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聘网站编辑、软文新闻稿写手、主持人、礼仪接待服务员
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小说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重点推荐剧本
药品类打假题材搞笑小品剧本《打
小区社区邻里题材搞笑小品剧本《
诚信打假题材搞笑小品剧本《虚假
公司单位消防题材搞笑小品《我也
打击虚假宣传题材搞笑小品剧本《
节日娱乐演出搞笑小品剧本《男过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校园老师相声台词剧本《最美教师》
武汉现不明原因肺炎治疗全国战胜肺
乡镇财政所干部小品剧本(中国好干部
超级搞笑古装宫宫廷幽默小品(还珠歪
贪污受贿小品,双规小品剧本(严惩不
关于婚外情短剧本,绿帽子小品剧本《
伟大的祖国朗诵稿,伟大的祖国诗歌朗
酒店餐饮小品,酒店年会服务员小品《
三八妇女节节目小品,庆三八妇女节短
银行类爆笑小品,银行爆笑小品(快乐
政府帮助低保家庭就业改善生活脱贫
七夕创意剧本,七夕小品剧本(最佳美
国家电网变电站检修员工小品(特殊纪
最新最幽默最有教育意义的元宵节小
解决员工上访为公司困难的小品剧本
过年爆笑小品,笑死人不偿命的小品(
城轨年会表演相声剧本《与城轨共未
公司创立周年小品,庆公司成立周年小
中铁公司员工年会相声剧本《找媳妇
为了工作舍小家顾大家情景剧本(特殊
公司年会三人群口相声《三狗闹新春
改变黄脸婆形象后走上舞台成为模特
适合公司年会的小品,适合公司年会搞
办公室题材简短剧本,公司年会职场小
建筑公司年会超感人小品剧本《回家
汽车销售公司4s店快板剧本《齐心合
新年小品剧本简单的,贺新年小品剧本
公司年会有关车间生产类小品剧本《
元旦适合演的小品剧本,元旦节目表演
灯博会公益义工故事小品剧本《幸福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小说 > 其他小说 > 人间正道(修改本)第五十六章
 
授权级别:授权发表与使用   作品类别:小说-其他小说   会员:戴修桥编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9/9/5 14:22:56     最新修改:2019/9/11 8:39:31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小说名:《人间正道(修改本)第五十六章》
(原创剧本网)作者:戴修桥

 

第五十六章

                    兰花铁军去县城   信口开河成交易

    诗曰:

          天下贪人一样心,都把钱财看得真。

          金山银山万宝山,原来都是大祸根。

 

    戚国放百无聊赖的向街头走去,他来到街头一个避处取出手机。打起了电话:“嗯,是表弟,我是你表兄,那个女人的弟弟叫铁军来了派出所,将文物砸碎了。看样子还要告发我,我想,你最好离开这里。为了我,你就躲躲。还有,听说那个女人喝了农药,在茅草山庄卫生所抢救,人要死了,我就脱不开手。你派个人去看下虚实,你一定不能去。那个女人的弟弟铁军也说见到了你。你到过现场,还持刀要杀她,好,好,我等你的电话。”

    陈三骑着自行车,他手上流着血,一手掌着车把,在卫生所门前下了车。自言自语道:“伤不大,血还流个不止。”

    他在门外扎下自行车,走进卫生所。他向坐在屋内的铁军走来,铁军向陈三看了看,问:“手怎么流血了?”

    陈三:“骑车不小心倒了,把手指给戕破了。医生,给我包扎一下吧。”

    铁军:“好。”

铁军取出医疗器械和药水,纱布等物,为陈三包扎伤口。卫生所只有三间屋,两张临时病床放置在左间,中间放置着一把条椅和几条凳子,右间房便是诊所,整个房间是相通的,所以陈三一眼便看到了兰花所躺的病床。

陈三漫不经心地:“医生,你这里还有住院的?”

    铁军道:“农药中毒。”

    陈三道:“连喝药的你也敢收治,不简单哇。”

    铁军笑了笑道:“大手术做不了,抢救个农药中毒,还是拿手戏,我一年就收治他十个喝农药的,百分之百的安全出院。”

    陈三哼了一声道:“吹牛。”

    铁军道:“我怎能是吹牛?”

