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聘网站编辑、软文新闻稿写手、主持人、礼仪接待服务员
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小说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重点推荐剧本
职业病预防题材搞笑小品剧本《带
晚会娱乐演出哑剧剧本《时代变化
燃气公司娱乐演出三句半台词《我
施工工程题材娱乐搞笑小品《项目
农民创业开网店题材搞笑小品剧本
税务局服务题材搞笑小品《暗访办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公司年会有关车间生产类小品剧本《
元旦适合演的小品剧本,元旦节目表演
灯博会公益义工故事小品剧本《幸福
最适合公司年会表演的爆笑小品台词
公司企业环保小品剧本《打造绿色环
关于工作的情景剧剧本(特殊纪念日)
关于除夕的小品剧本,除夕之夜的小品
最新最适合今年公司晚会年会表演搞
家有儿女小品台词剧本,家有儿女经典
反应猪肉贵吃不起猪肉超搞笑小品剧
关于幸福是什么小品台词,幸福的定义
小学生励志演讲稿(改变)
关于父母玩手机不管孩子的小品剧本
过年爆笑小品笑死人不偿命剧本(我们
银行合规文化三句半,银行题材三句半
企业文化情景剧剧本,体现企业文化的
普法群口快板词,法律法规进社区快板
公司企业单位反腐倡廉小品剧本(干就
为家乡发展建设做贡献小品剧本(致富
公司部门音乐剧剧本《我们的十年》
关于环保的情景剧剧本,环保主题情景
普法教育小品《爸妈请放下手机陪陪
12月25日圣诞节搞笑小品(圣诞故事)
部队强军搞笑小品剧本,强军兴军小品
新农村建设助推农家乐快速发展小品
电力公司工人年会小品剧本(员工比拼
电信诈骗小品,电信诈骗小品剧本《城
最新2020年元旦晚会搞笑幽默正能量
基层干部商量扶贫资金如何使用小品
12月9日世界足球日小品剧本(火警11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小说 > 其他小说 > 人间正道(修改本)第八十九章
 
授权级别:授权发表与使用   作品类别:小说-其他小说   会员:戴修桥编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9/9/22 18:57:17     最新修改:2019/9/24 8:34:23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小说名:《人间正道(修改本)第八十九章》
(原创剧本网)作者:戴修桥
    第八十九章

    三无赖无事生非    李雨诚心做红娘

    再讲一个寓言:

    一个耍猴的人被猴子抓得脸上都是血,为了不闪了场子,还继续耍下去。却喋喋不休地说:“这猴还是能不出我的手,我如果真的不要脸,它就不要命了。”

    看猴的人问:“是你的脸重要还是猴的命重要?”

    耍猴的人没有回答。

    另一个看猴的人说:“你要不要脸无关紧要,猴子不能不要命。猴子没有命了,你也就不能赚钱了。”

    耍猴的人连声道谢:“谢谢你捧了我的场子。”

    李雨玉英的小饭馆,事发在杨赐和李露离婚前不久的一天。

    铁成又来吃饭。

    铁成:“老板,一笼包子,一碗稀饭,两个茶叶蛋。”

    玉英(热情地):“到了。”

    玉英把饭送到铁成的面前。

    玉英:“这位大哥,我们的小饭馆一开张,你可是我们店的常客。”

    他们本来都是茅草山的人,为什么不认识?茅草山村庄有五六千户人口,从村东到庄西有二三里,一般的人是认识不全的,何况玉英是外村子嫁过来的,铁成也是长年累月在外地打工,玉英和铁成很少见面,所以就不相识了。

    铁成道:“我在你们饭馆不远的街上开了一家奇石展销店,你们的小笼包口味极佳,又实惠,我非常爱吃。”

    玉英:“你的生意好吧?”

    铁成:“我是和安徽灵璧县人联手,可以说是供不应求。”

    正在这时当门前停了一辆私家车。

    玉英急急忙忙地走了出来。

    玉英:“同志,你们的车挡门了,让开一点。”

    从车窗里传出一人戴着墨镜,瓮声瓮气的回答:“下午就走,下午就走。”

    玉英折身而回,铁成走了出来,他拍了拍车窗问:“同志,你讲不讲道理,现在才上午八点不到,你们的车严严实实地挡了人家的门,还得等你下午,是不是来找茬的。”

    来吃饭的人很多也纷纷谴责起来:“快开走,快开走,报警了……”

    车内那个戴着墨镜的人正是郭建设,还满口不干净地说:“管你屁事。”

    铁成可就火了,他高声吼道:“原来是你们,茅草山村怎么出了你这个货色,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郭建设吼道:“铁成你敢骂我?”

