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聘网站编辑、软文新闻稿写手、主持人、礼仪接待服务员
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小说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重点推荐剧本
搞笑反邪教小品剧本《邪不胜正》
化妆品公司年会节目小品剧本《将
监犯辅导题材心理情景剧《从心开
银行演出古装搞笑情景剧《银行白
商场超市娱乐演出爆笑哑剧《售货
单位廉洁廉政宣传情景剧《清正廉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史上最搞笑小品笑死人的爆笑小品剧
回家投资创业小品剧本《不忘初心回
新冠疫情背后的感人故事小品剧本《
2021年最有创意的公司年会节目搞笑
安全用气宣传搞笑情景剧剧本《燃气
公司部门经理小品剧本《公司好经理
回家过年小品台词,过年回家题材的小
疫情期间保险客户担心理赔难的情景
适合在公司年会说的相声,年会相声剧
保险公司管理销售人员感人事迹音乐
冬至音乐舞台剧剧本《相遇在冬至》
房地产公司新进销售员情景剧剧本《
最适合所有企业公司年会表演的音乐
农村宅基地使用纠纷小品剧本《我的
小学校园禁毒防艾小品《禁毒防艾从
校园防疫小品,疫情防控小品剧本《默
关于银行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情景剧剧
反映教师生活的小品,适合教师演的小
抗疫复工复产政策宣传小品剧本《善
有关疫情的感人故事剧本,疫情防控的
公司年会励志情景剧剧本《公司好经
公司年会音乐剧剧本《公司好经理》
帮扶办帮助农民卖土特产的小品剧本
银行大堂营销的小品,银行规范化服务
搞笑正能量音乐剧剧本《欢喜迎新年
戒烟朗诵稿《戒烟赋》
关于医学的小品剧本,医德正能量小品
公司企业音乐剧剧本《我们的责任》
超声科小品剧本,孕妇与超声科医生小
全民健身娱乐搞笑小品剧本《最美队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小说 > 城市小说 > 草木之春
 
授权级别:普通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小说-城市小说   会员:身后眼前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21/1/4 10:55:22     最新修改:2021/1/5 11:46:16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小说名:《草木之春》
(原创剧本网)作者:身后眼前(网名)

序诗

  

城市留不住年迈的母亲

母亲执拗不再在城里长住的原因,儿女们也都明白

大家都没有说出那一个字

 

回乡下之前,母亲照例将儿子屋内的旮旮旯旯清洗了一遍

出发的时候,母亲一脸灿烂的微笑

像要去赶赴一趟乡约,集会

 

如今通讯发达,虽然远隔千里

儿女们与母亲的交流依然不断。儿女嘘寒问暖

母亲絮絮叨叨,千叮嘱万叮嘱

 

通讯总归不能代替身边的陪伴,却也无可奈何

母亲说,儿女们都很忙,回不来乡下

儿女却怪母亲为何不总长住在城市

 

那一天终将到来。届时

儿女决不会缺席,哪怕是万里之外,他们也一定要星夜兼程

赶回老家,与母亲做最后一次陪伴与永诀

 

设想,未来四月细雨中的一天。老家坟地

又多了一抔黄土。儿孙们照样摆上花圈,烧香,鸣放鞭炮,念叨

跪拜,让周身的黄土与草木高过了头顶。看漫山遍野的草木绿过了又一回

 

 

2020.9.12.   

 

---------以下正文——   

  

现在,我们家就剩下两个人:我与我妻。十分地冷静。

原来不是这样,后生们都不大,在我们家常来常往。最多时候我们家一共住过九个人。是几年前的夏天,我与妻子的几个侄儿,大学暑假期间都集中到我们家里来了。幸好我早有预见,三间卧室中的一间里面安置了上下床,就可以挤上四个人,另外两个卧室外,还有一个不小的客厅以及一间小小的书房,也可以躺上几个人,所以整体也不算拥挤。

 那段时期也是我们家最热闹的时候,每隔几天,我与儿子开车去附近的家乐福购物中心,将各种饮料与食物塞满后备箱运回家中,然后又塞满与人齐高的冰箱里面,使我这个平素不爱逛商场的人也领略了一番购物饕餮感。吃饭时,九人围了一大桌,也颇有些古装戏里面才有的大家庭气氛,作为长辈的一份子,我油然生出了一种古怪的感觉。然而,这几年,大家各奔东西,后生们考研的考研,工作的工作,出国的出国----连我们唯一的儿子也去了万里之外的国度里面学习。尤其,原来与我们长住的岳母也忽然回乡下老家长住起来了。

