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剧本网
小说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搞笑年会小品,公司年会小品剧本
有关手机瘾小品,手机瘾爆笑小品
医院护士搞笑小品剧本,医院温暖
关于铁路的情景剧,铁路工人情景
消防题材搞笑小品,关于消防员的
社区管理题材搞笑小品剧本《共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消防题材搞笑小品,关于消防 10-21
记者敬业小品,记者敬业奉献 10-19
建筑行业安全生产情景剧剧 10-16
医院手术部位感染细菌情景 10-14
万圣节情景小故事,万圣节搞 10-12
重阳节敬老的搞笑小品,九九 10-9
校园励志感人小品,校园青春 10-7
互联网+超级搞笑古装小品剧 9-29
弘扬社会正能量音乐剧剧本 9-26
关于即将毕业的小品,校园毕 9-23
国庆中秋晚会搞笑幽默喜剧 9-21
30分钟半小时内扶贫音乐剧 9-18
面试小品,应聘面试搞笑小品 9-14
改革强军为主题的小品,部队 9-11
公安基层派出所警员小品(警 9-8
关于信用卡音乐剧本《信用 9-5
赞扬国家好的国庆小品,国庆 9-2
企业三句半,企业三句半台词 8-31
中秋超搞笑小品,适合中秋节 8-30
教师节班主任廉洁小品剧本 8-28
银行营销理财幽默喜剧小品 8-24
银行信用卡音乐剧剧本《信 8-21
创建和谐家园小品剧本(大声 8-18
公司年会音乐剧,年会音乐剧 8-16
老兵退伍晚会小品剧本,新兵 8-14
公司管理员小品剧本(生日祝 8-11
公司年会音乐剧剧本,年会音 8-9
银行情景模拟音乐剧剧本(财 8-7
小康生活音乐快板词(越来越 8-4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小说 > 搞笑小说 > 无限深情
 
授权级别:普通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小说-搞笑小说   会员:leonowen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5/12/29 9:36:31     最新修改:2015/12/29 9:52:26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无限深情
作者:马其知

美国F大学计算机系的留学生胡思潮是个经常突发奇想的青年才子,也是个有名的

热心肠,缺点是太自以为是。中国学生会筹备马年的春节晚会,把他的单簧管独奏作为了压台节目。这天晚上,他正在研究生院礼堂情绪高涨地准备参加排练,却发现作为主持人的女友林月洁居然没来。性急的赵菲催他打个电话去问问,他却笑着跟她胡搅:“每逢佳节倍思亲,大事小事要分清!女朋友重要还是吹萨克斯重要?”气得赵菲都懒得理他。

排练就要开始了,林月洁才匆忙赶到了礼堂。

“你和孟方是怎么啦?”一见胡思潮她劈头就问。

      “海外游子庆新春!”

      “还贫!孟方正在到处找你!”

      “干嘛?”

      ”他爸妈后天就到了,还说要给他办婚礼!”

      “啊? !”

      林月洁的话音未落,周围人就哄然笑开了。

原来寡言木讷的孟方绰号“孟呆”,是中国留学生中的老大难,三十八岁了还没有

谈过恋爱。据说他父亲当年望子成龙,脾气又火爆,所以对他的管教太严,进大学后也不准他谈女友,甚至和女生拉个手都会吹胡子瞪眼。孟方偏又老实得出奇,所以无论中小学还是大学,他跟女生都是楚河汉界,绝少往来。似乎学习就是拼命,不打光棍非好汉似的。而今他出国留学,又碰到导师约翰.周教授是个工作狂,特别喜欢吹毛求疵,临近 毕业了对他的博士论文还鸡蛋里头挑骨头,其实就是舍不得他这个科技苦力。以致出国八年了他还毕不了业,在留学生中都成了个笑话,更别提去找什么女朋友了。

孟方不善交往,自然朋友不多,胡思潮是难得的一个。两人的交情源于他刚来时找

不到住房,孟方不声不响地收留了他,晚上让他睡到自己的床上,自己睡到了地上。打那时起两人就成了好朋友,有段时间更是形影不离。可是后来胡思潮认识了林月洁,两人见面的时间就不多了。还是林月洁后来提醒他,说是做人不能“重色轻友”,胡思潮这才带着她去找孟方负荆请罪。那天在孟方的宿舍里,林月洁主动请缨,亮出了一手好厨艺,吃得两人是赞不绝口。吃完后余兴未尽,胡思潮还特地为三人拍照留念。