    铁成本来和郭建设还发生过矛盾,打过几次架,虽然不能说仇人见仇人,眼中起红云,还是话不投机就有了火气了。

    铁成:“长舌子,你是茅草山村的一大祸害,你只能在茅草山庄横,来到县城还耍横,蜗角虚名,怕是横不起来了。”

    常收购勃然大怒:“你敢骂我?”

    铁成更不示弱道:“我骂你,还要揍你那。”

    铁成一伸手硬把戚收购给拖了下来,戚收购就去抓铁成的脸,铁成怒起,那真是力大无穷,一带劲把戚收购举了起来。这个戚收购面朝上,脚手乱刨,郭建设从车上跳了出来,他手里拿着一边匕首,就要刺向铁成。

    李雨:“铁成快闪开。”

    李雨手里拿着一根擀面杖,容不得她多想,愤力举起向郭建设拿刀的手打去,刀被打落在地。

    铁成扔下了戚收购,这时警车开来,原来玉英已经报了警。

    李雨、玉英、铁成,还有杨赐也在车上,他们三兄弟被带至派出所,审问后定案是所有的责任都在杨赐、戚收购和郭建设的身上。

    警察:“铁成你回去吧,你的行为是见义勇为可表扬,也不可表扬,你能轻轻的放下郭建设,也算是给他一个教训,说明你还有一定的法律观念,假如你把戚收购摔到地下,不死即伤,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李雨:“铁成你不能走,我想高薪聘用你做我的个人保镖。”

    铁成:“李雨,你说这话有意思吗?”

    警察:“你们认识?”

    李雨:“他是我的前夫。”

    警察:“你们有这么个关系,这场纠纷性质就变了,就是有预谋的斗殴了。”

    李雨:“警察同志你理解错了,铁成是我的前夫,这是事实,我们事先都不知情,还有他们才是有预谋的报复。”

    警察:“有预谋的报复?你们同是一个村子的人,还有,你杨支书你更不该这么做,你有推脱不了的责任。”

    李雨:“我的这位搭档或者说合伙人她叫玉英,这个来我饭馆滋事的戚收购,也是她的前夫,持刀欲谋行是她的前夫的好朋友,就因为他戚收购家庭暴力,所以他们才离了婚,刘建设还就因为家庭暴力被玉英起诉到人民法院,被判刑六个月,今天就是他刑满释放的第一天,就上门寻衅报复,他戚收购不思悔改,有严重的社会危害性,还有这个持刀行凶的郭建设,因此请求公安机关保护受害人的合法权利,对犯罪分子戚收购和郭建设必须严惩。”

    玉英:“我是玉英,事实就是这样,我再次向公安机关请求对戚收购还有他的帮凶郭建设立案查处。”

    警察:“戚收购,这把匕首是谁的?”

    戚收购面目更色道:“不是我的,我也不可能从监狱中带出来匕首。”

    警察怒道:“持刀行凶就是一种严重的违法行为,这匕首是你郭建设的,还是杨赐的?”

    郭建设:“匕首是我的。”

    警察:“来人。”

    几名协警:“有。”

    警察:“把戚收购、郭建设押下去听候处理。”

    协警:“是。”

    协警把戚收购、郭建设押下。

    警察:“铁成你帮助调解一下,杨赐在李雨玉英的同意的情况下,赔偿他们影响营业的损失”

    杨赐:“是,接受处理。”

    李雨、玉英早就心急火燎了,快步来到小饭馆,只见笼屉在丝丝冒烟,锅里的水已被熬干,李雨就要往锅里倒水,被玉英拦住:

    玉英:“姐,且慢,不能突然加水,锅会炸裂的。”

    李雨看了看灶下,道:“幸好没人添煤,火快要息了。”

    这时铁成和杨赐也来到了,李雨气不打一处来,她把蒸焦的包子呼的一下子倒在杨赐的面前,怒不可遏地:“杨赐,杨赐,这些包子算你的。”

    杨赐陪着笑脸道:“大姐,损失多少我陪多少,还不行吗?”

