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聘网站编辑、软文新闻稿写手、主持人、礼仪接待服务员
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小说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重点推荐剧本
职业病预防题材搞笑小品剧本《带
晚会娱乐演出哑剧剧本《时代变化
燃气公司娱乐演出三句半台词《我
施工工程题材娱乐搞笑小品《项目
农民创业开网店题材搞笑小品剧本
税务局服务题材搞笑小品《暗访办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公司年会有关车间生产类小品剧本《
元旦适合演的小品剧本,元旦节目表演
灯博会公益义工故事小品剧本《幸福
最适合公司年会表演的爆笑小品台词
公司企业环保小品剧本《打造绿色环
关于工作的情景剧剧本(特殊纪念日)
关于除夕的小品剧本,除夕之夜的小品
最新最适合今年公司晚会年会表演搞
家有儿女小品台词剧本,家有儿女经典
反应猪肉贵吃不起猪肉超搞笑小品剧
关于幸福是什么小品台词,幸福的定义
小学生励志演讲稿(改变)
关于父母玩手机不管孩子的小品剧本
过年爆笑小品笑死人不偿命剧本(我们
银行合规文化三句半,银行题材三句半
企业文化情景剧剧本,体现企业文化的
普法群口快板词,法律法规进社区快板
公司企业单位反腐倡廉小品剧本(干就
为家乡发展建设做贡献小品剧本(致富
公司部门音乐剧剧本《我们的十年》
关于环保的情景剧剧本,环保主题情景
普法教育小品《爸妈请放下手机陪陪
12月25日圣诞节搞笑小品(圣诞故事)
部队强军搞笑小品剧本,强军兴军小品
新农村建设助推农家乐快速发展小品
电力公司工人年会小品剧本(员工比拼
电信诈骗小品,电信诈骗小品剧本《城
最新2020年元旦晚会搞笑幽默正能量
基层干部商量扶贫资金如何使用小品
12月9日世界足球日小品剧本(火警11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小说 > 其他小说 > 人间正道(修改本)第八十二章
 
授权级别:授权发表与使用   作品类别:小说-其他小说   会员:戴修桥编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9/9/22 18:47:50     最新修改:2019/9/23 8:49:46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小说名:《人间正道(修改本)第八十二章》
(原创剧本网)作者:戴修桥

 

第八十二章

             失足青年自首    法网恢恢难逃

正是:

     山穷水尽,水尽山穷,路是自己走绝了,怪不得别人;

     自取灭亡,自掘坟墓,死亡自己选定了,怨不得别人。

再说吴二的家,后院的两间破旧的茅草房里,于得海躺在一张木床上,突然他的手机响了,于得海拿起手机,睡在对面床上的钱二制止道:“于哥,你的手机关上吧。”

于得海迟疑地:“关上?”

钱二道:“我听人讲,只要你的电话一响,公安局、电信局会使用什么卫星定位,会准确的查出你存身的方位,误差只在几十米之内。”

于得海问:“能这么神吗?”

钱二道:“电影,电视你没看过,黑道上的人都用的是公用电话。”

于得海压低嗓门道:“老二,我有个感觉,吴二靠不住。”

钱二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他一旦找到闫四或许会把我们一脚踢开。”

于得海吼道:“他若敢,我就杀他个满门绝户。”

钱二道:“是啊,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你我已经走到这步田地,乃是穷途末路了。”

于得海想了想道:“吴二在没和广州文物贩子交易之前是不会把我们杀了的,天无绝人之路,也许事情的结果没有我们想象的这么坏。”

钱二道:“明天,吴二再次和文物贩子见面。”

于得海道:“这小子,不能再使陈三去了,必须亲自和文物贩子见面,必须弄清楚那个姓朱的住在哪个旅社,必要时……”

钱二道:“我想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为了安全起见,且不可铤而走险,再使陈三去会文物贩子。”

于得海咬牙切齿地说:“只要弄清楚文物贩子的住处,就立即杀了他,夺走他的现金,我们就远走高飞,亡命天涯,逃命而去。”

于得海道:“我也是这么打算的,闫四和那四十八件文物不一定能找到。”

钱二道:“好,就这么干吧,此地不可久留。”

一座高架桥,横跨大河的南北两岸,桥面上车水马龙,陈三出现在大桥上,他提心吊胆的走在人行道上,他已发现了文物贩子,便陇上前去,轻声道:“朱老板,朱先生。”

文物贩子依身在桥栏上,目视河面,听到陈三的呼唤,回过头来道:“怎么又是你?陈先生。”

陈三道:“原定于今天晚上在茅草山和我朋友见面的,那个吴二昨天晚上他又找到我的家里,这些家伙都是亡命之徒,杀人不眨眼的魔鬼,我只好按他们的意思再和你见面。”

文物贩子问:“文物带来了吗?”

