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小说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新兵送老兵小品剧本(下辈子我还要
学校后勤部门小品舞台剧《默默奉
有关感恩老师的校园音乐剧《最好
老人爱情题材感人搞笑小品剧本《
单位干部廉洁从政相关搞笑小品剧
感恩学校老师音乐小品《最好的礼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有关感恩老师的校园音乐剧 9-22
交通事故搞笑现场小品剧本 9-20
建筑工人脱口秀(功夫) 9-18
九月初九重阳节超感人小品 9-17
医院快板情景剧剧本《医院 9-16
关于边防民警宣传东海南海 9-15
中铁公司隧道施工小品剧本 9-14
关于医院编排的音乐剧剧本 9-12
老兵退伍搞笑又感人的晚会 9-11
适合国庆晚会节目表演讲关 9-10
有关万圣节的剧本(相亲故事 9-9
10月17日国际消除贫困日精 9-8
10月16日世界粮食日小品剧 9-7
10月15日世界农村妇女日小 9-5
10月9日世界邮政日小品剧本 9-4
老年高血压的小品剧本,高血 9-3
最新爆笑军人新兵入伍小品 9-2
国际老年人日搞笑小品剧本 9-1
廉政文化教育情景剧剧本《 8-31
烟草公司各科室情景剧本《 8-30
中秋节小品表演节目超级爆 8-29
关于旅游服务类搞笑小品,正 8-28
9月20日全国爱牙日宣传教育 8-27
合理运动的情景剧,运动题材 8-26
银行卡安全宣传教育相声剧 8-6
烟草公司音乐快板剧本《宣 8-5
拒绝毒品小品,校园禁毒小品 8-4
赞扬医护人员医德正能量音 8-3
关于老师不收礼不收红包最 8-2
有关搬迁的剧本,拆除违章搭 7-31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小说 > 其他小说 > 人间正道(修改本)第五十七章
 
授权级别:授权发表与使用   作品类别:小说-其他小说   会员:戴修桥编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9/9/5 14:24:25     最新修改:2019/9/11 8:40:50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人间正道(修改本)第五十七章
作者:戴修桥

 

第五十七章

                  兰花探视病房           铁梁离家出走

说得是:

        有钱道真语,无钱语不真。

        都为钱奔忙,不顾情和义。

话说铁军和兰花担心受怕地出离了这家旅馆,铁军把钱装在事先准备好的一个蛇皮袋中,大大方方地背在肩上,兰花却有些担心道:“这样不是太显眼了吗?”

铁军低声道:“你们妇人头发长见识短,这么做更安全,谁能相信这黑糊糊的蛇皮袋里装得是好东西?还不是萝卜白菜?”

兰花暗赞道:“小诸葛,小诸葛真乃名不虚传。”

走在县城的大街上,兰花还有一个心头病那就是丈夫还住在医院里,生死未卜,能让她放心吗?可是眼下不能去看望,那医院里还有她的心头刺韩月,身带巨款,要是被她看到了岂不坏了大事?”

他们没有停留直接去了汽车站。

他们哪里知道:

             爱财如命,财即祸胎,

             更有甚者,舍命取财。

他们还是非常小心谨慎,没有一同回村,铁军先头走了一个多小时,兰花这才回到茅草山村。

正是:

      利字侧边立把刀,一个钱要个命消。

当然了世上的事也没有这么神,外财也许能发家至富。

当天傍晚兰花和铁军满怀着喜悦的心情回到了茅草山,白天没有见面,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铁军才去了兰花的家。

铁军坐在兰花面前的一把椅子上吸着烟,兰花将装钱的袋子提到桌面上。

兰花道:“铁军,你吹得天花乱坠,我真担心。”

铁军笑了笑道:“嫂子,常言道,话是拦路虎,衣是瘆人的毛,那才叫正中下怀,要两个文物贩子心服口服。”

兰花道:“军子,你是戴家的人才,我算是服你了,可以说是五体投地。”

铁军问:“六十万你看怎么分?”