众人还在大笑,胡思潮心里却已经发毛,于是赶紧找林月洁问个究竟。林月洁不想多说,可是胡思潮缠住她不放。她这才提到她发现孟方的情绪很坏,父母来探亲本该是件好事儿,可是孟方却说得颠三倒四,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甚至走路都差点撞到了过路的汽车上。她当时就觉得奇怪,更不放心,就追过去想问个明白,可是孟方始终躲闪,为了掩饰还不时哼一两句那讨厌的“无限深情”,说这事只能跟胡思潮一个人商量……

林月洁说着盯住了胡思潮的眼睛,想从中发现点什么。胡思潮被她看得很不自在,只好忙把萨克斯又塞进了嘴里。随后吹出的一句  “我曾用心爱过你”,音色美妙,引来了周围的一片喝彩。

 

晚上排练结束,胡思潮把林月洁送回了宿舍,然后掉转头便杀向了孟方的住处——那是一幢与人合租的老旧公寓,据说已有六十多年的历史。孟方在那里租了个带厨房的单人间(studio),来美国后就一直住在那里,居然从来没想过应该换个地方。

孟方一个人坐在房间里发呆,桌上还放着那张三人合拍的照片,剩饭和刚脱下的臭袜子也凑巧堆到了一起。胡思潮一看他那副垂头丧气的样子,声音不自觉就提高了八度:“老孟!你爸妈要来?”

孟方哭丧着脸,连客气一下的意思都没有。

“你也不事先说一声,当我这个朋友透明啊?”见孟方还在望着桌上的那张照片发愣,不由火了,一把夺过照片,“别看啦,我的孟大哥!总不能把我老婆看成你老婆吧?”

一句话戳到了孟方的苦处,他简直是痛不欲生地嚷:“思潮!都怪我 啊!”

“怪你什么?”

“我听了你的话,把林月洁的照片寄给我妈了!”

“啊?!你TM傻啊?”

即便足智多谋如胡思潮,这会儿一听也傻眼了。

事情原来是这样:这些年眼见孟方成了海外老剩男,真把他妈急坏了。可是他固执的老爸还死扛,每次打电话仍然只问他那个倒霉的洋博士学位什么时候才能拿。为此老两口没有少斗嘴。可是这几个月来,居然斗转星移,乾坤突变,他老爸着了魔似地也为他的婚事急起来。甚至比他妈还有过之而无不及,在电话里经常就会火冒三丈。也不知从何时起,老两口轮番前来催问,最多一天曾经打过九个电话。孟方在学校里已经被周教授折磨得走投无路,现在爸妈又逼得他入地无门。正好胡思潮这时有事来找他。见他那副狼狈相忍不住哈哈大笑,恰巧一眼瞥见了桌上的那张三人照片,不由就顺嘴开了个玩笑:“说你呆你还就真傻!把这张照片寄回去,就说月洁是你女朋友,不就完了嘛?我保你爸妈三年都得闭上嘴巴!”

胡思潮说的是信口开河,可没想到孟方居然一根筋,经过一夜的苦思冥想,苦无良策后还真就在电脑里找了张林月洁的照片寄了回去。寄去的那张照片也是胡思潮的手笔,把林月洁拍得真是沉鱼落雁,闭月羞花……

这招果然有效,父母有一段时间不再来电话了,这着实让孟方松了口气。可是好景不长,不久老人又借邻居家的电脑(老人们还不会操作电脑)要跟他视频,说是一定要见见林月洁这个“准儿媳”。孟方又慌了手脚。幸好是天无绝人之路,他碰巧在学生餐厅吃饭时从邻桌听到了个美国学生说的笑话,回来后立即移花接木,如法炮制,别出心裁地买了些花花草草和女孩子们用的小玩意儿,把个原本猪窝一样的房间一时间布置得柔情蜜意,花红柳绿……当父母从视频中亲眼看到了他这个“闺香四溢”的房间时,竟然激动得双双热泪盈眶!

孟方说着就哭了。胡思潮本想痛骂他一顿的,可看他这样心也软了。孟方告诉他,他从视频中还感到家中似乎出了什么大事,尤其是父亲苍老得几乎快认不出来了。他问老妈父亲身体到底怎样,可母亲就是不肯说。这些天来,他心中一直在惶恐不安。可是万没想到,两位老人竟然就这样飞来了!

