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聘网站编辑、软文新闻稿写手、主持人、礼仪接待服务员
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小说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重点推荐剧本
药品类打假题材搞笑小品剧本《打
小区社区邻里题材搞笑小品剧本《
诚信打假题材搞笑小品剧本《虚假
公司单位消防题材搞笑小品《我也
打击虚假宣传题材搞笑小品剧本《
节日娱乐演出搞笑小品剧本《男过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校园老师相声台词剧本《最美教师》
武汉现不明原因肺炎治疗全国战胜肺
乡镇财政所干部小品剧本(中国好干部
超级搞笑古装宫宫廷幽默小品(还珠歪
贪污受贿小品,双规小品剧本(严惩不
关于婚外情短剧本,绿帽子小品剧本《
伟大的祖国朗诵稿,伟大的祖国诗歌朗
酒店餐饮小品,酒店年会服务员小品《
三八妇女节节目小品,庆三八妇女节短
银行类爆笑小品,银行爆笑小品(快乐
政府帮助低保家庭就业改善生活脱贫
七夕创意剧本,七夕小品剧本(最佳美
国家电网变电站检修员工小品(特殊纪
最新最幽默最有教育意义的元宵节小
解决员工上访为公司困难的小品剧本
过年爆笑小品,笑死人不偿命的小品(
城轨年会表演相声剧本《与城轨共未
公司创立周年小品,庆公司成立周年小
中铁公司员工年会相声剧本《找媳妇
为了工作舍小家顾大家情景剧本(特殊
公司年会三人群口相声《三狗闹新春
改变黄脸婆形象后走上舞台成为模特
适合公司年会的小品,适合公司年会搞
办公室题材简短剧本,公司年会职场小
建筑公司年会超感人小品剧本《回家
汽车销售公司4s店快板剧本《齐心合
新年小品剧本简单的,贺新年小品剧本
公司年会有关车间生产类小品剧本《
元旦适合演的小品剧本,元旦节目表演
灯博会公益义工故事小品剧本《幸福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小说 > 其他小说 > 人间正道(修改本)第五十八章
 
授权级别:授权发表与使用   作品类别:小说-其他小说   会员:戴修桥编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9/9/5 14:25:52     最新修改:2019/9/11 8:42:09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小说名:《人间正道(修改本)第五十八章》
(原创剧本网)作者:戴修桥

 

 第五十八章

铁柱心中有苦衷   和婶又制造谎言

诗曰:

         海气凝云结成泪,月光映水照雄心。

         正邪自古同冰炭,浩然之气豪杰身。

铁柱走进了卫生所,铁军神采飞扬的坐在他新购置的紫铜色的木质卧椅上,口里哼出别人听了,不知是什么歌词的俚歌,两条腿在颤抖着,打着节奏,他的心里美滋滋的,脸上堆满着笑容,真乃是美哉乐哉。

铁柱道:“铁军。”

铁军这才仰头向铁军看去,急忙坐了起来,热情地:“柱子哥,是你,小弟祝贺你荣升了。”

铁柱严肃地:“哪来的这么多的油腔滑调。”

铁柱边说边拉过诊桌旁的一把椅子,紧靠着桌子和铁军面对面地坐着,他抽出两只香烟,扔一支于铁军。铁军接过看了看烟杆上的字,漫不经心地:“哥,你一个堂堂国家干部,人民警察还是吸这个?”

铁柱道:“香梅,二元的。就算我铁柱吸的最高档的,比起白纸卷算是又上了一个台阶。”

铁军炫鬻的:“不怕掉架子,吸我的红塔山。”

铁军从桌上取出一包红塔山香烟,抽了一支给铁柱,自己也抽了一支,含在嘴上,又取出一支较为高级的镀着亮光的打火机,打出火,先给铁柱点了火,自己也引燃了香烟,吸起烟来。”

铁柱猛吸一口,咽了下去,这才笑呵呵地:“算是过个年。”

铁军受讽若惊地:“哥,别削磨我了。”

铁柱问:“得外财了?”

铁军愣了一下神,笑道:“天赐颜回一锭金,外财不发命穷人。我,我那得外财,朋友送的。”

铁柱道:“一包烟十二元,如鸟斯草,可不是你我低收入所追求的,还是以勤以俭为本哇,这些我就不说了,你梁子哥走了。”

铁军无足轻重地:“这也是我的意料之中,人言可畏,短时间在茅草山庄能抬起头吗?”