    李雨道:“铁成,你是我的前夫,这回来做中间人,说话办事要一碗水端平。”

    铁成:“我才不管你的烂事,要不是包丢在这里,我还不来呢,听你这张嘴,前夫后夫的,还能说得出来。”

    玉英:“赵老板,你可是派出所的委托人,问题不处理好,你的包我已经妥善地收好了,缺一陪十。”

    杨赐道:“铁成你是知道的,我的爱人是这大姐的同胞妹妹。”

    铁成:“都是茅草山村人,丢死人了,你杨大支书也够光彩的?你就赔偿她二百元钱吧。”

    李雨可不答应了,她跳了起来,指着铁成的鼻子嚷道:“戴铁成的,你也是报复,溜沟子是玉英的前夫,就能在光天化日下堵我饭馆的大门,是明显的报复,你铁成是我的前夫,就能毫不掩饰地来砍价,不言而喻这更是报复。”

    铁成:“我还有错了?”

    李雨:“你早就有错了,和三于勾结在一起偷坟盗墓,所以夫妻反目为仇才离了婚,不如路人。”

    铁成辩解道:“和三于勾结在一起偷坟盗墓,我不认可,只能说是偶然,是你利欲熏心,我不接受和叔送来的脏款,你才向我提出离婚。”

    李雨:“你们家庭不和,兰花拔了我的棉花,这个日子要我怎么过。”

    杨赐:“那些就不要说了,大姐你就说说价吧。”

    李雨:“玉英,你把这几日我们营业的流水账拿来,口说无凭,我们也得靠证据说话。”

    玉英:“是。”

    玉英拿了账本,道:“事发突然,我们是不知情的,所以这本账没有做假的可能,那我就念念,杨赐你听好。”

    杨赐:“大姐,有这个必要吗?”

    李雨:“完全有必要,账要清心才明。铁成你是代理人,你来读。”

    铁成:“我又成了代理人,好我读。”

    铁成接过账本读了起来:“四号纯盈利2082元,5号纯盈利2126元,6号纯盈利2209元……13号也就是昨天纯盈利2242元。”

    李雨:“取平均数。”

    铁成:“拿计算机来。”

    李雨:“计算机就免了,我妹妹玉英就是一把活算盘。”

    玉英:“我已经算好了,10天总计纯盈利22146元,平均数是2214.6元。”

    铁成:“神了,能正确吗?”

    玉英:“再复杂十倍我也能在三五秒内口算得出来,信不信由你。”

    李雨滑稽地笑了笑道:“你说我这妹妹,神不神?”

    杨赐却道:“太神了,了不起哇。你玉英真是不显山不露水,石中藏玉。”

    李雨:“再神你也是干瞪眼,她在茅草山庄戚收购家好几年,那是怀才不遇,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我说铁成,你在我心中是个好人,你丢下了我。”

    铁成说:“说错了,是你丢下了我。”

    李雨:“说这些就不重要了,你第一次来我这里吃饭我就……”

    铁成:“你就什么?”

    李雨:“你别想歪了,我绝不会重温旧梦,再说好马不吃回头草。我也警告你铁成,你不能永远用有色眼镜看人,看事物那就大错特错了。古人云;声妓晚景从良,一世之烟花无碍;贞妇白头失守,半生之清苦俱非。语云:“看人只看后半截”真名言也。”

    杨赐连声道:“这真是一句至理名言。”

    李雨:“杨赐,你不地道,遇事不能承担的胆小鬼。来我饭馆滋事绝对不是戚收购的意愿,是你杨赐和长舌子,尤其是你杨赐,你为什么不能勇敢的去承担责任?你们做的事能是人事吗?我告诉你这句话:

    人恶人怕天不怕,人善人欺天不欺。

    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

    杨赐面对李雨的质问无言答对。

    李雨:“狗能咬人一口,我们是人不会再去咬狗一口,开车滚了吧,铁成你暂时留步,我还欠你件东西,准备归还于你。”

    杨赐有几分的羞怯,他上了车启动后,从车窗扔出多张百元纸币,道:“大姐对不起。”

    杨赐开车而去,玉英捡起钱问:“大姐这钱?”