说真的,这一切对胡思潮来说也的确是难以想象。他知道孟家二老为孟方留学已经欠了很多债,而今怎么居然就舍得花钱买高价机票,也不和孟方商量一下就飞过来看他们那个八杆子还打不着的“准儿媳”?而且据说还要举办什么高规格的婚礼?这么荒唐可笑的故事大概只有在美国大片里才可能看到。不过孟方毕竟是有恩于他的师兄和最好的朋友,这个忙怎么也得帮。思来想去他灵机一动,觉得恐怕只有请林月洁亲自上场,去演几天孟方的“准媳妇”,才能哄得老人高兴,让他们开心地来,开心地去……

想到这儿他马上问孟方老人要停留多久,孟方的回答让他松了一口气,原来老人这次来美国只准备停留三个星期——他后来真后悔,怎么当时就没想到老人为什么要住得这么短,其中还包括在美国和加拿大的旅游。也就是说,即使任务再艰巨,林月洁只要演十天戏就可以圆满谢幕了。而且在他看来,林月洁从小就喜欢演戏,这回也算是帮她过把瘾了。再说林月洁两周后就要陪导师到芝加哥去开会,所以即便中间有什么变化,林月洁回来后老人也该走了。老人一走他就陪林月洁去坐游轮散心,算是对她“演戏”的补偿。至于要办婚礼什么的那些纯粹的天方夜谭,那就只能请“孟呆”他自己去招呼了!

想到这里他的精神又来了。可是再看孟方,他这几天大概是太累了,已经迷迷糊糊地伏在桌上睡着了,只有泪珠子还可怜巴巴地挂在嘴上。

 

第二天胡思潮一见孟方就把想法说了,吓得孟方当场脸儿都绿了,连说这种事万万不可以胡来。可是胡思潮一向任性,在朋友间更是争强好胜,听孟方这样一说反倒受刺激了。他于是干脆也用激将法,说如果这样的话,孟方的事情他以后就永远不再管了。逼得孟方没办法,只好同意为了爸妈“豁出去了”。可是话是这么说着,他的脸却马上红了。胡思潮最看不惯他的这种窝囊样子,于是大包大揽,“行了!别废话,就听我的了!”

胡思潮当然自认是有把握的,因为他知道林月洁的心最软了,看个电影都会哭得要用两三块手绢才行。即便如此,他还是用了点脑子,想出了个聪明的说法。

第二天傍晚,他约林月洁到湖边散步。天边的晚霞把一切都染得金灿灿的,周围的湖光山色宛如一个童话般的世界。林月洁很兴奋,亲热地挽着胡思潮的胳膊走着,嘴里还不住地哼着王菲的“流年”。胡思潮感觉时机到了,于是就开始循循善诱起来。

“月洁,还记得爱因斯坦说过的吗?”

“什么?”

“只有利他的生活才是值得过的生活。”

“哎呦!多谢提醒!”

“我还收到大嘴的微信,说他们学校成立‘见义勇为基金会’了。”

“你会见义勇为吗?”林月洁看了他一眼,不由眯起眼睛笑了。

在胡思潮眼里,她笑得真是美极了。

“我自己不知道,不过我想你肯定会!”

“噢?那么信得过我?”

“因为你充满了同情心,这是我最喜欢你的地方。”

 “想说什么你就说吧。”

 “我真替孟方难过!”

“他到底怎么了?”林月洁关注起来。

“他遇到麻烦了!”

“我们能帮上忙吗?”

“能!只要你愿意!”

“你不能吗?”

“我们不是一样嘛!”

“坏!又贫!”林月洁打了他一拳,“很难吗?”

“不难,正好是你的特长。”

“什么特长?”

“演戏。”

“给谁演戏?”

“给孟方的爸妈。”

“怎么要我演戏?”

“因为孟方没有女朋友!”

