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聘网站编辑、软文新闻稿写手、主持人、礼仪接待服务员
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小说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重点推荐剧本
职业病预防题材搞笑小品剧本《带
晚会娱乐演出哑剧剧本《时代变化
燃气公司娱乐演出三句半台词《我
施工工程题材娱乐搞笑小品《项目
农民创业开网店题材搞笑小品剧本
税务局服务题材搞笑小品《暗访办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公司年会有关车间生产类小品剧本《
元旦适合演的小品剧本,元旦节目表演
灯博会公益义工故事小品剧本《幸福
最适合公司年会表演的爆笑小品台词
公司企业环保小品剧本《打造绿色环
关于工作的情景剧剧本(特殊纪念日)
关于除夕的小品剧本,除夕之夜的小品
最新最适合今年公司晚会年会表演搞
家有儿女小品台词剧本,家有儿女经典
反应猪肉贵吃不起猪肉超搞笑小品剧
关于幸福是什么小品台词,幸福的定义
小学生励志演讲稿(改变)
关于父母玩手机不管孩子的小品剧本
过年爆笑小品笑死人不偿命剧本(我们
银行合规文化三句半,银行题材三句半
企业文化情景剧剧本,体现企业文化的
普法群口快板词,法律法规进社区快板
公司企业单位反腐倡廉小品剧本(干就
为家乡发展建设做贡献小品剧本(致富
公司部门音乐剧剧本《我们的十年》
关于环保的情景剧剧本,环保主题情景
普法教育小品《爸妈请放下手机陪陪
12月25日圣诞节搞笑小品(圣诞故事)
部队强军搞笑小品剧本,强军兴军小品
新农村建设助推农家乐快速发展小品
电力公司工人年会小品剧本(员工比拼
电信诈骗小品,电信诈骗小品剧本《城
最新2020年元旦晚会搞笑幽默正能量
基层干部商量扶贫资金如何使用小品
12月9日世界足球日小品剧本(火警11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小说 > 其他小说 > 人间正道(修改本)第八十三章
 
授权级别:授权发表与使用   作品类别:小说-其他小说   会员:戴修桥编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9/9/22 18:49:17     最新修改:2019/9/23 8:50:31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小说名:《人间正道(修改本)第八十三章》
(原创剧本网)作者:戴修桥

 

第八十三章

                      二青年迷途知返  几罪犯黔驴技穷

         哲理:

         有人说静如水,我说水并不静,除非是一潭死水。  

         有人说人心不平,我说人心绝对公平的时候,只有一堆死人。

陈三推着自行车,闫四随后走下桥头,向隔壁不远的林子里走去,天渐黑也暗了起来。陈三闫四来到了小树林子,晚风摇曳着小树,发出飒飒的声响,陈三扎下自行车道:“坐下,咱表兄弟好好聊聊吧。”

闫四惊惶地:“于得海、钱二太可怕了,真是杀人不眨呀的恶魔。”

陈三道:“别怕,他们都是命案在身,就像鬼火一样,见不得太阳。”

闫四忧心忡忡地说:“我还是不敢现身,尤其是死在古墓中的四个弟兄,他们的父母一见到我肯定跟我要人不可。”

陈三道:“人又不是你杀的,你怕什么,公堂理论。”

闫四道:“公堂理论?和谁论?于得海钱二不落网,我和谁去理论,那四个活生生的人是我带着去茅草山盗墓的,一旦他们的家人知道他们死在古墓里,生吃了我也不解恨啊!公安局也不是安全岛,戚国放犯了这么大错,还不是太平无事,动了一根汗毛了没有?”

闫四说到这里呜呜地哭了。

陈三安慰道:“别哭,何去何从,好好计议,总之活人不能让尿给憋死。”

闫四差点哭了起来,道:“我现在好比锅里的王八,灶里的柴火已经点着,我是活不了多久了,我想只有一条路,早点卖掉文物,我带上钱,亡命天涯,远走高飞,逃命去。”

陈三道:“那不行,现在全国联网,一个通缉令,你能逃到哪里去?”

