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小说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劳动创业小品剧本《创业故事》
严厉打击小产权房小品剧本(买房
学生梦想小品剧本(望子成龙)
银行合规搞笑小品剧本(ATM取款
危货运输搞笑小品剧本(安全回家
关于感恩的简单小品(望子成龙)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小学生校园小品剧本(聪明的 3-27
如何识别小产权房和商品房 3-25
青春校园励志音乐剧剧本(望 3-24
关于母亲节搞笑的小品(孝顺 3-22
五四青年节爱国运动小品剧 3-20
积极向上的校园励志搞笑情 3-17
五一劳动节晚会节目小品剧 3-15
产科护士音乐剧剧本(孕前检 3-13
歌颂新农村建设题材三句半 3-10
有关清明节的多人小品(纪念 3-9
关于植树节的搞笑小品剧本 3-7
有关基层精准扶贫的的小品 2-27
银行晚会节目音乐剧剧本《 2-24
石油公司加油站方面的年会 2-21
315征婚诈骗小品剧本《征婚 2-18
三八妇女节宣传反家暴小品 2-15
关于保护环境的小品《保护 2-10
办户口小品剧本(为人民服务 1-19
小区小品(小区故事多) 1-13
年会创意音乐剧题材(相亲也 1-11
关于煤炭的小品(和你在一起 1-9
公司年会创意节目搞笑小品 1-6
西游记搞笑小品剧本(唐僧师 1-4
施工工地项目部年会搞笑小 1-2
以爱国为主题的小品(爱国情 12-30
关于过年的小品剧本(合家团 12-28
市场营销实训小品剧本(营销 12-26
爆笑餐厅小品台词(最美餐厅 12-24
有关产品质量的小品(品质第 12-22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小说 > 搞笑小说 > 总会相见
 
授权级别:普通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小说-搞笑小说   会员:leonowen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6/1/8 5:53:25     最新修改:2016/1/8 14:37:51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总会相见
作者:马其知

在美国某大学的中国留学生中,憨厚的“老留”何宽是一个有口碑的好人。虽然自己三十七八岁了仍然找不到老婆,却总是喜欢帮助别人。

住在他公寓对门的胡潇和钟筱婉是一对年轻的中国留学生夫妻,两人已经有了一个可爱的儿子堆堆。家庭生活十分幸福。

何宽最近的运气很糟,刚丢了工作。由于没了工作身份,不得已只好再回学校半工半读。何胡两家的卧室具有典型的美国特色,只有一板之隔,所以只要声音稍大一些,隔壁就会听得非常清楚。留学生活紧张,平常大家都忙,骄傲的胡潇又对总毕不了业的“老留”十分不屑,所以尽管两家住得近在咫尺,平常却很少往来。偶尔在楼梯上碰到也只是点点头,话都很少说。唯有一次何宽病了,发高烧,上完课回来坐倒在楼梯上,被好心的筱婉发现,赶紧把他扶进屋里,还顺手送来了一碗热气腾腾的胡萝卜排骨汤。就是这碗热汤,让孤独的何宽心里温暖了好久。从那以后,每次筱婉出门,何宽只要碰巧站在窗口,就都会目送她离去,无论开车还是步行。

美国经济不好,胡潇和筱婉也遇到了麻烦。筱婉所在的实验室没了钱,筱婉失去了赞助,只好转到远在乔治亚州的一所大学实验室去工作,孩子也被迫送回了北京。从那以后胡潇和筱婉两地分居。筱婉每两周回来一次,每次都要在高速公路上驾车七个小时。

何宽这天出门,在楼梯上遇到了刚回来的筱婉。几星期不见,他发现筱婉变得很憔悴,而且笑得也不自然。他的心疼了一下。想说几句什么,可是筱婉已经走了。

隔壁开始出现了争吵。起初两人还压抑着怕人听见,但渐渐声音响了起来。何宽失眠,自然苦不堪言,睡觉只好用耳塞堵上耳朵。可是随着一个女人的名字在争吵中不断出现,他只好大睁着眼睛躺在床上,连塞耳朵这样的努力也放弃了。