“啊?!”林月洁怔住了,很快她什么都明白了,猛地推开胡思潮就走。

胡思潮楞了楞,随后赶紧追上去,准备继续讲见义勇为,可是林月洁早就跑远了。

 

            吴思潮起初没把林月洁的生气当回事儿,他知道林月洁从小的家教就是要“助人为乐”。可是当天晚上,当林月洁把他送的礼物都一股脑儿地堆到了他的门口,尤其是那只她最喜欢的皮皮熊也被送回来了时,他才有些急了,于是赶紧打电话。把道歉的话准备了一箩筐,然而林月洁就是不接他的电话,甚至把他的微信也拉黑了。他这才感觉到事态的严重,于是赶紧来找孟方,要和他一起去找林月洁“解决问题”。孟方一听真是连上吊的心都有,死活不肯跟他一起去,胡思潮生气了,一口咬定一切其实都怪孟方,说他如果不把林月洁的照片寄回去哄他爸妈,这件事也就停留在笑话的水平上。而今他没有选择,只能退一步海阔天空,否则他爸妈的美国之行将必然以悲剧收场……

            孟方被逼不过,只好硬着头皮随他来到医学院林月洁所在的实验室。果然不出胡思潮所料,碍于同事的面子,林月洁只好勉强出来跟他们见面。胡思潮见机行事,立即把孟方推到了前头。孟方此刻正憋得面红耳赤,只说了声“对不起”便拔腿就逃。胡思潮不客气地一把揪住他不放,然后趁机过来圆场。他先是引用俗话,所谓“送人玫瑰,手有余香”,后又想起了孟子的“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千古名句,可是林月洁就是油盐不进不理他,反倒突然转向了孟方,说:“孟大哥,别对不起了!我陪你去吧。”

            “不,不不!”

            “嗐!你不什么呀?”胡思潮看他这副样子就恼火。

            “你爸妈来,我们也该尽一份孝心。”林月洁说的倒十分平静。

            “别,别……”

            “可是我有一个条件——”

            “你说!”胡思潮赶紧凑过来。

            “告诉他们,我已经结婚了。”

            “啊!?那你还去干嘛呀?”胡思潮不由刹那间火冒三丈。

            “行……那也行!……都行!”

孟方这时是什么都答应,只求赶快离开。可他再转脸看胡思潮,发现他已经赌气先走了。

 

            两天后的早晨,孟方一睁眼就赶紧爬起来,打开冰箱喝了几口冷牛奶便忙着下楼,等着胡思潮开车来带他去机场,可没想到开车来的却是林月洁。

            “思潮……他没来?”一见林月洁他又慌了。

            “我说过陪你去的。”

            两人正说着,胡思潮开车到了。

            “你还来干什么?” 胡思潮没好气地问。

            “你能来我也能来!”

            ”别理她,咱们走。”胡思潮说着就拉孟方上车。

            可是孟方没动。夹在两辆车之间,他仿佛左也不是,右也不是。

            “走吧,你还等什么?”胡思潮不由嚷了起来。

            “是啊,孟大哥,我们走!”林月洁说着也毫不示弱地为孟方打开了车门。

            孟方为难了半天,最后坐进了林月洁的车里。

            “哎?你有毛病啊?”胡思潮真急了。

“思潮,你……你就回吧。”

“是的,你回吧。”林月洁不客气地又加了一句。

            “嘿!孟方!行,你真行!” 吴思潮气得一踩油门,掉转车头走了,让孟方连半点解释的机会都没有。

 

 

            在路上,林月洁起初一言不发,让旁边的孟方如坐针毡。直到他不知是否有意的,又五音不全地哼起了《无限深情》,才逼得林月洁走投无路,不得不开口跟他说话。

            ”哎呦!我的孟大哥,我求你了!你能回家对着墙唱吗?”

            说来也是可怜,孟方天生跟音乐无缘。不论走到哪里,只要他一开口唱歌,周围必定会掀起轩然大波。不说是人人争相逃走,至少也有一半人要捂起耳朵。可是说也奇怪,无论别人怎么说,说什么,平素寡言木讷的他还就是喜欢唱。大家不喜欢听他就一个人悄悄地哼,尤其是喜欢哼这首《无限深情》。有人说其实这是孟方对付别人的独门秘笈,因为不管你是少林弟子还是武当豪杰,只要他的《无限深情》一开尊口,保证无不望风而逃……

            “月洁,谢谢你!”

            “不谢!”

“你这车……是借的?”

            “是借的,不过人不借!”

            “哦,是,是!不借,人不借!”

            “你们到底是谁的主意?” 林月洁突然提高了声音。

“千万别怪他,你骂我!都是我的错!”孟方终于找到了机会,话没说完脸又红了。

            “你上我的车就是为了来帮他解释的?”

            “不,不是!”

            “吴思潮怎么跟你说的?”

            “他……说你愿意帮忙!可是……”

            “可是你同意了?”

