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小说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重点推荐剧本
电子厂公司财务员工年会活动小品
公司财务部员工年会搞笑小品剧本
电子电器公司招聘小品剧本(招聘人
你被录取了小品,你怎么进公司的小
公司车间精益求精益小品(精益生产
赞扬日用品公司采购部工作的难度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银行合规文化三句半,银行题材三句半
企业文化情景剧剧本,体现企业文化的
普法群口快板词,法律法规进社区快板
公司企业单位反腐倡廉小品剧本(干就
为家乡发展建设做贡献小品剧本(致富
公司部门音乐剧剧本《我们的十年》
关于环保的情景剧剧本,环保主题情景
普法教育小品《爸妈请放下手机陪陪
12月25日圣诞节搞笑小品(圣诞故事)
部队强军搞笑小品剧本,强军兴军小品
新农村建设助推农家乐快速发展小品
电力公司工人年会小品剧本(员工比拼
电信诈骗小品,电信诈骗小品剧本《城
最新2020年元旦晚会搞笑幽默正能量
基层干部商量扶贫资金如何使用小品
12月9日世界足球日小品剧本(火警11
12月4日全国法制宣传日小品剧本(职
关于防止上当受骗的情景剧剧本《被
12月3日世界残疾人日小品剧本(我的
关于货币反假的快板《抵制假币》
12月1日世界爱滋病日宣传预防小品剧
公司年会三句半台词《除夕夜》
消除对妇女的暴力日宣传反家庭暴力
中国海警舰艇小品剧本(优秀海警)
导演演员演戏爆笑现场喜剧小品剧本
关于十月一日国庆节题材的搞笑小品
大学生正能量小品剧本(梦想的旅程)
11月14日世界糖尿病日宣传预防小品
天然气公司音乐小品《除夕夜》
关于宣传消防安全题材搞笑小品剧本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小说 > 农村小说 > 湖底的回声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小说-农村小说   会员:1410620180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9/11/6 17:14:35     最新修改:2019/11/7 8:16:50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小说名:《湖底的回声》
(原创剧本网)作者:乔公予

1.“老乡,还得跟你打听个事儿,这两天你见过村里的李会计没?”徐新龙仔细一想不对劲,折身又转了回来。

“李德兴?说是去省里培训了。”吴老汉望着他胸前明晃晃的警官证,回头端了盆脏水,哗啦顺着土坡淌了一地,露出里头的菜根跟米粒,“也不知道啥情况,三天两头往外跑,不知道的还以为中彩票了。”

“得了!别有的没的乱扯,人家徐警官还有正事要办。”王书记头顶个棕色鸭舌帽,披着件褶皱的夹克,凑到耳旁低声说了句,“他就是村里的破落户,整天游手好闲,你别跟他一般见识。”

“没事。”徐新龙低头看了眼裤腿,溅起的泥点黏在上头,异常醒目。

“这昨天省里的主任给我打电话,说李德兴这小子没去,打电话又关机,今天你们便来了,到底咋回事?”王书记瞅着吴老汉回去,这才跟了上来。

“有人报案说他死了,我们过来核实一下。”

“死了?咋回事?”王书记瞪圆了眼睛,倒像是被击中一般,僵在那里停住了脚。

“昨天晚上用李德兴手机号打的,我们以为是恶作剧,谁知一会儿在门口收到个包裹,里头是他的身份证,还有抠出来的一双眼睛。”徐新龙想起昨晚的情形便想吐,当着王书记的面,他尽量遏制自己的冲动。

“所以是他的?”

“没找到尸体,还不能确认。不过电话里说尸体在村里的湖底。”

村里有个废弃的湖,是前些年泥石流留下的,搁在村后的荒山中,平常除了牧牛的村民路过,似乎没什么存在感。

“湖底?”王书记下意识掏了掏兜,摸出盒烟来,往徐新龙面前递去,“是已经派人过去了?”