尽管明白事情与自己无关,何宽还是对胡潇注意起来。果然,在筱婉走后没几天,他就发现胡潇和一个叫薛印芳的女人在一起。那是在一个周末,午夜十二点了,何宽早已经躺下,这时听到门外有男女的嬉笑声出现。他警觉起来,起身从猫眼朝外望去,见胡潇正搀着薛印芳走上楼梯。薛印芳似乎是喝醉了,胡潇最后抱着她走进了对面的房间……

何宽的心一下子抽紧了,混身的血都往头上涌,难过得差点落下泪来。一连

几天过去了,何宽眼睁睁地看着胡潇和薛印芳越来越亲热,也越来越肆无忌惮。直到筱婉临回来的前一天晚上,两人还在隔壁亲密无间。他忍无可忍,一怒之下半夜开了音响。顷刻间进行曲的乐声震耳欲聋,震得整个楼梯都在颤抖,隔壁也自然没了声响。

有邻居报了警。何宽被带到警局询问,凌晨才回来。上楼时见自己门上贴了一张漫画,画的是一个扭曲的,正在四处乱嗅的狗头。

第二天筱婉回来了,何宽听得出她汽车引擎的声音。不过没想到的是,筱婉这次回来居然变了。风波好像已经过去,她的脸上又挂出了笑容。对胡潇也表现得更为体贴。两人常挽着胳膊同进同出,仿佛已经完全和好了。

但是何宽的心里仍难平静——他决定搬出这个公寓,不再和胡潇,筱婉做邻居了。

有消息传来,胡潇和筱婉暑假要把孩子接回来住。由于筱婉假期也得工作,两人还准备把孩子带到乔治亚去。何宽听了很为筱婉高兴,认为去了乔治亚胡潇就不会再和那个女人来往了。他也找到了新住处。搬家前为了表示对筱婉那碗热汤的感谢,他还为孩子买了一些小礼物,准备临走前交给筱婉。

然而,最糟糕的事情发生了——那天天气不好,天空灰蒙蒙的,可是筱婉执意要下午开车回乔治亚去。理由是当天晚上她还可以加班,这样可以给老板一个好印象,暑假回国接孩子就容易了。她是吃过午饭后走的,走的时候碰到何宽在等校车。两人隔着车窗还打了个招呼——何宽很久没有看到筱婉那样笑了。

傍晚时分,头顶云层更厚了,随即便电闪雷鸣,大雨倾盆。何宽从学校图书馆回来,到公寓门口停好车就赶紧往里跑,可是刚进楼门就听到楼上传来了激烈的敲门声。他意识到出事了,三脚两步跑上三楼。一上楼他不由惊呆了:筱婉站在门前,两眼发直,脸上已经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正拼命地敲打着自家的房门。她的脚下散乱地堆放着两双溅满了泥浆的球鞋,其中一双是薛印芳的女鞋……

何宽什么都明白了,可是竟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任凭筱婉没命地敲着。房门仍然不开,他不知哪里来的勇气,一把将筱婉拉进了自己的房里。

筱婉坐在沙发上仍在抽泣。何宽束手无策,这时他想到了给孩子买的礼物,笨拙地拿出来给筱婉看。筱婉没有接,房门这时敲响了。

何宽开门,见是冷漠的胡潇站在门口。他不理何宽,进门就拖筱婉回家。何宽忙去劝慰,胡潇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嚷:“小心!你别看上了我老婆!”

何宽一拳打在了胡潇的脸上。筱婉大哭着跑了出去。胡潇抹去了嘴角的血,啐了何宽一口,追了出去。

门外的雨还在下着。何宽也追了出去,可是筱婉的车已经没了踪影。

何宽失魂落魄地回到家。胡潇冷笑着抱着胳膊挡在了楼梯口。何宽没理他,径自走进房间,狠狠地关上了房门。

不知什么时候,何宽昏沉沉地睡着了,醒来时听到门口有轻微的响动,推开门不由大吃一惊,只见喝醉了的筱婉正软软地倚在他的门旁。他没想到筱婉会去喝酒,慌乱中抱起她,犹豫了一下只好去敲对面胡潇的房门。可是敲了很久仍没有反应,过一会儿他才发现门口的那两双溅满泥浆的球鞋都不见了。

何宽只好把筱婉再次抱进自己的房间,让她躺到了沙发上。筱婉嘴里在不停地说胡话,接着又不停地呕吐。何宽手忙脚乱,直到拿一块热毛巾敷到了她的头上,筱婉才安静下来,何宽松了一口气,准备坐下来,谁知筱婉又叫:“别碰我!你真无耻!”何宽脸红了,忙掩上房门自己走了出去。

外面雨刚停,云淡处露出了星光。大街上夜阑人静,只有何宽一人在空旷的大街上游荡。

何宽凌晨才回来,筱婉已经离开了。桌上有她留下的字条,上面只有两个字:“谢谢!”