            “同意了。”

            “你还真敢说!孟方大哥,我一直很尊敬你,可是你怎么能……“

            “我的错,都是我的错!等会儿见了我父母,我也马上跟他们说,你是结过婚的, 不是我的……”

            “我自己会说!”

            “我说好……”

            “不用你!行吗?”

            “……行!”

            孟方说着忽然发现,在汽车的后坐上,摆放着一束美丽的鲜花。

 

            到机场后一切顺利,飞机准点到达。孟方激动了,顾不得再和林月洁说什么,一人跑到了出口处。

来接机的人很多。孟方幸运地抢到了一个显眼的位置,林月洁也捧着花跟着挤了过来。

可是直等到人都差不多走光了,孟曦才在叶毓秀的搀扶下出现在门口。还不待他东张西望,他一眼就看到了儿子和林月洁。他的身体霎时僵硬了,但脸上却笑得一片灿烂,因为他看到了站在孟方身边的林月洁,更看到了她高举起来的鲜花……

            看着迎上前来的儿子,叶毓秀千言万语,百感交集。而当林月洁把鲜花送到了她和孟曦面前时,她忽然热泪盈眶。

            “妈,你怎么哭了?”

            “你妈就是没出息!”

            孟曦一边数落着,一边盯着林月洁看。这个“儿媳”生得果然秀气文静,说话轻声细语,让他越看越爱,情不自禁地就拉起了儿子的手,把它和林月洁的手握到了一起……

            “哎!你别这样!”林月洁因毫无准备,猛地抽回了自己的手。

            “姑娘?”

            “爸!!”孟方慌得也忙把父亲拉开。孟曦猝不及防闪了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上。

            “老头子!!” 叶毓秀急忙上前。

            ”没事,没事儿的!”孟曦不想让林月洁难过,可是眼前突然金星直冒。

            “爸?”

            “孟伯父?”

            “媳妇儿,没,没事……” 孟曦说着身子晃了晃,已经一头栽倒在叶毓秀的怀里。

救护车呼啸而来。深感内疚的林月洁陪叶毓秀把昏迷不醒的孟曦送上车后,又不顾孟方的拦阻,坚持守候在他的身旁。

医院的抢救工作紧张而又迅速,结果很成功。但随之而来的消息却让孟方和林月洁目瞪口呆——原来老人在国内已经被确诊为胰腺癌,伴随着多年的高血压和心脏病,医生估计生命至多还能维持三个月到半年的时间。这次他和老伴来美国和儿子团聚,就是希望能在自己最后的日子里,对多年苛求的儿子做些补偿,更希望能亲自为儿子举行婚礼,以了却一件平生心事。叶毓秀为了满足老伴的这个最后的愿望,在来之前已经含泪把老家的房子卖了。

            孟曦醒过来后的第一句话,就是还要看“儿媳妇”。叶毓秀把林月洁推到他的面前,他立刻又笑得满脸放光。

孟方已经欲哭无泪,但仍怕惹林月洁不高兴,所以一出门就赶紧把她拉到一旁,催她马上回家。谁知林月洁火了,说:“你爸他不要我这个儿媳妇了?”

            美国医院的收费可真吓人,父亲一醒来孟方就只好赶紧准备出院。谁知这时林月洁提出要把老人先送到自己家里,理由是一来自己学过医,可以方便照顾,二来室友这两天恰好不在,所以家里也比较宽敞。孟方本来坚决不同意,可是孟曦自己却一口答应了下来,让他实在是有苦难言。

            林雨洁的家孟方此前跟胡思潮来过,但从未进来看过,这次也算是让他开了眼界。林雨洁和室友合住的是一套连体房,有上下两层。上层是卧室,楼下是客厅,餐厅和厨房。房子不能算大,但布置得优雅大方,米黄色的沙发,墨绿色的茶几,淡青色的窗帘,深褐色的桌布,跟房间周围的环境搭配起来,处处透出温馨和惬意。尤其是林月洁喜好书画,一幅她临摹的苏洵“九成宫”挂在墙上,更使得房间里增添了一股书卷气息。

安顿下来后,林月洁立即为孟曦端汤送饭,跟叶毓秀也相处得形同母女,使得孟方都不知该说什么才好。更让他冒汗的,是为了让老爸高兴,叶毓秀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戒指试着戴到了林月洁的手上,她竟然都没有拒绝。使得老爸高兴地连声大笑,还猛一下从床上坐起来,用力直拍自己的肩膀。

