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聘网站编辑、软文新闻稿写手、主持人、礼仪接待服务员
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小说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重点推荐剧本
传播正能量搞笑小品剧本《不信谣
外婆和外孙女之間情感故事小品剧
关于深入推进医养结合康復发展工
幸福家庭生活题材搞笑小品《生日
银行演出搞笑穿越剧《财源滚滚》
工程安全题材搞笑小品《安全底线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关于深入推进医养结合康復发展工作
315消费者权益保护小品剧本(诚信为
三八妇女节女性题材相声剧本(谁说女
建党100周年剧本,以建党百年为主题
适合情人节表演超搞笑小品剧本《原
关于元宵节的小品搞笑小品,汤圆剧本
史上最搞笑小品笑死人的爆笑小品剧
回家投资创业小品剧本《不忘初心回
新冠疫情背后的感人故事小品剧本《
2021年最有创意的公司年会节目搞笑
安全用气宣传搞笑情景剧剧本《燃气
公司部门经理小品剧本《公司好经理
回家过年小品台词,过年回家题材的小
疫情期间保险客户担心理赔难的情景
适合在公司年会说的相声,年会相声剧
保险公司管理销售人员感人事迹音乐
冬至音乐舞台剧剧本《相遇在冬至》
房地产公司新进销售员情景剧剧本《
最适合所有企业公司年会表演的音乐
农村宅基地使用纠纷小品剧本《我的
小学校园禁毒防艾小品《禁毒防艾从
校园防疫小品,疫情防控小品剧本《默
关于银行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情景剧剧
反映教师生活的小品,适合教师演的小
抗疫复工复产政策宣传小品剧本《善
有关疫情的感人故事剧本,疫情防控的
公司年会励志情景剧剧本《公司好经
公司年会音乐剧剧本《公司好经理》
帮扶办帮助农民卖土特产的小品剧本
银行大堂营销的小品,银行规范化服务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小说 > 其他小说 > 问题少年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小说-其他小说   会员:心想事成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21/1/31 18:38:10     最新修改:2021/2/1 16:59:15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小说名:《问题少年》
(原创剧本网)作者:天线
    问题少年

    人物介绍

    周龙:个子不高,骨瘦如柴,说话不太利索,很难与人交流,小时候因发高烧没有及时治疗,引起的小儿麻痹并发症,肢体残疾,在学校任职临时工-看门员,月薪很低。

    周龙的老婆(唐红):个子很矮,腿粗腰圆。没什么文化知识,但是口算不错,靠贩卖蔬菜为生,生意时好时坏,生意好时,一天赚20多块钱,生意惨淡时,一天亏10多块钱。

    整个家庭收入微薄,养活各自都是个问题,更何况需要养育两个小孩,生活压力大,两人经常为了柴米油盐的事情争吵。

    为了生活,他们起早贪黑地拼命地赚钱,无暇顾及两个小孩。

    那个年代的父母一致认准“棍棒底下出孝子,不打不成材”这个理,孩子不听话,总免不了一顿痛打痛骂。

    周龙的大女儿(周敏):乖巧懂事,品学兼优,每逢假期都会跑去菜市场帮母亲卖菜,备受夸赞。

    周龙的小儿子(周光):很叛逆,目无尊长,打架,偷东西,玩游戏,样样在行,整天惹事生非,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备受斥责,

    第一章

    偷钱(上)

    夕阳西下,月亮冉冉升起,繁星布满天空。万家灯火,人们生动地演绎着自家的故事,有人欢喜有人忧。

    1998年秋,凉风习习,南方的气候很干燥,人的皮肤也变得容易干燥,起皮。

    傍晚时分,周敏拿起桌子上的镜子和梳子,对着镜子梳头,无意间发现脸上有好几处泛白,用手摸了摸,没什么感觉,接着拿着镜子拿近看了看,起皮了,大叫了一声“啊,我的脸怎么又起皮了?”。周敏生性爱美,脸上起皮这种事,她岂能容忍?

    周敏拿着镜子慌慌忙忙地跑到妈妈的房间,连喊了2声:“妈妈,妈妈。”

    唐红闻声,停下手中的针线活,抬头看着周敏,诧异道:“怎么了?”