    陈三哈哈笑道:“不是吹牛,比吹牛还可耻,那些人可能喝的都是假农药吧。”

    陈三睨着眼睛向铁军看了看又道:“是做虚假广告。我们县电视台整天做不完的卖药广告,那些代言人都是电视台花了二百元钱买的。话再说回来,县人民医院,中医院根本不用做什么广告,病人排着队,三院,四院的广告一天到晚做不了,真烦人。过去老百姓好哄好骗。现在也都聪明起来了,不上电视那个当。”

    铁军道:“好了.”

    陈三问:“多少钱?”

    铁军:“五毛钱。”

    陈三:“才五毛钱?”

    铁军笑道:“再便宜,我也不敢说欢迎你下次再来。”

    陈三也笑道:“为医院做广告,欢迎你下次再来,可用不得哇。”

    二人哈哈笑了起来。

    陈三风趣地:“谢谢,再见。”

    铁军道:“不欢迎你来包手,欢迎你来喝杯水。”

    陈三大笑道:“真的,下次路过这儿,准会进来讨杯水喝。”

    这且不说,再说兰花和铁军乘汽车来到了县城,来往进出车站的车辆川流不息,铁军和兰花从汽车站走出,他们来到汽车站前的小广场上,上下车的人也很多,有的匆匆而去,也有的逗留在广场上,还有许多招商的车主吆喝着。铁军低声地:“兰花嫂,坐出租车去旅社吧,街上别碰上了认识的人。”

    兰花道:“也好。”

    他们走下广场,在广场的前边登上了一辆出租车。社区甚是繁华,宽敞的街道两旁栽花种树环境优美。新的楼群,新的建筑,新的装饰,多美的城市。街道上车水马龙,呈现出新的气息。铁军和兰花坐在车内,那车奔驰在大街上。这家旅社坐落在大街的两侧,这辆出租车停下车门开了,铁军和兰花下了车。铁军付了车钱。

    司机:“再见。”

    铁军:“再见。”

    兰花说:“文物贩子刚才来了电话在308房间交易。"

    出租车开去,铁军和兰花向旅社走去。铁军何兰花进了旅社,向登记处走去。铁军走到登记处的柜台旁向做台的小姐和蔼地:“请问,308房间可有人定呢?”

    小姐回答:“有,是两个南方人,刚刚登记上楼。”

    铁军:“那两个南方人。我们是他们的客户,有业务洽谈。”

    小姐:“好,你们上楼吧。”

    兰花:“谢谢。”

    铁军和兰花向楼梯处走去。铁军何兰花上了三楼。顺赴通道,察看两侧的客房,304,305,306,307,308,他们收住了脚步。

    铁军:“这就是308房间。”

    兰花点点头:“敲门吧。”

    铁军轻轻地扣着房门,门开了,一个胖大秃头出现了,他将门半虚半掩,只探出个脑袋来。

    文物贩子问:“你们找谁?”

    兰花走向前来道:“你可是于得海的客人?”

    文物贩子没有立即回答,眯着眼向兰花留神的看了看,又向兰花身后的铁军警惕地看了看,摇摇头道:“于得海……”

    兰花道:“你自然不认识于得海,就不打扰了。”

    兰花转身欲走。铁军向前迈进了两步,靠近了那文物贩子,压低了嗓音,道:“先生,别延误了你的发财机会。(回过头)姐,俺们走。”

    铁军虽然催促兰花,却脚步有意的迟慢,在等待那人的回应。那文物贩子这才慢慢腾腾的走出了房门,低声道:“慢。”

    铁军和兰花收停脚步,回转身来。

    兰花道:“你不认识于得海,我们就没有话说了。”

    文物贩子问:“为什么于得海,于先生没有来?”

    兰花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文物贩子仍是疑惑地:“你是?”

    兰花道:“我是于得海的妻子。”

    文物贩子这才微笑道:“啊,是于夫人。请,请,房间敍话。房间敍话。”

    正是:

         一声吹起满山风,古墓招来雨和云

    铁军和兰花这才走进308房间,他们进了房间。房间内还站着一个外表文质彬彬的中年男子,白白净净的,他立即笑容可掬地:“请,请。”

    中年文物贩子为铁军和兰花倒了两杯水,和气地:“请用水。”

    文物贩子谦然地:“于夫人不要在意。做我们这一行的虽然不比贩毒那么危险,却要时刻小心才好。”

    兰花道:“是啊,小心是没有过火的。”

    文物贩子:“请问于先生为什么没有来?”