兰花道:“我已经说过和叔一份,梁子一份,我和你各一份。”

铁军道:“一人十五万。”

铁军将钱分成四份,兰花从自己的一分中取出两万,郑重的说:“军子,算是嫂求你了,你哥梁子不容我啊。”

兰花说到此处,泗泪痛流。铁军把这两万元人民币推给兰花,由衷地:“兰花嫂,我明天就带着你去见梁子哥。”

兰花说到此处二目洒洒落泪道:“梁子只要你能原谅我这一回,为你做牛做马我也心甘情愿。”

铁军劝道:“兰花嫂别太伤心,只要你能认真悔过,我想人心都是肉长的,我那梁子哥一定会高抬贵手的。”

兰花哭道:“梁子的心性脾气我知道,他眼里揉不进一粒沙子。”

铁军道:“事到如此地步,砍头也不过头落地……”

正是:

      知过能改,便是圣人之徒;

      恶恶太严,终为君子之病。

这暂且不说天还没有亮时接到我叔伯弟弟的电话,他要我立即回家一趟。我在茅草山姓孤人单,我有一个叔伯大哥一生未娶妻室,数年前跟本村名魏云彩前往山西省一个电厂打工,因暴病倒在施工的工地上,我去了山西省那个医院。魏云彩为人不厚,给我出了不少的难题:在那个医院我哥哥死亡后,他便要我给他出字据,不能提出任何要求,否则便撒手不问。我是一个残疾人,一个死人几千里要我如何搬尸还乡?我无奈任其发号施令,虽然这个人也辞世了,还是让我耿耿于怀,总是感觉到这个人不太仁义。

这就不说了,我乘坐早班车回到家,原来我伯父母的坟被李姓人盗古墓给毁了,三弟有智障,也是一个人稀里糊涂过天气罢了,三弟刚要叫骂,李姓人也太不讲理了,还要把他埋在那里。

正是:

      狼虎能吃人,狗恶了亦然也能吃人。

我到了山上我伯父母的坟地一看,很是悲愤,尤其是我有一个小侄女的坟彻底毁掉了,连一根骨头也找不到了。就是这样我也不敢发作,还得向他们说起好话来,求他们高抬贵手,因为我伯父母的坟下有一大墓,待你们挖掘后再给我伯父母的坟留个记号……

正是:

      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否则会碰你个头破血流。

这且不说了,书归正文。

第二天,铁军和兰花走进人民医院,兰花心里憷憷担忧,阵阵惧怕,她步步紧随在铁军的身后,来到了外科住院处。

兰花道:“军子弟弟,你千万不要说卖宝的那件事。”

铁军点点头道:“我记住了嫂子的叮咛。”

兰花忧心忡忡地:“我怕,我怕见到他,他不会容我,也许会骂我一场,痛打我一顿,我怕他,可是又多么想一下子扑到他的怀里,向他哭诉我内心的苦衷哇。”

铁军道:“嫂子,丑媳妇怕见公婆面,怕又怕得了吗?有我铁军为你说话。”

兰花恳求着:“好兄弟,你要美言,你要善劝,他要骂我,就让他骂个够也好解解心中之恨,他要打……就任他打吧。”

铁军道:“梁子哥,少林寺学过艺,手头重的很。”

兰花道:“我还不如要他一拳把我打死,能死在他的面前,我也能闭上眼。”

铁军道:“不至于要他把你活活地打死吧。”

兰花道:“梁子兄弟你先去,向他代嫂子求他了,饶了我这一回吧。”

兰花说到此处,泪如涌泉,铁军点点头,感慨地说:“人非圣贤岂能无过?哪有不犯错的,嫂子,别难过,我会向梁子哥好好地解释的。”

正是:

      自觉得理亏,说起话来气也短。

铁军向病房走回去,他轻轻地推开了病房的门,他向病房里看去。铁梁头上裹着一层厚厚的绷带,只露出一双眼睛来,还有那张赖以生存的嘴巴,双手也裹着绷带。韩月坐在床头,左手端着一碗粥,右手拿着一个调匙小心翼翼地为他喂着饭。铁军看到这里不由得一阵心酸,他哭了,紧走几步走到床前,痛苦地:“梁子哥,梁子哥。”

铁军扑倒床前,伏在铁梁的身上连声喊叫着:“梁子哥,梁子哥。”

韩月放下饭碗,向铁军看了看道:“铁军,你来了。梁子好多了,不会有事的。”

铁梁一声长叹道:“军子,你还能来看我,哥,梁子我在茅草山庄还有何面目做人呢,我还不如一把火烧死了好,绿头王八。”

“梁子——”一声哭嚎,兰花哭着,撕肠裂肺地哭着扑进了病房。她顾不得去做任何解释抱住铁梁失声痛哭:“梁子,我的梁子……”

兰花紧紧的抱着铁梁的脖子,无比悲哀,无比痛心,无比伤情地:“梁子,我的好梁子,你原谅为妻吧。”

韩月站起身来毫无表情地走出了病房。

兰花摇晃着铁梁哭泣道:“梁子,你原谅我吧,事逼如此,要我无法向你解释,都是我的错,还不行吗,任从你如何去惩罚我,梁子,梁子你说话哇。”

铁梁还是一句话也不说。

正是:

     齐家先修身,言行不可不慎。

     读书在明理,识见不可不高。

兰花不是没有读过书,还不是见利忘义惹得祸?