    周敏走到妈妈身边,坐在妈妈床上的左边,周敏用手指着脸上起皮的地方,焦虑地对着妈妈说:“妈妈,你看,我的皮肤好干燥,又起皮了,这样好丑哦,有什么药膏擦一下吗?”

    唐红看着如此爱美的女儿跟自己倒是很相像,唐红弯下右手食指在周敏的鼻子上划了一下,笑了笑说:“你呀,整天就知道照镜子臭美。”

    周敏有些淘气地反驳道:“你不也爱美吗?所以我们都一样的。”

    唐红笑了笑,把大腿上放着的半成品毛衣和织针放在左边床上,起身走到柜子前,拉开抽屉,拿出了一款“爆擦灵”滋润霜。

    周敏将镜子放在床上,跳下床走到妈妈身边,接过妈妈手上拿着的 “爆擦灵”滋润霜,左右掂量许久,好奇地问道:“妈妈,这东西真的可以治好脱皮?”

    唐红走回床边坐下拿起毛衣和织针,边织毛衣边说:“你妈妈我经常用的,还能有错?”

    周敏想验证一下效果,凑近唐红的脸仔细端详:“是诶,妈妈你的皮肤好好哦,都没起皮,这么神奇吗?”接着爬上床,在床边坐下。

    唐红停下手中的针线活,认真地回答:“是的,没用这个之前跟你现在一样严重。这款滋润霜对皮肤爆裂和脱皮现象还是相当有效果的。”

    周敏听妈妈说得这么地好,小手迫不及待地在盖子上拧了几下,手比较小,拧起来比较费劲,过了好一会儿,终于拧开了,周敏闻香味开心地说道:“好香。” 凑近闻了闻,用手沾了点涂在手上,很舒服的感觉。

    接着小心翼翼地用小食指沾了一些抹到脸上,生怕掉在地上了,迅速拧好盖子,把它放在床上,左手拿起镜子照着脸上,右手不停地在脸上来回抹均匀。

    不一会皮肤就变得水润了很多,周敏拿起床边的镜子,看到脸上的变化,激动地大叫:“啊……真的太神奇诶啦。”

    唐红正认真地织着毛衣,突然听到这么高分贝的叫声,身子一颤,手抖了抖,愣了愣神,唐红停下手中的针线活说道:“哎呦,阿敏,你吓到我了,瞧你激动那样。”

    周敏放下镜子,两只小手边拽着妈妈的手左右摇了几下,边道歉道:“妈妈,对不起哦,我,我,我 真的太高兴了,一时没控制住。妈妈,你看看我脸上,涂了这个真的好多了,很滋润呢。”

    唐红溺爱地看着周敏的小脸蛋说:“那当然了,这瓶你先拿去用,我回头再买一瓶自已用,记住每天早晚坚持使用效果更好。”

    周敏跳下床,拿起刚放在床上的镜子和滋润霜笑着说:“谢谢妈妈,我知道了,妈妈,那我先回房写作业了。”

    唐红:“好,那你去吧。”接着底下头忙起针线活。

    周敏刚走出妈妈的房门,突然停住了脚步,转过身子倚靠在妈妈的房门歪着头问到:“对了,妈妈,这个东西贵吗?”周敏用的所有东西都担心贵,生怕给妈妈增加负担,所以吃的穿的用的都很谨慎。

    唐红停下了手中的针线活,抬头看了看周敏,看出周敏的顾虑,和蔼可亲地说道:“很便宜的,再说贵的东西妈妈也买不起呀。”

    妈妈都这么说了,这回可以放心用了,高兴地夸赞道:“真是好东西,那我就不客气了。”接着,亲了一口滋润霜的瓶身,兴高采烈地走回自己的房间。

    唐红看着俏皮又懂事的女儿,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唐红放下手上的针线活,走到客厅看了一下破旧的时钟,时钟刚好指向9点,接着走回房间坐在床边上,从裤兜里掏出一叠钱(全是旧版人民币)放在床上准备数钱。

    垫在最底下的是大额人民币,最面上的是最小额人民币:最底下是100元, 100元的面上是50元,紧接着是20元,10元,5元,2元,1元,5角,2角,1角,整齐有序地叠放在一起。