铁柱道:“军子,这不仅是戴家人的不幸,也是茅草山庄人的晦气。梁子走了,我是牵肠挂肚。那兰花也是无辜的。梁子这么一走,她是否能想不开,会出些事来。”

铁军哈哈笑道:“哥,我的柱子哥,把心放到肚子里去吧。她兰花不会有事的。”

铁柱不可置信地摇摇道:“军子,你,我,梁子,还有成子不仅是你和我的堂兄弟,还是从小到大最知心,最要好的知己伙伴。梁子有了不幸,你不该视若罔闻,漠不关心呢。”

铁军恳切地:“哥,她不会出事的。”

铁柱道:“岂难说她兰花的脸皮就这么厚?”

铁军漫不经心地说:“柱子哥,我了解兰花嫂子。”

铁柱道:“不,你一定去她家劝劝她,我还有事。”

铁柱站起身来,欲去。

铁军道:“好,好,我去还不行吗?”

铁柱道:“这才是自家兄弟。”

正是:

      妙药难医冤孽病,横财不富命穷人。

      命中只有八合米,走尽天下不满升。

铁军向兰花的家走来,他走到大门前,扣起门来,并轻声呐喊:“兰花嫂,兰花嫂子,开门,开门。”

正在这时一道手电筒的光亮向这儿射来。铁军问:“谁?”

和婶回答道:“我,和婶。”

铁军问:“和婶,你这么晚又去哪里。看看有没有新闻采访。明天在茅草山电视台,好做早间新闻报道。”

和婶不悦意地:“军子,你这孩子说的是什么话,讽刺挖苦我?”

铁军笑道:“和婶,我们村里的人都说,和婶你是人才,是做电视主持人的材料,如果我们茅草山有了电视台,主持人非大婶你莫属。”

和婶有些火气地:“你和叔自从蹲了一天的派出所,却蹲出了酒瘾了。过去是个十天一斤。现在却是三天一斤,天这么晚,非要我去为他买酒,哼,路过这儿却碰上鬼了。”

铁军仍是用言语刺衅着她,又道:“和叔胆子太大了,未给你洗脚,却要你来给他买酒。让我说,我那和叔当上村长啦。”

和婶怒道:“呸,别拿老娘当猴耍。”

和婶气扑扑地走开了,铁军自笑了一回,又扣起门来,这时从院内传来兰花的问话:“是梁子,好,好,我把菜都做好了,就等你来喝酒。”

铁军高声道:“不是梁子,是梁子的弟弟。”

门开了,兰花腰里还系着围裙,她向铁军的身后又搜索地看了看,失意地:“梁子呢,他……?”

铁军道:“梁子哥,他走了。”

兰花失声哭泣起来。

铁军劝道:“兰花嫂,别难过,他,我那梁子哥不会出事,是柱子哥要我来劝劝你。”

兰花抽泣着,问:“铁柱?”

铁军点点头道:“是柱子哥要我来解劝解劝你。”

兰花问:“他知道梁子的去向?”

铁军道:“也不知道,他也很着急。”

兰花失声地哭道:“梁子,梁子,都是我害了你。”

铁军道:“嫂子,请节哀,你放心,梁子哥不会有事,别担心。”

兰花哭道:“我能不担心吗?他身上又没有多少钱,天宽路远,又去哪里呢,梁子,梁子你真不要我了,不要这个家吗?于得海,于得海我只有亲手杀了你,当着梁子面杀了你这个畜牲,梁子才能饶恕我。”

铁军和蔼地:“嫂子,回屋里去吧,我送你回屋。”

他们向院内走去,兰花随手又关上了大门,兰花仍在唏嘘地抽搭着。铁军跟随着兰花走进他的堂屋,只见屋中央放置着一张餐桌,桌上摆着丰盛的一桌酒菜。

铁军感慨地:“梁子哥,梁子哥,负心汉。”

兰花道:“军子,我也想了,你梁子哥是条汉子,他说过的话从来就没有轻易地改变过,能实现了他的诺言,也许……”

铁军道:“别想的太复杂了,你要杀于得海办得到吗?于得海是个什么,江洋大盗。在茅草山除了柱子哥,梁子哥能胜了他,一般的人,不说是女人,就说男人也没有几个能打得过他的。”

兰花愤然道:“是他毁了我们夫妻的感情,梁子的要求哇,我办不到他不容我哇。”

铁军呢喃道:“杀人偿命,你又何必呢?”