   佛家主张随着缘分顺应自然,儒家主张要谨守自己的本分,这“随缘素位”四个字是渡越苦海的家门的浮曩。

    安守本分,原来兰花在这方面欠了功夫。

话说兰花抱着铁梁,苦苦地哀求着,能得到饶恕,然而铁梁仍是不声不响不作出回应。

铁军劝道:“梁子哥,兰花嫂虽然有错,却也是无辜的,向于得海这样的人,你也能把他引进家来,于得海是些什么人,贪欲无义的流氓……”

只见铁梁伸出裹着绷带的手将兰花用力推开,从他的牙缝中迸出一句话来:“你给我滚!”

兰花被推倒坐在地上,她惆然若失,望着铁军,哭泣道:“军子,我求你向你梁子哥道歉,我对不住他行吗,梁子,我的好人,饶恕我吧——”

兰花说到此处泪如滂沱,直哭地泣不成声:“梁子,我的好人,饶恕我吧——”

正是:

     由于自己的不检点,丢了亲人的荣誉也失了自己的脸。

铁军也有几分气愤,他走到病床的近前,含泪道:“梁子哥,你……”

铁梁怒道:“军子,我们都是戴家人的子孙,我有失老戴家人是体面。你也不要为了我委曲求全,替这个无耻的贱人说好话,女人心最狠,最毒,我梁子自从娶她没有一点一滴对不起她的事,我连想都没想过,夫妻,夫妻,一夫一妻,白发相许,那就是两个心被连成一串,我,我太老成持重了,做靡岁月,终于无成者,不可胜数,我,铁梁就是最惨败的其中一个。”

铁梁说到此处,泪如泉涌,滔滔奔流,他,将被子扯到脸上,严严得盖上。兰花双膝一弯,跪在床前,一声哭道:“梁子,你要我怎么做才能饶恕我?你说哇,你说呀,就是为妻错了,你我还是八、九年的夫妻哇。”

铁梁腾的推开脸上的被子,又一声怒道:“兰花,要我对你饶恕,除非你当着我的面把于得海杀了。”

兰花如梦初醒道:“当你的面杀于得海,我,我明白了,明白了……”

“梁子,梁子,你太过分了,你太过分了。”一个怒忿还又正直的愤斥,众人闻声转头看去,铁柱走进病房。

铁军道:“柱子哥。”

铁柱道:“军子,你柱子哥我好像在戴家人的眼里是个叛逆,是个逆子。我也知道,我铁柱不去依法追查和叔,和铁梁,一时也许没人来找他们的事,你想到了,还一定有人,在一定的时间去找和叔和梁子,到了那个时候,也许说是生死未卜吧。”

铁军厉声道:“柱子哥,你贪天之功,成了事业,可是,我,我,不再去说……”

铁柱道:“军子说吧,你柱子哥,不是小人,不怕你和天下的人在戳我的脊梁骨,骂我是踩着别人肩上去的人,那是孬种。”

铁梁也斥起了铁军道:“军子,不许你这么对柱子哥这么说话,我人躺在医院里,心却出了医院,这些天来我无时不在想,我们都错了。我向你们说句心窝里的话,从此以后,我听我哥哥的话,再也不做浑事了……”

铁军和兰花没有回应,呆呆的听着。

铁柱走到铁梁的面前,道:“梁子,下个星期,你可以出院,所有的住院费你嫂子韩月都付清楚了。”

正是:

     只因贪财一时错,惹来烦恼几时休?

     烧香引鬼家自乱,从前恩爱反作仇。

韩月冲进病房,大声道:“不能,梁子的双手还没有结疤,我不让他出院,钱,我和柱子扛着。就是以后也不要梁子过问,谁要俺是当哥的,当嫂子的。”

铁梁这才开了腔,他内疚的:“韩月嫂子,老嫂比母亲,你待我情如亲娘。”

韩月大声斥道:“梁子,你,你胡扯什么。”

铁梁哭泣道:“嫂子,你胜过兰花千倍万倍,你是东出的太阳,她,还不如夜天的鬼火。我的嫂子,答应我吧,若是你走在我梁子的前边,我戴铁梁一定披麻戴孝,向孝子一样送您入土,我的好嫂子哇。”

韩月痛心地:“梁子,我的兄弟,是你哥追查了你,没收了你五万块钱,嫂子喂猪,喂羊一定还你,你嫂子是个孺弱女子,可是,我眼里也揉不了沙子,你柱子哥做对了,他欠的债我去还,行吗,我的弟弟,小叔子,你答应我,行吗?”