    唐红拿起放在最上面的几十张1角钱,边数边念:“1.2.3.4.5.6……”数到第十张的时候,拿出一张1角钱对折,用来固定另外9张1角钱,10张凑整就是1元,唐红习惯了用这种方法计数。接着数2角的,5角的……20元数数5张,对折一张包住另外4张,凑100元整。

    唐红数完钱,认真地回忆今早带了多少钱拿菜和找零,心里计算了一下,嘴里嘀咕着:“今天还不错,赚了23块钱。”

    她小心翼翼地把今天卖菜赚的23块钱装进左边裤兜里,起身走到衣柜前,从右边裤兜里掏出一把钥匙打开衣柜门,拉开衣柜里面的小抽屉,再从左边裤兜掏出23块钱放到抽屉里的一个透明塑料袋里,用手卷了几下,放回小抽屉内,锁上衣柜。

    接着把刚才放在床上的那些要拿菜的钱和找零的钱放进一件准备第二天穿的黑色长裤的裤兜里,挂在门上的钉子上,忙完每天必须做的数钱工作之后,也是时候洗澡休息了,明天还得早起去拿菜,她收拾了一套粉色棉睡衣走出房门,准备洗澡。

    这时,周光从自己的房间走出来,恰巧看到妈妈拿着衣服走去浴室,周光趁机偷偷溜进妈妈的房间,从妈妈第二天要穿的长裤裤兜里抽走了100块钱。

    夜色渐渐退去,天微微亮,时钟正指向了5点30分,唐红起床洗漱完后,骑着自行车冲冲忙忙地赶去菜市场拿货。

    唐红简单洗漱后,换上昨晚放钱的那条黑色长裤和一件单薄的粉色长袖衫和一件玫红色外套,左手开门,右手提着菜篮子(菜篮子里装着几捆红色塑料袋和一把跎秤)和洗菜桶(洗菜桶里装着几块透明的大塑料袋,垫在地上摆摊用的)走出大门,再用左手轻轻把门带上。

    接着把菜篮子和洗菜桶分别挂在单车羊头上,也就是把手内侧,从裤兜里掏出钥匙开自行车的车锁,将单车倒推出楼梯间。

    那是一辆老式自行车,车座椅与车头之间有一条长长的横杠连接着,唐红个子很矮,自行车座椅相对比较高,唐红习惯性地边推着车,边用左脚蹬几下自行车脚踏,待车平稳之后,找准时机,将右腿跨过车座椅,个子矮的人骑这么高大的自行车是相对地费劲。

    唐红骑车出了校门,道路两旁都是田野,一股绿叶青草的香气扑鼻而来,田里的蔬菜上还挂着几滴露珠,像刚沐浴过还没来得及擦干身上的水,虫子发出吱吱吱吱的声音,不时还有几只萤火虫一闪一闪地发着光在田野里振翅飞舞,给田野增添了几分色彩。

    每次唐红骑车经过这里心里无比舒畅。

    大概20分钟左右,唐红来到了菜市场,天渐渐亮了一些,但还看不太清路面,菜市场路边霓虹灯依然亮着,透出微弱黄色光亮照着周围。

    菜农们很早就到了市场,三轮车上装着几大箩筐的新鲜蔬菜,他们都在等着卖菜客们过来挑选,这个时候市场还没开市,周围都是菜农和商贩们的说话声和扫地沙沙沙的声,市场开市之后,人多不方便打扫,一般市场的卫生清洁都是5点左右便开始打扫了。

    唐红走走看看,最后相中了一位菜农箩筐里的青瓜,唐红陆续从箩筐中拿起几条青瓜仔细端详,整体感觉不错,认真地和菜农讨价还价,最后双方让步,一致商定一个价格成交。

    唐红从右边裤兜里掏钱出来付款时,发现少了一张100块钱,唐红起初以为裤兜里的钱没有全部掏出,左手摸了摸口袋,左手接过钱,右手揣进裤兜摸一遍,也都没有发现那张100块钱。

    唐红将两边的裤兜翻出来,低头朝地面上左看看右看看,始终没看到那张100块钱,唐红百思不得其解,昨天晚上放在裤兜里的钱还有一张100块钱,怎么就不见了呢?如果是钱掉的话,怎么只掉一张?