徐新龙摆了摆手,一个电话打了进来,“徐队,在湖底捞到具尸体,你快过来看看。”

“好的,我马上过去。”看来打进的电话所言不假,接下来该验证尸体的身份,“王书记,湖底发现了尸体,我现在得过去一趟。”

“这是真出事了,我跟你过去。”王书记拉开车门坐了上去,跟徐警官一同驶向村后的湖。

 

2.往荒山的路都是土路,两侧茂盛的草木遮挡住视线,不时有牛粪摆在路面,还有成群结队的牛群,发出的哞声总是打断人的思路。

“王书记,这村里养牛的还挺多的。”徐新龙瞥了眼窗外,漫山遍野的牛群,看起来密密麻麻。

“那是,我们这是远近闻名的黄牛村,这两年扶贫带起来的。”说起养牛来,这倒是村里的一大特色,王书记饶有兴趣讲了起来,“总共一千来号人,年轻人看不上种地,收成也不好,都在外头打工,这两年国家政策好,养牛还给补贴,就做了起来,一共两千多头哩……”

徐新龙对这些不感兴趣,他对扑鼻而来的粪臭皱起了眉头。

估摸开了十分钟,两人来到山后的湖边。四五辆车停在那里,电话里的尸体却没有踪影,十几个人围拢着,一个个争的面红耳赤。

“怎么回事?尸体呢?”

“原本捞上来了,可他们笨手笨脚,又掉了下去。”走来的小张一脸不满,又白了眼身后的村民。

“没事,我过去看看。”徐新龙拍了拍他的肩膀,从身侧穿了过去。

“怎么回事?”徐新龙瞅见地上摆有各式各样的农具,还有几张破破烂烂的网,大抵就是用这些来捞尸。

“没法弄,这都捞了四五回,身子太软了,一碰就散。你看吧,要怎么弄?”

“散了就散了,先把人捞上来,可别再泡了。”徐新龙没空管尸体的完整度,他只想确认死者身份。

“这捞死人的活,不干净。我看那人身体都散了,不好捞,要不你们来?”忙活了半天一点儿起色都没,反而弄得七零八散,搭手的村民都起了怨言。

“我这也没经验呐。”

“这事谁能有经验?一回生两回熟。就用这些耙呀、网呀,把人勾上来就成。”村民指着地上的农具比划着,然后大方借给了徐新龙。

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上,徐新龙叫了两个得力后生,跟自己一同站到湖边,又前前后后花了近两个小时,终于将尸体的大部捞了上来,最后尝试拼接在一块,才发现丢了脑袋。

“看身子,倒真是李德兴,平常就这身衣裳,咋没有脑袋?”王书记弯下身子仔细瞧了个遍,依然没看着,又往湖里看了看,只有一股牛粪味涌来。

“有人往湖里倒牛粪吗?”望着眼前残缺不全的尸体,徐新龙满脑子都是那股味道,虽说是个小湖,可周遭并没有被污染。

“没人吧,就牛羊路过喝喝水,谁家还倒牛粪?”

虽然漫山遍野都是放牧后的牛粪,可湖里却不受影响,现在死者确认是李德兴,死因还不明,但看丢掉的脑袋,不只是溺水这么简单。

 

3.尸体运回市里做尸检报告,徐新龙则带人留了下来,他们在村里的饭馆吃了顿便饭,接着又去了趟村委会。

“王书记,我还是想问问这李会计的情况。”

“噢!李德兴啊,他平日里跟人相处挺好的,也没听说有啥困难,啥想不开的。我看这事不正常。”

“那他有没有什么仇家?”

“仇家?不至于,都是乡里乡亲的,又不是跑江湖,哪来那么多深仇大恨。”对于村里的挨家挨户,王书记还是了如指掌,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关系,哪里值得谋财害命。

不是自杀,不是仇杀,难道只是一场意外?徐新龙想起尸体脖颈上的血迹,还有涂在身上的牛粪,也许该把着眼点放在村内。

“对了……”

“哎呀,我那可怜的儿啊!……”徐新龙的思路被一阵哭嚎打断,紧接着从外头走进一位老妇人,她径直坐在王书记对面的椅子上,嘴里念念叨叨一直没停。

看到这位不速之客,王书记的脸瞬间变了颜色,“这不是李婶吗?您怎么过来了?”