韩月哭了,她的泪点点滴滴,从她的脸滚滚而下。铁梁挣扎着坐了起来, 恳求着说:“军子,我不几日便可以出院,你回去将我的身份证给我拿来,哥算是拜托了。”

兰花还是跪在地上,她听到铁梁要他的身份证,猛然站起身来,惊恐道:“梁子,你不能走哇,这个家不能没有你。”

铁柱往病床前的那个凳子上坐下身来,他皱着眉头,向铁梁低声地问道:“梁子,你太固执了,也好,你蹲在茅草山也太久了,应当出去看看外边的世界,这是什么年代了,如果你还是蒙昧辑屡,人不老眼光却老了,会掉队的。”

铁梁道:“柱子哥,茅草山上的死人墓,我挖了不少,见那一具具骷髅躺在厚厚的土中,他们是活人的见证,也许他们活着的时候,是轰轰烈烈叱诧风云的英雄人物。人死了,气化春风肉化泥,只因带去地下一件两件陪葬品,却被今天的人当作财富,把他们挖出来,忘记了他们是我们的祖先,暴晒天日,东几根肋骨,西一根大腿,被踩在脚下,现在我才觉得……”

铁军问:“你觉得?”

铁梁惭愧地说:“我们哪里是人呢,太可怜了,据说把这些文物卖给文物贩子,文物贩子又倒卖给外国人。”

铁柱语重心长道:“是啊,为了钱财出卖祖先,出卖文明,卖土卖地卖权力,出卖做中国人的良心。能不是犯罪吗?兄弟,我清醒了,你现在也清醒了,我的好兄弟。”

数日之后,西边的红日渐渐坠下,飘来万道的余晖。映出五颜六色的晚霞,铁梁心情还是那么惆怅,举止还是颓废和沮丧,他一步步走上山来,他走走停停,脸上的神态,表现出是多么的悲哀和凄凉。他站在山麓上,向生他养他的茅草山庄看去,心里倍加伤怀痛楚。

铁梁心中凄凉的歌:

茅草山下一条路,曲曲弯弯走了几辈的人,

茅草漫漫淹人足,茅草漫漫淹人足。

走不直的羊肠路,诉不尽的心里屈,

庄里有条拐子坝子的河,有我铁梁几间屋。

满天的乌云不下雨,眼里有泪哭不出,

我那妻子心太毒,我那妻子心太毒。

 一天天 , 一夜夜,一朝一夕一暮暮 ,

抹不完的那记忆,诉不完的那苦楚。

还是那条羊肠路,还是那间红瓦屋,

我那妻子心太毒,我那妻子心太毒,

满天的乌云不下雨,眼里有泪哭不出,

我那妻子心太毒,我那妻子心太毒。      

块块乌云涌来,西霞尽了,铁梁深情地向茅草山庄看了又看,咬咬牙,愤然道:“我铁梁平生好高骛远,可今天是那么可怜,生乃下尘,哪有脸面再回我那茅草山庄。”

他转过身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走去。天黑了,他的身影也小了,也模糊了,最后也消逝了。

 

再说韩月向村头走来,铁柱正站在村头张望。

韩月喊道:“铁柱,铁柱,梁子呢?”

铁柱道:“我和他一块从县城上的车,到了镇上我得回派出所报到,要他在街上等我,等我出来,就找不到了。”

韩月埋怨道:“柱子,柱子好糊涂哇,出了这些事,梁子心里能好受吗,爱面子,哼,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铁柱道:“我再回去找他。”

韩月道:“他要铁军来家取他的身份证,那天在医院你也说要他去外边看看外边的世界,这不是火上浇油吗?”

铁柱道:“我说得不是没有道理。”

韩月道:“什么道理?”

铁柱道:“梁子是个争强好胜的人,带了绿帽子,是男人最不光彩的事,要是我,也得……”

韩月道:“你没带过?”

铁柱道:“我,你胡说,我何时戴过?”

韩月掩口笑了,低声道:“兰花是你的六年的未婚妻,转眼嫁给了你的堂弟铁梁,你心里能是个滋味吗,酸甜苦辣涩,尤其是个酸。”

铁柱笑了笑:“还不是你救了我的命,说真的,当时我真有死的念头。”

韩月道:“柱子,梁子一定走了。你怎么去追?交通这么方便。”

铁柱道:“他能哪里呢?”