    无奈,她手上的这些钱只够拿一个菜,不够钱拿其它的蔬菜。由于唐红的摊位上菜品单一,在菜市场苦守了一天,赚得很少。

    晚上7点多,周敏在客厅窗前看到妈妈骑车回来,小跑去开门迎接,帮妈妈拿洗菜桶和菜篮子 “妈妈,今天的菜都卖光了?”

    唐红推车进楼梯间停稳后,锁上单车,一脸不悦的表情:“嗯,卖完了。”

    周敏察觉了妈妈好像不太高兴,帮拎着东西走进家门,边好奇地问“菜卖完是好事啊,妈妈你怎么好像一点也不开心啊?”

    唐红一副很苦恼的表情 :“我不见了100块钱。”

    周敏惊讶道“啊?掉了吗?”

    唐红怀疑那张100块钱是被偷了,而且是家贼。

    唐红比较了解周敏的性格,前不久周敏在家里过道地面上拾到5块钱都交给她,她断定家贼肯定不是周敏,倒是很怀疑周光,唐红恍惚了一下才应到“可能是掉了。”

    周敏,周光,周龙三人一般6点左右吃晚饭,周敏开饭前都会给妈妈留些饭菜放到橱柜里,厨房阴暗,而且那种老式的木橱柜,很招引蟑螂,为了防止蟑螂跑到菜里,周敏每次都会拿一个大一点的碗盖在菜上面。

    周敏打开橱柜门,揭开盖菜的大碗,端出一叠菜,青瓜炒猪油渣,放在饭厅的饭桌上。

    接着走回厨房从橱柜里拿出碗筷,由于个子比较矮,够不到厨房的水龙头,便拿着洗碗盘和碗筷到沐浴房的那个矮一点的水龙头拧开水把碗筷冲洗一遍。

    接着从电饭锅里打出一碗米饭,放在饭厅桌上:“妈妈,你快来吃啊,不然凉了。”

    这时唐红刚从厕所出来:“我洗一下手,马上来。”

    周敏知道这个家里妈妈的付出是最多的,为了不让妈妈吃饭时觉得孤单,周敏经常坐在唐红旁边陪着唐红吃饭,跟她唠嗑唠嗑学校的一些趣事。

    饭后,周敏总是抢着洗碗:“妈妈,我来吧,你忙了一天该累了,你去休息一下吧。”

    唐红拗不过周敏:“好吧,还是我家阿敏知道心疼人。”

    唐红打开厨房的水龙头,捧着手接了点水洗了把脸,接着走进周光的房间收拾起来,平时周光的房间都是周光自己收拾,唐红很少帮他收拾房间。

    周光看到妈妈今天这么异常地走进他房间收拾,他开始有些紧张了:“妈妈,我的房间我自己来收拾就可以了,你不都经常这么教育我们的吗?自己的事情自己做。”

    唐红找了个借口:“你上学用脑辛苦,妈妈来收拾吧。”

    周光虽然年纪小,但懂得很多心理战术,他认为说得越多,越容易暴露,妈妈更怀疑自己,只好溜之大吉:“好吧,那我出去看会电视。”

    唐红识字不多,从来没有检查过姐弟俩的作业,但只要是去看电视都会问上一句“作业写完了吗?”

    周光经常敷衍应道“写完了。”

    唐红边摆了摆手示意边说“好,那你去吧。”

    唐红看着周光走出房间后,快速地将书桌上的几本课本翻了几遍,将周光书包里的东西全都倒出来,将床上有口袋的衣服全部翻开,地上的鞋子也拿起来瞅,像极了警察在搜查证据似的,不放过任何角落,但始终没看到自己丢失的那张100块钱或者值钱的东西之类的。

    唐红猜想这100块钱应该不会这么快用完,没藏在房间,也没看到买了什么值钱的东西,可能是藏到别处去了,否则周光也不会那么淡定地去客厅看电视。

    唐红在周光的房间里没有找到任何证据,就不能给他“定罪”,就算是警察破案也得讲究证据,没有证据只能算是猜测。

    唐红只好先观察看看,如果真是周光偷钱,迟早会露出马脚,不能急于一时,冤枉了他就不好了。

    唐红走出周光的房间,看到周敏在看电视:“阿敏,10点前要关电视睡觉哦。”