 后生长大总是要飞的,很正常,唯有年迈的岳母的独自离去,却不由人不心存芥蒂。

十年前,岳父去世。据悉,临终遗言,他走后,岳母要在我们家常住。原来,岳父母有三女三子,也都在城里成了家,家境也都差不多,我妻子只是其中之一。为何岳父要做这样的安排,我不知道,也没有问过别人,也不知道传闻究竟是真是假。

 但是,从此,岳母的确是在我们家里长住了下来。对这一点,妻子的几位兄弟姊妹们似乎也从来没有提出过异议。虽然相距不远,岳母的其它儿女也只是节假日来我们家集聚一下。平素就是电话里面问候一下-----这也正常,大家都很忙,有我们陪伴,况且岳母身体一向还都不错。他们完全可以放心。

应该说,岳母在我们家长住,最受益的还是我。

古话说:家有老,是个宝。何况我岳母还是一个身体健康而又十分勤快,爱整洁的人呢?

原来,我与妻子都是十分懒散的人。尤其是我妻子,结婚以来,从来没有扫过一回地,进厨房,洗碗的回数也屈指可数,家里冰箱,洗衣机,电视,空凋都从来不会用。早晨起来,像做单身时候一样,脚一蹬,任由被褥成狗窝。换下的衣服鞋袜在房中随处乱丢。最典型的是,不小心绊倒了房中的垃圾桶,她会一步跨过去,绝对不会扶起来,任由垃圾满地滚。我比她强一点,也是无奈应付着吧。所以,我们家中长期就是一团糟,简直就像一个大垃圾场,连阳台,以及房中的花盆里面的草木也总是病恹恹地,一个个萎靡得很。

然而,岳母来了,一切都有了改观。

岳母总是闲不住,清洗卫生间,厨房,电视柜,案几,地板。我们的被褥,衣服也被她叠放整整齐齐。衣服换下来就被洗,她有时候手洗,有时候也用洗衣机洗。家里微电脑控制的洗衣机,教过她几回居然也会用了。

家里整洁了,不管怎么说,都是让人心情愉悦的。

看岳母总是闲不住洗洗抹抹。妻子有时顺便说:“哎呀,有必要的呣。”岳母不语,照例手脚不停,忙她的。

妻子闲聊时候与我讲,岳母年轻时候脾气很坏的,动不动骂人,小时候她姊妹仨一点也不喜欢她。她喜欢他爸胜过她妈。她爸什么都依着她,她妈也是经常骂他爸爸。他爸爸却从来都是一声不吭。

我心想,看你美的,原来你任性是学你妈妈年轻的样子。但是,要我什么都依着你,学你爸,做梦。

心想是一回事,我却没有说出来。省却了,是免得起纷争吧。

可我看岳母脾气很好,也很是和善。我与她闲聊,数落我妻子她女儿的一大堆不是,她也都偏向我。我说:阿梅(妻子名字)这个人懒得很。岳母说:那是你惯着她,她有依赖。又叫我不要惯着她,还说,阿梅在老家很勤快,也很能干的。

是啊,我也注意到了,妻子一回到娘家仿佛变了一个人,撸起袖子地干活。她作为家里姊妹中的老大,在妹妹跟前也总是显示出十二分地能干的样子。在单位,自己的办公室也是干干净净,自己的店铺也被整理得有条不紊,并且动辄教训下属的不爱整洁,随即亲自示范。唯独在家里,在我跟前属于另外一个世界的人。

对于妻子的这种两面派做法,我同样懒得揭穿---想想揭也是无益的。我想,既然已经形成了这种局面,任凭外人的批评,也不会有所改变的。

虽然,岳母给我们家带来极大好处,但是,言谈之间,倒仿佛她还欠我们的。她逢人就说我如何如何地好,似乎很有为有我这样一个女婿为傲。

原来,岳母家乡属于农村,不过户籍又似乎挂在附近的小镇。以前,岳母自己是没有什么收入的,这些年好像又有个几十百十来元低保什么的,也微不足道。所以,岳母大部分的收入来源,还是子女们逢年过节孝敬的。可岳母不是一个善于理财的人,她把从儿女们给的钱多数立刻又返回给孙子辈了。

当看到岳母给孙子们钱的时候,我与妻子都说她的不该。她却总是笑着说:“这也都是你们给的,托你们的福。”令我们无语。

又说,这些年总唠叨我们的,有我们养着。这更令人惶然了。尤其近几年,妻妹中有一位又添加了孩子。虽然请了保姆,还是不放心,便将岳母接过去,帮忙监视。来到妻妹家,岳母照样是洗洗抹抹忙个不停,加上还要照看小孙子并监控保姆。岳母的担子也委实不轻。但是,岳母的言语仍然没有变,仍然总是说,多承儿女们孝心,养着她。

一个八十岁左右的人了,几乎没有自己的生活,把全部身心与精力都用在儿孙辈上,却居然还每每以为自己托着儿女们的福,这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心态呢?