陈三道:“怎么会把文物带到这个地方来呢?朱老板,于得海有命案在身,也是两手空空,吴二只是跑龙套的角色,见不见他都不必要,你还是离开县城去另外一个地方直接与我还有闫四进行交易,因为那四十八件文物在闫四的手里。这里对你来说也不安全,你早日离开这个地方吧,我说的都是实诚话。”

文物贩子道:“陈先生,你绕开于得海做下这笔生意,有恐日后于得海不好再见面,东风日长,我想还是见见于得海为好。”

陈三道:“于得海?他吴二知道他的踪迹,朱先生还是我们做这个交易吧,我们日后和于得海发生了什么,你就别管了,在适当的时候我们会向公安局报案的,抓了这个杀人犯。”

“现在就可以报案!”陈三闻声转过头去,铁柱已站在他的身后。

铁柱在大运河的桥上已经等侯多时了,他望着大运河触景生情,低声咏道:

      “运河漕道碧水流,千载风浪万重舟。

        隐隐一线贯南北,立坐桥头情难收。

        未见当年渔翁面,飞驾快艇巧戏鸥。

        又听游人轻歌起,妙入桃源度春秋。”

铁柱听令抓捕了陈三,带至古城派出所。

孟所长、铁柱正在审讯陈三。

孟所长严厉地:“陈三,我问你的话,你要老老实实的回答,争取宽大的处理,否则对你来说是没有好处的。”

陈三沮丧地:“是。”

孟所长审问道:“你受何人指使两次和广州文物贩子见面?”

陈三坐在审讯室桌前的椅子上:“是…是…”

铁柱面有愠色地:“陈三,于得海可被你窝藏?你知不知道于得海犯的是什么罪?杀人犯,你犯了窝藏罪。”

陈三唏嘘了一口凉气,他害怕了,马上解释道:“我没有窝藏于得海,是吴二指派我与文物贩子见面的。”

孟所长问:“那四十八件文物可在你的手里?”

陈三道:“在闫四的手里。”

孟所长又问:“那四十八件文物可是在茅草山盗来的?你参与盗墓了吗?”

陈三道:“是闫四和他的四个同村青年在茅草山盗挖了一个大古墓,后来于得海钱二上了山,进入了古墓,杀了四名同伙,闫四带着四十八件文物逃出了古墓。”

孟所长大惊道:“于得海他们又杀了四条人命?那四具尸体呢?”

陈三道:“他们都埋在古墓里。”

铁柱怒道:“该死的于得海钱二,罪恶累累,一定要早日将他们抓捕,绳之以法。”

孟所长责问道:“于得海现在在什么地方?”

陈三道:“不知道,只是吴二多次去找我,告诉我于得海太凶残了,要我找到闫四把这四十八件文物卖出去,不和于得海他们分赃。”

孟所长问:“那闫四呢?”

陈三道:“闫四害怕于得海钱二的追杀,藏在他亲戚的家里,不敢露面,只是要我去找文物贩子,早日卖掉文物,就远走高飞,永不与于得海他们见面。”

孟所长问:“怎样能找到于得海?”

陈三道:“电话联系。”

孟所长道:“好,现在就和闫四通话,不要说你在派出所,将他连同四十八件文物引到指定的地点,晚上八点钟与你见面。”

陈三道:“是。”

铁柱从桌上取出手机道:“这是你的手机,陈三,这也是你自首立功的时机。”

陈三道:“我明白。”

陈三接过手机,拨起了电话:“喂,是表弟闫四吗?…”

晚风习习,秋草凄凄,陈三独自一人走在回家的路上,他心里很乱,神情惆怅,愤愤地骂道:“钱二、吴二还有于得海,都是你们害苦了我,我一定跳下你们这条贼船,我是我爹妈唯一的儿子,我那姐姐都已经出嫁了,爹妈不能没有我,我也不能丢下我的爹妈,钱算什么东西,还是自自在在地活着。”

陈三迈着沉重的脚步向前走去,最后,他下定了决心道:“我还是劝劝我的表弟向政府自首,一定协助政府抓住于得海和钱二。”

陈三走到自己的家门,他推开了虚掩的大门,走了进去,随手又将大门关上,这时吴二骑着摩托车气急败坏的来到了陈三的家门口,他下了车,将车子停好,便前去敲门,门开了,陈三走出家门,劈头就问:“吴二哥,你?”