    李雨:“不要白不要,算他杨赐这几十年没白活,还识点数,铁成你进来拿你的包。”

    李雨、玉英、铁成三人进了饭馆。

    李雨:“玉英妹妹,上午歇业,有这两千块钱不亏损,铁成你坐下,放心吧,没有人扒你的衣服。”

    铁成:“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旧话重提没有意思了。”

    李雨:“旧话重提不是没有意思,那是后悔,是不好意思地去提,我问你在你刚刚二十岁的时候有人给你介绍对象,就因为姑娘的母亲离了婚是带来的丫头。我问你,就是带都儿,挂油瓶又哪一点丢了你的人。”

    铁成:“是我父母亲不容愿意的,也因此我离家出走去河南少林寺一去六年,回来又遇上了你,后来又听说那姑娘还在她家等我。”

    李雨:“又后来呢?”

    铁成:“只有在失去的时候,才感觉到特别可惜,遗憾的是哪里有这么多的后来。”

    李雨:“是可惜的是我,还是那个姑娘?”

    铁成:“不是你,因为你背叛了我,可惜的是那一个,自从与你婚姻的失败,我对个人什么婚姻了,什么家庭了,都失去了信心,真可说是心灰意冷,我就再一次离家去打工,去过广东,也去过苏州,最近才和安徽人合作办了个奇石加工推销公司,还是事业为重吧,所以我不想再去成家了。”

    李雨:“如果时光倒流,你又能这么办?”

    玉英:“姐姐,你就别说了。”

    李雨:“是的,如果没有我的出现,你一定和那位因为母亲离婚,她是带都儿、挂油瓶的姑娘还会走到一起来的,其实我李雨间接性的成为你和她婚姻路上的拦路虎和绊脚石。”

    铁成:“李雨,你说这番话有什么意图?”

    李雨:“我弥补你的损失,因为我而失去的,我再给你找回来。”

    铁成苦涩地:“能有这个可能吗?是痴人说梦,还是你犯了神经?”

    李雨道:“我李雨虽然不怎么地道,总是不想去亏欠别人的太多,良心债欠多了,我寝食难安。”

    铁成:“李雨,我铁成是个实在的人,你想说什么?做什么?就直截了当别绕圈子了。”

    李雨:“我的合伙人就是你还没有忘记的那个人,我想为你们去穿针引线把已经断过的红绳再给连结起来。”

    铁成眼前一亮,道:“你这个玉英原来是我心中一直没有忘记的玉英,说天地之大广堥万里,说天地之小近在咫尺。”

    李雨:“你这个人就是这个德行。”

    铁成:“我什么德行?”

    李雨:“静如处女,动如脱兔。”

    在李雨的促和下,不久铁成与玉英喜结连理,一年后他们的儿子出世了,铁成做上了爸爸,玉英也做上了妈妈,李雨呢,也认下了干儿子,他们的故事也成为很多人茶余饭后的佳话。

    正是:

    没有缘分成了也不成,如无根之木,

    有了缘分开了也能合,如注水赴壑。

    再说,这一日在一家比较高档的酒楼,李岩和杨赐刘建设郭建设在交谈着,李岩已经是古城镇副镇长,主管镇厂矿企业还招商引资。

    杨赐:“哥,这回你得帮我,我们茅草山村有上万棵树形较大的银杏树,重庆,苏州等大城市都在大批引进,你路子宽,开拓我们村子的经济发展是个好时机。”

    李岩:“路子是有,你们还得在本村选拔一个有这方面能力的人去直接推销。”

    杨赐:“我们已经有合适的人选了。”

    李岩:“是谁?”

    杨赐:“戚收购,他在村子里当了多年的村会计,有这方面的基础。”

    戚收购:“李岩哥,我们是一个村庄的人,你对我可以说是了如指掌。”

    李岩笑了笑说:“你头脑灵活我承认,油腔滑调更适合去跑外销,我还要提醒你,外面可是花花世界嗷。”

    杨赐:“哥,我们说过公事再谈谈一点私事。”

    李岩:“什么私事?”