随意地吃了两口早饭,何宽神情恍惚地赶去上课,可是竟然连连走错了教室。在校的整整一天,他的头都是昏沉沉的。有老师同学劝他回去休息,他没有答应。理由只有一个——怕碰到筱婉和胡潇。

晚上回来,他发现门口停了一辆警车,警灯在不停地闪烁。原来心胸狭隘,

一肚子怨气的胡潇把他打人的事报了警,再联系他曾深夜在居民区里放音乐“闹事”,有不正常行为的记录,法院判罚他六个月的社区服务,系里又宣布停发了他的奖学金,实验室的工作也丢了。与此同时,筱婉和胡潇也搬了家,不知道去了哪里。

 

 

三年以后。何宽千辛万苦地在一家小公司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工作。公司老板叫威廉,是个热情外向,喜欢滔滔不绝的美国人。薪水虽然给的不多,但他对何宽很器重,对中国文化也很感兴趣。几年来的辗转奔波让何宽疲惫不堪,所以对这份工作很在意,工作起来如履薄冰,晚上经常加班到深夜。这一切威廉都看在眼里,对自己的选择十分得意。渐渐地,他开始对何宽无话不谈。何宽这才了解到威廉刚离了婚,现在有一个女朋友,是来自北京的中国人。由于这一层关系,何宽觉得和他亲近多了。

这一天威廉约女友晚餐,炫耀地也请何宽一道参加。何宽推辞不过,只好随他来到了一家当地有名的中国餐厅。没想到威廉的这位女友竟然是筱婉。席间何宽表现得情绪失常,弄得筱婉也尴尬百出。

本来话就少的何宽更沉默了,但暗地里一直在为筱婉祝福。为了她和威廉能

有更多的时间在一起,他经常把威廉的工作揽到自己身上。可是每次筱婉开车到公司,他又会尽量躲开,然后再站到窗口看他们一道亲热地出门。不久筱婉发现了,抬头向他报以微笑,他也只好以僵硬的笑容作答,只是每次都笑得很傻。

堆堆六岁了。周末一次偶然的机会,威廉把他带到了办公室,委托何宽临时照看一下。从那以后,每个周末何宽都主动提出照看堆堆。他和孩子的关系越来越亲密,绞尽脑汁地给孩子讲故事,然后和孩子一起,等着威廉和筱婉回家。

时间久了,尽管何宽所有的故事都很乏味,堆堆已经离不开何宽了。可是这时威廉和筱婉的关系却发生了突变。由于公司倒闭,筱婉失业了。几个月来她投出了上百份的求职简历,却连一个正式的回音都没有。她和堆堆的生活开始捉襟见肘,无奈中只好准备退掉自己租的住房,提出暂时和孩子一起搬到威廉这里来住,谁知就在这关键时刻威廉变卦了——

筱婉失业的事何宽一直不知道。但当筱婉提出以后周末他不必再来照顾堆堆时,他感觉到了她和威廉之间关系的变化。这一天,他鼓足了勇气来找威廉,可是威廉的回答却让他惊掉了下巴。威廉振振有词地告诉他:他和筱婉的关系的确结束了!但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欣赏过何宽的忠厚和善良,可是生活却并不像何宽所想象的那样。他不是富翁——在美国真正的富翁不到百分之一。而用羊的哲学生活在狼群里是可笑的。“也许我并不在乎养一个失业的女人和她的孩子,可是我总不能去养一个我已经不爱了的女人和她的孩子吧?”说着威廉颇有些伤感地又补充道:由于和筱婉的关系断了,他现在已经对中国文化不感兴趣了!他又有了新的发现——由于刚认识了秘鲁姑娘米拉,他现在感兴趣的是玛雅文化了!

何宽站起来走了,半小时后递交了辞呈。随即他去看筱婉,可是邻居告诉他筱婉已经回了北京!