吴二诡黠地:“大半天,我给你打电话总是关机,不然就是无人接听,你哪去了?”

陈三不悦地:“吴二哥,你就别来找我了!”

吴二道:“怎么,金盆洗手,不干了?”

陈三道:“吴二哥,闫四我也不知道他的藏身之地,没有文物,空着手去见文物贩子,有什么意思?”

吴二道:“老三,你换魂了?只要好好劝你的表弟闫四,那四十八件文物少说也得卖上三百两百万的,我,还有闫四和你,一辈子吃香的喝辣的不成问题。”

陈三道:“于得海、钱二?都是杀人的魔鬼。”

吴二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吴二压低嗓门)文物一旦出手,我们就拿着钱远走高飞。”

陈三道:“那我爹妈呢?那两个杀人的魔鬼能放过他们吗?”

吴二一声冷笑道:“公安局已经在全国发了通缉令,这里他们不敢久留,也许他们躲不了几天就会落网的。”

陈三问:“于得海落到公安局的手里,还不会招出那四十八件文物在闫四的手里,你、我还有闫四,公安局不是照样全国通缉吗?”

吴二想了想道:“你说的也有道理。”

正在这时,陈三的父亲,陈老汉气扑扑的走出家门,他向吴二冷目看了一眼,便向儿子破口骂道:“三呀,三呀,你真没记性,是个狗脑子,一年到头,你进了多少次派出所,孟所长,指导员,还有副所长苦口婆心地劝你回头,你就是好人的话你听不进去,那些坏小子我不许你再和他来往。”

吴二向老人看了看,扭头上了摩托车,扫兴而去。这时陈三的手机响了,他接起了手机:“喂,是孟所长,好,好,我马上就和闫四联系,如果吴二再和我联系,不要拒绝,好,好,不管发生了什么事,都要及时的向派出所汇报,是,是,一定汇报。”

站在一旁的父亲火冒三丈的吼道:“你和谁在打电话?”

陈三道:“一个朋友。”

只见老汉伸手揪过儿子的衣领,怒骂道:“狗东西,不许你再和他们来往,你再不去痛改前非能对得起孟所长、刘指导员和铁柱副所长吗?”

老人不容分说将陈三拽进院子里,又随手把门关上。老人嘴里还不停的骂骂叨叨地:“跟着好人学好事,跟着坏人做贼,狗东西,你要是再不改,只能去坐大狱…

陈三央求着:“爸,我改还不行吗?”

陈父吼道:“我就看着你不要和那些狗东西来往!”

陈父将陈三推进屋子里,陈三的母亲眼望着他们父子俩,哀声叹气的说:“三呀,我的儿啊,娘的一辈子好苦啊,你上面还有一个哥哥没有成人就死了,我的眼差点哭瞎,虽然你还有个姐姐,女孩子嫁了人,就是人家的人了,满园的枣子树只有你一颗枣子,我和你爹盼着你能红。”

陈三和父亲面对面坐着,陈三支吾地:“娘,我没有闯祸啊。”

陈父怒道:“你没闯祸,派出所三天两次的传你,唤你,我和你娘都没脸见人了!从今天起,我就豁出这条老命看紧你,不许你再离家半步!”

陈三倔强地:“我们家又不是监狱!”

陈父火了,霍地站了起来,朝儿子扑去,挥起巴掌,啪就是一记耳光,陈三捂着脸呜呜地哭了,陈父抄起一条板凳咬牙切齿地骂道:“驴射的,我砸死你,我砸死你,省的留下你再祸害别人。”

陈母哭着抱起陈父哀求道:“他爸,别打了……”

陈母夺下陈父手中的板凳,陈父怒目望了妻子大吵大嚷道:“一个管着一个护着,好,好,他去蹲大牢,你就去探监吧,从今天起,我就再也不问了,我要问就是王八蛋!”

陈父怒冲冲地走出了屋子,随手锁了房门。

陈母无奈地:“你怎么把门给锁上了?”