    杨赐:“大姐她丈夫死了,总不能带着孩子孤孤单单地单过一辈子吧?你是她一母同胞的哥哥,我是你们的妹婿,都有责任去为她考虑考虑。”

    李岩:“说来也是,李雨从小就时乖命蹇,我为她总是想不通,命运真会作弄人,为什么妖魔鬼怪总是要糟践她。”

    郭建设:“有人在上海火车站看到了大建那孩子,背着一个塑料包在捡矿泉水瓶。”

    李岩:“我去找了三天,偌大的上海找一个流浪的孩子还不是大海捞针,再说,他是长腿的,脚底无线,居无定所。”

    杨赐:“你那丹儿又身在何处,最无辜的就是离婚人的孩子。”

    李岩:“是啊,有了继母就有了远爹,王红梅不乐意要那孩子,我还不是求大同存小异依了她。”

    杨赐:“这些就不说了,就说说大姐李雨,戚收购也离了婚,哥你看他两个结合合适不合适?”

    李岩:“你们上次去李雨的饭馆滋事,就算是报复玉英,要李雨非常恼火。”

    郭建设:“大姐真厉害,我和戚收购拘留了15天,还罚了款。”

    戚收购:“哥你放心,我戚收购就因为想要生自己的孩子还亏待了玉英,如果李雨姐和我结了婚,我保证对她一定体贴,对孩子视如己出。”

    李岩:“待我回去和父母和她个人商量商量。”

    不久:

    戚收购的家贴红挂喜,一片喜气洋洋,宾客纷至。

    李雨再做新娘接至家来,戚收购神采飞扬与李雨牵手在多人贺喜声中步入喜庆的殿堂。

    正是:

    无情结发归天,欢娶遗孀为伴,无论元配或者

    续弦,可说百年难遇,理合诚心诚意;

    有幸义男入弟,乐收继嗣做儿,不管亲生还是

    假子,都应一视同仁,务当不向不偏。

    丁超急急忙忙地走回家,薛蓉在做家务。

    丁超把一件事告诉了薛蓉。

    薛蓉:“戚收购比我大表姐小五岁,还是他求上门来的。图的是我舅舅家的富有,还有我舅舅的影响力,我表哥手中的权力.”

    丁超:“他不是也得到了吗,有车也有房,风光起来了。”

    薛蓉:“是的,我舅舅从矿上转到政府机关当了官,有了权力,家庭经济条件提高了,全家都进了城,表哥的官运亨通可以说是飞黄腾达,所以戚收购才向你求婚。他一直对我大表姐俯首听命,也包括她带去的儿子。”

    丁超:“我对他有些怀疑,人吗能改变条件,条件也能改变人。就像一只鹰,小的时候只能蹲在窝里,一旦羽毛丰满飞出了窝就寻觅起猎物,这可能就是它的本性。”

    薛蓉:“你有了发现?”

    丁超:“你表哥自从当上了县招商主任,他戚收购也进了招商局。”

    薛蓉:“我们村的主管会计他不是还干着的吗?”

    丁超:“他不但村会计没有辞,我们村不是成立了经济开发办公室吗,还兼职主任,这几年我们村的银杏树推销到全国各地,他戚收购全权负责,所以他就有了外出的机会,便能易游天下,脱离了你表姐的视线。”

    心里想到的病,往往就会染上这综病,这就是心病。戚收购果然采起了路旁的野花。

    正是:

    高足弟子成人物,卿卿我我乱弹琴。

    再说李露在法庭向杨赐交了离婚起诉书,十数天后法医向杨赐下达了开庭传票。杨赐他没有去法庭,把自己闭门关锁在自己的家里,电视虽然开着,他却没有看一眼,茶几上的茶早就凉了,他还没有喝。惘然若失,这就是此时此刻他的心态。

    杨赐为什么不去法庭?人常说心里无病死不了人,杨赐他有愧,有病,没有胆量去面对李露。杨赐也明白,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丑媳妇怕见公婆面,能是怕的事吗?他知道缺席不会影响法庭的判决,对自己更没有利处。有心去请律师,或者其他人为他代理,离婚并不是体面的事,这回我杨赐的面子就丢大了。

    杨赐这才感觉到有生以来这是他最难堪的事,是谁能帮助他度过这一关?社会上的人有几个能雪中送炭,多是落井投石在看我的笑话。杨赐非常伤感,曾经沧海,那都是别人的事,临到自己头上,才知道这个难字是怎么写的。黔驴技穷,无计可施,一筹莫展,多么难分难解的一道题。

    杨赐的面前就是一道又深又宽的鸿沟,往前走此路不通,往后退又退不了,别人是望洋兴叹,我呢?一条沟就困死我了,还说什么洋不洋的。他想骂娘,又骂何人呢?