    铁军道:“先生,你可读过三国演义?”

    文物贩子苦笑了笑:“在下,当年读大学是理科,对国内外的精典小说没多读过。三国演义在中学时代却略略地翻阅过。”

    中年文物贩子问:“你是?”

    兰花道:“我的弟弟,姓张名军。”

    中年文物贩子:“张先生,说来你是个三国通了。”

    铁军灿然一笑道:“三国通,说个通字道也不能,我问你,吕布吊死在什么地方?”

    中年文物贩子:“吕布吊死在白门楼?”

    铁军:“白门楼又在哪里?”

    中年文物贩子想了想,含蓄地:“白门楼,在徐州?不,下邳。”

    文物贩子:“对,是下邳。”

    铁军侃侃道:“下邳,原属我们大运河县,现辖于睢宁县,就是现在的古邳。”

    兰花:“张军,别扯远了,说主题吧。”

    铁军:“下邳可是当年历史文明的地方。三百多年前,遭受了一次地震的劫难,白门楼,张良拾屐的圯桥,连同许许多多的古城古庙都陷入地底下,或半底下。那里深埋了价值连城的古遗产,文物众多,南至古邳,北至巨山,遍布着秦墓,商周时的坟墓,尤其是汉墓,这是宝地哇。”

    两个文物贩子贪婪的倾听着。

    铁军道:“还有一个地方,古书中也记载着,范单,石崇,他们的坟墓埋葬在古邳西五公里双骨堆,也有人传说那是牛鼻老道和他母亲的坟墓,当然了都是传奇,无从考究,二堆一大一小,大有四十丈高占地数百亩,小的那个也只稍矮小一些,乃国家立碑为二级文物保护。这里边,却埋藏着大量的金银,珠宝,铜器,玉器。”

    文物贩子问:“那于先生?”

    铁军道:“正组织人力攻克白门楼和双骨堆,他腾不出身子来。”

    文物贩子:“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铁军继续吹嘘道:“要说什么北京西安南京,比起徐州,比起下邳,都算个小子。我问你先生,你是哪个民族的?”

    文物贩子回答道:“汉族。”

    铁军道:“为什么叫汉族?大汉族是中国人的主力,占全国人的绝对多数。这个民族的由来你知道吗?”

    文物贩子摇摇头道:“请张先生赐教。”

    铁军洋洋得意地说:“我姓张,张良是我们这一代张姓人的先人,是他扶持了丰生沛养的汉刘邦做了大汉朝的皇帝,没有我们的先人张良,刘邦能做皇帝吗?就好比现在的毛主席他没有周恩来,谁为他出谋划策,朱德,陈毅他们就好比当年的韩信,你懂吗?这些老将们都是毛主席的打江山的分股大臣。”

    正是:

    成大事,全仗着秤心斗胆;

    有真气节,才算得铁面铜头。

    其实铁军干得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只不过是耍耍小聪明,逢场作戏,临场发挥,吹吹牛皮说说大话而已。

    二位文物贩子齐声道:“懂,懂。”

    铁军道:“你懂个屁,寻宗问祖你们差远了,当年汉刘邦统治的所有臣民皆为汉人,汉族的根基本就是如此。所以讲徐州,乃汉人之祖地。”

    文物贩子抱歉地:“我读过不少的史书,这乃是一个漏笔,错笔,从未明确地撰写。”

    铁军说到此处,手舞足蹈地说下去,他道:“汉刘邦乃种瓜之人,丰县生沛县养,在他老家却无人听他的,他就来到了下邳,或者说就是现在的邳州市,古邳这一带,拜张良,访韩信,后来韩信从淮安讨饭来到下邳就是今天的古邳,史传韩信是胯夫,就是说他钻别人的裤裆,这也是我们的先人故意安排的。”

    文物贩子持疑地问:“张良,怎么去安排韩信去钻别人的裤裆?”

    铁军哈哈笑道:“说起来,你们就算是不懂了,我先人张良见韩信是个人才,当时韩信只图温饱,不图大志。所以才安排一些地痞流氓欺负韩信,激发起他的斗志,让韩信这帮文臣武将前来扶保刘邦。江山归作一统,他做了皇帝,可没忘了这些有功之人,也没有忘记起兵的根据地,就向今天的井冈山,延安一样,人生总是要死的,张良,韩信一众汉朝老臣,也是对下邳,徐州不遗旧念,纷纷要来徐州,下邳安葬,所以,这一带就成了汉墓群。”

    文物贩子道:“原来如此,张先生,你说了徐州,下邳,邳州的文明史,汉族人的祖史,我要问你,说中国人的祖先是炎黄,炎黄庙为什么不在邳州?”