孟方是一个懂得感恩的人。第二天一到学校,他就来找胡思潮道谢。胡思潮显然还在生他昨天的气,只是简单地问起了老人的情况,却对林月洁只字不提。孟方本想解释,并告诉他爸妈这次突然赶来的原因。但见胡思潮忙着去参加考试,到嘴边的话只好先咽了下去,只是提到了林月洁已经把老人接到了她自己的住处,为此再次向他们表示感谢。谁知胡思潮脸上却露出了几分不快,因为这一新情况他完全没有想到。

            考过试后,吴思潮马上给林月洁打电话。一连两次林月洁都没接,接着又关了机。胡思潮更不高兴了,接下来课也不上,直接找到了她的实验室。林月洁不在系里,他就开车来到了她的住处。因在这里他一向随便惯了,所以敲了敲门就闯了进去。林月洁刚巧去了华人超市,只有两位老人在家。他先简单地做了自我介绍,然后便问林月洁去了哪里。孟曦一眼认出了他,因为除了孟方寄来的照片外,在林月洁的房间里他们也发现了他和林月洁的合影。敏感的孟曦顿时起了疑心,先是耐着性子问了几句,可是询问的口气让胡思潮懒得回答。等到终于问清了林月洁刚才拒接的就是他打来的电话时,再看眼前他那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孟曦自觉一切都明白了,忍不住忽然大发雷霆,不分青红皂白地就把胡思潮赶了出去,害得叶毓秀是叫苦连天,唉声叹气。

            看到二老住在林月洁房里已经让胡思潮不舒服,孟曦再发火更让他觉得委屈。一气之下他把事情都怪罪到了孟方和林月洁的头上。正要去找孟方算账,电话铃响了。低头一看,是林月洁打来的。

 

            超市离林月洁的住处不远,两人约好在超市的门口碰头。见面后林月洁一改这几天的冷淡,显然是想和胡思潮好好谈谈。可是胡思潮由于刚才孟曦的态度,一见面两人就话不投机。几句话不合胡思潮又嚷起来。听他嚷完了林雨洁才说:“今天我不想跟你吵架,只有一件事情和你商量。”

            “我可以不听吗?”

            “我本来可以不告诉你——”

            “那你就别告诉我了!”

            “我也许要和孟方举行婚礼……”

            “什么?”胡思潮跳了起来,“你是什么意思?”

            “因为……”

            “因为孟家老人住到了你的家里?”

            “你听我解释!”

            “我要去和他们解释!”

            “你不能去!”

            “那就你去!”

            “你听我说,,,,,,”

            “皮皮熊送回来了还说什么?”

            “这把火可是你放的……”

            “那我就去灭火!”

胡思潮说完转身就走,林月洁喊什么他都不再听得进去。

 

            胡思潮在图书馆里找到了孟方,不管场合就当场发飚。他的态度让孟方震惊了,几度想做解释,可是胡思潮老毛病犯了,一旦任性起来就肆无忌惮,话也越说越离谱,甚至说到什么他早就怀疑孟方在暗恋林月洁,否则为什么林月洁的照片总放在他的桌子上不拿走?……

            孟方急得是张口结舌,百口莫辩,最后只好难过地问他该怎么办。胡思潮脑子一热,张口就要他父母从林月洁家里搬出去,而且越快越好。孟方听到这里眼睛湿了,但却一句话没有多说,直到走出了很远,他才远远地告诉胡思潮:今晚他的父母就搬家,多一天也不会在林月洁家里住下去!

            傍晚孟方来找赵菲,请她开车帮父母搬家。赵菲觉得很奇怪,但见他不愿多说,所以也不敢再问。

叶毓秀早把饭做好,热热闹闹地摆了一桌,只等孟方和林月洁回来。谁知晴天霹雳,孟方一进门也不说缘由,开口就说要搬家。叶毓秀一头雾水,还想多问些什么。孟曦明白是自己得罪了吴思潮,当即二话不说,抱起行李便踉跄着出门……

            晚上林月洁回来,惊诧地发现人去楼空。房间里打扫得干干净净,然而二老却已不知去向。她气恼地去找胡思潮,一直到很晚才在湖边找到了他。月色下他正在一个人吹萨克斯管,东一句西一句地满腹愁肠。

            林月洁又急又气,质问是不是他把老人赶出了家门。胡思潮先是半天不说话,突然一句把林月洁气得眼泪直淌。

“我什么都不想听——我们分手吧!”