    周敏:“嗯,知道了。”

    唐红走回了自己的房间,关上房门准备休息,和周龙谈起了今天不见了100块钱的事。

    周龙结结巴巴地数落道:“你做事……这么糊涂,肯定……是不知道……在哪里掉了。”

    唐红本来不见钱就很难过了,还被自己的老公数落,心里更不是滋味了,气不打一处来,大声地顶了回去:“你有本事,就不会穷得揭不开锅,让我当家里的顶梁柱。”

    周龙也被气得不轻,磕磕巴巴地说:“你……身……为母亲……为家里付……出不都是应该的吗?”

    唐红眼睛泛红,小声哭泣说:“我都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眼瞎,嫁给了你这个没本事的男人,如果不是当时听我妈说你家里的条件好,我也不会选择嫁给你,现在你父母不在了,你连个屁都不是。”

    周龙一听这话,很伤自尊,也很无奈,因为自己身体缺陷没法让老婆和孩子过上好日子,却又不知道怎么安慰唐红。

    周敏在客厅看电视,听到爸妈在争吵,连忙跑到房门前当和事老,边敲门边说:“爸爸,妈妈,你们别吵了,有什么事不能好好商量吗?”

    唐红心想为了孩子,再苦也得忍了:“不吵了,睡觉了。”

    周敏一听房里安静了,便放心了,小跑回去认真看电视。

    周光上完洗手间,走到客厅电视机面前挡住了姐姐的视线。(这台电视机是远房亲戚送的,那是一台小型黑白电视机,没有遥控器,换台按键在电视机上)

    周敏知道这个小霸道又要霸占电视机了,周敏怕影响爸妈休息,小声地说道:“你又要换台?能不能给我先看完这集再换啊?人家正看得入神呢!”

    周光不搭理姐姐,电视屏幕像播放幻灯片一样,一页接着一页不停地在转换,换到一部武打片终于停了下来。

    周敏比较喜欢看言情片,不喜欢看武打片,周光却很喜欢看武打片,不喜欢看言情片,所以争吵是在所难免。

    他们俩人经常争抢着换台,争得脸红耳赤的,谁也不让谁,周敏不服气地说:“我先开的电视,那当然是看我喜欢的啊,你怎么可以这样?凡事也得讲个先来后到啊?”

    周光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机:“行了,别说了,看武打片要认真看才过瘾。”

    周敏不服气地接着说:“你老看这些武打片,别跟着学坏了,整天就知道打打杀杀,偷偷抢抢的。”周敏抢台抢不过周光,只能在嘴皮子上过过瘾,不过说的倒是很在理。

    突然,周光一脸杀气地看着姐姐,他很讨厌姐姐在这说话吵得他不能认真看电视,便大声地说道:“要么就认真看电视,别出声,要么就回房间睡觉,别在这里叽叽喳喳地没完没了地说。”

    周敏用食指示意小声点:“嘘嘘,行了,你说话小声点,爸妈休息了。”斗不过弟弟,只好无奈地跟着看武打片。

    武打片结束后,接着周光又走到电视机前换了好几个台,没有看到自己喜欢的武打片就没再看了。

    终于轮到周敏做回老大了,周敏走到电视机面前换台,换到自己喜欢的电视剧《还珠格格》接着看。

    周光从口袋掏出一个新的游戏机玩叠方块游戏。

    周光最近沉迷于叠方块游戏,前几天向同学借的游戏机带回家玩了几天,后来,被他的同学要了回去。

    这个新的游戏机是他用偷来的钱买的新机。

    电视机在播放广告的时候,周敏听到弟弟玩游戏的声音,便朝坐在旁边的弟弟看了看,发现他正拿着一个新的游戏机玩得入神。“你同学新买了游戏机?好像之前那个很旧的。”

    他玩得很认真,没多加思索就回应道:“我同学的那个游戏机,他前几天就要回去了,这个是我自己买的!”

    周敏正纳闷这钱是怎么来的:“你自己买的?”

    周光有点炫耀地应道“是啊。”

    唐红刚好从房间出来,准备去上洗手间,刚好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唐红生气地走到了厨房找了一根细小的棍子,拿到周光的跟前鞭打了一下,质问道: “是不是你偷了我的钱买的游戏机?”