兰花又道:“那么……”

铁军道:“你要在茅草山第一个盖上楼房,也许……”

兰花道:“这桌菜?”

铁军道:“嫂子,我行使的是柱子哥的命令,陪你喝两盅。”

兰花道:“好,你要不来,也许我,硬是钢刀软是绳。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人要一张脸,树要一层皮。”

铁军道:“听我的话,错不了,茅草山挖墓已成风了。我们认识广州文物贩子。好好干,花一些水子钱,干起贩卖文物,前途广阔,有利可图,盖楼,你盖,我也盖。”

兰花化悲为喜道:“好,喝酒。”

铁军高兴地:“喝酒。”

二人落座,便饮用起酒来,兰花还是痛苦在心,只能是强忍着。

正是:

     举杯消愁愁更愁,能叫少年愁白头。

这且不说,再说和婶受到了铁军的奚落,揣着一肚的火,骂骂咧咧地打着手电筒向前走着。她来到铁军的大门前,收住了脚步。

和婶自言自语着:“兰花这个女人就是一堆臭屎,只要有屎最能招来打脏的苍蝇。小妖精,招野男人的小妖精。军子这个贼羔子,他是嗅着臭味去的。好,我去找陆小云去,一定能逮个正着。”

和婶主意拿定便向铁军的大门前走去。和婶怀着一颗祸心敲响了铁军的大门,紧一阵慢一阵敲个不停。她还不住腔地喊叫着:“小云,小云,陆小云——”

从院内传出陆小云的问话:“谁呀?”

和婶:“我是你和婶。”

陆小云(在院内):“和婶是你呀,我这儿可没有你大主持人要采访的。”

和婶愤然道:“你们这些孩子总是拿婶子当羊肉涮。谁个再给我起外号。我就坐到谁都家里骂他个三天三夜,不重复。”

陆小云开了门走了出来,随手又把门关上支吾道:“我的婶子,谁能称得你骂。别说三天三夜,就是一天一夜,几口人也被你给活活地骂死不可。”

和婶不以为然地:“我真有这么厉害吗?胡说八道。只听说能打死人,还没有几个能被骂死的。”

陆小云道:“当年诸葛亮骂死王郎,前有古人后有来者,我的和婶比起那个诸葛亮更上一层楼。说你不厉害,错了,十分的厉害。茅草山庄的人,二千人被你骂了不算多,不算多,1999个。”

和婶问:“那一个是谁?”

陆小云道:“是我。”

和婶道:“是你,我为什么又不敢骂你。”

陆小云道;“因为我会敬你的,硬把你当神来敬,一天三遍烧香磕头,准能敬昏了你的头。”

和婶道:“你就是这么敬我的?关着门和我说话,连个请子也不会说。”

陆小云掩饰道:“不,我的婶子,我屋里脏的很,还没有扫地。”

和婶道:“又在哄我了,人常说扫地出门,我还未进你家门呢。”

陆小云道:“婶子,天也晚了,你一进来,说个没完没了。三更天二半夜的,我不是你。”

和婶问:“我怎么啦?”

陆小云道:“田里的活,你不干。家里的猪你不喂,饭还是和叔做好,盛到你的手里。俺不行,铁军在村的卫生所,我的婶子,我陆小云熬不起你。”

和婶问:“铁军在哪里?”

陆小云道:“和婶你老了。”

和婶道:“四十刚过一点头,何时老过。”

陆小云道:“不老怎么糊涂了,茅草山庄连三岁的小孩也知道铁军是个村医生,就干了七八年,你又没有出过门?”

和婶含蓄地问:“铁军现在去哪里了?”

陆小云道:“卫生所。”

和婶冷笑了几声道:“卫生所,白在夜不在,你去卫生所看看去。”

陆小云道:“也许出夜诊了。”

和婶道:“那不叫出夜诊。”

陆小云问:“你叫什么?”

和婶煽风点火地:“日赌,夜嫖。”

陆小云持疑地:“日赌夜嫖?”

和婶笑了笑道:“对,夜嫖,寻欢作乐去了。”

陆小云笑了:“婶子,俺那军子不是这路人。”

和婶哼了一声,道:“不是这路人?”

陆小云重复道:“知夫莫过妻。”

和婶加重了口气道:“这就叫画龙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还有句话。”

陆小云问:“什么话?”