偶尔,我也问过她。白天,她是否也曾下楼过(我们家属于高层,住的二十七楼)。到楼下小区,以及小区附近的街道上去过。岳母笑着说:“去过了。下面也还大,树木也多,花也好看。就是不敢走太远了,更不敢出这里大门。大门那里也有人守着。出门走远怕迷路。上楼上电梯,我看人进了,就跟着,并请他们帮我按——我给他们看这个”。边说着,边将我给她挂在胸前的房门卡托举了下,以示意。

我与妻子便笑了笑。

背后,妻子又与我说:“老太太精明着哩。没人能骗得了她”。我说:“是不错,快八十的人了,脑子还很清晰,这就很不容易。”

因为谨慎与没有熟人,实际上岳母是很少下楼去的。我没有去细想,当她独自一人在家,究竟是怎样度过的。家里需要清洗的地方总归是有限的,当无事可做,又没有人陪伴与交谈的时候,她究竟又是一种怎样的孤独呢?

即使我们在家,有几回,我分明看见岳母独自一人站在我们家面北的阳台边,看着外面久久地一动不动。

岳母个子不高,头颅刚好高过被封闭的阳台的玻璃栏杆。这样视线是没有被挡住的。

对面依然是一片高低不一的楼房,一律的蜂窝式,一律的格子与积木似的形状,其它就是大片的空白的没有气息与言语的天空。岳母究竟凝视的又是什么呢?

我不知道家里其它人注意到了没有。反正这情形当时就让我心里连续咯噔了几下,相信这情景将一直停留在我心中,会让我一直地难以释怀。

其实,岳母也是有爱好的。比如,喜欢看电视里面的肥皂剧与古装戏曲。妻子说:她母亲年轻时候为了看电视里面的剧目经常把饭烧糊(那时候的她老家是用柴火做饭,不像自动电饭煲)但是,现在的电视都属于数字制式,她不会操作。所以,只有我们在家的时候,她才能看上电视。而且,我看随着年龄增大,她的精力也大不如当年,往往面对电视看着看着,就独自低下了头,打起瞌睡来了。

对于岳母精力的每况愈下,还是我这个“外人”看得比较清楚。妻子以及他们其他兄弟姊妹都好像不大注意。

在妻子老家,他们有一种食物,叫“包坨”,是用苕粉与芋头搅拌做的皮子,馅子有五花肉,萝卜丁,豆腐干,米虾,花生仁等剁碎了做的。做起来非常麻烦,从到菜场采购原料到制成成品,又要有一定的数量,需要忙几天。他们兄弟姊妹都爱吃,不光一起来吃,还要带走一部分。这样,总体工作量是很大的。

采购原料的任务交给我,这没有问题。我只要照岳母的吩咐做就行。但是,其它剁,切,炒,,包,烹,煮等大量的工作就很成问题。

虽然,妻子与其姊妹们总说,到时候他们一起来做,帮忙。但是,多数兑不了现。实际主要工作还是岳母一人在承担。以前,岳母年纪不算太大,可以对付,但是,年纪越来越大,这么繁重的工作做起来,身体吃不消是肯定的。

于是,我制止他们这种饕餮的要求。喜欢吃,你们子女们完全可以自己制作,不必劳累老太太了。

终究,是他们自己的母亲,我的提议让他们无话可说,再没有人提出自己在家里制作包坨了。由此,他们想到了在网上购买。购买的虽然没有自己制作的好吃,但是,也还总算解了他们的“乡馋”的。

通过这件事,我想起当年,我还年轻,自己的父母也都健在。我们兄弟姐妹过年节集聚在一起打着麻将与扑克牌。而父母却在忙进忙出。那时候都是用的煤炭炉子,十多人在一起聚餐,加上是年节,不可能简陋,那工作量也是巨大的。那时候父母也是六十多岁的人,加上,那时候的人年轻时候受的苦不知道有多少,众所周知都是有过六零年前后饿死人以及文革挨斗的经历的,身体素质都远不能与现在的人比。从小我看着,父亲四十来岁起,就没有断过中药。家里整天都是中药材味,药雾缭绕的。