    周光玩游戏正入迷,面对突如其来的这一幕,有点措手不及。

    周光被吓了一大跳,手一抖,游戏机没拿稳,掉落在地上,游戏机的屏幕摔坏了。

    刚被打过的地方有点辣辣的疼,周光蹲下来,边用手抚摸刚被打过的大腿,边激动地大声辩驳说:“我没有偷。”

    唐红听到他自己用钱买的游戏机,便一口认定了那100块钱是周光偷的,唐红用棍子指着地上的游戏机:“那你哪来的钱买游戏机?”

    唐红看周光没有半分承认错误的意思,急眼了,边使劲地打边逼问 “看你还狡辩,刚才你说的话我都听到了。”

    这一幕像极了古代官员用刑审犯人,虽然不算酷刑,但对于一个7岁的小孩来讲,也许是一种酷刑。会对孩子造成肉体和心灵上的双重痛苦和创伤,甚至可能会影响他一生。

    周敏在旁边看着也吓得不轻,眉头紧锁,再这么打下去,弟弟非被打残不可。

    周敏这个和事佬实在看不下去,站起身来,走到周光前面用手拦着唐红边说:“妈妈,别打了,我们有话好好说嘛。”

    唐红执意这次一定要好好管教他,否则以后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严厉地说 “不行,你让开,这不是件小事,一定要好好管教。”

    唐红看周敏执意阻拦,直接从周敏的左边绕到周敏的后面抽打周光,唐红一棍接着一棍狠狠地打在周光的身上,嘴里不停地念叨着:“我让你学坏,这么小就敢偷钱了,小时偷针,大时偷金。”

    周光一边哭,一边抚摸着刚被打过的地方,不断地抽搐着哭,却死不承认错误:“我真的没有偷。”

    周敏在旁边看着都难受:“妈妈,都打成这样了,应该不是弟弟偷的。”

    唐红认定是他:“不是他,是谁?游戏机哪里来的?”

    唐红看周光还不承认错误,认为是棍子力度不够,便更加使劲鞭打。

    如果不是俩姐弟刚才的对话被她听到,差点唐红也以为是自己搞错了,边打边说:“还不承认?不承认就打到你承认为止。”

    周敏想想也有道理,便不敢多说什么了,不过看到弟弟腿上青一块,紫一块的,着实可怜,对着弟弟说:“弟弟你赶紧承认错误啊,知错能改就好嘛,何必这样呢?”

    鞭打了半个多钟,周光终于耐不住承认了:“别打了,钱是我偷的。”

    唐红严厉地责问:“为什么偷?”

    周光用手抹干眼周围的泪水,站起身来,抬着头理直气壮地怒视着唐红哭泣着反问道:“我问你要这么多钱你会给吗?”

    唐红火冒三丈:“你偷钱,你还有理了?倒还反问起我来了?你要那么多钱干什么用?”

    周光边抽搐边不屑地口吻应道:“买游戏机啊,买零食啊,同班同学都有钱买,我也想要啊,不然会被人嘲笑家里穷买不起啊。”

    唐红心里拔凉拔凉的:“那你不清楚自己家里穷吗?三餐只能勉强吃饱的,好的你不跟人比,整天就知道攀比谁的玩具多,谁吃的零食多吗?你就不能体谅下父母的不易吗?”

    周光用生硬的口吻反驳:“那你能体谅我吗?别的同学吃好吃的,我只能看着他们吃,玩好玩的游戏也只有他们玩腻了,才会给我玩一下,问你要钱,你又不给,你没有能力养我,为什么还要生我下来?干脆不要生我出来遭罪啊。”

    也不知道谁教他说的这些话,句句像针扎在唐红的心里一般,伤透了唐红的心,唐红被他气得无言以对,转身走进卫生间难过好一阵,责怪自己没有能力给姐弟俩人过更好的生活,怪自己没有办法管教孩子。

    周敏听到弟弟说的这些话,也觉得不可思议,虽然同情弟弟被打,但更懂得妈妈的不易:“弟弟,你这样说话太过分了,妈妈起早贪黑地卖菜挣钱养育我们,已经很辛苦了,你还这么不懂事,让妈妈操心。”

    周光冷淡地说:“谁叫她打我这么狠,她根本就不爱我。”

    周敏用教导的口吻说:“你早些承认不就不被打了吗?妈妈那是爱你,才打你,让你记住什么事不应该做,下次不要再犯错。”

    周光用冷淡的口气说道:“我看妈妈只疼爱你吧,她没打过你,就整天知道打我,整天拿我跟你做比较,你什么都好,我什么都不如你。”

    周敏理直气壮地说:“我又没犯错误,肯定不打我啊。”

    周光气呼呼地说道:“爱我怎么可能会这样打我,鬼才信?”