和婶道:“同床异梦,等你醒过来那就晚了。”

正是:

来人说是非,正是事非人。

陆小云不耐烦地:“婶子你走吧,再给他铁军两个胆子他也不敢。”

和婶冷笑了笑道:“好汉难过美人关。隔锅饭香,不嫖不赌对不起老祖,偷男人找野女人这是老祖宗留下来的。此时此刻,他们如龙入海,都快吃饱了,我走了,我走了……”

和婶说着讲着欲走,被陆小云拦住道:“和婶,此话当真。”

和婶收住了脚步道:“小云,你连大婶的话也不信,死就在你的眼前。”

陆小云道:“大婶,你的名声传的太远”

和婶问:“怎么远?”

陆小云道:“比如说你到了南湖,南湖的人跑得干干净净。你要是上了茅草山,茅草山上放羊也走的比箭射的还要快。”

和婶不高兴地说:“我到底怎么了?”

陆小云忿然道:“信了你的话,两口子得离婚,儿子不揍他爹,你能答应吗?”

和婶气愤不已地嚷道:“小云,小云,难道说,你和婶就是这么坏吗?”

陆小云道:“和婶,你问茅草山庄的孩子,哪一个不会唱,唱你的歌。”

和婶不以为然地:“唱我的歌?我还有歌?”

陆小云道:“唱给你想听听?好吧我就唱了?”

和婶恬不知耻地说:“这是避地骂朝廷。”

陆小云道:“他们唱的可多了,我只能记得这几句,唱的是:

茅草山,茅草山,茅草山上有道观,

观里有个毛老道,老道的法力大无边。

老道的亲娘崔大仙,大仙嘴大能括天,

一口雾气吞天地,渴了能把海喝干。

她说太阳比锅大,她说月亮比饼圆。

她说绵羊能推磨,她说老驴能拉山,

谁要信了她的话,是爹是儿分不全,

我说这话你不信,老驴跛腿怪崔仙。”

陆小云说着唱着又问:“和婶你娘家姓什么?有人说姓崔,别人不知道说你姓张,可脏了张姓人。”

和婶听了陆小云这些话,可气破了肚子,破口骂道:“是那个少尾巴的在糟蹋我,我走了,我走了。等到铁军和兰花下你的黑刀子的时候?”

陆小云吃惊地问:“他下我什么黑刀子?”

和婶道:“你只听人说有勾奸夫害本夫的,可还有勾奸妻害本妻的。要勾的是兰花,要害的就是你陆小云。”

陆小云摇摇头道:“和婶你从来就没有说过一句真话,要我陆小云又怎能相信你呢?”

和婶道:“从你家到梁子家,远近不是一百步吗。我带着你去看看,不就行了。你陆小云算是茅草山庄最没有用的一个女人,自己的男人抱在别的女人的怀里,可你呢,还蒙在鼓里。你就等着吧。连死还不知害得是什么病。”

陆小云半信半疑地说:“好了,好了,去梁子哥家看看吧。”

和婶拍手打掌地笑道:“听婶子的错不了。”

夜深沉沉,月色蒙蒙,和婶和陆小云一路上跤跤撞撞的向铁梁的家走来。和婶与陆小云来到铁梁的家,走到大门前。

和婶神神秘秘地说:“小云,捉奸可不是棉花地里逮虫子,脚步要轻,要逮个正着,要摁在床上,还要不让他们穿衣服。”

陆小云笑了,她道:“和婶,我得去医院。”

和婶问:“去医院做什么?”

陆小云斥道:“患了神经病。”

和婶哼了一声,道:“小云,事实就在眼前,相信我一回吧,我说得是千真万确,绝对不是空穴来风,听婶的,十分钟见分晓。不过你得记住,不能喊门叫户,就像电影里地道战那样,打枪的不要,悄悄地进村。”

陆小云道:“门要是闭上了,墙高院深怎么逮?”

和婶道:“我有好战术,就是逮不着两个光屁股,也准能要他们口服心服。”

陆小云道:“提上裤充好人,他们能认账吗?”

和婶道:“能,准能认账,要他喝一瓢凉水。”

陆小云问:“喝凉水?”