    杨赐只能骂自己:“我真他娘的混蛋,将日子不过拉枪攮驴。”

    正在这时有人在敲门。

    杨赐更是烦上加烦,他还真得骂人啦:“娘的叫什么魂,我还没有死呢?”

    那人还在一个劲的敲着门.......

    杨赐无奈才去开门,开了门一看原来是戚收购,只见他愁眉苦脸很是沮丧。

    杨赐问:“你哭着脸做什么?”

    戚收购说:“那个女人来了。”

    杨赐问:“哪个女人?”

    戚收购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于是二人走向杨赐的客厅,面对着面坐在沙发上。

    戚收购气急败坏地说:“二年前我奉你的命令去外地招商引资......”

    杨赐气愤地说:“我要你去推销我们的银杏树可没有要你去骗女人,去年冬天不是来过一次吗,这样下去何时得了?”

    于是他们交头接耳商量起来……

    正是:

    人平不语,水平不流。

    便宜莫买,浪荡莫收。

    这个重庆女就因为没有把好这方面的关,所以才上当受骗,今天还要遭遇到杨赐等人的暗算,不知可能化险为夷,这是后事先莫云。

    如果要说起这个女人,还要从这件事说起,

    冬天,这是一个很冷的冬天。

    灰暗的云块,缓缓地在天空中移动着,阳光暗淡,天气阴冷,过往的行人都是紧缩着脖子,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大运河两岸酱黄色的田野,寂寞地躺着。一座陈旧的水泥桥梁横跨在河上,丁超骑着一辆自行车来到桥上。他远远的看见有个人向河里走去,他甚是诧异。

    大冷的天,这人下河做什么?水上又结了冰,这人并非是捕魚的,又没有带任何漁具....(他再定睛看去)从她那身着的服装可以认定还是一个年轻的女人,不好,是投河自杀的。

    丁超毫不犹豫地说:“我得救她。”

    丁超没有多想骑车冲下桥去,将自行车丢在桥头。

    丁超飞身向那自杀女人投河的地方跑去。他一边跑着一边高声呐喊:"大姐站住!大姐站住......”

    西北风舔着冰面呼呼地刮着,不厚的冰面发出喀嚓喀嚓的破裂声。那姑娘哪里理会丁超的呼唤仍在向河心趟去,河水越趟越深,先是没膝后又淹到了大腿,再往前趟去便是深达数十米的河心。

    这时侯的丁超哪敢怠慢,奋力奔跑着,呐喊着:“大姐,站住,危险......”

    丁超跑到那女子下水的水边,他向水面上看去。

    丁超看那女子毫无收步的表现,不能再犹豫了,他奋不顾身向冰水扑去,他终于冲到了那女子的身边,探过双手将那女子揽腰抱住。

    这是丁超有生以来这么胆大去抱陌生的女人还是第一次,事逼之下,男女授受不亲,也讲不得分寸了,不得不如此。

    丁超更容不得那女子的执拗,将她扛在肩上向岸边返回,那水湿透了衣服,冷透骨髓,来到了岸边丁超又冷又累,双腿也麻木了,坐倒在沙滩上,那女子还在无声地哭泣着,不尽的泪水还在流淌着。

    正是:

    一念慈祥,可以酝酿两间和气;

    寸心洁白,可以昭垂百代清芳。

    还道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宁去雪中送炭,莫去落井下石。

    那女子是哪里的人,又为什么要自杀?