闫四道:“那我就自杀。”

陈三失声笑道:“别说丧气话了,车到山前必有路,船过河湾必然直,我看清了,你只有向政府自首。”

闫四霍地站了起来:“自首?我能自首吗?政府能放过我吗?活埋铁柱我参与了,那四条人命也与我有牵连,不枪毙我,少说也得判个死缓或者无期徒刑,我不想在监狱里度过我的人生。”

正是:

      停辛伫苦且为何?无边风月尔有几?

孟所长、刘指导员、铁柱和几名民警还在议会着,铁柱的手机响了,他接起手机:“喂,你是朱老板,怎么,吴二向你去电话,茅草山会面取消了?为什么?又是什么阴谋?说的对,闫四没有现面,好,好,你等着,我们安排闫四和你和吴二马上通话。”

孟所长问:“茅草山会面取消了?”

铁柱道:“是,闫四没有现面,等于是纸上谈兵。”

孟所长道:“全局都动了,行动计划不能打乱。”

铁柱道:“立即说服陈三闫四和吴二见面,引出于得海和钱二。”

刘指导员道:“保护陈三闫四的民警来电话说,陈三已经和闫四见面,现在又进入桥下的树林子,已有四十分钟了。”

铁柱道:“等一等,陈三正在说服闫四自首。”

孟所长:“好,我们也只有等待了。”

陈三闫四二人坐在小树林子里屈膝交谈着,陈三耐心的劝说:“表弟,你和我面临着两方面的威胁和压力,尤其是你,死神正在向你扑来,唯一的出路就是向政府,向公安机关去自首去立功。”

闫四问:“怎么立功?”

陈三道:“和公安机关积极配合去抓捕于得海和钱二是你最好的选择,否则你只能去死。”

闫四哭丧地:“我怕!”

陈三道:“你怕什么?八年前,你和我和钱二拦路抢劫了叫韩月的女子,就直接损害了副所长,他不但没有记仇在心,反而……”

闫四大惊道:“八年前?”

陈三道:“咬掉钱二手指头的人就是副所长的妻子韩月。”

闫四惊慌失措地:“这……?”

陈三道:“别这了那了的,他们从来没把自己的的得失看的那么重,四呀,我的表弟,你如果不相信我,再这么执意的干下去,那就是死,铁柱副所长他们是标准的共产党员,我无时不再想,他们能忍受的,就是为了唤起我们的觉醒,别再干傻事了,凡是做坏事的人,若不回头是岸,得到的只有死亡。”

闫四哭丧地:“哥,我不想死,我还想重新做人。”

陈三道:“好,不想死就必须向张警官和政府交代自己的罪行,配合他们,政府会宽大的,一定会宽大的。”

闫四疑惑地:“表哥,我闫四做了那么多坏事,政府能容我吗?”

陈三道:“表弟,我今天来见你,就是为了救你,你是我带去做了这么多的坏事,打了多少人,我已经向政府全盘交代了,尤其是孟所长、张警官和刘指导员不但没有处罚我,还给我改过自新,重新做人的机会,我太感动了。”

闫四哭道:“表哥,你就说,我贪财不再和政府作对,政府能容我吗?”

陈三道:“表弟,回想起来,你我跟着钱二做过一件好事吗?不是偷就是抢,今天沦落到这生死的边缘,也只能恨自己,恨钱二。”

闫四泪道:“哥,我多想陪着爹娘过平淡的生活,可是我做不到。”

陈三问:“为什么?”

闫四道:“我有罪过,还有同村的四个人是我带去盗墓的,他们都死了,他们的家人能放过我吗?”

陈三问:“他们是死在谁人的手里,冤有头债有主,抓住了于得海和钱二不就为他们报仇了吗?”

闫四问:“能抓到他们吗?”

陈三道:“最好是抓到他们,否则你就是跳到黄河里也洗不清了。”

闫四道:“抓他们谈何容易!”