            林月洁转身跑开,胡思潮这才想起去追她。林雨洁跑得不见了,只有远远传来的哽咽声还在响。

 

            时针都指到了八点,孟家饭桌上的饭菜还没人愿意动一下筷子。昏暗的灯光下,尽管孟方已经做了打扫,但房间里发黑的地毯,斑驳的墙壁,老旧的壁橱,还有油腻腻的厨房……无一不暴露出一个海外老剩男的狼狈与无奈。也跟林月洁家的反差实在太大。

            叶毓秀忽然啜泣起来。

“都是我的错!我现在就去找那个混小子赔礼,我去给他跪下!”说着孟曦就要起身,慌得孟方连忙拖住了他。

“那你说,林月洁到底是谁的女朋友?……” 孟曦吼了半句便感觉一阵晕眩,叶毓秀慌忙抱住了他。

孟方觉得不该再隐瞒了,他把一切都说了出来,说到难过处泪光直闪。

            孟曦终于沉默了。

孟方还要继续讲,孟曦打断了他:“儿子!咱不说了……吃饭!”

孟曦说着端起了碗,自己先大口吃起来,然后他又为孟方夹菜,把孟方的菜碗堆得像小山一样。

“爸,你别这样!”

孟曦不理他,仍继续为他夹菜,仿佛恨不得儿子能把一座山都统统吃下。

            ”爸!我来了!”

            孟曦的饭碗僵在了眼前——

林月洁走进来,脸上笑得从没这样甜过。在孟家二老看来,她的笑容就像是天使一样!

胡思潮追到门口,正好听到林月洁在房间里喊“爸妈”。他真想冲进去,可是赵菲拦住了他。

是赵菲开车送林月洁来的,路上林月洁把什么都告诉了她。看到平素一向趾高气扬的胡思潮而今像个斗败了的公鸡,她心里别提有多爽了。

“ 别偷看!人家正亲热哪!”

胡思潮真想吼一声,可被赵菲毫不客气地捂住了嘴巴。

 

以后的那些天,一切似乎又都恢复了正常。在林月洁的坚持下,孟方二老又搬回到了她那里,开始了和她一起的生活,大家相处得就像家人一样。有一次林月洁还抱住了孟曦的肩膀,说:“以后我就一直叫你爸,行吗?”

            “……行!”

            “我开车,这次一定要带你们去看大瀑布!”

            “……行!”

            “我们什么时候走啊?”

            ”……行!”

            孟曦的话是越来越少了,但却像是返老还童了,变得总喜欢一言不发地听林月洁说话,而且无论她问他什么,回答都是一个“行”字。

“你的意思,就是我们永远都是一家人?”叶毓秀也笑着插进来问。

“是这样的!我们就是一家人!”

忍不住,叶毓秀的眼睛又湿了。

 

胡思潮这几天除了去上课,就是在家里练习萨克斯管,话也比以前少多了。赵菲已经把一切都告诉了他,可是他明白了一切后反倒像是变了一个人,再也不去找林月洁,更再不登孟方的门了。即便是在路上碰到两人,他也会立即选择避开。赵菲对他是越来越看不透了,担心他是不是已经神经了。

盼望已久的春节联欢演出终于要到了。对全校的中国留学生和访问学者来说,这可是个难得的大日子。根据以往的经验,外国师生来凑热闹的肯定也不少,到时候礼堂恐怕都要挤爆了。

孟方一家本来也在一直期盼着,可是孟曦的身体状况却越来越糟了,进食已经很困难,不论叶毓秀或者林月洁怎样挖空心思地做出各种美味,他都是吃几口就会呕吐个不停。叶毓秀明白,老伴最后的日子恐怕到了。她几次下定决心,要带他提前回国治疗,不再留在这里给孩子们添麻烦了。可是孟曦不肯,为此还大发雷霆,把饭碗和菜盆都给砸了。他心里明白这是他的最后一个春节了,他舍不得儿子和“儿媳”,他要和他们一起过人生的最后一个年……

春节联欢会在晚上七点钟开始。那天孟曦也不知从哪儿得到了消息,很早就衣帽整齐地准备好了。可是孟方和母亲商量过了,为了他的身体,也担心他在晚会上见了胡思潮再大动肝火,决定想办法阻止他去参加,为此还特地请了林月洁来帮忙。可是孟曦早看出了他们的心思,不但非去参加晚会不可,还提出一定要在那里再见见胡思潮。孟方不禁更担心了,忍不住又和父亲争起来,叶毓秀也加了进来。三人正闹得不可开交之时,赵菲忽然欢呼着拿着一份请柬跑进门,也没顾得上看孟方和林月洁的脸色,张嘴就像宣读圣旨一样念起来:“尊敬的孟伯伯,孟妈妈,你们好!我是胡思潮,我代表本校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邀请你们全家参加本校的马年春节联欢晚会!”