    铁军哈哈大笑道:“小白脸,你问得好,我问你,刘邦有没有父亲,祖父?”

    兰花也有几分的气愤:“军子,别在吹了,不怕你吹成了十二级地震。”

    铁军道:“他们不懂,我一定要给他们说清楚,一个人生下来先起乳名,上学时起学名,没有刘邦的时候,就没有确定汉族这个族名,炎黄比刘邦先了一些年,到了刘邦的时候才确定了族名。”

    文物贩子道:“我明白了,秦汉晋,唐宋元明清,说北京南京西安,做徐州下邳的孙子是有些道理的,不过…”

    铁军问:“不过什么,风头被徐州,下邳,也就是邳州的先人出的差不多了,所以名声大逊,其实徐州人,邳州人冤枉哇,这么早的历史被忘记的快尽了。老子不如小子,谁还记得汉族人的祖史呢?”

    兰花不耐烦地:“军子,你和这两个蛮子说这些做什么?”

    铁军说:“不知邳州人,也不知徐州人的辛酸,从汉朝到现在有多少杖都在这里打,就拿三大战役来说,邳州的碾庄可是淮海战役的中心点从这一点来说,邳州被历史若是遗忘了,谈说历史的人都是半吊子,二百五。”

    兰花有些急了,她气愤地:“军子,军子。”

    铁军:“姐,你别着急,我说说主题,到底下邳,巨山,徐州地下能有多少文物,人常说,到了北京嫌官小,到了广州嫌钱少,屁话,就是卖了广州城也买不去这一带的地下宝藏。今天我带来两件东西,姐,给他们看看,若不是汉白玉,地下出土的文物,就地给砸了,我们姐弟俩就转身就走。”

    文物贩子道:“好,好,于夫人,把东西拿出来我们看看是真品还是赝品……”

    铁军火了,怒睁双眼,骂骂咧咧的嚷道:“赝品,错把铁拐李不当神仙,原来你们都是……”

    兰花制止道:“弟弟,口齿要清洁。”

    兰花从兜中取出两件文物,两名文物贩子看了又看,相互传看了良久。

    铁军:“这两件破玩意,你们就爱不择手,等到从白门楼取来了当年吕布,吕奉先的方天画戟,从双骨堆取来珊瑚树,能拿来范丹讨饭玉碗,你们也得看一辈子。就是卖了广州也买不了这一带的文物。”

    文物贩子:“你就出个价吧。”

    兰花:“六十万。”

    文物贩子:“于夫人,少一点吧?”

    铁军:“六十万少一个子也不卖。”

    中年文物贩子:“看个面子。”

    铁军:“还是六十万,看不中货就走人。”

    文物贩子从床头柜中取出一只钱包:“于夫人,点钞。”

    兰花仍然很镇定地接过道:“只要不是鬼钱就行,弟弟,你就验看验看吧。”

    铁军拿过漫不经心地抽出几打来,数了数道:“拳不打会家,树不遮鹰眼,大家都是数钱的手,没有一个是马虎眼。”

    铁军表演般把钱数好,这才向兰花递了个眼神道:“恕不能相留,来日方长,这样的交易算是开个头吧。”

    文物贩子与其二人握手告辞。

    正是:

        不镜于水,而镜于人,则吉凶可鉴也;

不蹶于山,而于蹶垤,则细微宜防也。

    就是说:

    如果不仅仅是以水为镜,而且也以人的得失成败作为借鉴,那么就可以从中明白祸福的规律…….

    其实他们是苘杆子打狼两头怕,这种交易都是违法的,只要被公安发现,哪一个也跑不掉,不是没收的事,弄不好还得进去蹲几天的监狱。

    后来兰花告诉铁军说:“头魂快被吓掉了……”

    铁军也是心有余悸地说:“这是硬着头皮充好汉……

    正是:

         贪爱沉溺即苦海,利欲炽燃是火坑。

         随时莫起趋时念,脱俗休存矫俗心。

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章分解。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小说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备案号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