    周光始终不认为自己有错,认为就算错也是妈妈的错,错在妈妈生他,错在妈妈打他。

    他的想法真的很偏激,他认定的理,别人怎么说都不管用,周敏说不过他,便不与他再争辩了:“也许你现在还小,不懂得,以后你就明白了。”

    周敏蹲下来看着弟弟腿上的淤青,轻轻地摸了一下:“腿上很疼吧?”

    周光难受地喊道:“哎呀,痛。”

    周敏扶着弟弟:“那你先坐下来,我去拿药。”

    这件事让周光的肉体及心灵备受创伤,家人没能及时走进他的心里正确引导他,从此播下了叛逆的种子,生根发芽,一发不可收拾。

    第二章

    偷香蕉

    中午,艳阳高照,学校的下课铃声一响,同学们背着书包有说有笑地走出校门。

    刘传音和周敏姐弟是邻居,他们三人经常一起上学,一起放学。

    放学回家的路上经过几片田野,微风拂过,田里的稻香扑鼻而来,周敏深深吸了一口气,倍感享受。

    再往前走是一片果林,有番石榴树,香蕉树等等,树上结满了果实,饱满欲坠, 让人不禁口水直流。

    在经过一颗香蕉树的时候,刘传音突然停下脚步指着路边的那颗芭蕉树说:“你们看,那颗香蕉树上的香蕉好大呀,味道肯定不错,要不我们上去摘下来吧?”

    姐弟两人朝着他所指的地方看去,周敏摇了摇头表示不赞同,周敏认为再好的东西不是自己的就不能要。

    周光却在旁边高兴地连忙拍手大叫:“好啊,好啊。”

    周敏朝周光看了一眼,然后走到他身边拉着他的小手回家:“弟弟,我们走吧,他要摘他自己摘去。”

    周光挣脱了姐姐的手表示抗议:“姐姐,可我真的很想吃,你就让我们爬上去摘嘛,摘完我们就回家。”

    周敏细心劝导:“不行,这棵香蕉树是我们种的吗?不是吧?不是我们种的,我们就不能摘。”

    刘传音很不屑地对着周光说:“你姐姐好烦哦,这不能,那不能的。”

    周敏很执着地劝说:“不行就是不行,我们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我们是果农,发现自己种的香蕉被人偷了,你会伤心,难过吗?同样的道理,我们这样做了不就是让果农伤心难过了吗?”

    周光却不这么认为:“我们又不多偷,我们偷2根就走了,果农还不一定会发现呢。”

    没想到他的自我意识这么强烈,周敏继续用心劝说道:“偷一根都不行,偷一根也是偷,就算抛开这个偷窃行为不说,万一我们偷香蕉被果农逮到,肯定也不会放过我们的。”

    周光分配任务似的对着周敏说:“不会的,有你帮我们把风,我们抓紧摘2条就下来,一定不会被发现的,放心吧。”

    周敏知道弟弟很固执,一般他做决定的事情,别人很难劝得动。为了阻止他们犯错,周敏心里一直在想着对策。还没等周敏缓过神来,他们俩人就走进树林里,像只猴子一般灵活轻快地爬上了树。

    周敏寻思了一番:“事已至此,眼下也只能帮忙把风,希望不要被果农逮到才好。若真的被人逮住关起来之类的,真不知道怎么跟爸妈交代好了。”

    周光左手抱着香蕉树,右手朝离他最近的2条香蕉梗来回使劲地掰弄着,不一会的功夫,他朝地上陆续扔下2条香蕉,香蕉在地上滚了一圈,也没有皮开肉绽。也许是昨天刚下过雨,地面不是很硬,加上香蕉也不太熟,王传音也陆续扔下2条香蕉。