陈三道:“就看你有没有决心。”

闫四痛苦地说:“我,已经是风中的残灯了。”

陈三笑道:“表弟,别再自哀自叹了,我今天叫你来,就是为了救你,让你立功赎罪,在苦海中得到解脱。”

闫四泪道:“哥,我何尝不想去活,去过平平安安的生活,只是于得海和钱二不让我活的自在,活得平安。”

陈三道:“表弟,我不想再干了,那么偷抢扒拿,那些坏事,我都不想再干了,我想去做一个好人,舒舒坦坦过日子的好人。我不要父母亲对我失望,我不想让社会上的人看不起我.”

闫四:“我又何尝不想做个好人,舒舒坦坦的过日子?”

陈三语重心长地:“表弟,我们去偷去抢,财来财去不都是吃干喝净,剩下的都是罪恶,父母为我们担心受怕的,所有亲人为我们担负着羞辱,我们在人前做不起人,被人看不起啊。”

闫四哭道:“哥,你知道我也知道。”

陈三问:“自然知道,为什么不去改变?”

闫四:“我再问一句,政府能宽大我们吗?”

陈三道:“能,一定能。”

闫四问:“你心里有几分底?”

陈三道:“我有十分的底,我已经向派出所都说了。”

闫四问:“真的?”

陈三道:“我不骗你,我合盘托出,我已经从派出所出来进去多少次了,我向他们都说出了我的心里话,并且得到了他们的宽容。”

闫四:“你说给我听听。”

陈三被几名联防队员推进审讯室,气氛是那么的紧张,陈三又惊又怕,他完全是崩溃了,他痛哭流涕的说:“政府,所长,我陈三没有杀人,我真的没有杀人啊。”

孟所长严厉地说:“陈三,你的本质并不坏,坏在你上了坏人的船。”

陈三道:“是于得海活埋了张警官和联防队员……”

孟所长道:“你说下去。”

陈三道:“于得河、张万河、我还有闫四,可是…我们可没有动手啊!”

孟所长:“陈三别紧张,我问你一句你答一句。”

陈三道:“孟所长,你问吧,我只要知道,绝不隐瞒一句。”

孟所长道:“陈三,你必须向政府向公安机关说实话,我问你三个问题。”

陈三心惊胆战的说:“所长,你问吧,我不会骗你的。”

孟所长问:“是谁从林子里钻出来,用警棍打晕了三名联防队员的?”

陈三道:“当时天很黑,那人又带着个口罩,我看不清楚,好像是戚……”

孟所长问:“好像是谁?”

陈三道:“我不敢说。”

孟所长道:“我再问你第二个问题,是谁将昏迷中的联防队员扔下了墓坑?”

陈三道:“于得海和钱二。”

孟所长道:“我问你的第三个问题,是谁填平了墓坑,你又铲了多少下土?”

陈三道:“是钱二和于得海,于得河他没有反对也没有赞同,不过他没有填土。”

孟所长道:“戴万河呢?”

陈三道:“万河哭了,他恳求于得海放过他的侄子,于得海没有答应,我也很害怕,铲了一下土,阎四不愿意去杀人,他也只铲了三下土,只是做个样子。”

孟所长问:“你真的没有看清楚那个带着口罩的人吗?”

陈三道:“天太黑了,他又没有做声,况且我心里太害怕了,害怕于得海连我也一同埋在下面。那人虽然也穿着便衣戴着口罩,样子好像是戚国放。”

最后,有两名联防队员将陈三关在留审室。天很晚了,陈三被关进了留审室。这时孟所长和刘指导员、铁柱让人打开了铁门。

铁柱问:“陈三,吃饭了没有?”

一名联防队员回答道:“陈三的父亲脾气不好,一直没有人送饭来。”

孟所长:“那也不能让他饿肚子,年轻人怎能半天不吃饭?”

刘指导员:“快派人去买碗面条,再买几块饼来。”

联防队员道:“就快夜里两点了,哪里还有买饭的?”