有一回,我们玩着麻将,父亲向我伸出的手分明在颤抖(父亲有高血压,胃肠疾患等)。我只是扭头瞟了一眼,回头继续玩我们的。父亲照样进进出出地忙碌着,我们连一句问候的话也没有。这情景回忆起来,每每不是滋味。如今,我也已经五十多岁了,身体的各种不适时不时地就冒了出来。如果再漠视更加年迈的长辈的身体状态,就委实说不过去了。

也许,岳母也深知自己的年岁与身体状态。这几年总是嚷着要回老家。以前,也是嚷着回家,那只是清明与七月十五鬼节两个节气,祭祀一下先祖,立刻又与我们一路返回城里。现在,岳母是要回去老家打算长住。这两年因为牵挂着妻妹的幼童,所以又拖延了两年多。现在妻妹的幼童也已经上幼儿园了,再也用不着她帮忙,她就有了一去不回头的味道。

岳母老家房子是九十年代初期建设的那种平顶矮房。在农村,当时,还算是不错的。但是,现在看着就很寒碜,又因为许久没有住人,里面墙壁,窗户,电灯电线等设施都已经损坏,十分地破旧。尤其,因为靠在山边,阴气很重。前几年,清明我们去住过一晚,床铺上都可以拧出水来,回来就感冒了。以后,再去,我们都到附近不远的镇上旅馆里面过夜了。

知道,老屋已经不适合住人,我提出,岳母实在要回去,也只能是在秋冬两季,春天夏天,那里的房子太潮湿,很容易得病,必须回城里来。岳母一时无可反驳,最近两年也就按照我这样的方案来实行了。

岳母一旦回到老家,就脱离了我的视线。这时候,自有妻子以及她众多子女不时地电话问候,就基本没有我的事了。

但是,不等于我对岳母的状态就完全漠不关心了。现在,每每我就设想,岳母现在白天应该是比较快乐的,左右邻居都是熟人,大家一起晒晒太阳,聊聊天,最起码比城里要开心。但是,一到夜晚,她究竟又是如何独自面对那破旧而又空旷的老屋的呢?

甚至,我设想,有一天她突然病倒,是隔壁邻居发现了,连忙给我们打电话,于是我以及她所有子女都急忙赶了回去。回去看老太太却又好好的,原来是虚惊一场。也许,同样是接到邻居们的电话了,我们又急忙赶了回去,然而.,已经晚了.....是的,一切事情都有可能发生。终归有一天,那必将发生的一幕,一定是要无可挽回地发生的,只不过是时间迟早的了吧。

其实,最近几年在城里,我就时刻有了这样的预感。每次,岳母提醒我,她就要回老家的日子,让我提前准备送她。我的心里就咯噔了一下,心想,一位子女成群的母亲最终只能独自面对人生最后的时光,沉重与悲哀就不由地涌上了心头。

然而,岳母说着他即将要回老家的时候,语气是出奇地地平静,并且带着很自然的微笑。似乎她即将要赶赴的是一场乡约与集会。这就愈发使我心情沉重。现在每每想来,我这五十多岁的汉子也都忍不住泪水奔腾。

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其实,我年纪已经不小。也早已经是华发苍苍----如果不染发的话,人们一定是看得很清楚的。也许,还早,有些事情是我的过虑。现在,也已经又是冬季,岳母也已经独自又回到了老家。也许,岳母现在正在隔壁家的门前与人在说笑,而我正坐在电脑前,敲着这不堪的文字,一任泪水涟涟,模糊了自己的视线。

是的,想来,最近印象深刻的一次来到岳母老家,是我一个人独自来到了对面的一座小山边待了差不多一个时辰。

没有人知道,我就这样一个人静静地站在这里。周边的草木凋敝,阳光透过树梢落下来,也是懒懒的。空中有一些细小的虫子呜呜呜地叫着,舞蹈着。对面岳母家及其左右房屋也都横躺着。我与村子之间,有一些黄绿相间的旱地与水田。横躺着的村子左边是柿子林,茅草丛以及大片的坟地。那地方我也无数次地去过,那里葬有我岳父以及岳父家里其它先人。有一年的七月十五日,是我与岳母两人结伴去的。岳母带头,在几处的坟茔脚下烧香,跪拜。忽然一阵风吹来,四周的茅草也都摇摆着,并最终耸立了起来。

这时候,我注意到,这些耸立起来的茅草都瞬间高过了我以及岳母的头顶。待到直起身来,我抬头看着四周山野,虽然是秋季,也还不乏绿意。我知道,眼前的草木虽然枯黄凋敝,都不过是暂时的。这不过是自然界里面的又一个轮回。待到来年春季,漫山遍野又都被绿色所覆盖也是一定的。

  

2020.12.24。午时,毕。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小说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备案号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