    周光和王传音俩人接着又伸手去够树上的香蕉,意图多摘几根。

    周敏抬头看着他们的举动,生怕被人发现,轻声地喊道:“好了,别摘了,你们快下来吧。”

    周敏隐约感觉有个人正悄悄地靠近:“赶紧下来吧,我们好像被人发现了。”

    周光和邻居以为周敏故意骗他们下来才这么说的。俩人在树上神同步地用右手遮挡了一下光线,朝树下四周观望,此情此境像极了电视剧《西游记》里的孙悟空,十分有趣。

    两人看到果农拿着锄头往这边走,才慌慌张张地从树上滑下来。

    周敏担心被抓,着急地喊道:“你们快点啊,快点啊”。周光和邻居拿起书包,迅速地捡起地上2根香蕉塞进各自的书包里,背起书包,拔腿就跑。

    果农瞧瞧地走到大概5米远的距离,知道自己被发现了,扔下锄头边狂追上路面边喊道:“小兔崽子,有种你们别跑啊。”接着从地上拾起一些小石头边追边朝他们扔去。

    三人像是脱了缰的野马一般,一路狂奔,大概跑了300多米路程,果农追了200多米路,隐约听到果农破口大骂道“你奶奶的,有爹生没娘教的小兔崽子,下次别让我看到你们,不然非得打断你们的腿。”

    三人边跑边回头看,看到果农没有追来,才停了下来,弯着腰,双手撑着大腿不停地喘着气,才放慢了脚步。毕竟果农40多岁了,哪能跑得过这几个小猴子呢?

    但为了安全起见,三人还是多跑了100多米才停下来休息。

    三人上气不接下气地弯着腰用双手撑着大腿大口喘气,歇了好一会,周敏喘着气说:“哎呀,累死我了,幸好我们跑得快,才没被石头砸中。”

    歇了好一阵,邻居挺起腰身走到周光身边拍了拍周光的肩膀问:“刺激不?”

    周光抬起头看着邻居用力地点点头喘着气应道:“刺激”

    周敏挺起腰身走到邻居旁边生气地骂道:“真不知道怎么说你好,还好意思问刺不刺激,我们差点被你害了。”

    道不同不相为谋,他们二人均不搭理周敏,周敏认为他们不知道问题的严重性,气急败坏地摆起姐姐的架子,用手指了指邻居,又指了指弟弟,责怪道:“你们知不知道万一被果农抓到的后果?可能会绑起来毒打,打残之类的。你们还在这说刺不刺激?”

    邻居不以为然:“你说得太严重了,就刚才那位大叔,哪里跑得过我们,还想抓住我们,哪里这么容易?”接着从书包里拿出一条香蕉,剥皮,大口大口地吃得贼香。

    周光拉开书包拉链,从书包里拿出一条香蕉,迫不及待地剥皮,津津有味地吃,一点不以为耻,似乎还特别有成就感,貌似这是靠他的努力才得到的东西一样,边吃边用另一只手伸进书包拿出另1根香蕉递给周敏心平气和地说:“姐姐,你就别生气了,吃根香蕉消消气。”

    周敏孤傲地扭过身子走开2步:“我才不要,我才不想跟你们同流合污。”

    周光觉得姐姐不识相,气呼呼道:“好心给你,你不要就算了,你不要,我还可以多吃一根。”

    周光怕姐姐回家跟爸妈告状,恐吓道:“对了,你不要告诉爸妈哦,这件事你也有参与,告诉爸妈,你也少不了一起挨打。”

    周敏不以为然地说道:这又不是我的错,就算告诉爸妈,爸妈也会明察秋毫,知道我这也是为了保护你,被迫才这样做的。

    周敏认为有了这个把柄,以后也好控制弟弟:“不说也行,那你答应我不会有下次,我们拉勾为证,如下次再犯,我就不敢保证我不告诉爸妈了。”

    周光自知自己有这个把柄在姐姐手上,勉强地说:“那好吧。”

    周敏:“我们拉勾为证。”

    姐弟两人同时念道:“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姐弟两人小手指勾住小手指,拇指对碰拇指,意为达成约定。

    后面内容更加精彩……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小说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备案号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