铁柱道:“不行,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就发慌,我去,镇上有一位战友,我去叫门。”

陈三感激不已地:“谢谢孟所长,谢谢刘指导员,谢谢张警官,你们的好意我陈三心领了。”

孟所长道:“陈三,你爹妈就你一个儿子,我不准备送你去看守所,我有信心等待着你能学好,做个好青年。”

刘指导员也道:“陈三,我们派出所不只是关你或者整你的材料,把你关进监狱,而是希望能把一个失足青年给挽救回来,做一个对社会有贡献的人,这是我们最想达到的目的。”

铁柱道:“陈三,所长和指导员都想帮助你,我铁柱更想帮助你,为什么呢?我们都是同一个镇的邻居,我不想我们镇有任何一个人去犯罪,去蹲监狱,天太晚了,我想我那战友的门也不太好喊,战友还在部队,那嫂子还带着孩子,我屋里还有两桶方便面,我拿来泡给你吃。”

铁柱说罢跑步回去取来方便面和一瓶开水,亲手给陈三泡好,关切地:“陈三,快吃,饿坏了吧?”

陈三双手接过铁柱为他亲手泡好的方便面,他哭了,哭的是那么酸痛,饱含着忏悔,他道:“孟所长、刘指导员、副所长,我陈三向你们保证一定悔过,重新做人。”

铁柱笑道:“小伙子,做人就应当有志气,有个重新做人的志气!”

孟所长:“陈三,快吃吧,明天要你爸把你领回去。”

陈三哀求道;“孟所长,我求您别让我爸来,他会揍我的。”

铁柱道:“只要你有个悔改的决心,我会劝你爸不要揍你的。”

正是:

        天网恢恢,疏而无漏,

国法是网,罪人是鱼,

漏网之鱼能有几?

即使是逃了一时,

却不能逃得一世。

话说陈三和闫四坐在小杨树行下,屈膝交谈着,星光灿烂,月色明朗,二人望着星空,尤其是闫四,他的思想转变了,话说的也很坦荡。

阎四道:“哥,表弟听你的。”

陈三痛恨地说:“回想起来,自从和钱二交上了朋友,就没有干过一件好事,偷抢摸拿,祸国害民,我们也该醒悟了,要不然,不仅是蹲大狱,像于得海钱二能逃多久?非得落网不可,等待他们的便是一颗子弹,靠犯法去取财,得到的只是法律的制裁。”

阎四领悟道:“自首,我一定去自首,三哥,能陪着我向孟所长、副所长、刘指导员自首吗?争取宽大处理。”

陈三大喜道:“对,你一定要下定决心,这四十八件文物全部交给国家,再将于得海和钱二引出来,为国为民除害。”

阎四:“今晚怎么办?”

陈三毫不思索地:“我和你去见孟所长、刘指导员和副所长。”

孟所长正在接待阎四和陈三,阎四与泪千行地向孟所长交代着全部的恶行,孟所长也震惊不已地:“一下就埋了四个人?千刀万剐的于得海和钱二,法律饶不了你。”

孟所长说到最气愤的时候,抡拳猛锤着面前的办公桌,这时刘指导员和铁柱走进了办公室。

孟所长吩咐道:“你们把广州的文物贩子吃喝住行好好的安排,一定不要走漏风声,阎四自首了,这桌上的一大包文物,四十八件是他交出来的,可恼可恨的是于得海和钱二又活埋了四个盗墓的小青年,罪恶尤深那!”

刘指导员道:“陈三,你做对了,没有辜负所长,张警官和我们对你的期望,一定给你向公安局报功,还要为你还有你的表弟闫四争取宽大处理。”

陈三痛哭道:“指导员,是您们是政府教育了我也感化了我。谢谢政府,谢谢政府。”

铁柱道:“抓捕了于得海、钱二二人,你们可算是立了大功。”

孟所长感叹地说:“浪子回头金不换,小伙子,我才看到了你们的希望,你二人先去隔壁的房间休息,我们研究了既能保护你二人安全又能及时抓捕于得海他们的方案。”

陈三闫四出离了所长办公室,孟所长、刘指导员、铁柱在分析案情。

铁柱道:“我和文物贩子从广州而来的消息,可以说是完全封闭,还没有和吴二接头,吴二通知陈三和闫四去他家交易,是个阴谋是个骗局。”

刘指导员说:“陈三,闫四不能去。”

孟所长道:“能去。”

铁柱道:“我也赞同所长的意见。”

刘指导员疑惑地:“明知道其中有诈,为什么还让陈三闫四二人去冒险?”