“我那可怜的儿啊,今年才三十七,这不是白发人送黑发人吗?我以后可怎么活呀?……”狭小的屋子瞬间被悲哀的气氛所环绕,而哭啼成了主角。

“您这把年纪,还是得节哀顺变。”王书记站起身来,看了眼旁侧的徐警官,“这是市里来的警察,他们已经立案了,您就先回去等消息吧。”

徐新龙看了眼李婶,雷声似乎小了不少,满眼通红跟他对视着,这样的吵闹解决不了什么问题,他也想顺带问问这两日李德兴的行踪,可看她情绪激动,还是另寻时间再来调查。

等李婶哭闹着走后,徐新龙也没了心思,他辞别王书记后,便又到村里开展调查,一整天下来,依旧是一无所获。

 

4.市里的尸检报告还得几天,可案子一刻都等不得,既然从死者社会关系上找不到眉目,那就先从寄来的包裹着手。徐新龙赶回公安局后,调查监控的同事有了新的发现:前天夜里十二点三十五分左右,有人将包裹丢在公安局门前,那人戴着口罩,特意避开监控探头,只能估摸她的身高跟体型,从录像上看,是位穿戴臃肿的妇人。那人呆了片刻便匆匆离开,徐新龙沿着时间线找了大半个城市,都没再发现她的身影,可能是故意暴露给侦查人员的线索。

既然来了就总会回去,抱着这样的想法,徐新龙将侦查范围扩大了一倍,可连接周边的县镇数不胜数,漫无目的的排查只会徒增工作量。为了寻找突破口,徐新龙大胆将目光锁定在发生命案的村里,而后的侦查工作继续进行。

 

5.第二天一大早,徐新龙便收到了好消息,收到包裹的那晚,有辆可疑的面包车在一点左右驶回村庄,侦查人员调集了所有相关监控信息,发现在十二点四十左右,那辆面包车曾路过公安局附近,之后消失了两分钟,紧接着重新出现在大道上,然后回到了村里。

所以丢下包裹的人,就在村里。这样一来,所有的线索似乎有了眉目,趁尸检报告还没出来,徐新龙决定再去村里走一遭。

他先是拜访了李婶,可一上午除了干坐跟唠叨,没有得到有价值的线索,他只能接着走访剩余的村民,顺带指认监控里拍下的妇人。

看到他手中打印的图片,每个人脸上都有股诡异的表情,他们似乎认识,但却欲言又止,最终都给出相同的答案——他们不认识图上的妇人。

 

6.显然这样的说法立不住脚,可面对统一口径的村民,徐新龙没有别的办法,他只能回到村委会,试图寻找那辆面包车的主人。

“王书记,村里停的那辆面包车是谁家的?”

“面包车?在哪儿停的?”

“就那破落户门前的土坡下。”

“噢!那辆啊,是村西老闫家的,他前几天跟儿子去城里住去了,咋地了?”

“那现在还有人用吗?”前天晚上出现在市里,按王书记的说法,至少能排除老闫的怀疑,只要锁定那晚的驾驶人,案件便有了眉目。

“这我不清楚,要不我打电话问问?”

“不用,我就随便说说。”想起村民刚才抗拒的表情,徐新龙不打算追问下去,他拿出打印的照片,想看看书记的反应,“王书记,你认得这个女人吗?”

王书记先是一愣,紧接着拿过照片研究起来,他琢磨了好一会儿,才摇头说到,“不认识,咋?跟李德兴的案子有关?”

“算是吧,前两天就是她丢下的包裹,我们正在调取监控,这不还没思路,先过来问问你。”

“那嫌疑还挺大的,我在村里熟,要不我帮你问问?”相比之前发生的命案,王书记这回倒主动了许多。

“那就麻烦王书记了。”既然都遮着捂着不出声,那到头来也是白折腾,徐新龙索性转给了王书记。

“我看天色不早了,这两天忙着破案,还两头跑,要不徐警官你住下来?”