那一年春节联欢的节目太精彩了,不但有民族舞,拉丁舞,街舞,还有独唱,合唱,相声,武术……胡思潮的萨克斯管独奏排在最后第二个节目,很多人早就在等着了。可是没想到作为演出筹委会成员的他在演奏前,忽然打断了林月洁的报幕,全场正惊诧间,他已经大声向全场建议道:“老师们,同学们,全体来宾们,我们建议今天再增加一个节目,全场邀请孟方和林月洁,来为他们的老人即兴奉献一首 ‘无限深情’!”台下起初不由得一愣,但旋即响起了热烈的掌声,赵菲等知情者的眼睛不由得湿润了……

林月洁和孟方尽管百般推辞,但在满场的欢呼声中仍不得不双双登上舞台。尽管表演水平不敢恭维,因为孟方卖力的五音不全再配上林月洁尖利的女高音,效果据说可列入音乐吉斯尼大全,但他们的歌声却让台下的孟家二老热泪横流。尤其当胡思潮继两人之后,吹起了著名的萨克斯曲“As Long as You Are” 时,二老的手更是紧紧握到了一起,就如同四十五年前他们的那第一次见面……

场上的气氛愈益热烈,但孟曦的眼前却金星直冒,天旋地转。就在那一片金灿灿的世界里,他看见所有的孩子们,孟方,林月洁,吴思潮,赵菲……一个个手牵着手向他走来,每个人手中都捧着一束鲜花。跟在他们身后的是一支雄壮的管弦乐队,正吹奏着的是《无限深情》……

他终于支持不住,笑着倒下了。

 

病房里,处在弥留之际的孟曦再一次睁开了眼睛,所有的亲人都围在他的身旁,他们有老伴叶毓秀,儿子孟方,“媳妇”林月洁,可爱的小朋友赵菲……

“爸!!”孟方和林月洁喊道。

孟曦看着他们,可是显然不满足。片刻,他拼出了全部力气,突然指着门口道:“一个!还有一个!……”

叶毓秀霎时明白了,她猛推了一把孟方:“去!快去!”

孟方不顾一切地夺门跑了出去,赵菲也跟了出去……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所有人都在等待着。他们明白这是在和时间赛跑,谁也不敢预测那最后的一刻。

“爸!!!……” 胡思潮突然狂风一样闯进门来,一声呼喊在叶毓秀心里犹如石破天惊。

孟曦又笑了,那一刻被永远留在了人间。

 

 

            两年后。

            那张在病房里拍的“全家福”照片端端正正地镶在了镜框里。照片上的孟曦笑得满脸放光。

胡思潮拂去镜面上的灰尘。林月洁走进来:“孟方和赵菲来了。”

“让他们等等,”胡思潮说着把镜框继续擦得一尘不染,这才站起来跟林月洁出门。

孟方和赵菲的车停在门口。赵菲坐在驾驶座上。

“不是让老孟开车吗?”胡思潮问。

“今天例外。”

“当然例外,接婆婆嘛!”林月洁笑着坐进来。

“小心!”胡思潮嚷。

林月洁这才发现,在车的后座上摆放着一束鲜花。

“走吧。”胡思潮也坐了进来。

赵菲启动了车,转眼间开上了高速公路。孟方随手拿出一张碟片塞进了CD机里,车里随即响起了《无限深情》的旋律。

林月洁先跟着唱,然后大家也都唱了起来。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小说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小说频道(www.juben108.com/xiaoshuo)只要有文化娱乐活动的地方,就有中国国际剧本网的身影。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代写小品 |编剧招聘 |投稿须知 |付款方式 |留言版 |法律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大记事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剧本创作 |编剧QQ群 |设为首页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全球最大的原创剧本创作交易中心     中国国际剧本网是中国最大最全的剧本信息门户网站
相信国际品牌的力量        是您选择我们的理由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中国国际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经营许可证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