韩月道:“去大城市打工,凭着他一双多才多艺的手,饿不了他,只是……”

铁柱问:“只是个什么?”

韩月道:“兰花也知道梁子要出院,中午我在庄上,听到快嘴婆,我们那和婶,又在说些乱七八糟的,还被我劝了几句。”

铁柱道:“那和婶是张鼓风机的嘴,说些什么?”

韩月道:“她说……”

村中招风大树下,和婶正于树下与几名老年妇人谈笑着,只见和婶喷痰吐沫,说起话来滔滔不绝。讲到兴处,手舞足蹈,这时兰花骑着自行车匆匆而过。

和婶正在话语飞扬:“你们看见吗,兰花的车子上的又是鱼又是肉,好烟好酒,一都都,一包包,梁子今天要出院了。”

一中妇女向兰花看去,她连脸也没转,擦影而过。

和婶道:“她就是一天给梁子磕三遍头,也劳而无用。今天夜里不死也得脱下一层皮。给男人戴绿帽子能不挨揍吗?”

妇人甲道:“兰花这孩子烧了半辈的香,不该换了魂去砸庙骂神仙。”

妇人乙道:“从今天起她算是头上顶着个大酒坛子,罪(醉)算是来了。”

和婶道滔滔不绝地说:“人无利心,谁肯早起?个个不贪,那得人使?”

妇人甲:“人无廉耻,百事可为。”

和婶又道:“还有一件事,都是俺戴家的好事,柱子今天也回来了,他是一个军官转业,国家有安排,当个官,在市公安局当了三个月的特警教官,来我们古城派出所当民警。”

妇人丙问:“你听谁说的?”

和婶道:“和子说的,是真的。看韩月多神气。兰花和韩月比了多少年,从此就算是一败涂地,别再想斗过人家了,兰花她是心比天高命如纸薄。韩月属王三姐住寒窑,苦去甜来。”

妇人甲道:“人比人,气死人。”

和婶道:“是的,命中当无莫强求,她就是个挨揍的命,今天晚上才是……”

妇人乙道:“今天晚上?”

和婶道:“一轮明月照九州,有人欢乐有人愁。”

韩月也正好从此路过,她收住了脚步向和婶走来,和婶和几名妇人向韩月看看,尤其是和婶,无可奈何地:“我,我没说什么呀,更没说你的坏话。”

韩月白了和婶一眼道:“和婶多少瞎话都出于你口,你是婶婆,我不愿去说你斥你,只是劝你几句。戴家人再多有你一个,我敢说,没有一个男人不离婚,没有一个女人不上吊,你能闭上你的嘴吗。我的婶婶,我真为和叔心痛,是作了几辈子的孽,才讨你做老婆。”

和婶面红耳赤,无言相对,韩月转身而去。

正是:

      国之妖孽,贪官污吏。

      家之妖孽,逆子恶媳。

韩月向铁柱叙说了一番,天渐渐地黑了,村子里亮起了灯火。

铁柱痛心地说:“和叔一辈子也没少打过架,摊上了又有何法呢?”

韩月说:“古人道;事之不期然而然者,往往不一而足。我还担心一件事……”

铁柱问:“什么事?”

韩月担心地说:“梁子不辞而去,兰花能接受得了吗。她从出事就两次自杀,第一次就是当天她悬梁上吊,要不是绳子断了,还不是命丧梁下,第二次便是喝了农药,也好,那药是二三乳剂,毒性小,被铁军给救了。”

铁柱道:“我也想到这里,只是……”

韩月问:“只是个什么?”

铁柱道:“梁子出了这样事,恼羞成怒而离家出走,成了野鹤孤雁,也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回来,这个家也许是浮家泛宅,沦落进风雨飘摇之中,何能眼看着这个家而支离破碎呢?真要我这个做哥哥的担心,责无旁贷的站出来帮他们一把,有以上那些事,我又是大伯哥,怎好去她家,你和她也是五行相克,也无法去劝劝她。”

韩月道:“那也不能见死不救,俺两口子是那种人吗?”

铁柱为难了,道:“那怎么办?”

韩月道:“你去找铁军和陆小云。”

铁柱道:“对,我去找他们两口子。”

正是:

      莫奈何,

      三字丧却多少品行不为过,三字昧却多少良心该无妨,

      三字失却多少事机与关头,为何不把“莫”字换为“可”

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章分解。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小说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小说频道(www.juben108.com/xiaoshuo)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备案号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