“不了,我这还得回去。”

“这两天学生放假,村里的小学空着,你要是不嫌弃,就在那儿住下。”王书记依旧自顾说着,“况且案子的事还得忙活一阵。”

“那就麻烦了。”徐新龙是不想麻烦的,可面包车的事还没着落,他打算夜里过去一趟。

 

7.小学离村委会不远,隔了道街便是,离停面包车的土坡也隔了道街,不过是相反方向。天刚蒙蒙黑,徐新龙便住了进去,紧接着他接到小张的电话。

“徐队,尸检报告出来了,李德兴是窒息而死,死亡时间是在五天前的夜里,脖子上的伤是后来有的,手臂跟脚踝处有多处擦伤,所以湖底不是案发第一现场,但很有可能是浸在牛粪中产生的窒息,而且……”

“还有什么?”

“在死者衣物上,法医检测出一名女性的DNA,但经过比对,我们并未发现她的身份,所以……”

“所以你怀疑她是凶手?”

“不排除这个可能。”

“那那双眼睛呢?”

“核实过了,确实是李德兴的。还有打来的手机号,最后一通电话是在公安局附近,时间也与监控录像上符合。”

“好的,我知道了。”

突然闯入视线的妇人成了关键的线索,当然随后便杳无音信,徐新龙尝试将她跟死者身上的DNA联系起来,那她便顺理成章有了最大的嫌疑,只是要想了解报案那晚的详情,必须得找到面包车的驾驶人,只要得到关于妇人的线索,一切都有迹可循。

 

8.等入夜后,村庄渐渐寂静下来,徐新龙趁着夜色溜了出去,他来到面包车停靠的土坡下,先环顾了眼四周,除了亮着的路灯外,再无别的光芒。他沿面包车走了一遭,并未发现剐蹭摩擦的痕迹,于是打开手机的手电筒,隔着车窗照了进去,在车的后面发现显眼的血迹,看来还没来得及处理。

突然一声狗吠将他吓得不轻,抬眼看去,土坡上一条狼狗正虎视眈眈盯着他,他本想抬手示意安静,可那条狗却越发猖狂,甚至想跑下来撵他。悄无声息的夜晚不适合出现这种声音,可徐新龙还想确认车内的情况。

双方僵持了一会儿,只瞅见坡上的灯亮了起来,已经不适合再继续行动了,可别打草惊蛇,徐新龙只得放弃探索,悻悻溜回了小学。

 

9.当天晚上他便做了个噩梦:梦见自己站在湖边,而旁边站着的是死者李德兴,他转身同自己微笑,紧接着跳入湖里,平静的湖面激起一阵阵涟漪,徐新龙也跟着掉了下去,可他是北方的旱鸭子,只能下意识伸手呼救,这才发现自己躺在学校的床上。

 

10.窗外的天亮了许多,徐新龙没心思再睡了,难道是因为捞尸犯了什么忌讳?所以才梦见这些东西?可能只是心理作用吧,毕竟这件案子还在继续。

面包车的异状让徐新龙提高了警惕,车内的血迹很有可能就是死者李德兴的,在市里的同事赶到后,他一方面继续进行湖底的打捞,一方面同车主老闫取得了联系。

“喂?是村西老闫吗?”

“嗯……你是哪个?”

“我是市里的警察,叫徐新龙,想跟你打听个事。”

“啥事啊?”

“你在村里有辆面包车是吧?”

“是。”

“那这车现在停哪儿?”

“就在村里的一个土坡下,咋啦?”

“这两天有人用过吗?”

“这我不晓得,我把钥匙交给吴老汉了,要不你问问他?”

“是这样,我们想打开车检查一下,希望你能配合。”

“咋啦?出啥事了?要检查我的车?”