陈父在门外怒道:“你就陪着他蹲家牢吧,省的去麻烦政府了。”

一阵脚步声,陈父走远了。陈母老泪纵横地抱着 ,又恨又疼地哭道:“儿啊,娘就算求你了,学好吧,我的儿哇——”

正是:

      父老奔驰无孝子,母老苦凄看儿衣。

河水清清缓缓奔流,水中映着大桥的倒影,闫四站在桥头焦急的拨打着电话:“三哥,是我,表弟闫四,你要我去的地方,我已经到了……”

陈三被关锁在家中,母亲无可奈何地看着儿子,突然陈三的手机响了,他接起电话:“喂,是表弟,小四,你千万不能冒冒失失的闯回来,于得海、钱二还有吴二正在找你呢,我被我爸锁在家里,好,好,我一定去接你,我有重要的话要和你说,表弟,你耐心的等着,不见不散,不见不散。”

陈母问:“谁的电话?”

陈三道:“你的侄子闫四,他闯的祸比我大,他手里有四条人命,于得海、钱二还在追杀他。”

陈母大惊地:“小四有四条人命?他杀了谁?哪四条人命?”

陈三道:“他没有杀人,他带他村上的四个小伙伴在茅草山上盗墓,扒出了四十八件文物,价值好几百万,有两个杀人犯,一个叫于得海一个叫钱二,把那四个小伙都杀了,埋在古墓里,小四不是跑得快,也得和那四个人一起陪葬了。”

陈母差点吓掉了魂,失声哭道:“怎么办了,四条人命,四个家庭啊……”

陈三道:“小四带走那四十八件文物,于得海和钱二正在追杀他呢!”

陈母泪道:“钱算什么东西啊,钱是催命鬼,小四,小四,他该怎么办了,逃命吧,别在要钱不要命了。”

陈三道:“我已向派出所自首,孟所长、戴副所长保证,动员小四向政府自首,协助政府抓捕于得海和钱二。”

陈母道:“我儿,你做的对,只要自首就能保住小四的命了。”

陈三道:“公安局和派出所已经布控,设下天罗地网,我和小四将于得海和钱二引出来,抓了他,表弟才算是真的保住了性命。”

陈母问:“你和小四没有危险?”

陈三道:“派出所暗中保护我们。”

陈母咬咬牙道:“为民除害,一定要抓住那两个坏蛋!”

陈三道:“我被锁在家里出不来啊。”

陈母想了想道:“办法有了,把窗户的铁窗棂子敲开,你就能钻出去了,一个是亲生儿子,一个是亲侄子,哪一个我都疼啊!”

母子二人动起手,拿起铁锹和锤子撬起窗户。

“家中有人吗?”突然院内有人高声发问。

陈三向外看去原来丁超来到院中,于是大声喊道:“丁超叔快来救我。”

丁超来到窗下问:“是谁关了你的禁闭?”

陈母道:“五兄弟,小三不成道业你是知道的,他爹听信你和他铁柱叔的话,对他要严加教管,恨铁不成钢,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啊。”

丁超说:“你铁柱叔给我打来电话,特来放你出去,小三,小三,我不止一次地说你,跟着好人学好事,跟着坏人学做贼,不能再错下去了,悬崖勒马吧。”

陈三道:“五叔,我从今以后一定听您的。”

丁超道:“浪子回头金不换,我多么希望我们茅草山的青年个个都是好样的。”

丁超一边说着话一边给陈三开了门.......

正是:

    祸福无门,唯人所求。

    听天信命,慎厥所修。

我说的天就是法律,信命就是遵纪守法。

再说吴二他那两间破旧的小屋,荒芜杂乱的农家小院,吴二悄悄的进来,他走到那两扇木门前,轻轻的扣起门来,并低声的喊着:“于哥,于哥。”

门开了,是钱二开得门,他还警惕地向吴二身后看看道:“小心,腚后别有人盯着。”

吴二道:“放心吧,钱二哥,没有人会想到你们二人会潜藏在我的家中。”

钱二道:“还是小心为好。”

二人进了屋子,吴二随手关上了门。钱二吴二二人进了屋,于得海坐起身来,吴二将几盒香烟放在于得海的面前,道:“于哥,今天下午去茅草山和文物贩子见面,不是货还未到手吗?”

于得海问:“你又见到了陈三吗?”

吴二道:“我刚从陈三的家里回来,他爹是个倔老头子,一见面就骂了一通。”

于得海又问:“有闫四的消息吗?”

吴二道:“闫四在他姐姐家躲着,陈三说下午带他和文物贩子见面。”

钱二道:“闫四这小子的胆子太小了。”

吴二道:“他怕你和于哥夺宝索命,又怕他同村的那几个死鬼的家人找他要人。”

于得海问:“他们的父母知道了?”

吴二道:“闫四不说谁会知道,他恨不能一下将文物卖掉,拿到钱就远走高飞。”

于得海凶狠地:“他想独吞?甭想,就是跑到天边我也要夺回来。”

吴二道:“见到闫四你又能奈何?文物贩子又能在此地多久?”