孟所长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可以判定于得海钱二已经和吴二接上了头,这是他们夺宝计划的第一步,诱骗闫四带着文物去吴二家进行交易,一是夺宝,二是要杀掉他们二人。”

铁柱道:“所长分析的完全正确,我们可以让他们二人按时赶到吴二家,我们可以保护他们的安全,实行对于得海和钱二的抓捕。”

刘指导员担心地说:“狡兔三穴,于得海和钱二都是些亡命之徒。”

孟所长道:“狐狸再狡猾也斗不过有经验的老猎人,我们就这样吧,立即组织所里全部警力,兵分三路,第一路由我指挥,马上在沿途,重点是那片荒地和途中桥的两侧设伏,第二路由指导员带队,和陈三拉开一定的距离,前往吴二的家。第三路由铁柱带上三名联防队员,绕道提前赶到吴二的住宅,暗中盯住吴二家的一举一动,我马上请示市局领导,在必要的时候,对于于得海钱二采若取暴力拒捕就地击毙。”

刘指导员、铁柱:“是。”

一支快要燃尽的蜡烛,将这两间破旧的老屋照的一片暗淡,于得海钱二吴二坐在一起抽着烟。于得海道:“我还是很担心。”

钱二问:“大哥,在担心什么?”

于得海道:“闫四是个粗鲁的汉子好对付,那个陈三靠不住。”

吴二问:“怎么靠不住?”

于得海道:“陈三想做好人。”

钱二怒道:“想做好人?去阎王爷那做好人去吧!”

于得海道:“为了稳妥起见,我想要吴二哥先去趟趟路,看看有没有尾巴。”

吴二问:“尾巴?”

于得海道:“老虎的尾巴。”

吴二道:“我明白。”

于得海吩咐道:“不要骑摩托车,骑自行车到途中我记得有一座桥,你就在桥上佯装醉酒,就是见到陈三闫四也不要惊动他,待他们过了桥再用手机通知我。”

吴二道:“如果陈三闫四带来公安怎么对付?”

于得海道:“你更得装醉,酊聍大醉,来个一问三不知,没有发现我二人,公安也奈何不了你们!”

吴二问:“又如何和你们联系?”

于得海道:“电话通知,如果不能打电话就说明这张大网已经张开了,一点钟我不见你的电话就已离开了吴庄,我会知道我们怎么做的。”

吴二走出了屋子,随后于得海和钱二也离开了屋子。

陈三,阎四胆怯地骑着自行车顺着乡村的土公路向前骑着,夜色朦胧,星光灿烂,当他二人通过了一片荒地,便下了自行车,突然有人低声道:“不要怕,我们已经在沿途做了你们的保卫工作。”

陈三低声地:“谢谢孟所长。”

于是二人又骑上自行车大胆的向前去。月光下可见这座横跨大河两岸的大桥,黑乎乎的半河槽的水,映着天上的星月,陈三阎四骑着自行车上了桥面,他们看见了桥面上依着桥栏躺着一个人,鼾声呼呼,声旁倒着一辆自行车,他们下了自行车。

阎四道:“是个醉汉。这辆自行车不坏,换换吧?”

陈三道:“四弟,你真是贼性难改啊。”

闫四笑了笑道:“好,好,贼不空过,做贼做习惯了,见财心里就发痒痒。”

陈三道:“你说文物贩子能在吴二家吗?”

阎四故意高声道:“来都来了,去吴庄再讨杯酒喝。”

陈三已经发现桥上躺的是吴二,因此才虚张声势地说:“做好了交易,咱就发财了,一人分到一二百万的何愁没酒喝!”

陈三说罢用自行车头碰了碰闫四的自行车,闫四也明白过来,随后附和一声道:“我还怕吴二那小子伙同于得海钱二搞我们的鬼呢!”

陈三道:“于得海钱二还不知道跑到哪里去逃命去了,给他一百个胆也不敢卷土重来,走,别误了交易。”

二人上了自行车,影影绰绰的身影消失在夜幕之中。

正是:

      望于天,必思己所为;

      望于人,必思己所施。

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章分解。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小说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备案号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