“村里的李会计死了,现在怀疑有人用你的车行凶,所以麻烦你配合一下。”

“李会计死了?这事可跟我没关系,你们要检查就检查,别弄坏我的车就成。”

 

11.挂断电话后,徐新龙立马带人去了土坡,此时的吴老汉还没起身,在听到关于检查面包车的消息后,他很平淡地交出了钥匙,紧接着又埋头睡去。

打开面包车后,里头的情况有些变化,昨晚见到的血迹都没了踪影,看来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没有那些血迹来验证,所有的事实都无能为力。不过细心的侦查员在副驾驶发现了一根头发,疑似妇人的身影再次进入徐新龙的视线。

密封好的头发被送往市里做检测,现在的徐新龙更加疑惑了,所有的证据都表明她回到了村里,但最后消失的地点却也是这里,难道插上翅膀飞了不成?也许不该将妇人当成案件的关键,毕竟她所起到的作用,是让警察发现这桩命案,按照这个思路,最有可能牵涉案件的,是土坡上的吴老汉。

 

12.徐新龙再次登门拜访,不过这回依然毫无所获,反而被臭骂了一通。徐新龙再次陷入了僵局,女人同李德兴的关系到底如何,返回村庄的女人去了哪里?一晚消失的血迹,掌有钥匙的吴老汉,所有的目光再次聚集,可光凭这些不相关的因素,还无法确定吴老汉就是犯罪嫌疑人。

为了寻找更多的证据,徐新龙当晚又在小学住了下来,本想监视吴老汉的动向,可又想起那条狼狗,刚出门的他只得作罢。

 

13.熄灯后的小学十分安静,只有村里的狗叫不时传来,徐新龙睡不着觉,他一想起全村人的表情,便觉得诡异,那个消失的女人不会无缘无故来报案,而且里面有死者的身份证和一双眼睛。肯定是与死者关系亲密的人,可过了三天都没有音信,村里又没人认识,难道发生了什么意外?

正当徐新龙沉思时,突然瞥见窗外的一道黑影,就映在外头一动不动。

“谁在外面?”徐新龙起身出门,可那道黑影更为迅速,立马便从窗外划走,等他出去查看,什么响动也没了。

看来事情不简单,不仅是消失在面包车的女人,连他都被人盯上了,不过也好,至少暴露了对方的信息,好歹嫌疑人确实是在村里面停留,或许明天的侦查能有个好的方向。

 

  1. 不过这天晚上,徐新龙又做了个噩梦:他梦见自己呆在湖底,不会游泳的他一直咕噜咕噜冒泡,可却能像正常人一般呼吸,当他拼命往上游时,却被人拽住脚踝,他低头看去,却是满脸狰狞的李德兴,见到这般模样,他奋力踢开缠着的手,奋力往上边逃,只听着身后传来哀嚎,“救我……”

 

  1. 吓得一身冷汗的徐新龙立马醒了过来,此时天已经亮了,被子掉到了地上,他捡起来拍了拍土,又叠好放好。

 

16.一大早来到村委会的他,见证了一出好戏:村头老申家的牛丢了,结果在吴老汉家的牛棚里找到。两帮人就在那儿吐口水,当然身为警察的徐新龙也不免被波及,说是警察就在这儿,你要不把牛还回来,就告你偷牛。

不过是小纠纷,徐新龙权当热闹看,他只是好奇吴老汉为何会偷走别人家的牛,再想起昨晚窗前的黑影,似乎哪里不太对劲。趁两家停战的空档,徐新龙特意问了问王书记详情。

 

17.“这也不是头一回了,上次两家就吵得不可开交,这生下的牛犊归哪家,谁都不乐意。吴老汉说牛犊屁股后边有块花,跟母牛一模一样,说是他家的。可牛一直都在老申家,两家谁也不让,谁知道他能把牛给牵回去。”

“那我听这话,牛该是老申家的?”