    说来这个女人的遭遇很悲惨,她叫刘爽,重庆人,她为什么要在遥远的他乡自杀?还要从戚收购讲起。戚收购在重庆去推销银杏树时结识一个女青年,声称他早年父母双亡是个孤儿,自幼浪迹天涯,飘泊四方,孤身一人,几乎是世上没有任何亲故。也巧那女青年是她父母的独生女,是个大学生,家中又颇有财产,还开了一个小诊所,该女也有些颜色,于是便去她家招赘做了上门的女婿。他并声称现在他在做银杏树的生意。因此来来去去就这样鬼混着,一年后还生了一个孩子,纸里能包得住火吗?能欺骗一时却欺骗不了一世呀。”

    天长日久能不漏馅吗?再说两头忙跑着过也不是个事,再好的花言巧语也经不住在实际生活的考验,推销银杏树也不是长久的职业,这么一来,戚收购每一年总是借故去重庆一二次,李雨可就不答应了。李雨也找过杨赐,把杨赐大骂了一场,杨赐也发现戚收购有账目不清的现象,就是再有去重庆推销银杏树的业务就拒绝戚收购去执行。所以戚收购就再也没有机会去重庆了。”

    这么一来可苦了重庆的那个女人。这么一来,光阴似梭又是两年过去了,这个负义汉好如牛入海音信全无。世上凡是做坏事的人,不管手段是如何诡秘,不会是天衣无缝,总还要会露出破绽来。这女子想起有一回,她们走到一棵银杏树下,这个负义汉说他的老家住在大运河岸边,遍地都是银杏树,有天下银杏国的美誉。

    泉自几时冷起,峰从何处飞来?

    要说起这个被骗的女人,还要从头说起.

    重庆市的一个郊区,那里有个一条街,街道是有个小诊所,天已经黑了,诊所的门已经关闭,从窗户缝隙中透出一丝灰黄的灯光。一个女人她叫刘爽 。她好像是从梦中醒来,这不是梦,因为她根本不能入睡,肝肠寸断,她是哭得太伤心了,已经到了绝望的境地,昏昏沉沉,迷迷糊糊,恍恍惚惚......

    山穷水复,心事成灰落尘。这里哪是屋,就是一个大大的醋醰子,他酸透了,从心底酸到每个骨头缝里,几乎沉落在酸痛的世界里。她哭得如酒如醉,流下泪来已湿透了前襟,这不是泪像是无色的血,她想起了许许多多,尽是些血和泪的回忆,没有一丝一毫的甜意,都是苦的,辣的,此时此刻,她就像一片落叶被一阵狂暴的飙风卷进激流漩涡之中,想忘了只能是日落月出,如何能忘掉失身失节的羞耻,落花流水去,青春何挽回?更还生了一个孽种。可是他冥然而去,就像草上的露水瓦上的霜,太阳下被蒸发得无影无踪。一去就是二三年,她想到这里就好比一把锋利的钢刀插进了她的心藏,心灰意冷,也让她无法自我原说,该死的鬼他骗了她的感情,更毁了她身节,她又如何面对她的父母,她的亲人,面对社会,更还有她自己?他害苦了她,将她推向万丈深渊,她想到了死,也许死是最好的解脱……”

    可是这个女人却忽视了这一点,一失足乃千古恨,给自己给家人酿下了伤害,苦如黄连。要说这个女人,还要从千禧之年2004年说起,这一年正好也是这个女人26岁。2002年是她医大毕业的第二个年头,由于家庭社会关系的寒酸,经济虽然不太困难,又无力去买通关系,变句话来说,想烧香还找不到庙门。的确也是如此,一个平民百姓,朝中无人,无处寻找工作,出门俱是看花人,有钱有势有社会背景的,不但看花,桃红柳绿,随心所欲任他采摘,和她一起毕业的同学有得在县人民医院上班,还有的去了更好的工作岗位,能鸟占高枝,五彩缤纷,她却望尘莫及……

    无奈的她也得生活啊,只好在家乡的镇上开个小诊所,为了办证竭尽全力费尽了心神,办事不花钱,处处惹人嫌,礼是敲门砖,钱是开门的神,回味起来真要她眼里流泪,心里流血。不管这么说,花钱办事,说冤枉也不冤枉。来小诊所看病的人都是些低收入的人群,大病大疾也不会来诊所求医的,只能是看一些感冒或者是擦皮小伤,当然是收益浅薄,自负盈亏。

    正是:

    失节女人望月叹,春梦蓝桥洁难还。

    天狭地窄孤魂苦,微霜凄凄簟色寒。

    何时不汲富和贵?不戚戚于贫和贱。

    络纬之中犹鬼啼,相思成恨摧心肝。

    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章分解。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小说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备案号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