于得海道:“马上和陈三联系,也许陈三知道闫四的藏身之地,揪出陈三逼出闫四,在一起做了,我等好离开这里,这里太危险了,一日三秋,我一分钟也不想多呆,一旦被抓就别想活了。”

吴二拨起手机,手机通了:“喂,你今天不能和我们见面?为什么?你母亲病了,住进了卫生院。……”

于得海:“吴二弟,你马上去卫生院去看看究竟。”

吴二:“是。”

吴二愤然地推起摩托车从卫生院的院子里走了出来,低声骂道:“陈三你小子又和我耍什么花招?”

吴二骑上了摩托车,一溜烟的来到了卫生院。

正是:

      虎也慌,狼也惶,慌慌惶惶断了肠。

      听得呐喊魂吓掉,猎人八方布罗网。

派出所所长办公室,孟所长、刘指导员、铁柱还有几名民警正在议会。

孟所长道:“同志们,今天下午文物贩子受约在茅草山下和他们见面,我的分析于得海、钱二绝不会铤而走险,就是去茅草山,也是要吴二去投石问路,刚才电话联系,陈三被他父亲锁在屋内刚刚脱身,现在去和闫四见面,做闫四自首的思想工作,铁柱同志,你负责陈三闫四的人身安全。”

铁柱道:“丁超已经带领茅草山村多名骨干也已经整装待命,保卫二人的人员紧紧的跟着,放心吧,不会出问题的。”

孟所长道:“好,我已经向市局请示了,已经有三个派出所的警力在待命,局里的刑警队已经出发,为民除害的抓捕行动已经展开。”

刘指导员道:“茅草山虽然不是群山峻岭,但是他的周围又有三个自然村,三十余平方公里,山上的树木成林,地势也相当复杂,况且又是三县接壤。”

铁柱道:“我是土生土长的茅草山人,还有我已经和茅草山下几个村的支部做好了布置,动员了所有能起到作用的党员干部和民兵,还有几千名群众,以形成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各个路口、沟坡,都牢牢的守住了,不漏一点缝隙的大口袋已经张开了。”

孟所长问:“对吴二,还有重点高危人员,凡是能收藏罪犯的窝点都布控了没有?”

刘指导员道:“几个派出所也都联手行动起来了,都向上级写了军令状,谁的辖区谁承担责任。”

孟所长:“马上与朱老板和吴二、陈三联系。”

铁柱取出手机便与文物贩子联系:“喂,是朱老板吗?请你和吴二陈三通话,茅草山与他们见面。”

孟所长:“我们抓捕的重点是于得海和钱二,弄不好会打草惊蛇,他们是快要入笼的鸟,一旦惊飞了,再去抓捕那就困难更大了。”

 

且说陈三母子被丁超放出了屋,陈母关切地说:“三,小心我的儿。”

陈三道:“娘,放心吧,铁柱叔告诉我,会暗中保护我们的。”

陈母心情沉重地:“儿行千里母担忧,你以后可别做坏事,别做错事了,安安稳稳的过日子有多好。”

陈三道:“娘,儿这回算是立志改正,重新做人,放心吧,娘,我走了。”

丁超也嘱咐了一番,各自离开,陈三推起院子里的一辆自行车匆匆而去。

夕阳西下,夜幕降临了,他不时地用手擦拭着头上脸上的汗,他望见了那座大桥。闫四在大桥上焦急不安的苦等着,他又一次拨打起手机:“喂,是表哥吗?你再不来,我就走了。哦,你来了?什么时候到?几分钟,我的好表哥,算是你救了我。”

闫四抬头看去,陈三的自行车已经到了桥面,他迎了上去,亲切地:“表哥。”

陈三气喘吁吁地下了自行车道:“表弟,你等急了?”

闫四感叹地说:“真是分秒难等。”

陈三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到桥边林子里去。”

闫四焦急地:“文物贩子来了吗?”

陈三道:“来了两天了,我和他见了两次面。”

闫四问:“怎么讲的?”

陈三道:“还是老规矩,先看货,再议价,然后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闫四担心地又问:“于得海、钱二还有那个戚国放?”

陈三说:“我分析于得海,钱二,他们没有走远,肯定就在吴二的背后,那个戚国放一直没有露面。”

闫四怵然地:“于得海、钱二没有走,他们不会放过我的。”

正是:

         生死一度人皆有,意气相倾山可移。

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章。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小说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备案号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