我去了?

族长含笑挥手:去吧。

 

族长和袁野继续信步而行。

两人走上村边的一座高坡,远望青山隐隐白云悠悠,族长说:袁野,你知道吗,千百年来你是第二个来到桃林村又未失忆的外人。

袁野:之前还有一个?

族长:那是一个捕鱼人,来到村里没几天就察觉出我们的破绽,偷偷逃走了。眼看行藏已露,没办法,我们只好马上搬家。这事还被一个叫陶渊明的大文豪写进了文章里。

袁野:捕鱼人……陶渊明……您说的是《桃花源记》?

族长点头:就是《桃花源记》。

袁野:可文章里说,桃花源人是为避秦时乱才隐居起来的。

族长抚须笑道:那是我们对捕鱼人撒的谎。捕鱼人也没说实话,他其实不是误入,而是被我们的姑娘引进去的。

袁野感慨地:原来桃花源中人就是你们!

族长:陶渊明先生写这篇文章,不过是借捕鱼人这半真半假的故事一抒胸中的块垒。说起来也有意思,外面许多人羡慕桃花源中的生活,我们桃花源人想出去却不能。

袁野满怀激情地:从今天开始,桃花源人就要走出深山拥抱世界了!

族长眉宇间似喜还忧:但愿如你所说,外面的世界真的已有了接纳我们的胸怀。

 

村边的悬崖下,民兵们隐蔽在草丛里。方晓梅向崖上大声喊:你们不是要抓我吗?来呀,我自己送上门了!

喊了几声,一具绳梯甩了下来,接着顺绳梯爬下来两名女子。女子脚一落地,两个民兵一跃而起,将她们按倒制服。

民兵连长一挥手:上!民兵们鱼贯爬上绳梯。

上了悬崖的民兵们猛虎下山般冲向村子,正好撞见三名桃林村的男村民。猝不及防的男村民一个被民兵用枪托击倒,另两个转身就逃。他们跑到一处农舍前,抄起铁锹锄头转身与民兵搏斗。两个男村民骁勇异常,竟打得民兵们连连后退。

一个民兵向民兵连长请示:连长,开枪吧。

民兵连长:轻易不要伤人命。

民兵:野人,又是特务的帮凶,打死几个有什么要紧?

民兵边长一咬牙:开火!

一颗子弹从枪膛呼啸而出,一名男村民应声倒地。跟着其他几支半自动步枪也同时开火,另一名男村民也倒在血泊中。

民兵们杀进村里,原本安静祥和的桃林村哭声喊声乱成一片。奋起抵抗的村民或者被子弹射死,或者被枪托砸倒。前面画面出现过的小男孩妈妈满脸是血瘫倒在墙边,小男孩抱着她大声哭喊:妈妈!妈妈!

袁野奔过来一把抓住民兵连长的胳膊,叫道:你们为什么杀他们?他们都是好人呀!

方晓梅在旁说:什么好人?一群女特务和人不人猴不猴的怪物!别理他,他是被女特务灌了迷魂汤!

民兵连长命令:把这家伙拖走!

两名民兵冲上前,不顾袁野的反抗将他强行带走。

被鲜血刺激得无比亢奋的民兵连长大喊:同志们,立功的时候到了,将这些狗特务彻底消灭!

一个民兵挥起枪托向桃花砸去,只听一声吼叫,花豹凌空扑到,一下将民兵扑翻。花豹张开血盆大口咬向民兵,桃花忙阻止:小花,不要!

花豹放开民兵,不料不远处另一名民兵已举枪瞄准了它,一声枪响后花豹躺倒在地。

桃花扑过去托起花豹的脑袋,连叫:小花,小花!

花豹依恋地望了她一眼闭上了眼睛。

开枪的民兵举起枪杆向桃花当头砸下,桃花连忙一躲,枪杆打在她的肩膀上。民兵要砸第二下时,旁边一个受伤的男村民滚过来,死死抱住民兵的双腿,向桃花叫道:快跑!

桃花忍痛爬起来,跑出不远回头望向男村民。男村民嘶声喊道:快跑啊!

被抱住双腿的民兵挣脱不开,抬枪抵住男村民的后背,只听一声轰响,男村民嘴中喷出一口鲜血,手臂慢慢松开。

 

桃枝和一个男村民被几个民兵逼到了墙角。男村民将桃枝护在身后,作势要与民兵们拼命。一个民兵鄙夷地一勾扳机,男村民捂着流血的胸膛缓缓倒下。桃枝大叫:我和你们拼了!扑向民兵们。几杆枪托一起砸下,浑身是血的桃枝慢慢倒在了男村民身边。

 

一群男村民手执棍棒守住一条小路的路口,虽不断有人倒下,其他人依旧拼死不退。

小路的尽头是一个通向山下的隐秘的山洞,族长正组织残存的女人孩子依次钻入洞口。

轮到桃花了,但她并未急于钻进去,抬头四处张望,似在等待什么人。

族长催促:快走吧,晚了那帮家伙就来了。

桃花眼睛突然一亮——袁野从远处跌跌撞撞跑了过来。袁野问族长和桃花:你们去哪儿呀?

族长神色黯然:先逃出去再说吧。孩子,看来事情不像你说的那样。

袁野痛楚地低下头:对不起。

族长:哪能怪你呢?我看得出你是个好人,真心想帮我们……看来,外面的世界还是容不下我们呀。

袁野握住桃花的手:以后我们还能见面吗?

桃花望着袁野,两行珠泪缓缓流下:但愿从今后,你我永不忘……

袁野也是双目含泪:但愿从今后,你们永不忘……

族长:桃花,快走吧。

桃花最后望了一眼袁野,钻入了洞口。

 

 

飞虎山下的小院。

少年父亲怀疑地:又是山鬼又是野人的,老先生,您说的是真的吗?

少年母亲白了丈夫一眼,问袁野:您以后再见过桃花吗?

袁野摇了摇头:和桃花分手不久,我就随着知青返程的大潮回了城。回城后我一直一个人生活,直到退休。这些年只要有闲暇,我就去深山老林四处寻找。我相信桃花和她的族人依旧生活在某个人迹罕至的地方,有一天我一定能找到她们!

 

清晨,袁野挥手和少年一家告别,走向来时的小路。

《莫斯科的郊外》的音乐响起,袁野的目光逐渐迷离起来。

一只花豹从路边的树林中跳出,跟着走出了身披薜荔腰束女萝的桃花。袁野向她跑去,奔跑中渐渐幻化为年轻时的模样。年轻的袁野跑到桃花面前,两人相视而笑。他们牵起手,欢笑着走向鲜花盛开的桃林,花豹在他们身边小狗一样地蹦跳着……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小说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小说频道(www.juben108.com/xiaoshuo)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QQ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