何宽怅然若失地回到家里,没想到胡潇正在焦灼不安,心情忐忑地等他。几年不见,何宽发现胡潇完全变了,脸好像没有洗过,头发乱蓬蓬的,腮帮上还留有没剃净的胡茬,原来的那股傲慢劲儿更是全消失了。胡潇嗓音嘶哑地告诉何宽:他完了,那个女人和他的老板勾搭上后就把他甩了。而老板找个理由又把他开除了。而今他就像当年的何宽一样,为保住身份只好一边在学校注册一边继续寻找工作,输得几乎是什么都没有了。他今天是来找何宽赔罪的,对当年的事情他已经把肠子悔青了……

胡潇痛哭流涕,但直到最后才嗫嚅着说明了来意——原来他是来找何宽帮忙的。他告诉何宽他越来越想筱婉,想孩子,求何宽能不计前嫌,帮助他挽救破碎了的家庭,也帮堆堆找回父亲。他说他去找过筱婉,可是筱婉已经带孩子回了北京;他也想去北京,可是学校又走不开。听说何宽曾帮助照顾过孩子,他急切地想从何宽嘴里了解筱婉和孩子的近况,也请何宽代为向筱婉求情。希望看在孩子的份上,全家能够破镜重圆。他一定会痛改前非,重新做一个好丈夫,好父亲……

何宽不想再听下去了,只说了一句“我会尽力的”。胡潇回到旅馆后仍不放心,又给何宽打电话要求他保证兑现允诺,谁知何宽的回答却使他大吃一惊。原来这时何宽已经到了机场,十五分钟后飞往北京。

在北京的筱婉刚找到工作,在一家生物公司做部门经理。人逢喜事精神爽,这天她正带堆堆在公园玩耍,爸妈打来了电话,告诉她有一个叫何宽的年轻人来找她,据说是为了她才赶来北京的。筱婉听了脸上发烫。她马上给何宽打了电话,约他在一家名叫“喜仕来”的餐厅见面。

见面的那天筱婉犹豫再三,对着镜子不知该穿那件衣服合适。堆堆自告奋勇地帮她挑选,身前身后地忙个不停。爸妈似乎也看出了她的心思,两人都笑了。

餐厅里白天人不多。何宽和筱婉坐下后一时都不知该说什么,只好都抢着跟堆堆说话,可是堆堆人小机灵,找个借口钻到桌子底下玩去了。何宽这才告诉筱婉:他这次是受胡潇的委托顺便来看她和孩子的。胡潇已经决心痛改前非,希望她们能够全家破镜重圆。何宽说的很认真,背书一样的一丝不苟,把胡潇对他说过的每一个字都如实相告。筱婉听着脸上忽然露出了笑容,可是眼泪已经流进了肚子里。何宽也很难过。他找借口出去了一下,回来时筱婉已经走了。

何宽给筱婉打电话,筱婉拒绝再接。何宽一直打下去,一直打到了第四十九个,堆堆才笑眯眯地代表妈妈来回话了。堆堆告诉他:妈妈已经快结婚了。何宽听了心里怅然若失。他也只好告诉堆堆:他也要回美国了。

临行前一天,何宽有生以来第一次买了束鲜花来向筱婉告别。在公司门口他碰到了筱婉。筱婉冷淡地接过了鲜花,说明天她也许会顺便去送他。何宽问是不是和她的未婚夫一起来。筱婉说那是当然。

何宽很早就等在了机场候机室的门口。筱婉终于带着堆堆来了。可是两人仍是相对无言,而且和在“喜仕来”见面的那次不同,这次非但他们自己不说话,也都不和堆堆说话了。堆堆生气了,说:“你们再不说话我就先走了。”何宽这才冒失地问了一句:“你未婚夫怎么没有来?”——“去美国后还回来吗?”——“当然!”

飞机要起飞了。何宽向筱婉和堆堆招手。这时他看到筱婉轻轻推了一下堆堆。堆堆随即便火箭一样地冲过来,趴到何宽的耳边说:“妈妈让我告诉你——她的未婚夫就是你!”

一个月后。胡潇接到了一个陌生人打来的电话。那人说他叫威廉,是WGC公司的老板,是何宽推荐他到公司面试的,希望他不要让公司失望。胡潇喜出望外,张嘴就问何宽在哪里。威廉说:“他已经回了北京,就要结婚了!”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小说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小说频道(www.juben108.com/xiaoshuo)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QQ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