“我觉得是,全村人也觉得是。对了,上回李德兴还因为这事跟他嚷了半天,不过吴老汉就那驴脾气,软硬不吃的主,最后也不了了之。”

“李会计?”似乎出现了关键线索,徐新龙正发愁不知从何入手,没想到竟是从牛这里来的。

“是啊!要不是今天这事闹的,我差点都忘了。不过也没啥关系吧?平常的吵嘴拌架,哪因为这杀人,你说是吧?”一想到未完的案子,王书记都直冒冷汗,不过是只牛犊的事。

“也是。”至少有怀疑吴老汉仇杀的可能,徐新龙可不想放过这个机会。

 

18.下午局里来了电话,头发DNA比对出来了,跟死者身上发现的那名女性一模一样。而在湖边进行打捞工作的同事,也有了新的发现:他们在湖底捡到了一台手机,已经确认机主是李德兴,不过因为牛粪的污染,无法检测上面的指纹。

那晚妇女报案时,拿的就是李德兴的手机,然而现在的它出现在湖底,联想之前发生的种种,或许当事人真有发生意外的可能。但在这小小的村庄,所有的人都不认识那名妇女,几经排查之后,依然毫无所获。

 

19.虽然案件依然胶着,但盗牛一事却有了动静,不知谁提了句DNA鉴定,两家到后来谁也不让,非要吵着给牛做鉴定,当然他们也选出了自己心目中的母牛。简直是荒唐,给牛做鉴定不是不可以,但产生的费用比牛还贵,可两家都在气头上,嚷着叫着要打官司,还扯上村里一帮看热闹的群众。

在这节骨眼上,王书记同村里人的想法一致,他觉得牛犊就是老申家的,一个劲劝吴老汉归还,可面对强硬的态度,依然是无疾而终。这事闹上法院后,法院也觉得不合适,表明自己的态度后,希望假主人能自动放弃,否则最终将近一万元的费用,最终会落在他头上。

果真是个倔老头,事情已经如此明显了,可依旧不为所动,最终法院无奈采取了当事人的意见,给牛犊做了DNA鉴定。

 

20.鉴定结果还得等两天,不过此时的徐新龙已经办好了搜查证,他在王书记跟周边邻居的见证下,对有重要怀疑的吴老汉家进行搜查。

 

21.徐新龙的突击行动依旧一无所获,在临走时,徐新龙注意到院内新铺的水泥地,当机立断砸开了那堵厚厚的水泥墙,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地窖,里头躺着位不省人事的妇人。

因为吴老汉涉嫌杀人、非法拘禁,被徐新龙带走。

 

22.等妇人醒来后,这才道出了实情:她叫杨晓婷,是三年前被吴老汉买来的,吴老汉怀疑她跟李德兴有染,早就心生不悦。这几天因为牛犊的事,吴老汉早就想将牛牵回来,但那晚恰好碰到李德兴,便将他埋到牛粪里窒息而亡。紧接着割下他的脑袋,将尸体扔到湖里。

因为时间不长,所以尸体并没有浮上来,而她趁着赶集溜了出来,赶到公安局报案,当然空口无凭,她便用了吴老汉剜出的眼珠和李德兴的身份证。当她想要逃跑时,却碰上开面包车追来的吴老汉,在消失的两分钟里,吴老汉在车上对她拳打脚踢,甚至扬言要一并杀了她。而徐新龙后来在面包车见到的血迹,便是她的。

回到村里的她被吴老汉关进地窖,而且在上头封了层新的水泥,要不是徐新龙来得及时,她得渴死饿死在里头。

 

23.李德兴的案子破了,不过偷牛案还没有,两天后市里的鉴定结果出来了,牛犊是吴老汉家的。沉重的鉴定费用最后落在老申家,当然也是一把鼻涕一把泪。

 

24.徐新龙觉得心里的石头落地,可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他问了问杨晓婷,之后有什么打算,要不要回自己之前的家,不过却被拒绝。

杨晓婷说自己什么都不会,在这儿凭着几头牛勉强能生活,况且吴老汉也进了局子,自己的日子勉强能过下去,不至于来回奔波,她似乎已经死心了。

“假如有一天他回来呢?”

“回来再说吧!”

 

25.局里的小张似乎很兴奋,总在说这件无头案。

“有烟没?”

“徐队,你不是不抽烟的吗?”

徐新龙笑了笑,一句话没说,接过小张递来的烟,“有火吗?”

“啪!”小张凑上前给他点着。

徐新龙学着抽了一口,立马被呛得不成样子,似乎有滴眼泪滑了下来。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小说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备案号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