和婶重复地说:“就要他们喝凉水,喝凉水会死人的。”

陆小云大惊道:“死人,不能要军子死哇。”

和婶道:“他们也都是过来的人,不会去喝凉水,哪怕是刀摁在脖子上,也不会喝的。”

陆小云无可奈何地说:“好,我听你的。”

陆小云轻轻一推门,门开了。

陆小红道:“门没有闭哇。”

和婶道:“小云哇,那兰花乃一个淫妇,一个月没有碰男人了,如饥如渴,铁军来了。她已迫不及待,哪还顾得闭门呢,走,捉奸去。”

和婶和陆小云跨门而进。

古人云:

谗夫毁士,如寸云蔽日,不久自明;

和婶如此搬弄是非,陆小云竟上了当,险些毁坏了自己美好的家庭,当她清醒过来,却受到了极大的伤害,这是后话,且不说。

话说和婶和陆小云轻移脚步向院内走去,更深人静二人向堂屋看去,只见那屋子里灯光明亮。

陆小云压低声音:“和婶,你别弄错了,要不是军子,梁子哥非骂我个狗血喷头不可。”

和婶扯着陆小云的衣袖低声道:“别出声随我去定能见分晓。他们已走到了堂屋门前,隔着门缝子向屋内瞅去。兰花和铁军各坐一边,正在饮酒。

兰花道:“铁军,嫂子从不喝酒,今天梁子走 了,要不是你来,我哪有心闻这酒味呢。哎,也不知梁子身在何处,要我咽不下这口酒哇。”

铁军道:“嫂子,梁子哥八宝男子汉不会失踪的。我家有电话,他会给我来电话的。”

兰花心焦意烦的说:“都是于得海这个畜生做了孽,有朝一日,我杀了他还梁子一口恶气。”

铁军道:”嫂子,你死了这条心吧,于得海你杀不了他,还是走我们能走得通的那条路吧。”

兰花道:“和婶,刚才她在门前被你羞耻她几句,还不知明天会做我们什么个新闻来。”

和婶猛地将门推开,跨进屋去。和婶怒气昂昂地破门而进,一声喝道:“兰花,铁军你们一双狗男女还有脸说我。”

铁军和兰花被这突而其来的和婶惊得楞起神来:“和婶,是和婶……”

和婶怒道:“你们还有什么话说吗,被我逮个正着。”

铁军问:“你逮住我们做什么?”

和婶趾高气昂的吼道:“不要脸的东西,乱三纲坏五常,毁人伦,竟叔嫂私通。”

兰花大怒跳了起来,嚷道:“和婶,你欺人太甚,我兰花能是那种人吗?墙倒众人推,孬种一齐来。”

“你骂谁?”陆小云扑了进来。

兰花道:“小云,我没有得罪过你,更没有做伤害你的事,请你走吧。”

陆小云走到铁军的身旁无好气地:“铁军,你是条狗还是一头猪,为什么偏偏不和人住在一起,和不是人,不做人事的猪狗在一起厮混。”

铁军恼怒地吼道:“小云,不许你这么说话。”

陆小云一声冷笑道:“你们能作出这般的事来,就不许我说得吗?”

和婶煽风点火地说:“是啊,强词夺理,拉裤子遮脸,哼,兰花,你真行哇,茅草山庄的人都长眼珠子,梁子为什么要走,你到底要给梁子戴多少绿帽子。”

兰花已是无法忍耐了,她困兽犹斗冲到和婶的面前,挥起巴掌向她打去,和婶挨了打,更加凶狠地高声叫骂起来:“小贱货,你敢打我,好,好,你是好人,你们都是好人。”

和婶她拿起桌上的一个盛开水的缸子,怒冲冲地将缸子里的水泼洒在桌上,舀了满满的一缸的凉水,有几分的得意,更有几分唬吓他们的口气道:“军子,你能喝下这缸冷水吗?”

陆小云害怕了她向后退了两步,向铁军看着。兰花冲了过去,一拳打落了和婶手中的缸子,如疯如魔,她高声怒骂:“你,你们不能这样欺负我,欺负军子,不能给我们扣屎盆子。”

兰花气怒交加一头栽倒在地,昏厥了,向死人一样躺在铁军的脚前。铁军故不得已弯腰抱起了兰花,大声疾呼:“兰花,兰花嫂子…”

和婶一声大笑:“心痛了吧,小妖精勾男人是天生的本事。”

陆小云走到铁军的面前,强硬地:“你给我放下。”

铁军吼道:“陆小云,你还有没有人性?”

陆小云反问道:“人性,哈……我终于明白了,你们在没有第三人的黑夜里却做得出见不得人的丑事,这就是你的人性。”

正是:

      舌尖点起无名火,能叫江河水倒流。

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章分解。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小说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备案号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